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地狱叛军】log2 银鸦遗志  (阅读 942 次)

副标题:

离线 月夜白雨

  • 萝莉控绅士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2332
  • 苹果币: 8
【地狱叛军】log2 银鸦遗志
« 于: 2016-07-15, 周五 11:24:54 »
<Jackdaw|DM> ——————————————————————————————
<Jackdaw|DM> 第一周,第一日,晨
<Jackdaw|DM> 银白色的面具,银白色的装束,奇妙的人影打破破旧仓库的屋顶,在皎洁月光的照耀下华丽的现身。
<Jackdaw|DM> 寒鸦在仓库里起舞,每次行动便留下一个洞穿的咽喉,暗红色的血像玫瑰的花瓣一样飞散,却丝毫没有沾染那身白衣。
<Jackdaw|DM> “……白银之志,水晶之心,以此为誓……”
<Jackdaw|DM> 空灵的声音回荡在灰暗的仓库里,安抚了惊恐的心
<Jackdaw|DM> ………………
<Jackdaw|DM> …………
<Jackdaw|DM> ……
<Jackdaw|DM> 月桂突然惊醒,清晨的第一道阳光已经透过窗户照射在床头。
<Jackdaw|DM> 自从那一夜,月桂的每次梦境都在重复这个画面。那首歌始终缭绕在她的心头,但已到了别离的时刻。金塔格已不再适合逗留了 ,离城的准备已经就绪,今日就可以
<Jackdaw|DM> 床头柜上,摆放着一封信,月桂没有印象昨天有收到过信件。翻开一看,寄件人写的是——
<Jackdaw|DM> 寒鸦
<Jackdaw|DM> 封着信封的火漆用的是蓝色蜡烛,散发着一股香草的香气,火漆的形状很像一只展翅的鸟
* 瑪兒黛 就那麼坐在床邊,沒有打開信件
* 瑪兒黛 心中大約已經有了些預感,看來命運終將要把自己留在這個即將陷入混亂的地方……
* 瑪兒黛 好一會兒才打開了信件

<Jackdaw|DM> 信件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一句话:“在克里萨利书卷,就能找到你所想要的线索”
<Jackdaw|DM> 字迹相当工整,但就像那些书店里卖的书籍一样,没有任何特色
<Jackdaw|DM> 你很熟悉克里萨利书卷,那里是你最常去寻找关于那首歌的文献的地方
<Jackdaw|DM> 一来二往的,店主南蒂·克里萨利与玛儿黛这个身份也十分熟悉
<Jackdaw|DM> 虽然每次去都是徒劳无功,不过你仍然找到了许多歌曲的谱本
<Jackdaw|DM> 或许哪一天会用上吧,你誊抄了那些,与自己随身携带的物件放在一起
<瑪兒黛> “啊,命運啊……或者是寒鴉,你到底要將我帶向何方呢?”
* 瑪兒黛 將本已整理好的行李蓋上,簡單地梳洗過後,帶上平日裡隨身的那些物事
* 瑪兒黛 便沒有遲疑地望著目的地前進
<瑪兒黛> “但是,總會是首能夠流傳的詩歌吧。”

<Jackdaw|DM> —————————————————————————————
<Jackdaw|DM> 克里萨利书卷并不大,小小的店面被书籍卷轴和药水塞满
<Jackdaw|DM> 书卷的正门,悬挂着一张卷轴
<Jackdaw|DM> “传送术卷轴”
<Jackdaw|DM> 南蒂因为一次意外的抄录超水平发挥所制作的卷轴
<Jackdaw|DM> 据说算是她的得意之作,目前正在寻找一个合适的买主
<Jackdaw|DM> 她是这么说的
<Jackdaw|DM> “玛儿黛,这么早过来了?”
<Jackdaw|DM> 戒严似乎并没有太影响这里
<Jackdaw|DM> 柜台之后,知性的女性放下了手中的鹅毛笔,向玛儿黛问好
<Jackdaw|DM> 南蒂·克里萨利,这间店的主人,已经四十岁了却还像是二十多岁的容貌
<瑪兒黛> “嗯哪……本來打算就著清晨的微光離開這兒的,但收到了一位老朋友的信呢。”
<瑪兒黛> “所以……打算再多留一會兒吧。”

<Jackdaw|DM> “所以,你是来找TA的?”
<Jackdaw|DM> 店主人的声音稍微低沉了一些,空着的手推了推金丝边眼镜
<瑪兒黛> “嗯?”
* 瑪兒黛 歪了歪頭。

<Jackdaw|DM> “那在内间等一会儿吧。”南蒂露出了笑容
<Jackdaw|DM> 打了一个响指,通往克里萨利书卷内部的房门便已打开
<瑪兒黛> “嗯。”
<Jackdaw|DM> —————————————————————————————
<Jackdaw|DM> 第一周,第一日,下午
<Jackdaw|DM> 凡斯佩修斯所说的没错,活着的瑞克萨斯维克多,的确价值不菲——5000金币的通缉并不是小钱。虽然和他自己的人头相比 ,这些钱只是沧海一粟。
<Jackdaw|DM> 瑞克萨斯带着众人穿过几条连葛兰雪都不甚熟识的通道,最终掀开了一个暗门,那暗门顶上,便是克里萨利书卷的储物库。
<Jackdaw|DM> 玲琅满目的卷轴和藏书堆积着,散发着一股淡淡的书香味。
<Jackdaw|DM> “那个人已经到了,不过还没有薇奥拉的消息。”知性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克里萨利书卷的主人似乎知道了你们的到来。
* 英格拉姆 张大嘴看着周围的储藏物
<葛兰雪> “左转右拐的……这股味儿……”
* 葛兰雪 捏住鼻子

