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江湖夜话  (阅读 4141 次)

副标题: ——武林路线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江湖夜话
« 于: 2017-04-22, 周六 13:43:12 »
  百日练刀,千日练剑
  然而瀛洲的武术却是如此独特,似刀又似剑,那自己又该当如何呢?
  莫要拘泥于那刀剑之法,随心而为便是。
  自幼,家族的长辈便这样教育自己。
  不要考虑学习剑道会有何等效果,会成为何等人物,只要一心一意学习便是。
  一遍,又一遍,刻苦的练习。
  一遍,又一遍,不停地锤炼。
  练剑,亦练心。
  即便被他人嫌弃,被他人厌烦,被家族视为累赘,自己的想法,从学习剑道开始,就从来没有改变过。
  不期望成为何等人物,不渴求受到何等垂怜,仅仅因为自己爱着,便已足够。
  剑道,原本就是一人习练的武术……
  人生,亦如是孤独。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江湖夜话
« 回帖 #1 于: 2017-04-22, 周六 13:58:10 »
  【柳生云】
  今日难得是个晴天,你得以有幸漫步在司州的日光之下。
  虽是漫步,却没有多少悠闲,许是还有一些事端——
  不久之前,你刚刚接到遣汉使的密信,说是有柳生家的事情要与你详谈,信中不便提起,还需当面细说。
  ——究竟是何事?
  你自认离家出走多年,莫说原本在家中将你当成了边缘之人,现在更应视若无人才对,怎的又会找到你头上?
  不知,反而有些烦躁。
  但总归是遣汉使的邀约,若是家族真生了些许事端,自己无可奈何。
  想着,你已来到驿馆的门前了。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

离线 天堂的七罪

  • Hero
  • ****
  • 帖子数: 650
  • 苹果币: 1
Re: 江湖夜话
« 回帖 #2 于: 2017-04-22, 周六 15:36:03 »
今日的天气倒是不错,只是这事情未免太过糟糕。
已经忘却多少年了...那些日子已经无法再去回忆了吧。
家族中的人,估计也想忘记我才是,都这么久,居然会...
眼睛..又疼了。
不过,总归是那位大人的邀请,中原的事情,还是按照中原的规矩去办吧。
左手轻抚左眼上的自制眼罩,轻叹着整理好自己的心态,走上前去。
从怀中拿过遣汉使的标记,展现给门口的守卫查看,随后就是等待了。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江湖夜话
« 回帖 #3 于: 2017-04-24, 周一 09:00:18 »
  "大人,稍等片刻,容我进去通报。"那驿馆小吏看了你递来的腰牌,语气尽是例行公事。
想来也是,那大汉对你们而言乃天朝上国,你等却为炎汉附属,甚至落入版图,沦为附属一州。这驿站小吏虽是芝麻大,却也可以对你等趾高气扬。
你在门口等了片刻,那驿站小吏归来,看也不看你一眼,便杵在那儿看岗。
这小吏……未免太过狂妄了些。
这当你欲发声问询,却见后面随了一个家乡打扮的仆从,看到便迎了上来。
"这位可是柳生少主?大使已等候多时了。"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

离线 天堂的七罪

  • Hero
  • ****
  • 帖子数: 650
  • 苹果币: 1
Re: 江湖夜话
« 回帖 #4 于: 2017-04-24, 周一 14:45:00 »
对于这样的事情已经屡见不鲜,早年来到中原的时候,这样的事情也经历过许多。
如果是那时候的自己,或许会做些什么——无论是拔剑还是议论几句,都是可能的事情。
只是现在的自己早已斩断锋芒,静静的闭上眼睛等到例行公事罢了。
柳生...少主?!
啊,还真是呢...不过这也未免太过奇怪了吧。
已经多久没听到这样的称呼了?
“正是。那么,有劳了。”许久没见到过家乡的人,多少有一份亲切的含义在话语中,平静的跟在身后走进驿馆。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江湖夜话
« 回帖 #5 于: 2017-04-24, 周一 15:58:03 »
  "柳生少主,在外漂泊也是风尘仆仆了。"仆从走在前面。恭敬地弯着腰为你引路,"苏我大人这次也是重任在身,不知大人是否已经收到家族来信了。"
家族来信?
你有些疑惑,漂泊中原这么多年,休说那家书了,就连一声音信也没有,即便是自己行走江湖踪迹难寻,但家族若是要找上自己,焉有寻不出之理?此次遣汉使不就是轻易找到了自己行踪吗?
…………对此,你只有心生叹息。
说来,此次遣汉使是那苏我家的次子林臣,比你年纪还要大上些许,但与你同辈,幼时还曾有数面之缘,那时你还是初入剑道的小童,而他已是颇具风度的少年了,此番找上苏我柳生两家台柱,恐有大任吧……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

