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内海的探索者们  (阅读 4669 次)

副标题:

离线 星云迷蒙

  • Diver
  • ******
  • 帖子数: 2018
  • 苹果币: 2
  • 无法捉摸的Z
内海的探索者们
« 于: 2017-06-19, 周一 14:13:40 »
 :em032哪里有秘密,哪里就有探索者,但也要注意政治边界,当地禁忌或是类似战争一样的小规模冲突,怪物的侵扰,或是危险的环境。
下面概述了内海区域主要国家为探路者协会成员提供的挑战和机遇。
艾巴萨罗姆——感谢SACA
安多安——感谢犬良人
贝尔克泽恩——感谢白药
布雷斡——感谢白药
切利亚斯——感谢黑白
杜鲁玛——感谢白药
伽尔特
盖布——感谢面包
赫米娅——感谢白药
Ilizmagorti
伊利森——感谢伊森
依斯嘉
扎摩诔——感谢欲神
卡塔佩什——感谢灰灰
奇奥尼——感谢雾音
林诺姆诸王国——感谢阿尔赞~
终焉之墙——感谢带鱼
蒙蒂维——感谢带鱼
摩尔苏恩——感谢白药

莽吉平原——感谢莉莉
奈克斯——感谢面包
奈多——感谢灯泡
涅玛萨斯——感谢白药
钮美利亚——感谢星辰
奥西里昂——感谢凯文

卡蒂亚——感谢白药
拉哈多姆——感谢灰灰
拉兹密安——感谢星云
猛犸大王国——感谢左手
河域诸国——感谢星云
萨伽瓦——感谢白药
镣铐群岛——感谢带鱼
塔尔多——感谢凯文
苏比旺——感谢白药
乌斯塔拉夫——感谢白药

瓦瑞西亚——感谢新月
世界之伤——感谢牧语


« 上次编辑: 2017-08-17, 周四 21:35:29 由 星云迷蒙 »
没团,气炸

离线 星云迷蒙

  • Diver
  • ******
  • 帖子数: 2018
  • 苹果币: 2
  • 无法捉摸的Z
Re: 内海的探索者们
« 回帖 #1 于: 2017-06-19, 周一 14:24:12 »
艾巴萨罗姆:这座位于世界中心的城市是探索者协会本部和十人议会的的所在地,同时也是位于世界各地的探索者们的行动计划的制定中心。几乎所有探索者协会的探员和冒险队长们在他们的探索者生涯中都会至少拜访一次艾巴萨罗姆。当他们离开时,他们通常会收到一个特别任务,或是在胳膊下夹着一本新版的探险者协会蓝皮书。每年一次,协会本部会举办一个名叫“探险者聚会”的节日,来自世界各地的探员们会聚集在本部,分享各自的冒险故事,与其他探险者互相较技,或是加入协会的种种密谋之中。除了政治因素之外,艾巴萨罗姆对外界最大的吸引力来自于城市中的各位博学的贤者们所习得的丰富知识,数不胜数的的图书馆与写字间带来的浓厚的学术氛围,以及围绕在城市周边的众多古代战争所遗留下的古老城堡中隐藏的财宝与神秘传说。

安多安:古代文物的勘探与开发巧妙地恭维在安多安的外交事务中心的经济帝国主义,使探索者协会深受全国的新兴贵族阶层的欢迎。由于安多安大部分的国土已经历了几个世纪的探索,安多安的探索者们经常在外国国土上进行协会业务。第二或第三个子女往往会加入协会,游走世界以获取相关的声望。那些从外国成功拯救令人印象深刻的文物并移送至安多安博物馆的人,会获得相当大的影响力,而最成功的人偶尔会充分利用他们的冒险的成功来获取国民议会上一席之地。

