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B:tP】千面妖兽  (阅读 833 次)

副标题: 妖魔的绪论部分,实际承担了第二章的说明功能

离线 莉赛特

  • Guard
  • **
  • 帖子数: 133
  • 苹果币: 2
【B:tP】千面妖兽
« 于: 2020-06-11, 周四 19:40:56 »
        每种文明都在讲述着怪物的故事,其中有许许多多的怪物之间的形像互相矛盾,因此几乎不可能确定某个既定断言的准确性。如果你要考虑黑暗世界中其他超自然生物以及他们的传说,那么事实确实会变得复杂起来。为了进一步了解《妖魔:原初梦魇》中的角色,这里有一些共通的理念以及它们如何与受生者(Begotten)维持一致:
        •妖魔并非人类:是的。妖魔从人类中诞生,尽管他们的大多数一生都经历着深沉、原始的噩梦——一种与原初梦境的内在联系。在某些情况,另外的幼子找到了最开始的妖魔并提出通过吞噬来将她转化。从那时起,这个人便不再是完全的人类,失去了她的灵魂,并由恐惧取而代之。
        然而,有些妖魔声称他们从来不是人类,而吞噬只不过是清除了他们的碎屑。他们说,吞噬并非是用恐惧来代替人类的灵魂,而是澄清了与原初梦境的这种联系,使得始终存在的恐惧得以现形。确实,有些妖魔声称吞噬是自发的,并没有其他的妖魔参与其中。
        在这些情况下,无论是另外的妖魔策动了吞噬还是它自行发生——不管妖魔曾是人类还是曾相信自己是人类——幼子都不再是人类。
        •妖魔是字面意思上的血统:错。尽管妖魔经常声称他们是黑暗之母的后裔并将自身划分族系,但这种联系是超自然的,而非遗传的。任何人类都能成为妖魔——这没有特定的血统或者标记。
        •妖魔拥有传说对应的弱点:部分正确。妖魔对传说和诗歌中流传的祸根没有天生的易受性。英雄们具有各异的力量,但还是需要至少一段时间才能使得这些弱点变为真的。
        •妖魔生理意义上的变成了怪物:大部分错。妖魔并不会变形为传统的形貌,尽管他们能用被称为返祖的能力,来暂时获得某些与他们的恐惧的真实形态相关的好处。
        •妖魔天生是邪恶的:不对。尽管英雄们倾向于将幼子定义为绝对的邪恶,但事实上,妖魔的邪恶程度仅与做出的行为相同。妖魔的确向人类灌输了悲伤甚至恐慌,但他们这么做是为了传达原初梦境的智慧。(当然,并非所有的妖魔都这么良心。)
        •妖魔是野性怪物:错。每个妖魔都有驱使恐惧的饥渴,一种必须履行才能满足的原始需求。但是,妖魔可以利用自己所有的才智来满足这种需求——这并非无脑的兽性驱动力。
        •妖魔都是独行生物:错的。吞噬之后,许多妖魔都加入了妖窠,而有一些与另外的超自然生物的团体一同行动。族系对妖魔来说很重要;他们中的大多数只对某些团队感到满意。甚至混迹于一群人类都比没人在侧要好。年长些的妖魔有时候会退到私人的魔窟中,但真正的独行侠在幼子当中很少见。
        •妖魔必须与英雄们战斗来生存:对的。所有的妖魔终究都会吸引英雄,而这种会面很少会是和平的。妖魔变得越强大,或者狩猎的越多,英雄就会变得越多越坚决,从而造成了一个暴力的恶性循环。但是,明智的妖魔明白,英雄通常是最需要他们能够授予的教训的人,而这种教导比暴力更管用。话是这么说,英雄们并不总会给他们选择的机会。
        •妖魔是不朽的:错。尽管拥有长久的魔窟的妖魔能够活很长一段时间,但如果没有英雄或者其他危机先杀死他们,他们总是会因为年老而去世。
« 上次编辑: 2020-06-14, 周日 13:01:17 由 莉赛特 »
非著名新人,参过的团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一只手数10),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值得纪念的角色:
赛博朋克时代的换生灵小宠物伊莉斯(已结团)
不死人调查员爱莎(14级已结团)
鬼畜战士、魔剑士米蕾优(5级)

