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地狱叛军】log5 晨间小谈  (阅读 843 次)

副标题:

离线 月夜白雨

  • 萝莉控绅士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2332
  • 苹果币: 8
【地狱叛军】log5 晨间小谈
« 于: 2016-08-08, 周一 20:42:57 »
<Jackdaw|DM> ——————————————————————————————————
<Jackdaw|DM> 灰烬之夜是什么
<Jackdaw|DM> 灰烬之夜是一场可怕的灾难,同时也是一场伟大的胜利
<Jackdaw|DM> 伴随巴基莱闪电上任,一夜之间,金塔格易主
<Jackdaw|DM> 前市长失踪,所有的反抗势力毫无抵抗能力的覆灭
<Jackdaw|DM> 支持金塔格叛乱的势力也全被付之一炬
<Jackdaw|DM> 一丝线索都未留下
<Jackdaw|DM> 就像那据称只是听到女皇命令,立刻下来就任的巴基莱,对金塔格,早有十数年,乃至数十年的计划一般
<Jackdaw|DM> 对那一夜,了解最多的,就是那总是将自己面容隐藏在面具之下,令人摸不清城府的黑鸦
<Jackdaw|DM> 或者说,他的真实身份,萨里尼家的门客,凡斯佩修斯
<Jackdaw|DM> ——————————————————————————————————
<Jackdaw|DM> 灰烬之夜前,午间
<Jackdaw|DM> 萨里尼家族,金塔格的八大贵族之一,精通戏剧与娱乐业,在贾维斯小径有数处产业
<Jackdaw|DM> 家族内部盛产编剧与导演,金塔格最上流的娱乐圈,或多或少都会和这个家族有所联系
<Jackdaw|DM> 不过即使在家族内部也鲜少有人知晓
<Jackdaw|DM> 萨里尼家族的藏书室里,有着切利亚斯最大的魔鬼学文献收藏之一
<Jackdaw|DM> 据古老的传言说,萨里尼家族对魔鬼的役使和交易,与如今切利亚斯的王室斯戎家族,不相上下
<Jackdaw|DM> 当然,那是过去
<Jackdaw|DM> 即使是凡斯佩修斯,在多年潜伏的生涯中,对这一切也只是略知一二
<黑鴉> 大火焚燒了男人的過去。那卑微的,尋求苟活的,畏懼一切的孩子隨那一夜死去。但對男人而言,那日一切仍深植心內。
<Jackdaw|DM> 今天,乌罗拉女伯爵一反常态的相当安静,没有任何出行的计划,甚至自从昨天开始,便将自己反锁在房间里,不让任何人靠近
<Jackdaw|DM> 当然,这对下人和门客而言,是最好不过的事了,特别是凡斯佩修斯
<Jackdaw|DM> 门客的工作意外的包含了对女伯爵出行的安排,为此他没有少受女伯爵的责难
<Jackdaw|DM> 但,凡事反常必有妖,连续两天的不见人影不接客人,就像女伯爵在担心着什么事情的发生
<黑鴉> 現在的自己是被過去所造就的,而唯有背負起過去才有資格言語未來。即使那一切顯得如此不堪。
<Jackdaw|DM> 对机敏的凡斯佩修斯而言,自然是嗅到了空气中不对的气息
<黑鴉> 那個時候他還不知道會面對什麼,只是習慣性的,因為畏懼心而產生的過度謹慎。
<黑鴉> 他尋求家族裡由下人閒談傳來的訊息,試著編織起這一切不尋常背後的故事。

<Jackdaw|DM> 下人们大多只是开心能放松
<黑鴉> 於是男人小心的探尋那家族內成員,試著從他們之中獲取資訊。
<Jackdaw|DM> 这位乌罗拉女伯爵,对一切都苛求到了极致,就像她自己最著名的身份,戏剧批评家一样
<Jackdaw|DM> 至于家族内部的成员,基本也并不知晓乌罗拉女伯爵到底在想些什么
<Jackdaw|DM> 除了那位一向将自己锁在藏书室里的,女伯爵的千金
<Jackdaw|DM> “今夜会迎来巨变……魔鬼,要重新统治这座金塔格城了”
<Jackdaw|DM> 她被萨里尼家的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精神上有问题,自凡斯佩修斯来到萨里尼家,这位千金的衣食住行都未离开过那里
<Jackdaw|DM> 没有人提过她的名字,凡斯佩修斯也并不知道
<Jackdaw|DM> 她很少说话,总是在翻阅书籍,如果不是因为凡斯佩修斯意外了解到萨里尼家的历史,或许也不会与她有交流的机会
<黑鴉> 那女子的苛刻,也是男人寄身於下的主因之一。那氣焰產生的光芒越盛,背後的影子便越大,讓他足以安心的藏匿。
<Jackdaw|DM> “不想死的话就……逃吧,或者藏起来”
<黑鴉> 但就如所有懷抱秘密的人,他也需要傾吐的對象,那鮮有人接觸的女伯爵千金便成了最好的對象。
<Jackdaw|DM> 因为常年隐居而苍白的脸看着凡斯佩修斯的肩膀,一双眼睛黑暗而没有焦点
<黑鴉> 沒有人會重視她的言語,只是被遺棄到角落放任著發爛。這讓兩人有了莫名的相似之處。
<黑鴉> "您又作噩夢了嗎?又或是遭受欺辱了?"

