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幻觉残留】第一回 怪人偶遇離奇案 流氓怒逐鬼祟男  (阅读 1679 次)

副标题: 4个调查员踏上了调查之路

离线 Euan

  • Guard
  • **
  • 帖子数: 217
  • 苹果币: 0
    • my notion
2012.4.13
劇透 -   :
<老社>   ====================================於是完全不恐怖的coc團開了===============================================
<菲斯`格兹特>   .r d100 COC团的初次骰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COC团的初次骰检定: 1d100=55=55
<足田寿堂>   .r d100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检定: 1d100=28=28
<西园寺博文>   .R D100
<大川>   .d d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1d100=86=86
<Oicebot>   大川\傻豆进行检定: 1d100=18=18
<老社>   於是在某個週六的晚上六點多,一個形跡可疑的男子出現在PolePole門外,這貨還戴著奇怪的口罩
<老社>   天色已經暗下來,但店裡的照明一如既往地昏暗,透過玻璃門你大概只能分辨出裡面有幾個身影在晃動。
<大川>   “呀咧呀咧daze,看来还不算太迟啊。”
*   大川\傻豆 遛到门口,敲门
<老社>   當你準備敲門時,門毫無徵兆地旋開,一個穿著灰衣的男子和你撞了個滿懷。在微黃的路燈下能看見口罩上面一雙銳利的眼睛盯著你,一股極不自在的感覺油然而生。
<大川>   “。。。”
<老社>   “切,讓開”
<老社>   那人如是說道
*   大川\傻豆 本能的拉低帽子
<大川>   “抱歉。”
<老社>   那人眼角都不瞧你一眼,直接大步走了
*   大川\傻豆 “老头这还真有这么横的人来啊...”
<老社>   在這段突然的小插曲之後,你略帶驚魂不定地走進PolePole,但熱情來歡迎你的老闆很快讓你將不快忘在腦後。
<老社>   “喲,大川君,今天怎么這么晚”
<老社>   老頭一瘸一拐地出來迎接你
<大川>   “啊,老板。”
<老社>   “其他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不過好像還有幾個老朋友還沒到呢”
<大川>   “对不起啊,今天在路上出了点状况,晚的比我想的多多了。”
<老社>   津上老爺子將你帶到中間的大木桌旁邊
<老社>   “要來點什麽嗎?”
<大川>   “嗯。。。冰水就好,等等其他人先吧。”
<老社>   然後那邊廂,一個看上去異常滑頭的老傢伙和一個拄拐杖的也走進了咖啡廳
*   大川\傻豆 既然不会吓到人了就拉下口罩
<菲斯`格兹特>   “哟,雄介桑,好久不见”
*   足田寿堂 提着手杖昂首而入
<足田寿堂>   “津上!你看我百忙之中跑过来了!”
<老社>   “我去,你這混蛋晚了這麼多還不如不到呢”
<老社>   老頭邊說著邊給新來的拖椅子
<足田寿堂>   “很晚吗?不会吧,你看这不还有不少人么?”
<足田寿堂>   “要不是露西亚那边的官僚敬业过度,我今儿就不来了。”
*   足田寿堂 随便找了椅子坐了下来
<菲斯`格兹特>   “话说我刚从剧组赶回来,迟了这么久还以为没有人了呢。”
<老社>   正說著,一個戴眼鏡看上去挺斯文的男子也翩翩進店了
<西园寺博文>   “老爷子,看来我似乎来得还不算太晚?”
<西园寺博文>   “说服那个编辑多给我3%的版税可用了不少时间……”
<老社>   “哎喲,今天怎麼到這時候還這麼多人吶,早啊西園寺君”
<老社>   老頭子似乎心情大好,樂呵呵地給你們倒飲料去了
<西园寺博文>   “嗯”
<西园寺博文>   “啊!寿堂先生,上次你跟我说的那个瓦拉齐亚吸血鬼谜题确实很不错。这次我就在新书里用上了”
<西园寺博文>   “编辑也给了好评呢”
*   大川\傻豆 翻笔记
<足田寿堂>   “呵?编辑先生也这么想吗?那算识货嘛。下次再想不到什么点子,也可以来找我,老爷子的故事多的是呢。”
<菲斯`格兹特>   “大川君,上次我给你提议的伪装面具有兴趣么。”
*   足田寿堂 抽出烟斗,想了想,又塞了回去
<大川>   “啊,那个啊。”
*   菲斯`格兹特 拉拉生意
<足田寿堂>   “西园寺君,话说你对露西亚那边的出境条例有了解么?我现在可麻烦的紧啊。”
<菲斯`格兹特>   ”是的,虽然我认为相貌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大川君你好像很在意的样子,每天带着口罩什么真辛苦“
<西园寺博文>   “怎么了?又有什么玩意被海关扣上了?”
<大川>   “嘛。。我必须说您的手艺着实是不错。”
<老社>   於是老闆慢悠悠地拖著一盤杯子出來,樂呵呵地給你們分,給剛來的人一杯熱咖啡一直是老闆的習慣
<老社>   看來這幾個遲到的都互相挺熟的樣子
<大川>   “不过让城郊的市民看到一个呆面具的警察还是。。”
<足田寿堂>   “切,不就一份抄本么!圣彼得堡大学都看不上言的东西!”
<足田寿堂>   “啊,谢了,津上君。”
<西园寺博文>   “wum,POLEPOLE的热咖啡,我一直推荐编辑来这里谈,可惜他就是不愿意”
*   菲斯`格兹特 道谢后接过咖啡
<大川>   “谢谢老板了。”
*   足田寿堂 拿起杯子轻轻啜了一口
<老社>   “於是幾位,你們只是來老頭子敘舊呢,還是來繼續今天的沙龍。”
<菲斯`格兹特>   “哈,我的手艺一般市民怎么看的出来。”
<西园寺博文>   “今天有什么话题呢?”
*   大川\傻豆 对热度还是有些敏感
<足田寿堂>   “这么一说,津上君,今晚的人就已经走得差不多了么?”
<老社>   老闆的眼光有種等聖誕老人派禮物的光芒
<老社>   “對,差不多了。不過最近來的人也漸漸少咯,今天也就十來號人。”
<老社>   老闆略嘆了口氣
<老社>   “本來以為你們幾個老朋友都不來賞面呢”
<足田寿堂>   “所以你还得感谢敬业的海关人员。如果这是一杯酒的话就好咯!”
