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黑暗之年:地理:西部:王都近畿  (阅读 938 次)

副标题:

离线 猫儿

  • 我希望你能跟我立下契约,成为我的pc,喵☆kire~
  • 版主
  • **********
  • 帖子数: 3577
  • 苹果币: 0
黑暗之年:地理:西部:王都近畿
« 于: 2012-07-16, 周一 22:47:32 »
王都近畿

概述 
 
  对塞维尔王国的臣民而言,无论是荒野之民,还是塔利福人,王都近畿地区都充满了让人激动不已的回忆。作为两代强国的首府所在地,旧塔利福高原之花,现在以塞维尔王国缔造者玛依德的名字命名的王都,在旧帝国消亡后,依然保持着自己优越。

  拥有着富饶的地域和以此供养出来的强大的军队,王都近畿地区,依然是旧塞维尔王国的七郡中的最上位者,但是王国内部荒蛮之民贵族长久以来的纷乱,和领地之内塔利福人不断加剧的对抗情绪,不断的动摇着王都特殊地位。也许西部的什么地方,新的“挑战”者,在蓄势待发。

  旧塔利福高原在曾经是荒野之民的发源地,在塔利福人到达之前,古代的蛮族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千年以上。他们在这里建立了最古老的战神科尔南拉的神殿,虽然仅仅是碎石构成的简陋建筑,却也引起了战神的关注,让荒野之民得到了他的祝福。

  上古的历史结束后,塔利福人迁徙至此,此时,这块旧塔利福地区最适合耕种的土地还没有经过任何开发。看到这种情况,一种暴敛天物的感觉在塔利福人心中油然而生,他们赶走了荒野之民,在此地建立城市和国家。以此地为基础的塔利福王国,在此后的几百年时间内,都是大陆最强盛的几个大国之一。

  荒蛮战争又一次的改变了土地的归属,之前被驱赶到天烬山脉以西的荒野之民又回来了,而且没有匆匆的离开,他们已经重新占据旧塔利福地区四百年以上了,而且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们会再一次的离开这片曾属于他们的土地。

  从荒蛮战争到大融合,到进入黑暗之年以来前后几百年的时间里,统治玛依德的始终是是荒野之民的后裔,他们已经相当的文明化,但进取,勇敢,无畏的荒野之心仍在,他们和他们统治的西部最强大、最精锐的“不死队”黑衣军一起,向着重塑帝国的远大目标而努力着。

  只是人类的痕迹也同样永远的留在了这里,塞维尔王国现在的首都玛依德,就曾是塔利福人铸造的城市。玛依德的人类,依然是自由,不屈,不甘于被统治的一群。他们扎根在旧塔利福这篇坚定而繁荣的土地上。尽管这里有着充满暴力和冲突的过去,和可能有更多暴力和冲突的将来,必须依靠常备的军队来防御繁多的野兽和危机重重的边境,但当地塔利福人依然在这个地区生活着。

宫相

  塞维尔王国的名义上统治者。由于塞维尔王国的建立者,也就是蛮王塞维尔的养子玛依德在建国的时候,追封蛮王塞维尔为王国的国王,自己只肯担任类似王室管家的宫相的职务,使得塔利福王国时代,毫无地位的宫相,成为了塞维尔王国时期的类似国王一般的头衔。

  玛依德死后,塞维尔王国一度陷入动荡,不过此后的王国统治者,也都遵循前人的做法,自称宫相。不过,随着塞维尔王国分裂的加剧,宫相的号召力也随之锐减,到了无望之年时,宫相已经沦为了王都地区总督的特殊头衔了,在西部的号召力和一般总督区别不大。

  不过,还是有很多重视传统的荒野之民,将王国的宫相视为有特殊意义的头衔,因此,许多其他总督在积累了一定实力之后,都会想要夺取王都近畿地区的统治权和宫相之名,他们会集中全部力量,向拥有宫相头衔的王都统治者发出“挑战”,然后双方依照古老的传统公平的打一仗,胜利的一方获得宫相头衔并掌握王都,而失败者则只能带着忠心的追随者回到天烬山脉以西自我放逐。

  大融合期间,蛮王后继者伊戈尔曾经发动过“挑战”来夺取王都地区,但在挑战成功后,伊戈尔并未让失败者选择自我放逐,也没有接受宫相的称谓。同时代的人相信,伊戈尔更希望在完成蛮王塞维尔未竟的事业,征服大陆各地之后,加冕成为塞维尔王国或者说全大陆的国王,可惜他出师未捷,在中土战死。

  大融合之后,宫相的地位因为伊戈尔的不屑,进一步的下降了,黑暗之年时期,已经没有人遵循传统发动“挑战”了,甚至在很长的时间内,都没有一位控制王都近畿的总督自称宫相。

