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GURPS蒸汽朋克1】第一章:蒸汽之梦  (阅读 825 次)

副标题:

离线 ACID67

  • Hero
  • ****
  • 帖子数: 813
  • 苹果币: 2
【GURPS蒸汽朋克1】第一章:蒸汽之梦
« 于: 2020-08-18, 周二 21:17:27 »
清算员萨米在莱姆豪斯的街道上急匆匆地躲闪着,用紧张的目光打量着四周。这对他来说不是一个舒服的地方——他至少欠了东区蜗居三位大王的债,而且他不觉得有哪个称得上心慈手软。可是公事公办,更重要的是,从那天下午送到他顶楼房间的密电来看,下面有人对他的事知道得太多了。
“那边那个!停!报上姓名和卡号!”
萨米转身一看,心中一沉,只想装作没听懂。离他只有三码远的地方救站着一台“发条皮尔人”,它的一双铁臂正对着萨米,眼中闪着红光,巨大的圆顶头……
……突然疯狂地来回摇晃。萨米认出这是磁力机械捕获器的作用,他镇定地向后退了几步,那个机械人被锁死了,一头向前栽进了水沟里,溅起一片泥水,搞得萨米浑身溅满了泥浆。
“你好,萨米。等你准备好了,我会来接受你的道谢的。”
萨米又转过身,当他认出那个声音时,心又往下一沉。黑帽子·贝特西正朝他咧着嘴笑,顺手把玩具弹弓放进口袋里。这就是说,今天他又向无政府主义者欠下了一笔。但这笔账最终算下来,比被捕强些。


1.蒸汽朋克是什么?
当k·w·杰特(K.W. Jeter,第9页)发明“蒸汽朋克”这个词时,他简单地把它定义为“维多利亚时代的幻想”,他和他的朋友们并没有多想;这时“蒸汽朋克”基本上是一个关于“赛博朋克”运动之后会发生什么的玩笑。
《GURPS蒸汽朋克》说,“蒸汽朋克”的一切都围绕着一个问题:“如果……会怎么样?”很多故事都涉及到不同的历史,通常都很疯狂,也很有分歧。但比起这些,21世纪的蒸汽朋克更重要的是风格——特别是维多利亚时代的风格(前后几十年)——经过现代的情感过滤,很少被过于认真地对待。
尽管19世纪的灵感证明了这个标签的“蒸汽”部分是合理的,但“朋克”部分暗示了一种非传统的态度,一种强烈的“自己动手”的精神,以及一剂量叛逆(见《蒸汽时代与朋克》,第5页)。
虽然这么说,“蒸汽朋克”这个词对不同的人有略微不同的含义。蒸汽朋克的任何一个子类型都可以用在角色扮演游戏中,不管是哪一种方式,但要理解这个词的含义就需要回顾一下该子类型的历史

2.源头
一切都有源头。蒸汽朋克的名字可能是在20世纪80年代命名的,但它的灵感和图像来自于更早的源头——蒸汽时代本身和后续的作品。这些作品如果今天出版,会立即被贴上“蒸汽朋克”的标签。

2.1.时代小说
故事开始于18世纪晚期的哥特式艺术运动。这是对启蒙运动时期理性主义的一种反动,让我们回到中世纪寻找灵感。哥特式建筑模仿中世纪的大教堂,哥特式小说也同样痴迷于建筑意象。典型的早期哥特英雄是一个居住在隐现城堡的古老家族的成员,他发现自己继承了一个无法逃脱的古老诅咒。哥特小说往往充满强烈的戏剧性和阴郁。
当时的读者都很喜欢这些充满激情、危险和传统的故事,这些故事一直流行到维多利亚时代(一直到现代,大多以恐怖故事的形式出现)。女王在她的宫殿里,大主教在他的大教堂里,伦敦在宇宙的中心,世界的一切都正确无误。哥特式小说揭露了那个时代的恐惧:如果一切都不对呢?如果一切都大错特错了呢?
然而,早期哥特式的倒退最终与那个时代对新科学和技术进步同样强大的迷恋发生了碰撞。毕竟,这些也有可能出现严重的错误。一个在现代蒸汽朋克故事中扮演主角的人创造了一种新型的哥特小说,理由非常充分。

2.1.1.第一部科幻小说?
1818年,一位21岁的作家,也是一位著名诗人的妻子,写了一本从未出版的小说,据说是受到了一夜讨论鬼故事后噩梦的启发。作者是玛丽·雪莱(1797-1851),尽管她的小说《弗兰肯斯坦》或称《现代的普罗米修斯》(在《GURPS恐怖》第97页有更详细的讨论)在许多方面是经典的哥特小说,依然选择向前展望一个科学时代,而不是回到中世纪。主人公的痛苦不是来自远古的诅咒,而是来自他自己错误的后果,选择的形式是一个聪明但误入歧途的科学实验。因此,它被称为首部真正的科幻小说,尽管“科幻小说”这个词要再过一个世纪才被发明出来。弗兰肯斯坦对后来的科幻小说(包括蒸汽朋克)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
“原型科幻小说”在更早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大多以乌托邦和奇幻航行的形式出现。在这个新的“浪漫主义科学时代”(见12-16页)。很明显,科学提供了观察世界的新方法,而技术变革可能会重塑社会,赋予作家无数新的情节和主题——玛丽·雪莱敏锐地意识到这一点。此外,混乱的社会和新的工业城市受到新的社会压力,犯罪是这种压力的症状之一;科学和理性可能为这些问题提供答案。值得一提的是,在19世纪早期,除了玛丽·雪莱之外,最重要的原型科幻作家是埃德加·爱伦·坡(Edgar Allan Poe, 1809 -1849),他通常也被认为发明了侦探小说。

