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烟雨江梦  (阅读 6502 次)

副标题: ——剑侠团和谐线路

离线 和諧

  • Guard
  • **
  • 帖子数: 241
  • 苹果币: 0
Re: 烟雨江梦
« 回帖 #45 于: 2017-05-11, 周四 16:23:38 »
“……快进船舱避避雨。”

如果是自己拿着伞,凭着惯用长剑的手劲起码不会脱手……现在想着也没用了。

自己穿着蓑衣还好,狐狸可没别的遮雨事物,先让她进船舱躲雨,自己对老人再行个礼再进船舱。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烟雨江梦
« 回帖 #46 于: 2017-05-12, 周五 15:03:31 »
“诶,那伞?”少女手尚还抚着胸口,犹在惊魂未定,你将她拉进船舱避雨,她也没有反抗,而是神色惊疑地看了你几眼。
你们进了船舱,这家船的船篷是由竹篾做成的,涂成黑色,想必就是江南的乌蓬船,你们进了那蓬内坐下,觉得这蓬舱外面看来小的很,里面倒是内有乾坤,该是供得下四人。
堪堪坐定,少女便在一旁轻声说道:”道长许是山上待久了,没坐过这蓬船,这蓬船身小蓬低,容易倾覆,人家上这蓬船,都是躬着身子,防着这船翻了,哪有像道长这样直着上的,适才若非艄公稳了船头,你我怕是都要下了水了。“
说完,她又有些犹豫地问道:“那伞……道长刚倒得急,我没抓稳,这就弃了吗?”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

离线 和諧

  • Guard
  • **
  • 帖子数: 241
  • 苹果币: 0
Re: 烟雨江梦
« 回帖 #47 于: 2017-05-12, 周五 15:40:31 »
“……”

“挺可惜的,但是这么远了,我若踏水过去取伞,万一一口真气没稳住怕是要落水。”

对狐狸摇摇头

“算了罢,我不会水,一把伞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烟雨江梦
« 回帖 #48 于: 2017-05-13, 周六 04:30:23 »
“如是……”少女微不可查地叹气,似乎是在为那油纸伞叹息,“罢了……”
你倒是有些不明了,这山下女子,都似这般忧愁么?
却见那少女又是褪去了愁绪,与你细说起这乌篷船来,你虽在山上长大,未乘过船,却也听过这乌蓬船的名声,少女为你细说则更添几分身临其境似的详细,这乌篷船倒是江南一景,缘自江南水深桥多巷密,而有之水道狭小,不易大船来往,但游人心切,就有了这蓬船穿梭于窄道深巷之间,供游人们赏园玩水。而这蓬船还有许多分别,据少女所言,你们坐得连明瓦也无,船头连那鹢鸟也不画,当真是穷酸到了极点,但好在这蓬内倒是五脏俱全。
你静心听少女详说,觉得这下山一趟至少能涨个见闻,少女倒是侃侃而谈,看来博学得很。
少女正说时,外面却响起了一名年轻男子的声音,“船老大,受累咯这雨忽然就急了,我等本就上路了,也没做个准备,淋得突然,于是回家换身衣服,却没曾想迟了这么多,颇有歉意,真是对不住。”
艄公但是雨中自得,你听得他满不在意地回道,“不碍事,只是船上上了两位姑娘,也要一同乘船,当时雨大,我就做了主,让小姑娘家们先避一避,她们似是要与你们商量一下同行之事,你们进船去吧,议定了知会一声,老夫划了便是。”
那另外一人听得一愣,回道,“这大雨天的,竟还有两个姑娘家的乘船赶路,真是奇了,我倒是要见上一见。”
话音刚落,另一人出声正要拦阻,你们便感到船声一沉,一名男子便闯进了蓬内。
"哦哟?”那男子倒是生得六尺身材,生得高大魁梧,倒不像是一个读书人,他发出颇为轻佻的声音,戏谑道,“我倒是女中豪杰,却没曾想,还是窈窕淑女。”
你正要说话,后面一个男子边抱怨边赶了进来,他倒是生得一副白净面向,比那魁梧男子要矮上一寸有余,他看来有礼数得很,先向你们抱拳致歉,“惊扰了二位姑娘,我这位友人总是心直口快,绝无半点调戏之意,望请海涵。”
« 上次编辑: 2017-05-13, 周六 16:52:05 由 白席 »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

离线 和諧

  • Guard
  • **
  • 帖子数: 241
  • 苹果币: 0
Re: 烟雨江梦
« 回帖 #49 于: 2017-05-13, 周六 17:06:44 »
“风大雨急,又无其他舟船摆渡,故而如此,倒是贫道该道谢才是。”

妙恕决定礼貌淡薄的解决这件事,否则这个高大男子看起来有点好事。

自己武艺在身还好说,狐狸……等等,狐狸……

“贫道道号妙恕,两位施主有礼了。”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烟雨江梦
« 回帖 #50 于: 2017-05-14, 周日 13:07:01 »
“子曰:'儒有居处齐难,其坐起恭敬,言必先信,行必中正‘,此儒者之行也,公子之言未免戏色,身为读书人,却有此等言行,恐有违家门。“
你正想将此事揭过不提,却没曾想少女却站了起来,扬声道,那对面两人神色惊异,尤其是那白净小生,脸上顿时泛起窘迫之意来。
“不旁狎,不戏色,姑娘所言极是,是我等唐突,冲撞了两位,先为两位赔个不是,喂……!”
他向你们抱拳,旁边那高大男子还有些不情愿,却被他拉着一起低下了头,你本来就想算了,那少女却拉了拉你的衣角,于是你们坦然接受了对方的道歉。
“姑娘有礼,道长有礼,小生姓杨,名晃,表字炯明,扬州豫章人士,这位公子姓朱,是我的老乡,此番我们是一同归家了。此番冲撞了道长与姑娘,倒显得姑娘卓识不凡,这等想来,反到是我们幸运,敢问姑娘,你们是往何去处?“
这杨晃杨炯明看来彬彬有礼,且言语进退有序,给你们留足了面子,那位朱公子此番倒是不言了,只是仍旧在看着你们,目光中仍是饶有兴趣之色。
那杨公子问少女,少女却拉了拉你衣角。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

离线 和諧

  • Guard
  • **
  • 帖子数: 241
  • 苹果币: 0
Re: 烟雨江梦
« 回帖 #51 于: 2017-05-14, 周日 14:18:25 »
“贫道打算沿长江往云州江郡,这位姑娘恰巧与贫道同路而行。”

无论杨晃谦和还是那朱公子跳脱,妙恕的态度都没什么变化,仅仅持礼的在与陌生人商量事宜罢了

想了想,没把欲往京城之事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