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世设】妖精绪论  (阅读 2880 次)

副标题: 9月26号,更新部分内容

离线 空気

  • 小☆兔☆兔
  • 版主
  • *
  • 帖子数: 404
  • 苹果币: 2
  • RH厨
【世设】妖精绪论
« 于: 2016-12-23, 周五 10:03:44 »
妖精绪论

“世界三分于战毕时;生者归诸神明,死者归诸判官,余者归诸精怪。”
——《混沌天书·世界三分》


妖精与诸神一样,都是不属于瓦隆本土的生物,也并非是凡物。但是一些自认开化的凡人多认为妖精为不洁之物,因此对于它们的研究和记载较少,也很少有人会涉及到妖精的诞生和历史,尽管它们的存在也在推动着瓦隆命运的车辙前进。妖精的本质混沌不堪,不同的妖精在表达和本源力量上各有千秋,且它们常常以玩弄凡人,吞噬他们的情感为乐,所以在研究上难度甚至比神学还要巨大——因为它们对与凡人产生交互毫无畏惧,只有它们神秘的天性会让它们愿意与凡人保持些许距离。妖精因此多成为童话故事和恐怖传说的主角,凡人的狩猎者和狂野的寻欢作乐者,对于它们的谣言数不胜数,却不能甄别其真伪。只有一本用早古语言写就的书籍《混沌天书》较为详细和客观地记载了妖精的历史和本性,此书的作者姓甚名甚早已不可考据,只知道他或她可能与妖精有着非同一般的亲近关系——甚至他或她可能就是一个妖精,故意写出这本书逗弄凡人。

本文即是根据《混沌天书》的内容及些许笔者的个人见解写就,希望能帮助亲爱的读者剖析妖精的秘密。

妖精与原始巨龙与诸神

妖精们觊觎瓦隆的时间甚至比诸神还要早很多,能够追溯到有历以前。妖精在瓦隆之外的土地本是无形无质的生物,一种纯粹的能量,毫无定性,只有最基本的心智。它们的生存依靠着魔法的流动,而它们顺着这股流动找到了瓦隆,但那时仍旧是一片野蛮的瓦隆被六龙王所统治——作为父神头生子的原始巨龙拥有着其他生物难以相比的权柄,那就是天生操作奥能的能力。妖精本能地恐惧着龙身上散发出来的威严,被龙王拒于瓦隆之外,无法建立起来到这个世界的桥梁。因此在日后妖精们的话语中,称六龙王尸首中诞生的龙族为守钥者,即是意指当年巨龙拒守它们于瓦隆之外的那段历史。

众所周知,在数不尽的岁月之后,诸神找到瓦隆并进入其中散播浸染,开始创造次生物种,重塑世界,激起奥能的流动,引发第一次神力浸染的大灾难,导致红月异变,双月分离。六龙王为了捍卫瓦隆的存续,组织巨龙议会,对诸神宣战,拉开了升降之战的序幕。这场惨烈的归属之战以龙王们的全部陨落告终。龙王死后,诸神的浸染没了限制,瓦隆最终来到了毁灭的边缘,诸神只能以自身升出物质为代价,在高层级取代龙王们的角色,保住这个世界,使之不至于毁灭。

然而在这过程中,守钥者们不断陨落,被他们看守的妖精发现门扉松动,奥能流出,便利用奥能搭建起一条通往瓦隆的桥梁——汐桥。最原始和强大的大妖精们通过汐桥爬进瓦隆,在门口等候龙王全部战死的时刻,在瓦隆毁灭的边缘中爬进了这个世界。妖精的到来刺激混沌与秩序的分裂,父神的伤痕再一次扩大,喷发出的大量奥能带有死去龙王的智慧,令妖精开蒙。获得智慧之后,妖精告诉诸神这世界即将毁灭,他们必须升出物质以稳定瓦隆的根基,否则,诸神也将随着瓦隆一道陨落。妖精们虽然阴晴不定,但是却有着诸神也不得不敬佩的智慧——拒绝参加升降之战的死神万亡率先被妖精说服,随后与妖精一同劝诫诸神,最后神祇们同意与妖精谈判。根据《混沌天书》的记载,诸神挑选了自己的眷族随行见证这场大会,但凡人见到妖精的真容之后便全部被吓得倒地身亡,因此无人知晓它们到底做了怎样的交易,只知道结果是诸神愿意离开主物质位面,让妖精协同管理瓦隆。

