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血咒缚】File3·迷離  (阅读 1655 次)

副标题: 我错了我有罪我是个贱人

离线 狗熊有敌

  • 向人外控进发
  • Knight
  • ***
  • 帖子数: 563
  • 苹果币: 0
【血咒缚】File3·迷離
« 于: 2014-08-23, 周六 22:42:41 »
13:28:52<老社> ====================================黑幕再拉開=========================================
13:30:02<一文字早人> 剑道馆里有崇拜八岐大蛇的邪教徒老头把主人拿去喂蛇了发现一张画和很多蛇
13:30:53<老社> 烈日當空,正午時分蒸騰的熱氣肆意地扭曲遠方的景物,蟬鳴響亮而雜亂,對沒吃午飯的人來說,實在不是什麽令人愉快的環境。加上剛才聽到的,仙田夢囈般的天方夜譚,讓你們有種墜入某種噩夢的不適感。
13:31:11<老社> (於是除了硝基以外的三個人來個san check
13:31:22<马七> (愉快地看着你们
13:31:55<DnDBot> 伊东唯 投擲 我的意志高达70!: 1d100=12
13:32:02<DnDBot> 一文字早人 投擲 83san: 1d100=39
13:32:06<DnDBot> 永宫炽 投擲 san check: 1d100=1
13:32:17<老社> (這毫無意義的爆點
13:32:24<马七> (好坚挺
13:32:28* 永宫炽 毫无感觉
13:32:49<老社> 但對你們這些神經鋼鐵般的傢伙來說,只是跟逛了一圈鬼屋差不多
13:32:59<老社> 這邊將仙田送上警車之後,回來的山村一臉茫然。
13:33:02<一文字早人> “现在还真有人会膜拜神话传说里的东西么...”
13:33:07<老社> “這傢伙就是犯人嗎?但他好像一直在嘮叨著什麽大蛇大人而已啊。”
13:33:12<老社> “究竟是什麽回事?”
13:33:20* 一文字早人 在午后暖烘烘的阳光里打了个呵欠
13:33:27<伊东唯> “他都这么承认了,总不能跟他说这都是幻觉其实你是无罪的这样吧?”
13:33:59<一文字早人> “啊,我猜是他找了哪个身上带的花比较多的青皮干的吧。”
13:34:18<老社> “就是說,他的祈愿讓他的主人們消失了?”
13:34:27<一文字早人> “闲话少说,你也知道为什么来的是‘我们’几个,我建议你...”
13:34:37<永宫炽> “基本上可以这么理解了”
13:34:42<伊东唯> “他是这么主张的。”
13:34:46<一文字早人> “...赶快带我们到另一个地方去。”
13:34:54<老社> 山村一副“臥槽”的表情
13:34:59<伊东唯> “至于是不是真的还得再看看嘛~”
13:35:02<老社> “額……好,好吧。”
13:35:10<一文字早人> “这样对你的升职有好处,山村先生。”
13:35:14<伊东唯> “所以我们下一个是去温泉旅馆吗?”
13:35:52<一文字早人> “离这里最近的地点是?”
13:35:59* 一文字早人 拉开车门
13:36:20<老社> “接下來……”山村看了眼刑警手帳,“還剩下情侶旅館和溫泉酒店。比較近的話是love hotel啦,畢竟就在大田市內”
13:36:29<伊东唯> “……”
13:36:34<永宫炽> “那走吧”
13:36:41* 一文字早人 做了个“开路”的手势
13:36:47* 永宫炽 跟着上车
13:37:02<伊东唯> “啊……要是被认识的人看到我岂不是要嫁不出去了……”
13:37:11<老社> 於是在將仙田交托給當地的巡警“保管”之後,你們再次坐上了警車
13:37:19<老社> 這次的路途不長
13:37:34<一文字早人> “三男一女,唯小姐没什么好怕的。”
13:37:48<一文字早人> “三女一男才是比较需要担心的状况。”
13:37:58<永宫炽> “总感觉还是不要强调的好……”
13:38:07* 一文字早人 双手枕在脑后,自顾自地打开收音机
13:38:23* 伊东唯 开始逃避现实
13:38:29<老社> 警車來到了大田市中心的火車站附近
13:38:37* 永宫炽 看着车窗外的景色
13:38:56* 马七 一看见火车就完全醒了
13:39:12<老社> 窗外是非常典型的小鎮風格
13:39:30<马七> 要是我是恐怖分子 以后一定炸火车站
13:39:38<老社> 雖說是車站周圍的商業區,但依然非常寧靜
13:39:50<老社> 反而是你們幾個走在路上有些格格不入
13:40:03<一文字早人> (现在也就下午?
13:40:10<一文字早人> (说回来今天周几?
13:40:23<老社> (週四
13:40:31<老社> (下午大概……兩點左右吧
13:41:20<伊东唯> “唔,人好少。”
13:41:29<一文字早人> “工作日嘛。”
13:41:38<老社> 山村帶你們來到一間夾在cd店與書店中間的一家小酒店前
13:42:07* 一文字早人 换了身灰色的西装,蓝色的领带和竖向后的发型
13:42:15<老社> 你們中間也許有人從外觀就能判斷出,這是間非常舊式的love hotel
13:42:16<一文字早人> “就是这里吗。”
13:42:23<伊东唯> “好专业呢……”
13:42:27* 伊东唯 看向一文字
13:42:45<一文字早人> “我该说这算是属于怀旧风格么。”
13:43:08<一文字早人> “看什么看,没见过检...”