贝尔克泽恩:贝尔克泽恩,这片兽人之地对探索者以及任何类似的外来人士都会报以同等的敌意,所以在这片荒原上的任务其危险程度可以列入协会之最。而要塞首都,乌尔吉尔则曾经是数千年前为矮人所有且最为古老的天空堡垒之一,里面仍有大量的失落石室有待发掘,个中满载的珍宝财物其历史可追溯到大寻天时矮人首次出现在地表的传奇年代。因此,即使是凶险莫测的贝尔克泽恩也不能阻止探索者那求知若渴的脚步。虽然在过去的三十年里已经有五支探险队彻底消失在了乌尔吉尔那黯淡无光的走廊当中,然而在探索者本部里一直有谣言宣称,至少还有一支队伍尚在野兽之城底下那错综复杂的地底迷室里定期地发回报告。

杜鲁玛:探索者协会探员在赛伦河沿岸行动时常常会选择绕开杜鲁玛教权国的边境,因为该贸易王国的阴沉领主们最喜欢的莫过于对任何途径其严加守护的领土上的古董文物课以重税。而这也正好保护了许多矮人们在远古时期于杜鲁玛留下的珍宝玉帛,并使其免于被好奇心旺盛的协会探员所窥探记录,该状况也正中白手套先知们的下怀。安多安森林里的地精则宣称居住在恩卡坦湖南部的矮人们是在数个一度繁荣的地精王国废墟上得到了这一切,同时数个魔力强大,价值惊人的粗糙神器也似乎为此类说法提供佐证,而它们也在安多安的许多探索者协会分部中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盖布:盖布的不死王国是从数千年以前作为奥斯里昂(Osirion)的一个遥远的殖民地开始的,即使在今天,来自上古时期的奥法知识和强力神器仍遍布伽伦德(Garund)东岸的古物市场。拜那场见证了法老们通过完全抹去他们前任的功绩来增添自己的伟业的王朝战争(the dynastic wars)所赐,遥远的盖布的一些古奥斯里昂神器在历史价值和神秘力量上足以与它北边的对手竞争。盖布的不死贵族几乎不会容忍活的访客来到他们那垂死的国土,因此迄今为止针对这个王国的渗透被严格地限制为隐秘的掠夺任务。一个谣言已经流传了数年——十人议会计划组织一个不死领域的探员小队进入这为黑暗所包围的王国,而最近由量子城(Quantium)的联结之屋(Nexus House)所揭露的情报显示,他们的计划至始至终都在有效地进行着,那些死灵探索者们(the necromantic Pathfinders)——据说是发展自在贯穿内海地区的重任中被杀害的探员——已经就位近十年了。考虑到这块鲜为人知的土地上的危险,相信阴谋论的探索者们怀疑那里对于可供替换的新探员永远保持着需求。

伊利森:在芭芭雅嘎和她残暴的后代到来前,伊利森是一片处于强大的林诺姆王治下的原始土地,对十人团来说这里实在太过遥远也太过穷困。而现如今的伊利森政府掌控在一群研究包含天气魔法和精神控制魔法在内的一系列奇妙魔法并为之着迷的巫术姐妹会手中。这些散乱的故事一路向南流传了艾巴萨罗姆(通常是通过马格尼马的探索者分部),并成功唤起了年轻人的注意力和野心,他们正需要通过探索这样一块处女地来彰显他们的声名。

扎摩诔:两百多年前,义洛理的信徒便以开放的心胸,将第一位探索者带入扎摩诔。十人团总是渴望新奇又俱震撼性的秘密的。为此他们去研究了乌荼人武僧修炼心灵的方法。而这一切,都只为了明白,为何他们在经过数十年严酷的身心灵锻鍊后,就被洗脑得对义理洛和扎摩诔王十分忠心。就连少数几名通过那严格测试的探员,也都从完成试炼的那一刻起,拒绝再听从他们前主人的话了。然而,尽管这些肉痛的失败一直重复,协会还是维持了一个在学术城首都——尼斯旺的一个分部。在那儿有许多出色的格拉里昂学者,他们平时会聚集起来分享信息,写书,或是冥想生命的奥秘。如果有些谜题在艾巴萨罗姆的贤者区,或是卡塔佩什的小道消息中找不到答案,协会便会选择去问问他们,因为他们会知道一些连世上知名的博学者都不知道的事。尼斯旺分部同时也是一个茶馆并且最近Chojas Rilm大师的注意力转向了这个岛屿的古代历史,甚至是在摩诃罗阇启本•萨拉德到来之前的。有传言一直提到一处位于该岛的地下密窖曾经被大法师耐克斯作为通过意识投影探索外位面的场地,因此,这谁认为此一地下建筑可能保存着来自那个最强的魔术师时代遗留下的神器。

