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古风的都市异能(暂定名?) 第三回  (阅读 1603 次)

副标题: 2014.9.27 杜修平的场合 沉睡之兽

离线 一心求死

  • 神河之主大口绳
  • Hero
  • ****
  • 帖子数: 974
  • 苹果币: 6
【LOG】古风的都市异能(暂定名?) 第三回
« 于: 2014-09-27, 周六 23:13:43 »
<古风> -----------------------蜀山乐---------------------------
<古风> 陷入黑暗的城市散发出一股醇厚的食物的气味
<古风> 人们走在街上,被霓虹灯烹调着
<古风> 这个城市在害怕你
<古风> 因为她感到了你的饥饿
<古风> 拿着啤酒瓶的醉汉从你身边让开
<古风> 喧嚣的路边摊因为你的经过而陷入短暂的寂静
<古风> 但这些并没有让你觉得自己充满了男性气概
<古风> 呵,没有人能够在一次不成功的性爱后立即感到男性气概的吧。
<古风> 本来今天的计划是在未婚妻家里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
<古风> 但当你轻轻用牙齿研磨她的乳头的时候
<古风> 一些和你力道同样轻微的幻象在你脑内晃动
<古风> 于是你没能控制好自己,稍微用力过大
<古风> 她疼的推开了你
<古风> 虽然接下来你们又尝试了几次
<古风> 但不知道是因为内疚感还是那些看不太清楚的东西在你头脑里萦绕
<古风> 你最后还是未能全功
<古风> 于是这个的不和谐就让话题转移到了一些琐事上
<古风> 比如结婚,房子,父母,月收入
<古风> 以及同事和同学的结婚,房子,父母和月收入
<古风> 你很烦,于是借口出来便利店买东西下了楼
<古风> 但湿热的风搅动着你,并没有急于将你带向便利店的路

* 杜修平 解开领口的扣子,信步走在街道上
<古风> 你很早就知道自己与众不同
<古风> 但这并未给你任何的帮助
<古风> 你靠着自己一般人水平的努力过着一般人水平的生活
<古风> 甚至略有不便,不能如同一般人那样大快朵颐
<古风> 那么,接下去的生活就这样了么?
<古风> 你知道体内有个很饥饿的东西存在
<古风> 今天,它蠢蠢欲动
<古风> 用之前那些浅藏辄止的幻影引诱着你吃点更有料的东西

* 杜修平 苦笑着向食欲的本能屈服
* 杜修平 回想一下附近有什么能够填满体内怪兽的东西,比如带血的牛排

<古风> 就在你自己分神的时候
<古风> 有人撞到了你
<古风> 或者说你撞到了别人

* 杜修平 愕然回神
<杜修平> “抱歉”
* 杜修平 随口道歉,偷眼打量一下撞到的人

<古风> 对方是一个漂亮的年轻姑娘
<古风> 穿着这个天气成都满大街都能看到的热裤和小背心

* 杜修平 猛地吞了一下口水,赶紧转头掩饰过去,继续走路
<古风> 她被你撞了一下,拿着的小手包掉在地上
<古风> 洒出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手机饰品零钱之类的东西
<古风> 正慌乱的捡着

<杜修平> “啊……”
* 杜修平 回头看到这一幕,不得已弯下腰帮忙收拾

<古风> “就是她就是她就是她就是她就是她就是她就是她就是她就是她就是她就是她就是她就是她”
<古风> 你看着那匍匐在地上的修长的白色肢体
<古风> 感到了饥饿
<古风> 当然,还有一种比饥饿更难控制,或者说更吸引你的感觉

* 杜修平 用力握拳,让指甲嵌入手心使劲忍耐
<古风> “你这个人撞了别人都不知道来帮忙捡一下东西么!”
<古风> 姑娘看你愣在那里
<古风> 而人来人往
<古风> 她的东西一不小心就会被其他人踩到
<古风> 不禁急的骂了你两句

* 杜修平 蹲下来快速地把零落的东西收拢起来,打算赶紧解决掉这件事
* 杜修平 但距离靠近之后,呼吸不由得更加粗重起来,活像个变态

<古风> 当你把东西递到姑娘手上的时候
<古风> 你们的手指短短的接触了一瞬间
<古风> 你勃起了,她感觉到了
<古风> “帅哥,请我吃麻辣烫赔罪吧~”

