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Dragons of the Sixth World】幽魂行者 p59-69  (阅读 1724 次)

副标题: 翻译:薛猫

离线 NewAlbionDrone

  • 版主
  • *
  • 帖子数: 465
  • 苹果币: 2
  • Vive la Nomad!
【Dragons of the Sixth World】幽魂行者 p59-69
« 于: 2018-11-26, 周一 19:19:40 »
Ghostwalker
幽魂行者

引用
最近变得没记分卡就分不清那些魔法飞龙了,但当前最出名、最受到全世界瞩目的龙,则是幽魂行者。自他在大觉醒十五周年纪念日从DC裂缝出现后,幽魂行者就忙着制造新闻、敲打各方。他已经成为了一个北美各国愿意与之交涉的势力,或许还至少让若干国家走上了战争之路。他让每个人问出同样的问题。幽魂行者是谁?他来自哪里?他想要什么?他将做什么?当然还有,暗影之地(Shadowland)里最关心的:我怎么能在不成为龙点心的条件下分一杯羹?
我不能说Crystal的文件回答了所有这些问题,但这是个好开始,这份文件提出了一些正确的问题。如果有谁知道的比我们多,这份文件是如常开放的,请随意发帖。
>Captain Chaos
传送于:2063年2月16日,10:40:11(PST)

引用
>真是个笑话!NEXUS还假装中立提供幽魂行者的信息,让我恶心!暗影之地NEXUS实际上是这头龙的后院,我知道幽魂行者让他的走狗访问过,还和内部人员交谈了。尼古拉斯·白鸟,幽魂行者的“翻译”兼兽人星期五甚至都在场,全是为了达成某种协议。你们这些NEXUS家伙说真相,但你们跟幽魂行者秘密交易的真相又是什么?
>Zero

引用
>OK,我差点直接删了Zero的煽动发言,但我不会这么做。虽然他是坨数据接口插错地方的病态的人肉木偶,但他有一点说得对。暗影之地发布真相和自由信息,因此下面是真相。
是的,幽魂行者联系了我们。这头飞龙没花多久就研究出NEXUS是个独特的信息源,以及我们是暗影社群重要的一部分。你们可以随意说幽魂行者,但他要么很聪明,要么有些聪明的顾问,要么两者皆有。简单说来,幽魂行者提供了一个交易。他会让NEXUS留下,让我们自由行动。作为回报,我们不能给他捣乱,我们还要注意任何可能威胁丹佛网域的事物(这些天主要是阿兹的自动机器人(knowbot)和病毒程序,没什么我们不能处理的)。符合我们共同的利益。
就是这些,我们和幽魂行者的“秘密协议”。要是你觉得还有更多肮脏的秘密,欢迎你寻找。但别来窥探我们的数据库,除非你准备好应付我,so ka?
哦,还有一件事。幽魂行者知道暗影之地(或许其它巨龙也清楚)。对他以及他的同类,这地方就像对你们这些家伙一样是开放的。
>Crystal

发帖人:Crystal
我从没完全理解“这里不可能发生这种事”这种心理,直到最近。丹佛在过去五十年里经历了太多——在如此持续紧张的状态下存在了太久——我以为我什么都见过了。但什么也不可能让我们对幽魂行者的回归做好准备。
是的,回归。幽魂行者非常清楚地说明了丹佛如今所在的地方曾经属于他,因此在这头龙看来,现在也属于他。他立刻再次提出了权利要求,而丹佛得到了近距离观看巨龙怒火的机会。让我告诉你,不好看。虽然幽魂行者相对他的一些同类表现出了极大的克制(去看看德黑兰*或巴西利亚**的废墟),他依然清楚展示了他的力量。
任何过去几年没生活在石头底下的人都会知道幽魂行者如何出现、如何取得丹佛控制权。本文件试图将我们知道的幽魂行者信息、他的目的以及他的下一步动作拼凑起来。

*译注:2020,亚丁将德黑兰夷为平地,作为对什叶派学者反觉醒者声明的回应。
**译注:2034年瓦帕和另外两头巨龙攻击并占领了巴西利亚,随后是全巴西。


引用
幽魂行者
西方巨龙
性别:男
颜色:苍白的象牙色带亮蓝色
泛人类外形:身材较高的人类男性,白色头发
主要巢穴:丹佛
翻译:尼古拉丝·白鸟(兽人男性)

