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序幕】听说我们要到海底找克苏鲁??  (阅读 1803 次)

副标题:

离线 Anacius

  • 知识与巨镰的巫妖
  • 風紀委
  • *
  • 帖子数: 7764
  • 苹果币: 39
  • 再跳我就要动镰刀了哟!
【序幕】听说我们要到海底找克苏鲁??
« 于: 2015-07-18, 周六 22:50:08 »
[20:12] <老社> =====================================黑幕拉開=====================================================
[20:13] <老社> 作為尋道者協會的新人,你們幾個經歷了無所事事的一周等待,終於等來了長老的召喚
[20:14] <老社> 當然說是長老,對大部分而言,他不過是沙點鎮上比較有名的鐵匠而已
[20:14] * 郭比特 安静的来到长老面前
[20:15] <老社> 總之你們幾個新兵蛋子來到了長老的鋪頭,忍著撲面的熱風和嘈雜的打鐵聲
[20:15] * 阿多斯 站的笔直
[20:17] <巴萨泽> “长老?有什么事情?”
[20:18] * 郭比特 拿出一块黑板,上面写着”去哪里杀几只“,递给长老
[20:19] * 巴萨泽 在下面加上了“LOOT”的备注
[20:19] <老社> “咳咳,抱歉讓幾位久等了。”
[20:19] * 巴萨泽 给郭比特翻译
[20:20] <希尔鲁> “长老啊,是遇到什么麻烦需要我们去帮忙了吗?”
[20:20] <阿多斯> “随时准备着”
[20:21] <老社> “當然是有活讓大家幫忙。這次的活嘛,其實也很輕鬆。”
[20:21] <老社> “是這樣的,北方有個財主,他呢非常有錢。”
[20:21] <巴萨泽> “哦,这样子啊?”
[20:22] <老社> “然而他又非常虔誠,尤其十分熱衷於尋找古神——艾奧梅黛的聖劍。”
[20:22] <希尔鲁> “唉?圣剑!”
[20:22] * 郭比特 打了个”刚刚是不是说到了钱“的手势
[20:22] * 希尔鲁 两眼冒着精光
[20:22] <巴萨泽> “钱这个问题啊,多少?”
[20:23] <阿多斯> “圣剑么……”
[20:23] <老社> “但非常不幸,根據傳說,聖劍最後的下落,是在現在已經沉沒的坎塔裡亞城裡面。”
[20:23] <老社> “所以呢,這位財主,就組織了一艘船,打算出海去尋找這把神劍的蹤影。”
[20:23] <阿多斯> “……我们似乎都不太擅长游泳”
[20:24] * 阿多斯 看看周围一帮人
[20:24] <巴萨泽> “居然要出海……??”
[20:28] <老社> 長老停頓了一下
[20:29] <希尔鲁> “于是这是要我们去陪着那个土财主一块寻宝咯?”
[20:29] <老社> “所以呢,這個光榮而且重大的任務就交給幾位充滿希望的新人君手裡了。”
[20:29] <老社> “沒錯。”
[20:30] * 阿多斯 挠头
[20:30] <阿多斯> “救生圈是公费吧……”
[20:30] <老社> “他在半年前來信說,他手上已經收集了大量的資料,並請求協會派來代表一同見證。”
[20:30] * 郭比特 把那块黑板递给巴萨泽,一脸茫然的样子
[20:30] <巴萨泽> “有预支奖励吗?”
[20:30] * 巴萨泽 用手语给郭比特解读了
[20:31] <希尔鲁> “那找到圣剑之后呢?我是说如果。”
[20:31] <老社> “有的,有的。這位財主非常闊綽,也是我們協會很重要的贊助人。”
[20:31] <巴萨泽> “他在哪里?”
[20:32] <巴萨泽> “或许我们和他直聊,估计更好!”
[20:32] <老社> “這位財主,啊不,我還是用他的名字稱呼他吧。這位克維爾爵士表示,如果找到聖劍,會將所有權讓渡給我們,因為這將是尋回真神的關鍵。”
[20:32] <希尔鲁> “恩?”
[20:32] * 希尔鲁 有些惊讶
[20:32] <阿多斯> “让渡?”
[20:33] <希尔鲁> “这么大方?”
[20:33] <阿多斯> “听上去真是一位无私的先生”
[20:33] * 希尔鲁 感觉好像看见西边升起了太阳
[20:33] <老社> “的確。這是一位現代已經幾乎絕跡的虔誠信徒。”
[20:34] <老社> 長老的語氣有點揶揄
[20:34] * 郭比特 表示“你们还在谈什么?”
[20:34] <老社> “啊,那個誰,給小個子做做翻譯嘛。”
[20:34] * 巴萨泽 给郭比特解释了
[20:34] * 郭比特 做了个出发的手势
[20:35] <巴萨泽> 手语解读:“大概就是去那里杀几只就可以解决问题了。”
[20:35] <老社> “嗯,看來你們也不拒絕這份工作,那很好。”
[20:35] <老社> 長老摸了摸鬍子
[20:35] * 阿多斯 擦汗
[20:36] <希尔鲁> “那个财主现在在哪呢?”
[20:37] <老社> “克維爾爵士現在正在北方的灰蛇港,也就是大災變前的哈格利姆。”
[20:37] <希尔鲁> “我们是去那里找他吗?”
[20:37] <老社> “就是這樣。”
[20:37] <巴萨泽> “应该是吧?”
[20:38] <老社> “據說他已經在那邊做好了準備工作,船隻之類的也都辦妥了。”
[20:38] <希尔鲁> “那行程预计需要多久呢?”
[20:38] <希尔鲁> “看起来不像是短差啊。”
[20:38] <巴萨泽> “越长就越有冒险的价值!”
[20:39] <阿多斯> “希望如此”
[20:39] <老社> “咳咳,這項差事可長可短。”
[20:39] * 郭比特 拿起黑板写上“有地图么?”
[20:39] <巴萨泽> “我才不要学村口的老杰克!到现在也只是个(3级)武者,虽然他膝盖中了一箭。”
[20:39] <老社> “一切就要看諸君的表現和運氣了,愿真神庇佑。”
[20:40] <老社> 長老意味深長地看了你們一眼
[20:40] <阿多斯> “愿真神庇佑……”
[20:40] <老社> 潛台詞大概是,你們只要陪著財主找到他覺得沒癮為止
[20:40] <阿多斯> “虽然我更期待能复活的是那位酒剑仙呢”
[20:40] * 阿多斯 叹气
[20:40] <老社> 然後就能拿著錢走人交差了。
[20:41] <老社> (去灰蛇港的地圖默認你們都有了
[20:41] <老社> “所以,諸君還有其他問題嗎?如果沒有,明天就可以出發了。從這邊過去還得一周呢。”
[20:42] <希尔鲁> “其实还有一大堆问题,然而感觉上就算问了也没什么用……”
[20:42] <阿多斯> “随时准备为协会服务”
[20:42] * 郭比特 表示看我们的运气如何吧
[20:42] * 阿多斯 鞠躬
[20:42] <老社> “例如呢,希爾魯君。”
[20:43] <巴萨泽> “嘛,这里有马匹或者马车一类让我们过去吗?”
[20:43] <希尔鲁> “例如他是怎么搞到圣剑所在地的情报的。”
[20:43] <老社> “這個倒是不難,我已經跟旅館打好招呼了,你們可以隨時到那邊去領馬。”
[20:43] <希尔鲁> “这事听起来其实就怪可疑的啊……”
[20:44] <巴萨泽> “怎么说?”
[20:44] <老社> “這個據說他是跑遍了各地的檔案館,對大災變前,和霧海劇變前的記錄進行了詳盡的調查。”
[20:45] * 希尔鲁 一脸“你看,这多可疑啊”的表情
[20:45] <老社> “當然他也不清楚確切的位置,但他信中說只要到海上就一定能找到的樣子。”
[20:45] * 郭比特 跺了跺脚,做了个这里热死了快走吧的姿势
[20:46] <巴萨泽> “说实话,我开始是拒绝的。我不喜欢到海里去。”
[20:46] <老社> “不過說實話,那片地方七十年前的那次不亞於大災變的劇變也挺可疑的,跟真神離開我們有關也說不定。”
[20:48] <老社> (所以還有其他要問的嗎
[20:48] <巴萨泽> “没预支的金币吗?”
[20:48] * 巴萨泽 打出了个方孔兄的手势
[20:49] <阿多斯> “应该带几把十字弓……如果你们没带的话”
[20:49] <老社> “這個,可能得找到克維爾爵士本人商量了。”
[20:49] <老社> 長老聳聳肩
[20:49] * 郭比特 对巴萨泽打了个加油的手势
[20:49] <巴萨泽> “总之,我们先出发吧?”
[20:50] * 阿多斯 点点头
[20:50] <希尔鲁> “唉,如果真的能找到圣剑倒也不错。”
[20:51] <巴萨泽> “听说圣剑价值12W金币”
[20:51] <老社> 總之,抱著對長老的不滿,和對財主的期待,或者還要些許人帶著對真神的熱誠,你們踏上了前往北方的路途
[20:52] * 郭比特 看到大家要走,在黑板上写道“这就走了?说好的奖金呢?”
[20:52] <巴萨泽> “要见到金主才有钱拿”
[20:52] * 巴萨泽 对郭比特打手势
[20:53] * 郭比特 耸了耸肩,做出了好吧的手势
[20:54] <老社> 旅途並不艱苦,也乏善可陳,沿途盡是平日司空見慣的,人們堅持著活下去的景色。只是越往北走,景象越是荒涼,人跡更為稀少。
[20:54] <阿多斯> “路不太好走。希望没有什么强盗之类的”
[20:55] <老社> 道路開始接近大海,你們在到達港口的前一天,終於看到了重霧繚繞的霧海
[20:55] <老社> 雖說海況看上去非常平靜
[20:56] <老社> 但視野的問題讓你們不禁暗暗擔心
[20:56] * 郭比特 远眺
[20:56] <巴萨泽> “=。=”
[20:56] * 巴萨泽 让命运石四周晃着
[20:57] <阿多斯> “这天气,要我是船长肯定不愿意出海”
[20:57] <老社> 於是經過了一周的奔波,你們終於來到了財主的根據地,灰蛇港。在大災變之前,這裡的名字是哈格里姆。據說是由一位女王統治的地方
[20:57] <希尔鲁> “想到日后很长一阵子都要天天呼吸这种潮湿的空气,心情就好不起来呢。”
[20:58] <阿多斯> “我只担心我的火药受潮”
[20:58] <老社> 這裡現在是霧海地區最大的一個港口了,漁業非常發達。
[20:58] * 郭比特 在黑板上写着“世界这么大,为何不出去看看?”
[21:00] <巴萨泽> “不过,我们要不要看看那个财主到底是什么身份?”
[21:00] <巴萨泽> “总感觉,上船之后就被卖了”
[21:00] <老社> 周圍所見無非是曬魚和晾網的棚子,和忙碌奔波的漁民們
[21:00] * 阿多斯 找个酒馆喝酒,看看有没有特色酒
[21:01] * 郭比特 跟着会手语的巴萨泽
[21:01] <Oicebot>  阿多斯进行喝酒顺便收集信息检定: 1d20+10=1+10=11
[21:02] * 巴萨泽 协助郭比特搜集信息!
[21:02] <Oicebot>  巴萨泽进行协助检定: 1d20+1=4+1=5
[21:03] <老社> 於是小個子和法師在村裡的三叉戟酒館轉悠了半天,除了付了好幾個銀幣買酒,幾乎沒打聽到有用的情報
[21:03] * 阿多斯 光顾着喝酒了没听清楚其他人说啥
[21:04] <老社> 於是阿多斯除了墊付酒錢以外沒什麼其他收穫了
[21:04] * 郭比特 举着个“有人认识克维尔爵士么,有重赏”的牌子到处转了一圈
[21:05] <老社> 只知道這位爵士是一年前在這裡買了座舊宅子,住下之後就到處打聽船和水手的事情
[21:05] * 郭比特 尝试看看有没有人上钩 .R D+6
[21:05] <老社> 據說非常有錢,很有錢,有錢到不行
[21:06] <Oicebot>  郭比特进行检定: 1d20+6=14+6=20
[21:06] <老社> 這邊法師和小明(咦)則通過重金(?)的誘惑,打聽到了別的一些東西
[21:08] <老社> 這位財主名叫巴斯·克維爾。克維爾家族的當主,現年27歲,是這一帶商會的頭頭,當然這有一半是因為他爹財產和名聲的功勞。
[21:09] <巴萨泽> “他平日有什么爱好?或者说喜好干嘛?”
