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崇瓶贤者  (阅读 1260 次)

副标题: 已经完结的一个solo短团

离线 白色的星星

  • 迷失的行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56
  • 苹果币: 7
  • 追求奇妙,不计代价
【LOG】崇瓶贤者
« 于: 2017-10-20, 周五 22:16:06 »
感觉有些不满意,啊呀呀,啊呀呀。

封面图…

劇透 -   :

PC简介
劇透 -   :
道格·红日||混乱善良||吟游诗人||美食家||焰流佣兵团外围成员|
黑色的爆炸头,黄色皮肤,海蓝色的眼中透露着欢快的光。出生于布利夫圣教国的道格在少年时期离家旅行,在多年的旅行中见识了各地美食,使他有一身出色的厨艺,对知识与音乐的追求赋予了他独特的艺术气息,各种各样的奇妙经历给了他超乎常人的胆识,他在自己喜欢的地方会大把花钱,但是在日常生活中则是能省就省,宁愿把钱给了穷苦百姓也不想买高档生活用具,对金钱有奇异的执着。
      近几年道格在自由联盟地区游历,机缘巧合结识了焰流佣兵团的内部成员鬼猫,并结伴经历了数次冒险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就在前几天,道格接到了鬼猫的召唤,说有个神秘的任务要交给他....
« 上次编辑: 2017-10-20, 周五 22:29:14 由 Iltutemish, "Uncertainty's cat" »
神之假身团 无惧者行于光明的七日救援;无悔者穿越黑暗的最终朝圣。
塔夫塔度DIY 唤醒远古之力,被咒纹所束缚的人们。

离线 白色的星星

  • 迷失的行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56
  • 苹果币: 7
  • 追求奇妙,不计代价
Re: 【LOG】崇瓶贤者
« 回帖 #1 于: 2017-10-20, 周五 22:17:08 »
LOG 1

劇透 -   :
DM白星 ————————————焚风城的佣兵团基地——————————————
DM白星 前情提要()
DM白星 道格得到了鬼猫的一个小小的指示,要在今天上午去找她。
DM白星 你最近可能也没有什么事情做,所以今天就到这个地方来找她了。
DM白星 你现在在佣兵团基地的一楼大厅里面,这里总是有很多人在排队等待着什么,一些全副武装的卫兵驻守在大厅里,以防有人闹事并维持排队的队伍秩序。也总有很多人聚在任务揭示板上寻找着自己的任务。
道格|诗人 道格四处转了转
DM白星 这里人很多,其实并不好四处转。
道格|诗人 打算去找鬼猫
DM白星 鬼猫就在二楼,附近的楼梯可以上去。而且在你的印象中,她的房间就在二楼楼梯上去的走廊的末端。
道格|诗人 上楼去找鬼猫
DM白星 嗯,你很快就到了二楼的她的门口。门紧闭着。
道格|诗人 道格轻轻敲门“鬼猫?你在吗?”
DM白星 你敲了几下,但是没有回应。
道格|诗人 道格贴耳上去听听里面的动静
DM白星 里面并没什么动静,甚至不需要过聆听。
道格|诗人 “奇了怪了...她忘了?”道格下楼找卫兵询问鬼猫今日是否在办公室
DM白星 嗯,这条通道上没有什么人,别的门都好好地关着。
道格|诗人 (门上有锁吗)
DM白星 你在之前也去过她的办公室,那个地方是她的办公室无疑。
DM白星 有,有的…
DM白星 是一种卡进门里关门就锁上的锁,这个还是相对而言比较现代化的。
道格|诗人 道格开始寻找佣兵大厅负责人,询问其是否有那个房间的钥匙
DM白星 刚刚那个卫兵大概是不认识她吧,他表示一直在一楼执勤。
DM白星 你找到了在大厅中间的一张桌子上坐着的一个看起来像是负责人的人,(就像是大堂经理那样的?)他狐疑地看着你,对你的请求感觉很奇怪。“什么情况?请问你是谁?”
道格|诗人 “请问你认识鬼猫吗先生?”
DM白星 “……认识,她是在这里工作的人。”
道格|诗人 “她和我约好今天在这里见面,我记得那个房间是她的办公室,但是敲门发现没人”
道格|诗人 “准确来说是没有动静”

DM白星 他别过了视线,“这,这听起来可不太正常,不过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而且也不是我去扣她的工资的,这个……你还是回去那里等一会儿吧,可能去上厕所了也说不定。”
道格|诗人 “扣工资是怎么回事?”
DM白星 “嘛,只是调侃而已。”
道格|诗人 (我能查看他的神色看他的反应么)
DM白星 (可以呀,不过这只是个普通的大堂经理,没什么特别的吧。
道格|诗人 “好的”
DM白星 这里还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各种装束的人,看起来就是各种不同职业和能力的人在排着同样的队。
道格|诗人 (这个地方有几个厕所)
DM白星 (你……其实不太清楚,很少在这里上厕所…而且你确定你要在厕所前面去蹲她么?
道格|诗人 (我是准备去厕所门口叫一下)
DM白星 啊,你想起来应该距离她的办公室一段不长的路程有一个厕所,你猜测如果是的话应该在那个地方。
道格|诗人 去厕所门口用厕所里的人刚好能听到的声音“鬼猫你在吗?我是道格啊”
DM白星 “妈卖批神经病……”你只听到里面传来这样的回答,而且很明显不是她的声音。
道格|诗人 (我身上有什么能联系她的道具之类的么)
DM白星 (没有啊……
DM白星 (她是通过信件来通知你的,那封信件在你身上而且已经确认过很多次是这意思了
道格|诗人 下楼寻找大堂经理表示鬼猫也不在厕所,询问是否可以开一下房间的门,并表示自己会承担责任
DM白星 “哎……我又不能给你开门啊……谁都开门那这里不乱套了?你还是回去那里等吧……”
道格|诗人 “先生,我各处都找过了,并没有找到鬼猫,我们约定今日见面,我确定她不会忘记,所以可以请你开一下那个房间的门吗?如果有事的话我会承担责任的”
道格|诗人 用真诚的眼光望着他

DM白星 “给你开门有什么用啊!你进去了她也不在房间里,她在的话应该就会给你开门的啊!你要找她又不是找她的办公室!”
DM白星 他似乎有点不耐烦了,继续别过脸不太想和你说话。
DM白星 “快跟上!”就在你和这个大堂经理攀谈的时候,你终于听到了背后的,熟悉的鬼猫的声音,然后你感受到你的领子被拽着,仿佛要被拽走。
DM白星 (过个平衡?
骰子机  * 道格 投掷  : 1d20+3 = 9+3 = 12
DM白星 你勉强维持住自己的身体,她拽着你迅速往楼上赶,好几个看起来气势汹汹的冒险者追着你们上楼。
道格|诗人 "大姐你不要吓我啊
道格|诗人 “这是怎么回事?”

DM白星 他们口中喊着,“快给我个说法!”“什么情况!”“喂喂喂!”
DM白星 可是你们的行动更快一些,也一直有卫兵在盯着你们,所以他们也没有动手怎么办之类的。
道格|诗人 “先回你的办公室吧”
DM白星 你们进了办公室,她很使劲地把门一摔,紧紧关上。
DM白星 (她的人物图大概是这样的…
劇透 -   :
道格|诗人 抱了抱她,“好久不见,最近还好么?”
DM白星 “呀~抱歉来晚了一些~小道格~?”
道格|诗人 “来,跟我讲讲这是怎么回事?你抢了他们鸡蛋啦?”
DM白星 她也没有什么矜持和拘束地抱抱你,“啊~还好还好。先坐下聊吧,我给你倒点茶。”
道格|诗人 “好的谢谢啦”
DM白星 “哎呀……有些东西和他们解释不通,也不好解释。总之先别管就是啦……”她十分熟练地用放在旁边的热水瓶子和茶叶给你倒了一杯茶,这个很小的办公室里面很快就充满了茶水的香气。
DM白星 “这里有个给你的任务,小道格?就是……你大概还只是很无名和平凡的冒险者,对吧?”
道格|诗人 端起茶来喝了一口“嗯..好茶”
道格|诗人 “谁说不是呢”道格挠挠头

DM白星 “嘛,那就好。简单来说,就是拜托你帮忙去……去依潘尼亚帝国国境附近的森林……好像叫……”
DM白星 她展开一张简略的地图,在大概Y轴负半轴的位置上是一片森林。“叫密斯提森林的,那个地方,去拿回一个瓶子。”
道格|诗人 “瓶子?装水的那种?还是花瓶?”
DM白星 “A bottle.那种装水的瓶子,看起来外观应该和……和你印象中的不一样,实际上,呃……我,我也没有见过……”
道格|诗人 “它是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DM白星 她有些尴尬地挠挠头,猫耳朵一抖一抖的。“大概……大概,大概和平时的瓶子外观不太一样?好,好像是……唔,透,透明的?”
道格|诗人 “额...那有什么关于它外观的描述之类的吗?或者线索?”
DM白星 “就,就是个看起来很奇怪的瓶子……呜喵……那个,”她看起来并不好解答这个问题,纠结中……
DM白星 “那个……你,你到那里见到了就会知道的~”
道格|诗人 “好吧好吧,我要怎么拿回来它?找人接头?”
DM白星 “它应该在一个没有人持有着的,无主的状态。”
道格|诗人 “具体在那座森林的什么地方?”
DM白星 “……嗯,应该是这样,总之你去到森林里面见到它的时候,它应该是没有什么人拿着的。啊?这个……不知道。”
道格|诗人 “我...进去那座森林就能见到它的吗?我要怎么拿到它”
DM白星 “不不不,你进去那座森林里面应该看不到它,它……不知道在森林的哪里,不过见到就会知道,拿到的话,拿起来应该就可以了喵。”
DM白星 她在尴尬地向你解释,“嘛,不,不过如果不知道怎么办的话,你来做个实验。”然后她露出了自己尖锐的爪子,“小道格,伸出手来。”
道格|诗人 道格感觉鬼猫在逗他,但是又觉得鬼猫不会这么做
道格|诗人 道格有点迷茫“这是什么操作”
道格|诗人 道格伸手

