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幻覺殘留】第8回 作死者無藥可救  (阅读 1473 次)

副标题:

离线 傻豆

  • 翻譯組
  • *****
  • 帖子数: 2490
  • 苹果币: 2
【幻覺殘留】第8回 作死者無藥可救
« 于: 2013-07-13, 周六 23:31:51 »
21:14:31<老社> ====================================久違的黑幕拉開了========================================
21:14:43<老社> (先來個人做前情回顧?
21:15:22<大川新平> (探毒窝,得情报,人群中钻出个光头
21:15:48<大川新平> (傲娇的砍了西瓜的棍子一刀,傲娇的准备开路
21:16:04<大川新平> (以上
21:16:06<菲斯-格兹特> (追光头,抓光头,围光头
21:16:14<老社> 午夜的街心公園,四個大漢和手持利刃的男人對峙著,對方已經完全沒有了初見時的冷靜,在你們面前的完全是一個興♂奮的暴徒
21:17:15<老社> “如果廢話已經說完了的話,那就給我滾吧。”
21:19:18* 西园寺博文 歪头
21:20:30<大川新平> “是呐,你让我们去干什么,我们就去干什么。”
21:20:46<大川新平> “不过这次抱歉,恕难从命。”
21:21:16<西园寺博文> “关我屁事,这就是我想说的”
21:21:36<老社> “那就去死吧。”
21:21:54<大川新平> “我们有我们自己的路走,至于你希望怎么样,那不在我们考虑的范围之中。”
21:22:32* 大川新平 顺手把西服搭在胳膊上
21:22:38<老社> 刀鋒劃出一道致命的光,正指向走在最前面的菲斯
21:22:59<大川新平> (先攻?
21:23:03<老社> 但就在菲斯準備閃躲之前
21:23:31<老社> 刀停在了半空,青井的動作停了下來
21:24:26<老社> 你們能清楚看見男人的臉在路燈下扭曲變形,仿佛醉漢一般,他踉蹌著後腿
21:24:29<老社> (後退
21:24:39<菲斯-格兹特> “我可不想继续当你的棋子了呢。。如果不说清楚的话我怕不能让你轻易的离开呀。”
21:25:09<老社> “我……不……不會……”
21:25:43<老社> 男人在呢喃著你們聽不清,也聽不懂的語句
21:26:09<老社> 樣子有點像是異常劇烈的內心掙扎
21:26:26<老社> (what would you guys
21:26:28<老社> (do
21:26:39<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心理学75这是什么毛病?检定: 1d100=13=13
21:26:42* 西园寺博文 向菲斯使了个眼色
21:26:47<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心理学检定: 1d100=31=31
21:28:10<老社> 唔,只能說眼前這個男人已經很難用任何精神異常來解釋了,即便是多重人格障礙也大概不會出現這樣迅速的人格切換和掙扎
21:28:46<大川新平> “糟糕.."
21:29:15* 菲斯-格兹特 我挡
21:29:16* 菲斯-格兹特 疑惑?
21:29:16<菲斯-格兹特> “厄,别想逃”
21:32:16<老社> (給個dex順序我?
21:32:59<西园寺博文> (DEX15
21:33:19<大川新平> (11
21:34:10* 老社 将话题改为 '青井 西園寺-1 大川 菲斯'
21:34:34<老社> (然後西園寺先來吧
21:34:59<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KICK80武术60检定: 1d100=72=72
21:35:24<西园寺博文> (有闪避么?
21:35:41<Oicebot> 老社进行擋检定: 1d100=11=11
21:36:20<老社> 雖然青井一副隨時精神分裂病發的樣子,但至少他的反應神經還是正常的
21:36:21<西园寺博文> (很好,他本回合应该没有第二次挡了吧
21:36:40<大川新平> (但是有闪
21:36:50<老社> 匕首擋住了西園寺的飛踢
21:37:04<老社> (next 大川
21:37:46* 大川新平 抓拿刀的手,压墙角击倒
21:38:05<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擒抱寝技双80检定: 1d100=88=88
21:38:26<老社> 大川飛身的寢技撲了個空
21:38:41<菲斯-格兹特> (应该我最低。。
21:38:42<老社> 差點撞到電燈柱上
21:38:45<大川新平> “靠!”
21:39:26<老社> (next 菲斯
21:41:15<Oicebot> 老社进行检定: 1d100=30=30
21:52:05<菲斯-格兹特> (好了,我可以骰了
21:52:10<老社> (ok,繼續,菲斯行動吧
21:52:22<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敲头N连击检定: 1d100=71=71
21:52:32<菲斯-格兹特> (miss...orz
21:52:34<老社> (我記得成功率是70?
21:53:02<老社> 不知道是出於對青井的憐憫(?)還是恐懼,菲斯的攻擊也沒有奏效
21:53:44<老社> “你……你們……你們都是敵人,都特么該死……該死……”
21:54:23<足田寿堂>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仁慈的敌人呢……噢,当然是说我们这边。”
21:54:52<老社> 男人繼續著碎碎念,只是抽搐的臉部肌肉慢慢平息下來,慢慢固定成那副暴徒的嘴臉
21:55:01<老社> “我說了,去死吧。”
21:55:02<大川新平> “小心点,不稳定的家伙最难对付.."