[21:09] <老社> 這位仁兄是人類和精靈的混血兒,他母親似乎以前是挺有名的冒險家。
[21:10] <老社> 他的愛好只有一個,就是對傳說中艾奧梅黛的聖劍有幾乎癡迷的追求
[21:10] <老社> 為此他不惜重金在各地的檔案館買下各種文獻
[21:10] <老社> 甚至訪問霧海各個地方還活著的老傢伙
[21:11] * 郭比特 写到“执着者必疯狂啊...”
[21:11] <老社> 試圖從中得到線索
[21:11] <老社> 至於成果如何,外人自是無從得知
[21:12] <老社> 總之就是一個狂熱的富二代的樣子
[21:13] <希尔鲁> “总之就是一个狂热的富二代咯?”
[21:14] * 郭比特 表示万一找到了不会被雇主...了吧?
[21:15] <巴萨泽> “也没什么有价值的消息?直接过去找财主吧!”
[21:15] * 郭比特 挠挠头,做了个“先去看看吧”的手势
[21:15] <老社> 群眾舉杯向你們致謝
[21:15] <老社> 並告訴了你們克維爾爵士家的地址
[21:16] * 郭比特 出发
[21:16] <老社> 那是一座坐落在村外小山丘上的老宅子
[21:16] <老社> 外面看上去有經過一定的修葺
[21:17] <老社> 但修葺似乎得非常漫不經心,不知道是沒怎麼花錢,還是主人壓根沒想過修好
[21:17] * 郭比特 做了个“要敲门么?”的手势
[21:18] <老社> 你們站在鐵柵欄前拉響了門鈴,柵欄上有著能讓郭比特輕鬆鑽過去的破洞
[21:18] * 阿多斯 很礼貌地敲门了
[21:18] <老社> 片刻之後,宅子有人走了出來
[21:18] <老社> 是一位身材高大的禿頂老者,白色的絡腮鬍修理得非常整齊,舉止彬彬有禮。
[21:19] <老社> “未知幾位貴客是?”
[21:19] <老社> 他問道
[21:20] <希尔鲁> “我们是探索者协会的。”
[21:20] <老社> “哈?”
[21:20] <阿多斯> “吾等来自寻道者协会”
[21:20] <巴萨泽> “我们是寻道协会招募来的人。”
[21:20] <阿多斯> “接受了克维尔爵士的任务而来”
[21:20] * 郭比特 在黑板上写了“艾奥梅黛”4个字
[21:20] <老社> “哦哦,幾位貴客終於到了”
[21:20] <老社> “少爺已經是望眼欲穿了。”
[21:21] <老社> 老者急忙打開柵欄門,放你們進來。
[21:21] * 巴萨泽 走~
[21:21] <老社> 宅子裡面的裝潢比外面看上去好得多
[21:21] * 郭比特 偏偏从哪个破洞里钻进去
[21:22] * 阿多斯 向他鞠躬然后走进去
[21:23] <老社> 你們被帶到了書房的門口,還沒走進去,裡面就傳來大聲的招呼聲
[21:23] <老社> 來者是一個短小精幹的半精靈男子,約莫二十來歲,發亮的黑眼珠英氣逼人。身材健壯,皮膚黝黑,足見平日並不疏於鍛煉。
[21:23] <阿多斯> “您好,克洛维爵士”
[21:23] <老社> “我從窗戶看見你們來了,你們一定是尋道者協會的勇士吧。”
[21:23] <巴萨泽> “是的,大人、”
[21:23] <阿多斯> “如您所见,我们就是来自寻道者协会的协助者”
[21:24] * 巴萨泽 向他行礼
[21:24] <老社> “歡迎歡迎,莫迪福快去沏茶。”
[21:24] <老社> 男子將你們帶進了書房。
[21:24] <老社> “隨便坐,不要在意,當在自己家就行。”
[21:25] <老社> 話是如此
[21:25] <老社> 事實上,書房裡也沒什麼能坐的地方。因為到處都堆滿了卷宗和書籍
[21:25] * 阿多斯 观察一下书籍是说明书
[21:26] * 巴萨泽 随便坐了
[21:26] <阿多斯> *什么书
[21:26] * 巴萨泽 顺便抽了基本书来看!
[21:26] * 希尔鲁 只能站着了……
[21:26] <老社> 巴薩澤抽到的是《睡前必讀的神話書》
[21:27] * 郭比特 鞠了个躬,然后站着四处张望
[21:27] <老社> 裡面的書籍幾乎全部都是關於宗教——尤其是大災變前的——書籍
[21:28] <巴萨泽> “看来大人对灾变前的相当在意。”
[21:28] * 郭比特 对宗教书籍表示出了兴趣
[21:28] <老社> 當然也不乏地理圖冊,考古研究的記錄
[21:28] <老社> “那是必須的。畢竟是真神曾經存在過的年代嘛。”
[21:28] <阿多斯> “是的,大人,我的问题是”
[21:29] <阿多斯>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做了什么准备么?”
[21:29] <希尔鲁> “航行预计多久?”
[21:29] <巴萨泽> “不过大人能给我们说一下关于那把圣剑的事情吗?”
[21:29] <老社> “問得好!船還有三天就可以起航了。”
[21:30] <老社> “要出海多久……這個得看我們的運氣了。不過相信女神會給我們好運的。”
[21:31] <老社> 然後爵士給你們簡單介紹了一下那把聖劍的情況。
[21:31] <老社> 聖劍名叫光嘯,傳說中艾奧梅黛的佩劍,女神的十大奇功都離不開這柄神劍。根據傳說,聖劍並無劍身,出鞘便如奔湧的光流,掃清視野的邪物。且在身邊有邪惡生物時會發出讓之戰慄的嘯鳴,因此得名。
[21:31] * 郭比特 找巴萨泽翻译了一下
[21:32] <阿多斯> “哦哦!好厉害!”
[21:32] * 阿多斯 崇敬状
[21:32] <希尔鲁> “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
[21:33] <巴萨泽> “那么我们准备要去的地方是?”
[21:33] <老社> 最終的下落眾說紛紜,但爵士相信這柄聖劍最終留在了坎塔利亞的皇宮中。因為女神成神前曾作為代理城主,守護了此城市1年又1天。
[21:34] <老社> “嗯。我準備到已經沉沒到海底的坎塔利亞遺跡中找。”
[21:34] * 郭比特 在黑板上写下“有过去的地图吗?”
[21:34] <希尔鲁> “等等,海底?!”
[21:34] <阿多斯> “……海底?”
[21:34] <巴萨泽> “海底???”
[21:35] * 希尔鲁 听到了两个不得了的字
[21:35] <老社> 爵士表示具體位置他也無從得知,只能出海尋找。
[21:35] <阿多斯> “那个……爵士,似乎我们都不太会游泳……”
[21:35] <巴萨泽> “哪里可是有克苏鲁在啊!”
[21:35] <希尔鲁> “我虽然算是会游泳,但是海底的话……”
[21:35] <老社> “不用擔心,我的朋友。我已經買到了潛水的裝置,諸位即便不會游泳也不會有問題的。”
[21:36] <阿多斯> “哦我听说过……是夸理发装置还是啥……”
[21:36] * 阿多斯 摸摸下巴
[21:36] <希尔鲁> “还有,具体位置无从得知的话,我们怎么知道我们是不是找到目标了呢……在海底的话船上也看不见吧?”
[21:36] <阿多斯> “那种螃蟹一样的么?”
[21:36] <巴萨泽> “攻城蟹?”
[21:36] <希尔鲁> “什么玩意!”
[21:37] <老社> “哈哈,可能沒這麼高級。只是讓人可以能水下呼吸和行動方便的裝置而已。”
[21:37] <老社> “海底的情況可以通過船上的魔法偵測儀來偵查,也不需要我們親自下去。”
[21:38] <阿多斯> “爵士您真是准备充足呢,这下我放心了”
[21:39] * 郭比特 表示出海还是很危险的
[21:39] * 巴萨泽 总之等待
[21:39] * 郭比特 想先试试那个装置
[21:39] <老社> 眼前的小個子半精靈似乎充滿了信心,對你們的質疑只是報以一笑
[21:41] <老社> “如果說樣板的話,我這裡也有。”說完爵士讓管家到外面拿了一個看上去很沉的頭盔
[21:41] <老社> 他保證說戴上這頭盔就能正常在水下呼吸
[21:41] * 郭比特 尝试戴上
[21:41] <老社> “這玩意在岸上可沒效果。”
[21:42] * 郭比特 表示出发前要在水边先试下效果
[21:43] <老社> “幾位遠道而來,我待會約上船長他們,大家一起到酒館用餐吧。”
[21:43] * 巴萨泽 在研究那个头盔
[21:43] <老社> 爵士示意你們可以在書房稍作休息,然後就離開了房間。
[21:43] * 郭比特 表示要借几本书看看
[21:44] * 巴萨泽 递了几本书过去
[21:44] * 希尔鲁 于是冥想静修
[21:44] * 巴萨泽 让魔宠四周飞
[21:45] <老社> 於是你們在土豪的書房閒逛了一會,管家就通知你們可以到酒館去用餐了,爵士和船員們在那裡等著你們。
[21:45] <老社> 郭比特拿到了一本《神跡》,覺得此書似乎有點似曾相識
[21:45] * 郭比特 整理了下衣服然后出发
[21:46] * 阿多斯 把子弹仔细处理,用油纸包好以防受潮
[21:47] <老社> 你們頂著黃昏的風來到了酒館
[21:47] <老社> 酒館最中間的桌子擺滿了酒食,主人位的地方爵士向你們招手。你們能看到左手側的客席坐了三個人。
[21:48] * 郭比特 端详那3个人
[21:48] * 阿多斯 观察
[21:48] <老社> 為首的是一個滿臉疤痕,看上去很健碩的半身人,他看到郭比特那副身板皺了皺眉。
[21:49] <老社> 下一位是個高大的獸人,獠牙閃亮,對你們不理不睬。
[21:50] <老社> 末席的是一位看上去有水元素血統的纖細女子,她相貌端莊,有禮貌地對你們微笑。
[21:50] * 巴萨泽 和队友打了个手势“我好久没见过人类了。”
[21:50] * 阿多斯 向他们行礼,尤其是美丽的LADY
[21:52] * 郭比特 对那位半身人点头示意,然后对那女子鞠了个躬
[21:52] <老社> 爵士跟你們介紹,半身人是“飛魚號”的船長,獸人是大副,女子是船上的醫療官和廚子。
[21:52] <老社> “叫我泰納斯。”半身人揮了揮手。
[21:52] <巴萨泽> “您好”
[21:53] <老社> “我古壓力是雞巴。”獸人大口嚼著肉。爵士補充說這位叫吉寶。
[21:54] * 郭比特 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和耳朵,表示没法听说
[21:54] <老社> “我叫馬琳,請多關照。”妹子向你們逐一點頭
[21:55] <巴萨泽> “马琳你好”
[21:55] <阿多斯> “阿多斯*德*拉费尔”
[21:55] * 阿多斯 摘帽行礼
[21:55] <希尔鲁> “我叫希尔鲁。”
[21:55] <巴萨泽> “巴萨泽。”
[21:55] * 希尔鲁 对几位点头致意
[21:55] * 巴萨泽 自我介绍
[21:55] * 郭比特 在黑板上写下了“郭比特”
[21:55] * 巴萨泽 指着郭比特“这位是郭比特。”
[21:56] <老社> “既然大家已經互相認識了,未來幾個月,或者幾年,誰知道呢,都是一起共事的同僚了。大家好好相處吧!”
[21:56] <老社> 爵士率先舉起了酒杯
[21:56] * 郭比特 跟着举杯
[21:57] * 阿多斯 举杯
[21:57] * 巴萨泽 举杯
[21:57] * 希尔鲁 想了想,还是举杯了
[21:57] <老社> 於是在愉快的祝酒詞中,你們開始了晚餐
[21:59] * 阿多斯 装作不经意地打听对面3个人的来历
[21:59] <Oicebot>  阿多斯进行收集信息检定: 1d20+10=15+10=25
[22:00] * 希尔鲁 故意把话题扯到圣剑上
[22:00] <希尔鲁> “各位知不知道关于那边圣剑的故事呢?”
