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古风的都市异能(暂定名?) 第七回  (阅读 1856 次)

副标题: 2014.12.7 杜修平&戏子的场合

离线 elf

  • Goddess of Axe Slime and Water
  • Chivary
  • *****
  • 帖子数: 1587
  • 苹果币: 0
【LOG】古风的都市异能(暂定名?) 第七回
« 于: 2014-12-08, 周一 00:07:52 »
<古风> ——————————壁虎————————————
<古风> 它在瓶子里游走
<古风> 到底这个可怜的生命知道自己被困住了么?
<古风> 你拿着瓶子,思考着
<古风> 以及,怎么吃比较好
<古风> 当然,你体内的兽不介意
<古风> 不过你准备顺从自己的兽性到什么程度呢

<杜修平> “啊啊,真是遗憾……我其实也不想吃的……”
* 杜修平 捏住壁虎的中段,送进嘴里,用力咬下
* 杜修平 没有咀嚼,仰起脖子,吞进去

<古风> 你感到这个小可怜在你嘴里挣扎
<古风> 不过很快,你身体里的另一种东西就扼住了它
<古风> 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它就被吞噬了
<古风> 一些简单的幻影,变换的墙壁在你眼前闪动
<古风> 不过壁虎的“人生经验”显然还不足以影响到你的神智

<杜修平> “……可怜的小东西”
* 杜修平 用手掌遮住眼睛,让自己好受点
* 杜修平 等反应停了下来,试着把手贴在墙上

<古风> 但你能感觉到它的“生命”在你体内,热乎乎的
<古风> 你可以将这个热乎乎的东西释放出来……
<古风> 然后,墙的触感变了

* 杜修平 试着将力量灌注到手掌,然后贴紧墙壁
<古风> 你感觉到手指可以在墙上”挂“住更多的力道
<古风> 这种能力很奇妙
<古风> 虽然手掌微微的变绿
<古风> 长出斑斑点点的鳞片
<古风> 指纹变得巨大而突出

* 杜修平 灌进多一点力量,试试能不能承受住整个身体的重量
<杜修平> “哦,我的头不会也绿油油的了吧……”

<古风> 但你很确定自己还属于人类的范畴
<古风> 脚痒痒的
<古风> 鞋子变得不合脚了

* 杜修平 顺从本能地踢掉鞋子,把脚掌也贴到墙上
<古风> 你感到了属于壁虎的那种”冲动“
<古风> 攀爬的欲望
<古风> 轻松的地,你窜上了天花板

<杜修平> “意外的感觉不错……”
<古风> 可惜你发现当你固定悬吊的时候吸力还是无法完全支撑体重
* 杜修平 放松双脚的力量让自己垂下来,然后放松双手,落到地上
<杜修平> “姑且……可以试一试了”

<古风> 当然,同时,你意外的发现,自己的视野比之前稍微宽阔了一些
<古风> 虽然镜子里那样分开的眼球着实有点吓人……

* 杜修平 咧嘴苦笑,小心地不要吐出舌头
<杜修平> “这样就只能等晚上出动了,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啊”

<古风> ——————————XX局家属小区————————
<古风> 幸运地,这里的门禁并不是十分森严
<古风> 特别是对于一个可以轻松爬树的人来说

* 杜修平 轻松地通过树梢越过围墙,向着住宅楼外侧进发
<古风> 你以自己并不熟悉的灵巧越过花园
<古风> 局长住在17楼
<古风> 当你真的爬到这么高的时候,你还是感觉到了一丝恐惧
<古风> 毕竟,这个人类的身躯并不真的合适使用吸盘

<杜修平> “真高兴我不恐高……不恐高……”
* 杜修平 嘟囔着贴上墙壁,向上游去

<古风> 你需要将攀爬与吸附结合
<古风> 这意味着失误同样有粉身碎骨的危险
<古风> 除非你更接近一只壁虎……

* 杜修平 发现雨水管,空调室外机和防盗网都是十分方便的发明
<古风> 那股热流顺着你的本能在你身体内流动
<古风> 当你意识到的时候
<古风> 你发现自己的手臂上已经布满了灰色的鳞片