13:43:10<永宫炽> (这旅店有名字么
13:43:10<伊东唯> “我倾向于认为是太老了还没钱翻新。”
13:43:11<老社> 山村也是一臉不明覺厲的表情看著早人
13:43:21<老社> (river side
13:43:28<老社> (怒黑我在日本的宿舍樓
13:43:32<一文字早人> “好问题,进去就知道了。”
13:43:37<马七> “还是进去吧”
13:43:37<一文字早人> (这老社
13:43:44<永宫炽> (233
13:44:03<永宫炽> “还真没来过这种地方”
13:44:23<老社> 當你們這個組合走進門的時候,裡面的大娘的下巴差點沒掉下來
13:44:24<一文字早人> (不过想起我CC团PC的名字也是宿舍就(ry
13:44:33* 伊东唯 不情不愿地跟在最后面,低着头,掏出棒球帽戴着压低帽檐
13:44:41<老社> “姑娘,辛苦你了!”
13:44:54* 一文字早人 指示唯去找钥匙箱
13:44:54<伊东唯> “还好,还好……”
13:44:57* 伊东唯 眼神死
13:45:00<老社> 大娘一副同情的眼光看向唯
13:45:07<永宫炽> “越是这样越可疑的,正常进去好了,反正是来调查的”
13:45:18<老社> “於是……幾位是要……多大的房間?”
13:45:22* 一文字早人 自己掏出警官证,放在柜台上
13:45:29<老社> “阿咧”
13:45:46<一文字早人> “搜查官一文字早人,麻烦了。”
13:45:47<伊东唯> “你这样做人家会以为是公务员拿工作证当身份证明开房的啦……”
13:45:52<老社> “原來是警察嗎?”
13:45:54* 马七 观察一下大厅
13:46:05<永宫炽> “我们是来调查一些信息的,麻烦您配合”
13:46:11<一文字早人> “想来看一下前两天出事的房间。”
13:46:38<一文字早人> “请问号码还有...我想当天是没有前台值班的?”
13:46:39<老社> 所謂的大廳非常狹小,墻上還掛著上世紀80年代風格的模特照片
13:47:01<老社> “那件事啊……”
13:47:12<老社> “在403號房啊。”
13:47:56<马七> “请问,这地方只有一个出口吗,上下楼也是只有一个方法吗?”
13:48:01<老社> 老闆娘說完在身後的鑰匙架拿出了鑰匙
13:48:27* 一文字早人 接过钥匙“有劳了。”
13:48:43* 永宫炽 观察下有没有疏散用的楼层平面图
13:48:56<老社> “本來有個後門的……但是早在幾年前就門壞啦。”說完老闆娘停了一下,壓低聲音說,“這個千萬別跟你們的消防同僚說啊”
13:49:22<一文字早人> (话说我突然想起,上次说这里没有撤除警戒的?
13:49:27* 马七 心想:真是朴素诚实的好老板
13:49:32<老社> (門封著
13:49:39<老社> (但也要讓人做生意啊
13:49:49<一文字早人> (罪恶的资本主义
13:49:57<伊东唯> “就是说除非跳窗,否则就只能走正门吗。”
13:50:10<老社> 熾從地圖上分辨出走火梯也是通到一樓這個大廳的,而老闆娘所說的後門是在緊急樓梯間後面
13:50:17<一文字早人> “那我们就上去看看了。”
13:50:20<老社> “嗯,對。”
13:51:01<马七> “谢谢,那我们上去看吧”
13:51:14<老社> 於是你們一行人搭上了陳舊的鐵閘門電梯
13:51:17<一文字早人> “等一下还是要去那个有点让人在意的消防通道。”
13:51:28<马七> “麻烦请留在这里,调查完之后我们可能有问题要问你”
13:51:29<伊东唯> “后门还是得看看才放心吧。”
13:51:35<永宫炽> “那一会从那边下来吧”
13:51:58<一文字早人> “既然失踪的人可以确定至少有一个不是‘自愿’消失的,”
13:52:49<老社> 不幸中的萬幸是,這個時間點,這裡幾乎不大可能有人會在love hotel裡面幹事
13:53:00<伊东唯> (其实不好说?
13:53:30<老社> 出事的房間是離電梯口最遠的幾個房間的其中一個
13:53:37<马七> (需要过聆听吗?
13:53:42<老社> (請
13:53:57<老社> 門上非常敷衍了事地圍了兩條警戒線
13:54:16<老社> 從痕跡看沒有被撕下來過
13:54:19* 伊东唯 看了看走廊尽头有没有能充当出口的东西
13:54:20<老社> (then?
13:54:25<DnDBot> 马七 投擲 高达45的聆听就干这个?: 1d100=38
13:54:47<老社> 於是馬七在四樓的各個房間門口都停了一下,啥都沒聽到
13:54:54<伊东唯> (让你失望了
13:55:02<老社> 走廊完全沒有窗戶
13:55:09<马七> (太失望了
13:55:17<一文字早人> “那么谁知道这里还会有什么东西...”
13:55:20<伊东唯> “唔……”
13:55:27<永宫炽> (走廊里很昏暗么
13:55:32* 一文字早人 观察一下附近有没有老鼠蟑螂的痕迹
13:55:37<老社> (燈光不能說明亮吧
13:55:48<老社> (但能看清打照面的人
13:55:56<永宫炽> (哦
13:56:00<伊东唯> “所以要进去里面检查吗。”
13:56:00* 马七 观察有没有奇怪的画什么的
13:56:13<伊东唯> (我建议看看有没有蛇皮之类的东西(死
13:56:25<老社> (給我一個目星
13:56:36<DnDBot> 一文字早人 投擲 75PE: 1d100=25
13:56:58<老社> 早人君發現這個旅館的衛生狀況……非常糟糕
13:57:10<老社> 不過一般來這裡的客人應該不會在意這個
13:57:19<DnDBot> 马七 投擲 这次还是45: 1d100=30
13:57:20<伊东唯> (还是注意一下的好
13:57:21<老社> 當然蛇皮什麽的,還是沒發現
13:57:34<老社> (塵螨過敏是么
13:57:36<一文字早人> "虽然也是情理之中..."