21:55:09<Oicebot> 老社进行检定: 1d100=6=6
21:55:14<老社> (哎呀差一點
21:55:30<老社> (不然就刺穿+無法閃躲了
21:55:38<Oicebot> 老社进行看誰倒霉检定: 1d3=1=1
21:56:11<老社> 於是刀光再次閃過,這次瞄準的是西園寺的要害
21:57:11<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闪避90检定: 1d100=66=66
21:57:30<西园寺博文> “想砍中我!再等一百年吧!”
21:57:35<老社> 但作家靈活地躲過了這一擊
21:57:56<足田寿堂> “最近的作家都很灵活呢。”
21:57:58* 足田寿堂 冷静
21:58:09<老社> (繼續
21:58:22<老社> (西園寺
21:59:00* 西园寺博文 反身一个膝撞
21:59:05<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1d100=44=44
21:59:12<Oicebot> 老社进行检定: 1d100=64=64
21:59:13<西园寺博文> (虚招!
21:59:40<老社> (ok
21:59:47<菲斯-格兹特> (嗯
21:59:50<菲斯-格兹特> “诶,好久不运动了,失手啦。”
22:00:10<老社> (第二下呢?
22:00:19<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1d100=35=35
22:00:37<老社> (我記得第二下好像是閃不了擋不了?
22:00:45<西园寺博文> (是
22:00:50<老社> (那hit
22:01:00<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2d6+1d4=(4+3)+1=8
22:01:50<老社> 西園寺那腳踢門鎖的功力再次顯現出來,膝蓋猛然撞中青井的要害
22:02:14<西园寺博文> “倒!”
22:02:30<老社> 但他沒感覺到腳上傳來平時的打擊感
22:02:49<足田寿堂> “这便是传说中的北斗钢筋分断脚吗……我也是看过原哲夫的啊……”
22:02:54* 足田寿堂 冷静地评论
22:03:07<老社> 青井踉蹌著後退,本應是碎骨裂筋的一腳似乎對他而言渾然不覺
22:03:38<足田寿堂> “是力度不足,还是对手太硬呢?”
22:03:55* 老社 将话题改为 '青井 西園寺-1 大川 菲斯'
22:03:56<西园寺博文> “这家伙……并不是正常人类吧”
22:04:15* 老社 将话题改为 '青井-3 西園寺-1 大川 菲斯'
22:04:27<足田寿堂> “就连他自己也这么说的吧?”
22:04:45<老社> “咳咳……”
22:04:46<大川新平> "靠,这家伙是软骨头么。”
22:04:46<足田寿堂> “莫非原因就是那条腿吗?”
22:04:56<老社> (next one
22:05:12<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既然打不死就先尝试缴械检定: 1d100=74=74
22:05:22<西园寺博文> (貌似过了
22:05:23<Oicebot> 老社进行我閃检定: 1d100=66=66
22:05:41<大川新平> (80
22:05:48<老社> 大川這次的擒拿再次落空
22:05:59<大川新平> “混账!”
22:06:13<老社> (next
22:06:32<西园寺博文> (嗯,他不能闪也不能挡了
22:07:22<足田寿堂> (KP,据老贼所知,这里一带随便这样的街头斗殴问题有多大?
22:07:40<老社> (你爲什麽不問問身邊的警察呢
22:07:59<足田寿堂> (警察这个神奇海螺太尖锐了
22:08:21<大川新平> (这家伙持刃物又精神不正常还涉毒,你说呢
22:08:55<足田寿堂> (说得好,这是正常执法
22:09:04<老社> (后兩者不說,光是前者大概就能抓進去吃豬扒飯了
22:09:05<菲斯-格兹特> “这种家伙怎么回事正常人类,如果他算正常的话我肯定就是圣人啦。”
22:09:07<菲斯-格兹特> (我们是在帮助警察抓捕贩毒逃犯好不好
22:09:33<老社> (我將27當是你的結果好了
22:10:08<老社> 瘸子,啊不,菲斯一棍猛地砸向看似毫無防備的青井頭上
22:10:35<Oicebot> 老社进行检定: 1d100=94=94
22:10:43<足田寿堂> “我感觉这一棍子下去脑浆崩裂反而让我感觉安心?”
22:10:59<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敲头击晕口牙检定: 1d6+1d4=4+4=8
22:11:14<老社> 青井做了個閃躲的姿勢,但終究沒有躲過落在肩膀的一擊
22:11:25<老社> (擊暈是怎么算的來著
22:11:34<老社> (傷害值vs體質?
22:13:25<大川新平> (嗯
22:14:55* 老社 将话题改为 '青井-5 西園寺-1 大川 菲斯'
22:15:30<老社> 菲斯也體會到了,西園寺感覺到的奇異打擊感
22:15:48<菲斯-格兹特> “感觉像是敲在橡胶轮胎上的样子?”
22:16:19<老社> 而隨著多次被擊中,你們看見這個男人的表情越發地邪惡和嗜血
22:16:22<足田寿堂> “青井君,我似乎开始真正明白你话的意思了……”
22:17:07<老社> 而幾乎是同時,歹徒的身上開始了異變
22:17:22<大川新平> “!”
