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模組翻譯】在拉瑪交會或"與你眼中的美麗"(Rendezvous in Rama or "Beauty is in the Eye of the Beholde  (阅读 392 次)

副标题: 2018年散彈槍模組的第一名

离线 daydayday

  • 組長
  • ****
  • 帖子数: 872
  • 苹果币: 5
  • 愚者的問題、智者很難回答.....
原文

介绍
拉玛是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毗邻克拉马斯国家森林的一个小镇。它只是一个普通的小镇.....除了这里的成年人口失踪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五倍外。

联邦调查局(FBI)的特工理查德.波特兰(Richard Portland)在上个月为了调查一名俄勒冈州青少年的失踪而来到小镇。波特兰特工也是程序(Program)的一员。在两周前,波特兰特工于他失踪前为某位程序的特工留下了一条语音邮件:"那眼睛无处不在、哦,上帝......我得阻止奥罗克(O'Rouke)。"

程序已收到警报。你的任务是:
  • 调查发生在波特兰特工身上的事(官方说法)
  • 调查有关奥罗克的更多信息
  • 查清并阻止任何超自然的威胁

特工们在镇上提问并与治安官交谈。而他们的调查最终会将他们指向彼得.奥罗克(Peter O'Rouke)、一个干瘪的老醉鬼,住在靠近垃圾场附近的移动房屋(mobile home)里。当特工们抵达时,他们将发现他正站在一个年轻人的前方并试图以手术刀取出對方的一只眼球。这个模组开始于某个特工向奥罗克开火的那一刻。询问哪个玩家想开枪并不要在意那把手术刀将对奥罗克的被害者造成的伤害。


手术
枪声已经提醒了邻居,警方很快就会到场。
特工们能尝试以一个成功的【急救】/【医学】检定来抢救奥罗克或稳定他的被害者,马丁.门多萨(Martin Mendoza)并为他们其止血。如果他们试图同时确保两者:

  • 如果他们先救奥罗克,为门多萨的检定-20%成功率
  • 如果他们先救门多萨,则奥罗克就会死

而特工们可以在垃圾场找到一些东西:


移动房屋
这是一个又窄又乱的地方。在书架上放着有关应用光学、视觉理论、电路图与图纸的书籍[40%的【手艺(工程学)】/【物理学】会注意到它是某种CCV系统]。在一个成功的【侦查】«(原文搜索(Search))»检定后,玩家将找到一系列贴上了自19942014之标签的磁带(如果他们的检定没有通过,那警方会将其作为证据取走)。如果【侦查】检定在-20%后也依旧成功,那么他们将能在秘密的隔间中发现日记(如果失败,那他们能在隔天返回并尝试进行新的【警觉】«(原文为alertness)»或【搜索】检定)。


一排冰箱
有两排冰箱正在在垃圾场的正中间嗡嗡作响的运作着,而其他的被害者正储藏在那些冰箱里。所有尸体看上去都保存完整、脖子上有被绞过的痕迹,而眼睛则被极度细心的移除了(20%【手术(Surgery)】/【医学】)。波特兰特工就在那,眼窝一片空荡。在找到尸体时请[SC 1/1d4]


犁沟
具有最高的【警觉】技能的特工将在垃圾场到附近森林的泥浆路中发现一些犁沟。到警察到达时,他们会由于黑暗的天色而尚未注意到它们。轨道的形状与奥罗克旧卡车的胎痕匹配。


森林
在他們進入森林之後將發現小徑中的植被將很快的趨於茂密,它将迫使特工们開始徒步前行(或者试图開闢出一条新的道路)。小径的尽头是位于森林中的一块空地。任何拥有40%的【军事学(陆地】/【生存】技能值的人都会注意到这个区域有着不自然的沉默(通过-20%【警觉】检定者也会发现)。任何拥有至少20%的【自然史】技能的人都会注意到这个区域的植被有着异常的暗绿色(SC 0/1 非自然(Unnatural)«(看了一下后面,应该是类似CM(克苏鲁知识)的能力)»)。