<Jackdaw|DM> “咳,咳。外面出了大乱子,希望她可以安全回来。”
<黑鴉> "這可真是..."
<Jackdaw|DM> 瑞克萨斯熟练的推开暗门旁边的另一个门,钻了进去
* 黑鴉 謹慎的環顧著,思考這個發展的利害
* 葛兰雪 左右看看,用手比划着,似乎在回溯之前走过的道路,想凭想象来确认自己现在的所在地
<葛兰雪> “呜哇,这里还有暗门。”
<葛兰雪> “嗯……等等,这边……”

<Jackdaw|DM> 这里的确是克里萨利书卷没有错,但葛兰雪第一次知道居然有直通店面内部的通道
* 黑鴉 在心中暗記開門的手法,沒有再作聲
<英格拉姆> “所以……这是到了……什么地方呀……”
<葛兰雪> “嘛,虽然过程有些不同,不过可是脱险了哦,戴面具的。”
* 英格拉姆 小声嘀咕道
<Jackdaw|DM> “不要想在这里偷东西,提夫林,会被电的。”
* 黑鴉 以一步,或是舉手足以制服瑞克薩斯的距離,跟在後方。
* 葛兰雪 戳了黑鸦的肩膀
<葛兰雪> “呸——那些长霉的破纸片我才懒得偷”
<葛兰雪> “喂,你去哪,戴面具的”
* 葛兰雪 跟着跟着瑞克萨斯的黑鸦走

<黑鴉> "...誰知道呢。也許現在踏入的,才是真正的危險。"
* 黑鴉 沒有理會葛蘭雪的索討,專注於瑞克薩斯的動作

* 英格拉姆 跟在人群里,思索“你们都到了”是什么意思
* 艾尔芙娜茵 小心的背着剑,尽可能的避免撞上些什么东西
<Jackdaw|DM> 瑞克萨斯摸了一条毛巾,擦掉了脸上的血污,随后又打开了一道暗门
<Jackdaw|DM> 出现在四个人眼前的是一间简朴的会客室
<茜妲菈> "這暗門也麼真多"
<英格拉姆> “简直就像……地下城一样了……”
<葛兰雪> “窝藏逃犯是再合适不过了呢。”
<Jackdaw|DM> 地上铺着一张没有花纹的地毯,房间的四边都放有椅子
<Jackdaw|DM> 暗门的旁边则有着一张书桌
<Jackdaw|DM> 书桌上摆着一个印有维克多家族徽记的箱子
<Jackdaw|DM> 不过这些都并不让你们惊讶
<Jackdaw|DM> 令你们惊讶的是,这间会客室里,已经有一个人在等着你们
<Jackdaw|DM> 而那个人也同样以惊讶的表情看着衣服上沾着血的瑞克萨斯,和鱼贯而入的你们
<英格拉姆> “这……这是,玛尔黛小姐 吗?”
<黑鴉> "......"
<英格拉姆> “为什么您会……”
<Jackdaw|DM> 房间里以黑鸦的视角来看,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艾尔芙娜茵> “瑞克萨斯先生,请问把我们带到这里来,您到底有什么目的?”
<Jackdaw|DM> 可能奇怪的地方便只有这道暗门了吧
* 艾尔芙娜茵 用怀疑的眼光扫视了一下房间里的那个人
* 黑鴉 挑選了一張椅子坐下。
<黑鴉> "我想,也是該進行說明的時候呢,薩斯先生。"

<Jackdaw|DM> “请随意坐。”
<瑪兒黛> “大概是命運的指引吧?嗯……開玩笑的。是有人指引我來這裡的。”
* 葛兰雪 在黑鸦旁边坐下,一副‘没拿到钱才不会放你逃掉’的表情
<英格拉姆> “哦……”
<Jackdaw|DM> 瑞克萨斯似乎终于从之前的创伤中缓了过来,他坐到书桌旁的椅子上
* 瑪兒黛 神態輕鬆又慵懶
* 英格拉姆 带着满脑子的疑问就近拉开椅子坐下
* 艾尔芙娜茵 坐到黑鸦的另一边,把剑放在触手可及的位置
<Jackdaw|DM> “非常感谢你们及时拯救了我……我知道你们肯定有很多疑问,不过,你们的聚集,还有和我的相遇,都不是巧合。”
<Jackdaw|DM> “我已经关注你们数天了,也跟着你们参与了抗议示威。突然爆发的那场骚乱,让我没办法和你们联系……但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
<茜妲菈> 黑鴉: "治療術的效果可能無法一併消除失血帶來的疲勞,但您所呈現的這一切可讓人帶來許多的疑問。"
<Jackdaw|DM> “请看这个……”
<Jackdaw|DM> 瑞克萨斯举起他戴着手套的手
<Jackdaw|DM> 那是一只黑色手套,手心处绘制着一只展翅的渡鸦
<英格拉姆> “这个是……?”
<Jackdaw|DM> “白银之志。”
<Jackdaw|DM> 他念诵了一句口令,手套散发出蓝色的光芒
<葛兰雪> “看起来像是某种戏法”
<Jackdaw|DM> “……用这只手套,我可以看到被‘银鸦’选中的人。”
* 茜妲菈 黑鴉沒有再言語,以手指撐著下巴,專注想著瑞可薩斯可能的目的。
<艾尔芙娜茵> “银鸦?ta不是已经……”
<Jackdaw|DM> “你们身上被打上了特殊的‘魔法印记’。”
* 艾尔芙娜茵 一惊
<Jackdaw|DM> “也许是袭名者,也许是本人,但我知道TA的指引是对的。”
<英格拉姆> “什么?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英格拉姆> “这这这……”