22:17:23<老社> 閃光的青藍色霧氣從男人的身邊升起,迅速地蔓延開來。觸手形光霧蠕動著伸向四周,置身鬼火之中的男人詭異地獰笑著。
22:17:31<大川新平> “坏了,这家伙”
22:17:40<老社> 在他身後積聚的霧氣如同羽翼般展開。你們周圍的光和熱似乎被這恐怖的光霧一點點吞噬,與之一起消逝的還有你們的清醒和理智。
22:17:56* 足田寿堂 不由得后退一步
22:18:05<老社> 一瞬間你們回到了午後目睹那詭異瓶子的場景
22:18:11<大川新平> “见鬼了见鬼了,看来实验的结果还是.."
22:18:40<老社> 同時食尸鬼述說的恐怖就在你們面前生動地上演
22:18:59<老社> (ok,先來sc
22:19:37<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san68回去就要去看心理医生啦检定: 1d100=74=74
22:19:37<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只有75简直丧心病狂检定: 1d100=69=69
22:19:48<菲斯-格兹特> (囧- -!
22:19:56<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79何足道哉检定: 1d100=66=66
22:20:02<老社> (剩下西園寺
22:20:21<足田寿堂> “……他们到底做了什么,这已经超越神之泪的效果了吧……”
22:20:25* 足田寿堂 喃喃
22:20:27<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1d100=83=83
22:20:31<西园寺博文> (啊……
22:20:38<老社> (敗了的骰d10給我
22:20:54<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1d10=3=3
22:20:55<老社> (剩下兩個自己扣2點
22:21:19<足田寿堂> (教练我是第一次有什么好康吗
22:23:44<老社> (唔……考慮到老頭沒聽過那故事,考慮你只扣一點好了
22:24:17<足田寿堂> (这是好康吗
22:24:25<大川新平> “可恶...看来现在已经不是故事了.."
22:25:22<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补骰SAN检定: 1d10=2=2
22:25:28<老社> (不給力啊老師
22:25:38<足田寿堂> “故事?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考虑找你听一听的,如果你愿意的话。”
22:25:41<老社> (退票
22:26:09<老社> “死……去死……去死吧……”
22:26:33<老社> 喉間的低吼讓你們不寒而栗
22:26:38<足田寿堂> “我说……你们认为,这样还有救吗?我是说我们。”
22:26:58<大川新平> "竟然还能说人话,不知道能不能听懂呢。”
22:27:15<大川新平> “既然来了...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22:27:29<老社> 霧氣猛地散開,然後聚合成某種像是巨大爪子的東西
22:27:48* 大川新平 还是张望张望附近有没有退路
22:27:54<老社> 襲向剛才擊中過他的西園寺和菲斯
22:28:03<老社> (兩位先過一個意志對抗
22:28:09* 足田寿堂 手抖着掏出了手机,照相
22:28:29<菲斯--格兹特> (意志对抗怎么投来着?
22:28:44<老社> (你骰個d100,告訴我你的意志是多少就行
22:28:50<老社> (我去對表
22:28:58<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意志14检定: 1d100=44=44
22:28:58<老社> (然後足田做了很好的行動
22:29:18<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WILL16检定: 1d100=97=97
22:29:29<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挥泪告别SAN检定: 1d10=7=7
22:29:30<菲斯--格兹特> (悲剧老
22:29:41<菲斯--格兹特> (我靠,这骰子延迟的有些严重啊。。
22:30:09<老社> (先來回足田的舉動
22:30:52<老社> 抖著手的老傢伙拿相機打算拍下眼前的異象
22:31:32<老社> 但他沒在屏幕上看到任何青藍色的光霧,
22:32:06<西园寺博文> (我要过幸运闪开!
22:32:07* 足田寿堂 用力摇了下头,用左手压住拿手机的右手
22:32:12<西园寺博文> (可以么!
22:32:18<老社> 屏幕上只有獰笑著踉踉蹌蹌的青井
22:32:20<老社> (別急
22:32:26<足田寿堂> “看来不是手抖啊……先拍下来再说!”
22:32:44* 足田寿堂 按下照相键,又调成摄影模式
22:32:52<足田寿堂> (我要上传到NICO
22:32:54<足田寿堂> (死
22:33:24<大川新平> “老爷子,现在这要死的时候你还有心思照相.."
22:33:33<老社> 而被爪子襲擊的兩人都能感到眼前撲來的勁風,甚至能嗅到來自爪子的腥臭味
22:33:39<老社> (被打的可以做閃避
22:33:55<足田寿堂> “正因为姚兕,才需要留下点东西,不然怎么死的都……”
22:33:58<足田寿堂> (我是说,要死
22:34:08* Oicebot 对菲斯--格兹特说:当然是啊。
22:34:08<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幸运闪避可以吗?检定: 1d100=73=73
22:34:16<菲斯--格兹特> (失败了ORZ..
22:34:28<老社> (幸運可以
22:34:29<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闪避检定: 1d100=44=44
22:34:32<西园寺博文> (过
22:34:37<老社> (幸運的話過了沒
22:34:55<菲斯--格兹特> (没有,幸运70.。orz
22:35:04<老社> (唔……
22:35:08<足田寿堂> (我们看到被撕裂的菲斯,又要做一个sc
22:35:31<Oicebot> 老社进行雖然不是什麽厲害的玩意检定: 2d6=6+4=10
22:35:49<菲斯--格兹特> (HP11....
