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山野遗迹】  (阅读 808 次)

副标题: 一段漫长又奇诡的冒险旅途

离线 言识The Ripper

  • 见证了奇迹的时刻——
  • Guard
  • **
  • 帖子数: 194
  • 苹果币: 0
【山野遗迹】
« 于: 2019-03-17, 周日 20:41:03 »
第一回
剧透 -   :
[/color]20:58:14<MR|DM> ——————————故事开始——————————
20:58:22<MR|DM> 在山的那边没有海的地方,有一个小国,名为克萨安公国。
20:58:22<MR|DM> 原本只是毫无名气的小国,在最近数年来,缺汇聚了各国蜂拥而来的冒险者。
20:58:22<MR|DM> 原因正是所有冒险者梦寐以求的东西——遗迹,以及里边的宝藏。
20:58:23<MR|DM> 而你们正是其中之一。也许是来到这里以前已经相识,也许是一见如故意气相投
20:58:23<MR|DM> 你们在酒馆里大快朵颐,相约明天去遗迹,势必取走遗迹里的宝藏。
20:58:26<MR|DM>
20:58:38<MR|DM> 然而当第二天,你们睁开眼睛时……
20:59:00<MR|DM> 却发现自己深处于陌生的房间里。
20:59:35<MR|DM> 而作为冒险者最重要的装备,也是全部消失了!
21:00:02<MR|DM> (有什么反应吗
21:00:17<斯诺|暂无卡> (裸体?
21:00:20* 武大 惊讶地爬起来,检查自己的情况
21:01:06<MR|DM> (穿着单薄的修道服
21:01:53<艾伯特> “……陌生的天花板,我昨晚又喝多了?”
21:01:59<索玛> “这是哪里?!”
21:02:12<武大> “奇怪了这不合理……”
21:02:43* 武大 跳下床活动筋骨
21:02:44<MR|DM> 索玛打开了窗户,很快就看到了远处的村落。
21:03:06<MR|DM> 看着村落,你发现这里是旧城区。
21:03:27* 斯诺|暂无卡 活动手脚
21:03:54<斯诺|暂无卡> “这是……?”
21:04:04<MR|DM> 自从大商人巴迪.伯克迁移至此定居,就在道路方便的地方修建了新城区,你们也是在离遗迹更近的新城区喝酒。
21:04:31<MR|DM> 旧城区你们昨天才刚刚路过,还算有点印象,记得是种田的地方。
21:04:52<艾伯特> “头不太痛,看样子不是宿醉,你们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21:05:00* 艾伯特 用力晃了晃脑袋,坐了起来
21:06:49<艾伯特> “……”
21:07:05<艾伯特> “那么,找个谁来问一问吗?”
21:07:07<索玛> “为啥我们在这里,集体喝高了吗,我的神弓阿尔特(自命名)呢!”
21:07:18<MR|DM> 正当你们在混乱之时,听到了门外传来走上楼梯的声音。
21:07:25<索玛> “那就出去再说”
21:07:35* 索玛 爬起来,打开门
21:08:20<MR|DM> 你们看到一名修女正在走上来,她看向你们,露出了微笑。
21:08:42<MR|DM> “我听到楼上有动静,果然你们已经醒来了呢。”
21:08:55<斯诺|暂无卡> “请问这里是哪,我们怎么会再者?”
21:09:11* 斯诺|暂无卡 问修女
21:09:11<艾伯特> “如你所见,所以我们几个是被教会收留了?”
21:10:09<MR|DM> “这里是艾曼领的黑暗王子教会。”
21:11:36<MR|DM> “……我想你们可能有点混乱,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东西。我在楼下准备了早餐,你们可以冷静一下,等准备好了,我在礼堂等你们。”
21:11:45<索玛> “阿斯蒂尔摩?”
21:11:48<MR|DM> 说着,她就重新下去了。
21:12:06<艾伯特> “混乱……?”
21:12:22<索玛> “啊?忘记了什么?是他们干的吗!”
21:12:29<索玛> “算了,先下楼”
21:12:33* 索玛 下楼
21:12:38<索玛> “你们也快过来”
21:12:46* 斯诺|暂无卡 ?!一惊,然后立即观察周围
21:12:46<MR|DM> 你们记起来,黑暗王子的教会确实对这个遗迹宣传拥有所有权,并派来了一名修女。领主把在旧城区的住处捐献出来,就成为了你们身处的这个教堂。
21:12:47* 艾伯特 摇摇头,想不起什么东西,跟着下去了
21:15:36<MR|DM> 你们走了下来,发现到一份尚算丰盛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21:16:41<MR|DM> 一名村姑打扮的少女打了招呼:“早上好!几位冒险者大人,你们的衣服已经缝补好了,是先吃早餐呢,还是先换衣服呢?”
21:17:16<索玛> “缝补?”
21:17:21<艾伯特> “呃,你知不知道我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21:17:42<索玛> “衣服拿来吧”
21:17:45<MR|DM> 你们看着在厨房准备的她,旁边的椅子上确实放置着衣服,上边也有缝补的痕迹。
21:18:23<MR|DM> “好的!”她拿起索玛的衣服,就走了过来,似乎想帮索玛穿上。
21:18:35<MR|DM> (影妈跟艾伯特是男是女来着(
21:19:09<艾伯特> (艾伯特是男
21:19:31<MR|DM> “关于之前发生的事——我只是一个村民,不太清楚呢……”
21:19:50<斯诺|暂无卡> (女
21:20:20<MR|DM> “昨天卫兵们发现了几位躺在遗迹门口,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反应很大,整个新城区都闹哄哄的”
21:20:40<MR|DM> “后来圣女大人去了一趟,就把你们带回来教堂了。”
21:21:41<武大> “诶……”
21:22:05<武大> “我只想知道,我的东西哪儿去了。”
21:22:12* 武大 非常直接
21:22:26<MR|DM> 你们翻了一下,衣服上依然没有装备。
21:22:39<艾伯特> “我倒是没有什么印象呐……不过至少知道并不只是被好心收留了这么简单,谢谢你。”
21:22:54* 艾伯特 点点头向村娘致谢
21:23:31<MR|DM> “这个,是在领主那吗?几位身上的衣服也破得厉害,似乎还受了不少伤势……”
21:23:44<斯诺|暂无卡> “等等”
21:23:49<索玛> “我们去过遗迹,然后失忆了”
21:23:50<斯诺|暂无卡> “伤势?”
21:24:00<索玛> “听起来真简单”
21:24:11<武大> “你们记得在到这里之前的事情么?”
21:24:15<MR|DM> “几位大人之前路过我们村子时帮了大忙,这点事是应该的。缝补的手艺可能不太好,请多多包涵。”
21:24:22<武大> “还有,现在是什么日子了?”
21:24:40<MR|DM> “是的,听说圣女大人就是去救治你们……”
21:25:06<MR|DM> “日期吗?今天是7月18号。”
21:25:28<MR|DM> 7月18。距离你们记忆中的“昨天”,已经过去11天了。
21:26:34<MR|DM> 你们开始努力回想。7月7日,当天的记忆没问题。6日,5日,4日……你们开始回忆记得起的每一件事,似乎都没有太大问题。
21:27:08<MR|DM> 但是,今天是7月18?这怎么可能?中间这11天到哪里去了?
21:27:46<斯诺|暂无卡> “话说,大家记忆如何?”
21:27:51* 斯诺|暂无卡 问大家
21:28:26<艾伯特> “真希望不是什么恶劣的玩笑,我完全不记得我们聚过那一次以后的事。”
21:28:38<MR|DM> 你们仔细看了一下衣服,确实多出了不少没有印象的口子,当然这些都被缝补好了。
21:28:48<斯诺|暂无卡> “我不觉得集体失忆是偶然”
21:29:18<斯诺|暂无卡> “是被消除记忆吗”
21:29:34<武大> “完全记不起来。惨的不行”
21:29:38<艾伯特> “法术……之类的吗?”
21:29:42* 武大 握了握手
21:31:10<MR|DM> (可以过个神秘知识试试,或者侦测魔法辨识法术
21:31:59<Oicebot>  斯诺|暂无卡进行检定: 1d20+8=15+8=23
21:32:08<MR|DM> (神秘?
21:32:14<斯诺|暂无卡> (嗯
21:34:22* 斯诺|暂无卡 扶额头
21:35:59<艾伯特> “有什么头绪吗?”
21:36:46<斯诺|暂无卡> “……我的力量削弱不少,我们中了吸取大概“
21:37:45<斯诺|暂无卡> “大家有感觉自己削弱无力吗”
21:37:45<MR|DM> 斯诺这么一说,你们确实感觉到异于混乱、宿醉、起床气的虚弱。
21:38:27<MR|DM> 身体似乎有些不太协调的异样,似乎还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
21:38:46<艾伯特> “好像是没睡醒,但不止是身体,连精神也……”
21:40:55<MR|DM> 你们在手足无措之下被村姑服侍换好了衣服。
21:41:09<MR|DM> 看得出来她很习惯于这么做。
21:41:26* 斯诺|暂无卡 找个靶子,试试自己的必杀技能不能使出来(姑且8级时候的
21:41:28<MR|DM> “几位是……失忆了吗?”
21:41:31<武大> “先去拿装备吧。装备很重要。”
21:41:44<MR|DM> (不是,你们原本也不是8级的,是4级左右
21:41:47<武大> “至少我们失去了十天以上的记忆”
21:41:55<斯诺|暂无卡> (哦233
21:42:00* 艾伯特 姑且点点头
21:42:19<MR|DM> 斯诺试了下,似乎实力有点衰退,但应该问题不大。
21:42:52<MR|DM> (去找圣女吗?
21:43:08<艾伯特> “看来只有那位圣女大人能为我们解释一二了。”
21:43:15<武大> “还得拿装备。”
21:43:20* 武大 念念不忘
21:43:42<MR|DM> 你们来到礼堂,圣女正在祈祷。
21:44:32<MR|DM> “……赞美阿斯莫迪尔斯!使我等摆脱混沌,使喔等可永远为你效力。”
21:44:44<武大> (大概是咬舌头了吧
21:44:48* 武大 尴尬
21:45:49<MR|DM> 祈祷完毕,她转头看向你们。
21:46:53<MR|DM> “果然还是冒险者的装扮合身呢。你们需要感谢丽娜,她彻夜为你们缝补好了衣服,而且是无偿的。”
21:47:08<武大> “确实应该感谢她。”
21:47:33<MR|DM> “那么——看起来你们已经了解了一些事?”
21:48:02<艾伯特> “知道我们失去了好一段时间的记忆。”
21:48:13<武大> “而且还变弱了。”
21:48:41<MR|DM> “看来你们已经知道为什么在这里,以及其原因了。”
21:49:17<MR|DM> 圣女拿出一些苔藓,“你们对这有印象吗?”
21:50:47<艾伯特> “我看看……”
21:50:57* 艾伯特 凑近观察一下,自己对这个东西有印象吗?
21:51:35<武大> “这啥?”
21:51:48<MR|DM> (看来没人点了相关知识(自然或者地城
21:52:20<MR|DM> 你们看了一下,好像有点眼熟,但又难以确定。苔藓这种东西,不是大都一个样吗?
21:52:23<艾伯特> (万能的影姐姐也没有吗?(
21:53:55<MR|DM> “这叫银光苔。只有在这地貌、只有在秘银矿脉旁才会出现。”
21:54:11<斯诺|暂无卡> (这次偶不是知识役啊233
21:54:15<MR|DM> “而这也是你们被认为到达了遗迹最深部的证据。”
21:54:55<艾伯特> (那我要申请一下换换技能点分配了,以为别人有就点了一堆好玩的orz
21:55:17<MR|DM> (大部分知识都可以交涉问就是了(
21:55:39<艾伯特> (那就还是好玩要紧XD
21:55:51<MR|DM> “当然,仅仅靠这个来判断也许不太稳妥……但在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到达最深处线索的前提下,你们是领主最大的希望了。”
21:56:27<艾伯特> “我有个问题,可以问吗?”
21:56:51<MR|DM> “所以他邀请了所有相关人等前往……而按我判断,几位身上所中的诅咒,跟教会秘籍的描述符合,你们确实到达了最深处。”
21:56:53<MR|DM> “请说。”
21:57:50<艾伯特> “如果照你的判断,我们几个在十天前的强度,是足以到达遗迹底部的吗?”
21:58:10<MR|DM> 圣女打量了你们一番。
21:58:47<武大> “我不觉得。”
21:58:57<MR|DM> “按照卫兵的说法,你们在进入遗迹的这些天以惊人的速度成长起来。不过现在……你们可能比进入遗迹前还弱一些了?”
21:59:30<斯诺|暂无卡> “惊人速度?”
21:59:38<艾伯特> “等一下,也就是说,卫兵曾经见过我们往返于遗迹和城里么?”
22:00:16<MR|DM> “遗迹就是有这样的特性,不是吗?财宝、力量,冒险者所渴求的一切都在其中。”
22:01:05<MR|DM> “是的。假如你们对遗迹的一切都忘记了的话,国王的军队在遗迹到新城区的必经之路设立了关卡。”
22:02:49<MR|DM> 你们冒着头痛思考了一下,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但到底是道听途闻、还是你们失去的记忆中知道的,就分不清了。
22:03:06<艾伯特> “和我的预想有些出入……如此一来,我们被戏弄了的可能性,也就是被别的到达者恶作剧的可能性,就没有那么大了。”
22:03:23<艾伯特> “刚才您是说了,让我们再下去一次是吗?”
22:04:03<索玛> “说不定只是苔藓长错了地方”
22:04:21<MR|DM> “我,领主艾曼,以及大商人巴迪都是这么希望的。”
22:04:38<索玛> “不过这和我们要做什么无关,我只是要去拿回我的武器”
22:04:48<艾伯特> “他说得对,我们的装备呢?”
22:05:13<索玛> “既然如此,教会是不是应该资助我们一些补给?”
22:05:31<MR|DM> “卫兵发现你们时并没有武器——他们对你们的武器有过印象。”
22:06:01<MR|DM> “当然你们也许会认为他说谎了,那需要你们去军队的关卡确认这点。”
22:06:51<MR|DM> “教会这边可以提供免费的食宿——因为你们帮过村子一些忙,丽娜说可以每天提供一些药剂。”
22:07:19<MR|DM> 说着她指着旁边的椅子,上边放着一瓶药水。
22:07:34<艾伯特> “我倒是原本就没有什么太像样的武器,但魔法道具应该还是有一些的。”
22:08:00<MR|DM> “她原本就是村子的药师,在我最近忙于仪式的情况下,也是她为村子的人治疗的。”
22:08:35<MR|DM> “魔法道具的话,恐怕要镇上的法师才能提供了。”
22:10:00<艾伯特> “看来状况不算很宽裕,但也还够用,你们怎么说?”
