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DND3R 前奏导入  (阅读 1195 次)

副标题:

离线 默石

  • Peasant
  • 帖子数: 4
  • 苹果币: 0
DND3R 前奏导入
« 于: 2017-05-10, 周三 05:41:17 »
< DMpoi> ————The Test·模拟训练场————
这个地方并不寒冷,却给人一股寒意,巨大的门后模拟着冰天雪地的情形,而它近乎完美的模拟设施让这一个巨人那么高的门像是凭空立在那一样,似乎透露着说不尽的威严
“Ga-17,请进入测试场地”广播声从高高的白色天花板上传来
两个巨大的门扉朝两边徐徐拉开,上面的风雪因为它的移动而颤抖,然后一滩接着一堆的向下掉,砸进了雪地里,一个雪原的景象缓缓进入他的视线,四周飘着小雪,打在Ga-17的身上,这些人造的雪花倒是有那么几分真实——而透过那缝隙,一股迷人眼睛的刺骨寒风泄了出来,把Ga-17的眼睛扎得有些痛了,他穿着的那些厚厚护甲让却他感觉更好些

<纽维> 纽维缓慢的走进训练场,看起来好像没什么戒备,实际上如果仔细观察他的露出的皮肤,可以看到轻微的颤动,这是肌肉绷紧时所产生的震动
<纽维> 纽维把全身肌肉形成一个半绷紧的状态,强烈收缩的腹部和臀部肌肉有利于他随时随地的在紧张中爆发出最大的力量,
<纽维> 【end】
<DMpoi> “请做好准备”
<DMpoi> 他踏着白雪走进已经变得相当寒冷的场地,连盔甲上倒应着的白光都令人感到刺骨的寒
<DMpoi> ‘呲,呲’他在雪地中留下一个个深深的脚步
<DMpoi> ‘咔咔咔——’他身后的大门也缓缓拉起,相撞——并凑在一起,黑色的大门上的风雪已抖落散尽,能看见那上面蓝色的清晰纹路,仿佛是一条条做着方正阵型的蓝色毒蛇,相互交错
<纽维> 纽维左脚后撤一步,身形微微下压重心,侧过了身子,抬起了手中的武器成预备式
<纽维> 冷漠的双眼在这一刻略微充斥一点热情,就好像一座死火山突然准备喷发了一样
<DMpoi> “调整————恩?”
<DMpoi> ‘咚!’
<DMpoi> 灯光突然暗了下来
<DMpoi> 从灰色的苍空中传来控制台那边人员发现了什么的声音
<DMpoi> “电路似乎有点问题,Celbo,Glandia先生们,请允许我去查看一下”
<DMpoi> “好,你去吧”那透明的玻璃藏在一个小雪堆中间,那之后的两人观察着Ga-17的一举一动,直到那个工作人员走远了,Celbo就发话了
<DMpoi> “这里的设施经常断路吗?”
<DMpoi> “恩,不应该吧,不过偶尔有这种事发生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DMpoi> 整个设施貌似停电了,但模拟训练场没有什么变化,仍旧是一片白雪和灰蒙蒙的天
<DMpoi> “Karen和Paris没有把这块工作做好,如果Alduce知道这次报告,肯定要发一次脾气”Celbo无奈的说
<DMpoi> “嗯哼”Glandia耸了耸肩,什么也没说
<纽维> 【卧槽怎么还不派人来,这么保持绷紧很累的啊】于表面的冷漠不同,纽维的内心充斥的剧烈的情感,虽然内心对这次情况很不爽,但是表情还是好无波动的冷漠,只是眼中的炙热多了一分
<DMpoi> ————Battle Begin————
<DMpoi> 突然,一股莫名的恐惧袭来,直直的突入他的大脑,更深处的意识,这个方向来自——
<DMpoi> 他的头顶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穿着棕色大衣,被银色胸甲勉强包着的白发女子和她无神而与他不尽相同的无神蓝色瞳孔,掀起了一阵白色的尘土,越过他的脑袋,长刃与Ga-17只差毫厘,他敏捷的侧过身,左脚后退并在其中止步,他的头发被切下一小片来在寒冷的空中伴着雪花飘下
<DMpoi> 她在迅速超越Ga-17后,白色的长刃和她本人在不远的距离处迅速的转了两圈,并马上平衡好了脚步,做好了架势打算与Ga-17进行一场战斗
<DMpoi> 【过意志】
<纽维> .r d20+4
<DMpoi> Ga-17顽强的大脑完美的接下了恐惧的侵袭——但是身上的肌肉却止不住的哆嗦,是因为太冷了吗?还是因为那一记来的太猝不及防
<DMpoi> 【惊恐术,过了意识成功后,1轮颤栗,攻击加值-2】
<DMpoi> 骰先攻
<纽维> .r d20+1
<DMpoi> 【完x】
<DMpoi> .rd20+6
<DMpoi> 【唉唉都差不多嘛23333】
<纽维> 【卧槽吓我一跳,等等,这是。】纽维注意到少女的样子,内心略微沉重【同类吗】
<DMpoi> 她没让Ga-17好好的打量一番,就冲向前,横在一旁的白色长刃上就溢满了血色,留下一抹红光,并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大步向Ga-17闪了过来,手中的长刃在空中舞了两圈,留下两道鲜红的轨迹
<DMpoi> .rd20+7
<DMpoi> 【噗嗤】
<DMpoi> .rd20+6
<DMpoi> 【这是一个团后期的敌人x】
<DMpoi> Ga-17没有迟疑,钉头锤迎着红色的轨迹反击,将第一次攻击硬是反抽了回去
<纽维> 纽维绷紧发动的肌肉起了作用,他灵巧的扭转身体,用少女进攻时露出的破晓,狠狠的一锤
<DMpoi> 随之而来的是她迅速的调整力道的方向,朝着Ga-17的左侧又划来一道红色的半圆,而黑色的硬木盾又格挡住了这一击
<DMpoi> 【骰吧】
<纽维> .r d20+5  猛力狂暴信仰大锤80
<纽维> 纽维眼中原本闪烁着星光的的火焰瞬间充斥着整个眼帘,纽维猛地吸了一口气,臀部于腹部的肌肉瞬间锁定,空气带个腹部的加压让纽维的力量瞬间变强,大锤带着强烈的破空声像少女锤了过去
<纽维> 【几级啊喂!】
<DMpoi> 钉头锤稳稳的砸到她的细腰上,隔着大衣都能感受到一股实感,这一击打的真是不轻!
