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极限团-无名  (阅读 1462 次)

副标题: “名字没有意义,那只是世界定位你的方式。有意义的,是你定位这个世界的方式。”

离线 Dya

  • 霸者之灾
  • 風紀委
  • *
  • 帖子数: 6281
  • 苹果币: 22
极限团-无名
« 于: 2012-09-20, 周四 03:34:31 »
姓名  无名        年龄    ???(外表15)
种族  ELAN      体型    中型
性别  男性        惯用手   右手
身份  学院学生      肤色    白
阵营  中立邪恶      发色    红
身高  5尺8寸      瞳色    灰
体重  142磅      基本速度  30
语言  通用语,精灵语,矮人语,巨人语,龙语
『属性』  —————————————————
属性     初始 装备 等级 其他 调整  
力量  8  8  -  -  —  -1  
敏捷  12 12 -  -  -  +1  
体质  14 14 -  -  -  +2
智力  18 17 -  1  -  +4
感知  13 13 —  -  -  +1
魅力  10 12 -  -  -2 - 

『防御』  —————————————————
防御等级 
总值   基本值  盔甲加值  敏捷调整  盾牌加值  偏斜加值 其他加值 
12   10   -     +2    -     -    —

豁免   总值  基本值  属性调整  抗力加值  其他加值
强韧   4    2    2    -      -
反射   3    2    1    -      - 
意志   6    5    1    -      - 

『职业』  —————————————————
LV7 心灵术士

生命总值  当前生命   招架值   内伤  生命骰类型
33    33      15   -   D4
先攻总值  敏捷调整  其他调整
3     1      2  

『技能』  —————————————————
名称     职业  合计   技能等级   能力修正  特殊  相关属性 
专注     本职  +12   10     +2   -   体质
手艺(机械) 本职  +14   10     +4   -   智力
辨识灵能   本职  +14   10     +4   -   智力
知识(灵能) 本职  +9    5      +4   -   智力
知识(神秘) 本职  +9    5      +4   -   智力
医疗     本职  +11   10     +1   -   感知
察言观色   本职  +11   10     +1   -   感知

『专长』  —————————————————
亲和灵晶(Psicrystal Affinity):获得一个灵晶仆。
超限导能(Overchannel):承受伤害,提高显能者等级。
灵能冥想(Psionic Meditation):以移动而非整轮动作进入灵能集中。
异能延时(Extend Power):消耗灵能集中和额外2点灵能点,灵能持续时间加倍。
灵境容纳(Psicrystal Containment):灵晶仆可以容纳你的灵能集中。
『种族特性』—————————————————
抗力:厄兰可以用一个直觉动作花费一点灵能点得到所有豁免的+4种族加值,这种效果一直持续到她下一次行动。
减伤:当厄兰受伤的时候他可以花费灵能点来降低损伤。他可以用一个直觉动作花费灵能点降低伤害,每一点灵能点降低2点伤害。
充能:厄兰不需要食物和水就能够维持生存。如果厄兰花费一点灵能点,他就可以24小时不进食不喝水。
『学业特性』—————————————————  
基础医学:医疗成为你的本质技能,每消耗一个1级武学或者法术,就可以获得+5的医疗检定加值,并且医疗变成了一个可以在战斗中进行的标准动作。进行稳定伤势的检定自动成功。可以用医疗检定处理“骨折”“脱臼”“恶心”“眩晕”“昏迷”“流血”“瘀伤”等不利效果。

快速处理:利用一个全回合动作,进行一次医疗检定,你可以让目标获得等量的临时生命值,或者忽略一个来源是身 体的不利效应,持续你人物等级轮。临时生命不能叠加,也不能超过你最大生命值。如果你花费三十分钟的话,那么你可以让这个效果持续人物等级小时。

协调:当医疗对象是自己的时候,需要的动作下降一级,且不需要任何工具和肢体动作。

神器入门:了解了神器设计中的一些基本原则。可以通过解除装置或者使用魔法物品技能来检查,研究,修理和使用神器,无论它是谁制造的。同时这两门技能也成为了你的本职技能。由你制造的,原本属于“奇物”、“权杖”类别的魔法物品现在变为同样作用的神器(虽然多少外形会变化啦)这些也是默认你能够获得的普通神器蓝图。对于那些有充能发数的神器,你可以通过花费材料的方式重新为其充能。充满的价格为其原本价格的一半。

肆意放火:可任意施展雪雨暴(LV3)。

真真假假:学会了说谎的基本技巧:把一句假话放进九句真话里。当你这样说谎的时候,只要不针对你说谎的细节,那么无论是魔法还是察言观色都会显示你说的是真话。即使他们能看出你有所保留。

幻觉艺术:和普通法师施展的幻象不同,当你施展和维持幻象法术的时候,你可以最多制造和控制你的智力调整值个物体,虽然他们的总体积仍 然不能超过你能控制的上限。通过一个移动动作,你可以重新编织幻术的外貌,将之变化为完全不同的东西。同时,当有人进行幻术豁免检定的时候,你可以用自己 的相关技能检定对抗之,例如易容,运动,专业,知识等,胜出则他无法豁免。

心灵通讯协议:通过法术,冥想或者魔法道具,你掌握了收发心灵通讯的方式。无论如何你也能接收心灵通讯。而发出心灵通讯则需要消耗法术位。每一个 法术位提供法术位的平方点信号,每一点信号可以维持通讯1分钟,或者延伸通讯距离100尺。理论上心灵通讯协议支持无数的频段,拉什克老师上课使用500 频段,学校的学生公用频道是101。只要知道频段之后,所有范围内的人都会收到发向这个频段的消息。

招架值:你获得15点招架值,当你不处于措手不及时,你可以用招架值吸收自己受到的所有伤害。你可以花费一个标准动作恢复1D6+等级点招架值。每次战斗开始时,你的招架值都是满的。

结界师的智慧:以一个移动动作,你可以将一个结界从一个自愿的目标上移走,在近距内选择一个新的目标。或者移动一个范围结界的中心点。如果需要豁免,那么要进行第二次豁免。

