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資料翻譯】Delta Green Handler's Guide Sample Rituals/管理者手冊中的範例儀式  (阅读 3363 次)

副标题: 約51個儀式。2018.1.30竣工。

离线 Cadmium

  • 又懶又拖
  • Knight
  • ***
  • 帖子数: 376
  • 苹果币: 1
  • 死亡的声音如此温婉,犹之孔雀的前额。
一樓先放點前話。

儀式分為簡單(simple)複雜(complex)極難(Elaborate)三個級別,造成的san損失和收穫到的超自然知識點數都不同。

儀式激活等級(Ritual Activation Rating)等同於99-該人物現有san值後餘下的數值,這意味著san越低儀式激活的成功率越高。準備充足(有儀式書、仔細學習/觀察和熟練地多次施法)情況下在經過韓德樂管理人同意後可於激活儀式時在原本數值基礎上加上20%的成功率。

儀式成功則效果發動,施法者按原定數值付出相應代價。

儀式失敗根據管理人選擇是僅僅無事發生、施法者承擔折半的消耗與原定數值基礎上減值後的san值喪失,還是施法者在永久地失去1POW後強行成功與超自然力量建立起聯繫。

某些儀式可以通過魔法物品來激活,但有些物品只有在特定條件下可以發揮作用,比如一句口述短語,或者被特定的人/生物所持有。只要你滿足了激活條件并付出相應損失,儀式的效果便是立竿見影。

PDF版本度盤下載:https://pan.baidu.com/s/1mkilswC
« 上次编辑: 2018-01-30, 周二 17:38:22 由 Cadmium »

离线 Cadmium

  • 又懶又拖
  • Knight
  • ***
  • 帖子数: 376
  • 苹果币: 1
  • 死亡的声音如此温婉,犹之孔雀的前额。
Re: 【緩慢更新】Delta Green Handler's Guide Sample Rituals
« 回帖 #1 于: 2018-01-16, 周二 17:56:00 »
範例儀式

下面列出的這些儀式都僅僅是其“標準”形式。需要注意的是,自創超自然儀式和物品的規矩只是指導和建議,我們討論的是物理與量子力學常識之外的東西,如果你想要自己動手創造一個儀式,請自由地發揮想象力為它添上恐怖色彩。
盡情使用你在其他出版物中找到的儀式和物品吧。這些年來已經有很多洛式RPG遊戲中出現了這些超自然元素,其中大多數不作任何修改就能放進DG體系進行遊戲。此處我們以WP作為MP(魔法值)的替代品,按照表中列出的數據消耗POW和SAN。假如這些儀式或物品從屬於其他規則書或是甚至不需要任何激活檢定,這無傷大雅,畢竟打破常識的超自然力量具有無限的可能性。

永生之宴(Ageless Banquet)
極難儀式。學習時間:數週;1D20SAN;超自然知識+1。激活用時:數天;20WP,1D10SAN。
據說是流傳于一個臭名昭著的古老剛果部落儀式,持續數天的祭祀意在尋求莎布·尼古拉斯與其他更為傳統的力量的幫助,一名人祭將在儀式中被殺害、肢解、煮熟并被食用。本儀式消耗施法者與祭品20點WP,除對祭品實施暴行的理智值喪失外追加施法者進行儀式本身的1D10點SAN消耗以及食人額外造成1/1D6的SAN值損失。施法者在儀式後一年內不會衰老。儀式的其他版本據說流傳自其他的文化傳統,其中牽扯到飲血的行為,但並不包括食人肉。

達貢的呼喚(The Call Of Dagon)
簡單儀式。學習時間:數小時;1D4SAN。激活用時:一回合;6WP,1SAN。
本儀式需要花費五小時去製作一塊泥板書并把它丟進有深潛者聚居的海域。儀式將深潛者召集到海面,施法者將承受直面深潛者造成的普通SAN值損失。在DG將這儀式拿去引誘深潛者進入伏擊圈幾十年後,現代的深潛者就不像他們的前輩們那樣輕信了,當然也沒那麼仁慈。需要指出的是本儀式效果並非“召喚”、“命令”而是一種帶有請求性質的“呼喚”,儘管有時信息會被深潛者誤解成上述含義,但儀式本身絕無任何強迫深潛者應答或聽從施法者指令的力量。