[22:00] <希尔鲁> “在下身为剑士对此很感兴趣呢。”
[22:01] <老社> 在用餐間,你們了解到飛魚號平日並非一般的商船,他們是以為商隊護航混飯吃的,有點類似僱傭兵。
[22:01] * 郭比特 在黑板上写道“难得在外碰到另一个半身人啊,泰纳斯,你好,你一定有很多不寻常的故事吧?”
[22:01] <老社> “那種東西,找到了才知道存不存在呢。”
[22:01] <老社> 泰納斯不屑地回答。
[22:03] <老社> 其他的兩位對聖劍的了解也是寥寥,跟你們一樣,他們也是當生意接下來的而已。對聖劍本身並不關心。
[22:03] * 郭比特 被拒绝了,好伤心
[22:04] <老社> 觥籌交錯間,微醺的爵士對巴薩澤說,“你們協會估計之前也沒把我當回事吧,我寄出了信隔了這麼久都不回。這趟生意我差點就給了別人了。”
[22:04] * 希尔鲁 越发觉得前途渺茫啊
[22:04] <巴萨泽> “不,大人。这次您找对人了。”
[22:05] <阿多斯> “说实话,因为爵士您的委托是需要斟酌的,所以长老专门派出我们来处理”
[22:05] <阿多斯> “毕竟涉及到神明”
[22:05] <老社> “不過你們看上去比那個黑袍子傢伙可靠得多,哈哈。希望好運吧。”
[22:05] <阿多斯> “黑袍子?”
[22:06] <巴萨泽> “黑袍?”
[22:06] <老社> “嗯哼,我同時給你們尋道者協會,和秘葉聯盟寄出了信件,請求有人一同出發。”
[22:07] <老社> “結果秘葉聯盟的傢伙比你們早到多了。”
[22:07] <老社> 秘葉聯盟跟尋道者協會一樣,屬於大災變後崛起的組織。不過對方是類似科技聯盟的存在,完全否認神的存在
[22:09] <希尔鲁> “唉?你们还找了那帮家伙?”
[22:09] <希尔鲁> “这算是业务竞争吗?”
[22:10] <老社> “不過來找我的那傢伙看起來邪里邪氣的,還說這次的出航由他出資也無妨,我只需要提供資料就夠了。靠,這種搞不清楚自己立場的蠢蛋當然要一腳踢走。”
[22:11] * 郭比特 找巴萨泽翻译一下
[22:12] <巴萨泽> “就是有批坏人比我们先走一步了。”
[22:12] * 郭比特 表示“那我们不是应该赶快出发吗?”
[22:13] <老社> “不,我拒絕了那傢伙,告訴他要找就自己開船摸黑找去。”
[22:13] <希尔鲁> “咦……总觉得好像日后会遇上他们的样子。”
[22:13] <巴萨泽> “说不定之后,他们就尾随我们而行呢”
[22:14] <老社> “切,我不信他能跟得上我們的船。對吧,船長。”
[22:14] * 郭比特 在黑板上写“如果他们觊觎这个东西,您还是小心些的好”
[22:15] <巴萨泽> “恩,是的。”
[22:15] * 希尔鲁 听见falg后更加担忧了
[22:15] <老社> “他們與其說是覬覦聖劍,我覺得不如說是覬覦別的什麼東西。”爵士若有所思地說。
[22:16] <阿多斯> “确实,不过小心无大错”
[22:17] * 郭比特 不敢喝太多酒了
[22:17] <老社> “有你們在,更是萬無一失啦。”
[22:17] <阿多斯> “那是当然”
[22:17] <巴萨泽> “嘛,这个当然”
[22:18] <巴萨泽> “走吧”
[22:19] <老社> 於是飯局在歡聲笑語中結束了。
[22:19] * 郭比特 问问吉宝和马琳有没有什么航行的故事
[22:20] <老社> 在散伙之前,管家悄悄塞了一袋沉甸甸的金幣給你們,說是給你們的預付報酬。
[22:20] <巴萨泽> “恩,不错。”
[22:20] <老社> 你們有三天時間準備,預付報酬有1000gp
[22:20] * 巴萨泽 收了起来
[22:20] <老社> 活動範圍沒法超出港口
[22:21] <阿多斯> “你们有多的十字弓么?”
[22:21] <阿多斯> “没有的话我去买一把”
[22:21] <希尔鲁> “我们是不是需要先高一些应付溺水的玩意?”
[22:21] <阿多斯> “当然”
[22:22] * 巴萨泽 拿着公费去挥霍!
[22:22] * 巴萨泽 入手了一张水中呼吸卷轴
[22:24] * 阿多斯 买了一根精工潜水管,和几个防止火药受潮的牛角
[22:25] * 巴萨泽 换买了海洋之触
[22:25] <老社> 爵士家裡也有資料可以查閱,你們也可以到船上去參觀參觀
[22:27] * 郭比特 拿那个潜水头盔试下效果
[22:28] * 希尔鲁 遇上先去船上看看吧
[22:28] * 希尔鲁 毕竟是日后不知道多少天要待的地方
[22:29] <老社> 郭比特覺得除了那玩意比較沉以外,其他還不錯
[22:29] <老社> 另外爵士還給了幾套看上去像是海藻編的緊身衣
[22:29] <老社> 據說是潛水服(
[22:30] * 郭比特 有空就钻研下那本《神迹》
[22:30] <老社> 飛魚號是艘雙桅帆船,目前有40個船員服役中
[22:31] <老社> 船上配備兩門弩炮
[22:31] <老社> 看上去戰鬥力非常不錯
[22:33] * 希尔鲁 稍稍有些安心了
[22:33] * 希尔鲁 到处和船员聊天唠嗑
[22:33] <巴萨泽> “就算看上去战力不错,然并卵……”
[22:34] * 郭比特 有空问问马琳他们的航海故事
[22:34] * 巴萨泽 跟着过去翻译了
[22:35] * 阿多斯 和扳手人喝酒
[22:54] <老社> ==============================黑幕拉上====================================
« 上次编辑: 2015-07-18, 周六 22:56:02 由 Anacius »
小天最厉害了!!

--------------------------------------------------

「嗚呼…悪魔とはお前達のことだ!」

离线 tahngerth

  • Guard
  • **
  • 帖子数: 262
  • 苹果币: 0
Re: 【序幕】听说我们要到海底找克苏鲁??
« 回帖 #1 于: 2015-08-01, 周六 00:02:09 »
21:22:29 <老社> ===================================黑幕又拉開了========================================
21:23:05 <老社> 經過三天的休整和簡單的準備,你們踏上了飛魚號的甲板。它的新僱主——克維爾爵士正在船頭恭候著你們。
21:23:19 <老社> 甲板上的船員們井然有序地進行著離陸準備,馬琳和少數女船員以讓人乍舌的速度整理纜索。獸人大副在甲板上到處溜達,不時大喊幾聲。唯獨船長不見蹤影。
21:24:24 <老社> 天公還算作美,霧散了,是少數這裡能看清太陽的日子
21:24:43 * 阿多斯 总之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能搭把手
21:25:40 <老社> 你們當中又多了一個矮子
21:26:06 <老社> 據說是那天早上參加朋友的生日派對沒趕上你們,但身份跟你們一樣是協會的新人
21:27:03 <老社> (於是有什麼想做的么(
21:27:11 * 尤达 做了个道歉的动作“因个人 原因,错过了集合,我表示十分歉意!”
21:27:38 <巴萨泽> “我得了一个五月延长并且不能下海综合症”
21:27:44 * 阿多斯 嘴角抽动
21:28:17 * 郭比特 发呆
21:28:23 <尤达> “好大的船~”
21:28:44 <老社> “看來你得多麻煩一下醫務官咯,巴薩澤。”爵士對馬琳比了個手勢
21:28:45 * 尤达 在船上周围查探
21:29:53 <巴萨泽> “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就立即触发吧”
21:29:53 <老社> 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歡送儀式,其他漁民最多是在旁邊撐船對你們吆喝兩句
21:29:56 <巴萨泽> “出发!”
21:30:40 <老社> 只有臨別時,光頭管家那副老媽目送兒子出遠門的擔心樣子有點離別的氣氛
21:31:08 <尤达> “我们就这样出海,这的没问题么?”
21:31:25 <老社> 船長慢悠悠地出現在甲板上,指揮起錨
21:31:26 * 尤达 担心状
21:31:38 <巴萨泽> “你觉得还有什么东西要准备的吗?”
21:31:52 <巴萨泽> “恩,氧气瓶可能要带上几个。”
21:32:26 <尤达> “这个必须的~尤达可不想成为一只淹死的地精!”
21:32:32 <老社> 於是你們踏上了未知的海上之路,希望真如爵士所說,真神會庇佑你們。
21:33:10 <巴萨泽> “估计还有点钱,你可以买一些。”
21:33:30 <尤达> “船上有什么卖?”
21:33:48 <阿多斯> “船上没什么卖”
21:34:05 <阿多斯> “不过你可以赶在临出航前在港口买”
21:34:34 <巴萨泽> “船上……船上大概只有柠檬和柠檬和柠檬卖了”
21:34:36 <老社> 海上的旅程樂趣乏善可陳,除了開始的新鮮勁,你們很快就感覺到了厭煩
21:34:39 * 尤达 尤达看了看已经远离的港口
21:35:04 * 阿多斯 在前甲板上每天练剑
21:35:05 <尤达> “还是算吧,可能钱还会有用的”
21:35:12 * 阿多斯 每天擦枪
21:35:18 <老社> 當然期間爵士在枯燥的旅程給你們上了幾節關於這裡的課,讓你們感覺到時間過得快了一點
21:35:26 <老社> (現在是官方補背景時間
21:35:44 <老社> 首先是關於你們現在所處的地方的簡介
21:36:02 <老社> 霧海林地。大災變前的林諾姆諸王國所在地。,大災變後氣候有所變暖,海上開始長期有霧,陸地植被開始茂盛,因而改名霧海林地。
21:36:11 <老社> 原林諾姆諸王國的蠻人與外來移民之間的衝突成為了這裡的主題。即使如此,這片開始變得宜居的土地依然發展迅猛。
21:36:33 * 郭比特 测试
21:36:37 <老社> 但自從70年前的霧海巨變以來,霧海林地大部分陸地沉入海底,這裡再次變得貧瘠,除了偶爾在此尋覓歷史碎片的傢伙,就剩下在此苦苦掙扎生存的人民而已。
21:37:18 <老社> 然後是關於70年前,讓霧海林地夷為平地的那次災難的簡要說明
21:37:28 <老社> 發生在70年前,是繼大災變以來,格拉里昂大陸上最慘重的災難。在冬日祭典后的第三天,你們腳下的這片土地撕裂開來,海水迅速佔據了所有土地,幾乎區域內的所有生物都在這場災難中罹難。
21:37:44 <老社> 關於巨變的原因,一直眾說紛紜。根據殘留的歷史記載,當時人類與獸人之間正爆發戰爭,一說是陷入絕境的人類動用了禁忌的神器與獸人同歸於盡所致。
21:37:55 <老社> 還有極稀罕的倖存者聲稱巨變當晚目擊到燃燒的月亮從天邊升起,認為是真神對此地的懲罰。
21:39:03 * 郭比特 饶有兴趣的记下
21:39:35 <老社> 爵士也向你們簡單介紹了一下他的計劃
21:40:12 <老社> 他拿出了號稱費盡心思拿到的,霧海巨變前的地圖
21:40:47 * 郭比特 围上去观望
21:40:49 <老社> “雖然之前的大地震很可能將地形完全改變了,但根據不變的星辰位置,我們還是可以測定大概的位置。”
21:41:22 * 尤达 拿个凳子站在上面围观
21:41:53 <老社> “依據我的計算,我們大概會在這一片的海域發現坎塔利亞的遺跡。”他將新地圖覆蓋在舊地圖上,在霧海的中心畫了個大圈
21:42:18 <尤达> “是我们要潜下去的意思吗?”
21:42:32 * 郭比特 根据比例估算下那个圈有多大
21:43:02 <老社> “船上的魔法探測器會先幫我們探路,如果找到了類似的遺跡,我們會下去的。”
21:43:39 <巴萨泽> “我讨厌下水啊”
21:43:53 <尤达> “这下面会有什么呢?有人知道么?”
