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地狱叛军】log 10  (阅读 872 次)

副标题:

离线 月夜白雨

  • 萝莉控绅士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2275
  • 苹果币: 8
【地狱叛军】log 10
« 于: 2016-09-02, 周五 11:19:43 »
<Jackdaw|DM> ——————————————————————————————————
<Jackdaw|DM> 葛兰雪的惊叫声引起屋外四人的注意力,四人进入这废弃的民居之后,也同时被牙妖诡异的“艺术”震惊到了
<Jackdaw|DM> 不过更为可怕的是在那面牙之墙的后面,一个类似储物间的空间里,横倒着的,一个提夫林孩子的尸体
<葛兰雪> “真是!太!过分了!竟然连孩子也不放过!”
<艾尔芙娜茵> “呜……这……”
* 艾尔芙娜茵 恨恨的咬牙“真是罪该万死”

<薇奥拉> "连孩子都……"
* 葛兰雪 于是看着房子的构造,在房间里轻易找到了门,直接进入
* 黑鴉 拖著疼痛的身體,漠然的思考著這一切的意義
* 葛兰雪 跪到孩子的旁边
<英格拉姆> “这到底……恶魔的仪祭吗……”
<Jackdaw|DM> 震惊与悲痛并没有影响葛兰雪对这具尸体的检查
* 英格拉姆 板着脸,继续搜查房间
<瑪兒露> “唔……”
<Jackdaw|DM> 这具尸体的牙齿,和其他所有受害者一样,都被拔的干干净净
* 瑪兒露 轉開目光,不知究竟是刻意地不想去看還是只是在戒備著周圍
<Jackdaw|DM> 双手被铁链铐在墙壁上
* 黑鴉 靠著一旁的門板,閉上了眼忍受著身體傳來的痛楚
<Jackdaw|DM> 几乎毫无作用的破烂衣物底下,满是深可见骨的创痕
<葛兰雪> “可恶!可恶啊这群混蛋,一点底线都没有……”
<Jackdaw|DM> 葛兰雪在那些创痕下,尸体的血肉之间,看到焦黑色的,以邪灵语写下的短语
<艾尔芙娜茵> “他们到底是想做什么”
<瑪兒露> “邪惡與貪婪,是最不需要理由的兩件事。”
<Jackdaw|DM> 看到尸体痛苦扭曲的脸庞,不难想象这是在她活着时发生的拷问
<葛兰雪> “为什么要对这样的孩子做这种事情……啊……这里有写什么”
* 英格拉姆 转到了葛兰雪旁边,刚好看到了那些文字
<葛兰雪> “有人能看懂么?”
<Jackdaw|DM> 英格拉姆毫不费力的便辨识出了这些短语
<Jackdaw|DM> 简单来说,这个孩子,被当成了召唤牙妖的祭品
<Jackdaw|DM> 牙齿,痛苦,与铭刻在她身上的咒文,会源源不断的将牙妖从异世界传送至这个位面
<Jackdaw|DM> 英格拉姆同时也发觉了,书写这些文字的人,有着非常特别的笔迹
<Jackdaw|DM> 如果再次见到同样作者所写的文字,他应该能第一时间察觉出来
* 葛兰雪 想办法砸开镣铐
<英格拉姆> “魔鬼……还是恶魔?是那两个家伙……”
<英格拉姆> “必须毁掉这个祭坛,以及……安稳下葬啊”

<葛兰雪> “……这样可怜的身体,还被折磨,当成祭品……我们不需要埋在土里下葬,不过要好好将她火葬,把这些邪恶都洗净。”
<Jackdaw|DM> 不过英格拉姆在确认这些文字之后发觉,取走尸体脏器的行为,并不是这些仪式的一部分
<Jackdaw|DM> 事实上只要那些牙妖不断回收牙齿,就足以维持法阵的开启
<Jackdaw|DM> 至于……之前遭遇的那两个怪物,至少从他身上产生的变异来看,与这个可以说是精致的法阵似乎没有什么关系
<葛兰雪> “我去找包尸体的布,麻烦大家帮忙守一下这里,不要让别人看到她的样子,至少死后的尊严……。”
<英格拉姆> “啊,这个法阵……还没有停下呢。我得想个办法破坏它才行”
<艾尔芙娜茵> “有什么我可以帮得上忙的地方吗?”
* 葛兰雪 与以往不同,对着同伴们郑重地拜托之后匆匆跑开了
* 瑪兒露 輕手輕腳地施展起秘術,清理著少女的遺體
* 薇奥拉 跪在地上,默默地为这孩子祈祷. " 愿你的灵魂能够安息... "
<英格拉姆> “嗯……目前看来的话,法阵被铭刻在了……尸体上。火葬之后可以解除。打个比方来说,这是坐标”
* 英格拉姆 指了指尸体,然后指了指祭坛

