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科学结社(1984年)】log2 重命名  (阅读 1323 次)

副标题: 我们与真相擦肩而过

线上 skyio

  • loser
  • 版主
  • *
  • 帖子数: 991
  • 苹果币: 2
  • 【再回复规则问题我就是猪】
【科学结社(1984年)】log2 重命名
« 于: 2016-12-18, 周日 16:40:32 »
[/color]09:23:08* 凉凉 将话题改为 '1984年9月21日 周五 深夜 晴'
09:23:53<凉凉> 上回说到
09:24:22<凉凉> 三人担心霍金博士的安慰,强硬闯入霍金的房间
09:25:11<凉凉> 而其中自称“赞助商代理人”的男人,强硬的把诸位赶出了房间
09:25:57<凉凉> 回到了大厅的三人,因为共有的奇异体验,无法不猜测究竟发生了什么
09:26:16<凉凉> 而此时理应主持大局的艾斯,却不见了。
09:26:36<凉凉> 杜鹃园圆舞曲的欢乐氛围还在大厅里持续着
09:26:48<凉凉> 舞会才刚刚到达高潮阶段
09:27:07<凉凉> (请rp
09:28:33* 莱德尔 随手拿起一只杯子,却反应不过来要往其中倒些什么。
09:28:39<洛兰德> “艾斯不见了,...到底会有什么原因?”
09:29:14<洛兰德> 【突然想起刚刚齐贝林突然的斥责,又想起了他的真实身份。】
09:29:33<莱德尔> “你的脑洞被意大利面塞满了吗洛兰德先生,那不妨掏一些出来,这会有所助益。”
09:29:47<洛兰德> “齐贝林,你说你是重案组探员?你为什么要来接近我们?”
09:30:25<齐贝林> “洛兰德,我希望你注意一下现在的局势,你最好的朋友现在居然突然消失,而你居然还在纠结我为什么会来接近你们?”
09:30:50* 莱德尔 稳住颤抖的手,往玻璃杯中倒进了一些白兰地。
09:31:39<洛兰德> “..莱德尔,你难道不会恐惧嘛?一个随时随地持枪的男人,和你度过了一整场晚宴?”
09:32:30<莱德尔> “那反而会有趣些,真正令我恐惧的不是危险,而是无聊。”
09:32:47<齐贝林> “我喜欢你的性格。”
09:33:14<洛兰德> “好..那我们先不去管这个。那莱德尔,齐贝林,你们说,眼下我们还能干什么?”
09:33:23<莱德尔> “事情好像变得有趣起来了,绅士们。”
09:33:47<莱德尔> “设法寻找艾斯先生吧。”
09:34:10<莱德尔> “这是目前最明显的一条线索,没有放过的理由。”
09:34:27<齐贝林> “愿闻其详。”
09:35:20<莱德尔> “询问在场人士,或者通过警犬来寻找,都不失为有效的方法。”
09:36:10<莱德尔> “齐贝林先生能通过关系帮我们弄一条来吗?”
09:36:29<齐贝林> “我来沟通警犬和当地的片儿警吧。如果这个点他们还愿意陪我们一起闹腾。、”
09:37:01<洛兰德> (洛兰德身上,有没有和艾斯有关的 提供他气味的东西?)
09:37:58<洛兰德> “莱德尔,那我们去问问那些吐得差不多的教授们会不会有所发现吧?”
09:37:58<凉凉> (这片地区是一个名叫洛威尔 哈赛的巡警负责的,他会不会借给你警犬要看你和他的关系,这里我想你用来进行一下检定吧,信誉鉴定
09:38:37<Oicebot>  齐贝林进行信用30 借来警犬检定: 1d100=41=41
09:39:47<凉凉> 《齐贝林想起来,这一片有一个名叫洛威尔 哈赛的警官,已经四十七岁,毫无建树单等着退休。这么晚恐怕他一定会找各种理由来推脱。》
09:40:16<齐贝林> (我能否通过许诺给予他一些小小的好处
09:40:57<凉凉> (除非你能给他一些立刻见效的好处
09:41:17<齐贝林> “看起来我们这位巡警大人最近身心疲累,不愿意夜里为我们跑一趟啊?”
09:41:30<凉凉> (顺带提一下。你这里算是超游
09:41:46<凉凉> (首先,你们在大厅。巡警在警局不愿意出警
09:41:58<凉凉> (你们需要去请他,然后才能完成交涉
09:42:06<齐贝林> (不这里我其实是想暗示让洛兰德出点血 无论怎么样我都想让他出点血)
09:42:14<齐贝林> (倒不是知道情形)
09:42:26<凉凉> (我这里是先进行一个预设。
09:42:36<齐贝林> (好的)
09:42:38<凉凉> (即便这样,你也不能说:看起来这位巡警大人
09:42:49<齐贝林> (抱歉
09:42:51<凉凉> (因为你们面前没有巡警,而其他两人也不知道巡警的事情
09:43:07<凉凉> (请注意具体所在的场景和你知道的信息
09:43:11<齐贝林> (噢噢噢好的
09:43:20<凉凉> (你知道他抠门,但是其他两人并不知道。
09:43:42<齐贝林> (那我这一句换一个说法吧)
09:44:14<莱德尔> “那么,我们一起往警局走一趟吧。”
09:44:25<齐贝林> “走吧。”
09:44:32* 洛兰德 跟上
09:44:38* 齐贝林 带路
09:44:42* 莱德尔 向警局移动
09:46:00<凉凉> 三人从大厅里出来
09:47:24<凉凉> 夜幕已经深沉的如同浓墨一般
09:47:54<凉凉> 左右两条分岔路
09:48:21<凉凉> 只有行色匆匆的学生还在
09:48:34<凉凉> 警局是往左去
09:49:11<凉凉> 目标明确的三人径直的向左边走去
09:49:41<凉凉> 路灯闪烁,似乎需要维修了
09:50:05<凉凉> 而也似乎因为路灯的关系,幽深的小巷显得愈发的黑暗
09:50:21<凉凉> 九月的伦敦,寒风阵阵
09:50:47<凉凉> 三人心头的寒意,到底是因为寒风,还是因为刚才那不知名的遭遇?