林诺姆诸王国:林诺姆诸王国野蛮的冰冻苔原和陡峭的峡湾为勇敢的探索者们带来了许多危险,怀着敌意的蛮族也对外来者不甚尊重。贫瘠的土地上饥饿的野兽会将那些不够格在严酷的北地气候中生存的人迅速地吃干抹净。尽管如此,一小部分的探索者协会的探员最近还是在(相对来说的)大都市喀斯嘉德落脚了,他们以此为基地来探索跨越了整个林诺姆诸王国的第一世界裂缝的怪异影响。有人认为这条裂缝可能为接近和研究第一世界本身提供了方法,探索它是一件值得立即在探索者编年史中出版的任务。

奇奥尼:在精灵从索维瑞安回归—也就是追溯回至今2077年之前,沿赛伦河进行的从森林中 发掘出的精灵物品的走私与奇奥尼的遗迹极大地刺激了艾巴萨罗姆的古物贸易,并为许多内 海的博物馆提供了“来路正当”的古代工艺品。而今这片国度再次回到了它古老的主人手中 ,精灵的工艺品和知识的流出已经被遏制,并且在新兴的精灵贵族的强烈要求下,许多珍贵 的文物都在慢慢的回到这片制造它们的土地。对于奇奥尼的信息的稀少使得探索者协会对奇 奥尼的兴趣日益增长,协会一直在偷偷的想方设法揭开奇奥尼的神秘面纱。一队在贸易城市 绿金镇活动的精灵探险者队伍“Talhindir之叶”在过去的十年里通过各种渗透甚至设法抄 录了奇奥尼皇宫的六块巨大的大理石墙上所雕刻着的已经成为神话的史前故事,但在最后一 次他们所记录的事情神秘的出现在艾巴萨罗姆某个不为人知的势力编写在一卷私自出版的探 索者编年史的时候,效忠于奇奥尼女王的骑士们便开始追踪那些叶子,并在4708年的夏天手 刃了他们。只有他们疑心重的探索者队长,驻扎在依艾达拉的一所学院里的半精灵藏书家依旧存活,他的背叛尚未被那些不愿自己的秘密为外人所知的精灵高层所发现。

终焉之墙:严厉而警惕的终焉之墙护卫对于将获取知识摆在安全性和判断力前面的冒险的学者几乎没有任何容忍。因此探索者们在这个严肃的地盘上通常只会受到勉强的欢迎。最为勇敢的(或者最为鲁莽的)探索者们来到终焉之墙挖掘这闪耀远征时代的远古战场上遗留下来的东西,渴望能从阿维斯坦有史以来最为著名的战场上找到什么失落的技艺。这样的行为会冒着遭到那曾经服务于那可憎的耳语暴君的烦人暗影的关注。偶尔地,在这个地区的发现会更多地腐坏发现者的灵魂,而不是在研究的知识上或者个人名声上更进一步。位于维鲁米斯的乌斯卡林分部是向北前往贝尔科泽恩或者乌斯卡拉夫的探员通常的歇脚点。

