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跑团战报小说]作死疲劳  (阅读 1400 次)

副标题: 充满诡异房规的诡异团

离线 非常道

  • 版主
  • *
  • 帖子数: 32
  • 苹果币: 0
[跑团战报小说]作死疲劳
« 于: 2017-04-01, 周六 19:11:30 »
凌晨四点的砂点镇本该空无一人,但此时却出人意料地吵闹。
“这些愚蠢的人类啊……一醒来就又成了束手束脚的行尸走肉吗?”贾斯睁开双眼,“该死的……是时间认知偏差症又发作了吗?我对时间法则的掌握程度果然还是不够熟练啊……”贾斯从窗外望出去,太阳高高挂在天空正中,熙攘的人群挤在村长家门口,不知道正在讨论着什么。
自从那群自称为“冒险者”的生物离开后,这个位面就变得越来越无聊了,贾斯看着村民们,不由得摇了摇头,其他还住在这座镇子里的生物,则是整天就知道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吵闹闹。就在昨天,镇里开酒馆的家伙就为了没有人愿意替他清理地窖的老鼠而大发雷霆,贾斯想到这里,不由得摇了摇头,也不怪这些愚蠢的生物会心生畏惧,前几天有一个酒鬼为了得到老板承诺的一瓶杜松子酒,抄着一根铁疙瘩就进了地窖,结果一直到现在也没出来过。
也不知道那种由低等物质转化而成的液体到底有什么好喝的,居然能让人愿意为了它付出生命,贾斯先前找过酒馆的老板,告诉他如果愿意付出一枚金币作为酬劳,他就愿意出手消灭地窖里的低等爬行生物,但对方那看傻孢子的眼神却刺伤了他高傲的自尊。
该死的家伙,如果不是看在同为这处天地之居民的份上,别说一枚金币了,就算五枚金币也别想让吾出手!贾斯忿忿地想道。
“喂!提克!”一串短促的敲门声打断了贾斯的思绪,“村长有事找你谈!”
呵,八成是开酒馆的那个臭傻逼想让我出手却又拉不下面子亲自找我,所以找了村长帮忙吧,贾斯冷笑了一声,这次可得好好敲这家伙一笔才行,没有两个……不,没有三个金币,吾是绝对不会出手的!贾斯从床上一跃而起,他身下那由杂草堆砌而成的床轰然倒塌,让他内心一抖。
罢了,办完这件事再回来修复吾的王座就是,贾斯强忍着自己回头看的冲动,在确认自己的表情保持着一贯的淡漠后,提起墙边的镰刀推门而出。
阳光从房顶倾洒在散落一地的书籍封面上,《农王传说》,《一豆破苍云》,《菲特死贼奈特》几个大字折射出刺眼的光芒。
此时此刻,中二病,一级导师,乡巴佬
贾斯-提克
拿着农具,真男人不看身后一地的地毯文
他的脑中浮现如此声响,如此不可名状
【想知道生命的意义吗?想真正的。。。。活着吗?】
【yes...or..no?】
“我已经超脱人的极限,如果你还用那可悲的凡人智慧来看待我,只不过是自取其辱。”贾斯擦了擦鼻涕
“出来吧,隐藏在阴影处的卑鄙小人,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
另一支手朝着周围的空气挥舞大镰刀
【恩,yes】耍无赖一样的声音

“这位姑娘,今小生身体无恙,元气正足,姑娘愿意与吾共赴巫山否?”容姿并不怎么高的易尔拉客中
隔着那张跛脚桌子,如花羞涩的扣扣鼻屎,她是本村唯一力量和体制都是18的磁性野蛮人。
“姑娘慢走不送”这种行为显然违背了职业道德
【想知道生命的意义吗?想真正的。。。。活着吗?】
【yes...or..no?】
“我今天不舒服。。”拒绝交易的吟游诗人微微后退,因为如花刚刚一个五尺快步似乎打算霸王硬上弓。
