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不义联盟 复生·英雄·小天们  (阅读 1536 次)

副标题: 2014.1.25

离线 一心求死

  • 神河之主大口绳
  • 偶像
  • ****
  • 帖子数: 991
  • 苹果币: 6
【LOG】不义联盟 复生·英雄·小天们
« 于: 2014-01-27, 周一 21:47:40 »
<远古之风> ============================伤口疼痛中========================
<远古之风> 伤疤,将永远存在,即使最好的神术也不能完全抹去伤痕
<远古之风> 你们看着手上的伤口,小腿上的疤痕,耳朵上的缺口
<远古之风> 这些都是过去冒险的痕迹,无法抹除
<远古之风> 然后,那个伤口
<远古之风> 被完美的抹去了
<远古之风> 你们只能从衣服上的缺口中判断它的精确形状
<远古之风> 但那疼痛则永远的留了下来
<远古之风> 在你们睡觉的时候,吃饭的时候,洗澡的时候,如厕的时候,什么都没干的时候
<远古之风> 浮现出来,提醒你,它们的真实性,背叛的真实性

* 帕米拉| 缩在房间的角落里微微发抖,常不离手的木杖抛在不远处的地板上
<帕米拉|> “——”

<远古之风> 这种边境上的小酒馆适合冒险者
<达拉勒> “喂,我们的确死过一次吧……”
* 达拉勒 不知是第几次确认这个问题了

* 希罗 拿起面包,夹着肉排送进了嘴里。
<远古之风> 你们能看到刻着人名的椅子,某个蹩脚诗人在墙壁上留下的歌谣,知名冒险者留下的纪念品,以及贴满情报和任务简报的揭示板
<希罗> “好像是”
<佐拉> “没错。”
<帕米拉|> “别提它了……”
<达拉勒> “好吧好吧……”
* 达拉勒 抓起水壶,大口灌下去

* 帕米拉| 像是还无法习惯痛楚般地低语着,轻抚着胸腹接合处的皮肤
<希罗> “但是目前看还活着就是了,所以不多吃一点是不能把失去的血补回来的。”
<希罗> “既然流了一浴缸那么多。”

<远古之风> 现在,酒店人满为患,所有人都在等待最新的消息
* 希罗 比划
<远古之风> 虽然你们来这里实属偶然,但目前酒店里的绝大多数客人,都是被战争的气味吸引来的冒险者
* 佐拉 动作僵硬的拿过酒壶,试了两次才倒满了自己的杯子
<希罗> “咕嗯咕嗯。”
<远古之风> 或者说,哪怕只是好奇,也要看看那传说中的浮空堡垒,拿着炎剑的天使,龙骑士,什么的
* 帕米拉| 吐出一口气,抚摸着坐在脚边的爱犬,看上去稍微平静了一些
* 希罗 嚼着食物,抬起头看着那些人。
<达拉勒> “他们啊,在说那四个人的事情吧”
<远古之风> 两百里之外,战争正在进行。
* 达拉勒 咚地把水壶放回桌子上,小声向同伴确认
<远古之风> 不过这个城镇似乎对自己国家的军队相当自信
<希罗> “好像是,四个很厉害的家伙诶。”
<远古之风> 一群龙人武士正在和几个冒险者争吵,打赌
* 鲍比|牧羊犬 很热似的吐出舌头,脑袋磨蹭着主人的手
<佐拉> “炎剑什么的……听起来有点儿眼熟……”
* 佐拉 压低了声音

<达拉勒> “不是眼熟的问题吧……根本就是……”
<远古之风> 毕竟,龙息之墙有数百年没有陷落过了
* 希罗 把脸埋进炖菜里,发出了快速消灭食物的响声。
<远古之风> 但随着毒龙王殒命的谣言,以及飞行要塞的威力
<帕米拉|> “是因为……那些宝贝……?”
<远古之风> 数个国家的联军再次叩响了它的大门
* 帕米拉| 身前的桌面上只摆着一杯没怎么动过的牛奶
<佐拉> “所以,不是我流血流得太多看错了。”
<远古之风> 据说法师公会在这次战争中保持了中立,因为那些神秘的英雄的影响力
<希罗> “嗯,那些都是很强的神器,的确莎余是这样说的。”
<远古之风> 一个女性超级法师什么的
* 佐拉 一拳砸在桌子上,然后因为牵动那个不存在的伤口疼得呲牙咧嘴
<远古之风> 但毕竟,毒龙之王在这个国家,或者说在这个世界上就好似神一般的存在
<希罗> “佐拉和帕米拉还是多吃点东西吧。”
* 希罗 分菜。

<远古之风> 不是每个人都会相信它已经死了,即使有人亲眼看到了那个可怕的,如同大地疮疤一般的剧毒坑穴
<远古之风> 所以这个国家还是在战斗

<帕米拉|> “那个、啊……谢谢,不过还是……有点没胃口……”
* 佐拉 用叉子挑起一块滴着黄油的芜菁,皱着眉头看了看,最终还是决定把它塞进嘴里
<达拉勒> “重点是,现在要怎么办?去找他们,还是离他们越远越好?”
<希罗> “我的勇者师父说过,要先收集情报!”
<希罗> “不过我也的确很想知道他们那么做的原因。”

<远古之风> 而且浮空要塞什么的,以前法师联盟的不也被赶入了迷雾中么
<远古之风> 龙息之墙上有魔法炮,大量的法师,多的吓人的军队
<远古之风> 大家都在观望

<佐拉> “把那个澡盆子给他们送去,然后说‘嗨,你们漏了这个’,然后再被捅一次么?不,谢谢。”
<远古之风> “整整一夜了。”
<远古之风> 有人在谈论
<远古之风> “还没打出结果。”

<帕米拉|> “可是……希罗说的,我也赞同。”
* 帕米拉| 摸索着把木杖提起来

<远古之风> 窗外的朝霞刚刚撕开黑色的天幕
<帕米拉|> “什么都不知道的话,即使什么都不做,说不定也会再……”
* 帕米拉| 隐去了那个眼下自己很忌讳的词

<远古之风> 突然,有人开始大叫
<远古之风> 有人冲出了店
<远古之风> “升起来了!”