<葛兰雪> “哈?什么?印记?”
* 葛兰雪 眯起眼睛
<葛兰雪> “你是说我身上也有?”

<Jackdaw|DM> 瑞克萨斯脱下了手套,摆在书桌上“如果你们不相信,可以自己试一试。这个印记也可以通过这只手套消除。”
<艾尔芙娜茵> “瑞克萨斯先生,您如何证明您所说的一切属实呢。”
<英格拉姆> “可是……选中是什么意思?”
<葛兰雪> “我先试试”
* 葛兰雪 起来一把抢过手套
<葛兰雪> “要怎么用?说那个什么白银之志?”

<茜妲菈> 黑鴉:"印記?這倒是有趣。假設您所言為真,那我們是否該防備巴基萊發現這印記的管道?"
<瑪兒黛> “噢……所以我也是嗎?你口中的銀鴉……”
<Jackdaw|DM> 话音刚落,葛兰雪的眼前便出现了与那手套印记相同的数个印记,分别落在在场所有人的左肩上
<英格拉姆> “咦???”
<葛兰雪> “这是什么时候?!”
* 英格拉姆 依然惊奇不已,但得到解说后,便集中精神,开始分辨眼中的印记
<黑鴉> "這可真是讓人意外呢"
* 葛兰雪 拿着手套怒视着那个叫什么瑞克萨斯的家伙
<Jackdaw|DM> 英格拉姆集中精神,发现在所有人的肩膀上都有咒法系的灵光
* 黑鴉 思考著除去的手段和繼承銀鴉之名可能帶來的優勢。
<Jackdaw|DM> 而那只手套上更强烈一些
* 葛兰雪 用手抹抹肩膀
<英格拉姆> “这是什么时候……”
<Jackdaw|DM> 葛兰雪手轻轻一抹,便将那印记抹去
* 英格拉姆 用右手去扣一扣肩膀上的印记
<Jackdaw|DM> “我不知道,事实上,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这件事。”
<黑鴉> "先不論是怎麼做到的,但這又證明了甚麼呢?"
<葛兰雪> “还好,是可以擦掉的”
* 葛兰雪 把手套放回到桌上

<Jackdaw|DM> “如我之前所说的,你们是被选中的拥有特殊能力的人。”
* 黑鴉 雙手交叉著放在胸前,仔細的聽著瑞克薩斯的解釋
<Jackdaw|DM> “而我……真的需要你们的力量。”
<Jackdaw|DM> “让我正式介绍一下自己吧。”
<Jackdaw|DM> “我是瑞克萨斯·维克多,直到上周灰烬之夜之前,我还是这座城市的贵族。我的家族的宅邸在那个灾难之夜中被烧成了平地—— 我因为在白石学院学习逃过了一劫
<Jackdaw|DM> “这股精神,是我们必须要保留的。但斯戎家族的行动已经迫使许多义士转入地下。而可以领导起义的风暴的人,像是吉莉雅市长大人和我的父母,现在最好的可能
<艾尔芙娜茵> “唔……”
<葛兰雪> “啊,那几场火灾”
* 葛兰雪 似乎有所耳闻

<英格拉姆> “灰烬之夜……我听说过,贵族那边发生了很大的火灾……”
<Jackdaw|DM> “根据我母亲的遗志,我应该接过她的任务”
<Jackdaw|DM> “但我承担不了这些……”
<Jackdaw|DM> “我知道我只是一个学者,而不是一个领导者。”
* 黑鴉 保持著保留的態度,思考此人各種可能的目的。
<Jackdaw|DM> “就在我迷茫的时候,出现了这只手套。”
<黑鴉> "這是由誰傳與給您?"
<瑪兒黛> “嗯,看來是清掃政敵的手法呢……如此說來,在座的各位肯定在某一方面都有著長才,但小女子不過是一介歌姬,又能作得了什麼呢?”
<Jackdaw|DM> “所以我相信,我所找到的你们,是那些能够领导起义的人……是能够拯救金塔格的人。”
<葛兰雪> “是啊,革命什么的,听起来也不像我这种一等大良民能做出来的事情呢。”
<英格拉姆> “任务……起义?”
<黑鴉> "繼承銀鴉的遺志嗎..."
* 黑鴉 看了一眼周圍,快速的計較起利益得失
* 黑鴉 心中底定了甚麼,站了起來。

