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tL2E】狂猎  (阅读 1228 次)

副标题:

离线 莉赛特

  • Guard
  • **
  • 帖子数: 133
  • 苹果币: 2
【C:tL2E】狂猎
« 于: 2020-06-04, 周四 21:13:42 »
        当真妖精从阿卡迪亚的角落撤退到宫廷并玩他们的游戏时,这片土地恢复了往日的状态。有时候逃跑的换生灵会在穿过树篱之前,跌跌撞撞地穿过这些空旷的领域,这些没有存续文明的未开发土地,散落着道具和布景、但没有灯光或演员的舞台。在多数时候,换生灵将它们看作是寒冷的树林,冷到足以让他们的呼吸在月光和星光中被照亮,这是午夜的土地,到处都是小丘和警惕的眼睛。这些眼睛既是猎人又是猎物,空气和黑暗都是由意志或心血来潮决定的形式。它们是狩人:它们在贵胄之前就在阿卡迪亚中,并且在贵胄离开后也仍然在。
        但在此时此地,贵胄统治了树篱以外的土地,甚至那些树林里的游民也必须承认它们的权威。当迷失者顽固地拒绝被发现时,真妖精会冒险进入最深的灌木丛,召唤从不离开自己主人的狩人。

« 上次编辑: 2020-06-07, 周日 12:20:33 由 莉赛特 »
非著名新人,参过的团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一只手数10),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值得纪念的角色:
赛博朋克时代的换生灵小宠物伊莉斯(已结团)
不死人调查员爱莎(14级已结团)
鬼畜战士、魔剑士米蕾优(5级)

离线 莉赛特

  • Guard
  • **
  • 帖子数: 133
  • 苹果币: 2
从不远离女王
« 回帖 #1 于: 2020-06-04, 周四 21:14:09 »
        任何事情都有规则。规则和可靠性。弩和它的由二十个女儿组成的箭袋是可靠的,它们会做你期望它们做的事情。你很可靠,你的网必将捉住,你的剑必将导致流血。树林是险恶的,如果没有规则和秩序,树林会吞噬你。树林定义了你,它们就是你需要的一切。
        但是,贵胄制定了它们自己的规则。它们进入树林,魔法在它们面前翻腾,雾在森林中消散。当它们来到你的面前,它们会以主权保证迅速行动,移去你的心和你破碎的恩典。真妖精的欲望注入了这个洞,一个头衔代表了它们对迷途者的渴望,而你成为了它们的狩人。无论你以前有什么欲望,现在都是沉默的——你现在与饲主分享对一个换生灵相同的欲望,并穿上你女王的制服。你的目标不相信规则,你的目标并不可靠,除了一个关键的方面:
        换生灵跑了。他们总是会跑。因此,狩人紧随其后。

使者
        通常,使者是狩猎的第一个信号。猛禽落在换生灵的窗台上,看着她的眼睛,然后她听到了声音。来这里,他说,于是她知道狩人掌握她的气味了。跟我来,讲你自己从追逐中解放出来。你的爱人为你憔悴,你的主人没有你的歌声而凋谢,这里有契约要签署并且有奴隶要吃;没有你的微笑,王国将不复存在。有时候,狩人的使者是它们的宠物猎狗或钩吻鸦,在这种情况下对伴侣的爱是它们唯一的东西,坚持到失去它们的心。只有它们的愤怒才能与之相比,因此伤害使者的换生灵也将有同样的不幸。
        当使者到来时,狩人已经观察了它们的猎物好几个星期,甚至数个月之久。愿意告知换生灵的鬼怪联系者也已经为它们先前的沉默付出了代价,要么是灵魅,要么是寒铁。使者是狩猎的宣告,但同时也将猎物从自满的日常生活中赶了出去。它提醒她,她并不是安全的,也永远不安全,只有最罕见和奇怪的换生灵能够抵挡随着如此严酷的提醒而来的恐慌。一个顽固地坚持防御和例行行动的人,会发现将她赶出去的企图从未停止过。在狩人身体里跳动的是她的——他们的——饲主的心,他们知道如何以最密切的方式去伤害她。
非著名新人,参过的团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一只手数10),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值得纪念的角色:
赛博朋克时代的换生灵小宠物伊莉斯(已结团)
不死人调查员爱莎(14级已结团)
鬼畜战士、魔剑士米蕾优(5级)

