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逃出生天》log  (阅读 212 次)

副标题: “精灵的游戏厅”

离线 apflu

  • Peasant
  • 帖子数: 22
  • 苹果币: 0
《逃出生天》log
« 于: 2019-02-15, 周五 23:59:38 »
<三季蜉蝣> 从幽深的海底爬上海面,从高高的山巅摔下云端——这恐怕是你当前感受的写照。你感觉到了自己神志的苏醒,仿佛突然从梦中醒来一样。这种感觉很难以用言语描述,但这种清醒的感觉很令人享受。
<三季蜉蝣> 【提示:场外对话】
<三季蜉蝣> 用左括号“(”来开始一条场外对话。这部分对话不属于你的角色动作或扮演,专用于与DM或是在不影响扮演的情况下与其他人对话。尽可能少地使用场外对话,因为过多的场外对话会让人感到尴尬。
<三季蜉蝣> 你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但是你认为你可以移动,往上,往下,往前,往右…
<三季蜉蝣> 你仿佛操控着自己的“身体”,在空中画了个圈。突然,天空中泛起了光亮,整个空间被照得亮堂堂的。
<三季蜉蝣> =天上的声音=(通用语,仁厚的声音)
<三季蜉蝣> “啊,是你们,是你们醒来了。”
<三季蜉蝣> 【提示:NPC】
<三季蜉蝣> 除你们所扮演的人物(称为PC)外,其他所有人物称为NPC。无论是PC或是NPC,他们说话都必须通过某种语言。这种语言一般是“通用语”,为最多人所熟知。其次,人物说话会带有情感。某些能力允许你从说的话中获得更多信息。
<三季蜉蝣> =天上的声音=(通用语,低语)
<三季蜉蝣> “时机已到…”
<三季蜉蝣> 你感觉自己的“身体”飞入了什么黑色的东西。你瞬间感到精神上的无比疲惫,身体却感到温暖与舒适。
<三季蜉蝣> 【提示:检定】
<三季蜉蝣> 判断做一件事情是否成功,你需要使用骰子骰出点数。使用的最普遍的是d20,即20面骰。有时候,你能够拥有特殊的“加值”,这些加值应当在骰点的时候加上,例如“.rd20+1”。
<三季蜉蝣> 【提示:豁免】
<三季蜉蝣> 豁免检定属于检定中的一种。现在,你感到疲惫而困顿,随时可能会睡着。如果你想避免睡着,你需要进行一次意志豁免。DM会根据骰出来的结果告诉你其成功或失败,但并不会告诉你高于“多少”才能成功。这个“多少”被称为DC。发送“.rd20 意志豁免”以进行这一次意志豁免。
<三季蜉蝣> 【提示:放弃豁免】
<三季蜉蝣> 你可以放弃投骰,以主动承受豁免失败的结果。这是很少见的选择,毕竟骰出20几乎是板上钉钉的成功!但在某些情况下,这也不失为明智的选择,例如对抗队友的增益法术。
<骰喵> 冰糖蜂蜜柠檬骰出了: D20=16
<骰喵> 由于意志豁免 赞美卡拉骰出了: D20=7
<骰喵> 由于意志豁免 简简单单还是⑨骰出了: D20=9
<三季蜉蝣> 【提示:场外对话】
<三季蜉蝣> 用左括号“(”来开始一条场外对话。这部分对话不属于你的角色动作或扮演,专用于与DM或是在不影响扮演的情况下与其他人对话。尽可能少地使用场外对话,因为过多的场外对话会让人感到尴尬。
<三季蜉蝣> 其余人放弃了抵抗。你感觉到宁静而祥和,瞬间睡着了。
<三季蜉蝣> 随着轰隆一声巨响,你的脑海中好似打开了某个开关,一下惊醒过来。你仿佛依旧置身于梦中,浑身暖洋洋的,眼前是漫天的星辰。一个人影伫立在那群星与你之间,模模糊糊,隐隐约约。
<三季蜉蝣> 不。随即,你清醒了过来,缓缓睁开眼睛,环顾四周。
<三季蜉蝣> 周围似乎黑漆漆的,但你却可以清楚地看到周围。你似乎置身于一个方方正正的铁笼当中,看不到外界,似乎被某种厚重的织物盖住了。外面不断有喧闹声传来,似是不少人在激烈地打斗。
<三季蜉蝣> 你身边似乎还有几名与你视线平齐高的小女孩子。她们的双手似乎被皮质项圈反绑在笼子上,微张着嘴,有不明的皮革带子从嘴里延伸到脸颊,直到脑后。她们茫然地看着你。
<三季蜉蝣> 自己的脸上好像也有什么东西。你想要摸摸自己的脸,却发现自己的手也被某种坚韧的皮革绑在背后,固定在什么东西上面。你想要张嘴说话,却感觉无法开口,只发出了呜呜的声音,因为有某种东西撑满了你的口腔。
<三季蜉蝣> 【你正处于压制状态。被压制的生物被紧紧束缚住,只能进行少量动作。】
<三季蜉蝣> 【提示:状态】
<三季蜉蝣> 状态描述了角色的当前状况。状态效果会对你的属性(通常表现为战斗中的表现)造成影响。某些状态可能是致命的,例如你当前处于的压制状态,它会使你同时处于无助状态,这无比危险!任何有意的生物都可以花几秒钟就杀死你,或是造成极其严重的伤害。
<三季蜉蝣> 【提示:挣脱】
<三季蜉蝣> 即使在压制状态中,你也随时可以尝试取回你的自由。这需要一个“战技”检定或是“脱逃”技能检定。由于你现在不具有人物卡,即没有这些属性值,因此再多的尝试也是徒劳。
<三季蜉蝣> =笼子外的男人=(通用语,怒吼)
<三季蜉蝣> “击垮他们!(施法声)他们不是我们的对手,不是我们的对手!让这群不知廉耻的土匪知道我们的厉害,知道盗窃、抢劫这种卑劣的行径在天官行不通!”
<三季蜉蝣> 【提示:信息】
<三季蜉蝣> 在冒险中你会接触到各类信息,例如上述的地名“天官”。如果你认为有必要,记下它,以免后期的翻找。
<三季蜉蝣> =男人=(通用语,大喊)
<三季蜉蝣> “莱娜,在货物旁布设护盾!不能让他们再轰击货物,我们不清楚里面的内容,万一有损失,我们负担不起!”