21:44:10 <尤达> “例如,鲨鱼,人鱼~之类的~”
21:44:14 <老社> 所謂的探測器,是一個類似水晶球的東西,它施過魔法,能通過垂到水裡面的金屬棒看到周圍的景象
21:44:17 <巴萨泽> “水下大概会有比超巨型章鱼还要大上10个体型的不可名的存在。”
21:44:36 <老社> “哈哈,巴先生真喜歡開玩笑。”
21:45:08 <老社> “當然危險肯定是有的,但作為探尋真神足跡的神聖旅途,不賭上性命怎麼行呢!”
21:45:09 <阿多斯> “根据我看到的一本古书的记载,那玩意挺好吃的”
21:46:22 <尤达> “希望,不要遇上什么奇怪的东西就好~”
21:46:34 <老社> 根據郭比特的估算,爵士估算的那個大圈,起碼夠你們跑個一兩年。
21:47:00 <老社> 前提還是他的“計算”沒有差錯
21:47:30 * 阿多斯 擦汗
21:47:37 <阿多斯> “这个圈子也够大的”
21:47:46 * 郭比特 感觉这次冒险比那位长老说的难很多...
21:48:20 <尤达> “我们还有机会下船吗?”
21:48:45 * 尤达 对此次行程颇为担忧
21:48:58 <老社> “如果找到陸地,我們會下去的。畢竟需要補充資源。”
21:50:38 * 尤达 看着爵士的地图,寻找一下上面有显示的岛屿没
21:51:00 <巴萨泽> “罗盘什么的应该有吧”
21:51:17 <老社> 老社: 中間顯示有不少島嶼,根據舊地圖,大概那都是沉入海底前的山地
21:51:20 <巴萨泽> “淡水,食物,蔬菜和水果应该都准备全了吧”
21:51:33 <老社> “都有,都有,放心吧。”
21:52:26 <阿多斯> “那就好”
21:52:45 <老社> 經過半個月的航行,你們終於駛入了爵士“計算”的搜索範圍。
21:52:50 <尤达> “只要不用吃老鼠,就好~”
21:54:14 <老社> 那天整艘船的船員都很興奮,主要原因是,從這天起,魔法探測器(又名反向潛望鏡)開始有人輪班日夜不斷地監視
21:54:40 <老社> 爵士聲稱,第一個發現古城遺跡的會有重賞
21:55:16 * 阿多斯 不太关心重赏这种事,雷打不动地每天擦枪和练剑
21:55:25 <尤达> “愿魔能保佑,终于有发现了!!!”
21:55:34 <老社> (對了,你們有人安排守夜什麼的嗎
21:55:53 <阿多斯> (我可以每天守半天夜,只要白天补觉
21:56:11 <尤达> (我可以守下半夜
21:56:20 <老社> (其他人?
21:56:31 <巴萨泽> (我一般都在休息,我的魔宠24小时守夜,120FT黑暗视觉和60FT盲视和昏暗视觉
21:56:50 * 郭比特 表示要我守夜的话,听到任何动静都会第一时间叫醒大家的
21:56:59 <老社> 看來這次旅途中最悠閒的是法師(
21:57:33 * 巴萨泽 画画写写,躲在远离海的地方
21:58:08 * 尤达 坐在船头观看着无边的大海~
21:58:26 * 郭比特 满怀信心可以完成守夜的任务
21:58:27 <老社> 但即便進入了這個範圍,要找到遺跡也不比大海撈針容易多少
21:59:57 <老社> 又過了將近1個月,中間發現過幾次疑似遺跡的地方,但事實下海探尋的結果都只是普通的斷壁殘垣,估計是當時隱居人士的小屋
22:00:18 * 巴萨泽 在其他看守的时候,一旁钓鱼
22:00:38 * 尤达 继续看着无边的海水在沉思~
22:00:51 * 阿多斯 在守夜的时候擦枪
22:01:12 <老社> 士氣在不斷地降低,近半的海員開始公開地抱怨,水晶球旁邊守候的人也越發地少
22:01:33 * 郭比特 无聊的时候用水晶球看看海底的景色
22:02:01 <尤达> “某个前人说过,邻近放弃的时候,往往是成功的开始!”
22:02:16 <老社> 當然在航行中你們也有發現其他船的遺骸
22:02:44 * 巴萨泽 坚定地在水晶球旁边,画画写写
22:03:03 <老社> (守水晶球的可以骰個偵查
22:03:14 <Oicebot>  巴萨泽进行检定: 1d20+9=11+9=20
22:03:26 <Oicebot>  巴萨泽进行检定: 1d20+3=3+3=6
22:03:30 <Oicebot>  郭比特进行检定: 1d20-2=17-2=15
22:03:37 <Oicebot>  尤达进行检定: 1d20+12=8+12=20
22:03:48 <老社> (說好的都在看海呢喂
22:04:01 <Oicebot>  阿多斯进行spot检定: 1d20+8=11+8=19
22:04:12 <尤达> (@ @尤达大师继续看海~
22:04:15 <郭比特> (...我只是无聊看水下的鱼啦
22:05:00 * 尤达 无聊的对大海经行了侦查~而已~
22:05:15 <老社> 在觀賞海底風光時,你們發現有一兩艘的船的遺骸特別地新
22:05:44 * 郭比特 把发现告诉了一旁的巴萨泽
22:06:09 <巴萨泽> “这里有new的地点”
22:06:36 * 尤达 转头看着法师~
22:06:50 * 巴萨泽 指“”
22:06:53 <老社> 其中有一艘船甲板上的文字還清晰可見,船名“義洛里之眼”。
22:06:59 <尤达> “终于 有发现了!我腿都做嘛了”
22:07:18 <尤达> (这船要投知识?
22:07:24 <老社> (請
22:07:27 <阿多斯> “但是这个新船不能说明说明问题吧”
22:07:28 <老社> (宗教
22:07:38 <Oicebot>  巴萨泽进行检定: 1d20+13=11+13=24
22:07:51 <Oicebot>  郭比特进行宗教检定: 1d20+7=4+7=11
22:07:59 <老社> 是以某個失落古神的名字命名的,你們作為協會的一員大概猜到了是某個宗教組織的船
22:08:15 <巴萨泽> “一看,我就知道哪里散发着有东西的气味!”
22:08:32 <尤达> “怎么一回事?”
22:08:43 <老社> 巴薩澤想起了在出發前查閱航海資訊時還看到過這個名字
22:08:45 * 郭比特 打了个“要不要下去看看有没有有用的物资”的手势
22:08:48 <尤达> “这船有什么特别吗?
22:08:56 <阿多斯> “是某个教会的船吧”
22:09:42 <尤达> “我们要下去看看嘛?”
22:09:43 <巴萨泽> “之前那份航海杂志上面有写这个名字。”
22:11:32 <老社> 這艘船的主人是追隨失落神祗——義洛里信徒們——銀手僧院,他們是追隨義洛里的狂熱信徒。之前的航海日誌有提到說,他們打造了一艘新船出海,來到“奇跡之地”探尋他們的神的蹤跡
22:11:47 * 尤达 去找爵士询问,接下来要干的什么没~
22:12:07 <老社> 爵士對這艘船和僧院都幾乎不知情
22:12:18 <老社> 但表示你們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下去看看。
22:12:27 * 郭比特 在黑板上写下了“补给”2个字
22:13:02 <巴萨泽> “估计看看会好一些,但是这艘船……”
22:13:10 * 郭比特 然后在下面写了“LOOT”这个天界语
22:13:30 * 巴萨泽 对郭比特竖起了拇指和打了个“OK”的手势
22:13:34 <尤达> “你们能看到,这船是怎么会沉到水下的吗?”
22:14:06 <老社> 從探測器看,這艘船外部並沒太大的損傷,只有前側龍骨嚴重受損
22:14:17 <老社> 初步估計是觸礁
22:14:53 * 尤达 在特测器上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暗礁之类的东西
22:16:29 <老社> 暗礁倒是沒有,但你們之前走過的路有看到過大塊的礁石
22:16:30 * 郭比特 把潜水盔递给尤达
22:17:07 <老社> (你們幾個人下去?
22:17:07 * 尤达 疑惑的看着郭比特~要一起下去吗?
22:17:19 <巴萨泽> (全部吧
22:17:28 <老社> (那請
22:17:56 * 尤达 接过潜水头盔
22:18:01 <老社> 於是你們換上了潛水頭盔和“潛水服”
22:18:19 * 郭比特 找人拿根绳子把自己绑起来,另一头让船员拉着,末端绑在桅杆上
22:19:03 <老社> 船長聽完爵士的請求,指揮船隻拋錨
22:19:39 * 尤达 看了看这不算合身的潜水服,真不人性化~不能歧视地精啊!!
22:20:15 <尤达> (我们这谁最厚?
22:20:27 <老社> 隨著幾聲撲通撲通,你們幾個都跳下了冰冷的海水中
22:21:01 <尤达> “好冷的水~”
22:21:17 * 尤达 仔细查看水下四周的状况
22:21:22 * 郭比特 尝试着游泳,但很快发现自己是下沉得最快的那个..
22:21:28 <老社> 這兒的海底估計以前是山地,因此不顯得很深,離海面還有10米左右的地方,你們踩到了陸地
22:22:06 <老社> 船的殘骸離你們並不遠
22:22:16 * 尤达 目测了下我们与沉船的距离大概多远
22:22:33 * 郭比特 做了个“看来大家都要打手势了”的手势
22:22:37 * 巴萨泽 在跨步蹦过去
22:22:51 * 巴萨泽 让命运石飘在最前方
22:23:14 * 郭比特 为了防止危险,给巴萨泽上了个生命链接
22:23:17 * 尤达 努力的跟在前面的人~ 一直戒备四周
22:23:23 <老社> 你們來到了殘骸的前面,開始打量眼前這巨大的陰影
22:23:31 <老社> (spot
22:23:39 <尤达> (我们还有个队友呢?
22:23:43 * 郭比特 随后也给尤达和阿多斯也上了生命链接
22:24:00 <Oicebot>  郭比特进行检定: 1d20-2=20-2=18
22:24:07 <老社> (老牛這骰子
22:24:08 <Oicebot>  巴萨泽进行检定: 1d20+9=20+9=29
22:24:14 <郭比特> (貌似没下水?
22:24:15 <老社> (兩個20……
22:24:24 <尤达> (先攻吗?
22:24:44 <老社> (沒
22:24:46 <郭比特> (这,我虽然聋,但是水下是靠视力吧?
22:24:53 <老社> (差不多
22:25:02 <Oicebot>  阿多斯进行spot检定: 1d20+8=1+8=9
22:25:13 <尤达> (投的是什么?
22:25:15 <阿多斯> (……
22:25:17 <阿多斯> (SPOT
22:25:19 <尤达> (。。。。。
22:25:21 <老社> (察覺
22:25:32 <Oicebot>  尤达进行检定: 1d20+12=7+12=19
22:25:38 * 阿多斯 发现火枪不能在水下用
22:25:48 * 阿多斯 只好郁闷地挥舞着细剑
22:26:36 <老社> 於是巴薩澤和郭比特對船的外觀進行了詳盡的觀察,船本身的破損很小
22:26:55 * 阿多斯 只顾着自己的细剑
22:26:59 * 阿多斯 没管啥船
22:27:09 <巴萨泽> (盲视范围内没有任何发现吗?
22:27:10 <尤达> (尤达大师看到了什么?
22:27:14 <老社> (沒有
22:27:30 <老社> 但這艘船有一個讓他們都很困惑的地方,就是……完全沒看到遇難者的尸體
22:27:37 * 巴萨泽 对船身进行研究
22:27:46 * 巴萨泽 做了个“大概被奇怪的生物吃掉了。”
22:28:03 <巴萨泽> “没有骷髅”
22:28:09 <阿多斯> “或许我们需要更仔细的调查”
22:28:09 * 巴萨泽 打了这个手势
22:28:14 * 尤达 做了个手势,能知道是什么吗?
