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西敏公学物语 第一话  (阅读 1533 次)

副标题:

离线 Anacius

  • 知识与巨镰的巫妖
  • 風紀委
  • ************
  • 帖子数: 6028
  • 苹果币: 22
  • 再跳我就要动镰刀了哟!
西敏公学物语 第一话
« 于: 2015-06-29, 周一 13:12:18 »
<偷税神父> -----------------------------------------------------------
<偷税神父> 据说,伦敦如果没有下雨,那就是将要下雨
<偷税神父> 不过今天的伦敦难得一见地露出了晴空,让远道而来的十御言明不禁感慨自己的好运气
<偷税神父> 从(被)决定来伦敦到成行,之间的两个月完全被用来恶补英语
<偷税神父> 不过被陌生的语言包围着还是让十御言感受到相当的压力
<偷税神父> 不止一次地确认地图,最终在圣詹姆斯公园地铁站下车
<偷税神父> 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涌上地表,已经可以眺望到不远处的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了
<偷税神父> 不过少年的目的地在更靠近泰晤士河的地方,同样以威斯敏斯特为名的公学

<十御言明> “就是这里了吗?”
十御言明 确认这手中的地图以及随行的物品,虽然说只是一把普通的雨伞外加一小箱的物品

<偷税神父> 在英国的心脏地带步行片刻,远处已经能看到著名的大本钟了,在少年的眼前出现了一座城堡式的建筑
<偷税神父> 根据入学通知书上附带的地图,自己的目的地就是这里没错

十御言明 加快了脚程
<偷税神父> 现在是六月,并不是通常入学的时间,而且又是下午——城堡大门处静悄悄的没有人影
<偷税神父> 十御言穿过深邃的门洞,将伦敦都市的喧嚣一股脑抛在后面
<偷税神父> 就如同在老家穿过鸟居时一样的感觉

十御言明 略好奇地四周张望,观察着这片地区
十御言明 虽然感觉到有“人”的气息,却看不到“人”的出现
<十御言明> 【这个到底是个什么奇怪的地方】

<偷税神父> 从这里能看到学校主体建筑——从16世纪沿用至今的教学楼,年代同样久远的礼拜堂,还有虽然说比较晚近,但历史仍可追溯到二战时期的宿舍楼
<偷税神父> 以历史为养分,这个地方一定孕育了很了不起的神秘吧

十御言明 一路快步,穿行在古建筑的长廊
<偷税神父> 在感慨这种事之前,十御言还是要根据入学通知书的附言,先找到拜斐神父报到
十御言明 来到了信件上所说的地方
<偷税神父> 这个素未谋面的神父也是少年在伦敦的监护人
<偷税神父> 十御言在学校中穿行,走过中庭,注意看时中庭的树荫下也有学生往来

<十御言明> (哼!一群兔几般的食物!
十御言明 眼角余光掠过他们身上,并未过多的在意

<偷税神父> 学生的目光也被大摇大摆走过来的十御言吸引,无论是东方人的外表,携带着行李的姿态还是被绷带包扎的双手都充分地引人注目
<偷税神父> 仿佛被十御言旁若无人的姿态激怒,其中三个男生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站起身来朝十御言围了过来
<偷税神父> 一旦站起来,欧洲人与日本人之间体格的差距便暴露无遗
<偷税神父> “小个子,你在乱晃什么?”

十御言明 抬头看着三人,脸上还是露出了礼仪般的危险
<十御言明> “日安,诸位。”
<十御言明> “不知道拜斐神父所在是否这个方向?”

<偷税神父> 回答十御言的是一阵哄笑,原因大概是口音方面的问题
<偷税神父> 三个人又互相对视一下,带头的男生弯下腰,“小子,你的手怎么了?”

<十御言明> “这个嘛……”
十御言明 一只手抬了起来,“火伤。”
<十御言明> “不知道,三位还有一些什么事情么?”