* 希罗 跳起来翻过桌子跟着跑到了外面。
* 达拉勒 踹开椅子,站起身来(踉跄了一下)
<佐拉> “我们得先活下去,才能用自己的眼睛好好看……唔,我的头痛死了,他们在嚷什么?”
<远古之风> “那么……就是……”
<远古之风> “胡说!”
<远古之风> 朝霞之中
<远古之风> 一颗星辰在升起
<远古之风> 明亮胜过日光

* 帕米拉| 看着窗外,咽了口唾沫
* 佐拉 费劲的挤到窗口看外面
<远古之风> 宛如金针刺穿天际
<鲍比|牧羊犬> “汪!汪、汪!”
<远古之风> 慢慢的,变大
<远古之风> “守望堡……”

* 鲍比|牧羊犬 朝着那个升起的光球不断吠叫
<远古之风> 人们悄悄议论着
<希罗> “哦哦——”
<远古之风> 这意味着守望堡突破了封锁线,正在朝龙之国的领土深处前进
<帕米拉|> “别怕,鲍比……他们不会来的,这里有这么多人。”
* 希罗 攀在屋檐下,抬头看着闪光的巨大飞行物。
<远古之风> “龙息之壁陷落了。”
<远古之风> 一个冒险小队的头目——曾经你们也是一个这样的冒险小队
<远古之风> 下结论似的,这么说
<远古之风> 没人能有力的反驳他

* 帕米拉| 安抚着爱犬,眉毛带着忧虑拧在一起
<达拉勒> “我们……去龙王宫吧……就……”
<达拉勒> “远远地,远远地看一眼……”

<希罗> “看起来那些东西的确具有想象中的力量呢……”
<佐拉> “好快……”
* 希罗 嘀咕着
<远古之风> 消息很快传了出去
<远古之风> 整个城镇,在经历了一夜的焦躁等待之后

<帕米拉|> “我想……应该去看,但‘那个’怎么办呢?”
<远古之风> 开始发酵出混乱的气息
<远古之风> 你们看到居民们开始喧嚣起来,有钱人开始收拾牲口
<远古之风> 准备逃命

<达拉勒> “带上?”
* 奥雷里亚诺 从后面冒出来
<远古之风> 当然,冒险者有更专业的人士
<奥雷里亚诺> “那群家伙干的?干得不赖啊!”
<远古之风> 有人开始用占卜法术
* 希罗 看见路边的骚乱,跳回了酒店里。
* 帕米拉| 有点不安地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
<远古之风> 很快就得出了结论
<远古之风> “一只军队正在接近这里,大约三小时后到达。”

<希罗> “这里看起来很快就要变成战场了呢。”
<达拉勒> “不管是哪方的军队我都不喜欢。”
<远古之风> 很快冒险者就分为了两派,当然也就是所谓的扣帽子
<佐拉> “嗯,不管我们打算怎么办,最好赶快。”
<达拉勒> “无论如何,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帕米拉|> “得离开这儿,我上楼去处理一下‘那个’……”
<远古之风> 也就是说亲龙派和反龙派
<奥雷里亚诺> “但是不管哪方的军队都能知道一些情报。”
<远古之风> 有些人期待能为联军服务
<远古之风> 有些则已经开始贩卖自己的武力,帮助当地贵族

* 帕米拉| 拄着木杖,有些匆忙地走上楼去
<远古之风> 准备离开这里
<希罗> “不管怎么说,现在遇到他们的话,的确没什么机会好好说话就……”
<远古之风> 当然,之前安静的等待结束后
<远古之风> 不同立场的冒险者之间多少会有些互相警惕
<远古之风> 因此你们这一队人马也略有人引人注意

<奥雷里亚诺> “被卷入漩涡正中倒不是很好受,不过我也很好奇真是那帮家伙的话,怎么能如此迅速就有这么大的实力。”
* 鲍比|牧羊犬 在主人走近房间之后便自觉地在房间门口警戒着,直到片刻后主人再度走出来
<远古之风> 不论如何,很显然,这个城镇难免遭受战火洗劫了
* 帕米拉| 走下楼梯,回到同伴们中间
<达拉勒> “收好了吗?”
<希罗> “先离开镇子,到相对安全的地方去吧。”
<帕米拉|> “……嗯。”
<佐拉> “赞成。”
* 帕米拉| 披上了斗篷,帽檐压得低低的
<达拉勒> “那么走吧,我觉得不该离事件中心太远,毕竟有太多事情想不通了。”
<达拉勒> “他们终归要去打倒毒龙王的,让我们提前到那里等他们吧。”

<奥雷里亚诺> “眼见也为虚,不过总比蒙上眼要好。”
<希罗> “能不能提前呢……”
* 奥雷里亚诺 拿出一张精致的卷轴,召唤出几匹马
* 希罗 想到了那光之要塞飞行的速度。
<希罗> “但至少能看一看战斗的样子吧。”

* 帕米拉| 看了看显得比较豁达的其他人,轻轻叹了口气
<奥雷里亚诺> “我倒想看看他们战斗的……英姿。”
<帕米拉|> “我们……快走吧。”
<佐拉> “啊,总之我们走吧。”
* 奥雷里亚诺 跨上坐骑
<远古之风> 这时候你们注意到有人朝你们走过来
* 佐拉 翻身上马
<远古之风> 是一个女性
* 帕米拉| 怯生生地说,握住半精灵递过来的马缰
* 达拉勒 拉住缰绳,打量着来人
* 佐拉 向来人投去的目光里存了几分戒备
<远古之风> 虽然她穿着冒险者样式的服装,但你们仍然可以看出彼此不是同路人
<远古之风> 她衣服太新,皮肤太好,头发里的尘土太少
<远古之风> 而且剑显然是装饰品