<Jackdaw|DM> 凡斯佩修斯每次与她交流时都会觉得心头发凉,因为那个位置上,他的仆从,小魔鬼茜妲拉,就安静的坐在那里
<Jackdaw|DM> 茜妲拉很讨厌这个女人,总是在背后和凡斯佩修斯说她的坏话
<黑鴉> 漫不經心的翻閱著典籍,男人不太願意與女子對上眼,那總莫名的讓他心慌。
<Jackdaw|DM> 这次又被盯着之后,没有凡斯佩修斯的命令,她自己跑到藏书室外了
<Jackdaw|DM> 女性的目光回到自己的书籍上:“魂锚在动”
<Jackdaw|DM> 那本书凡斯佩修斯看不懂,上面用炼狱语书写,每个字都能看懂,但是不能理解联系起来的意思
<黑鴉> "魔鬼已經統治這個國家數百年了,而也將會繼續統治下去吧。" 他嘆息著。但又隱隱地覺得不安,那女子的話語雖然難解,但亦少有如此聳動之時。
<黑鴉> "您看到了什麼呢?"

<Jackdaw|DM> “魂锚在动”她又重复了一遍
<Jackdaw|DM> 然后这位萨里尼家的千金,不再理睬凡斯佩修斯,站起来,走进了更深处,门客和下人不允许进入的区域
<Jackdaw|DM> 她之前在看的书籍就这么被随意的丢在了地上
<Jackdaw|DM> 她经常做出这样的举动,每次都让负责打扫藏书室的下仆叫苦连连
<黑鴉> 男人撿起了書,胡亂的翻閱著,思考片刻,最後決定收入懷中。
<黑鴉> "魂錨…" 他希望那只是少女一貫的難解囈語。

<Jackdaw|DM> “这是偷窃行为噢,你的谨慎心呢”
<Jackdaw|DM> 茜妲拉发现女性离开,便又返回了凡斯佩修斯身边
<黑鴉> "現在沒有人會關切吧,那一貫打掃藏書室的僕役才被主人免職。"
<黑鴉> "至少,假設那萬一的機會她不是真瘋,我們就必需做下準備。"

<Jackdaw|DM> 这是灰烬之夜前的一个小插曲,凡斯佩修斯,也因此获救
<Jackdaw|DM> ——————————————————————————————————
<Jackdaw|DM> 灰烬之夜,夜
<Jackdaw|DM> 起火了,大火
<Jackdaw|DM> 第一个知晓的是茜妲拉,这个被凡斯佩修斯安排守夜的小魔鬼,第一时间便将他叫醒
<Jackdaw|DM> “维克多府邸起火了……大火”
<黑鴉> 男子迅速的起身,就如他早已預見如此。
<Jackdaw|DM> 熟悉的焦臭味传进凡斯佩修斯的鼻子
<黑鴉> 那背包的位置,準備的東西,都經過百遍的確認,他永遠在準備逃亡…
<Jackdaw|DM> 透过自己小隔间的窗户,都可以看到远方冲天的火光
<Jackdaw|DM> 街道上,仆役们在狂奔,一部分组织起来准备救火
<Jackdaw|DM> 但另一些住在绿荫区外的仆人,却疯狂的从远处朝这里聚集
<Jackdaw|DM> “死!死人了!!”
<Jackdaw|DM> “有人,在街头杀人!”
<黑鴉> 趴下了身子,那恐懼引出的腎上腺素讓心臟急速的跳動著,確認煙霧還未造成明顯影響後,他迅速的穿著起衣裳,獨自往外,確認離開的路線。
<Jackdaw|DM> 逃,要逃去哪里?地面上的混乱是最好的掩护
<Jackdaw|DM> 但如果带太多行囊却又显得古怪
<Jackdaw|DM> 是要永远从萨里尼家失踪,还是留一个回来的借口?
<Jackdaw|DM> 没等凡斯佩修斯有个结论,一队全副武装的骑士引起了他的注意
<黑鴉> 他沒有任何拯救他人的念頭,就連那千金也絲毫未出現在心中過,他只想著要逃離,逃離這一切,活下去,活下去…
<Jackdaw|DM> 刑柱骑士团……簇拥着另一个人影,阿斯蒂莫斯的邪徽
<黑鴉> 他低著頭,不欲引起注意,小心的邁著步伐。
<Jackdaw|DM> 从远处的火焰中,朝萨里尼府邸的方向走来
<黑鴉> 但那心跳聲不快的響起。
<黑鴉> 他的記憶湧現,幾欲作嘔。