“不。。。不。。不要!”擒抱接触检定投出了一个漂亮的二十
“no?。。。。no!”那被**忽略的声音仿佛愤怒了
一道天雷,将婊子轰杀成渣~也顺带保住了他肉体最后的贞洁,大概。
然而,他的意识在混沌中重塑
.r1d32化为。。。srd里32种挑战等级1怪物的一个
健壮的肉体,粗糙如甲的皮肤。。
12
石盲蛮族(Grimlock)
中型人形怪物
生命骰:2d8+2(11hp)
先攻权:+1
速度:30尺(6格)
防御等级:15(+1敏捷,+4天生),接触11,措手不及14
基本攻击/擒抱:+2/+4
攻击:战斧+4近战(1d8+3/*3)
全回合攻击:战斧+4近战(1d8+3/*3)
占据/触及:5尺/5尺
特殊攻击:-
特性:盲视40尺,免疫,灵敏嗅觉
豁免:强韧+1,反射+4,意志+2
属性:力量15,敏捷13,体质13,智力10,感知8,魅力6
技能:攀爬+4,躲藏+3*,聆听+5,侦察+3
专长:警觉,追踪
区域:地底
组织:成队(2-4),成群(10-20),或部落(10-60外加每10名成人1等级3-5的指挥官)
挑战等级:1
宝物:标准钱币,标准工艺品(仅限宝石),标准物品
阵营:通常是中立邪恶
进化:视人物职业而定
等级调整:+2
战斗
石盲蛮族虽然目盲,但是其异常的嗅觉和听觉能使它们锁定附近敌人的位置。因此,它们舍弃远程武器,挥舞着它们的石制战斧冲向战斗。
盲视(Ex):石盲蛮族可以感觉到40尺范围内的所有敌人。在此范围之外的所有目标对它们而言都处于全隐蔽状态。
石盲蛮族易受以声音和嗅觉为基础的攻击,而且巨大的噪音和音波法术(比如幻音术或沉默术)以及强烈的气味(比如臭云术或熏香)也会对其造成影响。如果石盲蛮族的嗅觉或听觉失去作用的话,此能力会降低为一般的盲斗(如同名专长)。如果嗅觉和听觉都失去作用,石盲蛮族则处于目盲状态。
免疫:石盲蛮族对凝视攻击,视觉效果,幻术以及其他需要视觉的攻击形式免疫。
技能:*石盲蛮族灰暗的肤色有助于它在其栖息地中躲藏,在山脉或地底环境中*在水中进行躲藏检定时尼克精可获得+5的种族加值。


“天怎么黑了”这是易尔恢复意识后的第一句话
虽然新身体赋予了他一种新的能力能如同雷达感知身边40尺的事物
比如旁边瞎姬霸瞅的一个家伙
贾斯见正在周围翻找有没有类似于黑色的戒指,古怪的剑鞘,古朴的铁片诸般事物……
“你是?二蛤?”瞎子感知轮廓辨识出那是地主家的傻儿子~买骑士小说败光家财的中二病死宅导师。
“果然。”贾斯冷静地分析着眼前的情况
“我早就感觉到了,我身上流淌着远古精灵的血脉,加上如今这和有限可怕一模一样的剧情。”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就是传说中的,圣光的后裔,远古精灵钦定的救世主。”贾斯对瞎子说道
“按照流程,你就是我的第一个仆从。”
贾斯靠着中二之力提供的额外+3士气加值过了个侦查检定,然后投出了个5。
摸着黝黑的脸颊,他什么也没有翻找到。
“你说是就是吧”瞎子保留着驯良的性格,他想无奈的翻个白眼然后想起来自己没有眼睛了。
“居然这么配合”贾斯小声嘀咕道“来这是简单模式。”
然后他一脚被草丛里的尸体绊倒
“嗯,让我想想,这里有一具尸体。”
“我首先应该做的……”贾斯思考了半分钟,“先给自己起个外号吧。”
虽然尸体已经严重腐烂,从后心被插入的一炳草叉
“我,黑狼贾斯,利维亚的屠夫,在此发誓,一定要查出这位无辜死者的死因!”