22:10:20* 艾伯特 转头看向“昨天”的酒友们
22:10:46<MR|DM> “领主艾曼、商人巴迪、法师艾琳都说等你们醒来后希望见你们一面。你们记得他们的所在吗?”
22:11:18<MR|DM> 你们想了一下,这几个人都在新城区很显眼的地方,来到第一时间就会留意到。当然你们也记得。
22:12:21<艾伯特> “有印象。我们去一趟吧?”
22:13:15<MR|DM> 于是你们就前往新城区了。
22:14:21<MR|DM> 天空灰蒙蒙的,你们只能从农民已经开始休息,判断现在差不多是太阳升起没多久。
22:15:21<MR|DM> 旧城区跟新城区之间有着一道大峡谷,你们走过长长的木桥,又拖着虚弱的身体走了半个多小时,才终于来到新城区。
22:15:59<MR|DM> 三三两两的冒险者陆续出现,他们看到你们,都停下脚步望过来,有些人还在指指点点。
22:17:29<MR|DM> 终于,你们到达了新城区。
22:17:37<MR|DM> (要先去找谁?
22:18:47<MR|DM> 法师艾琳征收了一家店铺,就在眼前的街区上。街区尽头是领主的堡垒。
22:19:00<斯诺|暂无卡> (先最近吧
22:19:32<MR|DM> 商人巴迪在镇外的西北处,国王派来的军队、还有遗迹在镇外的西方。
22:20:35<MR|DM> 你们来到最近的魔法店铺,看起来人并不多。因为艾琳本质上并不是来做生意的,而且也不喜欢太多人来到。
22:21:02<MR|DM> 理所当然的,当你们来到店铺时,只见到艾琳的使魔——一只黑猫。
22:21:39<艾伯特> “喵,我们来了。”
22:22:12<MR|DM> 黑猫看见你们来了,并没有站起来的打算,而是用尾巴拍了一下旁边的铃铛。
22:22:56<MR|DM> 随着铃铛响起,楼上传来一阵东翻西倒的啪啦啪啦声。
22:23:31<MR|DM> 半响之后,法师艾琳才跳了下来。
22:24:22<斯诺|暂无卡> (别告诉这是偶角色
22:24:39<MR|DM> 她像是猫一样,没有从梯子爬,而是笔直的扑下;然后平稳的落地。
22:24:44<MR|DM> (当然不是(
22:25:43<MR|DM> 只见她顶着黑眼圈,面无表情的扫视一圈,然后才终于想起你们一般拍了一下手。
22:26:15<MR|DM> “喔,喔,是你们。这么快就醒来了吗?那家教会还是有点本事,不是只会骗人嘛。”
22:27:17<艾伯特> “骗人是骗了什么?教会的圣女说我们到遗迹最深处待过,但我们自己没有一点印象。”
22:27:30<MR|DM> “不过她说你们可能不记得遗迹的事?那也是真的吗?强硬的把你们带走,不会是打算私底下让你们告诉她什么消息吧?”
22:28:10<艾伯特> “可能不记得……也就是说,她在我们醒来以前就预想到我们可能失忆吗?”
22:28:20<艾伯特> “现在我们的确不记得了。”
22:28:52<MR|DM> “神本身就是一个谎言,他们本质上都是一种异质存在,跟他们宗教典籍上的神性毫无关系——”
22:29:01<索玛> “不会是教会给我们下药了吧
22:29:31<MR|DM> “需要我检查一下吗?要收费就是了。”
22:29:50<艾伯特> “很可惜,现在我口袋空空。”
22:30:30* 艾伯特 拎出来给她看,空空如也的衣服口袋
22:30:34<MR|DM> “是吗?但你们身上有魔法灵光——”
22:30:46<武大> “?!”
22:31:00<武大> “你能看出来我们身上有魔法灵光?”
22:31:02<MR|DM> “那不会是丽娜的治疗药水吧?”
22:31:13<武大> “……”
22:31:19<艾伯特> “大概就是吧,据说我们受过伤。”
22:31:21* 武大 思索
22:31:26<MR|DM> (等等
22:31:35<MR|DM> (你们谁都没有拿走那瓶药水吗?
22:31:45<武大> “我觉得不是。至少我们都还没去拿药水。”
22:31:54<艾伯特> (我没拿,其他人拿了吗?
22:31:58* 武大 摊开手表示我至少我没拿
22:32:09<MR|DM> (233
22:32:09<武大> “我的衣服连口袋都没有,你们知道的。”
22:32:43* 武大 武僧服确实是没有什么明面上的口袋。
22:33:00<MR|DM> “切,还以为你们藏起来了。是真的卖光了吗?那个小女孩……”
22:34:15<MR|DM> “好吧,好吧,你们没有我想要的钱,或者货物,或者消息。那么你们来这里还想得到什么呢?”
22:36:19<艾伯特> “至少可以给我们看看这里的商品名录?现在买不起不代表以后买不起,据说城里的几个大人物已经决定了,要我们再去一次遗迹。”
22:37:07<MR|DM> “随便你。”
22:37:27<艾伯特> “再来就是,我们被找到的时候是什么样子?这件事圣女没有多说,以及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法师大人你的看法是?”
22:37:30<MR|DM> 法师一摊手,意味着摆在这的就是全部了。
22:38:06<MR|DM> 你们看了一眼,以卷轴为主,还有一些便宜的消耗品等,还有少量装备。
22:38:38<武大> “而且,据说我们中了什么诅咒。”
22:38:49<MR|DM> “按照卫兵的报告,你们浑身是伤的出现在遗迹外部。他一开始以为你们是尸体,打算搬到附近埋了……”
22:39:07<武大> “……啧啧,真过分。”
22:39:38<MR|DM> “但他原来是本地矿工,认出你们身上的植物现在只有迷宫最深处才有可能出现。于是他就紧急报告了领主。”
22:40:41<MR|DM> “他原本是被分派到国王军队了的,现在国王派来的骑士正在跟领主争吵着,要他回到军队呢。说不定他还知道些什么。”
22:41:07<武大> “……也许我们还真得找他一趟。至少我不信我们的装备就这么没了”
22:41:11* 武大 恶意
22:41:34<MR|DM> “总而言之,领主就找了我们去,看看有什么手段判断你们到过遗迹底部。”
22:42:32<MR|DM> “教会说你们身上的诅咒是迷宫深处才会发生的——谁知道呢,宗教典籍上牵强附会的东西多了。”
22:43:22<MR|DM> “包括我在内,其他人都没有更多能判断的情报,就先相信她说的话了。”
22:45:01<艾伯特> “刚才你说了我们是被强硬带走、抢走的?那是怎么了?鉴定结束以后发生了什么事?”
22:45:52<MR|DM> “圣女说一定要把你们带回教会才有办法治疗。她都这么说了,自然只能让她带走你们咯。”
22:46:56* 艾伯特 想了想
22:47:17<艾伯特> “对遗迹的秘密,您的态度是无所谓吗?”
22:48:20<MR|DM> “比起遗迹,我更关心自己的研究。被派遣到这里有奖金拿,所以我才来的。”
22:48:45<武大> “毫不关心呢。”
22:49:27<MR|DM> “能够变成钱的东西我都有兴趣……一开始我还投入了不少资金了,但现在,一年又一年,都三年了,还是没什么回报。”
22:50:29<索玛> “那你要不要在我们身上投资
22:50:34* 武大 点点头
22:50:43<索玛> “我们准备重新下去遗迹”
22:50:46<MR|DM> 法师打量了一下你们。
22:51:35<索玛> “如果你投资的话,只要我们发现了任何好东西,你可以获得优先研究权”
22:51:46<MR|DM> “你们显得有些虚弱……先不管遗迹归属什么,你们中了诅咒应该是真的。”
22:52:19<MR|DM> “先试试凭你们的实力能不能到达遗迹第二层吧,到时我才能考虑投资。”
22:53:07<武大> “那么换一个部分吧,如果我们找到一些带魔法的好东西,我们能不能找你帮忙互惠互利一下?”
22:53:46<MR|DM> “当然,当然。你们用不上的魔法物品都可以拿到这里处理。”
22:54:00<武大> “我们好歹也是探险者,你有什么材料需要我们也能帮忙的。”
22:54:10* 武大 半身人式的精明
22:54:55<MR|DM> “遗迹里的东西我都差不多用到吐了,除非是最深层的东西……”
22:55:10<MR|DM> “不过要说的话,倒是有你们帮得上忙的地方。”
22:55:27<MR|DM> “这是今天早上发生的事——”
22:55:39<索玛> “嗯?”
22:56:16<斯诺|暂无卡> “?”
22:56:26<MR|DM> “自从商人巴迪建立了商道,每天都会有马车从东边的路驶进来。但今天到现在都没有进来。”
22:57:05<MR|DM> “领主派了一波人去查探,结果竟然迷路了,全部都没办法找到往外边的路。”
22:57:32<MR|DM> “刚刚他找了冒险者出城去找来着……你们有看到吧?不是往遗迹方向的冒险者。”
22:58:45<MR|DM> “虽然森林里一直有一块区域被传为不归之处……假如连往外的路都消失了的话,至少对我来说乐子就大了。”
23:00:10<MR|DM> “我这边消息不太多,领主那边应该更详细点,假如能解决这事,我能给你们一些报酬。除了谢意以外的。”
23:01:32<艾伯特> “那我们接下来先去领主那里走动走动。”
23:02:34* 武大 点头
23:02:46<MR|DM> “那就这样了。黑咪,听好了?今天要见的人就这么多了。接下来不管谁来都不要打扰我。”
23:03:12<MR|DM> 说着,她就以敏捷的动作爬了上去。
23:04:07<武大> “该说当法师的猫真辛苦么。”
23:04:24<艾伯特> “你喜欢肉还是鱼?下次来给你带些吃的怎么样?”
23:04:39* 艾伯特 对猫小声这么说
23:04:58<MR|DM> “喵~~”
23:05:20<索玛> “我们走吧”
23:05:37<MR|DM> 名为黑咪的猫指了一下左边,你看到了一些鱼干的残骸。
23:06:12<艾伯特> “明白了。队友走得急,那么回见。”
23:06:43* 艾伯特 点点头表示理解了意思,然后离开这里
23:07:17* 斯诺|暂无卡 跟上
23:07:30<MR|DM> 你们离开了店铺,走向领主的堡垒。
23:08:49<MR|DM> 第一次来到这城镇时,你们就曾经惊讶过;明明在这山野中威胁只有野兽跟不成气候的盗贼,但这堡垒竟然建得像边境一样坚固厚实。
23:09:48<MR|DM> 当然,在冒险者云集的现在,这样的堡垒也能给他们一点威压,让他们不敢过于造次就是了。
23:09:50* 武大 大概是领主没啥安全感吧
23:11:05<MR|DM> 对于冒险者而言,成为贵族的私兵、乃至骑士自然是一个很好的结局;而现在,你们受邀进入贵族宅邸,也算是圆了大多数冒险者最原始的梦想。
23:12:09<MR|DM> 看着出来接待的管家,不知为何,你们感觉到了其他贵族都难以企及的严谨以及仪式感。
23:13:03<MR|DM> “艾曼大人正在等你们。请。”
23:13:21<MR|DM> (假如有贵族知识的话可以过一个
23:13:54<MR|DM> 当管家带着你们来到书房门外时,你们听到里边传来争吵的声音。
23:14:22<MR|DM> “说到底,教会根本不可信!领主大人,我作为国王的特使——”
23:14:43<MR|DM> 然后随着敲门声,里边安静下来。
23:15:04<斯诺|暂无卡> (暂时没点233
23:15:13<MR|DM> 管家等了片刻让里边的人整理仪容,然后才打开门。
23:17:24<MR|DM> 端坐在书桌后边,正在摆弄一副盔甲的自然是领主·艾曼男爵;而在旁边的是国王派来的军队首领,珍,一名无信仰的圣武士。
23:18:02<MR|DM> “那么,我事先约好的客人来到了。珍小姐,假如你不介意的话……”
23:18:52<MR|DM> 珍气冲冲的看了你们一眼,说:“请记住我说的话,男爵大人。你一定会后悔现在不听从我的劝告。”
23:18:58<MR|DM> 然后她就离开了。
23:19:41<MR|DM> 艾曼男爵:“很抱歉让你们见到了失礼的一面。”
23:19:46<索玛> “幸会‘领主大人”
23:20:16<MR|DM> 虽然他这么说着,但他却显得风度翩翩,似乎比你们记忆中的任何一个贵族都更有礼仪的样子。
23:21:10<MR|DM> “欢迎,请让我再说一次,欢迎来到我的领地,我的堡垒。”
23:21:57* 武大 行了一个武僧礼节
23:22:19<索玛> “想必领主大人已经知道了我们身上发生的事情”
23:22:34<索玛> “开门见山的说吧,我们需要帮助”
23:22:53* 艾伯特 附和般地点了点头
23:23:13<MR|DM> “在那之前,你们先看看这个。”
23:23:43<MR|DM> 他摊开了一张地图,以及几张画——
23:24:02<MR|DM> 看着这地图,这画,你们感觉似乎唤醒了什么记忆。
23:24:16<MR|DM> 这,就是你们即将需要前往的遗迹。
23:25:19<MR|DM> 你们专心的看着地图,每看一小段路,似乎就有在其中行进的记忆随着心跳浮现眼前。
23:26:12<MR|DM> 当你们回过神来,你们已经聚到地图前边,一直看完了每一个角落。
23:26:59<MR|DM> 你们感到头昏脑胀……这真的是你们的记忆吗?你们难道走遍了地图上每一个角落?又或者是中了什么迷魂法术,为何对这个遗迹如此的魂牵梦绕呢?
23:27:12<斯诺|暂无卡> “……等等”
23:27:21<MR|DM> 而艾曼看着你们的反应,满意的笑了笑。
23:27:54<斯诺|暂无卡> “我们是走过 每一个 支线道路 吗?”