离线 天堂的七罪

  • Hero
  • ****
  • 帖子数: 650
  • 苹果币: 1
Re: 江湖夜话
« 回帖 #6 于: 2017-04-24, 周一 16:09:24 »
“自然是收到了。只是我与家族早已多年没有联系,这次寻来,可有要事?”
原本想的是直接拒绝,但是过去的总归是要过去的,小时候的那些记忆也应该随风飘去才是。
暂时等待吧,等到听完再拒绝也无妨。
林臣?
那个家伙啊...啧,微微的有些不爽呢。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江湖夜话
« 回帖 #7 于: 2017-04-24, 周一 18:45:05 »
“自是有的,待苏我大使在内间与你细说吧。”
仆从为你引路,你一路看去,也有他国大使的人马在这里居住,中有一些金发碧眼,打扮颇为稀奇古怪之人,想来是西域那边的国家大使,这驿馆,该是专为诸国大使所设才是。
你来到东瀛大使的居所门前,苏我林臣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依云,许久不见了。”你对他的记忆还是儿时的,那是他已初显俊美男子之色,而今已长成了堂堂六尺男儿,身着深绯色的圆领袍服,腰束金带,珠玉生辉,与那俊秀容貌相映,更显得风度大气,但他对你的态度还是依旧如常,看到你这幅打扮,还带有一丝关怀之意,“在家时,就听闻你离家远游中原去了,这些年真是颇为辛苦了。”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

离线 天堂的七罪

  • Hero
  • ****
  • 帖子数: 650
  • 苹果币: 1
Re: 江湖夜话
« 回帖 #8 于: 2017-04-24, 周一 21:00:02 »
西域之人颇多啊,虽然这些年的游历也或多或少见过一些就对了,果然在官方这个层面上,还是国家之间比较...
思绪在不断跳跃之时,转眼间已经见到了那位小时候的“朋友”
和小时候真像呢...这家伙。
“的确,好久不见。”慢步走上前去,心神却有些不宁,“家里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样的女...总之你也是清楚的吧?”
“家里的消息我已经很久美关注过了,这次是怎么了?突然来找我这个弃子?”
语气之中颇有嘲讽的意味,当然并不是针对眼前的这个男子。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江湖夜话
« 回帖 #9 于: 2017-04-26, 周三 14:27:59 »
"哈,许是偏见罢了。"苏我林臣笑笑,让你有些不甚舒服,"我东瀛诸事皆传炎汉,唯独这世家之事却落了下风,相传这大汉世家会寻上两子继承家业,一者入侍,光耀门楣,二者传业,继承家传,依云你虽是女儿身,但若论柳生家传,岂不让家中男儿蒙羞?"
话虽如此,但那是你家家事,纵轮不到他这般外人多言,他自是言毕,向你撑了撑他那身颇为气派的新衣,逗趣道:"今日来别无他事,借以家族之名与老友叙旧,如何,这汉使官服?"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

离线 天堂的七罪

  • Hero
  • ****
  • 帖子数: 650
  • 苹果币: 1
Re: 江湖夜话
« 回帖 #10 于: 2017-04-26, 周三 20:15:56 »
“偏见...如果仅仅是这样就好了~家业那种东西,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无论是抛弃还是继承都无所谓,反正,他们也只会在意男性,不是吗?”语气之中颇有对家族的不满,当年的事情可谓是自己的阴影。
“喂,你,今日特意找我过来,就是为了炫耀这种东西吗?”手指微动,眼睛上下打量着眼前的熟人,“穿起来倒是一本正经的...”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江湖夜话
« 回帖 #11 于: 2017-05-01, 周一 23:40:51 »
"然也。"苏我林臣点头,笑了起来。"人生得意须尽欢,若此事还称不上喜事,那这世间恐就无他乐趣了吧。"
他笑的极其肆意,倒颇有几分小人得志的势利样子,而且声音不小,如此一来,怕是馆外的人也能听得见。
但据你所知,那个苏我林臣非是此等狂躁之人,纵然儿时身为庶出次子坐于末席,也是风度翩翩笑迎宾客,俨然一副嫡子派头,而此番……几年未见,也犹未可知。
"此次新官上任,自是要与友人详说,来,与我去内间细说。"
对方脸上仍是笑盈盈的。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

离线 天堂的七罪

  • Hero
  • ****
  • 帖子数: 650
  • 苹果币: 1
Re: 江湖夜话
« 回帖 #12 于: 2017-05-02, 周二 10:45:15 »
比起儿时的那会,这个家伙倒是变了很多。
也是呢,就算是我,也不再是那时候的我了。
为何会期望别人也不会变呢?
虽然有些拒绝的意味在里面,但表面上还是——
“还真是有趣呢。多年不见,居然变成这幅样子了吗?那么就陪你好好说道说道吧。”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江湖夜话
« 回帖 #13 于: 2017-05-02, 周二 11:08:16 »
"善哉。"他面露笑容,大声招呼着下人,"大喜之日岂能无酒,来人,煮上就来,容我与柳生少主细说。"
那送你来的下仆应了一声,为你们准备酒食去了。
你与苏我林臣褪去长靴,来到内间,那内间确是藏得深了些,在馆内也是靠里的位置,而且装饰朴素,倒不像是四品官员的内阁,反而是山林隐士的雅居。
"请。"他向你摆手,示意你入内。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

离线 天堂的七罪

  • Hero
  • ****
  • 帖子数: 650
  • 苹果币: 1
Re: 江湖夜话
« 回帖 #14 于: 2017-05-02, 周二 12:55:21 »
正待苏我林臣转过身之时,原本平静的脸上突然展露出一丝尴尬。
酒...喝酒吗?
如果这时说出是不是会被认为是推辞呢...
正如弱点一般的存在——就算是在中原多年,对于酒这样的饮品,无论如何自己是无法接受的。
无论是对于味道的厌恶,还是酒量的糟糕,或多或少的让自己对于酒精不太敏感。
平日基本滴酒不沾的原因就是这样啊。
束手行礼之后随他进入内室,心里虽然还在纠结接下来如何解释,但是表面上仍然露出观察的样子。
”倒是挺有趣的,你这内间倒是比起表面要好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