22:35:52<足田寿堂> (10
22:35:55<老社> (氣絕吧
22:36:16<菲斯--格兹特> (原谅我这个规则盲,气绝怎么扔来着。。
22:36:24<老社> (不,是直接氣絕……
22:36:33<足田寿堂> (低于2就……
22:36:39<足田寿堂> (是2还是多少来着
22:36:45<老社> (我記得是3,不過差不多了
22:36:57* 菲斯--格兹特 噗噜噜,口喷鲜血的倒下了
22:37:13<大川新平> “这是什么.."
22:37:18* 足田寿堂 通过诺基亚N71那糟糕的摄影镜头看到了这一幕
22:37:30<老社> 巨爪撕扯開菲斯的身體,他能清楚感覺到痛感直擊大腦,然後……他就不省人事了
22:37:34<足田寿堂> (透过镜头是不是只能看到青井隔空撕人?
22:37:38* 大川新平 看着一股蓝雾之后老外就倒了。
22:37:54<西园寺博文> “光天化日之下,啊不,黑灯瞎火之下,竟敢公然施暴!”
22:38:05<老社> 而足田則是看到鮮血從菲斯的身上噴涌而出,然後倒下
22:38:12<老社> (在鏡頭上看到的話
22:38:57<足田寿堂> “Oh, God……”
22:39:00<老社> 那邊廂的西園寺勉強躲過了巨爪穿胸的厄運,他能感覺到擦過身邊的殺氣和勁風
22:39:12<西园寺博文> “咂”
22:39:33<西园寺博文> “李小龙大师傅也没和这种玩意干过吧……”
22:39:46* 老社 将话题改为 '青井-5 西園寺-1 大川 菲斯-10'
22:40:01<大川新平> “一群这玩意可以干挺2个师团。。。”
22:40:03<老社> (接下來是西園寺和大川的行動
22:40:06<足田寿堂> “而且看这样子,现在才想逃命也跑不过呢……”
22:40:22<大川新平> “老爷子,快吧老外拖开?”
22:40:50* 足田寿堂 收起手机上前准备把菲斯拖后
22:41:08* 西园寺博文 管他是啥先还击再说!
22:41:08<老社> (足田的dex是?
22:41:14<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1d100=84=84
22:41:21<西园寺博文> (好吧……
22:41:43<足田寿堂> (高达7
22:41:46<老社> 心慌意亂的作家一腳踢中了空氣
22:42:00* 老社 将话题改为 '青井-5 西園寺-1 大川 足田 菲斯-10氣絕'
22:42:22<老社> (next
22:42:34<大川新平> “不管你是什么玩意,还是不是青井.."
22:42:48<大川新平> “现在都得放倒你再说!”
22:43:04<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依然是双80检定: 1d100=44=44
22:43:19(FreeBot) 足田寿堂在#wss休息室叫我名字了.
22:44:32<Oicebot> 老社进行其實這個骰沒啥意義检定: 1d100=30=30
22:45:35<老社> 大川今晚第三次撲中空氣,差點和作家抱在一塊
22:46:01<老社> (足田?
22:46:03<大川新平> “这家伙..."
22:46:10* 大川新平 咬牙切齿
22:46:22* 足田寿堂 把菲斯往后拖到相对安全的地方
22:46:37<老社> (然後?
22:47:03* 足田寿堂 救人要紧,先试一个急救
22:47:06* 菲斯--格兹特 由于被拖动,血液又飚出来了
22:47:14<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裸奔的30急救拯救世界检定: 1d100=71=71
22:47:26<足田寿堂> (望天
22:47:50<老社> 足田笨手笨腳的急救差點沒將菲斯的肺擠出來
22:48:07<老社> (要目星不
22:48:07<足田寿堂> “手抖得真不是时候……”
22:48:11* 菲斯--格兹特 咳咳咳
22:48:24<足田寿堂> (能做自然来
22:48:34<老社> (全員都可以目星
22:48:36<老社> (偵查
22:48:40<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观察75检定: 1d100=45=45
22:48:41<老社> (除了昏迷的那貨
22:49:04<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裸侦查拯救世界!检定: 1d100=54=54
22:49:08<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裸奔的25侦察毁灭世界检定: 1d100=12=12
22:50:30<老社> 大川和足田在慌亂中四顧,無意中發現不遠處的路燈旁站著一個女子
22:50:48<大川新平> “!”
22:51:06<大川新平> “快跑!笨..."
22:51:09<老社> 在昏暗燈光下的匆匆一瞥,你們只能看到那是個茶髪的高挑女子
22:51:21<大川新平> “你是?!”
22:51:33<足田寿堂> “这种时候呆在这里的,怎么看都不会是无关人士吧!”
22:51:59<西园寺博文> “总之快想想办法!我先拖住他!”
22:52:09<足田寿堂> (我们知道井上小夜子的外貌吧,比较一下?
22:52:21<老社> (完全不是同一人,看群的圖片就知道了……
22:52:36<足田寿堂> (那就是找过青井的
22:52:59<老社> “閃開,笨蛋們。”
22:53:18* 足田寿堂 趁势卧倒
22:53:32<足田寿堂> “你就是房东说过那个……”
22:53:40* 大川新平 既然伤痛之茶来救驾自然就乖乖闪开
22:53:47<老社> 清澈的聲音打破了青井異化後你們感到的恐怖
22:54:20* 菲斯--格兹特 躺在一边时不时咳一口血出来
22:54:36<老社> 下一秒鐘你們看見什麽像是玻璃瓶的玩意從她的手上飛出來
22:55:31<老社> 玻璃瓶的瓶口似乎閃著……火光……?