不过狡猾的妖精获得智慧后不肯让利诸神,它们以凡人的贪痴怒嗔为食,以凡人的魂灵为种繁衍子嗣,于是私自在条例上增加里天书中的“世界三分”一条,以模糊的规定企图获取大量的凡人灵魂,创造大妖精王侯们的庭臣和仆从、子嗣。久而久之,这世界将充满着妖精。但他们千算万算却算漏了苍白回音的诞生,她创造的眷族——不死生物彻底刷新了“不生不死者”的定义,因此妖精能够分到的灵魂只能去与巴特兹和塔纳厘抢夺。据《混沌天书》说:苍白回音创造不死生物的手法乃是从战争与死亡的妖精凯恩手中习得,这令妖精们感到被诸神戏弄,大怒不已,却无可奈何,因为他们也没办法修改已经生效的契约。尽管苍白回音在大多数人的眼中为祸人间,但实际在某种程度上,她也算是拯救了凡人因轮回之河消耗大于增长,最后河水枯竭而死绝的命运吧。



妖精与下层界

“隐战。若凡物苦于魔妖蛊惑,可假于精怪之手解困。”
——《混沌天书·隐战》

正如前文所说,妖精在苍白回音诞生之后便失去了原本可以引诱凡人灵魂,再将之转化为自己子嗣的基础,只能向下层界抢夺灵魂。不过,下层界的生物,巴特兹或塔纳厘,并不愿意妖精夺走自己的“劳动成功”,于是两者关系相恶,甚至到了剑拔弩张的程度。

妖精在收获灵魂的方式上与魔物不同,它们并不喜欢自我伪装而混入凡间,而是喜欢令凡人畏惧,向之祈求力量或宽恕,甚至是直接掠夺诱拐,强行转化。也有一些妖精喜欢以美好事物等方式引诱凡人,令他们心生向往,最后双眼迷惑,跟随妖精走入荒野,从此一去不复返,而妖精的庭臣中则是多了一名新的侍奉。

但是不论如何,妖精是随性而为、不可预测的生物,它们对制造新生妖精的热情时高时低,也因各个妖精不同的个性而异。也是因此,妖精争夺灵魂的数量和频率并不很高,新妖精的诞生也并非是家常便饭——这需要一名大妖精长时间的热情,释放出大量的精类本质,而仅凭一时起意的推动,将难以实现这种转化,往往只能制造出拙劣的不完全品,换身灵。也正是这样,一些凡人会被失去兴趣或耐心的妖精自王庭中释放,重返人间。这对妖精来说不过是小事一桩,但是对于这些见识过妖精世界缤纷的凡夫俗子而言,他们早已在内心深处无法回归,往往性情大变。有时恍惚间,或是幻梦中,他们会记起自己在那视线不可及的国度中生活的片段,有时极乐,有时痛苦。而有的凡人受到妖精的影响实在太深,甚至在肉体上也体现出了妖精的影响,他们往往会被视作邪崇驱赶,甚至独自死去。而有的换身灵,或是部分被精类本质污染的凡人,会发现世界早已沧海桑田,到乡翻似烂柯人。许多的童话故事也因此而起,它们的起源大部分可以追溯到家长用于吓唬小孩所说的恐怖故事、用于防灾避祸的民间禁忌,而实际上很可能是各类“传闻中”的妖精出现寻获凡魂,人们口耳相传后,变形而成。

不过,也正因如此,妖精夺取凡魂的速度很慢,而频率很低。

但这对本来猎获不多的魔物来说这是无法忍受的掠夺和侵犯。他们通过契约和诱惑的方式使得凡人自愿以痛苦的形式脱离轮回,而妖精则是分走了本就不多的一部分资源——被妖精转化成妖精的凡魂将不再是凡人,永远无法再次进入轮回。