<Jackdaw|DM> 出城的绿门被城市守卫队封锁
<黑鴉> 這一切都如同那一晚。
<Jackdaw|DM> 去往城里的城门在一群慌不择路的仆从冲进来之后,似乎也有一批金塔格守卫队在聚集
<黑鴉> 他看著遠方那被簇擁的人影,手腳冰冷。
<Jackdaw|DM> 一部分的守卫队已经形成了组织,开始控制绿荫区里的局面
<Jackdaw|DM> 眼看,有一批也已经往凡斯佩修斯的方向过来了
<Jackdaw|DM> “全部不要跑了!老实停下来接受盘查!”
<Jackdaw|DM> “传谣的人,根据市长大人的命令,可以立即执行死刑!”
<Jackdaw|DM> 这样的言语更加引起了恐慌
<黑鴉> 他心跳若停,看著薩里尼府第的方位。
<Jackdaw|DM> 凡斯佩修斯从与自己擦身而过的市民口中听到“是龙,天上,飞过了龙,它的吐息毁掉了维克多家……”
<Jackdaw|DM> 唯一的出口在档案馆后,正对着燃烧着的维克多府邸
<黑鴉> 他想到了那夜的惡魔,他嗅聞到了死亡。
<Jackdaw|DM> 而刑柱骑士,正沿着大街通过白门市场往最南方的萨里尼府邸前进
<Jackdaw|DM> 金塔格守卫队则在侧边的支路上盘查
<黑鴉> 慌忙無措般的,朝著自己唯一知道的退路跑去。
<Jackdaw|DM> “喂,你,慌慌张张的在做什么!”
<Jackdaw|DM> 一个一身装甲的守卫队用盾牌拦住了凡斯佩修斯的路
<黑鴉> "大人,這火都燒燒…起來了。" 故作著惶然無措的作態,但心中的恐懼卻遠比那些驚慌的市井之徒更盛。
<Jackdaw|DM> “那你还往那边去做什么,看你的装扮,是为哪一家服务的?还不快回去”
<黑鴉> "那那大龍…在天上…" 語無倫次般的應對著
<Jackdaw|DM> “什么龙,你想被砍头么?!”
<Jackdaw|DM> 守卫队拔出了剑,而不是通常的钉锤
<黑鴉> "是…是是,沒有,沒有,什麼都沒有,小的立刻回去。"
<Jackdaw|DM> “快滚,再让我看见你,市长大人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黑鴉> 像是被嚇傻般的,盯著劍揮著手,但已讓隱形的茜妲菈到了那人的身後
<黑鴉> "是是是…"

<Jackdaw|DM> 守卫队用盾牌用力一推凡斯佩修斯,然后准备转身离去
<黑鴉> 不甘的看著守衛的背影,男人放棄了襲擊的念頭,就著較為隱蔽的支道,順陰影地方潛行。
<黑鴉> 他緩慢的步回薩里尼家。

<Jackdaw|DM> 突然的遭遇也提醒了凡斯佩修斯自己的身份
<Jackdaw|DM> 当他沿路躲藏返回萨里尼家的时候
<Jackdaw|DM> 在大门口,看见那刑柱骑士团所保护的阿斯蒂莫斯司祭
<Jackdaw|DM> 那司祭就站在门口,一旁的是两股战战,就差尿出来的萨里尼家的仆人
<黑鴉> 他一直在逃避著,一切。
<黑鴉> 膽戰心驚的,畏懼所有人,所有一切,在夜中也往往被不安的夢魘所驚醒。

<Jackdaw|DM> “市长大人希望你的主人能把之前约定好的东西交给他”
<Jackdaw|DM> 司祭的声音是低沉的女声
<Jackdaw|DM> 凡斯佩修斯还注意到提到市长大人时,那个词汇是“他”
<黑鴉> 活下去的慾望混雜那母親死前的身影,那飛起的頭顱,和那少女坐在皇座之上,鄙視天下的身姿。
<Jackdaw|DM> “是……是是是……”
<Jackdaw|DM> 下仆晃晃悠悠的就往庭院里跑
<黑鴉> 混雜成了更為污穢而深沈的東西。那就像毒蛇般鑽入男人的心底。不斷的生成著毒液。
<Jackdaw|DM> 这时候,萨里尼府邸外一时间只剩下了藏在阴影中的凡斯佩修斯
<Jackdaw|DM> 和那个阿斯蒂莫斯司祭
<黑鴉> 他看著那個祭司。
<黑鴉> 各種混雜的情感,那困惑,交織著,而更多的仍是畏懼。

<Jackdaw|DM> 没过多久,贵族区的喧闹也被守卫队和刑柱骑士团控制
<黑鴉> 他踏出了一步,連自己也未曾想過的動作。
<Jackdaw|DM> 现在要想离开绿荫区,恐怕难上加难
<黑鴉> 他離開了遮蔽的陰影,往前踏出步伐,來到那個祭司的身前
<Jackdaw|DM> 那司祭就像没看到凡斯佩修斯一般,那覆面的头盔也看不出底下的面容
<黑鴉> 那是對抗意識嗎?連自己也未曾清楚,那普遍收盤
<Jackdaw|DM> “你是什么家伙,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黑鴉> 燃燒的恐懼與不安也未有澆熄。
<黑鴉> "下人乃是此間薩尼斯門下門客…"