<奥雷里亚诺> “小姐不跑吗?打算在这里迎接大军?”
* 奥雷里亚诺 大大咧咧打了个招呼

<远古之风> “我正拜托你们呢,看方向,各位英雄是朝内陆(龙国内)走吧?”
<希罗> “这里很快就会变得很危险哦。”
<远古之风> 她掏出一些金币
<远古之风> “我想和你们一起走,这样会比较安全。”

<奥雷里亚诺> “暂定是这样。你是打算雇佣我们当保镖?”
<达拉勒> “啊,小姐,一个人上路的确太危险了。能与你一道同行是我们的荣幸。”
<远古之风> “是这样的。”
* 达拉勒 推开了怀着警戒心盘问的奥雷里亚诺,一口答应下来
<希罗> “唔……其实跟着我们说不定更危险哦。”
* 帕米拉| 在身后扯扯达拉勒的衣角
<佐拉> “呃,问个问题,为什么找我们?”
* 希罗 笑了笑。
<远古之风> “当然,我也能帮你们做一些事情,我对龙国的情况非常熟悉。”
<奥雷里亚诺> “噢,那正好用你那张涂了蜂蜜的嘴给人家弄匹马啦。”
* 奥雷里亚诺 把卷轴扔过去给达拉勒

<远古之风> “因为……”
<远古之风> 这时候一大群喧嚣的贵族龙人武士正护送着一辆看起来很低调但绝对够贵够坚固的四轮马车离开城镇
<远古之风> 凶暴的驱散着挡路的平民
<远古之风> 让你们的对话暂时中止了

<奥雷里亚诺> “喔,让路让路。”
* 奥雷里亚诺 弯过马头小溜到路边

* 帕米拉| 牵着马和爱犬一起让到路边
<佐拉> “他们想直接从咱们身上碾过去的吧!!”
* 达拉勒 皱起眉头,反射性地研究有没有可供辨别的纹章
* 佐拉 安抚受惊的坐骑
<远古之风> 你很确定对方是贵族,但并没有直接可识别的标志
<帕米拉|> “佐拉姐姐冷静……太引人注目,不好。”
<远古之风> 但那些龙人武士显然属于某些正规的国家武士团,但纹章被遮蔽起来了
<远古之风> “唉,这些年轻的龙人真是太不知道礼貌了。”

<达拉勒> “年轻的……?”
<远古之风> 和你们套近乎的女人耸耸肩
* 佐拉 只是嘟囔了几句,没有作出更多的行动
<奥雷里亚诺> “嘿,我一直分不清楚龙人的年纪甚至性别”
<远古之风> “恩,看多了就习惯了。”
* 帕米拉| 咽了口唾沫,看向女人
* 帕米拉| 拉着达拉勒衣角的手松开了

<奥雷里亚诺> “说回来,我叫奥雷里亚诺,嫌太长可以叫我奥尔诺。”
<远古之风> “至于我为什么选你们?当然是因为我看了一眼你们在这一堆人里挑战等级最高啊。”
<奥雷里亚诺> “该怎么称呼?”
<佐拉> “哎哟,这么动听的恭维好久没有听过了。”
<达拉勒> “……有听没有懂……算了,我叫达拉勒,敢问小姐芳名?”
<奥雷里亚诺> “唷,看来你察言观色等级很高……”
<佐拉> “成交!”
<希罗> “真是几个天真的家伙……”
* 希罗 搔搔脸颊,看着佐拉欢天喜地的表情。

<奥雷里亚诺> “那么到底该叫啥?”
<远古之风> “你们叫我艾儿就好啦,我是小有名气的走私贩子哦。
<希罗> “啊,一个很有趣的职业。”
* 帕米拉| 扫了一眼私语的希罗,暗自记住了
<达拉勒> “如此,艾尔小姐,请上马吧。”
<奥雷里亚诺> “有啥好货?虽然现在没什么钱。”
* 达拉勒 扯卷轴多变出一匹马
<远古之风> 这么说着,她娴熟的骑上了属于自己的马,习惯性的一马当先,领着你们离开了城镇
<达拉勒> “是走私贩子,才怪……”
* 达拉勒 吐吐舌头,也上了马跟了上去

<佐拉> “这位雇主倒是挺有范儿的……”
* 希罗 枕着手臂,走在其他人后面。
* 佐拉 踢踢马肚跟上去
* 帕米拉| 骑在马上,苦恼了一会儿要怎样才能让同伴帮忙隐瞒自己的名字
<奥雷里亚诺> “跑得好快,看这娴熟的跑路技巧,我相信她的职业没错多少。”
* 帕米拉| 然后认命地跟了上去
* 奥雷里亚诺 一踢马肚也跟上去
* 帕米拉| 不时地借用其他马匹的眼睛关注逃亡队伍和城镇中的大致情况
<远古之风> 显然,她不打算带你们走大路
<远古之风> 但你们可以看到陆续已经有不少人开始离开城镇了

<希罗> “真是糟糕啊……战争。”
* 希罗 远远地眺望了一眼从镇子里零零散散跑出来的人群。

<远古之风> 不过,你们倒是朝小路越行越远
<远古之风> 很快就会走入山林之中

<奥雷里亚诺> “有人群就会有争斗,不管什么形式的。
* 奥雷里亚诺 一副看透世事的深邃目光

<帕米拉|> (w)“……我想回家。”
* 佐拉 白了奥雷诺一眼,似乎想说什么又咽回去了
* 帕米拉| 在队伍末尾小声地喃喃
<希罗> “虽然的确是这样没错……但是接下来要爆发的战争规模只怕会超过这个国家的人们所能承受的了。”
<奥雷里亚诺> “有一句话,一个人的死亡是天大的不幸,数十万的死亡就只是个……数字。”
<达拉勒> “如果是那几个人的话,如果我没想错的话,战争或许会很快结束也说不定。”
<佐拉> “接下来,这个国家会发生变化的吧……至于是好是坏,谁知道呢?”
<远古之风> “你们计划去哪里呢,各位英雄?”
<远古之风> s虽然自己带着路,但她还是这么问着

