作者 主题: 【碎片】怪谈集合  (阅读 5595 次)

副标题: 一些想到的小故事……

离线 空気

  • 小☆兔☆兔
  • 版主
  • *
  • 帖子数: 404
  • 苹果币: 2
  • RH厨
【碎片】怪谈集合
« 于: 2016-10-19, 周三 01:04:54 »
引用
维斯夫不落的蔷薇
引用
东洲·养儿妇

引用
则一·子母愁

剧透 -   :
    一天,象州的泰牼侯宴请四方豪杰,许多谋士侠客纷纷赴宴,希望成为这位王侯的客卿。泰牼侯平易近人,义薄云天,有着很好的名声,于是宴会上座无虚席。宴饮进行到一半,泰牼侯觉得歌舞无趣,便玩起转盘戏(注1),请诸宾客说些趣闻。几轮过后,转针指向一名盲眼剑客,其貌不扬,外表沧桑,寡言少语。剑客听闻左右告知游戏结果,突然起身,从怀里掏出一物,竟然是一把长剑,顿时宾客大惊,泰牼侯众护卫几欲冲上前去,将其按到在地。泰牼侯却哈哈大笑,让众人不要惊慌,且听这剑客一言。

    “王侯可识得此剑?”然而他不等泰牼侯回答,又说,“此剑名曰子母愁。”

    原来他要说故事便和这剑有些关系,乃是一则怪谈。


   
    剑客姓陈名广,游历四方,希望闯出一番名声。在来象州之前,他曾在燕州闯荡,跑到燕州侯府上愿做客卿,但却被门童拦住,说他无才无德,武艺不精,不予引见。陈广心里气闷,与这门童较上了劲,在燕州城里住下,希望做出名气来,但事与愿违,他日日好勇斗狠,有输有赢,却仍旧名不经传。终于一日,他旅费即将告罄,愁苦无比,在酒馆里借酒浇愁,听闻邻座两名酒客谈天,似是讲些怪事。

    这两人有些酒醉,谈论起燕州下一个小县里的事情来。在这小县里有一名卢姓老妪,寿命奇长,至今已年逾六百。这老妪家底殷实无比,曾与人联姻十数次,都无所出,真叫一无子老石榴。县人看其古怪,又极端长寿,纷纷认卢妪为邪魔,几百年中花费重金请能人异士驱魔,却不是驱不掉,就是说无魔可驱。说来也怪,卢妪家中无人事商农,更无人做官,也无亲属,更无一子半孙,却总是富甲一方,府里丫鬟小厮从不缺稀,也不见卢妪买过什么人入府。这些下仆都年纪不大,与小儿少年无疑,寡言少语,总有种出世的味道,叫人不舒服,且隔一段时间便换。有胆子大的人问过卢妪,这些钱财仆役从哪儿来,卢妪往往笑而不语,答非所问,或直言:“不可说也。”

    久而久之,自然无人再问卢妪,也无人与其搭讪,县人更加恐慌,渐渐疏远卢妪,甚至店铺商家也排挤不断,不做交易。卢妪干脆将县里的府邸买了,迁居至郊野山林中,建了个卢园。此后她便不常在县上常现,只有几个下仆时不时在县上打听时事。

    县人没消停几年,就开始有小儿失踪之事频频发生。有未曾断奶的婴儿,也有已蹒跚学步的孩童,还有已然识字启蒙的少年。这些失踪的孩童若是走私被拐也就罢了,往往多数是好端端在家里玩耍,父母转过背去,再一回头,哪里还有什么影子?这事儿每隔那么三五年就发生几次,县人都开始怀疑是卢妪所为,县令甚至派出十几个壮实青年前往卢园排查,都一无所获。

    就这样过去数百年,这县便被临县唤做失子县,每到了小孩失踪频发之时,父母只好紧紧看护,又祈祷上天别让自己的骨肉分离,但总不能断绝此事。

    这年就刚好是失踪频发的时候,听闻是失子县县令家里刚生了孩子,数日前差点被盗,幸好这县令是懂点门道的,用羊血和猪尿泡、糯米糊粘了一个假孩儿,才保住爱子不凭空失踪。不过这卢妪老妖,肯定不得手不会罢休,隔天县令府里就暴毙了好几个那天在场看护假孩儿的家丁,指不定哪天还要来偷,带回家里去做成浓汤,沾着囊饼吃。