*   足田寿堂 自嘲
<老社>   “今天的話題是吧,我覺得這話題大川君和西園寺君會很感興趣哦”
<老社>   津上老一套的故作神秘
<西园寺博文>   “哦?”
*   西园寺博文 喝了一口咖啡
<大川>   “嗯。。”
*   足田寿堂 放下咖啡杯,手指交叉支在桌上
<大川>   h/me 合上笔记本
*   菲斯`格兹特 躺在椅子里换一个姿势
<老社>   “咳咳,今天我們的主題是,真相未明的奇異殺人事件。”
*   足田寿堂 皱了眉头
<老社>   老頭子一副等待你們提問的樣子,不過大概你們也該習慣了他這悶騷性格
<菲斯`格兹特>   “什么?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吗雄介。"
<大川>   “杀人哦。。。“
*   西园寺博文 掏出KINDLE准备做笔记
<西园寺博文>   “命案么?”
<老社>   “也不全是啦,你看當年震驚全美的黑色大麗花案件之類的,不都是還沒查出真相,而且裡面充滿內幕的故事麼”
*   足田寿堂 对类似的话题没有表现出什么明显的兴趣
*   大川\傻豆 想了想虽然抓过杀人嫌疑者,调查的工作是没做过的
<菲斯`格兹特>   “哦?东京这边也有这种事件吗?”
<老社>   “之前有個老友也說,這裡面很多東西是人類無法理解的真相,還是不知道為好,之類的話呢”
<大川>   ”不要小看帝都哦。“
*   大川\傻豆 开玩笑
*   足田寿堂 听到津上的话,更加沉默,又啜了一口咖啡
<老社>   “嘛,我還是給你們看下準備的材料好了。”老闆於是像小孩一樣笑著進去拿他那個袋子
*   菲斯`格兹特 抿了一口咖啡,等待着更多爆料
<西园寺博文>   “就是那样才会引发人的好奇心呢”
*   足田寿堂 无意识地把玩着手杖的一端,若有所思
<老社>   大概只花了三秒鐘,一瘸一拐的老爺子又從裡屋蹦出來,手裡拿著他那個總是裝滿奇怪東西的袋子
<老社>   “來,看這個……啊咧”老爺子的聲音停頓了,然後盯著袋子發呆
*   大川\傻豆 “但愿这次老板别把上官的什么料给暴出来。”
<足田寿堂>   “怎么了?”
<菲斯`格兹特>   “怎么了,雄介,难道遭到贼了?”
<老社>   “這……這是啥玩意”
<大川>   “啥?”
<足田寿堂>   “津上君,你也有被自己的收藏吓到的一天吗?”
*   足田寿堂 站起来靠过去
<老社>   老闆從袋子裡掏了一下,拿出一張似乎是光盤的東西
<西园寺博文>   “……这个不是您的收藏么?”
<老社>   光盤的包裝紙上用紅色顏料寫著“血色情人節”的字樣
<老社>   在昏暗的燈光下,那的確有點嚇人
<菲斯`格兹特>   ”是哪家熊孩子的恶作剧么?“
<足田寿堂>   “这是什么B级恐怖片?”
*   足田寿堂 打量一下光盘
<大川>   “没有封面吗。。。”
<老社>   “血色情人節”這個名字你們大概也不陌生
<老社>   畢竟是發生了不夠一個禮拜的東西
<老社>   “血之情人節”是發生在剛過去不久的情人節的殺人事件,由於被害者是剛走紅的樂隊“Kityo”的成員,而且警視廳基本封鎖了調查消息,所以在坊間激起了很多議論。
<足田寿堂>   .r d100 85的灵感为什么不做呢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85的灵感为什么不做呢检定: 1d100=100=100
<菲斯`格兹特>   .r d100 70成功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70成功检定: 1d100=11=11
<老社>   (噗
<西园寺博文>   .R D100 灵感75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灵感75检定: 1d100=60=60
<大川>   .d d 70
<Oicebot>   大川\傻豆进行检定: (1d100)x70%=(46)x70%=32.2
*   足田寿堂 脑子一时有点不太灵光
<老社>   除了老騙子之外,其餘人都不難想起,被害者是Kityo的主唱北條和哉,有傳說兇手是同在Kityo的井上小夜子。因為小夜子在事件之後行蹤不明。
*   西园寺博文 拿出MACBOOK连上无线网搜索更多的有关信息
<西园寺博文>   .R D100 图书馆使用90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图书馆使用90检定: 1d100=3=3
*   足田寿堂 继续盯着光盘若有所思
<菲斯`格兹特>   ”哦?雄介,多出了一张光盘,你有少掉什么东西么?“
<西园寺博文>   “啊……似乎发现了些好玩的东西呢”
<老社>   (我去
<足田寿堂>   “这不正是你想要讨论的离奇杀人案的内容嘛,不是正好吗。”
<大川>   “我还以为老板特地拿来的呢。”
<老社>   “我本來打算拿這個開講的,但資料太少了啊”
<老社>   老闆委屈地說
<西园寺博文>   “听说死者和受害人在波本公寓有个爱巢呢……”
<老社>   “究竟這東西是啥時候掉進來的呢”
<西园寺博文>   “就是公寓的监控摄像头拍到了井上的行凶”
<老社>   津上陷入了沉思
<大川>   “相爱相杀?”
<足田寿堂>   “就是说,你曾经打算拿着个作为谈资,但正苦于资料不足,而现在是瞌睡碰到了枕头?”
<西园寺博文>   “还有人在案发后在新宿线的地铁看到了井上”
<西园寺博文>   “其他就都是小道消息了……”
<西园寺博文>   “没什么值得注意的”
*   大川\傻豆 “毕竟这么狗血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贵圈真。。”
<菲斯`格兹特>   ”那我们先看下光盘吧, 都有人这么辛苦的送到这里了“
<老社>   “哦,哦”
<老社>   老闆好像才反應過來
*   足田寿堂 低声对津上说:“津上君,我记得你这袋子一向保管得很好的,怎么会有人能往里面放东西而你又不知道呢?”
<老社>   “這個我也想知道啊。”津上同樣小聲地回嘴
<足田寿堂>   “你之前都放在什么地方?”
<西园寺博文>   “是不是有可疑人士呢?”
