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M:tAw 2E】沉睡行者  (阅读 566 次)

副标题: 看得见的眼睛

离线 伊拉

  • Guard
  • **
  • 帖子数: 279
  • 苹果币: 0
【M:tAw 2E】沉睡行者
« 于: 2020-06-13, 周六 18:08:44 »
沉睡行者

谎言必不完美,这是自然的。即使像冥寂诅咒(Curse)那样深入世界,它也不是无懈可击的,而只要有充分的时间,熵会完成一切。因此,在一些特殊的例子,特别情况的产物,有些人虽然没有完全觉醒但也逃脱了冥寂诅咒。

免疫诅咒
沉睡行者不受冥寂诅咒。他们无法像觉醒者那样看到真相,他们不理解上界,但他们不像沉睡者会遇到麻烦。他们不会增加矛盾,不会造成失谐,也不会忘记看到的东西。

各种各样
一些人是沉睡行者是因为他们从没遇到过诅咒。很小一部分,是由于他们独有的特异能力和奇特本质,让他们不同于人类。也许这是种觉醒者也无法探寻的上界联系。也许他们从其他来源获得对谎言的保护。更小的可能,怪人接受怪相。

并不总是带进觉醒者社会,尘世的各行各业隐藏着可以分类为沉睡行者的人,尽管他们可能永远都不会直面上界或深渊。任何永远人格(integrity)和一点反应内在天赋或天生能力的超自然优势的人都对冥寂诅咒免疫。有一个能告诉你人什么时候会死的相机不能让你变成沉睡行者。因为一种奇怪的能力钻进连环杀人犯的脑子里知道他想什么,可以帮你击退冥寂。喝一滴吸血鬼的血不算作沉睡行者,但从这个纽带开发出神秘能力算是。变形者和半精魂的子嗣算是沉睡行者。

从沉睡到沉睡行者
通过根源编织法术盗火可以强迫沉睡者变成沉睡行者是可能的,绝望或算计阴谋的觉醒者早就知道这个办法。但这是非常野蛮的方法,并且在判断是否触发崩溃点或智慧检定时总是视为明显的超自然力量。即使法术成功,沉睡者在法术作用之前任然是一个沉睡者。并且在法术失效后,冥寂会遮盖这个暂时的沉睡行者看到的所有明显魔法的记忆。

在暴力手段之外,法师对怎样让一个人变成沉睡行者并不比他们对怎样让一个人觉醒了解的更多。所有第二章描述的通往觉醒的道途都可能失败,并把一个沉睡者变成沉睡行者。盟会进行了数不尽的研究来确定法师的血脉关系是否让人更可能变成沉睡行者,但假如这真的有效果的话这种效果也微弱到无法证明了。血脉力量没有用,每有一个拥有一个能看并记住他施法的孩子的学徒,都有一个接近大法师的大师的孩子和孙子都是沉睡者。

有专长、狡猾或有权力的沉睡行者融入觉醒者社会通常没有困难,假如允许的话。他们对任何结社和盟会都是有用的成员,由于他们可以替法师完成太忙而没时间或不擅长的事情。尽管任何觉醒者机构都不太可能让沉睡者担当在众多结社之上的明确的权威职位,或让他们拥有他们无法理解的魔法物品,一些集会、决策会、结社、甚至峰会会为他们中的杰出的沉睡行者设立荣誉职位。一些觉醒者对这种做法嗤之以鼻,或是区域内禁止,但这种情况确实在发生。

顿悟
一些觉醒者相信一个在次等席接触觉醒者社会或魔法的沉睡行者比一个突然撞见真实的沉睡者更难以觉醒。他们的论点是经常接触上界辐射的人也许难以体验完全的灵知的揭秘,就像是泰国的僧人禁止自己在经师中学习,相信在他们做平凡的活动时会自然的理解和启蒙。没有可靠办法来研究这种现象,证明他对或不对,所以他仍是一种传统猜想,时不时受到挑战。

边栏:例外的沉睡行者
这一节的目的是提供沉梦初醒中的凡尘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的参考。这些是趋势。有些人就是违反趋势,而有时趋势都是基于旧的数据。如果一个玩家有一个参与评议会数十年的沉睡行者,并且想让那个人有一天觉醒,说书人应该在游戏中让他慢慢实现。“这不能发生因为书上说不行”永远不能超过玩家的力量并破坏一场好游戏。


持盾者(Shield Maiden)和扛旗者(Flag Bearer)
真相是,技术层面来说,任何和法师有交感链接的人都可以替他承担法术。四棱钻相信在时间之前,这通常表现为智者和他们的同伴的协约。因为失谐的缘故,这类事只能由沉睡行者完成,甚至仅仅尝试让沉睡者承担法术都被绝大多数觉醒者法规视为犯罪。

机制是这样的:一个法师只能维持由灵知决定数量的法术,但他可以让一个沉睡行者保存法术只要他们具有交感链接并且沉睡行者理解并同意这件事。

前半部分基于熟悉和亲密度。基本上一个与法师有中等链接的人可以替他维持一个法术。有强烈链接的人可以维持两个。这些法术不算入法师的掌控法术数量,但仍受到法师操控,并且可以如常弃置或取消。沉睡行者不能操控法术,尽管是由他的灵魂来保持法术。