<Jackdaw|DM> “我不想知道你是谁”
<Jackdaw|DM> “一个门客,这个时候从外面回来,是在做什么”
<黑鴉> "是呢,未曾想到會在次見到大人身影。"
<黑鴉> 單膝跪下 "…Her infernal majestrix。"

<Jackdaw|DM> “赞美魔界女皇陛下”司祭反射性的给出了回应
<Jackdaw|DM> 然后以更加怀疑的态度看着凡斯佩修斯
<Jackdaw|DM> “哼……你该不会是引起骚乱的反抗者吧”
<黑鴉> "良久未曾再有一見,能見到大人貴安實乃萬幸…不知是否為取回那大人之物?"
<Jackdaw|DM> “噢?”司祭语调稍稍抬高了一点,然后,凡斯佩修斯未反应过来的瞬间,一柄短剑的剑尖就指住了他的喉头
<Jackdaw|DM> “……没有人知道这件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黑鴉> "下人實乃溫謙恭良之人,怎可能會與叛亂扯上關係,再著,就今日展現之威,也怕不會有人再有次念頭。"
<Jackdaw|DM> 时间仿佛凝固了,凡斯佩修斯能明确感受到杀意,这个司祭,是想要拿走他的性命
<黑鴉> *造次念頭
<Jackdaw|DM> 后方的萨里尼大宅的大门发出声响
<黑鴉> "大人,這話就過了,此世之中,怎會有無人知曉之事,僅是願意透漏與否吧"
<Jackdaw|DM> 接着是两个人的脚步声
<黑鴉> "既然今日告知大人此事"
<黑鴉> "您該當知下人並非您的敵人才是。"
<黑鴉> "至於消息如何被下人知曉,我想大人您也有數才是。"

<Jackdaw|DM> “不,我对你并无印象,根据那位大人的命令……知晓者,皆是反叛者的帮凶,或者是成员”
<黑鴉> 吞嚥著唾沫。
<Jackdaw|DM> “而,反叛者,可以立即处死”
<Jackdaw|DM> “住手”
<Jackdaw|DM> 少女的声音拦住了那司祭要取走凡斯佩修斯性命的短剑
<Jackdaw|DM> “我,告诉他的”
<Jackdaw|DM> “他在这里,为我带文献”
<Jackdaw|DM> 凡斯佩修斯能听出来,是那位萨里尼千金的声音
<Jackdaw|DM> 然后就看到了穿着一身与她并不相称的贵族服装,披头散发而且光着脚的少女
<Jackdaw|DM> 这是凡斯佩修斯第一次见到这位千金离开藏书室
<黑鴉> "……" 無言的看著短劍。連自己都未曾知曉為何要如此犯險。
<Jackdaw|DM> 也是第一次见到她出现在天空下
<Jackdaw|DM> “书”
<Jackdaw|DM> 萨里尼千金看着凡斯佩修斯
<Jackdaw|DM> 那双凝视着他的眼睛像是死者的眼睛,所看的仿佛也是死者
<黑鴉> 沒有貳言,從懷中掏出了那本書籍,恭敬的獻上。
<Jackdaw|DM> “走吧”
<Jackdaw|DM> 她接过书籍,翻了翻,凡斯佩修斯好像能看见她长发下的嘴角好像还残留着口水
<Jackdaw|DM> 然后就不理一旁满头大汗的下仆,也不理那个司祭,就那么沿着绿荫区的主干道往前走去
<黑鴉> "……"
<Jackdaw|DM> “算你好运,那位大人会知道这件事的”
<Jackdaw|DM> 司祭发出冷笑声,凡斯佩修斯瞬间联想到了那令人毛骨悚然的人的面孔
<黑鴉> 帶著嘲弄意味的朝祭司躬身一禮。
<Jackdaw|DM> “啊——————”
<Jackdaw|DM> 带萨里尼千金出来的那位下仆,突然浑身燃起了火焰,在凡斯佩修斯的眼前,就那么活生生被烧成了灰
<Jackdaw|DM> ——————————————————————————————————
<Jackdaw|DM> “啊————————————”
<Jackdaw|DM> 不受控的,黑鸦被噩梦惊醒
<Jackdaw|DM> 今日,是集会之日的第二天,也是,一场大冒险刚刚结束的第一个早晨
<葛兰雪> “…………!!!”
* 葛兰雪 被某人的尖叫声吓醒,已经蹲在床铺上做好了开溜的准备

<Jackdaw|DM> 被六人从“蜂巢”里救出的天狗姐妹们,正睡着原本属于男人们的床铺
<英格拉姆> “啊——————————”被尖叫吵醒后也跟着尖叫了起来
<黑鴉> 疲倦欲死,帶著渾身的疼痛醒轉,但仍然勉強的下了床梳洗。
<Jackdaw|DM> 黑鸦与英格拉姆只能挤在原本用来放行李的空间
<英格拉姆> “不要吓我啊混蛋……咳咳咳……嗓子好疼”
<Jackdaw|DM> 就好像……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葛兰雪> “就是啊……还以为发生什么了呢,呵啊……”
* 葛兰雪 捂着嘴巴打呵欠