09:50:52<凉凉> ————————————警察局——————————————
09:51:00<凉凉> 十五分钟的奔波后
09:51:16<凉凉> 齐贝林在路上简短的给两位介绍了下巡警的情况
09:51:35<凉凉> 凭借着自己的身份,齐贝林畅通无阻地进入了警察的办公室
09:52:00<凉凉> 除了值班人员以外,大多数的房间都黑着灯
09:52:50<凉凉> 而洛威尔 哈赛,躺在自己办公室的沙发上打着盹,浓重的呼声走廊中都能听得见
09:53:11<凉凉> 脸上的皱纹似乎也因为生活的烦心事挤到了一起
09:53:22<凉凉> 似乎梦中也不得安宁
09:53:54<凉凉> (请rp
10:22:35* Zeppeli 轻轻过去拍拍他的肩,示意其清醒清醒
10:22:47* SecretKeeper 将话题改为 '1984年9月21日 周五 深夜 晴'
10:54:42<SecretKeeper> 他的呼噜声稍微小了点,然后嘟囔了几句,又转过身去
10:55:27<Zeppeli> “看起来我们重案组的配置还比您这儿要好点儿嘛?”
10:55:43* Zeppeli 取出身上香烟,递过去一根
10:55:56<SecretKeeper> 齐贝林的话语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10:56:08<SecretKeeper> 他只是翻个身,根本还没醒
10:56:25<SecretKeeper> 这么轻柔的动作叫不醒一个被烦心事缠身的中年男人
10:56:59<Zeppeli> “莱德尔小姐,看来必须要派个美人上场了。”
10:57:21* Riddle 晃了晃警官的肩膀
10:57:54<Riddle> “洛威尔先生?”
10:58:24<SecretKeeper> 警官的呼噜声消失了,用手粗鲁的在空中晃动,似乎把刚才的动作当成了恼人的苍蝇
10:58:47<SecretKeeper> 而本身还沉浸在梦乡之中
10:58:56<Riddle> “呵,呵....我开始,有点生气了...”
10:59:07<SecretKeeper> 似乎那里能够摆脱凡世的骚扰
10:59:48<Riddle> “洛威尔警官!!!!!这就是你执晚勤的态度吗!!!!”
10:59:53* Lordland 清清嗓子
11:00:07* Lordland 还未说话,被吓了一跳..
11:00:15* Riddle 接了一杯凉水
11:00:26<Lordland> “莱..莱德尔小姐..这里是警察局..我们是来求人的。”
11:00:55<SecretKeeper> “啊!!!”
11:01:11<SecretKeeper> 这下警官彻底醒了
11:01:35<SecretKeeper> 被刚才那一声震到,一下从沙发上摔到了地上
11:01:40* Riddle 打了个手势,暗示齐贝林上前交涉。喝掉了凉水,一脸什么都没发生过的表情。
11:01:43<SecretKeeper> “阿疼……”
11:02:16<SecretKeeper> “是哪个不长眼的!?没看到老子在睡觉!?”
11:03:00<Zeppeli> “是你面前这位美丽的小姐,人家可在这儿等你好久了。不觉得有些失礼嘛?”
11:03:33<SecretKeeper> 愤怒的警察从地上狼狈地坐起来,十分气氛的拍拍身上的尘土
11:03:36* Zeppeli 一摆手显出莱德尔小姐
11:04:05<SecretKeeper> 然后调整气势重新做回到沙发上
11:04:34<SecretKeeper> 面目有些狰狞
11:04:47<SecretKeeper> 右手在轻轻拍打着自己的脑袋
11:05:03<SecretKeeper> 似乎还是有点睡觉的后遗症,头疼
11:05:08<Zeppeli> “消消气,喝杯水。”
11:05:20<SecretKeeper> “啊?你?谁啊?”
11:05:41* Zeppeli 出示探员证
11:05:55<SecretKeeper> “这位淑女?把淑女推出来可真不像男人做的事情。啧啧。”
11:06:19<SecretKeeper> 他瞥了一眼探员证,小声地嘟囔了一句“啧,真麻烦”
11:06:52<SecretKeeper> “齐贝林先生?有何贵干啊,我记得你应该没有调动我的权利。”
11:07:03<SecretKeeper> 言语中充斥着不满
11:08:19<SecretKeeper> “有事明天来,备案自己写。”
11:08:21<Zeppeli> “我当然不会让一位淑女站在面前。”
11:08:54<Zeppeli> “我想请求这个警区为我们出借一条警犬,最好还有一位执勤警员。”
11:09:00<SecretKeeper> 接着自己晃动着脖子,想要舒展下因为睡在沙发上带来的颈部压力
11:09:12<SecretKeeper> “理由呢。”
11:10:07<Zeppeli> “在本警区的受保护结社——科学结社,刚刚引起了一阵小骚乱,有位关键人物突然消失了。”
11:10:26<Zeppeli> “现在也联络不上,所以想借用警犬来帮助搜查。”
11:10:47<SecretKeeper> “消失二十四小时之后再来找,也许人家就是去喝小酒了”
11:10:55<SecretKeeper> “就这点事情别来找我。”
11:11:18<Zeppeli> “唔,可能是我漏了些许小小的条件。”
11:11:31* Zeppeli 眼色示意洛兰德
11:11:42<Zeppeli> “该你献身了。”
11:11:49<Lordland> “啊..?”
11:12:00<Lordland> "啊?!!!献身..你说什么啊”
11:12:31<Zeppeli> “这位洛兰德先生将为你的勤奋工作,提供一些客观的回报。”
11:12:43<SecretKeeper> 办公室里文件零落的散落在桌子上
11:12:50<Zeppeli> “人到中年,手头或许总有点拮据?”
11:12:52<SecretKeeper> 这个房间似乎还有些恼人的臭味
11:13:28<Lordland> 【眼下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11:13:49<Riddle> (办公室现在开着灯吗?
11:14:02<SecretKeeper> (现在这个办公室开着灯
11:14:10<Lordland> “如果您愿意协助我们,无论最后成功与否,我们都会为您提供一份客观的报酬。别担心,这是——科学家的馈赠。”
11:14:42<Lordland> “为你们平日里辛勤地护卫和不厌其烦的巡逻。”
11:15:11* Riddle 装作无意,扫视零落在桌子上的文件,看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11:15:15<SecretKeeper> 办公室中央四个桌子排成方形,上面放着杂乱的文件,应该是在这个办公室工作的警员们的位置
11:15:28* Zeppeli 悄悄靠近,对警官耳语分散他注意力
11:16:39<Zeppeli> “我是来..潜伏的,据说这里有大笔不明的经费流动..我所以才来潜伏。你想想,首先是一份来自这个结社的馈赠..要是有大作用,升迁都是有可能的。”
11:16:51<SecretKeeper> “警察并没有出动的义务,这还没立案。而且那个区的步行巡查也在巡视当中,要是馈赠应该给他吧。”
11:17:14<SecretKeeper> 警官小声的回齐贝林:“和我有关系吗?”