奈多:作为阿维斯坦大陆上,或者可能是整个格拉里昂星球上,唯一一个没被万年前星陨冲击而中断其悠久历史的国家,奈多对于那些对古代历史感兴趣的探索者们(准确的说是他们中的大多数)而言就像是一块诱人的点心。然而对十人团而言不幸的是,在那场天灾之后,这个国家已经被黑暗与阴影所遮蔽,所有进入奈多的外来者都要向险恶的宗-库松效忠。除了尼斯罗切城把控严谨的港口以外,奈多的阴影朝廷禁止一切非法入境者,他们还积极地在国境线上与探索者们作斗争。极少数能闯过重重关隘的家伙得以向他人讲述这里的古代建筑,以及种种由上百人共同参与完成的,呼唤出活体阴影的离奇而暗淡无光的仪式,但由于收集到的确切信息实在太少,眼下奈多的秘密距离被编年史公之于众还十分遥远。

纽美利亚:纽美利亚:在整个格拉利昂,可能再没有什么地方像纽美利亚的辐射平原一样承载着如此怪诞和超自然的秘密。在遥远的未知之年里,一艘巨大的宇宙飞船坠毁于此,而飞船的碎片则被抛洒得到处都是。纽美利亚是全世界这种被称为精金的天外金属的最大产地,此地那些在被当地的卡利德人称为群星雨的事件后所残余下来的较大块的飞船碎片,也是唯一能搜寻到那些奇特的液体和技术的地方。其中一些巨大的部件——尤其是在首都堕星城周遭白银山脉处的——包含着许多充满了外星生物和不可估测的危险的蜂窝房。尽管,10年前此地那位严厉的统治者黑君焚毁了探索者协会堕星城分部并威胁要吊死任何试图盗取此地机密的探索者,但他这一政令的效力却从未走出过首都,这使得探索者协会得以不受限制的在贸易城镇哈哲斯·哈卡多斯和乌利恩城堡设置分部。

莽吉平原:在星石殒落前,迦隆德大陆中部建立着世界上最强大而精致的文明。从硕理帝国(Shory)的飞天城堡到人类兴盛前统治格拉利昂的独眼巨人所建的巨石遗迹,充满灿烂与光辉的伟业。如今大多数文化遗产已经掩埋在密林之中,那里居住着曾盛极一时的帝国的野性后嗣。遗迹遍布莽吉平原各地,不仅追忆过去的荣光,也给勇于深入不毛的探索者提供近乎无止尽的财富。充满敌意的居民、疾病、和致命的掠食野成为探索这片地区的重重险阻,但求取名声与财富的机会也蕴藏在内海最为广大的未探勘荒野中。莽吉探勘通常由位于卡拉布图(Kalabuto)的萨迦瓦分部进行,但当地近年动荡导致十人团被迫撤出当地的冒险队长。如果有探索者能在莽吉边境建立新的分部,他将可获得巨大名声以及十人团当中的影响力──假使他能活下来的话。

奥斯里昂:自红宝石王子开放了奥斯里昂,使外国的探险家得以进入时,探索者协会对于这个内海内最古老的国家产生了极其浓厚的兴趣,而且成为了这个国家中的一部分。协会通过很大一部分的探险地图(详细记录了很多禁止进入的荒原)去激励探索者们。近年来有许多探索者前往奥斯里昂蜂拥而至,渴望发现一个被掩盖在黄沙之下,已经被遗忘的法老坟墓。或是失落的古代贵族宫殿。这些传奇的地点大多和登神四长老,或是和内希斯(大部分奥斯里昂学者认为他是奥斯里昂的早期神王)引导早期奥斯里昂社会的神话相关。但是,许多进入沙漠,深入寻找遗迹或是还没有被记载的传说地点时无一都失败了。探索者协会的探员或是特工们比起其他地方来说。更愿意呆在这里,因为他们拥有着足够的动力去发现那些还没被发现传奇地点。对此来说,贪婪和欲望,极高的收益甚至会使他们放弃自己原本的职责与义务。而那些已经足够成熟的追寻者们(seekers)一点也不在意奥斯里昂的传统与道德。在这里充满着绝望,暴力以及血液。

