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tL2E】真妖精  (阅读 985 次)

副标题: 敌役已整理进新版本规则书,在chm大不全里面~

离线 莉赛特

  • Guard
  • **
  • 帖子数: 133
  • 苹果币: 2
【C:tL2E】真妖精
« 于: 2020-06-08, 周一 13:29:09 »
        有半百个别名都用来描述它们:贵胄,好亲戚,好心人,妖精族等。这些都是男女们为了满足善变的神的虚荣心撒下的谎。这样的假名掩盖了没人敢说的真名,以免用粗心和无礼的话语越过棘刺吸引到它们的注意力。迷途者用“精类”一词来描述来自树篱或超越树篱的任何东西——精怪,代示,甚至自身。但是真妖精是那些高贵、善变、不可知的存在,它们跨越阿卡迪亚、超越生命、用征服者的神圣权利统治着阿卡迪亚的土地。
        多数换生灵将“饲主”视为“贵胄”的同义词,但事实上,仙境是无数对人类不感兴趣的他者的家园。它们为了心之所向的战利品展开光荣的战争,让鬼怪部落互相争斗,直到鲜血染红天空。它们探索者自己王国粗糙的边缘和尘土飞扬的角落,寻找新的虚空来填补它们无限的自我。妖精探险者在阿卡迪亚边界外寒冷空旷的荒原上徘徊,它们是第一批在那里的手推车中发现狩人的,但它们对这些新玩具感到厌倦,直到它们的兄弟们找到更好地利用它们的办法。一个绝望地想要逃离她饲主的换生灵可能会向它没有幽禁任何人类囚犯以暗示其弱点的对手伸出手来,尽管她可能认为其代价根本不值得付出。
        真妖精并不是人,而是包裹在誓言和交易中的名字。在被遗忘了时间的迷雾深处,妖精与阿卡迪亚本身进行了交易,宣布它们将存在——它们将拥有这块土地的全部所有权,并声称自己是命符、梦、以及切面的容器,来换取过于复杂而完全没人能够一一理解的神秘规则的网。在它们的核心,妖精是必须拥有贪婪的存在。它们想要,并用达成交易来满足自己的欲望,不管是为了奴隶、王国、秘密、还是战利品。在它们中生活和劳作的换生灵通常只看见了贵胄的冰山一角,而那些足够勇敢和愚蠢并更充分钻研妖精秘密的便可以瞥见真相:一个真妖精的名字是它的心脏和毁灭,以及所有广阔的王国和它周围环绕的美丽珍宝都是由誓言制成的。誓言可以被打破。
« 上次编辑: 2020-06-10, 周三 13:56:25 由 莉赛特 »
非著名新人,参过的团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一只手数10),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值得纪念的角色:
赛博朋克时代的换生灵小宠物伊莉斯(已结团)
不死人调查员爱莎(14级已结团)
鬼畜战士、魔剑士米蕾优(5级)