召喚外來之物(Call Forth Those From Outside)
極難儀式。學習時間:數週;1D10SAN;超自然知識+1。激活用時:可變。
本儀式可召喚出不屬於我們這個世界的超自然存在,通常使用一種詭異地混合了中世紀和古典風格的祈禱方式以非人類語言尋求超自然力量,儀式伴隨有落雷般的能量釋放與周邊動物的反常行為。某些儀式版本需要進行數小時,其他的則持續幾天甚至更久的時間。在儀式過程中被召喚者便會開始現身,但在結束以前打斷儀式即可將其遣返。
WP和SAN的消耗取決於召喚的是什麼東西,詳見168頁儀式細節表。消耗可由對儀式並不知情的助手代為承受,他們只需聽從施法者的指示或乾脆被獻祭就好。
排除掉被召喚者的因素,這種儀式的核心實際上都是一樣的,但隨著被召喚出的存在不同每個儀式都有其獨特的地方。習得一種召喚儀式後再想去掌握另一種依舊需要付出1D6SAN的代價,所以記得要寫清楚施法者知曉的到底是哪一種召喚儀式。不同的儀式可能有著不同的名字——“警示空之主(Alert the Hosts of the Airs)”可能會召喚出米·戈,“取悅萬物歸一者(Benefit the All-In-One)”也許是召喚猶格·索托斯的,但總的來說召喚規則都差不多。一種召喚儀式對應什麼存在取決於管理人。

召來僵尸(Call Zombies)
複雜儀式。學習時間:數日;1D6SAN。激活用時:幾分鐘;4WP,1D4SAN。
本儀式基本上存在於非洲和斯堪的納維亞傳統中,需要施法者用史前的語句反復吟唱以求得來自外界的力量,共持續一小時,所有消耗由施法者一人承擔。激活檢定成功則會吸引來2千米以內區域的所有僵尸。本儀式沒有將施法者從僵尸之中保護起來的作用,但“五芒星之力”(見書182頁)可在不讓被召喚來的僵尸又散開的情況下使它們不靠近施法者,前提是吟唱沒有中斷。

擬態饕餮宴(Changeling Feast)
複雜儀式。學習時間:數日;1D10SAN。激活用時:數日;12WP,1D6SAN。
本儀式可用一具尸體製造一個受害者的仿品。仿品並不難識別,儀式不會改變施法者的重量,故假貨在強光下會投射出施法者真正的影子而不是原主的,它也不會繼承受害者的行為舉止和人格。在儀式中消耗一具人類尸體損失施法者1/1D6的SAN值。對於一個人類施法者來說吞噬尸體需要幾天的時間,但某些非人類存在可縮短這段時間并以某種方式繼承受害者的思想和記憶。需要吃掉尸體的量以及人類施法者是否可以通過此儀式變成動物或超自然存在取決於管理人。

藏骸所之冥想(Charnel Meditation)
簡單儀式。學習時間:數小時;1D4SAN。激活用時:幾分鐘;12WP,1D6SAN。
在一個經常被食尸鬼造訪的墓地中施法者將進入一種冥想狀態,不時發出一連串食尸鬼叫聲(“咪砰!”)般的呢喃。在月光明朗的夜晚施法有20%的激活檢定加成,檢定成功則在一小時內會有幾隻食尸鬼趕來。本儀式對召喚來的食尸鬼沒有控制效果。

千里眼(Clairvoyance)
簡單儀式。學習時間:數小時至數日;1D8SAN。激活用時:幾分鐘;每使用一分鐘消耗1SAN和1WP。
本儀式有時候也叫“遙視”,通常被看作一種與生俱來的通靈能力。施法者在進入一種精神恍惚的狀態後會看到遠方之景和正在發生的事情,但因為其對所見之圖像缺乏控制能力,導致呈現在眼前的畫面很容易被施法者誤解,這方面的細節由管理人自行決定。如果管理人需要的話,施法者也有可能是無心觸發了這種儀式。