13:57:57<老社> (then?進門?
13:58:01<一文字早人> “不过真的有蛇的话,我想还是会被投诉的。”
13:58:10<一文字早人> (进吧
13:58:21<老社> 山村用剛才拿到的鑰匙打開了門,提醒你們小心別碰掉警戒線
13:58:33<一文字早人> “不过考虑一下的话,真的有什么污七八糟的也未尝不可。”
13:58:37* 伊东唯 探脑袋看看
13:58:42<老社> “讓人發現我們在調查的話,上頭可能又要發飈了”
13:58:53<老社> 呆頭刑警如是說
13:58:59<永宫炽> “嗯 我们会注意”
13:59:07<一文字早人> “他们还会派人来检查警戒线不成..."
13:59:21<一文字早人> “开门啦,小姐还等着呢。”
13:59:39<马七> “让人发现警察找我们帮忙这件事本身就够惨了吧”
13:59:45<老社> (們已經開啦
13:59:54* 马七 进去
14:00:01* 伊东唯 看看里面长什么样
14:00:24* 永宫炽 从警戒线边穿过
14:00:35* 一文字早人 进到房间里
14:00:37* 永宫炽 观察下房间的布局
14:00:57<老社> 房間完全貼合這個旅館的特色,狹小,陳舊,一張雙人床就占掉了三分二的空間了
14:01:21<老社> 靠窗邊的墻角有一張小梳妝檯
14:01:40<一文字早人> “霉味...”
14:01:41<永宫炽> (地上是地毯还是什么?
14:01:49<老社> (地毯
14:02:04* 马七 带上手套:“开始到处乱翻吧,大伙”
14:02:07* 一文字早人 被自己熟悉的味道呛到
14:02:34<老社> 山村解釋說,當時梳妝檯上面放了個女用提包,證實是失蹤者井上優子的包
14:02:34* 永宫炽 观察下有没有比较清晰的脚印,或者类似蛇爬过的痕迹
14:02:44<老社> (觀察的人給我目星
14:02:52<一文字早人> “现在当然是被警方带走了?”
14:02:55<DnDBot> 永宫炽 投擲 目星: 1d100=66
14:02:57<老社> “嗯,對”
14:03:03<永宫炽> (过
14:03:05<DnDBot> 伊东唯 投擲 看我锐利的80目光: 1d100=70
14:03:05<DnDBot> 马七 投擲 目星45: 1d100=69
14:03:31<永宫炽> (我70侦查
14:04:07<DnDBot> 一文字早人 投擲 75: 1d100=58
14:04:24* 一文字早人 溜去卫生间了
14:04:39* 伊东唯 看看窗户附近
14:04:41<永宫炽> (这里有卫生间么
14:04:52<老社> (必須有
14:04:59* 伊东唯 看完窗户还得打开窗户看看外面
14:05:16<一文字早人> “你们知道,我超喜欢那个怪物从冲水马桶里钻出来的三流电影...”
14:05:26<老社> 大家的觀察結果都差不多:首先床是鋪好的,上面應該沒有人……睡過。當然上面被子的痕跡應該是有人在床上坐過。
14:06:06<老社> 窗戶緊閉,窗外剛好是對著步行街的另一頭,如果有人從這裡從天而降的話,大概怎么樣都有人發現吧
14:06:33<老社> 衛生間的用品也沒有動過的痕跡,包括套套什麽的
14:07:14<老社> (then?
14:07:18<永宫炽> (地上呢?
14:07:29<一文字早人> “好的,我猜这里当然也不会有摄像头。”
14:07:53<老社> 地上的腳印本來就不明顯,而且加上後續來調查的警察的足跡,你們幾乎沒法分辨上面誰是誰了
14:08:07<伊东唯> “一文字君,你的发言很危险哦。”
14:08:10* 伊东唯 保持距离
14:08:21<马七> (墙壁上没有奇怪的画或者符号是吗
14:08:27<老社> (沒有
14:08:29* 一文字早人 保持望天姿
14:08:37<老社> 在初步搜索你們沒發現有像攝像頭的玩意
14:08:54<一文字早人> “那么就只能,去防火通道看看了呢。”
14:08:58<伊东唯> “说起来,井上小姐的提包里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吗?”
14:08:59<永宫炽> (床垫是那种可以搬动的么,想掀开看看
14:08:59* 马七 开始拉开各种抽屉查看
14:09:04* 一文字早人 点着消防逃生地图
14:09:12<老社> (可,但我可以告訴你裡面沒什麽東西
14:09:21<马七> (等一下,我想看看床底和床垫下
14:09:25<老社> (看吧
14:09:45<一文字早人> “别翻啦,专业的警察既然扫过这里...”
14:10:04<一文字早人> “这条村现在没收成,秋天再来吧。”
14:10:06<老社> 床底除了一塊塊的毛團啥都沒有……
14:10:07<DnDBot> 马七 投擲 好像很有道理: 1d100=51
14:10:09<永宫炽> “还是自己证实下好”
14:10:16* 一文字早人 模仿黑泽明电影里的山贼
14:10:29<马七> “嗯,果然没有,那就走吧”
14:10:33<老社> (隨便丟個靈感吧
14:10:45<一文字早人> (最后还是灵感解决问题!