<杜修平> “算了吧,再见”
* 杜修平 站起身来,逃跑似的离开

<古风> ------------------这就是你和方婕初次见面时的情景--------------
<古风> 过了几天,你发现这个姑娘也就住在这附近
<古风> 在和未婚妻在超市买东西的时候你又遇见了她

* 杜修平 在看到她的一瞬间,体内的兽没来由地又咆哮起来
<古风> 她看到你未婚妻之后一副“啊原来这个人不是怂逼而是好男人啊”的表情
<古风> 凑上来跟你打招呼
<古风> 当然用的理由是你那天主动在她摔倒的时候帮她之类的
<古风> 通过莫名其妙精妙的话术

* 杜修平 表现出不太熟的样子(而且真的不太熟)随意回应着
<古风> 你们交换了姓名和微信
<古风> 然后就分开了,虽然之后你未婚妻嘲笑你肯定是想搭讪才去帮忙之类的
<古风> 但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
<古风> 她就开始不停的勾搭你

* 杜修平 明显感到体内的兽越来越活跃了“好想……吃掉……”
<古风> 你觉得她几乎就差直接说“我们做炮友吧”了
<古风> 在这种攻势下,作为男人,很难不动心呀

* 杜修平 终于在某一天晚上把方婕带回家里
* 杜修平 但心里总感觉……事情还会变得更糟

<古风> 她热情似火
<古风> 很快你就在她身上找回了未婚妻所不能给你的满足感

* 杜修平 连同体内的兽一起,越发激昂起来
<古风> 甚至随着你的满足
* 杜修平 变换着姿势发泄寄存已久的精力
<古风> 那种饥饿感都变得容易控制,或者说,与你自身更紧密了
<古风> 而她的表情,声音和身体都告诉你,她也非常满意

<杜修平> “人果然还是要服从本能……”
<古风> 天旋地转,狂风暴雨化为婉转溪流
* 杜修平 轻抚着方婕的脖颈,用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低语
<古风> 云销雨霁之时
<古风> 她点点头,贴着你的身体,一寸寸的吻下去
<古风> 慢慢滑到你双腿之间,开始温柔的帮你清理刚才的残迹
<古风> 这些技巧和温柔都是古板的未婚妻从来没有过的
<古风> 而她性感的臀部也在你面前晃动

* 杜修平 揉开臀瓣,吻向濡湿绽开的花蕾
<古风> “亲爱的……我也要……”
<古风> 这是你之前也没有对其他女人做过的事情
<古风> 或者是因为她们保守,或者是因为……你当时还担心吃出什么不好的味道,之类的
<古风> 但现在你不在乎了
<古风> 因为你已然与自己的欲望融为一体,兽不害怕吞噬
<古风> 品尝琼浆玉露让你感到了她对你的欲望,让你看到了一条时间线
<古风> 从你们交合之时开始,回溯一个女人的生命
<古风> 你发现她也是一个不一样的人
<古风> 她能够感知到他人的情绪
<古风> 这让她痛苦
<古风> 而你是不一样的
<古风> 你灵魂中呐喊的饥渴让她感觉到第一次有一个男人如此纯粹的想要她
<古风> 虽然也许她还没意识到这种饥渴是什么
<古风> 不过,你无法了解更多除了情感和肉欲之外的时期……除非你吞食更多……
<古风> 但顷刻,泉水涌动,春潮泛滥,让你暂时不去想更多的事情了
<古风> ————————————
<古风>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
<古风> 只要你有空,她就会来找你

* 杜修平 下定决心找个机会,跟方婕好好谈谈
<古风> 以至于你觉得自己稍微有点不那么期待和未婚妻见面,聊天,吃饭,讨论结婚的事情了
<杜修平> “那个……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说……”
* 杜修平 在一次激情之后,艰难地开口

<古风> “恩恩?”
<古风> 这个姑娘似乎对很多事情都无所谓的样子

<杜修平> “是你的话应该能理解,那个,我看过你的记忆了。”
<古风> 比如她知道你有未婚妻,但甚至没和你聊过她
<古风> 也许是一种体贴吧
<古风> 她稍微愣了一下
<古风> 抬起身子,摸着你的脸
<古风> 仔细看了看

<杜修平> “你应该能感觉到吧,我没乱讲”
<古风> “how?”
<杜修平> “吃下去……你的一部分”
<古风> “……乍一听有点恶心但想想我也吃了顿时变得能够接受了。”
<古风> 她顿了顿,笑着滚到你怀里
<古风> 在你胸口画着圈圈