22:55:55* 足田寿堂 卧倒了还顺便抱头
22:56:20<老社> (在近戰中的兩位扔個幸運或者閃避吧
22:56:24<大川新平> “托莫..."
22:56:50<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闪避90 扔毛燃烧弹啊!检定: 1d100=66=66
22:56:51<足田寿堂> “今晚和鸡尾酒好有缘……”
22:57:43<老社> (巫妖?
22:57:52<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1d100=97=97
22:58:04<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幸运!检定: 1d100=38=38
22:58:08<西园寺博文> (呼……
22:58:16<老社> (額,只能扔一個……
22:58:26<老社> (不過其實沒啥傷害,主要是引燃
22:59:39<老社> 瓶子在青井身邊炸開的一瞬間,大川再次施展出卡西的撲救反射動作,躲開了迎面而來的熱浪……和飛濺的玻璃渣
22:59:44<老社> 而作家就沒那么幸運了
22:59:54<Oicebot> 老社进行渣傷害检定: 1d6=1=1
23:00:08* 老社 将话题改为 '青井-5 西園寺-2 大川 足田 菲斯-10氣絕'
23:00:45<老社> 而在瓶子爆炸中心的青井身邊則是燃起了大火
23:00:56* 足田寿堂 见势爬起,准备拉起菲斯跑路
23:01:45<老社> 你們沒看見火在他身上燒起來,但他狼狽地往旁邊飛奔躲開這團烈焰
23:02:00<足田寿堂> “唔?”
23:02:21<老社> 霧氣再次聚攏,這次則是幻化成像是巨大翅膀的模樣
23:02:57<老社> 青井……你們曾經這么稱呼的男人……就在你們面前鼓著怪異的翅膀離開了你們的身邊
23:03:16* 足田寿堂 掏出手机透过镜头再看
23:03:51<老社> 足田匆匆將鏡頭對準青井,只能看見他詭異地浮在半空,慢慢遠離你們
23:04:16<足田寿堂> “呼……果然不是我的幻觉吗。”
23:04:50<大川新平> “咳咳咳.."
23:04:54<老社> 街心公園裡面,除了渾身是血的菲斯和還在燃燒的一團火,就好像啥事都沒發生一樣
23:05:14<足田寿堂> “你们谁比较懂急救的,来看看这家伙还有救吗”
23:05:22<大川新平> “可恶..今次是造了什么孽.."
23:05:36* 大川新平 连滚带爬的撑起来
23:05:52<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再次用裸奔急救害人检定: 1d100=54=54
23:06:03* 老社 将话题改为 '打完得好快 青井-5 西園寺-2 大川 足田 菲斯-10氣絕'
23:06:03<足田寿堂> (好了我不敢了,你们来
23:06:09<大川新平> “这恐怕不是急救可以简单搞定的了.."
23:06:09<老社> (急救是要時間的
23:06:28<老社> (你現在還是在繼續剛才的急救檢定而已
23:06:34<足田寿堂> (好吧
23:06:40<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急救75 先稳定伤势检定: 1d100=92=92
23:06:46<足田寿堂> (岂能直视?!
23:06:48<老社> (上帝也不想菲斯活著
23:07:12<大川新平> “别废话了,赶快拖医院吧!”
23:07:21* 菲斯--格兹特 痛苦的呻吟中
23:07:28* 足田寿堂 直接拨打了急救电话
23:07:40* 大川新平 老头你作死?
23:07:54<大川新平> “老爷子,赶快发动车。”
23:08:07<足田寿堂> “至少让他们做好准备……”
23:08:08<老社> 就在你們忙活著搶救菲斯的時候,路燈下的茶髪女子已經無影無蹤了
23:08:13<大川新平> “我同行来还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个..."
23:08:22* 足田寿堂 一边走向车,一边找女子的影踪
23:08:39<大川新平> “见鬼...等我们横七竖八就失踪了.."
23:08:45<足田寿堂> “走的真快,这就是漫画英雄的作风么……”
23:09:05<大川新平> “大作家还碍事不?‘
23:09:09* 足田寿堂 跳上车,一边发动一边联络最近的医院
23:09:20<大川新平> “赶快都上车!”
23:09:20<老社> 事實上,她人是走了,但原地留了一張醫院的宣傳單張
23:09:24<西园寺博文> “应该没啥大问题……”
23:09:34<足田寿堂> “大川?那张纸?”
23:09:36* 大川新平 捡起来
23:09:48<大川新平> “医院?
23:09:51<老社> 上面是你們最愛(?)的八木綜合醫院
23:09:59<大川新平> (⑧木
23:10:07<足田寿堂> “……我相信他们不是让我们把菲斯送到这里吧?”
23:10:13<大川新平> “看来还真是漫画英雄呢..."
23:10:36<大川新平> “总之,先把菲斯带去医院好了。”
23:10:38<老社> (then?行動是啥
23:11:03<大川新平> “破肚子一时半刻死不了,骨头断就糟了。”
23:11:14* 足田寿堂 挽起袖子开车,先拉着挂彩的和大伙儿到最近的医院
23:11:22<大川新平> “西园寺君来搭把手.."