<三季蜉蝣> =女人=(通用语,“莱娜”?)
<三季蜉蝣> “知道了,团长。”
<三季蜉蝣> =男人=(通用语,“团长”?)
<三季蜉蝣> “等等!情况不太对!”
<三季蜉蝣> 你隐隐听到了马蹄的隆隆声,从远到近,缓慢而不可置疑地,朝你所在的位置袭来。你感觉到一股危机感,想要找安全的地方躲避起来,但你被紧紧地束缚住了。
<三季蜉蝣> =团长=(通用语,惊慌,大喊)
<三季蜉蝣> “后撤!!所有人后撤!
<三季蜉蝣> 你只感觉到一股热浪,然后感觉到笼子受到了重击。你一下撞到了笼子上,虽然没有受伤,但是十分疼。遮罩笼子的织物似乎受到了冲击,略微露出了缝隙,使你可以隐隐看到外面。
<三季蜉蝣> 隔着幕布,你却没有看到马蹄声的来源。
<三季蜉蝣> =男人=(通用语,张狂)
<三季蜉蝣> “哈哈哈!嘴上说的那么霸气,却不一样被打得落花流水,还全被吓跑了?你们,不用追了,在周围警戒,我要看看货物是不是和我情报收到的一样!”
<三季蜉蝣> =众人=(通用语,不整齐地)
<三季蜉蝣> “是!”
<三季蜉蝣> 你感觉突然亮了起来。显然,覆盖着笼子的织物被揭开了。一个矮矮胖胖的男人绕着笼子,肆意用观看宠物的眼神打量着你们。
<三季蜉蝣> =男人=(通用语,得意)
<三季蜉蝣> “不错,这一票能赚不少!全部拉走…”他顿了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嗯…这辆车好像没法拉着走了。来人!”
<三季蜉蝣> =几个人=(通用语,唯唯诺诺)
<三季蜉蝣> “在!”
<三季蜉蝣> =男人=(通用语,命令)
<三季蜉蝣> “幸好我早有准备。小心点,把这辆车上的给我放出来,然后都给我处理好,护送在队伍的中间。”
<三季蜉蝣> 马蹄声的来源还是没有出现,似乎像是在揶揄人,时而出现,时而消失不见。
<三季蜉蝣> 那个看起来像是首领的男人去了其他地方,只留下几个手下,朝着笼子走来。其中一个人在笼子几步远的地方就驻步不前。
<三季蜉蝣> 两名手下在笼子边向那停在稍远处的人示意。
<三季蜉蝣> =稍远处的女人=(通用语,命令)
<三季蜉蝣> “停!”
<三季蜉蝣> 【提示:对抗】
<三季蜉蝣> 你受到了法术的影响!对法术的豁免一般要求你与另一名角色进行数值上的对抗。你一般不知道对方的DC(难度等级),但在这里是例外——乖乖蹲着吧,这是一名相当高阶的施法者。
<三季蜉蝣> 但两名手下没有停下自己手上的动作,依旧打开了笼门。那女人神色也没有什么变化,反倒是你觉得自己无法动作。
<三季蜉蝣> 你乖乖地被人解开了手上的束缚,并被略微粗暴地拖出来。你没有进行——或许是无法进行任何反抗,温顺得让人吃惊。
<三季蜉蝣> 你感觉双手被套上了某种皮革制品,然后被精心地合拢、系紧。两条手臂都陷入了那奇怪的皮革当中,仿佛双臂合为了一体,完全动弹不得。原本用于绑在你手腕上的皮革被戴在了你的纤细脖子上,作为项圈。
<三季蜉蝣> 那两人做完这些后就把你晾在了原地,转去抓下一个,并对她们做相同的事情。你回头瞄了一眼自己的手臂,发现它被绑成了一个类似三角形的形状,尖端有一个圆环作为点缀。你感觉这失去自由的感觉和姿势稍微有点难受。
<三季蜉蝣> 忙完手上的事后,他们掏出了一卷细绳,朝你们走来。细绳被仔细地穿过了手上束缚尖端的圆环——看来它们也不是装饰品——把你们串成了一列队伍。
<三季蜉蝣> 他们似乎不忙着赶路,而是把你们留在了原地,背对着你们,眺望着地平线,似乎一点也不担心你们反抗或是逃跑。
<三季蜉蝣> 噗呲!是刀穿过身体的声音!
<三季蜉蝣> 剧烈的风声传来,一个人猛冲上来,瞬间用匕首捅向那名女人。你们顿时感到自己的限制解除了。她惊呼出声,但还没来得及大声喊出来,她就再也没能发出声音。
<三季蜉蝣> 其余两人回过了神来,连忙拔出武器对峙。
<三季蜉蝣> 【提示:职业能力】
<三季蜉蝣> 这是一名盗贼。他在敌人措手不及的时候发起突袭,瞬间造成了难以估量的巨大伤害。不同的职业将会拥有不同的职业能力与特性,以体现出他们各异的成长道路与力量。
<三季蜉蝣> =两人=(通用语,大喊)
<三季蜉蝣> “敌袭!快来人帮忙!”