    陈广那时血气方刚,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浑人性格,觉得此事定是一个契机,若是将这卢妪斩杀,一定能在燕州闯个名气,正好与客栈租赁期到,无力支付下个月的旅费,便收拾行囊,连夜赶往失子县去拜会县令。

    这县城也是有些古怪的。县中心有一老宅,据传闻是卢妪几百年前曾居住过的府邸,由于县人恐其妖异,一直未有人买下居住,现在牌匾脱落,杂草丛生,一个人影也没有。陈广逮住两个小儿问了前往县令府的路,没想到竟然是在这废弃老宅的旁边。当时日头高照,他浑然不怕,就是走到门边,却刚巧碰见县令夫妇与一名老管家在指挥几个壮汉,将两个蒙了白布的东西抬出去。陈广在刀光剑影中活的久了,鼻子一闻就是两股血腥味,心里寻思这必定是两个死人,说不定是给那卢妪所害。只是这县令府好生奇怪,也没几个下人,那数名壮汉看着也并非是府里的家奴。

    陈广开声去询问县令夫妇此事,两人却是连连摇头,叹息不已。原来他走了两三天才到这有些偏僻的失子县,县令家里却是每日死人,都死相凄惨,下仆都惊慌失措,深恐自己便是那下一个牺牲品。县令没得法子,将那些外面雇佣来的全部放了出去,也好让他们免于遭受血光之灾。这两个家丁就是最后两个,今晚妖物怕是长驱而入,抱起孩儿便走……

    这等好机会怎能错失?天不怕地不怕的剑客毛遂自荐起来,说自己有办法治退邪物,只是要与婴儿同处一屋,不需其他闲人陪伴。县令早已六神无主,当即疾病乱投医起来,将陈广请入府中奉为上宾,好酒好菜招待了,又按照他要求布置一间卧房,婴儿放在床正中间,而陈广则是坐在一旁,伺机而动。实际上这剑客并不通那些神秘之事,只是凭借自己的胆量和身边一把利剑,打算以孩子为诱饵,骗出卢妪,以剑斩首罢了。

    县令夫妇无比忧心孩子的康健,但又没有什么驳斥陈广的说辞,只好依他意思办了。两人心急如焚,守在门外,甚至夫人时不时敲门去问孩子是否还在,有无不适哭闹等等,都被陈广喝退,让他们再等。就这样,陈广伴着小儿油灯,一直枯坐到了三更天的光景。他在县令家里吃喝时贪了几杯美酒,时间一晚,不由得昏昏沉沉起来,上下眼皮打架,心下是觉得这妖物断然不会来了。就在他如此思索时,的敲门声又响了,原来是夫人的贴身女佣,前来探望孩子。陈广不耐烦,本想让她滚开就是,但酒意上涌,一时间没做出反应,这女佣就推门进来了。

    她年纪大约二八豆蔻,长得唇红齿白,却有一种木讷之气,陈广见她进来也不好多说,心里更是笃定妖物不来,挥挥手让她靠近床榻去看看那小子,自己则坐在原地,在酒意里沉沉浮浮,不甚清醒。

    女佣一面伸手去撩起帘子,一面哼着安抚小儿所哼的夜曲儿,慢慢弯下腰去,陈广迷迷糊糊中视线就移到了她的后颈去。这女佣穿的乃是一件缝了碧绿衬里的鹅黄色衣衫,这乃是盛夏七月,天气热得紧,谁家下仆穿衣还缝个双层衬里?!陈广当即大惊,酒全变做冷汗流出,瞬间将利剑出鞘,斩向妖物五官姣好的脸孔。大约是突然生变,妖物不及作法,只使手去遮挡。利刃一闪,砍下她两只手掌前半,还有四只手指,脸上也留下一条深痕;伤口中也不见有血液流出,只冒出些似水养流淌的尘土色东西来,果真妖异。妖物吃痛受创,厉叫一声,化作无形,撞门而去,斩落地上的两只半掌也化作虚无。