23:11:58<老社> 渾身是血的化妝師被送進了急救室
23:12:12<老社> 而傷口再次裂開的作家也被抓去重新縫線
23:12:29* 足田寿堂 低声对大川说:“解释还不简单,就说我们被青井袭击便是……”
23:12:34<老社> 剩下的只有老傢伙和警察兩個疲憊地攤在醫院的長凳上
23:12:42* 足田寿堂 指了指自己手机,“证据也算是有。”
23:13:18<老社> 滿腦子都是剛才發生的,應該只有在小說和動漫里出現的場景
23:13:20<大川新平> “被燃烧弹砸穿腹腔..."
23:13:39<大川新平> "那东西到底是什么鬼.."
23:13:41<老社> (要討論下么
23:13:47<足田寿堂> “嘛,最大问题确实是隔空撕人……”
23:14:01* 足田寿堂 掏出手机,调低音量,再次检查照片和录像
23:14:07<老社> 在足田拍下的可見度極低的錄像中
23:14:13<足田寿堂> (错的是NOKIA
23:14:32<大川新平> “刚才那一幕有拍下来么?”
23:14:55<老社> 你們沒看見青井身上有任何異狀,包括菲斯被撕開的一幕,鏡頭上根本沒有任何的爪子或是刀子
23:15:23<足田寿堂> “这之后应该就在我口袋里,然后就是看到青井腾空而去……”
23:15:27* 足田寿堂 稍稍快进
23:15:31<老社> 連飛走的時候都沒有翅膀,只是詭異地浮空走了
23:15:52<大川新平> “什么都没有..."
23:15:58<足田寿堂> “就是这样。燃烧弹倒是没照下来。”
23:16:18<大川新平> "那像气体的东西真的是‘魔法’?”
23:16:24* 足田寿堂 想了想,反正手机都掏了出来,尝试股沟一下茶发女子的都市传说
23:16:25<老社> 但剛才和男人死斗的大川絕對不會忘記青井身上的詭異霧氣和那帶著腥臭的爪子
23:16:51<足田寿堂> “至少不是我们能解释的东西”
23:17:10<老社> 那邊廂菲斯正在被護士姐姐們脫去衣服,插針輸血
23:17:32<老社> 另外足田的股溝注定了徒勞無功
23:17:46<老社> (過個靈感吧
23:18:10<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灵感70检定: 1d100=82=82
23:18:17<大川新平> (....
23:18:21<老社> (今晚各種神骰子
23:18:29<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85的灵感,毫无压力!检定: 1d100=73=73
23:18:46<足田寿堂> (还真的是骰子撂倒的节奏
23:21:10* 足田寿堂 装作苦思冥想一下
23:21:19<大川新平> “看来现在我们唯一的出路...说不定是死路,就是去八木医院了.."
23:21:37<足田寿堂> “我有个……很奇怪的想法。或许这些雾气,并不是真正存在的东西,而只是我们的幻觉。”
23:22:09<足田寿堂> “就像我们之前从那奇怪的液体,也就是神之泪上体验过的一般,只是作用于我们的幻觉。”
23:22:30<足田寿堂> “但这很难解释一点,那就是化妆师先生的肚子。”
23:22:38* 足田寿堂 又摸了下巴
23:23:21<大川新平> "所以菲斯是因为幻觉自己撕开了肚子?”
23:23:24* 足田寿堂 回忆了一下,处理菲斯伤口时,伤口看起来是什么造成的
23:23:30* 大川新平 无力开玩笑了
23:23:56<老社> 那傷口很明顯是被什麽巨大的爪子、或者是大號的餐刀切開的
23:24:08<足田寿堂> “这能解释手机拍不下来,而确实无法解释菲斯的肚子,还有青井的飞天……”
23:24:21<大川新平> “不过‘那东西’既然是雾气...是某种神经毒气也说不定。”
23:24:51<足田寿堂> “而且据我刚刚看到的,菲斯的肚子确实是被‘切开’的,被凤梨的东西切开的。”
23:25:00<老社> (鳳梨躺槍
23:25:08<足田寿堂> (我是说,锋利
23:25:15<足田寿堂> (今晚的搜狗输入法战力好低!
23:25:15<大川新平> (凤梨
23:25:31<大川新平> (伤口是一道还是多道?
23:26:10<老社> (自行想象被三倍放大的貓爪抓傷的效果吧
23:26:23<老社> (唔……五倍吧,這個出血量
23:26:23* 足田寿堂 反复回放菲斯被放倒的瞬间,陷入了徒劳的思考
23:26:42<菲斯--格兹特> (猫爪放大5倍,豹子?
23:26:56<足田寿堂> “看来光靠现在的情报没办法确认呢……大川君,你在那里提到的故事,大概是?”
23:26:57<老社> (好吧,那就是五倍放大的虎爪
23:27:16<大川新平> (那里?
23:27:52<大川新平> “哦,我们运气不错,在地下室抓的那个舌头么.."
23:28:12<足田寿堂> “噢,对,你们确实提到过……”
23:28:18* 大川新平 于是把狗爷的传奇经历讲给了老爷子
23:28:28* 足田寿堂 于是震精了
23:28:44<老社> 於是被抓去縫線的西園寺也回到了你們身邊
23:29:09<西园寺博文> “怎么样?”
23:29:13<西园寺博文> “有啥发现么?”