<英格拉姆> “可是……斯戎家族的势力太强了……就凭我们的话也……”
<黑鴉> "諸位。"
<Jackdaw|DM> “我的母亲,是卷宗圣教团的领导者之一……她所留给我的遗物,我相信能够帮助我们对抗斯戎家族。”
<黑鴉> "先不論個人的意願,我想諸位都同意,在巴基萊此位狂人的統馭之下,這座城市已沒有未來可言。"
<葛兰雪> “嘛,关于那家伙是个疯子,姑且还是认可的。”
<英格拉姆> “说的也是……的确会越来越难,就连剧院都……”
<艾尔芙娜茵> “黑假面的先生,我承认您的说法。”
<Jackdaw|DM> “玛儿黛小姐,我相信你也一定有非凡之处……虽然不知道你所追求的是什么,但加入我们一定能帮助你跟接近你的目的。”
<黑鴉> "那麼,若僅因個人力量微薄,而不起身反抗,那僅僅只有坐以待斃,又或遠走高飛一途。"
* 瑪兒黛 耳邊彷彿響起那首令人懷念的歌曲……
* 瑪兒黛 輕抿嘴唇,半晌才微微頷首
<瑪兒黛> “確實呢……”

<黑鴉> "而至少以在下雙眼見證,諸位都並非坐以待斃又或僅僅無能之人。"
<英格拉姆> “逃走的话……不行啊……这里就是家啊”
<葛兰雪> “不如说攒够钱之前也不方便逃走呢。”
<葛兰雪> “哪怕是逃难,也是要这个的。”
* 葛兰雪 比划着钱的手势

<黑鴉> "可能在絕境來臨之前,也許真的僅會被逼至逃離一途,但眼下的情況...我相信我們尚還有一搏之力。"
<Jackdaw|DM> 瑞克萨斯拉开书桌的抽屉,从中小心的取出一张纸条
<Jackdaw|DM> “我想这个……是最好的起点。”
<Jackdaw|DM> 瑞克萨斯取出的纸条是一封信,他清了清嗓子,缓缓的朗读
<Jackdaw|DM> 我亲爱的儿子
<Jackdaw|DM> 如果你正在读这封信,我想我所担心的事已经发生了,而我应该已经死了。
<Jackdaw|DM> 多年来,我一直是卷宗圣教团的成员,并致力于 将金塔格从切利亚斯的统治中解放出来。
<Jackdaw|DM> 我对金塔格隐藏的历史了解甚多,并担心着,不久之后,这座城市便需要白银渡鸦的复苏。
<Jackdaw|DM> 你也许没有听说过白银渡鸦——很少人听说过。大多数提到它的文献都被斯戎家族的人篡改销毁了,但在内战中,白银渡鸦 保证了金塔格的安全。他们那时候是金塔
<Jackdaw|DM> 不要相信政府声称的那样,吉莉雅市长大人并没有抛弃我们。
<Jackdaw|DM> 她的失踪意味着更多的黑暗将笼罩金塔格,而试图对抗巴基莱 的人将置身于危险之中。
<Jackdaw|DM> 内战时期,白银渡鸦在金塔格城内有许多隐藏的据点。我已经确认了其中一个——就隐藏在如今被称作好侍从马厩的建筑下 方。
<Jackdaw|DM> 如果你正在读这封信,我想我已经无法追寻更多的答案了。我的孩子啊,去寻找那些会帮助你的英雄,搜索马厩之下的据点。如果我的研究是正确的,你会找到更多
<Jackdaw|DM> 署名:波尔恰·维克多
<黑鴉> "...巴基萊向我們許諾秩序,他向我們許諾和平,所要求的不過是我們的服從和沈默。而現在呢,他所許諾的演變成了無盡的迫害。如果我們僅只是這樣順從的沉默下去,
<Jackdaw|DM> 朗读完之后,瑞克萨斯将信展示给所有人看
* 黑鴉 在瑞克薩斯朗讀完後,黑鴉說道
<英格拉姆> “所以……需要我……需要我们,去奋斗吗”
<Jackdaw|DM> 信的字迹很潦草,笔迹也很新,但无疑是波尔恰女男爵所写
<葛兰雪> “道理我是懂嘛,不过这听起来相当危险啊”
<艾尔芙娜茵> “吉莉雅大人!瑞克萨斯先生!您刚才有提到吉莉雅大人是吗?请问您有更多关于吉莉雅大人的消息吗?”
<黑鴉> "我同意,也希冀各位能一併,至少為了我們的家鄉,我們所愛的人去努力些甚麼...當然" 轉頭望向葛蘭雪。
* 葛兰雪 斜眼瞄了慷慨陈词的黑鸦和贵族,抬起小指挖了挖耳朵
<Jackdaw|DM> “是的……但我并不知道更多。事实上,我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才知道我的母亲对我隐藏了这么多。”
<黑鴉> "就我記憶所及...白銀之鴉似乎並不為資金所困擾...妳想想,灰燼之夜逃離的貴族,如果我們能吸引他們的支持,靠著在外地的資產..."
<Jackdaw|DM> “不过……我觉得既然那么多的迹象都没有错误,吉莉雅市长大人应该也不会那么简单便逃亡或者死去。”
<艾尔芙娜茵> “是吗……”
<黑鴉> "我有一位...友人如此說過...甚麼小偷小盜,做一輩子都比不上真正幹一筆大的"
* 黑鴉 微笑著說到