<艾尔芙娜茵> “怎么了?做恶梦了吗?”
<黑鴉> 男人的面貌並沒有刻意掩飾,唯僅不欲那司祭眼見。
<黑鴉> "……夢到被超大的蟲子活吞。"

<英格拉姆> “这家伙忽然就跳起来大声吼……我还以为是哪里的龙开始喷火了呢”
* 艾尔芙娜茵 早已醒来,正在角落里阅读《阿斯莫狄尔斯如是说》
<Jackdaw|DM> 拉瑞亚·长路,就像新的白银渡鸦们已经在这里住了很长时间一样,热烈的迎接了刚刚睡醒的人们,甚至连不知名的天狗姐妹们也分到了一分热情
* 英格拉姆 跟大家打过早招呼,去找地方漱口
<黑鴉> 隨口應付了一下,穿戴好後戴上了面具,才與其他人會合。
<Jackdaw|DM> 她在所有人做完简单的洗漱之后,就带着来到长路咖啡屋最靠里,有后厨挡着的一桌坐下
<Jackdaw|DM> 自己说是要去做早餐和准备接下来开业的东西,钻进了厨房
<Jackdaw|DM> 另外,所有人也都没看见瑞克萨斯的身影,自从你们下蜂巢之后,他好像就一直躲在拉瑞亚个人的客房里没有出来
<Jackdaw|DM> 那四位天狗姐妹好像不太能接受这些冲击,有些畏惧的坐在一起,与其他人都保持了一点距离
<黑鴉> "……" 倦怠和低靡的血壓讓男人罕見的有些不欲言語,只坐在位置上沉默著。
<葛兰雪> “嘛,昨天休息得还不错呢。总之现在咱们要做什么呐?维克多的小哥不在,似乎什么都没法开展嘛。”
<Jackdaw|DM> “……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么?”
<Jackdaw|DM> 姐妹中为首的那位首先问道
<黑鴉> "…你們有地方可以去嗎?"
* 英格拉姆 看了看四周,发现黑鸦有开始讲话后,松了一口气
<Jackdaw|DM> “不知道,但我们也不能呆在这里”
* 薇奥拉 刚好结束祈祷,回到咖啡厅内。
<黑鴉> "怎麼說?"
<葛兰雪> “为什么不能,老板娘手艺相当不错呢。哼哼。”
<Jackdaw|DM> “……不能被抓到遣返,不然我们就要沦落为奴隶了”
* 瑪兒黛 坐在一邊,輕輕地吟詠著詩曲
<Jackdaw|DM> “……寇比她,杀了人……好几个人”
<Jackdaw|DM> 另一个天狗说道
<葛兰雪> “这城市里生活了不少天狗呢,再说那个寇比不是已经被我们杀死了么?”
<葛兰雪> “还是说你们也会变成那样?”

<黑鴉> "…這裡就是你們唯一能找到的避難所了。"
<英格拉姆> “我在书上见过,你们是来自很遥远的东方,对吗?很遥……很远那种”
<Jackdaw|DM> “她是我们的姐妹!……但是……”
<黑鴉> "至於寇比…為什麼會變成那樣?你們又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Jackdaw|DM> 姐妹中的大姐立刻反驳,但声音又低了下去
<黑鴉> 男人溫和的誘導著尋問
<薇奥拉> “我也对寇比身上发生的事情感到好奇。”
* 薇奥拉 配合着转移关于离开的话题

<黑鴉> "也許你們一時還難以信任我們,但至少可以跟我們說說你們的故事。"
<葛兰雪> “至少我们并没有把你们抓起来,或者让你们打地铺嘛,哼哼。”
* 葛兰雪 指了指睡在地上的男士们