魔力之线:你现在能够看见魔法力的编织。这种类似于光线,光斑和幻影的半透明物质构成了持续的魔法效果——也就是结界。现在通过观察这 些编织,你的法术辨识技能可以取10,即使面对压力,同时你可以直接使用法术辨识来查看持续性的魔法效果,而不需要侦测魔法等法术。

稳定织锦:你可以延长自己的施法时间一级(轮-分钟-小时-天-周-月-年),来稳固一个结界的形式。以此法施展的结界持续时间也提升一级,数值不变。

本质解析:你总是能够明白事物的构成本质,估价成为你的本职技能。并且,你在估价时能够取10或取20。

炼金公式:你获得初级炼金术(WOW TRPG)制造专长,可以调配一些具有独特效果的炼金术产物。
『职业特性』—————————————————  
灵能点:62点
已知灵能
LV1
惰性护甲Inertial Armor,A:力场障壁使你的AC得到+4盔甲加值。 
防御预知Precognition,Defensive,A:在AC和豁免上获得+1洞察加值。 
战斗预知Precognitionion,Offensive,A:在攻击掷骰上获得+1洞察加值。
星质纠缠Entangling Ectoplasm:以粘稠的星质黏液纠缠敌人。
侦测灵能Detect Psionics:你能侦测灵能力量的存在。
联觉者Synesthete:你以不同的感官接收感觉。 
水晶碎片Crystal Shard,A:远程接触攻击,造成1d6穿刺伤害。
*同步术Synchronicity*,A:准备一个动作并在你选择的时机使用。 
*星质构装体Astral Construct,A:制造星质构装体协助战斗。 

LV2
伤害共享Share Pain:自愿的目标分担你的部分创伤。 
操控声音Control Sound:制造出非常逼真的声音。
*神圣洞察(Divine Insight):你的下一次技能检定获得5+施法者等级的奖励。

LV3
解除灵能Dispel Psionic,A:消除灵能力量与效果。
支配术Dominate,Psionic,A:以心灵感应控制目标。
念控投掷Telekinetic Thrust,A:以心灵力量把物体投掷出去。 
时间跳跃Time Hop,A:令目标向前跳跃每等级1轮的时间

LV4
行动自如Freedom of Movement,Psionic:你不会被定身或因其他原因动弹不得。
心智分裂Schism:你分裂出部分心智,可以展现较低级的异能。

灵晶仆:灵巧—先攻+2
————————————————简历————————————————
曾经是一名怎样的人类这件事,无名已经不记得了。唯一确定的,就是自己是由‘伟大的’拉什克老师所造就这一事实。身为一名埃兰人,他以自己前半生的所有记忆交换了年轻而不会衰老的肉体,灵能的天赋,以及由拉什克所赋予的,包括枷锁在内的一切。

唯独只有名字例外。无名只有无名这个称号,甚至他在学院里也总是被称呼为‘那一个’或‘没名字的’。由于自身显眼的外部特征——苍白的肌肤、血红的发色,、金色的眼眸和多少异于人类的举止,所以他没有什么特别亲近的对象,大部分时间都显得很孤僻地独来独往。

无名一方面接受拉什克老师的指导,另外一方面则被准许参加其他导师的课程。但是拉什克似乎对某些导师的研究特别热心,甚至时常要求自己的学生参与这些导师的课程。有好几次,无名察觉到自己的导师的精神潜伏在自己的意识之中,向着伊师塔或其他导师的学府之中窥探。

对于自己的未来无名并非懵懂无知。他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唯一能够称得上有关的只有拉什克,这伟大的创造者并非出于善心而创造他——一旦等他毕业,除非能够成为拉什克的忠实奴仆,否则无名毫无生存的希望。他脑海中的知识对拉什克来说会是一道不错的甜点,而这位导师应该也不是首次享用这类小吃。

但是和其他人,甚至过去的自己都不同,无名并不准备坐以待毙。他阴郁而无机质的神情下隐藏着绝不逊色于自己导师的野心和不择手段的觉悟。的确他居于劣势,但在学校期间他无疑可以变得更加的强大,甚至能够主宰自己的命运。

————————————————学院事务————————————————
第一年780课时分配:
见附件
158天自由时间安排:
 7——研究灵能:LV1,花费资源1000(*星质构装)
 7——研究灵能:LV1,花费资源1000(*同步术)
14——研究灵能:LV2,花费资源2000(*神圣洞察)
15——与自己选定的冒险者队伍出发冒险,第一次表现克制,保守,取得战利品。
15——第二次与自己选定的另一冒险者队伍出发冒险,放弃战利品,取得奴隶——蠹灵维塔。
15——制造神器:无名的拷问台,整备地下室
15——探险:取得奴隶——恶霸穆特
15——探险:取得奴隶——医者玛贝拉
15——探险:取得奴隶——皮克精诺亚
自我课题研究:40天
« 上次编辑: 2012-12-10, 周一 03:45:24 由 Dya »
“萨怖族检验战兽的唯一标准是:如果无法在30拍内吓哭一个奴隶小孩,这头战兽就是不合格的。
但自从卡尔曼•巡云从奴隶营被带到检验场以后,他们不得不改变标准——没有被这个小鬼吓跑的战兽,就算是合格了。”


“我就像个乞丐,向每一个站到我跟前的诗人乞讨一个能够令自己满意的故事,乞讨一首能让我安眠的歌谣,而到最后我总是失望。于是我杀光了我的国家所有的诗人,以及今后所有将会路过我的国家的诗人。除了你……只有你例外,巡云大师!”
“谢天谢地。”
“不,我才是应该道谢的那一个,你让我体会到了自己一直追求的……”
“我是说,谢天谢地你不是一个美食家。”


“别再哭叫我在第一场战斗的突袭轮就解决了后面几个模组的BOSS了,我基于对你们扮演欲求的尊重才把这件事留在团开始后做。”
“少研究这张卡的属性和数据问题,我需要做卡本身就是一种Nerf。”
“阻止DM给我宇宙毁灭级的法术卷轴并不太明智,你知道,那是因为他不敢让我把自己会的抄下来。”
“如果你既不打算玩爆这几个世界观,也没想过逼主持人上吊,和我参加一个团干嘛?”
“我并不用数字,而是用“无限”和“更无限”来记录我的生命值状态,就和“不可能”是我的不良状态栏里唯一的备选一样。”

