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幻覺殘留】作死的最期  (阅读 2221 次)

副标题: 為啥我的coc團都能結掉呢

离线 背叛者之殇

  • 一坑未平,一坑又起
  • 版主
  • *
  • 帖子数: 1149
  • 苹果币: 0
【幻覺殘留】作死的最期
« 于: 2013-09-22, 周日 10:51:10 »
<老社> ====================================希望這是最後一次黑幕拉開了============================================
<老社> 3月的某天深夜十一點半,你們幾個呆立在東京灣旁的濃霧當中

* 足田寿堂 搓了搓手
* 菲斯-格兹特 继续拿着望远镜张望
<老社> 靠著望遠鏡,你們還能看到大概一里多遠的海面上“飛”著的八木椿
* 大川新平 开始检查之前要求的装备是否准备好了
* 西园寺博文 给自己的石棉鞋子绑上泡了酒精的绑带
<老社> 時間在無聲地消逝,望遠鏡里也沒有出現青井或者是木野的身影
<菲斯-格兹特> “话说弥生小姐,您只有一个人吗?八木不是还有许多手下,他们没有来吗?”
<老社> “沒有。如果你們沒說要幫忙我甚至沒打算喊人。”
<老社> “雖然我覺得……唔,沒事了。”
<老社> 彌生的臉上閃過一絲不耐煩

* 大川新平 嗤笑
<大川新平> “看来我们确实卷进了众神的战斗呢..."
<大川新平> “这些东西应该都没有问题了。”

<老社> “我可是奉勸過你們不要加入的。”
<足田寿堂> “事到如今也没啥好说的了。”
<老社> 彌生聳聳肩,不置可否
<菲斯-格兹特> ”八木先生出事我们本来就有些责任的,怎么可以袖手旁观呢。“
<老社> “我比較好奇幾位有想出什麽方法能幫上忙。”
* 西园寺博文 掏出酒精瓶和打火机晃晃
<老社> “哦?”
<菲斯-格兹特> ”根据我们有限的和他们几次接触来看。火焰似乎对他们有些影响。。“
<足田寿堂> “比如说,如果对面有什么杂兵的话,不用劳烦您亲自出马之类的?”
<老社> “嗯,的確,但這裡是海面,要像上次那樣燒起來估計很困難”
<大川新平> “反正我们虽然手段有限..."
<老社> “雜兵?木野和我一樣,都不相信除了自己以外的人。”
<大川新平> "要放点火还是可以的..."
<足田寿堂> “如果有汽油一类的燃料的话,纵然是海面也能烧起来的。”
<足田寿堂> “那,多了几个杂兵,也让对面多分点心,不好么?”

<大川新平> “到时候,说不定您还要多多保重了..."
<老社> 對方又不置可否地聳聳肩
<老社> (好吧,選一個人出來做個靈感啦,我看不下去了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我也看不下去了检定: 1d100=1=1
* 足田寿堂 清了清喉咙
* 菲斯-格兹特 注意到了老头似乎想到了什么
<足田寿堂> “说回正经事情吧。大川,还记得井上君消失之前说了什么吗?”
<足田寿堂> “四星归位,月落雾海,噩梦复苏,末日再临……好像是这样?”

<菲斯-格兹特> ”井上似乎把大川看成老情人了说了一大堆话呢。“
* 足田寿堂 摸了摸脑袋
<大川新平> "似乎就是那些话..吧。”
<足田寿堂> “怎么看怎么和现在的情况相关的样子就是……”
* 大川新平 被这两周的奇异事件搅坏脑子了
<足田寿堂> “当然这四星是啥就不知道了。虽然……西园寺君还提到过一个啥来着,他们可能是要用八木先生当祭品的说法?”
<足田寿堂> “四星要是指天体什么的倒是好认,要是指别的四样东西的话……我想想……”

<西园寺博文> “把祭品丢进水里”
<足田寿堂> “青井。弥生小姐。牧业小姐。还有……”
<大川新平> “不过之前先把祭品弄成..这样?”
* 足田寿堂 竖起了第四个手指
* 大川新平 想了想也对
<足田寿堂> “从井上君身上转移到八木先生身上的……”
<足田寿堂> “如果所谓的四星就是这四大天王一般的东西的话……”