23:28:04* 斯诺|暂无卡 望了望伙伴
23:28:21<武大> “……我觉得,这地图就是我们画的。”
23:28:46<艾伯特> “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23:29:04<MR|DM> “当然不是,这是我秘密委托人绘制的地图。当然,只有迷宫第一阶层的。”
23:29:48<MR|DM> “第一层基本上已经被查探清楚了,当然这么详细的地图只有我才有资格拥有——”
23:30:03<MR|DM> “第二层,到现在还在查探当中。”
23:30:37<MR|DM> “在那下边还有没有更多的阶层,到目前还不清楚——教会跟法师协会都认为是有三层的存在。”
23:31:16<MR|DM> “而你们,很可能就是到达了无人知晓的最深处。”
23:32:54<索玛> “现在我们想要再次到达第三层
23:33:07<索玛> “但是现在。。。我们什么都没有了”
23:33:15<MR|DM> “众所周知,这个遗迹是一片秘银矿脉。然而自从遗迹被发现,所有秘银都谜一样的失踪了。”
23:33:52<MR|DM> “我跟巴迪共同发出了悬赏……查探遗迹,解明情况。”
23:34:31<MR|DM> “到现在我们还在迷雾中挣扎……但是,多亏你们,迷雾似乎散开一点了。”
23:35:00<MR|DM> “我会写信给巴迪,说服他把悬赏金的一部分给你们的……至于装备……”
23:35:30<MR|DM> “我打听了你们的装备,并让铁匠连夜处理了。你们看看合手不合手吧。”
23:35:47<MR|DM> 说着,管家送上了一些装备。
23:37:00<MR|DM> (在群里报一下你们用的武器,盔甲在轻甲以内都可以,都不是精制品
23:39:52<MR|DM> “如你们所见,在秘银枯竭之后,我这领主光是维持贵族的体面就已经很辛苦了……”
23:40:21<MR|DM> “就连装饰用的盔甲,在这堡垒里也只剩下这一副了。”
23:41:07<MR|DM> “但是维持贵族最重要的就是‘信赖’。相信我,一旦遗迹的秘密解明,我会让你们得到满意的报酬。”
23:42:52<斯诺|暂无卡> (其实我一直没搞清操念要啥装备233
23:47:31<MR|DM> (然后怎么办?不问问迷路的事吗?
23:47:39<武大> (问啊
23:48:34<武大> “对了,领主大人,虽然很唐突,我们在来之前去了一趟艾琳法师那边。”
23:49:09<MR|DM> “另外,虽然我跟巴迪都认为你们做得到,但就我而言,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在一个期限内做到。……11天,11天之内重新到达最底层,可以吗?”
23:49:44<MR|DM> “喔……她居然发表了意见吗?可是一年多没听过她说些什么了。”
23:49:51<索玛> “我们只能说尽量”
23:50:17<武大> “她说,商路的商人没有进来,托我们来打听一下情况。”
23:50:38<武大> “我们也想知道有没有能够帮上忙的部分”
23:51:12<MR|DM> “辛苦建成的商路上涌出了谜一样的雾气。”
23:51:50<MR|DM> “领地上方向感最好的人都会在里边迷失……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回到了来路上。”
23:52:34<MR|DM> “我派出了冒险者打算进行人海战术……但坦白说,很难指望他们能比我最信任的领路人做得更好。”
23:53:21<MR|DM> “你们也打算去看看情况吗?”
23:53:32<索玛> “返回遗迹前我们可以先去商路看看”
23:53:43<斯诺|暂无卡> “他们有失去记忆过吗”
23:53:53<MR|DM> “那真是太好了。”
23:54:33<MR|DM> “没有,不管是今天去商路的人,还是之前去遗迹的人都没有。你们是唯一的,假如你想问的是这个。”
23:57:15<MR|DM> “假如晚一点出发的话,或者还能等冒险者们回来报告……你们打算怎么办呢?是先去找巴迪拿到资金,还是就这么前往?”
23:57:42<索玛> “先拿资金吧”
23:58:59<斯诺|暂无卡> “总不能两手空空吧”
00:00:06<MR|DM> 就这样,你们决定前往商人巴迪的所在。
00:00:46<MR|DM> 艾曼把领地的前景称为“迷雾”……而如同他的比方一般,在商路上也出现了迷雾。
00:01:01<MR|DM> 究竟你们能否成功突破这迷雾呢?
00:01:14<MR|DM> ——————————SAVE——————————
00:01:37<MR|DM> 巴迪给的钱大概是1000,你们可以试试争取更多【
00:01:56<MR|DM> 也可以先考虑好买什么
00:06:04<斯诺|暂无卡> 嗯
00:06:23<斯诺|暂无卡> 调整下技能加点233
00:06:54<索玛> 辛苦了
00:06:57<武大> 辛苦了
« 上次编辑: 2019-03-18, 周一 16:15:44 由 言识The Ripper »
就算无法拯救某些人,也毋须太在意了   ----伊莉娅 <废都物语>

离线 言识The Ripper

  • 见证了奇迹的时刻——
  • Guard
  • **
  • 帖子数: 194
  • 苹果币: 0
Re: 【山野遗迹】
« 回帖 #1 于: 2019-03-18, 周一 16:06:36 »
第二回
剧透 -   :
20:40:08<MR|DM> ——————————数据读取中——————————
20:40:53<MR|DM> 上次说到,当你们从去遗迹的美梦醒来时,却被告知你们已经下过遗迹了。
20:41:41<MR|DM> 现在,贵族艾曼跟商人巴迪都把眼光投向你们,希望你们能尽快恢复记忆,攻略迷宫。
20:42:05<MR|DM> 然而从领主这里获得的只有不趁手的武器跟口头上的支持
20:42:35<MR|DM> 等管家送你们到门口,你们才想起可能是被领主的风度迷惑,竟然忘记问卫兵的事了。
20:42:53<MR|DM> 现在,你们手中有一封领主写给巴迪的信。
20:43:37<MR|DM> 你们也想得知联通外界的路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还是先去巴迪那里获得援助,事情大概才能更方便的进行下去。
20:43:39<MR|DM>
20:43:46<MR|DM> (有什么行动吗?
20:44:55<艾伯特> “去商人那边问问吧,领主没说什么可能有他的考虑。”
20:45:29<艾伯特> “但我相信大商人也有他的消息来源,多半不会差很远的。”
20:46:37<MR|DM> 于是在艾伯特的带领下,你们前往商人在城外的宅邸。
20:46:49<MR|DM> 然而,在重新经过大街时——
20:46:56<武大> “卫兵那边也要去一趟,无论如何我也想知道我们刚被人发现时是什么样的”
20:47:20<MR|DM> “喂喂喂!这不是‘顾问’艾伯特嘛!怎么?被领主赶出来啦?”
20:47:38<MR|DM> 一个明显身上带着酒气的佣兵缠上了你们。
20:48:35<艾伯特> “这话说到哪里去了,我和这几位可是被管家请进去,被领主接见了的。”
20:48:45<武大> “……熟人?”
20:49:06<MR|DM> 他用醉醺醺的眼光瞄着你们的装备,“那身光鲜的皮[嗝]都扔在遗迹了?怕不是成为后来者的战利品!你们真的下到最底层了吗?该不会是——[嗝]”
20:49:35<MR|DM> 他大声咳嗽起来,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20:49:48<MR|DM> 你们看了一下,是不认识的人。
20:50:01<艾伯特> “这事儿……告诉我,你听谁说的?”
20:51:06* 武大 观察一下周围有没有人围观我们
20:51:44<MR|DM> “这个镇上哪来什么秘密!你们剥光光的被抬进大房子,大家都看到啦。”
20:52:17<MR|DM> 武大扫了一眼,发现不少人都在偷偷看着你们,而眼神对上他们又赶紧移开了。
20:52:52* 武大 示意艾伯特把这醉汉架到不太显眼的地方
20:53:01<武大> “这事儿不太对。”
20:53:55* 艾伯特 点点头,把手臂架到他的腋窝底下,和武大一起把他抬到小巷子里
20:54:33<MR|DM> 醉汉挥手隔开艾伯特:“怎么!想动手吗!?当我怕了你不行?”
20:55:43<MR|DM> 只见他一手扶着武器,虽然还是一脸醉相,但你们感觉架势还象模像样,他怕是很习惯在醉酒的状态下战斗。
20:56:02<武大> “你喝了点,但是我觉得你还可以再喝一点。”
20:57:03<艾伯特> “怎么,这副架势,你真怕了?”
20:57:11* 武大 皱眉
20:57:55<MR|DM> “哦~说起喝……你记得吗?三天前你们喝酒赌输我100枚金币的~事!”
20:59:04<艾伯特> “那个啊,你有留字据吗?”
20:59:18<MR|DM> “呃?”
20:59:49<MR|DM> 他一脸错愕,看上去就像他活到现在从来没听说过“字据”这种东西一样。
21:00:23<MR|DM> “呃、字据、呃、是——[嗝]应该有的,应该有的。”
21:00:33* 斯诺 耳朵抖动
21:01:16<MR|DM> “等等,不太对,怎么说来着——哦!”
21:01:51<MR|DM> (来个察言观色
21:02:06<Oicebot>  武大进行察言观色检定: 1d20+6=19+6=25
21:02:20<Oicebot>  艾伯特进行察言观色检定: 1d20+6=9+6=15
21:03:15<Oicebot>  斯诺进行检定: 1d20+8=15+8=23
21:03:17<Oicebot>  MR|DM进行威吓检定: 1d20+7=13+7=20
21:03:30<MR|DM> “对!要是你们不给钱的话,就一刀砍过去!”
21:03:52* 斯诺 打呵欠
21:03:56<MR|DM> 说着他作势欲砍,然而武大跟艾伯特先发现他的异样!
21:04:07<MR|DM> (武大跟斯诺,说错了
21:05:00<斯诺> (先攻?
21:05:16<MR|DM> (就是上边的25了(
21:05:48<武大> (那不是很简单,揍他就是了
21:08:44<武大> (没问题了吗、
21:08:50<武大> (没问题我就直接上去揍他了?
21:09:04<MR|DM> (没啊,去吧
21:09:05<艾伯特> (揍吧
21:09:34* 武大 快步上前,全回合踹他的小腿
21:10:22<Oicebot>  武大投掷2次很低检定: 1d20+2 ( 13 )=15 3
21:10:39<MR|DM> (15中
21:11:21<Oicebot>  武大进行简单的伤害检定: 1d4+1=4+1=5
21:12:12<MR|DM> (斯诺有行动吗?
21:12:26<MR|DM> (索玛可以过一个察言观色当先攻(
21:12:51* 斯诺 用念力摔他一下
21:13:36<Oicebot>  斯诺进行板凳殴打检定: 1d20+4=10+4=14
21:14:00<斯诺> (其实是念力攻击,接触
21:14:14<MR|DM> (中(
21:14:20<索玛> (啊??
21:14:39<武大> (很弱的
21:14:43<武大> (不要想太多
21:14:46<Oicebot>  索玛进行察言观色检定: 1d20+1=4+1=5
21:14:49<武大> (我徒手15都能中
21:15:00<Oicebot>  斯诺进行检定: 1d6+7=2+7=9
21:15:53<MR|DM> 武大跟斯诺的念力都扭到了醉汉的脚上!
21:16:04<斯诺> (哦,非致命
21:16:18<MR|DM> 他惨叫起来,这时候才刚拔出刀,往武大砍去!
21:16:57<武大> (无甲,17
21:17:44<Oicebot>  MR|DM投掷2次检定: 1d20+3 ( 12 5)=15 8
21:18:00<MR|DM> 然而武大早有准备,轻而易举就躲开了他的攻击!
21:18:22<MR|DM> (艾伯特
21:19:58* 艾伯特 催眠注视,目标醉汉,然后给他一个凶兆
21:21:08<艾伯特> (end了
21:21:20<MR|DM> (催眠的效果就是凶兆吗?
21:21:50<艾伯特> (催眠是下一次受伤的时候伤害增加
21:22:17<艾伯特> (呃,1点
21:22:32<MR|DM> (233,那索玛的行动
21:25:00<索玛> 徒手揍他,瘀伤
21:25:16<Oicebot>  星进行检定: 1d20+4=3+4=7
21:25:25<武大> (我想给徒手混个娴熟了2333
21:25:54<MR|DM> (不中
21:25:56* 索玛 对着他的鼻子揍过去然而没揍到
21:26:06<索玛> (end
21:26:34* 索玛 无奈拔出弓箭
21:26:56<索玛> “我还是不适合用揍的”
21:27:33<MR|DM> 简单的一轮攻防后,他的酒似乎醒了一点。“呃啊啊……你们怎么一起上啊!太过分了!”
21:28:09<索玛> “你都拔刀了!”
21:28:22<索玛> “现在把武器收起来我们还可以好好说话
21:28:27<MR|DM> “我又没有真的要砍上去!”
21:28:40<武大> “屁。”
21:28:48* 武大 打算再踹一脚
21:28:51<MR|DM> 他使用完美打击!
21:29:07<索玛> “所以我也没有真的要射穿你的屌”
21:29:15* 索玛 作势瞄准
21:29:21<MR|DM> (哦不对,是武大先动
21:30:19<MR|DM> (?武大?
21:30:31* 武大 突然后撤无耻快步,然后用手里的双头投石索丢出了石子
21:31:30<Oicebot>  武大投掷3次三次,只丢路边的小石子检定: 1d20+2 ( 5 0 10)=7 22 12
21:31:35<武大> (………………
21:31:39<MR|DM> (中1
21:32:06<武大> (稍等,50尺内我还要再+1……
21:32:16<武大> (是8 23 13
21:32:20<武大> (总忘记近程射击
21:32:24<MR|DM> (13还是不中(
21:32:28<武大> (然后居然有个20……
21:32:38<Oicebot>  武大进行ch?检定: 1d20+3=4+3=7
21:32:41<武大> (木有
21:32:45<MR|DM> (233
21:33:06<Oicebot>  武大进行杂鱼伤害检定: 1d2+3=2+3=5
21:33:19<武大> “吃点路边的石头,会不会清醒一点》”
21:33:30* 武大 嘲弄
21:34:19<MR|DM> (19,过半了(
21:34:40<MR|DM> (斯诺的行动?
21:35:02<MR|DM> (武大在先攻跟刚刚那一下20消耗了所有的运气
21:35:24<武大>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21:35:27<武大> (跪了
21:37:12* 斯诺 股间殴打
21:37:24<MR|DM> (怎么奔着下三路去了!
21:37:32<Oicebot>  斯诺进行非致命念力检定: 1d20+4=9+4=13
21:37:44<MR|DM> (接触miss
21:37:55* 斯诺 END
21:38:34<MR|DM> 斯诺下狠手打算灭杀对方,然而醉汉背后一凉,奇迹一样的感受到斯诺的视线从而躲开了攻击。
21:38:49<MR|DM> “啊!我这是要赔上一条老命啊!”
21:39:12<斯诺> “所以大家好好说话?”
21:39:40<Oicebot>  MR|DM投掷2次凶兆检定: 1d20+3 ( 10 16)=13 19
21:39:42<索玛> “你先把武器丢了,全身脱光了醒醒酒”
21:39:47<Oicebot>  MR|DM进行完美打击检定: 1d20+3=3+3=6
21:39:57<Oicebot>  MR|DM进行疾风检定: 1d20+3=11+3=14
21:40:56<武大> (17
21:40:56<MR|DM> (斯诺中吗?
21:41:00<武大> (斯诺不一定
21:41:08<MR|DM> (目标是斯诺,他快步了两下(
21:41:09<武大> (我反正他肯定打不中
21:41:39<斯诺> (MISS
21:41:51<MR|DM> (斯诺说服或者威吓试试?