DM白星 她迅速地在你的无名指指腹上用很尖的爪子划了一下,流出了一滴血。
DM白星 那滴血液准确地落入了你杯中的,散发着清香的茶中。
道格|诗人 “哇很疼的好不好你干什么”
DM白星 然后她优雅地把自己爪子沾上的一点血舔掉。
道格|诗人 道格端起茶又喝了一口
DM白星 (过一个感知检定。
骰子机  * 道格 投掷  : 1d20+1 = 18+1 = 19
DM白星 你感觉到茶里面有了一点微小的异味。
DM白星 这是源于你的血液的味道,而且你很清楚这是血液带来的。
道格|诗人 “你的意思是那个瓶子会用某种方法指引我找到它?”
DM白星 “如果你不知道这是一滴血液溶在这杯茶里面,你未必能尝出来;但是现在这样你知道了,那么你也就能尝出来,感觉不对劲了。”
DM白星 “是嘛~总,总之就是这样的啦~安心~应该去找到那个东西只是这个任务里最简单的部分……”
道格|诗人 “我好想明白了....我会注意到别人不会留意的线索是么”
DM白星 “喵哈哈哈哈……”她掩嘴轻笑,“那么就请把它带回来~?报酬的话……这个。”
DM白星 她拿出一瓶药水,上面写着一个简单的单词:“Wish”
道格|诗人 “这是?愿望?”
DM白星 “如你所见,一瓶祈愿术药水。”
DM白星 她微笑着把药水收起来。
道格|诗人 “这么来说很不错嘛”
道格|诗人 “还有什么详细线索么”

DM白星 “没有了哦~就这样,把瓶子从那里带回来。”
道格|诗人 “好吧,那我收拾收拾即刻出发”
DM白星 “期限的话,也不用特别赶,但是希望你现在就出发去做这件事情。”
DM白星 “啊呜,还有就是,尽量少和别人提起这件事情~建议你先找好一个借口和掩护哦。毕竟这是你的最大优势。”她诡秘地一笑。
道格|诗人 “好的”道格开始回想密斯提森林的特产
道格|诗人 “哦,那我这就出发好了”
道格|诗人 道格说着站起身来

DM白星 密斯提森林是一片由银杏树组成的温带落叶阔叶林,那个森林不知为何一直都很少人进去,所以里面算是物产丰富,开发程度比较小。
道格|诗人 “那鬼猫大姐我就出发啦,之后再见”
DM白星 “再见的话,可要拿着瓶子回来哦。这可能是好多天以后了。”
DM白星 “出去的时候关好门~嗯嗯。”
道格|诗人 “嗯嗯,后会有期鬼猫大姐”
DM白星 “呼喵~再见~”
道格|诗人 道格出门并关上了门
DM白星 嗯,你出去了,注意到刚刚在追着她的那些人离开了。门外并没有什么人,和第一次来到这里类似,比较空荡荡的走廊。
DM白星 并没有,你可能需要想点办法怎么样去那个地方。
道格|诗人 走到大厅寻找一同去密斯提森林的同伴“有人要去那什么什么帝国的密斯提森林的么,我在找同伴结伴同行”
DM白星 你大喊了一声,可是大家都还在忙自己的事情,并没有什么人理你。
DM白星 (这个可以呀…不过你还是想办法挂在任务揭示板上面吧(
DM白星 你想起来你要通过一个简单的申请手续,写一篇不少于两百字的文章来叙述任务,并交上必须的东西来发布这个任务。
DM白星 准备排队吧,朋友。
道格|诗人 道格找到大堂经理“先生谢谢你的帮助,我已经找到鬼猫了,现在我想问一下近期有去密斯提森林的商队出发吗?”
DM白星 “商队和这边没关系,不过现在都快到冬天了,应该没有的吧……”
道格|诗人 (本地有没有做运输业生意的)
DM白星 “总之如果想寻找旅伴的话,建议你去做个申请,然后就会挂在对应的平台上,应该有意的人就会来找你的了。”
DM白星 (有是有,但是她的意思是你不应该大张旗鼓地这么去。
道格|诗人 默默写申请发布
DM白星 你花了一段很长的时间去做这件事情,包括写申请,排队,提交需要的东西,进行面试和面谈,然后他们审核,过了好几个小时终于搞定了这件破事。
DM白星 现在是下午了,你还没吃午饭,感觉有点头晕眼花。
道格|诗人 出去寻找饭馆
DM白星 这个佣兵团基地出门就是一个酒馆,你是这个酒馆的常客。
道格|诗人 进酒馆,“老板来两条面包一条火腿!”
DM白星 “丢,只有小麦粉和鸡腿,火腿和面包都卖完了!”
DM白星 老板用熟悉的语调这么向你打招呼,作出了回答。
道格|诗人 “算了给我来三条火腿好了”
DM白星 虽然这么说着,但是老板过一会儿给你端上了一些面包和火腿。
道格|诗人 开始大口吃喝
DM白星 “怎么样?怎么现在才来?现在都是午睡的时间了啊。”这个店里现在几乎没有客人,老板就随意地和你攀谈起来。
道格|诗人 “哎呀最近在家钻研厨艺,都没有时间出门的呢,我刚研究出的新菜式里有一位佐料只有那什么什么帝国的密斯提森林才有少量出产,这不是刚去佣兵大厅挂了牌子找同伴同行嘛,我跟你讲这个东西真实太麻烦了”
道格|诗人 吃了一口继续说道“写个告示嘛,搞得和写作文一样”

DM白星 “唉呀,你说银杏树的玩意儿?啊哈哈哈哈哈……做好了回来也给我做一点吃。”
道格|诗人 “好好好,到时候我把菜谱都卖你一份”
DM白星 “丢,这就是我不做冒险者的原因,妈个鸡交任务还得写个上千字的任务报告,字都不认识一个的话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道格|诗人 “说起来,最近有什么有趣的事发生嘛”
DM白星 他似乎透露出一种无奈感,你有些害怕地回想起来,交任务好像的确要写个很长很长的作文。
DM白星 “最近还不是这样……快入冬了,而且最近也是和平年代啊…哪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而且不是你来说故事的吗?啊哈哈……”
道格|诗人 “口亨,等到时候我编首歌唱出来”
DM白星 “哎……能活着回来再说吧……不过近期这十天半个月的确没什么人从那边来啊……大多数外来的客人都是从圣教国或者是另外的三座城市来的……”
道格|诗人 道格吃了两条火腿,觉得差不多了,站起身来,“好的大叔,帮我把剩下这条火腿包起来,路上吃,一共多少钱啊”
DM白星 “哎……大概,大概1银币。”
道格|诗人 塞给他两银币,“再给我来瓶麦酒,剩下的就不用找了”
DM白星 “好……然后你去招募同伴的话应该也能招到一样闲得蛋疼的人,快回去住处蹲着等人来吧……”
道格|诗人 “去你丫的,拜拜啦”挥了挥手,道格拿着火腿和麦酒走了出去
DM白星 “好,再见~”他打个哈欠,看着你离开了酒馆。
DM白星 等待着同伴一起出发的道格回到了住处,不知道有没有人来拜访呢?
DM白星 ————————————save————————————
« 上次编辑: 2017-10-20, 周五 22:37:15 由 Iltutemish, "Uncertainty's cat" »
神之假身团 无惧者行于光明的七日救援;无悔者穿越黑暗的最终朝圣。
塔夫塔度DIY 唤醒远古之力,被咒纹所束缚的人们。

离线 白色的星星

  • 迷失的行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56
  • 苹果币: 7
  • 追求奇妙,不计代价
Re: 【LOG】崇瓶贤者
« 回帖 #2 于: 2017-10-20, 周五 22:17:57 »
LOG 2

劇透 -   :
DM白星 ————————————这次备团备了不少————————————
DM白星 前情提要…
DM白星 你从鬼猫那里接受了这个诡秘的任务,现在回到住处进行休息。
DM白星 你在住处休息了几个小时,终于传来了敲门声。
道格|诗人 道格走到门前,“谁呀?”
DM白星 笃笃笃,是很轻巧的敲门声,而不是粗暴的拍门或者什么的。
DM白星 “请问……是道格先生么?”你听到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的声音。
道格|诗人 道格开门“是的,你好”
DM白星 映入你眼中的是一个身穿灰蓝色长袍,戴着兜帽的年轻精灵女性。
DM白星 “您好~我叫曦,见到您在公告栏那里贴出来的同伴招募信息而来。”
道格|诗人 “哦曦,今后的一段时间内我们就是同伴啦”
道格|诗人 “请问你的职业是?”

DM白星 “……唔。”她似乎在打量着你,“是,是个德鲁伊……”
道格|诗人 “好的欢迎欢迎”道格伸手与曦握手
DM白星 她拿出了自己的冬青与槲寄生,有些迟疑地和你握了握手。
道格|诗人 “请进,如你所见,我是一位诗人,同时我也是一个厨师,这次去密斯提森林是想寻找一种那里特有的香料,加入到我的新菜式‘怪味鸡块’里”
DM白星 看起来还有些羞涩和拘谨,虽然从握手的手里可以看出,她其实还挺健壮的。
道格|诗人 “你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吗?如果没有的话我们这就可以出发了”
DM白星 “我这样的人不用准备什么啦~不过你的食物准备好了吗~要带的物品准备好了么?”
DM白星 曦看起来就很有自信地撩了一下自己带着的木棒。
道格|诗人 (去到密斯提森林要几天?)
DM白星 (大概四五天吧。
道格|诗人 "口粮的话我带了两份,刚才还买了火腿,可以在路过小城镇的时候再补充一点,我们这就出发吧?
DM白星 “从这里走过去大概需要四五天之久,而且主要是山路,很累的诶……”
DM白星 “路上……应该没有小城镇了,那个,焚风城的村子不在这一侧,道格先生以前没有走过这条路么?”她大概是站着觉得有些累了,自顾自地走进来坐到你的床上,她白色的大狗乖巧地蹲在她面前。
道格|诗人 道格挠挠头“我还想着跟着商队去应该轻松点,不过这时候没有商队去那边,那你等等我”说着道格给曦倒了一杯茶,“我再去买点口粮”
DM白星 “好呀~我在这里等?”
道格|诗人 “是的,随便坐”
道格|诗人 道格出门前去酒馆买了两条黑面包

DM白星 于是她开始蹲下来认真给她的大狗顺毛,似乎在等待你出去买粮食。
DM白星 嗯,你去买到了更多的食物,还有果酱,还有一些饮品,黄油,之类的。
DM白星 “那么,准备好了么?出发吧。”她看到你的回来并不惊讶和奇怪,你注意到她还在给那只狗顺毛。
道格|诗人 “好啊,走吧,话说这条大白狗好乖啊”
DM白星 “呀~会咬人的狗不叫~”
道格|诗人 道格推门往出走,等待曦跟上之后锁上了门,向密斯提森林进发
DM白星 你们很顺利地离开了焚风城这座城市,等到离开了这里,她才开始向你搭话。
DM白星 “那是个怎么样的香料?那个……我对那里还算比较熟悉诶?”
道格|诗人 “一种比较奇特的香叶~古书中称其为奶香叶,直接看的话和普通香叶没什么不同,但是用特殊手法调制加入我的新菜式后会散发出奶香味”
DM白星 “是嘛……不,不是很懂你们城里人的称呼和说法呐……啊哈哈……”
道格|诗人 “这玩意我也是偶尔在一本古书中见过,现在可能都灭绝了也不知道,实在是新菜式现在的味道不合我心意才会去碰运气”
道格|诗人 道格挠挠头,“倒是你去那里又为了什么?”