<菲斯-格兹特> “SO, 足田你的意思是弥生小姐最好不要过去?“
<足田寿堂> “只是一个推测啦……”
<大川新平> “或者,想办法弄掉一个..."
<足田寿堂> “如果按着这样的思路的话,对方为什么特地通知弥生小姐仪式的地点也很能理解了。”
<大川新平> “总之就是少了个零件,这发疯的事情就该算完了吧..."
* 足田寿堂 转向弥生。“当然,如果其实还有第五,第六个被附体的人的话,那就可以推翻我的这个假设?”
* 菲斯-格兹特 用望远镜重新关注下海面上那奇怪光芒组成的图案
* 大川新平 想到弥生的自信满满不由地打了个寒战
<老社> 彌生似乎對足田所說的話若有所思
<足田寿堂> “如果这样的话……菲斯,八木先生现在所处的位置在那个奇怪图案的哪个部分?”
<老社> “雖然我的手下很沒用,但他們沒提到除了青井以外的協力者,而且我的其他‘同胞’也沒有被綁架的跡象”
<老社> 八木現在是漂浮在魔法陣的上方,大概是中心左右的位置

<菲斯-格兹特> ”似乎是在正中心呢。“
* 大川新平 听到弥生说“同胞”吓了一条
<大川新平> “真可怕.."

<足田寿堂> “看来真的是有呢……这样一来,似乎是我想太多了。”
* 足田寿堂 叹了口气
<足田寿堂> “不过至少还有一个方向。如果井上君的话确实隐含了什么信息的话,那还包括时间。所谓月落之时,嗯……”
<足田寿堂> “好吧,这个我们都知道了才对。”

<大川新平> "然后地点自然就不用看了。”
<足田寿堂> “唔……等一下。弥生小姐,恕我失礼。你和你的同胞们,包括木野,身上所得到的力量彼此之间有什么不同吗?或者这样说,是否有那么几个是特别的?”
<菲斯-格兹特> ”另外,弥生小姐,据你所知有解除附体的方法吗?“
<老社> “我們之間只有強弱之分,單論這方面的才能我能比得過木野,起碼是失蹤前的她。”
<足田寿堂> “强弱……是吗?这是和人的素质有关吗?”
<老社> 對菲斯的問題彌生慘然一笑,“如果我知道的話,你覺得還會發生這種事情么”
<大川新平> “那看来只能用强制手段了呢..."
<老社> “差不多。”彌生對足田點點頭
* 足田寿堂 耸了耸肩。“至少对面似乎知道如何把那种能力转移。”
<大川新平> “总之...搞破坏这工作今天是免不了了。”
<老社> “那只是宿主的轉移,當然我的確不知道木野怎么能命令他們體內的東西的。”
<西园寺博文> “总之就是还是和电脑游戏里一样要打个BOSS战”
<大川新平> “唯一要看的是,怎么破坏什么了。”
<足田寿堂> “素质……如果要根据强度来决定的话,木野,青井,和你都有相当的高度,而井上君恐怕就……如果沿着我之前的思路走的话,莫非八木先生也……可他们似乎不应该知道八木先生素质多高才对,看来果然是推测错误了。”
* 大川新平 将喷火器搬到船上
<菲斯-格兹特> "八木是被大川打晕后附体的,另外弥生小姐,你知道木野和青井的,厄,也许有可能的弱点吗?“
<足田寿堂> “用火治疗一下说不定能强迫那玩意离开?”
<大川新平> “谁知道呢,难道异常生物也挑拣血统么..."
* 大川新平 一边说风凉话一边继续搬其他东西

<老社> “那種形態下的唯一弱點是怕火,并不是說他們真的會受到火的傷害,只是出自本能的畏懼。”
* 大川新平 听到这话的时候手抖了一下,不过还是继续搬着东西
<老社> “當然我覺得如果對方一旦飛起來會非常難捕捉,畢竟這裡不是室內或者公園……”
<西园寺博文> “既然不会受伤为何会怕火呢”
<老社> “那你恐怕得問我們體內的‘那東西’了。”彌生苦笑
<足田寿堂> “但他们是不会跑的。换言之,肯定会下来,至少会给我们留下点攻击的机会吧。”
<大川新平> “好吧诸位。”
<菲斯-格兹特> ”那就是没有致命弱点。。我们的攻击应该没有什么效果,那我们应该抢了八木的肉体就跑路?“
<大川新平> “我们过去以后,你们打算干什么?”
<老社> “但不管怎么樣,我的目的從始至終只有一個就是將少主救下來。破壞儀式什麽的隨你們的便。”
<老社> 彌生輕輕地說完,靜待著你們的行動

<大川新平> “搞破坏我在行,前提是我们没给先破坏了..."
<足田寿堂> “猜中他们的下一句对白……好吧,开玩笑的。要破坏仪式的手段似乎有不少,夺走其中一个,嗯,‘祭品’会是一个,尝试破坏那个图形应该也是一个。”
<老社> “大概吧。”
<老社> 彌生有點心不在焉地回答
<老社> 自從聽完足田的推理,她一直都是這樣子