11:17:37<SecretKeeper> 《莱德尔发现了最上方的几张,似乎正是正在处理的案件》
11:18:07<Zeppeli> “这个案子牵涉许多,我升任区块主任都得靠他,要是靠上他,还有必要在这鸟不生蛋的地方吃灰?”
11:18:35* Riddle 用身躯挡住警官的视线,仔细查看这些文件。
11:18:37<SecretKeeper> 《水管工乔尼失踪3个月》
11:19:14<SecretKeeper> 《地铁里目击的怪物(谣传证实)》
11:19:21<Zeppeli> “不是我说,像他们那样动动手指说说话就能在金碧生辉的地方参加晚宴,坐在办公室里和全英国人畅聊,这他妈的不是我们所有人的梦想嘛?”
11:19:56<Zeppeli> “这个机会让给那些小巡警?得了吧,他们还没熬出头。而你已经为这个国家,为公众的安全付出太多了。而你获得了什么?”
11:20:37<Zeppeli> “你自己盘算盘算。我不多说了。不答应的话,即使再去下一个警区,我们也得搞定这事儿。这..事儿太赚了,我放弃不下。”
11:20:47<SecretKeeper> 警官没好气的看着齐贝林:“我这辈子还没啥指望了,干嘛要费那什么劳子力气。”
11:20:49* Riddle 大致浏览目击怪物的谣传
11:21:28<Zeppeli> “嗨,别这么说。你说说,你手下那些巡警,又有几个能混到你这样的位置?”
11:21:50<Zeppeli> “既然能当警区长,怎么就不能再往上窜窜?”
11:22:05<SecretKeeper> 提起这个,他冷笑的更厉害了
11:22:12<SecretKeeper> “你怎么不看看他们的年龄呢?”
11:22:24<SecretKeeper> “你是来想和我比比谁的拳头比较硬的吗?”
11:22:35<SecretKeeper> 莱德尔看到的简报是这样的
11:22:49<Zeppeli> “想想看,退休。”
11:22:56<Zeppeli> “没有职位,没有可靠的朋友。”
11:23:15<Zeppeli> “只有一些,通过可靠途径得到的钱。才能慰藉你为这个国家的付出不是嘛。”
11:23:56<Lordland> “艾斯威尔逊,可是现在当红的科学家,他可跟你一样,前途依旧无限。”
11:26:25<Lordland> “他的友谊,想必也..不会是没有是价值的吧?你知道霍金嘛,那个轮椅上的天才,我们要找的那个人,就是他最优秀的助手。”
11:26:36<SecretKeeper> 《有女士报警声称,在等地铁的时候,目击到黑暗的地铁隧道里面有散落的人类身体碎块。然而等警方前往的时候现场已经清理干净。目击者声称是一种身形佝偻的人形怪物抢走了那些东西,然而警察并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11:26:48<Lordland> “说是助手,可让我们都羡慕噢..。没准哪天就成了举世闻名的科学家。”
11:27:06<Zeppeli> “保护一个未来的大科学家。”
11:27:07* Riddle 检视水管工的失踪报告。
11:27:15<SecretKeeper> 《目击者已被送去进行精神检查,结果发现具有轻微的妄想症,此案证实是谣言》
11:27:21<Zeppeli> “和我面前一位未来的警界高层。”
11:27:33<Zeppeli> “您意下如何?”
11:27:42<SecretKeeper> “能让我的儿子进剑桥大学吗?”
11:27:49* Riddle 将文件归位
11:28:43<Zeppeli> “您如果有了足够的职位。您的儿子,就是国家的儿子。”
11:29:03<Zeppeli> “就算不够,也得找点“筹码”来作为敲门砖。”
11:30:12<SecretKeeper> 《水管工据说最后被人发现是在一家“来一杯吧!”的小酒吧,那里确实是下流人士的聚集地(下流人士这里被划了叉号)。最后的目击者声称他是和人打了一个赌,至于赌约内容,听年长的水管工所说,是管道探险,探索那些源自维多利亚时期的下水道。》
11:32:06<SecretKeeper> “我爬不那么高,你也别想用升职这种事情来骗我。我还有几年就退休了,你在这跟我费什么功夫。”
11:32:37<SecretKeeper> “谁都不知道你是不是会转头拍拍屁股就走了,‘探员’先生。”
11:32:54<SecretKeeper> “按正规程序,二十四小时再来。”
11:32:59<SecretKeeper> “没别的事情就给我出去。”
11:35:00<Riddle> (想针对警官roll一下心理学,判断他想要什么,什么能使他动摇可以吗?
11:35:18<SecretKeeper> (可以,请
11:37:20<Lordland> (我可以试试看嘛?)
11:37:39<SecretKeeper> 《莱德尔觉得这个警官似乎根本就不像帮忙,油盐不进说什么都没用》
11:37:40<SecretKeeper> (可以。
11:38:24<Zeppeli> (齐贝林还需能再试一次嘛?)
11:38:34<SecretKeeper> 《洛兰德丝毫不懂人心》
11:38:36<SecretKeeper> (可以。
11:40:42<SecretKeeper> 《齐贝林从警官的口气听出来,他显然是丝毫没有任何晋升的想法。在一个小警局里面混了进二十多年才仅仅是一个猎犬巡警,恐怕自己不说,周围人也会对他指指点点吧。事业上的挫折和尊严的缺失已经完全让这个男人自暴自弃了。与其听信子虚乌有的‘可能’,还是到手的现金最值钱》
11:42:07<Zeppeli> “洛兰德!把你身上所有能掏的全部拿出来。”
11:47:12<SecretKeeper> 警官的脸上些许愠怒
11:47:21<SecretKeeper> “你是要贿赂我吗?”
11:47:35<SecretKeeper> “在警察面前想犯法?”
11:47:39<Lordland> “可我身上只有一盒香烟。”
11:47:46* Riddle 伸手拦住了两人
11:48:06<Zeppeli> “他只是想表达一下歉意。”
11:48:28<Riddle> “警官先生,我也是在这座小镇上长大的,对您的正派最为了解了。”
11:48:43* Lordland 肉疼地偷偷将香烟取出,塞入一张张大额英镑
11:48:52<SecretKeeper> “你们并没有任何对不起我的地方——”
11:48:56<Lordland> 【操他妈的齐贝林..操他妈的齐贝林..。】
11:49:02<SecretKeeper> 警官一边说,眼角一边瞄着香烟。
11:49:16<SecretKeeper> (香烟盒
11:49:25<Zeppeli> “深夜将您呼唤起来,说了一通有的没的..欸麻烦你了。万分抱歉。”
11:49:25<Riddle> “这件事不大合规矩,这点我们都是心知肚明的。但那位先生的下落真的非常令人担心...”