离线 莉赛特

  • Guard
  • **
  • 帖子数: 133
  • 苹果币: 2
狂猎
« 回帖 #2 于: 2020-06-05, 周五 12:56:32 »
        狩人永不停止。它们可能会死,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它们精明而坚韧,但它们和妖精触及的其他东西一样,都是肉体和命符组成的生物。当你刺它们的时候,它们会流很多血。然而,它们会遇到使它们从复仇中被误导的诱惑,但它们内心渴望着看到换生灵戴着镣铐,被拖过树篱,然后被带回阿卡迪亚的冥王星海岸。即使杀死狩人也不会结束她的痛苦,因为它们的肋骨间只有寒颤的空洞,只要它们的内心还在被盗走的梦堡中跳动,它们就会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在树篱的某个地方重新开始狩猎。甚至当心脏本身被摧毁、狩人也不复存在的时候,充满活力的头衔的火焰会飞回它原来的主人身上,然后被缝进一个新的狩人身体,重新开始新的循环。
        在迷途者的口中,“狂猎”一词代表了这种可怕的现实:对他们的狩猎永无止境,愤怒的主人将追逐他们到地球的尽头,狩人随时可能为他们而来。狩人将付酬劳给私掠者,命令鬼怪,甚至用致命的力量去骚扰它们的猎物。

全副武装
        它们的剑、它们的角、它们的靴子:这些都很重要。狩人的身份在某种程度上被提升为了它们的工具——任何其他的感情在很大程度上随着它们的心而消失了。“独眼拦路强盗,”自由领这么称呼它们,它们的眼罩和三角帽比它们曾经用过的其他任何名字都要重要。大多数狩人用至少两个工具来命名:一些服装,还有一把武器。
        这就是你了解它们的方式:通过它们的工具。通常是古老的,总是保持完美,并且从不无用。其他的一切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改变——身高,性别,衣着,个性、除了狩人冷静跟踪猎物的行为举止——但是器物、工具、装备都保持不变。掩盖了换生灵真实本质的迷罩也遮蔽了狩人的全貌,以免显得与众不同。火枪看上去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随身物品,尽管如今走在街上带着它不一定会显得奇怪。

追逐的终结
        不可避免地,追逐结束了。
        狩人拖着它们的猎物穿过树篱,向阿卡迪亚走去。换生灵身上挂着铁衣或者狩人的陷阱,并不能像往常一样逃脱,并且无论如何狩人都能在树篱内更容易地追踪到她。它们会毫不犹豫地诉诸暴力和寒铁,但有时它们似乎比在树篱之外更富有同情心,因为它们离自己的心更近了。
        这是它们的秘密:真妖精必须将狩人的心藏在梦堡中,锚定它们,让它们在俗世中充分展现作为命符和肉体的造物的一面。累月,积年,外来的情绪折磨着一些凡人的睡眠,让他们想到自己在一些暗色而深邃的树林中狩猎。狩人可以借用一些贵胄的织梦和织棘的天赋,但它们永远看不到它们心所在的梦堡——它们无法追踪,即使用尽所有的才智,无论隐藏多么热切的渴望。
        只有在树篱中,换生灵才能让狩人偏离它们的任务,即便只是暂时的。狩人对秩序的自然倾向,与换生灵接近阿卡迪亚时的激动和饲主内心跳动的满足相冲突。迷途者可以看到、可以感受,这种紧张感——其破裂有如疲乏,好像电流在他们的眼睛里跳动,从树篱的树冠上的乌云而来。如果换生灵能够说服或欺骗狩人让她找到它们心中等待的梦堡,就有可能逃脱。在梦堡里,如果它们愿意,换生灵就可以和狩人约誓(212页);但是换生灵必须在智慧或意志的较量中克服流露出的妖精的欲望。作为命符见证真情实感的宣言,约誓允许狩人再次表达自己的欲望,宣称自己的需求和超越饲主的渴望,在短时间内夺回自己的命运——一个场景,不会更久。一旦那段时间过去了,妖精的欲望再次返回舞台,但约誓依然存在。
        最终,狩人的心脏可以抹去饲主的头衔,尽管约誓依旧完整——假设心脏可以在汹涌的梦堡中找到。众人猜想,乌众将会怎么处理自己最纯粹、最无力时的折磨者。当然,让其活着是很危险的,因为破誓对换生灵的伤害和对狩人的伤害一样,而约誓是永远的。誓约是不可逆转的,无论好坏。但是杀死他们就像道路上的警告标一样警告着真妖精,并为一个新的未知的对手取代狩人的位置铺平道路。