DM白星 “啊呀呀,我老家就在密斯提森林里面呀……冬天回老家过冬,欸嘿……”
DM白星 她看起来有些高兴地揉着头。
DM白星 走出城市,外面是一些农田和附近的小农村。
道格|诗人 “哎哟这么棒的!看来找香料要靠你了大佬!”
DM白星 “这里应该就是最后一个人居的地方了,下面的路程应该都是比较荒无人烟的地方……”
DM白星 她这么对你介绍。
道格|诗人 “好的,要去逛逛早市吗?”
DM白星 她摆摆手,“我,我不需要……你要逛自己去逛,我在这里等你啦……”
道格|诗人 “好吧,我一会就回来”
DM白星 农村里面的人就没有城市里面的那么好说话和熟悉了。
DM白星 你要去干什么?
道格|诗人 道格去早市买了点烹饪用香料,蘑菇之类的,一口铁制汤锅,没有把汤锅放在包里而是顶在头上
DM白星 这里只有一些很简单的东西,大概能买到。
道格|诗人 然后回到借住的地方
DM白星 曦看到你的这个装束,吓了一跳。“呀!怎么不收进包里~”然后她跳起来使劲敲了一下。
道格|诗人 “曦,我们出发吧,哦你说这个,你不觉得顶着好玩嘛也不会影响视线的说”
DM白星 “……总觉得看着你的眼神就变得奇怪了一些……所幸这路上应该没什么人……”
道格|诗人 “据古书里说,这样顶着什么什么容器可以让里面的食物吸收天地精华
DM白星 “总之继续出发吧,希望在这路上没见到什么‘朋友’……不然我觉得有些丢脸……”
DM白星 她有些没好气地说着,赶着自己的大狗走在前面。
道格|诗人 “哇你都这么说了,那我还是放进去好了
道格|诗人 道格赶紧跟上
道格|诗人 说着的同时把锅放进行囊

DM白星 你们沿着似乎若有若无的路走着,绕着位于中心的神峰山脉走。
DM白星 路上主要是山脚的草地和一些林地,看起来也没有见到什么别的人之类的。
道格|诗人 道格观察着四周,寻找可能的食材
DM白星 大概在第三天,你见到一个从山侧过来的,看起来是人类的家伙。
道格|诗人 “嘿!杀..朋友”
DM白星 “干啥的!怎么会在这个地方相遇?去依潘尼亚帝国的?”
DM白星 他走过来,看起来很放松,也没有什么敌意。
道格|诗人 “是啊,我们准备去密斯提森林”
道格|诗人 “你呢?”

DM白星 “我在旅行啊……说走就走,随遇而安的旅行。怎么样?有没有故事?我这里有酒?”
DM白星 曦对于见到这样的人感觉有些无语和难以对付,小声对你说,“我去挖一些老鼠吃……你,你们慢慢聊……”
道格|诗人 “哇哦旅行者,你现在在朝哪个方向走?”
道格|诗人 “曦啊,给我留几只!我给你做烤田鼠!”

DM白星 “刚刚在神峰山脉过来,咳咳,冷得受不了,在往东南方那边走,大概有港口也会暖和一些……”
DM白星 “不过,看起来你也是个诗人嘛!”
DM白星 他开始,忽然,神秘兮兮地看着你。
DM白星 对你说出一个字。
DM白星 “苟……?”
道格|诗人 “同行同行”
道格|诗人 “利~”

DM白星 他皱了皱眉头,补充说完。“苟无新衣裳,曷用光我身。”
DM白星 然后又顿了顿,又说,“苟……?”
道格|诗人 “苟富贵,无相忘”道格神情平静
DM白星 “苟无济代心,独善亦何益。”他寻思片刻,继续说。
道格|诗人 道格无言以对“亲爱的同行你不是加入膜蛤教了吧”
DM白星 他摆摆手,“苟非圣贤心,孰能造化该。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苟利于民,不必法古,苟周于事,不必循旧。苟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
DM白星 他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又摸了摸自己身上的红色紧身衣。
道格|诗人 “亲爱的同行,你这样,一不小心是会被续的,还未请教大名?”
DM白星 “我叫巴隆,今天不是那个什么纪念日嘛?”
道格|诗人 “好好好”
道格|诗人 “是啊,真正的粉丝都记得”
道格|诗人 “在心里记得就好了,说出来会被续的”

DM白星 “又不念诗,你来开始一下你的表演?”
DM白星 他坐下来,饶有兴致地看着你。
道格|诗人 “吼啊”道格拿起鲁特琴自弹自唱一首dont stop believin
道格|诗人 一曲完毕道格整个人身心舒畅
道格|诗人 “怎么样巴隆?”

DM白星 “吼哇!!”等你演奏完,他起身欢呼鼓掌。
道格|诗人 “多谢,这可是我的拿手曲目哈哈哈”
DM白星 “那就在此别过,诗也吟了,你的歌也听了,祝你能顺利去到那边找到你想要的东西,啊哈哈哈哈哈~”
道格|诗人 “好好,那咱们就此别过,祝你一路顺风”
DM白星 “苟食媮衣岂足论,诸公何见为开尊?苟简诛茅胜野盘,吒身城郭爱平安。”
道格|诗人 “也不知道他的寿命还剩下多少,知道这么多苟句,恐怕续了不少”道格小声嘀咕
DM白星 “啊!你们聊完了?”曦过了一会儿才从附近过来。
DM白星 “啊!!”
DM白星 她惊讶地跳了起来。
道格|诗人 “怎么了?”
DM白星 “呜哇,没,没什么……刚刚一瞬间有种你已经苍老了的错觉,然后那种感觉就消失了……”
道格|诗人 道格看了看自己“是我有什么不对?”
DM白星 她揉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是我看错了吧……没,没事……”
道格|诗人 “......难到刚才那是蛤神本尊”
道格|诗人 “算了不管了,我们还是继续前进”

DM白星 她看起来有些高兴,短短的十分钟内就捉到了两只老鼠。
道格|诗人 “吼吼,看我的厨艺吧!”
道格|诗人 “曦啊,附近有河流之类的吗?”

DM白星 “呜,这里偶尔能找到山上的冰川融水……现在这个季节这里应该是没有的。”
DM白星 她摇摇头。
道格|诗人 “那我们继续走,晚上生火我给你靠老鼠~”
DM白星 她仍然拿着自己的棍棒,带着自己的狗,走在稍前面。
DM白星 一直走,直到晚上,你们在这路上都没见到什么河流。
道格|诗人 道格收集着路上的树枝,拿出小刀削去树皮
DM白星 就有些干旱,虽然根据地理来判断,这个地方应该是以下雨为主的。
DM白星 不过这个季节,雨水也比较少的嘛。
道格|诗人 到了晚上,道格升起火来
道格|诗人 “要说这个烤老鼠那也是有讲究的”

DM白星 “哈啊——又到晚上了,距离密斯提森林还有两天……啊,我们都是直接生吃的……”
道格|诗人 道格说着快速对准老鼠喉部的血管气管食管下刀
道格|诗人 “你看这是切断三管法”
道格|诗人 说着道格又将两只老鼠放进热水中进行烫毛

DM白星 “哇啊啊啊——”她聚精会神地看着你的操作。
道格|诗人 同时煺毛
道格|诗人 再次下刀,从前爪下靠口,非常快速地取出了老鼠的内脏
道格|诗人 “你看着去内脏,一个不小心内脏就会碎在里面,影响口味”
道格|诗人 道格再次取热水对老鼠的头部内部进行洗涮

DM白星 “看起来真好啊……那个,小心太好吃了把什么东西吸引过来了~”
道格|诗人 “没事吧,你让大白看着点”
DM白星 “它叫白绒啦!”
道格|诗人 “哦好好,白绒,白绒”
DM白星 那只狗好像到现在为止也一次都没叫过,实在是一只很奇异的狗,
道格|诗人 道格取出在路上用小刀削出的木塞子塞住肛门,取开水进行灌汤
DM白星 它看起来也在期待地看着这锅,盯着这边处理老鼠看。
道格|诗人 穿上木棍进行烤制,大约30分钟后,取下来
道格|诗人 “这样就差不多了,但是重点就来了,我们红日家族的秘传酱料!”

DM白星 “哈啊!!”
DM白星 你看到曦的眼神已经变成了星星眼。
道格|诗人 道格显摆着拿出一个小瓶,将里面的酱料倒了一点在刷子上,刷了上去
道格|诗人 “这样就大功告成了!”道格拿出一个小碗倒了一些甜面酱进去“蘸这个吃是最棒的!”