    事出突然,陈广呆愣片刻后,抱起小儿,冲进县令屋里,直言已砍下妖怪两只前掌,但不慎令其逃脱,要县令差人,赶往卢园探查。县令见儿子安然无恙,大喜过望,命官差前往探查。只是这卢园地处荒郊野外,当大队人马冲入其中时,才发觉姗姗来迟——哪有什么庄园,只是一片房屋般的乱石堆罢了。其中一块特别大的石头上,有两个鲜血淋漓的半掌手印。

    此后,陈广为防卢妪妖婆再来行凶,在失子县住了两月,无事发生。临别前,县令赠送陈广重金礼物,为他写信引荐至燕州侯府。

    燕州侯听闻他治退妖婆之事,便与其他客卿一道同他宴饮,通宵达旦,人人尽兴,除了一名姓韩的方士,燕州侯尊他为韩先生。韩先生听了他的事,便愁眉不展,不与其他人嬉闹,似是沉思什么。待到天明宴席结束,韩先生找到陈广,与他说这卢妪并非妖物,而似是换生灵,乃是某种精怪抚育之凡人。他以前在山上学艺时曾听师傅说过一名精怪,唤做养儿妇,最是喜爱小孩,常常带走他人幼子,至太虚中养育,视如己出。凡铁武器难伤精怪,这卢妪想来是养儿妇座下的换生灵,为了取悦尊主精怪,盗取他人幼子。陈广伤她养子,这精怪必然来此报复,还要多加小心。剑客听这酸书生胡言乱语不以为然,应付几句便径自去睡了,将他劝解小心之言抛在脑后。

    正所谓不听人言吃亏在前。陈广在梦中果然出事,迷蒙中见一女子推门而入,年四五十许,身披灰袍,头戴冠冕,神情威严。她行至陈广床前,居高临下,直直看着他的脸,剑客心道不好,想要拔剑,却发觉浑身不能动弹,四肢不听使唤,只能一直盯着她看。稍作镇定之后,才发现这女子手上还抱着县令的儿子,这孩子跟了她,不哭也不闹,会和在母亲怀里一样。

    “蠢物,你伤我儿。”女子伸出手,两只按于他眼上,陈广只觉得双眼剧痛无比,感觉颅内也疼痛不止,就在他觉得自己快要痛死的时候,突然听见当啷一声,枕边用来砍伤卢妪的利剑自己出鞘,顿时他感觉女子移开了手,低声说了句什么,狂风大作之后,她就消失不见。

    女子消失之后,陈广从噩梦中惊醒,发现自己浑身冷汗不断,双眼不能视物。他惊慌失措,连鞋子都没穿,抱着剑跑向韩先生的房间。方士告诉他,那是养儿妇来报仇,幸好他这剑砍过换生灵,有些灵性,知道护主,以后他只能剑不离身,居无定所,才能保住一条小命。陈广清晨就拜辞燕州侯,只身一人,买了匹马南下,日夜剑不离身,路遇高人,诉说此事后,高人将此剑命名为“子母愁”,取伤过养儿妇之子,又吓退养儿妇之事。



    说到这里,剑客沉默片刻,解下眼睛上的布条,众人顿时倒抽一口冷气,原来他眼窝只剩下两个大洞,那伤口竟然像是像被人用手掐出来似的。

    泰牼侯佩服陈广的胆量,想将他收做食客,请方士保护,但陈广回绝,不愿为王侯府上引来精怪。

    次日,陈广带着子母愁消失在象州城外,从此没人再见过他。

    泰牼侯觉得这件事特别,便令伺文官记下,写在书里。

引用
则二·易子

剧透 -   :
    前朝连年大旱,发生饥荒,饿殍遍野。某个村庄里一对父母养了六个孩子,很快他们家就没有粮食吃了,只能靠在野外挖掘树根来食,连最小的孩子也不得不出门找吃的。不过天气干旱,最后连树根也都枯死、或是被别人挖光了。饿了好几天,这对夫妻去早已空荡的粮仓里找吃的,听到邻居谈话,原来他们在易子而食,还讨论谁家的比较好吃,当天晚上这对夫妻回到家里就讨论起是不是要把最小的孩子杀了给家里人吃,因为肥水不流外人田。结果大半夜的时候,就有一队穿着绸缎的人来敲门,说是他们从北方逃荒而来,还要往南边的水乡走,但是马车的车轮陷进了挖树根的大坑里,现在抬不出来,请他们去帮忙。