引用
边栏1-1:蒸汽时代和朋克
“朋克”这个词有很多种意思。最初,它总是个贬义词;尽管它的含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但称任何人为“朋克”都不是一种恭维。然而,在20世纪70年代的朋克摇滚运动中,这个贬义词被用作反叛的象征;这是对摇滚音乐日益公式化和过于复杂的反应,也是政治激进主义的象征。“朋克”这次也很愤世嫉俗,有时还带点苦涩。
那么蒸汽朋克中的“朋克”在哪里?
赛博朋克,蒸汽朋克的文学前身,体现了朋克的愤世嫉俗心态——不仅仅是对人们是否能实现理想的怀疑,而是对那些理想从头到脚是否值得付诸实践的怀疑。当蒸汽朋克表达出类似的疏离感时,它就颠倒时空了,成为了对19世纪的现代观察。但是,认为19世纪是一个道德标准不容置疑的时代,这种想法同样是不符合时代的。这些道德标准在维多利亚时代的学生中广为流传,但严肃文学中的人物,以及大多数现实生活中的人物,都面临着更为复杂的问题。事实上,“朋克愤世嫉俗”的所有元素在19世纪的社会中已经存在,尽管它们并不一定同时存在。毕竟,这是一个革命和激进新思想的时代,一个达尔文和马克思的时代,一个美学颓废的时代,一个波德莱尔和王尔德的时代。
朋克摇滚的另一半是“自己动手”。朋克认为任何人都可以创作音乐;技术能力完全是可选的。21世纪的蒸汽朋克时尚和艺术可能不像1970年代的朋克摇滚一样政治激进,但是他们兴高采烈地采取类似的DIY态度,鼓励粉丝创建自己的服装(可能与从朋克的70年代一样花哨或故意骇人)以及手造或改装设备来满足自己。
因此,蒸汽朋克中的“朋克”可能是犬儒主义、反叛、个性或个人参与——或者是所有都沾一点。最重要的是要避免传统(尤其是现代的传统)以及对维多利亚时代模式的盲从。:

角色扮演的选项
早期哥特小说模式下的角色扮演战役是一款以时代为背景的恐怖游戏。它将最经常唤起对污染(《GURPS恐怖》,第57-60页)和疯狂(《GURPS恐怖》,第67-69页)的恐惧,并将充分利用《GURPS恐怖》143页的“恐惧和疯狂检定规则”和疯狂表(哥特式)。因为现代精神病学并不存在,并且疯狂正是这些故事的重点,所以很大程度上根本没人知道治疗这些影响的方法。主人公们可能无法忍受这一切,只想保留一丝神智并活下来,尽管更加坚定的研究者们可能会寻求压制远古的恐惧,以确保一个新的、有希望的更好的时代的到来。
后弗兰肯斯坦哥特式游戏仍然倾向于恐怖,但随着新的恐惧开始发挥作用,有了更现代的一面。对于科技的恐惧(GURPS恐怖,88 - 89也),当然,还有(虽然越来越过时的)对地狱不存在的恐惧(GURPS恐怖,p . 97)。随着科学描绘的宇宙越来越非人所及地庞大并且完全没有神的一丝痕迹,催生了对宇宙的恐惧(GURPS恐怖,73 - 76页),随着拥有蒸汽船和电报的全球帝国甚嚣尘上,催生了对国家的恐惧(GURPS恐怖,页89 - 90),。随着维多利亚时代道德观念的发展,人们对性的恐惧与日俱增(GURPS Horror,第65页),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人们喜欢吸血鬼故事;允许超自然而不是这个时代怪异科学的游戏肯定可以把浪漫吸血鬼作为对手。不幸的是,治疗疯癫的方法变得越来越少,因为宗教的安慰甚至更加不令人信服,尽管至少疯人院变得不那么可怕了。
另一方面,爱伦·坡创作的侦探小说为战役提供了一种不同的模式。这个时期将这种类型的侦探小说置于“低技术的侦探小说”和“现代侦探小说”之间,前者在《GURPS悬疑》第四章中讨论过,后者在第五章中讨论过。TL5后期的科学和现代警察部队的创造使事情更接近后者,但超级理性侦探的时代还要更晚才。蒸汽朋克的怪异科学和哥特式的恐怖元素会让事情变得有些超自然,所以再看看《GURPS悬疑》第六章——坡式的侦探故事肯定会有一种怪异的色彩。