<三季蜉蝣> 那名盗贼迅速向你们悄悄示意了一个方向,然后与两人陷入了对峙。
<三季蜉蝣> 【提示:夹击】
<三季蜉蝣> 被夹击的角色在战斗中将陷入不利地位。尽可能避免这一点。
<三季蜉蝣> ======================
<简简单单还是⑨> 向着盗贼试意的方向跑
<赞美卡拉> 向着那个盗贼示意的方向跑
<冰糖蜂蜜柠檬> 近。
<三季蜉蝣> 有一人朝着盗贼示意的方向跑去。其他人被绳子牵动。
<冰糖蜂蜜柠檬> 带动其他人
<冰糖蜂蜜柠檬> 撞向其中一个守卫
<三季蜉蝣> 其他人也都被你们带动了。那守卫被你吓了一跳,但是无暇顾及你们。
<我> 跟着炮
<三季蜉蝣> 他死死握着武器,和盗贼对峙,深怕露出破绽。
<简简单单还是⑨> 向盗贼示意的方向跑路
<我> 向方向跑
<三季蜉蝣> 剩余的人似乎都在跟随着他所指的方向跑,你也被带动了,否则有摔倒的危机。
<冰糖蜂蜜柠檬> 跟上她们的步伐呗
<三季蜉蝣> 这奔跑的过程并不令人感到惬意。由于手被绑住,不好掌握平衡,实在是无法全速奔跑。
<三季蜉蝣> 没跑多远,那对峙的几人开始激烈地打斗起来,你们并没有和他们拉开多少距离,因为身体的体力实在是跟不上。
<三季蜉蝣> 但借助着一种神奇的天赋,你看破了黑暗,发现有人正在暗处鬼鬼祟祟地朝你们招手,示意你们去到他的位置。
<我> 去那个位置
<简简单单还是⑨> 跟着去那个位置
<未识其名> 尽可能向那个人方向移动
<三季蜉蝣> 一群人尽可能地朝着他的方向跑去。你发现周围的人都渐渐消失不见,但身上的束缚还在。
<三季蜉蝣> 那人似乎有些惊愕,但迅速回过神来,朝着你们比了个手势:“嘘……”
<三季蜉蝣> 示意你们不要发出任何声音。
<三季蜉蝣> 你看到那人也不见了,但是你的直觉告诉你,那人还在那里。你看看自己的身体,你感觉得到,但也看不见自己的身体。你隐身了!
<三季蜉蝣> 过了一小会儿,你们看见那盗贼正被十几个人追在背后,即将被追上。盗贼完全没有发现你们一群人的存在。
<三季蜉蝣> 你们感觉旁边有人的呼吸声正变得急促,正随着盗贼的靠近愈发清晰而频繁。
<三季蜉蝣> 他似乎在犹豫什么,在考虑什么。
<三季蜉蝣> ==========================
<简简单单还是⑨> 观察对面的人
<简简单单还是⑨> 观察盗贼后面的人
<三季蜉蝣> 对面的人看起来全副武装,盗贼完全不是她们的对手,还装备着不少弓弩等远程武器。
<三季蜉蝣> 盗贼凭依敏捷的身手不断躲过攻击,但体力似乎开始跟不上了。
<简简单单还是⑨> 寻找身边是否有小石头
<未识其名> 比如做一些动作吗)
<三季蜉蝣> 没有人替那之前看起来鬼鬼祟祟的人出声。他眼睁睁地看着盗贼跑过,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三季蜉蝣> 后面的人紧跟向前。他们跑动的速度似乎都竭尽全力,转眼就跑到了很远的距离,比起当初你们的奔跑要快得多。
<三季蜉蝣> 你感觉被背后的人死死抓住,但并不是那种攻击性的力量,而是仿佛在发泄。
<三季蜉蝣> 天上似乎下雨了,但稍纵即逝,雨只滴下了几滴就停下了。
<三季蜉蝣> 过了不久,那群人跑得没影了。你看到周围的同伴一个接一个出现,而那鬼鬼祟祟的人站在原地发愣。
<我> 询问怎么了
<三季蜉蝣> 你发出了呜呜声,因为嘴被塞住了。
<三季蜉蝣> 他注意到了你们,开始一个个解开你们嘴上的束缚。
<三季蜉蝣> 回过神来,你们恢复了自由说话的能力。
<简简单单还是⑨> “你们是谁?”询问这些人
<三季蜉蝣> 他也想到解开你们手上的束缚,但那材料奇异而坚韧,他似乎对此无能为力。
<三季蜉蝣> =鬼鬼祟祟的人=(通用语,语气有些波动)
<三季蜉蝣> “我们是一群佣兵,就是之前运输你们的人…我是一名法师。”他的声音断断续续。
<我> 感谢他
<我> 喵喵喵~
<简简单单还是⑨> “谢谢你”
<三季蜉蝣> =鬼鬼祟祟的人=(通用语,断断续续)
<三季蜉蝣> “我…没什么,这是我该做的。”
<简简单单还是⑨> “请问这个地方是哪儿?”
<我> 请问我是谁
<我> 请问我在哪
<三季蜉蝣> =法师=(通用语)
<三季蜉蝣> “我…”他摇了摇头,决定还是算了,“这里是天官帝国。”
<我> 请问我发生了什么
<简简单单还是⑨> “你接下来怎么办?”
<我> 我们怎么办?
<三季蜉蝣> =法师=(通用语)
<三季蜉蝣> “我也不知道…我们被冲散了,运输你们的任务也失败了,”他摇摇头,“我不知道运输的竟然是你们这些小女孩子…要不然我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接受这个任务的。请原谅我。”
<我> 没事,不知者不罪
<简简单单还是⑨> “没关系,我原谅你们,但是。。。。”
<未识其名> “哪个,我能请问你们的雇主吗,实在不行就算了”
<三季蜉蝣> =法师=(通用语)
<三季蜉蝣> “是我们把你们带入了这样危险的境地…”
<简简单单还是⑨> “请问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给我们遮蔽一下身体?”
<三季蜉蝣> =法师=(通用语)
<三季蜉蝣> “我们的雇主在遥远的地方,恐怕没有办法和他说话。”
<三季蜉蝣> =法师=(通用语)
<三季蜉蝣> “没有,”他苦笑道,“连我自己都没有几套衣服。”
<三季蜉蝣> =法师=(通用语)
<三季蜉蝣> “现在那名盗贼恐怕凶多吉少,我们是无论如何也追不上他们了。我们得找地方休息。”
<简简单单还是⑨> “走吧。”
<我> “好哒”
<简简单单还是⑨> 观察四周的环境
<赞美卡拉> “嗯。”
<三季蜉蝣> =法师=(通用语)
<三季蜉蝣> 他惊奇地看着你,揉了揉你的头,“你这孩子,竟然也不慌张?如此镇定?”
<我> ''嗯呐''
<简简单单还是⑨> “不。。。。。我也很慌张。”
<简简单单还是⑨> “走吧。。。。”
<冰糖蜂蜜柠檬> 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她们“那个,你们好?”
<三季蜉蝣> =法师=(通用语)
<三季蜉蝣> “那…无论如何,接下来跟我走。以防他们还有剩余的人遍布在四周,尽可能地不要发出声音。”
<简简单单还是⑨> “好的”
<三季蜉蝣> =法师=(通用语)
<三季蜉蝣> “嗯?”
<我> ''嗯?''
