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无处风起  (阅读 5216 次)

副标题: ——朝廷路线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无处风起
« 回帖 #30 于: 2017-05-22, 周一 00:16:05 »
投掷: d100 = (86) = 86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无处风起
« 回帖 #31 于: 2017-05-22, 周一 00:56:56 »
你盯着那张纸,联想起那个老乞丐轻佻的行为,顿觉自己像是被对方当猴刷了一般,一阵无名火起,提起手来,运起内力,作势就要把那桌子拍碎。
“这个老匹夫!”但你竟是忍了下去,只在心中暗骂了一句,收回了手,暗暗算计着日后必报此仇。默默地坐了下去,只是这心火难抑,你竟是愈加烦躁起来。
你欲喝口茶压压火气,恰好那茶是小二新进来换的,颇有些烫人,你被烫上一烫,那火气愈发旺盛了,你心道这诸事不顺,坐也坐不住,干脆推门出去,在街上闯荡闯荡,去去火气。
你从上东门入的司京,自然住在京城的东城一带,靠皇城靠得较近,而且司京地势西北偏高,皇城为取“天极而北”之意坐落在西北一隅,你在这里居住,倒是看得清皇城的风吹草动。
你在街上晃晃悠悠,看一看风土民生,顿觉这皇城比你幼时还要繁荣许多,若是人丁凋敝,门商寥寥,你倒是可以开心几分,但如今这皇城脚下竟然被治理得这般好,你内心稍稍有些不忿。
——去宣仁门?
不,那是自寻死路,但你内心竟涌出这般念头,许是多年漂泊重回故里的渴望,你脚步竟是有些鬼使神差。
但刚晃过几个街头,你竟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小弟,你又拉我出来闲逛,家里面生意事情多的很,要是老爹知道了,怕又是要数落你了。”
“不急不急,阿兄,你成天忙那些事情,我这个做小弟的,看着都累了,拉你去这市井游玩几分,岂不美哉。”
“唉……你就是贪玩过头了。”
惊雷!
惊雷!
那声音好似要在你脑中炸开一般,你旁的声音再也听不进去,脑中竟是那人的回响,不知不觉间,你竟已咬牙切齿,握紧双拳——
那正是在你梦里魂萦环绕的声音,那看似温柔慈祥的声音,曾一度充满了你的童年,而后,却几乎将你整个人毁灭,不,已经毁灭了吧,从那一夜开始,你已经死去,现在站在这里的,是来自炼狱的修罗!
不会错的,只要你还有一点听觉,眼前还有依稀亮光,那个人的声音,身影,纵然是化成白骨变成灰,你也一定认得出来!
朱域狗贼!定要将他挫骨扬灰!
« 上次编辑: 2017-05-22, 周一 01:04:13 由 白席 »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

离线 is1069480

  • RAPERS
  • Chivary
  • *****
  • 帖子数: 1016
  • 苹果币: 0
Re: 无处风起
« 回帖 #32 于: 2017-05-23, 周二 20:17:10 »
“……”