<奥雷里亚诺> “有没有安全风光又好的地方?”
<达拉勒> “去王都,艾尔小姐。”
<希罗> “毒龙王的所在地。”
<远古之风> 听到你们这么说
<远古之风> 她似乎沉思了一下
<远古之风> “有人说毒龙王已经死了。”

<帕米拉|> “!”
<达拉勒> “有人?已经?”
<远古之风> 虽然你们觉得她这么说,也没多少相信的成分
<达拉勒> “你何时听说这个消息的?”
<希罗> “好快……”
<远古之风> “据说在毒龙王前往龙息之墙的路上,正义联盟的龙骑将雷喉将其斩杀。”
<远古之风> 她一面说,也没有回头

<奥雷里亚诺> “诶,说说这个正义联盟的消息?”
<帕米拉|> “龙骑将……”
<佐拉> “呒……倒不是太意外。”
<奥雷里亚诺> “这人好像很帅。”
<希罗> “雷喉……”
<希罗> “是那个家伙呢。”
<希罗> “好像真的变强了很多啊……”

* 奥雷里亚诺 趁艾尔没回头,朝其他人挥挥手
<达拉勒> “怎样?”
* 达拉勒 压低声音

<远古之风> “目前的信息是,毒龙王死后自爆,在原地留下了巨大的毒陨坑,作为其死亡的见证。”
<奥雷里亚诺> “这个龙骑将什么来头的?还能把毒龙王斩杀?”
<远古之风> “这也是这次战争的主要原因吧。”
* 奥雷里亚诺 用法术简单传了一句话给其他人“暂且隐藏身份”
* 帕米拉| 点点头
<帕米拉|> 【还有,大家的名字】
* 帕米拉| 用法术回应

* 佐拉 比了个手势示意知道了
<奥雷里亚诺> “不过我听说毒龙王也是千年古龙吧……那正义联盟到底是什么玩意?”
<远古之风> “天知道……现在满世界都在查他们的情报。”
<奥雷里亚诺> “我们刚跑了一段暗无天日的冒险,消息有些落后呢。”
<佐拉> “听起来,好像是突然就冒出来了?”
<远古之风> “是的,莫名其妙横空出世的组合。”
<远古之风> “一个人就击败了整个法师公会什么的。”
<远古之风> “还有那个小白脸天使。”
<远古之风> “让世道瞬间乱了起来呢……”

<希罗> “……”
* 希罗 露出了有些阴郁的神情。

<帕米拉|> “小白脸……天使?”
* 帕米拉| 仔细回忆了一下……

<奥雷里亚诺> “相当……怎么说呢,就像往浑浊的池子里扔下一块大石头呢。”
<奥雷里亚诺> “结果更脏了。”

* 佐拉 向帕米拉比了“就是那一个,那一个”的手势
<远古之风> “呵呵呵,在很多人类中心主义者的心里,龙统治帝国这种事情本身就是邪恶的。”
<远古之风> “所以他们的理论肯定会有人买账就是了。”

<奥雷里亚诺> “刚才你提到一个人的名字?其他的人的名字有听说过吗?”
<佐拉> “说不定等水澄清以后会比较好哩。”
* 帕米拉| 恍然大悟地点点头
* 佐拉 听起来一点信心也没有的样子
<远古之风> 她放慢了速度,疑惑的回头看着你们
<远古之风> “你们完全没关心过么?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

<希罗> “因为我们之前都在洞里。”
<佐拉> “如奥雷诺所言,我们的消息落后了大概一周……”
<远古之风> “天界十字军岱亚。”
* 帕米拉| 拼命点头
<希罗> “是一个很深的洞,出来之后佐拉和帕米拉的胸部都变小了。”
* 希罗 比划。

<远古之风> “龙骑将雷喉。”
<远古之风> “无量天尊李琳。”

* 佐拉 给了希罗一拳,因为这个动作差点摔下马去
<远古之风> “超级大法师莎余。”
<奥雷里亚诺> “哇噢!听起来好劲!呃除了最后那个……品味有点……”
* 帕米拉| 紧张得几乎没注意到希罗说了什么
<佐拉> “好吓人的头衔……”
<达拉勒> “好没品的头衔”
<希罗> “听起来的确都很厉害。”
<帕米拉|> “好厉害的样子……”
<远古之风> “恩,超级大法师是一个在法师们都还是没品位的死宅的时代,留下的虚衔,也就是理论上存在的最强大法师。”
<奥雷里亚诺> “我在法师公会呆过,他们真的就这么没品。”
<远古之风> “虽然很久都没有人拥有过这个头衔了。”
* 奥雷里亚诺 深表赞同
<佐拉> “据我听说的,他们现在还都是没有品味的死宅。”
<奥雷里亚诺> “世道变化得太快了啊……”
<达拉勒> “我的头,又开始晕了。”
<远古之风> “他们似乎有很多强力神器。”
<奥雷里亚诺> “莫非那个飞行城也是?”
<帕米拉|> “神器吗……很突然呢?”
<远古之风> “是的……”
<远古之风> “你们知道么,操控城堡的是赫森老师。”

<奥雷里亚诺> “好熟悉的一个名字……”
<希罗> “是赫森老师啊……的确很像他会做的事。”
* 帕米拉| 眨了眨眼睛,张大了嘴
<佐拉> “什么……那个传说中的大贤者?”
<远古之风> “这太令人吃惊了,我还看过他写的书……”
<奥雷里亚诺> “哦!是那本《走进蕾丝袜与少年的世界》的作者?”
<远古之风> “那是罗森吧?!”
<帕米拉|> “这么说,赫森大师现在是那四个……四位的同伴了吗?”
<奥雷里亚诺> “咦……不一样吗……嘛先不管这个。”
<佐拉> “那……那是化名,确实是他写的……”
<远古之风> “这都是据说,据说,我们现在还处于抓瞎的状况。”
<远古之风> “很让人头疼呢。”