    这对夫妻满口答应,还带着村民一起去,这样就或许可以抢走他们的口粮,于是他们偷偷带着尖刀和这队人马走了,左转右转转了半天进入荒无人烟的深山,不过村民很快和夫妻走散,那些穿着绫罗绸缎的人也不见了,只剩下他们两人走在干涸的山坳里。

    不知道走了多久,他们也迷路了,来到一棵老榆树下面,果真有一架马车陷在大树下面的洞里。车旁边的大石头上坐着一位雍容华贵的夫人,头上戴着帷帽,手里拿着一个像是纺锤一样的东西,但这个纺锤上面结满了灰尘,随着夫人的动作不停抖下,好像永远不会停。他们本来想杀了这个夫人偷走财务,但是夫人主动和他们搭话,说了几句之后他们也就失去了杀心,反而抱怨起来孩子多,家里没饭吃,要饿死了。

    于是,夫人问他们,愿不愿意以无用小儿易粮而食。

    两人点头如捣蒜,这时定睛一看,夫人手里哪里拿的是纺锤,而是抱着他们家里的最小的那个孩子,然后她挥挥手,这两人就如同做梦般一样走出了迷宫一般的山谷,回到家里,这才天亮,村里去“帮忙”的人失踪了一半,那些穿着绸缎的人也都不见了。转念一想,山谷他们经常去的,哪有那么大那么绕?但是看见家里的梁桶装了半满,早已喜出望外,连孩子不见了都顾不上,很快做了馒头来吃。

    不过这半桶粮也不够他们吃多久,很快就见底了。他们便商量着把第二小的女儿杀来吃肉,但这天晚上,一个长相威武的中年男人来敲门,问他们愿不愿意去河上帮他打水,这两人当然不愿意,河流都干涸了,哪里有水打?男人大怒,要杀了他们,用他们的血水来装满自己的桶。夫妻二人顿时吓傻了,跪在地上求饶,说给他什么都可以。这男人要他们家一男一女的两个孩子,如果把孩子给了他,那么不仅不杀他们取血,还送他们粮食。这种好事,夫妻两当然答应。这次他们得到了一桶粮食,两个孩子就在床铺上消失了。有东西吃就顾不上对这种异常之事感到恐惧,不过这时候村里人就有些注意到他们家的不对,不过这对夫妻不出来走动,所以村人以为只不过是杀子来吃,但人人都这么做了,也不缺这一点残酷。

    这些粮食里还有风干的肉,吃起来很美味,但是并不经吃,很快粮食就没了,他们也开始觉得饥渴无比,比之前还要难以忍受,而且一整捅粮食和肉没吃多久就没有了,甚至比之前的半桶还快吃完。这时候这对夫妻就躺在床上,喃喃念道,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吃的,要不要把剩下的孩子给杀了。他们似乎是知道这样会引来某些东西,以孩子换取粮食,尽管一样不人道,但总比亲手杀子吃肉好一点,他们已经是这村上唯一没吃过人肉的人家了。

    果然,这天晚上,一名老妇人来敲门。她身形佝偻至极,骨瘦如柴,双眼深深陷在皱纹里,头发也不剩下几根。夫妻请她进门,点了灯才发现这老妇人长着忽律的脚,豹子的尾巴,一张嘴就吐出蛇信,口里还有堪比剃刀的尖牙,声音和敲锣一样,背上也并非驼背,而是长了一个龟壳。

    这对夫妻对老妇人的可怕感到毛骨悚然,心里认为是遇到妖怪了,但是都已经请她进来了,就不敢再把她赶出去。但老妇人什么要求都没有提,只是要了点水,喝下之后在房梁上睡觉,第二天清晨对夫妻说,为了感谢他们的恩情,让她一个老人家不必露宿野外,可以帮他们做一点事情,不过人老了法力下降,要拿一点代价。她要这对夫妻的三个孩子,然后给他们粮食撑过这场饥荒。妻子一听就大哭起来,因为她很爱自己的大孩子,并不愿失去他,其他的孩子都可以带走。然而丈夫却打了她一顿,告诉她孩子可以再生,但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被打得流血的妻子一边哭一边和丈夫一起答应了老妇人,看着她牵着自己的三个孩子走了。当老妇人消失得无影无踪的时候,他们冲进粮仓里看,发现堆满了粮食,喜极而泣,这些都是用他们孩子换来的。