<偷税神父> 看到十御言不卑不亢的态度,三个男生稍微畏缩了一下,旋即因为自己刹那的迟疑而激怒
<偷税神父> 不过,紧接着——从远处传来鞭子般的怒喝
<偷税神父> “够了,你们这些丢人的家伙。”
<偷税神父> 一个红发女生迈着富有韵律的步伐走了过来,红色长发在脑后一甩一甩仿佛火焰

十御言明 望向了来者
<偷税神父> “你们的行为我会报告给神父,现在赶快给我消失!”
<偷税神父> 女孩子走过来,呵斥走三个找茬的男生,又把目光转向十御言
<偷税神父> “我是这里的女学生会主席奥菲莉亚·奥尔黛西亚,很高兴见到你,十御言先生。在这个时候转学的东方人应该就是你没错了。”

十御言明 向她略微欠身行礼
<十御言明> “是的。”
<十御言明> “如果不是您的到来,我大概在这里会耽误不少时间。”
<十御言明> “非常感谢。”

<偷税神父> “即使在今天,还是有人抱着以肤色评论人的意识,给你带来不快我很抱歉。”
<十御言明> (诶……
<偷税神父> “我想,拜斐神父已经久等了,现在跟我来吧。”
十御言明 默默点头,紧随其后
<偷税神父> 你们穿过古老的走廊,难得的夏日阳光从雕花玻璃窗中透射下来
<偷税神父> 少女带你走过旋转楼梯,最终来到五楼北角的一间房间门前
<偷税神父> 奥菲莉亚敲敲门,“神父,我把十御言先生带来了。”
<偷税神父> 房间里传来爽朗的回答声,“谢谢你了,奥菲莉亚,请进吧。”
<偷税神父> 奥菲莉亚推开门,房间里一名白发的年轻神父已经站起身来,露出明快的微笑

十御言明 等 奥菲莉亚先进,然后再进去
十御言明 见到神父后,“你好,拜斐神父。”

<偷税神父> “十御言明同学吗?初次见面请多指教。”神父用日语回答
<十御言明> “请多指教。”
<偷税神父> “啊对了,奥尔黛西亚小姐,十御言同学就交给我了。祝你有个愉快的下午。”
<偷税神父> 于是女学生会主席轻轻鞠躬,退出了房间
<偷税神父> 房门关上之后,拜斐神父的目光陡然锐利起来

十御言明 也随即严肃了起来
<偷税神父> 像刃物一样划过十御言的身体,最终落在十御言被绷带包扎的双手上
十御言明 身体直觉地略微紧绷
<偷税神父> “就是这个吗?可以解开让我看一下吗?”
<偷税神父> 虽然用了问句,但毫无疑问是命令的语气

十御言明 被他双目掠过的双手不觉泛过一阵幻痛
十御言明 解开了其中一只手,绷带下是一团模糊不清的阴影
<十御言明> (神父,还有救吗?!

<偷税神父> 神父仔细地端详着十御言暴露出来的阴影之腕,表情越发严肃
十御言明 黑雾在散射着光尘的空气里肆掠地扩散着自己的领域
<偷税神父> “没想到能够看到真物,那群异端的降灵科梦寐以求的大魔术也不过如此。难怪会被介绍到这里……”
<十御言明> “优良的、试验品,吗?”
<偷税神父> “好了,十御言同学你的情况我大概了解了。教会不会对实验感兴趣,直接将你连同手腕一起净化掉倒比较现实。”
十御言明 木无表情地再次把手缠绕成人型
<偷税神父> “不过既然被介绍到这里,就是有不能简单处理的理由吧。”
<偷税神父> “我会尽可能找到不损伤你本人,而能妥善处理这对手腕的办法。不过可能,不,肯定会需要相当的时间。”
<偷税神父> “在那之前,你就交由我监视——阿不——监护,如果其中有不便之处,请务必谅解。”

<十御言明> “恩,这个随意。我并不在意。”
<偷税神父> 神父说着,绕过书桌来到十御言的面前,脸上再度浮现出明快的笑容
<十御言明> “只是,英国的食物,我到现在都还不习惯。”
<偷税神父> “那么,年轻人,就请尽情的享受威斯敏斯特公学的校园生活吧。”
<偷税神父> “对了,你在伦敦有住处吗?”