因此魔物与妖精之间在瓦隆进行着无休止的战争以决定凡魂的归属权,但双方永远无法决定出胜负。妖精参战的动机仍旧是不为人所知的,不过他们却和魔物有着一样的战斗热情。

隐秘战争的本质是隐秘,因此几乎没有凡人知道它的进行,交战双方一直默契地维持着守秘的原则。隐秘战争往往会通过被妖精或魔物操作的一些凡人棋子来进行博弈,如同冥冥中两只大手在进行着棋盘的操作。这样的棋局总是在某个角落里开始又结束,但是作为棋子的凡人们却从来不知道发生在自己身上和周围的一些冲突和事件其实在某个棋局里扮演着可能是至关重要的角色——他们从来不知道,也没有想到过隐秘战争的存在,更不可能把他自己的生活与这些东西联系在一起,只是继续着眼于眼前,继续他的生活轨迹,倘若他们还能继续的话。一些妖精的眷属或是魔物的崇拜者——属于比较上级的参战人员,则或许有可能从自己的妖精/魔物主子那里知道隐秘战争的存在,但他们中的大多数可能并不能理解这场战争的走势和每一步棋子的意义,更不明白自己是哪一步棋,也不懂自己的行动在其中的意义。他们只能照常完成自己的日常生活,直到死亡,或是主子告诉他们这一局博弈已经结束。他们也可以把隐秘战争的事实告诉凡人,不过总是流传不广,或者是在口耳相传之中变形成更加奇特的传说。一些研究妖精或魔物的凡人会思考双方的关系,结论一定是双方的相处并不愉快,却往往无法想到已经进行过相关的战争。

知晓隐秘战争的存在需要一个成功的神秘或位面知识鉴定,DC为35。

在瓦隆的一些地方,例如东洲,可能流传着利用妖精对付魔物,或利用魔物对付妖精的事情。这么做的结果见仁见智,但是对于凡人来说,刻意牵扯进入隐秘战争的棋局可能并不是那么愉快的。



妖精与凡人
“尘尽无一物。”
——《混沌天书·尘尽无一物》

对妖精来说,它们对凡人的看法是模糊的。但是凡人对于它们来说,既是潜在的眷族,也是食粮的来源,更是这个世界充满了愉悦的根本。妖精不会去过多地对凡人思考,但是它们却不会避免对凡人有所交集。在许多的传说故事中也总有妖精的身影。

例如,在寒地附近,就充满了与冰雪相关的奇谈怪论、睡前故事,这都可以指向冬妖露米和她的眷族的故事。其中最著名的大概是关于寒冬子嗣的传说,这也是真实可以佐证妖精存在的故事:相传当孕妇在雪地或暴风雪中迷路时,她很有可能得到妖精的垂怜而不至于迷茫地冻死,而是走进妖精的领地。妖精会为她准备宴席,准备温暖的床榻,然后在风和日丽的日子再把她送回到凡人的村落附近。孕妇会因此活下来,甚至平安地长命百岁,但这其实是和妖精做交易的结果。妖精救她与她的孩子一命,但是她还未成形、没有完整人魂的孩子会得到妖精的一丝精类本质,这让他们有了寒冬眷族的一部分血脉,从此并非是完全的凡人。这是妖精所向凡人索要的代价。在一些文化里,这样出生的孩子会得到重视,但大部分时候他们都会被视为受到了恶魔的诅咒。孩子的亲人可能会把他送给神后神殿当做孤儿抚养,而在雪精灵的国度里,则会将这些孩子专门集中起来一同养育,不过在非常偏远的地区,他们会流放自己受到诅咒的孩子以规避更多的厄运。

从这些传说中妖精对待凡人的态度可见一斑:实际上它们处理凡人的方法是完全不可预料的。但是对妖精来说,它们很明显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孩子、还有此人的情感视作可以交易的珍贵之物。倒不如说妖精很可能是将之作为凡人与他们最大的不同点之一,也是它们对凡人价值的一种肯定。