黑狼蹲下查看,噫,死的真是毫无尊严
然后靠着他未受训的医疗,断定这家伙是死于草叉切腹
“这么大的创口……草叉果然是可怕的武器。”
旁边的肉体治疗师或许是比较熟悉男人的身体特征
“这货明显死于…”
看得出这家伙死前是个健壮的受过专业训练的男子,虽然他已经一头白发
他的死因,毒素腐蚀和草叉创伤一半一半
“既然被我发现了这件事,我就绝对没有撒手不管的道理!”黑狼傲然的对着周围,不看窥见缝隙的黑色森林和空气墙
然后扒走了尸体身上两把剑递给瞎子
“拿上你的武器!士兵!一个战士应该保持剑不离手!不然就会像他一样被草叉插死!”
可以看得出来腐蚀生锈过后它们依然可以当作一把银剑一把铁剑使用
“我有这个”瞎子拿出S。M用长鞭“别的用不惯啊”
“没关系,根据我从古籍上学习到的经验,在死者旁边一定会有线索!”黑狼点点头,把两把剑背在背后
不知道是不是看花眼,贾斯感觉草叉冒着蓝光
“我体内流淌着远古的长者血脉,只要时机恰当,它就会赐予我敏锐如狼一般的感官能力。”贾斯说道
“盯!获得+1克敌(猎魔人)草叉X1”唐突的提升音
黑狼贾斯掂量掂量,用起来和长矛一样
“出发吧!”架着草叉贾斯可以让自己的嗓音显得沙哑些
于是背着双剑的手持草叉的黑狼和没有眼睛的石盲蛮族顶着线性剧情和空气墙走着
“根据古籍有限恐怖的记载,我们现在正处于远古之神的试练之中。”草叉侠扒拉着灌木探路
“这是我这种身负长者血脉之人必须经历的磨砺。”
“(⊙o⊙)哦,我为啥样子都bianle”说道这里肉体治疗师想起天雷轰杀的痛楚“可惜我白嫩有光泽的皮肤啊”
“你作为我的第一个伙伴,只要能活下去,虽然不能达到我的高度,但江来必然也是名震天下,凤毛麟角一般的人物!”
“这正是诸神给予你的第一道试练。”黑狼跳起来拍拍瞎子蛮族宽阔的肩膀
“放心,等我破除了远古之神的难关,就带你杀上天界,向诸神们讨一个说法!”
好的,贾斯吹逼的时候什么好像错过了什么他的侦查检定再创新低
“啥,”我们的易尔,虽然眼睛瞎了,但靠着肉体给予的盲感天赋感知到了前路潜伏的猎手
他当时就丢掉鞭子掏出轻弩。虽然不可视物,但他可以感知到敌人,像是缩小版的地精~当然嘴脸也更加恶劣,丑陋。
“前面貌似有什么东西”
“我的前方一路坎坷,自打接受诸神的试练起,我已经无路可退。”贾斯继续吹逼“就算前方是尸山血海,就算前方是无尽的命运之路!我也会坚持走下去!”
两个小家伙并没有打算和他们客气
它们一人一个泥巴团糊脸!
“继续前进吧!我的伙伴!不要因恐惧失了智!”
然后换了身体的肉体治疗师被泥巴糊了一脸
“何方宵小!”叫嚣的贾斯
而另一团泥巴擦着中二病的头发飞了过去
“啊,我的眼睛?!貌似没有”易尔松了一口气
等等,他好像想起来自己已经没有眼睛了?所以除了脸变脏全无影响
“胆敢袭击圣光钦定的救世主,利维亚的屠夫,迅猛的黑狼,贾斯·提克!”
“原来如此。”看见对方丑陋的长相,贾斯反而恢复了冷静“看来你们就是诸神安排给我的第一个对手了。”
“土鸡瓦狗!”
然后我们的黑狼先生一。草叉叉在小怪物头顶的空气上
叫嚣,冲锋,落空,一气呵成,是非日天中的英豪。
易尔遵声一弩射击,新身体居然比原来的更加灵活
瞎子的箭矢打烂了小怪物的半只胳膊
“干得漂亮我的老伙计!让我们狠狠踢这些愚蠢的丑八怪的屁股!”
“好可怕,吓死我了。。”易尔大概不知道他现在这副模样比小怪物狰狞的多
但小怪物好像不在乎一样,蹦跶着和同伴对贾斯组成夹击,另一支跳起来砸向黑狼贾斯的下三路
瞎子易斯好像听见什么桃核相撞叮当作响,也可能是幻听“什么玩意”
“软弱的攻击。”贾斯大吼“像你们这种生物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愚昧!”