在开放空地的中心处有一个小小的洞穴,而它的周遭则环绕着一系列排成半圆形的木杆。如果特工决定检查这些木杆,他们将发现被害者的眼球,它们正直挺挺的盯着洞穴。如果他们打算进一步研究眼球,他们将注意到有一只眼球正慢慢的转向他们,然后再回到原来的位置上(SC 0/2 +1%非自然)。木杆上的某些眼球已经开始腐烂。警方将在3天内找到这个洞穴并移除所有的眼球,这将释放那个生物,美丽(Beauty)。


洞穴
这个洞穴的大小差不多相当于一个小酒窖。它一片漆黑、在入口处正对面的墙上则雕刻着如同奥罗克身上那些螺旋形眼睛的象形图纹壁畫。所有进入洞穴的人都要进行一个【警觉】检定。成功值最大的特工或NPC(或失败值最小,如果所有人都失败的话)将被美丽所占有。

如果某个特工持有《神圣之眼》,那他们将免疫该生物的影响,并在进入时感到灼热。

如果特工有任何形式的头部掩盖物能阻挡自身與壁畫之間的直视(any form of headgear blocking access to the)«(照理來說應該是這樣)»),那美丽将将无法占有他们。


线索

奥罗克的身体«(原文body也有尸体的意思)»
在奥罗克的身上布满着一系列由自己造成的旧伤疤(【医学】/【手术】),而这些伤痕则是由带有螺旋状虹膜(spiral iris)的眼晴图案所组成的。如果特工研究这些伤痕,则上头的螺旋将开始旋转[SC 1/1d4、+2%非自然]。如果特工没有检查尸体,那么警长会在隔天打电话通知他们伤痕的事。

日记(时间:3天、非自然+3%、科学(物理)+5%、SL 1d6)
日记包含了该生物的信息、KP(handler)能随意的调整它们。它也同时包含了《神圣之眼》这个仪式。而只要读过日记的人都知道对感染者进行仪式是一个坏主意,任何看过日记的人都会注意到该日记并没有提出任何明确的内容。

信息:
  • 这个生物有着物理性的性质«(就是说可以被枪打死)»
  • 这本日记有着复数的笔迹(【法医学(Forensics)】)
  • 该生物能受到偏振光=激光(polarized light=Lasers)的影响
  • 它对人类的眼球而言太过迅速
  • 她能被主动观察(眼球或移动房屋中的CCV原理图)给阻挡
  • 它似乎能从被害者那里吸收生存的意志

如果特工在阅读时有着20%的【非自然】或读完了整本日记,那他们将明白该生物是存在于感染者眼中的漂浮物。

录音带(录制时间:20小时、非自然+2%、SL 1d4)
录音带里包含有关该生物与奥罗克的信息:
  • 在他成为一名醉鬼前,奥罗克是一名光学工程师
  • 他的妻子被美丽给杀害
  • 被感染者能通過通过直视来阻挡这种生物....暫時的
  • 他不是第一个保护小镇不受这种生物侵袭的人
  • 偏振光能影响美丽
  • 所有的受害者都将在3天内死亡
  • 伤痕保护着他不被占据


仪式(神圣之眼)
学习仪式将消耗1d6点SAN值。特工需要在自已或自愿参与者(接受者)的身上刻下螺旋状虹膜的眼睛。激活这个仪式将消耗6点WP«(DG里的MP的别称)»接受者的1d4点HP。而接受者必须以【CON*5】的检定来取代仪式原有的SAN值检定(如果在此之前只略读过日记的话则-20%成功率)。如果检定失败,接受者能消耗1点【CON】来激活它。

这道疤痕将保护接受者免于美丽的影响,同时疤痕将随着接受者逐渐向着美丽靠近而越来越热。

如果刻有《神圣之眼》的人接近崩溃点«(hit their BP,接近COC裡的發狂)»,则他们将产生一种将眼晴刻在其他人身上的冲动。


怪物(美丽)
美丽是一种寄生于眼球的漂浮物。当她初次感染被害者时,她将在他们的视角边缘出现,她看起来像一块笨重的白色块状物,但有着以两个空洞黑暗所组成的双眼,这将造成[SC 1d4/1d6、+2%非自然],而当被害者朝着她的方向看去时,她将消失。