<帕米拉|> “唔……”
<奥雷里亚诺> “对了我一直很在意,‘你们’是指谁?”
<达拉勒> “……稍微了解了,不过,我们正在往哪里走?”
* 达拉勒 打量着越来越陌生的小路

* 帕米拉| 思考了一下,轻轻点头
<远古之风> “走私者公会啊~”
<奥雷里亚诺> “听起来你们对待这个联盟的态度不太友善啊。”
<远古之风> “哦,是这样的,我们可以翻过这座山。”
<达拉勒> “他们光芒万丈,活像沙漠里的太阳,我也不怎么喜欢。”
<远古之风> “去看看毒龙王……恩,理论上死掉的地方。”
<奥雷里亚诺> “这么看来,也有不少人或者组织不吃这套。”
<希罗> “哦哦,我要看我要看。”
<奥雷里亚诺> “遗迹哪。”
<佐拉> “我也要!”
<远古之风> “相信我,‘我们’会为毒龙王确实的下落付钱。”
* 帕米拉| 点点头,策马向前
<奥雷里亚诺> “我们好像被坑上了贼船呢。”
<达拉勒> “结果好,一切好。”
<佐拉> “有什么关系呢,我最近发现,自己对各种大坑有特别的喜好。”
<远古之风> “放心吧,我选的是战斗最少的一条路哦。”
<远古之风> 这么说着,你们艰难的将马拉过一段陡峭的山路
<远古之风> 然后周围的景色豁然开朗
<远古之风> 远处,之前的城镇,已经在熊熊燃烧中

<奥雷里亚诺> “你对这些路真熟悉。”
* 帕米拉| 不时回望
<远古之风> 你们看到三条龙飞翔在空中
<远古之风> 并非龙之国常见的五色龙

<达拉勒> “龙骑将……?”
<远古之风> 而是闪着金属光泽的龙类
<奥雷里亚诺> “金属龙?为何在这里……”
* 希罗 将手放在了背后的剑柄上。
<远古之风> “没那么小,这个大小,不过是些小龙吧。”
<远古之风> 龙距离你们很远
<远古之风> 但你们可以看到它们在攻击路上溃退的龙之国贵族们
<远古之风> 也许之前那些嚣张的龙人武士正在被它们蹂躏吧。

<希罗> “好像猴……不对,雷喉成为了龙王什么的吧。”
* 帕米拉| 稍微四下打量了一下
<希罗> “所以这应该算是某种歼灭活动吧。”
<远古之风> “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龙骑士部队了。”
<希罗> “他们打算正式接管这个国家了。”
<奥雷里亚诺> “居然把金属龙都纠集在一起,这也太夸张了。”
<远古之风> 她掏出望远镜,确认了一下
<达拉勒> “算了,谁胜谁负与我们无关……传闻中的那个坑在哪里?”
<佐拉> “呃……我的头又开始痛了……最好不要让那些龙看见我们。”
<奥雷里亚诺> “至少我们没有谁长得像龙人,应该没事吧。”
<达拉勒> “我们离得够远。而且谁会在乎我们这些小人物呢”
* 帕米拉| 手放到号角上,然后想了想又放下了
* 帕米拉| 对千影说:“艾儿姐姐……刚才提到的那个坑,有什么特征吗?”
<帕米拉|> “艾儿姐姐……刚才提到的那个坑,有什么特征吗?”

<奥雷里亚诺> “那些镇子,应该不是龙人自己烧的吧?是正义联盟进攻时干的么。”
<帕米拉|> “或者是,看上去可能会有什么特征?”
<远古之风> “我们只要一直向西走就应该是。”
* 帕米拉| 点了点头
<远古之风> “如果传闻没错,会有毒气吧,草木尽死之类的。”
<帕米拉|> “这就够了,谢谢您。”
<远古之风> “毕竟毒龙王平时走路不也那样么。”
<希罗> “啊哈哈,死后一定会喷出很大的量吧……”
* 希罗 喃喃自语

<远古之风> “走吧,继续留在山头上引龙注目可不是很好。”
* 帕米拉| 点点头
* 帕米拉| 又望了望远处的金属龙,然后向西去了

<远古之风> 你们一路翻山越岭,颇为艰苦,但这毕竟是冒险者本职,也无甚困难的
<远古之风> 倒是那些人的事情让你们心绪不宁

* 帕米拉| 不时就露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远古之风> 入夜了,在黑暗中走山路太过于危险,而且艾儿觉得现在不要生火比较好
<达拉勒> “怎么了,肚子饿了吗?”
* 奥雷里亚诺 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跟艾儿聊天扯皮,一边用传讯跟其他人交流
<远古之风> 于是,你们就摸黑休息了
* 希罗 捕食了野生的兔子和马。
* 佐拉 啃了点冷干粮
<远古之风> 吃着从旅馆里顺出来的面包和冷肉
* 奥雷里亚诺 让伊格尼斯守在营地里看护
<远古之风> “她是你的召唤生物还是契约魔啊”
* 希罗 吃饱后钻进睡袋,很快就发出了鼾声。
<远古之风> (契约魔是魔鬼之国常见的一种职业,类似那个异界誓盟的进阶
<奥雷里亚诺> “这是一种相当复杂的法术技巧!”
* 达拉勒 掏出乌德琴保养着琴弦
* 奥雷里亚诺 自豪
* 帕米拉| 靠在树干上坐下,给鲍比喂食物
<奥雷里亚诺> “不过要归类的话还是算是召唤啦。”
<远古之风> “我不是很喜欢魔鬼的仆人……”
<奥雷里亚诺> “我见过一些契约魔,确实不讨喜。”
<佐拉> “放心,奥雷诺还没把节操全卖掉。”
<奥雷里亚诺> “毕竟魔鬼都长那德性,唉也说不得人家的生存方式。”
<远古之风> “那么,至少知道她不是魔鬼,我就可以放心的睡觉啦。”
<奥雷里亚诺> “你还怕魔鬼?”
<帕米拉|> “……我也怕。”
<远古之风> 她这么说着,将大斗篷拉到身上
<达拉勒> “人比魔鬼更可怕,不过我来守夜好了。”
* 帕米拉| 微微撅嘴
<远古之风> “只是迷信而已。”
<奥雷里亚诺> “对我来说只是一种研究对象,就是凶狠狡猾了点。”
<希罗> “魔鬼还是真的有的啦。”
* 希罗 从睡袋里露出一个脑袋。