“接受贾斯提克的审判吧!”
“苏皮无敌电光暴龙草叉击!”
然后扭身五尺快步右下捅右上角的丑八怪
“我将把你的血浇注于这草叉上,以愈它对血肉的渴求。”
小魔怪的脑子被搅烂了一半,算是挂了彩?但没有血浆或是其他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飞溅出来。
瞎子赶紧飞矢补刀,然后一个MISS从头顶飘起来
于是,小魔怪身上闪起蓝光
场上一只断手的一只半个脑袋的小魔怪,两个残废抱在一起。一脸要搓条发技能的样子
黑狼思索片刻,这种诡异的情况。觉得遵从第三法:还是A过去吧!
“愚昧而渺小的存在啊!在这灌注了救世主之怒的一击下……”
高举草叉往两个基佬的方向怒插
“粉碎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魔怪团收到刺激哲学的嘶吼!
两国小基佬团成一团,像个大泥球向黑狼滚过来
抉择吧,是反射躲开还是不要怂叉过去放弃反射
抉择,qte,子弹时间的思考。黑狼的大脑在纠结
“站在世界巅峰的人是不能拥有任何恐惧的。”
“恐惧,会蒙蔽人的双眼,会让人失去理智。”
“这种可笑的,垂死之际的舍命一击,果然符合你们这些下贱的低等生物的习性啊……”
贾斯当时就是一套QTE翻滚,一身泥巴但好歹躲过去了
易尔突然想起来自己的职业能力似乎还能使用,念咒施展睡眠术“睡吧睡吧”
对着那一团蠕动的血肉泥球~他们已经成为了一个整体
魔法的波动,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不愧是远古诸神的试练之所,即便是像我一般的存在,稍有不慎也会遭遇危机呢。”黑狼皱了皱眉头,“说到底,还是这具身体太过弱小了……”
像是回应黑狼的话语,泥球又滚了回来!
抉择吧,是反射躲开还是不要怂叉过去放弃反射
“eloimessaimeloimessaim……”贾斯低于道,“流淌在我血脉中的远古之力啊,请在我面前展示你真正的力量!”
扔下草叉,竖起中指指向肉球
命令术:停
这个幻想很快就破灭了,贾斯清醒过来,现在只来得及做一个借机攻击。时间还没有宽裕到进行施法
黑狼又靠着祖传的瞎姬霸滾法,并且顺手丢掉了武器。
狼狈的躲了过去
知耻啊,贾斯五尺向前,拔出腰间的长矛
.干净利落的一枪,蕴含着不知是因狼狈还是正义所燃起的怒火
一发投掷,黑狼似乎感受到祖先力量纠缠在矛尖伴随着某种不可名状的意志
大概是“我没有你这么怂的子孙”
在这怪物缓冲变向的间隙,瞎子终于填装完成
一发入魂,将泥团钉死。
“哈,我们的配合真是天衣无缝!”贾斯厚着脸皮“干得漂亮,我的伙伴!”