妖精也喜欢在凡人中散播自己的本质。他们猎取凡人,将之转化为自己的眷族,或是将之部分加以精类的特质,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它们的计划可能会以这些凡人为核心。被妖精部分转化的凡人已经不再是凡人,而是拥有部分妖精特质和极少权能的某种生物。他们被称为换身儿。妖精可以选择继续转化它们的换身儿,直到他们成为完整的妖精;或是将他们一直留在那里,直到他们死去。整个转化的过程是不可逆的,而且这也会导致换身儿逐渐失去他作为凡人的记忆,如果这名换身儿彻底地成为了妖精,那么它将完全失去凡人时期的一切回忆——它会知道自己原本是个凡人,但是它并不明白凡人的情感和人性是什么,也不记得自己身为凡人时的一切,而是如同一名新生儿一般,一切从头来过——妖精将会称它为自己的子嗣,是其眷族中地位最高的,也是新的妖精,或许在某一天转化它的妖精也会将它放走,视作已经成年独立,但这个时间点是不可预知的。它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超凡脱俗。

剧透 -  新模板-换身儿:
换身儿是被精类掳走后养育的凡人,身上带有被精类污染过的特征,而且难以再次融入凡间的社会。他们中绝大多数都会看上去和曾经的自己有着各种生理结构上的怪异差距,但是这些被污染的特征也有可能在外表上难以体现。

换身儿的寿命往往有着异常的长短表现。

创造换身儿

换身儿是一个后天性的模板,可以被加在任何异怪、龙类、巨人类、类人生物类以及人形怪物类生物上。

换身儿使用基础生物的所有数据和特殊能力,除了这里提到的之外。

体型和种类:该生物种类变为次级妖精。不要重新计算该生物的基本攻击加值,豁免及技能点数。它会通过投掷d100获得表3中的一个亚种。体型不会改变。

生命骰:所有HD提升至D12

速度:与基础生物一样,并投掷d100获得表1中的一种额外移动方式,如果该生物之前便具有此种移动方式,则替换为新获得的移动方式。

攻击:换身儿拥有其基础生物的所有攻击能力。

全回合攻击:换身儿拥有其基础生物所有的攻击能力。

伤害:换身儿使用其基础生物的伤害值。

特殊攻击:换身儿失去其基础生物全部的特殊攻击,并通过投掷d100获取表2中的一种特殊攻击。除非另有注明,对抗其特殊攻击的豁免检定DC等于10 + 1/2换身儿的生命骰 + 换身儿的魅力调整值。

特性:换身儿失去其基础生物的所有特性并获得以及下列特性。

不食人间(Ex):除非进入妖精制造出来的世界里,换身儿不会感到饥渴,也不需要进食和饮水。他们可以喝水和吃东西,但是他们会失去味觉。

耐性(Ex):换身儿对毒素的耐受力较强,所有对于中毒的豁免获得+2天生。

精类灵气(Su):换身儿因为在妖精身边停留过,而被部分精类化,因此对于凡人的交流和相处有些异常。他们浑身散发出一种让人不安的灵光,但可以被自身意愿压制。释放灵光是一个迅捷动作,但是再次压制它需要花费一个标准动作,当灵光处于被释放状态时,换身儿身边5尺范围内的生物需要通过DC为10 + 1/2换身儿的生命骰 + 换身儿的魅力调整值的意志鉴定,失败将会陷入战栗状态,直到其离开灵光范围为止。通过意志豁免或离开灵光范围的生物24小时内不会再次受到灵光的影响。灵光可以为换身儿的威吓鉴定提供+2环境加值。

外貌变化(Ex):换身儿会因为妖精的改造和污染而产生容貌和生理结构上可能存在的变化,以及相应的好处。有些变化可能是非常奇怪的。这些变化会在每次投掷时伴随其他能力而决定。

属性:换身儿获得魅力+2,但体质-2,其他属性与基本生物相同。

区域:任意。

组织:任意。

挑战等级:基础生物+1

宝物:无


表格1
投掷结果       移动方式         外貌变化
1-10       20尺游泳        手指间长出蹼,脚趾变长,也生长出蹼
11-20      20尺陆地        --,或长出适应陆地移动方式的副肢
21-30      15尺飞行,机动性良好  上肢与身体之间长出软膜,可能伴随某些羽毛
31-40      20尺遁地        双手双脚手指变成铲子的形状,并长出厚重的指甲,鼻孔可以闭合
41-50      --           --
51-60      30尺游泳        长出鱼鳃、可以折叠的鱼鳍、角膜发生变化,手脚指头变得更长
61-70      30尺陆地        --,或长出适应陆地移动方式的副肢,例如轮子。
71-80      --           --
81-90      30尺遁地        皮肤变成灰色,并且变厚,毛发大量脱落,手脚指甲变厚和平,鼻子变为瘪平消失
91-100     30尺飞行,机动性良好  背后长出翅膀,所有的关节、耳朵、头发间等部位冒出大量的彩色羽毛,虹膜变成鸟类的性状