*   西园寺博文 看向巡警
<老社>   “就是裡屋啊,連著廚房的那張小桌子嘛”
<足田寿堂>   “简单来说,你应该不会让人随便进去才对。”
*   足田寿堂 一边闲扯淡一边等人放光盘
*   大川\傻豆 这么这样看着我
<老社>   老闆站起來帶你們去看了一下,所謂裡屋其實就是隔了一張大屏風之後的一個轉彎位,轉彎走一小段路就是廚房了
<老社>   廚房的小弟不知所措地看了下你們
<菲斯`格兹特>   “雄介,你最近一次查看袋子是什么时候呢。”
<老社>   “嘛,大概是沙龍結束後我將東西放回去就沒看過了,大概是下午五點左右完的吧”
<大川>   ”那应该也就是刚刚。。。”
*   菲斯`格兹特 看了下现在时间。“哦?这么说是刚刚替换掉的?“
<老社>   “大概吧。”
<老社>   現在是下午六點25分
<足田寿堂>   “先看看内容吧,看看那位先生是不是出于好意给我们这么点谈资。”
*   大川\傻豆 想起在门口撞见的人
<西园寺博文>   “来这里之前你们有注意到什么人么?”
<菲斯`格兹特>   ”没有呢,现在还是先看光盘吧。“
<西园寺博文>   “嗯”
<大川>   “确实是有这么一个,穿灰大衣,戴口罩,遮得比在下还结实的人呢。。。”
<菲斯`格兹特>   ”HO,嫌疑犯发现。“
<老社>   老闆將光盤遞給西園寺
<大川>   “也就在马克碰了一下吧。”
<大川>   门口
<老社>   “你是說青井君?”
<老社>   津上老爺子問道
<大川>   ”啊。。大概吧,抱歉我没什么印象呦。“
*   西园寺博文 拿出外置的DVD机接上MACBOOK之后把光碟放进去读
*   菲斯`格兹特 好奇的站到西园寺背后
*   西园寺博文 按下播放键
*   足田寿堂 掏出老花镜戴上
<老社>   光碟裡只有一個文件夾
<老社>   文件夾裡則是有兩個視頻文件和一份pdf文檔,均是未命名文件
*   大川\傻豆 盯——
<大川>   “这是read me么?”
*   西园寺博文 先打开PDF文件
<老社>   PDF裡面是“血色情人節”的現場調查報告。包括北條和哉的尸檢報告,均是掃描件。
<老社>   現場調查報告內容是,現場是波本公寓樓下的一條小巷,周圍有明顯的扭打痕跡,并在一面墻壁上留下了不屬於死者的血跡,經dna檢驗血跡是井上小夜子的。小巷一面通往公寓的正門,另一面通往寫字樓區。沒有目擊證人目擊兇案和井上小夜子的行蹤。
<老社>   尸檢報告提到,北條死於槍擊,從子彈判斷兇器應該是9mm格洛克17。槍彈從額頭射入,被害者是即死,死亡時間推定在17時50分到18時10分左右。同時尸體的頸部還留有被壓迫的痕跡(這段後面被涂掉了一句話)和死者試圖掙脫時留下的指甲痕。除此之外尸體沒有其餘瘀傷
<菲斯`格兹特>   ”哦?大川君,这东西除了警局内部人士其他人还搞的到么。“
*   西园寺博文 眯起眼睛
*   西园寺博文 把PDF的窗口拖到一边,打开了其中一段视频
<大川>   “至少我的级别是看不到啦。”
<足田寿堂>   “这似乎证据确凿嘛,那两个视频又是什么?”
<大川>   “这条兔掉的部分有些在意呢。“
<大川>   涂
<老社>   於是西園寺打開了較長的那段視頻
<鑰佺ぞ>   這是監控攝像頭拍下的錄像,視頻下方顯示的時間是2012年2月14日17時45分,而鏡頭對準了某個不知道是酒店還是高級公寓的大堂,裝潢相當豪華。而這時大堂門口進來一男一女。兩人都戴著帽子和墨鏡,看不出兩人的身份。而女方則背著一個頗大的皮手提包。兩人很快消失在鏡頭中,但視頻依舊在繼續,到18時30分一名打扮時髦的女性走出大堂,然後一直都沒有人進出,直到19時23分,幾個身穿警服的男子急匆匆跑進大堂。
<足田寿堂>   “这是那家公寓的摄像头吗?”
*   足田寿堂 自言自语
<大川>   “这到底是什么。。。”
<西园寺博文>   “应该是波本公寓的监控摄像吧”
*   西园寺博文 看看剩下那个视频
<菲斯`格兹特>   “这张光碟送给我们什么意思呢。”
<足田寿堂>   “西园寺君,你有查到报案时间吗?”
<大川>   “看起来应该是监视器画面呢。”
<老社>   然後是第二段視頻,這段較短
<老社>   這個視頻則是電梯攝像機拍下的錄像,下方時間從2012年2月14日17時45分起。1分鐘後,剛才在大堂出現的一男一女進了電梯
<老社>   兩人進電梯時已經摘下了帽子和墨鏡,你們能清楚分辨出他們就是北條和哉和井上小夜子。
<老社>   井上似乎正在和北條講著什麽東西,表情非常激動,而北條的臉由於背對鏡頭無法看到。幾句之後井上似乎生氣了,轉過臉去對著電梯門
<老社>   北條沒什麽動作。然後電梯層數到了他們按的13樓,井上一腳踏出電梯
<老社>   下一秒鐘,她好像見鬼一樣馬上縮進電梯,并快速按下頂樓和關門鍵。北條上前拉著小夜子,似乎在安慰她。電梯直飛頂樓
<老社>   但在途中小夜子再次按下離頂樓還差一層的19樓,兩人在到達19樓的時候鬼鬼祟祟地走出電梯。
<老社>   電梯視頻中斷,然後在18時27分,剛才你們所見的那位時髦女士從15樓進電梯,到達大堂。
<老社>   *注:一般電梯采用的是感應錄像,也就是說沒有感應到人的話攝像功能是不會自動打開的。所以中間視頻中斷大概是一直沒人乘坐電梯
<西园寺博文>   “看来发生了什么”
<足田寿堂>   “……他们好像真的看到了你们最喜欢的灵异东西啊。”
*   菲斯`格兹特 陷入了思考
<大川>   “那个13楼似乎。。不太对劲?”