离线 莉赛特

  • Guard
  • **
  • 帖子数: 133
  • 苹果币: 2
黑暗之母
« 回帖 #1 于: 2020-06-12, 周五 09:29:03 »
        作为妖魔存在的中心的是一个被称为“黑暗之母”的角色,是妖魔这一种族的先祖。尽管流传关于她的谣言是许多妖魔聚在一起时很流行的消遣方式,但数百上千年以来都没有确定目击过她的存在。即便如此,受生者都本能地知道她仍然活着。他们知道这件事是因为她的恐惧永远不会消失;如果她回来了,她比起拥抱自己的孩子们,更倾向于吞噬他们。
        谁是黑暗之母?她从一开始就存在于彼处,作为第一个怪物,以及噩梦之母。莉莉丝(LIlith),埃凯德娜(Echidna),提亚马特(Tiamat),喀耳刻(Circe),西王母(the Queen Mother of the West)——人们给她起了上百个名字,有活着的,也有已死的,并在上万年中用千种方式去描述。在这些日子里,她的幼子们时常将她称为“黑暗之母”。有人说她是第一个游历原初梦境并吸收其秘密的人,并将秘密带回了这个世界然后形成了她的孩子们。其他的则声称她是原初梦境被赋予的形态;在人类不再倾听她的噩梦之后,她选择通过自己的幼子们将其表演出来。
        不管真相如何,大多数的妖魔不仅将她视为自己种群中的第一个存在,还将她看作所有怪物的元祖。就受生者而言,吸血鬼、狼人、换生灵、以及其他奇怪的生物都是他们的兄弟姐妹,是家族的分支,虽然分离开来但还是有着共同的根基。尽管其他的生物可能会嗤之以鼻,妖魔的力量和能力似乎足以支持他们的主张。
        她的孩子们要做什么?如果妖魔要说有一个差不多是目标的东西,那就是饱餐一顿。由于与原初梦境相关,所有的噩梦都在那里产生,妖魔提醒着人类甚至其他的超自然生物,所有人都有害怕的东西。妖魔通过这个来满足她的饥渴,这喂饱了她原初的恐惧,一个住在噩梦王国中的巨大怪物。如果她不放纵自己的饥渴,那么恐惧将会开始在她周围凡人的脑海中肆虐,从她最亲密的朋友和亲戚开始,并会迅速吸引关注妖魔的破坏行为的英雄们的注意。
        然而,散播噩梦本身并不是原本的目的。原初梦境是,或曾是,人类分享智慧的方式。最基本的智慧来自于恐慌和痛苦。不要触摸铁水,否则会灼伤自己的肉体。不要在狭小的岩架中跑动,否则可能会摔下去。不要进入峡谷尽头的洞穴,因为怪物正住在里面。
        随着时间流逝,人类社会变得越加复杂。人口爆发,原初梦境的智慧淹没在80亿的声音中。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有些人仍能够听到它,而这些人就是成为妖魔的人。是的,妖魔必须喂养体内的恐惧,但他们这么做是为了带来智慧。
        妖魔不会为他们各种苛刻的方式道歉——没有失去,智慧就不会来临。同时,妖魔通常会拥护节制的信条。如果他们吃的太深远或太粗暴,他们只会教给别人创伤和失去。如果他们吃的太轻慢,使他们的教训太过肤浅,体内的恐惧就会变得饥渴并遨游原初梦境,来寻找能够放大的噩梦。妖魔必须同时注意恐惧的食欲以及自己希望达成的目标。为了生存而进食,不为了进食而活。

非著名新人,参过的团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一只手数10),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值得纪念的角色:
赛博朋克时代的换生灵小宠物伊莉斯(已结团)
不死人调查员爱莎(14级已结团)
鬼畜战士、魔剑士米蕾优(5级)

离线 莉赛特

  • Guard
  • **
  • 帖子数: 133
  • 苹果币: 2
词条(一)
« 回帖 #2 于: 2020-06-13, 周六 11:47:35 »
恐惧The Horror
        尽管人类自信地宣称没有怪物隐藏在阴影中,但在阴影深处的它更加了解。龙、巨人、海怪、戈尔贡,所有传说和噩梦中的大怪物——它们也许不能公开地在行走在世界上,但人们知道他们在自己的梦中看见了什么。人类当时机到来时便在深山老林中寻找它们,那是真正的怪物所居住的地方。
        神话和传说中的巨大生物仍然在很大程度上与我们同在,妖魔是这些可怕生物的肉体表现。从原初梦境深处的巢穴中,旧的噩梦通过吞噬被选中的人类的灵魂而与他们融合,就像它们在历史被书写之前所做的那样。两者的综合使它们能够走遍俗世,播种恐惧和收割废墟来满足它们无限的食欲。
        理解恐惧并非是一个血肉之躯的怪物很重要。恐惧比那更具有象征性,它主要以一种恐怖的精魂尸体存在于原初梦境最黑暗的深处。有些恐惧是传说中的怪物,有些存在发现它们的文化随着它们的故事被遗忘而消亡。还有一些是新生的生物,源于现代的恐怖和幻想。无论它的形式,无论它的起源,当一个恐惧吞噬了一个人的灵魂时,一个新的恐惧诞生了。新生的妖魔加入了这个恐惧,并成为受生者的其中一员。