<杜修平> “这样也好,谁也认不出我来了……”
<古风> 你说话声里带着一种自己之前从未听过的嘶嘶声
<古风> 顺着你的喉咙,沿着已经边长的舌头游走
<古风> 所以,你现在几乎就是一只大壁虎了
<古风> 站在17层高楼的空调架上,你这样反省到

<杜修平> “嘶嘶……习惯了……也没什么嘶……”
* 杜修平 试着弄开窗户

<古风> 窗户外面加装着铁栏杆
<古风> 当然,即使你可以确实的看见,屋内装修考究
<古风> 但这铁条也不是什么特级品

* 杜修平 从后裤袋里摸出虎骨酒,咬开塞子,灌下一口
* 杜修平 稳住身子,又灌下剩下的部分

<古风> 荒野闪过你的脑海
<古风> 一股可怕的热量席卷了你的身体
<古风> 你看到了森林
<古风> 你看到了冰天雪地里奔跑的鹿
<古风> 然后,你感到了痛苦,看到了铁窗……

* 杜修平 压抑体内想要咆哮出声的某个部分
<古风> 和眼前的铁栅栏一样……
<古风> 你感觉到自己在变化
<古风> 但这股意志力之强烈
<古风> 让肉体的变化显得微不足道
<古风> 愤怒
<古风> 这野性的灵魂与你的意志结合
<古风> 化为了可怕的怒意

* 杜修平 握住铁栅,用力
<古风> 你扯开铁栅栏,好似面条一般
<古风> 无声的踏入了局长的厨房
<古风> 不管你之前想要来这里做什么
<古风> 现在,你只想狩猎

* 杜修平 脊髓里像是燃起了一团火,把原本的计划烧的干干净净——一个声音高叫着
<杜修平> “用暴力……解决……”

<古风> 话音出口,只剩下低吼
* 杜修平 抽抽鼻子,寻找着活物的气味
<古风> 屋内的人都睡着了
<古风> 你闻到了两男一女的味道
<古风> 其中一个在偏房
<古风> 另外两个在主卧

* 杜修平 狩猎的被能告诉自己,先从落单的猎物开始
* 杜修平 身体伏低,赤足踏在地面不发出一点声音,慢慢摸向偏房

<古风> 推开房门
<古风> 你看到一个小孩,他正在慌乱的将自己手中的书本和电筒藏入枕头下面
<古风> 然后,他才注意到你并不是他想象的那类夜袭者
<古风> 他张开嘴,缓慢的(以你看来
<古风> 他喉部的血管在抽动,他要尖叫

* 杜修平 在小孩子发出喊声之前,扑上去,用爪子抵住他的胸口……张开嘴……向下
<古风> 他的尖叫变成了一股软趴趴的血浆
<古风> 噗噗的流进你的嘴里
<古风> 血
<古风> 记忆
<古风> 灵魂

* 杜修平 口中温热的血浆——以及血浆中混杂的灵魂碎片——引来一阵恶心
<古风> 大量的生活片段在你脑内闪过
<古风> 将荒野推开
<古风> 你恢复了清醒
<古风> 看到了自己染血的利爪
<古风> 和金色的体毛

* 杜修平 用力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呕吐出来,转过身去——逃跑——逃跑——逃跑
<古风> 老虎还在你体内徘徊
<古风> 它催促你完成杀戮
<古风> ”怎么了,修平,那些人多可恶啊“
<古风> “他们用权力威胁你”

<杜修平> “……不对……”
<古风> “他们将要伤害你”
<杜修平> “那个孩子什么都没做……”
<古风> 老虎在你耳边低语
<古风> “我么?”
<古风> 浑身是血的小孩也出现在你的幻象里

<杜修平> “……闭嘴……”
<古风> “你杀了我……”
<古风> 老虎扑过了去
<古风> 撕碎了这个少年
<古风> “你恨很多人……”
<古风> "你能看到他们的罪。“

<杜修平> “遵守社会规则……才能称之为人……”
<古风> 瞬间,你看到了很多
<古风> 那些登门贿赂的丑类
<古风> 那些作威作福的嘴脸
<古风> 那些居高临下的话语
<古风> 那些收在孩子眼底的阴谋
<古风> 以及更多,那些威胁过你的人,殴打过你的人
<古风> 你都对他们知道了更多
<古风> ”杀,统统都杀……“
<古风> 老虎舔了舔嘴角的血