离线 Dya

  • 霸者之灾
  • 風紀委
  • *
  • 帖子数: 6281
  • 苹果币: 22
Re: 极限团-无名
« 回帖 #1 于: 2012-10-15, 周一 02:12:31 »
[21:09] <远古之风> -------------------------欺诈派对------------------------------
[21:09] <远古之风> 你是少数被“要求”旁观的学生
[21:10] <远古之风> 今天飞翔的紫河马被包场
[21:11] <远古之风> 二十多名学生随意的坐在椅子上
[21:12] <远古之风> 大家都拿着酒,拉什克老师掏钱请的好酒
[21:12] <远古之风> 但没人喝了一口
[21:12] <远古之风> 酒馆里只开了一盏灯。
[21:13] * 无名 拿起酒杯,花费了0.1秒斟酌在这个类似社交场合的时间里,自己应该采取的正确行动。
[21:14] <远古之风> 灯下的桌椅被搬开
[21:14] <远古之风> 两个高年级的学生正在对质着
[21:16] <远古之风> “你第一次手淫是在羊圈里看两只羊交配的时候,那时你十二岁。”
[21:17] <远古之风> 穿着黑色纱裙的性感女学长挥舞着扇子,轻佻的攻击着对面的男子
[21:17] <远古之风> 可惜对面的学长的的表情完全没有变化的样子
[21:17] * 无名 短暂的生命里并没有培养出关于幽默感的潜意识,反而把自己看到和听到的景象当成了另外一种自己赖以学习和掌握的线索。
[21:18] <远古之风> 拉什克满意的点了点头
[21:18] <远古之风> 这是羞辱的对决
[21:18] <远古之风> 发掘他们心灵弱点的游戏
[21:19] <远古之风> 一年一次,参与名单在学院中也是秘密的欺诈排队
[21:19] <远古之风> 你可以说谎,旁敲侧击,花钱雇人翻某人的家底,使用心灵法术
[21:19] * 无名 ‘知道’了人类的过去对他们来说是一种伤口。
[21:20] <远古之风> 但唯一的胜利标准是让对方痛苦
[21:21] * 无名 对此无法体会,但可以理解。
[21:22] <远古之风> “我很遗憾,和您不一样,没有在年幼时就有一个生殖器粗大的父亲来教导男女之事的奥秘。”
[21:23] <远古之风> 他淡淡的反击,不过你觉得他的目光似乎并没有聚焦在对手身上
[21:23] <远古之风> 学姐吞了吞口水
[21:25] <远古之风> “但可悲的,你却喜欢上了这种事情。”
[21:25] <远古之风> 学长在手上把玩着拐棍
[21:26] <远古之风> 拉什克所在的桌子上,摆着一堆棋子儿
[21:26] <远古之风> 对应着每一个派对成员
[21:26] <远古之风> 它将手指轻轻的按压在了学姐的棋子上
[21:27] <远古之风> 学长满意的站起来,看向了观众堆里
[21:27] * 无名 望着自己强大而又无法琢磨透澈的导师,只有这个时候,内心才会浮现出近乎感情的畏惧。
[21:27] <远古之风> “苏,别惦记了,她的高潮是装出来的——你不行。”
[21:28] <远古之风> 他对另一名观众说
[21:28] <远古之风> 那名男子咬着牙,没说话
[21:28] <远古之风> 但拉什克摇了摇头
[21:28] <远古之风> 将他的棋子推倒了
[21:29] * 无名 在内心知道了,这个人很软弱。
[21:30] <远古之风> 于是那名学长强势的逼近想要辩解的对手身边
[21:30] <远古之风> 用大家都能听到的耳语说
[21:32] <远古之风> “我在房间里准备了一些你真正想要的东西……”
[21:32] <远古之风> 顺便用自己的手杖拂过对方的身体
[21:33] <远古之风> 拉什克摇摇头,又把学姐的棋子也推倒了
[21:33] <远古之风> “双杀,很精彩”
[21:33] <远古之风> 他点点头
[21:34] <远古之风> 于是旁边的观众也开始啪啪啪的鼓掌
[21:35] * 无名 拿着酒杯保持着雕塑一样的姿势看着学长与学姐半重叠在一起的身影,像是掌声的浪潮中顽固的礁石。
[21:36] <远古之风> 胜利者朝大家鞠躬,然后夹着拐杖,坐到了黑暗之中
[21:37] <远古之风> 而失败者也默默的退场,坐到了他旁边
[21:39] <远古之风> 随后拉什克又扔了两个骰子
[21:39] <远古之风> 决定了下一对的人选
[21:39] <远古之风> “休息十分钟。”
[21:40] * 无名 放下了酒杯。
[21:40] * 无名 站起身,走到了一个能够更加清楚地观察到别人的位置。
[21:41] * 无名 在红色刘海下隐约闪烁的眼神不带丝毫感情地注视着自己的同袍以及在年龄与力量上均占据优势的上级生们。
[21:43] <远古之风> “感觉如何,无名。”
[21:43] <远古之风> 身为亲自培育的苗子
[21:44] <远古之风> 拉什克很关心你的感想的样子
[21:44] <无名> “师尊,我觉得。”
[21:44] <远古之风> 你能明显的感觉到,很多人嫉妒的看着和导师亲口交流的你。
[21:44] <无名> “大家都是非常优秀的学生。”
[21:45] * 无名 面无表情地说,但是语气中并不存在的不以为然,在平板而毫无真心实意的思念电场中显得非常的清晰。
[21:45] <远古之风> “你感觉不到愉快么。”
[21:45] <远古之风> 他叹了口气
[21:45] <远古之风> 此时酒馆里的心灵通讯频道很忙碌
[21:45] <无名> “我想,这是因为我无法理解。”
[21:46] <无名> “拥有高超的智慧与精神的力量,但肉体的欲望依旧桎梏着我们,我看到肉体和过往它所承载的经验,在这里成为了我们的弱点。”
[21:47] <无名> “这是一场精彩的较量,但并不是我所期待能够学习到的,真正的力量。”
[21:47] <远古之风> “精神和肉体是无法完全分离的,无名。”
[21:47] <无名> “如您所言,师尊。”
[21:47] <远古之风> “即使是你,也保留着原始的冲动。”
[21:47] * 无名 谦卑地点点头,至少自己的研究与学习也指向了这一点。
[21:47] <无名> “我不否认,师尊,但我该为此感到‘羞耻’。”
[21:48] <远古之风> 他带着你将视线转向正在悄悄离开酒馆的那对人儿上
[21:48] <无名> “我觉得,这意味着不完整。”
[21:48] * 无名 望着那堆人的背影,并不否认自己内心某种程度上的嫉妒。
[21:48] <无名> “然后,渴望填补。”
[21:49] <远古之风> “咕咕咕……无欲则刚是修道士们的方式啊……你要学会坦然的面对自己的欲望才对……”
[21:50] <无名> “……我会遵从您的教诲,师尊。”
[21:50] * 无名 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21:50] <远古之风> “你看苏,他如果干脆彻底的就是一个释放自己欲望的人,就不会把自尊心维系在女人的感受上了……咕咕咕……”