引用
边栏1-2:梅休的《伦敦劳工和伦敦穷人》
有一条古代公理说:半个世界不知道另外一半是怎么生活的。但这一本对伦敦的街头、工人和懒人、他们的谋生手段的曝光与纪实,,将一个伟大的方式来让有教养的阶级了解这些一直陷入神秘与不确定的事情
——《伦敦劳工与伦敦穷人》第四卷的“广告”部分
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对第一批使用“蒸汽朋克”一词的作家最具影响力的作品是一部维多利亚时代的非虚构作品。它的作者亨利·梅休(Henry Mayhew, 1812-1887)是维多利亚时代的一名记者,他过着丰富多彩的生活:出逃出海,接受律师培训,当过戏剧经理和剧作家,屡次欠下债务,并帮助创办了《笨拙》杂志。1849-1850年,他为《晨报》(The Morning Chronicle)撰写了一系列关于伦敦贫困工人生活的文章,并于1851年被收录为三卷本,分别为《伦敦劳工》(London Labour)和《伦敦穷人》(The London poor)。当该书于1861年再版时,又增加了第四卷,内容涉及犯罪阶级,大部分由其他作者撰写,他们有时讨论其他城市和历史时代。
这一庞大的社会学著作的特点是广泛努力用数字方法分析其主题,基于多个来源估计在每个专业的数字,包括基于二手数据计算。它还包括生动的街景描述和主题采访,从泰晤士河捞尸到“toshing”(从下水道捡拾丢失贵重物品)和“purefinding”(收集狗粪用于制革)。梅休以维多利亚时代的视角写作,但对细节有着敏锐的观察力。这本书可以在网上找到,四卷选集也已经出版。
(*译注:在谷登堡计划有)
梅休的作品影响了激进政治家、查尔斯•狄更斯(见第9页)、现代蒸汽朋克三重奏的奠基人,以及其他无数作品,包括《GURPS地精》。他对当时世界上最伟大的城市底层生活的描述,包括街头工作和语言的细节,是泥泞、粗犷型蒸汽朋克的主要来源。:

2.1.2.狄更斯到柯南道尔
所有这些只是更大发展的一部分——大众市场文学的整体概念。工业革命创造的新城市人口需要娱乐,向他们出售杂志和书籍的大众市场的出版商也随之出现,其中一些故事描述了这些读者生活的社会,反映了他们周围不断变化的、以技术为主导的世界。
其中一些流行小说对蒸汽朋克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我们现在看到那些十九世纪的作家描述的工业时代,为我们的这个时代奠定了基础。值得注意的是,当时最受欢迎的英语作家查尔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 1812-1870)在他的笔下描绘了包括伦敦在内的新兴工业城市,城市中充满了奇怪而多变的人物,从贫民窟到豪宅;很多现代蒸汽朋克都很像狄更斯。
在欧洲的其他地方,法国作家儒勒·凡尔纳(Jules Verne, 1828-1905)为原始科幻小说注入了新的活力,创造了重要的新形象。他的许多小说被贴上“非凡的航行”,内容是去遥远而美好的地方的旅程,有时需要惊人的虚拟机器如比空气重的飞行器或潜艇。凡尔纳的《信天翁号》和《鹦鹉螺号》也在现代蒸汽朋克中航行。
那个时代的其他作家也为科幻小说的发展做出了贡献,最终来说,为蒸汽朋克做出了贡献。值得注意的是,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Robert Louis Stevenson, 1850-1894)将疯狂科学与善与恶的心理学研究结合在一起,构思出了“化身博士”这一奇怪的案例。与此同时,阿瑟·柯南·道尔爵士(1859-1930)对爱伦·坡的侦探小说进行了改进,他通过“咨询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塑造了一个近乎完美的蒸汽时代理性英雄主义形象。福尔摩斯的故事影响了蒸汽朋克,不管是把维多利亚时代晚期和爱德华七世时代的伦敦,从贫民窟到宫殿,作为一个神秘事件温床的生动描述;还是原作的插图与无数的影视改编带来的视觉风格。道尔后来的作品《挑战者教授》探索了科学和技术的更广阔的方面