边栏:所有季节的狩人
        狩人与王庭交易的互动方式既独特又令人不安。阿卡迪亚的游民无法规避交易,但他们非常擅长钻规则的空子。
        当春之君主统治时,狩人可以用鞭子抽打,对迷途者随意施加暴力——只要他们需要的是受苦的迷途者。这是一种欲望,字面意义上的,坐落在心中的一种欲望。
        它们无法规避夏季的交易,但狩人是隐秘的捕食者,知道猎物的能力。聪明而敏锐的狩人会为敌人设置陷阱,而非反过来。
        在秋天的交易中把狩人当成其他人的马前卒取决于当地庭王或女王的实力。考虑到狩人驱赶猎物的标准方法涉及到使者的警告,这个季节的需求很少得不到满足。
        要避开冬天的寒意很难 ,没有它们的内心,狩人的情绪大大地被减弱了,它们无法真正地哀悼。但是,狩人的重点是捕获目标并把他们送回阿卡迪亚,而不是杀死他们。游民使用非致命的方法来避免交易。

非著名新人,参过的团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一只手数10),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值得纪念的角色:
赛博朋克时代的换生灵小宠物伊莉斯(已结团)
不死人调查员爱莎(14级已结团)
鬼畜战士、魔剑士米蕾优(5级)

离线 莉赛特

  • Guard
  • **
  • 帖子数: 133
  • 苹果币: 2
呼唤狩人
« 回帖 #3 于: 2020-06-06, 周六 13:23:42 »
        以精怪(252页)的方式来创造狩人,并有以下例外:

概念
        狩人没有自己的故事,除非一个换生灵找回它们的心活着碰巧找到一个在阿卡迪亚边境漫无目的徘徊的个体。狩人的概念结合了它们所拥有的妖精头衔(267页),它们的装备,和一个定义它们的核心目标。其他的一切都是可变的。狩人的装备由两种代表性的装备组成,其中一种几乎总是武器,并且每有3点命符就增加一件。有些狩人也有一个宠爱的信使伴侣。
        狩人的目标从个人的欲望,比如“重获我的心脏”或“强加秩序”,到追述到它们在古老的阿卡迪亚森林中时奇怪的渴望,例如“狩猎一个不会死的生物”或“诱捕月亮”。这个目标仅在狩人处于树篱中时可用。它们还有另外两个总是可以用到的目标,是从充实它们的妖精头衔中继承下来的;其中一个总是妖精的渴望(269页)。

锚点
        狩人像精怪一样有美德和恶念。但是,在拥有妖精头衔的同时,狩人的美德是它们饲主的一种表达,而它们的恶念是对自己潜在欲望的表现。如果它们拿回自己的心并摘除了头衔,则会正好反过来;即便是狩人,也会在事后被它们的饲主影响。

魇能和约誓
        与精怪不同,狩人不能学习精类的契约。它们可以学习任何出现在《黑暗编年史》144页开始的魇能,以及以下一些独特的能力。所有狩人开始时都免费获得以下魇能:在羊群中Among the Sheep,指挥使者Command the Herald,铁之心Heart of Iron,以及全副武装Hunter’s Panoply。
        狩人也无法做鬼怪交易。但是,只要换生灵或贵胄发起,就可以进行约誓。

