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Mta:2E】附录二-凡尘传说  (阅读 790 次)

副标题: 时间之前和升华

离线 伊拉

  • Guard
  • **
  • 帖子数: 279
  • 苹果币: 0
【Mta:2E】附录二-凡尘传说
« 于: 2020-07-15, 周三 22:52:15 »
人们搞错了一点,就是想象亚特兰蒂斯具有可定义的属性。这当然是错的,至少不是以他们想象的方式定义。
这里有太多亚特兰蒂斯了,未来还有更多。
它只是个符合,代表魔法的符号。
真正的亚特兰蒂斯在你的内心,就像在所有人内心一样。是黑暗海域的沉没大陆,失落在潮湿阴暗的故事和传说的浪潮底下,浪花冲击在我们心灵的海岸上。
亚特兰蒂斯是黑暗大陆。是文明的摇篮。
位于西方的失去的土地,但永远是我们真正的摇篮和目标。
——尼尔盖曼,《魔法之书(The Books of Magic)》


亚特兰蒂斯是最伟大的城市。亚特兰蒂斯是觉醒者潜力的顶点。在亚特兰蒂斯每一个法师都能达到完美,实现最辉煌的梦想,让天上的星星都在地上的奇迹前黯然失色。

亚特兰蒂斯是法师内心回响的真相:手掌按在守望塔基座时穿透身体的振动;在墙上书写他的名——他的『名』——的墨或血或泪的流动;凿刻字母时在墙上留下的刮痕。

亚特兰蒂斯是法师们告诉自己的谎言。

亚特兰蒂斯是,也不是。

离线 伊拉

  • Guard
  • **
  • 帖子数: 279
  • 苹果币: 0
Re: 【Mta:2E】附录二-凡尘传说
« 回帖 #1 于: 2020-07-15, 周三 22:53:41 »
时间之前

从人们能回想起的时间起,法师们就将亚特兰蒂斯的故事由导师讲给专注的学生。黄金之城的故事一直在讲,尽管从没有发现确凿的证据说明它存在。贤者们说高塔螺旋向上触碰天空。白银天梯说我们曾是祭司和大臣。钢箭盟说我们曾是守卫和和平卫士。也许他们真的曾是,如果这些不只是符合的话。城市的巨大毁灭中没有留下确切记录。没有人发现能够证明,而不是怀疑,亚特兰蒂斯存在的证据。

法师们有的,让法师们如此坚持那个遗失的亚特兰蒂斯的传说的,是一些根本不符合这个世界的碎片。玄秘会的探险者的日志能存下一个图书馆,里头写满了从不存在的文明的遗迹的描述。在世界的角落,法师们造访从不存在于地球的国王的墓穴,发掘出不可能生物的骨骼,在人类不可能达到的洞穴找到壁画。至少不是我们已知的历史。

沉睡者的科技对这些遗物没用。使用科学方法测年得到不可靠的结果:这个碎片来自中生代,来自公元前50年,来自13世纪。它仅仅几秒钟近同时几百万年久远。也许机器是故障了吗?

法师们用时光魔法溯源不比他们好到哪去。绝大多数体会到深入骨髓的疼痛,以及数日或数周的暂时混乱。地球远远比人类年长,不论法师们回溯多远,在人类历史内甚至更远,都没有亚特兰蒂斯。

这些遗迹和遗物的线索无法汇总到一个单一,一致的历史。时间之前的城市和帝国的传说播撒在世界各地的神话里。阿兹特克的白地(阿兹特兰,Aztlan, 阿兹特克传说的发源地);摩诃婆罗多(印度史诗,Mahabharata)讲述了娜迦王朝的历史;古代佛教徒记载中的香巴拉(Shambhala)。叫它为北方乐土(许珀耳玻瑞亚,Hyperborea,希腊神话的长生乡)或者安魂岛(布勒提亚,Brittia,荷兰-法兰西传说的神秘岛)或失落之城(派提提,Paititi,印加传说的隐居所)。把它的居民叫做皮拉斯基人(Pelasgians,爱琴海的远古居民)或梦幻时代的部民。“亚特兰蒂斯”只是一个总称,对起源于远古希腊的四棱钻盟会更为习惯而已。

在过去四千年,觉醒者追逐这些矛盾但又相似的故事获得了一个更庞大的真相:在现在的世界之前存在另一个世界。关于时间之前的人类知道的非常少,但盟会认可几个关键点。

觉醒者存在于时间之前

这些神秘城市的故事围绕着一些超凡的人物。很多故事提到了巫师、魔术师、神子的特性。另一些专注于比他们的对手更快、更强壮、更聪明的男男女女。不管这些超能力是由神还是由英雄们的意志授予,毫无疑问他们不仅仅是普通人。

时间之前的人类居住于,或者是升华到,上界

它就记录在洞穴壁画里,如果你知道应该找什么。它记录在帷幕守护者破译后不愿公开的一行象形文字里。记录在一个自由民从一个荒凉废墟里录制的由神言吟唱的歌曲片段里。时间之前的觉醒者们褪去他们的肉体凡胎回归了一切起源的上界,变成了纯粹的魔法生物。