<瑪兒黛> “看來……各位之間的關係稍稍有些…嗯,奇妙呢。”
<葛兰雪> “……说是这么说吧……”
* 瑪兒黛 看著之間彷彿瀰漫著某種閃光焰火的兩人,又望另外兩位看了看。
<英格拉姆> “我的师傅被斯戎家族抓走了……我想救回他。我想保护这座城市。如果银鸦有办法的话,我会努力的,必须努力啊”
<英格拉姆> “维克多先生。请帮助我们吧”

<Jackdaw|DM> “如果各位接下来帮助我去探索白银渡鸦的据点,我想我能提前提供一些帮助……”
<Jackdaw|DM> 维克多将书桌上那个很显眼的华丽箱子抱在怀里
<艾尔芙娜茵> “我、我本应是秩序和法律的守护者……这种事情……这种事情……”
<黑鴉> "騎士小姐"
<艾尔芙娜茵> “是?”
<黑鴉> "作為秩序和法律的守護者,妳不認為才更該推翻那個將秩序與法律為己濫用的暴君嗎?"
<英格拉姆> “那种随口发布的法律,我才不会承认的。法律应当是人们共同制定的才对”
<黑鴉> "激流騎士團...妳可能聽聞? 他們還有許多人被關在巴基萊的黑牢之中。"
<艾尔芙娜茵> “什——!他们还活着吗!”
<黑鴉> "為了對抗惡法,為了拯救同志,這豈不是大義所歸?"
<瑪兒黛> “唔……”
<葛兰雪> “嘛,你们说什么大道理之类的我不喜欢听,不过分成合理的话……”
* 瑪兒黛 目光轉到黑鴉身上
* 葛兰雪 摸摸下巴
<瑪兒黛> “這可真是位舌燦蓮花的紳士呢……”
* 黑鴉 笑了
<黑鴉> "就容我當成稱讚收下吧,美麗的女士"

<Jackdaw|DM> “那么……”
<Jackdaw|DM> 瑞克萨斯表情突然变得严肃
<Jackdaw|DM> “我是否可以认为,各位同意了我的请求,愿意去探索那个隐藏着秘密的据点了呢。”
* 黑鴉 嘆了口氣,轉往葛蘭雪
<英格拉姆> “……我同意,如果这是一个机会的话”
<黑鴉> "不論找到甚麼,假設涉及錢財的部分,我的那份的半分歸妳。"
<艾尔芙娜茵> “我、我——”
* 艾尔芙娜茵 深呼吸

<葛兰雪> “哎呀,这位少爷开了金口,那我也只能上船了呢”
* 葛兰雪 似乎立刻变得很积极的样子

<瑪兒黛> “既然已經來到這裡……那麼,也沒有在這裡退出的理由呦。希望這會是能夠好好流傳下去的故事呢。”
<黑鴉> "沒有舞蹈的革命,是不值得發動的革命呢。"
<艾尔芙娜茵> “在找到吉莉雅大人的踪迹,以及解救出激流骑士团的诸位之前,请允许我与诸位同行。”
<英格拉姆> “那,这边的骑士小姐……我的师傅也被抓走了,要是见到的话,能请一起救助一下吗”
<Jackdaw|DM> “那么请收下这个,作为预先支付的报酬吧。”
<Jackdaw|DM> 瑞克萨斯打开了箱子
<Jackdaw|DM> 里面依序放着数个物品
* 黑鴉 沉默了一陣,又拍了拍英格拉姆的肩膀
<艾尔芙娜茵> “我会尽力为你提供帮助的。”
<葛兰雪> “维克多家的小哥也很上道嘛”
* 艾尔芙娜茵 对英格拉姆许下承诺
<Jackdaw|DM> 首先是一只代表维克多家族的戒指,比葛兰雪从瑞克萨斯身上摸走的还要华丽几分
<英格拉姆> “谢谢,太谢谢了”
<Jackdaw|DM> 第二个,是一柄做工相当考究的银制匕首
<Jackdaw|DM> 匕首的柄部同样雕刻着维克多家族的徽记
<Jackdaw|DM> 第三个,是一对护腕
<Jackdaw|DM> 淡淡的光芒表现出这是一件魔法物品
<Jackdaw|DM> 最后,应当还有一个物件的地方是一个空位
<Jackdaw|DM> 维克多解下了脖间的项链
<Jackdaw|DM> 取出了一柄柄部是卷轴样式的钥匙
<Jackdaw|DM> “……这是我母亲留给我最后的遗物,我想要保留它。”
<Jackdaw|DM> 他的言语有些沉重
<Jackdaw|DM> “那一夜之后我回到过家族的宅邸,但……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英格拉姆> “那就更不应该拿出来了呀”
<Jackdaw|DM> “原本这些根据我母亲的意思应该都交给你们,不过希望你们能让我保留。”
<英格拉姆> “不敢当,我不会拿走本应属于您的东西的”
<黑鴉> "那是自然,維克多先生...不過恕我冒昧,這把鑰匙,開的是?"
<Jackdaw|DM> “原本是开启宅邸用的万能钥匙……现在就只是一个装饰品而已。”
<Jackdaw|DM> “以及,谢谢。”
<黑鴉> "失禮了"
<Jackdaw|DM> 瑞克萨斯将钥匙挂回脖子上
<Jackdaw|DM> “如果你们需要休整的话,这里可以作为暂时休息的区域,至少短时间内南蒂女士允许我在这里逗留。”
<Jackdaw|DM> “不过我还是希望,能够尽快开始对好侍从马厩的探索。”
<Jackdaw|DM> 说完了这些,瑞克萨斯像是用完了所有的力气,倒在书桌上,昏睡了过去
<瑪兒黛> “看來,你們可是經歷了辛苦的一夜呢。”
<葛兰雪> “……”
<黑鴉> "晚安,維克多先生" 幫貴族披上了披肩,轉身朝向其餘五人。"那麼...諸位,如果有這個榮幸的話。"
<英格拉姆> “所以说……?”
* 黑鴉 做了一個躬身請走的手勢
* 葛兰雪 偷偷掀起贵族小哥的衣服看看伤情
<黑鴉> "SHALL WE?"
<Jackdaw|DM> 瑞克萨斯身上的伤口虽然通过治疗药水恢复了,但失血的情况和严重的疲劳,他仍然需要一段时间的休息来恢复精神
* 瑪兒黛 微微頷首
<葛兰雪> (w)“看起来那药还挺管用的”
<英格拉姆> “那个……?”
<艾尔芙娜茵> “黑假面的先生,我想要再去打听一下关于激流骑士团的诸位的消息,请允许我暂时失陪了。”
<瑪兒黛> “那麼,請務必小心呦。”
<葛兰雪> “我以为是一同行动呢,巨剑小姐。”
<黑鴉> "騎士小姐..."
* 葛兰雪 看到厉害的货色要走,有点紧张
<艾尔芙娜茵> “不是骑士,是扈从。”
* 艾尔芙娜茵 习惯性的纠正黑假面的说法