背約之終末(The Closing of the Breach)
複雜儀式。學習時間:數日;1D8SAN。激活用時:一小時;可變的消耗。
本儀式用來斬斷與超自然存在之間的聯繫,其目的可以是放逐一名舊日支配者或一名舊支僕役,也可以是阻止一場正在產生影響的超幾何效應,抑或是摧毀一扇時空門。擁有對這種儀式的淺顯知識是不夠的,施法者必須深入研究自己要放逐/阻止的那個存在。這種學習通常會額外花費施法者幾天時間和1D4的SAN。管理人應在這種儀式後做好註解,例:背約之終末(時空門;格拉基;蒂林哈斯特空間;撒托古亞)。由管理人權衡本儀式在各種情況下是否適用。某些效應或存在需要特定儀式才能被阻止/放逐。
在多數時候,本儀式WP消耗是召喚被放逐的存在或激活被阻止的超幾何效應所消耗WP的一半,詳見168頁的儀式細節表,比如,召喚某個30POW的存在消耗22WP,那麼放逐它就需要花費11WP。理智值喪失與離其最接近的WP消耗值一致,例如11WP的消耗與儀式細節表中的“12WP”最接近,所以對應了1D6的SAN損失。多數情況下WP消耗可分配給施法助手們承擔,每10WP造成1POW的永久損失,人祭可抵消這種永久消耗。特定存在或效應細節由管理人決定。
激活儀式一般要花約一小時時間,需要施法者做出難以理解的施法姿勢的同時用未知的語言吟唱來引導怪誕詭異能量的湧動、與看不見的存在溝通。本儀式必須要在被阻止的目標周圍進行,一旦儀式開始施法者就要骰激活檢定骰然後為他的行為付出相應代價。一般來說只要檢定成功被放逐的目標就不能靠近施法者或阻止儀式進行了——除非管理人心有別意。超自然僕從也可能受到這種儀式的束縛,然而這套對人類信徒明顯是行不通的。

意識擴張(Consciousness Expansion)
複雜儀式。學習時間:數日;1D100SAN。激活用時:幾分鐘。
本儀式實質上是對於更高維度以及任何人都可以將其意識升格到這些維度的理解。學習本儀式的前提是具有50%及以上的科學(數學)技能(僅學習過程並不需要擲骰檢定),否則施法者需要花500個小時鑽研數學,然後理智值檢定失敗。
施法者通過研究對於受過數學訓練者有特殊意義的字符串之間隱含的知識來深入接觸儀式以將其意識擴張到更高維度——儘管這麼做的後果並不為人所知。
若施法者在學習後嘗試進行儀式,伴隨著軀殼的瓦解,他/她的意識將升格進入高維度的世界,對於遊戲來說施法者此刻已經死了,目睹此儀式會造成1/1D6的SAN喪失。

創造石之門(Create Stone Gate)
極難儀式。學習時間:數週;超自然知識+1,1D4SAN。激活用時:幾日或幾週;5POW,70WP,80HP,1D10SAN。
本儀式意在於時空之間製造傳送門,存在多個版本。在此寫出的這個版本擁有強大力量的同時也存在著缺陷。本儀式需要一塊精雕細琢的石頭,具有40%及以上藝術或手藝技能者可打造這塊儀式所需部件。施法者(和任何知曉本儀式的助手)需要花費幾日至幾週時間進行雕刻以賦予其力量。之後的儀式激活檢定骰必須成功,接著施法者和助手們共同支付5POW和70WP的代價,最終對被迫的人類犧牲者們造成共計80HP的傷害(如果受害者可以在多次折磨之間接受治療的話一個祭品也可以)。每個參與者都將因這樣殘忍的暴力行為承受1D10的SAN損失。一旦門被成功打造并注入力量,便可以1INT的代價被知情者打開(開門還需花費1D4SAN和1D4WP)。門的另一邊會通向任何施法者所熟知的地球角落——若施法者僅對目的地有一個模糊的了解,則檢定-20%的成功率;若施法者對於目的地只有照片或簡單描述程度的了解,檢定-40%的成功率。通過被成功開啟的門花費1D4SAN和1D4WP,只要門還開著便可以以同樣的消耗原路返回出發點,但門通常一次只會開幾分鐘。石之門每被成功開啟一次就會有約1%的幾率致死,死因來自非自然癌增殖、門另一端突如其來的能量爆發等方面。