拉兹密安:拉兹米尔,这片土地的神王,紧紧掌控着他那相对娇小的国土中的许多魔法宝藏。那些发誓效忠活神的假面狂信者经常在他的指令下驻扎在魔法力量的节点,这些地方对于在拉兹米尔探索者而言,无疑是一个冒险,开发并研究一个现成的抵御入侵无信者的防御力的最有吸引力的地点,尽管来自拉兹米安的探索者(与艾巴萨罗姆的探索者本部交好的人是非常稀少)会被允许进入那儿。值得注意的是这些遗迹是沿着恩卡坦湖的西北部的Coastal Cairns,曾被认为是由早于人类定居于此的种族所创建。Gensmaren丛林堡垒,曾经是一个塔尔多第三集团军的远方军事堡垒,在继位之年早期成为了臭名昭著的女巫战团的庇护所。当拉兹米第一次掌握这里之后,他自己驱逐了这些女巫,但是大量的守卫兽,假面异教徒还有雇佣兵则驻扎那里,这表明他老对手留在那儿的魔法秘密甚至拉兹米尔本人都没有能力解开。狡猾的矮人冒险队长Holgarin Smine,驻扎在附近的河域诸国的TYMON,据说对有关那个要塞和其秘密了解很多,并且可以向那些途经他势力范围边缘的探索者提供他的知识。

猛犸象大王之国:内海北部海岸的学院和博物馆长期以来都关注着这片山脉和平原,他们渴求徘徊在这片危险土地上的那些生物的遗骸标本。那足以与目前已知体型最大的龙和海怪媲美的巨大骸骨装饰在切利亚斯帝国最好的学院里,猛犸象,披毛犀,甚至(极少的)恐龙等生物标本也可以在那些希望把自己的收藏从寇兰廷拓展到欧帕拉的贵族手里得到一个令人震惊的价格,

萨伽瓦:虽说萨迦瓦之前曾是探索芒吉莽原的前沿基地,但是出于对爆发内战的恐惧,探索者本部最近召回了国境内的所有冒险队长。同时仍有部分外勤探员选择留下,并继续对古老遗迹进行编录登记,以及抄录整理当地土著口耳相传的文化传统。然而,汇集在诸如马扎利(Mzali)等这些一度惨遭毁灭的城市里的芒吉势力,其所带来的阴影随着时令更迭也日渐强大,同时鲜有人认为这片原属切利亚斯帝国,曾经风光一时的殖民地能再撑得过下一个十年。因而探索者在该地区的探险也带着在迦伦德大陆其他地方难得一见的急切紧迫,萨迦瓦的冒险者必须时刻权衡如何在避免草率行事的同时尽快完成十人会所指派的工作。

镣铐群岛:镣铐群岛的贵族们居住在样式古老的石制宫殿中。这些宫殿里雕刻着人类相食和放荡纵欲的图案。这些东西经常会让不清楚情况的冒险者们卷入战斗,但少数精明的探索者们成功地(通常是因为交换了一大袋子黄金)捋顺了海盗领主的硬毛,从而得以探索这里的遗迹并得以记录这片岛屿的神秘过去。据说有些不择手段的探索者们甚至加入了海盗船员,并且利用他们抢劫老实的商人并抢走他们已经被芒吉人榨取过的财产,并把这作为他们自己的探索果实。这些袭击显着地激化了探索者协会和从事商业的盾徽财团之间的秘密战争,因为这丢脸的遭遇通常都是从血湾开出来的盾徽船只所遭受的。

赫米亚:在赫米亚岛上避世隐居的巨龙领主不会容忍任何家伙侵犯它的完美国度,尤以那些为了恣意掠夺这片土地上的物质和知识财富的入侵者为甚。而历史上已知也仅仅只有两支探索者团队曾尝试登陆赫米亚,且最后都只在本部留下了“失踪于大海”的记录。事实上,最近一次由加尔坦记述者(Galtan raconteur)布里夫·贝洛(Briff Bellow)所率领的探险也在赫米亚那凶险莫测的东部海岸悲剧收场。仅仅只有少数船员以加入孟凯尔(Mengkare)那大胆的实验作为交换才能得以勉强苟活,然而其中也只有布里夫本人仍然记得50年前那次沉船之前,一去不复返的昔日人生。