离线 莉赛特

  • Guard
  • **
  • 帖子数: 133
  • 苹果币: 2
Re: (施工中)【C:tL2E】真妖精
« 回帖 #1 于: 2020-06-08, 周一 13:29:24 »
        真妖精的名字是其核心,并且很少以一种可理解的方式表现出来,除非它的头衔全部被剥夺或丢失。头衔是妖精愿意扮演的众多角色之一,使它在这个角色的范围内具有有限的全能性。红冠公主能将她的帽子钉在受害者的头上,召唤出她巨大而可怕的深红城堡,因为她拥有这个头衔。她在给人们的头上钉上帽子、把坏孩子拖到她身边等事情上,拥有近乎无限的力量,但除非她同时还是大毒蛇特拉托阿尼,否则她对龙和雷暴没有特别的控制权。无论头衔拥有什么样的形式,它的本质总是渗透的:每一个公主的表现、在地球或在阿卡迪亚、酷刑的特征元素、血、指甲,例如,她是否表现为血淋淋的疯女人,用锤子或童谣讲述不戴帽子出门的危险。
        真妖精是住在水晶和月光宫殿中的领主和贵妇,但他们同时也是宫殿、戴面具的仆人和城堡所在的森林。王庭所说的“饲主”只是头衔的一个表现,即使一个换生灵杀死它,约誓只会在这个角色上投下自己新的部分,并在最终狂猎结束的地方重新开始。只有打破了一开始创造头衔的交易,才能永久解开这个头衔,尽管另一个妖精可能会吞并这个头衔。
        一个既定的头衔可能会因为许多原因而成为饲主,并且永远不会只是一个。一个换生灵的绑架者可能会抛弃她10年,不是为了让她遭受孤独的折磨,而是它的饲主头衔一时被其他事情分散了注意力,忘记了它是个饲主。有些妖精认为人们的情感十分细腻,或者他们能从人类的梦中获得奖品。它们有能力将梦的象征编织成真实的物体,它们从沉睡的凡人的头脑中摘取梦的最宝贵珠宝、偷走它们来装饰自己的王冠。爱的记忆、童年的恐惧、甚至确信自己只是在做梦并能够随时醒来——一个真妖精可能会垂涎这些,只有人类的梦能够提供。其他贵胄可能会喜欢人类,因为人类有能力向他们提出精神上的挑战并娱乐它们,或者仅仅是比鬼怪仆从的味道更加喜欢人类的。一个妖精可能企图比其他的俘获更多的人类囚徒,除了竞争之外没有别的原因。有些头衔甚至可能需要将人类作为交易的一部分,这就意味着换生灵可能会通过寻找交易中的漏洞而逃脱。
非著名新人,参过的团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一只手数10),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值得纪念的角色:
赛博朋克时代的换生灵小宠物伊莉斯(已结团)
不死人调查员爱莎(14级已结团)
鬼畜战士、魔剑士米蕾优(5级)

离线 莉赛特

  • Guard
  • **
  • 帖子数: 133
  • 苹果币: 2
在虚线上署名
« 回帖 #2 于: 2020-06-09, 周二 15:46:15 »