2.1.3科学浪漫小说和廉价小说
Scientific Romances and Dime Novels
到19世纪末,部分归功于凡尔纳,流行小说作家们已经习惯了这样一种观点,即故事中可能包含科学思想和未来主义的推测。有一个词用来形容这类小说,尤其是英国版本的小说,那就是“科学浪漫小说”(Scientific Romances)(在老式的意义上使用“Romance”)。今天,这个标签成为了原始科幻小说的标准术语。
当时典型的科学浪漫将对未来的推测与写作时的假设和态度结合起来。他们不像早期美国科幻小说中那样痴迷于拓荒,也不像美国小说中那样痴迷于双拳打天下的英雄;科学浪漫的典型英雄是绅士科学家和他们的私人朋友,以及偶尔出现的无产阶级勤奋工程师。此外,大约在20世纪初,英国人对德战争威胁的日益担忧导致了“入侵小说”这一小门类的出现,目的是对英国准备作战的必要性发出可怕的警告。后来,一些更疯狂的入侵小说以未来战争机器为特色。
拉迪亚德·吉卜林(Rudyard Kipling, 1865-1936)是一位著名的作家,他创作了几部科学传奇小说,以及一系列其他故事和诗歌,塑造了人们对维多利亚时代技术和大英帝国的现代看法。
尽管吉卜林的作品大多与大英帝国、尤其是印度的故事有关,但他也写了不少超自然小说和一些关于轻松飞艇旅行所创造的未来的科幻小说(《邮件与夜》和《As Easy As A.B.C.》)。吉卜林对事物如何完成的迷恋是非常科幻的,他帮助塑造了一个称职的苏格兰工程师的形象。
威尔斯(H.G. Wells, 1886 -1946)对科学浪漫小说进行了最认真的润色和处理,他给20世纪的科幻小说带来了全新的子类和思想。他是一个政治理想主义者,对进化论有着浓厚的兴趣,他的第一部小说《时间机器》讲述了人类和地球上所有生命遥远的未来。为此,威尔斯发明了一个全新的科幻概念——穿越技术。主人公是一位典型的科学浪漫绅士科学家,他驾驶着一台由齿轮和水晶组成的机器进入遥远的未来——这是早期科幻小说中最伟大的形象之一。威尔斯之后的作品还有《莫罗博士岛》(科学家授予动物智慧手术),《世界之战》(来自火星的外星人,按照英国人对殖民地居民的做法对待英国人,最后它们像典型的殖民冒险者一样死于疾病),《月球上的第一人》(包括一个反重力材料和一个令人不安的外星文明),还有《空中战争》(未来的战争故事变成了末日浩劫的故事)。蒸汽朋克欠威尔斯很多。
与此同时,在大西洋彼岸,美国小说的大众市场采取了“廉价小说”(Dime Novels)的形式,即各种大小的廉价、薄本出版物,每本都包含一个中等长度的故事。这些小说涵盖了一系列的体裁,但有一个典型的廉价小说故事被称为“爱迪生式/Edisonade”——在这个故事中,一个天才发明家发明了一种神奇的机器,他通常利用这种机器为自己谋利。第一本是爱德华·s·埃利斯的《草原上的蒸汽人》(1868),这本书似乎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注意,直到1876年,一个竞争对手出版商看到了该书的再版,并委托弗兰克·里德写了《平原上的蒸汽人》进行了公然的模仿。这引发了一系列关于弗兰克·里德家族的故事,为其他作家树立了榜样。
在典型的“爱迪生式”廉价小说中,一个小发明家创造了一辆可以兼作武器的交通工具(通常类似儒勒·凡尔纳里的东西),他前往西部边疆或者其他一些未开发的土地,在那里他用它杀死了许多当地人,获得了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比如金矿或来自失落城市的宝石),然后富有地回到了家乡。有时,这些发明被用来对付美国的敌人或其他威胁。这是一种粗俗的流派,常常带有傲慢和种族主义色彩,但当“科幻小说”这个标签被发明出来时,爱迪生式廉价小说对20世纪的杂志科幻小说产生了影响,而廉价小说插图的视觉风格又对现代蒸汽朋克产生了影响。

角色扮演选项
一场科学浪漫战役的主角可能是有能力但并非超人的英雄,他们应对某些特定科学发展或技术发明的后果,比如动力飞行或潜艇。探索故事是可能的,特别是当发明了太空旅行或到达地球上偏远地区的某种方法(探索时代甚至在1900年也没有完全结束),但社会或政治故事至少是可能的。英雄们也许有一整套标准的维多利亚时代的理想,但激进的或干脆就怪异的政治也可能成为特色。
另外,对于军事历史的爱好者,一场“入侵”游戏,使用GURPS的大规模战斗规则,可能会成为一个有趣的短期战役。部队应该大多是TL6早期兵种,尽管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甚至发达国家的军队里,一些元素可能仍然是TL5晚期。一个“未来战争”的科学浪漫游戏可能会添加一些奇异的元素,由GM决定——有些可能大致相当于晚期TL6或TL7单位,而其他可能是完全奇怪的。
一场“忠于素材”的战役意味着要适应当时的思维方式,但对于那些恰好符合或多或少21世纪理想的激进理念的pc来说,游戏玩家可以软化这一点。例如,他们可以表现出对种族和性别平等的非维多利亚式认可。(公平地说,部分科学浪漫故事里确实有非常勇敢的女性,她们有用枪的胆识——尽管可能是使用它们屠杀各种“原始人”)。现代玩家按严格符合廉价小说模式扮演可能很难接受——所有的傲慢和偶然的种族主义,但这些“Edisonade”英雄,就“愿意冒险进入危险的未知的地方、杀死里面的居民、拿走他们的东西”方面和《GURPS地下城奇幻》系列的英雄非常吻合。两种形态的合并需要付出一些努力,但可以得到回报:穿着蒸汽动力战甲和挥舞以太电击武器的探索者们冒险进入失落城市的地下墓穴,与遍布这些地方的人类之前怪物战斗,然后带着缀满珠宝的偶像出来。