     这些粮食果然足够他们支撑到了饥荒结束,整个村子只剩下一个老人和他们两个还活着。这对夫妻辛勤劳作了很久,不知为何他们的运势总是非常旺盛,很快挣下了庞大的家业,只是他们之后再怎么样都生不出孩子了。

     一天老人问他们是怎么撑过饥荒的,因为他们不可能是这么快就把孩子杀光了的。他们如实相告,这老人长叹一口气,告诉他们他们这是遇到了一个精怪,名叫做“养儿妇”的,素来最喜欢小孩,经常抱了回去养育,还从皇宫里偷过小皇子。老人原本也在这个村子长大,以前也遭遇过饥荒,他的父母为了换取口粮,将他送给了养儿妇。精怪给他吃了精怪的食物,他就把凡间的一切都忘记了,直到有一天精怪带着他乘马车游历过这一带,他看见早已破烂的家门才想起来自己还是个凡人,于是跳下马车发足狂奔三天三夜回到家门,只是此时早已没有他家,凡间已然过去四百年整。这老人吃多了精怪的食物,不会感到饥饿和口渴,比一般人衰老的也慢,这样他挨过了饥荒。不知为何,精怪没有来找过他,不过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他告诉这对夫妻,精怪给人的食物也都是精怪的太虚里才能种植出来的,美味异常,但是吃多了之后,人会吃不下凡间食物。

    说完他就走了,留下夫妻面面相觑,因为他们确实是吃不下任何美食,只能吃小粮仓里剩下的食物,不然便会呕吐不止。不久之后,小粮仓的食物也吃光了,这对夫妻没有在精怪身边生活过,不能忍受饥饿,最后终于双双饿死在家。

    问精怪祈求来的幸福怎能持久?凡事需有代价。

    这就是“养儿妇”的怪谈。

注1:即为一种饮酒时常玩的转盘游戏。

« 上次编辑: 2017-08-28, 周一 10:30:48 由 空気 »
Faith in their hands shall snap in two,
   And the unicorn evils run them through;
      Split all ends up they shan't crack;
         And death shall have no dominion.

死亡也并非所向披靡



”也许是因为我喜欢小狗狗和你们流血的样子。”noquestionmarknoshemeans
忠实的B级639片爱好者639你们会为我哭639泣吗?

离线 Pro.gears

  • 自走型附魔火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298
  • 苹果币: 3
  • 一把全无优雅且总是说垃圾话的话唠枪。
Re: 蠢逗白
« 回帖 #1 于: 2016-11-03, 周四 14:34:21 »
插个楼【
空总你这起名字的水平愈发……【
某还以为走错传送门进了什么网文站点之类的【

口胡!
* 空気 扇了逗白

 :em025你把帖名改了也删不掉回帖名称hhhhhh【
愚蠢的空总【
« 上次编辑: 2017-08-28, 周一 10:31:01 由 空気 »
NMW WLAN TRPG forum is under construction……

离线 空気

  • 小☆兔☆兔
  • 版主
  • *
  • 帖子数: 404
  • 苹果币: 2
  • RH厨
Re: 答蠢逗白
« 回帖 #2 于: 2016-11-06, 周日 00:51:20 »
插个楼【
空总你这起名字的水平愈发……【
某还以为走错传送门进了什么网文站点之类的【

口胡!
* 空気 扇了逗白

 :em025你把帖名改了也删不掉回帖名称hhhhhh【
愚蠢的空总【

那就删帖(扇了逗白
« 上次编辑: 2017-08-28, 周一 10:31:17 由 空気 »
Faith in their hands shall snap in two,
   And the unicorn evils run them through;
      Split all ends up they shan't crack;
         And death shall have no dominion.

死亡也并非所向披靡



”也许是因为我喜欢小狗狗和你们流血的样子。”noquestionmarknoshemeans
忠实的B级639片爱好者639你们会为我哭639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