<DMpoi> 她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一般,用长刃把钉头锤给挑开,也正好给Ga-17一个重新再来一击的机会
<纽维> 【啥?】
<DMpoi> 她的长刃向Ga-17的下盘扫过去
<DMpoi> .rd20+9
<DMpoi> 【没事,这一发什么buff都没加x】
<DMpoi> .rd20+4
<DMpoi> 刃峰扫过Ga-17的膝盖,留下了不小的血口,让银色的刃口重新染回了红色
<DMpoi> .rd10+6
<DMpoi> .rd10+5
<DMpoi> 【啊忘了还有+1x
<DMpoi> 【我算算】
<DMpoi> 【实际上每一击还有来自伤害池的1点额外伤害
<DMpoi> 【哇】
<渢落> @DaZ 我才弱
<DMpoi> 这一下让Ga-17不得不单膝跪在雪地里,而接下来,她扬起长刃便朝着他的左肩砍去
<DMpoi> “你还想战斗吗?”
<DMpoi> 血不停的外溢,他的左肩上方到胸口开了一个溢着红色的血痕,缓缓的喷涌着新鲜的血液
<DMpoi> ····················································
<DMpoi> “那是什么!?Glandia!”Celbo愤怒的大喊道,“你这是放了个什么东西进去!?”
<DMpoi> “不”,他面无表情,但已经与以往不一样了,“那个东西······不是模拟训练场的东西————”
<DMpoi> ‘翁’
<DMpoi> 电力恢复了
<DMpoi> 暗色的皮甲上额外渡了一层红
<纽维> “。。。”【卧槽要死人了,这太强大了我怎么赢啊】
<DMpoi> “自由——自由——你想要自由吗?”
<DMpoi> 她的死鱼眼看着纽维
<DMpoi> ————如果不偷袭的话battle结束
<DMpoi> 【你们级数又差的不多x】
<纽维> “自由?”纽维微微一笑“你,什么都不懂”
<纽维> 纽维勉强起身“来吧”(飞龙骑脸怎么输)
<纽维> 纽维丢掉了盾牌个锤子,摸出了长矛,左手闪烁了一记土黄色的光芒
<DMpoi> “先生”她后退两步,“你什么都不懂”
<DMpoi> 【来吧,你的回合x】
<渢落> 手起刀落抹了体自己的脖子←_←
<渢落> 不对)
<纽维> 纽维发现电力恢复,面无表情的低声说到“我敢断定,你回答不出那个问题”随后爆发出自己最大的力量,冲向少女
<纽维> .r d20+10
<DMpoi> 【噗】
<渢落> 做人莫装b←_←命中不敢比
<渢落> poipoi
<渢落> 什么时候合流?
<渢落> ←_←
<DMpoi> “帝国人也没有告诉过我那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
<DMpoi> 她的长刃竖立起来,刃身挡住了矛尖,两者相撞发出巨大的响声
<DMpoi> “斯特尔死得太早,之后的两次帝国复辟一点都不像样”
<DMpoi> 她反刃将矛尖别开,矛深深的插入了雪地
<DMpoi> ‘撕拉!’
<DMpoi> 【平A把pc在导入里A死了怎么办】
<DMpoi> 【怎么办!】
<DMpoi> 【大丈夫】
<DMpoi> 【我们有最新的科技生物修复仪器。。。。】
<渢落> @『A』诶嘿~★ (强制抢救)
<纽维> 纽维倒下了,不知是生死
<DMpoi> ————黑暗————
<渢落> @DaZ (我为你祈祷,希望妹子没趁机阉了你)
<DMpoi> “我是什么”
<DMpoi> “我从哪来”
<DMpoi> “我要去哪”
<DMpoi> “世界是什么”
<DMpoi> “特卡迪尔?”
<DMpoi> “我是什么?”
<DMpoi> “我从哪来?”
<DMpoi> “我要去哪?”
<DMpoi> “世界是什么?”
<纽维> 【(而且这是迪迪亚尔说的)】
<DMpoi> “巨龙飞跃过我们的头顶”
<DMpoi> “我是什么”
<DMpoi> “你们能做到吗!?试问,他们能做到吗!?帝国,不会陨落,而今日重启!”
<DMpoi> “斯特尔第二帝国!”