2.2.原型蒸汽朋克
蒸汽时代,正如本系列所定义的,随着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而结束。在那场灾难之后,科幻小说获得了一组新的图像——以及它现在的名字。尽管现代蒸汽朋克使用了许多外观时髦的一战时和一战后技术(其中一些在起源时实际上相当难看),比如飞艇和防毒面具,并借用了二战期间科幻小说中华丽的射线枪等图像,但大多数蒸汽朋克往过去走得更远。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在1929年“科幻小说”一词的发明和1987年“蒸汽朋克”一词的诞生之间存在着巨大的“无蒸汽朋克”鸿沟。维多利亚时代的原始科幻从未被完全遗忘,许多作家和电影制作人都能看到19世纪技术和19世纪梦想的吸引力。

2.2.1电影和电视
许多最有影响力的蒸汽朋克原型都是在电影和电视屏幕上出现。蒸汽时代风格的机器有着抛光的黄铜和显眼的铆钉,具有一种视觉吸引力,制作设计师会定期利用这种吸引力,而著名的19世纪原型科幻经典作品的改编时机已经成熟,尤其是在它们的版权已经失效的情况下。
因此,这一中间时期最重要的作品之一就是1954年沃尔特·迪斯尼的电影《海底两万里》,改编自儒勒·凡尔纳的原作,由詹姆斯·梅森饰演尼莫船长。这部电影被许多现代蒸汽朋克们津津乐道,主要是因为维多利亚风格的技术和设计。《海底两万里》大获成功,随后又有几部由凡尔纳和赫伯特·g·威尔斯(H.G. Wells)创作的其他改编作品相继问世,有些版本更胜一筹。《世界的主人》(1961)显然是对早期电影的一次廉价模仿,用文森特·普莱斯和飞行器代替了梅森和潜水艇,而《从地球到月球》(1958)则只有弱。《时光机器》(1960)失去了威尔斯的大部分伟大构想,但它至少正确地体现了维多利亚时代的风格。
屏幕上的另一个原型蒸汽朋克主要作品出现在20世纪60年代的电视上。1965年至1969年上映的《西部大荒》(The Wild Wild West)是一部轻松愉快、总体上很成功的影片,它试图将当时流行的超级间谍题材与西部片结合起来。许多蒸汽朋克迷都很喜欢它,一些作家也承认自己受到了影响。

2.2.2.书面科幻作品
虽然“复古科幻小说”一开始在书本上不如在屏幕上受欢迎,但这种情况逐渐改变,甚至在蒸汽朋克诞生之前。到20世纪70年代初,已写出来的科幻小说已经达到了这样一种境界:它可以带着好奇、讽刺,或者只是为了好玩而追溯其维多利亚时代的根源。那些在凡尔纳和韦尔斯的熏陶下长大的作家们会去那里练习写作风格,而从19世纪衍生出来的秘密平行历史也引起了他们潜在的兴趣。
这一类别的第一部小说可能是罗纳德·w·克拉克的《维多利亚女王的核弹》( Queen Victoria’s Bomb)(1967),它讲述了19世纪原子弹的发明和不使用它的决定。然而,迈克尔·摩尔科克的《时光流的游牧者》(Nomad of the Time Streams)三部曲的第一卷《空中战神》(The Warlord of the Air)(1971)可能更有影响力。Moorcock对古老的流行小说有着广泛的了解,并且愿意为具有无政府主义政治同情心的广大读者写出华丽的冒险故事。他的三部曲讲述了三段不同的历史,在这三段历史中,人们利用飞艇和巨大的移动堡垒等技术与帝国主义和种族主义进行斗争。该系列还以著名的历史人物的新角色为特色,这是蒸汽朋克替代历史的另一个常见特点。
类似的还有哈利·哈里森(Harry Harrison) 1972年的小说《海底隧道》(Tunnel Through the Deeps)。这部小说背景设定在20世纪末,一个强大得多的大英帝国继续凭借煤炭燃料飞机和原子动力火车统治着这个星球。小说的主人公是一位美国工程师,他以维多利亚时代最好的风格,努力建造一条横跨大西洋的隧道,并得到他心爱的人的手。
克里斯托弗·普里斯特在《太空机器》(1976)中为原型蒸汽朋克提供了一个略有不同的角度,这部书是对h·g·威尔斯的致敬。这个故事融合了时间机器和世界之战两作的关键特征,而客串明星就是威尔斯自己。
到了20世纪80年代,蒸汽朋克的所有元素都已就位。它真正需要的只是名字——以及有人来推广它。

角色扮演选项
基于20世纪原型蒸汽朋克的角色扮演战役应该大量使用怪异而奇妙的技术——凡尔纳或威尔斯风格的交通工具几乎是强制的。故事背景很可能是一段很大程度上由这种替代技术定义的另一段历史,虽然一段电影版的、半秘密的历史也是可能的。
人物的态度可以比“科学浪漫”游戏更公开地现代;英雄们可能从一开始就表现出对性别平等和种族平等等主题的现代态度,或者随着他们的冒险拓宽了他们的视野,很快就采纳了现代态度。他们通常是有能力、有活力的冒险家,精通技术。