时间线
2061年12月24日:幽魂行者的星界形体从哥伦比亚联邦区的星界裂缝出现。他立刻前往丹佛并随后以肉体攻击这座城市。
2062年1月:幽魂行者与丹佛议会会面讨论议题。幽魂行者获得弗朗特自由区的控制权。阿兹特兰被CAS部队驱逐,后者获得了前者的区域。建立区域防御部队,服从幽魂行者的命令。
2063年2月:游魂行者接见了巨龙苏生教会(Church of Dragon Reborn)的约书亚·晨星(Joshua Morningstar),并正式承认这一组织。

天性
幽魂行者是一头巨龙,并且从其它魔法蜥蜴对他突然出现(显然他们没有预料)的态度,他明显受到他们某种程度的尊重。视频片段显示幽魂行者的个头对西方巨龙来说不算小,他苍白、象牙色的鳞片(以及他喜好召唤精魂为他服务)让他获得了当前的名字。幽魂行者似乎将媒体给他的标签当成了自己的。他从未提过他的真名,其他龙也没有谈过。
引用
>不是太惊讶。毕竟,名字蕴含力量,龙和所有人一样清楚。相当明显的是大部分(或者是所有)龙使用的名字都是某种形式的假名。
>Wyrm Watcher
在某些方面,幽魂行者与黑牙有惊人相似。他们有着类似的五官和肢体特征,大量的图像分析显示两者间或许有相当多的联系。什么联系,我不知道,但还有一个证据将幽魂行者和已逝的黑牙联系起来:游魂行者是从杀死了黑牙的爆炸留下的裂缝中现身的。黑牙首次出现在丹佛,而幽魂行者称这是他的领地。巨龙罗纳比表示“对[幽魂行者的]损失表示哀悼。”他指的可能是黑牙之死?
引用
>不少人认为幽魂行者是黑牙重生,不只那些丹佛的龙之子。我自然怀疑,但有这种可能吗?我的意思是,我们对龙的生与死了解很少,尤其是巨龙。
>Jaron
>这当然可能,哪怕第六纪什么也没做,它至少证明了一切皆有可能。但我还是怀疑。幽魂行者不像喝呀。有相似之处,就像Crystal说的,但他给我的感觉不一样。我更相信可能有家族关系。幽魂行者可能是黑牙的亲属,这也解释了他们外貌的相似、他们距离的接近(指巢穴),以及幽魂行者对属于黑牙事物的态度。
>Serena
无论他和黑牙的关系可能是什么,幽魂行者显然不像大D一般行事。黑牙有着可亲的电视明星性格(不管他在幕后是不是这样),而幽魂行者一出现就清楚地表明了他不接受反抗。丹佛的所有人都知道幽魂行者说了算,这似乎正是他想要的方式。
有趣的是,现在幽魂行者掌权了,他的态度和行为似乎有些缓和。他不是阿兹特兰塑造的暴君巨龙领主,并且他看起来真心在意丹佛以及他的领地内生活的人民的未来。但这不是说幽魂行者好对付,绝对不是。区域防御部队——听从这头龙的命令——已经清楚表明了这对幽魂行者统治的恐怖行动和反叛将被迅速地用暴力手段解决。幽魂行者不是黑牙那种“人民的龙”,但他参与了丹佛的治理与重建。
引用
>我听说幽魂行者吃人,他想要丹佛的原因是为了让他的食品库存量充足。
>Dixie
>哦拜托。这种谣言在矩阵里到处都是。
>Bung
>事实上幽魂行者的确会将那些给他惹麻烦的人当作榜样(和点心)。他没有泛人类食谱或别的东西,但他会毫不犹豫指出谁是丹佛食物链的顶端,字面意义的。
>Ranger X
« 上次编辑: 2019-08-05, 周一 01:23:42 由 马非鱼 »
If it walks like a duck and quacks like a duck, it's probably an Andrik

离线 NewAlbionDrone

  • 版主
  • *
  • 帖子数: 465
  • 苹果币: 2
  • Vive la Nomad!
Re: 【Dragons of the Sixth World】幽魂行者 p59-69(进行中……
« 回帖 #1 于: 2018-12-12, 周三 19:42:01 »
仆从
幽魂行者有各式奴才照料丹佛内及周边的事务。有的与这头龙关系密切,有的只是站在胜利者一边依令行事。

