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tL2E】仿替  (阅读 891 次)

副标题: 听说有产业复苏计划(划掉)

离线 莉赛特

  • Guard
  • **
  • 帖子数: 133
  • 苹果币: 2
【C:tL2E】仿替
« 于: 2020-05-23, 周六 16:01:55 »
        当妖精从婴儿床中偷走人类时,或者将一些独自走在小巷中的人拉进树篱的时候,它们会在其后留下某些东西。它们留下的存在——留下的事物——看起来和被偷走的人一模一样,还能够毫不费力地过着被绑架者的生活。但妖精留下的那个东西并不是人类也不是精类。它是介于两者之间,由碎屑和灵魅制造的叫做仿替的生物。

创造仿替
        几乎所有的换生灵都有一个仿替。当贵胄抓走一个人的时候,它们会撕走受害者影子的一部分并用它来形成仿替。但是,这作为原料还不够,于是妖精还会用一些方便的东西——家居材料、植物、垃圾、甚至受害者的衣服——来制作仿替。自仿替开始它的逢场作戏开始,它的个性渐渐以和人类对环境的反应同样的方式来成长。可是,就像人类的性格和喜好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遗传学一样,仿替的个性也因为它的“继承”而受到很大的影响。
        玩家与说书人应该共同决定被绑架的人的情况,以及被制造的仿替的情况。玩家可以通过回答有关角色的人类生活和绑架事件的五个问题来开始这个流程。

五个问题
        •角色是在哪里被绑架的?角色被带走的时候她正身处何处?她最后记得的事情是什么?她被绑架时周围的情况有助于确定仿替接替了换生灵的生活时是个什么样的情况。角色正在前情人的生日聚会中,感觉到痛苦和急躁吗?她是否离开了商务会议去打电话?她晚上会独自徘徊、难以入睡吗?她最后的自由时刻塑造了仿替在“出生”时的最初想法。
        •谁知道了或者怀疑着真相?是否有任何人怀疑仿替并非真正的那个人?也许有人目击了绑架事件,但并不是很了解他看到的东西。他看到一个女人晚上在人行道上走着,然后突然伸出一只大手,抓住了她,将她拉到........虚无之中。片刻之后,她回到了那里,继续行走,但洋溢着异样的沉稳而非疲惫的气氛。同样,接近受害者的人可能会在某种本能的角度知道,在那个可怕的暴风雨之夜走到门前的并非真正的父亲、兄弟、或者配偶,但是当然,她没法表达出这些怀疑还不发疯。一旦换生灵从仙境归来,怀疑仿替真相的人可能会成为她很好的盟友。
        •仿替是用什么做的?贵胄在一瞬间做出了仿替,只用了些方便的东西。它们会用目标的一小部分灵魂,有时候则是几滴血和趁手的碎屑。仿替的制成材料可能是人造材料(垃圾、衣服、受害者家中的物品);天然材料(叶子、树枝、泥土);活物或曾是活物的材料(受害者的宠物,从周围地区捉的动物);或者妖精正巧带着的精类材料。仿替的部件不一定会影响它的性状,但可能会影响它的个性。以被假冒者的衣服做成的仿替也许能更好的做好表面功夫来演戏,但没办法真正的共情;实际上,它就是一套空衣服。用精类材料来制作的仿替可能会显示出更多对精类魔法和树篱的亲和性;而随着时间推移,用死动物做的仿替可能会变得野蛮冲动。
        •仿替有什么缺陷?没有任何仿替是它要代替的人的完美复刻。玩家应该考虑下她角色的仿替有什么缺陷。它可能会如何暴露?它从未完全掌握过人性哪种小的基本面?它会经常忘记或弄错角色的哪些生活细节?有些仿替会变成谋杀者、完全没有怜悯和人性的怪物,但更常见的是,仿替自身也不明情况。它们在一定程度上能和人建立联系,但有着奇特的盲点。有些仿替更多的在生理上有缺陷;某个仿替背后可能有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并塞满了枯叶。还有的可能在锁骨上烙印着它创造者的缩写。决定仿替在何方面有缺陷将有助于说书人在时机恰当的时候刻画这个角色。
        •换生灵看到仿替了吗?角色是否知道她有个仿替?并非所有的换生灵都知道。迷途者往往会在走出树篱之后发现这些拟像,并发现有别的人在过着他们的生活,但是有些换生灵不得不看着将他们捉走的饲主创造仿替。在某些方面,这是有益的——换生灵能想到她回家的时候会发生什么,而知道有人正伪装成她能够提供足够的逃跑动机。在另一方面,知道别的东西正过着她的生活,可能会让换生灵在穿越棘刺回家的时候分心。知道自己仿替的换生灵倾向于尽快摧毁它们......不过如果仿替在过着他们生活的时候做了些合理的事情,这么做反而会导致令人困扰的状况。
« 上次编辑: 2020-05-27, 周三 18:01:36 由 莉赛特 »
非著名新人,参过的团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一只手数10),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值得纪念的角色:
赛博朋克时代的换生灵小宠物伊莉斯(已结团)
不死人调查员爱莎(14级已结团)
鬼畜战士、魔剑士米蕾优(5级)