* 帕米拉| 拉起枯草色的斗篷,盖在自己和爱犬的身上,手杖抱在怀里
<佐拉> “嗯,有的,不过,也没多可怕吧……”
<远古之风> “你们肯定是杀过很多啦……”
* 奥雷里亚诺 睡前给伊格尼斯灌输了几个法术使她更加精神,然后就钻到睡袋里
<希罗> “不过比起能随意杀死毒龙王的人,魔鬼也算不得什么就是了。”
<远古之风> 就在所有人都懵懵懂懂的快睡觉的时候
<远古之风> “小小小小小……”
<远古之风> “天!”
<远古之风> “天天天。”
<远古之风> “小小,天”

<奥雷里亚诺> “什么!?”
<远古之风> 的奇怪叫声
<帕米拉|> “!”
<远古之风> 从森林里传来
* 达拉勒 眯起眼睛向黑暗深处看去
<远古之风> 虽然不像是什么猛兽的声音
* 奥雷里亚诺 猛地扎起来,还套着睡袋
<远古之风> 但很少有正常的生物这样叫
<佐拉> “什么啊?扰人清梦可是死罪?!”
* 佐拉 掀开斗篷坐起来

<达拉勒> “我说,我们听过这种声音啊,杀都杀不完的……”
<远古之风> “天天,小小小天”
<希罗> “嗯,这下有少许麻烦了呢……”
* 帕米拉| 掀开斗篷披上
* 希罗 钻出睡袋。
<达拉勒> “为什么会在这里?”
<奥雷里亚诺> “听着就烦的叫声。”
<远古之风> “小天天!”
<希罗> “听数量似乎不少。”
<佐拉> “……不是……那个吧?!”
* 帕米拉| 摇头
* 帕米拉| 然后点头

<远古之风> “这是什么生物?”
* 奥雷里亚诺 钻出睡袋,一手拔出长刃
<远古之风> 艾儿问
<远古之风> 她似乎比你们更快的发现了那个生物

* 佐拉 拔剑
<奥雷里亚诺> “伊格尼斯,现出本相收拾它吧。”
<达拉勒> “是,呃,姑且不论是不是生物,小天兽”
* 奥雷里亚诺 左手在空中划了一个简单的闪光符咒
<远古之风> 随着她的手指,你们才在草丛中发现了这只入侵者
<帕米拉|> “危险的,多……”
<奥雷里亚诺> “很讨厌的一种玩意。”
<远古之风> “好可爱啊,你们为什么这么怕它!?”
* 帕米拉| 小声说
* 希罗 跳起来砍了下去。
<远古之风> 它从草丛里跳出来
<希罗> “不快点杀掉的话,会叫来很多哦。”
<奥雷里亚诺> “你看下去就知道了。”
<达拉勒> “相信我,你不会喜欢它的……”
<佐拉> “危险,不要过去啊!”
* 奥雷里亚诺 指着希罗那边
* 佐拉 一把将艾儿拉到身后
<远古之风> 被希罗一刀斩死了
<奥雷里亚诺> “现在请勇者为我们示范一下。”
<希罗> “嘿咻——”
<远古之风> 只是一只很小的,狗大小的
* 希罗 快速补上了两剑。
<远古之风> 被砍断了还在小声的叫着
<远古之风> “天天天……”

* 帕米拉| 抿着嘴靠近希罗
* 希罗 把断成两截的可怜巴巴的小生物劈开。
<希罗> “嗯,这样应该就……”

<远古之风> 终于,在残暴的攻击下闭嘴了
<希罗> “……及时解决了呢。”
* 帕米拉| 用力点头
<奥雷里亚诺> “似乎这次比较顺利。”
<佐拉> “辛苦了!”
<达拉勒> “还好只有一只”
* 帕米拉| 为希罗递过水袋
<希罗> “不过既然这里出现了小天兽。”
<远古之风> “天天”
<远古之风> “小小”
<远古之风> “天小天”

<希罗> “……啊,果然!”
<佐拉> “啊……怎么还有啊!”
<奥雷里亚诺> “是这样的,这种叫做小天兽的生物,一旦没打死会不断增殖并且呼叫同伴——啊,就是这样。”
<远古之风> 黑暗中,发出沙沙沙的响声
* 奥雷里亚诺 讲解到一半
<希罗> “刚才动手就已经来不及了!”
* 希罗 快速收拾行李。

* 佐拉 咬牙
<远古之风> 似乎很多小天兽,比刚才更大的种类,正在朝你们这边过来
<奥雷里亚诺> “要闪?”
<达拉勒> “跑不远吧,我们躲起来先”
* 帕米拉| 点头
<佐拉> “闪啦!!”
* 达拉勒 示意同伴都靠过来,然后张开了隐形法球
* 帕米拉| 抱着鲍比靠近火之国的舞者
* 奥雷里亚诺 将伊格尼斯叫回来并且变会平常的少女体型,顺便披上备用的斗篷
<远古之风> “我之前从没听说过这种生物呢……”
<远古之风> “你们在哪里遇到的?”