* 足田寿堂 拿过望远镜再度仔细观察海面上的图形到底用什么画出来的
<菲斯-格兹特> “我还有一个问题,弥生小姐,你们施展能力的时候需要呼吸氧气吗?换言之,你们在海中水下环境是否可以自由行动呢?”
<老社> 足田覺得那玩意像是漂浮的燈擺出來的形狀,離得太遠很難看清
<老社> “不需要,我們可以很容易就潛進水里。所以木野他們無疑潛伏在這裡的海域”

<足田寿堂> “嗯……大概用点什么强力手段强行毁掉摆出图形的东西也可以……前提是能进入射程。”
<大川新平> “嗯...所以‘东西’大概是在水下么..."
<足田寿堂> “如果从水里一下子飞出来两个怪物的话……我说你们几个,会游泳吗?”
<菲斯-格兹特> “我们的小船看来很危险啊。现在搞得到直升机吗?”
<大川新平> 如果单纯是需要光线效果的话,制造光污染遮蔽掉就好了...
<老社> “如果有直升機我還不如直接找自衛隊來搜捕呢。”
* 大川新平 苦笑
<大川新平> “反正我是没打算整个回去..."

* 菲斯-格兹特 注意下码头上有几艘船?
<老社> 兩艘快艇在碼頭不耐煩地上下浮動
<菲斯-格兹特> “怯,只能坐船了么,但是所有鸡蛋不能放在同一艘船里,我们分开坐吧。”
<足田寿堂> “或者一艘坐人,一艘当诱饵?”
<菲斯-格兹特> “你怎么让空船保持方向开动出去呢?”
<老社> “我可以幫忙操縱”
<老社> 彌生無力地舉了舉手

<足田寿堂> “把方向固定住,再固定住油门,如何?”
<老社> “這個不難”
<菲斯-格兹特> “你这个方法在海面上可不行,但是现在又弥生小姐能力操纵。”
<菲斯-格兹特> “好吧,我们现在的计划就是两艘船出击,争取把八木抢回来?”
* 菲斯-格兹特 心理暗自嘀咕,这真不靠谱

<老社> 大概從你們打算將這事管到底開始就開始不靠譜了
<老社> 指針指向12點
<老社> 我們的勇士還在海邊逡巡不進

* 西园寺博文 随便上一艘船
* 足田寿堂 叹了口气,挤出一个微笑。“那我就上另一条吧,看看能不能当诱饵。”
<足田寿堂> “记住,我们的目标归根到底还是要破坏仪式。其他多余的事情不要多想。”

* 大川新平 于是把喷火器装好,然后发动了马达
* 菲斯-格兹特 戴上所有装备武器踏上了足田号小船。
<足田寿堂> “我们坐船,弥生小姐就……呃,我记得你们都能飞?”
<老社> 彌生閉眼默想了一會
<大川新平> “到时候大家不要后悔说‘为什么那天我没有上那艘船’这样哦。”
<足田寿堂> “兵分三路,如果顺利的话,应该会有一侧能冲过去才对。”
<老社> 你們看到她全身迸發出青色光芒,和被照亮的海面相輝映著
<足田寿堂> “弥生小姐姑且不论,我们这边的话……这两条船,谁被盯上了,就优先缠住对方!”
<老社> 已經對此司空見慣的你們還是感覺到,眼前這個非人類女人現在正爆發出驚人的戰意
<西园寺博文> “W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GH!!!”
* 西园寺博文 吼

<足田寿堂> “最后大概就是……记得准备好救生衣。这些快艇大概会是我们最后的底牌。”
<菲斯-格兹特> “好吧,我觉得贵国著名漫画家鸟山明先生也许也看到过什么超自然现象。”
<老社> “走吧。”她輕輕地說,仿佛只是去一趟便利店一樣的語氣
<足田寿堂> “啊”
<大川新平> “上了,各位。”
* 足田寿堂 想了想,看向菲斯。“你会开这玩意吗?”
* 大川新平 打开油门
* 菲斯-格兹特 启动了小艇引擎
<菲斯-格兹特> “大概和开车差不多吧。我想。”

<老社> 發動的快艇拖著白浪向著遠方模糊不清的黑夜開去
<足田寿堂> “……好吧,至少我们不是开飞机过去。”
<老社> 雖然菲斯開得東倒西歪,但好歹還算沒撞到什麽暗礁
* 大川新平 调整一下船舵开始向魔法阵中心开去
* 足田寿堂 第一件事是穿上救生衣,然后才是拿住抢
* 菲斯-格兹特 在另外一边也迂回着向魔法阵前进
<老社> 彌生盤旋在大川他們的頭上
<足田寿堂> “我们要不要弄点什么东西吸引他们注意力啊!比如打个探照灯?”
* 足田寿堂 用盖过引擎的声音说道