[21:51] <远古之风> 夺心魔发出令人肠胃不适的笑声
[21:51] <无名> “释放自己的欲望吗……”
[21:52] * 无名 仿佛理解了什么,若有所思地重复了老师的话。
[21:52] <远古之风> “不过今年比较无趣,男女关系的攻击是比较低级的一种。”
[21:52] <远古之风> “真正可怕的攻击,是攻击对方的理想,咕咕……”
[21:53] <远古之风> “不过说起来,实验室里的奴隶又不够了。”
[21:53] <远古之风> 他将手搭在你的肩膀上
[21:53] * 无名 点了点头。
[21:54] <无名> “我马上就去办。”
[21:54] <无名> “师尊这一次,中意什么样的实验品呢?”
[21:56] <远古之风> “这次你不需要费力去猎捕……”
[21:57] <远古之风> “我们和卡雷斯奴隶商的关系经过上次兽人狩猎行动有所改善。”
[21:57] <远古之风> “你只需要去他们那里取货就行了。”
[21:58] <远古之风> “毕竟飞空艇都不肯给我们用嘛。”
[21:59] <无名> “是的,师尊,但如果那些奴隶商违反契约,我应该如何对待他们?”
[21:59] <远古之风> 两个飞空艇舰长都很明确的拒绝帮拉什克运送奴隶,无论是什么种族的
[22:00] <远古之风> “咕咕咕咕……他们自己也是很好的试验品呀……”
[22:00] <远古之风> “今晚就出发吧,这里不会有比兴登堡(刚才走掉的学长)更经常的表演了。”
[22:01] <远古之风> 他仿佛已经浏览了每个成员的心灵一般
[22:01] <远古之风> 叹了口气
[22:09] * 无名 向拉什克行了一礼,走出了‘飞翔的紫河马’。
[22:14] <远古之风> “这位!”
[22:14] <无名> “?”
[22:14] <远古之风> 一个人跳了出来
[22:14] * 无名 闻声转向。
[22:14] <远古之风> 你看他带着面具
[22:14] <远古之风> 上面画着空气的波纹
[22:14] <远古之风> 就知道这是传说中的西北风记者了
[22:15] <无名> “有何贵事?”
[22:15] <远古之风> “你刚刚从欺诈派对里出来哩!”
[22:15] * 无名 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凝视着对方。
[22:15] <远古之风> “很少有一年级新生去派对哩!”
[22:15] <远古之风> “放心我不会对外公布你们的姓名的。”
[22:16] <远古之风> “能给透露一点内部资料让我凑完这篇稿子么~”
[22:16] <无名> “也就是说,您想要情报吗?”
[22:16] <无名> “对我来说,并没有得到师尊不许透露的密令。”
[22:17] <远古之风> “哦哦哦!多告诉我一些吧!”
[22:17] <远古之风> “和西北风交朋友可是有各种好处的。”
[22:18] <远古之风> 确实,虽然成员属于半秘密状态,但西北风的成员的确被认为神通广大
[22:18] <无名> “是的。”
[22:19] <无名> “我恰好也有一些消息需要向您打探。”
[22:20] <远古之风> “哦?”
[22:20] <无名> “比如说,您知道这里有什么快捷的交通方式,可以让人前往卡雷斯么?”
[22:21] <远古之风> “哦?你要去卡雷斯?”
[22:21] * 无名 露出一个刻意做出的笑容。
[22:22] <远古之风> “方便告诉我去做什么么?”
[22:23] <无名> “为拉什克老师办事。”
[22:23] * 无名 淡淡地说,仿佛这样就已经泄露了足够的信息给对方。
[22:24] <无名> “这不是什么特别值得谈论的内容。”
[22:25] <远古之风> “唔……如果我恰好有一种潇洒快捷的交通工具可以借给你,你能告诉我关于欺诈派对的情报?”
[22:28] <无名> “这一次的话,可以。”
[22:28] * 无名 思索了一下,并没有加出更大的戏码。
[22:28] <远古之风> “那么一言为定。”
[22:29] <无名> “很好。”
[22:29] <无名> “对于我们来说,体验也是一种情报,你就慢慢地体验吧——交通工具在哪?”
[22:30] <远古之风> 他从空间袋里掏出一个煤块
[22:30] <远古之风> “点燃之后,你会得到一匹与你很配的马。”
[22:31] <远古之风> “他会听从你的命令的。”
[22:31] * 无名 从怀里取出一枚水晶,握在掌心之中。
[22:32] <远古之风> “这是?”
[22:34] * 无名 用力攥紧那枚水晶,将一阵闪烁的能量光辉压入其中。
[22:35] * 无名 将之前自己所看到的模糊的景象(脸部模糊)和他们的对话压入其中,一旦以正确的方法激发,就能展现片段的图景。
[22:36] <无名> “如果你想知道更多,就请祝愿我平安回来吧。”
[22:36] * 无名 将水晶抛向对方,同时拈起了那枚其貌不扬的黑亮煤块。
[22:36] <远古之风> “我们以后还会有更多合作的。”
[22:37] <远古之风> “我继续去破解拉什克的心灵迷锁去了~”
[22:38] * 无名 脸上的肌肉微微抽动了一下,但没有让笑容露出来。
[22:38] * 无名 举起煤块,用注视就将之点燃。
[22:39] <远古之风> 很快火焰就旺盛到你无法握持之的地步
[22:39] <远古之风> 你不得不将其放在地上
[22:39] <远古之风> 巨大的篝火冲天
[22:39] * 无名 向后退开了一步。
[22:39] <远古之风> 从烈焰中,一匹梦魇缓缓走出
[22:40] <远古之风> 在你们无声的交流中,你知道他的名字叫做焦炭
[22:41] * 无名 伸出手抚摸了异界的魔兽的脖颈。
[22:41] <远古之风> 是一匹年轻傲慢的雌性
[22:41] <远古之风> 她喷了一口气
[22:41] <远古之风> 示意你可以上来了
[22:41] <无名> “很好,我喜欢可以合作的对象。”
[22:41] * 无名 启动了一个防御模式,翻身跨上了梦魇燃烧着的后背。
[22:42] <远古之风> 她助跑了几十米
[22:42] <远古之风> 随即一跃而起
[22:42] <远古之风> 带着你向天空飞去
[22:43] * 无名 俯瞰了一眼快速缩小的学院后,将自己的思考与计划集中在了接下来的旅行和任务上。
[22:45] <远古之风> ---------------翌日西北风的头条是《夺心魔的人造怪物骑着地狱魔物进行人口买卖--学院以实际行动支持蓄奴省》这种事情我会告诉你么-------------------
[22:48] <远古之风> “那么这是这次预约好的五十名奴隶。”
[22:49] <远古之风> 你和这个奴隶贩子合作过一两回,他的弯刀使得不错。
[22:49] <远古之风> 不过到了卡雷斯最大的奴隶市场里,他也是给别人打工的小弟而已
[22:49] <无名> “……”
[22:50] * 无名 用挑剔的目光打量了几个奴隶。