吞噬Devouring
        任何人都能成为妖魔,滑入最初的黑暗并加入人类噩梦行列的可能性存在于每个人的心中。尽管如此,关注原初梦境的智慧的过程在很早时候就开始了,有时甚至在幼儿时期便开始。新生的妖魔做了噩梦,瞥见了原初梦境。她的噩梦变得更糟,因为她时常是捕食者而非猎物。她伴随着开始的信号惊醒:满头汗水、有时候哭泣,但变得更有智慧。她进食的问题已经解决,这并非总是(或从来不是)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但她知道必须做出什么改变。
        有时她会梦见他人的智慧。她看望一个几乎过劳死的朋友,并梦到巨人殴打她、打断她的骨头、由于她徒劳地试图组装一个破碎的罐子。她醒来时知道,如果她的朋友不辞职的话他就会崩溃。她告诉了他自己看到了什么;充满希望的是,他听取了这些。
        有时候这教训更可怕。她梦见了黑暗中有一只怪物,跳出来并抓住她的朋友,只留下一抹血迹。当她醒来时,她知道了真相:她的朋友之一是个掠食者,在他们相互的社交圈中工作着。她会面对他吗?会告诉她剩下的朋友们吗?也许他们会听...但他们也有可能说这都是一场梦。
        但有一天,一个真正的妖魔找到了她。她不知道,妖魔是如何知道她的梦的。但是,妖魔展现了它的力量和本质,并且她看到了在其下的恐惧...并意识到了。也许她从来没有见过那个怪物,但在梦中看到了它的兄弟姐妹。有些人在黑暗中与它面对会感觉到害怕,但有些人却会感到感激。噩梦是可怕的,是的,但它们带来了宣泄和有益的教训。
        妖魔解释说做梦者比大多数人更深刻的了解原初梦境的知识,因此她适合成为幼子的一员。但是,为了加入家庭中,她必须放弃她的灵魂。她将变得并非人类,表面看上去还是人,但拥有一个恐惧。她再也不会做梦了,相反,她将成为教导严酷教训的噩梦。她将成为原初的化身。
        如果做梦者接受了,她会入睡并再次梦见怪物,但在最后的噩梦中,怪物抓住并吞噬了她。她经历了片刻的黑暗、美丽的寂静、被遗忘的片刻。许多妖魔报告说,在那一刻,它们看到了黑暗之母伟大而可怕的面孔。然后恐惧来了。
        恐惧是原初梦境中的一个怪物,它冲上来与做梦者融为一体。它将做梦者的噩梦从她哥哥或姐姐的噩梦中分离出来,而做梦者——现在是个妖魔——发现自己到了新的巢穴。恐惧现在成为了她的一部分,她看到原初梦境在她面前伸展开来,充满了人类自从创世之初就获得的艰苦奋斗的智慧。它们是一个巨大巢穴的一部分,是遍布世界的怪物家族的一部分。
        当然,伴随着解脱而来的是可怕的知识,因为妖魔意识到必须满足她可怖的饥渴来喂养恐惧。妖魔从孩提时代学到的一切就告诉她怪物是邪恶的。怪物充其量是一个被胜利的英雄杀死的恶毒动物。在大多数情况下,怪物是一个类比:撒旦、欲望、贪婪、或者任何其他社会希望妖魔化的品质或存在。怪物是邪恶的,她错了;妖魔知道的每个故事都以怪物的灭亡而告终。妖魔不得不接受自己是个怪物的事实,并且在大多数的故事当中,她就是坏人。
        当然,妖魔迅速达成的结论是,他们需要定义自己的故事。妖魔不是坏人,她是个教训。

