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我佛了,果园有哪条规定是要求用户签名档必须符合论坛主题的?  (阅读 3431 次)

副标题: 如果真的有,可不可以截个图或者私信我?

离线 Mounrou

  • Knight
  • ***
  • 帖子数: 497
  • 苹果币: 0
唔= =
有时候我也奇怪,LZ分享自己的跑团经历的时候到底有没有想过这些经历是否合理,是否符合正常的逻辑和道德观。

我当然知道私团怎么跑都没问题,但像是牧师拷问人这种真的就不太正常吧?我觉着跑团并不是“法无禁止即合理”……

为啥现在都默认牧师都是只会奶人的小白莲花呢...
俺寻思楼主也没说拷问人的牧师所信仰的神是谁,也没说这牧师发了非暴力誓言,也没说他是善良阵营的啊。
为了获得情报而拷问俘虏,也没什么违反逻辑的啊?大不了就做了非善良行为嘛?!但为什么要禁止呢?三版官方为啥还专门写了拷问规则?痛苦水不就是牧师法术搞出来的么?!

绝对中立的人也不全是和平分子或者冷眼旁观者,有些绝中人为了平衡,完全可以因为你这个组织/势力太强了所以就屠了你或者和对立者联合起来搞垮你的组织/势力。

Didn't put any thing here cause... Well, its just two guys being two guys (& a bunch of others egging the whole thing on, and then after 10 posts it drifted to somewhere... Kinda boring really.)

Just popping by to say... Some of the worst atrocities (and a few ongoing ones) in history are backed or originated by groups who, by definition of the day "Pure Lawful Good."

As always, alignments are words, and people wield words for a living. :em011

On the other hand we're just playing TRPGs, so f__k sensibilities (at least as far as the table at that time, on that day, with those people are willing to go.)  :em019 Cause in a sense all of them are the gods to the world they're in. This is pretty much trying to make stuffs out from what people hide inside their closets.

On the other other hand, showing other people what you have hidden in your closets... Welp, that'd be kinda dumb to expect others to not go full "eeeeeewwwwww" at it. :em016

Oh well, 'tis the days of the great 3W, what's "private" is hard to define.

And, We, All, Love, To, Talk, Behind, Others', Backs.  :em019
« 上次编辑: 2019-09-08, 周日 10:19:56 由 Mounrou »
I just can't grasp Chinese Input, so I can only handwrite.
It takes me about 10 times as much to write Chinese on the PC than English, plus the finger pains... >3<

So unless it's VERY important, I'll just do English.

Give me a holler if you can't do English though and I'll try to accommodate. -w-b
(Except Grammar Nazis cause, you know, THEY'RE RELATED TO NAZIS!!! And pretty impolite to boot too. =_+\ )
FB Prototyping Area

离线 谁吃掉了海灵团子?

  • Knight
  • ***
  • 帖子数: 366
  • 苹果币: 0
比起别的事情,我更在意为什么你们会纠结一个绝中牧师拷问他人的事情
做出这种事情很奇怪吗? 这不是蛮常见的事情吗? :em003
突然想cos小兔子无限暗黑破

离线 谁吃掉了海灵团子?