<杜修平> “……不可以……这是不对的……”
* 杜修平 用力摇头,想要把老虎摇出脑袋

<古风> ”正确……毫无价值,你这样的人只是爸爸的狗。“
<古风> “小孩又浑身是血的出现了,嘲讽着你。”
<古风> 然后它又变成老虎,催促你去杀戮

<杜修平> “……你们都闭嘴……”
<古风> “杀了我爸爸,他就是个鸡巴,乱搞女人……”
<古风> “杀了他们……”

* 杜修平 剧烈的喘息着,让脑内的思绪理的更清晰,或许更混乱
<杜修平> “首先,要把预定的事情做好……”
* 杜修平 向主卧走去

<古风> 这对中年夫妇还在呼呼大睡
<古风> 并未意识到死神已经接近

* 杜修平 一点也不想尝他们的脏血,于是挥动爪子
<古风> “杀……”
<古风> 他们只惊醒了一瞬间

<杜修平> “是的——杀——”
<古风> 就被你撕开了喉咙
<古风> 结束的干净利落
<古风> 体内的黑暗在呼啸
<古风> 催促你去更多的吞噬

<杜修平> “今天的杀戮……够了……”
* 杜修平 用力压抑自己体内兽的暴走,向后退去

<古风> 不过,老虎倒是没有继续鼓噪
<古风> 他慢慢褪去
<古风> 你能感到自己的身体在逐渐恢复到人类的姿态

* 杜修平 感觉负面情绪也被一并带走了一样,意外的平静
* 杜修平 取出准备好的手套戴好,借用一下主人的浴室把身上的血迹清理干净,顺便顺走一身衣服
* 杜修平 戴好口罩,平静地从正门离开

<古风> ——————————————翌日——————————————
<古风> 在正式新闻出现之前
<古风> 微博就已经传开了
<古风> “X局局长全家灭门”
<古风> “好可怕哦,说是家里东西也没被偷,就是全家都被切了脖子。”
<古风> 方婕在你怀里玩着手机

<杜修平> “仇杀吧……”
<古风> “说是和政府有关哦,香港有媒体在八卦这个人和大老虎有关系……”
<古风> “嘲笑内地警方肯定不敢深究之类的”
<古风> 你都没想到会被这样蒙混过去

<杜修平> “港媒的话听听也就罢了……他们还说委内瑞拉赠送海岛抵债”
* 杜修平 摸摸方婕的头发,顺势滑到耳垂

<古风> 但你体内的那只老虎……
<古风> 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古风> “杀戮。”
<古风> “还有好多人可以杀。”
<古风> 不过,因为这次的变故,那些人暂时没有来烦你了
<古风> 虽然那边家里对你的态度仍然非常恶劣
<古风> 不过这种发生在身边的死亡总能让人类变得更理性不是么?

* 杜修平 在内心无声的嗤笑……别吵,现在你得听我的
<古风> “你总有一天会又变成他的。”
<古风> 小男孩站在你旁边
<古风> 身体朝外流出鲜血
<古风> “总有一天。”

* 杜修平 无声地点点头
<古风> “累了么?”
<古风> 方婕温柔的抚摸着你刚刚因为分心而疲软的下身

<杜修平> “在想些奇怪的事情……你说,为什么我们会有超能力呢……”
<古风> ”因为我们天生就是这样子啊。“
<古风> 方婕显得毫不在乎
<古风> ”怎么啦,别胡思乱想了,休息一会儿吧。“