14:10:51<DnDBot> 永宫炽 投擲 随便的灵感: 1d100=81
14:10:52<伊东唯> “一个小问题。”
14:10:53<DnDBot> 一文字早人 投擲 80: 1d100=5
14:10:56<老社> (只是給個理由將情報給你們
14:11:12<一文字早人> (又奇怪的爆了
14:11:12<伊东唯> “发现井上小姐失踪的时候,门是从里面锁上的吗?”
14:11:12<DnDBot> 马七 投擲 灵感高达85你现在才丢: 1d100=41
14:11:21<伊东唯> (反正你们都过了我就不扔了!
14:11:21<一文字早人> (这高达
14:11:42<老社> “沒有哦,但鑰匙還是在房裡面,就放在包裡。”
14:11:51<老社> 山村答道
14:11:53<伊东唯> “就是说,门没锁?”
14:12:12<老社> “嗯,但關了的話,沒鑰匙也進不來。”
14:12:28<伊东唯> “唔……密室失踪么……”
14:13:02<马七> “密室都是无能警察用来骗人的”
14:13:19* 永宫炽 去卫生间看看有没有吊顶什么的
14:13:41<马七> (说好的线索呢
14:14:05<老社> 結合從現場觀察到的情況和老闆娘的證詞,你們大概能梳理出以下情況:井上優子一個人到了旅館開房,然後中間她似乎并沒有洗澡什麽的,也許是因為她等的人很快就到還是其他別的原因。然後沒來得及將包帶走就失蹤了。
14:15:08<马七> (问题是等的人其实有没有到过吗
14:15:13<一文字早人> “等的人会传送魔法,到这个房间里来,和井上小姐一起传送走了。”
14:15:17* 一文字早人 冷静
14:15:18<永宫炽> “也许人并不是从房间里失踪的? 只是人不知什么原因出去了,把包忘记了?”
14:15:20<老社> (你們不知道呢
14:15:21<伊东唯> “不错的解释呢。”
14:15:24* 伊东唯 眼神又死了
14:15:49<老社> 致其神隱的東西或者是人,大概可以大搖大擺地走出房門離開酒店。問題只是怎么將井上這個大活人弄不見掉而已
14:16:12<一文字早人> “总之我打算去看看理论上坏掉的防火通道,有谁要来吗?”
14:16:26<伊东唯> “说回来,山村先生,有调查过井上小姐的,比如说,手机的通信记录吗?”
14:16:41<永宫炽> (不是好的么,只是后门坏了
14:17:01<永宫炽> “走吧,一起去看看”
14:17:03<老社> (嗯,後門壞了
14:17:04<一文字早人>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14:17:21<马七> “除了窗和门以外,唯一能连接外面的,还有马桶……吗”
14:17:25* 一文字早人 推开房门,把霉味丢在身后
14:17:37<伊东唯> “马桶也算的话,洗脸盆应该也要算在里面哦。”
14:17:46<一文字早人> “马桶里爬出来的,当然应该是触手才对。”
14:17:49* 一文字早人 冷静
14:18:10* 永宫炽 走向消防通道
14:18:24<老社> “唔……有是有。上面除了她雜志社的總編輯和幾個朋友以外,還有一個沒查到身份的外國手機。”
14:18:55<老社> 山村查了半天的手帳加回憶了半天答道。
14:18:55<伊东唯> “我相信尽职尽责的公务员们一定有尽力追查过这个电话吧?”
14:19:31<老社> “可惜沒能追蹤到機主,而且很快就被上頭按住了搜查,所以……不知道……”
14:19:41* 一文字早人 观察了一下防火通道与井上房间的距离
14:19:52<伊东唯> “哈……”
14:19:59<一文字早人> “那么我们抄一份你肯定没意见吧?”
14:20:07* 一文字早人 远远地喊
14:20:10<老社> “哦,沒問題。”
14:20:18<老社> 山村給了你們那個電話號碼
14:20:33<伊东唯> “至少能知道是哪个国家的?”
14:20:51<老社> “唔……是美國的。”
14:21:11* 一文字早人 抖了一下
14:21:14<伊东唯> “噢,日美亲善,日美亲善……”
14:21:21<一文字早人> “唔,知道了。”
14:21:41<马七> “所以我们还是过去走火通道吧”
14:21:42* 一文字早人 把抄着电话号码的字条塞进西服口袋
14:21:49<老社> 走火通道在走廊的中段吧,比電梯口近點
14:21:51<一文字早人> “你们快点过来哦
14:22:02* 一文字早人 打开手电筒
14:22:10* 伊东唯 还是跟在最后面
14:22:50* 永宫炽 观察下通道墙壁上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图案
14:23:16<老社> 看來這次的反派并沒有留下什麽奇怪的簽名
14:24:10<一文字早人> “想象一下,你们被一只丝丝作响,汽油桶那么粗,半截火车厢那么长的大爬行动物在阴暗的Love Hotel走廊里穷追不舍,”
14:24:16<老社> 至於那個後門,的確是關的死死的。上面還貼了一張紙條“此門已壞,請走正門”。因為紙條剛好貼在門框處,如果門開過的話,應該紙條會有破掉的痕跡。但這張紙條完好。
14:24:31<一文字早人> “终于,逃进这个都不知道有没有照明的防火通道,”
14:25:31<一文字早人> “等你发现出口是堵死的,你是会想尖叫呢,还是举起手里的诺基亚手机,打算豁出去了干他丫呢?”
14:25:33<老社> 早人的奇妙幻想非常切合這個昏暗的環境
14:25:47<永宫炽> "很有趣,你之前不是作家吧"
14:25:51<老社> (so?你們有什麽要做的
14:26:21<一文字早人> “碰巧认识一个而已。”
14:26:34<老社> “不過這位先生,”山村說,“當時好像沒有人聽見有這么大的動響哦”
14:27:09<永宫炽> “咦,这么说当时有人听见什么其他的声音了么?”