* 瑪兒黛 秀美的眉角輕輕抬起,手上的琴弦撥錯了一個音
<英格拉姆> “虽然不是很清楚你们的事……不过,我们也对你们很抱歉。现在外面很危险的,最好不要胡乱出去的为好”
<Jackdaw|DM> “我是……科尔瓦,这三个是我的妹妹……还活着的妹妹”
<Jackdaw|DM> “我们曾经住在谜语港,因为杀人罪被抓”
<Jackdaw|DM> “南恩把我们从监狱里救出来,带到金塔格”
<Jackdaw|DM> “但他……死了,我们如果在这里被发现犯罪,下场会……更加糟糕”
<艾尔芙娜茵> “你们在这里有没有犯过罪?”
<黑鴉> "…在謎語港,和在這裡,南恩…都是被…"
<Jackdaw|DM> “寇比她是我们的姐妹……她犯罪就是我们一家的错误……”
<黑鴉> "為什麼她會變成這樣?"
<Jackdaw|DM> “寇比她……是被母亲收养的,以为她和我们是一样的……”
<Jackdaw|DM> “不!姐姐,她和我们是一样的!”
<Jackdaw|DM> “杰伊你知道事实的……我们必须接受这一点……”
<Jackdaw|DM> 这四个姐妹,似乎对家族的概念非常看重
* 黑鴉 思索著
<Jackdaw|DM> “原本以为她只是长的快一些,内向一些……但是没想到她那一天在谜语港……”
<英格拉姆> “母亲?在谜语港吗?是你们准备去投奔的人吗?”
<Jackdaw|DM> 科尔瓦低下了头,葛兰雪看到了与那凶暴鸦人接近的金色项链
<Jackdaw|DM> “不,我们不可能回去了……而且母亲她……她也……”
<黑鴉> "所以,你們一家,只剩下你們四個?"
<葛兰雪> “那么就在这里生活吧,寇比不是死了么?你们也不会主动去犯事吧?”
<Jackdaw|DM> “所以,我们不能再待在这里和这件杀人案有关联了……”
<Jackdaw|DM> “不然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Jackdaw|DM> 这几位天狗似乎非常害怕切利亚斯严格的法律规章
<Jackdaw|DM> 想必在谜语港的监狱里一定受到过很糟糕的待遇
<Jackdaw|DM> “在这里生活?我们可是……杀人犯呀”
<Jackdaw|DM> 她们好一会儿才理解葛兰雪和英格拉姆的意思
* 瑪兒黛 輕輕笑了一聲,饒有興致地看著這兒的其他人
<黑鴉> "……你們有沒有想過,那些法律的制定者,為何可以對你們生殺予奪,而不需釐清事由。"
* 黑鴉 嘆息

<Jackdaw|DM> “因为他们是统治者?”
<葛兰雪> “真是……守法公民啊……你们”
* 葛兰雪 露出看怪人的表情,看着这几个姐妹

<Jackdaw|DM> 姐妹中经常插话科尔瓦的杰伊,尝试着回答道
<英格拉姆> “这是自责和自尊,你是不会懂的”
<黑鴉> "統治者,應當瞭解其人民…"
* 英格拉姆 吡道
<黑鴉> "他向你許諾秩序,他向你許諾和平,所要求的不過是你的服從和沈默。"
<黑鴉> "但最終我們所遭遇的,卻只是殘暴、不公、歧視和鎮壓。"
<黑鴉> "這是錯誤的。"

<Jackdaw|DM> “……那我们又能做什么呢,他们可有一大堆的守卫”
<Jackdaw|DM> “科尔瓦姐姐那么厉害,也只能对付三四个而已”
<黑鴉> "我們如果僅僅是一個人,那是無力的。"
<黑鴉> "但如果你願意發聲,引導其他的人們跟隨,兩人就會比一人有力,四人又會比兩人有力,而到最後,我們將會比統治者更有力
<黑鴉> "你們也許還有許多恐懼,也可能還無法信任我們..."

<Jackdaw|DM> “所以……你们是南恩说的,义军?”
<英格拉姆> “最重要的是心,不接受,想要反抗,想要尊严,这样的……嗯我说话没有黑鸦的好听,不然就可以去做剧作家了”
<Jackdaw|DM> 从未发话过的姐妹之一突然蹦出了一句
<葛兰雪> “哎呀,竟然被如此称呼了呢。”
<黑鴉> "是的,而我們希望能幫助像你們這樣,被暴政所壓迫的人民。"
<Jackdaw|DM> “玛姬……不要这么称呼他们,这样是会害了他们的”
<Jackdaw|DM> 科尔瓦拉住了自己的妹妹
<Jackdaw|DM> “所以……你们想要我们加入你们?”
<黑鴉> "我希望能幫助你們。也希望你們能幫助自己。"
<Jackdaw|DM> 天狗姐妹们低下了头,开始了私下的讨论
<Jackdaw|DM> 讨论了一会儿似乎得出了结果,由科尔瓦来发声,“如果能……有自由的话,我们可以加入你们的义军事业,但是,还是有两个问题”
<Jackdaw|DM> “虽然我们并不愿意……但是我们的确害死了南恩……这里的老板应该和他有关系吧?这样的我们怎么能留在这里”
<Jackdaw|DM> “第二是……我们几个都是在街头长大,没有什么特别的技能,说是加入你们,又能做些什么呢”
<黑鴉> "那就由我來為你們安排住所吧。"
* 黑鴉 那面具下的臉,溢出了一絲微笑。

<葛兰雪> “嘿嘿,街头长大的才应该会很多技能吧”
<英格拉姆> “第一个问题的话……我有一些猜测,得再多找点证据才能证实,拉瑞亚大姐那边我会去说的。”
<黑鴉> "不用擔心,即使只是將聲音散撥出去,也有著極大的幫助。"
<Jackdaw|DM> “但是我们已经约定好不再做那种事情了……”
<英格拉姆> “第二点的话……你看我也什么都不会,又不会战斗,又不会说话。重要的是心”
<Jackdaw|DM> 科尔瓦似乎知道葛兰雪的所指
<黑鴉> "放心吧,我不會要求你們去行使暴力。只希望有日你們能將我們接納,將這裡視為你們的家。"
<Jackdaw|DM> 提到拉瑞亚,这位似乎从来不知疲倦的女士正好就端着一大盘丰盛的餐点,来到了渡鸦们的桌边
<Jackdaw|DM> “怎么了?我好像听到你们提到我了”
<英格拉姆> “不会使剑,就发出声音;不……是的,女士,咳咳”
<葛兰雪> “我们在说大姐的手艺太棒了~~~”
* 葛兰雪 闻到味儿赶快过去接过盘子,帮忙端过来

