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无处风起  (阅读 5215 次)

副标题: ——朝廷路线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无处风起
« 回帖 #15 于: 2017-05-08, 周一 15:44:51 »
你去往城隍老爷的像后,那里自是有一个衣着邋遢,披头散发的中年男人在等待着你,他扮相不甚雅观,满嘴油污不说,身上沾了怪七怪八的尘土皮屑之类,你尚未靠近,那臭味就几乎要将你逼退。
他看了你一眼,面色中微微闪出一丝惊讶之意,随后又消散,变得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你在底层混迹多年,自是养出一副察言观色的本领,但对方没有多言,而是吮了吮手指,说了一声:“既然来了,就随洒家来吧。”
他敲敲地面,似有内力蕴藉,但竟只是一闪而逝,你连内功底子也看不出来,那城隍老爷的基盘下竟然开出一条口来,他看了你一眼,甩甩头,钻了进去。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

离线 is1069480

  • RAPERS
  • Chivary
  • *****
  • 帖子数: 1016
  • 苹果币: 0
Re: 无处风起
« 回帖 #16 于: 2017-05-08, 周一 15:52:43 »
“这位长老,某还没有傻到刚见面就钻进人家密室的地步,更何况某还吓唬了阁下的徒子徒孙,惹人厌烦这种事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倒是阁下是见某年纪轻轻就当某是个雏儿吗?”仇不泯声音微怒,但心下却是提起戒备,也做好了对方用激将法也完全不理的准备。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无处风起
« 回帖 #17 于: 2017-05-08, 周一 16:04:06 »
"哦。”那人听了,也不恼,只是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少侠所言甚是,此处为密室,是洒家疏忽了。“
他本来已进了半边身子,听到你说话,又探了出来,抖了抖蓬头,怕不是要掉下许多虱子来。
但他很快又想到什么似的,张口就道:“非也,少侠所言甚是,又不是,我这丐帮密道千千万,总有一处待客之地,此处便是,少侠如若不来,此番好酒,怕是喝不成了。“
他说话疯癫,真真假假,全然不似之前那般老成持重,竟是让你有些难辨。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

离线 is1069480

  • RAPERS
  • Chivary
  • *****
  • 帖子数: 1016
  • 苹果币: 0
Re: 无处风起
« 回帖 #18 于: 2017-05-08, 周一 16:14:37 »
“……哼。”又是装神弄鬼,不过这装神弄鬼倒是打消了仇不泯的一些疑虑。

对方也不至于摆出个大阵仗专门陷害自己,若是谨慎点,就算对方有歹意也能全身而退。

“那某便信了长老的邪了,请!”

劇透 -   :
投掷: 1d100 = (14) = 14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无处风起
« 回帖 #19 于: 2017-05-08, 周一 16:41:38 »
那人盯了你一眼,先进了去,你随之进去。待你们两人都进去之后,那人拍了一拍,那密门竟是关上了,从头到尾,你自是没看清他的手法,只是对方这内力运转得精妙,比起你来要强上不少。
你们穿过一条不长不短的密道,来到一处小室,只有大半人高,中间设有一处石桌,上面刻有一个围棋棋面,还有几个酒坛,没想到这外面城隍老爷的基盘看起来小得很,这里面竟是大有空间,你自认对着丐帮还是了解得太少,那人说丐帮密室千千万,若那密室都如这样,只怕哪一天倒了,也是百足之虫。
那人在你之前进去坐在了一边,敲了敲桌面,那回声倒是很响,然后看向你说道:”少侠若是有兴趣对饮几分,就坐在洒家对面吧。“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

离线 is1069480

  • RAPERS
  • Chivary
  • *****
  • 帖子数: 1016
  • 苹果币: 0
Re: 无处风起
« 回帖 #20 于: 2017-05-08, 周一 16:58:54 »
仇不泯依言坐在对面。

“某也不矫情,就直截了当的说了。”

“丐帮传承已久,底蕴雄厚,想必在官面上也有些势力。”

“而某,孑然一身,却偏偏想做些常人不能为之事。”