<冰糖蜂蜜柠檬> “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三季蜉蝣> =法师=(通用语)
<三季蜉蝣> “对了,我能尝试把链接你们的绳子解开…”
<三季蜉蝣> =法师=(通用语)
<三季蜉蝣> 他摇摇头,“我们接受了运输你们的任务,到了半途,我们被打劫了。”
<冰糖蜂蜜柠檬> “麻烦你了”将手伸出去
<我> ''啊真是不幸,辛苦了''
<三季蜉蝣> =法师=(通用语)
<三季蜉蝣> “我不清楚你们为什么会作为货物出现在押运任务中,但是请原谅我…”他又陷入了自我解释的谜团当中。
<冰糖蜂蜜柠檬> “你们只剩你一个人了嘛。。。”
<三季蜉蝣> 他手上的动作一点不慢,绳子应声而断。
<我> 我们去哪里?
<简简单单还是⑨> “不用自责,现在我们得团结一心。。。”
<三季蜉蝣> =法师=(通用语)
<三季蜉蝣> 他摇摇头,“当然不是。我们的团长恐怕也在附近,但是找不到他们。”
<我> ''那我们怎么办''
<简简单单还是⑨> “我们可以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三季蜉蝣> =法师=(通用语)
<三季蜉蝣> “我们正在前往附近的一座小屋,是我们昨晚过夜的地方,”他谨慎地观察着周围,悄声说道。
<我> ''好哒''
<三季蜉蝣> =法师=(通用语)
<三季蜉蝣> “没错,我们接下来休息一下。”他似乎渐渐找回了自信,变得运筹帷幄。
<未识其名> 悄悄跟着
<我> 跟随
<简简单单还是⑨> 跟在这个法师后面
<冰糖蜂蜜柠檬> “您似乎突然变得自信了呢”活动活动手腕
<三季蜉蝣> =法师=(通用语)
<三季蜉蝣> “现在是天黑。你们似乎能在黑暗中看见东西?真是了不起,”他啧啧称奇,“一下子就发现了我在向你们招手。”
<三季蜉蝣> =法师=(通用语)
<三季蜉蝣> “啊…是。”他的脸色突然变得黯淡,似乎想起了什么。他的自信又悄悄消失了。
<我> ''怎么了'
<三季蜉蝣> =法师=(通用语)
<三季蜉蝣> “呃…没什么。我们不远了,有一小段路程。”
<三季蜉蝣> =法师=(通用语)
<三季蜉蝣> “你们手上的束缚我暂时没有办法,可能到时候…”他机警地开始打量周围,发现没有动静后继续前进。
<简简单单还是⑨> 默默跟着
<三季蜉蝣> 走了相当远的距离,途中遇到了几次紧张刺激的敌人——他们也很紧张。你们终究还是到达了目的地。
<三季蜉蝣> =法师=(通用语)
<三季蜉蝣> “就是这里了。”他示意你们进去,然后从旁边找了一张椅子,万念俱灰地坐下。
<我> 进入
<简简单单还是⑨> 进入
<三季蜉蝣> 他仿佛年迈了一般,小心地使用着自己的骨头,生怕它们散架一样。
<简简单单还是⑨> 观察这个房子
<我> 查看有什么可以用的
<未识其名> 进入房间并仔细打量周围
<三季蜉蝣> 房间里没有漫布尘埃,而是似乎被打理过。
<赞美卡拉> 进入房间,静静的坐在椅子上
<简简单单还是⑨> 这个房间有什么家具吗
<三季蜉蝣> 由于手依旧被反绑在背后,你们无法亲手碰碰这个,摆弄一下那个。
<我> 看看有什么可以用的
<我> 捡起
<三季蜉蝣> 这个房子似乎曾有不小的辉煌,这里看上去是一个用餐的豪华大厅,但曾经的豪华装饰全部消失不见。
<未识其名> “法师大人,能帮我解开那个锁吗”请求道
<三季蜉蝣> 你的手被绑住了,无法捡起东西。
<简简单单还是⑨> 坐在椅子上休息
<三季蜉蝣> =法师=(通用语)
<三季蜉蝣> 他摆摆手,示意自己累了,需要休息。
<我> 找个沙发瘫在那里
<简简单单还是⑨> “我有点困了。。。。我先休息一会儿。”
<三季蜉蝣> 一群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法师始终没有说话,静静坐在那里,如同一尊塑像。
<简简单单还是⑨> 坐在椅子上休息
<简简单单还是⑨> “有事叫我”
<三季蜉蝣> 最终无论怎么折腾,一行人还是各自开始休息。由于手被紧缚在背后,这休息并不使人多么舒适。
<三季蜉蝣> 时值冬天,精神放松下来,你们方才感觉到冷。但屋里并不碍事。
<我> 去生火
<三季蜉蝣> 你的手被绑住了,无法胜任这种复杂的工作。
<简简单单还是⑨> “你们不冷吗?”
<三季蜉蝣> 法师听到你的话,点起了火堆,火光照映在你们的身上。
<我> '冷''
<赞美卡拉> “谢谢”
<我> 感谢
<三季蜉蝣> 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起了大雪。一群人各怀着不同的念想,迎来了第二天的来临。

离线 apflu

  • Peasant
  • 帖子数: 22
  • 苹果币: 0
Re: 《逃出生天》log
« 回帖 #1 于: 2019-02-18, 周一 19:35:09 »
<三季蜉蝣> 帕劳斯冒着漫天的风雪出门了,并建议、而不是强迫萝莉们呆在这里。他认为,自他知道这“货物”是活生生的人之始,便不能再将她们如同货物一般看待。但是,他的队友与他想法一样么?拥有六位数天价报酬的任务,应该白白放弃么?
<三季蜉蝣> 帕劳斯暂时离开了,他告诉你们,这间屋子恐怕是这一带条件最好的位置了。山洞不适合你们——过于寒冷,可能还有危险。如果没有准备,披着这样薄薄的斗篷上路是自杀行为。
<三季蜉蝣> =帕劳斯=(通用语,叮嘱)
<三季蜉蝣> “我会在天黑之前回来。留在这里,这间屋子恐怕是你们这一小段时间活下来的唯一保障。没有屋顶的遮罩,恐怕活不过多久。”
<三季蜉蝣> 法师在走之前又一次回头,内容依旧是他的忠告。
<诱受> “知,知道了”
<Rain> #先确认自己的斗篷内有没有内衣
<三季蜉蝣> 你没有富余的手来掀开你的斗篷,但是你知道,掀开就能直接看到你的身体。
<三季蜉蝣> 话即是这样说的。虽然如此,坐着等待只让你感觉被绑住的双臂又有些发痒。为了转移注意力,你恐怕得找点事情做。
<冰糖蜂蜜柠檬> rua!
