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天外飞仙卷宗·四  (阅读 1252 次)

副标题: 访杂技团,班主显技+真假公孙策(?)

离线 密银马甲

  • Flawless
  • *******
  • 帖子数: 2399
  • 苹果币: 3
    • 检视个人资料
天外飞仙卷宗·四
« 于: 2011-08-11, 周四 17:56:44 »
[20:56] <大宋黑马甲> 上回书
[20:57] <大宋黑马甲> 咱们讲到案发后第八天,一清早各位就去了城郊查案
[20:57] <大宋黑马甲> 在案法的小树林内发现种种异象,一圈被烧掉树梢的树,地上的散碎玻璃
[20:59] <大宋黑马甲> 闻听当晚有孩童目击,随决定去查问
[20:59] <大宋黑马甲> 那咱今天接着讲
[20:59] <大宋黑马甲> -------------------------------啪--------------------------------
[21:00] <大宋黑马甲> 各位牵马走出小树林,公孙先生收着那块半融化的玻璃
[21:03] <大宋黑马甲> 地保:“就在前面那乎。二蛋!二蛋呢!出来,有官人要见!”
[21:04] <大宋黑马甲> 地保两声招呼,从一农户房内跑出一男孩
[21:04] <大宋黑马甲> 看相貌至多十岁出头
[21:04] * 穆飞烟 站住,上下打量那孩子
[21:06] <大宋黑马甲> 穿的挺干净,这杭州算富裕地方,农户也不会太穷。
[21:07] <大宋黑马甲> 这孩子一对眼睛乱看
[21:07] <大宋黑马甲> 显然是个机灵孩子
[21:08] <大宋黑马甲> 地保:“二蛋,这几位是开封府来的,一会人家问什么说什么,不许乱讲!”
[21:08] <大宋黑马甲> 那叫二蛋的孩子看看他,又看看你们,点点头
[21:08] * 穆飞烟 和颜悦色地问那孩子:“你叫二蛋?听地保说你在树林里瞧见了奇怪的东西,能不能说说?”
[21:10] <大宋黑马甲> 他点点头,然后又抬头看看地保
[21:10] <大宋黑马甲> “他不叫乱说。”
[21:11] * 穆飞烟 皱了皱眉,对地保挥挥手示意他走开些
[21:11] <蓝棠> “你看到什么就说什么好了~有什么说什么~”
[21:11] <蓝棠> “要~说~实~话~哟~”
[21:11] <大宋黑马甲> 地保面做难色,但还是走出门口
[21:12] <大宋黑马甲> 二蛋一看他走了,高兴了
[21:13] <大宋黑马甲> “那天我看到一个东西在天上乱飞!”
[21:13] <穆飞烟> “什么样的东西?”
[21:13] <公孙策> “具体时间是何时?”
[21:14] <大宋黑马甲> “是一个……”
[21:14] <大宋黑马甲> 他比画比画,也比画不好
[21:14] <大宋黑马甲> 看到后面的外国和尚
[21:14] <大宋黑马甲> “就和他那吃饭家伙差不多。”
[21:15] * 公孙策 看大和尚
[21:15] * 穆飞烟 看向珂大师手中的钵盂...
[21:15] <公孙策> “和尚吃饭可是用钵”
[21:15] * 蓝棠 扭头盯和尚
[21:16] <公孙策> “这么说来,是一个又圆又扁的东西?”
[21:16] <大宋黑马甲> “反正我不知叫什么,就是比碟子厚。”
[21:16] <穆飞烟> “那东西有多少大小?”
[21:17] <大宋黑马甲> “不知道,就看在天上乱飞。时间吗……有时我睡不着,就顺着窗户出去上房玩会,正好看到。”
[21:18] <穆飞烟> “即是说是夜间咯……”
[21:18] <穆飞烟> “你是哪一天看到的?”
[21:18] <珂密伽> “真有那么大的钵盂么”
[21:18] * 珂密伽 有些高兴
[21:18] <公孙策> “那物停留了有多久”
[21:19] <公孙策> “大师,就算那真是钵你也没法用的”
[21:19] * 公孙策 回头对大和尚说
[21:19] <大宋黑马甲> 二蛋左右看看,确认地保听不到
[21:20] <大宋黑马甲> “就在发现死人的头晚上!”
[21:20] <蓝棠> “噢?”
[21:20] <穆飞烟> “嗯……”
[21:20] <穆飞烟> “那东西除了乱飞,可还有什么动作没有?”
[21:21] <大宋黑马甲> “在小树林那消失了,之后我等了半天,最后在房上快睡着时。”
[21:21] * 穆飞烟 将钵盂借来递给孩子,“它怎样飞的,你能比划给我们看么? ”
[21:21] <大宋黑马甲> 他一指天
[21:21] <大宋黑马甲> “嗖一下没了。”
[21:22] <穆飞烟> “……”
[21:22] <蓝棠> “……”
[21:22] <蓝棠> “这是什么鬼东西……”
[21:22] <穆飞烟> “自那天以后你还见过那东西么?”
[21:23] <大宋黑马甲> “没有,我和大人说了,他们也不信。但前两天有两个穿黑衣的来找地保,之后就告诉我不许说这事了。”
[21:24] <珂密伽> “哎哟,小心,小心”
[21:24] <公孙策> “怪了,既是晚上,但你也看的很清楚。那晚可有月亮?”
[21:24] <穆飞烟> “嗯……”
[21:24] * 珂密伽 赶紧接住钵盂
[21:24] <蓝棠> “嗳?穿黑衣的?”
[21:25] <大宋黑马甲> “没月亮也看得清,”二蛋一脸轻蔑的表情。“那东西周全发光,忽闪忽闪的。”
[21:26] <蓝棠> “全发光?那东西全身着火?”
[21:26] <大宋黑马甲> “飞的太快我也看不清,看着和萤火虫差不多。”
[21:29] <大宋黑马甲> 地保站在门口咳嗽几声
[21:29] <大宋黑马甲> 好像提醒你们说话时间有些长
[21:29] * 穆飞烟 俯身到孩子耳边:“这两日你若再瞧见那东西,可到杭州府衙门来告诉我。只说找穆飞烟,衙役自会让你进去。”
[21:30] <大宋黑马甲> 二蛋眼睛发亮,看来最喜欢这事
[21:30] * 穆飞烟 顺便塞给他一串大钱,“喏,你帮了大忙了,这是谢礼。”
[21:30] <公孙策> “塞小孩子钱不好吧”
[21:31] <蓝棠> “那东西要真是着火,在半空把树梢烤焦倒也不奇怪了……”
[21:31] * 蓝棠 琢磨
[21:31] <公孙策> “你若再看见那东西来通报,穆公子会带你去吃烤肉”
[21:31] * 公孙策 对孩子说
[21:31] <大宋黑马甲> 二蛋欢乐的去买糖吃了
[21:31] * 穆飞烟 看了公孙一眼,没有说话
[21:32] <大宋黑马甲> 地保走过来:“那各位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21:33] <穆飞烟> “问完了。果然是小孩子的胡话,不必当真。”
[21:33] <大宋黑马甲> “好好……”
[21:34] <蓝棠> “喂,前两天来找你的穿黑衣服的人是谁?”
[21:35] * 蓝棠 直截了当
[21:35] <大宋黑马甲> 地保一愣
[21:35] <大宋黑马甲> “穿黑衣服的?”
[21:35] <蓝棠> “对啊,老实说,他们找你干什么?”