* 黑鴉 短暫的歇息之後,將茜妲菈招來,詢問跟儀式有關的事情。
<英格拉姆> “这个则是接口”
<英格拉姆> “以及……除此之外,我还想到了一点别的事情,需要……大家商讨一下”
<英格拉姆> “关于这次的,案子的起点……和终点”

<Jackdaw|DM> “不是很常见么,入侵的方式,就像魅惑那些无能的贵族一样有用。”
<Jackdaw|DM> 茜妲菈面对这个可以说残忍至极的仪式,可以说是相当的冷血
<Jackdaw|DM> “只不过一个很缓慢,一个很快捷而已。这些贱民只需要这种简单的谋杀就可以煽动。”
* 黑鴉 點了點頭肯定了自己的推測,閉上眼退回歇息,考慮著該如何從此得利
<Jackdaw|DM> 跑到外面,葛兰雪便看到了泽雅,斯特雷亚的一批得力手下,还有一些听说发现凶手,前来助拳的平民们
<Jackdaw|DM> “葛兰雪姐!我带人过来了!这个家伙就是凶手么?!”
<英格拉姆> “根据状况来看,以凶杀案煽动平民的复仇心,引发暴动,然后……除以镇压的大义”
<Jackdaw|DM> 泽雅一指倒在血泊中,那具极度变异的黑袍人的尸体
<英格拉姆> “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初和最后”
* 英格拉姆 结论和茜妲菈不谋而合

<葛兰雪> “对,那边那个怪物就是。虽然有些危险,不过我和其他同伴把它杀了。”
<Jackdaw|DM> “那……你的同伴们呢?”
<Jackdaw|DM> 泽雅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又紧张起来
<葛兰雪> “啊……他们现在在那边检查这东西的据点,你们先不要进去比较好……呃,人太多了可能会破坏追查的线索。”
<Jackdaw|DM> 其他的平民们更加激动一些,有的都互相拥抱,开始庆祝连环杀人案的结束
<葛兰雪> “唔,斯特雷亚大姐不在么?”
<Jackdaw|DM> “那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么?”
<Jackdaw|DM> “大姐头几天前就没有见到了……虽然有些奇怪,不过她应该不会有事,这边可以安心交给我们。”
<Jackdaw|DM> 那群满身肌肉的手下们走出一个带头的,向葛兰雪解释道
<葛兰雪> “刚发现了其他遇害者……死状有点……所以想找东西裹住尸体之后再去帮她火葬。”
<Jackdaw|DM> “还有……其他遇害者么……”
<葛兰雪> “嗯……应该是最早的。所以……”
<Jackdaw|DM> “你,你,快去准备白布,你,去让老头准备仪式。”
* 葛兰雪 看了看躁动的人群
* 葛兰雪 把那个大姐手下的领头人拉到一边谈

<Jackdaw|DM> 带头的提夫林呼喝了几声,帮葛兰雪带来了包裹尸体的白布,也开始准备火葬需要的东西
<Jackdaw|DM>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个杀人凶手为什么是这个样子的?为什么都是女性死掉?”
<葛兰雪> “之前那样的连环杀人估计不会发生了,但是这次幕后可能还有更深一层的敌人,大姐回来的话能不能让她在这边多加一些眼线。”
* 葛兰雪 拉低声音和带头的人说

<Jackdaw|DM> “你们是什么人?我听说有人类,为什么人类会来这边帮忙?”
<Jackdaw|DM>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不是那个巴基莱干的好事!”
<葛兰雪> “等等!大家不要乱!”
<Jackdaw|DM> 人群躁动不安,在欣喜之后变成了一大堆疑问的爆发
* 葛兰雪 看到人群开始变得混乱,大声呼喊
<Jackdaw|DM> 带头的提夫林皱起了眉头,回头看了一下混乱的人群,然后默默的点了点头
<葛兰雪> “首先第一点,那些人类是来帮忙的,我的同伴,没有他们的帮助的话,今天这个事件不会那么简单结束,我自己也可能命丧于此!”
* 黑鴉 面具之下,男人浮現了笑意。
* 英格拉姆 看着外面面对众人的葛兰雪,默默掏出了大把的灯光特技道具
* 黑鴉 把自己的感情更深入的埋藏在了面具之下,他忍著痛苦,用著高傲的姿態踏前,嶄露那烏鴉面具與裝扮於所有人之前。
<黑鴉> "請容我等為己發言。"