<杜修平> “谢谢……这是第一次,碰到跟我相似的人”
<古风> “那你都看到了什么呢……”
<杜修平> “不太多,比如你的能力,又比如你真的想要我……”
* 杜修平 在方婕唇上轻轻一啄

<古风> 她随即贪婪的抱住你开始亲吻
<古风> 当你能够控制自己的能力时,这种交换体液的行为会带来很大的快感
<古风> 于是持续了很长的时间。
<古风> “其实这东西没啥用处,大部分只会让我觉得其他人很恶心。“

<杜修平> “我也一样……而且不能吃肉……”
<古风> ”那些黏糊糊的欲望,又充满了恐惧,胆怯,自私。“
<古风> ”吃了会知道猪的记忆么?哈哈哈哈“
<古风> ”那可真是惨。“

<杜修平> “没错,绝对不想重温的记忆。不过偶尔也会有好事的……比如,我们俩应该在一起,对吧”
<古风> ”我不想给你添麻烦“
<古风> 与这句话相反的,她紧紧的抱住你

<杜修平> “人果然还是要服从本能的……所以问题是,你想要吗?”
<古风> ”或者说如果当我们聊到怎么摆脱你的未婚妻之类的问题的时候,如果我看到你的颜色不对“
<古风> ”我会很受伤的。“
<古风> 她一边吻着你的胸口一边说

<杜修平> “这就是生活啊……得去接受它,就跟这些能力一样”
* 杜修平 收紧胳膊,抱紧方婕

<古风> ”那么,你要怎么做呢。“
<杜修平> “实话实说咯,我出轨了。”
<古风> 她没说话,但你感觉到她很开心。
<古风> ————————————————————————
<古风> 出乎你想象的不顺利
<古风> 现在,你在自己家里,可以碎的东西已经碎了一半了
<古风> 她还在摔

* 杜修平 没有阻止的打算,一点也没
<古风> 这一趟在她家里已经来过一回了,你本来以为这次可以稍微理智一点的说
<古风> 昨天你接到过她表弟的电话,说要叫人把你揍得你妈都不认识
<古风> 当然这没什么
<古风> 但你父母也打电话表示了责备,虽然他们没说特别重的话,但暗示着这很可能影响他们的面子,以及可能家里对你经济支持
<古风> 毕竟双方父母都见过面了,也都是稍微有头有脸的人
<古风> 你看着她在你面前撒泼
<古风> 略微有些烦躁不安
<古风> 同时也会恼怒自己不过是个普通人
<古风> 在被父母威胁的时候,以及她说要去你单位闹的时候
<古风> 你真有点怕了
<古风> 幸好方婕不在,不会看到这个恐惧的颜色一闪而过。

<杜修平> “所以啊……你到底想要怎样。”
<古风> "你不能和我分手。“
<杜修平> “为什么?”
<古风> ”你都见过我亲戚朋友单位领导了!“
<古风> “现在别人说你被一个老女人泡了不要我了!”
<古风> “我还怎么做人!”
<古风> “啊啊啊啊啊!”(摔

<杜修平> “面子啊……没错面子很重要。但是以后呢?”
<古风> “总之,如果你愿意和那个老女人分手,我们还能一起过日子。”
<古风> “过几年你也要升职了。”
<古风> “我们婚房都买好了。”

* 杜修平 揉揉太阳穴
<古风> ”你好好想想你这样折腾把我们两都弄成什么样了。“
<古风> “我想好好过日子,你别逼我。”

<杜修平> “没错,你说的都对……但有的时候人骗不过自己的身体,这样之后跟我接吻、做爱的话不会感到恶心吗?”
<古风> “…………”
<古风> “本来感觉就一般吧。”
<古风> “那种事情。:
<古风> “稍微有一下就好了。”
<古风> “不是生活的中心。”
<古风> “我知道男人有时候会鬼迷心窍。”
<古风> “但你好好想想。”
<古风> “等你过不上安生日子了,那个女人也会不要你的。”
<古风> “你只有跟我才能好好过。”

<杜修平> “或许吧……但我还是想试试,我不觉得我能跟一个没法接吻的女人过一辈子”
* 杜修平 站起身来,跨前一步,用略带挑衅的目光瞪过去

<古风> “这些就这么重要么!你都这么大了,而且我们之前不也偶尔还可以么!”
<古风> “为什么你就突然整天就知道搞搞搞的!”