[22:50] <远古之风> “现在你可以去检查这些奴隶了,没问题的话,就在这份文件上签字吧。”
[22:50] <远古之风> 他已经准备好了文件和魔法验证符文
[22:51] <远古之风> 这一批奴隶的年龄分布比较均匀
[22:51] <远古之风> 似乎刻意选择了10--60岁不同年龄层男女
[22:51] <无名> “不急。”
[22:52] <远古之风> 他们大多是罪犯的家族,和破产者
[22:52] <远古之风> 因为是人类,所以价格额外贵一些
[22:52] * 无名 耐心地检测了对方的身体与谈吐,以及是否具有隐藏起来的魔法力的天赋。
[22:52] * 无名 对特别的对象也会以心灵魔法施加控制,进一步地了解对方的内涵。
[22:53] <远古之风> 事实上在卡雷斯杀死奴隶已经被视为非法行为了,不过你带他们去了学院也就没人管的了了
[22:54] <远古之风> 很遗憾的,在这群人中,没有人具有潜在的“能力”
[22:54] <远古之风> 当然,却也有拥有超人的“勇气”的人,愤怒而高傲的看着你这个买主
[22:54] <无名> “好吧。”
[22:54] <无名> “没有惊喜,但至少无功无过。”
[22:55] * 无名 检查了一番文件后,拿起了笔。
[22:55] * 无名 签收了这些奴隶。
[22:55] <远古之风> “您看,我们准备的多好,绝对童叟无欺呀。”
[22:56] <远古之风> 作为正在贩卖童叟的人,说这种话,多少令人觉得很讽刺
[22:56] <无名> “我注意到你们的货源质量越来越糟糕,这样下去的话,我担心日后这个市场会面临一次缩水。”
[22:56] <无名> “为了彼此日后的事业,请好好改进一下。”
[22:56] <远古之风> 他拿出封有魔力的蜡印
[22:56] <远古之风> 你将其中注入了拉什克的秘密符文
[22:57] <远古之风> 随即蜡印变成了有法律效应的印章
[22:57] <远古之风> 紧紧的贴在契约书上
[22:57] <远古之风> 确认着一大笔金钱的易手
[22:58] * 无名 计算了一下这笔买卖,多少有些惋惜自己浪费的宝贵时间。
[22:58] <远古之风> “您哪的话,最近废奴省还在搞各种提高奴隶生存质量的活动,他们可比以前吃的好多了!”
[22:58] <远古之风> “先生!也买了我吧!”
[22:58] * 无名 开始思考把这么多奴隶带回去的麻烦程度。
[22:58] <远古之风> “我很能干的!”
[22:58] <无名> “……?”
[22:58] <远古之风> “只要让我和妈妈在一起!”
[22:59] <远古之风> “操你妈闭嘴呀!”
[22:59] <无名> “看起来,还有些人很积极。”
[22:59] <无名> “你的母亲是哪一个?”
[22:59] <远古之风> 你看到旁边的奴隶围栏中,一个少女正对你哀求着。
[22:59] * 无名 问道。
[22:59] <远古之风> 而你的交易伙伴正走过去粗暴的阻止她
[23:00] <远古之风> 你很容易就从她们的表情上认出了这一对母女
[23:00] <远古之风> 她的母亲显然属于让你觉得质量刚刚勉强及格的那种类型
[23:01] <远古之风> “大人您见笑了,她不在交易名单上,我们一般都不把亲属放在一起卖的~对你们管起来有好处~”
[23:01] <无名> “哦。”
[23:01] <远古之风> 奴隶商人对你赔笑着
[23:01] <无名> “没关系。”
[23:02] <无名> “对我们来说,亲子关系并不会成为他们日后工作的阻碍,相反,往往还颇有助益。”
[23:03] * 无名 用平静的语调说道。
[23:04] <远古之风> “额……先生,你看,她长得还挺漂亮的……可以……卖个好价钱,我又不是不知道你拿去干啥……何苦呢……”
[23:04] <远古之风> 虽然你看不出他的目的,至少你可以明显的感到他不想这个女人被你买走
[23:04] <远古之风> “大人求求你买下我吧!我不想去做妓女!”
[23:04] <远古之风> “我会伺候您的!”
[23:05] * 无名 思考了数秒钟,对于没有感情和‘经验’的人来说,以逻辑推导得出结论最多也只需要这样一点时间。
[23:05] * 无名 并没有得到太多的线索,然而有许多事情都非常明确。
[23:06] <无名> “你计划把她卖多少钱?”
[23:07] <远古之风> 他面露难色
[23:08] <远古之风> “这个……您何必把话说绝呢……”
[23:08] <无名> “这不在协议之中,当然是可以协商的。”
[23:09] <远古之风> “要不我再给您介绍几对母女?保证复合拉什克先生的要求。”
[23:09] <远古之风> 他把拉什克三个字咬的特别紧
[23:10] <无名> “你知道,我最近也稍微加深了一些对男女之事的了解,如果你自己想要她……你大可以说出来。”
[23:10] <无名> “我懂。”
[23:11] * 无名 虽然并不像自己宣称的那么有经验,但这句话倒是出自真心。
[23:11] <远古之风> 根据你在派对上的经验
[23:11] <远古之风> 你觉得你击中了他的要害
[23:12] <远古之风> 他的表情就好似被你踩住了睾丸一般难看
[23:12] <远古之风> “怎么这么慢啊~拉什克先生的货还没弄完啊。”
[23:12] <无名> “那么,你想要她,我了解了。”
[23:12] * 无名 小声地说。
[23:13] <远古之风> 奴隶市场的大老板之一
[23:13] <远古之风> 一个痴肥的胖子,坐着四个壮汉扛着的轿子过来了
[23:13] <无名> “一个小小的分歧。”
[23:13] <远古之风> “老板……这个……已经……”
[23:14] <无名> “我想很快就能解决。”
[23:14] <远古之风> 他对你流露出哀求的眼神
[23:14] <远古之风> “怎么啦?我们拉什克先生的特使有什么要求不能满足么?”
[23:14] * 无名 想自己可能笑了,但其实并不知道那张尚未完全熟悉的,自己脸上的表情。
[23:14] <远古之风> “这个市场里你可以买到一切,先生。”
[23:15] <远古之风> “即使是巨人我们都有,请尽管开口吧!”
[23:15] <远古之风> 这时你才注意到他轿子上的倾国美人
[23:15] <远古之风> 是带着奴隶颈环的
[23:15] <无名> “有一个奴隶自愿和她的母亲在一起,我在和您忠实的部下讨论这令人感动的片段。”
[23:15] <远古之风> 而且是比你的更高级的,拉什克制造的型号
[23:15] <无名> “您知道,她算是漂亮。”
[23:16] <无名> “如果可以的话,能否让我多买一个人呢?”
[23:16] <远古之风> “啊,令人感动,那么我们的……特使大人想要这个美人儿了?”
[23:17] <远古之风> 他试图向旁边的手下询问你的名字,然后尴尬的掠过了这个环节
[23:17] <远古之风> “当然当然,年轻女孩子……她是处女么?”
[23:18] <远古之风> 其实这个奴隶袖口缝着红色的布头