  • Knight
  • ***
  • 帖子数: 366
  • 苹果币: 0

And, We, All, Love, To, Talk, Behind, Others', Backs.  :em019

不,这个还是因人而异的
(你看这贴就好多当面说坏话的)
突然想cos小兔子无限暗黑破

离线 EternalRider

  • Guard
  • **
  • 帖子数: 265
  • 苹果币: 1
  • 因为尚在天国的视频入坑,今年已经开始当dm了!
比起别的事情,我更在意为什么你们会纠结一个绝中牧师拷问他人的事情
做出这种事情很奇怪吗? 这不是蛮常见的事情吗? :em003
谁知道?
拷问的确很常见,很合理。但这的确是一种邪恶行为。
但是又不是只有邪恶阵营才能做邪恶行为,谁都能做,只是根据具体的情况这种行为对阵营的偏斜影响或大或小而已。
光速前进:17年下半年找到团,18年上半年开始安利桌游社并带团
狗头人喋血法杖:1级法师在连战中用木棍击杀狗头人*5
甘系巫师:用1级10力量法师在用完最后一个法术【法师护甲】之后装备盾牌并拔出寒铁长剑冲锋
肉盾法师:在前排战系鸽了的时候用直觉小跳当T苟到战斗结束
近战法师
维兰瑟·嘉兰诺德
用近战肉搏杀死生物2/10
2018.9.23第三次团
用狗头人喋血法杖近战击杀洛卡的手下2人
近战法师
维兰瑟·嘉兰诺德
用近战肉搏杀死生物4/10
2018.10.14第四次团
近战击杀冬女巫奇尔杨娜和微粒精霍默思淘博
我的分区 我的世设:埃利斯坦半位面

离线 冰铜刃岚=两两包子

  • Hero
  • ****
  • 帖子数: 653
  • 苹果币: 1
征服圣骑士:找我?

离线 娜英

  • 万年法师命
  • Guard
  • **
  • 帖子数: 184
  • 苹果币: 2
  • 一言不合就扔火球的法爷
为啥现在都默认牧师都是只会奶人的小白莲花呢...
俺寻思楼主也没说拷问人的牧师所信仰的神是谁,也没说这牧师发了非暴力誓言,也没说他是善良阵营的啊。
为了获得情报而拷问俘虏,也没什么违反逻辑的啊?大不了就做了非善良行为嘛?!但为什么要禁止呢?三版官方为啥还专门写了拷问规则?痛苦水不就是牧师法术搞出来的么?!

绝对中立的人也不全是和平分子或者冷眼旁观者,有些绝中人为了平衡,完全可以因为你这个组织/势力太强了所以就屠了你或者和对立者联合起来搞垮你的组织/势力。
我也很好奇,而且当时DM是再三确认了他的阵营和信仰的神的。
* 法爷 摊手
再P.S.:当时剧情是我们在帮洛山达做事,俘虏是属于和洛山达敌对的一个叫奈落的混邪教派的,在模组里这个教派屠了银月城,然后差点把萨尔城也屠了。
史上最奇异的搭配,莫过于神裔(阿斯莫)游荡者和魔裔(泰夫林)法师了,

啊,我都有人物卡。叽~

后日谈真是个让人弃疗的TRPG啊…………因为我已经玩到弃疗了,不要救我,谢谢。

我不是法爷吗!怎么变德鲁伊了!我又不是甘道夫!!!!!!!! :em006 :em006 :em006 :em006

我真是佛了,哪条规定要求签名档必须符合论坛主题的?

离线 谁吃掉了海灵团子?

  • Knight
  • ***
  • 帖子数: 366
  • 苹果币: 0
比起别的事情,我更在意为什么你们会纠结一个绝中牧师拷问他人的事情
做出这种事情很奇怪吗? 这不是蛮常见的事情吗? :em003
谁知道?
拷问的确很常见,很合理。但这的确是一种邪恶行为。
但是又不是只有邪恶阵营才能做邪恶行为,谁都能做,只是根据具体的情况这种行为对阵营的偏斜影响或大或小而已。

是邪恶行为没错,但是做邪恶行为是很常见的事情
阵营倾斜也是很常见的事情
因为阵营倾斜掉能力也很常见 :em003
突然想cos小兔子无限暗黑破

离线 Kh

  • 努力的新人
  • Knight
  • ***
  • 帖子数: 524
  • 苹果币: 0
  • 果然還是太不成熟了
我尋思著好像再度歪樓了

BTW,這回到一個問題。為成就善行爭議之手段是否為善?
我是傾向如果是為求善果,在角色視角沒有其他選項的情況下,進行必要之惡是合理的(如果沒有明確違背該神的教條)。
(例如邪教接著要拿平民獻祭,對裡沒有精控或記憶發掘手段,守善的啪啪丁/牧師可能只能以武力毆打/拷問逼迫邪教徒說出儀式地點)