<老社>   (靈感吧,起碼提供些最基本的東西=,=
<菲斯`格兹特>   .r d100 灵感70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灵感70检定: 1d100=51=51
<足田寿堂>   .r d100 85的灵感真的要做吗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85的灵感真的要做吗检定: 1d100=77=77
<西园寺博文>   .R D100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1d100=51=51
<大川>   .d d 灵感70
<Oicebot>   大川\傻豆进行灵感70检定: 1d100=70=70
<西园寺博文>   “等等……从大堂走到电梯只用1分钟……”
<西园寺博文>   “为什么井上27分就从电梯出来了,30分才出现在大堂?”
<足田寿堂>   “然后那位女士则要三分钟么?”
<足田寿堂>   “西园寺君,你确定那就是井上?”
<老社>   於是你們都發現,現場既然在波本公寓樓下,那已經坐電梯上去兩個人,是怎麼可以不經過大堂的監控出現在樓下呢……
<足田寿堂>   “这公寓也够阴森的啊,这么好的日子居然快一个小时没人进出。”
<西园寺博文>   “等等……这个不是井上……那么井上人呢?”
<大川>   “楼层并不一样。。。”
<西园寺博文>   “受害人只有北条的话……”
<西园寺博文>   “井上会从哪里离开?”
<足田寿堂>   “嗯,他们怎么避开大堂摄影机,出现在小巷,这是个问题。”
<老社>   當然你們也想到可能有小路後門的存在,這個可能不到現場看是不知道的了
<西园寺博文>   “另外……我不认为他们如果一路扭打出去会完全不引人注意”
<足田寿堂>   “而且给我们视频的先生似乎还有意无意地强调了这位女士的存在?”
<西园寺博文>   “嗯”
<西园寺博文>   “不过我很好奇的是……”
<大川>   “也只能是这样想了。”
<西园寺博文>   “为什么有人会把这玩意送来这里?”
<西园寺博文>   “这才是关键吧”
<菲斯`格兹特>   ”那个青田君应该知道点什么吧。有人认识他吗?“
<老社>   (能,如果你當面撞見那個時髦女士,大概能認出來,就是一個茶髪瓜子臉的中年婦女
<西园寺博文>   “我记得他是上个月来沙龙的,听说是个魔术师”
<足田寿堂>   “西园寺君,把这位女士的样子截图保存吧,说不定会派上用场。”
<西园寺博文>   “别的就不清楚了”
<西园寺博文>   “嗯”
*   西园寺博文 截图
<老社>   時髦女人截圖,get!
*   西园寺博文 顺便把视频和PDF复制了几份传到不同的网盘保存
<大川>   “哎。。。我想起来他好像是上次才加入的新人来着吧。”
<老社>   “那啥,好像你們都很有興趣呢。”老闆看著你們幾個的舉動
<菲斯`格兹特>   ”雄介,其实你也挺有兴趣的吧,否则就不会准备这个话题了。“
<老社>   “我的確是對未解犯罪有興趣,但這光盤可不關我事哦”
<老社>   老闆一臉無辜
<大川>   “自我介绍说喜欢玩魔术什么的。。。“
<菲斯`格兹特>   ”他有留下过联系方式吗?上个月我的沙龙我没有参加呢。“
<足田寿堂>   “既然专门送上门来,那想必是有什么用意才对。不过这玩意,专业人士们手上也该有一份,而且应该比我们拿手上的更详细才对。”
<大川>   ”哎老板,你刚才有注意到这位吗?“
<老社>   “聯繫方式?沒有,青井君也是上個月才開始來的客人呢,我不大熟”
*   西园寺博文 转笔
<足田寿堂>   “所以说?就这东西拿来扯淡的话倒是可以浪费不少的时间哦。”
*   足田寿堂 下巴指指屏幕
<大川>   ”除非是电子纪录鉴定专家的话,不然一时半刻也是看不出什么端倪。“
<老社>   “其實據我所知,這些東西”老闆指了下視頻,“應該是還沒公開的東西,如果公開過的話,以這件案子的熱度,大概滿大街都是井上兇手論和靈異論了吧”
<西园寺博文>   “嗯”
<菲斯`格兹特>   "是啊,看资料的详细程度。恐怕连大川君都搞不到呢。“
*   足田寿堂 手指敲打手杖
*   西园寺博文 于是打开搜索引擎搜索青井
<老社>   “更不要說那些警方的調查報告了”
<足田寿堂>   “所以为什么要给这东西津上君呢?单纯作为谈资?”
<大川>   ”但是这两份纪录。。。似乎还是过于'正式'了些。。“
<足田寿堂>   “还是想诱导我们干些什么?”
<西园寺博文>   .R D100 还是图书馆使用?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还是图书馆使用?检定: 1d100=60=60
<老社>   於是奔入西園寺眼眶的是……
<大川>   ”如果撇掉灵异的部分不谈,就是放到新闻里也不太突兀呢。“
<大川>   ”明显不是一般人能搞到的。“
<足田寿堂>   “到头来有没有灵异内容还两说呢。”
*   足田寿堂 指出
*   西园寺博文 咂舌
<足田寿堂>   “谁知道井上桑那时候看到的是什么?”
<老社>   大川的專業知識告訴他,這些東西只會是警視廳內部的東西
<菲斯`格兹特>   "话说那个旅店的13层和19层到底有什么呢?西园寺君网上有这家旅店的评价吗”
<大川>   ”这个13楼发生了什么还是有些。。。“
*   西园寺博文 于是搜索波本公寓
<足田寿堂>   “也有可能是他们得罪了什么人,比如井上桑或是北条桑的狂热粉丝,结果……”
<西园寺博文>   .R D100 还是图书馆使用?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还是图书馆使用?检定: 1d100=94=94
*   足田寿堂 一副现实主义的嘴脸
<老社>   “那個,其實如果你們有興趣的話,波本公寓就在岩本町站附近,離這裡也就十來分鐘車程”
<老社>   老闆若有所思地看著你們
<西园寺博文>   “你们不介意坐我的车的话”
*   西园寺博文 耸肩
*   足田寿堂 想起了什么
<足田寿堂>   “津上君,你提到过你‘本来’是拿这个当做今晚的话题,那实际上用作今晚话题的是?”