<黑鴉> "我們非常需要倚靠您的戰力,而且請思考一下,如果我們能在馬廄搜索到任何對反抗巴基萊提供幫助的東西,也可能一併對營救您的同伴有所幫助。"
* 黑鴉 習慣性的同意後繼續無視
<黑鴉> "再來就是,您的裝扮實在顯眼了點,在城外搜索力道增強的現在,我並不推薦您孤身..."

<英格拉姆> “至少……我看大家好多人还有伤在身,回复一下再去吧……”
<艾尔芙娜茵> “呃……”
<英格拉姆> “也可以做点准备什么的……”
* 黑鴉 婉轉的點了點巨劍
<艾尔芙娜茵> “好的,我明白了……”
<葛兰雪> “今天这个维克多的贵族小哥没有被杀或者被抓,我觉得市长大人肯定会加派人手巡查的,不如趁着那边的骚乱刚结束,先下手为强呢。”
<英格拉姆> “也有道理啊……不过,千万不能再起冲突了吧”
<艾尔芙娜茵>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拖时间对我们不利。”
<瑪兒黛> “嗯……也許我是有些方法避開戰鬥,不過各位還是得小心行事呢。”
<黑鴉> "就這樣吧,快速的探看馬廄到底埋藏了甚麼秘密後,我們就回來休息。"
<葛兰雪> “嘿嘿,走下水道的话,肯定能绕过那些白痴士兵的”
<瑪兒黛> “下水道……嗎。”
<葛兰雪> “而且,好侍从马厩,是红瓦区的,咱家就在那边”
<葛兰雪> “士兵也不会搜到那边吧。”

<黑鴉> "那麼既然諸位都已經同意,那就讓我們盡速動身...我也看過英格拉姆先生的手法,就期待您的技法了。"
<Jackdaw|DM> 统筹了意见之后,众人都同意越快行动越容易掌握主动
<英格拉姆> “我……我可不太会……”
<Jackdaw|DM> 便在葛兰雪的带领下,通过克里萨利书卷的暗门,进入下水道
<Jackdaw|DM> 悄声无息的躲过金塔格守卫队的搜索,进入了红瓦区
<Jackdaw|DM> —————————————————————————————
<Jackdaw|DM> 第一周,第一日,下午
<Jackdaw|DM> 红瓦区似乎并没有受到早上暴动的影响
<Jackdaw|DM> 路上的行人神色都很正常,街上也没有巡逻的守卫队
* 茜妲菈 隱去身形跟在黑鴉之後
<Jackdaw|DM> 穿过几条有着相当多年历史的巷弄,五人来到了,好侍从马厩的所在地
<Jackdaw|DM> 好侍从马厩是个相当大的废弃建筑
<Jackdaw|DM> 这座建筑已经向着左边偏斜
<茜妲菈> 靠著隱形的能力,時不時飛上天空探查著士兵的行徑
<Jackdaw|DM> 屋顶的木板也有不少破洞
<Jackdaw|DM> 相当有年头的木制墙壁只要一阵风吹过,便开始不停的吱呀作响
<Jackdaw|DM> 透过正门口的几个破洞
<Jackdaw|DM> 散发出陈年马尿的臭味
* 黑鴉 盡量挑尋隱密的巷弄穿越著
<Jackdaw|DM> 几张烂掉的皮椅和桌子随意的被抛弃在马厩前
<Jackdaw|DM> 同样散发出阵阵恶臭
<Jackdaw|DM> 没错,这里完美的表现出了一个闹鬼的地方所应有的所有素质
<黑鴉> "所以按照所給予的位置..."
<Jackdaw|DM> 玛儿黛突然想起了一些关于这里的知识
* 黑鴉 順著瑞可薩斯所提及的遺言中的資訊搜索著
<Jackdaw|DM> 这里在很久很久以前,是一座位于金塔格城外的屠宰场
<Jackdaw|DM> 在金塔格扩城之后,被朱利亚克家族买下
<Jackdaw|DM> 改名为“好侍从马厩”
<瑪兒黛> “啊,這裡……”
<Jackdaw|DM> 曾经,这里是最繁华的马匹交易市场和集市的中心
* 瑪兒黛 輕聲細語地告知同伴們這裡的往事
* 茜妲菈 飛向四周查詢其他入口
<Jackdaw|DM> 但自从切利亚斯内战爆发,朱利亚克家族衰落之后,便废弃了
<Jackdaw|DM> 距今也有近六十年的历史
<英格拉姆> “是这样啊……”
<英格拉姆> “时代有点久远呢”