當然這或多或少會有陣營傾斜的爭議。
但反過來說,西方世界的戰爭牧師(很明顯DnD系統的牧師不是日系補師,而是宗教戰爭那種一手聖經一手釘頭錘的神之戰士)而言,這好像也是日常?
做為神之捍衛者的牧師/聖騎士,在戰爭或對抗邪惡的路途中,本來就該有弄髒手的覺悟吧。

如果敘事的好,這甚至能是個鋪陳角色成長的良好背景。


我認為其實陣營表現的不是"能不能做某件事",而是"做事情的價值觀,與對應的角色心境"

例如"一個守善聖騎士能不能拷問他人?"   
直觀會覺得"守善騎士拷問他人很奇怪"

但實際的狀況如果是:
"一個守善聖武士在邪教徒準備獻祭大量平民的情況下,拷問了捕獲的邪教徒,進而解救了平民。
在之後,他在禱告時不斷對神懺悔。但如果能再次選擇,他認為他仍會做相同的選擇。"

這時其實該名聖武士的扮演、選擇,感覺就不太有問題,也較不會有掉陣營的爭議。

但如果是
"一個守善聖武士闖進了邪教據點,在知悉邪教徒的殘忍儀式後勃然大怒,雖然邪教徒已經沒有武裝能力,但他仍拷問邪教徒要求他們坦白罪孽,並殺害了所有的邪教徒,做為對死者的贖罪。在這之後以狩獵邪教徒為己志,不擇手段"
恩....這種感覺就會陣營偏斜了。

在進行角色的陣營行為檢視時,應該結合角色所處的事件、心境去帶入討論。
陣營是描寫角色精神傾向的參考,同樣的行為在不同的背景、心境下,會有不同的判定標準。
缺乏背景、心境的去脈絡化的討論,只會陷入「正反兩方列舉不同情況,雞同鴨講」的無意義討論。

許多探討角色陣營的樓,最後都演變成此。
所求的,只是故事而已。
追尋故事,參與故事,寫下故事。
讀者的末路便是成為作家--所幸我發現跑團也可以。

离线 娜英

  • 万年法师命
  • Guard
  • **
  • 帖子数: 184
  • 苹果币: 2
  • 一言不合就扔火球的法爷
我寻思著好像再度歪楼了

BTW,这回到一个问题。为成就善行争议之手段是否为善?
我是倾向如果是为求善果,在角色视角没有其他选项的情况下,进行必要之恶是合理的(如果没有明确违背该神的教条)。
(例如邪教接着要拿平民献祭,对里没有精控或记忆发掘手段,守善的啪啪丁/牧师可能只能以武力殴打/拷问逼迫邪教徒说出仪式地点)

当然这或多或少会有阵营倾斜的争议。
但反过来说,西方世界的战争牧师(很明显DnD系统的牧师不是日系补师,而是宗教战争那种一手圣经一手钉头锤的神之战士)而言,这好像也是日常?
做为神之捍卫者的牧师/圣骑士,在战争或对抗邪恶的路途中,本来就该有弄脏手的觉悟吧。

如果叙事的好,这甚至能是个铺陈角色成长的良好背景。


我认为其实阵营表现的不是"能不能做某件事",而是"做事情的价值观,与对应的角色心境"

例如"一个守善圣骑士能不能拷问他人?"   
直观会觉得"守善骑士拷问他人很奇怪"

但实际的状况如果是:
"一个守善圣武士在邪教徒准备献祭大量平民的情况下,拷问了捕获的邪教徒,进而解救了平民。
在之后,他在祷告时不断对神忏悔。但如果能再次选择,他认为他仍会做相同的选择。"

这时其实该名圣武士的扮演、选择,感觉就不太有问题,也较不会有掉阵营的争议。

但如果是
"一个守善圣武士闯进了邪教据点,在知悉邪教徒的残忍仪式后勃然大怒,虽然邪教徒已经没有武装能力,但他仍拷问邪教徒要求他们坦白罪孽,并杀害了所有的邪教徒,做为对死者的赎罪。在这之后以狩猎邪教徒为己志,不择手段"
恩....这种感觉就会阵营偏斜了。