[21:36] <大宋黑马甲> 他眨了眨眼
[21:36] <公孙策> “无需隐瞒,我等自有分寸”
[21:37] <大宋黑马甲> “穿黑衣服的……哦您说义庄的人?那都是八天前来收尸时的事了,没多过话。”
[21:37] <穆飞烟> “嗯……”
[21:38] <穆飞烟> .ww 5 感受
[21:38] <DiceBot> 穆飞烟进行 感受检定: 5,8=5 6 6 10 5 + 5=1成功
[21:38] <蓝棠> “呸!看你眨眼我就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了!”
[21:38] <蓝棠> “是不是他们勾结你做什么坏事?老实说!”
[21:38] <大宋黑马甲> “不敢啊不敢,各位是开封府的官人,我怎么敢欺骗!”
[21:39] <公孙策> .ww 4 随便加感受了
[21:39] <DiceBot> 公孙策进行 随便加感受了检定: 4,8=10 9 6 6 + 4=2成功
[21:39] <蓝棠> .ww 5 感受
[21:39] <DiceBot> 蓝棠进行 感受检定: 5,8=5 5 10 7 8 + 9=3成功
[21:39] <大宋黑马甲> 蓝棠拿鞭子抽过不少人,知道这人说瞎话时是什么样
[21:40] <大宋黑马甲> 但地保一脸茫然
[21:40] <蓝棠> “哈,那我不是开封府的官人,你就敢欺骗了是不是?!嗯?”
[21:40] * 蓝棠 揪住地保领子吓唬
[21:40] * 蓝棠 其实心里也完全没底
[21:41] <穆飞烟> “蓝姑娘,此人看来并不像撒谎,就莫要为难他了。”
[21:41] <大宋黑马甲> “诶不敢不敢,我是真不知道……是不是二蛋那死孩子瞎说什么了?”
[21:41] <穆飞烟> “那孩子也没说什么特别的,你不必在意 。”
[21:41] <蓝棠> “你……哼!”
[21:42] * 公孙策 见这地保神色不像撒谎
[21:42] * 穆飞烟 转向同伴,“我们回城里去吧。”
[21:42] * 公孙策 心生奇怪
[21:42] * 蓝棠 看地保那副样子,也实在找不出什么破绽,只好松开手
[21:43] <大宋黑马甲> 地保送出你们
[21:43] <蓝棠> “要是让我知道你撒谎,小心本小姐的鞭子!”
[21:45] <公孙策> “蓝姑娘,我看此事有异,恐怕没这么简单”
[21:45] <大宋黑马甲> 你们翻身上马,看日头现在回城刚好是午时
[21:45] * 公孙策 回想了一下
[21:46] <蓝棠> “什么没这么简单?把所有嫌疑人都抓起来抽一遍,就什么都简单了!”
[21:46] * 蓝棠 在小白背上横眉立目
[21:46] <公孙策> “各位都已见过外邦秘法,既能穿墙遁水,那么消去人的记忆恐怕也不是什么难事”
[21:47] <穆飞烟> “愈发玄乎了啊……”
[21:47] <公孙策> “我看那地保一脸茫然,怕是他已“真”不记得当日之事了”
[21:47] <蓝棠> “这也太……”
[21:47] <穆飞烟> “对了,近中午了,蓝姑娘肯赏光和我们一起吃顿便饭么?就算昨日的答谢。”
[21:48] <蓝棠> “这个嘛……”
[21:49] <蓝棠> “既然是答谢,本小姐若是不去,倒像是不给你们面子了~”
[21:49] <穆飞烟> “那是,那是。”
[21:51] <大宋黑马甲> 你们一路回城
[21:51] <公孙策> “蓝姑娘确是个爽快人”
[21:51] * 公孙策 赞了
[21:52] <大宋黑马甲> 进城后直奔聚贤庄
[21:52] <大宋黑马甲> 掌柜一看,“哎呦,又是几位官爷!今天要点什么?”
[21:53] <蓝棠> “哪里,其实各位也是开封府的名人,尤其是能与展前辈一同用餐,也是件幸事~”
[21:53] * 蓝棠 难得地客气了一句
[21:54] <穆飞烟> “掌柜的,烦你张罗一桌酒菜,就捡你们这儿拿手的上吧。”
[21:55] <大宋黑马甲> 展昭:“好,各位放开点,近日我结账!”
[21:56] * 珂密伽 道了声阿弥陀佛,眉开眼笑
[21:56] * 蓝棠 斜眼看掌柜,“我喜欢吃什么你应该都了了吧?”
[21:56] * 蓝棠 斜眼看掌柜,“本小姐喜欢吃什么你应该都了了吧?”
[21:57] <穆飞烟> “吃菜便放开,这酒还是适度……一会儿还要办事。”
[21:57] <大宋黑马甲> “那当然!后厨,四凉六热,照本!啊这位大师,要特别做点素斋吗?”
[21:57] <穆飞烟> “这位大师不忌荤腥,不用特别关照了。”
[21:58] <大宋黑马甲> “哦哦,好,您几位稍等!”
[21:58] <大宋黑马甲> 他吩咐下去,小二上来沏茶
[22:00] <大宋黑马甲> 你们在等菜时间,看到从后院走进一名男子
[22:00] <公孙策> “穆公子,这两天的案情你怎么看”
[22:00] * 公孙策 喝茶的时候小声问了
[22:00] <穆飞烟> “扑朔迷离……”
[22:01] <公孙策> “现在的重点,这些黑衣人,穆公子可曾有过耳闻”
[22:01] <大宋黑马甲> 和掌柜嘀咕几句,掌柜好像不太耐烦,但还是点头让他去后厨了
[22:01] <公孙策> “掌柜的,那人是谁”
[22:01] * 公孙策 问掌柜
[22:02] <大宋黑马甲> 掌柜“哦,他就是那杂耍团的团长。”
[22:03] <蓝棠> “哦?”
[22:03] <大宋黑马甲> “快半月前来到临安城,住在我们这。前几天还好,有演出收入,但出了那事后……”
[22:04] * 蓝棠 忍不住往后厨瞟了两眼
[22:04] * 穆飞烟 仔细想了一想,向公孙策:“在下未曾听说有调派我等以外的其他人手查办此案……”
[22:04] <大宋黑马甲> “城里晚上不让演了,白天也没人看。而且不让出城,这不,饭钱都赊两天的了。”
[22:04] <公孙策> “在下也未曾听说过……”
[22:04] <公孙策> “我们且去一问”
[22:05] * 公孙策 起身
[22:05] <公孙策> “掌柜的,那团长尊姓大名,可为我们介绍一下?”
[22:06] <大宋黑马甲> “哦,他性木。”
[22:07] <蓝棠> “木?”
[22:07] <蓝棠> “哪个木?”
[22:08] <大宋黑马甲> 公孙策看到那男人在后厨自己做饭。用得材料好像也是自己带的,只是借用厨房和调料
[22:08] <大宋黑马甲> 掌柜“木头的木吧。”
[22:08] <公孙策> “可是木先生?”
[22:08] * 公孙策 上前向那男人招呼
[22:09] * 穆飞烟 见公孙策离席,便也跟了过去
[22:09] <蓝棠> “木头的木……姓这个姓的倒是很少……”
[22:10] * 蓝棠 想起自己失踪了很久的师父
[22:10] <大宋黑马甲> 那男人三十多岁,不到四十的样子。身材高大,外形硬朗
[22:12] <大宋黑马甲> 眉眼中透着一股精气神
[22:12] <公孙策> “在下公孙策”
[22:12] * 蓝棠 于是也跟进后厨
[22:13] <大宋黑马甲> 他刚炒好一锅土豆,看到你们他一时发愣
[22:13] <大宋黑马甲> “几位是……?”
[22:14] <大宋黑马甲> 他擦擦手
[22:16] <穆飞烟> “木团长好,我等是开封府来调查杀人案件的官差,有几句话想问你不知方便么?”