21:42:24<Oicebot>  斯诺进行裸投?检定: 1d20=14=14
21:43:58<MR|DM> (不消耗动作的话有-5减值,本身也没过(
21:44:08<MR|DM> (哦算上催眠是-20了
21:44:23<MR|DM> 看来醉汉的酒完全醒了!
21:45:43<MR|DM> 然而你们也已经包围了他!他左顾右盼,似乎想找条路逃跑。
21:46:01<MR|DM> (艾伯特
21:46:33<艾伯特> “差不多就行了吧,老兄。”
21:46:38<艾伯特> (我来个说服?
21:46:54<MR|DM> (可以,消耗动作的话正常,不消耗动作的话-10
21:47:16<MR|DM> (标动
21:47:28<Oicebot>  艾伯特进行交涉(标动)检定: 1d20+10=15+10=25
21:49:26<MR|DM> 艾伯特抛出一个币吸引了醉汉注意,然后用话语跟表情让对方相信他已经走投无路。
21:49:47<MR|DM> 醉汉高举双手,扔下了武器。
21:50:08<索玛> “这还差不多”
21:50:15* 索玛 放下弓箭
21:50:32<MR|DM> 虽然看他刚刚的样子,应该是受过武僧训练,就算空手也算有威胁;但看起来他已经失去了战意。
21:51:12<索玛> “你及时在我的箭射穿你的蛋蛋前阻止了这件事的发生”
21:51:19<MR|DM> 然而这场战斗有来有回的打了好一阵,你们又是在街中心,自然周围的人都看得一清二楚,顿时议论纷纷。
21:52:34<艾伯特> “好了好了,大家都就此罢手吧,这位老兄也是,现在人多眼杂,先换个地方聊?”
21:54:19<MR|DM> 艾伯特一如既往的平息了周围的躁动,然后你们两前两后的压着醉汉来到一个屋角旁。
21:54:43<MR|DM> “话……话是什么、什么话?”
21:56:03<艾伯特> “你在大街上找我的茬,是有谁让你这么干的么?”
21:56:13<艾伯特> “还是只是想在我身上找乐子?”
21:57:01<MR|DM> “这——我记得是谁来找我说话,然后说着说着我就很生气——”
21:57:33<MR|DM> “你看,这是常有的事,喝多了就想着要去找谁发泄一下——”
21:57:52<索玛> “所以是谁?”
21:58:20<MR|DM> “忘记了。请我喝酒的人,大概酒馆老板记得——”
21:58:49<艾伯特> “回头我们去看一眼,你身上情况怎么样?疼得厉害么?”
21:59:15<MR|DM> “还好,还好……”
21:59:36<MR|DM> “托着各位手下留情的福。”
21:59:52<艾伯特> “那,其他人还有什么想问的么?”
21:59:56* 艾伯特 看了看同伴们
22:00:17* 斯诺 耸肩抖动耳朵
22:00:29<斯诺> “没有”
22:00:58* 索玛 摊手表示没想法
22:01:18<艾伯特> “那么,就放这位朋友走了。”
22:02:05<MR|DM> 他眼睛转了一下,身体松了下来,然后就往更偏僻的地方走了。
22:02:41<艾伯特> “等一下,可能是我想太多。”
22:02:50* 艾伯特 脑袋里有个念头一闪而过
22:03:29<艾伯特> “你们说,要是他等会儿死在哪个角落里了,那事是不是得算在咱们头上?”
22:03:32<MR|DM> “嗯?”
22:03:50* 艾伯特 小声和队友交流
22:03:54<艾伯特> (等他走远了再说!
22:03:59<MR|DM> (哦
22:05:05<MR|DM> 然后你们也想起,他似乎连武器都没有带走;虽然那是小钱,但按他这穷酸样,应该会去捡回来才对……?
22:05:31<艾伯特> “可能只是我多心,我跟上去看看。”
22:06:11* 艾伯特 捡起他的武器,在他后面一段跟着了
22:06:43<MR|DM> (是时候来个潜行了(
22:06:55* 索玛 也跟上去
22:07:10<艾伯特> (我给自己来个隐身吧,轮法够用么?
22:07:20<MR|DM> (不够
22:07:20<索玛> (男子汉堂堂正正的跟要什么潜行!
22:07:38<Oicebot>  武大进行隐匿检定: 1d20+12=1+12=13
22:07:42<艾伯特> (妈呀,我刚洗了隐身和威吓,今天都用上了!
22:07:44<武大> (屁!
22:07:58<Oicebot>  艾伯特进行隐身只有这个检定: 1d20+2=11+2=13
22:08:00* 武大 试图跟上
22:09:24<MR|DM> 你们试着跟上,但很快发现你们为了不被发现离得太开……很快跟丢了。
22:09:43<武大> (我能生存或者侦查一下吗
22:09:46<MR|DM> “嘿小哥,怎么大白天的来到这里?”
22:10:05<武大> (或者干脆直接追上去拼暴露了也无所谓……额
22:10:09<MR|DM> 然后你们看见一个女人衣衫不整的打开窗户,从二楼往你们打招呼。
22:10:24<MR|DM> “还带了一位妹妹?是想来这里找点快乐吗?”
22:10:27* 武大 额……
22:10:57<艾伯特> “在找个人,小姐你看没看见有个失魂落魄满身酒气的家伙从这附近经过?”
22:11:32<MR|DM> 你们发现那人走进了里巷——也就是晚上进行黄赌产业的地方。
22:11:36<索玛> “而且还鼻青脸肿的”
22:11:40* 索玛 补充描述
22:12:07<MR|DM> “是醉汉杰克吧?他欠你们酒钱了?”
22:12:36<艾伯特> “他吃饭家伙在我这,忘拿了。”
22:13:09<MR|DM> “是吗……刚刚看他一脸兴奋的路过,还以为他捡到钱了。居然是丢了东西?”
22:13:15<艾伯特> “我估摸着他平时没这么糊涂,兴许刚才喝得大了?总之得还给他。”
22:13:33<艾伯特> “他往哪个方向走了?”
22:14:36<MR|DM> “他倒是跟我说他要被黑狗看上了,要飞黄腾达包养起我什么的……”
22:14:50<MR|DM> “不是去找黑狗了吧?”
22:15:01<武大> “怕是等下他就得死在阴沟里。”
22:15:13* 武大 皱眉
22:15:23<艾伯特> “这还说不准,说不准。”
22:15:23<MR|DM> “不、不会吧。你是说……?”
22:15:31* 艾伯特 回忆一下自己知道不知道这个黑狗?
22:16:00<MR|DM> 你们回忆了一下,好像听说过黑狗是里巷的老大,这一片都归他管。
22:16:28<MR|DM> 据说他以前是个挺出名的佣兵,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定居在这里,还经营起一片地盘来。
22:16:39<武大> “我们现在就要去救他的命,快告诉我他去哪儿了。”
22:17:41<MR|DM> 女人左顾右盼,看太阳高挂整条街都静悄悄的,低声说了句“等我一下”然后关起窗户。
22:18:37<MR|DM> 等了一会,你们看见门打开了一条缝,她把一块布递了出来。
22:19:20<MR|DM> “我这是在干什么——这是我最好看的一件衣服——拿去,拿去!告诉那个死鬼,不管他死了活着,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
22:19:35* 艾伯特 不管怎样先接了?
22:19:57<MR|DM> 她从门缝后小声念着,等你们接过布片,就赶紧关上了门。
22:20:11* 武大 接过衣服,记一下这个门在哪儿
22:20:40<MR|DM> 你们看着眼前这高级布料,上边用胭脂笔简单画了里巷的示意图,跟黑狗所在的地方。
22:21:05<武大> “这泼皮运气真好,居然还有个好婆娘愿意惦记他。”
22:22:27<艾伯特> “去看一眼吧。”
22:22:35<艾伯特> “我也希望是我想错了。”
22:23:08<武大> “不管这事儿是不是针对我们。大不了就当是黑吃黑,赚一倍外快,我想领主也会笑着原谅我们的。”
22:23:35<MR|DM> 你们往黑狗那边走了一段路,忽然听到前边有惨叫声!
22:24:07<索玛> “赶快!”
22:24:10* 索玛 跑过去
22:25:05<MR|DM> 你们赶紧跑了过去,只见醉汉杰克摊坐在一边,脸上多出不少瘀伤来。
22:25:41<MR|DM> 而黑狗则是在另一边,带着几个手下,正准备扔下杰克不管进房子。
22:26:17<MR|DM> 这黑狗跟传闻说的一样——满脸胡子,裸露的上臂有一大块疤痕,破坏了原本的刺青。
22:26:40<武大> “真意外,我还以为杰克你要发大财了呢。”
22:27:04<MR|DM> 杰克:“不、不是的!黑狗老大!不是我带他们来的!”
22:28:05<武大> “不如说黑狗你太蠢了,居然会相信这么个废物能扫清手尾。”
22:28:07<MR|DM> 他满嘴漏风,似乎少了几颗牙齿。
22:28:10* 武大 嘲弄
22:28:22<MR|DM> 黑狗:“我知道。是他们跟着你来的吧?……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告诉他们,你刚刚来找我是做什么的?”
22:30:10<MR|DM> 杰克:“是、是的!我、我以为黑狗老大想对付他们,贴上门来献功的!还、还不知天高地厚……跟老大说要是不给我一些甜头的话,我就要告诉你们黑狗老大的事……”
22:31:00<MR|DM> 杰克边说边颤抖,也不知道是为之前的事还是之后的事而害怕。
22:34:13<MR|DM> 黑狗:“就是这样。我想看看你们是不是真的像传闻那样被诅咒了……或者被诅咒之后还有多少本事。”
22:34:19* 武大 无言地走上去再踹一下杰克这个废物
22:34:37<武大> “还不快走?滚去找你的姘头去,再也别出现在我们面前。”
22:34:43<索玛> “你最好亲自来试试我们有多少本事”
22:35:48<MR|DM> “亲自?嘿嘿……我已经离开战斗很久了,自然不会亲自动手。”
22:36:21<MR|DM> 他拍了下左臂的伤疤,伤疤顺着肌肉的动作扭曲,看起来异常狰狞。
22:36:45<MR|DM> 杰克看见武大手中的布片,赶紧离开了。
22:37:33<MR|DM> 而黑狗的几个手下作势来到他身前想拔出武器,被黑狗制止了。
22:37:53<MR|DM> “不管怎么样,在这里跟你们起直接冲突不是我的本意。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22:40:02* 武大 你们怎么看?投出了这样的眼神
22:40:14<艾伯特> “我也不喜欢无端的冲突。”
22:40:47* 艾伯特 后退一步,以示无意战斗
22:41:19<MR|DM> 黑狗像是确认般逐个看向你们的脸
22:41:41<MR|DM> 然后他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带着手下进去了。
22:42:09<索玛> “总之告一段落了”
22:42:16<索玛> “我们离开这个地方吧”
22:42:22<MR|DM> 只剩下你们在这光天化日下的无人街上。
22:42:57<艾伯特> “嗯,不是最坏的情况,我安心了。”
22:43:01<艾伯特> “走吧。”
22:43:01* 武大 摊手
22:43:17<MR|DM> (然后呢?去找商人?
22:43:31<武大> “回去看一眼那个娼妇,让他们赶紧躲起来滚蛋比较好。然后就去找商人吧。”
22:43:37* 武大 顺嘴提了一句
22:44:11<艾伯特> “好,顺路看看吧,然后去找商人。”
22:44:37<MR|DM> 你们回到去,看见杰克正在一把泪一把汗的敲着门,但门还是紧闭着。所有的房子的门窗都紧闭着。
22:45:02<MR|DM> 杰克:“你在门后吧?我感觉得到!我们……我们逃吧……逃出这个领地……”
22:45:36<武大> (然后另一个叫做肉丝,这俩回头会被发现被绑在一起淹死在护城河里
22:45:42<MR|DM> 敲着敲着,或者是知道自己这话都没什么说服力,他跪坐在门前。
22:46:11<MR|DM> (没有护城河,说不定是扔到新老街区那条桥下边(
22:46:36<MR|DM> (下边是深不见底的峡谷那座吊桥
22:48:51<MR|DM> (没行动的话就离开了?
22:49:55<索玛> (走吧
22:50:24<MR|DM> 你们想了想,似乎也没办法帮到他们,就离开了。
22:50:44<MR|DM> 离开新城区,走了一阵,你们来到商人巴迪的宅邸。
22:51:15<MR|DM> 这里路况很好,路旁还种植了漂亮的小树,看起来有人每天打理。
22:51:33<MR|DM> 你们想起这商人曾号称是能买起整个王国的富豪——
22:52:08<MR|DM> 然而传说某次他被国王骗走了大量财富,不久之后就躲到这个深山野岭来了。
22:52:54<MR|DM> 你们来到门前,向门卫说明来意,他就带着你们走进了宅邸。
22:54:29<MR|DM> 一路在园中行走,你们看见喷水池、孔雀、石雕……种种似乎在传说中王宫才能见到的奢华观景。
22:55:02<MR|DM> 门卫:“很吓人是吧?据说这些都是老爷因为小姐说‘想看’所以做出来的。”
22:55:26<索玛> “小姐吗”
22:55:30* 索玛 听到了关键词
22:55:59<MR|DM> “是的。上次你们来时没见到吧?……啊,对不起,听说你们失忆了?”
22:57:48<艾伯特> “……”
22:58:04* 艾伯特 露出不想回忆尴尬事情的表情看他一眼
22:58:29<索玛> “之前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22:58:35<索玛> “真是不想知道”
22:59:20<MR|DM> “就是4天前的事吧,听说你们到达了第二层别人未曾到达的区域,老爷请你们来说一下里边的情况。你们记得当时是怎么说的吗?”
22:59:41<MR|DM> (可以说一下假如碰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做,然后它就成真了*
23:01:27<艾伯特> “简单报告了一下所见吧。”
23:02:16<MR|DM> 你们边说边回忆,记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23:02:30<MR|DM> 果然跟圣女说的一样,记忆正在逐渐恢复吗?
23:03:21<MR|DM> “是啊是啊。老爷一直都很关心遗迹的探索进度,花了不少钱进去呢。屋子的调度都下降一级了。”
23:04:16<MR|DM> 虽然他说的是下降一级,但对于眼前所见来看,上升一级是什么样子,似乎有点难以想象。
23:05:05<MR|DM> 在一番谈话之后,你们终于来到了宅邸前边,被管家迎接进去。
23:05:53<MR|DM> 似乎是出于对领主的尊重,这宅邸并没有修得比领主的堡垒还大;管家带着你们前往书房,路上却被叫住了。
23:06:11<MR|DM> “赛巴斯!这些人就是到达了遗迹最底层的人吗?”