离线 莉赛特

  • Guard
  • **
  • 帖子数: 133
  • 苹果币: 2
仿替性状
« 回帖 #1 于: 2020-05-24, 周日 14:19:20 »
仿替性状

        说书人不必为仿替开发性状,只需要在仿替将在故事中扮演重要角色并与角色们进行机械互动的时候这么做即可。如果仿替是个马后炮产物、是角色背景故事中的音符、或主要通过在远方施加影响来介入冲突,它并不一定需要性状。但是,如果换生灵决定要跟踪并干掉她的仿替(当得知妖精创造的复制品已经占据了某人的生活时,这种反应并不罕见),那么对仿替的性能有所了解的话会很有帮助。
        创造仿替的方式与换生灵角色大抵相同(详见第3章)。仿替的点数分配,尽管数字上与换生灵相同,但需要多加考虑。
        一种可行办法是,以换生灵相同的方案分配仿替的属性点数。毕竟,仿替被塑造出来完全是作为换生灵的复制品,因此他们的基本能力相匹配也是有这个意义的。同样,如果换生灵拥有反映了先天能力的优势(比如双巧手Ambidextrous),仿替应该也有这样的优势。但是,随着时间发展而成的技能和优势,对于仿替来讲是独特的,并且应该根据仿替如何度过它的人生来决定。不过,如果仿替是在一个人成年之后取代她的,它的技能和优势可能会紧密匹配换生灵。的确,在这个阶段的差异可能会给换生灵提供一个方法,去追踪她是何时被掳走的——如果换生灵拥有健壮Iron Stamina优势而仿替没有,与这个角色熟识的人可能会记得她突然“于那个夏天她在树林里迷路之后”失去了对疼痛的高耐性。
        另一种看待这个情况的方式是,当换生灵回到俗世之后,仿替立即意识到了这一点并发展出某种自我意识。这可能会让它获得自己原本没有的技能知识。例如,一个在阿卡迪亚中被强迫作为妖精坏孩子的玩具的玩伴Playmate换生灵,在经过无休止的躲猫猫游戏中变成了追踪专家。这位换生灵随后通过树篱逃向了俗世。他的仿替在某个早晨醒过来时意识到了有些事情变得不一样了,并且它正处于危险之中。它无法摆脱某个东西正在追捕它的感觉,如果它能躲起来的话说不定能逃过一劫。因此仿替可能会在无意识中在潜行技能中发展点数;或者,如果它觉得自己最大的生存机会是找到并杀死它的猎手,可能会在生存技能上发展点数。
        说书人可能会选择自行决定仿替的游戏性状,或者允许玩家来决定。每种方法都有其优点。如果说书人来决定,玩家就真的不知道能从自己角色的顶替者身上预料到什么,这将在不可避免的对抗发生时能够加深悬念。这可能对说书人处理这方面的角色创建也更加恰当,取决于相遇的频率和时间。如果由玩家来决定,她可以准确的向说书人展示自己对仿替/换生灵之间动态的预想,这对整个编年史都很有帮助。还有一种折中的方式,让玩家照常分配点数,但由说书人在仿替身上花费一些经验来表示它在俗世中度过的时光。
        最后,考虑下织针和绣线。由于是被精类生物出于某种目的而创造的,仿替如同换生灵一样用它们来代替美德和恶念。尽管它们的织针可能相似,它们的绣线可能会是奇怪的东西,这是贵胄向它们灌注了无意识的驱动力所致。仿替可能会有一个服从绣线,永远不会理解它去做被告知事情的冲动,直到它发现关于自身的真相;或者它还可能会有监察绣线,用以监视它周围的人类,以防贵胄想要回来翻阅它的记忆。在极少数情况,饲主可能会偷走一个人,并非出于它想要一个换生灵仆役,而是因为它需要一个仿替在俗世中完成某些事情。