极致的愤怒过后是极致的冷静,所谓出离了愤怒大概就是这种状态吧。

指甲几乎刺破手掌,骨节被捏的发白,但是——全部无视。

仇不泯退回到暗处,尽量不引人注意的盯住自己的仇敌。

尽管在心里已经决定了,会将当年的仇人一个个打入地狱,而朱域本人,将会是最后授受的仇敌……但是,若机会确实无疑的出现在眼前,仇不泯也绝不会放掉这机会。

立即出手还是太过鲁莽,但体内每一个细胞都已经被仇恨的火焰所唤醒,朱不泯躲在人群中,观察着情况的变化,静待良机的出现。

离线 is1069480

  • RAPERS
  • Chivary
  • *****
  • 帖子数: 1016
  • 苹果币: 0
Re: 无处风起
« 回帖 #33 于: 2017-05-23, 周二 22:31:11 »
突然扔骰
劇透 -   :
投掷: 1d100 = (76) = 76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无处风起
« 回帖 #34 于: 2017-05-24, 周三 01:10:55 »
冷静……
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确认对方没有发现自己后,意识短暂地空白了。握紧双拳,骨指被捏得发白,手掌刺痛地燃烧着。
那疼痛让你些许有些清醒,不……你确认自己足够冷静了,你的杀气已经恐怖地惊人,却仍旧没有释放出来,只是圆睁着双眼,再次确认那道身影。
……不会错的,自己绝不会认错,哪怕已经过去了数年,那人的容貌却依然如同往昔,而且更显得成熟,稳重,风度翩翩——这加深了你的怒火。
你勉强制住狂乱的思绪,遁入人群之中,但大脑却在飞速地转动——思考,不,是回忆。
眼前的世界仿佛开始下雨,下雨……眼前一片通红。
火炉……那火焰无声地燃烧着,你蹲在烈火里面,身体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等待,等待,等待……无声地哭泣,无声地等待,等来的却只是一阵幻梦。
你站在人群中,注视着那君临天下的身影,此时此刻他旁边没有一个护卫,只有大你一岁的皇叔呆在身旁。
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你无比清楚,纵然自己内力已经惊世绝伦,但贸然闯入司京这庞然大物的口中,只有飞蛾扑火这一个下场而已。
是……从那次坠崖以后,就再也没有过追兵,恐怕别人都以为自己已经身死人灭,自己完全可以改头换面,重新做人,但却走上了这条不归路,失去了亲人和家族保护的自己,不过是天地间的一条蜉蝣罢了,而今那参天大树就屹立在自己的身前……
你清楚,这朱域身侧看似护卫单薄,实则人流暗涌,护卫森严,这人群之中也许已经有猛犬嗅到了自己的气息,若是贸然出手,一石激起千层浪,自己也许就落进了潮头。。
但你紧盯着那道身影,杀气几乎就要喷涌而出。
你清楚,这司洛城内看似戒备松懈,实则五步一望,十步一楼,望楼之间交互传递,消息火速,自己若是得手不成,便再无生路。
但你握紧了双拳,鲜红的血液顺着从指缝中流出。
你清楚,自己本可寻一偏僻蛮荒之地,苟且偷生,且凭这身内力和武功,在那山高皇帝远之处,照样混得风生水起,人本是趋利避害,不必为这一时之气葬送了卿卿性命。
但你屏气提息,数十年的内力自丹田喷薄而出,在体内狂暴地奔流。
大好良机,只此一次,你本蜉蝣,身小势微,且不说寻不寻得找仇家,纵是寻到,又真能一一灭之否?但如今,至仇至敌就在眼前!身边全无护卫!天助你也!纵然葬身于此,也不枉人世一遭!男子汉大丈夫,岂能坐视父母死于身前而束手苟活,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舍生尽孝,就在今日!
来不及思考,身体滚烫,大脑滚烫,瞳孔也滚烫,你的眼前,全是六年前家破人亡的画面!
出手吧!
空气中响来破空的声音,那是天策府特制的弩箭,威力惊人,声息却细微无比,但你内息已提到极限,六感惊人,那声音也逃不过你躲不过你的耳朵。
确认无疑,想必战术也在转瞬之间交替布置好了,但无所谓,你今日的目标,就只有一人而已!
狂暴的内力从体内奔涌,连五脏六腑也一并吞噬,那弩箭甚至近不了你的周遭,你身体疼痛似烈火焚身,但无所谓,你本来就是一只扑火的飞蛾。你的内力震散人群,民众连惊叫的声音也发不出,说时迟,那时快,你制造的骚动已足够让朱域和朱珏注意到。朱域脸上闪过一丝惊异,那朱珏反应快,便拖着他要走。
来不及了!你提运内力,朱家轻功已用到极致,那人群中却闪身涌出一人,许是知道暗器破不了你的罡气,夺命的掌风便挟裹着内力向你扑来。
“挡我者死!”你眼睛瞪得通红,几乎要喷出血来,对上那胯袍天策凛然赴死的眼神,你心中一惊,不是为对方的决心,而是知晓对方已不惜身命,只求能将你拦住片刻。
这样的护卫人群中还藏了多少?那望楼又能叫来多少?来不及思量,你内力已越过同辈数十年,没有任何技巧,仅是蛮横地对上一双肉掌,对方被你击退数丈,七窍流血,应是被你震碎了经脉身亡了,但那身躯却还屹立着,偏偏挡住了你的去处。
你看也不看那道身影,目光中只有朱域,他几要被朱珏带走,你心急如焚,猛然一跃,踏在那已死天策的肩上,做了借力,内力蛮横推动,一步就跨到了朱域面前,想也不想,已是一掌击出。
太子不闪不躲,也是知道自己并无躲闪之力,他波澜不惊地看着你,眼里尽是命中注定:“泯儿!”那声音和叫唤都是如此亲切,与儿时无异,却让你怒火中烧,正是这血肉之亲将自己的父母谋杀,使自己家破人亡,六年了,每一日每一时每一刻每一弹指,自己都咬牙切齿地念着朱域狗贼的名字,只求有朝一日能将他送下十八层地狱!
“泯弟!对不住了!"
那携着几千日夜的怨念与憎恨的一掌还未完全击出,一旁便响起你那只大一岁的三皇叔朱珏的声音,他见到你虽是又惊又喜,但眼下显然情势所迫,纵是骨肉亲人,眼下却也只剩一尊地狱阎罗罢了。他掌风又猛又急,势要拦住你这威力无匹的一掌,你这一掌挟裹了全身的内力,打下去定要让朱域爆体而亡,但若是不闪不避,朱珏那一掌吃得结实,你也将要紊乱气息,内伤不浅。
但你想也不想,硬是吃了朱珏那一掌,那一下毫无疑问命中你的经脉,此刻你内力运到极致,经脉已是乱成一团,这一下更是加重了你的伤势,你吐出一口血来,却笑了——太子受了你蕴藉了数十年疯狂与憎恨的一掌,已被你震成了一团血雾,在空中四散开来——
那是你噩梦般的六年来最畅快舒心的一刻,朱珏眼中满是绝望,徒劳地伸手,想要在空中抓住什么,却只有斑斑血迹。或许下一刻你将迎来灭亡,但此刻你只想开怀大笑,那笑容里,竟涌出了血泪,从王府中侥幸逃脱后,在那被仇恨变成疯魔的几千日夜里,你还是第一次哭泣。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