14:27:13* 一文字早人 打量一下本来就脏兮兮的周遭环境,看有没有比套套更大的东西扔在附近
14:27:14<老社> “如果是你被什麽怪物追,肯定會邊跑邊叫的吧。又不是恐怖片裡面那些笨主角”
14:27:46<老社> “沒有異響呢,這次。其實這三次事件,只有剛才劍道場的事件有人聽見奇怪的聲音……”
14:28:58<伊东唯> “首先,那种怪物从哪里进来的啦……”
14:29:04<伊东唯> “马桶里蹦出来吗?”
14:29:19<一文字早人> “我猜是随身带的可乐罐。”
14:29:36<永宫炽> “太俗套了,应该是从身体里蹦出来吧”
14:29:37* 一文字早人 一边平静一边继续乱转乱看
14:29:41<老社> (你們要做啥
14:29:53<一文字早人> (我在看看有没有什么情感的东西?
14:29:57<一文字早人> (奇怪
14:30:03<永宫炽> (去再问问老板娘?
14:30:18<老社> (的確沒有奇怪的東西
14:30:39<一文字早人> (哦对,后门外面是?
14:30:50<老社> (一條小巷
14:31:00<老社> (樓和樓中間的夾縫
14:31:20<一文字早人> (有人想来个式姐杀开门么
14:31:35<马七> (武道最高的上
14:31:55<老社> (有必要么= =
14:32:19<老社> (其實這裡的情報差不多了,剛才已經給你們整理過了
14:32:33<伊东唯> (简单来说
14:32:40<伊东唯> (就是怎么样把一个大活人变不见
14:32:55<早人> (旅行箱
14:33:15<早人> (可以把谢小盟装进去
14:33:50<永宫炽> (还有可能被塞到储藏间之类的地方,也许还在这里
14:34:16<伊东唯> (警察应该地毯式搜索过才对
14:34:41<马七> (看来要回去问老板娘才知道
14:34:44<老社> (起碼沒找到在酒店裡面
14:34:54<马七> (话说 空调系统是中央的吗
14:34:55<老社> “或者你們想對井上優子知道點什麽的話,可以去找她的編輯長。他們的工作室離這裡也不遠,名字記得好像是……girl's talk來著。”山村插話道。
14:35:03<老社> (不是
14:35:08<老社> (窗機
14:35:25<永宫炽> “走,再问问老板娘去吧”
14:35:51* 一文字早人 被 老社 踢出 (老社)
14:36:14<老社> 於是你們一行人又回到狹窄的大田
14:36:18<老社> (廳*
14:36:51<老社> “怎么樣,刑警先生們?咱們的房間什麽時候能解封啊?”
14:37:02<老社> 老闆娘第一句就問道
14:37:42<DnDBot> 老社 投擲 我卡了?: 1d100=37
14:37:55<老社> (then?
14:37:56<伊东唯> (在思索
14:38:30<老社> (那我再去倒杯水
14:38:39<早人> “看情况吧,不过敬请期待。”
14:39:10<伊东唯> “那个,唔……能不能跟我们说说您去查房时候的事情?”
14:39:16<老社> (你們要問老闆娘什麽東西
14:40:35<伊东唯> (我问了?
14:40:43<马七> (上
14:41:31<老社> “哈……”老闆娘撓了撓頭,回憶了片刻,“那個姑娘最初定的是3小時房間。大概是……6點左右來的吧。所以到了晚上我見早來的都退房退得差不多了,以為他們要加鐘點,雖然平時我是等他們下來再算時間,不過最近我身體不大好,想早點關門,唉,反正也沒什麽生意了最近。所以我就上去敲門。”
14:41:31<早人> (BGM丧心病狂,无人敢动
14:42:20<永宫炽> “然后没人应声?”
14:42:33<老社> “沒想到敲了半天沒人應,聽裡面也沒聲音。於是我怕出了什麽事,趕緊拿出萬能鑰匙開門。”
14:43:04<老社> “裡面半個人都沒有了,我還當她是跑了,那叫一個急啊。”
14:43:24<永宫炽> “那么您上楼这段时间,是否会有人出去?”
14:43:30<老社> “但進房仔細看了下,姑娘背著的包都還在,裡面還有錢啊。”
14:43:58<老社> “這個……也有可能啦。不過後來警察們不是來確認過監視攝像頭嘛,大堂的那個。”
14:44:09<老社> “似乎沒人在那段時間跑掉的樣子”
14:44:44<伊东唯> “就是说您已经查看过房间里面跟那个包包是吧?”
14:44:50<老社> “最後我覺得這事有點超出我的能力範疇,就果斷找來了警察,沒想到最後調查結果是失蹤……”
14:44:53<马七> “噢,原来是有监控录像的”
14:45:19<老社> “那當然,我第一反應當然是裡面有沒有錢能頂房費呢。”
14:46:18<伊东唯> “那,井上小姐在前台的时候,你感觉她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比如,呃……跟一般来这里的女性客人不一样的地方?”
14:47:48<老社> “唔……她好像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的感覺吧……而且要大姑娘家一個人來開房也挺奇怪的就是了。”
14:49:11<永宫炽> “能将那天的入住情况给我看看么?”
14:49:26<老社> “唔……好吧。”
14:49:31<永宫炽> (大概多少人,都几点退房的?