“正巧某机缘巧合有了这一身功夫,却苦无门路,不知长老可能看上某这身本事,让某去知道几个官面上的机密?”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无处风起
« 回帖 #21 于: 2017-05-09, 周二 14:25:10 »
"少侠胃口倒是不小,在外面,洒家当顾及几分徒子徒孙,在这里,哼!"那人先是举起酒坛,猛灌了几口,才朝你面带不忿地说道,且言语中隐隐带有几分威胁之意。
"官家事情,洒家这丐帮,只是一江湖帮派,大爷的事情我们管不着,也轮不到我们管,若少侠自认想找些门路,洒家倒是能为你往天策那里投下名帖来,少侠自行去证武便是。"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

离线 is1069480

  • RAPERS
  • Chivary
  • *****
  • 帖子数: 1016
  • 苹果币: 0
Re: 无处风起
« 回帖 #22 于: 2017-05-09, 周二 21:44:17 »
“不愧是天下第一帮,果然能手眼通天。”仇不泯微微笑道:“既然如此,就劳烦长老了。长老若有叫某做事,某也当尽心竭力去完成。”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无处风起
« 回帖 #23 于: 2017-05-10, 周三 15:04:21 »
"如此便好?"那人饮下一口酒,不屑地说道,"若少侠是贫苦人家出身,也就罢了,但穷文富武,少侠只怕来历不凡,如是,纵是应了我这等俗人推荐,那天策是何等府邸,暗地里查上一查——"
话音刚落,他放下酒坛。
"少侠自问清白否?"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

离线 is1069480

  • RAPERS
  • Chivary
  • *****
  • 帖子数: 1016
  • 苹果币: 0
Re: 无处风起
« 回帖 #24 于: 2017-05-10, 周三 15:32:56 »
“多谢长老关心,些许把握,某还是有的。”先表达感谢,仇不泯话锋一转,“只是不知是朝中哪位大人的关系,能勾连上天策府?”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无处风起
« 回帖 #25 于: 2017-05-11, 周四 08:47:09 »
"哪位大人?"他嫖了你一眼,满脸不屑地样子,肆意地笑道,"洒家倒是不知道什么大人,但此人名姓却也是不可详说,若想要,某人交帖于你,拆开看了便是。"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

离线 is1069480

  • RAPERS
  • Chivary
  • *****
  • 帖子数: 1016
  • 苹果币: 0
Re: 无处风起
« 回帖 #26 于: 2017-05-14, 周日 19:51:27 »
“那便多谢了。”仇不泯抱拳站起,“丐帮救人之急,果真天下豪杰,他日若是有用上某的地方,绝不会推辞半分。”

劇透 -   :
离开这里去拿名帖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无处风起
« 回帖 #27 于: 2017-05-18, 周四 08:34:57 »
“既然如此,拿去便是。”那人敲一下地板,竟从旁伸出一条石道来,他从中掏出一块纸黄色的信封,交付与你手上,又喝了一口酒。
“少侠若是愿意与洒家共饮,就留下来喝酒。若是不愿,拿了这名帖走了便是。”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

离线 is1069480

  • RAPERS
  • Chivary
  • *****
  • 帖子数: 1016
  • 苹果币: 0
Re: 无处风起
« 回帖 #28 于: 2017-05-20, 周六 10:51:45 »
“抱歉,饮酒误事。”虽然知道这是拂了对方面子,但凡事还是小心谨慎为上,“待某将事办完,当与长老一醉方休。”

劇透 -   :
离开这里,可以的话在隐秘处看看信的内容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无处风起
« 回帖 #29 于: 2017-05-21, 周日 10:44:03 »
你作势告别,那人也不拦着,也不起身相送,而是敲敲地面,你从那个密道出去,外面的乞丐顿时将目光聚焦在你身上,你如今心情大好,倒是不甚在意,往外去时,那天气已是一片艳阳。
雨过天晴,却道街上行人也多了起来,你倒是不便在街上直接拆开了看,而且皇城眼下,人多眼杂,倒是颇多不方便。
你干脆回到旅店里,迫不及待地将名帖拆开来,只是那里面的东西几乎让你要拍桌而起——
那上面是一张白纸,什么都没有。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