<三季蜉蝣> 房间里似乎有不少摆设,但是桶和箱子恐怕不好办。你的手臂被绑在一起,连掀开自己的斗篷都做不到。
<三季蜉蝣> 你恐怕不知道那骨头是谁的。
<未识其名> 轻轻走过去,慢慢弄起来那个铺盖
<Rain> #移动到床旁边,爬上去,钻进小被子
<Rain> "晚安各位"
<Rain> #闭上眼睛睡觉
<冰糖蜂蜜柠檬> “晚安,可是现在是早上”
<三季蜉蝣> 一只蠢萝莉钻到了床里。早上,她在睡觉。
<我> 爬到床上,葛优摊
<未识其名> “行吧”
<冰糖蜂蜜柠檬> 爬那只床上的萝莉身上
<赞美卡拉> “这个床周围的地板怎么有点奇怪?”走向床边,低头看看那些地板
<冰糖蜂蜜柠檬> 压住
<Rain> "呜嗯~"
<三季蜉蝣> 这些地板看上去像是某种动物的皮革。结实,光脚踩上去也不觉得冻人。
<我> 刺激
<未识其名> 在这几个地毯周围仔细打量一下
<Rain> #在床上翻滚..."天花板上有没有写着什么呢"
<冰糖蜂蜜柠檬> “诶你突然看过来”
<三季蜉蝣> 天花板上空空如也。
<冰糖蜂蜜柠檬> “是想亲亲咱嘛”
<Rain> #那么滚下床看看床底
<三季蜉蝣> 这几个地毯似乎…没有什么异样?真的吗?
<三季蜉蝣> 床底什么也没有。你的同伴正在打量地毯,而这只傻狍子在地上翻滚玩耍。
<幻萝> “吃地毯”
<我> 陪傻狍子一起玩
<冰糖蜂蜜柠檬> 爬下去接着压住床下滚的~
<未识其名> “等等”
<冰糖蜂蜜柠檬> “你嗦”
<冰糖蜂蜜柠檬> “你嗦呀~”
<冰糖蜂蜜柠檬> 好奇的看着那只萝莉
<未识其名> “我觉得那个有t字母的毯子有点不对”说这走过去仔细看了一下
<幻萝> “可以吃地毯吗”
<冰糖蜂蜜柠檬> “你尝一口”
<冰糖蜂蜜柠檬> “说不定可以哟”
<我> “emmmm我嗦不粗fa”
<冰糖蜂蜜柠檬> 露出人畜无害的笑
<三季蜉蝣> 用眼睛看是看不穿地毯的,你早有觉悟。
<幻萝> “嗯,还挺香”
<赞美卡拉> 去墙角蹲着“这篮子里装的是果子mia?”好奇的用眼睛打量着
<冰糖蜂蜜柠檬> 将地毯踢开“你们来帮帮忙~”
<未识其名> “你们要不一起来看一下这个地毯”试图请求周围几只萌蠢的小萝莉
<我> “来了poi~”
<三季蜉蝣> 你发现了一块看上去不结实的木板!它藏在地毯的下方,踩上去感觉似乎不太结实。它镶嵌在地板里,一个人的体重踩上去似乎对它没什么压力。
<幻萝> “来了p”
<冰糖蜂蜜柠檬> “等等等等”
<我> 在上面跳!
<Rain> #假装没有听见其名的话,仰躺在床底
<冰糖蜂蜜柠檬> “等等先别动!”
<诱受> “我来了”走了上去
<冰糖蜂蜜柠檬> 凑到旁边去
<赞美卡拉> “哎哎哎!这是什么!?”快步跑过去看看
<冰糖蜂蜜柠檬> “你们加油”
<幻萝> 蠕动蠕动
<我> “来来来,123一起跳”
<冰糖蜂蜜柠檬> rain咱来找你啦~爬到床底蹭蹭
<三季蜉蝣> 木板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声音。
<我> “团结就是力量”
<未识其名> 站在旁边,思考中
<Rain> 用脑门碰一下某冰蜂柠
<未识其名> 用一只脚用力踩了那个木板
<幻萝> “祈祷中”
<三季蜉蝣> 木板似乎没什么事情,你觉得有点脚疼。
<幻萝> 舔一口木板
<诱受> 跳起来
<三季蜉蝣> 一群萝莉围观着一块看起来十分可疑的木板,叽叽喳喳地在做着不同的事情。
<冰糖蜂蜜柠檬> “呀疼,生气了哟 要亲亲才能好”装作生气的样子
<Rain> #对柠檬向桶的方向努努嘴
<我> 高高挑起然后狠狠踩在木班上
<三季蜉蝣> 在木板上跳跃似乎是有效的做法——但是似乎不太够。你的体重太轻了。
<幻萝> 舔一口木板
<未识其名> “等等,我们应该合作一下?”