22:28:22 <阿多斯> “奇怪的生物可不会连尸体都不剩”
22:28:22 * 巴萨泽 继续打手势“OK,没问题”
22:28:23 * 郭比特 侦测魔法
22:28:28 * 阿多斯 打手势回复
22:28:43 * 尤达 打手势 要不要进去看看
22:29:11 <老社> 而且如果是觸礁,那船員們大概會放下舢板之類的逃難,但這艘船的舢板還好好地綁在船上
22:29:32 * 郭比特 提示大家警觉
22:29:44 * 阿多斯 已经拔出了剑
22:29:51 * 阿多斯 认为情况很不对劲
22:30:01 * 尤达 拔出了武士刀,这里有古怪
22:30:21 * 巴萨泽 打手势“我跟在后面”
22:30:37 * 尤达 跟在巴泽纱后面
22:30:42 <老社> 你們杯弓蛇影地警戒了半天,並沒有什麼想象中的可怕生物來襲
22:31:00 <郭比特> (侦测魔法没反应么
22:31:02 * 阿多斯 检查有没有航海日志之类的东西
22:31:12 <老社> (咦有人偵查魔法
22:31:59 <尤达> (我们在船的什么位置?
22:32:40 <老社> 郭比特: (殘骸的前面
22:33:06 <老社> (小窗能收到么
22:33:15 * 尤达 拍了拍前面的巴萨泽,要不要进去看看?
22:33:28 <巴萨泽> “GO!”
22:34:04 <阿多斯> “走吧”
22:34:08 * 阿多斯 一马当先
22:34:10 * 尤达 在进去之前投个侦测魔法
22:34:41 <Oicebot>  郭比特进行检定: 1d20+0=4+0=4
22:34:44 <郭比特> ....
22:34:48 <阿多斯> (……
22:35:00 <尤达> (????
22:35:30 * 郭比特 指了指船上,表示有魔法痕迹
22:35:43 <巴萨泽> “什么派系的灵光?”
22:35:47 * 阿多斯 点点头表示了解
22:35:49 * 巴萨泽 也放了侦测魔法
22:35:57 <老社> 尤达: (奧術知識roll
22:35:59 * 巴萨泽 扫
22:35:59 <Oicebot>  尤达进行法术辨识检定: 1d20+6=7+6=13
22:36:14 <Oicebot>  巴萨泽进行检定: 1d20+14=5+14=19
22:36:23 <老社> (這爛強的技能加值
22:36:26 * 郭比特 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
22:36:26 <巴萨泽> (O,再+2
22:36:57 <Oicebot>  巴萨泽进行专注后辨识检定: 1d20+13=3+13=16
22:37:02 <巴萨泽> (干!
22:37:19 <尤达> (能知道什么?
22:37:31 <巴萨泽> “死灵系灵光,不是好东西”
22:38:11 * 尤达 打了个小心的手势~(裤子都脱了,继续走吧
22:38:25 * 郭比特 掏出轻弩上弹
22:38:30 <老社> 你們圍著船骸走了一圈,依舊沒發現尸骨……或者敵人的蹤跡
22:38:40 <巴萨泽> “很有可能和骷髅,僵尸,虚体有关系”
22:38:45 * 巴萨泽 在打手势
22:38:49 <尤达> (不是进去遗骸里面吗?
22:39:00 * 郭比特 指了指船里,“要不要进去?”
22:39:07 <老社> 遺骸裡面的情況也一樣
22:39:17 * 巴萨泽 在里面搜索
22:39:22 <老社> (再過一個spot,話說你們沒照明?
22:39:26 * 巴萨泽 继续保持侦测魔法
22:39:37 <巴萨泽> (命运石上面有光亮术
22:39:37 <尤达> (都有黑暗视觉?
22:39:43 * 巴萨泽 黑暗视觉
22:39:56 <Oicebot>  尤达进行察觉检定: 1d20+12=18+12=30
22:39:58 <Oicebot>  郭比特进行spot检定: 1d20-2=2-2=0
22:40:09 <Oicebot>  阿多斯进行spot检定: 1d20+8=3+8=11
22:40:21 <Oicebot>  巴萨泽进行检定: 1d20+9=12+9=21
22:40:35 <巴萨泽> (哦,再加2
22:41:09 <尤达> (尤达大师,发现什么没?
22:41:15 <老社> 敏銳的尤達看穿了一切,他在客艙的位置發現了……一抹血跡
22:41:37 <巴萨泽> “这么久的血迹!很可疑!”
22:41:41 * 尤达 打了个手势,前面有状况,客场哪里有血迹
22:41:53 <老社> 客艙的墻壁上
22:42:19 <老社> 似乎是有受傷的人靠在上面的樣子,不過血跡已經變黑而且暗淡
22:42:24 * 郭比特 上前观察血迹
22:42:26 * 尤达 和郭比特打手势,能看出什么吗?
22:42:47 * 巴萨泽 在外面放了一个魔法陷阱
22:42:53 <老社> 這是你們在這艘船上,發現的,唯一“生物”存在過的痕跡
22:43:00 <Oicebot>  郭比特进行医疗鉴定检定: 1d20+4=16+4=20
22:43:01 <巴萨泽> (魔法警报
22:45:44 <老社> ================================黑幕拉上了=========================================

离线 tahngerth

  • Guard
  • **
  • 帖子数: 262
  • 苹果币: 0
Re: 【序幕】听说我们要到海底找克苏鲁??
« 回帖 #2 于: 2015-08-01, 周六 00:15:01 »
20:30:19 <老社> ====================================黑幕繼續拉開========================================
20:30:28 <老社> 前文再續,書接上一回
20:30:54 <老社> 話說你們在監視器(大霧)裡面發現了一艘奇怪的新沉船
20:31:05 <老社> 親自下海探尋
20:31:20 <老社> 但這艘船的樣子看著非常奇怪
20:31:54 <老社> 首先船上並不像一般船難殘骸,並沒有任何受害者尸體
20:32:02 * 阿多斯 端着水下弩游在后面
20:32:22 * 尤达 上护盾术
20:32:34 <老社> 還有就是船上能探測到非常暗淡的魔法靈光,經過巴薩澤的鑒定證明是死靈系靈光
20:32:49 <老社> 最後,你們在船艙內尋覓了許久
20:33:24 * 郭比特 给啊多斯,希尔鲁,尤达上生命链接
20:33:45 <老社> 最終在一間客艙中發現了唯一一個生物活過的蹤跡——殘留在客艙門上的一小塊血跡
20:34:57 <老社> (so,你們的行動?
20:35:17 * 阿多斯 站在后面瞄准门
20:35:19 * 尤达 侦测魔法 血块
20:35:43 <老社> 血跡所在的地方並沒有任何魔法靈光
20:35:53 * 希尔鲁 小心推开门
20:36:03 * 郭比特 给弩上弹
20:36:16 <老社> 你們已經在客艙的裡面了(
20:36:17 * 尤达 跟在西二路后面
20:36:45 <尤达> “这里很奇怪,只有血迹。没有任何魔法灵光!”
20:37:12 <老社> (誰有位面知識,除了小天(
20:37:27 * 希尔鲁 检查一下血迹是否新鲜
20:37:33 <老社> (算了,宗教也行吧
20:37:35 <尤达> (me
20:37:44 <Oicebot>  郭比特进行位面检定: 1d20+4=10+4=14
20:37:45 <老社> (有的扔一個
20:37:57 <Oicebot>  尤达进行位面检定: 1d20+9=18+9=27
20:38:01 <老社> (希爾魯做個醫療或者察覺吧
20:38:04 <阿多斯> (你的是水下弩么……
20:38:05 <Oicebot>  郭比特进行宗教检定: 1d20+7=13+7=20
20:38:08 <老社> (這大師
20:38:58 <Oicebot>  希尔鲁进行察觉检定: 1d20+10=8+10=18
20:39:20 <Oicebot>  希尔鲁进行宗教 虽然感觉没啥必要检定: 1d20+4=14+4=18
20:39:23 <老社> (尤達補個智力檢定
20:39:47 <Oicebot>  尤达进行检定: 1d20+2=10+2=12
20:40:33 <尤达> "这些血迹上面,貌似有些奇怪的印记~虽然记得是什么东西,但是一定不是好东西!”
20:41:50 <郭比特> (我有没有什么线索
20:42:01 <老社> (沒(
20:42:44 <老社> 希爾魯經過觀察,發現血跡的時間已經挺久的了
20:42:46 <尤达> “er~~~好像是某些强力神的印记!!!!但是,我怎么感觉我自己的记忆少了些东西!总之这个神不是我们世界的!而且很邪恶!”
20:43:14 <老社> 但很奇怪的是,只有這攤血跡留了下來,沒有因為海水浸泡而褪色或消融
20:43:16 * 尤达 不知所以然的说到~(好博学的地精啊!
20:43:20 <希尔鲁> “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也许是之前的倒霉鬼留下的。”
20:43:25 * 郭比特 看看客舱还有没有其它门
20:43:49 <老社> 客艙的舷窗破碎,除此以外並沒有其他入口
20:44:27 <老社> 地圖如下:
20:44:27 <老社> ■■■■—■■■■
20:44:27 <老社> ■□□□□□□□■
20:44:27 <老社> ■床床□□□床床■
20:44:27 <老社> ■□□□□□□□■
20:44:27 <老社> ■□□□□□□□■
20:44:27 <老社> ■□□□□□□□■
20:44:27 <老社> ■■■门门■■■■
20:44:27 <老社> ***END OF MAP***
20:44:45 <尤达> “尤达,觉得我们还是离开这里为妙,感觉会有不好的事情!”尤达回想到刚刚额的那些血给他的回忆
20:45:28 <老社> 就在你們端詳這攤奇異的血跡的時候
20:45:41 <希尔鲁> “不过空手而归总觉得有些遗憾啊。”
20:46:16 <老社> 忽然感覺到周圍海水似乎開始變得灼熱,仿佛有暖流穿透了船骸一般
20:46:16 <阿多斯> “我也觉得我们最好赶快走”
20:46:19 <阿多斯> “要不然……”
20:46:24 * 希尔鲁 随意在房间里看看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
20:46:26 <阿多斯> “似乎晚了”
20:46:28 <尤达> “找到东西,也总嘚有命拿啊~~~~”
20:46:40 <尤达> “晕~有情况!”
20:47:07 <希尔鲁> “什么情况?”
20:47:08 * 郭比特 做了个快出去的手势
20:47:11 <老社> 端詳著血跡的希爾魯最早感覺到什麼東西
20:47:19 <老社> 似乎是徽記正在變形
20:47:42 <希尔鲁> “这玩意好像有些不对劲。”
20:47:46 <老社> 周圍的景色開始幻化
20:47:59 * 希尔鲁 握紧了手上的长刀
20:48:00 <老社> 空間開始破碎
20:48:13 * 尤达 拔出武士刀~
20:48:45 * 阿多斯 举起弩
20:49:14 <老社> 你們感覺耳畔都似乎出現幻覺,除了郭比特,其他人都感覺到耳邊開始迴響著喘息聲
20:50:00 <老社> 喘息聲開始越來越響
20:50:07 <希尔鲁> “有什么东西来了。”
20:50:11 <老社> (除了郭比特都可以骰個察覺,這是基於聽覺的
20:50:21 <Oicebot>  希尔鲁进行检定: 1d20+10=11+10=21
20:50:49 <老社> (咦
20:50:53 <Oicebot>  老社进行检定: 1d20=10=10
20:51:01 <Oicebot>  尤达进行察觉检定: 1d20+12=11+12=23
20:51:04 * 郭比特 茫然的环顾四周
20:51:45 <Oicebot>  阿多斯进行察觉检定: 1d20+8=11+8=19
20:52:10 * 希尔鲁 皱起了眉头,凝神判断声音的来源
20:53:30 <老社> 當周圍的光景再次重組時
20:54:00 <老社> 你們發現,你們並沒有離開過客艙
20:54:20 * 尤达 疑惑的看着四周
20:54:22 <老社> 但你們也不在海底
20:54:41 * 郭比特 摸摸潜水头盔
20:54:42 <阿多斯> “咦……”
20:54:53 * 希尔鲁 一把推开门走到外面
20:54:56 <老社> 你們四個人(不要問為什麼)還穿戴著剛才的潛水服飾
20:55:05 <老社> 希爾魯準備推門的時候
20:55:07 <尤达> “什么情况!”
20:55:11 <老社> 發現門前躺了個人
20:55:22 <希尔鲁> “喂,没事吧?”