表格2
投掷结果      特殊攻击                        外貌变化
1-10      与其亚种相符的喷吐武器,豁免如同其他Su,伤害为2D4  --
11-20     尾击,伤害为2d4钝击                 下肢消失变为蛇尾
21-30     摄心目光,豁免与其他Su相同,失败陷入迷魂       长出复眼或额外的眼珠
31-40     可怖外表,豁免与其他Su相同,失败陷入战栗1轮     掉san变化,这是个看脸的世界,你自己口胡吧
41-50     爪抓,伤害为2d4挥砍                 指甲变长或整个手掌变为兽爪或变成狼叔
51-60     啮咬,伤害为2d4挥砍                 牙齿全部变化为犬齿,同时颌面变形
60-70     吸血,如同吸血鬼                    长出獠牙
71-80     翼击,伤害为2d4钝击                 长出能飞或不能飞的翅膀,具体看移动方式表格
81-90     悦耳歌喉,豁免与其他Su相同,失败陷入迷魂       --
91-100    精类从容,豁免与其他Su相同,每日一次,效果如同暗示术 --


表格3
投掷结果        亚种       喷吐          外貌变化
1-25        水系       获得喷吐武器时为冰冻  浑身冒出冰渣,手指触碰过的地方会结霜,头发会结冰
26-50       火系       不用解释了吧      鼻子、嘴唇间冒出不烫的火星,头发如同烈焰,眼中带火
51-75       土系       获得喷吐武器时为强酸  皮肤变为较深的颜色,头发间长出藤蔓,指甲变成灰色
76-100      气系       获得喷吐武器时为电   头发总是不停飘舞,身边仿佛环绕气流,眼神总是难以集中
备注          关于外貌,额外投掷D4,若结果小于等于2,则不发生外貌改变


剧透 -  子嗣的转化:
有时候妖精会希望从凡人中选取一名转化为新的妖精,并为其授予一个妖精的真名。这个凡人会比换身儿得到更多精类本质的注入。如果说换身儿对凡人的一切都感觉到疏离的话,那么新生的妖精则会因为完全得到了新的妖精本质而彻底失去和凡人的联系。他们会完全遗忘自己作为一个凡人的时候发生过的事情,作为一个没有记忆的新生儿诞生。不过,他们的一些特质,包括最强烈的性格和明显的特征,往往会出现在新生的妖精身上,尽管他们已经不再是从前的自己。
转化妖精需要一个简单的仪式,不论该名凡人是否乐意。妖精愿意持续仪式的时间不定,实际上它们可以在瞬间完成这个过程,但是妖精往往喜欢在期间戏耍被转化者,同时吸收他们散发出来的各种情感饱餐一顿,因此整个流程完全取决于妖精的兴趣。除此之外,妖精还可能使用各种各样奇特的方式来进行转化,将自己的本质和权能感染进被转化者身上,这些方式也是不定的,但假如与妖精过度接近,那么转化则可能在双方都不同意的情况下发生。然而谁会随意去接触一名妖精呢?
有些妖精热衷于转化子嗣为自己制造庭臣享乐,但也有的会非常谨慎,甚至完全没有这个念头。新生的妖精会逐渐取得自己的传说和各种化名,最终慢慢成为和转化者一样强大的存在,但这个过程非常漫长。不过,妖精拥有无限的寿命,所以它们并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
新的妖精往往会被转化者带到自己的领地和宫廷里生活,作为下级的学徒或伺候者为其服务一段时间。但在精类之中,这些新生的妖精与一般人类不同,在一开始便已经赢得了他们的信任和尊敬。新生的妖精会很快学习到自己的精类本质,并且慢慢将原本遗存下来的少许凡人性质消解。
有些时候会有极少数特例发生,例如东洲的风王——凡人斩杀妖精之后,因为过程近似于妖精赐予全能的转化仪式,无意中获取了该妖精的部分权能,并世代流传下去。在这种情况下可以视为一次不完全的转化,不会得到任何妖精的承认。同时,这些转化是深入灵魂的,所以它会一直伴随特定的宿主,即使是更换身躯也不会改变,除非宿主通过万亡的审判进入轮回,到那时候,妖精的本质便会寻找下一个或下几个目标伴生。