11:49:56<SecretKeeper> (洛兰德,请输入数量
11:51:04<Riddle> “当然,相应的补偿....”
11:57:31<SecretKeeper> 《齐贝林发现自己的说法仅仅是令警官更加恼怒而已》
11:57:57<SecretKeeper> “我没啥需要补偿的。”
11:58:07<Zeppeli> 【也有些看不下让洛兰德一个人掏,毕竟是自己惹恼了警官。】
11:59:11* Zeppeli 趁着莱德尔谈话的时候,不动神色地塞给洛兰德六张
12:00:06* Lordland 将总计1400美元价值的英镑塞入了香烟盒中
12:04:22<Lordland> “来根烟清醒清醒吧,警官大人。”
12:04:42* Lordland 递过去一根烟,以及一个滑稽的满当当的烟盒
12:04:48<SecretKeeper> “恩姆……”
12:05:16<SecretKeeper> 警官熟练地接过烟和烟盒,隐蔽的打开瞄了一眼,然后自然地装进自己的内口袋里。
12:05:36<SecretKeeper> “毕竟是朋友失踪嘛,确实是比较令人担心的。”
12:05:57<SecretKeeper> 警官从自己的兜里掏出火柴,点燃香烟叼在嘴上
12:06:10<Lordland> “是啊,我很在意这位友人。”
12:06:36<SecretKeeper> “按照规矩确实太久了。不过既然你们深夜都来了,这位小姐也是本地人。看在你们担心的份上,我就作为朋友来帮你们一次吧。”
12:07:14<Lordland> “您真是一位可靠而体贴的长官。”
12:07:16<SecretKeeper> 洛威尔深深地吸了口香烟,悠悠的吐出一个烟圈
12:07:37<SecretKeeper> “你们在门口等我吧,我去填个表,一会就出来。”
12:07:58<Riddle> “感谢您的通融。”
12:08:11* Riddle 走向门口
12:08:21* Zeppeli 走向门口
12:09:27* Lordland 走向门口
12:10:35<SecretKeeper> 夜色浓重
12:11:17<SecretKeeper> 寒气瘆人
12:11:38<SecretKeeper> 三人总觉得今天的夜好像更加比往常要更加寒冷
12:12:26<SecretKeeper> 街边的流浪猫,也全都蜷缩在小巷的垃圾桶里,只留下狭长的眼睛注视着你们
12:12:45<SecretKeeper> 偶尔还会有瘆人的嚎叫
12:13:00<SecretKeeper> 在阴冷夜里,怎么听怎么不详
12:13:32<SecretKeeper> 没等多久,洛威尔巡警就披上了警用大衣
12:13:35<SecretKeeper> 带着警棍
12:13:51<SecretKeeper> 牵着健壮的猎犬从警察局里走了出来
12:14:11<SecretKeeper> “朋友们,去哪?”
12:14:21<SecretKeeper> 他此刻笑容满面
12:14:31<SecretKeeper> 不知道是不是“香烟”吸着还可口
12:16:24<Zeppeli> “离这儿不远的希尔顿逸林酒店。”
12:16:48<SecretKeeper> “哦,是从那里失踪的?走走走。”
12:17:12<Lordland> “我来带路。”
12:18:21* Lordland 一马当先地走在前面
12:18:35<SecretKeeper> ——————————————————希尔顿逸林酒店————————————————
12:18:48<SecretKeeper> 又走了大概十五分钟的路
12:19:10<SecretKeeper> 一路上警官似乎心情好,都在跟你们夸自己的六个儿子各个聪明能干
12:19:55* Riddle 随声附和警官,顺便聊些本地人的话题
12:19:56<SecretKeeper> 到了旅店,看到里面的舞会,警官突然就冷漠了下来
12:20:09<SecretKeeper> “这里?”
12:20:11<Lordland> 【十分肉痛,感觉似乎什么重要的东西失去了。
12:21:27<SecretKeeper> “这里看样子在举办舞会——你们的朋友真的不是去玩了?”
12:21:58<SecretKeeper> “我并没有带搜查令,进屋搜索是不行的。你们有他用过的东西吗?”
12:22:05<Zeppeli> “他的职责是陪伴一位世界级珍宝的科学家,我心想应该没有玩的诱惑比这大。”
12:26:34<Lordland> “我想起来了!可以拿之前艾斯用过的粉笔吧,那些应该还在讲座那里!”
12:29:15<Zeppeli> “我陪你一起去。”
12:29:37<Riddle> “那么警官,我们就在这里等等他们吧。”
12:29:39* Lordland 前往讲座地点
12:29:43* Zeppeli 跟着洛兰德走
12:32:19<Riddle> “两位请小心点,最近的剑桥镇并不太平。。。。”
12:32:39<SecretKeeper> 洛兰德和齐贝林很快的,就来到了演讲的礼堂
12:32:45<SecretKeeper> 后台还没锁
12:33:18<SecretKeeper> 齐贝林和洛兰德很方便的就从后台找到了艾斯用过的分比
12:33:20<SecretKeeper> 粉笔
12:33:50<Zeppeli> “刚才,麻烦你了。”
12:33:51<SecretKeeper> 为了防止气味的混乱,两人拿着整个粉笔盒就出来了
12:34:15<Lordland> “今天都第三次了。我就没见你冷静地思考过。”
12:34:23<SecretKeeper> 女仆打扫的女仆像你们行李,并没有阻拦你们的动作
12:34:43<SecretKeeper> 科学家们来拿这里的粉笔做演算是很正常的事情
12:35:04<Zeppeli> “我只是个探员,我没什么顾忌,不想你们每天都活在象牙塔里。”
12:35:42<Lordland> “你也稍许注意一下..该向我道歉的是你。”
12:35:54<Zeppeli> “..抱歉。看你的脸,突然就..”
12:36:16<Lordland> “有时候我真怀疑你根本就不是英国人,就是个野人。”
12:36:30* Zeppeli 不再说话,快步走向门口
12:36:54* Lordland 也懒得为突然的静默而生气,随即跟上
12:40:40<Lordland> “话说,刚刚莱德尔讲的,到底是因为什么?”