塔尔多:虽然塔尔多在近几个世纪里实力锐减,但塔尔多的强大在其他国家诞生之前被如同是古老的探索者协会。虽然从艾巴萨罗母派去塔尔多的大使们对于当地的城市做出了许多巨大的贡献,但是当地的历史学家或是冒险者依旧认为所谓的“探索者”仅仅是一群非常骄傲的暴发户,并且对于内海真正的历史和阿维斯坦(Avistan)一无所知。协会在当地被认作多少有些粗鲁,不守纪律和怀着不成熟的想法。然而通常来说,塔尔多自称的“官方历史”不过是一些过度复杂,矛盾且虚构的故事。他们有目的性的修改一些早已失去权力(或者退出历史)的政治派系行为和历史,而塔尔多也因此在这几个世纪对于历史的误解与困惑而陷入了混乱之中。因此,塔尔多最珍贵的宝物即使在最普通的地方也没有被发现。协会第二世纪的英雄,加尔坦(Galtan)的特工埃斯科瓦尔·巴里安( Escobar Vallian)从卡索米尔(Cassomir)的破旧贵族房子外头找到了一个精致的石磁铁——也被称为亚瑟隆德的镜子(Yessild's Mirror),这个东西曾经是由塔尔多最强的法师之一制造的,是塔尔多的骄傲,并且作用于桌面已经整整400年之久,但依旧无法理解历史。

苏比亚:苏比亚境内的大沙漠里,数百个被流动沙丘所掩盖的伽伦德古国遗址仍然有待探索,其中一些甚至可以追溯到人类在内海地区刚刚崛起的年代,比如位于阿尔赞(Elzehan)山脚那让人既敬畏又着迷的利爪大教堂(Cathedral of Claws),以及在帕秀城外的国土大墓地(Uldani Necropolis)等等。每一位苏比亚亲王都会花钱组织一支属于自己的探险队伍,而其中的成员既是探险家,也是财宝猎人,这支队伍常常会带上至少一名探索者协会成员——因为后者要么是能为探索提供历史信息,要么就是能为旅途增加一点实力的保障。

乌斯塔拉夫:外勤考察的协会探员经常会迷失在地图上未曾标注的地点及满怀敌意的地牢所带来的种种危险之中。但在愚昧和迷信横行的乌斯塔拉夫,另一种意义上的“失踪”成为了探索者们的主要风险。因为这片土地上那黑暗诡秘的魔法,呢喃低语的亡灵,以及堕落至极的邪恶,其危险程度已经被证明和破损故障的罗盘,星光俱灭的夜幕相差无几。纵然默语暴君——巫妖王塔·巴丰将乌斯塔拉夫紧攫在其白骨嶙峋的魔掌之中的时期距今已经将近千年之久,其统治所带来的漆黑污渍却依然残留在无人知晓的峡谷深处,以及与世隔绝村民的黑暗心肝之中。探索者们群集在湖畔首都卡利法斯的沃德瓦尼分部(Vodavani Lodge),并以此为起点前往探索各种地区,比如饥饿山脉中的诅咒百谷(Hundred Haunted Vale),饱受鬼灵滋扰的沟痕区(Furrows),其范围甚至触及了默语暴君的禁忌要塞——绞首塔。另外,损失和消耗一直未曾减少,在乌斯塔拉夫无数危险中,相较干脆利落的死亡而言,腐化与堕落依然是更为可怕的威胁。