20:55:22 <老社> 看樣子是個海員
20:55:38 <老社> 他的肩膀在淌血
20:55:38 * 希尔鲁 上前扶起了那个人
20:55:46 <老社> 無力地靠在門上
20:55:48 <希尔鲁> (我觉得还可以抢救一下的样子?
20:55:53 * 尤达 戒备
20:56:06 * 郭比特 尝试医疗
20:56:16 <老社> “救……救救我……”他氣若游絲地說
20:56:56 * 希尔鲁 掏出一瓶治疗轻伤药水给他灌下去
20:57:05 <老社> 對於你們的出現,或者說你們的存在並沒有任何的驚訝
20:57:42 <老社> (骰個藥水的治療效果吧
20:57:44 <希尔鲁> “喂,撑住啊。”
20:57:45 * 尤达 法术辨识吗可以(补
20:57:45 <阿多斯> “这人是不是有点迟钝”
20:57:58 <Oicebot>  希尔鲁进行我觉得还可以抢救一下检定: 1d8+1=1+1=2
20:58:03 <老社> (好
20:58:10 <希尔鲁> (无论如何都稳定了吧!
20:58:19 <老社> 一瓶藥水下去
20:58:27 <老社> 船員似乎有點清醒了
20:58:28 <希尔鲁> (死了!
20:58:33 <Oicebot>  尤达进行法术辨识检定: 1d20+7=3+7=10
20:58:42 <老社> “外……外面有……”
20:58:51 <老社> (可以對船員做個醫療或者察覺
20:58:54 <老社> (誰做
20:59:02 <Oicebot>  希尔鲁进行察觉检定: 1d20+10=1+10=11
20:59:07 <希尔鲁> (=。=
20:59:08 <Oicebot>  阿多斯进行察觉检定: 1d20+8=8+8=16
20:59:10 <Oicebot>  尤达进行察觉检定: 1d20+12=6+12=18
20:59:42 <尤达> (法术辨识并卵了吗?
20:59:50 <老社> 阿多斯和尤達都發現了,此人的頸上,有非常深的勒痕
20:59:53 <老社> (然并卵
21:00:11 <希尔鲁> “外面有什么?”
21:00:14 <尤达> (能过知识吗?
21:00:18 <阿多斯> “一个会勒人脖子的东西”
21:00:24 <老社> “死……死神……”
21:00:37 <希尔鲁> “嗯?”
21:00:39 <老社> “大家都……都死……死了”
21:00:45 <尤达> “难道是~~~“(记忆又空白了
21:00:48 * 郭比特 因为没听到海员说话也没队友翻译,一头雾水中
21:00:53 <老社> “救……救我。”
21:00:58 * 希尔鲁 看了眼外面,然而并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21:01:09 * 尤达 赶紧给半身人补上手语
21:01:19 <希尔鲁> “放心,你现在没事了。”
21:01:23 <老社> .rh d
21:01:26 <Oicebot>  老社在屏幕外面抓出一把实体骰子丢了下。
21:02:06 <老社> (想了下,還是全員察覺吧
21:02:08 * 尤达 给郭比特解释了那个船员的话
21:02:10 * 阿多斯 随手把弩挂好,掏出火枪上好弹药戒备
21:02:19 <Oicebot>  阿多斯进行继续察觉检定: 1d20+8=10+8=18
21:02:25 <Oicebot>  希尔鲁进行我觉得flag已经立好了检定: 1d20+10=19+10=29
21:02:31 <Oicebot>  尤达进行察觉爆吧检定: 1d20+12=19+12=31
21:02:39 <老社> (這太假了
21:02:41 <Oicebot>  郭比特进行察觉检定: 1d20-2=10-2=8
21:02:54 <尤达> (果然是聋的
21:02:54 <郭比特> (我觉得我要悲剧
21:03:23 <老社> 武僧和地精察覺到舷窗那邊傳來輕微的聲響
21:03:39 <希尔鲁> (滚,我是剑师!
21:03:43 <希尔鲁> (是剑师!
21:03:48 <老社> 回過頭時
21:03:56 <尤达> “小型窗外”/me 拿出武士刀 (又拿?
21:04:11 <老社> 只見一隻小型的,類似猴子的生物竄入了客艙
21:04:23 <尤达> (什么知识
21:04:31 <老社> (來,先攻,突襲輪,阿多斯和郭比特沒法行動
21:04:36 * 希尔鲁 一把抓起放在地上的长刀,然后把船员小心平放在地上
21:04:49 <Oicebot>  希尔鲁进行检定: 1d20+4=20+4=24
21:04:56 <老社> (好假啊喂
21:05:02 <Oicebot>  尤达进行先攻神速检定: 1d20+6=2+6=8
21:05:13 <Oicebot>  老社进行检定: 1d20+9=7+9=16
21:05:45 <老社> (其他兩個都扔先攻
21:05:54 <老社> (只是你們措手不及而已(
21:06:01 <Oicebot>  阿多斯进行init检定: 1d20+6=15+6=21
21:06:16 <老社> (都這麼假的啊
21:06:18 <Oicebot>  郭比特进行先攻检定: 1d20-1=18-1=17
21:06:26 <郭比特> (....
21:06:26 <老社> (我靠
21:06:35 <希尔鲁> (不要挣扎了
21:07:06 <尤达> (尤达要后发制人
21:07:24 <老社> (你們剛才除了尤達的護盾術還有啥buff來著
21:07:41 <郭比特> (所有人的生命链接
21:07:58 <老社> (是能傳治療的那個?
21:08:08 <希尔鲁> (啊,对了,双手持单手武器是1.5倍力调外加1.5倍pa不
21:08:19 <老社> (我判是
21:08:58 <希尔鲁> (那请默认我现阶段(白鹤2期前)是双手持单手武器
21:09:04 * 老社 将话题改为 '希(鏈接) 阿(鏈接) 郭(鏈接) A 尤(護盾 鏈接)'
21:10:23 <老社> ■■■■—■■■■
21:10:23 <老社> ■□□□A □□□■
21:10:24 <老社> ■床床□□□床床■
21:10:24 <老社> ■□□□□□□□■
21:10:24 <老社> ■□希□□□□□■
21:10:24 <老社> ■□人□□□□□■
21:10:24 <老社> ■■■门门■■■■
21:10:24 <老社> ***END OF MAP***
21:10:33 <老社> (其他人隨機出現在門的附近
21:10:44 <老社> (告訴我大概在哪
21:11:00 <郭比特> (门口吧
21:11:17 * 尤达 在希右边三格
21:11:21 <阿多斯> (人的右3格
21:11:54 <老社> ■■■■—■■■■
21:11:54 <老社> ■□□□A □□□■
21:11:54 <老社> ■床床□□□床床■
21:11:54 <老社> ■□□□□□□□■
21:11:54 <老社> ■□希□□尤□□■
21:11:54 <老社> ■□人□郭阿□□■
21:11:54 <老社> ■■■门门■■■■
21:11:54 <老社> ***END OF MAP***
21:12:10 <老社> (和尚賤客
21:12:12 <希尔鲁> (可冲锋吧
21:12:21 <老社> (標動可,突襲輪
21:12:26 * 希尔鲁 冲锋猛力防御式战斗
21:12:44 <Oicebot>  希尔鲁进行检定: 1d20+7=1+7=8
21:12:48 <尤达> (不能知识是啥?
21:12:51 <希尔鲁> (噗…………
21:12:55 <尤达> (。。。。
21:13:44 <老社> 希爾魯猛沖向怪物
21:14:08 <老社> 然而大力並不能出奇跡
21:14:27 <郭比特> (我能直觉不?
21:14:37 <老社> 他一擊揮空
21:14:44 <老社> (不能……吧
21:15:26 <老社> (下輪開始前ac-2
21:15:38 <老社> (算了,先過個反射吧,dc10
21:16:19 <Oicebot>  希尔鲁进行检定: 1d20+6=1+6=7
21:16:28 <尤达> (= =
21:16:31 <老社> 然後他失去了平衡
21:16:32 <希尔鲁> (撕卡撕卡撕卡!
21:16:33 <阿多斯> (- -
21:16:58 <老社> (下輪開始前失去敏捷加值(
21:17:18 <希尔鲁> (那个-2是冲锋的-2么
21:17:38 <老社> (額外-2
21:17:48 <希尔鲁> (擦!
21:17:53 <希尔鲁> (撕卡撕卡撕卡!
21:18:29 <老社> (地城知識能判斷生物
21:18:31 <郭比特> (嗯...考虑要不要直接中断生命链接好了
21:18:44 <老社> 那怪物也大吃一驚
21:19:00 <尤达> (吓死了?
21:19:16 <老社> 然後它長長的爪子反射性地揮向希爾魯
21:19:29 <Oicebot>  老社进行检定: 1d20+11=6+11=17
21:19:36 <尤达> (好同志啊,冲过去吃了一吃攻击
21:19:43 <老社> (ac?
21:19:45 <希尔鲁> (法克鱿!
21:19:48 <希尔鲁> (15
21:20:13 <Oicebot>  老社进行检定: 1d4+7=3+7=10
21:21:19 <老社> 然後爪子攫住了希爾魯的咽喉
21:21:33 <Oicebot>  老社进行检定: 1d20+15=6+15=21
21:21:36 <希尔鲁> (不过一个cmb么!
21:21:40 <希尔鲁> (你妹!
21:22:02 <希尔鲁> (然而miss!
21:22:15 <老社> (-4都miss是吧
21:22:32 <希尔鲁> (等等,我算算
21:22:43 <希尔鲁> (没错,miss!
21:22:47 <老社> (好
21:22:51 <希尔鲁> (26-4-2+3
21:23:23 <希尔鲁> (等等,我再算算,好像哪里不对,你先继续
21:23:43 <老社> 然而希爾魯的拳腳功夫還是擋住了這也許致命的一擊
21:23:51 * 老社 将话题改为 '希-10 郭 A 尤(護盾)'
21:23:55 <老社> (尤達
21:24:01 <Oicebot>  尤达进行冲锋 孽畜吃我一刀检定: 1d20+12=14+12=26
21:24:16 <希尔鲁> (没错,是26
21:24:18 <老社> (hit
21:24:27 <Oicebot>  尤达进行+7检定: 1d6=2=2
21:24:44 <老社> ■■■■—■■■■
21:24:44 <老社> ■□□□A □□□■
21:24:44 <老社> ■床床□希尤床床■
21:24:44 <老社> ■□□□□□□□■
21:24:44 <老社> ■□□□□□□□■
21:24:44 <老社> ■□人□郭阿□□■
21:24:44 <老社> ■■■门门■■■■
21:24:44 <老社> ***END OF MAP***
21:24:44 <尤达> (9 (
21:25:14 * 老社 将话题改为 '希-10 郭 A-9 尤(護盾)'
21:25:30 <老社> (好突襲輪過了,繼續希爾魯
21:25:45 <郭比特> (生命链接什么时候生效
21:25:51 * 老社 将话题改为 '希-10 阿 郭 A-9 尤(護盾)'
21:25:54 <尤达> (受伤
21:26:00 <希尔鲁> (爆气!
21:26:15 <Oicebot>  希尔鲁投掷3次检定: 1d20+7 ( 9 15 10)=16 22 17
21:26:25 <老社> 希爾魯大喝一聲
21:26:40 <老社> 拳腳如雨點般落下
21:26:43 <老社> (1hit
21:26:45 * 希尔鲁 秘技·燕反
21:26:56 <希尔鲁> (剑!老子用的是剑!
21:27:08 <Oicebot>  希尔鲁进行检定: 1d8+12=8+12=20
21:27:25 <老社> (傷害這麼猛?
21:27:40 <希尔鲁> (4力量2点猛力啊……
21:28:00 <老社> (哦
21:28:12 <尤达> (死了吧
21:28:24 <希尔鲁> (死不了吧
21:28:29 * 老社 将话题改为 '希-10 阿 郭 A-29 尤(護盾)'
21:28:43 <尤达> (看大师来补刀~
21:28:46 <老社> 劍光閃過,眼前的怪物慘叫一聲
21:28:48 <希尔鲁> (然后我回5血,某人掉5血
21:29:19 <老社> 流出了骯髒的血液
21:29:46 <希尔鲁> “竟然能够挨过我的秘剑,值得赞扬。”
21:29:50 * 老社 将话题改为 '希-5 阿 郭-5 A-29 尤(護盾)'
21:30:02 <阿多斯> “不是单纯的砍3刀歪了2刀么”
21:30:05 * 阿多斯 吐槽
21:30:27 <老社> (阿多斯
21:30:32 * 尤达 默默的装看不见
21:30:37 * 阿多斯 踏前一步
21:30:42 * 阿多斯 举枪射击
21:30:47 <Oicebot>  阿多斯进行接触检定: 1d20+8=19+8=27
21:30:53 <阿多斯> (唉可惜不是20
21:30:54 <老社> (果然假,傷害
21:31:00 <Oicebot>  阿多斯进行dmg检定: 1d8+5=2+5=7
21:31:01 <尤达> (暴击了吗?