<老社> 老滑頭和化妝師拖著翻滾的泡沫在海面上畫出一條夸張的弧線
* 菲斯-格兹特 尝试着按了按面板上的开关,看看能打开什么
<西园寺博文> “不知为何我燃烧起来了”
<大川新平> “那么...一切就在这里结束了呢。”
<足田寿堂> “喂,一般这种时候会按到弹射座椅的按钮吧!”
<老社> 隨著你們靠近發光的魔法陣,你們能慢慢看清楚那玩意的原貌——那并不是什麽浮游燈組成的,而是像是被巨大的光筆畫成的一樣,和海面渾然一體
* 大川新平 接近魔法阵的时候关掉引擎,让船向前飘
<足田寿堂> “唔……居然不是半路截击吗,真是失策。”
* 菲斯-格兹特 顶着海浪和快艇前进的大风吼道”似乎不是灯光打出来的,我们要撞进去吗?!“
* 足田寿堂 咋舌
* 足田寿堂 吼回去:“那就直接向着八木先生的位置冲!”

* 西园寺博文 用船上的备用桨之类对着光砸一下
* 足田寿堂 抓紧了枪
<老社> 大川和作家的船已經很靠近魔法陣了,而在這時你們聽到頭上的彌生喊了一句“小心!”
* 菲斯-格兹特 把油门踏到底。。对着魔法阵冲了过去
* 大川新平 开始引燃喷火器的喷口
<大川新平> “什么?!”
<大川新平> “作家,准备你的..."

* 西园寺博文 一手端起霰弹枪,一手拿起打火机
<老社> 作家面前的海面爆出一條水柱,不遠處菲斯他們的船頭也竄出一條水柱,模糊能看見木野漂浮在大川他們頭上和彌生對峙,而青井則是和菲斯他們照面
<老社> “來得真早啊,各位。”木野嘲弄地笑道

<足田寿堂> “OH MY GOD!”
<菲斯-格兹特> ”足田,抄家伙开搞啦。!:
* 足田寿堂 抬起了霰弹枪问答无用一发过去
<老社> 彌生一言不發,只是瞪著黑髮女人
<老社> (打青井?

<西园寺博文> “WAAAGH!!!”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吃我在墨西哥黑吃黑中练来的枪法啦检定: 1d100=43=43
* 足田寿堂 大概只能记得怎么扣扳机
<老社> 老滑頭發出驚人的咆哮,然後一槍打在了船頭的旗子上
<菲斯-格兹特> “OH,SHXT..."
<老社> 炸起一陣碎屑
<足田寿堂> “噢,这是失误,你知道的。”
* 足田寿堂 耸了耸肩

* 大川新平 趁两个鸟人在扭打的时候冲过去把八木拖下来
<老社> 大川準備靠近的時候,看見木野身上伸出兩條觸手示威性擺動著
* 大川新平 用喷火器示威回去
<老社> “首先,彌生,我沒興趣跟你打。你的目標只是將這位少爺帶回去是吧?我們其實對這位少爺沒啥興趣,我們需要的只是一個宿主,如果你懂我意思的話。”
<老社> 薰的笑容越發燦爛了
<老社> “4個宿主,4個宿主就能完成這個儀式。而你現在不正好帶著少爺的候補么?”觸手隨意甩了甩
<老社> 指向在旁邊劍拔弩張的你們

* 足田寿堂 其实听不见
* 西园寺博文 咔嚓一声给霰弹枪上了膛
<老社> “拿一個人來交換,然後讓少爺回去。你在5點之前回到這裡和我們一起完成儀式就好”
<老社> “我擔保不動小少爺一根汗毛,如何?”
<老社> 彌生還是沒說話,但靠得近的大川和西園寺不難看出她正在考慮這個提案

<足田寿堂> “拜托你们能不能大声点,我听不到啦!”
* 西园寺博文 抬手对着木野射击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1d100=67=67
* 足田寿堂 一边说道一边退壳上膛
* 菲斯-格兹特 打了个方向试图绕过青井继续朝魔法阵冲去
<老社> 西園寺又是一槍轟到海裡
* 大川新平 既然时间又开始流动了就用喷火器威胁回去
<西园寺博文> “这种东西真不靠谱”
<菲斯-格兹特> ”老爷子上碰火器牵制住!“
* 西园寺博文 随手把霰弹枪丢一边,点燃靴子上的布条
* 足田寿堂 赶紧拿起火焰喷射器
* 老社 将话题改为 '正面組:木野 彌生 西園寺 大川 繞路組:青井 足田 菲斯'
<老社> 試圖沖進法陣的菲斯幾乎是迎面撞上飛撲而來的青井

