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江湖夜话  (阅读 4121 次)

副标题: ——武林路线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江湖夜话
« 回帖 #15 于: 2017-05-02, 周二 15:20:06 »
"自然,这驿站是大汉所造,外面倒显得开放风气,声音若是稍大了些,各国使节都能听闻。"苏我林臣关上门扉,坐到你对面的廷席上,轻轻敲了敲桌面,在这室内,倒是声音大了不少。
"只有这内间是各国使节为了自身需要而改装,门外防不住隔墙有耳,门内,倒像是个谈正事的地方。"
他笑了笑,端正了身子,看向你,面有正色,"方外之事,都是与旁人听去看去的,只因此事关乎国体,不得不谨言慎行,新皇登基封我为大汉使节,自是把此事全权交付于我,万不敢有所怠慢。"
言罢,仆从打开门来,送上杯盘,盘中置有黄梅,仆人将火燃起,退了出去,那酒水缓缓沸腾起来,烟雾缭绕之中,苏我林臣再次开口了。
"时值大汉梅雨之时,听闻大汉自古有青梅煮酒论英雄的传说,我知你不能饮酒,修炼之人也有忌酒之说,我也不喜饮酒,只是附庸风雅罢了,借此黄梅煮酒,我们来论一论正事。"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

离线 天堂的七罪

  • Hero
  • ****
  • 帖子数: 650
  • 苹果币: 1
Re: 江湖夜话
« 回帖 #16 于: 2017-05-02, 周二 20:56:57 »
“官方的行事自然有官方的道理,这一点我也是接触过不少的。”以前倒是闹出过一些小事,和官方的交流也不算太愉快。不过不去接触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了。
新皇登基吗...虽然也有听说过,但平日也不会去在意罢了。
不过这家伙还真是...
双脚弯曲,坐在廷席上,温酒的味道仍然让自己感觉到微小的不适感。
“那种表面功夫或者说是从前的故事我并不在意——所以,直接说正事吧,我家族那边出了什么事吗?”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江湖夜话
« 回帖 #17 于: 2017-05-30, 周二 20:44:45 »
“倒不是你家族的事情。”苏我林臣不以为然,“没想到你被柳生放逐在外多年,还在乎那劳什家族吗?当初柳生并不支持的皇子登了基,恐怕柳生家已经危在旦夕了吧,也许反过头来,他们还要倚仗你才是。”
他笑笑,想要饮酒,但看了你一眼,又将酒碗放下,对你颇作神秘的说道。
“此次前来,是奉太子……不,新皇之名,彻查六年往事,与大汉结永世之好。”
六年往事……你有些疑惑,那是你尚在家中之时……你依稀记得,似有一伙东瀛人士袭击大汉王府,后东瀛受到大汉通报,已将那伙贼徒尽数诛杀。
如此?今日又欲所查何事?
你正欲发问时,却听得外边步伐匆匆,越来越近,又在门外戛然而止,似是被拦了下来。
苏我林臣看了你一眼,略微思索,还没等门外通报,就高声喊道:“如此匆忙,必有急事,速来。”
言毕,门外闯进一个劲装勇士,他正欲通报,却又看到你,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无妨,柳生少主与我情同手足,并非外人,你也不必惊忙,细细道来便是。”
你正要回避,苏我林臣却抢先开口了,那人更是急急说道。
“少主,大汉太子于禁城东门外遭人当场格杀,已然薨逝,尸骨无存了!”
“什么?!”苏我林臣难掩震惊之色,平素的冷静谈笑更是荡然无存,他惊得站起身来,竟忍不住有些颤抖。
“小人看得真切!现天策将兵已将那里围得水泄不通,小人知是事关重大,连禁驰令也顾不得,特奔马来报!”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