* 杜修平 没多说什么,用力吻了下去,啜吸着唾液——还不够
<古风> 她又开始急躁的想扔东西
<古风> 不过还是被你压住了

* 杜修平 猛地咬破对方的嘴唇,舔舐着咸腥
<古风> “唔……唔……”
<古风> 疼痛让她挣脱了你
<古风> “你……你变态!!”

* 杜修平 皱着眉头,回味着刚才尝到了什么
<古风> ”你就和那个女人整天玩这些东西么!“
<古风> 她开始扔东西打你

<杜修平> “真无聊啊……”
<古风> ”你就去和那个扫货搞吧!“
<杜修平> “因为太无聊,所以我拿你没办法,不过也是因为太无聊,所以我没法再接受你了……”
<古风> ”看看你还能人模狗样的混几天!“
<杜修平> “就是这样,随便你去报复吧。”
<古风> (你躲过一本书
* 杜修平 感到有些脱力
<古风> (然后是一个碗
<古风> 然后,这个你曾经爱过,或者说曾经爱过你的女人
<古风> 离开了你的家。
<古风> ————————————
<古风> 于是
<古风> 很快你单位大门口就被人贴了大字报
<古风> 虽然现在还搞这一套显得非常傻逼

<杜修平> (但非常有效……
<古风> 但足以让你被同事指指点点
<古风> 以及让你干任何事情任何讨论都不太顺利
<古风> 更糟糕的是她显然去缠过你的领导
<古风> 你的领导也许并不在乎你的道德问题
<古风> 他们自己也有自己的道德问题
<古风> 但没人喜欢被一个愤怒的女人纠缠
<古风> 而这一切都怪你管不好自己老婆(虽然好像没结婚但也就这样被认为了)
<古风> 然后
<古风> 在你下班的路上
<古风> 三个男人堵着你
<古风> 他们分别是你前未婚妻的远房表弟,远房表哥和远房堂弟
<古风> 其中有两个想要揍你,叫嚣着“去了公安局他们听说我们揍的是奸夫都不会怪我们”之类的
<古风> 当然,他们的威胁是很小的
<古风> 但另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则很淡定的点了一根烟
<古风> 直接的跟你说,家里是省上XXX部门的头头,反正能管你
<古风> 查点你的毛病弄得好革职弄不好进去顿1,2年啥的。
<古风> 现在也不要你们和好了,脸都丢了
<古风> 去跪着给她父母道歉认错,把之前双方家里给的什么一些这样那样的东西加起来十来万的还回去
<古风> (公平的讲这些钱是两家混在一起出的,说不清
<古风> 就当你是个屁放了你
<古风> 说完他把烟吐你脸上
<古风> 一副“我这种精英还要管这些烂事你这个艹民快鸡巴滚蛋别烦我”的表情

* 杜修平 把拳头揍到了青年的脸上,纯属冲动
<古风> 然后你们就打了起来
<古风> 显然
<古风> 他们人多
<古风> 打了大概几轮之后你就被人从背后抡在了地上
<古风> 然后三人一起踢你

* 杜修平 蜷成一团,护住脑袋
<古风> 因为他们一边打一边骂你是负心汉奸夫人渣什么的
<古风> 所以也没人来管
<古风> 好在有人报警了
<古风> 在围观的人喊着警察来了之后
<古风> 他们消失在了人群里
<古风> 你被送到了医院,所幸没伤筋动骨
<古风> 只是皮肉伤
<古风> 可是警察稍微了解了一下事情的原因之后
<古风> 就懒得管
<古风> 随便跟你做了一下记录就走了

* 杜修平 静静躺在病床上,盯着揍过人的拳头呆呆的看,有种释放后的快感
* 杜修平 付清住院费后溜出了医院,叫了一辆出租直接往方婕家去

<古风> 你在路上
<古风> 不禁去想一些关于那个傻逼之前的威胁
<古风> 不论如何,你得承认
<古风> 失业的话,你会很困扰
<古风> 事实上即使只是这样闹下去
<古风> 对你的工作也很不利

* 杜修平 听到体内有个声音“你需要力量……”
<古风> 也许如果今天你能把他们三个揍爆到地上
<古风> 会让事情好很多
<古风> 或者你有其他赚钱的门路,不怕这些小鸡巴工作
<古风> 或者……
<古风> ——————总之,你需要收起自己的恐惧之心,不要让新女友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