衍生
        狩人不像其他精类生物那样遭受厄隙,这也是贵胄们冒着这样将自己的头衔送到世界中的风险的原因之一。狩人只要愿意就可以留在俗世,不会受到任何不良影响。狩人可以从凡人身上收割灵魅(103页)但无法采收。它们还可以食用鬼怪果以及通过其他来源恢复灵魅。当携带头衔时,它们可以在梦堡中进行织梦但只能进行细微变换(218页),并且它们可以像任何换生灵一样塑造树篱。
        使用狩人的决心+命符来进行意志冲突(126页),如果它们的能力将会与其他超自然能力冲突。狩人获得的等同于其妖精主人的命符一半的加值,向上取整,来对抗强迫或说服它反抗妖精意愿的尝试。当换生灵抹消自己的迷罩时,狩人将换生灵的命符作为加值加到对她的追踪;见83页“在树篱和阿卡迪亚”,它们总会得到这个加成。
        狩人们在树篱中导航甚至比真妖精还容易,在赢得导航对抗中所需要的总成功数中减少1点,或在棘刺中减少2点(202页)。
非著名新人,参过的团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一只手数10),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值得纪念的角色:
赛博朋克时代的换生灵小宠物伊莉斯(已结团)
不死人调查员爱莎(14级已结团)
鬼畜战士、魔剑士米蕾优(5级)

离线 莉赛特

  • Guard
  • **
  • 帖子数: 133
  • 苹果币: 2
狩人魇能
« 回帖 #4 于: 2020-06-07, 周日 12:20:20 »
        以下是狩人使用的常见魇能的列表。

在羊群中AMONG THE SHEEP
        由于妖精占领了它的灵魂深处,狩人可以付出2点灵魅拥有任何近似人形的形体,包括任何种类的人类,尽管不能模仿特定的人类。它们的体型总是在4到6.但是,每个狩人拥有同样的故事(269页),就像它们携带的贵胄头衔,即便表现得更微妙;尽管迷罩可以保护它们的装备不受现实世界的干扰,但狩人的装备永远不会改变。

顶级猎手APEX PREDATOR
        狩人能控制较小的捕猎者。通过花费1点灵魅,它可以召唤出一群适合它本质的小动物或小鸟。这些动物会服从它的命令,它也可以清楚地与它们交流。它也可以把这个能力用在一个更大的动物身上。

指挥使者COMMAND THE HERALD
        所有的骑士都需要一个使者,而狩人就是贵胄的骑士。狩人拥有一种特殊的远程遥视形式:指挥一个它触碰的特定小生物。使者的选择符合狩人的本质——不可避免地,用类似猫或猛禽这种捕猎者、猎狗等。使用这个能力需要1点灵魅每小时。该生物在监视时仍能感知周围的环境,并能以狩人的声音说话。它永远忠诚,在任何情况下,都没有什么能说服它背叛它的主人。
        狩人的使者可以是任何种类的动物或野兽形的精类生物;以这种方式召唤的鬼怪可以在树篱之外生存而不会受到不良影响,直到此能力结束。

铁之心HEART OF IRON
        尽管它们有着双重的精类本质,或者正因如此,狩人并不害怕寒铁。它们经常将其用作自己的工具。

饥渴之心HUNGRY HEART
        饲主狂野而贪婪的本质无法真正填补狩人核心的空缺;没有它们的心,它们就会不断感到缺少了什么,就会依靠自己信赖的工具帮助找回它。当它们以装备武器攻击换生灵或真妖精时花费1点意志力,可以从受害者的灵魅池中偷取灵魅,数量等同于攻击命中骰出的成功数,并将其加到自己平常的最大值中。这种能力对精怪或者任何别的从树篱中诞生的生物无效。

猎手装备HUNTER’S PANOPLY
        所有狩人都将它们的装备保养在最好状态,尽管它们的工具和武器都是由构成它们身体的纯粹命符组成。在涉及其工具的所有相关动作上,无论是攻击还是设置陷阱,狩人的掷骰都获得8加骰。它们可以以即时行动通过花费1点灵魅来讲掉落或丢失的工具召回自己的手中,但它们采取的将用到自己丢失的工具的行动上会失去10加骰。当狩人在使用它们标志装备的掷骰上获得格外成功时,将会恢复1点意志力。