角色创建速查
        角色创建的前四步就按照这本书89页所述部分照常进行,仿替需要分配的点数也照此部分。而前一节刚讨论了如何分配这些点数。
        第五步(添加超自然模板)有所不同:
        •仿替没有援用契约的权限。
        •仿替没有呈显和戚系。
        •仿替无法在任何王庭中获得地位。虽然知道自己本质的仿替有可能获得王庭善意优势,但那可能性不大,由于仿替并非换生灵,它不可能拥有灵域点数。仿替可能会觉得自己成了某个既有王庭的一员,甚至庭臣们可能也乐意将其视为自己的一份子,但在游戏的角度来说,它能期望的最好结果是有个很高的王庭善意等级。但是,鉴于所有换生灵将仿替视为一种提醒,告诉他们贵胄偷走了自己的人生,因此要让换生灵勉强接受仿替进入自己的社会需要一个特别的契机。
        •如同换生灵一样,仿替开始时拥有1级命符。但是,仿替的命符等级始终与它顶替的换生灵命符等级匹配,因此,如果玩家用优势点购买了命符等级,或者在游戏中用经验提升了命符等级,仿替无需任何代价即可获得这项好处。
        •仿替如同凡人一样拥有人格完整性,而非明晰。因此,它们无法同换生灵一般从高明晰等级中获得好处,但它们也不会因为那些会对换生灵造成明晰伤害的行为,而受到人格完整性的风险。由于仿替并非玩家控制的角色,说书人不需要担心崩溃点,也不需要时刻关注仿替的人格完整性,但它可以作为一个有用的基准,来衡量仿替与它窃走的人生结合的多紧密。拥有人格完整性8的仿替可能会努力工作来维持自己的生活,并且即便是在了解了自己的真实本质之后,仍认为这些是有用的。具有人格完整性2的仿替从未真正将自己视为人类,并且将会很乐意得知自己是对的。
        •仿替自动获得命符同调Attuned to the Wyrd回声。玩家(或说书人)为每点仿替具备的命符等级,选择一个额外的回声。在游戏中,如果换生灵的命符等级增加了,仿替将会获得1级命符和1个额外的回声。
非著名新人,参过的团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一只手数10),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值得纪念的角色:
赛博朋克时代的换生灵小宠物伊莉斯(已结团)
不死人调查员爱莎(14级已结团)
鬼畜战士、魔剑士米蕾优(5级)

离线 莉赛特

  • Guard
  • **
  • 帖子数: 133
  • 苹果币: 2
仿替魔法
« 回帖 #2 于: 2020-05-25, 周一 21:39:19 »
        仿替无法援用契约;赋予他们力量的魔法并不适用于仿替。同样,仿替无法封装系誓,也无法锻造约誓或合约,尽管作为命符生物,他们几乎免疫自己被封装的言辞(235页)。但是,他们能够利用自己的精类遗产来获得好处。仿替能够援用被称为回声Echoes的能力。
        顾名思义,回声是基于它与换生灵关系的对应能力。也就是说,仿替只是换生灵的副本、一个占位者、一个权宜之计,以防其他人发现并阻挠妖精。大多数回声只对在场的换生灵起效,而有些只对仿替所模仿的换生灵起作用。剩下的则利用类似回声的效果——阴影、反射和其他残余物。
        所有仿替开始时都拥有命符同调Attuned to the Wyrd回声,并随着命符等级的增加获得额外的回声。
        仿替需要一定的命符等级来获得某些回声。这些需求会在能力的名字后面注明(例如,“阴影舞步Shadow Step(命符3)”)。