14:50:33<老社> 老闆娘有點不情愿地拿出入住登記本,上面沒什麽值得留意的東西,似乎
14:50:46<伊东唯> (似乎
14:51:31* 永宫炽 登记本展开,一起看
14:51:45<永宫炽> (有什么涂改痕迹么
14:51:47<老社> 那天是工作日,但似乎剛好趕上什麽體育日,很多學校放假,所以有不少應該大學生或者高中生來的樣子。阿婆如是介紹說
14:51:55* 早人 站的高高的瞅一眼
14:52:05<早人> (我们就不说世风日下了!
14:52:12* 伊东唯 闲极无聊,掏出智能手机查查看那家 girl's talk 的情况好了
14:53:06<马七> “那个老板娘,能给我看看当天的监控录像吗”
14:53:13<老社> girl's talk是一本女性向的acg雜志,名頭不能算響
14:53:39<早人> (真的要了啊!
14:54:04<伊东唯> (编辑长的名号?
14:54:09<老社> 反正上面就是登載各種耽美輕小說或者漫畫,偶爾會有作家訪談之類的三流雜志
14:54:24<老社> 宮村良子
14:54:24<永宫炽> (登记簿上有涂改痕迹么?
14:54:29<老社> (沒有
14:54:48<老社> 這邊老闆娘給馬七調出了那天的監控錄像
14:54:51<老社> (要看什麽
14:55:20<伊东唯> (这名字怎么好生熟悉
14:55:52<老社> (這是鏡花水月
14:55:57<老社> (硝基你要看啥
14:56:23<马七> (看看出入的人数有没有不对的
14:56:37<老社> (這個……很花時間的哦……
14:56:47<马七> (然后有没有人离开时多带了东西
14:56:56<马七> (快进数人数可以吗
14:57:07<老社> (快進會看不清吧大哥
14:57:29<老社> (最多讓你三倍速,看多長時間的錄像
14:58:08<马七> (等一下!配合入住记录我只要看入住时间附近的就可以了 这样可以了吧
14:58:41<老社> (可,但還是挺花時間的
14:58:46<马七> (好 傻豆君 这个就交给你了
15:00:16* 马七 信任地将录像带交给了早人
15:00:39<老社> (好,剩下的人要怎么做
15:01:21<伊东唯> (我想试试联系一下这位宫村小姐,或许先问问她跟宫村宫子什么关系(死
15:01:59<老社> (可以去工作室找啊
15:02:03<老社> (反正現在還上班
15:02:21<马七> “看来只能过去编辑部了?”
15:03:08<伊东唯> “我同意。”
15:03:20<伊东唯> “在这里实在找不到太多线索,或许那些录像带……”
15:03:21<永宫炽> “那就一起去吧”
15:03:28* 伊东唯 看了看沉迷其中不可自拔的一文字君
15:04:17<老社> 於是你們一行人丟下了一文字
15:04:26<老社> 屁顛屁顛跑去了雜志社
15:05:01<老社> 雜志社的確離旅館不算很遠,走路也就20分鐘的樣子,你們開車轉兩個彎就到了
15:05:45<老社> 在一家餐廳的樓上,你們發現了一個門口貼滿黑子籃球和tiger&bunny海報的房間
15:05:49<伊东唯> “我相信这就是她选择这家破旅馆的原因了。”
15:06:22<老社> 上面用非常夸張的藝術字印了girl's talk這個單詞
15:06:44<伊东唯> “唔……”
15:07:25<马七> “居然没有薄樱鬼吗,看来这杂志也不过如此啊”
15:07:54* 马七 掏出警官证就进去了
15:07:57* 伊东唯 敲敲门
15:08:37<永宫炽> “没必要就这么亮出身份吧”
15:08:42<老社> 於是你們幾個幾近野蠻地闖了進去
15:08:50<伊东唯> (我敲了门啦!
15:09:07<老社> 這間小小的工作室裡面的幾個妹子紛紛抬起頭看你們
15:09:21<老社> 當然角落還有個大胖子男人
15:09:29<老社> “那個……?”
15:10:05<老社> 坐在最遠端的年紀比較大的女人扶了扶眼鏡,站了起來
15:10:09<马七> “你好我们是警察,想来调查前几天你们一名员工失踪的事情”
15:10:12<老社> “幾位有何貴干?”
15:10:35* 马七 用比快速交谈还快速的语气说
15:10:42<老社> 馬七眼角瞟到那個大胖子也站了起來,明顯以為有人來砸場子什麽的
15:10:53<老社> “哦,是警察的人是吧。”
15:11:02<马七> (杂志社都有安保 这世界真可怕
15:11:11<伊东唯> (一看就是死肥宅啦
15:11:25<伊东唯> “就是井上小姐的事情。”
15:12:09<老社> 那女人似乎念叨了一句什麽,然後擺出poker face
15:12:31<老社> “我是這裡的編輯長,敝姓宮村。”
15:12:40<老社> “請到這邊來說話吧。”
15:13:14<老社> 她指了指辦公桌前面的一張大(?)桌子
15:13:36<老社> 從桌子前面的白板大概能看出,這是他們平時開會的地方
15:13:47<伊东唯> “唔……”
15:14:00* 伊东唯 看了看其他人,在想是不是合适大伙儿一起来听下面的对话
15:14:36<永宫炽> “需要我们回避么”
15:15:04<老社> “不需要。”
15:15:10<伊东唯> “我是在想……有没有相对比较私密的地方?毕竟是在讨论最近的一件案子……”
15:15:29<老社> 宮村向大家的方向看了一眼,妹子們和胖子都開始埋頭繼續幹活
15:15:37<老社> “這樣……好吧。”
15:15:51<老社> 於是宮村將你們帶到了樓下的薩莉亞
15:16:27<老社> (then?
15:17:13<伊东唯> “唔,首先,我想请问一下,井上优子小姐是个什么样的人?”