<达拉勒> “说来话长,它们耳朵很灵敏的……嘘”
<奥雷里亚诺> “光是隐形恐怕也不够……只能小心行动了吧。”
* 奥雷里亚诺 把那些马都解消掉
<奥雷里亚诺> “来,一个拉着一个别走散……”

<远古之风> 很快,你们就看到,大概五六只小天兽从森林里走了出来
* 奥雷里亚诺 也看不见旁边的人,一边拉起伊格尼斯一边拉另外一只手
<远古之风> 最大的一只有着接近巨魔的体型
* 希罗 思索了一番,觉得要战斗的话自己这边恐怕也未必能轻易取胜。
<远古之风> 小一些的则有人形的,蛇型的和犬型的
* 帕米拉| 仔细观察着那些小天兽
* 达拉勒 拉住两位女士的手,稍微屏住呼吸
<远古之风> 你们觉得这些和你们在遗迹中看到的并没有什么不同
<达拉勒> “小心地溜掉吧……愿晨花赐下好运气”
<远古之风> 只是,显然,它们正在搜寻什么
<帕米拉|> “它们在找东西……”
* 帕米拉| 小声说

<希罗> “的确,不过小天兽并不太聪明。”
<远古之风> 最大的那只找到了死去的小天兽
<远古之风> 你们看到它吃掉了自己的同类

<佐拉> “呃,好恶心……”
<希罗> “希望吃掉这只之后他就会走远了。”
<远古之风> “我收回关于它们可爱的说法。”
* 希罗 没什么把握地说。
<帕米拉|> “……唔。”
<达拉勒> “我有种感觉,他们通过吃同伴能够共享记忆……”
<奥雷里亚诺> “只是拖延时间的话还是有点办法……”
<远古之风> 你们看到它突然生气了
<远古之风> “小小小小!”

<奥雷里亚诺> “啊你真是乌鸦嘴。”
<达拉勒> “我只是陈述事实……”
<帕米拉|> “得想办法引开它。”
<希罗> “如果来更多就打不赢了哟?”
<奥雷里亚诺> “要开溜了么?”
<远古之风> 显然,它变得很暴躁,但暂时还没发现你们
* 达拉勒 试着往相反的方向施展了一个幻音术
* 奥雷里亚诺 挥挥手,将伊格尼斯送回去
<远古之风> 你的计策奏效了,小天兽们立即向那个方向扑了过去
* 奥雷里亚诺 随后在森林深处召唤出一只凶暴狮
* 帕米拉| 对其他人点点头
* 奥雷里亚诺 低声“雷昂号!上!”
<远古之风> “聪明。”
<达拉勒> “还好它们还是这么笨……不过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远古之风> 女雇主夸奖到
<奥雷里亚诺> “好了,先溜吧,那么大的个头恐怕撑不了太久。”
<达拉勒> “说得好……虽然辛苦,但是连夜赶路吧。”
<远古之风> “只好如此了。”
<奥雷里亚诺> “哎,我想恢复一下法力呢。”
* 帕米拉| 拉着达拉勒的衣服,把眼耳与凶暴狮的连接起来。
<远古之风> 你看到小天兽和狮子激烈的战斗着
<远古之风> 并且有新的小天兽加入战斗

* 奥雷里亚诺 有点跌跌撞撞地朝一个方向开溜了
<希罗> “就算是狮子也撑不住太久的,快点闪啦。”
<希罗> “越来越多了呢。”

* 佐拉 跟着同伴们开溜
* 帕米拉| 试着找一只不容易被发现的鸟或者蜥蜴之类
* 达拉勒 姑且还记得要往西前进
<远古之风> 于是你们悄悄的溜走了
<远古之风> ---------------------------------
<远古之风> 经过了一夜的劳累
<远古之风> 你们终于在日出时,闻到了空气中的刺鼻味道
<远古之风> “到了……”
<远古之风> 周围的树木已经没了树叶
<远古之风> 有种发黑的感觉
<远古之风> 四下也能看到小动物的尸体

<达拉勒> “起码毒龙王来过这里没错……”
<达拉勒> “不过怎么判别他是不是死在这里呢……”

<希罗> “真可怜呢。”
* 帕米拉| 皱起眉头,因为直到半途都用巫术的关系,显得比其他人更疲惫
* 希罗 挖了个坑把小动物埋了。
<远古之风> “接下来就比较危险了,你们要呆在我身边,否则吸入毒气很可能会让你们受到伤害。”
* 奥雷里亚诺 在路上隐形失效后就再次将伊格尼斯召唤出来
<达拉勒> “哦哦”
* 帕米拉| 点点头
* 达拉勒 连连点头,凑了过去
<远古之风> 艾儿走在了队伍的中间
<远古之风> “顺便,小心脚下。”

<希罗> “唔……”
<奥雷里亚诺> “好危险的感觉。”
* 希罗 看了看地面。
<远古之风> 她跨过一滩凝结的,可疑的绿色液体
* 奥雷里亚诺 凑过去
<远古之风> 半只山猫的身子挨着这团泥浆,剩下一半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 帕米拉| 捂住鼻子,绕过去
<希罗> “踩到的话就会融化的感觉呢……”
* 希罗 跳。

<远古之风> 随着你们的前进,这样的剧毒液体就越来越多
<远古之风> 甚至地貌都已经被其改变

<达拉勒> “毒龙王在这里呕吐过吗?”
<奥雷里亚诺> “是不是飞一下比较好……”
* 奥雷里亚诺 点算着人头

<远古之风> 而且范围之大
* 帕米拉| 皱眉
<远古之风> 不像是普通的战斗痕迹
<希罗> “看起来真的可能如传闻所说……”
<远古之风> 如果有法术能够做到这样的话,
* 奥雷里亚诺 手搭凉棚朝中央方向看去
* 帕米拉| 对奥雷里亚诺说:“……唔。”
<远古之风> 也只有传说中的禁咒,或者大群法师集团施法放出的军事法术
<帕米拉|> “……唔。”
<远古之风> 艾儿没有说,但神情严肃
<佐拉> “好可怕……”
<帕米拉|> “感觉不到……活下来的野兽恐怕都逃走了。”
<希罗> “真是过分呐。”
* 希罗 叹了口气。