<葛兰雪> “啊,嗯……这位就是带领我们解决这次事件的黑鸦先生。”
<Jackdaw|DM> 黄昏中,废弃民居有些破败的门突然被光照亮
* 黑鴉 高昂的喊聲後男人躬身行禮。在蓄意引起注意的出場效果,戲劇性的短暫停歇。
* 葛兰雪 对着人群背后正直冒冷汗,听到黑鸦的话,立刻甩锅
<Jackdaw|DM> 黑鸦伴随着如同聚光灯一样的亮光登场
<Jackdaw|DM> “这——”
<Jackdaw|DM> 人群突然冷静了一下,被有些超现实的展开震慑了一下
<黑鴉> "我等此次行事,實乃為了揭露一樁由巴基萊那惡人所策劃的巨大陰謀!"
<黑鴉> "那惡人實是為了激發汝等的暴亂,才策畫如此一起起駭人聽聞的血案!但我等在此揭發此案,乃是為了勸誡諸位務不可因仇恨而魯莽行事!那正中巴基萊的下懷,此時已有不知多少那狗賊的黨羽磨刀霍霍,只盼望騷亂一起,就有鎮壓的口實!"
<黑鴉> "我也聽到了你們的疑問,知道你們會懷疑我們的動機。"

<Jackdaw|DM> “他想镇压我们?把我们赶出金塔格?”
<葛兰雪> (w)“竟然还有这一层么……”
<Jackdaw|DM> 人群的声音突然变成了窃窃私语,好像在看戏剧的观众一样
<黑鴉> "但如今怎麼說明,那措辭無疑都會顯得累贅。那麼請容我如此描述。我想諸位都曾有聽聞,在這座城市,曾有一群為了維護信念,挺身反抗暴政之人。"
<Jackdaw|DM> “这个面具”
<Jackdaw|DM> “这个斗篷……”
<Jackdaw|DM> 窃窃私语,窃窃私语
<黑鴉> "我不敢將我等媲美如那位英雄,但望各位得知。今日在金塔格,這座城市之中,依然有人為了那些理念挺身而戰!"
<Jackdaw|DM> “这个灯光特效……不是那些街头艺人……”
* 英格拉姆 天空之中,一道光芒照亮黑暗,圆形的灯光中,浮现出一个黑色的影子
* 英格拉姆 那是……鸦

<黑鴉> "如果你看見我所見的不公,如果你感受過跟我一樣的憤怒,如果你像我一樣去尋覓正義與公理,讓我在此為諸位最後容述一句。"
<Jackdaw|DM> “寒……寒鸦……回来了?”
<黑鴉> "Silverraven,將再度飛翔於這座城市!"
* 英格拉姆 时隔数十年后,这道光再次闪耀与夜空之中,照应在金塔格这座城市上
<Jackdaw|DM> “白银渡鸦……白银渡鸦——”
<Jackdaw|DM> 突然在人群中,出现了一道声音
<Jackdaw|DM> “是白银渡鸦!白银渡鸦在金塔格陷入危机的时候回来了!”
<Jackdaw|DM> 这道声音先是很小,然后突然像是掀起浪潮一样放大
<Jackdaw|DM> 黑鸦的话点燃了在场群众心中的炸弹,他们突然在金塔格被巴基莱支配的恐惧中,找到了希望之光
* 瑪兒露 的歌聲雖小,卻還是那麼清晰,一點點地宛如細雨潤澤大地般婉轉地傳入平民們的耳裡
* 瑪兒露 在那歌聲之中有著她曾經聽聞的片段歌詞

<Jackdaw|DM> 那曾只属于戏剧之中,妄想之中,不分高低,不分贵贱,保卫金塔格的英雄们,以如同戏剧一样的方式出现在他们面前
<Jackdaw|DM> 就在群众们狂喜着看着空中的渡鸦时,有一个人突然惊叫道
* 葛兰雪 在一旁看傻眼
<Jackdaw|DM> “那个……黑衣面具不见了!”
<Jackdaw|DM> “他去哪里了?他是谁?!”
<Jackdaw|DM> “他是寒鸦么?!但为什么穿成那样!”
<Jackdaw|DM> 疑问袭击向傻眼的葛兰雪
<葛兰雪> “这,哈哈……嗯……慢,慢慢来……”
* 葛兰雪 被人群逼到墙边
<葛兰雪> “咳咳……”
* 葛兰雪 清清喉咙
<葛兰雪> “没错!那便是寒鸦再临之人,我相信着他能够帮助大家,在巴基莱的暴政之下为大家谋得自由!才找到他来帮忙解决这场连环杀人事件的!”