<十御言明> “只有临时的居所。”
<十御言明> “威斯敏斯特公学会提供住宿么?”

<偷税神父> “唔……原则上我希望你能够住在校内,不过因为临时插班,宿舍已经满员了。”
<偷税神父> “不过我会给你安排一处住所,虽然是与人同住。”

<十御言明> “恩,这个也是挺麻烦的事情……”
<十御言明> “——同居么?”

<偷税神父> “是的,总之住宿方面由我来安排。在晚饭后到这里去,我会事先打好招呼”
<偷税神父> “说到晚饭,正餐需要穿着学院袍,你还没有订做袍子吧?”

<十御言明> “闲时我会在外面兼职,这个有问题否?”
<偷税神父> “校规并没有禁止打工,你持有的签证或许会有点政策问题,不过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没看到吧”
<十御言明> “学院袍……”
十御言明 回想了一下之前的东西

<偷税神父> “看来是没有了,那么你就到教师的食堂就餐吧。那里提供自助餐,就说是我让你去的。”
<偷税神父> “餐前不用祷告,应该也会让你比较自在。”

<十御言明> “手持恶魔的人向神祈祷确实让人不安。”
<偷税神父> “哈哈,神并不是这么小气的存在啊……当然作为神父我不该说这样的话。”
<十御言明> “不知道在学院中,还有一些什么注意事项?或者您给予的行为建议?”
<偷税神父> “注意事项嘛……这座学院的位置很特别。你看,从这里可以看到国教的心脏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也可以眺望到魔术师协会的入口大本钟,离普通人的政治中心下议院也只有短短的路程。”
<偷税神父> “相应的,世俗的、教会的、神秘的势力也都共存在这所校园里。”

<十御言明> “恩……我明白了。”
<偷税神父> “你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马太福音10:16),这样才能好好的享受校园生活“
<偷税神父> “好了,神父的罗嗦到此为止,去吃晚饭吧,教师食堂的布丁据说有米其林三星的水准。”

<十御言明> “恩,我会好好地在这个窄门里生活的。”
十御言明 向神父道别

<偷税神父> 神父对十御言引用的比喻特别满意,起身将十御言送到了门口
十御言明 临别时把自己之前居住的地址说给了神父听
<十御言明> (然后走去吃麻婆豆腐布丁!!

<偷税神父> 按着神父的指导,十御言绕道到了教师的食堂
<偷税神父> 现在距正餐时间尚早,不过跟大礼堂不同,这里随时提供餐点
<偷税神父> 十御言跟侍者打过招呼,走进餐厅
<偷税神父> 整个餐厅空荡荡的,只有才靠窗户的座位上坐着一名女性

十御言明 注意到这位特别的少(?)女
<偷税神父> 那女人看上去比自己年长一些,长发微微透着橙色,身穿教会学校常见的黑色套装,戴着眼镜
<十御言明> (喈!年长不感兴趣!
十御言明 先拿了一些食物,坐到那女性不远的对面坐了下来

<偷税神父> 听到十御言行走的响动,女人将目光从窗外收回,向十御言一瞥
十御言明 礼貌地向她打了个招呼
<偷税神父> 随着十御言的招呼,女人的表情为之一敛
<偷税神父> “被注意到了吗?结界果然不是我的专长啊……”

<十御言明> 【难道我这个招呼太轻浮了?】
十御言明 留意到对方神色微妙的变化

<偷税神父> 不过女人的表情一瞬间就恢复正常
<偷税神父> “看来你也是这一边的人啊……一瞬间疏忽了”
<偷税神父> “这里的补丁挺不错的,不打算尝尝吗?”
<偷税神父> (布丁

<十御言明> “甜点我比较少吃,不过这里的麻婆豆腐并不好吃。”
<偷税神父> “这里是英国啊——”
十御言明 看了一下她面前的餐点
<偷税神父> 女人猛地笑出声来
<偷税神父> 像她所说,她面前摆放的是十分英国化的下午茶点,小蛋糕、布丁和红茶