23:29:41* 足田寿堂 把录像跟照片,还有很可笑的推论告诉了西园寺
23:30:03<Oicebot> 老社进行检定: 1d3=2=2
23:30:15<西园寺博文> “这么说来,我倒是听说过类似的事呢”
23:30:18<老社> (於是菲斯搶救之後是3點hp
23:30:26<西园寺博文> (我呢
23:30:33<Oicebot> 老社进行检定: 1d3=1=1
23:30:37<老社> (自己算
23:30:47<西园寺博文> “什么在犯人隔壁滴水之后把犯人活活吓死之类”
23:30:54<西园寺博文> “没想到发生在我们身上”
23:31:09<足田寿堂> “可化妆师这肚子怎么都不是吓出来的样子。”
23:31:28<大川新平> “但是物理层面上的创伤还是无法解释..."
23:31:33<老社> (西園寺給個靈感我
23:31:41<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1d100=42=42
23:31:44<西园寺博文> (过
23:32:03<足田寿堂> “而且你们提到的故事里,那位,呃,老兵先生?也提到过他是被掏了肚子?”
23:32:37<大川新平> "对啊。”
23:32:48<西园寺博文> “念动力?”
23:32:49<大川新平> “而且还...活着?”
23:33:08<西园寺博文> “总之我相信肯定能有科学的解释”
23:33:17<足田寿堂> “……啊,毕竟青井还没有触手,所以菲斯大概没问题。”
23:33:20<西园寺博文> “虽然这几天我们看见的不科学的玩意已经够多了”
23:33:21* 足田寿堂 随口口胡
23:33:28<老社> 西園寺回想了一下被異化的男人襲擊時,他曾經在腦里閃過疑問“這是真的么?”但面前逼真的撲面腥風讓他無法否認這是真實存在的鉄爪,事實上他也當這是威脅迴避掉了
23:34:17<大川新平> “待会问一下医生致伤的情况,大概多多少少能分析一下吧。”
23:34:21<老社> 而這時菲斯的急救室燈滅了,醫生走了出來,告訴你們菲斯并無大礙
23:34:31<老社> 只是需要留院一到兩個禮拜
23:34:41<西园寺博文> “我当时也有种这可能是幻觉的想法,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也只能先躲开……”
23:35:19<足田寿堂> “啊,这么逼真,也不由得不躲开了啊。”
23:35:20<老社> 看在大川是警察的份上,他并沒過多詢問菲斯受傷的情形
23:35:50<大川新平> “总之,多谢了。”
23:36:03* 足田寿堂 一起低头
23:36:31<老社> (so what are you gonna do
23:36:59<西园寺博文> “现在怎么办?”
23:37:03<足田寿堂> “今晚就先这样了吧,已经很晚了,而且……至少你们是很累了。”
23:37:22<大川新平> “我觉得这张宣传单.."
23:37:29* 足田寿堂 苦笑了一下
23:37:43<足田寿堂> “总是八木综合医院这一行是躲不了的。”
23:37:45* 大川新平 再细看一下血糊糊的宣传单
23:38:17<老社> 這種被牽著鼻子走的感覺大概讓你們三人都很不舒服
23:38:44<大川新平> "见鬼...不是这个就是那个。”
23:39:03<老社> (其實我能指出,你們手頭上這藥和大川以前追蹤過的邪教有關不
23:39:27<老社> (大概是隔太久了,你們也忘了這茬了
23:39:44<足田寿堂> “而且,茶发小妹妹似乎也是在追踪青井呢。”
23:39:49<大川新平> (你之前好像说过
23:39:54<足田寿堂> (忘了
23:40:06<大川新平> (不过我们没处打听去
23:40:50<老社> (或者可以找你的舊同事聊聊?
23:41:21<大川新平> “现在和这件破事有牵扯的,一个是邪教,一个是八木医院,一个是旧军队..."
23:42:05<西园寺博文> “总觉得似乎八木医院最好入手的感觉”
23:42:09<大川新平> "邪教这方面,也许我该找一下长野那边的家伙,他们说不定可以提供些我们漏掉的东西。”
23:42:43<大川新平> “旧日本军的方面,恐怕就要拜托两位了。”
23:42:52<足田寿堂> “唔……旧帝国军吗……”
23:43:14* 足田寿堂 回忆一下自己61年的人生中有没有相关的人际关系
23:43:20<大川新平> “八木医院...最好还是我们一起去,虽然菲斯的情况不好说.."
23:43:21<足田寿堂> (求幸运!
23:43:31<老社> (請
23:43:39<老社> (-20吧
23:43:55<老社> (還是折半好了
23:44:02* 西园寺博文 想想我有没有网友、笔友、同学或者其他熟人研究这方面资料的
23:44:05<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75减半 这样子就只能认识拉美的腐败军人了检定: 1d100=40=40
23:44:11<足田寿堂> (你说你是不是丧心病狂
23:44:26<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幸运减半40检定: 1d100=69=69
23:44:26<老社> (望天,但其實這個意義不大
23:45:05<老社> (你知道我風格的,會因為嘗試給點獎勵,但如果是主線我是不用檢定直接讓你過的
23:45:21<老社> (接下來還想幹嘛?給我個plan?
23:45:40<西园寺博文> “我觉得我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23:45:50<大川新平> “总之我还是要去问问以前的同事们,看能不能搞点线索.."