<Jackdaw|DM> 那些菜丰盛的足以作为正餐了,薇奥拉突然有种,如果再这样吃下去就要变肥了的危机感
<Jackdaw|DM> “不过,看你们那么昨天晚上那么狼狈,是遇到什么情况了?”
<Jackdaw|DM> “离开业还有好一会儿呢,我有很多时间可以听你们讲故事”
<葛兰雪> “一条大鳄鱼,超大,皮还是白色的。”
<Jackdaw|DM> 拉瑞亚笑眯眯的拉了一张椅子过来
* 薇奥拉 在控制食量和美味之间犹豫了好久,摇摆不定
<Jackdaw|DM> “还有她们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会出现在地下室里,昨天我就想问了”
<Jackdaw|DM> 拉瑞亚对天狗姐妹的事情似乎毫不知情
* 葛兰雪 把手伸到薇奥拉的面前,“不吃的话这份点心就是我的咯~”
<英格拉姆> “首先……南恩先生的事十分抱歉。”
<Jackdaw|DM> 天狗姐妹看到这位迷人的半身人女士,有些想要接近,但又相当的恐惧
<葛兰雪> “似乎是南恩解救的奴隶呢。”
<葛兰雪> “啊,南恩先生。”

* 薇奥拉 犹豫如何把下面发生的事情告诉店长,注意到那份点心远离的时候已经晚了
<Jackdaw|DM> “他……果然是这样么”
* 葛兰雪 嘴里塞着抢来的点心,补充道
<Jackdaw|DM> 拉瑞亚的眼神暗了一下,又沉默了一会儿
* 英格拉姆 在思索着,要不要继续追问下去
<Jackdaw|DM> “不过也没办法呢,总是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Jackdaw|DM> 然后出乎在座所有人意料的,她很快就接受了这一事实
<Jackdaw|DM> “……谢谢,至少还能知道他最后是怎么样了”
<艾尔芙娜茵> “……您不感到悲伤吗?”
* 瑪兒黛 靜悄悄地在一邊吃著東西
<英格拉姆> “然后……这几位女士的话,是南恩先生‘转移’过来的……被藏在了地下室里,地下室只有这一个入口吗?大姐你也不知道她们进来了吗?”
<薇奥拉> "呃,果然?"
* 黑鴉 似乎是感到疲憊,沉默了下來。
<Jackdaw|DM> “悲伤的眼泪已经在过去流淌干净啦,我已经失去过太多同伴了”
<Jackdaw|DM> “不过他也真是的……都已经合作那么多年了,在做这种事的时候还是不愿意通知我”
<葛兰雪> “做这种事情早晚会搭上自己性命的吧,咱们的活计也是哦。俗话说得好,要想赚大钱,就要把性命挂在腰带上。嗯……是这么说的来着么?”
<艾尔芙娜茵> “呃,也许是他还没来得及告诉您吧。”
<Jackdaw|DM> “我只是知道他走私了丝绸进来,虽然有预感,但还是不知道他会带人进到现在的金塔格”
<葛兰雪> “说起来,大姐。维克多家的小哥呢?”
* 薇奥拉 想了想,也叹了口气。
<Jackdaw|DM> “嗯?他应该还在自己的房间里吧,说起来也都没看到他”
<薇奥拉> “信任呢…对我们来说是最奢侈的必需品呢。”
* 瑪兒黛 聽見葛蘭雪的話,用羅衣捂著唇笑了笑
<瑪兒黛> “天洲話的話……是‘幹的是把腦袋別褲腰帶上的活兒’呢。”

<葛兰雪> “对对,就这句!”
<英格拉姆> “是吗……根据状况,她们会需要一些住所和……工作?”看了看黑鸦
<Jackdaw|DM> “总之!欢迎来到金塔格,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吧”
* 葛兰雪 抓着一个牛角面包指着歌姬,点点头
<英格拉姆> “如果大姐这边不方便的话,就看我们这边想办法了”
<Jackdaw|DM> 她笑眯眯的看着天狗姐妹,回应的却是有些害怕内疚的目光
<薇奥拉> “很遗憾让你们看到了这个城市不好的一面,不过它很快就会变好的。”
* 薇奥拉 对天狗们插了句嘴。