[22:17] <大宋黑马甲> 他瞬间眼神一闪,不过他用擦汗的动作摸过去了
[22:17] * 穆飞烟 几句话虽然说得甚是客气,却也带着不容拒绝的意思
[22:17] * 蓝棠 观察一下这位木团长的长相和自己的师父有无相似之处
[22:18] <大宋黑马甲> “草民见过各位官人……我,先把吃的给兄弟们送去。”
[22:19] <公孙策> “听闻近日木先生的杂技团在杭州出演”
[22:19] <大宋黑马甲> 他指着土豆和米饭
[22:19] <公孙策> .ww 4 顺便SM一下!
[22:19] <DiceBot> 公孙策进行 顺便SM一下!检定: 4,8=3 8 10 6 + 1=2成功
[22:19] <穆飞烟> “哦,那正好,在下也想见见贵团的其他人。”
[22:19] <大宋黑马甲> .WW 6 这个就要对抗一下了……
[22:19] <DiceBot> 大宋黑马甲进行 这个就要对抗一下了……检定: 6,8=7 2 7 10 7 1 + 5=1成功
[22:20] <大宋黑马甲> 他端着碟子走进后院
[22:20] <大宋黑马甲> 虽然外表看很从容,但公孙策觉得他有点不敢和你们对眼神
[22:20] * 穆飞烟 不动声色的跟了过去
[22:20] * 公孙策 察觉这人神情有异
[22:22] <大宋黑马甲> 蓝棠从后面观察了一下,要说这身材有些像
[22:22] <公孙策> “听说贵团近日生意不大好”
[22:23] <穆飞烟> “贵团到得杭州府之前,是在哪里演出呢?”
[22:23] * 蓝棠 望着那个背影发了愣
[22:23] <大宋黑马甲> “啊是,大人。出了那杀人奇案……”
[22:23] <大宋黑马甲> “我们是从苏州过来的,之前在北边。”
[22:23] <大宋黑马甲> 你们走进后院
[22:24] * 蓝棠 跟进后院
[22:24] <大宋黑马甲> 看到有七八个人聚集在哪等着
[22:24] <大宋黑马甲> 最上岁数的大概六十多岁,双眼失明,拄着根拐杖
[22:25] <公孙策> “除去这杀人奇案,各位近日还见过或听说什么蹊跷之事吗”
[22:25] <大宋黑马甲> 最小的是一对双胞胎,看样子也就七、八岁
[22:25] * 公孙策 一面问一面观察众人
[22:26] <大宋黑马甲> “……”众人盯着你们
[22:26] * 蓝棠 盯着木团长
[22:27] <大宋黑马甲> 木班主:“大家不要怕,这几位是开封府的,来了解些情况。先吃饭吧。”
[22:27] <大宋黑马甲> 木班主:“蹊跷之事吗……这些天我们也没外出,知道的不多。”
[22:29] * 蓝棠 被一群人盯得浑身不自在,索性作出一副凶相挨个瞪回去
[22:29] <穆飞烟> “贵团近日可有人口失踪?”
[22:30] <大宋黑马甲> 木班主:“没有。”
[22:30] <穆飞烟> .ww 5+3 烧wp
[22:30] <DiceBot> 穆飞烟进行 烧wp检定: (5+3)d=8,8=9 7 10 9 5 10 4 9 + 4 2=5成功
[22:30] <大宋黑马甲> 答的爽快。但其中必定有鬼
[22:31] <大宋黑马甲> 这里算班主总共是八个人
[22:31] <大宋黑马甲> 而且穆飞烟注意到一个人
[22:32] <大宋黑马甲> 是一个二十岁后半的年轻人,生的挺俊朗,他一见你们来了似乎就有意躲闪
[22:32] <穆飞烟> “当真没有?”
[22:33] * 穆飞烟 叫住那人,“你鬼鬼祟祟缩在那里做甚,过来!”
[22:33] <大宋黑马甲> 木班主:“我们一行八人外出卖艺已经好多年了,中间有临时加入的,但也不久就离开了。”
[22:34] <大宋黑马甲> 那人被穆飞烟一点名,一激灵站了起来
[22:34] <蓝棠> “嗯?”
[22:34] * 蓝棠 扭头盯住那个年轻人
[22:35] <大宋黑马甲> 但他站起来这个动作好像有困难
[22:35] <穆飞烟> “对,说你呢,过来。”
[22:35] <大宋黑马甲> 似乎是大腿受了伤……
[22:35] <穆飞烟> “你的腿是怎么回事?”
[22:36] <大宋黑马甲> “呃,这个……我昨天……”
[22:36] <大宋黑马甲> “是我伤的,不小心。”
[22:36] <大宋黑马甲> 那住拐棍的老头说话了
[22:37] <大宋黑马甲> 老头起来一鞠躬
[22:37] <大宋黑马甲> “给各位大人请安了。”
[22:37] <穆飞烟> “怎么伤的?我要瞧瞧伤处。”
[22:37] * 穆飞烟 不理那老头,继续追问
[22:38] <大宋黑马甲> 那年轻人脸上一红“这恐怕不太雅观……”
[22:38] <大宋黑马甲> 他看了看站在那边的蓝棠……
[22:39] <穆飞烟> “你还害羞么。那么请蓝姑娘到门外稍候。”
[22:39] <蓝棠> “看什么看?要你做什么就老实做!”
[22:40] <蓝棠> “……哼~”
[22:40] <大宋黑马甲> 他只好脱去裤子……
[22:40] * 蓝棠 虽然嘴硬,但还是走到门口
[22:40] <大宋黑马甲> 你看到那伤口正在大腿后面,被包裹着
[22:41] <大宋黑马甲> 木班长过去帮他解开绷带
[22:41] <大宋黑马甲> 你看到是一个小刀口,位置与你昨夜伤那黑衣人的位置一样
[22:41] * 蓝棠 眼光错开年轻人那边,四下瞟着别处
[22:42] <穆飞烟> “公孙先生,你瞧瞧这是什么伤痕。”
[22:44] * 公孙策 去检查一下
[22:44] <公孙策> .ww 4+7 智力+医学
[22:44] <DiceBot> 公孙策进行 智力+医学检定: (4+7)d=11,8=8 2 1 3 5 2 7 9 3 4 1=2成功
[22:45] <大宋黑马甲> 从刀口和深度看,应该是一把双刃小刀
[22:45] <穆飞烟> .ww 4
[22:45] <DiceBot> 穆飞烟进行检定: 4,8=8 10 1 9 + 1=3成功
[22:45] <大宋黑马甲> 此时那老者从身边的包袱里掏出一个镖囊,打开,里面整齐的插着十二把飞刀
[22:46] <大宋黑马甲> “昨天练习时,没飞准……老了啊,手感不行了。”
[22:46] <公孙策> “各位练习时也用……真人吗?”
[22:46] <大宋黑马甲> 公孙策一看,认为那伤口与这些飞刀吻合
[22:46] <穆飞烟> “据在下所知,杂耍团的飞镖节目,一般是从正面投射吧。”
[22:47] <大宋黑马甲> 木班主:“不这样练是出不了真功夫的。”
[22:47] * 穆飞烟 自袖中摸出一柄惯用的飞镖,递给公孙策,“公孙先生你再看看这个。”
[22:48] <大宋黑马甲> 穆飞烟用得是三棱镖,打上应该是个钉子样的圆眼
[22:49] <穆飞烟> “嗯……看来不是……得罪了。”
[22:49] <大宋黑马甲> 他大腿后的确实飞刀那样的刀口
[22:49] * 穆飞烟 将飞镖收了起来
[22:50] <大宋黑马甲> 他重新包扎好,一瘸一瘸的走回炕上
[22:50] * 蓝棠 在门口等得有点焦急,又不方便过去看,只好一只手在门框上挠来挠去
[22:50] <公孙策> “伤口确是被老师傅的飞镖所伤”
[22:51] <穆飞烟> “公孙先生,看来这个并不是在下昨日射中那人。”
[22:51] <公孙策> “各位打搅了,多有冒犯,还请见谅”
[22:51] * 公孙策 向众人行礼
[22:51] <大宋黑马甲> 木班主:“帮不上各位忙,真对不住。”
[22:52] <穆飞烟> “一时找不到那人也无妨……顶多再过半天,他就会忍不住来找在下了。”
[22:52] <大宋黑马甲> “……?”