DM白星 “好~看起来就好棒呀!”
道格|诗人 “来~”拿起一串递给曦
DM白星 曦抢过一条老鼠腿,就毫不优雅地大嚼起来。
道格|诗人 道格撕下一条老鼠腿递给一旁的大白狗
DM白星 老鼠腿的味道清香四溢,她似乎只有在第一次的时候点了一下酱,之后也没有点着酱吃。
道格|诗人 然后拿起一串吃起来
DM白星 想想这真是一件舒服的事情,在无垠的野外吃着烤老鼠。
道格|诗人 “我还有..很多菜式..以后..你去找我..我给你做”道格嚼着老鼠肉含混不清地说
DM白星 虽然老鼠肉还是有些少,不过你们吃得很满足。
道格|诗人 “明天的食物预定是蘑菇浓汤~”道格看了看干的差不多的蘑菇
DM白星 “太棒了,道格先生做的菜~”
道格|诗人 “多谢夸奖啊哈哈哈”
DM白星 你们今晚睡了一个好觉,应该再过一两天就能到密斯提森林了,在那里又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呢?明天继续说。
DM白星 ——————————————SAVE——————————————
神之假身团 无惧者行于光明的七日救援;无悔者穿越黑暗的最终朝圣。
塔夫塔度DIY 唤醒远古之力,被咒纹所束缚的人们。

离线 白色的星星

  • 迷失的行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56
  • 苹果币: 7
  • 追求奇妙,不计代价
Re: 【LOG】崇瓶贤者
« 回帖 #3 于: 2017-10-20, 周五 22:18:41 »
LOG 3

劇透 -   :
DM白星 ——————————————需要开瓶器么——————————————
DM白星 前情提要…
DM白星 你和刚刚结识的同伴曦在已经废弃的道路上朝西南方向走,前往密斯提森林…
道格|诗人 (拿我续命还友好)
DM白星 你们烤了几只抓到的老鼠吃,感觉心情愉快就休息了。
DM白星 今天你们继续出发,路上的大路已经逐渐被杂草长满了,不论是帝国,还是“自由联盟”都没有往这个地方发展的样子,这是一条废弃的道路。
DM白星 “啊,自然,自然的力量逐渐侵蚀了人造的痕迹。”曦看起来挺高兴的,一蹦一跳地在路上走。“从这条道路过去,穿过那片树丛,后面就是密斯提森林了。森林里面会有很浓的雾气哦?准备好怎么应对了么?”
道格|诗人 道格想了想,掏出奥兰面具
道格|诗人 “你说这样会不会好一点”

DM白星 “没有啦,浓雾不会危害健康,只是水汽而已……”
道格|诗人 道格又掏出了不灭火把
道格|诗人 “这样你至少能知道我在哪里”

DM白星 “emmmm……放心好啦~走吧走吧~”
DM白星 你们很快经过了下一段路程,在刚刚经过的树丛里面的曦似乎偶尔在和小鸟,树木或者什么别的小动物打招呼。
道格|诗人 道格好奇地看着曦的举动
DM白星 “森林里面有很多可爱的生物~你们这些城里人是不会懂的~!”曦嘻嘻笑着对你说。
道格|诗人 道格挠了挠头…(小声嘀咕)“乡村路也滑,人心更复杂”
DM白星 “是的嘛~大一些的森林里面会更复杂哦。不过不要担心~”
DM白星 这一路上也没有遇到更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也许是你们太过卑微,也许只是……有趣的事情之前的无聊,或者可能只是单纯的顺利而已。
道格|诗人 道格开始哼唱
道格|诗人 “很久很久以前,巨龙突然出现…”
道格|诗人 “带来灾难带走了公主又消失不见…”

DM白星 “shenmegui曲子呀!不过说起来龙也很少见呐~”
道格|诗人 “是啊,所以是很久很久以前”
DM白星 终于,你们到了密斯提森林的附近。
道格|诗人 “哇,真的,都看不清楚”
道格|诗人 道格掏出小本本开始记录:我们两人来到了浓雾笼罩的密斯提森林,未知的前路等待着我们

DM白星 这是一片看起来很大的阔叶林,和之前经过的树丛和林地相比,这里好像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就仅仅是……那种有些异常的雾气能作为区分的依据而已。
DM白星 偶尔能从里面听到一些小鸟的叫声,偶尔能见到一些小动物在里面窜来窜去,看起来就是有很大的雾气的,普通的森林。
DM白星 “啊,到家了~道格先生知道自己要找的……呃,香料,在哪里么~”“
道格|诗人 道格挠挠头,尴尬地笑了笑“书里只是说这里有出产…估计还要找找”
DM白星 “唔。知道去哪里找么?”
DM白星 她好奇,眨巴着眼睛地看着你。
道格|诗人 “唔…准确来说…”
道格|诗人 “完全不知道”
道格|诗人 “似乎只能边走边看了”

DM白星 “往里面走的话,请紧跟住我哦。不然走丢了可能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道格|诗人 “好的,那你来拿着火把吧”
DM白星 她点起火把,带着你往里面走。
DM白星 火把虽然驱除了一丁点附近的雾气,但是并没有什么卵用,你觉得你稍微走开一些,就会走丢。
道格|诗人 道格发现这一点后跟的更紧了
DM白星 “唔,那么先在这里面走走?”她……提出这个建议。
道格|诗人 “嗯…也只能这样了…我先跟着你吧”道格无奈地点头
道格|诗人 “曦,你居住的地方,是个村落?”

DM白星 她扶着一棵棵树木前进,很快,你就彻底失去了方向感,遮天蔽日的大树和雾气让你连天空都看不见。
DM白星 “是呀~在这片森林里面的村落~”
道格|诗人 “雾这么大,你们平常都是怎么辨认方向呢?”
DM白星 (你过一个生存。
DM白星 “靠!感!觉!”
骰子机  * 道格 投掷  : 1d20 = 10
道格|诗人 (这地方真是名副其实的密斯提
DM白星 “例如我家就是往在前面,再右边的地方,虽然没有任何路标,但是每一棵树看起来都是不一样的,即使不看,把我蒙住眼睛也能走回去……”
DM白星 她很有自信地闭上眼睛,继续走着。
道格|诗人 道格想掏出小本本记录这不明觉厉的一幕,但是担心自己会走丢,只能作罢
DM白星 (再过两个生存。
骰子机  * 道格 投掷  生存1 : 1d20 = 5
骰子机  * 道格 投掷  生存2 : 1d20 = 16

道格|诗人 道格忽然觉得有点发毛
DM白星 你终于在一个时刻,发现自己似乎不知道在哪里了。
DM白星 明明记着一直要紧跟着她,但是她却消失不见了。
DM白星 现在你在浓雾中,独自一人。
道格|诗人 “曦!曦你在吗!”
道格|诗人 道格大喊

DM白星 浓雾就像一堵坚实的墙壁,你的声音并没有从这之间投过去。
DM白星 (过一个侦察。
骰子机  * 道格 投掷  侦察 : 1d20 = 13
DM白星 你发现这层雾气里面有点泛蓝,和原先的白色或者无色雾气并不太一样。
道格|诗人 “这个雾不对劲啊…蓝色的雾…”
DM白星 附近寂静了下来,哪个地方看起来都差不多。
DM白星 你似乎已经彻底迷路了。
道格|诗人 (我能用什么知识想想这个蓝色的雾吗?)
DM白星 (知识神秘吧…
骰子机  * 道格 投掷  神秘知识 : 1d20+4 = 13+4 = 17
DM白星 你感觉这阵雾气十分不自然,应该是一些不知名的强大力量影响下的产物。
道格|诗人 道格思考了一下,试着施放了指北术
DM白星 可以,随着你的法术指引,你找到了北。
道格|诗人 道格回想进入森林时二人前进的方向
DM白星 (过个……感知
骰子机  * 道格 投掷  生存 : 1d20 = 11
DM白星 你只能回忆起大概的方向,你们现在在进来的方向的西南方。
道格|诗人 “哎呀…好像也只能走下去了”
道格|诗人 道格说着继续朝西南方前进

DM白星 你前进了很短的一段距离就发现了一些了不得的东西。
DM白星 你看到若干具尸体躺在这片森林里面。
道格|诗人 (一只蛤蟆)
道格|诗人 “我去…这…这怎么回事”
DM白星 这是一些穿着制服,拿着武器的人的尸体。
DM白星 而且看起来没有什么人在动弹。
道格|诗人 道格小心翼翼地上前,仔细观察这些尸体
DM白星 大概是恰好……互相……互相杀死了对方。
道格|诗人 (我想知道他们是多久之前死的能看出来吗…)
DM白星 你发现里面有些依潘尼亚帝国的军人的尸体,以及一些佣兵团里面的人的尸体,正是,你所依附的焰迹佣兵团。
DM白星 (你可以过一个……医疗
骰子机  * 道格 投掷  医疗 : 1d20 = 15
道格|诗人 “之前那群追着鬼猫的人说的交代就是指这个吗…”
DM白星 你判断不出这些人是什么时候死掉的。不论是环境,还是受伤都有些诡异。
DM白星 就在你检查这堆尸体的时候,你发现里面还有一个看起来不那么一样的人在。
道格|诗人 道格过去仔细察看
DM白星 那是一个穿着白色礼服,海蓝色短发上用白色玫瑰花装饰的少女。她看起来还没有死,只是紧闭着双眼,怀中抱着两件东西。
道格|诗人 (蕾姆既视感)
DM白星 一个是一根看起来很好看的矛,另一个,则是十多厘米高的,小巧的瓶子。
道格|诗人 “哇哦,瓶子”
道格|诗人 道格碰了碰少女,“小妹妹?”