回声Echoes
        •命符同调Attuned to the Wyrd (自动):所有仿替都能认出换生灵是什么,甚至在它们同调的换生灵回到俗世之前也能做到。仿替能够看到换生灵的原征和他们的凡人外观,这与其他换生灵十分相似。此外,仿替能够在看到换生灵之前就意识到他们的到来。这种感觉是普遍的;仿替无法区别不同的换生灵,但当换生灵处在其半径50尺内时便能辨别。当然,仿替正在顶替的换生灵是例外,仿替能够立即辨认出该换生灵是否在这个范围内。这种同调意味着换生灵无法突袭仿替。
        •呼唤狩人Call the Huntsmen (命符5):通常作为最后手段,仿替能够将信标发送到附近任意的狩人那里。由于只有强大的仿替才拥有这个能力,狩人一般会迅速回应这次召唤。由说书人酌情决定,这个回声能够改为召唤贵胄。使用这个回声需要一个即时行动,并花费仿替所有的灵魅(只要有的话,不管当时有多少都用掉)。
        •灵魅之死Death of Glamour (命符4):仿替变为一个灵魅陷阱,创造出很小的区域,在这里面无法使用任何契约,精类魔法将无法生效。花费10点灵魅并以即时行动骰决心+命符;显然,由于命符的花费,这个回声需要几轮才能生效。如果掷骰成功,在50尺半径内契约将无法生效,并且所有能够储存灵魅的生物(包括仿替自身)每轮都要失去1点灵魅。这个回声持续每成功数1轮。
        •进入树篱Enter the Hedge (命符1):仿替能够同换生灵一般进入树篱(198页)。
        •蜡之心Heart of Wax (命符1):由灵魅与无生命的物质组成,仿替不会感觉到疼痛。仿替能忽略伤势惩罚。通过花费1点灵魅,它可以反射消除由于本场景受到物理伤害而造成的倾势效果。
        •临摹契约Mimic Contract (命符2):仿替能够使用对手换生灵拥有的任何契约。要使用这个回声,仿替必须与换生灵至少进行过一次面对面的交互。这将会支付1点灵魅,或契约的花费,以较高者为准。仿替无法利用缺漏。
        •凡人常态Normalcy (命符1):这个回声是永久性的,从不需要激活,仿替需要时可以以反射行动将其关闭。仿替完全无法被精类魔法察觉。就妖精的感知魔法与换生灵看来,仿替只是一个人类。仿替必须关闭这个能力才能使用别的回声,除了命符同调Attuned to the Wyrd。
        •阴影搏击Shadow Boxing (命符2):与自己的仿替战斗就如同与影子战斗一般——你无法突袭它。仿替能够以令人不安的精准度预测自己对应换生灵的下一步。反射行动花费1点灵魅,在剩余场景中,尽管护甲不受影响,换生灵将无法在对抗仿替的时候应用防御。
        •阴影舞步Shadow Step (命符3):仿替能够用影子来传送有限的距离。仿替必须找到大到足以走进或掉入的阴影,然后说书人花费1点灵魅。仿替将消失在暗影中,然后出现在100码/米内任何合适大小的影子中。仿替可以用这个能力来逃避追击者、绕过锁着的门、或者获得对对手的战术优势(例如,出现在她身后)。传送通常需要即时行动,但如果说书人花费3点灵魅,则变为反射行动。仿替不必看着它的去向,但如果无法看到自己的目的地的话,它将不能获得不利条件的保护。
        •召唤碎片Summon Shard (命符1):在俗世中,仿替始终是武装起来的。通过触碰玻璃板,仿替可以反射召唤一个镜子般的刀刃,这需要支出1点灵魅。刀刃造成1L伤害,如果仿替从一面镜子中拉出刀刃,则能造成2L伤害。刀刃将在场景结束时消失。
非著名新人,参过的团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一只手数10),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值得纪念的角色:
赛博朋克时代的换生灵小宠物伊莉斯(已结团)
不死人调查员爱莎(14级已结团)
鬼畜战士、魔剑士米蕾优(5级)