<我> “嗯哪”
<冰糖蜂蜜柠檬> 装作没看见的样子盯着雨舒
<Rain> #滚出床底到桶旁边,尝试挪动桶判断里面是否是液体
<冰糖蜂蜜柠檬> 拦住
<三季蜉蝣> 做重复的事情似乎很有用,水滴石穿嘛。
<三季蜉蝣> 桶里似乎是液体,很沉重。
<冰糖蜂蜜柠檬> “看起来很好喝的样子”
<幻萝> “我觉得木板也是可食用的”
<Rain> #嗅一嗅是否是酒或有其它怪异的味道
<未识其名> 慢慢走到桌子旁边,弯腰看桌子下面
<我> 用桶压断木板
<三季蜉蝣> 桶里装的是大桶的酒。
<幻萝> “喝酒”
<三季蜉蝣> 你无力挪动这么多的酒,更何况你的手被绑起来了。
<Rain> #看向柴堆,确认是否在燃烧
<三季蜉蝣> 桌子下面什么也没有。
<三季蜉蝣> 壁炉的柴堆似乎还有充裕,想来是法师走之前做好了十足的准备。
<幻萝> 移动到壁炉处
<诱受> “我说。。别玩了快来一起踩木板吧”
<三季蜉蝣> 你在壁炉旁。火温暖着你的身子,但要注意斗篷不要被烧着。
<冰糖蜂蜜柠檬> “那个,你们不怕下面是个洞嘛,很深的那种”
<冰糖蜂蜜柠檬> 好奇的看着木板上的一群人
<我> “我琪。。。阿不。。草履虫不会死。。。”
<幻萝> “来暖和暖和啊”
<赞美卡拉> “这个木板不好玩!”不屑的看着木板,把注意力集中在木桶上
<Rain> #滚去门口,伸只小脚丫看看能不能踹开
<三季蜉蝣> 一群萝莉玩闹了一整个白天。天色渐渐又暗了下来,大雪早已停了。
<三季蜉蝣> 你隐隐约约听到外面有人在谈话。隔着风雪,你听不真确,但知道有人正在靠近,而且完全没有掩饰自己踪迹的想法。
<诱受> “夭寿啦要被捉去卖掉啦”
<Rain> "将地毯盖回去"
<冰糖蜂蜜柠檬> “嘘安静”
<未识其名> 露出一个头小心打量外面
<诱受> “一定会变成绒布球下场的啊”
<Rain> #滚回床底
<我> 拿起壁炉的柴点燃
<冰糖蜂蜜柠檬> 同样钻进去
<三季蜉蝣> 外面似乎是四个成年人,但分不清楚具体都是谁。风雪悄悄钻了进来,感觉有些冷。
<我> 把木板点燃
<三季蜉蝣> 你无法拿起柴。你的手被绑住了。
<Rain> "别做傻事"
<我> “也对”
<未识其名> 悄悄躲进床下
<赞美卡拉> 小心翼翼都看着,躲桌子底下
<未识其名> 之前那毯子放好
<我> 把地毯回复原样
<诱受> 把毯子恢复
<三季蜉蝣> 你尝试盖回地毯,但这毕竟需要时间。你无法做得完美,但是你尽力了。
<三季蜉蝣> 就在这时,有一个人推开了门。
<三季蜉蝣> =男人=(通用语,自言自语,温和,“团长”?)
<三季蜉蝣> “小家伙们呢?”你似乎听过这个声音——当你还在笼子里的时候。莫非……
<三季蜉蝣> =帕劳斯=(通用语,模棱两可)
<三季蜉蝣> “嗯…应该还在屋子里。我让他们留在这里,毕竟没有地方比这里更安全了。啊,全在这里呢,你看。”
<我> 马上躲进被子里
<三季蜉蝣> =女人=(通用语,惋惜,“莱娜”?)
<三季蜉蝣> “真令人心疼。”你也听过这个声音,在记忆中一清二楚。
<三季蜉蝣> =沙哑的声音=(通用语,不屑)
<三季蜉蝣> “切。”
<我> 缩成球
<三季蜉蝣> 风雪乘虚而入,屋内的和煦温度眨眼间就变得略微寒冷。
<我> @赞美卡拉 我一直在试
<诱受> “我一直在踩”
<三季蜉蝣> =团长=(通用语,踌躇)
<三季蜉蝣> “呃…小家伙们,能麻烦你们都出来吗?听我说?”
<三季蜉蝣> =团长=(通用语,无奈)
<三季蜉蝣> “好像人都齐了,”他摊摊手,关上了门,“是这样…”
<三季蜉蝣> =团长=(通用语,踌躇)
<三季蜉蝣> “嗯…各位小小姐们,是这样…”他刚起了个头,然后就挠了挠头,似乎在考虑到底用什么说法好。
<三季蜉蝣> =帕格纳=(通用语,插话)
<三季蜉蝣> “团长,我来讲吧。”一边正穿着皮甲的一位机敏年轻人走上前来,这正是那当初救下你们的盗贼——帕格纳,“小家伙们,我希望你们能继续跟着我们上路,前往我们的任务地点。等我们完成…”
<三季蜉蝣> =莱娜=(通用语,激动,打断)
<三季蜉蝣> “帕格纳!”莱娜打断了他,“我知道你救下了她们,但是你不能用恩人的身份强迫她们做事!”
<三季蜉蝣> =帕格纳=(通用语,不屑)
<三季蜉蝣> “那我应该让她们留在那群无耻的强盗手中,这样我就不是她们的恩人了?”这位盗贼淡淡地回答道。
<三季蜉蝣> =帕劳斯=(通用语,无奈)
<三季蜉蝣> “够了够了…”帕劳斯一副头疼的样子,但他似乎也主见不足,“帕格纳,我很高兴你平安无事,但是请你们两个先别吵了……我们不如让团长来下决定,而且,不要在她们面前再吵这些!我们已经讨论过了。”
<赞美卡拉> “喵喵喵?”一脸茫然
<三季蜉蝣> 团长听着他们争吵,几次想要开口,但最终还是没有插话。直到帕劳斯制止他们,团长才露出一副松一口气的模样。他的眼里闪烁着忽明忽暗的光芒,似乎也还在犹豫。
<三季蜉蝣> ==============
<我> 从被子里伸出小小的脑袋
<冰糖蜂蜜柠檬> 仍然躺在床下“那个咱忘了呢,你们的任务是啥呢”
<Rain> #看看那位男士的装束,推断他的身份背景社会地位以及是否有携带明显的武器
<我> 看着他们
<三季蜉蝣> 帕格纳望向你,“当然是护送你们到一个地点了。这件事情我们恐怕没法解释得很清楚。”
<冰糖蜂蜜柠檬> “接着呢”
<三季蜉蝣> 莱娜一脸责怪,但也不好说些什么,毕竟她也觉得难以启齿。
<我> “我们会被卖给变态嘛?”
<三季蜉蝣> 帕格纳回答道,“这是之后的事情,我也不清楚。”
<三季蜉蝣> “不,我不知道。”帕格纳回到。
<我> “这样啊。。。”
<三季蜉蝣> 帕劳斯在和团长偷偷说着些什么,莱娜几次想要张嘴,却一直都没发出声音。
<我> “外面太冷了,即使我们跟着你们也会冻死”
<我> “你们有衣服吗?”