他们的行动戏剧性的改变了整个宇宙

他们的升华破坏了世界。传说提到了一个海面上升起的扭曲螺旋“星梯”,一个同时出现在凡尘、星界和所有上界的传送门。玄密会的书籍里写到天堂之战,被推翻的亚特兰蒂斯之王的背水一战和盗窃了众神王座的天督(译注:都是复数)。为什么会这样不如最终结果重要:最初的那群觉醒者造成的破坏让我们无法触及上界。它将人类留在凡尘,一个时间之前留下的碎片,让冥寂留在沉睡者心中,并且无法轻易越过深渊回到上界。先行者的造成的破坏是如此巨大,将他们自身从存在抹除。现在的世界就是一直以来的世界:一个亚特兰蒂斯只是一个童话故事的世界。一个谜团。一个传奇。一个谎言。

离线 伊拉

  • Guard
  • **
  • 帖子数: 279
  • 苹果币: 0
Re: 【Mta:2E】附录二-凡尘传说
« 回帖 #2 于: 2020-07-15, 周三 22:55:33 »
升华

凡尘到底是由天督构建的,亦或是由法师之间的战争造成,又或仅仅是现实无法承受的过多魔法力量,是一个持续几千年的争论,也许从第一个被留在凡尘的觉醒者站起身并将他们膝盖上遗留的亚特兰蒂斯的尘土弹下时就开始了。

这个故事的寓意并不是不要去寻求升华。升华——摆脱尘世束缚和回到上界,品尝本源法术成为本源一部分的渴望——是尘世无法磨灭的渴望。升华之路既不简单也不笔直。行愿者倾注了如海般的笔墨记载他们听到的其他成功升华的法师的传言。这些记载几乎都不是目击记录——一个学徒的作证、一个盟会同僚的谨慎记录——而是从朋友的朋友处听到的,一个秘学家从一个贤爵听到的从一对锋矢听到的他们的祖师看到的。

就像从失落城市的故事碎片,从升华法师的谣言中也能提取真相。没有两个传说完全相同,对渴望升华的觉醒者来说既激动人心又让人绝望。有这么多分歧,有谁能确认到底条件是什么?没有单一、清楚的抵达上界的方式,任何人都可能升华。

几乎所有法师都听过一个升华的故事。它们是盟会圣所的哲学讨论的主题。结社在酒瓶中辩论直至深夜。他们相互悄声说出赝名,不是他们自己的,而是那些合身魔法的法师的。那些再也不属于凡尘,因为他们的存在已经变得更庞大的法师。他们的名字、样貌、被他们的同辈与他们或他们的魔法风格联系起来的物品,现在成了当法师施展法术时可以在心灵之眼中从法术的愿景中看到的符号。以下是两个现代法师可能听到和争论的两个名字。

一个白银天梯的阿坎萨斯,谢拉斯花费一生用未觉醒的方式研究弦论和相关理论。他从没有完全离开他的沉睡者人生——他的热情水到渠成的变成了执念,然后他发现当你用法师之眼观看原子相互撞击时能看到更多。谢拉斯发现时间是一个藤蔓,深深的扎根与土壤,在泥土之下伸展分支。他最后一次被见到是在他去申请伊利诺斯的费米实验室的万亿电子伏特加速器的路上,但没有他到的记录。他留下的笔记混合了复杂的沉睡者的公式,神言评注,和几页起源不明的语言书写的内容。时间法师使用藤蔓,他的名字和他最后的笔记的一些符合来加强他们的法术。

所有关于弗里吉亚的故事都是深夜孤独的路上的故事。她是个无名的莫洛斯,在20世纪早期,她从美合众国的一头走到另一头。并不是一个幽灵搭车客,但或许是从传说得到了灵感,穿着昏暗衣服的女人说服了很多开车者放下他们心头的重负。弗里吉亚是一个你会在时钟越过12点时向她袒露心扉的乘客。搭弗里吉亚一路后,你会变成更好的一个自己。更轻。在大萧条开始后她就消失了,并且再也不曾出现过。她的象征出现在几套觉醒者制作的塔罗牌组里,在象征剧变和变化的牌上。

不管是谢拉斯、弗里吉亚、还是其他升华者,都被曾经知道他们的沉睡者遗忘。升华者滑过沉睡者的记忆就像水流过筛子。冥寂在挚友和家人心中最为严重。每日见到升华者的人,假如他一生中有过这样一个人,会感到一阵忧愁,就像他们爱的人去了一趟很远的旅行。他们很快会转移目标,并且拒绝回想的企图。离升华者的生活越远的沉睡者,记忆越模糊,直到没有人再记得他。

然而法师不会遗忘。他们寻求升华的证据的热情程度就和他们寻求亚特兰蒂斯一样。甚至更多,可能,对那些觉得到了告别觉醒者生涯去追求极致的时候了的人。寻找一个升华法师的旅途的证据就像是一个虔诚的沉睡者追寻圣物:你的物品,即时微薄,也和神秘联系在一起。

升华是一个改变的过程。但法师的灵魂进入上界,他升华时留下的东西也会改变。骨头变成晶体。装着头发的香囊可能变成他的守望塔的纤细的金属,足够织成一个护符并挂在脖子上。这些舍利子(Sariras)是强大的神器,被找到的潜心于的法师作为逃离凡尘的印记。升华发生的地点也可能受影响:凡尘在这里变薄,打开了一个通往代表法师最终目的地的世界的边境。环境会被永久、意义深远的改变——从她的身躯辐射的生命波纹让花朵在沙漠盛开;根源的火花改变了区域的龙脉。

亚特兰蒂斯的陨落让真实离开了法师的手掌。它让法师不能实现最高的魔法伟艺,让世界的大部分陷入沉睡。但觉醒者们没有放弃希望。上界还在这里,守望塔的呼唤穿过深渊,回家吧,回家吧,回家吧。而法师们听到了那个呼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