DM白星 “呜,呜啊……”这个少女看起来处于梦魇之中,口中低声呻吟。
道格|诗人 道格弹起鲁特琴,希望用音乐舒缓她的情况
道格|诗人
(用迷魂有用吗)
DM白星 (现在她还在睡呐…大概
道格|诗人 (听不见的啊)
DM白星 大概还在睡。
道格|诗人 (我能先把矛拿到一边吗)
DM白星 听到你的音乐声,她逐渐转过身,睁开她血红的双眼,微笑着看着你。
道格|诗人 “你好,小妹妹”
DM白星 “您好。请问您是谁……?”仍然躺在地上,看起来很有礼貌地问你。
道格|诗人 “我叫道格,来密斯提森林寻找一样东西”
道格|诗人 “结果在森林里迷路,看到你躺在这里”

DM白星 她保持着让人舒心的微笑,侧过身坐起来。
道格|诗人 “说实话…我也不太清楚”
道格|诗人 “给我工作的人说…就是个瓶子?你这个瓶子…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DM白星 “唔……是嘛?这个瓶子的特殊之处……我也不知道呐。那个给你工作的人是怎么说的呢?”
道格|诗人 道格挠挠头“看到就知道?我看到这个瓶子…也不知道啊…”
DM白星 她双手捧着瓶子,“这瓶子不是个这个时代的产物,如果给你工作的人是想让你在这里找到一个特殊的瓶子带回去的话,这就是这个了。”
DM白星 你看了看,这个瓶子是用一种你没见过的轻便而透明的材料做成的。
道格|诗人 道格觉得有点尴尬“那么…你能把它给我吗?或者我带你去见她?”
道格|诗人
(硅胶运动水壶)
DM白星 (是这样,
DM白星 (在一个相对正统的奇幻故事里面,出现这样的东西,难道不会觉得很怪异么…
道格|诗人 (会)
DM白星 (那就是了,这就是喵想造成的感觉。(笑)
DM白星 它看起来现在充满了水。
道格|诗人 道格心想: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空间储水容器
DM白星 “请和我一起去见她。拜托了。”少女双手合十,水瓶挂在她的手腕上。
道格|诗人 “好的,我答应你”
道格|诗人 “话说你知道旁边这几位是怎么回事吗”

DM白星 “他们,死掉了哦。”
DM白星 少女睁大眼睛,毫无波动,甚至有些愉快地这么回答道。
道格|诗人 “看来你也不清楚”道格去死者身上搜寻身份证明
DM白星 少女对你的说法表示不置可否。她站起来,走到一边看着你在搜寻身份证明。
DM白星 (过一个搜索?
骰子机  * 道格 投掷  : 1d20+3 = 8+3 = 11
DM白星 你除了确定他们分别是帝国军人和佣兵团成员以外没找到什么。
骰子机  * 道格 投掷  搜索 : 1d20+3 = 20+3 = 23
DM白星 你通过仔细的检查,从他们身上搜出了一些身份证明,随身物件和一些别的东西。
DM白星 ——————————————SAVE——————————————
神之假身团 无惧者行于光明的七日救援;无悔者穿越黑暗的最终朝圣。
塔夫塔度DIY 唤醒远古之力,被咒纹所束缚的人们。

离线 白色的星星

  • 迷失的行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56
  • 苹果币: 7
  • 追求奇妙,不计代价
Re: 【LOG】崇瓶贤者
« 回帖 #4 于: 2017-10-20, 周五 22:19:56 »
LOG 4

劇透 -   :
DM白星 ——————————————继续开团——————————————
DM白星 前情提要,道格到了森林里,尽管谨慎地跟着给自己带路的曦,但是还是过了一阵子就走丢了。
DM白星 在一阵奇妙的蓝色雾气中,他发现一堆死去的人的尸体,以及在其中的蓝色少女。
DM白星 道格检查了这些死去的人身上的东西,然后要干什么呢?
道格|诗人 “啊,还没有问你的名字”道格看向一旁的少女
DM白星 “我叫瓦伦蒂娜。”
道格|诗人 “好的,瓦伦蒂娜,现在我们要想想怎么走出这座森林了,你还记得你是怎么进到这里来的吗?”
DM白星 “不知道呐,那个……我醒过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了哦。”她回答。
道格|诗人 道格挠挠头“看来只能用老办法?”
道格|诗人 “那,瓦伦蒂娜,我们走吧”道格领着瓦伦蒂娜向东北方向前进

DM白星 “好。”她看着你收拾好地上的东西,就跟着你往外走。
骰子机  * 道格 投掷  侦察 : 1d20 = 1
骰子机  * 道格 投掷  侦察 : 1d20 = 3

道格|诗人 道格领着瓦伦蒂娜继续前进
DM白星 这位奇妙的少女就这样静静地跟着你在森林里面走,一直走……
DM白星 你现在觉得你迷路了,大概。
道格|诗人 “啊呀…糟糕了…好像…迷路了”
DM白星 “……?”
DM白星 她歪头看着你。“怎么啦?”
道格|诗人 “似乎…我们…再次迷路了…”
DM白星 “那么,该怎么办呢?”
DM白星 她看起来有些无聊地把玩着自己手里看起来如同玩具一般的长枪。
道格|诗人 “暂时…在想…瓦伦蒂娜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DM白星 “不知道,我也不擅长做找路这种事情……”
骰子机  * 道格 投掷  生存 : 1d20 = 12
DM白星 你凭着自己的感觉再带着她走了一会儿,可是还是没有找到靠谱的出去的路。
DM白星 当你们再次停下来在森林中歇息的时候,瓦伦蒂娜抬起头,指着树梢上的一只鸟。
DM白星 “呐,那里有只乌鸦,跟着它应该就能出去?”
道格|诗人 “好像也只能这样”
道格|诗人 道格盯着乌鸦

DM白星 乌鸦扑棱扑棱地扇动翅膀,用不怎么快的速度往一个方向飞。
道格|诗人 “来小妹妹,我们跟上嗷”
道格|诗人 道格拉着瓦伦蒂娜跟着跑

DM白星 “……小妹妹。”她看起来有些不满地重复了一遍这个称呼,拉着你的手跟着去追这只乌鸦。
DM白星 你觉得她的手虽然很细腻,但是很冰凉。
道格|诗人 “哇手这么凉,女孩子啊,要多喝热水”
DM白星 她不回答,微笑了一下作为回应。
DM白星 你们也紧紧跟着这只乌鸦,过了片刻,森林外的光就透了出来。
DM白星 天色已晚,刚刚还能看到的乌鸦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了。
道格|诗人 “呼…真是松了一口气呢”
道格|诗人 “啊呀已经晚上了”
道格|诗人 道格检查了一下身上的食材

DM白星 (你应该默认一直在路上收集正常的食材,从那些暴毙了的家伙身上也搜到了一些肉干和有些失水的果子之类的…
道格|诗人 “哇这个食物储备有点危险啊…但是也不能去曦他们的村子补充补给了…瓦伦蒂娜你想吃什么?”道格说着给瓦伦蒂娜展示了一下食物储备
DM白星 “吃什么都可以?我……不挑剔。”她小声地这么说。
道格|诗人 道格开锅,把两人份的食物煮了进去
DM白星 “顺便,请小心一下周围哦。可能会有敌人来这里……”
道格|诗人 “好的”
道格|诗人 “普通役料理,水果肉汤”
道格|诗人 道格盛了一点自己尝了尝味道

DM白星 “还,还有…如果在这里下起了暴雨,该怎么办呢?”
道格|诗人 “真…真是个好问题”
DM白星 你打算怎么做呢?
道格|诗人 “你可以顶着汤锅”
道格|诗人 “我…估计要淋雨…”

DM白星 “噢……那可能要面临这种事情了……”她看着这个煮着汤的汤锅,“我……我想我还是淋雨吧,另外小心一些,好像有些小动物靠近这边了。”
道格|诗人 “好”道格拿起了弩观察四周“小妹妹你是什么职业?”
DM白星 “诶?职业?那是什么?”
DM白星 她歪过头,看起来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道格|诗人 “……算了…你有战斗能力吗?”
DM白星 “大,大概已经有了吧?”
道格|诗人 “…你还是躲在我身后吧”
DM白星 她转动着自己手中看起来如同玩具一般轻巧和纤细的长枪。
DM白星 天空中乌云在汇聚和旋转,越来越大,越来越靠近的雷声和闪电正在给你们施加无形的压力。
道格|诗人 “喔噢…看起来不太妙”
道格|诗人 “话说这树林是宽叶林啊,我们为什么不找几片树叶顶头上”

DM白星 “似乎真的快要下雨了哦。”少女从容地说着,她似乎看起来没有准备任何雨具,仍然站在你身边。
DM白星 “唔,树叶不够大的哦。”
道格|诗人 “让暴风雨…来得小一些吧…”
DM白星 很快,豆大的雨滴从空中倾泻下来,你赶忙给自己的那一锅汤盖上盖子,然而你自己没法幸免。
道格|诗人 “看来是没办法…总不能跑土里去”
DM白星 瓦伦蒂娜似乎毫不在意地站在雨中,仍然保持着原先的微笑。
DM白星 “那么……小心一些了哦,这种突然而来的雨,可能伴随着别的危险……”
骰子机  * 道格 投掷  感知 : 1d20+1 = 18+1 = 19
DM白星 你闻到这雨水中有不太一样的气味……像是……血腥味。
道格|诗人 “嗯…这可不是好兆头啊…”道格狐疑地看着周围
骰子机  * 道格 投掷 聆听 : 1d20+3 = 7+3 = 10
DM白星 当你还在雨中陷入思考的时候,雨越下越大,盖过了你听到的大多数声音。
道格|诗人 “…干一架”
道格|诗人 “似乎就是…干一架”

DM白星 你感受到她的体温是相对比较低一些的。
道格|诗人 道格再次侧耳聆听
骰子机  * 道格 投掷  聆听 : 1d20+3 = 14+3 = 17
DM白星 在暴风雨中,两只双眼冒着凶光的狼从树丛中出现。
DM白星 (骰先攻?
骰子机  * 道格 投掷  先攻 : 1d20+2 = 14+2 = 16
DM白星 ——————第一轮——————
DM白星 狼径直向着仍在措手不及的你扑过来。
DM白星 冲锋,撕咬。
骰子机  * DM白星 投掷  : 1d20 = 14
DM白星 狼的撕咬穿过了你的盔甲,你感受到一阵剧痛。
骰子机  * DM白星 投掷  : 1d6+1 = 6+1 = 7
DM白星 然后接拌摔:力量对抗敏捷or力量。
骰子机  * DM白星 投掷  : 1d20 = 13
骰子机  * 道格 投掷  对抗敏捷 : 1d20+2 = 11+2 = 13

DM白星 你被绊倒了。摔在了地上。
DM白星 然后到你。
道格|诗人 五尺后退起身,射一箭
DM白星 (请描述一下…?以及暴风雨对于远程武器是有减值的。
骰子机  * 道格 投掷  射击! : 1d20+4 = 13+4 = 17
道格|诗人 道格吼了一声“抽狼看我社保你”
骰子机  * 道格 投掷  社保 : 1d20 = 16
DM白星 飞箭很快就偏离了目标,狼侧了一下身,躲过了飞箭。
DM白星 狼2迂回到你们的背后了。
DM白星 然后……瓦伦蒂娜仍然保持着微笑和从容,她转动着自己手中的长枪,往后退一步朝狼刺过去。
骰子机  * DM白星 投掷  : 1d20 = 1
DM白星 “啧,失误。”她明显刺偏了。
DM白星 ——————第二轮——————
DM白星 狼扑上来继续攻击你。
骰子机  * DM白星 投掷  : 1d20 = 20
DM白星 (重击威胁…喵骰一下
骰子机  * DM白星 投掷  : 1d20 = 20
道格|诗人 (我…你…这…)
DM白星 (重击了吧?
道格|诗人 (肯定的…)
DM白星 (你满血多少?
道格|诗人 (13)
道格|诗人 (现在6)
骰子机  * DM白星 投掷  : 2d6+2 = (3、6)+2 = 11
道格|诗人 (头都下来了2333)
DM白星 你很快就被狼咬得重伤了,晕倒在地上。
DM白星 临晕倒前,你看到瓦伦蒂娜仍然保持着那种诡异的微笑,回头看了你一眼。
DM白星 你就这样晕倒了,也许就这样,死掉了。
DM白星 ——————————————end——————————————
劇透 -   :
DM白星 “醒醒,醒一下。”刚刚才熟悉的,少女的声音传入了你的耳中。
DM白星 同时,你感受到一个比较尖和硬的东西在戳刺着你的身侧。
DM白星 “道——格?醒醒。”你又感受到身侧在戳你的东西戳了好几下。
道格|诗人 道格睁开了眼睛
道格|诗人 爬了起来
道格|诗人 “瓦伦蒂娜?”