<大川>   ”不知道为什么从刚才的录像里,我总有一种这两个人被困在电梯里一段时间的感觉。“
<老社>   “諾,就是這些。”津上將袋子裡的東西掏出來,都是近100年來的未解刑事案件,而且基本都是殺人案,最有名的也是剛才津上提到的黑色大麗花
<足田寿堂>   “……冲击性差很远嘛。”
*   足田寿堂 若有所思
<足田寿堂>   “所以,年轻人们,你们是想过去,呃,冒险?”
<菲斯`格兹特>   “足田先生你的打算呢?”
*   足田寿堂 耸耸肩
<足田寿堂>   “有大川君的同事们在,为什么要我们这些屁民多管闲事呢?”
<足田寿堂>   “还拿不到工资。”
<西园寺博文>   “我倒是无所谓”
<大川>   “毕竟足田先生也是这里见过世面最多的人啦。”
<老社>   “其實嘛,足田你還壯著呢。”
<大川>   “这么好的事件怎么可以错过调查一下的机会。”
<老社>   “為啥不去尋求一下刺激呢,你看我這老頭子,想去冒險都沒機會了”
<老社>   津上擺弄了一下自己的腿
<足田寿堂>   “哎,时间给我的最大财富就是,让我不要多管闲事,尤其是这些看起来特别诡异的事情。”
<大川>   “何况警方的调查令和线索悬赏豆贴到我的岗亭来了。。。”
<西园寺博文>   “老爷子您还老当益壮呢”
*   足田寿堂 还是忍不住,抽出了烟斗,没有点上烟丝,就这么含着
*   西园寺博文 开始加速转笔
<足田寿堂>   “当作是老头子的闲话,你们还年轻,还有很多精彩的日子要过,好奇心这种东西还是收敛一点好。”
*   足田寿堂 坐回椅子上
<菲斯`格兹特>   ”嘛,足田老爷子,这件事就是”精彩“的日子呀。“
*   足田寿堂 又想了想。“你们三个都确定要去?”
<菲斯`格兹特>   ”况且我们挺需要你的建议,就当陪着我们几个年轻人散散步。有西园寺包接包送哦“
<西园寺博文>   “我很感兴趣呢”
<大川>   “听说当年老爷子也是从枪林弹雨里拣金子的人物,今天这趟自然还是要跑跑啰,”
<西园寺博文>   “反正我已经交了半个月的稿子,连载不用担心”
*   足田寿堂 低下头想了想,大概想起了什么
<足田寿堂>   “罢了罢了,就当老头子上当一回。你们几个的样子实在是不可靠。”
*   足田寿堂 拄着手杖站了起来
<足田寿堂>   “先说一句哦,老头子我身子骨虽然不利索了,但逃命的本事还是在的,唯独这一点可能没法照顾你们了。”
<老社>   (放心吧,這裡隨便一個都能輕鬆放倒你
<大川>   “年轻人还是需要您的智慧撑腰了。”
*   菲斯`格兹特 也拄着手杖站了起来 ”时间也不早了,早点出发吧。对了雄介,你还是注意下这里的安保问题吧。“
*   西园寺博文 摆了个POSE
<足田寿堂>   “事到如今奉承话就免了,要走就赶紧吧。”
*   足田寿堂 拔腿就往外走
<西园寺博文>   “我学过截拳道,一般小混混放倒三四个没关系吧”
<足田寿堂>   “津上君,咖啡钱你先记在账上吧!”
<老社>   “這個沒問題。”老闆回答足田
<大川>   “那么老板,今天先别过,改日再来推帐了。”
<西园寺博文>   “我还是老样子月底来结账”
<菲斯`格兹特>   ”老样子哦。“
<老社>   於是你們這群毫無節操的白飲白食黨厚顏無恥地走出了津上的咖啡屋
<老社>   “查到什麽一定要告訴我哦”
<老社>   老闆沖著你們的背影喊
<足田寿堂>   “这是自然!”
<菲斯`格兹特>   “安心”
*   足田寿堂 扬起左手
<老社>   似乎也忘記了你們欠的帳都一籮筐了
*   足田寿堂 背影play
<大川>   “自然。自然,老板下次别再塞什么奇怪的东西了哦。”
*   大川\傻豆 戴上帽子喝遮脸
<菲斯`格兹特>   “大川,做人要自信呀,你看我,从来就是本色出场。”
*   足田寿堂 大咧咧坐在副驾驶座上
*   西园寺博文 开着虽然是商务车但是有300马力引擎和流线型线条的奔驰CLS赶去波本公寓
<大川>   “哎。。。总要给上官留点面子吧。”
*   菲斯`格兹特 掏出手机网上搜索波本公寓的信息
<老社>   誠如津上老爺子所講,波本公寓就在離這裡不遠的岩本町的附近,開車過去其實十分鐘左右
<菲斯`格兹特>   .r d100 25%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25%检定: 1d100=64=64
<老社>   菲斯似乎沒法找到關於這幢房子的情報
<菲斯`格兹特>   "唔,除了广告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呢。“
*   足田寿堂 掏出了诺基亚手机!
<足田寿堂>   .r d100 70的图书馆,看老爷子出马!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70的图书馆,看老爷子出马!检定: 1d100=84=84
<大川>   “这不,还是要靠老爷子。。。”
<菲斯`格兹特>   ”老爷子,虽然诺基亚是很坚固,但是型号的确是老了点。“
<老社>   公寓周圍似乎是相對低矮的寫字樓和居民區,讓這座有20層高的現代建築顯得有點鶴立雞群
<老社>   公寓外表看上去很豪華,但值得一提的是,現在公寓門口可是掛著閒人免進的牌子
<菲斯`格兹特>   ”唔,怎么了“
<足田寿堂>   “手机这些玩意儿变化太快啦,真是不够稳重。话说回来,这公寓给人一种满是财气的恶感啊。”
*   足田寿堂 打量公寓
<大川>   “建设者也真是会挑地段呢。”
<大川>   “在这里建酒店啊。。”
*   足田寿堂 下车
<菲斯`格兹特>   ”要不我们先去周围的小巷兜一圈?“
*   菲斯`格兹特 跟着下了车
<足田寿堂>   “那条小巷就是那边吧?”