后半部分则模糊不清。让不知情的助手或随从承担法术的行为每次都会失效和失败。告诉沉睡行者要干什么则会成功。详细的解释上界的内在规律不是必须的,很多法师用凡尘的符合解释也取得了很大成功。用传统的宗教仪轨、超自然科技、或哲学辞藻来解释都可以,只要包括最基础的真相:比如说“我在利用你让我强壮”或“我在利用你让我安全”,不管解释的其他部分是什么样的。

到这里,沉睡行者必须以自己的自由意志同意。通常,这涉及一系列协商,但最后不能用魔法强迫(这种情况下以魔法强迫会让法术失效)。玄密会的一些老资历、有组织的沉睡者学究推测这些交易追溯到古代的沉睡者和觉醒者签订的协约,并暗示还有更多的协约而觉醒者们仅仅是没有尝试去发掘。

施展被沉睡行者维持的法术对双方都是把双刃剑。维持法术会让沉睡行者变成敌人的目标,既是为了对抗法术的来源,也是为了将法术反过来对向法师,并利用沉睡行者和法师的交感链接。尽管沉睡行者需要粗略了解他同意的是什么东西,觉醒者并不总是让他们的同伴知道要画在他们背上的法术目标是什么。

类别和概念
是什么让沉睡者变成沉睡行者?他不只是一个巧合或者是天督的精密计划的一个小差错?这很难说,甚至没有觉醒者学者进行过(或甚至是能够)正式的调查。也就是说趋势确实存在。下列的概念和角色创作列表是为了给玩家和说书人一些为沉沦俗世添充悲剧性的知情者的点子,以及他们怎样在这个根本无法掌控的世界存活甚至钻营。

厄运之人
他把“作为受害者”变成了一项艺术。最开始是他高中时发现他可以伪造受伤或让小伤看起来更严重来翘很多课。到现在,他通过皮肤组织受伤挣到了那些没有一技之长的人一辈子的钱。他还有出现在魔法事故或是深渊爆炸现场的神秘窍门。他被先知绑架了两次。幸运的是,他减轻伤害的功夫和他伪造伤害一样好。目前,他正密谋给一个敌对结社的领袖寄告发他触发帷幕的黑邮,而这个罪状是由他本人小心策划的。他的觉醒者朋友们亲密的称他为人形冒险触发器,每个都带有不少伤疤。
技能和优势:厄运之人一直在运转社交游戏,所以高掩饰是重要的。他发现对法师们没有比说真话更有效的了,并且把感知磨练得敏锐无比。他曾被冥寂淹没,并有些低等级的超自然优势,或者是1点的沉睡行者优势。事实上,他的特长在于他如何玩这场游戏,而不是特殊的力量。

秘学调查员
并不是所有的神秘学都是超自然,感谢深渊的腐败和上界对尘世的影响。当法师评估一个谜团并发现属于某个神秘学调查员的专业范围时通常会将他叫来,或者是当法师忙不开的时候让他尽力而为。他和谜团打交道,并擅长用分析的思维方式处理混沌或者扭曲心智的恐惧。他的内心也许极度崩坏,但几乎从不显露。
技能和优势:自然的,秘学调查员拥有高神秘学和高调查。在此之前,他通常有另外一个职业作为接触神秘世界的契机,这另外一个职业给予他另一个高等级技能。比如他曾是一个医生,会有高医学。曾是一个警察,会有肉搏和枪械。他可能有专业训练优势。由于他多年的依靠睿智谋生的经历,他是一个偏重技能的角色。他可能由于频繁的接触超自然成为沉睡行者。他就是死鱼优势的化身(见下)。

骇客
他的老板精通魔法但不擅长生活。这事说起来复杂,但基本上就是结社露出了马脚吸引了骇客的注意。最开始,他只想取点容易钱并因为好奇看了一眼。但奇特的事情变成了谜团,并展现了一个和电脑科学同样神奇的世界。所以他追查下去,向他们展现他发现的东西,并说明这对他有多么容易。结社的成员们睿智的将骇客拉到了自己一边而不是破坏。现在他有了老板,或多或少。他们对他知道的有多少,他对他们知道的就有多少。不错的安排。
技能和优势:电脑,显而易见。但骇客并不是网络论坛崇拜者;他潜入过多少服务器,就潜入过一半多的实际的楼房。他在潜行和偷窃上有技能点。

魔鬼的小助手
她穿着黑色斗篷非常合身,并且戴着五芒星时看起来一点也不尴尬,既时尚又如同舞台剧角色般的神秘。她可以当一个非常成功的小型秘教领袖或自由神秘学家,但她选择用才能向结社的法师提供私人服务。她并不是如你所想的那样魔法,尽管她自称第七时代女巫。她只是擅长时间规划和人力资源。确实她对乐维(撒旦教)、黄金黎明、卡巴拉还有维基上没有的仪式魔法传统有够用的知识。但她实际提供的服务是使用智能手机、计划表、以及HR风格的人际关系。当结社需要一个强大紧张的仪式,他们叫来魔鬼的小助手;她打开手机群组,三小时内就能赶来一屋子准备好的仪式家。
技能和优势:魔鬼的小助手实际上有她自己运转的秘教,以及一些其他结社能用得上的社交优势。在此之上,她很迷人且惹人喜欢,在风度和社交上很有天赋。她不是完全的骗子,字面上的中等级,但远比她其他的能力少出现。