<奥雷里亚诺> “毒龙王真是死在这里了?”
<远古之风> 虽然受灾的区域至少有一个广场大小
<远古之风> 但似乎艾儿有很准确的感应能力
<远古之风> 很快你们就在纯粹的绿色小溪边上
<远古之风> 看到了一些霓虹色泽的结晶
<远古之风> (有神秘知识的人可以很容易确定这是龙血

<帕米拉|> “……恐怕是真的……”
<达拉勒> “是龙血啊,可惜恐怕也染上毒素了,不然是很好的纪念品。”
<佐拉> “就算没死也伤得不轻吧……”
<奥雷里亚诺> “不如说是强酸了。”
<远古之风> “量没有想象的多啊……”
<奥雷里亚诺> “但如果死了的话应该有遗骸才对。”
<远古之风> 她歪着头
<希罗> “唔……到上游去看看吧。”
<远古之风> 接下来你们看到了更多的龙血结晶,但都不算特别大量
<奥雷里亚诺> “确实,量不多,以一头远古巨龙来说。”
<远古之风> 小心翼翼的走到中心处
<远古之风> 这里,液态的强酸凝聚成一滩平静的死亡
<远古之风> 深深的腐蚀入大地深处
<远古之风> 在地表留下一滩泡沫似的沼地

<佐拉> “呃……大家小心不要掉下去了……”
* 希罗 小心地来到边缘看向中心。
<远古之风> 你觉得,什么都没有
<希罗> “唔……看不到呢。”
* 帕米拉| 咽了口唾沫,然后以仿佛吸进空气就会受伤的态势屏息
<达拉勒> “龙王会融化掉自己吗?”
<奥雷里亚诺> “难道……溶化下去了吗?”
<远古之风> “这些酸是毒龙王自身的一种……分泌物。”
<佐拉> “完全没有什么骨头阿鳞片阿之类的东西嘛?要说自爆的话也太干净了吧……”
<远古之风> 她似乎很了解的样子,正思考着应该告诉你们多少
<奥雷里亚诺> “按理说应该免疫才对吧。你还了解什么呢?”
<远古之风> “这种程度的数量可以显示,毒龙王在战斗中进入了……恩,你可以理解为变身的状态。”
<奥雷里亚诺> “毕竟我们是来确认毒龙王的死活,到这里了应该也有个结论了吧。”
<佐拉> “哪种变身?”
<希罗> “龙族的变身嘛……可以想像呢。”
<远古之风> “所以毒龙有名的那个腐蚀灵光变得具体化了,实际来说,就是酸液雨那样的东西。”
<帕米拉|> “力量会增强许多吧……呜。”
<远古之风> “或者说是死云术的某种加强版。”
<帕米拉|> “想象一下就觉得可怕。”
<帕米拉|> “但他的敌人还在……”

<远古之风> “当然,从这个迹象来看,我几乎可以肯定说。”
<达拉勒> “的确是凡人无法对抗的力量。”
<远古之风> “没有看到毒龙王被杀的迹象。”
<远古之风> “否则绝对会有更大的爆炸和痕迹。”

<奥雷里亚诺> “嗯……至少有个结论了。”
<希罗> “这么说,最后他还是取胜了吗?”
<希罗> “或者逃走了呢。”

* 帕米拉| 一时间觉得心情复杂
<奥雷里亚诺> “那么它是失败了逃跑了?还是把那个龙骑将打飞了?”
<希罗> “融化地面钻进去之类的。”
* 希罗 思考。

<佐拉> “有趣……”
<远古之风> “我觉得它最后失败了,如果他正常离开的话,在腐蚀地形中应该能看到离开的痕迹。”
<远古之风> “但我没发现。”

* 帕米拉| 看了看那个洞
* 帕米拉| 用手比了个‘或许在下面?’的手势

<奥雷里亚诺> “这很危险……”
<达拉勒> “我绝对不想潜下去看看。”
<奥雷里亚诺> “我觉得应该还有毒气在吧。”
<希罗> “如果是这样的话,昨晚的小天们说不定就是在找他”
<奥雷里亚诺> “如果只是酸还好办。”
<达拉勒> “虽然不能下去……”
* 达拉勒 对着毒潭侦测魔法

<远古之风> 令人惊讶的
<远古之风> 你看到在一片毒沼中
<远古之风> 有某种小小的魔法灵光露出来

<达拉勒> “有……什么东西……”
<希罗> “有嘛?”
<佐拉> “什么?”
<希罗> “看起来真的要进去才行,既然如此……”
* 奥雷里亚诺 用法师之手试试挖一下
* 奥雷里亚诺 就像自己伸手去挖一样向前伸出手

<远古之风> 你捡起了一小块东西
<远古之风> 黑黑的

<奥雷里亚诺> “诶,有点东西……”
<远古之风> 很尖锐
* 奥雷里亚诺 小心翼翼地收回来
* 帕米拉| 定睛看去
<远古之风> 某种生物的爪子的尖端
* 奥雷里亚诺 侦测魔法
<远古之风> 后面的部分,被十分光滑的切去了
<奥雷里亚诺> “是这玩意吗?”
<达拉勒> “看来确实是毒龙王败了。”
<希罗> “唔……是毒龙王的趾爪嘛?”
<帕米拉|> “这个断面……”
<远古之风> 你能确认,这个上面附加着一个魔法
<奥雷里亚诺> “很锋利的武器。”
<远古之风> 是预言系的法术
* 奥雷里亚诺 放到地上,仔细辨认其上的法术
<远古之风> 也许这并非在战斗中被切除的
<远古之风> 艾儿带上手套,拿起这个仔细看了看
<远古之风> “确实是它的东西。”

<奥雷里亚诺> “进一步的检查需要准备一下了。”
<奥雷里亚诺> “上面的法术也许是关键……”

<远古之风> “那么,我们需要弄明白它”
<帕米拉|> “我也来帮忙。”
* 帕米拉| 点点头

<远古之风>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