*   大川\傻豆 下车,去打探打探
*   足田寿堂 看看大门对开的方向
*   西园寺博文 找个地方停好车
<老社>   事實上如果你們沒記錯的話,案發地點剛好和足田指的方向相反
*   菲斯`格兹特 其实是那边吧 指
*   足田寿堂 点点头。“那就去那边看看吧。”
<老社>   真正的案發地點在公寓東側的小巷
<大川>   “走吧。”
<老社>   那條小巷剛好夾在公寓和一座看上去像80年代的學生宿舍的老舊住宅樓中間
<足田寿堂>   “反差真大啊……”
<老社>   走進去你們能感覺到什麽叫“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足田寿堂>   “调查报告应该有标示死者位置之类的吧。”
<大川>   “我很好奇这里尽然没有被封锁调查。。。”
<菲斯`格兹特>   ”记得是在有扭打痕迹附近“
<老社>   撇去這尖銳的社會問題,你們一走進巷子,就很快發現前方200米的地方有警戒線拉起,但奇怪的是附近看不見警員
<大川>   “现在的刑事科啊。。。”
*   西园寺博文 四处扫视
<足田寿堂>   “毕竟过去好几天了,警察先生们也不可能总是在这里留守吧。”
<大川>   “难怪日本的破案率一直差点意思了。”
<西园寺博文>   “不能同意更多了”
<大川>   “我们这些外行人先看看吧。”
*   西园寺博文 摸过去
<足田寿堂>   .r d100 老头子的侦察!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老头子的侦察!检定: 1d100=25=25
*   大川\傻豆 小心接近现场位置
*   菲斯`格兹特 走到警戒线旁
<西园寺博文>   .R D100 侦查只有初始大丈夫?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侦查只有初始大丈夫?检定: 1d100=51=51
<菲斯`格兹特>   .r d100 侦查65%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侦查65%检定: 1d100=67=67
<大川>   .d d 虽然退了应该也可堪一用75
<Oicebot>   大川\傻豆进行虽然退了应该也可堪一用75检定: 1d100=73=73
<大川>   “呀咧呀咧daze——”
<菲斯`格兹特>   ”发现了什么吗大川君。“
<老社>   你們走近警戒線,首先發現的是警戒線後面不遠處有用於確定死者位置的膠帶殘留,從殘留的痕跡來看似乎北條是呈大字型趴在地上,頭部(姑且你們認為那邊是)的方位滲出的血量相當小
<大川>   ”被9mm命中头部吗。。。“
<大川>   “嗯?”
<足田寿堂>   “据我所知,被格洛克17爆头的家伙,基本都是脑浆乱飞的。”
<大川>   “大家,看看这块。”
*   足田寿堂 开始装模作样
*   菲斯`格兹特 随着大川的指示望去
*   足田寿堂 看过去
<大川>   “这面墙似乎不太对。。。上面有什么东西。“
*   大川\傻豆 指示
<西园寺博文>   “被9MM手枪爆头不会只流这么点血吧……”
<大川>   “看起来像是。。血的样子。“
<足田寿堂>   “除非只是擦过头盖骨,没有射进去。”
*   足田寿堂 看看墙壁
<老社>   那面舊宿舍樓的外墻留有一個看上去不淺的凹坑
*   西园寺博文 上去看
<足田寿堂>   “那就是调查报告所说的,井上桑的血迹吗?”
*   足田寿堂 小心打量那个坑
<大川>   “为什么会有个坑在这里。。。”
<老社>   白灰已經開裂,你們能看見墻體的變形凹陷,似乎是被什麽厲害的東西撞擊過留下的
<菲斯`格兹特>   “难道是弹坑?”
<老社>   而這個凹坑附近的墻則濺有血跡
<大川>   “弹的话,孔就差不多了。”
<足田寿堂>   “我怎么看都认为是人头装上去的啊。”
<老社>   凹坑大概有人頭那麼大,但由於被一個紙皮箱擋著,估計發現的人不多
*   足田寿堂 指出
*   西园寺博文 用手机拍照
<足田寿堂>   “比如说,井上小夜子的头。”
<大川>   “能把墙撞凹进去。。。”
<老社>   血跡大概在凹坑右方半米的地方
<大川>   “练过大撞的话大概可以办到。”
*   足田寿堂 “这不正是你们最喜欢看到的,奇怪的事情么?”
<菲斯`格兹特>   “我觉得老爷子你也挺喜欢奇怪的事情的。”
<足田寿堂>   “比如说,什么人把井上桑的头往上撞。但这样的话又会有矛盾。”
*   足田寿堂 耸耸肩。“我喜欢听故事和讲故事,参与到故事里面可就得放过我了。”
<菲斯`格兹特>   “我还是在仔细找找看吧。”
<菲斯`格兹特>   .R D100 仔细找65+20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仔细找65+20检定: 1d100=59=59
<西园寺博文>   .R D100 慢慢转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慢慢转检定: 1d100=70=70
<大川>   .d d 不看白不看75+20
<Oicebot>   大川\傻豆进行不看白不看75+20检定: 1d100=31=31
<足田寿堂>   .r d100 25+20 我预感会跪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25+20 我预感会跪检定: 1d100=84=84
*   足田寿堂 真切感觉到岁月不饶人
<老社>   於是你們在警戒線附近(包括邁入警戒線)轉悠了十分鐘
<菲斯`格兹特>   “WOW,看来撞击了不止一次?”
<大川>   “这。。。”
<老社>   足田和西園寺一無所獲
<足田寿堂>   “又找到什么,呃,坑了吗?”
*   足田寿堂 伸伸懒腰,说道
<菲斯`格兹特>   “嗯,有好几个坑呢。”
<大川>   ”有人开了一辆小卡进来跳土风舞?“
<大川>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足田寿堂>   “……都有血迹吗?”
<老社>   有一個坑的位置甚至比你們任何一個人都高
*   足田寿堂 靠过去问
<大川>   ”真是奇了。。。“
<老社>   血跡倒只是出現在一開始你們發現的那塊地方
<大川>   “血。。也就只有刚才那了。”
<大川>   ”不过怎么样,这肯定不是简单的谋杀。“
<足田寿堂>   “……只有一处有血迹?唔,这就有两种可能:那玩意其实不是头;井上桑的血已经……”
<足田寿堂>   “我倾向于前者。”
*   大川\傻豆 记进文化帖,不对笔记本里。“
<菲斯`格兹特>   ”我同意。所以有个球形物体在这个小巷里四处弹射?“
<足田寿堂>   .r d100 怎么说都有85耶,OB你别这样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怎么说都有85耶,OB你别这样检定: 1d100=86=86
*   足田寿堂 感觉今晚状态很糟
<菲斯`格兹特>   .r d100 70灵感究竟是什么呢。。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70灵感究竟是什么呢。。检定: 1d100=6=6
<大川>   (可以拿来做签名了
<老社>   (差點暴擊了
<菲斯`格兹特>   ”嘛另外这两个人如何避开录像从酒店到这里也很可疑。“
<西园寺博文>   .R D100 灵感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灵感检定: 1d100=47=47
<足田寿堂>   “这里有后门,侧门之类的么?虽然一般来说都应该有。”
<老社>   據你們所見沒發現有側門這類東西
*   大川\傻豆 脑子不好就不想了
<西园寺博文>   “这个还真是……”
<足田寿堂>   “……找不到小门啊……这就奇怪了,难不成从上面跳下来?”