剧透 -  新怪物种类-妖精:
妖精类(Fae):妖精是一种超乎时间和形态的纯奥能构成的生物。它们不具备形态,但可以自己捏造形态。妖精的思维方式无法被凡人以任何一种形态理解,它们通过摄取凡人的情感进食。人们常常畏惧它们。
特征:妖精具有下列特征。
-d10生命骰。
-基本攻击奖励等于生命骰数总和。
-擅长的豁免检定:意志。
-技能点数等于每个生命骰(6+智力调整值,最少为1),第一个生命骰的技能点数为它的四倍。
特性:妖精拥有下列特性(除非生物描述中另有说明)。
-60尺盲感。
-熟练使用它所捏造的形态的天生武器。如果形态类似于人,则熟练使用所有简单武器和它的说明中所提到使用的任意武器。
-熟练使用任何和它所捏造的形态描述中所穿戴盔甲同类的盔甲(轻、中或重甲),以及比该盔甲轻的盔甲。说明中没有提到穿戴盔甲的妖精不能熟练使用盔甲。熟练使用任一盔甲的妖精可以熟练使用盾牌。
-不需要进食、睡眠和呼吸,但是它们需要在HD天数内吸收足够的凡人情感以自我维持,不然便会陷入饥渴。
-可以选择进入冬眠状态自我维持,直到它们醒来为止,但苏醒时陷入力竭状态,直到摄入足够的凡人情感为止。
-拥有改变外形能力。
-免疫衰老。
-对毒素、睡眠、麻痹、震慑、疾病、死亡效果免疫。
-不受重击、非致命伤害、属性伤害、属性吸取影响。
-奥能构造(Ex):能以自由动作转化为奥能形态,并消失。妖精不受死魔法区影响。
-不会因巨创而死亡。在生命值减为0或更低的时候便自动转化为能量形态消失。
-无法被杀死,除非消除其全部名字、传说、故事。
-真名(Ex):被抓住真名的妖精将必须为拥有其真名者服务三次。
-化身(Ex):妖精学习并理解人性后会失去记忆和全部的妖精能力,除了免疫衰老、死亡效果、无法被杀死。
-创作(Su):妖精可以制造出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理论上其位于主物质位面,但具体不明。

剧透 -  新怪物种类-次级妖精:
只有具有不止一个生命骰的次级妖精才使用如下次级妖精的特征。
特征:次级妖精具有下列特征。
-d8生命骰,或根据职业等级决定。
-基本攻击奖励等于3/4生命骰数总和。
-擅长的豁免检定:意志。
-技能点数等于每个生命骰(4+智力调整值,最少为1),第一个生命骰的技能点数为它的四倍;或根据职业等级决定。
特性:次级妖精拥有下列特性(除非生物描述中另有说明)。
-熟练使用所有简单武器,或根据职业等级决定。
-熟练使用任何和它描述中所穿戴盔甲同类的盔甲(轻、中或重甲),或根据职业等级决定。如果一个次级妖精描述中没有职业等级却穿戴盔甲,他可以熟练使用这种盔甲以及所有比该盔甲轻的盔甲。说明中没有提到穿戴盔甲的次级妖精不能熟练使用盔甲。熟练使用任一盔甲的次级妖精可以熟练使用盾牌。
-60尺黑暗视觉。
-次级妖精不需要进食、但是需要呼吸和睡眠。
« 上次编辑: 2017-09-25, 周一 13:43:04 由 空気 »
Faith in their hands shall snap in two,
   And the unicorn evils run them through;
      Split all ends up they shan't crack;
         And death shall have no dominion.