都-納公式(The Dho-Hna Formula)
極難儀式。學習時間:數週;超自然知識+1,1D20SAN。激活用時:數小時;30WP,1D12SAN。
這個以史前的語言書寫的複雜咒語將會打通施法者意識與地球的任何角落發生的任何事件之間的道路。看到眼前的幻象消耗施法者、助手或祭品共30WP和施法者的1D12SAN,目睹幻象中的事件與存在可能還會繼續造成SAN損失。施法者需選定觀測目標,激活時擲出困難或極難成功可使所見之景更為真實準確,具體由管理人決定。在建立起幻象後施法者可以通過第二個儀式激活檢定骰實現自身向目的地的傳送,此過程將額外產生30WP和1D12SAN,前者同樣可由施法者、助手或祭品共同承擔。

檻之塵(Dust of the Thresholds)
極難儀式。學習時間:數週;超自然知識+1,1D10SAN。激活用時:15天;每天1SAN和9WP。
本“儀式”是對某些稀有神秘成分的煉金術式蒸餾——據傳其中包括了一名木乃伊化的法老的遺骸,但其確切性質由管理人決定。檻之塵呈現一種不祥的黃色粉末狀。這一過程需要在裝備精良的實驗室進行十五日,每天消耗1SAN和9WP,獲得2D4“劑量”的粉末。擾亂儀式會破壞進行中的批量製造。當檻之塵被撒、吹或落在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存在(具體定義取決於管理人,且並非每次都有效果)的身上時,一“劑量”粉末將無視該存在的護甲與其他保護產生10%的致死率。

舊印(The Elder Sign)
簡單儀式。學習時間:數小時;1D4SAN。激活:可變。
舊印是一種在半空中手畫或鐫刻於堅硬表面上的神秘符號,許多外界存在對其心存忌憚。當施法者在空中畫出舊印(消耗2WP和1SAN)時,儀式可將外界存在擋在離施法者十米遠地方2D6個回合,前提是施法者沒有對它們採取什麼敵對行為。如果一個這樣的存在不得已踏入了十米內的區域它將永久性失去1D6POW。作為手勢儀式時舊印二十四小時內只能對一個個體產生一次作用。
舊印也可以被刻在物體表面上(最好是可以長期存在的物體比如石頭或金屬,雕刻者需要20%及以上的手藝技能),消耗是2POW和1D6SAN。除非舊印被破壞,外來存在無法進入印記十米以內的區域,踏進圈內每回合損失1POW。只要對方不是舊日支配者,這種POW損失都是致命的。
力量最強的舊印需要雕刻者、吟唱者或人祭於24小時內獻上100POW(雕刻者自身必須至少消耗2POW,手藝技能需20%及以上),外加施暴者承擔由獻祭的行徑帶來的額外1D10SAN消耗。外來存在無法靠近舊印周邊100米的區域內,否則每回合將損失1POW,即便是進入周邊10km內也會被每小時吸取1WP,直到該存在消失——被放逐或被摧毀——在WP降至0之前。此外,在此區域內再進行別的儀式將無可避免地走向失敗。
許多施法者不知道的是,舊印是施法者與外界某些特定存在之間產生聯繫的象征。據傳是這些存在從獻祭中獲得了超自然能量後將力量借與了舊印,甚至有人認為儀式本質是召喚了這些存在或使這些存在得以附身被獻祭的犧牲者。儀式和這種忠誠的確切含義以及它們是真是假取決於管理人意願。作為非人的超自然存在,它們毫無疑問會對人類產生負面影響。
管理人應事先就決定好舊印對某些怪物產生的影響——是震懾甚至擊退,還是反而助長了敵人的氣焰,抑或是根本就沒有效果?一個成功的超自然知識檢定會告訴施法者舊印是否能發揮作用。