23:06:31<MR|DM> 管家微微躬身,“是的,大小姐。”
23:06:51<索玛> (管家果然都叫赛巴斯吗
23:06:53<MR|DM> “喔——”
23:07:55<MR|DM> 这位大小姐穿着轻便的猎服,用一副好奇的眼光看向你们。
23:08:08<MR|DM> “你们接下来要去见爸爸是吧?我也去!”
23:09:05<MR|DM> 管家:“这,大小姐前天刚刚回来,是否先休息一下?”
23:10:06<MR|DM> 大小姐:“已经休息够啦!来,这边走!”
23:10:49<MR|DM> 说着她俏皮的行了个礼,想带你们前进。然而她这个礼却是男性的,看起来有点滑稽。
23:11:50<MR|DM> “如你们所知,我是商人巴迪的女儿,塞西莉亚。你们呢?”
23:12:38<艾伯特> “艾伯特,大抵上是个顾问。”
23:14:15<索玛> “索玛,大抵上是一个人形箭矢发射装置”
23:15:50<斯诺> “斯诺,只是个战地医生”
23:17:10<MR|DM> 你们大致自我介绍了一下,然后大小姐像是自豪一样的给你们介绍起这房子来——
23:17:25<MR|DM> 她偶尔还会停下来跟你们兴奋的说着童年玩了什么,管家则是在旁边露出歉意的笑容。
23:18:37<MR|DM> 在忍受了一串的回忆跟被打听了不少冒险的经历之后,你们终于来到书房。
23:19:15<MR|DM> 走了进去,商人巴迪就坐在书桌后边等着你们。
23:19:50<MR|DM> 如果说领主是个风度翩翩的贵族青年的话,商人巴迪就更符合常人平时见到的贵族——肥胖、半秃,生着一口蛀牙。
23:21:09<MR|DM> “欢迎,欢迎来到巴迪的宅邸。看得出来,你们都恢复得很好,圣女这一年来都没有出手过,我还担心她的法术衰退了。”
23:22:45* 武大 尽量把自己的存在感压低一点
23:22:56<MR|DM> 塞西莉亚来到他身边打着什么耳语,而他也咯咯笑着应和了几句。
23:24:37<MR|DM> “我读了艾曼先生的信——”他扬了扬你们之前给门卫的信,“没错,我们设立了一个悬赏,给攻陷遗迹的冒险者。”
23:25:42<MR|DM> “攻陷一层的我们给了其中的5%,艾曼先生建议我也给你们5%以示支持跟奖励——”
23:26:23<MR|DM> “但我想你们值得更多。这里是10%的1000金币,现在属于你们了。”
23:26:42<MR|DM> 说着管家上来拿了一袋金币给你们。
23:28:45<MR|DM> (?
23:28:50<斯诺> (?
23:29:03* 索玛 收下
23:29:07<MR|DM> (不争取一下拿多点吗XD
23:29:08<斯诺> (说起来偶们队长是啥?
23:29:16<斯诺> (谁
23:29:26<斯诺> (或者说交涉人233
23:29:37<MR|DM> (最积极推进的是阿拔吧,不过他现在貌似有点卡(
23:29:38<艾伯特> (交涉好像是我了?
23:29:47<MR|DM> (是啊
23:29:50<艾伯特> (我的猫跳到腿上来了,我赶一下
23:30:02<MR|DM> (233
23:31:21<艾伯特> “唔……”
23:31:33* 艾伯特 略一沉吟
23:32:35<艾伯特> “领主和圣女先和我们分别谈过,他们都希望我们能再次抵达遗迹的深处。”
23:32:53<艾伯特> “这件事,阁下是怎么想的?”
23:33:53<MR|DM> “我的愿望自然跟他们是一致的。”
23:34:19<MR|DM> “当然,对于遗迹可能会带来什么这点,我们可能有点分歧……”
23:34:42<艾伯特> “您的意思是……?”
23:35:05<索玛> “财富?”
23:36:06<MR|DM> “圣女奉侍的神似乎认为这个遗迹是属于他们的。而领主……还有我,都希望能够恢复到以前那样。”
23:37:53<艾伯特> “您指的是,矿脉的事吗?”
23:39:08<MR|DM> 他边想边说,似乎说出这些对于他来说是很重要的事。你们注意到他抓住了女儿的手,似乎有点紧张。
23:39:37<MR|DM> “是的,是的。就是这条矿脉,一切都因它而起。”
23:40:46<MR|DM> “很多人都以为我受到命运眷顾,总能在平常的地方发现巨大的宝藏。其实我只是听从内心的指引,去发掘常人看不到的点……”
23:42:22<MR|DM> “圣女之前一直坚持主张遗迹的所有权。既然知道你们会来,她有说什么吗?”
23:43:48<艾伯特> “我记得她相当期待我们能够再抵达遗迹底部,解明遗迹的奥秘,但为何有这种期望,我们还不得而知。”
23:44:12<MR|DM> “喔……?”
23:44:22<MR|DM> 巴迪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23:45:07<MR|DM> “之前她甚至连冒险者进入遗迹都感到不快的。是发生了什么心境上的转变吗……?”
23:46:45<艾伯特> “我不记得她在我们醒来以后,有在我们面前流露这样的情绪。”
23:47:36<MR|DM> “……嗯……这算是个好消息吗?”
23:48:51<艾伯特> “或许情况真的有某种变化吧,我还不能就此下什么判断。”
23:48:58<MR|DM> “当然,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一个商人。对于商人来说,最看重的就是实实在在的情况。”
23:48:59* 艾伯特 还是作出了比较谨慎的发言
23:49:06<武大> “如果那个圣女没有别的意图,或许真的是好消息。”
23:49:18* 武大 习惯性地发出了泼冷水发言
23:49:58<MR|DM> 他在“实实在在”几个字上下了重音,跟商人打过交道的话,就该知道他接下来要提条件了。
23:50:02* 艾伯特 点了点头,等他说下去
23:50:46<索玛> “那么,您的具体期望是什么”
23:51:05<MR|DM> “目前的一切情况都说明你们到了遗迹最下层——传闻中你们在遭受诅咒之前的实力。也许已经失去的记忆。”
23:51:21<MR|DM> “但是这些目前都无法确证——”
23:52:04<艾伯特> “是的。”
23:52:04<MR|DM> “7天。我希望你们能在7天之内到达遗迹最低层,在我女儿生日之前,把这一切告一段落。”
23:52:52<艾伯特> “……”
23:52:55<索玛> “七天吗,也不是不能做到”
23:53:00* 艾伯特 姑且观察一下女儿的表情?
23:53:08<MR|DM> (察言观色
23:53:13<索玛> “但是,更多的资金支持就必不可少了”
23:53:24<Oicebot>  艾伯特进行只有这个真是抱歉检定: 1d20+6=13+6=19
23:53:41* 索玛 讨价还价
23:54:12<Oicebot>  武大进行察言观色检定: 1d20+6=9+6=15
23:55:24<艾伯特> “……”
23:55:41<MR|DM> 听见索玛直截了当的说法,巴迪沉默了好一会。
23:56:37<MR|DM> 一时间你们觉得可能拿不到更多援助了——
23:56:40* 武大 悄声对艾伯特说,要不要把我们被黑帮盯上阻碍的事情说出去
23:57:17<艾伯特> “若是有不得不遵守的期限,而且比上一次……虽然我们不记得了,要更短一些,这是困难的事。”
23:57:36<艾伯特> “只是姑且一问,期限是不能放宽些吗?”
23:58:03<MR|DM> “不行。”他说得斩钉截铁。
23:58:25<斯诺> MR|DM: .r d+8 察言观色
23:58:25<Oicebot>  斯诺进行察言观色检定: 1d20+8=12+8=20
23:58:32<艾伯特>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23:59:30<艾伯特> “既然您开诚布公,我也大胆把话说得明白,刚才我身边这位伙伴说得对。”
23:59:56<艾伯特> “目前这整件事,即使是我们这几个亲历者也还云里雾里,要再做一次,多半是拿命去拼。”
00:00:21<艾伯特> “您有要求,您是大人物,我们会尽力去做。”
00:01:12<MR|DM> “嗯……你的谨慎还是跟上次来到时一样。”
00:01:51<MR|DM> “看来你们确实能去到遗迹的最底部……那么……”
00:02:54<MR|DM> 他拉开抽屉,想让管家来把钱袋递给你们;塞西莉亚抢过钱袋,送到你们身边。
00:03:12<MR|DM> 递给艾伯特时,她悄悄说了句什么。
00:03:50<MR|DM> 还没等艾伯特说什么,她就回去了。
00:04:56<MR|DM> “这里是200金币。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00:05:27<艾伯特> (咦,好像还少了些?没少一个0吗?
00:05:33* 武大 隐蔽地戳戳艾伯特的腰,露出促狭的笑容
00:05:40<MR|DM> (没(
00:06:00<斯诺> (于是1200总共?
00:06:06<MR|DM> (是(
00:06:21<MR|DM> (可以试试骰个交涉再拿200?
00:06:53<艾伯特> (我考虑一下
00:07:36<艾伯特> (这里我要察言观色一下商人
00:07:45<MR|DM> (可以
00:07:46<艾伯特> (他对刚才发生的事是个什么态度?
00:07:51<MR|DM> (什么事?
00:07:58<Oicebot>  艾伯特进行察言观色!检定: 1d20+6=2+6=8
00:08:03<艾伯特> (看不出了!
00:08:08<艾伯特> (就是小姐的举动
00:08:17<索玛> (我要擦眼观色大小姐!
00:09:06<斯诺> (关键时刻木头!标准剧情!
00:09:35<MR|DM> (关键时刻木头!标准剧情!
00:10:14<艾伯特> “……”
00:10:50* 艾伯特 观察的结果和预想有些不同,内心感到一丝疑惑
00:11:01<艾伯特> “在离开之前,还有一件事。”
00:11:20<索玛> (我能SM吗
00:11:38<MR|DM> (SM是啥(
00:11:49<索玛> (察言观色
00:11:52<MR|DM> “什么事?”
00:11:59<MR|DM> (可以啊,对巴迪吗
00:12:11<艾伯特> “听闻今日城外出了些状况,您知道详情吗?”
00:12:28<艾伯特> “如果是和遗迹有关,或许值得一探。”
00:12:31<索玛> (对大小姐吧!
00:12:57<Oicebot>  索玛进行裸骰检定: 1d20+1=12+1=13
00:13:02<MR|DM> (大概没有意义吧(
00:13:17<索玛> (居然没有隐藏路线
00:14:02<MR|DM> “啊……假如说是商路的事,我听说了。”
00:14:32<MR|DM> “跟遗迹有没有关系,还不太好说……我也正在让我聘用的法师调查这件事。”
00:14:47<MR|DM> “那些事交给其他冒险者就好,我希望你们专心去探索遗迹。”
00:15:36<MR|DM> “虽然男爵认为你们刚刚恢复过来,再花个一两天才下遗迹比较好……”
00:17:29<索玛> “我到觉得我们已经恢复了
00:17:47<索玛> “难道要下遗迹前先去哪里热个身吗”
00:17:58<MR|DM> “他是这么希望的。”
00:19:08<索玛> “那……有什么指定的地点吗”
00:20:09<MR|DM> “按他的说法,就是调查一下商路上的迷雾——”
00:20:53<索玛> “那个事儿啊”
00:20:58<MR|DM> “这里有一个传说,森林里有一个地方,叫做不归之处。到达那里的人,会被迷雾笼罩,永远无法出来。”
00:21:01* 索玛 看向队友
00:21:14<索玛> “我们是不是本来就有意去一趟了来着?”
00:21:44<MR|DM> “那个迷雾曾经复盖整个领地——好像花了一两个星期才散去。也许是那个传说再次发生了吧。”
00:22:19<艾伯特> “本来是,但我们的金主好像更希望我们先留意遗迹本身。”
00:24:02<MR|DM> “好了,中午已经临近,你们也饿了吧。”
00:24:40<MR|DM> 巴迪让管家带你们去饭厅吃饭。
00:25:11<MR|DM> (还有一点剧情想今晚放完(就这么离开了吗?
00:25:28<艾伯特> “等等,我的经验告诉我一点。”
00:26:09<MR|DM> (?
00:27:29<艾伯特> “这是和太过擅长这件事的人相处时的要诀,不要相信第一个报价,也不要相信第二个,要大胆试试看有没有第三个报价。”
00:27:42<艾伯特> “冒险,在冒险前就该开始了。”
00:27:47<艾伯特> (我要交涉!
00:28:02<MR|DM> (喔喔,今晚第二个20要出现了吗!
00:28:24<Oicebot>  艾伯特进行会有面包吗!检定: 1d20+10=5+10=15
00:28:38<艾伯特> (怯……(扑地
00:29:22<MR|DM> 艾伯特顽强的进行着交涉,但巴迪明显技高一筹,在这场交涉中说服了艾伯特。
00:29:50<MR|DM> 最终,你们带着1200金币,饱餐一顿后离开了宅邸。
00:30:11<MR|DM> 正当你们返回新城区打算问问男爵有没有新情况时……
00:30:17<MR|DM> 一名牧师拦住了你们。
00:30:51<MR|DM> “力量和光荣归于阿斯莫迪尔斯。”
00:31:09<索玛> “又来了”
00:31:10<MR|DM> 很明显,他是个巡回牧师,跟圣女信奉同一神明。
00:31:15* 索玛 小声逼逼
00:32:06* 斯诺 无语
00:32:26<MR|DM> “我的名字是迪利特,服侍至高强者之人。”
00:32:42<斯诺> [w]“我有些不太愿意和他们接触”
00:33:06<艾伯特> “呃,莫非你是想问个路,想知道教堂怎么走?”
00:33:08<MR|DM> “听闻你们之前暂居于吾主神殿,我想问一下……”
00:33:42<MR|DM> “那个神殿的主持,真的自称圣女,或者接受了别人称呼她为圣女吗?”
00:34:39* 艾伯特 向斯诺递了一个“放心,我来搞定他”的眼神
00:34:52<索玛> “啊?”
00:35:02* 索玛 对这个问话有点摸不着头脑
00:35:21<索玛> “他们还不是一伙的吗”小声
00:35:27<艾伯特> “这取决于你的限定有多宽泛,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你可以举个例子吗?”
00:35:54<MR|DM> “我的问题中,应该没有限定什么情况?”
00:36:28<MR|DM> “圣女这个称呼,在我教中有着特殊的地位。我想知道,她是否真的圣女。”
00:36:55<斯诺> [w]“理论上这神祇不太有女性高级人员”
00:37:45<MR|DM> 如同你们所知的大部分信仰黑暗王子的牧师一样,这个牧师说的一板一眼,一本正经。
00:37:56<艾伯特> “那么既然你没有设定条件,我会按照我认为的,最不可能诬陷他人、招致误解的句式回答你的问题,这样可以吗?”