        他者照着自己的心愿建立了一个王国,但它们若不遵守古时所下的誓便一无所获。更重要的是,它们如果不从自己的身上剥夺权能——这是种不可思议的想法,也便无法从叛逆的换生灵身上夺走力量。它们之间错综复杂的协议和义务使得迷途者有权利反对和逃离它们。
        真妖精拥有的所有塑造世界的力量和偶然的不朽,都来自于它诞生时所签署的契约。它所使用的契约就像一个换生灵的巨大书信,不仅镌刻在它自己身上,也镌刻在它的领地上——甚至唱着迷人歌曲的水晶花园和吞噬入侵者的沼泽都是契约。签署协议的是妖精许下的约誓,这个约誓的条款是复杂的秘密,交织在它的领域以及它在其他贵胄中扮演的角色。它以自己的名字发誓的契约是存在的约束,并赋予妖精的本质中最伟大和最基本的部分,贯穿其所有的头衔。破坏这些协定,它就会遭到真正的毁灭。在较小的条约中,它对一个头衔宣誓,赋予只有这个头衔才能使用的较小的力量;破坏这些协议不会杀死一个妖精,但可能会破坏它的头衔或使它得到一种能力失效。
        一个真妖精会与整个权征进行交易,在使用它们的头衔范围内获得对应其主题的近乎无限的力量。作为交换,它必须保留其掌握的每个权征的物理表示,尽管并不总是字面意义上的。剑很可能是一种武器,但也可能是猎鹰、雷暴或者推土机。它甚至可以是高耸入海的锯齿状悬崖——任何在头衔范围内表达力量和直率的东西。有些换生灵认为妖精拥有超过六种权征,从而从修和奇特的宝物中获得更加深奥的力量。
        阿卡迪亚的领域就像一个剧院:布景、服装和面孔都在变化,但只要演员稍微改变视角,框架就依然清晰可见。任何想要反对妖精族之一的人都可以按照其条件去做,用手枪决斗或和它的鬼怪侍臣密谋,并且在很多情况下这是唯一并且显而易见的方式。但是,这些都是艰苦的战斗,要付出巨大的牺牲才取得了很少有永久的成效。了解了头衔和其约誓真正本质的换生灵可以探索并计划发现这样的誓约条款或物理关键。巧妙地利用头衔的表现,彻底摧毁权征的头衔,或者通过使用别人的真实名字在上面起更加强大的誓言并凌驾于誓言之上,这样就可以迫使妖精违背协议,剥夺它的力量。
        它们之间的妖精战争出于无数难以理解的原因,不断陷入对抗、敌对和不断变化的联盟之中。其中一个推动力在于贵胄们能够消耗彼此的头衔,并将其添加到自己的角色中。如果一个真妖精失去了它所有的头衔,它的名字将被抹去,它就不复存在;但是,即使它的头衔作为另一个妖精的一部分继续存在,它也有可能在某一天重组自己,通过一系列复杂的质押条款和意外事件来重新获得一个名字。
非著名新人,参过的团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一只手数10),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值得纪念的角色:
赛博朋克时代的换生灵小宠物伊莉斯(已结团)
不死人调查员爱莎(14级已结团)
鬼畜战士、魔剑士米蕾优(5级)