<Oicebot>  老社投掷2次检定: 1d100=52 99
<老社> 青井的爪子除了在船上留下傷痕什麽都沒幹成
<老社> 另外因為沖得太猛
<老社> 青井被船緣絆到了一下
<老社> (這輪沒法迴避

* 足田寿堂 举起火焰喷射器的喷嘴对着在空中失去平衡的青井就是一脸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让我帮你重返人类吧!!!检定: 1d100=99=99
<老社> (唔……我能不能判成炸了油箱呢?
<西园寺博文> (判掉水里好了……
<老社> 老滑頭一個手滑,噴頭根本沒轉過來
<老社> (對自己噴了一發,來個迴避吧,不然就中招

<足田寿堂> “咦?”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我就14的回避别跟我玩啦检定: 1d100=5=5
<老社> (抓去簽名吧
<老社> 但好歹在千鈞一發的關頭將頭轉了過去,沒被燒成下一個菲斯

* 足田寿堂 居然躲了过去
* 菲斯-格兹特 一心一意踏足油门朝着八木前进!
<足田寿堂> “哎哟喂,这玩意太长了吧……”
<菲斯-格兹特> “喂喂,现在还不是自爆的时候把!”
<老社> 菲斯開著船一頭撞進魔法陣中
<足田寿堂> “好吧我老实交代我昨晚看了高达W啦……”
<老社> 魔法陣的形狀并沒有發生改變
<老社> 但菲斯和足田同時感覺到一股熟悉有可惡的寒氣闖進了腦子里
<老社> 目睹青井變身時候的不快記憶再次跳入腦海
<老社> (san謝謝

<大川新平> (哈哈哈哈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san65...检定: 1d100=9=9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区区sc怕毛!检定: 1d100=31=31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检定: 1d6=3=3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哎哟喂检定: 1d6=5=5

<老社> 但與那時候不同,菲斯和足田有一瞬感覺到,遠比頭上飛著的幾個傢伙可怕的什麽東西,正在自己的腳下蠕動著,潛伏著
<菲斯-格兹特> "情况不妙,足田带上人快跑路!“
<足田寿堂> “我也想!看我试试!”
<老社> “沉入幽暗之海的少年,睜眼仿佛身處黑牢”,老滑頭和化妝師這時能深切體會到小夜子夢境的莫名恐怖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太聪明也是一种罪过啊检定: 1d100=53=53
<老社> (一個d10看時間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多么可悲的人参!检定: 1d10=3=3
<老社> (d10+4輪……我覺得不用roll了?
<老社> (你還是roll一個吧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你是说这个?检定: 1d10+4=2+4=6
<老社> (再來個d100看症狀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终于像一个coc游戏了检定: 1d100=79=79
* 老社 将话题改为 '正面組:木野 彌生 西園寺 大川 繞路組:青井 足田(瘋6輪) 菲斯'
* 足田寿堂 感到浑身不适,一股强烈的食欲涌了上来
<足田寿堂> “不……不好意思……菲斯……你……有,有……有……鱼子酱吗?黑海出产的,第一批的,绝佳的……”
* 足田寿堂 蹲了下去

<菲斯-格兹特> ”这种情况下可能吗?!“
<足田寿堂> “就算你这么说……”
* 足田寿堂 开始在身上东找西找

<大川新平> “作家!对面是什么情况?”
* 大川新平 看到那边的船突然停了

<足田寿堂> “啊……我想起在俄罗斯……那时候还是苏联的时候啊……”
<西园寺博文> “我猜老滑头的脑子有了点啥问题”
<足田寿堂> “还有车臣,那个地狱,噢……再来点伏特加!”
* 菲斯-格兹特 掏出身上的酒壶丢了过去
<足田寿堂> “或许汽油可以勉强……”
<老社> 打算將八木拉下來的菲斯發現這貨似乎在空氣中有很強的浮力
<菲斯-格兹特> ”酒是吧,接着“
* 足田寿堂 把手缓缓伸向邮箱
<老社> (拽下來要一整輪,而且沒法擋或者閃避
* 菲斯-格兹特 用力扯
<老社> “我看你這么猶豫,那我幫你抓個候補好了。”
<老社> 木野沒理會在身後搞小動作的菲斯他們
<老社> 身上四條觸手像毒蛇一樣游向作家和警察