<未识其名> “你们其他队友....怎么不见了”低头小声说
<冰糖蜂蜜柠檬> “呀雨舒你怎么了!”哭泣
<三季蜉蝣> 莱娜这时候开口了,“这个不用担心,我会一些法术,从寒冬中保护你们。”
<幻萝> “Zzzzz”
<我> “??”
<我> “awsl!”
<三季蜉蝣> “嗯?”帕劳斯注意到了你们的情况,凑了过来,“怎么了?”
<冰糖蜂蜜柠檬> “她她突然。。。”哽咽
<Rain> #躺在地上,呼吸急促,满面潮红
<三季蜉蝣> 莱娜回复你,“我们的剩余队友失散了,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重新集结。”
<三季蜉蝣> “应该没事情。莱娜,你认为呢?”帕劳斯观察了一下便移开目光,询问莱娜。
<三季蜉蝣> “唔…小家伙应该不会生病了?”
<Rain> "呜~"
<我> “大姐姐她可能感冒惹!”
<三季蜉蝣> 莱娜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凑了过来,手上亮起了光芒,似乎在释放法术。
<三季蜉蝣> 帕格纳无聊地靠在了墙上。
<我> 把被子盖在rain身上
<三季蜉蝣> “乖,你会没事的。”莱娜安慰道。
<三季蜉蝣> 帕格纳走出了门,似乎是不想听到莱娜的柔声细语。
<三季蜉蝣> 那法术对你似乎没有什么特殊的效果——什么感觉也没有,除了白光。
<我> @冰糖蜂蜜柠檬 ?
<我> 果断抱莱娜大腿
<Rain> "呜..."
<三季蜉蝣> “诶?小家伙,你又怎么了?”她摸摸你的头,“真可怜…”她看着你被拘束起来的双手。
<冰糖蜂蜜柠檬> “雨舒你。你醒了嘛。。你说说话”摇一摇~
<三季蜉蝣> “团长,对她们手上的东西…有什么办法么?”莱娜问向团长。
<Rain> "那个...很难闻"#看向酒罐
<三季蜉蝣> “嗯…”团长没有给出答复。
<三季蜉蝣> “那我去移开。”莱娜站起身来,起身去搬酒桶。
<三季蜉蝣> “团长?”莱娜再度问道。
<三季蜉蝣> “我想那些无耻的…那群土匪可能有方法。”团长回答道,这答案不尽人意,但比没有好。
<我> “你们是要把我们叫出去吗”
<我> 爬回床上,盖好小被几,开始睡觉
<冰糖蜂蜜柠檬> “那个现在怎么办?”(萝莉暗号)
<Rain> #看眼酒桶被搬到了哪里
<三季蜉蝣> “嗯?小家伙,在嘀咕什么呢?”莱娜凑了过来,摸摸你的头。
<冰糖蜂蜜柠檬> 蹭蹭~
<冰糖蜂蜜柠檬> “咱饿了”
<冰糖蜂蜜柠檬> “想吃奶~”
<冰糖蜂蜜柠檬> 可怜兮兮
<诱受> “噫噫噫”
<未识其名> 用轻蔑的眼神望着一个蠢萌的萝莉
<三季蜉蝣> “……”莱娜有些娇羞。
<冰糖蜂蜜柠檬> 凑过去扑怀里
<三季蜉蝣> “好…哟?我去给你找找吃的…”随后跑出了门。
<我> Zzzzzzzz
<冰糖蜂蜜柠檬> 站在原地
<三季蜉蝣> 酒桶被搬到了门边。
<未识其名> “法师和团长”(萝莉暗号)
<未识其名> 低头仔细思考
<冰糖蜂蜜柠檬> “那个您好”望向团长
<我> “那。。那个。。。我要换衣服。。你们可以先出去一下吗?”一只卖萌的萝莉问团长
<三季蜉蝣> “嗯?”团长停下了和法师的交流,望向了你。
<冰糖蜂蜜柠檬> “那个咱的伙伴有点不舒服”
<三季蜉蝣> “嗯?什么,别着急,一个一个来…=”
<冰糖蜂蜜柠檬> “您可以帮忙看看嘛”
<三季蜉蝣> “原来如此…”团长摸了摸自己的短发,“但是我不擅长这个。等莱娜来,或许她会有办法。”
<我> “先打晕谁?(萝莉暗号)”
<诱受> “咳咳咳,咳咳”
<冰糖蜂蜜柠檬> “可是可是莱娜去找吃的去了。。。”
<冰糖蜂蜜柠檬> “可能要好久呢”
<冰糖蜂蜜柠檬> 祈求眼神~
<三季蜉蝣> “嗯…”团长想了想,“帕劳斯,心灵联络莱娜…”
<三季蜉蝣> 帕劳斯做出了一个“等等”的手势。
<三季蜉蝣> 过了一小会儿,帕劳斯抬起头,“团长,呃,我们有突发情况…”
<三季蜉蝣> “这样…”团长迟疑道。
<三季蜉蝣> 他看了一圈你们,“这些小家伙留在这里靠谱么?”
<冰糖蜂蜜柠檬> “或许吧”
<冰糖蜂蜜柠檬> “如果没意外的话”
<冰糖蜂蜜柠檬> 天真的笑容
<三季蜉蝣> 帕劳斯朝你们眨了眨眼睛。团长似乎没有注意到。
<未识其名> “我们会安静等着的”低头轻轻说
<三季蜉蝣> “我觉得没问题。”帕劳斯补充道。
<赞美卡拉> “喵喵喵~”听话的坐着
<我> “嗯嗯”点头卖萌
<三季蜉蝣> “那我们出发吧。”团长干脆地决定。
<我> 舔卡拉
<诱受> “我我我们会听话的”
<三季蜉蝣> “小家伙们,我们马上回来。”团长说完便急匆匆地拉上法师,走出了门。
<诱受> “别浪费时间啦他们一走远就去踩地板,一起!”
<未识其名> 仔细聆听声音
<未识其名> 大概估计他们是否走远
<我> “我先来~”
<三季蜉蝣> 算算时间,他们或许走远了。
<我> 狠狠踩下去
<冰糖蜂蜜柠檬> 听得见脚步是走远嘛
<冰糖蜂蜜柠檬> 还是在门外踱步
<三季蜉蝣> 一个人的猛烈打击——虽然很英雄主义,但并没有什么效果。你感动了自己,让你气喘吁吁。
<未识其名> “你们先去踩木板,我看看去”
<诱受> “我数三声,大家一起跳”
<诱受> “3”
<诱受> “2”
<我> “1”
<诱受> “1”
<我> “1”
<诱受> 跳一个
<未识其名> 说完,露个头在门外望一眼
<我> 跳!