“我感觉我来用草叉吧”瞎子瘪嘴,把草叉捡起来背在身上
“没问题。”贾斯点点头,“这是你应得的。”然后赶紧摸尸
你们视网膜上一个灰色的转盘开始滚动
“这是?命运之轮?”贾斯若有所思地说道
灰色的轮盘滚动,停在铁锈魔术袋(一次性)的位置
最终一张灰色的昆特牌出现在贾斯手中
“你拿着呗,我将带头冲锋”瞎子易尔说道“虽然好怕怕,但是是时候拿出我“”攻“”的一面了”
“理应如此。”贾斯把牌塞在胸前的衣袋中,“看来我们的敌人畏惧着我们。”
上面画着一只铁锈色的魔术袋X1
“不然也不会派出这些东西来伏击我们。”贾斯捡起地上的长矛,“走吧,我觉得我们离这起凶杀案的真相不远了!”顺着路继续走
瞎子提着草叉子走在前面腿脚颤抖,黑狼昂首阔步的跟着后面
复行数百步,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林尽路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说起来也没有其他的选择或者欲盖弥彰的提示,那山洞一阵蠕动你们被吸了进去。黑漆漆的隧道的前方,没有回路。
“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无须感到惧怕,我忠实的伙伴。”贾斯神色自若
因为没有光源黑狼什么都看不清,至于瞎子。。。他本来就不想要光亮
瞎子感知到周围没有危险渐渐安静下来,掏出火把给黑狼
“如果天压下来,我们就劈开那天;如果那地想拘束我们,便踏碎那地。”举着火把跟随瞎子前行
“吾等生而卓绝,即便是那诸神也无法高高在上。”
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男衣着,悉如外人。兄贵兄贵,并怡然自乐。
“看着你们这些凡人能够享受和平的生活,还真是有些羡慕呢,果然无知者,最幸福啊。”黑狼感慨道
正赶着牲口耕地的大叔听到这话噗的笑了出来
“这副样子怎么见人哪!”瞎子易尔还在纠结中“哎,我细嫩光滑有水分的皮肤哟”
黑狼对农民的嘲笑视若无睹【愚蠢的人类又怎么能理解我这样高贵和伟大的存在呢……王的道路注定是孤独的。】
“你的皮肤……”黑狼看了一眼伙伴的外貌选择不作声
“唉,两位是刚刚来的?“另一个徒手耕地的汉子向你们喊道
“没错,我们来自遥远的异世界。我是黑狼,他是我的忠实伙伴。”
“不知怎么就到这里来了”瞎子揉揉脑袋“明明还在工作”
“好嘞,抱歉我稍等一会而招呼”他又是一击轰田地开从一道道沟壑
“我听见诸神的召唤,预见无数的王国化作火焰,我深知我生而不凡,故背负起这凡人无法承受的重担,只为拯救这个正一步步走向消亡的世界。”
然后你们注意到一开始那个笑的农夫赶着的也不是牛而是另一个机关人武僧
几分钟后,徒手艹大地的汉子擦擦汉走到了你们面前
“因此……所以……”黑狼在这十几分钟内喋喋不休地讲述他拯救世界的决心,?中间把自己斩杀两头丑八怪的事迹添油加醋地说了出来
黑狼才注意到,这劳动者只是带着哲学的微笑在一声声喊叫着赤身艹大地
易尔疑惑的眼神,虽然他没有眼镜。
“不愧是诸神试练之所,连一个耕地的农民也有这般强劲的力道。”黑狼发出赞叹
“啊!~啊啊啊~啊!”“这么说?”木吉擦擦汗“你们也是从外面来的?”
“没错,我们来自遥远的异世界。我是黑狼,他是我的忠实伙伴。”
他给了黑狼一个大大的拥抱.“欢迎来到日暮里”
这一抱根本无法避脱,如同因果律或是神明祝福一般
贾斯面不改色地接受了这一拥抱
而瞎子忍不住往后退几步“那怎么出去呢?”
“出去?为什么要出去!”木吉抱着贾斯,仰脖问天
“欢迎来到日♂暮里,哲♂学的天堂!”
贾斯感觉什么不可名状的东西顶了自己一下
“观阁下这般身姿武艺,若肯跟随我等出外建功立业,拯救这日渐腐朽的世界,日后必将成为吾靡下一员悍将。”
“不,亲爱的同志”木吉回道
“届时再斩下那终日高高再上,自以为能将吾等玩弄于股掌之间的诸神,这世界便是我,以及你们这些最初的追随者们的。”
“吾一身的敌手只有那个人而言”
“那个被称之为王♂的男人”
“不信神也不求名,只求与王♂酣畅淋♂漓的战斗“
“你们终究也会明白这个道理的”
“哦?不知阁下可愿为我们引见一番?”黑狼眉毛一抖
“我也很好奇是什么样的人能让阁下拥有这般身手的人心悦诚服地留在这弹丸之地。”
“新♂日暮里的王,森之妖♂精,大贤♂者”木吉动情呼唤
“然而王已经离开了他的御座”拍胸低吟,木吉黯然道来
“他身在何方?”