00:38:29<MR|DM> “那是对彼此最好的做法。”
00:39:41* 艾伯特 闭上眼睛认真回忆了一下
00:43:09<艾伯特> “在我和那位女性处于同一个室内空间的时段里,我没有直接目视和听见她自称圣女,但有目视和听见她接受他人称呼她为圣女。”
00:43:26<艾伯特> “接受的意思是,没有当面提出反驳或修正。”
00:43:29<MR|DM> 听到艾伯特这么说的牧师……
00:43:39<MR|DM> 一时间脸色煞白。
00:43:57<MR|DM> 难以置信、难以接受、宛如死灰……
00:44:12<MR|DM> “庆幸吧。”
00:44:20<MR|DM> “你们做了正确的事。”
00:44:30<MR|DM> “我——做了正确的事。”
00:45:02<MR|DM> “一切都在正确的轨迹上运行,如同伟大阿斯莫迪尔斯的意志。”
00:45:11<MR|DM> “哈哈哈哈……”
00:45:16<MR|DM> “哈哈哈哈哈!!!!”
00:45:29<MR|DM> 说着,他发出诡异的狂笑,就这么离开了。
00:46:18<MR|DM> 被他的变脸吓到,你们一时之间没有追上去,他就这么离开了视线……
00:46:23<MR|DM> ——————————SAVE——————————
00:46:49<索玛> = =
00:47:08<索玛> 阿老大手下
00:47:12<索玛> 有这种疯狂信徒吗
00:47:15<艾伯特> 参加废都物语的各位辛苦了——(咦
00:47:34<MR|DM> 你看他原本的表现是正常信徒
00:47:40<MR|DM> 最后那个就不是了
00:49:41<MR|DM> 于是下周日见再开XD
就算无法拯救某些人,也毋须太在意了   ----伊莉娅 <废都物语>

离线 言识The Ripper

  • 见证了奇迹的时刻——
  • Guard
  • **
  • 帖子数: 194
  • 苹果币: 0
Re: 【山野遗迹】
« 回帖 #2 于: 2019-03-18, 周一 17:22:26 »
第三回
剧透 -   :
20:40:57<MR|DM>——————————数据读取中——————————
20:40:59<MR|DM>上次说到
20:41:44<MR|DM>你们见到了一名自称巡回牧师的迪利特,在听到此地教会是圣女主持后,不知为何露出了奇怪的反应。
20:42:26<MR|DM>然后他就此离去,而你们则是在新城区门口,思考着接下来该做什么。
20:43:35<MR|DM>男爵那边应该有冒险者的回报了;而牧师的奇怪反应,或者问问圣女能有什么答案;而且你们想起来有一瓶药还放在教会没有拿走。
20:43:43<MR|DM>(有什么行动呢?
20:45:01<斯诺>(现在有人不卖关子不?
20:45:13<MR|DM>(不卖关子?
20:45:24<斯诺>(不装逼
20:45:57<MR|DM>(现在没人装逼吧(
20:46:06<艾伯特>“我感觉不太好,回教堂一次吗?”
20:46:26艾伯特 觉得那牧师精神有些不对劲……还是赶回去看看为好?
20:48:36<MR|DM>你们想了一下,觉得领主这越晚去可能情报越多,但心头的疑问还是尽早解决好。
20:48:52<MR|DM>于是在艾伯特提议下,花了大概半小时回到教堂。
20:49:08<索玛>“那个迷雾的事情我们准备何时去”
20:49:46<斯诺>“我们有指路手段吗”
20:50:15<MR|DM>走进礼堂,你们没感到任何人的气息……药瓶还放在座椅上,似乎没有人来过。
20:50:45<MR|DM>你们想起圣女说她会在右侧门口通往的忏悔室里。
20:52:21<艾伯特>“迷雾……我现在的想法先不去了,毕竟可以先等其他人去看完,我们拿他们的情报。”
20:52:27<艾伯特>“需要我们时再去。”
20:53:13<武大>(迟到了
20:54:48<武大>(我看看
20:55:43<武大>“迷雾那边最好还是多多关注一下,我比较担心城里的补给跟不上。”
20:57:14<索玛>“领主想让我们先去那边,怕是已经到势不容缓的时候了”
20:57:35<索玛>“商路中断对城市可是大事
20:58:03<艾伯特>“唔……”
20:58:38艾伯特 还是点了点头
20:58:38<武大>“我倒是估计,明天立刻出发还来得及,下到矿坑里去以后,出来是什么时候就不是别人能把握的了。”
20:58:52<艾伯特>“不如听听圣女的看法?”
21:00:31<MR|DM>你们来到忏悔室前,狭小的房间自然无法让你们都进去。
21:00:50<武大>“参谋,你去?”
21:00:51<MR|DM>圣女似乎听到了你们的声音,走了出来:“怎么了吗?”
21:02:14<武大>“我来说这些似乎不太合适。”
21:03:54<MR|DM>圣女:“是打算去调查迷雾,所以回来拿药水吗?”
21:05:54<艾伯特>“这样,我们见过大商人、魔法师和城主了”
21:06:07<索玛>(这些人都没名字的吗
21:06:25<MR|DM>(有啊,商人巴迪,魔法师艾琳,男爵艾曼
21:06:30<艾伯特>(我记得有,但用称呼也无妨?
21:06:31<索玛>(魔王就叫魔王!
21:06:43<MR|DM>(圣女暂时没说(
21:07:19<MR|DM>圣女微微点了点头,如同一个普通的神职者一样,静静的倾听着你的话。
21:07:40<艾伯特>“男爵大人建议我们先去城外迷雾一探,而商人阁下让我们直接前往地城,魔法师小姐不持立场。”
21:08:33<艾伯特>“除了这些以外,也发生了一件需要告知您的事。”
21:09:22<艾伯特>“不过在谈论那件事之前我想请问,今天这个教会,有贵教派的人拜访过吗?”
21:10:58<MR|DM>圣女似乎低声说了句什么,然后回答说:“从一年前开始,这个教会除了少数人外,是禁止出入的。”
21:11:18<MR|DM>“就算是我教教众,也没有例外。”
21:12:35<艾伯特>“那么,今天在我们的归途上,大约是……”
21:12:51艾伯特 简单讲述一下遇到牧师,他的问题和态度,以及之后的反应
21:13:07索玛 看圣女的表情变化
21:13:21<索玛>(我要求察言观色
21:13:30<MR|DM>(直接骰吧(
21:13:33<艾伯特>“或许我该敷衍他一下的,但您也知道,牧师有些测谎的法术,我不太有信心当时一定能通得过。”
21:13:46<索玛>.r d+4
21:13:46<Oicebot>    索玛进行检定: 1d20+4=6+4=10
21:13:53<MR|DM>“您的回答很准确,也避免了误会跟意外。”
21:14:18<艾伯特>.r d+8 观察圣女
21:14:18<Oicebot>    艾伯特进行观察圣女检定: 1d20+8=13+8=21
21:14:28<MR|DM>“对于他来说或者很难接受……不过,我想他不会再出现在你们面前的了。”
21:14:57<武大>.r d+6 察言观色
21:14:57<Oicebot>    武大进行察言观色检定: 1d20+6=4+6=10
21:15:02<武大>(啥也没看出来
21:15:16<索玛>(啥也没看出来
21:15:48<斯诺>.r d+9
21:15:48<Oicebot>    斯诺进行检定: 1d20+9=10+9=19
21:16:06<MR|DM>圣女的上半脸在斗篷遮蔽下,你看不太清楚,只感觉她似乎没有半点触动。
21:16:11<斯诺>(差1 233
21:16:16<MR|DM>(你们
21:17:23<武大>“总之,我们现在想立刻下到地下去找回记忆,但是又担心迷雾围困下城市后勤会跟不上……”
21:18:05<武大>“毕竟我们可不希望从地下上来以后发现城里乱成一团”
21:18:57<MR|DM>“城里的粮食储备尚算充足,艾曼男爵也有足够的掌控力,不会有问题的。”
21:21:52<MR|DM>“这么说,巴迪先生应该要求你们在7天之内下到地城了?”
21:22:02<武大>“是这样。”
21:22:24<MR|DM>圣女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21:22:51<MR|DM>“也许你们觉得比较难做到……我说的只是一个建议……”
21:23:31<MR|DM>“你们还是在第七天之前到达迷宫最深处比较好。”
21:24:11武大 疑惑
21:24:13<斯诺>“第七天么……”
21:25:09<艾伯特>“为什么?我本以为这个期限的理由是商人阁下爱女心切,但似乎有其他因素隐藏在里面?”
21:26:46<MR|DM>“……如果很困难的话,做不到也没关系。”
21:27:16<MR|DM>圣女没有回答,只是淡淡的这么说道。
21:29:38<艾伯特>“……”
21:30:27<艾伯特>“在这件事上,您、或者教会的期望是什么?”
21:31:52<MR|DM>“我希望你们能够攻略那个遗迹。”
21:32:07<MR|DM>圣女这么说着——然而,你们似乎觉得有些违和。
21:33:44<艾伯特>.r d+8 察言观色?
21:33:44<Oicebot>    艾伯特进行察言观色?检定: 1d20+8=19+8=27
21:33:59<索玛>(看起来我不用了
21:34:32<武大>“第七天的最深处跟前面有什么不同么?”
21:35:21<MR|DM>“会出现很可怕的怪物。”
21:35:53<武大>“好吧,理由很充分。”
21:35:59武大 耸肩
21:37:32<艾伯特>“我们会尽力而为。”
21:37:48艾伯特 和圣女对视了一会儿,这么说道
21:38:04<索玛>“第七天后,怪物就会跑出来吗”
21:38:15索玛 思索了一下后说
21:38:21<MR|DM>“对。”圣女笑了起来,“要说的话,大概是像雅加婆婆那样的怪物。”
21:39:09<MR|DM>她说了一个大人经常拿来恐吓孩子的怪物,听起来倒是像在开玩笑。
21:40:13<索玛>“真从这迷宫里跑出那个鸡腿房子还算是不错的故事”
21:40:41索玛 说了雅加婆婆最著名的传说
21:41:36<艾伯特>“考虑到其主人的残忍个性,真要跑出来了我们不会太享受的。”
21:41:39武大 一阵恶寒
21:41:57<武大>“我不喜欢,果然还是早搞定早结束。”
21:42:00<艾伯特>“我没有其他问题了。各位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
21:44:35<MR|DM>“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21:44:47<武大>“我没什么好说的了。”
21:44:54<MR|DM>看你们没有想问的了,圣女回到了忏悔室中。
21:46:35<艾伯特>“于是咱们接下来是,去采购一点魔法道具,然后今晚就往地城走一遭么?”
21:47:50<艾伯特>“我个人会觉得走这么急有些……和我的风格不太相符,但似乎也没有其他可以做的事。”
21:48:13<艾伯特>“顺带一提,圣女小姐刚才似乎完全不认为我们能重新攻略地城。”
21:49:41<艾伯特>“就我个人来说,目前也看不到有什么能质疑她这想法的证据。不过当然,打破僵局这件事,从来就只有靠当事者自己努力。”
21:50:06<武大>“毕竟我们……变弱了不少”
21:51:28<MR|DM>(于是回去新城区了?
21:51:38<艾伯特>(我没意见
21:52:24<MR|DM>你们回到了新城区。
21:52:37<MR|DM>(是去买东西还是去见领主先下去?
21:54:32<武大>(先去买东西?
21:54:46<武大>(先去见领主也行
21:54:50<武大>(我都可以
21:55:41<斯诺>(现在我们有多少钱
21:55:55<MR|DM>(1200gp(
21:57:48<MR|DM>你们来到了艾琳的店铺,居然马上就看见艾琳跳了下来。
21:58:18<艾伯特>(啊,我把那瓶药拿了吧
21:58:20<MR|DM>“我嗅到了金钱的气味……是要买点什么吧?”
21:58:34<MR|DM>(喔
21:59:25<武大>“嗯哼。”
21:59:45<斯诺>(买CLW和地狱医疗棒棒没问题吧?
22:00:07<MR|DM>(可以
22:01:26<MR|DM>(没特别要问的话直接到领主那了
22:01:59<艾伯特>(钱够吗?
22:02:04<斯诺>(
22:02:16<斯诺>(就可以买一根
22:02:18<MR|DM>“医疗魔杖吗?说起来圣女主持什么仪式花了一年,这东西越来越少了……”
22:02:29<艾伯特>“仪式?”
22:02:49<MR|DM>(一根地狱医疗棒吧,你要是卖掉药水就够了
22:02:58<艾伯特>(卖了好像也可?
22:03:12<MR|DM>“是啊……也不知道什么仪式,反正最近一直不许人过去。”
22:03:27<索玛>“我没啥特别想要的……买几包箭吧,请问有啥神圣箭头之类的吗”
22:03:51<艾伯特>(啊,刚才忘了问,RP上我可以从哪里打包条鱼过来么?
22:04:02<MR|DM>(神圣箭头是啥?1000gp以内的都可以(
22:04:13<索玛>(是我胡口说的
22:04:35<MR|DM>(可以去买点鱼干(
22:04:44<艾伯特>(善哉
22:04:48<武大>(我想想,大概要买点标准型号投石索弹丸?
22:05:01<艾伯特>“我自己没什么想要的,这个可以卖你多少?”
22:05:18艾伯特 掏出村娘留下的治疗药
22:05:22<MR|DM>(弹药男爵给了两包标准的,你要额外的可以去铁匠那买
22:05:30<MR|DM>“喔……喔喔!这是!”
22:06:05<索玛>“没有吗,那就随便来几包钝头箭,再加几只信号箭烟雾箭绊足箭”
22:06:08索玛 列出清单
22:06:19<索玛>(加起来不超过50g
22:06:40<MR|DM>艾琳仔细看了一下,“没错!是丽娜炼制的药!我想想……250g如何?”
22:09:06<索玛>(购物部分可以略过了
22:09:18<索玛>(请快进到下一关
22:09:36<艾伯特>“没问题。第一次交易,就不和你讲价了。”
22:09:39艾伯特 递
22:09:52<MR|DM>艾琳买下了丽娜炼制的药水。
22:09:54<艾伯特>“猫咪也晚上好,手信我带来了。”
22:09:58艾伯特 递了鱼干
22:10:03<艾伯特>“好了,走吧。”
22:10:11<艾伯特>(快进over
22:10:23<MR|DM>黑猫喵了一声,优雅的叼走了鱼干。
22:10:36<MR|DM>很快,你们又来到男爵的堡垒
22:11:03<MR|DM>男爵似乎在休息,没有接见你们,而是由管事在跟你们联系。
22:11:59<MR|DM>“城镇到外界的路途完全不通……我们试了几个方向,派遣了熟悉山林的冒险者出行,所有人都无法走出迷雾。”
22:12:59<MR|DM>“其中也有用指南针、绳索等的人……都说是指引工具不知道怎么的就失灵了,指南针方向混乱,回过神来绳索打结纠缠乱成一团……”
22:14:01<MR|DM>他扶了一下额头,“请问几位是打算什么时候下去呢?”