<DMpoi> “赫摩罗的美食·········”
<DMpoi> “我从哪来”
<DMpoi> “欧塞普众神,将红色的血辉·········”
<DMpoi> “我要去哪”
<DMpoi> “·········万物而归一”
<DMpoi> “王朝,崛起!”
<DMpoi> “世界是什么?”
<DMpoi> 【没x,这话的确不是他说的,让他串场而已】
<DMpoi> ———————两天后·谭森机————————
<纽维> 【我是图样,纽维】
<DMpoi> 【@Da.Z @霞羙η1蒼穹 汇合吧】
<纽维> 一个声音一锤定音
<DMpoi> 底下的绿色,茂密的树林与蓝白色的天空,远方的山峦此起彼伏,黑色的飞行器在这远无人烟的地域上方静谧的移动,风儿拂过两人的面庞········
<DMpoi> 【斯特尔是第一帝国的帝王家族】
<DMpoi> “你们两人要先和G6和G3汇合——路上,作为同僚,不说点什么吗?”
<DMpoi> 驾驶员带着一副俏皮的墨镜,没有回头,这么说着
<纽维> 【那个妹子是谁啊,好能打啊,在遇到她要先发制人】
<DMpoi> 【后期的杂鱼x】
<纽维> “。。。”冷漠
<DMpoi> 【中期小boss】
<DMpoi> 【后期随手刷3个x
<DMpoi> 【嘛嘛,都是后期的事啦】
<DMpoi> “我知道哦,你两”
<DMpoi> 他插嘴道
<DMpoi> “一个是难缠的诗人,另一个是不爱说话的战士”
<DMpoi> 【蛮子牧x】
<DMpoi> 【大z上阿苍的
<DMpoi> 【233333333
<DMpoi> “我听说过的,所以你两说不成话也是自然~”
<纽维> “Ga-17待命中”
<DMpoi> 【23333333
<DMpoi> 【你两真不对话啊233333
<渢落> “ 精灵在歌唱,亘古之力司万物。其命,其魂,以至其骸。 ”
<纽维> “无法理解,资料不足”
<纽维> “请陈述于任务相关内容”
<DMpoi> 【2333333
<渢落> “ 其到来之时,灼热之疾风必吹荒大地,生者必成尸骸 ”
<DMpoi> 你们能从颠簸的飞行中感受到驾驶员的不容易
<DMpoi> “pu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
<DMpoi> 他憋住不笑,就这么向前行驶着
<纽维> “。。。,不明内容,忽略处理”
<DMpoi> 就这样,无言而滑稽的两人,伴着驾驶员的憋笑声,缓缓的抵达了集合地点···················
<DMpoi> ————导入end————
<DMpoi> 这是大z的一段
<DMpoi> ——————主研究所·渢落·‘轮日’——————
<DMpoi> 历史的齿轮在不断地向前碾压,形成一条抹不去的道路
<DMpoi> ‘轮日’中映照着过去,映照着历史,通过它,我们便能重新看到过去
<DMpoi> 光耀色的齿轮不断在光芒中转动,那之间的过去场景不断回转消失,又出现新的历史,然后无限的循环
<DMpoi> “渢落,‘轮日’不能开启太久”
<DMpoi> Alduce的助手站在‘轮日’设施的门口,插着手臂说
<DMpoi> 【没,明天我没时间】
<DMpoi> 【明天上学x】
<DMpoi> 【封闭】
<渢落> “好”
<DMpoi> “这里的供电设备还不是很足”
<DMpoi> 他转过身,回到了溢满书香的木质走廊,那之外暖色的光球在天花板上蹦蹦跳跳,形成一幅活跃的景象
<渢落> “维生系统么?”
<渢落> @『A』诶嘿~★ ?
<DMpoi> ‘轮日’的光芒渐渐消失,失落,那过去的情景慢慢被吸入黑暗,混杂成一团混沌的映像,停止在了齿轮的中心
<DMpoi> 光轮渐渐黯淡下来,变成一块毫无生气的老旧巨型齿轮
<DMpoi> 渢落和其它诗人一样,有着来图书馆的特殊权利,大多数人造生命体难以靠近,但唯有他们这些幸运儿能够进入这个静怡的地方,诗人嫉妒
<DMpoi> 【码字来着x】
<DMpoi> 【使人】
<DMpoi> “维生系统还在深一点的地方,渢落,不过你不必要知道这么多”男子留了个黑色的背影给他,“就像以往一样就好”
<渢落> “以前?什么样?我不曾记得,我只记得往昔的余辉与轮日的残影”
<DMpoi> “我已经老了,不像你们,吸收知识的能力够快,往昔的事我已记不清,也留不住时间的残影”他苦笑着靠在墙边,侧脸对着渢落“Alduce和各位主管昨天从001试验区回来了,隔了很多年”
<DMpoi> 乍一看,才发现他的面庞早已刻满了时间的痕迹,但挺直的腰杆丝毫看不出来
<DMpoi> 与以前有什么大的变化
<渢落> “结果怎么?”
<DMpoi> “你猜我来告诉你什么,渢落?”
<DMpoi> 他灰色的领结与灰色的短发相呼应,瞬间使他看起来苍老很多,但是像刚才仅是看背影是难以看出的
<渢落> 可以过个察言观色?
<DMpoi> 【用不着了x】
<DMpoi> “你将去002执行任务,命令,不仅是Glandia,还有Alduce下达的命令”他耸了耸肩膀
<DMpoi> “大致内容,Glandia会在‘谭森机”
<DMpoi> “上告诉你——当然,是通过Fran的通讯”
<渢落> “那他们从001带回了些什么?”