DM白星 你睁开眼睛,映入你眼帘的是瓦伦蒂娜那蓝白色的身姿,而刚刚在戳你的,是她的鞋尖。
DM白星 她站在旁边,看起来还是那么从容,也在手中拿着那个瓶子。
道格|诗人 “那两只狼呢?”
DM白星 (你现在算是HP0。
DM白星 “狼已经死掉了。顺便你应该会自己给自己治疗的吧?”
道格|诗人 道格挣扎着想掏出治疗轻伤魔杖
DM白星 雨仍然在下,周围的污渍和什么别的已经被冲刷干净了。
道格|诗人 “是啊…真是多亏了你”
DM白星 “这样的事情……偶尔就会发生哦。如果你真的要把我和瓶子带回去的话…”她有些欲言又止,看着你拿出治疗魔杖很勉强地自救着。
DM白星 “不过,你到底是为什么要把我和瓶子带回去呢?是什么样的任务呢?”
道格|诗人 “是…是我朋友给我的任务”
道格|诗人 道格站起身来,挠了挠头

DM白星 “emmm……尽管知道,这一路可能不轻松?”
道格|诗人 “没办法的不是吗…总不能把你丢下”
道格|诗人 道格无奈地捂住了脸

DM白星 “那可真不错。不过,要擦干身子哦。淋雨了容易生病。”
道格|诗人 “啊,对”道格拿出一块布
DM白星 你注意到这不详的雨还在下,虽然已经小了不少。
道格|诗人 “雨小了呢”
道格|诗人 道格去水果肉汤那里,再次点起了火开始加热

DM白星 水果肉汤已经洒了不少,虽然还剩下一些,而且也完全冷了。
道格|诗人 “我的汤!臭狼”
DM白星 “嗯哼~等下可能得挤在一个帐篷里了哦。”瓦伦蒂娜掩嘴微笑着说。
道格|诗人 “你睡睡袋就没事的”
DM白星 “啊,谢谢。”
DM白星 “这些狼,和这阵雨也许只是前两个,而远远不是最后一个哦。也许,接下来还会有更多麻烦的事情在前面等着你。”
道格|诗人 “嘶…有危险还是要前进啊…”
DM白星 瓦伦蒂娜之后就只喝了一点汤,吃了一点点你提供的食物。
道格|诗人 “那我们快些休息吧”
DM白星 “那么就这样……晚安?希望这场雨明天会停下来。”
道格|诗人 “晚安”
DM白星 ——————————————SAVE——————————————
神之假身团 无惧者行于光明的七日救援;无悔者穿越黑暗的最终朝圣。
塔夫塔度DIY 唤醒远古之力,被咒纹所束缚的人们。

离线 白色的星星

  • 迷失的行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56
  • 苹果币: 7
  • 追求奇妙,不计代价
Re: 【LOG】崇瓶贤者
« 回帖 #5 于: 2017-10-20, 周五 22:21:02 »
LOG 5

劇透 -   :
DM白星 ——————————————绝望的……意志?——————————————
DM白星 前请提要。
DM白星 道格在拿到瓶子,和瓦伦蒂娜相遇以后,先后经历了迷路,暴雨和野狼袭击等厄运。
DM白星 甚至差点就被咬死了,托她的福才得以从生死线上回来。
DM白星 第二天清晨,雨势变小了,你也醒来了。
DM白星 瓦伦蒂娜早就起来收拾好了她昨晚睡觉的东西,似乎在很有精神地抱住瓶子看着天空发呆。
道格|诗人 “唔嗯~”道格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
道格|诗人 “早上好,瓦伦蒂娜”

DM白星 “早上好。今天也要往那个地方去……不过,那到底是什么地方呢?”
道格|诗人 “是个…不小的城市中的佣兵大厅里的一个办公室”
道格|诗人 道格思考了一下,准确地回答

DM白星 “唔……佣兵大厅?你是佣兵么?”
道格|诗人 “算是…吧?虽然没做过几次佣兵任务…充其量就是在那里挂名”道格收拾着东西回答道
DM白星 “所以你只是个……默默无名的外围人员?”
道格|诗人 “听别人亲口说出来还真是伤人…应该是的”
DM白星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是你而不是别的更厉害,或者更出名的人来……把我带回去呢?”
道格|诗人 “这种事情啊,不能细想的呢”道格摸了摸少女的头
DM白星 “呀~”她眯起眼睛,站起来不给你摸了。“那么继续出发吧~今天也要小心谨慎一些哦。”
道格|诗人 “嗯嗯,这就出发了!”
DM白星 你们走出了森林,雨也停了下来。回去的路出现在你们的眼前。
DM白星 尽管雨停了,但是浓重的乌云仍然盘在你的面前,给你一种很大的压力。
DM白星 低气压也让你感觉有些不适,就像在风暴中间一样。而身侧的她却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一般,尽管穿着那样的服装,但仍然优雅而自然地在凹凸不平的大自然中信步着。
DM白星 (过一个侦察?
DM白星 你注意到,这里的草地似乎枯黄了,树木也有些死气沉沉的样子。尽管没有死去,但是这和一两天前你经过这里的时候差别不小,不知是不是错觉。
道格|诗人 “哇…感觉有点不对劲”
DM白星 周围自然的声音也变得微不可察,你没有听到什么小鸟或者虫子的叫声,这一路上都显得比来的时候寂静多了。
DM白星 “呀~哪里不对劲了~?”
DM白星 你看到旁边的一棵树用一根树枝把在旁边跑过的兔子卷进树洞里了。
道格|诗人 “硬要说的话…草木枯黄,了无生气”
道格|诗人 “喂!什么鬼!”

DM白星 “诶?”
道格|诗人 “你看那只兔子!”
DM白星 瓦伦蒂娜微笑着看着你。
DM白星 那棵树现在看起来一动不动,你大概能想起来在来的时候好像也从这里经过过。
道格|诗人 “…幻觉么…还是绕开一点”道格挠了挠头“战场应激后遗症?”
DM白星 嗯,可能是眼花了吧,你远离了这棵奇怪的树木…
DM白星 顺便你好像没有足够的食物了,前面就是之前经过的小片林地,之前曦在这片林地里面和里面的动物植物打招呼的。
DM白星 “林地……我记得你之前好像把食材用完了?要在这里找一找么?”
道格|诗人 道格掏出了另一个袋子
道格|诗人 “这里还有哦!之前在尸体身上摸到的”

DM白星 “唔,好~”
DM白星 “前面可能会有人在等着我们~?小心一些?”她忽然这么说道,指着前方的树林。
道格|诗人 道格抬起弩瞄准前方,喊道“有人吗?请出来吧”
DM白星 她闭上眼睛,旋即睁开,然后轻描淡写地说道。“或者说也不是人,总之是不友善的家伙就对了啦。见到的时候应该就会知道~”
DM白星 “在这片树丛里面啦。”
DM白星 (这树丛应该是树木比较稀疏,但是不少的那种。你不会在里面迷失方向,但是得走一段。
道格|诗人 道格想想似乎也没有什么办法
道格|诗人 把弩挂到身侧,拿起了剑
道格|诗人 “那就小心前进吧”
道格|诗人 向前走去

DM白星 “好~前面有伏击者,也要直接走上去哦。”
DM白星 瓦伦蒂娜笑着跟上你,走在你身边。
道格|诗人 “似乎这样是不好啊哈哈哈”
道格|诗人 道格停下脚步
道格|诗人 从之前搜到的精致品防具里挑了一件穿上
道格|诗人 “瓦伦蒂娜要来一件吗”

DM白星 瓦伦蒂娜仍然一只手拿着瓶子,另一只手拿着长矛。她小心地躲开旁边伸出的树木枝丫。“不需要了,谢谢……”
道格|诗人 然后道格又用了一张怪物召唤术卷轴
DM白星 瓦伦蒂娜现在身上穿着的应该是贵族服饰,没有穿甲。
道格|诗人 (精制镶嵌皮甲)
道格|诗人 道格继续前进
DM白星 你们在森林里面走着。
DM白星 这森林如刚刚所言那样,死气沉沉的,给你一种奇怪的压力。
DM白星 过一个侦察。
道格|诗人 (心中悲凉…骰运不好啊)
道格|诗人 (2
DM白星 很快,一根从你面前飞过的飞箭向你揭示了伏击者的来临。
DM白星 “铛!”这大概是飞箭撞到她手中的长矛的声音。她侧过身,对着那个方向迅速施放了一个法术。
DM白星 “呼…菜得可怜,下一个。”瓦伦蒂娜看起来很轻松地往那个方向走去。
道格|诗人 道格目瞪口呆
DM白星 “那是朝我来的,道格先生,有兴趣去看一看么?”
道格|诗人 “啊…那当然是肯定的”
道格|诗人 道格拿起弩跟了上去

