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片段】妖精领地:钻石城堡  (阅读 1347 次)

副标题: 出自《Changeling the Lost-Winter Masques》p.22-23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片段】妖精领地:钻石城堡
« 于: 2015-06-07, 周日 10:54:31 »
万物皆有其名。
寒霜将秘辛铭刻在窗上,星辰孤独地闪耀在天空,如同情人的最后一息。倘若你看得足够深远,那么你将在这里,女士的书中,找到万物的真名。我正在寻找我的名字,但我不能将它读出,你可以么?


黑暗并不只存在于地下,或是阴森的水底。在阿卡迪亚的最高峰,那个星耀冻结之辉,月若盲远之眼的地方,黑夜可以持续数年而不去,而那冰寒的、冷漠的天空则倒映在女士苍白的眼中,她衡量黑暗,将每一滴泪水记录进她的银皮书。

钻石城堡身处遗失之地阿卡迪亚最寒冷的山脉的最高峰。干枯的藤蔓缠绕在通往城堡的大门上,那是一条绝无可能逃脱的道路。城墙闪耀在无日的天空下,冻结一切与其接触的血肉,前来拯救公主的王子的枯骨堆积在庭院中。黑暗的地城,千回百折的隧道,深入脚下的山峰。这里的监护者流下冰冷的泪水,饮下温热的鲜血。据说,她通晓每一只妖精的真名,而她的大图书馆中隐藏着每一种契约。她就是雪之女皇,没有任何一位冬之王庭的女王具有她一丁点的威仪。她将年轻的男童从床上盗走,将冻结的雕像立在走廊与卧室,只为珍藏他们的美丽。她洞彻黑暗。

那些被她奴役的幽暗裔会发现自己被拴在一本巨大的书上,以保卫和照料这本书,并随着这本书被遗忘在女王图书馆的角落。另外一些人则被迫在女王的阴影下起舞,等待着潜入杀敌或是攫取凡人的命令。还有一些人则潜伏在墙角下,或躲藏在裂隙中,或困守在僵死的树林里,等待那些对女王的寒冷城堡内充满无尽财富的愚蠢传说信以为真的造访者。

在她的领土,除了在那些误闯者的鲜血和恐惧中外,不存在温暖。所有人都对那些可怜的牺牲品充满渴求,幽暗裔徘徊在浅层的地城中,希望能从他们冷酷的女士指尖舔舐一丝鲜血。

她保留着一小队古物家维护她的图书馆。这些古物家中,有的被物理性地拴在书上——使他们几乎无法逃跑——有的则获得了女士的信任,可以为书添加注解。有时,若一个古物家愿意冒着触怒女士的风险的话,他能够在她的书中找到自己身为凡人时的名字,并以此为关键重获自由。吸血指主要被用来看守囚犯,经常,看守者自身就曾经是囚犯的一员,而如今变成了施虐的一方。从无助的俘虏身上盗取生命是将其转化成吸血指的第一步,而对生命的渴望则成为杀死幽暗裔心中的人性的最后一击。

钻石城堡的棘篱

在这里,棘篱如剃刀般锋利,因为那些荆棘被寒冰覆盖着。即使是最轻微的抚过,精灵的血肉也会被变成雪。在女士的领域里,棘篱似乎也死去了,变得脆弱而无叶,但依然稠密厚重。被棘篱抓获的精灵如同破抹布一般挂在荆棘丛中,无助而又无望。女士鲜少前去收集这些陷在棘篱里的迷途者。

潜伏在此处的幽暗裔声称这里更容易找到回去的路。你越是低贱,则越是有机会逃跑。古物家们艰苦地将女士书中找到的地图用针临摹在自己身上,并祈祷自己抄下来的这条路是真的而不是女士的恶作剧。吸血指跟踪着生者经过的余温,或是拷问被抓住的人,以获取离开的道路。钻石城堡附近的空境往往极为寒冷,即使是火焰都燃烧着蓝焰,释放着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