<大川新平> “!”
<Oicebot>  老社投掷2次作家检定: 1d100=21 90
<西园寺博文> “!”
<Oicebot>  老社投掷2次检定: 1d100=16 85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1d100=58=58
<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闪避80检定: 1d100=65=65

<老社> 於是憑兩位的身手并沒什麽問題
<老社> 觸手都擦身而過

<大川新平> “这就是...战斗资历的不同啊。”
<老社> 彌生在動搖ING
<西园寺博文> “贫弱!”
<大川新平> “弥生小姐,我可要提醒你一句,”
<大川新平> “想想看吧,如果牧野的计划通...你拯救八木先生还有什么意义!”

<西园寺博文> “弥生小姐,如果你就这样救下你的少爷就跑,他会很伤心的”
* 西园寺博文 飞踢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1d100=93=93
<老社> (我好像提醒過一腳不中會下水?
<西园寺博文> (我能过个啥闪回来么
<老社> (幸運吧,只限一次……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1d100=17=17
<大川新平> “到时候他也不过是个凡...作家你在干什么!”
<西园寺博文> “SORRY,发力过猛”
<老社> 西園寺起跳的姿勢不對,差點就一下栽下水了
<大川新平> (嘴炮要动作么?
<老社> (額,你能放棄攻擊來個快速交談之類的,或者是兩邊技能都減半成功率邊打邊嘴炮
<大川新平> “弥生小姐,八木先生就是真的被它们放回来,最后也逃不过凡人的结局。”
<大川新平> “请再三思!”

<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嘴炮75检定: 1d100=63=63
<老社> 彌生的臉上又開始浮現出仇恨
<老社> 在老滑頭開始胡言亂語之後,青井就撇開了毫無威脅的足田,略帶瘋狂地向菲斯撲來
<老社> “你們……你們都要完了!人類!”

<Oicebot>  老社投掷2次检定: 1d100=84 66
<菲斯-格兹特> ”SON OF .B..H.. 滚远点死基佬。“
<老社> 然後毫無疑問這廢柴又是在摧殘油箱而已
<足田寿堂> “啊……伟大的苏维埃!”
* 足田寿堂 还在地上蠕动

* 老社 将话题改为 '正面組:木野 彌生 西園寺 大川 繞路組:青井 足田(瘋5輪) 菲斯'
* 菲斯-格兹特 用尽全身力气试图拉下八木
<老社> 這邊木野看出彌生因為大川的話動搖
<老社> “閉嘴吧,廢物”

<Oicebot>  老社投掷4次自求多福检定: 1d100=86 63 64 65
<西园寺博文> “到底谁是废物”
<老社> (ob開始救人了,不科學
* 西园寺博文 嘲讽
<西园寺博文> “这么绵软无力的攻击可打不到人”

<老社> 作家的船鐵屑飛濺
<老社> 但大川在飄搖的船上保持著平衡躲過了所有的攻擊
<老社> 彌生繼續掛機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1d100=4=4
* 西园寺博文 飞踢
<西园寺博文> (武道防闪避嗯

<老社> “那……那尼?!”
<大川新平> “無馱無馱無馱!”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火有伤害么检定: 2d6+1d4=(6+1)+3=10
* 大川新平 不能攻击就帮作家配音了
<西园寺博文> “看我结实的大腿踢爆你的股间!”
* 老社 将话题改为 '正面組:木野-4 彌生 西園寺 大川 繞路組:青井 足田(瘋5輪) 菲斯'
<老社> 原來高傲地飛在上空的薰冷不防被西園寺一腳踢中,她驚叫一聲,猛然飄離作家的方向,作家發現她身上的黑衣似乎燒掉了一點
<老社> (大川,和上一輪一樣的選擇題

<大川新平> “有效吗..."
<西园寺博文> “看来有点”
<大川新平> “弥生!相信你的力量,我们联手的话只需家伙不是不可能战胜的,到那个时候...”
<大川新平>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嘴炮75检定: 1d100=10=10
<老社> (ob果然只會欺負狗熊
* 大川新平 顺便吼给自己听了
<足田寿堂> “前进!工农红军!为了鱼子酱!”
* 足田寿堂 喃喃

<大川新平> “诸君,把这些亵渎这个世界的废物推回去!”
<西园寺博文> “看来你得好好学学怎么打架,娘们”
<老社> 青井似乎覺得自己奈何不了一個丑八怪是種侮辱
<老社> 對忙著拽八木下來的菲斯狠狠地抓去