<杜修平> “嗯……”
* 杜修平 靠在情人怀里,低低应了一声

<古风> 她温柔的抱住了你,你闭上眼睛,黑暗吞没了老虎和小孩
<古风> ——————————————警察————————————
<古风> ”这个案子为什么不查了!“
<古风> 王准翼猛拍桌子
<古风> “你看,这里,有目击者看到了一个人在案发时间离开小区。”
<古风> “而且,虽然报纸上说是割喉,但我们都知道这是被……某种野兽撕碎的”
<古风> “在现场也发现了一些可疑的毛发……这都是突破点。”
<古风> “为什么就突然不让我查了!”
<古风> “小王啊,这个,不是我不想啊,但你看看网上啊,这个,和上面政治沾边,不好查啊。”
<古风> “这万一,万一查到谁,多,多不方便啊、
<古风> 老局长循循善诱
<古风> “所以这个案子啊,最后还是看上面什么反应再说嘛。”
<古风> 刑警不满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古风> 一边骂骂咧咧的
<古风> 一边开始摆弄手机
<古风> 你注意到,他的神情变得警惕,而手机前方还摆着一堆关于案件的资料

<赵眉|女警> “局长说的也有道理,王哥,你嘛,要想开点儿啊。”
<赵眉|女警> “要不这次考评又没你的好啦。”

<古风> 看到你走过来,他快速的锁定了屏幕收起了手机
<古风> “哎,枉我还觉得这次能抓到什么不一般的凶手呢。”
<古风> 他丧气道

* 赵眉|女警 作为新来的警局实习生,跟着在局子里没啥人缘但是经验实绩出挑的干警混着经验,一脸小妹妹看大哥哥犯愁似的心疼劲儿。
<赵眉|女警> “我听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啦,王哥你总爱查这种敏感的案子。”
<赵眉|女警> “有人和我说,你这样,老给局子里添麻烦。”

<古风> “倒不如说这种案子总会找上门来……”
<古风> “小赵啊,能帮我一个忙么?”

<赵眉|女警> “什么?要加班吗?”
<古风> “案发小区周围几个小时的监控录像,需要人看看。”
<古风> “和犯罪嫌疑人离开时的影像进行对比。”

<赵眉|女警> “哦,好啊。”
* 赵眉|女警 二话不说,爽快地答应了。

<古风> “有可能发现一些线索,哎,现在不追查了,不能叫分析组的人上班看,只好麻烦你了。”
<古风> “我还想再跟跟这件案子。”

<赵眉|女警> “我不帮王哥的话,你就没有战友啦,交给我吧。”
<赵眉|女警> “反正我自己的事儿已经做完了,我也没有男朋友~”

<古风> “哎,哎,真不好意思。”
<古风> “我去求其他机构的人搞搞毛发分析,明天我来找你啊。”

<赵眉|女警> “好,不过下次你要请我吃好吃的哦。”
<古风> “好,好,肯德基,肯德基。”
<古风> 他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 赵眉|女警 说完拿着茶杯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古风> 你看见他出门之后就在和人打电话,虽然不太听得见内容
<古风> 应该是约在什么地方见面之类的

* 赵眉|女警 目前的昵称是 福尔摩斯|侦探
* 福尔摩斯|侦探 一个人把监控看完了,用流利的钢笔字写了一单英文的报告。

<古风> 配合对比软件
<古风> 你发现,一个身材和步伐都与嫌疑人非常接近的男子在案发前在小区周围出现过
<古风> 虽然他换了一身衣服
<古风> 但还是逃不过你侦探的双眼

<福尔摩斯|侦探> “那么……”
* 福尔摩斯|侦探 目前的昵称是 柯瑞文|数学家
* 柯瑞文|数学家 在纸上快速地填写了一堆数字,进行了一连串的快速运算,最后满意地在结果上画了一个圆。

<古风> 虽然可以多次调用监控,但也只能大致的在几个交通站点看到他的大致交通轨迹
<古风> 无法绝对的确定住处
<古风> 不过,在圈定的几个地方蹲点应该会有一些收获吧
<古风> 看到真人的话,也许能够对上号

* 柯瑞文|数学家 目前的昵称是 戏子|会议中
<戏子|会议中> 柯瑞文:“情况大家已经知道了,虽然我根据大侦探先生的要求推算了一下他大概的行动路线,不过毕竟我市内的监控探头数量有限,要推测他的所在还是有些勉强。”
<戏子|会议中> 赵眉:“唉,真希望可以给王哥帮忙啊……不能想想办法吗?”
<戏子|会议中> 慈祥的老太太:“呵呵,小眉人真好……不过如今,不要忘记我们是为了什么才让你混进警察局的。”