<DMpoi> 他歪过来一个脑袋,随意的说到
<DMpoi> “哈——你真以为我这种人能这么快就知道他们带了什么东西回来吗?他们有没有带东西我都不知道”
<DMpoi> 【嗯哼x】
<纽维> 啊苍没了
<DMpoi> 【完】
<19T> 也许是系统不稳定,GG了
<DMpoi> 【完完完x】
<DMpoi> 【完完完x】
<DMpoi> 【也许在码字x】
<渢落> “这样啊”渢落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集齐12之键,前往至高天”“以究极人型追寻人理之初原。”“我,l,私,吾,人,人造人”“带回了什么?希望亦或真理?亦如永恒的思考?”“会有么?迦勒底亚斯....”
<渢落> ←_←
<DMpoi> 【噗噗x?】
<DMpoi> “唉,我可真是搞不懂诗人的思想”他笑着长叹一口气
<DMpoi> “反正是个不得了的东西”
<DMpoi> 他摇了摇头,拍了拍渢落的肩膀
<DMpoi> “而现在我得重新当一回驾驶员了,渢落——和我到机场去,你——”他顿了一下
<DMpoi> “应该没看过真正的蓝天吧?”
<渢落> 渢落指了指脑袋,“天,在这里”
<DMpoi> 他会意的笑了笑,踏了踏地板
<DMpoi> “而你也应该早已准备好了”
<渢落> “无所谓准备与否,这是我的世界,也只是我的世界”
<DMpoi> “像你这样的家伙,可真是麻烦啊~”他扭过头,向前走去
<DMpoi> “倒也该走了”
<DMpoi> 在摇曳的暖光中,他缓步向前,整个图书馆里漫着一股平静的气息,令再烦乱的心神都能安宁下来
<渢落> “嗯,走吧”
<DMpoi> 渢落与那名老人一起,消失在走廊的末端,脚步声渐渐消失在远方
<DMpoi> ‘嗒-嗒-嗒’
<DMpoi> 时钟不断的向前
<DMpoi> “嗒-嗒-嗒”
<DMpoi> ————END————
<DMpoi> 这是阿苍的
<DMpoi> ——————277E1G6·19T-测试年12【12岁的意思】——————
<DMpoi> 试验区中,不停的回荡着‘滴滴滴’的响声,整个走廊上布满了白色的沉闷光芒
<DMpoi> 在测试年满16前的人工生命体们都在底层的生活区中长大,少有人能走上这座建筑物的顶头上
<DMpoi> 孩子们没有什么可供娱乐的东西,甚至可以说,他们只有发呆-睡觉-吃饭-看指定的书这几个行动可做,但是其中有些聪明的家伙创造了一些小游戏以供娱乐——Glandia是唯一一个愿意慢慢培养人工生命体的主管,他的做法Alduce和Mastries都不是很认可,但是M自己也没有那个权利去说他,Alduce和他又是老对头兼老同事,所以Glandia还是这么做了
<DMpoi> 走廊两侧是几个普通的办公门,里面无一例外是那些不知道在玩什么游戏的孩子们,但这些游戏并不活泼——整个世界的空气都相当的沉闷,令人感到不舒服,但对于生活了12年的她来说,这却是很正常的
<DMpoi> “咔嚓”
<DMpoi> “嗞————嘣!”
<DMpoi> 主电梯口厚重的门徐徐朝两边拉开,一个白发的老者穿着白色的大衣,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两个全副武装,戴着黑色钢盔和厚厚防弹衣的士兵·········
<DMpoi> 他看上去相当有精神,但却不露颜色,深蓝色的眼睛和沧桑的皱纹里雕刻出一道巨墙,让人难以看透,就是Alduce那尖利的目光也难以刺穿它
<DMpoi> 他快步走向缩在墙角边的G6,让她误以为是来找她而抬起了玲珑的双眸,但是Glandia却越过了她,走进了她身旁的门后
<DMpoi> 【打括号x
<DMpoi> “Glandia?”里面传出一个沉闷的女声
<DMpoi> “应该是Alduce让我回主研究所了,你不用说了——”里面传出她那充满机械性的话语
<DMpoi> “A-03,我和Alduce的关系你知道,我希望你不要没事就跑我这来了,可以吗?”Glandia苍老的声音却透着一股坚毅
<DMpoi> “嗯,我知道······”
<DMpoi> G6·19T听到两人的对话,没有做出反应,但是在过了不久就看见一个白色长发的女人和Glandia一起走出了房间,往她的脸上拂过一阵热风
<19T> “恩?”19T的面色,没有任何的表情波动
<19T> 她的眼神随着二人离开的步伐渐渐转动
<DMpoi> 就在两人慢慢离开她的视野,走向电梯的时候,她回过头来,侧眼看了一眼19T
<DMpoi> “我要带走G6,Glandia,你刚才不会是在装作不知道吧?Alduce告诉过我,让我带走她”
<DMpoi> “············”Glandia没说话,机器也能看懂那机械的心吗?