离线 is1069480

  • RAPERS
  • Chivary
  • *****
  • 帖子数: 1016
  • 苹果币: 0
Re: 无处风起
« 回帖 #35 于: 2017-05-24, 周三 07:52:02 »
“咕……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仇不泯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短短数秒,身体就已经到了极限,每一次挪动身体,发出声音,都会带来巨大的痛苦。

但是,依然想放声狂笑。

既是为复仇而狂喜,也是大声嘲笑着自己。

大仇已报,这幅身躯,已经毫无意义了吧?一生价值仅在此处,真是个无能,无聊而又无趣的人啊……

看着带着愤怒,惊惧,以及——熟悉的仇恨围过来的天策府众人,仇不泯连反抗的兴趣都懒得提起,只有试图暗运内力震断自己的心脉,以求免受大刑之辱。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无处风起
« 回帖 #36 于: 2017-05-30, 周二 19:43:51 »
毋庸置疑,你已至死地之时。
时至今日,已酿成必死之局,本来尚有一线生机,但却自寻了这条死路。
注视着虎视眈眈严阵以待的人群,你不禁放声而笑。
没想到你朱泯也有将人逼至这般田地的一天!
太子已死,皇帝老迈,剩下那一皇子也是不中用之辈,此后朝野动荡,炎汉又将陷入一时之困,如是,那位老先生的遗愿已经算是完成了吧。在这时间,你朱泯已不亏欠任何人,可以放心去与父母团聚了。
男子汉大丈夫,父母身死时偶然逃过一劫,而后隐忍蛰伏,本来早就该慨然赴死之躯活至今日……
“恩怨已尽,此生足矣!”
你仰天长啸,睥睨着在你眼前形形色色的众人,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猛然一掌拍向了自己的心脉,那血气再也忍耐不住,从身体的每一处角落喷薄出来,硬生生将你变成一个血人。
生机将尽,你感到身体如同千钧,你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站定,双眼也被血色浸染,坠入黑暗之中。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