尼古拉斯·白鸟
尽管当前成为了名人(或许正是这个原因),幽魂行者的翻译尼古拉斯·白鸟几乎完全不为人知。自幽魂行者出现在丹佛不久他便常伴其身,现在是幽魂行者的左右手和官方发言人。白鸟由一名仅知道被称作“向导”男性陪同,在幽魂行者肆虐中途神秘出现。幽魂行者停下来与向导交谈随后带走了白鸟。此后两者一同工作。
引用
>这个向导是谁?他和幽魂行者有什么关系?
>Dancer
>向导是个在犹他区工作的街头萨满。他寻找那些有可能成为萨满的孩子并将他们与合适的老师配对。偶尔他也会自己招收、训练孩子。虽然听起来很古怪,但他在犹他和整个NAN区域受到极大的尊敬。就我所知,没有任何关于他的官方记录。似乎每个人都知道他是谁并且尊重他的意见。显然,也包括游魂行者。
>Psyche
白鸟是个兽人,看起来至少有些原住民血统。他的年龄未知,可能是16到26岁(假设他出生就是兽人而不是出生后转化)。丹佛任何地方都没有“尼古拉斯·白鸟”的记录,因此他可能是无SIN者,或者在丹佛外出生。白鸟说话轻柔,看起来相当聪慧,但我不清楚有多少是他的话、多少是幽魂行者塞进他嘴里的。
引用
>我知道有人愿意为白鸟成为龙的宠物之前的生活细节付一大笔信用棒。想到如何找到并教育他的细节报酬更高。有兴趣的话,通过通常渠道联系我。
>Link
>祝好运。你到处询问白鸟只会收到茫然的视线。知道的人也清楚要保持安静。
>Otto
白鸟看起来还是个法师,可能是个萨满。这符合他与向导的联系。白鸟不经常使用魔法,但他被目击到进行星界投影还有施放小法术。我听到的矛盾证言没能指出他的图腾(假如他真的是萨满)。
引用
>哦,他是。我要说他的图腾相当明显。
>Priest
>是吗?我听说白鸟追随鹰,伙计,关于他和他在幽魂行者身边的地位有些有趣的信息。你决定他追随什么图腾?
>Wiz-Kid
>抱歉,小子。想要这份信息,就得花钱。
>Priest
白鸟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幽魂行者身边。他长时间待在议会大厅和丹佛议会打交道并在幽魂行者无法出席时充当巨龙的发言人。甚至当幽魂行者使用人类形态参与议会会议时,白鸟也在那里,坐在他旁边回答问题,有时为他的老板翻译某些俗语和概念。
白鸟偶尔离开议会大厅时通常没有任何可见的安保。他在丹佛构筑了“人民的兽人”这一声誉,他愿意停下脚步与街头民众交谈,聆听他们的担忧或接收向幽魂行者的请愿。有不少人害怕靠近他,传言称巨龙能知晓白鸟的所见所闻,但有人对兽人在中心区域的存在产生了好感。
引用
>注意,没有可见的安保。你可以确定白鸟被监视着,每次外出时都小心地监视着,支援不过一个可疑的行动或一声呼救之遥。从某些角度看白鸟几乎是在找麻烦,仿佛他(或者幽魂行者)在看有谁敢绑架或攻击他。
>Zippy
>白鸟的自信至少有部分来自他不仅是个萨满,还是个强大的萨满这一事实,他曾受向导训练,现在则是被幽魂行者。虽然看起来人畜无害,但尼古拉斯能很好地照顾自己。我同情那些试图给他找麻烦的混蛋。
>Myst
>我还听说幽魂行者给他安排了一些精魂保镖,能够瞬间出现。
>Gollum