引用
1-3历史小说
如果说“蒸汽朋克”在很大程度上是人们普遍想象中19世纪风格(其实相当电影化),那么历史小说就不可避免地会对它产生影响。因为,许多人对过去以及过去看起来是什么样子的想法,都来源于历史小说。除了以维多利亚时代为背景的现代小说,还有无数的电影和电视剧;出现在屏幕上的东西自然会成为许多人的视觉参考。此外,从某种意义上说,狄更斯或吉卜林等维多利亚时代的小说家在现代银幕上的改编,最终成为了“历史小说”,即便原作故事写的是当时的事情。
许多以19世纪为背景的历史小说都带有明显的浪漫色彩,它们借鉴了简·奥斯汀(Jane Austen)或勃朗特姐妹(Bronte sisters)的作品,这些作品与蒸汽朋克的早期作品几乎没有联系,尽管一些现代蒸汽朋克作家更倾向于浪漫类型。西部是历史故事的一个类别,它显然对世界上某个特定地区的蒸汽朋克故事产生了影响——事实上,西部小说比旧西部现实的影响要大得多。
也许更相关的是那些以军事历史为重点的历史小说,它们自然倾向于严酷的现实主义,挣扎的英雄和技术细节。拿破仑战争激发了一些流行的历史作品,包括伯纳德·康威尔的夏普战争系列小说和帕特里克·奥布赖恩的奥布里-玛图林海军小说。
对现代蒸汽朋克影响最大的系列可能是一套明显非标准的军事故事。乔治·麦克唐纳·弗雷泽(George McDonald Fraser)从维多利亚时代的知名学校故事《汤姆·布朗(Tom Brown)的学生时代中》找出了哈利·福莱西曼(Harry Flashman)这个小角色,并在一本多卷自传体小说中把他塑造成一个反英雄。福莱西曼是个骗子——一个“英勇的”士兵,实际上是个好色的、懒惰的懦夫,但在维多利亚时代,他周游世界很多地方。他不断地在危险的历史事件中犯错,靠运气、魅力和小心的谎言千钧一发之际免于被揭穿,保全了面子。换句话说,《福莱西曼》系列结合了玩世不恭、丰富多彩的基于事实的细节,以及一长串历史人物的形象——所有这些都是蒸汽朋克的特征。然而,弗雷泽所选择的风格——一个维多利亚时代退役士兵的直率、有点散漫的讲话方式——却不太常见。

2.3.蒸汽朋克的头几年
蒸汽朋克早在人们知道它存在之前就已经是一个活跃的亚流派了。给它起名的动力来自一个作家,他试图反抗一种完全不同的时尚。

2.3.1. 80年代——一个词的诞生
在1980年代,三个年轻的作家:K.W·杰特、詹姆斯·布雷洛克和提姆·鲍尔斯经常在加州的酒吧相聚,批评对方的作品和交换想法——点子之一是,用亨利·梅休(6页)作为他们都想写的维多利亚时期故事的一个来源。这三位作家都在销售一些小说,比如鲍尔斯的《阿努比斯之门》(关于时间旅行到乔治时代伦敦的幻想小说)和布莱洛克的《矮人》(关于维多利亚时代古怪争吵的科学家的小说)。最终,批评家们开始注意到,相当数量的维多利亚时代的小说正在出版,这与当时流行的“赛博朋克”运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赛博朋克”运动关注的是计算机主宰的冷漠未来的愿景——参见《GURPS赛博朋克》。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后来出现在《轨迹》杂志上。
1987年,杰特写信给《轨迹》杂志,礼貌地声称自己是三人组中第一个发表此类故事的人,并附上他1979年的小说《莫洛克之夜》的副本作为证据。(《莫洛克之夜》是威尔斯的《时光机器》的续集,是一部怪异的恐怖奇幻片,虽然魔幻色彩有些浓,但确实可以被认为是蒸汽朋克。故事发生在维多利亚时代,威尔斯的怪物莫洛克入侵了伦敦的下水道,遭到了重生的亚瑟王的抵抗。)他接着宣布,这一不重要的趋势可能会成为一场运动:
“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维多利亚时代的幻想将成为下一件大事,只要我们能够为鲍尔斯、布莱洛克和我自己想出一个合适的集体词汇。基于那个时代的合适技术;可能是“蒸汽朋克”。”
然而,有一段时间,这场运动似乎只局限于这三位作家。然后,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来源出现了一个稍微不同的故事。
威廉·吉布森和布鲁斯·斯特林是赛博朋克领域的两位大人物,但是他们在1990年合著的《差分机》,现在被认为是蒸汽朋克的重要作品——尽管他们声称,在那个时候,他们并没有真正认为自己加入了某个运动。(不过,他们承认读过梅休的作品。)与加州三人组通常的风格相比,《差分机》没有那么异想天开,故事发生在由特定技术发展所创造和主导的另一段历史上。在这个故事中,查尔斯·巴贝奇(Charles Babbage)发明的机械计算机,早在一百年前就掀起了信息技术革命,其效果堪比赛博朋克(cyberpunk),因为控制信息的人就可以控制世界。
有那么一段时间,蒸汽朋克似乎正在蓬勃发展。然而,追随者却没有一些人希望的那么多。