魔窟The Lair
        所谓她和她的恐惧联系的一部分,每一个妖魔都有机会进入一个原初梦境的小口袋,也就是她的魔窟。魔窟反映了恐惧的本质和妖魔本身的个性,成为了两者的混合体。魔窟的基本组成和恐惧的性质有关——例如,水生的恐惧往往偏爱水下的魔窟——但从那里开始,妖魔的个性和经历将其塑造成完全个性化和独特的事物。在魔窟里可以找到所有令人着迷和惊惧的地方;准确地理解为什么魔窟会变成这样,有助于深入了解这个妖魔的本性。
        除了作为私人的圣地之外,魔窟也表达了妖魔的力量以及她与她的恐惧有多么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当受生者放纵她的饥渴并探索周围的超自然世界时,魔窟将会扩展、变得更大更复杂,同时也为妖魔提供了它自己的新优势。起初这是个简单的用来恢复和反思的空间,而一个经验丰富的妖魔的魔窟更像是走进了一个小世界,为那些愚蠢地追逐受生者进入巢穴的人呈现了可怕的危险。
        如果妖魔加入了一个妖窠,他们的魔窟也会建立联系。原初梦境的流动法则和噩梦逻辑允许特征和环境的不可能的组合,因为它们的空间连接在一起。这样就形成了一种由相互连接的巢穴构成的结构,这种结构比任何一个妖窠中单独存在的魔窟更坚固和危险:一个更有价值的对英雄和其他在外狩猎的危险的防御。同样地,特定区域内所有妖魔的巢穴通常都有一个与最强大的本地生物或任何其他超自然生物产生共鸣的特性,这些生物激发了足够的恐怖来给原初梦境涂上了颜色。
        当然,共享魔窟也有其危险。与其他妖魔联系在一起的魔窟意味着其他人可以进入角色最私密的空间,甚至可以邀请外人进入这个空间。一个英雄如果成功地攻破了妖窠中一个妖魔的魔窟,就可以使用它来接近其他与之相关的妖魔,更不用说私人的避难所是在背后捅别人一刀的绝佳场所了。不过,妖魔在自己的巢穴里总是更强大的。

饥渴Hunger
        所有妖魔都有一种叫做饥渴的原始驱动力,他们必须放纵这种驱动力以满足恐惧的欲望。饥渴可以是一种非常简单、直接的东西,比如跟踪和杀死猎物的欲望,也可以是一种更抽象的东西,比如惩罚他人的罪过。虽然原始的驱动力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一样的,但妖魔对这种驱动力的理解却各不相同——例如,与其说是字面上的猎取猎物来吃掉他们,不如说妖魔在隐喻跟踪目标并“吃掉”他们的信任。
        无论如何解读,饥渴总是能满足恐惧的胃口。换句话说,就像年长的妖魔对年轻妖魔说的那样,“如果有人吃了,别的东西也会被吃掉。”例如,妖魔可能会让自己认为自己只伤害“坏人”来满足她的饥渴(直接惊吓目标或以他为样本来模仿),但在内心深处,她知道就恐惧而言,实际上任何人都可能去做——有一天,如果她不够小心的话,他们可能会去做。尽管在某些极端情况下,妖魔的饥渴会变化,但这是很罕见的,它总是表明,妖魔进行了一场深刻的斗争来与恐惧和解。
        很自然地,妖魔用饥渴来喂养恐惧,但这并不是他们所做的全部。妖魔满足了他们的饥渴,从原初梦境中汲取教训。所有妖魔都有其独特的教训可以以各种方式传授;这些教训来自于妖魔的族系以及饥渴。然而,为了教导这个教训,教训的目标必须生存下来并将其内化。梦魇只有在做梦者醒来时才有用,智慧只有在有人幸存下来并使用它的时候才起效。恐惧不理解(或不在乎)这一点;它只是会在妖魔去杀戮以喂养它的时候会高兴。然而,那些仅仅沉溺于自己恐惧的冲动的妖魔往往会有糟糕的结局:有些会面临他们亲族的审判,另一些则吸引到了英雄。