精魂
自幽魂行者到来,据与我交谈的施法者所言,丹佛的星界现象大量增多。在周围游荡的精魂比以往尤为增加。有的是保护政府建筑和其它城市要点的守卫精魂,有的监视边境,有的忙着他们的事,我们凡人一无所知。有趣的是没人知道谁召唤了这些精魂。犹他一直使用精魂帮忙守护边境,但现在他们无处不在。证据指向了幽魂行者,或是为他服务的法师。
幽魂行者未公开评论他雇佣的精魂数量,甚至他们在干什么也没有说。虽然这些精魂有的接受区域防卫部队或政府官员的指挥,但大部分仅服从幽魂行者(可能还有尼古拉斯·白鸟)。这些精魂也不喜欢自己的工作被妨碍,因此丹佛的民众正学着与他们保持安全距离,不挡着他们的道。
引用
>最近自由区还有各种精魂。不只是元素体(elemental)还有自然精魂、监视灵、元素精魂(spirits of the elements),以及一些我无法辨别的精魂。看起来幽魂行者能够随意召唤、指挥任何精魂。有元素体和自然精魂守卫丹佛的建筑,城市精魂在晚上巡视街道、监视灵穿行传递信息(或者只是刺探民众)。有时城里看起来会发生星界交通堵塞。
>Aleph
>我会丹佛里还有周边的的精魂有不少实际上是自由精魂,这提出了一个问题:他们是自愿为幽魂行者工作还是他用某种方式束缚了他们?无论如何都意味着幽魂行者拥有客观的魔法影响力以及大量必要时可动员的精魂力量。
>Kane
>旧闻。丹佛内部和周边一直有很多精魂,之前他们只是没这么活跃。幽魂行者近来将他们全都扰动了,但就我的记忆丹佛的阴影里一直存在自由精魂。有趣的是精魂世界里有传言说幽魂行者实际在捕猎一些精魂,让他们全都争先恐后努力躲开巨龙的行动范围或者让他开心好不被记上名单。至于幽魂行者为何在捕猎精魂、在捕猎那些精魂,我还不知道。
>Zephyr
>我的队伍差不多一个月前真的被一个这样的精魂雇佣。我不会说他想让我们弄到什么,但可以说很难找,并且,啊,十分罕见。我们的法师这个精魂用它来做什么,他说它对“建造某物”十分必要,鬼知道是什么意思。
>Mort
>有趣。我听说幽魂行者还在从各类数据库、大学、研究基金会等收集大量关于咒术和精魂研究基础数据。据说他甚至从那头欧洲龙,施瓦茨考夫那里请求了一些信息。听起来这头龙正在追赶召唤的最新进展。
>Serena
>或许和幽魂行者的精魂都是元素体和自然精魂有些关系,他还有一堆监视灵,但没有特别与人类相关的精魂。没有先祖精魂、没有loa,肯定也没有血精魂或者类似的。让你好奇他们是否是些幽魂行者还没弄明白的新东西,或者因为他们与人性紧密相连超出了龙的能力范围。
>Hex

区域防卫部队
幽魂行者从他与丹佛议会的交易中获得的一张好牌便是区域防卫部队(Zone Defense Force)。区防(ZDF)是一支长期军事及安保力量,由五个签署国出借的人员组成,接受幽魂行者直接领导。这意味着这头龙有了自己的私人武装处理丹佛的问题,并且与城市内普通军队不同,区防被赋予了跨过区域分界线调查或解决丹佛任何位置发生的问题这一权力。尽管各区域的安保和军事人员还在解决大部分内部事件,但区防负责了自由区的全面安保,包括政府建筑、机场、外部边境线以及出入丹佛的陆路通道。
引用
>区防在大力打击未按照幽魂行者要求交税的走私者。我知道至少有一名走私者获得了出入丹佛的免费通行证,条件是她必须为幽魂行者提供她在路线上收集到的任何信息。假如对其他走私者也是同样,幽魂行者或许在建立一个移动的信息收集网络。
现在开来区防似乎给了幽魂行者控制自由区需要的所有牌,但要记得这个组织存在时间并不长,还是由各区域军队的雇员构成。到了必要时刻,他们会向谁效忠,自己的国家还是幽魂行者?我不确定压力来临时幽魂行者是否能依靠区防的全面忠诚与支持。
>或许不,Crystal,但你可以确定区防人员的审查和许可流程十分严格,甚至可能包括与幽魂行者单独见面。我听说区防的高级官员以几乎封建的方式向他宣誓效忠,他们每个人都感到试验以某种深层而神秘的方式联结了。区防的高层甚至没有一个人愿意考虑违背幽魂行者,因此这头龙对防卫部队的控制比大多数人以为的要高。
>Argent
>幽魂行者也并非百分百依赖区防。最近他从神龙教会(Church of the Dragon)和暗影里招揽了一些私人安保力量。幽魂行者肯定在组建忠诚的核心人员以处理不便交给区防(进而有可能泄露给议会)的敏感事务。有不少人乐意加入这类行动获得有利地位,但审查流程甚至比区防还有严格。
>Zak
>幽魂行者几个月前雇佣了些狂奔者从史密森尼学会偷走马耳他之鹰*。传言称那次行动在FBI取回雕像之前在DC到丹佛留下了一串尸体。知道为啥大G想要它吗?
>Haunter
>他是个老式平面电影迷?
>Turner