*   足田寿堂 抬头打量19层楼
*   足田寿堂 委任LogReaper 为频道管理员
<大川>   “怎么都觉得这不是人头,是拳头啦。。。”
<西园寺博文>   “除非有个有智力的球自己弹来弹去”
<菲斯`格兹特>   ”虽然这一幕让我想起了绿巨人大战超人。但是毕竟这里不是DC世界呢。“
<西园寺博文>   “要不就是绿巨人和漩涡鸣人在巷子里打起来了……”
<足田寿堂>   “砂锅一样大的拳头吗?”
<老社>   就在你們到處晃蕩的時候,忽然小巷的一頭響起了腳步聲
*   足田寿堂 听不懂年轻人的捏他,毫无鸭梨
<老社>   三個看上去臉上寫著雜兵的莫西干頭出現在你們面前
<老社>   其中一個還似乎拿著棒球棍一樣的東西
<老社>   (額,可以吧
<菲斯`格兹特>   ”噗,现在的小混混品味怎么这么低。“
<老社>   “喂喂,你們幾個在這幹嘛”
<西园寺博文>   “这种一看就是龙套脸的家伙是怎么回事……”
<足田寿堂>   .r d100 有种来个91啊魂淡!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有种来个91啊魂淡!检定: 1d100=42=42
*   西园寺博文 小声呢喃
<老社>   拿球棒的那廝喝道
<足田寿堂>   “唔?”
*   足田寿堂 被打断思考,不满地回头看过去
*   菲斯`格兹特 顺手把大川君的帽子摘下,左转身,”唔?有什么事吗?“
<西园寺博文>   “如你所见,是来看看传说中的案子的现场”
<大川>   “怎么了,足下有什么事么?”
<老社>   “現場?我怎麼感覺你們是來搗亂的呢”
<老社>   對方似乎邏輯都不大清楚
<足田寿堂>   “捣乱?”
*   西园寺博文 点上一根香烟
<西园寺博文>   “捣乱?”
<老社>   “好歹這裡是警戒線拉著的地方,閒人免進聽過不”
<西园寺博文>   “是,是”
<老社>   看來似乎這堆人是一定要來找碴了
<西园寺博文>   “你们是警察?”
*   西园寺博文 眯起眼睛
<足田寿堂>   “大川君,你怎么看?”
*   足田寿堂 掏出烟斗,点上烟丝
*   大川\傻豆 耸耸肩
<老社>   這些人連小學生都看得出不是警察,他們也似乎不在意你們的問話
*   西园寺博文 随手把西装脱下搭在肩膀上
<老社>   這邊的暴力作家已經是一副準備打架的樣子了!
*   足田寿堂 吐出一口烟,后退了两步
<菲斯`格兹特>   ”来找麻烦的?如果想去地狱走一圈的话。。。“
<足田寿堂>   “我老了,已经不行了,这里就交给年轻人吧。”
<大川>   .d d 此地并非尔等之立足所在75
<Oicebot>   大川\傻豆进行此地并非尔等之立足所在75检定: 1d100=37=37
*   西园寺博文 抽了2口之后曼斯条理地将烟按灭塞进随身携带的小口袋里
<大川>   “你们在这里又是什么情况,不把警视厅放在眼里么?”
<老社>   (我覺得傻豆君你這裡將警察證亮出來也沒啥
<老社>   “警……條子什麽的,有……有什麽好怕的”
<大川>   “讲清楚然后该哪去哪去,若要讨教也无妨。”
<西园寺博文>   .R D100 心理学有86!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心理学有86!检定: 1d100=20=20
<老社>   莫西干頭似乎有一點動搖
<老社>   西園寺很容易看得出來,這些傢伙完全是爲了找碴而找碴的,當然這種人一般在自己地盤或者有人撐腰才會這麼膽壯來挑釁四個大男人
<老社>   “討教啥的不清楚,快點離開這裡吧,混蛋。”
<老社>   莫西干頭喝道
*   足田寿堂 皱了眉头
<足田寿堂>   “是最近的年轻人特别有骨气呢,还是他们后面还有什么大家伙?”
<菲斯`格兹特>   ”这片区的黑道?“
<西园寺博文>   “这么说这里是你们的地盘了?”
<西园寺博文>   “那我们很快就离开”
*   西园寺博文 耸肩
<老社>   “快滾快滾”
<老社>   莫西干頭拿球棒指另一邊的小巷出口
<大川>   “小子,嘴硬不好的。”
*   西园寺博文 拍拍大川的肩
<西园寺博文>   “反正我们已经看过了现场了”
*   足田寿堂 低声:“这破地方当地盘?住这里的人都不像省油的灯,他们占着这里干什么?”
<西园寺博文>   “走吧走吧”
<大川>   “这块盘子公家自会盯着。”
<足田寿堂>   “欺负住旁边的普通人?”
*   大川\傻豆 戴上帽子走路
*   足田寿堂 耸耸肩,一边吞云吐雾一边走向公寓方向
*   足田寿堂 压低声音:“这几个家伙可能没那么单纯,还是说他们想掩饰什么,在小巷的另一边之类的。”
*   菲斯`格兹特 点头
<大川>   “但是老爷子,现在就这么冲突也不太好办。”
*   足田寿堂 其实是走向写字楼方向
<足田寿堂>   “一般来说那种高级公寓周围会有这种混混到处转悠的吗?”