23:45:51<足田寿堂> “也只能如此了。”
23:45:56<大川新平> (现在时间?
23:46:03<足田寿堂> (怎么看都三四点的样子
23:46:07<老社> (午夜三四點吧
23:46:24<大川新平> (看来不是打电话的好时机
23:46:32<老社> (你們能在醫院湊合休息
23:46:44<大川新平> “不过现在去八木医院的话.."
23:46:44<老社> (而且沒人想去探病下么
23:46:49<老社> (沒良心的混蛋
23:47:40* 大川新平 于是去找病房看看
23:47:47* 足田寿堂 同去同去
23:47:56<老社> 菲斯似乎恢復了意識
23:48:11<老社> 幾乎可以說是奇跡了
23:48:28* 菲斯--格兹特 绑满绷带躺在床上,朝大家打个招呼”哟,都活着太好了。“
23:48:40<足田寿堂> “啊,你没事就好。”
23:48:40<大川新平> “老天爷保佑,腹腔开个洞没死的我还真没听说过。”
23:49:20<大川新平> “真是神明保佑,命不该绝。“
23:49:26<老社> (沒啥商量了?
23:49:46<足田寿堂> (让他回忆一下挨揍时的感受再刺激一下?
23:49:53<老社> (可以
23:49:55<足田寿堂> (我想起海峡两岸的记者乱象了
23:50:15<菲斯--格兹特> ”呼呼,但是我这几个星期估计没法下床了。青井怎么样了?“
23:50:27<足田寿堂> “飞走了。”
23:50:31<足田寿堂> “字面意义上的。”
23:50:41<西园寺博文> “嗯”
23:51:01* 菲斯--格兹特 回忆一下当时是什么抓我肚子来着?
23:51:10<西园寺博文> “或者用更精确的话说,没有在地面上移动或者接触某个固定面就离开了”
23:51:20<老社> (靈感
23:51:33<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70检定: 1d100=56=56
23:52:19<大川新平> “那下‘飞’的对我的震撼比它挥爪子大多了.."
23:52:47<足田寿堂> “你是说,挨揍的时候?‘飞’的震撼……很抽象的说法呢。”
23:54:13<大川新平> "不,我是说它起飞。”
23:54:30<大川新平> “完全就超出空气动力学的范畴了..."
23:54:51<菲斯--格兹特> "也许你们认为我疯了,或者可能是我脑袋收伤了,我总觉得那个抓我的爪子是幻觉。“
23:55:00<西园寺博文> “我也有那个感觉”
23:55:16<西园寺博文> “不过我的感觉告诉我不管是不是环境还是先闪再说……”
23:56:22<足田寿堂> “如果你疯了,那我相信这里至少还有两个疯的。”
23:56:45<足田寿堂> “医生……有告诉你造成伤口的是什么样的东西吗?”
23:57:01<菲斯--格兹特> (医生有和我说过吗老社- -?
23:57:17<老社> 根據醫生的診斷,這是銳器破腹
23:58:41* 足田寿堂 开玩笑地说道,“说不定下次再碰见的时候,只要不停念着‘这是幻觉吓不到我这是幻觉吓不到我’就不会有事吧。”
23:59:21<大川新平> “不过这说明.."
00:00:03<大川新平> “如果我们用‘正常’以外的方法感知他,就不会被幻觉影响?”
00:00:24<足田寿堂> “把摄像机绑在头上吗?”
00:00:45<老社> 大川開始描繪在攻殼機動隊里出現的電子腦系統
00:00:57<大川新平> “不过看起来似乎不仅仅是视觉而已就是了..."
00:01:14<西园寺博文> “那种危险的感觉”
00:01:14<菲斯--格兹特> ”咳咳咳,手持IPAD,通过摄像头观察?“
00:01:21<西园寺博文> “绝对不止是视觉”
00:01:24<足田寿堂> “唔……一个头盔……”
00:01:47<西园寺博文> “我的皮肤可以感觉到爪子的挥动”
00:02:05<足田寿堂> “同时给你视觉,触觉,嗅觉,听觉的幻想……”
00:02:11<足田寿堂> “噢,不要让我想起康德。”
00:02:28<大川新平> “难道真的是神经毒素?”
00:02:49<足田寿堂> “而且……就算我们相信了的话……他会飞是怎么回事?”
00:02:56<大川新平> “如果有什么能产生如此逼真的幻觉..."
00:02:58<足田寿堂> “难道我们相信他能飞,他就能飞?”
00:03:48<西园寺博文> “所以这肯定不仅仅是幻觉”
00:03:53<大川新平> “不知道...不过结合暗示的话,并不难做到就是.."
00:04:37<大川新平> “当然这是我的猜测,毕竟暗示是魔术师的基本功。”
00:04:42<老社> (別的沒所謂,先給我個plan,我好準備下周的作死
00:04:58* 足田寿堂 双手抱胸。“现在考虑这些没啥意义吧,毕竟情报太缺乏了。”
00:07:07<老社> 在昏昏沉沉地討論了半天青井的變身,你們感到疲倦包圍了自己,在你們再次恢復意識的時候,已經是在醫院的長椅醒來的時候了
00:15:54<老社> 經過短暫的商量之後,你們決定讓菲斯安心休養,各自暫時回到工作上,并抽時間繼續關注這起奇怪事件
« 上次编辑: 2013-07-13, 周六 23:39:08 由 傻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