角色扮演选项
以Blaylock/Jeter/Powers三人组的风格来进行角色扮演的战役将趋向于古怪而粗犷的基调。它应该以维多利亚时代的伦敦为背景,或者至少是以电影版的伦敦为基础,并以梅休式的街头生活为特色(见第6页),以及一些非常奇怪的科学知识(也许只是为超自然力量提供一个薄弱的理由)。英雄大多应该是敬业的科学冒险家或他们的仆人和助手,经常与疯狂谋主的疯狂计划进行对抗。有时,这可能会导致战斗,但很少有或没有一个英雄应该纯粹以战斗为导向。相反,他们应该是聪明和多才多艺的,并利用实验技术或在上流社会或上流社会的关系来实现他们的目标。除了一些轻率的想法,玩家应该能接受他们的角色有死亡、伤残或严重的心理或情感伤害的真正危险。
更多地受第二代蒸汽朋克启发的游戏可能会涉及更有道理的科技而非彻头彻尾的怪异科学,并且可能会设定在不同的历史中。它们应该以蒸汽动力、机械计算机或更激进的技术(如太空飞行)为特色。情节可能是政治/间谍故事或个人任务,无论是局限于一个城市(伦敦仍然很受欢迎)还是扩展到整个太阳系。英雄可以有各种各样的背景,可能很有能力,但不是超人。死亡或失败应该感觉像是有可能的。

2.3.2 90年代休耕
蒸汽朋克并没有像赛博朋克一样真正成为群众运动或广泛影响。尽管一些早期的小说和故事相当成功,并且有新作品,例如一次性漫画《煤气灯哥谭镇的》(1989)和金纽曼交替历史/恐怖小说《德古拉纪元》(1992)涉猎于维多利亚哥特式意象,读者和评论家还是抛弃了这个词。很少有作家被描述为“蒸汽朋克作家”,而不是偶尔创作一些蒸汽朋克的作家,而且这个词的定义从来没有完全硬化。
作家科林·格林兰(《伤害之路》的作者)和保罗·j·麦考利(《帕斯夸里的天使》的作者)确实对蒸汽朋克主题进行了一些变化,但只是在一次性的小说中。1995年,保罗·迪·菲利波(Paul Di Filippo)在《蒸汽朋克三部曲》(Steampunk Trilogy)的标题中加入了这个关键词,这是一部由三个故事组成的概要,唯一的关联在于,三部曲的背景设定在19世纪,并以许多年代风格的怪异科学为特色。这些故事和最初的蒸汽朋克三重唱一样古怪离奇,充满性和陌生感,几乎没有蒸汽时代的技术。但是,这是一次性的。同样,艾伦·摩尔(Alan Moore)的漫画系列《非凡绅士联盟》(the League of Extraordinary Gentlemen, 1999-2000年)的早期卷向读者重新介绍了一系列19世纪虚构的人物和观念,帮助蒸汽朋克继续存活下来,但却没有引发许多直接的模仿者。
事实上,“蒸汽朋克”的概念可能在角色扮演游戏中得到了最热烈的保留,这些游戏的创作者们发现了它在老式冒险、酷而怪异的装备、花哨的标题和引人注目的艺术品方面的潜力。弗兰克·查德威克(Frank Chadwick)的《太空:1889》(Space: 1889)早在1988年就出现了,那时还没有真正公认的加入运动。这款游戏讲述了一段不同的历史:维多利亚时代晚期,由于实用太空推进器的发明,帝国主义传遍了整个太阳系;尽管游戏机制有些笨拙,但高水平的世界建构和时代感觉让它成为了一种cult喜爱。
1993年,英国作家马库斯·罗兰开始出版数字共享软件格式的《被遗忘的未来》。这个游戏的每一个版本都包含了一个原始素材的集合(通常是时期的科学浪漫故事或其他早期科幻小说),作为冒险的基础。这些收藏使那些经常绝版和没有版权的资料公开。
1994年,R. Talsorian发行了迈克·庞德史密斯的《福尔肯斯坦城堡》,故事背景设定在另一个维多利亚时代,从本质上讲,它融合了那个时代所能容纳的所有奇幻元素和蒸汽朋克元素。其他游戏紧随其后,包括2000年的GURPS Steampunk。
另一个蒸汽朋克盛行的地方是日本动漫。在这里,一些创作者展示了他们自己对维多利亚风格的技术形象的喜好,这是受到该国自己早期科幻小说传统(反过来又受到儒勒·凡尔纳的影响)和好莱坞原型蒸汽朋克电影的影响。备受尊敬的导演宫崎骏对传统技术尤其钟爱,他的《天空之城》(Laputa: Castle in the Sky, 1986)在蒸汽朋克这个词还没有出现之前就已经是蒸汽朋克了。其他导演的准蒸汽朋克作品包括《机器人嘉年华》(1987),这部选集包含了一些相关的情节;还有《蓝宝石之谜》(1990),尼摩船长在影片有出场。日本的电子游戏也受到了动画的影响,有些游戏以蒸汽朋克风格为特色。