离线 莉赛特

  • Guard
  • **
  • 帖子数: 133
  • 苹果币: 2
仿替叙事
« 回帖 #3 于: 2020-05-26, 周二 13:52:27 »
        仿替在编年史中扮演的角色取决于说书人和玩家。也就是说,仿替很适合突出某些换生灵的主题,并且能够塑造出这个游戏特有的一些故事。
        仿替是由人类的一部分组成的。具体来说,妖精用了人的一块影子,但这对灵魂来说很明显是种隐喻......而对于妖精来说,隐喻就和事实没什么两样。因此,仿替被置于顶替者的角色,没有任何的选择,也不知道自己的定位。直到换生灵从阿卡迪亚逃出来并回到家中,在穿过树篱的痛苦长跑过程中喘不过气且四处流血,最终到来后仿替才意识到了他——它——与众不同。
        这种意识会以什么样的形式表现出来?某个仿替在夜晚中坐直身子,身上满是汗水,整个处在剧烈的恐慌中无法呼吸。另一个可能发现他自己某天站在一个拥挤的广场上,眼泪从脸上流下来,因为她突然记不起自己的名字和住所。还有一个仿替在自己所在的大学中走出教室,结果被一个人抓住衣领撞在墙上,他的朋友们都没注意这个人......但在袭击者逃跑之后,仿替一下子陷入恐惧之中几乎站不住脚,因为攻击者的脸与他长得完全一样。
        仿替并不一定就是换生灵角色的“邪恶双生子”。记住,许多仿替都认为自己是人类,直到被他们的对手证明不是。因此,它们可以是任何人类可能展现出来的特质——残忍、可恨、吝啬;但也友爱、善良、无私。它们是因为缺少真正的灵魂而更倾向于反社会,还是由于需要融入社会而模仿人类道德?从伦理的立场上,杀死仿替是真的谋杀吗(106页讨论了明晰角度的含义)?如果你想讲一个关于仿替的故事,你的小组可以试试面对这些问题。
        如果仿替意识到了自己不是人类的话会怎么反应?发现它是一个人的复制品,插入到那个人的生活中来掩盖绑架,这是件很痛苦的事情。当然,由于仿替是说书人控制的角色,既定的仿替将会如何反应取决于编年史的需求,并且应该让玩家知情,以及听取他如何看待与仿替的关系进展。不管怎样,某个玩家可能会对追捕和杀死仿替感兴趣。那么,对于仿替试着继续过换生灵的生活,尽职尽责地做她该做的事情,直到换生灵通过暴力弄脏自己的手,这也可能会有趣起来。另一个玩家地角色可能会害怕对抗他的仿替,因为他想要重拾自己以往的生活,无论出于何种原因,都觉得自己没准备好或者不应该那样做。这个仿替可能会更加自信、无情、以及投机,迫使玩家做出一些艰难但坚决地决定来解决这个故事。
        将仿替变为一个毫不掩饰的怪物也总是个可行的方案。仿替不是人类,了解这一个事实可能会将仿替推向非人性的境地。它可能会变得暴力、嗜血、虐待狂、反社会、或仅仅是麻木。如果它知道换生灵在附近,它可能会试着通过许多种可怕的方式来摧毁换生灵的生活。它甚至可能会试图吸引狩人或贵胄的注意;毕竟,如果换生灵回到阿卡迪亚的话,仿替就能拿回自己的“人生”!
        换生灵固有的冲突在第七章中有所讨论,但以下是一些特别为仿替准备的冲突和故事,以及它在编年史中的角色。

仿替作为敌人The Fetch as Adversary
        一旦仿替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以及换生灵是什么存在,它可能会被激怒。只要换生灵在附近,它就知道自己是个假货,只是一个用来欺瞒换生灵亲属的模仿者。但是,当换生灵消失时,仿替依然做着所有该做的事情,还做得很好;那么为什么换生灵仅仅因为他是真正的本人,就要出现并拿走一切呢?
        这种态度不一定来自于苦涩或恐惧,当然也可以这样。仿替可能会有配偶和孩子,不管能否感受到真正的爱,它都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家庭。
        仿替可能会成为换生灵的敌手。这两个可能会把自己的时间都用在攻击对方珍视的事物上,或者玩猫抓老鼠的游戏,各自都试图诱使对方走进死亡陷阱。
        仿替也可以是对手。无论如何,仿替和换生灵都可能是当地换生灵王庭的一部分。如果在位的统治者命令仿替不会被杀死,但必须放弃它们偷走的人生,并回到换生灵的影子中,会怎样?仿替必须顺从这种命运,或者被打倒并直到同意为止。换生灵和仿替的战斗并不只是字面意义上的、物理上的斗争,还是考验机智与耐性的,政治与情感组成的较量。