DM白星 你们走了过去,发现那是一个披着红色粗糙兽皮的人形,它长着结实的蛤样的头部,只是……恐惧扭曲了它的脸庞,现在正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
DM白星 弓箭也在它的手里,而瓦伦蒂娜走上去就又用鞋尖好好踢了它一脚。
道格|诗人 道格看向四周“还有么?”
DM白星 “大概没有了。只有这个?”
道格|诗人 “哦”道格对准了蛤人额的头部
DM白星 “呜呃呃呃呃哇哇啊哇哇……”
DM白星 这个家伙昏迷了过去。
道格|诗人 “你刚才那是,恐惧术?”
DM白星 “不是哦。是另一个法术。”
道格|诗人 道格看了看昏迷的蛤人,踢了他一脚
道格|诗人 “不是装的吧”

DM白星 “它大概昏迷了。”
道格|诗人 “嗯…似乎是真的”
道格|诗人 道格把蛤人绑了起来

DM白星 嗯,你这么做了,把它绑到了一棵树上。
道格|诗人 道格用手套拍它的脸“喂喂喂,醒一醒”
DM白星 你拍打了一会儿,这个家伙很快就醒了过来,它一脸悲伤地看着你。
道格|诗人 “哇明明是你埋伏我们唉,这什么表情啊”
DM白星 “唔……呃……”它很害怕地看着你身边的瓦伦蒂娜,说不出话。
DM白星 “唔,那个家伙……造成的混乱,让我流落在这个世界中。不,不应该让她……!”
道格|诗人 “说清楚一点啊喂”
DM白星 “咳咳……”听到这个,瓦伦蒂娜又毫不留情地对着它的胸口踢了一脚。
道格|诗人 道格拿剑比着它
道格|诗人 “看到没有,不说就捅你哦”

DM白星 “咳咳,呕,咳咳……”大概是被她踢得太疼了,这个蛤人一时说不出话来。
道格|诗人 “那么…我们要拿它怎么办才好”
DM白星 “咕……别,别让她……”蛤人使劲挤出这几个字,然后就又昏迷了。
道格|诗人 “哇…就这样还埋伏别人”
DM白星 “嗯哼?也许直接弄死,会好一些?”她满不在意地说。
道格|诗人 “仔细想还是拖走比较好吧…优待俘虏啊…”
DM白星 “啊咧~?可是我们拿不了这么多俘虏的呀……我猜之后应该还会有。”
道格|诗人 “先拖着吧,不行就拿它当肉盾”
道格|诗人 道格露出了残忍的微笑

DM白星 “拖着很重的诶……”
道格|诗人 “没事没事我来拖”
道格|诗人 “杀了可能会被续命啊”

DM白星 “不会的啦~那个,这种东西天生就是长这样的,没什么续命不续命什么的……”
DM白星 “唔,但是如果磨破了皮,也许看起来就很糟糕了呀……”
DM白星 “那个,流下一路的血,看起来大概会很显眼和难看的吧?”
道格|诗人 “是这样啊…那还是杀了?”
DM白星 “好呀~”少女眯着眼笑了一下。
道格|诗人 “敌人的话…似乎可以”
道格|诗人 “不过还有情报没说啊”

DM白星 “可以~?唔,但是这个应该和你回去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吧……?而且看起来也只是孤单一人……”
道格|诗人 “算了…还是堵住嘴留在这里吧,自生自灭好了”
DM白星 你觉得把这个涅拉蟾的嘴堵住并不是一件很容易做到的事情……
道格|诗人 “不想了不想了…瓦伦蒂娜你随意吧”
道格|诗人 道格朝旁边走去

DM白星 “好~”
DM白星 你避而不看后面发生的事情,不过从它发出的惨叫声来看,一定是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
道格|诗人 “好~估计也就快到城镇范围里了”
DM白星 你们很快就走出了森林,周围仍然如同刚刚那样,被一种暗淡而衰败的感觉支配着。
DM白星 偶尔也能看到一些类似的可怕事情。
DM白星 终于,一个小村庄就在前面,此时也已经入夜,村庄散发着一种奇怪的臭味。你感受到一阵不详和危机感。
DM白星 ——————————————SAVE——————————————
神之假身团 无惧者行于光明的七日救援;无悔者穿越黑暗的最终朝圣。
塔夫塔度DIY 唤醒远古之力,被咒纹所束缚的人们。

离线 白色的星星

  • 迷失的行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56
  • 苹果币: 7
  • 追求奇妙,不计代价
Re: 【LOG】崇瓶贤者
« 回帖 #6 于: 2017-10-20, 周五 22:22:24 »
LOG 6

劇透 -   :
DM白星 ————————————————村庄——————————————
DM白星 前情提要。
DM白星 你和那位伴随着瓶子而来的少女在路上看着这个世界仿佛正在走向衰败。
DM白星 然则却不动摇往焚风城走的脚步,终于,在路上见到一个小村庄。
DM白星 大概已经是晚上入夜了,你们就有了进去休息的打算。
DM白星 现在村庄就在你们眼前,有些炊烟,似乎家家户户都点起了火光,但仍然透出一种恐惧和不详的氛围。
道格|诗人 道格想要找个废弃的小房子住一宿
道格|诗人 于是带着瓦伦蒂娜开始找

DM白星 没有什么人迎接你,虽然都点着灯火,但是没有什么人走出来迎接你。
DM白星 “啊呀呀,看起来这村子不欢迎我们?”
道格|诗人 “看一路上那破败的景象,可能这里也有些不好的事发生,还是不要太过打扰他们的好”
道格|诗人 “低调点也好啊”
道格|诗人
(周围有废弃的房子吗)
DM白星 都是那种…家门口的屋檐处挂着个灯,然而没有人出来迎接你们的。
DM白星 (过一个搜索…
骰子机  * 道格 投掷  搜索 : 1d20+3 = 3+3 = 6
DM白星 (似乎找不到。
道格|诗人 (…我再找一遍
骰子机  * 道格 投掷  再次搜索 : 1d20+3 = 3+3 = 6
道格|诗人 道格带着蒂娜走来走去,找不到空房子,只能准备找村长家麻烦一下
DM白星 可是村长家,你打算怎么找呢?
DM白星 “嗯哼~?不给力呀……”
道格|诗人 “那你想再找一次?”
DM白星 她眨眨眼睛,“随你便吧~?反正我是没关系的啦~”
道格|诗人 “咱还是去问村民吧”道格捂脸
DM白星 “可是村民并不在你的面前呀~道格先生~?”
道格|诗人 敲一股人家的门
道格|诗人 “您好?有人在吗?”

DM白星 你听到里面有人活动的声音,但是却并没有给你开门。
道格|诗人 “你好,我们是旅行者,想找个空房子借宿一下,村子里有空房子吗?”
DM白星 “没有,快滚。”
DM白星 你听到里面的人对你们这么说。
道格|诗人 道格挠挠头“哇…这么凶”
道格|诗人 道格换了几户人家试了试

DM白星 这些人家的态度都差不多,你要怎么找呢?
DM白星 “可能~可能他们害怕了吧?”
道格|诗人 “可…可能吧”
道格|诗人 “这样下去咱还是找不到村长…似乎还是要找空房子”
道格|诗人 “或者在村子边缘搭个帐篷”
道格|诗人 “你觉得呢?”

DM白星 “啊呜,你放心面对这种村子么?”瓦伦蒂娜微笑着看着你。
道格|诗人 “不放心”
DM白星 就在这时,你看到很多蛇虫鼠蚁从四面八方经过,他们躲避着点着灯的房子,
DM白星 呼啦呼啦地…经过。
道格|诗人 “嘶…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这些人家…有问题?”
DM白星 让人有些毛骨悚然,很可怕地,一大群地从旁边经过,虽然没有伤害在灯下的你们,但是也和你们距离不远了。
道格|诗人 “咱还是去村子边搭帐篷吧…?我守前半夜,你守后半夜”
DM白星 “啊咧~?在村子旁边搭帐篷的话,这些东西爬过可怎么办呀~”
道格|诗人 “…那再走一遍找空房子?”
DM白星 “好呀~这次我来找一下?”
骰子机  * DM白星 投掷  搜索 : 1d20 = 16
DM白星 “呐,你看,那里不就有一家嘛。”
道格|诗人 “唉…人老了眼睛也不行了…走吧走吧”
DM白星 她指着远处一家没亮着灯的,等蛇虫鼠蚁经过以后,你们走了过去看看。
DM白星 嗯,你们走到这家门前看了看。
DM白星 这个房子看起来是被火炙烧过,房门一推就开,里面也没有什么陈设,都有着被火烧过的痕迹。
DM白星 “你们是谁?”房子里传出来这样的声音。
道格|诗人 “我们是路过的旅人,您好!”
DM白星 “……”
道格|诗人 “我们想找地方借住”
道格|诗人 “最后只能先到这里”

DM白星 “请进来吧。”
DM白星 里面的声音听起来很苍老。
道格|诗人 “谢谢”道格领着蒂娜进去
DM白星 一个白发苍苍老人坐在房子里的床上,他手里拿着提灯,有些艰难地抬起头看着你们。
道格|诗人 “您好老人家,感谢您的收留”
DM白星 “咳咳,等,等一下……你,你……”
道格|诗人 “我是道格,我旁边这位是蒂娜”
DM白星 他睁大眼睛,“看,看起来果然……”
DM白星 “果然……是真的……咳咳咳。”
道格|诗人 “什么?”
DM白星 “听说过么?”
DM白星 “首日飞虫走兽,
道格|诗人 “这是什么?”
DM白星 “这,这是最近在这村子流传的谶言……”
DM白星 “苍蓝魔女?!”老人颤颤巍巍地站起身,准备出门去。
DM白星 你要怎么做?
道格|诗人 “老人家,等一下”
DM白星 而瓦伦蒂娜仍然保持着她那有些诡异的微笑,并不做声。她向你抛了一个眼神。
道格|诗人 “您这腿脚”
道格|诗人 道格上去搀扶

DM白星 这时,也许是顺应这谶言,外面有一些笼罩在黑影中的人样的生物在用比较慢的速度移动。
道格|诗人 道格看到这一幕只能把老人拦了下来
道格|诗人 “老人家,我妹妹这头发,是染的”