<Jackdaw|DM> “他不是寒鸦?那他叫什么!”
* 瑪兒露 隨著黑鴉的消失,歌聲也慢慢淡下,在葛蘭雪的話聲中消失無蹤
<葛兰雪> “哼哼,诸位也看到了,那便是在自由的黎明之前,为巴基莱的铁腕暴政奏鸣送葬之曲的——黑鸦!”
<Jackdaw|DM> “黑鸦?黑鸦?……黑鸦!”
<Jackdaw|DM> 人群彻底陷入沸腾
<葛兰雪> “一如他所说,这场阴谋便是巴基莱为了毁灭我们的家!毁灭我们的魔鬼温床寻找口实的诡计!”
<Jackdaw|DM> 提夫林们疯狂的想要再再见到这个像戏剧里英雄一样登场,一样行事的英雄
<Jackdaw|DM> 他们不停的逼近葛兰雪
<葛兰雪> “喂……等……别靠过来了!”
<Jackdaw|DM> 想要套出更多关于黑鸦的消息
<Jackdaw|DM> 就在葛兰雪措手不及的时候,突然在她眼前腾起一阵白雾
* 英格拉姆 随后,一道强光打向了众人,给葛兰雪制造出了一个机会
<Jackdaw|DM> 一个纤细的身影站到她的肩膀上
<Jackdaw|DM> “该走啦!戏剧如果这时候剧透就不好看了!”
<Jackdaw|DM> 是一条……龙?
<葛兰雪> “也是呢……”
* 葛兰雪 伏地身体,使出看家的逃命本领
* 葛兰雪 虽然惊讶于这小东西,不过实在不想错过这个开溜的机会

* 英格拉姆 将道具收好,也一溜烟地跑掉了
* 艾尔芙娜茵 也趁着这个机会混在人群里溜掉
* 薇奥拉 见势不妙,赶紧跟上大家溜走
<Jackdaw|DM> ————————————————————————————————————
<Jackdaw|DM> 夜晚的金塔格很危险,街上到处是维持戒严的守卫队
<Jackdaw|DM> 不过幸运的是,队伍里有一个特别精通逃跑的葛兰雪
<Jackdaw|DM> 虽然花费了不少时间,还是在没有惊动守卫队的情况下,安全通过长路咖啡屋的后门,返回了白银渡鸦的总部
<Jackdaw|DM> 不过除了拉瑞亚之外,还有另外的客人在等待着他们
* 葛兰雪 觉得今天特别地累
<Jackdaw|DM> 莫格尔·曼泰,和他的三个伙伴,围坐在餐厅圆桌旁边,喝着酒,迎接了从任务中回来的渡鸦们
<Jackdaw|DM> “薇奥拉女士,我们应约而来,看上去过了很充实的一天啊。”
<葛兰雪> “竟然是小妹妹的客人呢……”
* 葛兰雪 先趴到一旁的圆桌上,招呼拉瑞亚大姐要了饮品

<薇奥拉> “嗯,这位就是我之前提到的泰曼先生。”
<英格拉姆> “幸会幸会”
<薇奥拉> “他是值得信任的同伴,也希望致力于同样的事业。”
* 薇奥拉 同时也想同伴们挨个介绍了与泰曼同行的几人。