死亡也并非所向披靡



”也许是因为我喜欢小狗狗和你们流血的样子。”noquestionmarknoshemeans
忠实的B级639片爱好者639你们会为我哭639泣吗?

离线 空気

  • 小☆兔☆兔
  • 版主
  • *
  • 帖子数: 404
  • 苹果币: 2
  • RH厨
著名的妖精
« 回帖 #1 于: 2017-09-25, 周一 14:02:55 »
奴风者

“此乃命运。”
——叙事诗中,奴风者的遗言

奴风者是已知的唯一一名被凡人彻底摧毁的妖精,尽管它的一部分本质仍旧在凡人中流传到现在。它曾经是一个以温和出名的妖精,拥有着相当强大的权能,而且并不贪婪。但这一切却被凯恩彻底改变了,死亡与战争的妖精出于自己的一些兴趣,以欺骗作为手段让奴风者陷入了狂怒之中。奴风者不能从这些过量的愤怒和杀戮中摆脱,在东洲和雪精灵的国家掀起了灾难性的风暴。终于,带领雪精灵离开中洲的国王戴林迪尔和一名人类军官在研究了多年奴风者的传说之后,着手开始了清理工作,期间人类军官过世,他的儿子与精灵继续这份工作,最终将奴风者的传说削减到只剩下最后一个。狂暴的风妖精最终现身并在森林的边缘面对精灵和与他合作的人类,最终那名人类将寒铁捅进了妖精的身体,被滚烫的带着奥能的血液全身淋遍。奴风者从来没有转化子嗣,而这个凡人却无意中进行了一些类似于转化仪式的举动,最终,使得他继承了一部分奴风者的权能和力量。这名凡人过世以后,来自奴风者的妖精本质便分散开来,在他的后代中流传。而他也因为这些神奇的能力得到了权力和地位,被称为风王。
风王是个在东洲世袭的爵位,但经常没有实权。风王的能力确实来源于第一代杀死妖精的凡人,然而继承的方式却血腥而残酷——转化为妖精唯有通过仪式收集在后代中分散的妖精权能,那么便只有通过手足相残来确保其能力的顺利继承。
因此风王的传说总是浸透了无奈和痛苦,直到近四百年前这一家系的绝嗣——依照东洲的法律规定,只有男性继承人才能获得这个爵位。从此风王的传说便走入了地下,然而各种怪谈却总是层出不穷……



四季妖精

四季妖精和地母达成了协议,由它们来提供瓦隆的季节转化。它们是非常著名而强大的存在,拥有数不尽的传说,尽管它们也有过被凡人抓住真名之后不得不为其服务的经历。

四季妖精在本篇幅不分开介绍,且其拥有一些附加的规则和模板。有兴趣阅读者点这里
然而基本都是坑



血手凯恩

“Face the death mortal!”
——凯恩有记载的只言片语

血手凯恩是死亡与战争的妖精,性情暴虐,喜好残杀和流血,在精灵的传说中最为常见,他们会带着惧怕和尊重地避免提到凯恩的名字,希望不要引起它的注意。凯恩虽然飘忽不定,但在妖精中却很好确认,因为它会追随战争和死亡的脚步,出现在混乱的战场上收割灵魂。在瓦隆北部的一些地方,人们会把凯恩的形象画在灾锋或晖日的军团里,因为他们认为这名妖精时而加入其中获取它最喜爱的食量——凡人心中沸腾着的愤怒、恐惧、杀戮。

凯恩通常被绘制为一个过于强壮或过于瘦弱的年轻精灵,独眼,却不戴眼罩遮盖;它穿着熔融的铠甲,驾驶着一辆独轮战车驰骋在天空中。为他拉车的是两匹妖精马,长着八只翅膀,蹄铁是火山的岩浆打造而成的,分别叫做“绝望”和“破碎”。传闻说当凯恩驾驶着战车驶过天际的时候,看上去如同着火的流星,而他只会在极为凄惨的战场上纵马狂奔,例如死伤惨重的碎冠之战——这场战争中便有着凯恩的身影。除此之外,凯恩有时候也会使用老妪的形象出现,在半夜敲响其看上的猎物的家门,以逃离死亡作为诱饵,欺骗凡人与其交易。这些老妪满脸褶皱,但五官并不鲜明,也没有夺人双目的气质,总是身穿褴褛的乞讨服装,或是披着残破的兽皮。在这种情况下,人们也会称之为死亡老妪,应对其的方法便是为其提供一碗肉汤,但拒不与其搭话,一刻钟后老妪便会失去耐心消失。