*译注:见黑牙遗嘱

神龙复生教会
最后,有多少龙有崇拜者?好吧,可能有不少,但幽魂行者亲自建起了自己的宗教。他不是实际的开启者,但现在肯定是话事的那一个。
所谓的“神龙复生教会”(Church of the Dragon Reborn)(也被称作“神龙教会”(Church of the Dragon),或者还有个不那么好的称呼,“龙邪教”)始于龙之子,这一黑牙死后兴起的运动的一个分裂派系,约书亚·晨星称他在幽魂行者首次出现时得到了一个启示,即大G是“伟大龙精魂”的化身,因而他是是泛人类未来的救世主。晨星带领着龙之子内一支分裂派系,他们取得了几处神殿的控制权,特别是丹佛的一座,幽魂行者将此处作为自己的居所。
几个月来,晨星和他的追随者向幽魂行者请求接见并请他承认他们作为追随者,但巨龙拒绝了。然后,突然,晨星消失了一阵。再之后幽魂行者公开对晨星的事业给予祝福,突然间他的小小反叛派系成为合法并且拥有了比龙之子更大的影响力(看起来有头真的龙站在你一边很管用)。
引用
>另一方面,幽魂行者也从未直接宣称晨星是正确的,也发没有说他是人类的救世主。事实上,这头龙对教会(虽然不太对)的教义和其它宗教几乎什么也没说。除了承认晨星领导权的合法性、教派的合法性,幽魂行者大体上和这个理论上崇拜他的教会保持距离。
>Padre
现在神龙教会是丹佛增长最快的宗教(在北美一些地方也是)。在本地,主要原因不是因为所有人都相信幽魂行者的神性,而是教会成员似乎在需要得到幽魂行者以及其他教会成员(他们常常在权力机关任职)的容许时有优待。不管他们是否只是做做表面文章,有越来越多的人来到这头龙的神坛前鞠躬。
引用
>这正是幽魂行者希望的。和丹佛发生的许多事情一样,幽魂行者处理神龙教会的方式极其实际。他知道这些人要崇拜他,那么不如也为他所用。通过鼓励其他人加入教会,幽魂行者提高了教会的地位,在民众间培育了一些额外的忠诚和支持,并且增加了支持者的数量。
>Traveler Jones
>我听说幽魂行者的动因是神龙教会内部试图反叛。似乎晨星的追随者中有人觉得晨星当个烈士比领导要好,并尝试安排他不幸离世。幽魂行者被牵扯进去,然后,他决定他喜欢让晨星待在他的位置上,而那位“想成为国王的助理”最后成了点心,告诫他人为何不要惹怒一头龙。现在晨星的追随者比以往更为虔诚而狂热,只要游魂行者说青蛙,神龙教会就会跳。
>Hex
If it walks like a duck and quacks like a duck, it's probably an Andrik

离线 NewAlbionDrone

  • 版主
  • *
  • 帖子数: 465
  • 苹果币: 2
  • Vive la Nomad!
Re: 【Dragons of the Sixth World】幽魂行者 p59-69(进行中……
« 回帖 #2 于: 2019-01-04, 周五 18:39:16 »
盟友与敌人

我开始把幽魂行者的盟友和敌人分开写,但又决定放一起,原因是很难分辨是哪种。阿兹特兰毫不掩饰他们想看幽魂行者死(并让阿兹部队驻扎丹佛),但其他所有人似乎都在有关幽魂行者的问题上举棋不定,而不是展示直截了当的敌意。没有其他人公开反对他——联想到丹佛,可以理解——但幕后有相当多的事情正在进行。

丹佛议会
他们说政客组成古怪的群体,没有比丹佛议会的构成更好的证明了。从最初的一群暖椅过客,可以算是被各自政府驱逐,接受了管理丹佛这个疯人院这一无法摆脱的任务,在幽魂行者打算重新按照自己的口味(显然不是新阿兹特克现代风格)装修新家时,突然站在了舞台中心。
幽魂行者掌权以来,丹佛议会切实承担着运作各自区域的责任,当然是在巨龙的监督下。官方说法是,议会作为“外国管理者”维持丹佛运作。许多人好奇的是议会的忠诚给了谁,是他们原本的国家还是幽魂行者的丹佛新秩序?至今看来似乎是前者,但随着时间流逝,丹佛会变,谁能说清楚呢?
引用
>没有哪个条约签署国会让这件事发生。他们需要丹佛,他们希望盯着幽魂行者,假如他们某位代表展现出过多的自主意愿,你可以打赌他们会被迅速召回、取代。
>Poly-Sci
>这得是幽魂行者允许。这头龙说得很清楚,他容忍丹佛议会继续存在仅仅是为了处理城市俗事和作为对各自国家的特使(考虑到幽魂行者能进入北美大部分政府)。假如这些政府打算把不那么合作的人塞进议会,幽魂行者可能会判断不值得为此烦心而是索性撤销。
>Holly