[22:53] <穆飞烟> “在下那只飞镖可是珍贵的紧,不是随便丢出去的。”
[22:53] <穆飞烟> .ww 5 察觉看反应
[22:53] <DiceBot> 穆飞烟进行 察觉看反应检定: 5,8=10 1 10 2 5 + 6 5=2成功
[22:54] <大宋黑马甲> “……”
[22:54] <大宋黑马甲> 床上的伤者背过脸去
[22:54] <大宋黑马甲> 木班主:“还有两日戒严令就撤了,那时我们就能继续卖艺了。”
[22:56] <蓝棠> “嗳?怎么样了?”
[22:56] * 蓝棠 忍不住嚷了一声
[22:57] <大宋黑马甲> 他们显然是不想说什么
[22:58] <穆飞烟> “只是征象开始显露之时,对那人来说便已有些迟了……公孙先生我们走吧。”
[22:58] <大宋黑马甲> 这些江湖卖艺者,口风一向很严
[22:58] * 公孙策 点头
[22:58] * 穆飞烟 向木帮主抱拳,“多有打扰。”
[22:58] <公孙策> “多有打扰了,我们这就告退”
[22:59] <大宋黑马甲> 掌柜:“各位,菜齐了,请慢用!”
[23:00] <大宋黑马甲> 你们重新落座
[23:00] <大宋黑马甲> 展昭:“这个杂耍团,有问题吗?”
[23:00] <穆飞烟> “有些古怪。”
[23:02] <蓝棠> “你刚才到底看出什么没有?!”
[23:03] <穆飞烟> “似有,有似没有……”
[23:03] <公孙策> “班主有什么瞒着我们”
[23:03] <穆飞烟> “似有,又似没有……”
[23:03] <公孙策> “但一时看不出破绽”
[23:03] <蓝棠> “……”
[23:03] <公孙策> “我估摸这杂耍团有些异数”
[23:03] <穆飞烟> “网已经撒出去了,有没有鱼撞进来就只好碰碰运气了。”
[23:03] <公孙策> “展昭”
[23:04] <蓝棠> “你早说本小姐把他抓起来揍一顿不就好了?”
[23:04] <大宋黑马甲> 展昭:“公孙先生,有何吩咐?”
[23:04] <公孙策> “从现在开始,安排人手盯着他们”
[23:04] <穆飞烟> “那种人,估计被你揍死也不会开口的。”
[23:05] <公孙策> “不可暴露,不可漏失任何一人的行踪”
[23:05] <公孙策> “能做到么”
[23:05] <大宋黑马甲> 他点点头“好说,如果昨夜的黑衣人真是他们,那我恐怕得亲自盯。”
[23:05] <公孙策> “有任何异动就向我禀报”
[23:05] <穆飞烟> “确实,倘若这伙人真会妖法,寻常衙役可对付不了。”
[23:05] <蓝棠> “切……有什么了不起……”
[23:05] * 蓝棠 嘟囔
[23:07] <穆飞烟> “接下来的行动……公孙先生可有想法?”
[23:07] <大宋黑马甲> 展昭:“那就看是他们的妖法快,还是在下的湛卢快。”
[23:08] <公孙策> “今晚我们再去探一探三棒法师”
[23:08] <公孙策> “若黑衣人是朝着他而去”
[23:08] <公孙策> “必会再次出现”
[23:10] <大宋黑马甲> 一顿饭工夫,你们安排好对策
[23:11] <大宋黑马甲> 如约,展昭结账
[23:15] * 蓝棠 心里惦记着那个与师父同姓的班主,和展昭等人分别后,又溜回杂耍团住的后院
[23:18] <大宋黑马甲> 蓝棠进后院,看到大部分都在休息,只有那俩孩子和班主
[23:18] <大宋黑马甲> 木班主:“啊,这位是刚才的……”
[23:18] * 蓝棠 点点头算是行礼
[23:19] <蓝棠> “蓝棠”
[23:19] <大宋黑马甲> 他站起来,打发两个孩子一边去
[23:19] <蓝棠> “适才听掌柜说班主姓木?”
[23:20] <大宋黑马甲> “正是,在下姓木。”
[23:20] <蓝棠> “既然姓木,那么班主可认识一位叫木清风的武师么?”
[23:21] <大宋黑马甲> “……”
[23:21] <蓝棠> “……”
[23:21] <大宋黑马甲> “啊,好像听说过……您是他的?”
[23:22] * 蓝棠 看看木班主的神色
[23:22] <蓝棠> “实不相瞒,木清风正是恩师。”
[23:22] * 蓝棠 难得正色
[23:24] <大宋黑马甲> “……没见过。”
[23:24] <大宋黑马甲> 他想半天才回话
[23:24] <蓝棠> .ww 5 察言观色
[23:24] <DiceBot> 蓝棠进行 察言观色检定: 5,8=1 6 5 10 5 + 1=1成功
[23:25] <蓝棠> “那……可曾听说?”
[23:26] <大宋黑马甲> “跑江湖的,都听说过的人不少。”
[23:26] <蓝棠> “恩师回乡省亲一年有余,至今未归,蓝棠担心师父安危,如果木班主知道恩师下落,还望告知蓝棠。”
[23:27] <大宋黑马甲> “一定。”
[23:27] <大宋黑马甲> 他一抱拳
[23:27] * 蓝棠 言辞恳切,眼圈泛红
[23:28] <蓝棠> “……”
[23:28] * 蓝棠 叹气
[23:28] <大宋黑马甲> “…姑娘请留步。”
[23:29] <蓝棠> “……?”
[23:29] * 蓝棠 急急回身
[23:29] <大宋黑马甲> 他一抬手叫住你,却又有些后悔
[23:30] <蓝棠> “木班主莫非想起什么?”
[23:30] <大宋黑马甲> “我只能说,他现在安好,就是不方便来这。其实,我们也在找他……”
[23:30] * 蓝棠 眼神殷切
[23:30] <蓝棠> “你们……也在找他?”
[23:30] * 蓝棠 一头雾水
[23:31] <蓝棠> “既然你们也在找恩师,想是不知他的下落,又如何知道他现在安好?”
[23:31] <大宋黑马甲> 见瞒不下去,他也一叹气
[23:32] <大宋黑马甲> “我们之前有过联系,相约杭州临安见。”
[23:32] <大宋黑马甲> “但我们已到半月,他也没来找我们。”
[23:33] <蓝棠> “那恩师与班主何时相约?”
[23:34] <大宋黑马甲> “只说本月初。”
[23:35] <大宋黑马甲> “大约是在三个月之前。”
[23:36] <蓝棠> “原来班主到临安,便是为了赴恩师之约么?‘
[23:36] <大宋黑马甲> “…有这原因。”
[23:39] <大宋黑马甲> “蓝姑娘还有其他事吗?”