15:17:56<老社> “比較內向的女孩吧。”宮村撇了撇嘴
15:18:43<老社> “話不多,也不怎么跟男人搭訕。但工作起來,還算是個不錯的寫手吧。”
15:18:46<老社> 看來這女人是屬於看誰都不大順眼的類型
15:19:54<伊东唯> “不怎么跟男人搭讪……所以,她会在,‘那种’小旅馆出事,应该是不太寻常的事情?”
15:20:40<老社> “的確呢。不過有時候,人不可貌相,說不定她內裡是個很開放的女孩,只是悶騷。誰知道呢”
15:21:23<老社> 宮村邊說邊下意識地去摸煙,但看了眼旁邊的禁煙牌子,又將煙盒放下了
15:21:47<伊东唯> “唔……那,事件发生之前,她是在负责什么工作?”
15:21:51<永宫炽> “那她最近在写什么类型的文章呢,会不会是去采集灵感了?”
15:22:57<老社> “她一直是負責訪問這塊的啊,就是去訪問一下聲優啊,探訪一下事務所之類的。”
15:24:21<伊东唯> “那,最近是计划访问哪位呢?”
15:24:53<老社> “唔……好像是櫻彩音來著。”
15:24:56<老社> (佐倉大法好!
15:26:02<永宫炽> “那么她平时人缘怎么样,有特别要好的同事或者与谁有什么矛盾么”
15:26:05<老社> “最近她不是配了個逆后宮的遊戲,還挺火的嘛。”
15:26:33* 伊东唯 装作听懂了的样子记笔记
15:26:45<老社> “我們這裡都是女孩子,除了大野君以外。井上跟女孩子關係都挺好的。”
15:27:09<伊东唯> (肥宅没人权
15:27:53<老社> “當然啦,我只是她的上司。如果想知道更多她是個什麽人,建議去問她的室友弘美,不過她最近好像到海外旅遊去了,還沒回來。”
15:27:57<伊东唯> “大爷君,就是那位有点富态的?”
15:28:15<老社> “嗯,對,那個胖子”
15:28:35* 伊东唯 若有所思
15:29:00<伊东唯> “说到这个,刚刚进入你们办公室的时候我就有点在意了,他在里面似乎有点……突兀?”
15:29:52<老社> “還好啦,他在裡面工作資歷挺長的,而且畫得一手好畫。就是完全是宅男性格,只愛二次元的東西。跟我們這些女的都沒什麽交集。”
15:30:31<老社> 宮村提到胖子的時候是一臉的不屑
15:31:05<伊东唯> (我不信!
15:31:18<老社> (then?
15:32:14<伊东唯> “能给我们说说出事那天的情况吗?比如井上小姐下班时的样子,她有没有提及什么特别的事情,之类的。”
15:33:40<老社> “唔……也沒有啊。不過她那天的確是有點高興的樣子,我都看過起碼兩次她邊工作邊微笑。聯想到她之後會去那種地方,也不難理解了。”
15:33:45<老社> 宮村聳聳肩
15:34:20<伊东唯> “这样啊……”
15:35:51<伊东唯> “姑且一问,贵社其他人在那天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吧?比如也很高兴那样?”
15:36:00<老社> “嗯……沒有”
15:36:06<老社> “至少我沒發現。”
15:37:25<伊东唯> “好的。”
15:37:49* 伊东唯 低声对马七跟永宫:“我觉得从她这里能拿到的情报已经差不多了?”
15:37:58<永宫炽> (手机通话记录里有大野么?
15:38:15<老社> (沒有
15:38:19<永宫炽> (我觉得也差不多了
15:38:27<伊东唯> (真要有就可以马上上去掏刀和手枪了
15:38:53<伊东唯> (警察手上有井上的住址吧?
15:38:59<永宫炽> (对了,看下她的工作环境?
15:39:06<马七> (上去看看吧 另外找一个有心理学的去调查下胖子?
15:39:11<老社> “你們幾個是負責調查優子事件的刑警是吧?”
15:39:12<永宫炽> (办公桌什么的?
15:39:28<马七> “对的”
15:40:01<老社> “我能留一下你們的聯繫方式嗎?弘美回來的話知道優子失蹤肯定會找你們的,她們這么要好。”
15:40:32<老社> “我現在都不敢告訴她,優子已經人間蒸發了呢。”
15:40:46<伊东唯> “她还不知情?”
15:40:56* 伊东唯 还想着联系这位小姐来着……
15:41:16<永宫炽> “留你的吧,都是女性好说话” 对伊东说
15:41:28<老社> “說不出口啊,不然可能她馬上丟下旅遊直接跑回來了。”
15:41:30<伊东唯> “好吧……”
15:41:39* 伊东唯 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15:42:08<伊东唯> “对了,既然都提到她了,不知道您对这位,呃,弘美小姐有多少了解?”
15:43:24<老社> “她家裡挺有錢的,大小姐一個,跟優子一個大學的。因為老是會跑到工作室來,所以我們也會聊聊天。也是對ACG這類東西比較有興趣的類型吧”
15:44:18<伊东唯> “她现在在哪里旅游?美国吗?”
15:45:04<老社> “唔……好像是歐洲來著。”
15:45:20<伊东唯> “欧洲吗……”
15:46:16<马七> (上去吧?