仿替作为另一半The Fetch as Other Half
        一些换生灵认为他们可以和自己的仿替融合。根据传闻与怪谈,仿替可以回到换生灵的影子中并放弃它偷来的人生。这和仿替的死亡有点类似,但仿替作为人类度过人生的记忆转移到了换生灵那里。在那时,换生灵再次变得完整,且重获了他灵魂的全部。他仍然是个换生灵,没错——没有什么能从他身上被夺走——但他同时也是人类。
        这是个好主意,但真的吗?足够多的换生灵认为是的,无论付出多少代价。
        如果要让与仿替融合变为可能,需要十分特殊的情况。也许是作为创造仿替的一部分,妖精必须在契约中建立一个条款,来让被拆开的地方再次完整起来。它可能会涉及在某种类型的战斗中击败仿替,或者可能会要求仿替在知情的情况下心甘情愿才能“融合”。也许换生灵能够将仿替拖进树篱中将其监禁一段时间,来完成这次融合......但是仿替可能会尖叫起来寻求帮助直到声音嘶哑,而在树篱中,谁知道可能会有什么回应呢?

仿替作为人性问题The Fetch as a Question of Humanity
        严格来说,换生灵并不需要为杀死仿替而感到难过。它们不仅明显不是人类,它们还是贵胄的造物。它们活着时一直在提醒换生灵失去了什么,并且还是贵胄对世界持续施加的影响力。摧毁仿替与杀人不同,无论是在道德上还是字面意义。
        对一些仿替来说可能会在某种方面上体现出人性。如果仿替表现出了人类的特质,并且以尊重和共情来对待他人(两者都能后天学习),那么在这角度上它与人类又有什么意义上的区别?某些换生灵可能会说并无区别,然后试着做出某种解决方案。换生灵也许会帮助仿替获得新的身份;或者被在阿卡迪亚中度过的时光改变的换生灵,可能会就此离开,让她的仿替拥有贵胄从她那里夺走的人生。
        另一些换生灵可能会声称,模仿人类无济于事。仿替是自动机器,是贵胄编造的活着(或至少有生命)的谎言,破坏它们是完全合理的。
        两种换生灵都是“对的”,两种立场都足以拥护。两者都可能发展成影响至深的故事,特别是如果换生灵做出了决定,但不得不与其他“更懂”的迷途者打交道的时候。

仿替作为艰难的教训The Fetch as a Hard Lesson
        换生灵无法恢复她失去的东西。这告诉她,这可能是换生灵故事中仿替最残酷的使用方法,但可能也是最有感染力的。换生灵可能逃离了阿卡迪亚,在树篱中开辟自己的道路,在她认可的地方流血并且获胜,追踪她的仿替,杀死或吸收它,并期望获得“胜利”。她没有。她无法取回贵胄夺走的时间,也无法消除自己幽禁存在的事实。她最多能做的便是自我疗愈然后继续前进。
        这可能意味着对换生灵来说的很多东西,但面对仿替对角色来说可能是象征着面对贵胄抢走的那个她的最好方式。她能看到,如果她没有被绑架的话她会变成什么样,然后决定从那里去到哪里。她可能会决定摧毁仿替并夺回自己的人生。她可能会对仿替让步,使自己保留她以往的人生,然后去创造新的生活。她可能会走上一条痛苦得多的道路——摧毁仿替,但与自己以往的人生诀别。根本上的一点是,仿替代表了一个艰难问题的答案:换生灵会怎么处理她被幽禁前的人生?
非著名新人,参过的团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一只手数10),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值得纪念的角色:
赛博朋克时代的换生灵小宠物伊莉斯(已结团)
不死人调查员爱莎(14级已结团)
鬼畜战士、魔剑士米蕾优(5级)

离线 莉赛特

  • Guard
  • **
  • 帖子数: 133
  • 苹果币: 2
解决方式
« 回帖 #4 于: 2020-05-27, 周三 18:01:18 »
        当换生灵最终面对她的仿替时,结果会是什么?这个故事如何结束?玩家——以及角色——有一些选择。