21:31:12 <阿多斯> (无
21:31:20 <尤达> 若你同时保有多条连结,你可以用同一个直觉动作将其切断。
21:31:34 * 阿多斯 吹散硝烟
21:31:36 * 老社 将话题改为 '希-5 阿 郭-5 A-36 尤(護盾)'
21:31:42 * 阿多斯 给火枪装弹,END
21:31:46 <老社> (郭比特
21:31:49 <老社> .rh d
21:31:53 <Oicebot>  老社在屏幕外面抓出一把实体骰子丢了下。
21:31:54 <郭比特> (延迟
21:32:04 <老社> (ok
21:32:30 * 郭比特 观察下来者的外貌
21:32:33 <老社> 怪物發出讓人不快的尖嘯
21:32:52 <老社> 你們感覺到它似乎動怒了
21:33:10 <老社> 它先往左退了一步
21:33:33 <老社> 觸手如同毒蛇一般噬向希爾魯
21:33:40 <尤达> (不是窗口吗?
21:33:49 <老社> (左邊
21:34:08 <Oicebot>  老社投掷2次检定: 1d20+13 ( 7 5)=20 18
21:34:16 <希尔鲁> (1hit……
21:34:18 <老社> (骰子簡直慘
21:34:22 * 尤达 看下怪物的伤势如何
21:34:35 <Oicebot>  老社进行检定: 1d4+9=2+9=11
21:35:11 <Oicebot>  老社进行检定: 1d20+17=15+17=32
21:35:18 <老社> (cmd?
21:35:21 <希尔鲁> (算你狠
21:35:25 <希尔鲁> (hit
21:35:54 <Oicebot>  老社进行检定: 1d20+9=18+9=27
21:35:56 <老社> (cuo
21:36:00 <郭比特> (这cmb有17这么高?
21:36:04 <Oicebot>  老社进行检定: 1d4+9=2+9=11
21:36:30 * 老社 将话题改为 '希-27 阿 郭-5 A-36 尤(護盾)'
21:36:45 <老社> 希爾魯感覺頸上傳來驚人的壓力
21:36:58 <老社> 在差點失去意識前,似乎觸手鬆開了
21:37:09 <老社> (郭比特要插入動作不?
21:37:15 <郭比特> (否
21:37:18 <老社> (尤達
21:37:23 <Oicebot>  尤达进行法术打击 孽畜看刀放开我同伴检定: 1d20+12=7+12=19
21:37:36 <老社> (hit
21:38:08 <老社> (咦,劇本你的武器不是魔法的?
21:38:14 <Oicebot>  尤达进行完全猛击检定: 4d6+5+7=3+4+4+1+5+7=24
21:38:15 <希尔鲁> (不是啊
21:38:38 <郭比特> (不会吧,我没记魔法武器啊
21:38:46 * 老社 将话题改为 '希-27 阿 郭-5 A-21 尤(護盾)'
21:38:52 <老社> (原來槍也不是
21:38:52 <希尔鲁> (虽然我的拳头是魔法武器……
21:38:54 <尤达> (+6 25才对
21:39:03 <老社> (什麼法術?
21:39:03 <阿多斯> (对枪也不是……
21:39:14 <尤达> (电爪
21:39:17 <老社> (過sr
21:39:32 <老社> 尤達大師的劍上閃過電光
21:39:46 <Oicebot>  尤达进行爆吧sr检定: 1d20+4=20+4=24
21:39:53 <尤达> (yeah!!!
21:39:54 <老社> (好
21:40:14 <老社> 然而閃著電光的劍砍入怪物身上
21:40:30 * 尤达 顺势挥了个剑花~
21:40:37 <老社> (你的武器傷害是?
21:40:54 <老社> 怪物似乎并不覺得特別痛苦
21:41:07 <尤达> (d6+7 完全猛击直接算满
21:41:20 <尤达> (消耗一点奥能
21:41:25 <老社> (所以13點?
21:41:44 <尤达> (对的
21:42:04 * 老社 将话题改为 '希-27 阿 郭-5 A-34 尤(護盾)'
21:42:10 <尤达> (忘记给自己武器上+1
21:42:17 <老社> (你的魔法武器吧?
21:42:45 <老社> ■■■■—■■■■
21:42:45 <老社> ■□□A □□□□■
21:42:45 <老社> ■床床□希尤床床■
21:42:45 <老社> ■□□□□□□□■
21:42:45 <老社> ■□□□□□□□■
21:42:45 <老社> ■□人□郭阿□□■
21:42:45 <老社> ■■■门门■■■■
21:42:45 <老社> ***END OF MAP***
21:42:50 * 郭比特 走到海员前面帮忙防御,然后引导神力选择治疗己方
21:43:15 <尤达> (所以亏了应该不要魔法武器
21:43:18 * 老社 将话题改为 '希-27 阿 A-34 尤(護盾)郭-5'
21:43:31 <尤达> “吃我一刀居然还没有死!!!”
21:43:42 <Oicebot>  郭比特投掷3次选择引导检定: 1d6=6 2 4
21:43:46 <尤达> (光剑在哪里!!!
21:43:52 <老社> 尤達感覺剛才的電爪術完全沒有達到效果
21:44:23 <郭比特> (end
21:44:25 * 尤达 仔细观察那只怪物(可以知识是什么吗?
21:44:26 * 老社 将话题改为 '希-15 阿 A-34 尤(護盾)郭'
21:44:31 <老社> (你移到哪
21:44:42 <郭比特> (人前1格
21:45:03 <老社> ■■■■—■■■■
21:45:03 <老社> ■□□A □□□□■
21:45:03 <老社> ■床床□希尤床床■
21:45:03 <老社> ■□□□□□□□■
21:45:03 <老社> ■□郭□□阿□□■
21:45:03 <老社> ■□人□□□□□■
21:45:03 <老社> ■■■门门■■■■
21:45:03 <老社> ***END OF MAP***
21:45:20 <老社> (好,下一輪,希爾魯
21:45:32 <郭比特> (已方包括那个海员,谢谢
21:45:36 <阿多斯> (被擒抱ING?
21:45:42 <老社> (沒,鬆開了(
21:45:49 * 希尔鲁 肉爆刚体!
21:45:55 <希尔鲁> (唉,松开了?
21:46:07 <老社> (對,是不是很失望
21:46:19 <希尔鲁> (你个贱人!
21:46:26 <希尔鲁> (就是不让我用拳头是吧!
21:46:37 <老社> (你可以用啊
21:46:38 * 希尔鲁 左1快步
21:46:54 * 希尔鲁 秘剑·燕归来!
21:47:19 <Oicebot>  希尔鲁投掷3次猛力防御式战斗!检定: 1d20+5 ( 2 12 19)=7 17 24
21:47:24 <老社> (1hit
21:47:30 <Oicebot>  希尔鲁进行检定: 1d20+5=13+5=18
21:47:33 <希尔鲁> (ch否?
21:47:39 <老社> (否
21:47:51 <老社> (傷害
21:47:57 <郭比特> (直觉动作
21:48:06 <Oicebot>  希尔鲁进行狂暴了都没都没ch!科学呢检定: 1d8+12=6+12=18
21:48:07 <老社> (幹嘛
21:48:17 <郭比特> (希鲁尔重投重击
21:48:33 <Oicebot>  希尔鲁进行其实我觉得+5ab用不着重骰的辣检定: 1d20+5=20+5=25
21:48:38 * 郭比特 发现改变命运的时刻到了
21:48:42 <阿多斯> (233333
21:48:49 <Oicebot>  希尔鲁进行检定: 1d8+12+18=2+12+18=32
21:49:07 <希尔鲁> “看来你并不比燕子更灵活啊。”
21:49:09 <老社> (好
21:49:36 <老社> 銀色劍光劃成不可能的角度將黑色的怪物切開
21:49:50 * 郭比特 做了个RP守恒的手势
21:50:04 <老社> 腥臭的血液噴灑開來
21:50:08 * 尤达 感觉这个屌~
21:50:17 * 希尔鲁 甩去了剑上的污血,还剑入鞘
21:50:22 <老社> 怪物發出了臨死前的最後嘶吼
21:50:40 <老社> 迴響在夜晚的海上
21:50:44 <老社> 久久不能散去
21:50:51 <老社> (郭比特一個察覺
21:51:01 <希尔鲁> “嗯?等等,我们不是该在水底的么?”
21:51:03 <老社> (這個dc很低
21:51:09 <Oicebot>  郭比特进行察觉检定: 1d20-2=17-2=15
21:51:38 <老社> 郭比特下意識地往後一看,感覺到身後的門不知何時被推開了
21:52:00 * 郭比特 猛的回头!
21:52:24 <老社> 跟剛才那隻怪物非常像的傢伙已經摸到了海員的身邊
21:52:52 <老社> ■■■■—■■■■
21:52:52 <老社> ■□□A □□□□■
21:52:52 <老社> ■床床□希尤床床■
21:52:52 <老社> ■□□□□□□□■
21:52:52 <老社> ■□郭□□阿□□■
21:52:52 <老社> ■□人B □□□□■
21:52:52 <老社> ■■■门门■■■■
21:52:52 <老社> ***END OF MAP***
21:52:59 * 尤达 顺着半身人向后看
21:53:12 <希尔鲁> (我左1了
21:53:24 <尤达> “孽畜,休想伤人!”
21:53:28 * 老社 将话题改为 '希-15 B 阿 尤(護盾)郭'
21:53:56 <老社> ■■■■—■■■■
21:53:56 <老社> ■□□A □□□□■
21:53:56 <老社> ■床床希□尤床床■
21:53:56 <老社> ■□□□□□□□■
21:53:56 <老社> ■□郭□□阿□□■
21:53:56 <老社> ■□人B □□□□■
21:53:56 <老社> ■■■门门■■■■
21:53:56 <老社> ***END OF MAP***
21:54:52 <希尔鲁> (于是B动?
21:55:04 <老社> 怪物的兩條觸手分別襲向躺在地上的海員和旁邊的矮子
21:55:21 <Oicebot>  老社进行矮子ac检定: 1d20+13=7+13=20
21:55:52 <郭比特> (谁是矮子呢
21:55:55 <老社> (你啊
21:56:19 <郭比特> (ac22
21:56:20 <希尔鲁> (等等,刚才船员有吃到引导治疗吧
21:56:23 <郭比特> (有啊
21:56:25 <老社> (有
21:56:35 <希尔鲁> (那估计一下子还死不了? 大概
21:56:52 <老社> 怪物的觸手被郭比特擋開
21:57:12 <老社> 但地上的海員就沒這麼好運了,幾乎無助的他再次被怪物鎖住了咽喉
21:57:18 <老社> (阿多斯
21:57:23 * 郭比特 做了个要敲碎怪物膝盖的动作
21:57:45 * 阿多斯 随手把火枪丢下
21:57:52 <郭比特> (dm,某人加5,我减5
21:57:59 * 阿多斯 举剑踏前突刺怪物
21:58:07 <Oicebot>  阿多斯进行检定: 1d20+9=11+9=20
21:58:11 <阿多斯> (HIT?
21:58:18 * 老社 将话题改为 '希-10 B 阿 尤(護盾)郭-5'
21:58:20 <老社> (hit
21:58:33 <Oicebot>  阿多斯进行dmg检定: 1d8+13=3+13=16
21:58:42 <阿多斯> (魔法武器嗯,刺剑
21:59:00 * 老社 将话题改为 '希-10 B-16(擒抱中) 阿 尤(護盾)郭-5'
21:59:08 <郭比特> (这群菜刀
21:59:40 <老社> (尤達
21:59:49 <Oicebot>  尤达进行孽畜吃我暴击吧检定: 1d20+12=10+12=22
22:00:15 <老社> (hit
22:00:20 <Oicebot>  尤达进行伤害检定: 1d6+7=2+7=9
22:00:37 * 老社 将话题改为 '希-10 B-27(擒抱中) 阿 尤(護盾)郭-5'
22:00:44 <老社> (郭比特
22:01:02 <阿多斯> (16+9=27?