15:46:19<伊东唯> (所以你们上去吧
15:46:41<永宫炽> “那么,麻烦您带我们去看下她的办公桌,我们想再检查下,看看有没有新线索”
15:47:01<老社> 於是你們又跑上去翻了人家的辦公桌
15:47:33<老社> 除了基本的辦公用品和采訪的稿件,裡面還有一大堆的零食,看來井上是個挺能吃的妹子
15:47:42<老社> (要翻啥
15:48:15* 永宫炽 有提示的那种便签么
15:48:59<永宫炽> (能翻到情书什么的就好了……
15:49:25<老社> 上面的條理還算挺清晰的,同一份稿子會用文件袋裝起來加上便籤
15:49:45<老社> 但上面基本是非常宅向的術語和簡稱,你們只能半懂
15:49:49<马七> (看看有没有什么神奇的仪式用品?护身符啊什么的
15:50:02<老社> 除此以外沒什麽奇怪的東西
15:50:23<永宫炽> (没有书信一类的么
15:50:58<老社> (唔,的確沒有
15:51:19* 永宫炽 翻找东西的时候,观察下大野的反应
15:51:20<马七> (怎么办,要去她家看?
15:51:33<伊东唯> (去,全都去啊
15:51:52<老社> 大野一副完全沒留意你們在幹嘛的樣子,正在專心地畫著什麽
15:52:10<永宫炽> (走,换地方……
15:52:14* 伊东唯 小心凑过去看看在画啥
15:52:28<老社> (但進死宅你們沒搜查令……山村也不敢放你們進去啊
15:52:30<老社> (私宅
15:52:47<马七> (没关系 我们又不是警察
15:53:00<老社> (那你們敲暈山村,然後破門咯
15:53:22<马七> (可以支走他吗?
15:53:30<老社> (會很難
15:53:32<永宫炽> (伊东上
15:53:35<伊东唯> (我觉得可以算了
15:53:46<老社> 大野似乎是在畫某個穿浴衣的美男子,看見唯走過來似乎覺得被打擾了
15:53:57<老社> 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15:54:01* 伊东唯 比出抱歉的手势躲开了
15:54:24<伊东唯> (警察的那啥还是我们的通行证,暂时没必要做出太过分的事情?风险有点大
15:54:27<老社> (給我一個靈感好放水
15:54:35<DnDBot> 伊东唯 投擲 : 1d100=22
15:54:37* 重新获取 #wss 的模式信息...
15:54:39<老社> (智商不夠,靈感來湊
15:54:49<伊东唯> (怎么都过了啦
15:54:52<DnDBot> 永宫炽 投擲 试下: 1d100=84
15:55:01<老社> (目測跪了
15:55:15<DnDBot> 马七 投擲 来一下: 1d100=77
15:55:15<永宫炽> (我还是算了
15:55:15<马七> (幸好过了
15:55:31<老社> (我看看怎么小窗
15:58:57<伊东唯> (看

劇透 -   :
脑内的奇妙声音:雖說在劍道場那裡聽到過大蛇大人出現將人神隱掉的奇談故事,但在這次的事件裡面似乎沒有這些因素。這讓你想到,這會不會是“人”造成的現象。換而言之你必須搞清楚“大蛇大人”長什麽樣——雖然種種跡象表明,它應該是有人類的外形或者是有讓別人看不到他的能力。再結合井上的情況,除非大蛇大人有一個人類的共犯,不然它應該是有吸引井上,能讓她去開房都心甘情愿的魅力的

16:00:22<马七> “那个编辑,井上小姐除了弘美以外,还有什么特别好的朋友吗”
16:01:38<老社> 伊东唯: “就我所知……好像就只有她了。”
16:02:50<马七> “那她平时有什么爱好吗?”
16:03:01<马七> “有没有参加什么同好会什么的”
16:03:39<老社> “唔……她的確是挺喜歡動漫次文化的,可能會有參加什麽同好會的吧。”
16:03:44<老社> 編輯答道
16:04:30<伊东唯> “一个可能比较奇怪的问题,井上小姐她……性取向应该还算正常吧?”
16:04:31<马七> “次文化?是指参加cosplay那种吗?我不是很懂所以随便问一下。”
16:04:57<老社> “哈?性取向?這種私人問題我怎么會知道”
16:05:22<老社> “差不多吧。不過她應該也不會是參加cos的人,可能會是書友會之類的會比較靠譜?”
16:05:24<伊东唯> “好吧。”
16:05:45<马七> “谢谢”
16:06:51<老社> (then?
16:07:47<伊东唯> (配合灵感得到的结果,头绪是有一点……
16:07:58<老社> (可以跟大家分享嘛
16:08:10<老社> (不然下次你不來大家都迷宮了
16:08:28<伊东唯> (我知道
16:10:57<老社> 於是在詢問一番之後,你們或多或少帶著收穫走回到大街上
16:11:48<老社> 在你們準備上車的時候,四輛沒有標記的阿爾法·羅密歐155型車在你們身邊劃過,消失在街角
16:12:19<老社> 在酷暑中給你們帶來了撲面的風
16:12:25<永宫炽> “呼,这是飙车么”
16:12:33<老社> ========================================黑幕無可奈何地拉上=================================================
« 上次编辑: 2014-08-24, 周日 13:04:36 由 背叛者之殇 »
20:27:46 <老社> (如果想回憶更多情報可以試圖做一個靈感
20:28:04 <足田寿堂> .r d100 85的灵感为什么不做呢
20:28:05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85的灵感为什么不做呢检定: 1d100=100=100
……
22:14:42 <老社> (或者試下一個靈感?
22:15:06 <足田寿堂> .r d100 怎么说都有85耶,OB你别这样
22:15:07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怎么说都有85耶,OB你别这样检定: 1d100=86=86
……
22:39:43 <老社> (做一個靈感給你們指路,雖然我覺得也許不需要……
22:39:59 <足田寿堂> .r d100 够胆再让我不过啊魂淡!
22:40:01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够胆再让我不过啊魂淡!检定: 1d1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