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逝水如命  (阅读 3979 次)

副标题: ——世家路线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逝水如命
« 回帖 #15 于: 2017-05-11, 周四 09:57:51 »
"嗯。"罗四点头,她侍奉你多年,自是知道你的意思,"小姐与我回房去吧。"
唐家主的书房在书库的另一侧,正好要经过你的房间,对于仓促应求的你而言,真是再好不过了。
你带着罗四回到房间,杂乱的床铺已被她整理有序,供你早膳和洗漱的盆巾已经撤掉,比你起床时要强上不止一星半点。
回到房间,罗四把你拉到梳妆镜前,眼下这件单衣自是不行,于是先为你换上了寻常的女子裙装,又拉你坐下,为你盘上一个简单的发髻,知道你不喜画眉,因此,她只是浅浅抹了一些脂粉,以掩盖你脸上的颓疲之气。
如是,过程简短而有效,你看铜镜另一头的自己,以变得些许端庄起来。
"只能如此了,小姐。"她微微叹了口气,"时间短,阿四能力有限,还望小姐在老爷那里不要失了礼数。"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

离线 黑暗中行走的人们的狂宴

  • Peasant
  • 帖子数: 24
  • 苹果币: 0
Re: 逝水如命
« 回帖 #16 于: 2017-05-11, 周四 16:31:32 »
“我知道的………每次都这样,我还真是喜欢对阿四撒娇啊……”
默默的等着阿四为自己梳妆打扮完毕,心头飘过一些奇怪的思绪
“这样的日子还能有几些时日呢?”
如同自嘲一般,我笑着说出了这样的戏言,起身,朝着父亲的书房走去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逝水如命
« 回帖 #17 于: 2017-05-12, 周五 13:50:40 »
戏言玩家,望天。
你起身前往你父亲的房间,唐家三小姐踏出了深闺,还难得换上了稍微正经的衣服,或许是因为这种情况比较少见,一路上你倒是收获了不少惊异的目光。
在内门中这确实难得了。
内门的结构是呈内环形的,因此走道显得狭长而阴暗,唐门内部大多又是庄严肃穆,行事匆匆的气氛,更添了几分森严之气。
你的步伐也并不急,徐徐走到父亲的书房前,刚要敲门,便听见父亲的声音,“是小芸吗?门没锁,进来吧。”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

离线 黑暗中行走的人们的狂宴

  • Peasant
  • 帖子数: 24
  • 苹果币: 0
Re: 逝水如命
« 回帖 #18 于: 2017-05-15, 周一 12:15:36 »
“是,父亲”
听到父亲的话语,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随即推开了书房的大门,而后端详起多日未见的他来
"父亲的功夫越发精纯了呢……"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逝水如命
« 回帖 #19 于: 2017-05-22, 周一 02:56:02 »
“哪有什么精纯的。”
你走进去,顺手将房门关上,你父亲那慈祥声音随之响起,“只不过是家人相熟罢了,若是小芸的脚步声都听不出来,那我这父亲不当也罢了。”
你转过身,你父亲坐在桌前,倒像是在办公,你知道最近唐门事务繁多,你也许久没有去打扰他,只是他看起来憔悴了许多,略显疲惫的脸上满是思虑。
你印象中的父亲不是这样的,你印象中的父亲总是成熟而温文尔雅的,神态温柔,目光炯炯,剑眉舒展,迈过不惑有余,风度翩翩,尽管看起来思虑万千,但那是一个一家之主的余韵,远不是像现在这样看起来憔悴而又疲惫,仿佛几天不见就苍老了许多。
“细细想来,你我父女也有些时日没有聚聚了。”他低声叹了口气,你更是有些惊讶和恍惚,你的父亲很少叹息,你几乎要与童年中回荡在你耳边的那声叹息重叠起来。
“你的长兄长姐也要操持门中事务,更是难得一见,如今竟只有你待在我身旁了。”
父亲微微叹息,丝毫不给你说话的机会,他像是有千言万语要与你细说,但竟只是不着边际的在说些家长里短的胡话,像是一个子女奔波在外独守在家的老父。
“记得你小时候常向为父问一些胡话,当时我也只是笑笑,并没放在心上,现在想来,也许在为父小时候,也向你的祖父问过这些东西吧,记不清了……”
他侧坐着半仰着头,你站在他对面,他似是在冲你笑,又似是在看向天花板,唐门的房间本来就高楼阁束,纵是雨后天晴,也只有些许光亮能透过这窗户照射进来,若是也要则显得阴森,在这白天,倒陡增几分肃穆之气,你欲言又止。你父亲想说些什么,但却只有一声叹息,依然是一声叹息。
叹息过后,他转过头来,注视着你,目光中竟是亮了几分,那弹指间,你竟是看到了昔日父亲英武神俊的影子。
“小芸,如今风云突变,我向天策发了名帖,不日即登门拜访,你稍作准备,带上我的书信与印信,即日备好车马,你便替我往那天策走上一遭,拜会一下朱将军。也好让他们知晓我唐门礼数与诚意。”
你吃了一惊,竟有些怀疑坐在面前之人是不是被人调包了,今日之事太过惊人,有许多竟都是你印象的中第一次,你父亲一直将你养作笼中鸟,却道破门之日却在此时,但那天策一向与唐门不和,纵然你前去拜访,唐门礼数和那唐门诚意又是如何?莫不是又作人质,又入牢笼?若是此中有所机关,但你也素知天策统领朱砚秋“天下三智,唯逊一秋”的名头,更何况那其中一智是你唐门长老。
你注视着你的父亲,想要从他那表情看出什么来,但你父亲却也在看着你,你什么也看不出来,他正等待你的答案。
不,身为世家子女,或许某些东西从出生之时早已注定,便没有什么答案吧。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

离线 黑暗中行走的人们的狂宴

  • Peasant
  • 帖子数: 24
  • 苹果币: 0
Re: 逝水如命
« 回帖 #20 于: 2017-05-27, 周六 01:54:27 »
"是.....芸儿知道了"
愣一愣神,最终还是应了下来
这种结果,心里早就有所预感才是......
“是今日便出行吗?”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逝水如命
« 回帖 #21 于: 2017-05-30, 周二 19:49:01 »
“三日后吧……”你父亲见你这副模样,忍不住叹了口气。
你应下声来告退,内心却是五味杂陈。
果然是命中注定……
你悲从中来,却又觉得冥冥有数,自己已如笼中之鸟关了十数年,而今不过是换了鸟笼罢了。
“芸儿……”你父亲却又突然叫住你,你回过头去,他欲言又止,却只是说了:“多准备些时日也无妨,将你那四儿也带去吧,路途迢迢,总需要人照顾才是。”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