英雄Heroes
        哪里有怪兽在狩猎,哪里就有英雄追踪。随着妖魔力量的增强,她不可避免地吸引了追踪她留下噩梦的猎人,就像在尘土中留下痕迹一样。文学将这些人理想化为神选的冠军,将自己置身于堕落的怪物和无辜的受害者之间,但幼子们知道真相要复杂得多。
        妖魔用噩梦的恐怖来喂养他们的恐惧,而英雄则用不同的方式“喂养”恐怖。如果人们感觉到害怕——不仅仅是个人,而是整个国家——他们就会寻找仇恨的东西和一个告诉他们该做什么的领导人。在遥远的过去迷雾中,英雄是帮助人们理解和将原初之梦带给他们的智慧传授的人。也许他们是萨满、是领袖、是法官、或者巫师,或者他们只是勇敢地走进黑暗的洞穴并报告他们在那里发现了什么的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故事更多的是关于英雄而不是教训。英雄成了传说、神、以及圣人。随着人口的增长,英雄对原初梦境的理解和关系发生了变化。曾经能够理解噩梦的智慧的人们,现在会本能地、报复性地厌恶和愤怒。那些愿意讲述和复述警示性故事地人,现在不相信别人能够学习或成长。英雄们来到这里,制造武器,冲向黑暗:不是为了学习怪物可能传授的智慧,而是杀死它并取下它的头。
        在某些方面,现代的英雄在某种程度类似于最终成为妖魔的梦者。他们会经历原初梦境,但与成为妖魔前不同的是,他们不会从中学习。他们很早就从噩梦中醒来,却对梦境试图教给他们的东西一无所知。他们从自己的梦滑向别人的梦,最终,他们看到了恐惧——在那一刻,他们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保护受惊的群众,杀死恐惧,除掉妖魔,成为英雄。
        充其量,英雄与古代史诗中的主角有着强烈的相似之处:有着严重缺陷的人们注定了可怕但光荣的命运。最坏的情况是,英雄是满身疮痍的疯子,他们执着地追求摧毁原初梦境的恐惧,这让他们对周围的人来说都很危险。
        妖魔常常同情英雄,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这样。毕竟,即使是最崇高的妖魔也毫无疑问是最可怕的噩梦,会捕食人类来满足自己的饥渴。是的,她有她的理由,但不是所有的妖魔都会克制自己,所以英雄也许是一种不可缺少的罪恶,会把那些走得太过极端的妖魔排除掉。
        问题是,英雄并不是真的在试图解决问题。他们并不是要杀死妖魔,而是要让自己因杀死妖魔而受人尊敬。当幼子们从一次来之不易的教训中迸发出来的畏惧和领悟中受益时,英雄们则从永不消失的畏惧的表象中受益。妖魔利用恐慌来教导(当然,也用来喂养他们的恐惧)。英雄利用恐慌将之变成依赖和奉承。一个英雄杀死了一只妖魔,但随后意识到噩梦还没有结束,他的工作还没有完成,更多的怪物必须死在他的剑下。他无法获得他应得的名望,因为世界并不相信怪物,因此他涂抹了妖魔的名字,将她公之于众,使她因世俗的原因和犯罪(无论事实与否)而被仇恨,并积累知道他和他敌人真相的追随者。
        最终,妖魔们认识到英雄的循环是他们本质的一部分,就像他们的魔窟和恐惧一样。人类害怕妖魔——这与他们所做的事情密不可分——而人类害怕的东西,总是会不断地试着摧毁。妖魔很快就知道,他们不会因为人类有那种反应而生气;这是人的本性。然而,与此同时,幼子们知道他们有一个目的:他们有能力教人们一些艰难但有价值的教训。世界是一个可怕的地方;黑暗中的怪物在那里总是有原因的。主要的叙事可能是“英雄崛起,杀死怪物”,但受生者认为这种叙事低估了他们,展示了他们对人性的缺乏信心,当然,最后以妖魔死亡告终。另一方面,英雄们很少质疑自己的英雄主义,这就是他们如此危险的原因。

非著名新人,参过的团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一只手数10),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值得纪念的角色:
赛博朋克时代的换生灵小宠物伊莉斯(已结团)
不死人调查员爱莎(14级已结团)
鬼畜战士、魔剑士米蕾优(5级)

离线 莉赛特

  • Guard
  • **
  • 帖子数: 133
  • 苹果币: 2
词条(二)
« 回帖 #3 于: 2020-06-14, 周日 13:01:00 »
梦魇Nightmares
        虽然看起来妖魔最让人害怕的是看上去的样子,但他们很大一部分力量来自于他们制造梦魇的能力,在这时幼子会唤起原始的恐惧来伤害和恐吓他们的目标。梦魇在内心深处的恐慌和感觉上发挥作用;无论目标如何试图说服自己“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他们的身体都将其视为真实。最强大的梦魇实际上可以变成现实,扭曲现实一段时间,以显示原初梦境的可怕一瞥。