22:14:13<MR|DM>(他是说查探迷雾
22:15:28<艾伯特>“听说商人阁下也有派人探查,那些人有取得其他情报吗?”
22:17:01<MR|DM>“巴迪先生是派出了法师吧?也许他们是用法术的方向查探……似乎并没有得出什么值得告诉我们的好消息呢。”
22:19:46<武大>“……”
22:19:53<武大>“艾伯特,怎么说?”
22:20:06<索玛>“法师们就不能召唤个大风把雾给吹散吗”
22:20:06<艾伯特>“大家怎么看?”
22:20:29<索玛>“我看着是有妖人”
22:20:40<MR|DM>“迷雾的范围太大了,也不知道长度有多远……”
22:21:12索玛 露出“法师真没用”的表情
22:22:25<艾伯特>“所以,要先解决哪边?”
22:22:42<艾伯特>“各位来投票吧,这件事不能只由我下决定吧?”
22:22:49<武大>“我个人打算先去最下层,取回记忆和能力,然后解决迷雾的事情自然简单轻松”
22:24:08<MR|DM>(关键不是装备吗XD
22:24:21武大 还有装备,这样补充一下
22:24:51<索玛>“我同意”
22:25:09<索玛>“一票”
22:26:15<MR|DM>“几位打算马上下去吗?是否太急了一点呢?”
22:26:39<MR|DM>“还是说这是巴迪先生的要求?”
22:27:20<艾伯特>“如果是巴迪阁下的要求,是有什么见教呢?”
22:28:04<MR|DM>“那……遗迹中危险重重,请多加小心。”
22:28:46<艾伯特>.r d+8 察言观色?
22:28:46<Oicebot>    艾伯特进行察言观色?检定: 1d20+8=17+8=25
22:29:02<武大>.r d+6 观察脸色
22:29:03<Oicebot>    武大进行观察脸色检定: 1d20+6=9+6=15
22:29:06艾伯特 看了看他的眼睛,尝试读出他没有说出来的话
22:29:49<斯诺>.r d+9
22:29:49<Oicebot>    斯诺进行检定: 1d20+9=19+9=28
22:30:23<索玛>(我就不看了!
22:31:24<武大>(果然佣兵的本能就是看人脸色下菜啊
22:31:31<MR|DM>“城内的旅馆都住满了冒险者,不过里巷是巴迪先生的产业,假如几位觉得住在教会不便来往的话,也可以到那边,相信有人提供住宿的。”
22:31:52<MR|DM>他似乎暗示了袭击你们的黑狗跟巴迪有什么关系。
22:31:59<武大>“……啊!”
22:32:02<武大>“原来如此”
22:32:21<武大>“早知道这件事,我们就能再狠狠敲那个胖子一笔了。”
22:32:47<艾伯特>“是我失职了,当时没看出这一层。”
22:32:58<MR|DM>“……是发生什么了吗?”
22:33:09<艾伯特>“分配财宝时,我会少拿一成的。”
22:33:14艾伯特 欠身
22:33:36<艾伯特>“当然,一次为限。”
22:34:23<艾伯特>“我们今天见过商人阁下,他提供了一些资金。”
22:35:39<MR|DM>“那是悬赏的一部分,自然是各位赢得的。当然,男爵大人的信件也应该免去了一些麻烦。”
22:37:42<艾伯特>“总之事情还算顺利。”
22:38:21<艾伯特>“剩下的事……不提也罢,我们该告辞了。”
22:38:27<MR|DM>“那我就等几位的好消息了。”
22:38:49<MR|DM>………………
22:38:50<MR|DM>…………
22:38:51<MR|DM>……
22:39:13<MR|DM>尽管在多方确认下,你们认为自己确实下到了遗迹最底层;
22:39:29<MR|DM>但在你们确切的记忆中,这还是第一次前往遗迹。
22:39:55<MR|DM>你们一边在路上行走,一边确认着记忆的触动……
22:40:21<MR|DM>很遗憾的是,路上你们并没有特别想起什么。
22:40:54<MR|DM>然后你们看到了圣骑士.珍,曾经在男爵房间大声争吵的人。
22:41:27<MR|DM>据说她是国王派来的军队领袖……当然,按你们了解,所谓的军队,只是十数人的小部队。
22:41:59<MR|DM>所以身为领袖的她,也要像这样带领士兵把守关卡。
22:42:48<MR|DM>“是你们……嗯,听说你们去到了遗迹最底部,请多加努力,国王一定会赞赏任何一个有实绩的英雄的。”
22:44:05<MR|DM>“假如那个修女阻止你们的话,不用担心,军队这边的仓库还是可以空出一些地方来。”
22:45:18<艾伯特>“承蒙好意,日后若有需要,我们会向您提出请求的。”
22:46:13<艾伯特>“这里各方势力错综复杂,多一个可以躲避之处,也就多一分安全,感谢您的慷慨。”
22:46:55<MR|DM>珍点了点头,便让你们过去了。
22:47:36<索玛>“还挺热情的”
22:48:47<MR|DM>花了小半个小时到关卡,然后又走了好一会……
22:49:17<MR|DM>踏过被磨平的苔石,走过满是刀痕的树干
22:50:15<武大>(我们就到了?
22:50:29<MR|DM>你们终于来到了遗迹入口——一个从地底隆起、上边被树根缠绕的大洞。
22:50:48<MR|DM>(打算用什么照明?
22:51:41<索玛>(永燃火把?
22:52:30<MR|DM>(这么奢侈吗XD
22:53:03<MR|DM>(火把谁拿着?
22:53:21<艾伯特>(我吧,我的能力不需要手?
22:53:40<MR|DM>艾伯特举起火把,你们就着光芒,步入黑暗之中。
22:53:55<MR|DM>这黑暗是如此的温暖而让人熟悉——
22:54:40<MR|DM>你们看向左边,记得好像跟谁在这里争吵过,然后武大的弹丸在这打出一个洞来;
22:55:40<MR|DM>你们看向头顶,记得曾经有过水滴从顶上滴下,让你们怀疑是不是马上有个什么怪物扑下来;
22:55:55<MR|DM>你们感觉是如此的熟悉——
22:56:03<MR|DM>果然,你们来过这个遗迹。
22:56:53<MR|DM>这个时间一般没有人进出,你们稍微往里走了一点;
22:57:30<MR|DM>在原本堆积矿石的广场上,才见到一些吵吵闹闹的冒险者。
22:58:21<MR|DM>错过下去时机,又不愿意回去镇上的人,会在这里扎下营帐,或是赌博、或是埋头大睡。
22:59:22<MR|DM>为了避免纠纷,你们快速通过了这里,继续往前走……
22:59:52<MR|DM>虽然只看过一次,但那地图就像印在心中一样,你们感觉可以很快的通过这片地区。
23:00:36<MR|DM>(路上碰到怪物的话是躲开还是打?
23:01:09<武大>(打了有xp和掉落倒是可以,但是不是最好迅速通关么
23:01:13<武大>(你们怎么想
23:03:02<艾伯特>(我支持躲了
23:03:16<斯诺>(躲
23:03:59<MR|DM>.r d100
23:03:59<Oicebot>    MR|DM进行检定: 1d100=57=57
23:05:03<MR|DM>凭着经验、记忆跟一点点的运气,你们避开了会动的植物、会复活的石像怪、睡着的巨蟒……
23:05:51<MR|DM>终于来到通往2层的断崖。
23:06:16<MR|DM>只要顺着绳子往下爬去,就能去到第二层了。
23:06:51<MR|DM>(过一个察觉
23:07:20<斯诺>.r d+11
23:07:20<Oicebot>    斯诺进行检定: 1d20+11=20+11=31
23:07:27<艾伯特>(看来我不用过了
23:07:27<斯诺>(...
23:09:16<斯诺>“我想起这里以前会有些人在埋伏”
23:09:42斯诺 指了指某个方向阴影
23:09:51<艾伯特>“那么各位,我为你们做一些准备。”
23:10:09<MR|DM>斯诺一指,那边就传来一阵声音,很快,他们就……逃离了。
23:10:26<艾伯特>“看来不用了吗?”
23:10:35<MR|DM>看来他们只能在暗影中偷袭,一旦被发现就会马上逃走。
23:10:39<艾伯特>“不愧是斯诺。”
23:11:21<MR|DM>就这样,你们放心的下到了第二层。
23:11:44<MR|DM>然而,到了第二层,你们就无法按照地图找出最短的路线……
23:12:35<MR|DM>有时你们因为记忆的不同而争吵,有时会在不熟悉的地方迷茫,慢慢的,你们感觉到了时间的流逝,以及腹中的饥饿。
23:13:09<MR|DM>按模糊的记忆中,你们是找到了一个什么怪物,才去到第三层……
23:13:13<MR|DM>但那是什么呢?
23:13:37<MR|DM>(继续探索下去的话可以过一个智力检定(
23:14:23<艾伯特>.r d+2 智力检定?
23:14:23<Oicebot>    艾伯特进行智力检定?检定: 1d20+2=10+2=12
23:16:12<武大>(我没智力
23:16:37<MR|DM>(0也可以硬骰啊(
23:17:24<武大>.r d20
23:17:24<Oicebot>    武大进行检定: 1d20=9=9
23:18:06<艾伯特>(其他人呢!
23:18:21<斯诺>.r d+2 也不高啊
23:18:21<Oicebot>    斯诺进行也不高啊检定: 1d20+2=13+2=15
23:21:06<艾伯特>“好像是什么黑暗中偷袭的……”
23:21:24<艾伯特>“具体有些难回忆了。”
23:22:03<斯诺>“我记得是在光亮隐形的怪物,好像我们杀死它的,在那边”
23:22:11斯诺 指了指
23:22:56<MR|DM>斯诺带着你们走到了一个位置,地上似乎有着奇怪的花纹……
23:23:05<MR|DM>但等了一会,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23:23:19<艾伯特>“既然可能有怪物……先停一下。”
23:23:28<MR|DM>(有谁有神秘知识吗
23:23:39<武大>木有
23:23:41艾伯特 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穿着镀金链子的小饰物
23:23:46<艾伯特>(我只有地城和宗教
23:24:22<艾伯特>“各位,现在,请不要想紫色的大象。”
23:24:38艾伯特 给每个人上了个暗示
23:25:09<艾伯特>(催眠镜像吧
23:25:16<MR|DM>(什么效果?
23:27:18<MR|DM>(?
23:27:38<艾伯特>(发群里了,也私聊你了
23:30:31<MR|DM>你们在这里耐心的等待了一段时间。
23:30:58<MR|DM>正当你们感觉有些无聊的时候,忽然!
23:31:16<MR|DM>.r d2
23:31:16<Oicebot>    MR|DM进行检定: 1d2=2=2
23:31:31<MR|DM>武大被击中了!
23:31:36<武大>(哦!
23:31:55<MR|DM>.r d+8 措手不及
23:31:55<Oicebot>    MR|DM进行措手不及检定: 1d20+8=15+8=23
23:32:03<武大>中了
23:32:07<武大>(好高
23:32:23<MR|DM>.r d3+3d6
23:32:23<Oicebot>    MR|DM进行检定: 1d3+3d6=3+(5+1+5)=14
23:32:41<MR|DM>就在武大背后忽然出现的伤口中,你们陷入了战斗!
23:32:41<武大>(剩20
23:32:53<MR|DM>而敌人,依然没有现身!
23:32:59<武大>这有点狠吧
23:33:02<MR|DM>(先攻吧
23:33:21<斯诺>斯诺: .r d+2
23:33:22<Oicebot>    斯诺进行检定: 1d20+2=3+2=5
23:33:26斯诺 委任Oicebot 武大 为频道管理员
23:33:29<武大>.r d+4
23:33:29<Oicebot>    武大进行检定: 1d20+4=17+4=21
23:33:33<MR|DM>.r d+8
23:33:33<Oicebot>    MR|DM进行检定: 1d20+8=17+8=25
23:33:34<武大>(先攻不错
23:33:35<艾伯特>.r d+2 先攻
23:33:35<Oicebot>    艾伯特进行先攻检定: 1d20+2=6+2=8
23:34:16<索玛>.r d+4
23:34:17<Oicebot>    索玛进行检定: 1d20+4=7+4=11
23:36:12<MR|DM>R1|怪 武大-14 索玛 斯诺 艾伯特
23:37:34<MR|DM>怪物的行动!
23:37:49<MR|DM>它在武大来不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再次做出了攻击!
23:37:54<MR|DM>.r d+8
23:37:54<Oicebot>    MR|DM进行检定: 1d20+8=14+8=22
23:37:57<索玛>“敌袭!”
23:38:01<武大>(草,好高
23:38:10<武大>(还在措手不及的话13
23:38:14<武大>(没有的话17
23:38:28<武大>(我基本没穿衣服
23:38:35<MR|DM>武大感觉到热辣辣的爪抓划在自己手臂上……
23:38:39<MR|DM>.r d3+3d6
23:38:39<Oicebot>    MR|DM进行检定: 1d3+3d6=3+(6+4+4)=17
23:38:45<武大>(还剩3
23:38:48<艾伯特>(1d2还有的哦?
23:38:51<武大>(有点猛啊
23:39:07<索玛>(快死人了啊
23:39:14MR|DM 已将主题更改为:R1|怪 武大-14 索玛 斯诺 艾伯特
23:39:18<艾伯特>(那个镜影出来以后就一直存在一阵的
23:39:24<MR|DM>.r d2
23:39:24<Oicebot>    MR|DM进行检定: 1d2=2=2
23:39:30<MR|DM>(还是中了(
23:39:39<MR|DM>(刚刚是忘了(
23:39:48<艾伯特>(对不起!(飞哥口调
23:39:49MR|DM 已将主题更改为:R1|怪 武大-31 索玛 斯诺 艾伯特
23:40:07<武大>(有点难办
23:40:53<MR|DM>武大感觉到它划了一抓后似乎发出了一阵嬉笑,然后离开了一点……
23:42:24<武大>(我想想
23:42:34<武大>(我似乎对这种东西没什么办法啊……
23:43:39<武大>“你们有办法让他现身么?”
23:44:24<MR|DM>(<斯诺> “我记得是在光亮隐形的怪物,好像我们杀死它的,在那边”
23:44:32<艾伯特>“嗯……不一定是个好办法。”
23:45:02<艾伯特>(但是黑暗视觉我们谁有吗?
23:45:21<武大>(我没有
23:45:43<索玛>(我有昏暗
23:46:45<武大>(那就丢给你搞定了?
23:46:49<武大>(我跑一圈?
23:47:38<索玛>(但完全灭灯了才出现?