<古风> 福尔摩斯:根据我的推理,你的愿望对解决案件是没有帮助的,而我才是解决这个案件所需要的人选。你们应该让我去出去。
<戏子|会议中> 严厉的军人:“侦探同志没错,你的行动要有纪律性,还有,在接近他的时候,作风不应该过于大胆,王准翼同志很有可能会抵御你的糖衣炮弹。”
<戏子|会议中> 赵眉:“呜呜呜……”

<古风> 他说着,就想走出“会议室”
<戏子|会议中> 戏子:“那么会议决定了,就由福尔摩斯继续接下来的调查,不过,‘猎人’你准备一下,说不定就会轮到你上场。”
* 戏子|会议中 目前的昵称是 福尔摩斯|侦探
* 福尔摩斯|侦探 在以赵眉的形象走出警局之后,找了一个角落变成了一丝不苟的高个子英国人。
<福尔摩斯|侦探> “您的头脑真是杰作,柯先生。”
* 福尔摩斯|侦探 拿起那张纸,在数学家的帮助下很轻松地就画出了几个可能的区域,当然,接下来要找到那个人并非易事,不过就自己的推理结果来看,对方还留在城市里的可能性很高,当然,也已经把那个人出现的段落截屏发送给王准翼了。

<古风> ”帮大忙了!“王准翼回复
<古风> “剩下的疑点就是犯罪者是如何行凶的了。”
<古风> 他如此回复
<古风> 当然,这是一句欲盖弥彰的话
<古风> 你知道,你相信他也知道,这是很可能是一起超能力者杀人事件

<福尔摩斯|侦探> “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时间,不同的人的出没,带来不同的结果,把这一切都对上的话,很少有能继续隐藏起来的真相。”
* 福尔摩斯|侦探 自言自语,拿起手机。
* 福尔摩斯|侦探 关机了,再开,点短信结果点进了收藏夹,再点,又关机了。
* 福尔摩斯|侦探 拿起手机准备摔。
* 福尔摩斯|侦探 目前的昵称是 赵眉|女警
* 赵眉|女警 抓牢手机开始回复:“王哥现在在哪啊~我想吃肯德基了!”

<古风> ”……“
<古风> “你……你等等啊,我现在有点忙不方便接电话。”
<古风> 他那边似乎在谈什么事情的样子
<古风> 粗暴的挂断了你
<古风> 不过,第二天上班的时候,他确实给你买了肯德基赔罪
<古风> 并且详细的向你询问监控器拍摄的情况和你的意见

<赵眉|女警> “呜……”
* 赵眉|女警 撅着嘴接受了对方的道歉,并且把福尔摩斯的推理说了几条。
<赵眉|女警> “怎么样,王哥,我有点用吧!”

<古风> “你太厉害了,我会向领导好好夸你的!“
<古风> “可惜我们没法安排警察去那些地方蹲点……”

<赵眉|女警> “诶,我不要啦。”
<赵眉|女警> “王哥下次带我去吃点好的吧,肯德基不健康啦。”
<赵眉|女警> “这样吧!你下次带我去吃好吃的,我就帮你!”

<古风> “唔……真拿你没辙……那你说想吃什么吧……”
<古风> “我完全不懂啦。”

<赵眉|女警> “嘿嘿嘿。”
<赵眉|女警> “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这次先帮你去蹲个点。你记得下次请我就行啦。”

<古风> “好好好,多谢,多谢!”
<古风> “可别让领导知道我们在查这个啊。”
<古风> “会被穿小鞋的。”

* 赵眉|女警 笑盈盈地看着警察,和他聊了些同事之间的话题。
<赵眉|女警> “没问题~”
<赵眉|女警> “对了,王哥,昨天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
<赵眉|女警> “你人在哪儿啊。”
<赵眉|女警> “难道在和女朋友偷偷碰头?”
* 赵眉|女警 稍微伸展了一下自己引以为傲的两条长腿,对他问道。

<古风> “哪里……在和其他线人接触。”
<赵眉|女警> “什么样的线人啊?”
<古风> “咳咳,每个好刑警都有自己的情报员,对不对。”
<赵眉|女警> “我就没有……下次带我认识认识呗?”
<古风> “那可不行,这是秘密,秘密资源”
<赵眉|女警> “好呗……”
* 赵眉|女警 撇撇嘴,乖乖地点点头。
<赵眉|女警> “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查?”