角色扮演的选项
除了早期的蒸汽朋克角色扮演游戏,这一时期最有趣的灵感来源是动漫。为了符合这个时代的特点,影片的背景应该很有电影效果;蒸汽驱动的机器人、动力装甲和飞机几乎是必不可少的,飞艇也很常见,而且很大。
英雄们可能是聪明的冒险家、工程师,甚至是拥有超能力的人——或者他们可能只是勇敢的孩子,他们陷入事件中间,通过交朋友和在正确的时间在正确的地方展示灵感来拯救一天。然而,浓厚的日本文化气息并不是强制的;日本的蒸汽朋克创造者经常参照欧洲的模型,尽管他们对梅休在伦敦的下层生活不太感兴趣。

引用
“创客”文化
现代流行的蒸汽朋克在某种程度上与当时的另一场运动有关:“创客文化”。人们现在拥有或消费的大多数东西都是在其他地方制造的,很少有人知道如何改装或修理他们使用的东西,更不用说如何从头开始制造东西了。“创客”们开始掌握工艺技能,利用传统方法和3D打印等现代技术为自己创造。他们在网上和共享工具的“黑客空间”中分享知识和想法。现代蒸汽朋克经常有这样的理想主义;他们喜欢创造独特的服装和装备,有时使用正宗的蒸汽时代的工具和技术,有时添加现代元素或使用时代错误的材料,只要外观合适。
创客文化影响角色扮演游戏的一种方式(不仅仅是蒸汽朋克游戏)是这样一种的理念:冒险者应该能够维护和修理自己的设备,并在必要时为自己建造一些设备。毕竟,当队伍跋涉荒野时,修理店并不近在咫尺。GURPS拥有一整套的技术技能(见《设计、修理和使用技能》,第B190页),GM可以在合理的情况下通过使用有关磨损的规则来鼓励玩家使用其中的一些技能;基本集在B484-485页有一些解释。或许更有趣的是,创客哲学可以通过鼓励英雄们获得和使用独特的、个性化的设备来体现。标志性装备(p. B85)是重要的,关于,装备的维护和修改(包括样式在内),GURPS高科技有一些有用的规则,在第9-10页。GURPS低科技的类似规则更通用,甚至在更高的TL也是如此,因为这些规则不仅涵盖定制设备和维护(低科技,第14-15页),而且细化了装备的装饰(低科技,第37-38页)。

2.3.3
21世纪:哥特人发现了布朗
但事实是,随着21世纪的到来,“蒸汽朋克”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一个方便的形容词,用来形容任何受维多利亚时代启发、但又不太精确、带有科幻或奇幻色彩的东西。蒸汽朋克小说、游戏和电影不时出现,有时还很成功,但这一运动已成为科幻和幻想领域的一个元素。
然后,这个词有了一个稍微不同的用法。
大约在2006年,蒸汽朋克突然兴起,不是作为一种文学或电影类型,而是作为一种时尚运动。人们开始穿蒸汽朋克服装——基本上是维多利亚风格,但比19世纪的正常装束更加艳丽——听蒸汽朋克乐队,参加蒸汽朋克大会。尽管时尚运动引领了这一发展,但蒸汽朋克小说也随之复苏,因为作家们为自己想写的小说找到了市场,或者在这一趋势中大赚一笔。(这些书中有一些与“超自然罗曼史”有重叠,还增加了紧身胸衣。)这个新世纪蒸汽朋克的作者包括斯科特·维斯特菲尔德,盖尔·卡里格,以及最著名的切丽·普里斯特,她的发条世纪系列。
蒸汽朋克运动的重生可能会被指责将风格置于实质之上,而且——与紧身胸衣、荷叶边裙和高礼帽相比——并不是全新的;美国作家杰斯·内文斯曾说过:“蒸汽朋克是哥特人发现布朗之后的产物。”然而,它涉及到对个性的关注,以及对手工工艺的高度重视,这的确赋予了它一种叛逆的、“朋克”的优势,这明显反映在它与“制造者”文化的联系上(第10页)。它还能让读者和观众回到蒸汽朋克的经典作品和早期科幻小说中,并为游戏提供新的机会。

角色扮演选项
如果21世纪的蒸汽朋克是一种主要关注外表的时尚,那么想要反映形式的游戏就应该尽一切努力来唤起这种风格。如果主角有任何理由戴上护目镜或防毒面具,他们就应该戴上,还应该穿上精心设计的维多利亚服装。飞艇可能是默认的运输方式,具有不切实际的可靠性和安全性(即使是被贫穷的盗贼投入战斗时),所有的东西都应该精心装饰。
英雄不必过于能干,但情节应该像电影一样,有大量的机会展现英雄主义。道德模棱两可也不是不可能。冲突可以是社会的,也可以是物理的(充分利用GURPS的社会工程);现代蒸汽朋克喜欢玩维多利亚时代的正式游戏,尽管社会错误或粗暴行为的后果可能不像原始时期那么严重或持久。当然,冒险家可以来自不同的社会阶层,在一起工作不会有太多的摩擦。同样地,社会也会容忍个人穿着与其职业相关的服装(探险家、工程师等),即使在需要正式的场合也是如此。
« 上次编辑: 2020-08-19, 周三 19:57:35 由 ACID6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