在进行角色的阵营行为检视时,应该结合角色所处的事件、心境去带入讨论。
阵营是描写角色精神倾向的参考,同样的行为在不同的背景、心境下,会有不同的判定标准。
缺乏背景、心境的去脉络化的讨论,只会陷入「正反两方列举不同情况,鸡同鸭讲」的无意义讨论。

许多探讨角色阵营的楼,最后都演变成此。
* me 不能赞同太多
史上最奇异的搭配,莫过于神裔(阿斯莫)游荡者和魔裔(泰夫林)法师了,

啊,我都有人物卡。叽~

后日谈真是个让人弃疗的TRPG啊…………因为我已经玩到弃疗了,不要救我,谢谢。

我不是法爷吗!怎么变德鲁伊了!我又不是甘道夫!!!!!!!! :em006 :em006 :em006 :em006

我真是佛了,哪条规定要求签名档必须符合论坛主题的?

离线 landbuilding

  • Goddess
  • ********
  • 帖子数: 7310
  • 苹果币: -22
一般人都是复读机,你打我那我以血还血,然后才是定性,倾向分去对应阵营
又因为是一般人所以一般地分布在原点附近,四个象限都有可能

然后以眼还眼的这个生物特性是可以利用的,比方说复读利用,要让玩家掌握一个技能,主持可以先用出来演示一下
更深一些的,比如凡人检测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离线 谁吃掉了海灵团子?

  • Knight
  • ***
  • 帖子数: 366
  • 苹果币: 0
我尋思著好像再度歪樓了

BTW,這回到一個問題。為成就善行爭議之手段是否為善?
我是傾向如果是為求善果,在角色視角沒有其他選項的情況下,進行必要之惡是合理的(如果沒有明確違背該神的教條)。
(例如邪教接著要拿平民獻祭,對裡沒有精控或記憶發掘手段,守善的啪啪丁/牧師可能只能以武力毆打/拷問逼迫邪教徒說出儀式地點)

當然這或多或少會有陣營傾斜的爭議。
但反過來說,西方世界的戰爭牧師(很明顯DnD系統的牧師不是日系補師,而是宗教戰爭那種一手聖經一手釘頭錘的神之戰士)而言,這好像也是日常?
做為神之捍衛者的牧師/聖騎士,在戰爭或對抗邪惡的路途中,本來就該有弄髒手的覺悟吧。

如果敘事的好,這甚至能是個鋪陳角色成長的良好背景。


我認為其實陣營表現的不是"能不能做某件事",而是"做事情的價值觀,與對應的角色心境"

例如"一個守善聖騎士能不能拷問他人?"   
直觀會覺得"守善騎士拷問他人很奇怪"

但實際的狀況如果是:
"一個守善聖武士在邪教徒準備獻祭大量平民的情況下,拷問了捕獲的邪教徒,進而解救了平民。
在之後,他在禱告時不斷對神懺悔。但如果能再次選擇,他認為他仍會做相同的選擇。"

這時其實該名聖武士的扮演、選擇,感覺就不太有問題,也較不會有掉陣營的爭議。

但如果是
"一個守善聖武士闖進了邪教據點,在知悉邪教徒的殘忍儀式後勃然大怒,雖然邪教徒已經沒有武裝能力,但他仍拷問邪教徒要求他們坦白罪孽,並殺害了所有的邪教徒,做為對死者的贖罪。在這之後以狩獵邪教徒為己志,不擇手段"
恩....這種感覺就會陣營偏斜了。

在進行角色的陣營行為檢視時,應該結合角色所處的事件、心境去帶入討論。
陣營是描寫角色精神傾向的參考,同樣的行為在不同的背景、心境下,會有不同的判定標準。
缺乏背景、心境的去脈絡化的討論,只會陷入「正反兩方列舉不同情況,雞同鴨講」的無意義討論。

許多探討角色陣營的樓,最後都演變成此。

我不赞同
在没有能力的情况下,会去做这些事情来解救他人,这没什么问题
只不过该掉阵营还是会掉,该赎罪还是得赎罪。

需要做这些事情只能说明还不够强
正义和善良都需要你足够强大
因为无视限制去满足自己的任性,才是强的最基本要求
突然想cos小兔子无限暗黑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