22:01:05 * 郭比特 右上一步背靠墙
22:01:15 <老社> (哦
22:01:21 <老社> (數學不過關
22:01:32 * 老社 将话题改为 '希-10 B-25(擒抱中) 阿 尤(護盾)郭-5'
22:01:32 <Oicebot>  郭比特进行选择引导己方检定: 3d6=6+1+1=8
22:01:48 <郭比特> (这...end
22:01:56 <老社> (希爾魯
22:02:00 <Oicebot>  希尔鲁进行朱雀踢!检定: 1d20-6=6-6=0
22:02:02 <郭比特> (左上一步,说错了
22:02:09 <希尔鲁> (=。=
22:02:11 <老社> (-6什麼鬼
22:02:19 <希尔鲁> (徒手冲锋猛力防御式战斗
22:02:27 <希尔鲁> (d+6=12
22:02:27 <老社> (-6?
22:02:32 <老社> (哦,miss
22:02:36 <老社> (那戰鬥完了
22:02:57 <希尔鲁> (有没有重骰啊~~~
22:02:57 <老社> 怪物2被你們接連群毆
22:02:59 * 阿多斯 看着希尔鲁咆哮着从怪物头上飞过一脚踹在门上
22:03:32 * 尤达 耍了个剑花,“好弱的怪物!”
22:03:35 <老社> 但它從未鬆開過海員咽喉的緊勒
22:03:44 <尤达> (= =
22:04:01 <老社> 伴隨著一聲清脆的“咔嚓”聲
22:04:13 * 希尔鲁 替这个倒霉鬼合上眼睛
22:04:31 <老社> 海員的頭無力地歪向一邊
22:04:36 <老社> 在那一瞬間
22:04:51 <希尔鲁> (变怪物了……
22:04:52 <尤达> “安息吧!愿魔能与你同在(什么鬼”
22:04:54 <老社> 你們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暖流再次裹住了你們
22:05:06 * 阿多斯 赶快低头抓住自己的火枪
22:05:08 <尤达> (又来一次?
22:05:08 <老社> 周圍的空間再次重組
22:05:28 * 尤达 侦测魔法
22:05:33 <老社> (你確定?
22:05:44 <尤达> (都说了,来吧
22:05:59 <郭比特> (...no zuo no die
22:06:01 * 希尔鲁 有些迷茫得看着那个消失了的船员
22:06:02 <老社> (骰個意志吧,其他人過一個察覺,郭比特不用了
22:06:10 <Oicebot>  阿多斯进行spot检定: 1d20+8=17+8=25
22:06:10 <老社> 周圍的景色再次幻化
22:06:20 <Oicebot>  希尔鲁进行检定: 1d20+10=11+10=21
22:06:33 <老社> (肉搏意志
22:06:34 <Oicebot>  尤达进行意志继续爆吧检定: 1d20+4=10+4=14
22:06:50 <尤达> (估计没戏了
22:07:00 <郭比特> (要重投么
22:07:00 <老社> 阿多斯和希爾魯感覺隨著空間的重組
22:07:46 <老社> 耳邊似乎響起了某人的嗤笑聲,似乎是從地獄的深處滲出一般
22:07:54 <老社> (要重骰么
22:08:05 <尤达> (要
22:08:40 <老社> (來
22:08:40 * 郭比特 给他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吧,要记住命运总是守恒的
22:08:44 <Oicebot>  尤达进行意志爆吧检定: 1d20+4=2+4=6
22:08:50 <希尔鲁> (2333333
22:08:50 <尤达> (。。。。。。。
22:09:04 <老社> (這
22:09:07 <尤达> (要死了吗?
22:09:10 <克洛德> (命运守恒。
22:09:17 <老社> .rh d10
22:09:19 <Oicebot>  老社在屏幕外面抓出一把实体骰子丢了下。
22:09:22 <郭比特> (多扶老奶奶过马路有助于提高rp
22:09:59 <老社> 尤達作出了也許是他這輩子最愚蠢的決定,試圖在不明的空間轉移中偵測魔法
22:10:21 <郭比特> (而命运之神也遗弃了他
22:11:14 <老社> 地精感覺到窒息般強大的魔法靈光包圍著他
22:11:36 <老社> 似乎要將他擠成碎片
22:11:44 <老社> (但你還是可以過一個察覺
22:11:51 <老社> (或者法術辨識
22:11:54 <老社> (看你要哪個
22:12:22 <Oicebot>  尤达进行法术辨识我就不信你出1检定: 1d20+9=7+9=16
22:13:20 <老社> 在腦子似乎要被擠爆的意識朦朧狀態中
22:13:26 <老社> 地精看到了某樣東西
22:14:00 <老社> 是跟剛才那攤血跡一樣的符號
22:14:20 <尤达> (克总么?然后继续san c~~~
22:14:47 <老社> 然後下一秒鐘,他嘗到了喉嚨處有非常膩人的甜味
22:14:57 <老社> 鮮血從口中噴出
22:15:16 <尤达> (地精鲜血喷泉
22:15:20 <老社> 腦海中似乎已經什麼都不剩了
22:15:28 <郭比特> (我们要过反射么
22:15:31 <老社> (回到其他人視覺
22:16:00 <老社> 除了尤達大師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打擊之外
22:16:07 <老社> 其他人都相對安定
22:16:22 <老社> 包圍你們的暖流急速降溫
22:16:37 * 郭比特 尝试对尤达大师医疗
22:16:37 <老社> 打個寒戰的功夫
22:16:41 <老社> 你們又回到了海底
22:16:42 <希尔鲁> “刚才的那个,是幻觉吗?”
22:16:57 <老社> 瞪著一扇什麼都沒有的客艙木門發呆
22:17:00 * 希尔鲁 检查一下自己是否真的用掉了那瓶治疗轻伤药水
22:17:20 <老社> (你在海底誒
22:17:27 * 阿多斯 赶快把火枪塞回包里
22:17:29 <老社> (開包包沒問題么
22:17:49 <阿多斯> (嗯我的是腰包……只装着火枪,不过这份弹药应该废了
22:17:53 <老社> (肉搏目前失去了所有記憶的法術
22:18:05 * 郭比特 做了个“走吧,回去再说”的手势
22:18:22 <尤达> (反正就三个~
22:18:28 <郭比特> (你下海竟然还带着火枪...
22:18:35 <老社> 因為很重要所以說兩遍,木門上什麼都沒有了
22:18:38 * 尤达 感觉自己头昏脑涨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22:18:40 <阿多斯> (防水袋嗯
22:19:14 * 郭比特 侦测魔法
22:19:23 * 老社 将话题改为 '海底20米下'
22:19:34 <希尔鲁> (话说消耗了的资源是真的消耗了吧
22:19:40 <老社> (嗯
22:19:47 <老社> 郭比特依舊沒有發現周圍有任何的魔法靈光
22:19:50 <尤达> (这是必须消耗的吧
22:20:04 <老社> 你們似乎做了一場非常真實的夢
22:20:09 <尤达> (我还记得那个徽记吗?
22:20:11 * 郭比特 指了指木门
22:20:16 <老社> (能
22:20:24 <老社> (但你無法將它畫出來
22:20:37 <老社> 希爾魯摸了摸頸部的勒痕
22:20:57 <老社> 仿佛還是在剛才傷到的一般
22:21:03 <老社> (你們行動?
22:21:03 <尤达> “我感觉,我们和某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神耗上了,但是到关键的地方我又什么都不记得了!总之就是麻烦了!”
22:21:26 * 尤达 尤达忧虑的和队友解释道(顺便做手语
22:21:32 * 郭比特 观察房间有其他不同没有
22:21:59 <希尔鲁> “刚才那一幕是这艘船的过去吗?”
22:22:04 <老社> 房間並沒有什麼不同
22:22:31 <尤达> “尤达觉得自己要休息一下了!”
22:22:33 * 郭比特 表示“回去吧,找不到什么了”
22:22:55 <老社> 除了血跡是的確消失了以外
22:23:30 <老社> 跟你們剛才進來沒有什麼不同
22:23:34 <老社> (要離開是吧?
22:23:37 <老社> (上水?
22:23:56 <郭比特> (那个死灵系的魔法灵光还在么
22:24:09 <老社> (那個在甲板位置
22:24:15 <老社> (你去探尋的話還在的
22:24:37 <郭比特> (各位要去甲板不
22:24:55 * 阿多斯 觉得这地方太诡异了还是赶快跑路吧
22:24:58 <希尔鲁> (到处转转呗
22:26:36 * 郭比特 找找巴萨泽去哪了
22:26:57 <老社> 巴薩澤似乎沒進艙門,在外面莫名地出神
22:27:10 * 阿多斯 示意队友跑路
22:27:27 * 郭比特 拍拍巴萨泽的肩膀,走吧
22:27:31 <郭比特> (上水
22:27:33 <希尔鲁> “恩?你还站在这啊?”
22:28:03 <老社> 於是你們迅速地離開了這個詭異的殘骸
22:28:16 <老社> 等到升上水面時
22:28:27 <老社> 你們才稍微有點安心的感覺
22:28:55 <希尔鲁> “你前面在外面有发现什么不对劲么?”
22:29:04 * 希尔鲁 问巴薩澤
22:29:14 * 阿多斯 爬上甲板第一件事就是把火枪清空擦干
22:29:15 <老社> 巴薩澤絕讚掛機中!
22:29:47 <老社> “怎麼了,幾位?”
22:29:58 * 郭比特 找个笔记本记下水下的事情
22:30:04 <老社> 爵士看見你們的裝束有點凌亂,奇怪地問
22:30:18 <老社> “在下面發生了什麼事了嗎?那具殘骸怎麼樣了?”
22:30:26 <阿多斯> “很诡异”
22:30:30 <希尔鲁> “发生了一些……恩……奇怪的事。”
22:30:30 <阿多斯> “我们最好赶快离开这里”
22:30:44 <阿多斯> “然后我们再来说说出了什么怪事吧”
22:30:48 <尤达> “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我们貌似摊上大事情了!”
22:31:33 * 尤达 力所能及的把自己看到的说一边,即使完全表达不到应该有的意思!
22:32:43 * 郭比特 表示尤达应该去休息了
22:33:14 <老社> 爵士聽完地精和你們發言,一臉費解
22:34:00 <老社> “你們大概是不習慣潛水出現幻覺了吧。”
22:34:12 <老社> 他如是說道。
22:34:22 <老社> (你們打算對爵士說出全部事情么
22:34:28 <希尔鲁> “我觉得应该不是眼花。”
22:34:29 <老社> (還是隱瞞
22:34:43 * 阿多斯 只说了空间变化和魔兽的事
22:34:53 <老社> (沒,選項就兩個
22:34:55 <希尔鲁> “毕竟我的那一瓶药水是真不见了。”
22:35:01 <老社> (全說,還是不全說
22:35:08 <阿多斯> (不全说嗯
22:35:15 <老社> (大家都同意?
22:35:16 <希尔鲁> (说呗
22:35:17 <阿多斯> “我的火枪弹药也少了一发”
22:35:21 <郭比特> (反正我在日记里全写了
22:35:40 <郭比特> (我所知道的部分
22:35:42 <老社> (3個人,老牛你的是決定票
22:37:25 <郭比特> (...全说吧,信不信由他
22:37:32 <老社> (好
22:38:31 <老社> 你們見爵士不相信,便將水底發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訴了他,包括血跡的印記和消失,空間的變換,和你們經歷的戰鬥,還有結尾回來的插曲
22:39:15 <老社> 爵士的臉上從懷疑,到驚訝,到最後若有所思
22:39:30 <老社> “你們先回去休息吧。”他如是吩咐道。
22:40:11 <老社> “對了,船長剛才說,我們前面有個島,應該傍晚就能到了,我們打算上去拿點淡水。”
22:40:23 <郭比特> (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有城府了
22:40:44 <老社> “或許上岸會讓你們舒服一點。”
22:40:53 <希尔鲁> “或许吧。”
22:40:58 <老社> (其實除了中二要找神劍,這傢伙的智商還是挺高的(
22:41:12 <老社> ================================黑幕拉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