离线 天堂的七罪

  • Hero
  • ****
  • 帖子数: 650
  • 苹果币: 1
Re: 江湖夜话
« 回帖 #18 于: 2017-05-31, 周三 19:36:28 »
“家族的事情和我无关,在意那些家伙还不如好好探索前进的道路呢,起码比那些腐朽的家伙要有趣的多。”轻声的反驳了几句,摇了摇头,“只是...既然被叫过来的话,询问一下也无妨。”
“倚仗我?我只是个闲人而已,无权无势的,于我何干。”
手指轻轻敲击桌面,缓缓地说道:”大汉的新皇又...改朝换代也是自然的事情。六年前的时候我似乎还在东瀛...此事又..?“
此时正欲说出拒绝的话,看着突然进入内间的男子,只好停下无言。
——大汉太子在如此场合被人夺杀?!
淡红色的唇瓣微张微合,脸上露出一丝诧异的神色。
这可是完全没有听过的有趣事呢...
“这可真是大事呢...那么,要去看看吗?”
这天,又要变了呢~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江湖夜话
« 回帖 #19 于: 2017-05-31, 周三 20:10:53 »
“不必了……你退下吧,我与柳生少主还有要事相商。”林臣似是一副大厦将倾的样子想要坐下,而后又想起什么,把那名斥候叫了回来,“今日之事,严加保密,不得再通晓其他人。”
那名斥候应声,闭了房门退下。
林臣转头看向你,竟是一时无言,看来此事太过离奇震惊,你们都需要一点时间消化。
他坐了下来,似是想要烈酒入喉清醒一些,但他手腕颤抖,竟是连酒碗也握不住,摔在地上,“啪”得一下四分五裂了。
空气一时静得渗人,你盯着他,而他注视着那酒碗的残渣,良久,他喉头耸动,竟是一句话也憋不出来。
“完了……完了……”终于,他长长地叹出一口气,那眼神中竟是难掩颓丧与绝望,“群龙无首……群龙无首!这司洛,许是要生灵涂炭啊……”
你静静地看着他,等着他说出下文。
果如预料,他下一步便将目光抛向你,眼神中尽是热切:“依云,事急从权,我无法一一道来,但你只要知晓,六年之前被大汉太子囚杀的东瀛人士并未杀尽,他们蛰伏于这司洛城中,已暗中联合大汉个中世家筹划多年,意欲这司洛天翻地覆,而今太子身死,七日之后即是大汉宴请状元进士的鹿鸣之宴,若要成事,便在那日了!今日我苏我林臣不为名利,不为权势,只为那些遣汉的我朝学子与这司洛城中东瀛良客的卿卿性命,求你协助这调查之中,助我一臂之力!”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

离线 天堂的七罪

  • Hero
  • ****
  • 帖子数: 650
  • 苹果币: 1
Re: 江湖夜话
« 回帖 #20 于: 2017-05-31, 周三 20:52:34 »
虽然并非是当朝为官,但是对于朝堂之上的事情也有所了解。
只是眼前的这位熟人,现在的样子的确是有些难看呢...虽然也不是无法理解,但是总会有些不一样的情绪在里面。
就这样嘲笑他一番?不,无论是自己现在的性格,还是双方的熟知程度,都不应该这样做。
“你,乱了心,慌了神,不如坐下品酒捉梅,好好平静一下自己的心神。”
“至于这件事......”
并非是指太子被当众刺杀之事,而是后续的东瀛人士搅乱朝纲之事。
“武者自有武者的道路,武林也有武林的规矩。我来中原这些年也多少见过这样的道理。这等事情原本应该与我无关,当做平日的趣事听闻倒也无妨。家乡的事情...自有解决的方法,无论是死还是活——。”
“朝廷乱,与我何干?这样的话,我告诉过你吧?”
对于家乡完全没有多少的好感,也只是因为熟人的关系才多说几句,如若不是早已告辞走人了。

离线 白席

  • 版主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江湖夜话
« 回帖 #21 于: 2017-06-25, 周日 21:47:27 »
如是,苏我林臣盯着你看,神色似是有几分惊疑,又像是在细细思索,但最终,他竟笑出声来,好似已有所觉悟。
“罢了,你本就是这样的人,本来想与你促膝长谈,循循善诱,而今事多繁杂,倒是我先乱了分寸,他乡遇故知,原是有许多话要说,见面了才知道,有很多话,本就是不用说的。”
说完,他坐了下来,向你举起酒碗,那黄梅已是浸进了酒里,透着一股酒香气。
“来吧,依子之见,品酒捉梅,我虽不善饮酒,但今日今时,却没有不喝之理。先干为敬。”
说完,他举起酒碗,一饮而尽。
不肯下苦工雕琢自己,因为终于知晓自身并非珠玉。
却又心怀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
在内心不断用愤懑与羞怒饲育懦弱的自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