<我> rua!
<三季蜉蝣> 木板不堪重负,似乎有些弯折,随后损毁。你狠狠地摔在了下面的什么东西上面——一个向下的楼梯!
<诱受> “快快快下去”快步走下楼梯
<未识其名> @未识其名 
<Rain> #看看门旁的果子
<三季蜉蝣> 门外似乎没有人,他们已经走远了。
<我> 拿起火把,向下走
<诱受> “喂,上面的,把地毯弄好下”
<未识其名> 去地下楼看看“你们记得把地毯放好”
<三季蜉蝣> 可怖,这就是对下面空间的描述。随着你们的进入,奇妙的灯光自然亮起。里面的摆设很简单——也很吓人。
<赞美卡拉> “嗯嗯”老实的坐着
<三季蜉蝣> 虽然没有血腥的味道,但是沉重的金属不由得让人有些紧张。
<Rain> "嗯嗯"#随意应和着
<我> 率先冲下去
<三季蜉蝣> 地上有奇异的魔法符号,但是似乎并没有什么动静。
<赞美卡拉> 把地毯铺好,安静的滚到床底
<三季蜉蝣> 你踢了两脚,地毯完美地覆盖在了原来的位置。
<Rain> #看看面包能不能啃
<三季蜉蝣> 面包闻上去很香。
<我> 戳戳魔法阵
<三季蜉蝣> 这里似乎只有一个空空如也的笼子。地上摆设着铁链,但是并没有拴住任何东西。魔法阵也没有动静。
<Rain> #判断麻袋是否易燃
<三季蜉蝣> 旁边的一张木桌看起来无比正常。
<我> 哦
<我> 仔细观察木桌。。
<三季蜉蝣> 木桌没有什么好仔细观察的——普通的桌子,平淡无奇。
<冰糖蜂蜜柠檬> 趴桌子上
<我> 躺在桌子上
<未识其名> 弯腰看了一眼桌子下面
<三季蜉蝣> 【帕格纳】
<三季蜉蝣> “团长…嗯?人呢?”上面似乎传来了声音。
<三季蜉蝣> “怎么只剩下一半不到…”
<冰糖蜂蜜柠檬> “他们去找你们了”
<冰糖蜂蜜柠檬> “因为饿肚子了”
<冰糖蜂蜜柠檬> “咱拦过他们的说。。。”
<冰糖蜂蜜柠檬> “但是但是”
<三季蜉蝣> “原来如此,那…你们剩下的呢?”
<三季蜉蝣> 这位敏锐的盗贼皱了皱眉,感觉事情不对劲。
<冰糖蜂蜜柠檬> “咱们不敢出去。。”害怕.jpg
<赞美卡拉> “嗯嗯……”卖萌ing
<Rain> "饿了!"
<Rain> #哭出声
<Rain> #吵闹
<我> “上面怎么了?”萝莉感到不对劲
<诱受> “虚,安静”
<赞美卡拉> 哭出声,躺在地上到处乱滚
<Rain> @我 (很默契呐
<三季蜉蝣> 帕格纳皱皱眉,但什么也没说。
<未识其名> “我们安静点,等会我看看情况”十分小声说
<三季蜉蝣> 他似乎不喜欢小孩子吵闹。他拉进来一个和你们似乎很相似的小女孩子,然后重重关上了门。
<三季蜉蝣> 把自己关在了外面。
<冰糖蜂蜜柠檬> “那个。。您好?”
<冰糖蜂蜜柠檬> 打量这只萝莉
<三季蜉蝣> 这只萝莉静静望着你,什么也没有说。她的手没有被绑起来。
<赞美卡拉> “嘤嘤嘤……?”(萝莉暗号)
<Rain> #观察她的衣服有多厚,手腕是否有勒痕
<三季蜉蝣> 她的身上罩着一层蓝色的、摸不着的衣服,但并不透明,似乎有相当的遮罩效果。
<三季蜉蝣> 稍加打量,你发现她和你们…特别像?除了表情淡漠外,你几乎可以确认她与你们出自同源——你的直觉对你这么说。这仿佛是一种本能的冲动,一股让人想要捂住心脏的情愫。
<我> “我们怎么办”(萝莉暗号)
<三季蜉蝣> 她的衣服仿佛不存在,手腕光洁白皙,没有痕迹。
<冰糖蜂蜜柠檬> 凑到脸上“嗦嗦话嘛~”
<三季蜉蝣> 那萝莉只静静地盯着你。
<未识其名> 慢慢触碰那个魔法阵一样的东西
<冰糖蜂蜜柠檬> “咱们以前是不是认识呢~”
<三季蜉蝣> 魔法阵没有反应。就在这时,团长一行人也回来了。
<三季蜉蝣> “嗯?小家伙们呢?怎么少了?”
<冰糖蜂蜜柠檬> “出去找你们啦”
<三季蜉蝣> “帕格纳?”团长皱皱眉,问问盗贼。
<三季蜉蝣> 帕格纳摇摇头。
<Rain> #更大声哭
<三季蜉蝣> “他们去哪里了?…唔,小孩子好麻烦…”团长似乎也有些手足无措。
<我> 转身对其名说:“这位少女,你愿意。。。”
<冰糖蜂蜜柠檬> “她们。。。她们去找。。。找。。找你们了。。”抹眼泪
<三季蜉蝣> 上面在努力拖延时间。同一时间,下面——
<三季蜉蝣> ===================
<未识其名> 悄悄地给她们一个眼神暗示
<诱受> “无敌的其名快想想办法啊”
<我> “你愿意被我破一下下血吗?”
<我> 超小声
<我> 其名刚刚说什么?
<三季蜉蝣> 牢笼似乎被某种东西大力撕扯过,留下了弯折的痕迹,但并没有到一个人能逃出来的地步。
<我> 小萝莉咬破了娇嫩的手指
<Rain> #哭不动了,吃点东西
<我> 哦
<未识其名> 回头蹑手蹑脚地看看那个锁链
<诱受> 咬破舌头将血吐在魔法阵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