<DMpoi> 女子转过身,白色的长发在空中转了个圈,能清晰看到她那齐刘海之下的湛蓝色眼睛,向看着它们的G6·19T迎面走来
<DMpoi> “没问题”Glandia突然冒出这句话
<DMpoi> “··········”
<DMpoi> A-03蹲下身,向19T伸出右手,但那副表情就像死人一样,没有一丝温暖,她的身影甚至挡住了那白色的光芒,让幼小的19T独自蜷缩在黑暗中
<19T> “唔~”19T也像,完全不知畏惧和冰冷一样的战士,抱着膝盖坐在地上,抬起头,用她那奇特的瞳孔,看着A-03
<19T> 蓝灰色的眸子在光线下闪着奇怪的光晕
<19T> “命令?”她一字一顿的问道
<DMpoi> “走”她似乎在指示她
<DMpoi> “Alduce让我带你去001试验区,来让你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战士以加入战斗和更高级的命令”
<DMpoi> 【而在未来的指令权仍掌握在Glandia的手中,所以G没有反对,他可以通过各种理由调动G6】
<19T> “好的,G6-编号19T,以确认命令权限~”小女孩站起身,牵住A-03的手,抬起她不带着感情的面孔“A-03,请多指教”
<19T> 话毕,便又安静的站在他的身边
<DMpoi> 她那张死气沉沉的脸却背着所有人,露出了微笑,但是那眼神还是那么死,她站了起来,那时那微笑却突然消失,突然变回了原来的沉寂模样
<DMpoi> “Glandia先生,我就这么告退了”
<DMpoi> 没有过多的言语,她就把19T带到了电梯口
<DMpoi> Glandia无言的看着两人,什么都没说
<DMpoi> 那之后不知过了几分钟
<DMpoi> ·······················································
<DMpoi> 这个建筑··················到底
<DMpoi> 有多高啊
<DMpoi> ————第10测试年·G6·19T————
<DMpoi> 【也就是10岁】
<19T> 长大后的19T
<DMpoi> “Tangly~?”
<DMpoi> 一个孩子呼唤她的声音在耳边环绕,但是休息时间没有还没有结束,所以19T没有睁开眼睛
<DMpoi> “Tangly睡觉呢,你别打扰她了啦······”
<DMpoi> “唔姆······但是······我们还能玩什么哦·····”
<DMpoi> “为什么姐姐满脑子都是玩·········”
<DMpoi> “唉唉,但是你看,时间是早上5:59了,就一分钟而已,用不着睡那么死吧········起床时间之差一分钟··········”
<19T> “恩~”19T慵懒的翻身,就像一个真正的小女孩一样
<19T> “恩?恩~”似乎在睡梦中打了梦呓~
<DMpoi> ‘叮!’
<DMpoi> 时钟响了一下,似同两个金属敲击在一起的简单声响
<19T> “恩!”19T差一点从床上蹦了起来
<19T> 蓝灰色的瞳孔里倒是没有惊慌和恐惧,不过也闪过了一丝的不解
<DMpoi> “哇x··········这下该醒了吧···········”玻依涅尔被吓了一大跳,带着米白色的长发和黑色的衣物一同吓跳起来
<DMpoi> “呜啊!”
<DMpoi> 脑袋砸天花板上了
<DMpoi> “姐姐··········小心点啊·····”同样梳着白色长发的少年坐在角落里静静的看着书,悄悄的抬起脑袋来
<DMpoi> 这个卧室由G1,G2还有G6一同居住,G1和G2似乎从来难以打扰到G6,所以保养员就把她放在了G1和G2的卧室里了
<19T> “恩~闹钟的声音虽然很响,但是作为按时进入行动的号令,实在是非常的好用~”女孩揉了揉眼睛,用不多的表情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DMpoi> 同时,19T没有名字,于是两人还亲切的给G6取了个Tangly的名字
<19T> “G1,G2,应该早一点叫醒我,身体机能在睡醒之后,无法快速进入最巅峰的运行状态~”19T看着两个人,“恩?没错,又是新的一天呢~”
<19T> 19T看着两个人,不容易察觉的微微一笑
<DMpoi> 少女坐在地上摸着头,哎哟哎哟的叫着,而G2也回到了阅读中
<DMpoi> “的确,不过我觉得Glandia先生安装这个一定是恶意·········恶意··········”
<19T> “恩?恶意?恶意?恩,确实是恶意呢~”19T缓缓的从床上翻身下来,
<DMpoi> “恩·······恩·········呜···········”G1一把撞到了G6的怀里
<DMpoi> “头痛,要抱抱才能下去x”她一把又把G6推回了床上
<DMpoi> “···············姐姐··········”G2把自己埋在了书里
<19T> “不要老是撒娇,真是的,拿你没有办法~”G6抱住G1,表情没有什么变化,灰蓝的瞳孔里似乎也没有感情流露,她轻轻而且熟练的抚摸着G1米白色的头发
<19T> “乖~乖~”
<DMpoi> “今天Alduce先生要过来哦····姐姐,还有Tangly姐姐············”
<DMpoi> G2貌似有点吃醋,所以转了个头,看着墙壁
<DMpoi> 【嗯哼~】
<DMpoi> 【短团嘛,尽量在导入里把能透露的全透露了】
<19T> “恩?这样吗?在这个时间段选择过来,肯定那位主管有什么自己的考虑~”T17抱着G1,又是一脸毫无表情的冷静的说道
<19T> “我们作为人造人,也许也应当全力协助他们”
<DMpoi> “呼·········”他长叹一口气,眯着眼看了一眼在G6怀里唔姆唔姆蹭来蹭去的G1,把蓝色书皮的那本书关好,夹在胳膊内侧
<19T> “恩?看起来,你似乎有什么心事,没事吗?G2~”T17看着他,
<DMpoi> “没有·······没有···········”他狡辩着,之后又瞬间回答道
<DMpoi> “·······而且就是7点钟,我觉得我们应该赶快去打理一下客厅了,Azerba大婶叫我们三个过去········”
<19T> “恩~好的,我觉得也是,必须要快点行动了,我的身体性能和处理性能也恢复的差不多了~”T17最后摸了摸G2的米白色头发,“好啦,起来了,要开始行动了”
<DMpoi> 【哇,机械的太太也好棒x】
<DMpoi> 【刚刚去加了个通讯录x】
<19T> OvO
<DMpoi> ——客厅——7:11分
<DMpoi> “G1·G2·G6”
<DMpoi> 整个客厅里洋溢着暖色的光芒,中间一张长长的精致木桌上搭着一块华丽的布,上面画着一个大大的蓝色六边形图案,三人坐在Alduce的对面,正对着他
<DMpoi> “就是你们三个吗?”