無垠之水(Elixir of Infinite Space)
極難儀式。學習時間:數週;超自然知識+1,1D10SAN。激活——釀造時間:六天;每劑量3WP,1SAN。激活——起效時間:一回合;1WP,1D4SAN。
此藥劑的煉金術釀造需要六天時間和某些名聲不太好的珍稀原料。每釀造一劑量無垠之水消耗施法者一天3WP和整個過程內總計1SAN。飲下一劑量藥水可對管理人指定的惡劣環境/反應免疫,比如外太空和深水中。施法者因免疫效果共損失1D4SAN,同時每小時損失1WP。當WP降至0或施法者返回到安全環境後免疫狀態自動解除。
« 上次编辑: 2018-01-30, 周二 17:14:47 由 Cadmium »

离线 Cadmium

  • 又懶又拖
  • Knight
  • ***
  • 帖子数: 376
  • 苹果币: 1
  • 死亡的声音如此温婉,犹之孔雀的前额。
附原書168頁儀式細節表(Ritual Details)

注:本表召喚欄指被召喚存在的POW值。
« 上次编辑: 2018-01-24, 周三 13:31:08 由 Cadmium »

离线 Cadmium

  • 又懶又拖
  • Knight
  • ***
  • 帖子数: 376
  • 苹果币: 1
  • 死亡的声音如此温婉,犹之孔雀的前额。
肉體強化(Exaltation of the Flesh)
簡單儀式。學習時間:數小時;1D6SAN。激活用時:一分鐘;可變的消耗。
這個持續一分鐘的咒語吟唱充滿了音節怪異的胡言亂語,意在祈求莎布·尼古拉斯與猶格·索托斯的幫助。不同的儀式版本來源於不同的文化;其中一個德國版儀式會將聖餐麵包嵌入皮膚下的血肉中。本儀式將賦予施法者肉體抵抗傷害的力量。具體數據見附EOTF增強換算表
每當施法者受到傷害時,不論攻擊是否穿透了儀式的保護,護甲都會下降1點,但只要施法者從本儀式中獲取的護甲還有1點存在,儀式護甲都會保護其肉體不受傷害,傷害骰將自動無效。這個儀式可以從各式各樣會對HP產生影響的攻擊中保護施法者:比如物理傷害,燒傷甚至毒傷。在儀式生效後的二十四小時後因其效果而產生的所有殘餘護甲點數都將消失。

人格交換(Exchange Personalities)
簡單儀式。學習時間:數日;1D8SAN。激活用時:可變。
本儀式流傳于某些崇拜莎布·尼古拉斯的教團中,可將施法者的意識與“生命之火”轉移到另一個人的腦中。施法者必須用催眠術在一回合內死死盯住目標,消耗3WP并在與目標的POW對抗中取得勝利。儀式造成施法者1SAN的損失和目標0/1D4的SAN損失,效果持續一回合。沒有掉SAN的目標會以為自己僅僅是短暫地脫離了意識或看到了轉瞬即逝的幻象。
在隨後的精神侵入中,交換時間越長成本也更高(詳見本頁的人格交換表)。隨著時間的推移,施法者可在很遠的地方進行精神操作,甚至不在侵入狀態下也能感知到目標的想法與行動。一個已經花費了至少4POW去入侵特定目標的施法者在下一次交換時甚至只需要永久地付出1POW及以上的代價。一次永久的交換將給施法者帶來1D10SAN的損傷,同時造成目標1D20的SAN喪失。
若在交換狀態下宿主的身體死亡,則這個軀殼內的意識會在死後很長一段時間內痛苦地掙扎,甚至有時候尸體也會變成一具會動的腐尸。何時何地發生這種情況由管理者斟酌決定。