猎手感官HUNTER’S SENSES
        狩人对换生灵的感官经受过难以置信的磨练。对迷途者,它们在所有感知骰上获得+4加值,并且在骰池中应用9加骰。在树篱或阿卡迪亚中将会加到8加骰。如果换生灵与人类进行交易(214页),狩人必须赢得对她的意志冲突来获得这个好处。

无法逃脱的陷阱INESCAPABLE SNARE
        狩人制造了一个诱捕猎物的陷阱。它可以采取任何形式,取决于游民所采用的性状以及携带的妖精头衔的性质——粘网,令人瘫痪的闪电弧,让人不寒而栗的尖叫,或者仅仅是一个好用的老式网。通过花费1点灵魅,狩人制定一个最多10平方码/米的区域,并可以尝试使用陷阱抓住该区域内的任何受害者,在使用自己的属性与技能的骰池上获得+3加值。如果使用了狩人的一个装备作为陷阱的话加值会加到+5.为了消除传送与契约之类的魔法效果,狩人的陷阱视作铁。

精神相知KINDRED SPIRITS
        从某种意义上说,狩人成为了换生灵曾遭受的幽禁的受害者,尽管有些是自愿服务的。它们对换生灵的思想和心灵有着不可思议的洞察力,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迷途者的心灵缝隙,让妖精重新渗透进来。通过花费1点灵魅,猎人自动得知了换生灵的织针、绣线、目标,以及当前和最大的明晰。通过花费额外的1点灵魅,它们了解了与角色最近的明晰损伤相关的环境和处境(如果有的话),或者换生灵最近的触石的身份和面孔。之后的灵魅点数可以解释旧一些的明晰伤害和额外的触石。如果狩人用它们的知识对付受害者,它们只需3个或更多的成功数即为格外成功。

突袭入场SURPRISE ENTRANCE
        无论受害者认为自己有多安全,通过花费1点灵魅,狩人可以突然出现在场景中,不管是从人群中冲出来,撞破墙壁,还是枪响后从树林中出现。任何目睹此如常的角色必须反射行动进行成功的决心+沉着掷骰或者获得动摇处境。如果角色积极地采取适当的措施将狩人拒之门外(封锁并锁上门,在树林中设置陷阱等),则需要一个完整的回合才能让狩人突入。如果没有,则只需要一个反射行动,并可以在所有人做出反应前进行另一个行动。如果角色在其中一个人的空幽中,拥有者可以与这个能力进行一次意志冲突。

警惕目光WATCHFUL GAZE
        精明的狩人知道,完全隐匿不如让猎物知道自己在追踪、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起攻击有效。狩人花费1点灵魅并与换生灵视线相交,骰风度+决心对抗受害者的沉着。如果成功,受害者获得偏执Paranoid处境。换生灵并不需要知道让她感到自己被监视的是一个狩人,并可能会把这种感觉归咎于任何情况。狩人也可以通过它们的使者的注视来使用这个能力。
非著名新人,参过的团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一只手数10),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值得纪念的角色:
赛博朋克时代的换生灵小宠物伊莉斯(已结团)
不死人调查员爱莎(14级已结团)
鬼畜战士、魔剑士米蕾优(5级)

离线 midnight-dawn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91
  • 苹果币: -1
Re: 【C:tL2E】狂猎
« 回帖 #5 于: 2020-07-18, 周六 15:32:55 »
所以狩人到底是什么东西呢?精怪?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说书人,为所有传颂曾经的故事。

离线 莉赛特

  • Guard
  • **
  • 帖子数: 133
  • 苹果币: 2
Re: 【C:tL2E】狂猎
« 回帖 #6 于: 2020-07-19, 周日 04:17:13 »
所以狩人到底是什么东西呢?精怪?
类似精怪的原住民,被妖精抓来改造的东西
非著名新人,参过的团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一只手数10),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值得纪念的角色:
赛博朋克时代的换生灵小宠物伊莉斯(已结团)
不死人调查员爱莎(14级已结团)
鬼畜战士、魔剑士米蕾优(5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