23:47:43<斯诺>斯诺: (我是黑暗视觉
23:47:49<艾伯特>(我把火把塞回去的话就黑了是吧?
23:48:04<索玛>(全黑了我似乎看不见了
23:48:17<武大>“草……”
23:48:33<武大>“想起了不爽的回忆……”
23:48:40<MR|DM>(昏暗中可以看到的
23:48:43<武大>“好像上一次受伤的就是我……”
23:49:01<索玛>(那就想办法弄暗一点
23:49:32<MR|DM>(都延迟到艾伯特后边?艾伯特要怎么坐?
23:49:38<武大>(我先延迟吧
23:49:52<艾伯特>(永燃火把好像没法调亮度?
23:50:10<索玛>(塞进去一半!?
23:51:10<艾伯特>(DM允许的话!?
23:51:16<索玛>(半截荧光棒!
23:51:34<MR|DM>(你有点手艺吗(
23:51:46<MR|DM>(DC12做个灯罩出来试试?
23:52:31<艾伯特>(只有巧手可以藏袖子里吗?
23:53:05<MR|DM>(可以
23:53:20<艾伯特>(如果不行我就只好用魔法伎俩做一个了w
23:53:45<艾伯特>“我来试试调整亮度。”
23:54:09<艾伯特>.r d+8 巧手藏炬
23:54:09<Oicebot>    艾伯特进行巧手藏炬检定: 1d20+8=3+8=11
23:54:34<MR|DM>艾伯特调整亮度失误,光圈只小了一点!
23:54:40<MR|DM>但是敌人已经现形了!
23:57:27<MR|DM>看见它的轮廓,你们清晰的记起来了,这是一个精怪!
23:58:55<MR|DM>(索玛的行动是?
23:59:03MR|DM 已将主题更改为:R1|怪 武大-31 艾伯特 索玛 斯诺
00:01:05<MR|DM>(??
00:01:30<MR|DM>你们想起来,是这个怪物死亡后,它的磷粉洒遍大地,然后大地颤抖,才出现了新的通道!
00:01:52<索玛>(嗯
00:02:20<索玛>“出现了吗”
00:02:30索玛 开弓射箭
00:02:47<索玛>(怪物有隐蔽吗
00:02:48<MR|DM>(谁有自然知识吗XD
00:02:49<索玛>(说起来
00:02:52<索玛>(没有!
00:02:52<武大>(我看看,我延迟到索玛后面就行了
00:02:54<MR|DM>(对你没有,对其他人有
00:03:36<索玛>(法术战斗,cast mud ball
00:03:47<索玛>(泥球术,命中就给目盲
00:05:05索玛 突然想起来了什么
00:05:07索玛 换了一个法术
00:05:25<索玛>(cast 寒冰射线1d3冰伤
00:05:36<索玛>.r d+7-4
00:05:37<Oicebot>    索玛进行检定: 1d20+7-4=19+7-4=22
00:05:39<索玛>.r d+7-4
00:05:39<Oicebot>    索玛进行检定: 1d20+7-4=3+7-4=6
00:05:40<索玛>.r d+7-4
00:05:40<Oicebot>    索玛进行检定: 1d20+7-4=9+7-4=12
00:05:53<MR|DM>(中1
00:06:21<索玛>.r 2d6+3+1d3
00:06:21<Oicebot>    索玛进行检定: 2d6+3+1d3=(1+5)+3+2=11
00:06:42<索玛>“这货不会目盲,大家小心点”
00:06:47MR|DM 已将主题更改为:R1|怪-8 武大-31 艾伯特 索玛 斯诺
00:06:49索玛 先射一箭
00:07:16<MR|DM>索玛射出一箭,却意外的发现这一箭没有造成想象中的伤害!
00:07:30<索玛>(我的命中真是堪忧
00:07:35<MR|DM>(斯诺
00:07:49斯诺 摸了摸武大郎给他疗伤
00:07:57<斯诺>.r 2d6+7
00:07:57<Oicebot>    斯诺进行检定: 2d6+7=6+4+7=17
00:08:08<武大>(差不多就到我?
00:08:17MR|DM 已将主题更改为:R1|怪-8 艾伯特 武大-14 索玛 斯诺
00:08:32<MR|DM>(喔,到武大
00:08:42MR|DM 已将主题更改为:R1|怪-8 艾伯特 索玛 武大-14 斯诺
00:09:05<武大>(我丢最后一个没问题
00:09:11<武大>(也有好处
00:09:22<武大>(反正全回合丢一波怪物看看
00:09:35<MR|DM>(怪对你是隐蔽(20失手率
00:09:45<武大>(么事
00:10:42<武大>.r 3#d20+4 我丢的多
00:10:42<Oicebot>    武大投掷3次我丢的多检定: 1d20+4 ( 20 13 16)=24 17 20
00:10:55<武大>.r 3#d100
00:10:55<Oicebot>    武大投掷3次检定: 1d100=92 51 62
00:11:11<武大>(怪体型比我大吧
00:11:21<MR|DM>(全中,不比你大
00:11:27<武大>(遗憾
00:11:54<武大>.r 3d3+8 吃我石头
00:11:54<Oicebot>    武大进行吃我石头检定: 3d3+8=2+3+2+8=15
00:12:03<MR|DM>(是不是有一下ch
00:12:09<武大>(啊对
00:12:16<武大>.r d20+4 一个ch
00:12:16<Oicebot>    武大进行一个ch检定: 1d20+4=3+4=7
00:12:21<武大>(miss
00:12:35<武大>(自觉地省了
00:12:49<MR|DM>或者是新仇旧恨涌上心头,武大这三下超常发挥,全部命中!
00:13:13MR|DM 已将主题更改为:R2|怪-23 艾伯特 索玛 武大-14 斯诺
00:13:33<MR|DM>怪物愤怒的大叫着,再次冲往武大!
00:14:19<MR|DM>在进入光照范围时,你们再次失去了它的身影!
00:14:24<武大>(你们谁快来帮帮我啊!
00:14:49<MR|DM>在哪里?在哪里?武大无限提高着警觉——
00:14:54<MR|DM>.r d+8
00:14:54<Oicebot>    MR|DM进行检定: 1d20+8=2+8=10
00:15:27<MR|DM>(好像是先镜影的吧
00:15:30<MR|DM>.r d2
00:15:30<Oicebot>    MR|DM进行检定: 1d2=1=1
00:16:04<武大>(影子碎了
00:17:19<MR|DM>(好像要失手5点才会中镜子
00:17:24<MR|DM>(更低不会中
00:17:37<MR|DM>然而它被武大的镜影迷惑,两者都没有命中!
00:17:45<MR|DM>(艾伯特
00:17:53<MR|DM>然而它依然躲藏在光明之中……
00:18:33<艾伯特>(我看看,藏东西对我来说是个什么动作?
00:18:38<艾伯特>(标动还是全回合?
00:18:51<MR|DM>(移动
00:19:30<艾伯特>.r d+8 那么先巧手
00:19:30<Oicebot>    艾伯特进行那么先巧手检定: 1d20+8=5+8=13
00:19:38<艾伯特>(humm...
00:19:51<MR|DM>(巧手是标动,也可以-20移动(
00:20:15<艾伯特>(我先标动,看结果决定是不是自己再走开
00:20:26<MR|DM>艾伯特试图调整光亮范围,但还是没变,你们依然看不到对方的存在!
00:21:09艾伯特 摇了摇头,向南移动,直到怪物显形
00:21:20<MR|DM>不过在光芒一闪一闪间,你们依然掌握到到了对方的位置!
00:22:29<MR|DM>(索玛
00:23:22<MR|DM>怪物在闪烁中浮现在索玛旁边……
00:23:57<MR|DM>移动的光芒如同法术特效一样,让怪物狰狞的脸多几分恐怖!
00:24:10<MR|DM>(你被威胁着
00:26:10<MR|DM>(?
00:27:17<MR|DM>(武大先动吧(
00:28:19<MR|DM>(我掉线了吗(
00:28:32<艾伯特>(是的
00:29:09<MR|DM>((
00:29:33<MR|DM>(斯诺先动吧(
00:30:14<武大>(我动1动?
00:30:20<MR|DM>(动吧
00:30:28<武大>(我先快步远离怪物然后丢它
00:30:41<武大>.r 3#d20+4 三联丢
00:30:42<Oicebot>    武大投掷3次三联丢检定: 1d20+4 ( 5 5 7)=9 9 11
00:30:48<武大>(全miss还成
00:30:57<MR|DM>(全miss
00:31:56<斯诺>(……
00:32:03<武大>(斯诺,到你上了!
00:32:12<MR|DM>(斯诺还是奶武大一口?
00:32:44斯诺 念力扔石头
00:33:00<斯诺>(不奶,因为伤HP的
00:33:31<MR|DM>(伤多少(还是第一次不伤?
00:34:00<索玛>(我来了
00:34:13<MR|DM>(扔命中吧
00:34:15<斯诺>.r d+2 接触
00:34:15<Oicebot>    斯诺进行接触检定: 1d20+2=19+2=21
00:34:34<斯诺>(有失手吗
00:34:58<MR|DM>(你没昏暗视觉的话有20失手
00:35:53<斯诺>.r d6+7
00:35:53<Oicebot>    斯诺进行检定: 1d6+7=1+7=8
00:36:12斯诺 END
00:36:20<索玛>(我动
00:36:22<MR|DM>(索玛攻击吧
00:36:28<索玛>(5尺后退,然后射他
00:36:32<MR|DM>(斯诺这个吃DR吧
00:36:34<索玛>.r d+7-4
00:36:35<Oicebot>    索玛进行检定: 1d20+7-4=19+7-4=22
00:36:35<索玛>.r d+7-4
00:36:35<Oicebot>    索玛进行检定: 1d20+7-4=7+7-4=10
00:36:37<索玛>.r d+7-4
00:36:37<Oicebot>    索玛进行检定: 1d20+7-4=12+7-4=15
00:36:51<MR|DM>(中2
00:37:07<索玛>.r 2d6+3+1d3
00:37:07<Oicebot>    索玛进行检定: 2d6+3+1d3=(3+6)+3+3=15
00:37:10<索玛>.r 2d6+3
00:37:10<Oicebot>    索玛进行检定: 2d6+3=2+1+3=6
00:37:27<索玛>(我应该先开奥能点的
00:37:51MR|DM 已将主题更改为:R2|怪-40 艾伯特 索玛 武大-14 斯诺
00:38:17<MR|DM>你们感觉怪物已经垂死了……它开始畏缩!
00:38:38<MR|DM>但是你们记得是它死亡后道路才开启的!
00:38:54<MR|DM>怪物施展了法术!
00:39:24<MR|DM>(索玛过一个强韧
00:41:06<索玛>.r d+4
00:41:07<Oicebot>    索玛进行检定: 1d20+4=14+4=18
00:41:24<MR|DM>索玛感觉眼前一黑,但马上又恢复过来!
00:42:36索玛 似乎发生了什么,又挺过去了
00:42:46<MR|DM>精怪往门外逃走!它越过昏暗,走进黑暗当中,你们感觉它走到了门旁边!
00:43:04<MR|DM>(艾伯特的行动
00:43:12MR|DM 已将主题更改为:R3|怪-40 艾伯特 索玛 武大-14 斯诺
00:43:27<艾伯特>(门在哪个方向?
00:43:29<MR|DM>(你只要移动动作松开火把,就能看到怪了
00:43:42<MR|DM>(按地图是上方
00:43:53<艾伯特>(距离大约是?
00:44:46<MR|DM>(怪是往上移动了20ft
00:46:26<艾伯特>(我想想
00:47:01<艾伯特>(我距离斯诺身边是多远?
00:47:07<艾伯特>(直走过去的话
00:48:18<MR|DM>(15ft
00:48:32<艾伯特>(好像够..
00:49:18艾伯特 往门的方向走25尺,然后对着门七彩喷射——
00:50:07<艾伯特>(火把其实自由动作松手留原地就好吗?
00:50:16<MR|DM>(可以(
00:50:41艾伯特 记得先松开火把再去施法,以免干扰队友的后续进攻
00:50:55<MR|DM>.r d+9
00:50:56<Oicebot>    MR|DM进行检定: 1d20+9=18+9=27
00:51:19<艾伯特>(过了!
00:51:27<MR|DM>艾伯特只听见对面活蹦乱跳的吼叫着,似乎没受到影响!
00:51:35<MR|DM>(索玛(
00:52:15<索玛>(我还能看见吗
00:52:46<MR|DM>(刚好走入了黑暗,看不见了,但是知道位置
00:53:07<索玛>(看起来只好拼失手了!
00:53:37<索玛>.r d+7-4 1
00:53:37<Oicebot>    索玛进行1检定: 1d20+7-4=3+7-4=6
00:53:38<索玛>.r d+7-4 2
00:53:38<Oicebot>    索玛进行2检定: 1d20+7-4=19+7-4=22
00:53:39<索玛>.r d+7-4 3
00:53:39<Oicebot>    索玛进行3检定: 1d20+7-4=1+7-4=4
00:53:46<索玛>.r d100 失手
00:53:46<Oicebot>    索玛进行失手检定: 1d100=72=72
00:53:51<MR|DM>(中了!
00:54:01索玛 朝着大只位置乱射
00:54:07<索玛>.r 2d6+3
00:54:07<Oicebot>    索玛进行检定: 2d6+3=4+6+3=13
00:54:24<MR|DM>索玛最后一箭射杀了精怪!
00:54:37<索玛>(我今天出了三次19了
00:55:19<MR|DM>虽然其他人看不见,但最近的艾伯特似乎感觉到精怪化作了尘粉……
00:55:22<MR|DM>然后……
00:55:29<MR|DM>如同记忆一般,大地开始颤抖。
00:55:35<MR|DM>——————————SAVE——————————
00:55:39索玛 回忆下看能不能又想起什么
00:55:41<MR|DM>辛苦了= x =
00:55:44<索玛>辛苦
00:55:47<MR|DM>你记起来了
00:55:49<索玛>我去睡觉了(
00:55:54<MR|DM>接下来会出现另一个怪【
00:56:03<索玛>我通宵到现在
00:56:07<索玛>非常舒爽(
00:56:08<MR|DM>辛苦了
00:56:21<MR|DM>这个怪是光明潜伏怪
00:56:27<索玛>这个都知道(
00:56:34<艾伯特>我下午有喝丝达巴克的咖啡,无事了(
00:56:37<MR|DM>它死了会变成尘,然后搞醒另一个怪【
00:56:47<索玛>息肉怪
00:56:49<MR|DM>是阴影
00:57:03<MR|DM>幽影(Shadow)
00:57:10<索玛>傻豆怪
00:57:31<MR|DM>武大还来不及恢复(
00:57:51<艾伯特>不要再欺负武大了啊!
就算无法拯救某些人,也毋须太在意了   ----伊莉娅 <废都物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