驅魔術(Exorcism)
極難儀式。學習時間:數週;超自然知識+1,1D10SAN。激活用時:一小時;可變的消耗。
這個長達一小時的儀式用以將一個特定存在(不論是超自然存在或一種入侵人類意識的行為)驅逐出目標的腦海。WP和SAN的消耗取決於被驅逐者的POW,就像進行召喚儀式一樣(詳見168頁儀式細節表)。部分或全部的WP消耗可由知情的助手代為承擔,直接使用人祭也是一種方法。若儀式激活檢定成功,且花費的總WP高於被驅逐者的WP,即該個體立即遭到放逐;失敗則施法者失去所耗WP但驅魔未成功。

迷惑心智(Fascination)
簡單儀式。學習時間:數小時;1D8SAN。激活用時:一回合;1D6SAN;一次嘗試3WP。
這個強大儀式僅需施法者花費一回合的時間平靜地與目標對話交谈(前提是在非戰鬥輪中且聽眾位於平時人和人講話所隔距離之內)。若儀式激活檢定成功則施法者每回合可進行一次試探(需進行與目標的POW對抗),每一次試探消耗3WP,成功後目標會進入動作停滯的無意識狀態,只在潛意識作用下活動長達一小時。只有物理攻擊或其他巨大的衝擊才會使目標回過神來。但假如施法者在POW對抗中失敗,則目標可嘗試進行一次超自然知識檢定以了解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

尋物(Finding)
簡單儀式。學習時間:數小時;1D4SAN。激活用時:一分鐘;4WP,1SAN。
持續一分鐘吟唱以祈求援助者與包括撒托古亞的舊日支配者和猶格·索托斯之名的幫助。有些儀式版本以非洲或加勒比的語言相傳授(不需要過具體語言技能檢定);其他的則來自歐洲術士傳統文化,掌握這些儀式需要施法者死記硬背。本儀式消耗4點WP和1點SAN,生效後在3D6分鐘內將給予所有尋找施法者曾經見過或觸碰過的物品的搜索類技能檢定40%的加成,前提是那樣物品在一百米以內。

頭等機密(The First Secret)
複雜儀式。學習時間:數日;1D8SAN。激活用時:幾分鐘;10WP,1D6SAN。
本儀式祈求“沉睡者,有角之神格拉基之災星”的幫助,消耗施法者10WP和1D6SAN。儘管如此,施法者會被強行拖入與格拉基的意志交流裡。事實上,本儀式常流傳于格拉基的邪惡教團及其實現其主格拉基的願望的行動中(但我們的施法者的意願很有可能完全與之相悖)。若施法者SAN為0,吟唱本儀式咒文會導致其被引向距離最近的格拉基所在地,他/她即將自願成為格拉基之僕的一員。

治愈芳香(Healing Balm)
簡單儀式。學習時間:數小時;1D4SAN。激活用時:數回合,6WP,1SAN。
這段獻給萬物之母莎布·尼古拉斯的禱詞(“Iä! Shub-Niggurath!”)將加快傷口的愈合速度。目標在1D4回合內每輪可回復1D4HP。施法者為之付出6WP(或永久失去1POW)的代價,同時施法者、施法目標及目睹儀式者每人喪失1SAN。記得要記錄下曾經蒙受過本儀式恩澤的對象和次數,這將很可能為其帶來也許會遲到但絕不會不來的賬單,代價也許是某種離奇的形態轉化或是對於某種力量和莎布·尼古拉斯難以理解的意志的更深層次表達。這筆賬何時清算、以什麼形式清算取決於管理人,教授儀式的文書內並不會記錄這後果。

不朽的信使(Immortal Messenger)
複雜儀式。學習時間:數日;1D8SAN。激活用時:幾小時;1POW,1D6SAN。
這段冗長的吟唱將召來不朽的信使作為連接施法者與看不到的世界之間的橋樑。施法者或施法助手需永久地獻上1POW作為祭品并每人消耗1D6SAN,每多一名助手儀式激活檢定追加5%的成功率。檢定成功則將召喚出奈亞拉托提普,由管理人決定奈亞以什麼合適的化身出現。