离线 莉赛特

  • Guard
  • **
  • 帖子数: 133
  • 苹果币: 2
真妖精性状
« 回帖 #3 于: 2020-06-09, 周二 15:47:44 »
        真妖精在游戏中不会以任何方式出现,除了它的一个头衔,或没有任何头衔的名字。角色无法以任何其他形式与妖精进行全范围的互动。表现形态可以是人物,或者是天空之城,或者巨大的发条机器,或是一群白金鸟类。不管它的形式如何,一个头衔拥有和换生灵一样的大部分特征,尽管它的所有属性和技能可能并不适用于某些形态。说书人不需要为所有属于真妖精的头衔创造性状;只有角色会进行有意义的互动的那个就行。
        每个头衔都有其自己的一套性状。因此,对换生灵来说,要想知道与他们互动的两个头衔是否属于同一个生物就很困难。乌众可能会和一个强大的鬼怪进行交易以获得一个稀有的贵胄谱系,但最可靠的判断方法是威胁或摆脱一个头衔,然后看看其他的妖精会如何反应。这种与他者的交易是很罕见的,值得用几场故事或整部编年史来解决。
        根据创造换生灵角色的规则创建一个妖精对手(见第3章),需注意以下事项和例外:
        •人物概念和头衔:真妖精的头衔像换生灵一样拥有三个目标。只要满足一个目标,它就会获得1点意志力而非节拍,如果不花费的话就会在场景结束时消失,除非它是出于追逐渴望或换生灵而获得的。
        贵胄的目标范围从人类无法企及的东西到难以想象的残酷。如果头衔是个饲主,它的其中一个目标应该反映出它渴望抓住——或重新抓住——一个换生灵。一个目标应该总是反映某种渴望,一些头衔比任何东西都想要的东西,比如“一个人类的爱”或“一百万个忠诚的臣民”;这个目标不管实现多少次都会一直保持下去。像“成为星星”这种高度抽象的目标对于贵胄来说是有效的,但说书人应该确保实现这样愿望的途径存在,并且与妖精能够与之互动的人物相关;例如,要成为一颗星星,头衔可能首先需要把七个人变成永恒的蓝色火焰,然后在仲夏夜将其消灭。然后,星星变成了头衔的另一种表现形态。
        真妖精有0到5个头衔。说书人应该预先决定妖精总共有多少个头衔,即便只是为其中一个创造性状;这决定了每个头衔的强大程度。一个没有头衔的妖精就像一只走投无路的老鼠,只有一个名字,它绝望地进行交易,并从其他贵胄那里取下弱小的头衔来生存。拥有5个头衔的妖精即便在仙境中也是神明,它拥有对每个权征和庞大的阿卡迪亚领域的控制权。
        贵胄有各种各样的名字,从简单的“阿耶莎”或“约翰”到海浪拍打冰架的声音,再到瓦吉特的图片:一种埃及的魔法符号。奇怪的声音和图像并不能特别保护真妖精的名字。一旦听到(或以其他方式经历过),替代品就如同名字本身一样,前提是说话者目睹了妖精的真实名字并以真实的意图使用替代品。
        头衔是抽象的(甚至神秘的)概念,但它们始终指向的是情感、感官体验或物体。某个头衔可能是哭泣的老鼠王子,另一个可能是山上尖叫的助手。每个表现形态都以不同的方式包含了头衔,这个外形或主题被称为头衔的表述。哭泣的老鼠王子以一个手持权杖、长着老鼠头、哭泣的人的形象出现,或者变成一个无尽而肮脏的高楼,当在这里掌权的老鼠吃了食物或者偷了无人看管的孩子时,那些看起来像人类的佃户就会哭泣。
        •命符:在确定真妖精剩下的性状前先确定命符,因为许多性状都来自其命符等级。
        就算是最弱的贵胄也比大多数换生灵要强大。每个真妖精的头衔都拥有命符等级5,妖精每有一个头衔(包括这个头衔)就再加1点,最高为10点。
        一个真妖精在阿卡迪亚开始时有全满的灵魅池,不在则以与换生灵相同的方式恢复灵魅。所有真妖精都在阿卡迪亚或树篱外遭受灵魅成瘾;如果它们在现实世界中每天不能恢复等同于命符等级的灵魅,它们将受到匮乏Deprived处境。如果它们的灵魅降到了0,它们会以每天1点的速度失去意志力,然后失去生命值,直到至少恢复等同于其命符等级的灵魅。
        真妖精就像换生灵一样有厄隙。它们同样也受到铁祸根的影响,详见102页。
        •属性和技能:与一般方法不同,妖精的头衔获得5倍于其命符的点数来分配在属性上,也获得同等的点数分配在技能。头衔没有技能专精。
        •妖精模板:真妖精没有戚系、王庭、或锚点。它们也不真正地拥有呈显,但每个头衔能用一个呈显祝福,并且带有一些呈显的掩饰,不需要考虑采用的形态。
        在阿卡迪亚和树篱中,头衔可以自由控制现实,就好像它在塑造梦境(217页)或塑造树篱(204页)一般,执行任何司梦或织棘的行为应符合其身份或传说,并将其他角色视为重要的阴影。它会自动在这些塑造魔法的行动中取得成功,除非花费1点意志力来进行抵抗。
        头衔还可以使用(命符-4)个权征中的所有契约(见第3章),其中之一必须与其相关的呈显匹配。在现实世界中,它可以用其权征,并可以采取任何外形,但不能以其他方式塑造现实。
        •优势:妖精的头衔可以在有意义的情况拥有任何换生灵能使用的优势。妖精的社交优势必须说明它们适用于阿卡迪亚中或者树篱中、或者在人类世界。头衔拥有的优势点数等同于其命符等级的两倍。
        •衍生:像换生灵一样计算它们,但是真妖精没有明晰。
        •迷罩和原征:迷罩在现实世界中隐藏了真妖精,但并不完美;头衔的表述总是以某种方式表现出来。