<古风> “明天就开始……我的侦探直觉告诉我,凶手就生活在这个城市里……躲藏在普通人类之中……”
<古风> “我是说,普通人之中。”

<赵眉|女警> “……哦。”
* 赵眉|女警 点点头。
<赵眉|女警> “那我今天可以早点回家吗~”

<古风> “回回回,就说你不舒服。”
<古风> ————————————野兽——————————
<古风> 生活在继续
<古风> 你恢复了日常的作息
<古风> 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古风> 就是和方婕的关系变得更明目张胆,或者说,光明正大起来
<古风> 也许你的前途已经受到影响了,但是谁在乎呢?
<古风> 偶尔有人对你说风话的时候
<古风> 老虎稍微喘口气就能吓得他后背发凉
<古风> 乖乖闭嘴
<古风> 不过,这几天
<古风> 你在街上感到了不好的气氛
<古风> 有一些人正在找你
<古风> 你属于老虎的直觉能感到

<杜修平> “……”
<杜修平> “或许该休个年假……”
* 杜修平 心头有种挥之不去的烦闷感,于是稍微准备了备用的“食材”

<古风> “今天什么时候回家啊,我做了好吃的哦~”
<古风> 接着方婕的电话
<古风> 你突然有一种芒刺在背的感觉
<古风> 你知道
<古风> 有人在跟踪你

<杜修平> “哦,今天要稍微加个班……你先吃吧”
* 杜修平 挥手叫了一辆出租车

<古风> “去哪儿?”
<古风> 司机问

<杜修平> “春熙路……”
* 杜修平 随口报了个人多的地方

<古风> “好嘞”
* 赵眉|女警 目前的昵称是 希萨洛|猎人
* 希萨洛|猎人 其貌不扬,肌肉结实的矮个子,在人群里像是拨开草叶一样地分开人流,看着被自己所盯上的人。

<古风> 你看到他招了出租车
* 希萨洛|猎人 意识到对方显然已经发现了被跟踪的事实,毕竟没有人会买完菜打出租的,不过,在这个城市里,人的踪迹并不难查。
* 希萨洛|猎人 很快地扫了一眼出租车的车牌号。

<古风> 于是你记住了车牌号
* 希萨洛|猎人 悄然无声,顺理成章地将路边一个人的电瓶车推走,跨骑了上去。
<古风> “嘿!嘿!”
<古风> 电瓶车的主人想要追你,但已经望尘莫及

* 希萨洛|猎人 一个拐弯甩掉了后面的人,沿着脑海里记忆着的道路向那辆出租车追了过去。
* 杜修平 一路上双目微阖,感应着危险
<古风> 在一个红灯口
<古风> 猎人追上了那辆出租车
<古风> 于是,猎人和猎物也互相看见了对方

* 杜修平 压制住想要窜出去的老虎,勉强一笑
* 希萨洛|猎人 眨眨眼,注意到了车内的年轻人身上微妙的感觉。
<古风> 绿灯亮了
<古风> 车再次发动

* 希萨洛|猎人 浑身的汗毛都树了起来,肌肉发出了警惕的轰鸣。
* 希萨洛|猎人 刹住了车,没有追下去。
* 希萨洛|猎人 目送着出租车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 希萨洛|猎人 骑着电瓶车回去,把车丢在了警察局附近,跳下车,走进人群。
* 希萨洛|猎人 从容地向前走着,但是在无人知觉的时候,身高变高,肩膀变宽,饱经风霜的容貌也模糊起来。
* 希萨洛|猎人 目前的昵称是 戏子
<戏子> “唔,好险。”
<戏子> “在那种地方,我可不想杀他,也不想让他杀我。”
<戏子> “咱们得另外找个碰面的机会啦,养着老虎的人。”
* 戏子 走进人群之中,消逝在了里面,就像是一滴水落入了大海。

<古风>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