“不死队”黑衣军

  号称“不死队”的黑衣军,是塞维尔王国的一支从传奇中走出来的队伍。在荒蛮战争时期,蛮王塞维尔率领大军贡献塔利福的王都后,在塔利福的武器库中发现了上千套黑色的、铸造精良的铠甲。蛮王塞维尔把这些铠甲赐给了那些最勇武的战士,这些战士组成的队伍,就是黑衣军的前身。

  蛮王塞维尔远征北地殒命之后,蛮王的养子和继承人玛依德成为了荒野之民新的领袖,穿黑色铠甲的战术无一例外的汇聚到玛依德的身边,宣誓向他效忠。玛依德将这些战士编成了一支部队,就是黑衣军。在玛依德建国的过程中,黑衣军战无不胜,并且无一人战死,因此他们又得到了“不死队”的称号。

  在随后的多次战争中,黑衣军的继承者都没有玷污先辈的荣誉,“不死队”在西部的名声也越来越大。即使到了王国分崩离析的时代,加入黑衣军依然是西部大部分荒野之民青年的梦想,每年都有会大批蛮族青年到黑衣军雷岭附近的要塞受训,而其中能留下成为黑衣军一员的,几乎是百中无一。

  塞维尔王国目前唯一的属于王国的军队,他们在王都近畿长期驻扎,并且在原则上只服从宫相的调遣,只能用于对外战争或维护旧塔利福地区荒野之民的权益。维持黑衣军的开支,由整个王国各地的领主们提供,因此在总督向宫相“挑战”的时候,黑衣军会维持原则上的中立。

七郡巡礼

  七郡巡礼是指未成年的少男少女结伴上路,仅仅依靠步行穿行于西部诸地的活动。据说,目的是让渐渐人类化的荒野之民后裔对过去艰苦岁月的有更好的理解,同时传承西部的精神。巡礼本来就是荒野之民的古老传统,连蛮王塞维尔在成年之前都投身于对整个大陆的巡礼中。可惜已经很多年没有人可以完成对西部全部七个郡的巡礼了。

  塞维尔王国时期的巡礼更加的仪式化,而没有过去的随意性了,主要是要求居住在城市的荒蛮之民的后裔穿行于西部各地的战神神殿朝圣,为神殿服务,同时了解各地风情的一种宗教仪式活动。这项意在保持荒野之民的古老风俗的活动,却也随着目前荒野之民不断的人类化,而渐渐成为明日黄花。



雷河

  旧塔利福境内最长也是最大的河流,传说是科尔南拉的用沉雷轰击大地击打出来的。源出天烬山脉南东麓,向东流至旧听雷平原,后进入塔利福高原,折向北流,注入跳舞海。在沉雷谷地的时候,水流湍急,水声巨大,冲击岸边的山崖巨石时,宛如雷声阵阵,雷河也是因此得名。不过,转入王都地区后,河岸地势平坦,河水也安分了下来。

  雷河不断的冲击给玛依德带来了大面积的富饶耕地,使其成为了是旧塔利福农耕最发达的地区,也是整个西部的粮仓。大量的物产和边界的水运还促进了西部原本可怜的商业,使得居住在王都的蛮族贵族,也可以如同其实地位的权贵一般生活。

睡海沼泽

  位于王都地区的北方,陡高山脉东麓,传说上古时期的文明遗迹在此沉睡,甚至还有一些充满恶意的法术污染了部分沼泽的区域,导致不少地方都出现了怪鱼。黑暗之年时代,许多从水底浮现出来的可怕的生物在此游荡,不时传出怪物袭击居民的消息。
  此外,还有一些人类强盗在湖边建立据点,时不时的打劫从跳舞海岸到王都的商队,他们相当的狡猾,甚至躲过了数次军队的围剿。

溪路森林

  溪路森林在松香山脉西边的部分,绵延覆盖了塔利福高原西南,荒蛮战争之前,这里本来是一个木精灵部族居住的地方,但早在混乱之年,当地的米精灵就已经放弃了这里。

  几百年过去了,精灵们没有回到这里,只剩下有大量的野生动物和高密度的灌木。不过,这里也同样聚集着一批人类流民,他们似乎只是为了躲避蛮族贵族的统治。

松香山脉

  西部和中土的分解线之一,将西部的王都近畿和中土的静穆海分开。松香山脉地区的野生植物以松树为主,尤其盛产松香,每到季节,满山都是松香的味道。每年都会有一群商人到这里收购松香,他们也是附近强盗的猎物。

陡高山脉

  从溪路森林向北延绵,最后和天烬山脉合拢,分割谷地和塔利福高原的巍然高山,最高处甚至比荒芜的天烬山脉都要高。雷河在通过陡高山脉时,也会发出阵阵的雷击之声。据说,有一批雷鸟在大融合时期,随着伊戈尔迁徙到了陡高山脉,黑暗之年时期,还有人声称目击到雷鸟在山脉之巅飞翔。

去动物园看猴子,猴子对我做鬼脸,我难道应该对猴子回做?

小孩子吹牛,无非是比谁后闭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