12:40:55<Zeppeli> “她估计看到了什么,待会儿我再去问个清楚吧。”
12:42:58<SecretKeeper> 你们回到了门口
12:43:24<SecretKeeper> 莱德尔和警官正就着本地的风俗,愉快地聊着天
12:43:43<SecretKeeper> 等你们到来,一旁的警犬汪汪的叫了两声
12:45:11<Lordland> “警官,粉笔盒在这儿。”
12:45:27<SecretKeeper> “哦,就这个?好的”
12:45:30* Lordland 将粉笔盒小心谨慎地递了过去
12:46:29<SecretKeeper> 警官用收托住粉笔盒的底端,半蹲下来,右手抚摸着警犬的头,左手把粉笔放在警犬的鼻子下面
12:46:36<SecretKeeper> “smell”
12:47:11<SecretKeeper> 几秒钟后,警犬从粉笔处抬起头来,叫了两声,然后把鼻子伸到了地上
12:47:27<SecretKeeper> 警官把粉笔盒随手扔给洛兰德
12:47:32<SecretKeeper> “go——”
12:47:50* Riddle 跟上警犬
12:48:04<SecretKeeper> 随着一声令下,警犬冲着道路的左侧奔跑起来
12:48:06* Lordland 手忙脚乱接上粉笔盒
12:48:08<SecretKeeper> “快点跟上——”
12:48:24* Zeppeli 赶快跟上
12:48:38<Lordland> “等一下我啊...你们!”
12:48:45* Lordland 随即跟上
12:48:49<SecretKeeper> 而牵着警犬的警长也跑过去
12:48:56<SecretKeeper> (警官
12:49:20<SecretKeeper> ——————————————追踪————————————————
12:49:55<SecretKeeper> 气味像是相当明显,警犬一路奔跑着
12:51:12<SecretKeeper> 你们沿着剑桥大学的外墙,一直跑到了“台球街”
12:51:27<SecretKeeper> 似乎艾斯一直在走一些僻静的小巷子
12:51:49<SecretKeeper> 而这条街道上建筑更是灰败
12:52:00<SecretKeeper> 虽然清理的干干净净,但是年份着实太久
12:52:08<SecretKeeper> 也并没有太多的资金用来修缮
12:52:46<SecretKeeper> 猎犬追到了这条街上的一条巷子口,停了下来
12:52:51<SecretKeeper> 叫了两声
12:53:21<SecretKeeper> 这条巷子漆黑又阴暗,垃圾到处堆着
12:53:57<SecretKeeper> 而这巷子是一头的,尽头是一堵高墙,墙的那面好像是什么公司的办公楼
12:54:24<SecretKeeper> 这条巷子中只有左边有个惨淡绿色的小门
12:54:34<SecretKeeper> 油漆都剥离了不少
12:55:19<SecretKeeper> 门上用的招牌在半坏不坏的灯下显示着这么几个‘掉了几个字母的字’
12:55:24<SecretKeeper> “来一杯吧!”
12:56:01<SecretKeeper> 小门外边的垃圾堆里,有两个醉鬼正在昏睡
12:56:13<SecretKeeper> 紧紧攥着空酒瓶
12:57:06<SecretKeeper> 嘴里嘟囔着令人听不懂的话语
12:57:22<SecretKeeper> “烧死你们”“领地”“美”
12:57:40<SecretKeeper> 多是醉鬼的呓语罢了
12:58:52<SecretKeeper> (请rp
12:59:42<Riddle> “看起来...就在这里了...”
12:59:46<Lordland> “艾斯来这儿干什么?”
13:00:06<Riddle> “如果艾斯没有消失在稀薄的空气中,那么他肯定在这附近。”
13:00:14<Zeppeli> “兴许是被威胁和挟持了。”
13:00:34<SecretKeeper> 在你们驻足了才半分钟不到
13:00:36<Zeppeli> “当然不排除他跟这条街,也有莫名的联系。”
13:00:42<SecretKeeper> 警犬又叫了两声
13:01:06<SecretKeeper> 这次却是沿着这条街向南走
13:01:17* Riddle 跟上警犬
13:01:26<SecretKeeper> “看样子你们的朋友应该离开这个地方,只是到过这里”
13:01:54<SecretKeeper> 警官解释了一句,然后又牵着警犬继续追踪
13:02:13<Riddle> “那么,待会有来调查一下的必要呢....”
13:02:43<Zeppeli> “真是勇敢。”
13:03:17<SecretKeeper> 警官又问了一句
13:03:18* Lordland 一言不发跟上
13:03:31<SecretKeeper> “如果打算在这里问一下的话,我在门口等你们。”
13:03:58* Riddle 停下脚步
13:03:59<SecretKeeper> 警官拽了拽警犬,显然是觉得这个地方有点太脏太乱了
13:04:09<Riddle> “可以吗?麻烦您了。”
13:04:51<Zeppeli> “感谢了。”
13:04:55<SecretKeeper> “别呆太久就可以。”
13:05:18<Lordland> “不会耽误你太久时间。一会儿就好..我也不想再待下去了。”
13:07:55* Riddle 走进酒馆
13:11:06* Riddle 尝试走进酒馆
13:11:25<SecretKeeper> 莱德尔在酒馆前敲了敲门,一个个头比你还矮的精装汉子穿着背心打开了门
13:11:37<SecretKeeper> 打量了你们三个一下,然后就让开了道路
13:11:48<SecretKeeper> “玩的愉快”
13:12:01<SecretKeeper> 例行公事化得话语里面听不出任何欢迎。
13:12:12* Zeppeli 点头致意
13:12:22* Lordland 跟上两人步伐
13:12:42* Riddle 下意识抱紧双臂,显然并不喜欢此地的气氛
13:12:46<SecretKeeper> 当你们一走进酒馆,一股浓重的烟味和劣质烟酒的味道袭击了你们
13:13:17<SecretKeeper> 喧嚣的吵闹声和粗俗的笑话止不住的往脑袋里面钻
13:13:52<SecretKeeper> 如果不是酒吧进门有一段狭长的走道,恐怕着吵闹声要把整个巷子闹翻天
13:14:13<SecretKeeper> 你们沿着走廊走到了酒吧的正厅
13:14:55<SecretKeeper> 对着门的吧台一群衣着肮脏的人并排坐着,打赌吹牛
13:15:20<SecretKeeper> 酒保一身黑漆漆的复壮上好像粘着无以名状的油腻,椅子上和桌子上都若有若无的杂着黑色的斑点