<DMpoi> Alduce黑色的短发和微胖的身材裹在一个整洁的黑色西装里面,脸上的黑斑和周围比Glandia多得多,黑色的瞳孔中却和他透露着相反的气息——那是一把锐利的黑色长矛,仿佛刺破人心
<DMpoi> “呜····唔······”G1说不出话来,在椅子上扭扭捏捏的
<DMpoi> “是·····是的········”G2模模糊糊的回答
<DMpoi> “”
<DMpoi> 【大概是修仙x】
<DMpoi> 【G3是后面的产品x】
<19T> “恩~是的,我是编号G6-T13,Alduce总管”女孩面无表情的说道
<19T> 她蓝灰色的眼睛好奇的打量着面前的男人
<纽维> 那我 GA-17,岂不是杂鱼】
<DMpoi> “恩”他的话语又短而健将有力
<DMpoi> Glandia和Alduce两人可谓是矛和盾的存在,Glandia以守为攻,这个家伙却以攻为守
<DMpoi> “G1和G2先跟我来吧,我有事需要和你们谈谈”
<DMpoi> 【Alduce在两年后带走了G6,也就是刚才的那一幕】
<DMpoi> 不知道为什么,与他的对话真是短而快捷,不知道那是为什么········就像一把战场上随时待发的枪,对着敌人,一枪结束了战斗
<DMpoi> 【还差两个场景】
<渢落> @『A』诶嘿~★ (我什么时候导入?)
<DMpoi> G1根本动都没敢动,不止的颤抖着,直到G2安慰着她才走下椅子,跟着Alduce一同走出门前,在那之前,她不安的扭过头看了G6一眼,红瞳中洋溢着陌生的恐惧感
<19T> “没事的~”我做出这样的口型,不常见的笑了一下
<DMpoi> 随着她的消失,脚步声也渐渐随之消逝,直到最后,大婶过来把G6带了回去
<DMpoi> 但是,从那之后也再也没见过G1和G2,两人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没有人提起过
<19T> o.o
<DMpoi> ——————001:费斯坦但提勒斯之间~测试年12——————
<DMpoi> 这个房间出其意料的阴森,这里没有灯光,只有一个办公桌和一个书柜——还有A-03
<DMpoi> 寒气在四周弥漫着,这里没有窗户,一个唯一的楼梯上布满灰尘,似乎多年没有人来过,这里就像个废弃的工厂,G6也是第一次看到277之外的东西
<19T> 小女孩安静的坐在椅子上
<19T> 小心的打量着周围的东西,蓝灰色的眼睛一眨一眨
<DMpoi> “··········”
<DMpoi> 她没有说话,她蹲下来,右手手掌放在洒满灰尘的地板上,而她则一动不动,仿佛在发呆
<19T> “我不确定你的行为有意义,A-03,”已经慢慢有了少女姿色的女孩说道
<19T> 她观察着她的行为
<DMpoi> 6条浅蓝色的线在不知何时,快速从她的手心向四周扩散,每到一段距离便再生出一道与旁边两条线相连接的直线,仔细去看,那并不是单纯的直线,而是小小的,连接在一起的咒文,密密麻麻的延伸开来,甚至爬过了19T的椅子,爬到墙上,再爬到天花板上,最后连接在一起,天花板的中心出现一个巨大的白色名字,但那连笔实在让人看得不是很清楚
<DMpoi> ‘Ph:Alduce’
<DMpoi> “这是一种失落的欧塞普流传过来的法术——我想你不知道,你会学到的”
<DMpoi> 【是的x】
<DMpoi> 【应该说x真名师+法师x】
<19T> “奥术力量吗?我好像有类似的知识,不过似乎我的身体性能设计偏向于神力的存储和使用。”19T毫无表情的脱掉了上衣,少女的躯体微微显露,在关节的部分,都有奇怪的白色圆环。
<DMpoi> 四周泛着蓝光,景象变得绚烂而幽森的美丽——渐渐的,咒文像泼洒开来了的墨水向四周涌去,最终,整个房间被幽蓝的光芒所覆盖,楼梯也消失不见
<19T> “如果是需要我进行学习,那么我自然会进行学习。”
<DMpoi> “Alduce这么说过,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你要来了”她望着蓝色的地板,一动也没动
<19T> “恩~”19T微微颔首,思考道“明智的判断,我认为这是合理的优化选择,所以我接受。”
<19T> 23:12:58你撤回了一条消息
<19T> “即使无法掌握奥术能量,获得奥术知识也是可以的~”
<DMpoi> 蓝色的墙壁渐渐消融成虚无的黑色,连着天花板和地板一起,慢慢消失,但消融的同时,止步于两人脚下的虚无空间,她们不知道为什么还站在上面,那上面全是蓝色的文字,散发着蓝色的幽光
<DMpoi> “这就是你该做的了”A-03站起来,无言的看着19T
<DMpoi> “学习-而你的生命会暂时冻结,实际上,001是一个巨型的冷藏室,而且是个充满了魔法的空间,我不用解释Alduce当时找到这个地方花了多大劲,而你”
<DMpoi> 她的身体开始渐渐消失在虚空中
<DMpoi> “将在”
<DMpoi> “‘不久’后苏醒过来”
<DMpoi> 当然——这个不久不知道是多久,谁知道呢?