[23:18] <远古之风> 已经标明了她的处女身份
[23:18] <远古之风> 但似乎是为了挑逗你
[23:18] <远古之风> 他的手下还是小丑一般的狞笑着走过去
[23:19] <无名> “我想,我对您的标签可以信任。”
[23:19] <远古之风> 粗暴的检查了一番
[23:19] * 无名 看了一眼佩带着弯刀的奴隶贩子,露出了自以为是的微笑。
[23:19] <远古之风> 此时你原来一起抓过兽人的冒险伙伴对你的表情可以说是仇恨了
[23:20] <远古之风> “报告大人,还是完璧呀!”
[23:20] <无名> “那么,我可以吗?”
[23:20] * 无名 对对方仇恨的目光玩味地研究着,似乎把这当成了一场欺诈派对。
[23:21] <远古之风> 奴隶老板满意的点了点头::“按照官价,年轻处女500个金币,嘿嘿嘿……不过这位朋友如果愿意以后多多照顾一下……送给你也无妨。”
[23:21] <远古之风> 他看了看你身后的梦魇
[23:21] * 无名 忽然意识到,自己不需要经验和过人的观察力,甚至不需要动用超凡的心灵力量。
[23:21] * 无名 在一瞬间站到了能够看到所有人的位置上。
[23:21] <远古之风> 这匹可怖的骏马有效的提升了你这几天的身价
[23:22] <无名> “我会向我的师尊表示,您对他是一位多么可靠的商业伙伴。”
[23:22] <远古之风> “嘿嘿……好得很,好得很,我们有很多东西都需要仰仗拉什克大人……”
[23:23] <无名> “是的,而我个人,就更是感激不尽了。”
[23:23] <远古之风> 他拍拍手,自有人去打开围栏拿出链子将这个女孩锁拿在你那一串奴隶之中
[23:24] <无名> “那么,我们就告辞了。”
[23:24] <远古之风> “哈哈,路途遥远,特使大人好好享受……”
[23:25] <无名> “我们接下来会在港口的那家酒店过一夜。”
[23:25] <无名> “再次感谢您的慷慨。”
[23:26] <远古之风> “呵呵,好,那里的鱼不错,你一定要试试。”
[23:26] * 无名 在离开前,只在‘弯刀’的脑海里轻轻叩击了一下。
[23:27] <远古之风> 和你寒暄了几句,他就离开了,自然有人引你去装奴隶的大车处各种布置
[23:27] * 无名 本来想和过去一样,只把这当作是一个信号。不过对盛怒的人来说,自己的这一下戳击得用力一些才能刺进去。
[23:27] <远古之风> 于是很快奴隶们就被装进3辆木栏杆的马车之中
[23:27] * 无名 于是在对方的脑海里几乎是用刻刀写下了‘今晚’的两个字。
[23:28] <远古之风> 随着赶车人的斥骂声,慢慢动了起来
[23:28] <远古之风> 他显然感到了被挑衅
[23:28] <远古之风> 至少你觉得他的第一反应是这样的
[23:29] <远古之风> 随后又有一些期望,疑惑,甚至希望的眼神
[23:29] * 无名 坐在大车上,悠闲地随之而去了。
[23:29] <远古之风> 然后你看到他就转身消失在了人潮里
[23:30] <远古之风> ----------------------------------------晚上,酒店,你在店里,奴隶们在车上停在后院----------------------------------
[23:31] * 无名 在酒店喝着果汁(这种好味多了),坐在椅子上注视着车子里的奴隶。
[23:31] * 无名 可以像是雕像一样纹丝不动地坐上几十个小时,也可以尽量让自己显得与人类一样。
[23:32] * 无名 现在就尽量让自己显得和人类一样,翘着腿,凝视着迷离的夜色。
[23:32] <远古之风> 你看到弯刀先生带着兜帽
[23:32] <远古之风> 从正门进来
[23:32] <远古之风> 走到了你身边
[23:33] <无名> “这更美妙,不是吗?”
[23:33] <无名> “比起担当一个冒险者。”
[23:33] <远古之风>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23:33] <无名> “我是说,看。”
[23:33] <无名> “你们是同类。”
[23:34] <无名> “没有任何差别,就像是一把撒向地面的种子。”
[23:34] <无名> “有的落进阴沟,有的落进沃土,但是几率,几率上,每个灵魂在现世的形态毫无差别。”
[23:35] <无名> “而有的人可以奴役另外一些人。”
[23:35] <无名> “以魔法,以权势,以金钱,或者仅仅以自己特别大的性器官。”
[23:35] <无名> “把他们像工具一样操弄。”
[23:35] <远古之风> “……”
[23:35] <无名> “然后忽然有一天,你意识到了这一点。”
[23:35] <远古之风> 你觉得他嘟哝了点什么,虽然很不满,但还是忍耐着听你说
[23:36] <无名> “你意识到自己也和他们一样,属于某种更加大一些的东西。”
[23:36] <无名> “你们是玩物,是工具,是数字,甚至仅仅只是毫无意义的符号。”
[23:36] <无名>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现到这一点的?”
[23:37] <无名> “酒精开始失效的时候,金钱带来的满足感消退的时候。”
[23:37] <无名> “或者,发现自己注视着某个奴隶的眼神不同的时候?”
[23:37] <远古之风> “我并不享受这些,无名,我只关心赚钱的事情。“
[23:37] <远古之风> 他以生硬的语言掩饰着不安
[23:38] <无名> “那么,为什么,你会放过生意?”
[23:38] <远古之风> 并且将手握在弯刀柄上
[23:38] <无名> “肉体欲望,我想,但这站不住脚。”
[23:39] <远古之风> “操你妈,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们把人带回去都干什么……”
[23:39] <无名> “你有自由,阔绰的身家,技巧和力量也不错——当然,算不得我见过的人类里最好的。”
[23:39] <无名> “那么,一个比你地位更加低等的人,和50个地位和她相当的人。”
[23:39] <无名> “他们的处境既然相同,为什么会让你有这么剧烈的区别感呢?”
[23:39] <远古之风> “老子看她顺眼,咋地。”
[23:40] <远古之风> “你想要啥你说吧。”
[23:40] <无名> “所以……这就是‘看法’。”
[23:40] <无名> “啊,你不能描述的再具体一些吗?”
[23:40] <无名> “你注视着她的时候的感觉?是什么时候开始你意识到这一点的?”
[23:40] <无名> “你有做过表达吗?我猜你并没有。”
[23:41] <远古之风> 你感到他观察了你一会儿,在确认你是在耍他还是真心在问
[23:41] <无名> “你有没有因为这件事产生自我厌恶?你有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行为?”