<足田寿堂> “只不过是一块石头,看我用鱼子酱推出去……”
<菲斯-格兹特> ”上帝保佑!“
<Oicebot>  老社投掷2次ob你看著辦检定: 1d100=100 36
<菲斯-格兹特> (上帝以后我就信你啦1
<老社> 這一下實在太過於笨拙
<老社> 豬隊友一頭撞到了不小心站起來的足田
<老社> 一瞬間兩個人都在船上打滾
* 老社 将话题改为 '正面組:木野-3 彌生 西園寺 大川 繞路組:青井 足田(瘋4輪) 菲斯'

<足田寿堂> “唔咕……来吧,愚蠢的帝国主义者……切格瓦拉与我同在!……”
* 足田寿堂 滚到了船尾

<老社> 菲斯用盡九牛二虎之力,將不像是人的八木拉了下來
<老社> 短短幾秒鐘,這邊船上倒了四個人
<老社> 都在搖晃的甲板上打滾
<老社> 這邊廂,木野完全沒有了開始的從容,不止是因為青井在那邊的笨拙,還因為被西園寺踢中之後的羞惱
<老社> “切,都特么沒用”

<西园寺博文> “别这么说啊,美女,你自己的表现也好不到哪去”
* 西园寺博文 继续毒舌

<Oicebot>  老社投掷4次於是四條觸手直接揍多話的检定: 1d100=74 24 41 95
<老社> (two hit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1d100=89=89
<老社> (你能擋一下,閃一下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挡检定: 1d100=28=28
<西园寺博文> “贫弱贫弱贫弱!”
<西园寺博文> “这种软弱无力的攻击!正如你的内心一样迷茫!”

<老社> 完全是生體兵器的西園寺將非人類的攻擊完全不當回事
<老社> “你們去那邊救少主,這裡交給我了、”

<足田寿堂> “……前进!以上校的名义!……”
* 足田寿堂 在地上滚来滚去顺便踹了青井一脚

<西园寺博文> “看来强化训练还是有效果的……”
<老社> 彌生在掛機,咦不對,猶豫了一分鐘之後向惱羞成怒的木野撲過去
* 西园寺博文 想起来之前被道场的师范围殴的地狱修行
<足田寿堂> “你马上就会知道要和我足田寿堂互殴,你还有着战斗年资的不同啊啊啊啊啊啊……”
<老社> 兩個非人類在用你們無法理解的觸手、飛爪撕扯著,在夜空劃過兩道交錯碰撞的青色光痕
* 西园寺博文 启动小艇开向老滑头和化妆师组
<大川新平> "作家!拦住那边的青井。”
* 大川新平 自己操艇了
<大川新平> “别让它影响菲斯。”

* 菲斯-格兹特 拉下八木后手脚并用爬起来,踏足油门冲出了魔法阵,向大川和西园寺的方向驶去
<老社> “哎喲……你……你們這些無視我的人,都要知道……哎喲,媽的還是刀子好使”
<足田寿堂> “……这话轮不到你这个年轻人说……”
* 足田寿堂 还在蠕动

<大川新平> (直接冲过去吧,作家准备喷火器
<老社> (進魔法陣san check?
* 大川新平 打着引擎,踩油门冲过去
<老社> (真勇士
<老社> (那來吧,san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1d100=99=99
<足田寿堂> (勇者不能直视
<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检定: (1d100)x79%=(96)x79%=75.84
<大川新平> (靠少写个san
<老社> (來,d10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1d10=9=9
<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检定: 1d10=1=1

<老社> 大川和作家又是一頭撞進魔法陣
<大川新平> (符合了本团作死的主题!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灵感检定: 1d100=17=17
<足田寿堂> (月夜终于可以开心了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1d10=8=8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检定: 1d100=82=82

<大川新平> (健忘
<大川新平> (正好,以后可以找个妹子帮忙写作

* 西园寺博文 瞬间忘掉了SAN CHECK的事
<老社> 西園寺和大川跟剛才的老滑頭們一樣,瞬間好像掉進了深海的黑牢一樣
<老社> 似乎有什麽不可名狀的可怕生物在注視著你們一樣
<老社> 作家當場腦海一片空白
<老社> 嘴裡喃喃著自己都不知道的名詞
<老社> 而這時青井抽出了小刀,對著足田捅過去,“死吧,都死吧”