*   西园寺博文 慢悠悠地走
<大川>   “这座公寓的位置就很古怪。”
<足田寿堂>   .r d100 够胆再让我不过啊魂淡!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够胆再让我不过啊魂淡!检定: 1d100=3=3
<西园寺博文>   .R D100 灵感75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灵感75检定: 1d100=40=40
*   菲斯`格兹特 淡定
<大川>   “虽然也就是几个青皮,但是在这块杀了人的地方瞎转也非正常情况。”
<足田寿堂>   “我在想,从我们来到这里开始,是不是就已经被人盯上了。”
*   足田寿堂 叼着烟斗,继续说道
<大川>   “。。。”
<西园寺博文>   “那种小混混,没人撑腰可不会就这么出来”
<足田寿堂>   “他们看我们在敏感的地方四处转悠,所以……”
<足田寿堂>   “看,他们还阻止我们再度靠近公寓。”
<大川>   “只可能是这样。”
<大川>   “不过这附近四通八达,要接近公寓一定有路可走。”
<西园寺博文>   “就算如此,我们也干不了什么”
<西园寺博文>   “我们又不是刑警,不能把他们抓起来”
<足田寿堂>   “所以我们或许还能从这么几个方面着手。有人目击过井上桑的行踪,而她肯定有很深的关系。”
<菲斯`格兹特>    ”所以目标又回到了青井么?“
<足田寿堂>   “想办法摸进公寓也是一点,如果有,嗯,大川君的帮忙的话就更好了,你知道我的意思。”
<大川>   “明白了。“
<大川>   ”我会试试看。“
<足田寿堂>   “青井桑的情况的话……现在有点不好弄,除了姓和模糊的样子,我们还知道多少?”
<足田寿堂>   “当然如果能调用户籍信息倒是另一回事,但这实在难度太高。”
<大川>   他会玩魔术?
<足田寿堂>   “嗯,魔术师的青井桑?”
<大川>   “上次新人介绍的时候说的。”
<足田寿堂>   .r d100 75的幸运,yes I can!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75的幸运,yes I can!检定: 1d100=58=58
<老社>   好吧,老滑頭記起他好像有個魔術師協會的相識
<老社>   那也是個老傢伙無誤
<足田寿堂>   “唔,说起来我还认识一个也是玩魔术的家伙,说不定会认识。”
<足田寿堂>   “不过在此之前,西园寺君,你的车没问题吗?”
<老社>   就在你們邊聊天邊走出小巷的一剎那
<老社>   一輛車從你們面前經過
<足田寿堂>   “?”
<西园寺博文>   .R D100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1d100=44=44
<足田寿堂>   .r 100 我知道我可以的!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我知道我可以的!检定: 100=100
<菲斯`格兹特>   .r d100 65%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65%检定: 1d100=65=65
*   足田寿堂 发现自己忘了戴眼镜
<大川>   .d d 侦查75
<Oicebot>   大川\傻豆进行侦查75检定: 1d100=4=4
<足田寿堂>   .r d100 真相了!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真相了!检定: 1d100=58=58
<老社>   那是一輛保時捷911turbo的跑車,看上去還包養得非常好
*   菲斯`格兹特 打开了数码相机 对着跑车一顿猛拍
<大川>   “那个是——”
*   西园寺博文 掏出手机打开连拍功能
<老社>   (有攝影術的來一個好了,媽蛋
<菲斯`格兹特>   ”咦?我好像在哪里看到过那个开车的。“
<西园寺博文>   .R D100 只有5%?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只有5%?检定: 1d100=59=59
<菲斯`格兹特>   .r d100 10%摄影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10%摄影检定: 1d100=56=56
<大川>   “哎?那个不是XX医院的公子么?还有个女的?”
<菲斯`格兹特>   ”XX医院?“
<足田寿堂>   “富二代?包养女人?”
<大川>   .d d 灵感70
<Oicebot>   大川\傻豆进行灵感70检定: 1d100=18=18
*   足田寿堂 眉毛提了起来
<大川>   “好像是那个什么。。。八木综合医院?”
<足田寿堂>   “姓甚名谁呢?”
<大川>   “没错的话叫八木椿来着?“
<足田寿堂>   “那八木少爷也是住这里的么?”
*   足田寿堂 边走边说
*   足田寿堂 悄悄用余光瞥一下那三个混混
<老社>   那三個莫西干頭已經往回走了,不過還不時回頭看下你們
<大川>   ”这个报纸上好像没说。。不过他好像是在米国拿了什么医学奖来着。“
<菲斯`格兹特>   ”这块地方水可真深“
<足田寿堂>   “除了任务之外不干多余的事情吗,还是挺敬业的嘛。”
<大川>   ”年轻有为吧什么的,反正报纸的说法你们都懂的。“
<足田寿堂>   “所以说,西园寺君,你的车怎么办?”
<西园寺博文>   “待会绕一圈回去拿吧”
<足田寿堂>   “就怕盯上我们的人……如果真有这样的人物,没那么容易放心咯。”
<大川>   “嗯,看起来也只有这样了。”
<足田寿堂>   “那现在呢?大晚上的,四个臭男人四处晃晃?”
<大川>   “老爷子你要是认识什么自民党的大老或者陆自的官儿就好喽。”
<老社>   的確,現在快八點了,你們似乎除了半杯熱咖啡啥都沒下肚
<足田寿堂>   “找什么地方先吃个饭,我联系一下玩魔术的那个老头吧。”
<菲斯`格兹特>   “老爷子你不是认识魔术师前辈么。”
<西园寺博文>   “要去哪里吃一顿吗”
<大川>   “要不。。找个地方先对付一下肚子?”
<西园寺博文>   :我请客:
<大川>   “顺便再研究有效现在掌握的情报。”
*   足田寿堂 又掏出诺基亚手机,找到那个电话号码
<老社>   在寫字樓和高級公寓附近,總是不難找到吃的地方的,例如中華料理店,西餐廳,當然還有一家快餐廳
*   足田寿堂 表示随便
<老社>   足田要找的那個魔術師好像是叫安室
*   菲斯`格兹特 表示由请客的钱包决定
*   西园寺博文 于是请大家吃中华料理
*   大川\傻豆 表示自己今天出来就没打算吃饭,不吃白不吃
<老社>   足田於是撥通了那個叫安室的老傢伙的電話
*   足田寿堂 一边跟着大队,一边拨打阿姆……不,安室君的号码
<老社>   這邊廂大夥已經在中華料理店叫麻婆豆腐和棒棒雞了
*   足田寿堂 因为以前也在中国转悠过所以压力不大================================save======================================
« 上次编辑: 2013-04-14, 周日 11:03:54 由 背叛者之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