“无人能知“眼睛泪花闪烁”没有人从御座的门后归来“
“如果不是王的契约,我本应该也投身去准循王的步伐”
“我们倒是没有契约什么的”瞎子易尔嘀咕
“看来你们需要专业人士的帮助。”
“要去看看么?”问下同伴
“黑狼从不拒绝弱者的请求。”贾斯说道
“在此之前,请告诉我们那契约是何物。”
“此处乃哲♂学极乐境界”木吉远目“俗世乃地狱恶土”“所谓王之契约”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说着他好像又想在虚空不可名状处一发投影
“不错。”贾斯对此大为赞赏,“你们的王与吾看法一致,可谓英雄。”
“这么说来,那御座之后便是通往俗世的大门吗?”
“不知,吾空有诸多法相奈何无法离开此地,跨过大门。不过吾刚刚突破,可以寄托神识于穿梭者”
“门之所在?”易尔问之
“带我们去那大门所在的地方。”黑狼说道,“我会跨过大门,找到你们的王,和他一起净化腐朽的俗世。”双手负于背后遥望这片土地
他一步踏出似乎带着你们跨域无数层叠的空间
已经出现在一扇鬼首铜门之前:
“既然到了这里。。。成为吾的门徒如何”
“替我到哪门的另一边追循王的步伐”
“吾辈有自己的路”瞎子易尔拒绝道“尔之所托,吾辈铭记于心“”
“不可能。”黑狼摇头。
“罢了,你们自己选择吧“木吉叹息
“我肩上背负着你无法想象的重担,世界需要我。”黑狼吐着瞎子踏入大门
黑狼对农民的嘲笑视若无睹

身后的世界化为泡影
你们再一次恢复意识,在一个喧嚣的酒馆
周围是牛头人?兽人?精灵?地精?矮人酒保?
他们都端着酒杯喧嚣着,搓着炉石,吹牛皮
“老板来杯果汁”易尔用着蛮族的身体吼道
而黑狼找个舒适的座位坐下,看诗人交涉
矮人老板沉迷炉石,没有打理瞎子
“穴居人?真稀奇~”他瞄了一眼又装着没看见
“去你妈的闪电箭!”
瞎子只能走到老板前面,等这他结束
盯!久违的系统提示
“加入一场DOTA灵魂战场”
老板两分钟后被海盗战抢死了,他决定缓缓,抬头看了你们一眼
“那么?穴居人你要干什么?”
或许痴迷炉石忘了自己是酒吧老板
“我门是刚到这的旅人”
“不过在此之前给我来杯果汁吧”拿出一金放到桌子上
他一眼蛋疼的看着穴居人,上来一杯果汁“所以?~“并且模走了金币
“能给我介绍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么”瞎子才想起自己是吟游诗人并且使用了逸闻职业能力
“暮色酒馆啊,还有啥还介绍的”他一脸你脑子坏掉了吗的表情
虽然老板懒得搭理,但是从周围佣兵的聊天中你还是收
集了一些信息~靠瞎子族天赋的听力。
此处乃是名为灵魂战场的地域佣兵们从全艾泽拖斯汇集于此。因为此处的也一颗天外陨石改变了位面特性
“看来又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瞎子小声嘟囔着
此处的杀戮不仅仅如同凡间战场是为了荣誉和财富
而是更加彻底的为了力量。在这里杀死某人,凶手会剥取某种不可名状的力量而变强
而死者居然也不会真正的死去。他们复活,失去部分力量,但好歹还有复仇的机会不是吗?他们中特别强大的被称之为英雄。而力量建立了“规矩”
定期进入,安全区域,甚至是交易
他们在外界或许是不共戴天的英雄或是阵营首领
在这里为了获得胜利也不介意并肩作战
而这里,就是所谓的“安全区”佣兵们在这里挑选同伴,制定战术,等待下一次进入灵魂战场的机会
“我讨厌打打杀杀的混乱之地”瞎子向同伴小声简单说明一下打听到的情报
“有些东西,不靠战争是保护不了的。”贾斯摇摇头
“世界上本就没有正义之分,只要足够强大那么你就是正义的化身,只有如此才能在混沌中建立秩序。”
“竞技场什么的要去体验一下吗?”瞎子问下同伴
“我们别无选择不是吗?”