<Jackdaw|DM> “不不不会,既然我都愿意把蜂巢给你们了,你们当然可以随意使用”
<Jackdaw|DM> “稍微改造一下就能供不少人休息了”
* 黑鴉 看著不明所以的拉瑞亞,黑鴉轉頭看向天狗
<Jackdaw|DM> “好啦,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继续干活了,今天可有好多预约的客人呢”
<艾尔芙娜茵> “感谢您的慷慨大量。”
<葛兰雪> “嗯,其实有事。”
<Jackdaw|DM> 天狗姐妹们明显有话想说,但似乎不太敢说出来
<黑鴉> "那不是你們的罪業。但唯有面對它以後,你們才能放下"
<葛兰雪> “是关于她们的事情。”
* 葛兰雪 指了指天狗

<Jackdaw|DM> “噢?”
<黑鴉> "鼓起勇氣吧。為了踏入新生。"
<葛兰雪> “大姐,她们十分在意南恩先生的死,认为自己承担了那份罪责,您也说说吧。”
* 黑鴉 拍了拍烏鴉們的頭,起身招呼其他人離開。
<葛兰雪> “诶?这要回避的么?……嗯……”
<Jackdaw|DM> 天狗姐妹中,最小的那个,鼓起勇气走到拉瑞亚面前
* 葛兰雪 端起一盘火腿,自觉起身
* 艾尔芙娜茵 起身跟在众人身后离开
<Jackdaw|DM> “对不起……南恩先生的死,是我的义姐,寇比做的,但……我们是她的姐妹,这一切我们也是有责任的”
<Jackdaw|DM> “但拉瑞亚女士你……人那么好,我们……原本还想一走了之……”
<Jackdaw|DM> 最后一个离开餐厅的卡萝,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天狗姐妹们的哭泣声
<Jackdaw|DM> 大概……深聊之后她们能够解开心结把
<Jackdaw|DM> 白银渡鸦的第一队支持者,也应该能顺利加入
<Jackdaw|DM> ——————————————————————————————————
<Jackdaw|DM> 为了回避这个场面,众人来到拉瑞亚的办公室
<Jackdaw|DM> 正好遇到了刚从二楼客房下来的瑞克萨斯
<Jackdaw|DM> 他没有穿那身维克多的贵族服装,而是一身平民的衣服
<Jackdaw|DM> 不知是黑鸦的错觉还是什么
<Jackdaw|DM> 总觉得他似乎和昨天比缩水了一点
<Jackdaw|DM> “咳,我处理了一些私人的事情,稍微晚了一些”
<Jackdaw|DM> “不过……你们应该解决了拉瑞亚女士的任务了把”
* 黑鴉 挑了挑眉毛
<黑鴉> "算是吧...
* 黑鴉 疑惑了一下便不再在意

<葛兰雪> “那么下一步呢?”
<黑鴉> "剩下的事情只有他們自己能解決。話說你那邊給你的東西解讀的如何?"
<Jackdaw|DM> “当然就是……整理‘蜂巢’作为白银渡鸦的临时总部了”
<Jackdaw|DM> “稍微有一些头绪,但要完全解读肯定需要一些时间”
<黑鴉> "那種單一出入口的地方可靠嗎?"
<Jackdaw|DM> “还有……作为一个组织,最重要的便是,确定职责和方针了”
<Jackdaw|DM> “和开始募集支持者”
<Jackdaw|DM> “长路咖啡屋的出入口除了大门,还有二到三处,地下室的情况我并不清楚,或许也能有一条通路?”
<Jackdaw|DM> 黑鸦回想起拉瑞亚昨天展示的那个二楼的密道,既然有那种机关,一楼应该也不会少
<黑鴉> "我指蜂巢,也罷,目前沒有甚麼太好的地點可以選擇,你先說明吧。"
<Jackdaw|DM> “首先,虽然很少人知晓,但白银渡鸦的领导者是六个人”
<Jackdaw|DM> “分别有着不同的职责”
<葛兰雪> “六个人么?说起来那个耳饰也是6个呢。”
* 艾尔芙娜茵 虽然没有戴着,但是还是下意识的摸了摸耳朵
<艾尔芙娜茵> “难道说,那个耳饰是白鸦领导者的象征?”

<Jackdaw|DM> “首先是煽动家,依靠自己的个人魅力,领导组织,增加凝聚力,在关键时刻做出抉择的人”
<Jackdaw|DM> “噢,你们找到了么?那个通讯器”
* 黑鴉 沉默的交了出去
<Jackdaw|DM> “据说是由寒鸦本人请人制作……在金塔格城内任何地方都可以通讯的魔法物品”
<Jackdaw|DM> “这……非常,非常重要……”
<Jackdaw|DM> 瑞克萨斯将黑鸦递过来的耳饰仔细的端详了一会儿,还给了黑鸦
* 黑鴉 放回懷中
<Jackdaw|DM> 瑞克萨斯很快开始了对白银渡鸦整个组织整体的介绍,并逐步与众人确认具体的事宜
<Jackdaw|DM> 白银渡鸦的雏鸟,便在长路咖啡屋里,破壳而出
<Jackdaw|DM> ——————————————————————————————————
<Jackdaw|DM> SAVE
我月夜白雨只想安静地过图书馆长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