世界之殇:恶魔的威胁阻碍了任何在这片恶魔所控制的土地下为探索者活动而建立稳定行动基础的可能性(。但是这并不能阻止那些来自其他相邻地区冒险者们,他们希望能够在这里揭开萨科若斯失落的宝藏,甚至是那些侵略国土的危险的恶魔们的传说而冒险。沿着蒙蒂威的西部阵线,这里行动都属于Nerosyan的冒险队长索尔的指挥,他对协会的二心以及对恶魔内脏和传说的病态痴迷已经引起了十人会的关注。尽管尚未对索尔的影响作出明确的表态,但最近,十人团已经派出了一队探索者间谍到了一座位于钮美利亚的南部城堡Urion,从那里起他们冒险向上游进发前往世界之殇,以便于观察索尔在外面的部下。由于地貌以及居住在这里的凶残的居民所带来的层出不穷的危险,为了这次任务,这个忠实的小队需要补充新的探员,而这些新人被要求向冒险队长Jelled Sarcissian汇报——一位安多安人类术士,他的强大的魔法力量使得他牵制住了钮美丽亚的Black Sovereign的海湾的探员,并且使得北部野蛮人被迫进入一种敬畏与尊敬的状态。
« 上次编辑: 2017-08-17, 周四 21:38:00 由 星云迷蒙 »
没团,气炸

离线 牧语

  • Guard
  • **
  • 帖子数: 179
  • 苹果币: 0
Re: 内海的探索者们
« 回帖 #2 于: 2017-06-19, 周一 16:47:58 »
世界之殇:恶魔的威胁阻碍了任何在这片恶魔所控制的土地下为探索者活动而建立稳定行动基础的可能性(这里直译有些问题,附上原文:The howling madness of the Worldwound precludes any stable base of operations for Pathfinder activity within the land under demonic control)。但是这并不能阻止那些来自其他相邻地区冒险者们,他们希望能够在这里揭开Sarkoris失落的宝藏,甚至是那些侵略国土的危险的恶魔们的传说而冒险。沿着Mendev的西部阵线,这里行动都属于Nerosyan的冒险队长Thurl的指挥,他对协会的二心以及对恶魔内脏和传说的病态痴迷已经引起了Decemvirate的关注。尽管尚未对Thurl的影响作出明确的表态,但最近,十人团已经派出了一队探索者间谍到了一座位于Numeria的南部城堡Urion,从那里起他们冒险向上游进发前往世界之殇,以便于观察Thurl在外面的部下。由于地貌以及居住在这里的凶残的居民所带来的层出不穷的危险,为了这次任务,这个忠实的小队需要补充新的探员,而这些新人被要求向冒险队长Jelled Sarcissian汇报——一位Andoren人类术士,他的强大的魔法力量使得他牵制住了Numeria’s Black Sovereign的海湾的探员,并且使得北部野蛮人被迫进入一种敬畏与尊敬的状态。
(地名与人名皆采用了英文原文,还有些东西翻译的还有些问题,希望大佬帮忙捉虫,如果没问题了,再麻烦星云丢上去吧。哭哭 作业写不完了...)
原文
剧透 -   :
Worldwound: The howling madness of the Worldwound precludes any stable base of operations for Pathfinder activity within the land under demonic control, but that doesn’t stop Pathfinders from neighboring lands from venturing there in hopes of uncovering the lost treasures of fallen Sarkoris or even the dangerous demonic lore of the land’s invaders. Along Mendev’s western front, such activities fall under the command of Venture-Captain Thurl of Nerosyan, whose questionable loyalties to the Society and unhealthy obsession with demonic viscera and lore have gained the attention of the Decemvirate. Though no overt move has yet been made against Thurl’s inf luence, the Ten recently dispatched a team of Pathfinder spies to Castle Urion in southern Numeria, from whence they make ventures upriver into the Worldwound to observe Thurl’s agents “in the wild.” The relentless dangers of the landscape and its murderous inhabitants require a constant stream of new agents for this mission, who are asked to report to Venture-Captain Jelled Sarcissian, an Andoren human sorceress whose brazen displays of magical prowess keep the agents of Numeria’s Black Sovereign at bay and the northern barbarians in a state of grudging awe and respect.

« 上次编辑: 2017-06-19, 周一 16:53:50 由 牧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