<Jackdaw|DM> “小哥你是专业的呀,是不是在金塔格歌剧院干过一阵子?”
<英格拉姆> “见笑见笑,雕虫小技”
<Jackdaw|DM> 温达菲克,那条妖精龙,突然现身,跳到圆桌上
<Jackdaw|DM> “这么会煽动观众的情况!有些像达文西大师的风格啊。”
* 葛兰雪 在小龙背后捏了尾巴尖
<Jackdaw|DM> “……所以在钉嘴酒吧搞出事情的是这个小家伙?怎么出现在这里了?”
<Jackdaw|DM> 莫格尔挑了挑眉头
<葛兰雪> “这是帮我解围的好家伙呢。”
<Jackdaw|DM> “嘿!是我才让那边便的有趣一些的好不好。”
<Jackdaw|DM> “不过没想到呀,你们是白银渡鸦!”
<英格拉姆> “嘘……声音不要太大啊……这还没有布置隔音力场呢”
<Jackdaw|DM> “你们这几个,他们可是白银渡鸦噢,加入他们肯定非常非常有趣。”
<葛兰雪> “喂喂,这种事情不要随便说啊。”
* 艾尔芙娜茵 无奈的捏住小龙的嘴
<Jackdaw|DM> “哈哈哈!都别站着,先坐下来吃点宵夜。”
<Jackdaw|DM> 拉瑞亚适时的走出来,为回来的几人安排座位和食物
<Jackdaw|DM> “……咕噜……咕噜咕噜噢噜咕噜!(放心,我温达菲克嘴可是特别严的,不要捏我了!)”
<艾尔芙娜茵> “抱歉我听不懂,不过如果你可以保证不再嚷嚷的话,我就放开你。”
<Jackdaw|DM> “好吧,是个有趣的小家伙。”莫格尔将酒杯放下,也哈哈笑了起来
<Jackdaw|DM> “呜噜呜咕!(好啦好啦!)”
* 艾尔芙娜茵 松开手
<Jackdaw|DM> 一阵小小的骚乱之后,温达菲克带着自己那份食物,飞到旁边的圆桌上休息,围观坐在正桌的莫格尔和其他渡鸦们
<Jackdaw|DM> “危机的时刻……白银渡鸦就会现身,这个我小时候真的以为只是传说而已。”
* 黑鴉 用著青年商人的樣貌,靠在門旁閉目養神。
<葛兰雪> “这里变得更热闹了呢。”
<葛兰雪> “也不知道算不算好事”

<Jackdaw|DM> “所以呢,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帮助这个事业?”
<英格拉姆> “传说都是人写出来的,需要人呢”
<Jackdaw|DM> “如我之前所说的,我和这几位,以前都是干商队守卫的,也算对暴力,保护很熟悉,但如果要我们去干些收集情报的活就不擅长了。”
<Jackdaw|DM> “我们的剑,可以为书写传说做到什么?”
<葛兰雪> “打手呢”
* 葛兰雪 言简意赅地总结

<英格拉姆> “嗯……怎么说呢。”
* 英格拉姆 看了看黑鸦

<葛兰雪> “要说最近的暴力行动,也许是和地狱骑士有关?”
* 葛兰雪 看向巨剑大姐

<艾尔芙娜茵> “也许我们真的需要一些额外的人手。”
* 艾尔芙娜茵 看了看大家
<艾尔芙娜茵> “如果能够救出骑士团的大家的话,他们一定也会成为有用的力量的。”

<英格拉姆> “为了让城市夺回自由……任何一份力量都是不可少的。”
<Jackdaw|DM> “战斗我们是一把好手。不过关于地狱骑士……恕我冒昧。”
<英格拉姆> “不过,不能以牺牲自己为代价啊。现在正面对抗巴基莱的话,还为时尚早啊”
<Jackdaw|DM> “艾尔芙娜茵女士您是一位地狱骑士?”
<艾尔芙娜茵> “不,我还不是一名正式的地狱骑士。”
<艾尔芙娜茵> “但是我曾是激流骑士团的一员,只是出于幸运才逃过了这次劫难。”

<瑪兒露> “有話還請直說。”
<Jackdaw|DM> “唔,不知道您是否有听说过,关于巴基莱接下来要行进的处刑名单……有一位激流骑士团的扈从。”
<艾尔芙娜茵> “是的……我很清楚。”
<Jackdaw|DM> “霍顿斯·莱莉。不知道您是否对这个名字有印象,她将在下下周执行狗圈之刑。”
<艾尔芙娜茵> “——莱莉!她!”
<英格拉姆> “居然……狗圈吗?!”
* 艾尔芙娜茵 惊呼
<Jackdaw|DM> “是的……拘留所那边的状况据说很糟糕,再拖几周的话,她应该无法成功从这道刑责中活下来。”
<英格拉姆> “这是……十分残酷的……根本不能称之为刑法啊”
<艾尔芙娜茵> “……”
<艾尔芙娜茵> “各位,我知道这是个很无理的请求。非常非常的危险。很有可能会死在那里。”
<艾尔芙娜茵> “可是,可是我无法眼睁睁的看着我的伙伴就这样被巴基莱残忍的杀害。”
<艾尔芙娜茵> “拜托了!请借给我力量!”
* 艾尔芙娜茵 深深的弯下腰