13:16:03<SecretKeeper> 穿着暴露的酒吧女在各个桌子前挂着篮子出售一些香烟和色情杂志
13:16:38<SecretKeeper> 整个酒吧好像是下水道工人、运输工、水手、渔夫等人的聚集地
13:17:30<SecretKeeper> 空气中混合着鱼腥味、臭泥味、袜子味
13:17:45<SecretKeeper> 闻起来令人不自觉地干呕
13:18:50<SecretKeeper> (请rp
13:20:18<Zeppeli> “时间紧张,没空在这种异物堆里徘徊,找到要找的人,一击致命。”
13:20:19<Riddle> 【这里的气味....还真是令人想快点了事出去...】
13:21:00<Lordland> “莱德尔,你要是不舒服的话..可以靠外面点儿站,或者我陪着你就好?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13:21:22<Riddle> “那真是...感谢了。”
13:21:25<Zeppeli> (我可以跟酒保搭话嘛)
13:22:12<SecretKeeper> (可以的。
13:23:28* Zeppeli 示意为自己来一杯啤酒
13:24:18<Zeppeli> “嗨,哥们,晚上好呀。”
13:24:28<SecretKeeper> 酒保熟练地从身后的桶里倒出一杯金黄的泛着泡沫的液体
13:24:38<SecretKeeper> “德国啤酒,给你”
13:24:48<SecretKeeper> 这啤酒很明显就是假的。
13:25:05<SecretKeeper> (很明显不是德国的
13:28:04* Zeppeli 掏出零钱,付了啤酒钱
13:28:47<Zeppeli> “我想跟你打听点儿事儿。”
13:29:10<SecretKeeper> “嗯哼。”
13:29:18<SecretKeeper> 酒保不置可否的擦试着杯子
13:29:32<SecretKeeper> (因为这啤酒不值钱,算到你的消费水平之内了。
13:29:37<SecretKeeper> (所以不扣现金。
13:30:38* Zeppeli 递上根香烟
13:31:19* Zeppeli 从钱包取出20英镑放在吧台上
13:31:22<SecretKeeper> 酒保摆了摆手
13:31:30<SecretKeeper> 拒绝了你的香烟
13:31:44<SecretKeeper> 然后把20英镑顺手撞进了自己的裤兜里
13:31:49<SecretKeeper> “什么事,先生。”
13:32:17<SecretKeeper> (扣你25刀
13:33:14<Zeppeli> “差不多几个小时前,有没有见过一位三十来岁左右的青年在这儿稍作停顿?”
13:33:32<Zeppeli> “长脸,尖下巴,胡子刮得很干净,衣着得体。但应该神色匆忙。”
13:34:23<SecretKeeper> “几个小时之前没有。二十分钟之前倒是有。”
13:34:35<SecretKeeper> “三十来岁还是二十多岁不清楚。”
13:34:47<SecretKeeper> “不过这里毕竟衣着得体的人很少。”
13:38:44<SecretKeeper> (改成一小时前
13:39:37<SecretKeeper> “呆了大概二十分钟左右的样子就走了。”
13:40:37<Zeppeli> “他是在等人嘛?”
13:40:52<SecretKeeper> “谁知道。”
13:41:27<Riddle> “只是一个人喝闷酒吗?”
13:41:49<SecretKeeper> “倒是也没人来过来聊天。”
13:42:02<SecretKeeper> “闷不闷我就不清楚了。”
13:42:20<Zeppeli> “他最后是一个人离开的嘛?”
13:42:42<SecretKeeper> “是。”
13:43:33<Zeppeli> “谢谢你了,这对我们很有用。”
13:43:58<Zeppeli> (使用一个心理学如何?看看他会不会反收其他人的钱框我们)
13:44:08<SecretKeeper> (可以
13:44:10<Riddle> “他没有自言自语些什么吗?”
13:44:26<SecretKeeper> (我来骰
13:45:47<SecretKeeper> 《齐贝林通过专业的知识判断,这个酒保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讲的是不是很重要的事情。显然只是觉得是通常的寻人罢了,也没有刻意的遮掩,不像是收了钱的样子。》
13:45:57<SecretKeeper> “没有。”
13:47:05<SecretKeeper> 酒保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
13:47:11<Riddle> “他看起来反常吗,有没有神色焦急或者明显的不安?”
13:47:21<Zeppeli> “我想如果你能突然想起些出乎寻常的东西,另外的20英镑等着你。注意,出乎寻常。”
13:47:21<SecretKeeper> 无聊的拿毛巾擦着杯子
13:47:27<SecretKeeper> 这段时间也没有人点酒
13:47:58<Lordland> “看起来,我们能在他身上知道也就这些了嘛..。”
13:48:03<SecretKeeper> “一个人坐在小角落里,谁也看不清他在干嘛。”
13:48:30<Riddle> “多谢了。”
13:48:56<SecretKeeper> “啊,我想起来了。他就坐在那个角落里喝闷酒,一边喝酒还一边咒骂着什么。”
13:49:15<SecretKeeper> 酒保面部表情的说着好像突然想到的话
13:49:22<Zeppeli> “再多说一点。”
13:49:25<Riddle> “能听清是在具体咒骂些什么吗?”
13:49:25<SecretKeeper> 然后直盯盯地看着齐贝林
13:49:40* Zeppeli 将20英镑凑近酒保身边
13:50:04<SecretKeeper> “他离我那么远我怎么知道。”
13:50:41<Zeppeli> “买几包烟犒劳自己吧,大家伙。谢啦”
13:51:06<SecretKeeper> 酒保很自然的把钱收进裤兜里
13:51:08* Zeppeli 松开捏着20英镑的右手
13:51:21<SecretKeeper> 没打算再继续理财你们。
13:53:24* Zeppeli 走出门外
13:53:32* Riddle 尝试出门
13:53:41<SecretKeeper> 出门的汉子没有拦着你们
13:53:46<SecretKeeper> (门口
13:53:54<SecretKeeper> 当你们重新来到巷子口
13:54:08<SecretKeeper> 似乎这垃圾堆的气味都要比里面更好闻一些
13:54:23<SecretKeeper> 警官在巷子口逗弄着警犬
13:54:43<SecretKeeper> “恩?继续?”