名字和系誓
        名字拥有力量。知道某人真名的妖精可以将这个名字编织成一场噩梦,以将其赶进其等待着的怀抱。任何被真妖精通过说话或其他方式利用真名成功地锁定在契约上的人,都会获得与该妖精相关的持久性执着Obsession处境,该处境由目标的玩家来选择条件。
        一个得知了妖精真名的换生灵可以大声说出来以增强自己,当她对抗任何其头衔时,任何对这个妖精使用时取得成功的契约都会获得格外成功。
        贵胄可以和换生灵一样进行系誓(209页),但它们必须付出比灵魅还多的东西。真妖精可以封装任何声明,甚至是换生灵和其他精类生物的声明,但要这么做,它必须在它认为是自己所有物之一的东西上封装誓约。这可以是被俘虏的换生灵、精怪仆从、梦境装饰或者代示、穿着它制服的狩人——只要妖精认为它是自己的财产,不只是其头衔的表现之一。如果封装的对象遵守了她的承诺,妖精必须给她封装了誓言的财产。
        一个真妖精的头衔或名字可以对任何精类生物发个人或敌对的誓言,包括换生灵,但这么做就必须以自己发誓。如果它违背了誓言,它不会获得破誓者Oathbreaker处境。取而代之的是,它永久失去了其权征之一的权限,并在它食言的场景中很容易受到致命攻击。如果头衔以这种方式失去了最后的权征,另一方可以选择永久杀死这个标题;要求它执行任何三个任务或愿望,然后使它恢复最后的权征;或强迫它留于权征的物理密钥,以允许另一方将其作为代示使用。这样的物品即使在现实世界中也能保持它们的力量,但换生灵对它们很谨慎,因为休眠的妖精头衔在不可预知的情况下会苏醒。打破妖精约誓的换生灵会如常获得破誓者Oathbreaker处境(343页),但命符可能要求与辜负誓言的部分不成比例的代偿。
        任何头衔都可以以妖精的真名来进行交易。妖精交易的运作与换生灵的交易不同。双方必须同意执行任务、放弃财产、遵守某个规则、或者同样通过具体和清楚地沟通的其他事情。如果妖精未能维持交易的条件,最后的后果将会是永远的死亡。非贵胄的一方必须对她至关紧要的东西发誓——她自己的名字(以及她的人生),或者是所爱之人的名字;最喜欢的记忆;她的空幽或家;或者其他东西。如果她无法维持交易的条件,她发誓的一切都会被妖精收取并随心所欲处理,命符支持该主张。
        由于贵胄系誓被破坏会带来可怕的后果,妖精不会经常或轻率地进行系誓。说服一个妖精做出承诺是困难的,通常需要换生灵先为其建立一个难以维持的局面。处于生命危险中的妖精,在被忘却之前总有机会进行系誓,但它无法强迫另一方同意。当然,真妖精不会拒绝从别人那里获得的有约束力的承诺、并且不实际承诺任何回报,如果可以实现的话。

脆弱性和死亡
        真妖精不会受到除其祸根(包括铁)之外任何其他来源的冲击伤害,并且只会受到祸根造成的严重伤害,除非攻击者说出了它的真名或它打破了约誓,如上所述。只有寒铁武器能够对贵胄造成恶性伤害。
        用承诺和交易编织而成的错综复杂的网子会限制真妖精,让它在其它方面变得很脆弱。如果换生灵找到了一个权征的物理表示,并学会了将妖精与其头衔绑定的规则,她可能能够操纵这种状况,使头衔违背其誓言,如上所述。换生灵可以从知情的鬼怪那里购买这些规则,也可以从长时间观察到的模式中推断出这些规则,也可以通过巧妙的系誓让它们告诉换生灵等。
        例如,血腥王座的风暴之王戴着一顶替代的王冠,用铁腕统治着自己的领地。它发誓这么做,直到永远。但契约上与它名字相关的内容提到它是个篡夺者,只有在土地没有真正君主的情况下,它才会统治。只有能够将剑从石头中拔出来的人才是真正的君主,所以风暴之王把剑和石头都藏在黑暗森林的深处,由鬼怪野兽守卫着。当一个换生灵勇敢地穿越森林、打败了野兽、找到了石头、拔出了宝剑,她成为了这个国家真正的女王。既然风暴之王已经违背了它永远统治的誓言,它的命运就掌握在了新女王的手中。
非著名新人,参过的团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一只手数10),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值得纪念的角色:
赛博朋克时代的换生灵小宠物伊莉斯(已结团)
不死人调查员爱莎(14级已结团)
鬼畜战士、魔剑士米蕾优(5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