政府
弗朗特山脉自由区的区政府都愿意与幽魂行者交涉以结束他对这篇区域的攻击并达成共存协议。当然,除了一个。幽魂行者甫一出现在丹佛便对阿兹特兰展现出了不小敌意,显然对方也不遑多让。这头龙摧毁了阿兹特克提卡利金字塔厚,阿兹特兰和幽魂行者交涉的可能性不复存在,但幽魂行者得到了其它区政府的支持,并将阿兹特兰赶出了丹佛。
这让这头龙称为阿兹特兰和阿兹科技通缉名单的头号。在阿兹特兰幽魂行者被官方认定为“恐怖分子”并被指控无数“针对阿兹特兰及其人民的战阵罪行”。就幽魂行者而言,他似乎全然不在意阿兹特兰怎么想怎么说,只要他们远离他的领地。他清楚地表明了阿兹特兰任何过激行为都会被全数奉还。虽然阿兹特兰像所有愿意听的方面高声宣布自己为受害方,但现在他们现在没什么能做的。就在阿兹政府被赶出丹佛厚,普韦布洛共同议会和美利坚联邦都以无误地口吻表示阿兹科技对丹佛的任何举动都将被视为挑起战争。虽然阿兹在北部国境采用了些“军事训练”的借口,他们并未越线……还没有。
引用
>对阿兹特兰来说,PCC进入LA和南加利福尼亚的时机不能更糟,刚被踢出丹佛,阿兹就发现一列PCC部队和军事据点沿着他们的国境分布。如果是幽魂行者和PCC策划的,这可不能再好了,不是吗?
>Rojo
>阿兹特兰(以及阿兹科技)解决“丹佛问题”的办法是通过中间人攻击幽魂行者而不是直接的军事行动(这会引起与NAN和CAS——还有幽魂行者——的战争,阿兹特兰很可能赢不了)。他们为丹佛的亲阿兹特兰恐怖分子提供支持,同时也在尽可能搅乱洛杉矶的事态。如果LA情况恶化,要么PCC撤出,让阿兹特兰进入,要么留下。普韦布洛将被迫将将更多已经紧缺的部队用于维持LA稳定,给阿兹特兰重新突破边境的机会,在他们决定好时间和方式之后。
>Pyramid Watcher
丹佛条约的其它签署国至少在当前和幽魂行者维持着表面同盟关系。没有哪个对丹佛的现状满意,但他们也不认为自己能做什么。他们都有更要紧的问题等待解决,而不是担心失去对一个很大程度上出于顽固和政治面子才抓着不放的大都会的控制权。此时人们希望区政府团结一致罢免幽魂行者的希望都几乎完全消逝。他们意识到了这头龙的统治,并不太愿意去改变。

公司
虽然刚出现时幽魂行者还不熟悉超企游戏,但看起来他迅速适应了,就和他适应其它事物一样。总的来说,幽魂行者和超企们似乎满足于互不干涉,英里高城的生意如常进行,这就是公司关心的。但有一些例外值得注意。其中一家对关注的人来说好不意外。
派发重建丹佛受损区域的合同时,幽魂行者向议会和丹佛行政部门明确表明:塞德-克虏伯的分部或子公司不能参与任何重建。尽管幽魂行者没有进一步禁止塞德-克虏伯进入丹佛,他却让洛菲尔的公司生意更加艰难,并且总是偏向S-K的竞争对手。塞德-克虏伯几乎没有回应,但S-K有若干次试图买下或并购持有自由区合同的公司。这导致了新合同里出现各种禁止转让条款。
引用
>虽然双方都没表态,但明显幽魂行者和洛菲尔间没有交情。还值得注意的是幽魂行者在初登场时拍散了丹佛几处S-K所有的设施。随着时间流逝,这头龙“随机”造成的损坏看起来不是那么随机。
>Hotfoot
除了时不时对塞德-克虏伯来一句“操你!”,幽魂行者唯一关心的商业领域似乎时小型商业。这头龙显然喜欢支持小人物,丹佛行政部门已经给小型本地公司提供了大量合同,还为他们提供留在本地或迁入的经济鼓励。许多评论家认为丹佛正打算获得经济自由区地位,和香港类似,但附带一些控制措施,避免让超企成为唯一的获益者。
引用
>很清楚了,幽魂行者正在培养小型、快速、信息密集型、环境友好型生   意,通常还带点亲觉醒者性。例如盖亚电子被丹佛双手欢迎,而幸福原子能则吃了闭门羹。鼓励基于矩阵的商业,据说还有严格的生态要求。不会那么快执行,也不会那么严格,不至于损害丹佛经济,但足以让一些超企惊慌失措。这一领域最糟糕的破坏者正是塞德-克虏伯,或许不是巧合。
>Wiley
>太棒了,幽魂行者还是个抱树者。
>Zak
>不见得,Zak。这头龙处理得很巧妙。丹佛已经成为了某种觉醒者天堂。开始是龙之子和所有想编水晶得家伙。加上从周边国家搬进来得替换儿,你就有了不断增长得觉醒者和泛人类社群。其中相当多人将幽魂行者视作他们的捍卫者,在为丹佛长远打算之外,他也在为他们谋福利。
>Misty