沉睡行者优势
下列优势适合有一点超自然联系的角色。所有优势都提供沉睡行者身份,但不对觉醒者开放。

咒印携带者(●到●●●)
先决:沉睡行者
任何沉睡行者都能为觉醒者分担额外法术,但你特别擅长。
效果:通过自我的内在的力量,你能为觉醒法师额外分担每优势等级一个法术。

死鱼(●●●)
先决:沉睡行者
所有沉睡行者都逃离了冥寂,但你绕过了恐惧本身。不管凡尘向你扔了什么,你都可以冷静面对。
效果:不管面对什么,只要他的来源是魔法的,你不需要投骰检定来对抗恐惧或恶心,并且自动抵抗施加它的魔法。这包括让你恐惧的心智魔法和让你反胃的生命魔法,只要恐惧是外在的。如果魔法尝试激发你已经有的处境或恶德,你不免疫,但将你的沉着视为高2点。

无法安眠(●)
先决:人物由于深渊或上界遭受了三或更多的崩溃点并且现在视为沉睡行者,即使他并不是以沉睡行者开始游戏。
效果:由于经常性的折磨,你的角色对所有深渊或上界引发的崩溃点+2抵抗骰。

被关爱(●●●)
先决:沉睡行者
什么东西或什么人关爱你。他对你的爱包含力量和真实,以至于改变了魔法与你相互作用的方式。这个优势不要求你为这些感情做出回报,甚至是你是否意识到你被人强烈的关爱。
效果:只要关爱你的人或什么还存在,没有人或东西可以和你构建强烈联结,但你可以和他们建立强烈联结。另外,如果你受到伤势减值,或是意志力低于一半,那个人或什么会知道。

传话筒(●●)
先决:沉睡行者,导师●+
你的导师不经常参与觉醒者社会,尽管他有一些权威。你常扮演代理人,并被视为代替你的导师传话。如何利用这点,以及导师会怎样看待你曲解或滥用代言权,需要和说书人提前商量。
效果:你可以借用导师的地位优势,假如你被授权的话。

遗物亲和(●●●)
先决:沉睡行者
效果:你的人物没有觉醒,但可以使用神器中的魔法。这种能力并不完美。每次启动需要1点意志力。启动神器的检定使用角色的意志力,或神器本身的骰池。

仪式烈士(●●)
先决:沉睡行者
你的灵魂特殊而且是被给予的,或者是其他什么和深渊的强烈联结阻止你完全觉醒。作为结果,当仪式失控时,你可以将矛盾效果吸引到你身上,尽管你“只是”一个沉睡行者。
效果:一,法术引发矛盾时你必须在场。二,矛盾的效果必须对能够影响一个沉睡行者。所有和灵氲或其他觉醒者独有的特性有关的效果不能被吸引。当你遇到不利时如常获得节拍,将奥秘节拍转变为普通节拍。
只要你还有矛盾效果,你从中解救的觉醒者对你处于谦卑处境。你保持矛盾处境直到觉醒者解决了谦卑处境或是你选择将他放出来,无论哪个在前。

仪式理解(●●)
先决:沉睡行者,神秘学2+
你了解怎样在魔法中使用工具和符号,尽管你不理解背后的真相。尽管如此,你能够收集、排序、准备仪式物品并且增加任何你参与和准备的觉醒者仪式。
效果:进行一次和仪式相符的掷骰:智力+电脑来准备自由议会科技仪式,或是机智+神秘学来为沉睡行者不了解全部的玄密会仪式准备秘密材料。每个成功骰获得一个施法加骰,觉醒者可以用一点意志力“来”买。每个参与仪式的法师可以购买一点,并从沉睡行者的“骰池”减少一点。这个优势提供的加骰不算入法师的咒具数量限制。

沉睡行者(●)
先决:人格完整度
拥有这个优势,你的角色被视为一个沉睡行者
效果:角色对冥寂诅咒免疫,不会造成失谐,并且遵从这一节提到的其他沉睡行者特性。这个优势对拥有其他内在的超自然优势、或者是超自然模板的人物没有必要。

狡猾(●●)
先决:传送行者
你的角色知道如何顺势,何时蹲下躲起来,以及如何躲避指责。你身边的觉醒者们可能做了什么不光彩的事情,但不管怎样你看起来干净无辜。当人们互相指责,你被人忽略或者是觉得无辜,或者说,比你的觉醒者同伙更无辜点。
效果:花费一点意志力激发这个效果。觉醒者角色会首先指责其他可选的角色。这不能阻止那个角色被证明是无辜的,并让猜疑返回给你。但可以为你逃跑或防卫争取些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