13:54:46<Lordland> “久等了,警官。”
13:54:58<Riddle> “拜托啦~”
13:55:02* Zeppeli 示意警官可以继续追踪
13:55:15* Riddle 准备跟随警犬
13:55:47<SecretKeeper> 警官摸了摸警犬的头,然后从半蹲起身
13:55:48<SecretKeeper> “go”
13:56:09<SecretKeeper> 警犬又向南面跑去
14:03:26* Zeppeli 跟着警犬走
14:03:35<SecretKeeper> ——————————————青年旅社————————————————
14:04:17<SecretKeeper> 从酒吧追了大约半小时
14:05:40<SecretKeeper> 你们从台球街追到Lensfield路,又拐到了撒克逊街道
14:06:09<SecretKeeper> 这条街道上冷冷清清的,两侧都是低矮的房屋
14:06:11<SecretKeeper> 最高不过两层
14:07:22<SecretKeeper> 而警犬在到达街道的十字路口这里,又停下来叫了两声
14:08:58<SecretKeeper> “和刚才一样,看来你们的朋友到过这里,又走了。”
14:09:00<Riddle> “看起来,艾斯先生在这里也做了停顿呢。”
14:09:46<Riddle> “走吧两位,我们去稍微打听一下。”
14:10:13<Lordland> “艾斯他..来这儿干什么?台球街应该只是稍作休息,真实目的地应该不很远了。”
14:10:36<SecretKeeper> 往前走一走,右侧便是用打印体写的简陋的招牌“青年旅社”
14:10:52<SecretKeeper> 看起来是那种相当贫穷的人财主的气的地方。
14:11:22<SecretKeeper> 黄色的木门漆快掉光了
14:11:55<SecretKeeper> 从打开的门向里望去,有个看起来满脸皱纹的老婆婆坐在柜台里面
14:12:21<SecretKeeper> 用针线编织着围巾一样的东西
14:12:45<SecretKeeper> 这里一楼连坐的地方都没有,仅仅一个柜台和一个楼梯
14:13:05<SecretKeeper> 想必旅馆的主人只在一楼埋下一个门面而已
14:13:40* Riddle 尝试走近旅店和老婆婆搭话
14:14:06* Lordland 跟在莱德尔后面
14:14:31<SecretKeeper> 满头白发的老婆婆和善的坐在柜台后面
14:14:41<Zeppeli> (我可以投一个侦查嘛? 看看附近有什么痕迹)
14:15:04<SecretKeeper> 口齿不清地说:“啊?小丫头?咋的啦?”
14:15:08<SecretKeeper> (请
14:16:56* Riddle 对老婆婆描述艾斯的外貌,询问她有没有看到过这样的一个人。
14:17:04<SecretKeeper> (请详细的打出来
14:19:02<SecretKeeper> 《齐贝林发现入口的门框上有些许蹭到的痕迹,而柜台的桌子上有些划痕》
14:20:00<Riddle> “请问您有没有看到一个脸庞瘦长,胡子刮得很干净,穿着得体,约莫30岁左右的男性经过这里?”
14:20:50<SecretKeeper> 《洛兰德发现门框上有些许黑点,这些黑点和刚才的酒吧的污渍非常相近。而门口柜台的桌子上的划痕,看起来是有人试图用桌子吧自己撑起来造成的痕迹》
14:21:27<SecretKeeper> “啊?小丫头,你又在开玩笑,哪有穿着得体的绅士会从这里经过呀?”
14:22:45<Riddle> (我能投个心理学,判断这个老婆婆话的真假吗?
14:23:06<SecretKeeper> (我来暗骰
14:23:37<Zeppeli> (齐贝林骰个心理学,判断老婆婆有没有仔细思考这个问题。)
14:24:13<SecretKeeper> (我来暗骰
14:25:21<SecretKeeper> 《齐贝林判断老婆婆一听到是衣着得体的绅士,就没有再往下深究了。》
14:26:21<SecretKeeper> 《莱德尔觉得老婆婆没有什么说假话的理由》
14:30:20<Lordland> “老婆婆,我能问问你,这些黑点是谁留下的呀?”
14:31:12* Zeppeli 突然发现黑点,一下子想起来酒馆里的那些污渍
14:31:22<SecretKeeper> “啊?黑点?哪个酒鬼留下来的吧?”
14:31:29<Zeppeli> (可以使用物证学,鉴定这些污渍是否特殊嘛?)
14:31:43<SecretKeeper> “该死的酒鬼,还要我重新清扫,哦该死的酒鬼。”
14:32:03<SecretKeeper> (都说了物证学是你把这些东西带回去。
14:32:20<Zeppeli> (我觉得物证学可能也包含一些常识
14:32:47<Zeppeli> (比如能从一堆液体的痕迹中 分辨出 这个是血液痕迹啊 的知识
14:32:51<Riddle> “这些划痕也是那些酒鬼留下来的吗?”
14:34:01<SecretKeeper> “划痕?”
14:34:24<SecretKeeper> (那个是靠侦察。
14:35:46<Zeppeli> “这些划痕呢?柜台旁的。”
14:37:46<SecretKeeper> 老婆婆慢悠悠的下了椅子,戴上老花镜趴近看了看
14:37:55<SecretKeeper> “该死的酒鬼,又把老娘的东西弄花了。”
14:38:20<SecretKeeper> “该死的,这些该死的酒鬼。”
14:38:32<Zeppeli> “您没把这群酒鬼抓起来?他们可真是些大混球。”
14:38:59<SecretKeeper> “上帝保佑,这些酒鬼怎么会这么混账,一天天喝个烂醉,一点用都没有。“
14:39:11<SecretKeeper> “我?我怎么抓?”
14:39:36<SecretKeeper> “上帝啊,你该不是让我这么一个老婆婆去和那些粗壮男子打架把?你的家庭是这么教育你的吗?”
14:39:56<Lordland> “相信一下英国警察或者探员会替你做这些的。”
14:40:10<SecretKeeper> “他们是房客,好歹付了钱,就是该死的一点都不爱惜这些东西。”
14:40:15* Zeppeli 没好气地撇向洛兰德
14:40:21<Zeppeli> “房客?”
14:40:23<SecretKeeper> “真希望英国警察能够帮忙教育下他们的礼貌和道德”
14:40:33<SecretKeeper> “这是旅店。”
14:40:56<Zeppeli> “他们不会现在还在您的旅店里酣睡吧?”
14:41:25<SecretKeeper> “那回来的人当然在这里睡觉了”
14:42:07<Zeppeli> “您能告诉我他们现在住在哪儿嘛?”
14:42:12* Zeppeli 出示探员证
14:42:24<Zeppeli> “实不相瞒,我也找他们有些小事。”
14:44:20<SecretKeeper> “就在二楼。警官大人?有案件?”
14:44:33<SecretKeeper> 老婆婆被警员证吓了一跳
14:45:46<Zeppeli> “据悉有人在台球街滋事闹事,差点变成暴力案件。我是来沿途调查的。”
14:45:59<SecretKeeper> “啊……逮捕令呢?”