DM白星 “咳咳……别唬我……我要去告诉……”
DM白星 他仍然在颤颤巍巍地往外走。
道格|诗人 “大爷,现在外面很危险啊”道格只能拦住老爷子,堵路不让他出去
DM白星 “咳咳……”
DM白星 老人停了下来,佝偻着身子,无奈地看着你。
DM白星 “你到底想我怎么样?快出去……”
道格|诗人 “大爷,你先听我解释”
DM白星 (过一个交涉看看?
骰子机  * 道格 投掷  交涉 : 1d20+8 = 18+8 = 26
道格|诗人 “我们兄妹受仇家追杀来到此地,为了避免被仇家认出我才把蒂娜的头发染成这样,她的红色眼睛也是一种奇异的道具所致”
道格|诗人 “想不到却犯了忌讳”

DM白星 “可是我们村子都死了一半人了……这正好和那个……咳咳……是……咳,符合的……”
DM白星 老人有些痛苦地瘫坐在床上。
道格|诗人 “这是疫病所致,您们都没有去找医生或是牧师吗?”
DM白星 “咳咳……医生也无能为力,说……咳咳……是诅咒和灾厄所致……”
道格|诗人 “大爷您也染上这疫病了?”
DM白星 他无力地摆摆手,“快走吧…别在这里呆着……”
道格|诗人 道格仿佛没听到似的跑去做饭
道格|诗人 “大爷今天你得尝尝我的手艺”

DM白星 “哼,哪有什么诅咒和灾厄,都是‘那家伙’搞的鬼。”瓦伦蒂娜漫不经心地自言自语,可能故意让你听到也说不定。
DM白星 ————————————————SAVE————————————————
神之假身团 无惧者行于光明的七日救援;无悔者穿越黑暗的最终朝圣。
塔夫塔度DIY 唤醒远古之力,被咒纹所束缚的人们。

离线 白色的星星

  • 迷失的行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56
  • 苹果币: 7
  • 追求奇妙,不计代价
Re: 【LOG】崇瓶贤者
« 回帖 #7 于: 2017-10-20, 周五 22:23:12 »
LOG 7(END)

劇透 -   :
DM白星 ——————————————深夜中的小村子——————————————
DM白星 前情提要:
DM白星 道格和与瓶子一起发现的迷之少女瓦伦蒂娜一起回焚风城。
DM白星 你们现在在村子里,是傍晚,借宿的老人家对你们的态度也不太好,还和你们说了这边最近的谶言。
DM白星 (然后你去做饭,喵想不起来那个你注意到的事情是什么了,不如之后再展开…?嗯嗯。
道格 (我还有点什么食材)
DM白星 (你好像没多少食材了……从那些死人的手中回收的都是一些已经比较旧的食物了。
骰子机  * 道格 投掷  : 1d20 = 8
DM白星 你回想起来,你在回来的过程中,找到的蘑菇多半不太能吃,要么是半死不活的,要么是不能吃的品种。
DM白星 (你还是有一些的…以及从那些在瓦伦蒂娜身边死去的人手中获得的……干粮吧。
道格 道格东翻翻西找找最后只能拿出了剩余的干粮
道格 "唉,好像只能用这个做点什么了"
道格
(干粮…就只是馒头那种吗,还是有别的什么)
DM白星 (压缩饼干啊……一些硬到咯牙的面包啊……午餐肉啊之类的总之不怎么好吃的玩意儿…
DM白星 (值得注意的是,不同地区的干粮配比是有区别的,尽管都保证基本功能和安全无毒,但是有些地区的干粮……会让你不怎么想去探究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
DM白星 你在做菜的过程中,注意到外面有些人过来了。
道格 道格拿出压缩饼干和午餐肉煮了一锅奶油浓汤
DM白星 瓦伦蒂娜那听起来悦耳而有些怪异的声音提醒你:“看起来外面有不少人过来了哦?道格先生?可能不是过来找东西吃的?”
道格 道格拿起了手边的弩,剑也放到身侧
DM白星 (实际上,奶油浓汤主要需要奶油。
DM白星 你警觉地作出了准备,打算做点什么么?
道格 躲到门后吧
DM白星 现在外面那些人影距离你还有些距离,你缩在室内,观察的角度不好,没法很好地观察外面的动向。
道格 扶老大爷去安全一点的地方躲一下
DM白星 老大爷仍然在咳嗽,“臭小子想干什么?!”他看起来比较抗拒你对他动来动去的,而是直接躺在床上了。
道格 "爷爷,好像有些事情要发生了,您在这里比较危险,我扶您去旁边避一下吧"
DM白星 “咳咳,去哪里避啊……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DM白星 这个老人看起来一脸绝望。
道格 "不能这么说,还有一锅热汤等您喝呢"
道格
(房间里有什么能躲的地方吗…)
DM白星 (那种很简陋的房子是没什么好的躲藏的吧。
DM白星 外面在靠近你们的人影把门关上了,而瓦伦蒂娜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一杯热水,看起来很舒服地喝着。
道格 "唉,确实躲不过,来大爷您也喝口汤"道格给大爷盛了一碗汤
DM白星 老大爷似乎对你的汤没有什么兴趣,他就摆摆手,摇摇头。
DM白星 你注意到外面的人似乎在……在用木条……敲打,敲打的声音……
道格 道格施放幻音术
道格 用威严厚重的声音围绕屋子"尔等,为何来此!"

DM白星 你听到外面传来了议论纷纷的声音,不过他们和敲打的声音没有停下。
道格 声音调到最大"敲个屁!说出尔等的来意!"
DM白星 过不久,敲打的声音结束了。
道格 "你是指…敲敲打打?"
道格 道格一脸迷茫

DM白星 “是哦。”
道格 "那咱们还是出去吧,不要连累了老人家"
DM白星 瓦伦蒂娜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有些绝望地看着你。
DM白星 “嗯……”
道格 道格带着蒂娜推门出去,手机攥着闪光球
DM白星 做不到,门被封住了。
道格 道格试着踹开门
DM白星 (过个力量?
骰子机  * 道格 投掷  力量 : 1d20 = 12
DM白星 很明显,你的努力并不足以踹开这门,
DM白星 你甚至注意到,这个房子的外面逐渐燃起了火光。
道格 (果然是要烧,能用仆役把封门的东西拿开吗)
DM白星 (做不到啊…
道格 (或是开关术?)
DM白星 (做不到的。仅仅这样的法术是做不到这种事情的。
道格 道格对现状有些绝望
道格 "难道要交代在这里…有点惨"

DM白星 火光逐渐燃起来,这个建筑的总体结构也在崩毁。
DM白星 “要这样不荣耀地死去了么?道格先生。”
道格 "唉,似乎是这样呢,抱歉哦,没有把你带到焚风城"
道格 "都没有让你见识到我精湛的厨艺,真是可惜"
道格 道格对细剑使用流火胶囊

DM白星 建筑的门和屋顶在崩塌下来,你看到外面都是看不清楚模样的村民,铺满了干草的地上,燃起噬人的火焰。很快,你也在火焰之中丧失了性命。临死前,你看到瓦伦蒂娜对你说了一些意义不明的话。“……是这样的话,你的世界也许能多支撑一会儿,临死前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事情,有些可悲可叹呐。”
DM白星 ——————————————END——————————————
神之假身团 无惧者行于光明的七日救援;无悔者穿越黑暗的最终朝圣。
塔夫塔度DIY 唤醒远古之力,被咒纹所束缚的人们。

离线 白色的星星

  • 迷失的行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56
  • 苹果币: 7
  • 追求奇妙,不计代价
Re: 【LOG】崇瓶贤者
« 回帖 #8 于: 2017-10-20, 周五 22:30:42 »
 :wacko:于是就这样结束了,诶一个solo团带那么个预计大概10次实际上7次会不会有些短或者长了…
感觉自己还是不擅长当场编出描述来…还是多多准备和多加锻炼的好。
神之假身团 无惧者行于光明的七日救援;无悔者穿越黑暗的最终朝圣。
塔夫塔度DIY 唤醒远古之力,被咒纹所束缚的人们。

离线 依久煌菘

  • 披风蓝剂量子猫
  • Knight
  • ***
  • 帖子数: 387
  • 苹果币: 0
  • 啊?嗯,噢……
Re: 【LOG】崇瓶贤者
« 回帖 #9 于: 2017-11-19, 周日 01:19:26 »
关键应该不在于最后被火化时如何出屋子,而是换个地方宿营?
这个村子是不是真的都很微妙,曦在出发前说一路上没有村子,在遇到浓雾后又说自己闭着眼睛都能走回去,接着回程的时候村子就出现了,即使村子是真的,也总感觉有些像是隐秘和忌讳一样,怕不是德鲁伊也被调包了。
总感觉怪怪的,提示会藏在哪呢。
真意:作为DM展现出令自己满意的转折点。  0.5/∞

离线 白色的星星

  • 迷失的行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56
  • 苹果币: 7
  • 追求奇妙,不计代价
Re: 【LOG】崇瓶贤者
« 回帖 #10 于: 2017-12-13, 周三 19:44:13 »
关键应该不在于最后被火化时如何出屋子,而是换个地方宿营?

并不是这样的,尽管换个地方宿营也许能规避这里发生的事情。

这个村子是不是真的都很微妙,曦在出发前说一路上没有村子,在遇到浓雾后又说自己闭着眼睛都能走回去,接着回程的时候村子就出现了,即使村子是真的,也总感觉有些像是隐秘和忌讳一样,怕不是德鲁伊也被调包了

是很微妙;她说的是路上没有大城镇,而这个城市旁边的村子在这个方向比较少,不意味着路上没有贴近别的城市或者是比较独立的村子,况且来路上也见到了别的村子;她对那片森林很熟悉而且某种意义上并不是“这个任务所涉及的人”;是有些像是隐秘和忌讳一样。

总感觉怪怪的,提示会藏在哪呢。

可能所谓的提示只是一种感觉;哪怕没有提示这个故事也很可能莽过去并获知一些故事的真相。
« 上次编辑: 2017-12-13, 周三 19:45:50 由 Iltutemish, "Uncertainty's cat" »
神之假身团 无惧者行于光明的七日救援;无悔者穿越黑暗的最终朝圣。
塔夫塔度DIY 唤醒远古之力,被咒纹所束缚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