<19T> “需要我的时候,唤醒我就可以~”
<DMpoi> “需要你们的时候,会唤醒你们”
<DMpoi> 声音消失在黑暗中,只剩下散着幽光的文字
<DMpoi> 23:18:59
<DMpoi> 你撤回了一条消息
<19T> 19T轻轻闭上眼睛,冰霜慢慢爬上面颊
<DMpoi> 【嗯嗯x还有很多东西没搞x】
<DMpoi> 【剩一个节给其它pc吧】
<DMpoi> 【之后应该就是被唤醒了,世界也没有多大变化——当然,她没见过外面的世界】
<DMpoi> 【同时,G6醒来8年后,G1和G2会被唤醒】
<DMpoi> ——————End导入——————
<DMpoi> 这是太太的
<DMpoi> ——————阿塔兰忒·G3·277极北深海·测试年14——————
<DMpoi> G1呢?
<DMpoi> 不见了
<DMpoi> G2呢?
<DMpoi> 消失了
<DMpoi> 整个走廊里少了许多的欢声笑语,又被书呆子和笨蛋所充斥
<DMpoi> 这里很难熬
<DMpoi> 阴森的光芒从灯管上撒布下来,印在没个人的脸上,所有人看上去都没有任何表情,像死了一般,和那个女人—A
<DMpoi> -03一样
<DMpoi> “可以的,想走上去看看,吹吹风吗?阿塔?”斯塔菲助手笑着问,她和大婶是两个唯二会叫人名字的人,她也是Glandia的助手
<DMpoi> 走廊内回响着‘滴滴’声,沉闷而无趣
<DMpoi> 谁都知道,只有16岁以后才可能出去,甚至一辈子都待在这里都有可能!
<DMpoi> 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物外的样子,这里总是令人骰运
<渢落> にんぎょうし人形師, にんげんしと
<渢落> 人形使
<DMpoi> 头晕脑胀
<渢落> @秋名子
<DMpoi> 【阿苍记得大括号】
<DMpoi> “嗯哼~我很想去呢”她笑着说,金色的马尾辫和碧绿色的眼睛露出一副亲近的样子
<DMpoi> 她拉上阿塔的手,朝着那个意味着自由的大门走去
<纽维> 【为什么都是女卡。】
<渢落> @DaZ (我是男卡,你们都是女卡?)
<纽维> 【没什么,下一个】
<DMpoi> “穿上衣服吧?”她把一件大衣搭在她身上,“不然我会被Glandia骂的哦?”
<DMpoi> ——————————30分钟后的甲板层电梯
<DMpoi> 两门机械般的拉开——这30分钟的等待实在是无聊,但是当这面前的大门拉开时,一股冷风瞬间蹿了进来——
<DMpoi> 面前的情形一辈子都没见过——阿塔见过冰块,没见过这么大的!
<DMpoi> 这是一个巨大的舰艇——比预料中的还大——
<DMpoi> 冰山绵延起伏,高高指向苍空,远方,海天交接成一条明亮的缝,一直将西南方全部覆盖,而这巨大舰艇两旁也匍匐着许多同样的舰艇,什么奇怪的装置都有——H主管的杰作
<DMpoi> 寒风袭来,打在两人的身上,大衣被吹得飞起,在空中曼舞,斯塔菲带着她走向甲板外,那个站在甲板最前面,面对着大海冰川的,白发的老者,他看上去是个精灵,但却不是很明显,因为背对着阿塔而前方的寒风凛冽,所以不能看清
<DMpoi> 慢慢的靠近他,直到斯塔菲和阿塔站在他的背后,他才从那之中反应过来,转过身,微笑着面对着阿塔,海蓝色的眼睛眯起,嘴角勾起两道皱纹来
<DMpoi> “这就是外面,阿塔”
<DMpoi> 他回答了一个不存在的问题
<DMpoi> “············”他没说话,笑着点点头
<DMpoi> “Glandia,阿塔················”她发现自己说错了什么,赶忙修正
<DMpoi> “G03应该怎么办呢?Alduce带走了......不能再把您的心血交给Alduce了——我们只有G3··········”
<DMpoi> 他却全然没有理斯塔菲
<DMpoi> “阿塔,看看周围,这就是世界”他蹲下来
<DMpoi> “但是有更多的世界,真实的世界,等着你发现,你不这么觉得嘛?”