人类至上俱乐部
在一次不怎么得宜的政治行动中,幽魂行者解决了“全一”俱乐部总部,还有他们的领导者格莱尼斯·尚德,就在他抵达丹佛后不久。本地的人类至上俱乐部迅速吸收了全一的残余。两家俱乐部关系僵持有一段时间,但幽魂行者的出现,伴随着SURGE和其它彗星带来的疯狂,刺激了这个组织。这些偏执分子放置了内部争斗打定主意是时候让“真正的人类”肩并肩对抗他们的“非人类”威胁。毫不意外,幽魂行者是丹佛的头号目标。
人类至上俱乐部公开谴责幽魂行者对丹佛的占领,尤其是他对格莱尼斯·尚德和其他全一成员的谋杀。他们组织抗议、纠察队,是不是还有暴动,必须由ZDF处理。在幕后,人类至上或许与该区域的泛人类和觉醒者仇恨犯罪有关,传言他们从阿拉莫斯20K、人类国(Human Nation)、阿兹特兰得到了有力支持,很可能是三者都有。
引用
>不只这样,Chummer。传言称格莱尼斯·尚德给全一留下某种“遗产”,类似“若我突然神秘死亡”这种。可能是秘密银行账户、武器储备、勒索信息(适合从某些超企弄不少信用棒)或者别的东西;我每次听说都不一样。但不管那是什么,它必定推了丹佛的人类至上一把,我可以打赌幽魂行者会慷慨地奖励任何替他解决这点小麻烦的人。
>Sundevil

巨龙基金会
巨龙基金会可能属于幽魂行者的“盟友”范畴,但很难说。幽魂行者和巨龙基金会有些联系,完全是非官方的,就在“古老的白鳞”肆虐丹佛后不久。他们之间谈了什么,没人知道(至少,没人谈起)。之后幽魂行者和巨龙基金会的联系似乎相当有限,双方也安于现状。DF在丹佛有办公室,位于UCAS区,你可以确定基金会在盯着幽魂行者,仅此而已。
引用
>事实他们的关系比这要友好点。幽魂行者和DF保持着联系,但不是通过丹佛办公室。我注意到丹佛矩阵的某些流量暗示幽魂行者有连接DF(或DF某人)的私人通信渠道,他与对方保持半常规联络。我猜是娜吉娅·戴威尔,但还有其它可能。
>Mole Man
>你不能再疯了,Mole。事实是幽魂行者受不了巨龙基金会甚至不想让他们待在“他的”城市。他在会面上表明衙门最好离他远点否则后果自负,但基金会抓住了他的弱点,很可能是黑牙留下的。要么是幽魂行者想得到的东西,要么是他害怕的东西,因此他无法针对DF。于是双方相互绕圈,等待动作时机。
>Firelight
>这个东西是化龙,chummer。幽魂行者对巨龙基金会没有任何意见,直到他们开始盗用他视为“龙财产”的化龙。传言称幽魂行者(还有其他巨龙)愿意为这些化龙的位置信息支付高额赏金,要是你能给他们带个活的,奖金更高,但巨龙基金会抢得先机。很可能是因为他们为化龙提供了安全的庇护所,但没有人知道为什么龙想找他们。个人来说,假如我是化龙,这不会太难抉择。
>Myst
>嘿有人找到那个丑鬼半身人的信息吗?参加了已经成为公开秘密的幽魂行者与巨龙基金会会面的那个家伙?他是唯一一个还没被识别的。
>Pan
>这条信息不免费,chummer。如果你真想知道,不只是好奇,联系我,我们聊聊。