“但愿能有个好结果吧”

离线 非常道

  • 版主
  • *
  • 帖子数: 32
  • 苹果币: 0
Re: [跑团战报小说]作死疲劳
« 回帖 #1 于: 2017-04-01, 周六 20:03:57 »
“老板,竞技场怎么走”
老板终于提起了精神他掏出一张TP呸,卷轴
“一星竞技场,盛惠五金”斜眼“不过你们真的打算送个0-3出来吗”
‘此话怎讲?”黑狼递上5金
“没什么”他收下金币,斜眼“新手,要享受这个过程”
“那你就自己撕开卷轴”
“就从这里开始,净化这世界。”黑狼撕开卷轴
经过三秒的读条搓卷,蓝光柱汇集
瞎子和中二病被传送而去,而酒客们见怪不怪
没有观众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简简单单的泥土地面,四周是未知物质构成的黑色墙壁
,连天空也蒙着看不透的物质
瞎子蜜汁张望侦查“既然是竞技场,那么我们的对手在哪?
“敌军还有三十秒到达战场”没有情感的机械音“碾碎他们”
你们注意到竞技场的另一边笼罩在战争迷雾中
“看来还在准备时间,你的伤不要紧吧”瞎子脸色一黑
贾斯-提克道是“不值一提。”————他是错的
两人端起弩机,准备着任何敌人出现就干他娘的一发
“风将引领我的胜利,将胜利的讯息传达给我身后的人。”贾斯扣着扳机,心中莫名的不安
战争迷雾就在此时消散了
对面的狗头二人组似乎想法和他们一样,并且出手比瞎子和贾斯快
“呸,卑鄙的狗头人”黑狼胸口被狗头人的箭矢一发刺透
与身后瞎子头上飘起的大大红色MISS昭相回应
黑狼倒下了,死于背后袭来的箭矢
“兄弟,撑住。解决了他们就去救你。。。”瞎子坚决不跳反
“只有结果,这个世界上只有结果才能残留下来……”黑狼贾斯的一血交给了队友,昏死了过去
瞎子易尔怀着黑狼之死的愉悦?悲愤丢下弩机发起冲锋
狗头人被戳了个踉跄“哇哇哇~乌拉瓦拉!”(我们不是友军吗!
愉悦状态的易尔骄傲的竖起中指
当然,这并不妨碍他们进行包抄,以多打少
狗头人欺身而上就是一发碎趾战术
瞎子易而由衷感谢得新身体的厚皮,让那一击失去了力道
而后又是一番菜鸡互啄,狗头人被瞎子一发入魂,一股不可名状的力量涌入易斯的体内,滋润着新的肉体
唔拉乌拉瓦拉!”剩下的狗头人恶从胆生,对已经倒地的贾斯发起亡命冲锋好歹捞回一点冲锋
一股狂风逐渐演化出灵性,不过这是竞技场结束之后的事情了
狗头人眼珠子一转“wulawalchfuvsh! back“(我投降!
认输者被剥离了部分收益,化为光柱而去
“算你识相,可怜的同伴啊”瞎子扑向黑狼贾斯丁尸体
他扑到了木质的吧台,风似乎格外的喧嚣
那气息正是。。。贾斯
“!”
.r 1d32 生死疲劳=28
28

小型风元素 (Air Elemental, Small)
小型元素生物 (风系,跨位?
生命骰:    2d8 (9 hp)
先攻权:    +7
速度:     飞行100尺 (完美) (20格)
防御等级:   17 (+1体型,+3敏捷,+3天生),接触14,措手不及14
基本攻击/ 擒抱:+1/ -3
攻击:     挥击 +5 近战 (1d4)
全回合攻击:  挥击 +5 近战 (1d4)
占据/ 触及:  5尺/ 5尺
特殊攻击:   天空熟悉,旋风
特性:     黑暗视觉60尺,元素特性
豁免:     强韧+0,反射+6,意志+0
属性:     力量10,敏捷17,体质10,智力4,感知11,魅力11
技能:     聆听+2,侦察+3
专长:     飞越,精通先攻,武器娴熟
区域:     风元素位面
组织:     单独
挑战等级:   1
宝物:     无
阵营:     通常是中立
进化:     3HD (小型)
等级调整:   -

“这具新的躯体倒是比原来那副无用的皮囊要好多了。”贾斯镇定自若
你不必如此惊讶,受到长者庇佑的我不管遇到多么危险的情况都会逢凶化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