<渢落> @『A』诶嘿~★ (总觉得哪里)
<DMpoi> 【
<DMpoi> 【看不到图x】
<DMpoi> “哦,当然的,你不仅能去看”他竖起一根手指,像一个老顽童,“还能和朋友一起”
<DMpoi> 【其实想把阿塔丢到M那x】
<DMpoi> 【M:帝都古狱试验区】
<DMpoi> 【私底下做着贩卖人工生命体生意的地方x】
<DMpoi> 【资金来源x】
<DMpoi> 【我自己还是有个卡丢进去过的x】
<DMpoi> “当然”
<DMpoi> “为了那一刻,你必须要一个快速的等待过程·······当然,我会随你一起”
<DMpoi> “Glandia——你还真的要和其它人···········人工生命体的军队,冬眠吗!?你知道那会········让我们怎么办··········”斯塔菲小声的抗议·····
<DMpoi> “斯塔菲”他抬起头,“那不也是看到新世界的重要转折点吗”
<DMpoi> “我想看到——你看,我都多大年纪了”
<DMpoi> 他无奈的摊开手
<DMpoi> “阿塔也是”
<DMpoi> “啊哈~顽皮!”他刮了一下阿塔的鼻头,修长的手指和年轻时一样机灵
<DMpoi> 1:37:56太太痴汉协会撤回了一条消息
<DMpoi> “················”斯塔菲沉默了,什么也没说
<DMpoi> 他站起身,笑着看向舰艇
<DMpoi> “Alduce,真是个魔鬼——恩?斯塔菲你们的话”他转过头,“277的试验区拜托你了哦?”
<DMpoi> “怎么可能···········”
<DMpoi> “行啦,带路吧,去001,我的那个‘房间’”
<DMpoi> “嗯哼~?是啊~你看~阿塔很强的”他捂着肚子大笑着,然后被肺部的瘙痒给催得半路咳嗽起来
<DMpoi> “Glandia····你别跟着阿塔闹啦·····”
<DMpoi> ————————阿塔兰忒·沉眠————————
<DMpoi> ——————唤醒——————
<DMpoi> ——————测试年16冬眠结束两年后,测试年18,主研究所机场——————
<DMpoi> “阿塔兰忒,该你了”
<DMpoi> ‘嘶——!’
<DMpoi> 阿塔兰忒深吸一口气,她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座长桥上——这长桥又宽而大,左右两边,高高的底下是蓝色的海洋,在海风中荡来荡去,她的背后是不知绵延到哪的长桥——但是绝对是一个大陆,她感到有些熟悉——
<DMpoi> 那背后的是赫摩罗板块,书上有画过
<DMpoi> 前面那个岛屿,则满是废墟,没有一点植物,光秃秃的岛屿上全是灰色,看不清楚,可能是一块石头岛
<DMpoi> ‘砰!’
<DMpoi> 眼镜被人取了下来
<DMpoi> “这是你的任务目标,G3”男子站在‘谭森机’旁,等着她,“知道吗,那是那是恩格克斯,曾经富裕的矮人国度”
<DMpoi> 这四周是一片开阔的机场,但却只有她和男子还有那辆‘谭森机’在,高空吹来清新的风儿,拂过她的脸
<DMpoi> “嗯哼,准备好了?”
<渢落> @秋名子 (空境我本来想买的,但是看到这系列的捆绑销售什么的,我放弃了)
<DMpoi> “还有其它三个人,再等等也没问题,恩·······G6很慢呢·······”
<DMpoi> “我知道嘛—G3你不认识吗?Glandia手下被带走的三人其中一个”
<DMpoi> “唔——要是说回来,实际上,你在这两年其实也没学到什么——斯塔菲给你说G1和G2仍然在冬眠的事了吗?”
<DMpoi> “唔——说回G1和G2,这两个家伙——嘛,我觉得是最失败的两个家伙—Glandia怎么能那么乱来,往这两人的身上搞这么大的试验——”他倒是悠闲得很,揣着裤包什么都不管
<DMpoi> “强制控制我能理解——H主管天天在做,Glandia弄了个强制思维,嘁,失去了控制的话,就得不偿失了——啊,试验?是啊,你不知道吗?两个人也没给你说过?”
<DMpoi> “那你听说过A-01和A-02的反噬协议导致恩格克斯试验区变成了荒废的土地的事吗?”
<DMpoi> “差不多——就是那种感觉”
<DMpoi> “你不觉得,明明不是同期生命体,却称互相为姐弟,连年龄都不对,不会很奇怪吗?”
<DMpoi> 他说这些事看上去完全是为了打发时间
<DMpoi> “这两哪一天把赫摩罗炸沉都有可能——没这么严重啦~”他笑着挥挥手
<DMpoi> “你也知道吧,Glandia给手底下的人工生命体,就是你们,设置的反噬协议是强制行动,要是其中一个出什么差错,就可以把另一个处理了,不过这样可算是亏了很多研究资金的呀。。。。”他捏了捏下巴
<DMpoi> 【嘛嘛,就连阿塔自己也被看做工具x差不多所有人工生命体没什么差别的】
<DMpoi> “嘛~~~你看,你挺可爱的嘛~有什么东西让你会强制去做的嘛~”他半开玩笑的说
<DMpoi> “啊,来了——”
<DMpoi> 脚步声不断靠近
<DMpoi> ‘嗒嗒嗒’
<DMpoi> 时钟不停向前滚
<DMpoi> ‘嗒嗒嗒’
<DMpoi> ——————End——————

跑团群宣传590979246 欢迎各位同好
« 上次编辑: 2017-05-10, 周三 06:17:20 由 默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