<Jackdaw|DM> 黑鸦和茜妲菈绕着马厩转了一圈
<Jackdaw|DM> 发现马厩的正门和后门都上了锁
<葛兰雪> “嘛,反正现在就是一间破房子而已。传说闹鬼——并且上锁。”
* 葛兰雪 走到门锁前面开始鼓捣

<Jackdaw|DM> 而且即使经历了风霜,仍然非常坚固
<Jackdaw|DM> 不过正门口的大门已经有一些缝隙,有特殊技能的人大概可以穿过吧
<Jackdaw|DM> 葛兰雪掏出了开锁工具,但无论怎么摆弄都无法打开大门的锁,似乎生锈也影响了这个锁头
<英格拉姆> “我也……试一试?”
* 黑鴉 趁著一行尚未引起任何人注意前,盡速的搜尋進入的方法
* 英格拉姆 从袖子里摸出两根铁丝,接过来捣了一会儿
<英格拉姆> “啊,断了……”
<英格拉姆> “这个锁头……居然断掉了”
* 英格拉姆 看到锁直接掉下来了

<葛兰雪> “切——”
<Jackdaw|DM> 似乎被莫名好运关照着的英格拉姆,稍稍一碰便打开了马厩的锁
* 葛兰雪 好像嘴里的猎物被抢走一样瞪了英格拉姆
<艾尔芙娜茵> “我们抓紧时间吧。”
<英格拉姆> “别看我呀……看里面啊,里面”
* 黑鴉 留下茜妲菈在外面放風,進入了馬廄
<Jackdaw|DM> 推开马厩的两扇大门,眼前便是一个看似普通的马厩
<黑鴉> "所以,是提到了在馬廄的'下面'"
* 黑鴉 看向地板思索著

<Jackdaw|DM> 外面一共可以停放十三匹马,后面也有两间似乎是办公室的地方
<英格拉姆> “那么,是地道一类暗门之类的吗”
<Jackdaw|DM> 马厩的地板上满是厚重的灰尘,显然,这里很久没有人进入了
<黑鴉> "還不能肯定,先進行搜尋吧"
<Jackdaw|DM> 进行了一番短暂的搜索
<Jackdaw|DM> 卡萝在后面的第一间办公室里,找到了一行……足迹?
* 艾尔芙娜茵 呼叫大家都过来
<Jackdaw|DM> 而黑鸦,则在第二间办公室的屋顶,看到了一个闪闪发光的小东西
* 瑪兒黛 靜悄悄地跟在後頭,既不出聲,也很少四處張望
* 黑鴉 用心靈傳動喊上茜妲菈去取
* 英格拉姆 灰尘好大我蹲墙角去
<Jackdaw|DM> 足迹很小,不像是普通人类的脚印
<Jackdaw|DM> 更像是某种小孩子?或者是更小生物留下的
<艾尔芙娜茵> “这会是什么呢?”
<Jackdaw|DM> 茜妲菈轻笑着将那闪光的东西从屋椽上取下来
<葛兰雪> “如果是小孩子的话,从破洞钻进来的可能性就很大咯”
<Jackdaw|DM> 那是一枚白金戒指,上面刻着一个徽记
* 葛兰雪 跟着看足迹
<瑪兒黛> “也可能是跟小孩子差不多大的生物或者東西呢……”
* 黑鴉 接過後看著那閃光的東西,試著辨識那是甚麼
* 瑪兒黛 站在黑鴉身邊,默默地觀察著其手中之物
<Jackdaw|DM> 当然了,这个只可能是朱利亚克家族的戒指
<Jackdaw|DM> 这个已经消失了几十年的家族恐怕就剩下这最后的印记了
* 黑鴉 就著徽記思考
<艾尔芙娜茵> “顺着足迹去看看吗?”
<英格拉姆> “好啊”
* 黑鴉 一樣遣散隱形的小魔鬼到門外守候,看向另外一邊的足跡
<Jackdaw|DM> 而玛儿黛则知道,在那些喜欢搜集金塔格历史文物的收藏家手里,这枚戒指恐怕值很多钱
<Jackdaw|DM> 足迹即浅有小,有些还藏在那些充满尿味的破烂家具底下
<英格拉姆> “在家具下面吗?”
<Jackdaw|DM> 废了一番功夫挪开办公室里的垃圾
<Jackdaw|DM> 所有人发现,藏在灰尘和地板底下有着一个个的小洞
<瑪兒黛> “除了值錢以外倒是看不出太多別的……”
* 黑鴉 跟在兩人後面
<黑鴉> "嘿,那至少那個小賊會很高興..."