<十御言明> “在下十御言明。”
十御言明 向她自我介绍了

<偷税神父> “哦,十御言君。”
<偷税神父> 女人啜饮了一口红茶,并没有自我介绍的意思
<偷税神父> 仿佛是被打扰了独处,她很快喝完红茶,站起身来
<偷税神父> “对了,十御言君,看在同是日本人的份上。”
<偷税神父> 在走过十御言身边的时候,女人用轻柔的声音说道
<偷税神父> “一定要小心妖精啊。”

<十御言明> “妖精?”
<偷税神父> 毫无多做解释的意愿,女人像一阵风一样离开了餐厅
<偷税神父> 十御言注意到所有侍者都像没看到这个人一样

<十御言明> “果如拜斐神父所说,来这里的人真多。”
十御言明 叹了口气,吃着加十倍辣的麻婆豆腐,可是依旧感觉不到什么麻辣,大概被恶魔寄生后连味觉也被夺取了
十御言明 但是脑海里依旧被那女人所说的话所盘踞
<十御言明> 【妖精……】
十御言明 加了一瓶辣椒油上去食物上面

<偷税神父> 妖精的话,问问神父应该会有线索吧——不过如果不想卷进奇怪的事件,或许不问会比较好——
<十御言明> (我!很好奇!
<偷税神父> 因为去吃饭的时间比较早,吃完晚饭时天还没黑
<偷税神父> 神父之前所介绍的住所离这里并不远,在法律上是属于威斯敏斯特修道院的产业
<偷税神父> 十御言走出校门,向北走了一阵,来到一栋二层的小楼前
<偷税神父> 如果以日本的标准,这种住宅可以叫做别墅,不过从外表看上去就透着一股严重的年久失修感

十御言明 走进了这别墅
<偷税神父> 别墅的门没上锁,不过在玄关处安有门铃
十御言明 按了下去
<十御言明> 【没人?】

<偷税神父> 过了一阵,里面传来了脚步声
<偷税神父> “是神父介绍来的人吗?请进”

<十御言明> “是的。”
十御言明 打量着声音的主人

<偷税神父> 声音有点熟悉
<十御言明> 【好像哪里听过……?】
<偷税神父> 然后,女学生会主席奥菲莉亚披着浴巾走了出来
<偷税神父> “……”

<十御言明> “……”
<偷税神父> 接着,房门在十御言面前重重摔上
<十御言明> “似乎……又要麻烦您,了?”
<十御言明> “呃——”

<偷税神父> 又过了好一阵,奥菲莉亚——换上了得体的装束,才重新打开门
<偷税神父> “抱歉,神父没说会是男性来合住。”

十御言明 脸上露出了尴尬的微笑,“我当时也没想到同居人是位美少女。”
<偷税神父> “这样你可以自由使用二楼的客房,听说日本人是注重礼貌的民族,我觉得就算同住也不会有什么不便。”
<十御言明> (不要这样轻信他们啊!他们全身都会出现不可抗拒之力的!
<十御言明> “感谢……”

<偷税神父> “另外,地下室里放着我的一些私人物品,请务必不要试着进入。”
<十御言明> “我会注意的……”
十御言明 显得有点拘束地站在了原地

<偷税神父> 奥菲莉亚对十御言的态度似乎很满意,点点头
<偷税神父> “那么十御言先生,这里晚上熄灯的时间是十一点,在那之前请自便吧”

<十御言明> “不知道你吃过晚饭没?”
<十御言明> “那个……”

<偷税神父> 少女猛地转身,蹬蹬蹬地上楼
<十御言明> “作为今天的答谢,还有新居入伙的谢礼——”
<偷税神父> 大概——对之前的意外还是有点介意吧
<十御言明> “啊……走了……”
十御言明 泄气地提着少得可怜的随身行李走上了二楼

<偷税神父> 就这样,十御言明在伦敦的生活有了一个略显尴尬的开始
<偷税神父> 而此时此刻,没人预见到那壮阔的发展,和奇妙的结局
<偷税神父> ----------------------------------------------------
<偷税神父> SAVE

小天最厉害了!!

--------------------------------------------------

「嗚呼…悪魔とはお前達のこと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