[23:42] <远古之风> 当他觉得你是认真的在问,因此真的对这些问题产生了思索的时候
[23:42] <远古之风> 哪怕是短时间的思索
[23:42] * 无名 面无表情地,一只手托着脸颊,专注地看着对方。
[23:42] <远古之风> 你也感到他产生了恐惧
[23:42] <无名> “你害怕了。”
[23:42] <无名> “但为什么呢?”
[23:43] <无名> “我不会在卡雷斯攻击你,不会把我的力量用在你身上,只要不做蠢事地攻击,你在这里很安全。”
[23:43] <无名> “那么你在害怕什么呢?”
[23:44] <远古之风> 他紧紧的握着弯刀,让你觉得他可能会失控攻击你了
[23:44] * 无名 向前倾身,专注地看着昔日的冒险者。
[23:45] <无名> “你害怕你自己迄今所行之事。”
[23:45] * 无名 轻轻地拍了一下手,这是结论。
[23:46] <无名> “我的条件有三个。”
[23:46] <远古之风> 当你抛下诱饵的时候
[23:46] <远古之风> 你觉得他简直是不管鱼钩什么样都准备咬的,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23:47] <无名> “我需要一些可靠的保镖,比你们平时提供给我的更快,更高效的方法可以把这些奴隶运回去。”
[23:47] <无名> “我要一个,当然,两个也不嫌多,更加有些本事或者一技之长的人——我不管他是什么人,来取悦我的主人。”
[23:48] <无名> “我会给你她,以及她的母亲——在我看来,很多人类的男人都不会介意一个在自己中意的女性面前当上英雄的机会。”
[23:48] <无名> “你可以告诉她是你的英勇救下了她和她的母亲——这不算是谎言。”
[23:49] <无名> “然后,我的最后一个条件。”
[23:49] <远古之风> 他咽了一口口水
[23:49] <无名> “你要在今晚让她爱上你,并且夺走她的处子之身。”
[23:50] <无名> “当然,我不会帮助你,也不会插手。”
[23:50] <无名> “我所能做的,只是把我的房间让给我过去的老伙伴。”
[23:50] <无名> “一个,晚上。”
[23:50] * 无名 没有必要让自己看起来在笑,这种时候没有必要。
[23:51] <远古之风> 他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23:51] <无名> “去吧,那么。”
[23:52] <远古之风> “我会帮你介绍一个人……可以跟你去魔法学院也不会被注意的……”
[23:52] <远古之风> 然后他转头就走了
[23:52] <无名> “我有一场更好的派对可以献给你,师尊。”
[23:53] <无名> “我真希望你在场。”
[23:53] <远古之风> 当夜深人静的时候
[23:54] <远古之风> 你看到他悄悄的接近了关押奴隶的篷车
[23:55] <远古之风> 然后就是各种窃窃私语的对话,以及他拔出刀威胁其他奴隶的刀光
[23:56] <远古之风> 很快他就带着母女二人从监牢里走了出来
[23:56] <远古之风> 附近的侍者路过
[23:57] <远古之风> 你听见他大声的说“楼上的少爷要用。”
[23:57] <远古之风> 就这么蒙混过关的将母女二人都带进了你安排的房间里
[23:58] <远古之风> 然后就是冗长的解释
[23:59] * 无名 因为对方的谈吐技巧太过拙劣,差点睡着。
[00:00] * 无名 于是用了一些鲜肉喂梦魇来提神。
[00:00] <远古之风> 他费尽嘴皮才让她们相信你会把奴隶们拿去一个修罗场一般的地方献祭邪神
[00:00] <远古之风> 终于进行到了你最感兴趣的破处的部分
[00:01] <远古之风> 显然的,让一个女人在这种复杂的情况下爱上一个男人并且和他睡觉,是很困难的
[00:02] <远古之风> 因此他自己擅作主张的颠倒了顺序
[00:02] * 无名 给梦魇刷毛。
[00:02] <远古之风> 总之霸王硬上弓的将女人抱上了床去
[00:03] <无名> “我想,这就是被欲望所占据的人类的极限。”
[00:03] <无名> “粗鲁,莽撞,愚蠢得仿佛思虑会要他们的命。”
[00:04] <远古之风> 楼上的房间充满了少女的哭叫和老女人的哭喊
[00:04] <远古之风> 仿佛你和他真的在楼上变态的一起亵玩奴隶一样
[00:05] <远古之风> 不过,就在他撕开衣裳,准备最后的冲刺的时候
[00:05] <无名> “……也许真的会要他的命。”
[00:05] <远古之风> 他仿佛突然悟到了什么一样
[00:05] <远古之风> 脸色铁青
[00:05] <远古之风> 浑身瘫软
[00:05] <远古之风> 那话儿也失去了雄风
[00:06] <远古之风> “你在看么?无名?”
[00:06] <远古之风> 他朝着空旷处木然的问道
[00:06] * 无名 当然没办法回答啦。
[00:06] <远古之风> 留下了羞耻的泪水
[00:07] <远古之风> “草草草草草……”
[00:07] <远古之风> 他捶打着地板
[00:07] * 无名 只能让灵晶仆缩缩好,给梦魇修了修马蹄掌。
[00:08] * 无名 不觉得自己应该笑,不过并没有去控制什么。
[00:08] <无名> “我想,他还是会恨我。”
[00:08] <远古之风> 突然,他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
[00:08] <无名> “但比起他的爱来,也许恨更好一些。”
[00:08] <远古之风> 站起来,喝止了哭喊的女人们
[00:10] <远古之风> “无名,你厉害,但老子也是人!不能被你这样扯着毬毛耍!”
[00:10] <远古之风> 说罢,他抓起弯刀,胡乱传说衣服
[00:10] <远古之风> 一把抱起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少女
[00:11] <远古之风> 从窗户上跳了出去
[00:11] <远古之风> 跳进了漆黑的河水中
[00:12] <无名> “所以说,有些人就是不知道,契约精神应该是死也要遵守的,对吧?”
[00:12] * 无名 摸摸梦魇的额头,无奈地说。
[00:12] <远古之风> “焦炭不屑的对你喷着煤烟
[00:13] <无名> “但没关系。”
[00:13] <无名> “我们可以让他先欠着。”
[00:15] <远古之风> ---------------------------------SAVE----------------------------
“萨怖族检验战兽的唯一标准是:如果无法在30拍内吓哭一个奴隶小孩,这头战兽就是不合格的。
但自从卡尔曼•巡云从奴隶营被带到检验场以后,他们不得不改变标准——没有被这个小鬼吓跑的战兽,就算是合格了。”