凯恩也拥有自己的领地,而且是在凡人的世界中,这在瓦隆的妖精中是独一无二的。晖日当年许诺要将一片肥沃的土地赐给人类,但最终这块应许之地却导致了人类、精灵、矮人的大战。这场战争中没有胜利者,大规模的杀伤性实验法术作为武器出现在战场上,导致留在应许之地的只剩下被卷入其中的无数亡灵与一片死寂。它被称为王冠陷落之战。而凯恩在战争中扮演了挑唆者和添油加醋者的角色——它并没有刻意推动战争的开始和结束,只是凡人自己的贪婪和愚蠢导致了死亡的降临,但也正因如此,凯恩顺理成章地得到了战争中死难者的全部灵魂,还有那片被摧残后的土地。每天这些亡灵都会痛苦地在曾经肥沃的荒原上哭喊呼啸,或是在妖精乐意的时候跟在它的马车后面蹒跚前行,为其的伟大胜利提供悲苦的颂歌。这片妖精的领地在任何地图上都是没有详细绘制的,因为绝大多数凡人都不会进入其中自寻死路。就算是那些胆大的,也都是有去无回。

凯恩虽然横行瓦隆,招诸神憎恨,令妖精厌恶而沾沾自喜,却也不是没有惧怕的对象。掌管秋季和衰老的妖精海黛尔哈特正是这样的角色,它是四季之一,也是四季中与凡人接触较少的一名。海黛尔哈特能够令其周围的一切事物凋亡消失,将年轻的瞬间引向衰老。她为灾锋的黑剑祝福过,令这把剑具有和她类似的衰亡之力。但海黛尔哈特的个性也充满了秋季的萧条,尽管它不论是对凡人还是对妖精来说都拥有红叶般璀璨的美貌。一日,凯恩化作老妪向引诱一名年轻人,让他为了自己病重的母亲与其交易。年轻人在拳拳孝心之下同意了凯恩的奸计,将自己的灵魂作为奴隶出售给了凯恩,变成隐秘战争中的棋子。他的母亲很快就痊愈了,可是他自己却整天长吁短叹,感慨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入无限的折磨之中。然而他的哀鸣却被一名与凯恩有宿仇的魔鬼知晓,魔鬼将海黛尔哈特的画像交给年轻人,让他贴在自己的窗前。当凯恩试图在夜里从窗户里进入年轻人家里夺走他的性命时,看见了美丽的海黛尔哈特。因为秋季的妖精很少出现在人前,甚至于凯恩这是第一次看见她的模样,顿时对其一见倾心。于是凯恩暂时遗忘了这名年轻人的事,转而去追求海黛尔哈特的青睐。而海黛尔哈特却对此非常憎恶,甚至将凯恩骗进魔鬼的陷阱中过,可不论如何都无法打消凯恩对其的热情。最终,海黛尔哈特将自己的美貌收起,露出万物凋亡的一面,这可怖的面容甚至也能将凯恩的剑锈蚀,于是战争与死亡的妖精慌不择路,窜逃而去,直到天涯海角。然而凯恩还是没有忘记海黛尔哈特,他总是是不是跟随秋季妖精的脚步,盼望一睹佳人芳容;然而当海黛尔哈特转头恫吓的时候,他又驾车而去,慌忙躲藏,直到冬天的露米接管四季为止。因此,秋天的战争总是很少,而常常与红颜有关——或许这正是凯恩心境的体现。
« 上次编辑: 2017-09-26, 周二 03:46:18 由 空気 »
Faith in their hands shall snap in two,
   And the unicorn evils run them through;
      Split all ends up they shan't crack;
         And death shall have no dominion.

死亡也并非所向披靡



”也许是因为我喜欢小狗狗和你们流血的样子。”noquestionmarknoshemeans
忠实的B级639片爱好者639你们会为我哭639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