她将在被害者独处并通过了一个成功的【警觉】检定时再次出现,而如果失败......则被害者将感受到自已正在被跟踪的感觉。同时任何幻影都将消耗感染者1点的SAN或WP。当被害者的WP归零时,该生物将从他们的身体上脱离并杀死他们。而唯一能在感染后恢复WP的方法便是使用动机«(motivation、DG规则里和连结类能的东西)»

在感染者入睡的第一个夜晚,美丽将出现在他们的梦中[SC 1/1d4非自然],抓住他们的身体并留下瘀伤。这种经历将被害者在第二天筋疲力尽«(原文exhausted,估计也是DG规则里的东西)»

如果对感染者进行《神圣之眼》的仪式,那么该生物将从他们的眼中爆发并摧毁它,同时造成10%的【至死性】检定«(Lethality、DG规则里用于"无须进行HP计算直接死亡"的东西,通常是用于手榴弹或重型火器的伤害计算上,基本是说此时的受术者有着10%的机会没命)»


抓住她:
  • 将她困在尸体里并隔离开来
  • 使用带有人类眼球的木杆
  • 建造由奥罗克所设计的CCV系统
  • 取下受感染的眼睛,将其放在不透明的容器中(【手术】)
  • 将它夹在两个透镜(lenses)之间


杀死她:
  • 任何【至死性】高于20%并有着杀伤半径(爆炸)的武器都可以杀死她(在命中检定时没有杀伤半径的+20%奖励)。
  • 将她困在某个活生生的人体中并烧死他。
  • 通过60%的【化学】/【手术】/【物理学】检定,玩家们能使用光镊(optical tweezer)(2016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将漂浮物移动到某人眼睛内的适当位置,然后使用激光(【手术】检定或【DEX*5-40%】)来将其烧毁。


SAN值奖励
拯救奥罗克的最后一个受害者:+1
销毁录音带或从警察手中偷走它们:+2
阻止/杀死美丽:+1d6/1d10
« 上次编辑: 2019-08-02, 周五 05:04:32 由 daydayday »
永远太长、一生太短


技能值23,手持一回两发d10伤害手枪的杂鱼a第一轮射击两发全中一发8一发9秒掉重要NPC,第二轮投出1大成功直接秒杀一个PC,经过这次之后,我真的相信爱情了。那一定就是爱吧

超高校级的COC团定期开团中,想玩的话请加qq群204817596并回答你对COC的认知是什么(天啊之前有超多人就直接回答与COC有关的信仰的,我怎么会想问那个)。

人总有一天会死,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害怕着死,但也害怕自已虚度的日子,因为人的时间短暂,所以人才要努力的度过每一天。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能有人为我悲傷


文明与野蛮的差别只是24个小时与两顿饭而已

BY 《好预兆:女巫阿格妮思‧纳特良准预言集(Good Omens: The Nice and Accurate Prophecies of Agnes Nutter, Witch (1990))》



COC 2017年度由自称萌新的dalao kirsi 所做的跑团记录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1》《2》《3》《4》《5》《6》《7》《8》(精彩支线完结篇!!!)

推荐一下,近期看到最好的KP用文:Ciel的DM经验谈[1]&Ciel的DM经验谈[2]& Ciel的DM经验谈[3]&Ciel的DM经验谈[4](絕讚更新中)

不设定无法以物理方式逃出的密室与异空间、不滥用技能、不安排PVP要素、不直接以项目符号/编号/多层次清单的方法将调查选项列出、不让邪神破格、不过度设定、不将重要的人牵扯在内、看不见陌生的天花板、神一旦出来就BE了、心理学不是读心术

一个很老的笑话,人们认为在早期的COC版本里并没有包含详细的治療規則的原因是因为PC们不会在某次的冒險之后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