[23:41] <蓝棠> “恩师在临安,一直是住在蓝棠家中,既然班主要等恩师,不如也到我家住下,而且我看班主住在此处也颇多不便……”
[23:42] <大宋黑马甲> “这个……不方便吧,我们有八个人,还有这么多东西。”
[23:43] * 蓝棠 微微一笑“不是蓝棠夸口,便是再多八十个,我家也住得下了。”
[23:44] <蓝棠> “蓝棠诚心相邀,还请班主不要推辞。”
[23:45] <大宋黑马甲> 木班主:“……那也不多推辞了,我们就用演出来当房钱吧。”
[23:46] <蓝棠> “房钱不敢收,不过木班主一行的演出,蓝棠倒是想见识一下的。”
[23:47] <大宋黑马甲> “好,那我们收拾下东西。”
[23:47] <大宋黑马甲> 他转身招呼其他人
[23:47] <大宋黑马甲> 掌柜的对于住店不吃饭的终于要走了也很是欢迎
[23:49] * 蓝棠 暗暗松了一大口气,觉得这么文绉绉说话实在是累
[23:49] <大宋黑马甲> 你领着他们往家去……
[23:49] <大宋黑马甲> 后面,展昭暗中已经跟上
[23:49] * 蓝棠 很恭敬地为木班主一行引路
[23:50] * 公孙策 早已和展昭约好暗呼,一旦有异就会立即带人马前去支援
[23:50] <大宋黑马甲> 开封府一行人则回到住地
[23:52] * 穆飞烟 回房休息,请其他人没有要事不要打扰
[23:52] <大宋黑马甲> 蓝家哥嫂对于突然来一帮人有些无奈
[23:53] <大宋黑马甲> 最后认为就当请杂技团来做堂会了……虽然不年不节的
[23:54] * 蓝棠 抱着嫂子的脖子撒了一会儿娇
[23:54] <大宋黑马甲> 这杂技团里到底藏着什么?
[23:54] * 蓝棠 安排杂耍团的人住进一个套院
[23:55] <大宋黑马甲> 那夜他们要去三棒公馆又是为了什么?
[23:55] <大宋黑马甲> 咱们下集再说
[23:55] <大宋黑马甲> ---------------------------啪---------------------------

从今天起我就不是BON太君了……而是BON太DOG·QB。

离线 密银马甲

  • Flawless
  • *******
  • 帖子数: 2399
  • 苹果币: 3
    • 检视个人资料
Re: 天外飞仙卷宗·四
« 回帖 #1 于: 2011-08-11, 周四 17:59:34 »

[21:07] <大宋黑马甲> 开封府的各位也开始行动
[21:07] <大宋黑马甲> 咱们接着讲
[21:07] <大宋黑马甲> ---------------------------------啪---------------------------------------
[21:09] <大宋黑马甲> 蓝家接待这一群人
[21:09] <大宋黑马甲> 木班主准备让大家晚上演出
[21:10] <大宋黑马甲> 展昭回到公馆,说了这消息
[21:10] <大宋黑马甲> “我看他们一时不会有行动,各位怎么看?”
[21:11] <穆飞烟> “嗯……应该一时半刻不会有大动作。”
[21:13] <大宋黑马甲> 展昭:“这些江湖杂耍的,为何要去找那三棒法师?”
[21:14] <穆飞烟> “兴许是有什么仇怨……”
[21:16] <大宋黑马甲> 展昭:“我先去城门那问问,他们到底是几人。”
[21:17] <穆飞烟> “我也同行。”
[21:18] <大宋黑马甲> 展昭:“不用,那死去商人的同屋还在关押,不如你们去问问。”
[21:19] <穆飞烟> “也好……”
[21:19] <珂密伽> “啊,戴方帽子的公孙先生,我们去审问?”
[21:22] <穆飞烟> “那么城门那边就拜托展护卫了。我们去瞧瞧牢里那个商人的同屋。”
[21:25] <大宋黑马甲> 展昭:“好,那这就行动。”
[21:25] <大宋黑马甲> 他起身出屋
[21:26] * 穆飞烟 便与众人前往牢房
[21:27] <大宋黑马甲> 不表展护卫查入城记录,单说你们这边
[21:27] <大宋黑马甲> 牢头:“哦,各位上官,你们说的是那案件的嫌疑人?”
[21:27] <大宋黑马甲> 他看看珂密伽
[21:28] <大宋黑马甲> “你这和尚怎么也在,没住够?”
[21:28] <珂密伽> “你还说……”
[21:28] <穆飞烟> “对。”
[21:29] <穆飞烟> “烦你带我们去看看那个在押的商人。”
[21:30] <公孙策> “不得无礼,大师是来协助我们调查的”
[21:30] * 公孙策 呵斥了牢头
[21:30] <大宋黑马甲> “哦哦,那多有得罪,前两天也是按规矩办事。”
[21:30] <大宋黑马甲> 他拿出钥匙,去打开牢门
[21:31] <大宋黑马甲> 因为现在就这一个嫌疑犯,看管慎严
[21:32] <大宋黑马甲> “就在这里,一会完事叫我一声。”
[21:32] * 穆飞烟 瞧瞧这嫌犯是个什么模样
[21:33] * 公孙策 看看牢房里条件怎样
[21:34] <大宋黑马甲> 这是一间死囚牢
[21:34] <大宋黑马甲> 只有砖头大的窗口透着亮
[21:35] <大宋黑马甲> 那囚犯披头散发,半醒不醒
[21:35] <大宋黑马甲> 下半身血迹斑斑,想来是动了大刑
[21:36] * 穆飞烟 皱了皱眉
[21:36] * 公孙策 表情有些不快
[21:37] <大宋黑马甲> 他抬头看看你们
[21:37] <珂密伽> “我倒是没遭这罪”
[21:38] * 穆飞烟 喊了这人的名字看他有无反应
[21:38] <大宋黑马甲> 他恍惚答应一声
[21:38] <大宋黑马甲> “哦哦……”
[21:39] <珂密伽>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21:39] <公孙策> “叫牢头过来”
[21:40] <大宋黑马甲> 牢头过来“您有何吩咐?”
[21:42] <公孙策> “给这人疗伤洗净”
[21:43] <公孙策> “给些好饭菜”
[21:43] <大宋黑马甲> “这个……”
[21:43] <大宋黑马甲> “上面吩咐了他不能随便动。”
[21:43] <穆飞烟> “公孙先生,此人伤势甚重,神志不清,恐怕得劳您亲自照顾一番……”
[21:44] <穆飞烟> “那就在此地诊治。”
[21:44] <大宋黑马甲> “那也……好好,您稍等。”
[21:44] <大宋黑马甲> 他拧不过你们几位上官
[21:44] <大宋黑马甲> 只好端来盆水,提些饭食
[21:46] <大宋黑马甲> 公孙先生一番整治,他似乎恢复过来点
[21:46] <大宋黑马甲> 然后狼吞虎咽的吃了饭
[21:47] <大宋黑马甲> “…谢、嗝…多谢各位大人……”
[21:49] <公孙策> “在下是开封府的公孙策”
[21:50] <大宋黑马甲> “多谢公孙大人……小人赵六,参见……哎呦……”
[21:51] <穆飞烟> “不必多礼。你受委屈了,无需害怕,只要照实回答问题即可。”
[21:51] <公孙策> “你伤还重,不必着急”
[21:52] <公孙策> “话慢慢说”
[21:52] <穆飞烟> “先说说你对你那死去的同屋了解多少。”
[21:53] <大宋黑马甲> “我们是……一起从苏州老家过来做买卖的,一年两次,好多年了。”
[21:54] <大宋黑马甲> 他换换气
[21:54] * 穆飞烟 倒了杯茶放到赵六手边
[21:55] <大宋黑马甲> “我们俩家关系不错,在当地虽然不说是大户吧,也不是穷人。”
[21:56] <穆飞烟> “你们何时到达杭州的?”
[21:57] <大宋黑马甲> “在……半月之前吧,在这里我也分不清日子。”
[21:58] <大宋黑马甲> “在城内做生意,就住在聚贤庄。白天出去谈买卖,晚上回来。”
[21:58] <穆飞烟> “此次出来,可有什么不同寻常之事?”