“我就像个乞丐,向每一个站到我跟前的诗人乞讨一个能够令自己满意的故事,乞讨一首能让我安眠的歌谣,而到最后我总是失望。于是我杀光了我的国家所有的诗人,以及今后所有将会路过我的国家的诗人。除了你……只有你例外,巡云大师!”
“谢天谢地。”
“不,我才是应该道谢的那一个,你让我体会到了自己一直追求的……”
“我是说,谢天谢地你不是一个美食家。”


“别再哭叫我在第一场战斗的突袭轮就解决了后面几个模组的BOSS了,我基于对你们扮演欲求的尊重才把这件事留在团开始后做。”
“少研究这张卡的属性和数据问题,我需要做卡本身就是一种Nerf。”
“阻止DM给我宇宙毁灭级的法术卷轴并不太明智,你知道,那是因为他不敢让我把自己会的抄下来。”
“如果你既不打算玩爆这几个世界观,也没想过逼主持人上吊,和我参加一个团干嘛?”
“我并不用数字,而是用“无限”和“更无限”来记录我的生命值状态,就和“不可能”是我的不良状态栏里唯一的备选一样。”

离线 远古之风

  • 远古新人化石
  • 版主
  • *
  • 帖子数: 1607
  • 苹果币: 2
    • http://
Re: 极限团-无名
« 回帖 #2 于: 2012-10-22, 周一 00:22:44 »
你在押送奴隶路上收到飞鸽传书:

劇透 -   :
飞鸽传书:“作为实验欲入学者的心智品德与世故灵巧的的测试,如果某位前来申请入学的受试者主动攻击无名的奴隶车队并且在拯救奴隶上有杰出或者成功的表现将会得到某些老师的认可请无名同学保证在开学那天让奴隶车队到达校门口同时全力准备应付受试者勿要令校方威严扫地”
广阔天地为瞎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