<大川新平> “可恶...老爷子我们过来了!”
<Oicebot>  老社进行检定: 1d100=73=73
<老社> 然後又是一刀捅了個空
* 大川新平 操作小艇撞击究极生物
<足田寿堂> “……你的下一句台词是……下一刀老子就捅死你……”
* 老社 将话题改为 '正面組:木野-3 彌生 西園寺(連老媽姓啥都忘了6小時) 大川 繞路組:青井 足田(瘋3輪) 菲斯'
* 足田寿堂 顺手摸摸青井身上有没有鱼子酱
<老社> “別摸……別碰我啊混蛋”
<老社> 青井將瘋子老頭子一腳踢開

* 菲斯-格兹特 发动油门朝着大川他们方向出阵
<菲斯-格兹特> ”快快。。快出去。。“

<大川新平> “混蛋...那家伙现在在船里..."
<老社> 於是兩條船同時沖了出去
* 大川新平 绕了个圈跟着老贼的船溜之大吉
<老社> 因為加速太快,青井一不小心就被甩了出船
<足田寿堂> “喂,我的鱼子酱……”
<老社> 你們完全不知道這傢伙今晚是來幹嘛的!
<老社> 恐怕他其實是彌生派過去的逗逼
<老社> 不管怎樣,在視線模糊的條件下,你們花了好長的時間才找到岸在哪裡

<大川新平> “究极生命体不过如此.."
<老社> 在空中交錯的青芒也不知什麽時候消失在濃霧之後
* 大川新平 继续操舵
<老社> 老頭子也終於蘇醒過來
* 足田寿堂 好不容易恢复了过来
<大川新平> “但愿弥生小姐她..."
<足田寿堂> “哈……我刚刚好像又回到了充满了战斗的岁月里……”
<大川新平> "菲斯!能听得到吗!”
<老社> 只有西園寺像怕生的小朋友一樣縮在甲板一角
* 菲斯-格兹特 一边驾驶一边说“老爷子你正常了?!麻烦看看躺在那里的八木。”
<大川新平> “看一眼老板怎么样了!”
<菲斯-格兹特> “啥~~~???大声点~~~~”
<足田寿堂> “哈?老板?绯红之王?”
<西园寺博文> “42……42……42……”
* 足田寿堂 看了看一片狼藉的船
<老社> 而八木身上的青色光芒開始明滅不定
<足田寿堂> “OH MY GOD!这不是八木先生吗!”
<足田寿堂> “而且还带着那些东西!”

<老社> “我……我不是……滾……滾”
* 足田寿堂 赶紧从身上掏出火机
<西园寺博文> “42……42……42……”
* 足田寿堂 好不容易打着了火,开始检查八木的情况
<老社> 雖然呢喃著不之所謂的語言,八木卻沒有任何暴走的趨勢
* 西园寺博文 继续研究着宇宙的终极答案
<足田寿堂> “八木桑?醒醒?八木君?八木酱?八木炭?”
* 大川新平 手忙脚乱地开船靠岸
<老社> 在你們準備上岸的時候,八木身上的光芒慢慢熄滅了
<菲斯-格兹特> “看来只要远离那些奇怪的东西就没事”
<足田寿堂> “那就最好,但不能放松警惕。如果发现我有什么异样的话就马上放火烧我!”
<大川新平> “这个时候难道不是应该来一个米军的空中打击把刚才的那片鬼东西夷为平地么.."
* 足田寿堂 说着,开始抱起八木那沉重的身躯一边检查一边下船
* 大川新平 架起思考哲♂学中的西园寺下了船
<老社> 在這一晚上和非人類的戰鬥中,你們還能毫髮無損地回到岸邊,也許是什麽不可名狀的存在保佑也說不定
<老社> ===============================黑幕竟然能圓滿地拉上==============================================


离线 Euan

  • Guard
  • **
  • 帖子数: 217
  • 苹果币: 0
    • my notion
Re: 【幻覺殘留】作死的最期
« 回帖 #1 于: 2013-09-23, 周一 17:44:27 »
* Euan 开船在海上兜了一圈活着回来了。 :em021

离线 lichzeta

  • NEMESOR
  • Chivary
  • *****
  • 帖子数: 1202
  • 苹果币: 0
  • 每日一思:疑虑生异端
Re: 【幻覺殘留】作死的最期
« 回帖 #2 于: 2013-09-23, 周一 18:47:16 »
* lichzeta 刚成功地殴打了BOSS,冲进奇怪的魔法阵,一晃神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
« 上次编辑: 2013-09-24, 周二 01:13:37 由 lichzeta »

离线 傻豆

  • 翻譯組
  • *****
  • 帖子数: 2490
  • 苹果币: 2
Re: 【幻覺殘留】作死的最期
« 回帖 #3 于: 2013-09-23, 周一 23:16:43 »
* 傻豆发现自己在事件过后似乎觉醒了奇怪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