杀死仿替
        答案显而易见的是暴力。如上所述,换生灵有非常充分的理由去摧毁仿替。这可能是《换生灵:迷途失返》中以仿替为中心的故事最简单的解决方式,但那并不意味着这是错的或者不令人满意的。杀死仿替可能是徒劳的,或者可能会导致换生灵对作为人类的意义有更深刻的了解...以及她可能失去了多少人性。
        从游戏机制的角度来看,这个结果与其他致命暴力类似,换生灵可能会失去明晰,故事仍将继续。仿替的死亡可能会伴随着一股强烈的灵魅爆发,因为将其维系的魔法被解开了,或者它可能只是无血地崩塌成一堆。换生灵可能会因为胜利的感觉降临在她身上而刷新所有的意志力或灵魅,或者会感觉到奇异的空虚;毕竟,她的一部分灵魂被用来制作这种东西,而她只是打碎了它。无论如何,说书人应该抑制住让这个场景变成单单一场战斗的冲动。当然,仿替可能足够挑衅而邪恶,但是如果仿替真的弄不清楚为什么换生灵会攻击自己呢?如果仿替求饶会怎样?换生灵还能够扣动扳机吗?

原谅仿替
        换生灵可能会决定接受仿替现在的样子——一种对换生灵曾经人类样子的复制。如果仿替仍试着以人道(和人类)的方式行事,换生灵可能会决定原谅仿替的假冒行为。毕竟,仿替在这件事上的确没什么发言权。
        这种解决方式可能应该采取换生灵和仿替之间激烈场面的形式。如果剩余的乌众都在,那再好不过,但不要让更健谈的玩家抢了角色的风头。换生灵需要某种与仿替之间的结果,那涉及到需要弄清楚“活下去与让别人活下去”的实际后果。换句话说,如果换生灵和仿替在某种程度上是同一个人,那么谁留在家中呢?他们之中的某个需要离开镇子吗?他们是否打算分享人生,这种生活可能注定成为一场灾难,也是戏剧的主要源泉?
        不过,除了暂时的考虑之外,他们还应该对于换生灵花在幽禁中的时间达成某种解决方案。她错过了什么?如果她有孩子,仿替可以告诉她在她不在时发生的一些里程碑和重要事件。如果仿替做了换生灵的工作,她需要知道办公室里的新面孔和她不在时发生的任何升职(或降职)。也许从生活的某些方面抽身而去、重新开始会更好些,但仿替不会觉得那样不公平吗?

回收仿替
        仿替是用一个人的灵魂的一部分、作为一部分做成的。假如换生灵想要她的灵魂回来呢?
        如果角色想要与自己的仿替合一,则她需要了解它。她需要找到它在何处被制造,如果可以的话了解怎么制造的。她需要弄清楚它是由什么组成的——树篱的碎屑?被绑架者的衣服?不幸动物的皮和骨?贵胄当时口袋里有什么?
        换生灵需要理解仿替经历了什么,但也需要自己去接受它。她需要与生活中的人重新建立联系,至少要对其中一个人坦诚自己去过的地方,这可能意味着要坦白自己那段时间完全的离开。她需要像前一节描述的那样原谅仿替,然后从它那里收回她的灵魂。这是否意味着真的要切开仿替然后取出它的心脏?这是一种简单但发自内心表现行为的方式。换生灵也可以与仿替有身体上的联系——一个吻,一个拥抱,或者仅仅是把手放在仿替的心脏上。
        如果换生灵收回她的灵魂会发生什么?任何机制上的好处都取决于说书人,但这体验应该是超验的。角色已经完成了《迷途失返》中几乎没人尝试过的事情,这应该带来一些回报。也许换生灵永久地增加了她的最大明晰,或者在既定的时间内对狩人来说不可见。也许她可以将自己的方法教给别的换生灵。毕竟,如果仿替知道它们不一定是注定的该死的伪物,这又意味着什么?如果换生灵知道他们可以收回贵胄偷走的这些东西,这又意味着什么?
非著名新人,参过的团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一只手数10),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值得纪念的角色:
赛博朋克时代的换生灵小宠物伊莉斯(已结团)
不死人调查员爱莎(14级已结团)
鬼畜战士、魔剑士米蕾优(5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