[21:59] <大宋黑马甲> “没有什么啊,都挺正常,一早起来就他先他死了。然后我被抓来……”
[21:59] <大宋黑马甲> 他好像不堪回首
[21:59] <穆飞烟> “事发前一日你们和谁做生意,见过哪些人?”
[22:01] <大宋黑马甲> “都是杭州商会的,具体的……哦,我想起来了。”
[22:01] <大宋黑马甲> 他好像想起什么
[22:01] * 穆飞烟 等着他说下去
[22:01] <大宋黑马甲> “好像那个杂耍团也住在聚贤庄。”
[22:02] <穆飞烟> “是,你记得没错。”
[22:02] <大宋黑马甲> “他们好像认识。”
[22:02] <大宋黑马甲> 他指的是同屋的死者于杂耍团的人
[22:03] <穆飞烟> “哦?他们可是有业务往来?”
[22:04] <大宋黑马甲> “好像是去年吧,在苏州见过他们。”
[22:04] <公孙策> “你可认得那杂耍团的人?”
[22:04] <大宋黑马甲> “不认识。”
[22:05] <穆飞烟> “那团的人前几日也在苏州,你可见过他们表演?当时他们一共几人?”
[22:05] <公孙策> “那,他是做什么买卖的”
[22:06] <公孙策> “你那同屋的买卖你可清楚?”
[22:07] <大宋黑马甲> “我们都是做药材买卖的,都是从附近收药,然后卖到这边。”
[22:07] <公孙策> “你们白日做买卖可会在一起?”
[22:10] <大宋黑马甲> “去商会的时候都在一起。不过回来时,看到门口有杂耍的,他说要看会,我就先进屋了。”
[22:11] <穆飞烟> “哦……”
[22:11] <穆飞烟> “他当晚回屋时神色可有什么异常?”
[22:13] <大宋黑马甲> “好像……”
[22:13] <大宋黑马甲> 他仔细回想八日之前
[22:13] <大宋黑马甲> “是有些不高兴。”
[22:13] <公孙策> “如此”
[22:14] <大宋黑马甲> 他一口气说这么多,显然有些累了
[22:14] <穆飞烟> “公孙先生还有其他话要问么?”
[22:15] <公孙策> “暂时不用了。你先好好休息”
[22:15] <大宋黑马甲> “真不是小人干的,我们生意上也没有争执,真不是我干的~”
[22:15] <大宋黑马甲> “求各位大人给我申冤啊——”
[22:15] * 公孙策 传牢头过来,吩咐之后要善待此人,不得打骂拷问
[22:16] <大宋黑马甲> 牢头锁好大门
[22:16] <公孙策> “在下已有了些眉目,但在案情大白天下之前,还不能让他出来,委屈他多待几日了”
[22:16] * 公孙策 对周围人说
[22:18] * 穆飞烟 等出了牢房之后向公孙策:“公孙先生有何发现?”
[22:20] <大宋黑马甲> 还不等说,展昭已经回来
[22:21] <大宋黑马甲> “查过了,当日入城的杂耍团,算两个小孩在内一共九人。”
[22:21] <穆飞烟> “九人么!”
[22:21] <大宋黑马甲> “正是!也就是说他们少了一人。”
[22:22] <公孙策> “是的,恐怕这就是当日那浮尸”
[22:22] <穆飞烟> “这么看来,这杂耍团身上,至少有三条人命了……”
[22:23] <公孙策> “黑衣人昨夜受到了穆公子阻扰,今夜一定会再行动”
[22:24] <公孙策> “还请各位鼎力相助!”
[22:25] <珂密伽> “夜行?有趣有趣”
[22:25] <穆飞烟> “今夜请公孙先生调动府中人手在三棒公馆周围布下暗哨……”
[22:25] * 公孙策 对所有人行了一礼
[22:25] <公孙策> “没有问题”
[22:26] <穆飞烟> “在下与珂大师便去瞧瞧这杂耍团究竟能耍什么把戏。”
[22:26] <公孙策> “展昭也会继续在杂耍团附近盯梢”
[22:27] <珂密伽> “好”
[22:28] <大宋黑马甲> 展昭:“看时辰差不多了,我们便开始行动。”
[22:28] <穆飞烟> “对了,嘱咐衙役们,那些夜行客恐非善类,不要单独交手。”
[22:29] <大宋黑马甲> 展昭:“恩,由我亲自带队。”
[22:30] <公孙策> “我已安排所有人手随身携带响箭”
[22:31] <公孙策> “一有异动便会发出信号”
[22:32] <大宋黑马甲> 你们商议好,便分头行动
[22:33] <大宋黑马甲> 蓝家那边,门前空地已经拉开场子
[22:35] <大宋黑马甲> 周围来了不少民众当看客
[22:35] <大宋黑马甲> 戒严这些日子,根本没有业余文化生活
[22:38] <大宋黑马甲> 开封府的各位也混迹其中
[22:38] <大宋黑马甲> 而在外围,展昭已带队包抄
[22:39] <大宋黑马甲> 就算一会有乱子,也不会放跑贼人。
[22:41] * 蓝棠 把小白也牵过来,一起看热闹
[22:42] <大宋黑马甲> 马@@
[22:43] <大宋黑马甲> 一会功夫
[22:43] <大宋黑马甲> 木班主先出来了
[22:43] <蓝棠> “要乖哟~”
[22:43] <大宋黑马甲> 他先向蓝家诸位请个安,然后朝人群一抱拳
[22:43] * 穆飞烟 找了个视线好的地方看戏
[22:44] * 蓝棠 摸摸小白的脖子
[22:44] <大宋黑马甲> “诸位!今天承蒙蓝家邀请,我们就在这表演几个节目!”
[22:44] * 珂密伽 跟在穆肺炎后面
[22:45] <大宋黑马甲> “演得不好,大家多担待!要是觉得还行,就请叫个好!”
[22:45] <大宋黑马甲> 蓝棠往人群里一扫,看到几位熟人
[22:46] * 蓝棠 看到展昭穆飞烟一行,微微翘了翘嘴角
[22:46] <大宋黑马甲> 木班主:“那现在就开始!”
[22:46] <大宋黑马甲> 锣鼓点一响
[22:48] <大宋黑马甲> 先出来的就是那位大腿受伤的,不过他现在不是节目的焦点
[22:48] <大宋黑马甲> 而是他后面那位盲眼老人
[22:48] <大宋黑马甲> 他站定到位,身后一个木板
[22:49] <大宋黑马甲> 老者先示意现场安静,之后打开镖囊,左右手各抽出飞刀三把
[22:49] <大宋黑马甲> 一阵“瞄准”之后,只见六条红线飞出
[22:49] * 穆飞烟 低声对珂密伽:“大师您在此看他们的表演可有妖法成分,在下到后台去看看动静。”
[22:51] <大宋黑马甲> 精确的叉到那年轻人头顶,颈边,腰两侧衣襟与胯下三寸
[22:52] <大宋黑马甲> 这招一出手,顿时掌声雷动
[22:52] <珂密伽> “哦”
[22:52] * 蓝棠 一边看一边嗑瓜子喂小白
[22:53] <大宋黑马甲> 老者一施礼,拄着拐棍下去了
[22:53] * 穆飞烟 离开人群,绕往后台去了
[22:54] <大宋黑马甲> 外面表演这,穆飞烟绕进后台
[22:54] <蓝棠> “……嗳?”