<Jackdaw|DM> 洞每个大概成人的脚的大小,不小心的话可能会一脚踩进去
<葛兰雪> “真是奇怪的洞”
* 黑鴉 走上前觀察那些小洞,看向了英格拉姆
* 英格拉姆 蹲在一旁戴上白手套研究洞是什么
<Jackdaw|DM> 那个洞相当深,从上面看完全看不到底
<黑鴉> "我記得,有個舞光的戲法,不知您是否知曉"
<瑪兒黛> “噢……”
* 瑪兒黛 輕輕轉動手指,讓微量的光化成蝶的形狀

<英格拉姆> “啊,对我说吗?叫我英格就好……”
<Jackdaw|DM> 洞的边缘有着奇怪的爪印,不过至少不是用来害人的陷阱
* 英格拉姆 同期地,聚集其了数个光球,照在空中
* 瑪兒黛 讓那些光蝶向洞中飛入
<英格拉姆> “哦哦,没想到玛尔黛小姐也这么厉害啊”
<Jackdaw|DM> 光蝶和光球深入奇怪的洞中
<瑪兒黛> “一些小小的把戲而已,不入流的。”
<黑鴉> "那麼..."
<Jackdaw|DM> 随后,便传来一阵可怕叫声
* 黑鴉 無視茜妲菈用心靈傳動抱怨連連的發怒,讓她再次進來並試著鑽入洞裡跟隨著舞光前進。
<Jackdaw|DM> 像是爪子抓在粗糙木板上发出的尖锐刺耳的声音
<英格拉姆> “噫!!!下面,下面有东西!”
<葛兰雪> “噫!闹鬼是真的么!?”
<英格拉姆> “不一定……这个痕迹……怕不是什么虫子之类的吧”
<Jackdaw|DM> 过了大约三分钟,黑鸦与茜妲菈的心灵连接突然中断了
<Jackdaw|DM> 发怒的声音戛然而止
<Jackdaw|DM> 无论黑鸦怎么再传话,都没有回应
* 黑鴉 沉吟著,思考會是甚麼東西被關在下面,用心傳詢問了茜妲菈,儘管她還是抱怨連連。
<英格拉姆> “艾尔小姐,这地板好像可以打穿,要不要试试看”
<葛兰雪> “等等——”
<英格拉姆> “这些小洞感觉是腐蚀掉的,然后根据下面的爪痕来看的话,很可能是某些大虫子之类的东西”
<葛兰雪> “要是砸地板的话,先后退一下不要到会被波及到掉下去的地方啊”
<Jackdaw|DM> 就在五个人围在马厩办公室里,对着黑洞讨论办法的时候
<Jackdaw|DM> 五人对面,原本以为是封闭起来的,堆满杂物的地方突然传出了声响
* 茜妲菈 感受到了連結斷開,黑鴉快速的戒備起來
<Jackdaw|DM> 一只巨大的野狗,带着另外几只稍小一些的狗,向着五个人冲来
* 茜妲菈 隨著聲響而起,抽出了懷中的匕首
<Jackdaw|DM> 卡萝与英格拉姆反应了过来
<艾尔芙娜茵> “小心!”
<Jackdaw|DM> 看见了那淌着口水,皮毛油光华亮,饥肠辘辘的野狗
<Jackdaw|DM> 战斗开始了!
<英格拉姆> “是野狗!”
<茜妲菈> "... " 依然擔憂著地底下的情況,但仍只能先應對眼前的威脅
<瑪兒黛-月桂> “比狼還要危險……。”
* 瑪兒黛-月桂 輕聲

<葛兰雪> “”
<葛兰雪> “这种野狗……要小心啊……”

<茜妲菈> "騎士大人,有勞了。"
<Jackdaw|DM|> —————————————————————————————
* 茜妲菈 用著匕首在手上旋轉了兩下,敏銳的踏步
* 茜妲菈 目前的昵称是 黑鴉代

<Jackdaw|DM|> 克里萨利书卷
<Jackdaw|DM|> 今天相当的清闲
<Jackdaw|DM|> 事实上除了早晨玛儿黛的来访,和中午那一批匆忙而来匆忙而去的冒险者之外
<Jackdaw|DM|> 就没有什么客人
<Jackdaw|DM|> 她也乐得清闲,专注于文献的阅读
<Jackdaw|DM|> 不过就在那群人通过暗道离开之后不久,正门口又来了一个客人
<Jackdaw|DM|> “啊,是你啊薇奥拉,怎么如此狼狈……”
<Jackdaw|DM|> 透过镜片的反射,来人身上沾满了血污
<Jackdaw|DM|> —————————————————————————————
<Jackdaw|DM|> SAVE
« 上次编辑: 2016-08-01, 周一 09:13:49 由 月夜白雨 »
我月夜白雨只想安静地过图书馆长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