返祖Atavisms
        如果梦魇是妖魔与原初梦境和恐慌本质联系的表现,那么返祖就是她恐惧的表现。它们允许妖魔暂时改变自己或她的周围环境,以给予她恐惧的标志性能力,如巨人的力量,九头蛇的再生能力,龙的火焰,或鹏的精准。
        在它们最强大的时候,一些返祖在身体上改变了妖魔,但它们大多只是通过使用受生者作为它们原始力量的渠道来在一顿啊时间内维护了恐惧的真实本质。最终的结果可能会更令人不安,因为一只看上去非常普通的妖魔的手可能会留下毁灭性的爪印,或者她的肉可能会重新编织在一起。返祖可能并不是细微的,但它们用原始的力量弥补了细微的不足。当妖魔激活返祖时,超自然生物和对超自然现象敏感的人便瞥见了恐惧,这让他们对自己所看到的有了一些小小的了解。

亲族Kinship
        尽管其他的怪物可能会否认(或仅仅是不理解),但就妖魔而言,他们与其他超自然生物的家庭联系显而易见。妖魔能一眼认出怪物、甚至是有超自然天赋的人类。他们可以延展黑暗之母的祝福来激活另一个生物的力量,他们甚至可以利用更年轻兄弟姐妹创建的另一个世界的门户,要么进入他们预定的目的地,要么强行进入原初梦境的门户。

妖窠Broods
        虽然他们的一些年幼的兄弟姐妹参与了庞大的影子社会,但幼子没有这样的全球性组织。妖魔们确实有一些文化上的理解和习俗,大多围绕着他们对彼此的家族的理解。家庭并不总是和睦相处,但他们确实彼此了解,这很重要。
        区域性组织很常见,通常围绕着该地区最强大的妖魔来安排。一个至尊妖魔会自然地占据一个地位,若不是领导和尊重的话,就是畏惧和顺从。不管是否是妖魔魔窟的一部分,原初梦境的腔室都微妙地反映了该地区最强大、最可怕的超自然生物。如果那是一个妖魔,他的魔窟会影响所有其他的魔窟。例如,如果最强的是一个吸血鬼王子,在这个地区的腔室可能会有血腥的味道。
        无论某个地区出现什么超自然的景象,幼子通常会与当地的其他妖魔建立紧密的联系,形成一个群体,被称为一个妖窠。妖窠的成员们将魔窟编织在一起,打造出一个更强大的共享领域,从而使他们在面对诸如英雄之类的外部威胁时获得更大程度的安全。对一个妖窠的幼子来说,满足自己的饥渴也更容易,因为当一个成员喂养时,整个群体都能集体获得满足。

传承Inheritance
        每个妖魔对其本质的反应都不相同,所以他们追求不同的终极目标也就不足为奇。更有经验的受生者谈到了一种叫做传承的东西,在这种情况下,妖魔在她的人类本质和她的恐惧之间进行了权衡,在这个过程中,变成了另一种东西。一些经历了吞合,恐惧与妖魔的身体融合,转化为一个暴力的生物潜伏在黑暗的世界。这些生物离开了原初梦境,屈服于英雄的叙事,变成了猎取肉体并等待英雄杀死他们的威胁。另一些则进行了悔断,逃离了物质世界,转而成为梦魇之魂,永远萦绕在原初梦境中。悔断也可能发生在非自愿的情况下,如果妖魔的身体死亡而恐惧却完好无损的话。
        极少数完全接受了他们的恐惧和他们的人类本质,成为了一个显神:难以置信的强大和危险的存在,他们的双重本性的融合是无可比拟的。这些显神是传说中的传说,是黑暗世界中真正的怪物。

边栏:家庭集会:妖魔跨线FAMILY GATHERINGS: BEAST CROSSOVERS
        《妖魔:原初梦魇》被明确设计为跨线友好型游戏,这意味着它虽然是一款完全独立的游戏,但它也可以轻松地与其他《黑暗世界》游戏一起运行。因此,你可能会看到其他《黑暗世界》书籍的引用以及相关页码。如果你有这些书,参考的章节和规则将对跨线的游戏有用;如果没有的话,不用担心,因为它们也不是游玩妖魔所必需的。
        第五章里详细讨论了妖魔的跨线游戏。

非著名新人,参过的团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一只手数10),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值得纪念的角色:
赛博朋克时代的换生灵小宠物伊莉斯(已结团)
不死人调查员爱莎(14级已结团)
鬼畜战士、魔剑士米蕾优(5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