[22:54] <大宋黑马甲> 能看到那些演出道具都堆放在那
[22:55] * 蓝棠 眼神跟着穆飞烟溜了片刻
[22:55] * 穆飞烟 看看都是些什么物事
[22:56] <蓝棠> “鬼鬼祟祟~”
[22:56] * 蓝棠 扭回头,咬碎一颗瓜子
[22:57] <大宋黑马甲> 都是些杂耍用品,什么石板铁锤,链子木板,水缸旗杆
[22:58] <大宋黑马甲> 这时有人过来抱走了石板
[22:58] * 穆飞烟 等来人走开,过去查看那根旗杆子
[22:58] <大宋黑马甲> 外面,珂密伽大师最爱看的胸口碎大石开始表演
[23:00] <大宋黑马甲> 旗杆挺粗
[23:00] <大宋黑马甲> 从表面看用的年头也不少了
[23:00] <大宋黑马甲> 在底部包着点布
[23:01] * 穆飞烟 放回去,藏到暗处继续等
[23:02] <大宋黑马甲> 外面,表演完胸口碎大石,一个大汉与那两个小童上来
[23:03] <大宋黑马甲> 那对双胞胎平地一踢纵身而起,就立在那大汉双掌之上
[23:04] <大宋黑马甲> 之后就像摆弄两个物件,俩小孩配合着上下翻飞
[23:05] <大宋黑马甲> 人群中又爆出掌声“这小小年纪怎么练的?”“得下苦功夫吧……”
[23:05] <大宋黑马甲> 他们表演完
[23:06] <大宋黑马甲> 最后就是木班主的
[23:06] * 蓝棠 看得入神,把瓜子仁丢在地上,把瓜子皮喂给小白了
[23:06] <大宋黑马甲> 你们看木班主换了一身衣服
[23:07] <大宋黑马甲> 全身上下一尘不染
[23:07] <大宋黑马甲> “那么最后一个节目就由本人来,现在请一位观众上来协助!”
[23:07] * 穆飞烟 看木班主要上场,便绕回前边来
[23:07] <大宋黑马甲> 他朝人群一挥手
[23:08] <蓝棠> “有趣~”
[23:09] * 蓝棠 甩掉剩下的半把瓜子
[23:09] <蓝棠> “我来!”
[23:09] * 蓝棠 话音未落已经从看台上飞身跃到台上
[23:11] <大宋黑马甲> “啊…蓝小姐吗,好!”
[23:11] <大宋黑马甲> 蓝家哥哥:“这个有趣……诶啊!?”
[23:11] <大宋黑马甲> “她要干什么去!这下面这么多人看着!”
[23:11] * 蓝棠 得意地对哥哥嫂子挤眼睛
[23:12] <大宋黑马甲> 木班主:“抬上来!”
[23:12] <珂密伽> “哎呀,中土人士果然是不同的”
[23:13] <大宋黑马甲> 你哥想拦,是拦不住了,只能捂脸坐下……
[23:14] <大宋黑马甲> 木班主:“既然蓝姑娘要来,那抬上来吧!”
[23:14] <大宋黑马甲> 他一声吩咐,两个手下抬上一张木板床
[23:14] * 穆飞烟 睁大了眼睛瞧着台上
[23:14] <蓝棠> “呃?”
[23:15] * 蓝棠 不明所以地瞧瞧木板床
[23:15] <大宋黑马甲> 木班主:“请蓝姑娘平躺在上面。”
[23:16] <蓝棠> “啊……好……”
[23:16] * 蓝棠
[23:17] * 蓝棠 躺在床上,看看天空,又向四面转转眼珠
[23:18] <大宋黑马甲> 你躺好之后,他抖开一块蓝布盖在你身上,只露头脚
[23:18] <蓝棠> “……”
[23:18] * 穆飞烟 望着蓝棠,眼中有一丝担忧之色
[23:18] <大宋黑马甲> “那诸位请上眼!”
[23:18] <大宋黑马甲> 他围着你转三圈,运起功力
[23:19] * 蓝棠 稍微有点紧张
[23:19] <大宋黑马甲> 顺便在你耳边低语一句“别怕,有点痒”
[23:19] <蓝棠> “该不会是想把我变成一只蛤蟆什么的吧……”
[23:19] * 蓝棠 暗自嘀咕
[23:19] <蓝棠> “啊……?”
[23:19] <大宋黑马甲> 终于他又站定
[23:19] * 蓝棠 缩了一下肩膀
[23:19] <大宋黑马甲> 口中念念有词……
[23:20] <大宋黑马甲> 台下的珂密伽耳朵尖,一下听出这梵文咒语
[23:21] <大宋黑马甲> (来个智力+玄学
[23:22] <珂密伽> .ww 9+3 1意志
[23:22] <DiceBot> 珂密伽进行 1意志检定: (9+3)d=12,8=1 5 5 1 2 6 3 10 8 8 7 3 + 1=3成功
[23:23] <大宋黑马甲> 你仔细一听
[23:25] <大宋黑马甲> 这不就是那外道法术中
[23:27] <大宋黑马甲> 能切物不留痕,还能再续
[23:28] <大宋黑马甲> 下面只看木班主手往下落
[23:29] <大宋黑马甲> 蓝棠感觉肚子上果然一阵痒痒
[23:29] * 蓝棠 瞪大眼睛
[23:29] <蓝棠> “咦……?”
[23:29] * 蓝棠 有点想笑,忍住了
[23:30] <大宋黑马甲> 然后他闪开,抓住上半张床,让一手下抓住下半张
[23:30] <大宋黑马甲> 两人往外一拉
[23:30] <大宋黑马甲> 这床就分成两半——上面的蓝棠也是
[23:30] <穆飞烟> “!”
[23:32] <大宋黑马甲> 下面的蓝家哥哥顿时昏过去了
[23:32] <蓝棠> “嗳……?”
[23:32] * 蓝棠 虽然没什么感觉,但是听四周台下的声音不大对
[23:32] <大宋黑马甲> 你还左右看看
[23:33] <大宋黑马甲> 没什么特殊感觉
[23:33] * 珂密伽 光顾着回想法术,没出声
[23:33] * 穆飞烟 抓住珂密伽的肩膀:“大师,这……这个不似一般的大切活人,那木床之上似并无机关?!”
[23:33] <蓝棠> “嗳???大哥??”
[23:34] <大宋黑马甲> “当家的!”“掌柜!”“蓝小姐那边”“先救谁……”
[23:35] * 蓝棠 搞不懂大哥出了什么事,忍不住抬起头想起身
[23:35] <大宋黑马甲> 木班主一看气氛已经炒起来了,一点头,于手下人将床合上
[23:35] * 珂密伽 回头,“啊,你叫什么来着?这不是机关,是妖法”
[23:35] <穆飞烟> “妖法?!”
[23:35] <大宋黑马甲> “合!”
[23:36] <大宋黑马甲> 他再次大喝一声,然后抽去盖在蓝棠身上的布,转身一抖
[23:36] * 珂密伽 用天竺语咕哝了一大堆
[23:36] <大宋黑马甲> 那块布丝毫无损
[23:36] <穆飞烟> “……”
[23:36] <大宋黑马甲> “蓝小姐,可以起来了。”
[23:36] * 蓝棠 两只手一拄床板,坐起身来
[23:37] <大宋黑马甲> 你没什么奇怪感觉,胳膊还是那个胳膊,腿还是那个腿
[23:37] <大宋黑马甲> 就是不知道下面人怎么这么惊讶
[23:37] * 穆飞烟 定了定神,“总……总之可以认定这班主确实会使妖法……”
[23:37] * 蓝棠 从床上跳下,顾不上和木班主说话,赶紧跑到蓝家看台那边看哥哥
[23:39] <蓝棠> “大哥!大哥!”