14:46:18<Zeppeli> “不是逮捕,只是来问问他们。毕竟你知道,酒鬼的朋友都是酒鬼。”
14:46:34<Zeppeli> “兴许其中某一个,就犯了事了。”
14:47:30<Zeppeli> “作为一名英国警察,我想我也得教教他们什么是礼仪,不是嘛?”
14:48:53<SecretKeeper> “啊……那我给你开门?”
14:49:03<SecretKeeper> “不过如果他们直接打你,别怪我没提醒你啊”
14:49:19<Zeppeli> “看看我这肌肉,别担心。”
14:49:45<Zeppeli> “噢,洛兰德,你要是怕,可以别跟上来。”
14:49:59<Lordland> 【...齐贝林.......。
14:50:12<Lordland> “好的,我现在就来..。”
14:50:21* Lordland 跟着齐贝林准备上楼
14:50:34* Zeppeli 等待老婆婆开门
14:50:41* Riddle 一起跟着
14:51:24<SecretKeeper> ——————————————2楼——————————————
14:51:50<SecretKeeper> 2楼总共有30个房间
14:52:08<SecretKeeper> 标明着201-230
14:52:48<SecretKeeper> 刚上二楼,左侧是1-5,右侧是6-30
14:53:59<SecretKeeper> 狭长的过道里面一盏灯都没有
14:54:25<SecretKeeper> 倒是有两个汉子醉倒在地上
14:54:41<SecretKeeper> 满脸胡茬
14:55:17<Zeppeli> “老婆婆,这些人是把你柜台划坏的人嘛?”
14:55:21<SecretKeeper> 并不是你们寻找的人
14:55:27<SecretKeeper> “我哪知道是谁干得?”
14:55:37<SecretKeeper> “我都没发现这件事情”
14:55:50<Zeppeli> “看来您的柜台也并不是一次性的事啊。”
14:56:56<Zeppeli> “告诉我们,那些闹事的醉汉的房间在哪儿?”
14:56:59<SecretKeeper> 老婆婆顺手给你们打开了右手边的六号房
14:57:14<SecretKeeper> “哪个没给我闹过事情?”
14:57:40<SecretKeeper> 吱呀一声,房门开了
14:57:52<SecretKeeper> 老婆婆摸索着打开了房间的灯
14:58:15<SecretKeeper> 咔嚓
14:58:18<SecretKeeper> 灯亮了
14:58:35<SecretKeeper> 这是一个逼仄的小房间
14:58:52<SecretKeeper> 出了一张床和一个桌子,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14:59:06<Zeppeli> (可以使用侦查嘛)
14:59:12<SecretKeeper> 或者说……除了挂在天花板上的那个人的话……
14:59:21<SecretKeeper> 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14:59:48<SecretKeeper> 突然出现的场景令所有人都愣住了
15:00:00<SecretKeeper> 谁能想到门后是这么一番令人绝望的场景
15:00:13<SecretKeeper> 门口的醉鬼还在彰显着生的混乱
15:00:37<SecretKeeper> 门后却一片死的冰冷
15:01:03<SecretKeeper> 破烂的衬衫,削瘦的身材
15:01:26<SecretKeeper> 还有那金黄的头发,都是你们曾经见过的人……
15:01:34<SecretKeeper> 阿道夫,沃尔勒
15:01:41<SecretKeeper> 而他现在完全不是你们认识的那个样
15:01:51<SecretKeeper> 那个站得笔挺,智力超群的人
15:02:22<SecretKeeper> 他现在面庞一片紫红
15:02:38<SecretKeeper> 白眼上翻
15:02:54<SecretKeeper> 不知道死去了多长时间
15:03:20<SecretKeeper> 那双灵动的眼神,你们再也看不到了
15:03:44<SecretKeeper> (san check 0/1d6 请
15:23:41<SecretKeeper> “啊啊啊啊————”
15:24:07<SecretKeeper> 随着老婆婆的惊叫
15:24:28<SecretKeeper> 莱德尔因为这种冲击的画面而失身的坐了下去
15:24:36<SecretKeeper> 双目无神,仿佛失去了意识
15:25:25<SecretKeeper> 而洛兰德和齐贝林毕竟是男人,遇见这种事情,还算有些克制
15:25:48<SecretKeeper> 只是现在……事情变得复杂起来了
15:26:27<SecretKeeper> 在听到尖叫后,警官先生跑了上来
15:26:38<SecretKeeper> 面色一下难看了起来
15:27:11<SecretKeeper> “这里发生了刑事案件,请诸位保持现场,回住的地方,等待后来的传讯。”
15:30:40<SecretKeeper> 用旅店的电话报警之后,现场很快就被封锁了。
15:31:52<SecretKeeper> 而莱德尔在离开现场之后,仿佛梦醒一般,忘记了刚才在做什么,好像还在追查艾斯的下落一般,问你们警犬在哪
15:32:22<SecretKeeper> 在得知阿道夫的死亡之后,不得已才接受这个事实
15:32:28<SecretKeeper> ————————————————第二天————————————————
15:32:55<SecretKeeper> 你们三人来到警察做了笔录,然后就被放了出来。
15:33:32<SecretKeeper> 而艾斯,也在被询问的人之列。
15:33:54<SecretKeeper> 他好像昨天晚上提早回家了。
15:34:35<SecretKeeper> 你们三人在警察局的门口看到了他,他却说霍金教授那里离不开人,就立刻离去了。
15:34:49<SecretKeeper> 而你们三个站在警察局门口,心里却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
15:35:06* SecretKeeper 将话题改为 '1984年9月22日 周六 中午 阴'
15:36:35<SecretKeeper> ————————————————cg————————————————
15:36:59<SecretKeeper> 第三天,你们虽然还聚在一起,却在报纸上看到了阿道夫 沃尔勒的讣告
15:37:17<SecretKeeper> 警方判断他是自杀
15:38:08<SecretKeeper> 至于是什么导致了他的自杀,警方猜测可能是因为自己的智力被霍金否定之后,而作出的激愤之举
15:38:26<SecretKeeper> 这件事情就好像吃饭喝水一般过去了
15:38:40<SecretKeeper> 如果不是认识阿道夫,亲眼目睹了他的尸体
15:38:54<SecretKeeper> 恐怕你们也觉得,这件事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15:39:12<SecretKeeper> 而现在,只能为这个有天分的少年人,祈福了。
15:39:27<SecretKeeper> ——————————————————Normal End————————————————————
15:39:36<SecretKeeper> ——————————————————普通人的日常——————————————————
请注意:
争吵不会让你的生活变得更美好,只会让你的心情变得更糟糕


养老群:450584003
知乎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