最后,但绝非不重要的,是幽魂行者与同类巨龙的关系。我不会将任何大蜥蜴的关系称作伙伴,幽魂行者似乎也不例外,但他与一些龙的关系似乎更为友好,或者只是不是完全的敌意。
其中之一是离幽魂行者最近的的巨龙“邻居”,希丝塔比。一开始,希丝塔比似乎欢迎幽魂行者的存在,她将幽魂行者在丹佛的行动成为“可以理解”,北加利福尼亚许多人都注意到了。但他们开始好奇希丝塔比将什么行为看作“可以理解”。一段时间以来希丝塔比和幽魂行者间没有往来,但最近似乎幽魂行者在他的翻译陪同下拜访了沙斯塔山。他和希丝塔比可能讨论了什么,没人知道,但这次会面石许多关注者的焦点。
引用
>我的新円押在双方可能结盟。希丝塔比在北美有爪牙,幽魂行者影响不了。她与加利福尼亚和提尔坦盖都有联系,而幽魂行者在发展与NAN、UCAS和CAS的关系。两者似乎都不怎么喜欢洛菲尔,他们都和巨龙基金会有联系。看起来很自然,让时间证明吧。
>Wyrm Watcher
传言幽魂行者还和亚马孙尼亚的羽龙巨龙瓦帕关系良好(只是双方有对话)。幽魂行者接见了一位羽龙访客,看起来是瓦帕的使者,带了消息和可能是给幽魂行者的和平礼物。他们待了一段时间,分别时气氛和谐。此后亚马孙尼亚官方承认了幽魂行者作为丹佛弗朗特山脉自由区首脑的地位。
引用
>为了安抚幽魂行者,也为了激怒阿兹特兰,我怀疑。当然,幽魂行者和瓦帕联盟将让阿兹特兰置身于两头巨龙之间,要是问我,这颗不算个舒服的位置。当然,阿兹科技的资源不可小觑,假如阿兹特兰打算扩大南方疆域,幽魂行者是否愿意协助亚马孙尼亚也是个问题。
>Pyramid Watcher
>信我,不需要幽魂行者的帮助。亚马孙尼亚坚不可摧,阿兹特兰很清楚。
>Yanamamo
>幽魂行者接见的另一位龙访客是胜,但被藏在秘密中。但我还是见到胜的星界形体拜访了幽魂行者在丹佛的居所。守护和守卫精魂为他让路。我没留下看他何时(或者是否)离开,但既然我没听说胜突然消失之类的,我可以估计他们的小聚结果不算坏。
>Spiritus
幽魂行者出现时在丹佛区域的少数龙要么立马逃走(谁能怪他们呢?)要么迅速用一切手段向幽魂行者展示他们的支持。就幽魂行者来说,他似乎没太注意其他龙,只要他们不越线,不阻碍他的行动。
幽魂行者讨厌的一头龙似乎是洛菲尔(你能怪他吗?)。除了每个场合都有意冷落塞德-克虏伯,街头还传说幽魂行者乐意为洛菲尔的行动相关信息付大笔钱,尤其是与北美有关的行动。
引用
>当心这个,chummer。我还听说这条传言是洛菲尔的一个监视人散布的,目的是找出谁知道什么,挖出洛菲尔网络中的任何信息泄漏。给龙办事,风险自担。
>Muzik
>不,活是真的,Muzik,幽魂行者的信誉良好。只是要确保你别拿无意义或(更糟糕的)虚假信息浪费他的时间。我的一个chummer贪心了然后……哎就说某些关于幽魂行者食谱的故事是真的。
>和关于幽魂行者自己的信息相比,这白龙给S-K信息开的价只算二等。我估计世界上所有巨龙,无论敌友,都在关注城里新来的龙。还有什么更好的时机?趁他还在巩固势力时,收集信息,甚至可能送个内奸进去。我听说有很多人尤其关系幽魂行者漫长的星界旅行。幽魂行者从裂缝出现前,他在泛位面谋划什么,这让其他飞龙 既紧张又担心。
>Fidget
幽魂行者与洛菲尔的不和(姑且这么称呼)源头依然未知。两头龙似乎没有任何相似的关注点。洛菲尔运营着世界上最大的公司,而幽魂行者则给自己建了块私人封地。洛菲尔在欧洲而幽魂行者在北美。塞德-克虏伯对丹佛的兴趣以超企标准来说谈不上重要。现在我们能猜测的是某种巨龙事务,可能要上溯很久,很久以前。
引用
>这可是年度低估的有力竞争者。看看老白鳞在离开时有没学到新把戏,有趣。
>The Laughing Man
>哦,没错。你很快会看到。
>Ghost in the Machine
If it walks like a duck and quacks like a duck, it's probably an Andri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