[23:39] <大宋黑马甲> 周围人扇扇子掐人中喂定心丸
[23:39] <大宋黑马甲> 一会他终于缓过来了
[23:39] * 蓝棠 拨开周围的人,抓住大哥肩膀猛摇
[23:39] <大宋黑马甲> “哎呀我地天啊……小棠!你没事吧!”
[23:40] <蓝棠> “大哥大哥大……嗳?”
[23:40] <大宋黑马甲> “可把我吓死了……”
[23:40] <蓝棠> “没事啊~我看有事的是你吧!?”
[23:40] * 蓝棠 原地蹦几下给大哥看
[23:40] <蓝棠> “你看我不是好好的?”
[23:41] <大宋黑马甲> 嫂子一旁扇扇子“下次可别掺和这个了,吓死我们了……”
[23:41] <大宋黑马甲> 这时观众们才反应过来
[23:41] <蓝棠> “可是我分明什么感觉也没啊……”
[23:41] <大宋黑马甲> “好!”“好厉害!”“再来一个!”
[23:42] <大宋黑马甲> 木班主让手下人收拾了东西
[23:43] <大宋黑马甲> “谢谢诸位捧场!今天就到了!”
[23:43] <蓝棠> “这帮家伙怎么都乱叫!?那个班主到底对我做了啥啊?!”
[23:43] * 蓝棠 一头雾水
[23:43] <穆飞烟> “唔……这就完了……却有些不对……”
[23:43] <大宋黑马甲> 你哥哥擦擦汗“你刚才啊,就跟那年糕一样被一刀切开……”
[23:44] <蓝棠> “嗳……???”
[23:44] * 蓝棠 低头看看自己,拎起腰间的衣服看看
[23:45] <大宋黑马甲> 嫂子赶紧拖住你
[23:45] * 蓝棠 看见没破损,又揉揉肚子
[23:45] <蓝棠> “嫂子?”
[23:45] * 珂密伽 对穆飞烟,“我想去后台问问,看着人为什么会我天竺密法……”
[23:45] <大宋黑马甲> “这大庭广众的……”她偷看一眼“呀,连个痕迹都没有……快穿好!”
[23:46] <穆飞烟> “在下随大师同去。”
[23:46] <蓝棠> “噢~”
[23:46] * 蓝棠 乖乖放下手
[23:46] <穆飞烟> “在下适才见到道具中有水缸旗杆之类物事,却无此类杂耍表演,想来便是少了的那人……”
[23:47] * 穆飞烟 带着珂密伽去后台
[23:47] <大宋黑马甲> 珂密伽奇怪他们为何会这已失传的秘法
[23:47] <大宋黑马甲> 而且案情也已有了眉目
[23:47] <大宋黑马甲> 但此时,在那云彩上面……
[23:48] <大宋黑马甲> 呼哒哒~呼哒哒~
[23:48] <大宋黑马甲> 有一盘状物来回飞行
[23:49] <大宋黑马甲> 而其中坐定一人,远看不知是谁,近处一看……赫然是那公孙策!
[23:49] <大宋黑马甲> 但此刻,地面已有一个公孙策了?
[23:50] <大宋黑马甲> “公孙先生,你已醒了?”
[23:50] <公孙策> “这是何处?”
[23:51] * 公孙策 循声问去
[23:51] <大宋黑马甲> 你发觉自己坐在一躺椅之上,额头鬓角连着几根长线,不知是何物
[23:51] <大宋黑马甲> 声音来处,飘然出现一位仙人
[23:52] <大宋黑马甲> 八分像人,但耳朵尖尖,四肢细长
[23:53] <大宋黑马甲> 身穿紧身长袍,上面星星点点,不知为何会发亮
[23:53] * 公孙策 暗想这莫非是星君下凡?
[23:54] <大宋黑马甲> “此处为我等太虚仙人之九天玄盘。”
[23:54] <大宋黑马甲> 他出现在灯光下
[23:54] <大宋黑马甲> 能看到皮肤是灰暗的
[23:54] * 公孙策 心中一惊
[23:55] <公孙策> “敢问星君招学生上这九天玄盘所为何事?”
[23:55] <大宋黑马甲> “无需害怕,我们只是借先生的外貌与智慧去下界探访。”
[23:56] <大宋黑马甲> 他手指一点
[23:56] <大宋黑马甲> 你看到面前浮现一张大白纸
[23:56] <大宋黑马甲> 之后就像西洋景般,上面出现画面
[23:56] <大宋黑马甲> 你看到你本人于展昭和几个捕快查案
[23:57] <公孙策> “这是展护卫?”
[23:57] <公孙策> “还有我?!”
[23:57] * 公孙策 心中感叹这仙法的神奇
[23:57] <大宋黑马甲> 太虚仙人:“正是。不过那个你,只是我们一名自愿的同伴。他变化为你的外形,输入了你的智慧。”
[23:58] <大宋黑马甲> 这时你才想起,你在从开封府赶往杭州市,一次小解时头上出现绿光
[23:58] <公孙策> “学生愚钝,不过是读过些书,哪里有什么智慧”
[23:59] * 公孙策 保持谦和的态度
[23:59] * 公孙策 想起几天前观星象发现一颗异星的事情
[00:00] <大宋黑马甲> “客气了,您的智慧不比那包黑星人差。”
[00:00] <公孙策> “莫非前几日所见异星就是这的九天玄碟……”
[00:01] <大宋黑马甲> “我们本想在这件事后再唤醒您,可现在案件有危机,那些会妖法之人恐怕不会轻易就范。”
[00:01] <大宋黑马甲> “我们的同伴为隐藏身份,将自身法力封闭,如遇危险恐要出意外。”
[00:02] <公孙策> “学生本来就是来办案的,定当全力以赴”
[00:02] <大宋黑马甲> 太虚仙人一点头,摘去你头上的长线
[00:03] <大宋黑马甲> “刚才我们已将卷宗传输给你,这就准备交换回来。”
[00:05] * 公孙策 脑门一闪,凭空多了几日记忆
[00:05] <大宋黑马甲> “好,那先生随我来。”
[00:07] * 公孙策 跟上前去
[00:07] <大宋黑马甲> 你们来到一处光圈
[00:08] * 公孙策 细细看这光圈,有几分似易经中的先天元极图
[00:09] <大宋黑马甲> 太虚仙人:“传送在一弹指后进行。”
[00:09] * 公孙策 细细搜索了脑中的记忆
[00:09] <公孙策> “学生还有一个问题”
[00:09] <大宋黑马甲> 太虚仙人:“请讲。”
[00:10] <公孙策> “凶手手段高明,身法诡异,是否可能也是飞仙所为?”
[00:11] <大宋黑马甲> 太虚仙人沉默一刹那
[00:12] <大宋黑马甲> “天外飞仙确有影响,但归根到底,是人。保重。”
[00:12] <大宋黑马甲> 说话间,你周围一闪
[00:12] <公孙策> “学生定不负重托”
[00:12] * 公孙策 一阵晕眩
[00:13] <大宋黑马甲> 等再能分辨周围,你已到地面
[00:13] <大宋黑马甲> 展昭:“公孙先生,他们去后台了,我们是否也跟过去?”
[00:14] <公孙策> “好,先过去吧”
[00:14] <大宋黑马甲> 他没发现身旁的人已经换了。
[00:14] <大宋黑马甲> 不过恐怕是,那一弹指间他被太虚影响,不在时间内
[00:15] * 公孙策 受过仙人的法术以后还没有缓过来
[00:15] <大宋黑马甲> 众人已经看出杂耍团的端倪
[00:16] <大宋黑马甲> 公孙策也从奇遇中归来
[00:16] <大宋黑马甲> 下面会如何发展?请听下集
[00:16] <大宋黑马甲> ---------------------------------啪---------------------------------- 

从今天起我就不是BON太君了……而是BON太DOG·Q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