<英格拉姆> “义不容辞啊,几位大哥说是吧~”
<薇奥拉> “我会全力协助的。”
<Jackdaw|DM> “不……这样做不理智,即使我们一对一,也很难与金塔格城堡里的刑柱骑士为敌。”
<Jackdaw|DM> 莫格尔摇了摇头
<Jackdaw|DM> “更别提还有无数的金塔格守卫队,还有神殿支援的审判官。”
<Jackdaw|DM> “劫狱是很困难……或者说,不太可能的选项。”
<葛兰雪> “那就在运送的时候下手?”
<黑鴉> "行刑前吧。"
<英格拉姆> “既然是狗圈……那么有一个机会……”
<黑鴉> "要做,就一次徹底。"
* 黑鴉 睜開了眼,男人漠然的說著
<黑鴉> 這也是嶄露我們實力能夠對抗巴基萊的機會。

<艾尔芙娜茵> “大、大家……”
<Jackdaw|DM> “是的……狗圈之刑持续一周,可以在行刑时劫场,但要面对的境况是类似的。”
<黑鴉> "但人群聚集,容易潛伏也容易脫走。"
<葛兰雪> “我有个想法”
<葛兰雪> “犯人是会被严格看守的,但是那些狗不是,所以狗可以给守卫制造麻烦吧”

<黑鴉> "如果要做,就必須是真正的對抗,嶄露銀鴉能夠撼動巴基萊的權威..."
<Jackdaw|DM> “巴基莱对狗……可是非常有一套。不过是个可以考虑的方向。”
<黑鴉> "我們需要更多關於行刑的資訊。"
<英格拉姆> “根据记载,狗圈之刑”
<英格拉姆> “是在类似斗技场的地方,将犯人放进去,不断与强壮的大狗战斗,直至被吃掉……”
<英格拉姆> “考虑到地点的限制,应该是很容易找到的。剩下的……”

<Jackdaw|DM> “如果需要更多信息,不如劫狱吧。”拉瑞亚突然插话道
<Jackdaw|DM> “不过不是金塔格城堡,也不是拘留所。”
<艾尔芙娜茵> “哪是?”
<Jackdaw|DM> “萨利克斯制盐。”
<Jackdaw|DM> “很多人都不知道,但在灰烬之夜之后,那里被巴基莱的手下挪用为关押犯人的临时监狱。”
<薇奥拉> “而那里关押的某位拥有更详细的情报吗?”
<Jackdaw|DM> “那里的管理者不属于政府,也不属于神殿……是个想要加入巴基莱团伙的家伙。”
<黑鴉> "有點意思"
<黑鴉> "我們的目標是?"

<英格拉姆> “原来如此……”
<葛兰雪> “哇,拉瑞亚大姐怎么知道这些的?”
<英格拉姆> “剪出党羽加上拯救民众,这个难度要小得多”
<Jackdaw|DM> “也算是我自己的私心吧,我有个熟识的线人现在也被关在那里。”
<Jackdaw|DM> “他叫佛梵·克罗,算是个好人吧。”
<黑鴉> "具體的說起來,我們面對的是怎樣的敵人?"
<艾尔芙娜茵> “佛梵·克罗……”
* 艾尔芙娜茵 默默的念了两遍这个名字,然后把他记住
<艾尔芙娜茵> “有什么明显的特征吗?”

<Jackdaw|DM> “切利亚斯市民团体的家伙们,带头的是一个叫寇斯拉里的矮人。”
<Jackdaw|DM> “他少了左边的一条眉毛。”
<英格拉姆> “狗腿子吗……人数呢?”
<葛兰雪> “市民团体都是群酒囊饭袋,倒是不用怕,哼哼。”
<Jackdaw|DM> “市民团体还好说……但这个矮人是个阿斯蒂莫斯的信徒,也是萨利克斯制盐的老板,也有一定的势力。”
<Jackdaw|DM> “据说自身也是个很厉害的角色。”
<Jackdaw|DM> “我能知道的线索就这么多,更多关于监狱,还有巴基莱囚犯的消息,应该只能去那里找。”
<英格拉姆> “所谓的首恶咯,打倒他的话,小喽啰也会一哄而散吧”
<葛兰雪> “那是不是可以想办法引走他?比如在盐厂做点手脚。”
<Jackdaw|DM> “这就不知道了,对旧金塔格我不是很熟悉,如果有熟悉的人应该会知道更多消息吧。”
<英格拉姆> “旧城区毕竟……恐怕只有上了岁数的人才熟悉吧”
<黑鴉> "沒有必要。我們正缺扎實的一場硬仗。"
<黑鴉> "擊敗這個矮人才能佐證我們的聲明。
<黑鴉> "就這樣定了吧。"

<英格拉姆> “那么我就准备一下银鸦的标记吧……杀人者银鸦是也之类的”
<艾尔芙娜茵> “黑假面的先生,大家……谢谢你们……”
<黑鴉> "泰曼先生"
<Jackdaw|DM> “是?”
<葛兰雪> “感觉好像终于要做大事了呢。”
* 葛兰雪 对于杀人计划没有太多兴趣,喝着果茶玩龙

<黑鴉> "感謝您今日到此,我相信聽聞這些話語,你也知曉我們做的是砍頭的勾當。"
<薇奥拉> “跃跃欲试的感觉呢。”
<Jackdaw|DM> “我们从咏歌广场之后,也是被通缉之身”
<黑鴉> "您現在還能脫身,如果您決定現在就此轉身離去,我也擔保此間眾人必不加害於你。"
<Jackdaw|DM> “更何况,金塔格有难,有能之士不可独善其身。”
<Jackdaw|DM> “我意已决,我的同伴们也是如此。”
<黑鴉> "那我便以此擔保,誓言必取巴基萊那狗賊人頭。"
* 黑鴉 伸出了手

<Jackdaw|DM> “希望这一天能早日到来。”
<Jackdaw|DM> 莫格尔重重的与黑鸦握手
<葛兰雪> “好,那么今晚就为几位大叔接风好了!拉瑞亚大姐~”
<Jackdaw|DM> “哈哈,拉瑞亚女士的食物,再多我都可以吃下去呢。”
<Jackdaw|DM> 魔鬼温床的连环谋杀案,暂且算是告一段落
<Jackdaw|DM> 之后葛兰雪返回魔鬼温床,泽雅告诉她,那个被害的女童已经按照传统火葬了
<Jackdaw|DM> 虽然没有人认出她的身份,但那边的人们还是很感激薇奥拉对遗体做的清洁和整理
<Jackdaw|DM> 而义士,莫格尔·曼泰,也正式在那一夜之后加入白银渡鸦,成为一份子
<Jackdaw|DM> 但无论是进行这个可怕仪式的真正谋划者,还有那个神秘的黑袍人的组织,一切都在暗流中涌动
<Jackdaw|DM> ——————————————————————————————————
<Jackdaw|DM> 金塔格歌剧院,三层
<Jackdaw|DM> “主人,魔鬼温床那边……被解决了,是同一批人。”
<Jackdaw|DM> “比想象中能干嘛,不愧是同样的血液。”
<Jackdaw|DM> “要不要加大追查力度?”
<Jackdaw|DM> “不,人手必须投入在更关键的地方。”
<Jackdaw|DM> “那个东西也把触角伸过来了,时间并不充足。”
<Jackdaw|DM> ……
<Jackdaw|DM> “今天的戏剧是《寒鸦与银之歌》,要不要叫他们换一个?”
<Jackdaw|DM> “不,这个最好,特别应景啊。”
<Jackdaw|DM> ——————————————————————————————————
<Jackdaw|DM> 次日,金塔格歌剧院
<Jackdaw|DM> 一层,是金塔格歌剧院演出的地方,这个时候,舞台上,站着一个穿着用五颜六色布匹缝制而成,夸张又滑稽小丑服
<Jackdaw|DM> 但又令人笑不出来的,散发,流着口水的姑娘
<Jackdaw|DM> “为什么,站在这里?”
<Jackdaw|DM> “没关系,就当我不在这里就行了,做你平常做的事,萨里尼的小丑。”
<Jackdaw|DM> 舞台之下,贵宾席上,巴基莱似乎在观察什么艺术品,端着酒杯露出笑容。
<Jackdaw|DM> ——————————————————————————————————
<Jackdaw|DM> SAVE
我月夜白雨只想安静地过图书馆长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