不可違抗的旨意(Infallible Suggestion)
簡單儀式。學習時間:數小時;1D8SAN。激活用時:兩小時;8WP,1D4SAN。
本儀式需要施法者做出一些古怪的手勢并用史前的語言無聲地吟唱。即使是最博學的語言學家也不知道吟唱的咒文到底是什麼語言。施法者必須在與目標的POW對抗檢定中勝出,成功則消耗8點WP(或者1點POW)和1D4點的SAN。此後一回合目標將對施法者言聽計從,但命令目標做出殺人、自殺等類似糟糕的事情則施法者需要與目標承受同樣的SAN值損失。
« 上次编辑: 2018-01-30, 周二 17:21:25 由 Cadmium »

离线 Cadmium

  • 又懶又拖
  • Knight
  • ***
  • 帖子数: 376
  • 苹果币: 1
  • 死亡的声音如此温婉,犹之孔雀的前额。
時之葉(Leaves of Time)
複雜儀式。學習時間:數日;1D10SAN。激活用時:一小時;1D4WP;可變的SAN消耗。
本儀式包含了一種名為“遼丹”的藥劑配方和服用指導,藥劑具體成分取決於管理人,但必須遵從其材料應稀有且神秘的原則。在服用了含有本藥劑的茶或吞下藥丸後施法者將對隱喻高等數學和古代神秘主義知識的公式進行冥想。若儀式激活檢定成功,時空將在施法者的眼中化為單個的個體(正如其從外界所見那樣),在一小時的時間內施法者的思維將得以被投射向其他時間和地點,冥想過程消耗施法者1D4WP。初次體驗藥物作用會導致施法者喪失1D10SAN,但其可同時獲得與所失SAN點數相等的超自然知識技能點數。此後每次冥想僅消耗1SAN。
冥想狀態下的施法者依舊保有自我意識,可聽可說,也可被以粗暴搖晃之類的方法喚醒。施法者也能通過在POW檢定中落敗的方法自主退出冥想,這樣的嘗試在每回合都能進行一次。
若POW檢定成功,施法者將可以接近自己所期望到達的事件節點周邊;檢定大成功施法者將看到準確的事件過程;檢定失敗由管理人選擇一個另外的節點展現給施法者;檢定大失敗或施法者在藥物作用下陷入臨時瘋狂時,這個可憐人則將沉溺與時間的漩渦之中,不得不去面對舊日支配者和它們可怖的子嗣——施法者不僅得承受對方帶來的SAN喪失,甚至它們那撲鼻的惡臭也會因時間之間聯繫的削弱而瀰漫進施法者身體所在的現實世界。這些超自然存在可以感知到施法者的精神意志,若施法者無法在1D6回合內掙脫出冥想狀態,它們就會擴展加固與其精神的連接從而順著這繩索闖入現實世界,闖入者們是立即出現還是於未來的某點現身取決於管理人的選擇。

引誘饑饉者(Lure the Hungerer)
複雜儀式。學習時間:數日;1D8SAN。激活消耗:6WP,3HP,1D4SAN。
“饑饉者”是一種來自異次元的恐怖,它們似乎無跡可尋、會自由地出現在任何地方并再次消失——其實質是空鬼。這種召喚需要花費約十五分鐘的時間吟唱一段荒誕且看似無意義的短句,以及從活著的受害者身上被儀式性地放出的血液(大概3HP的量)。此傷害可由施法者、施法助手或祭品承受,只要受難者整個儀式過程中都在場就行。儀式將使施法者的精神進入虛空以吸引空鬼的注意,這種行為造成施法者6WP或1POW的損失。按照通常的召喚規則來講,一旦赴宴者出現,儀式咒文的語調措辭就會因施法者試圖控制被召喚出的空鬼而改變。

於受垂青者之思(Meditation Upon the Favored Ones)複雜儀式。學習時間:數日;1D8SAN。激活用時:一小時;9WP,1D4SAN。
為確保儀式成功進行,施法地址應選在米·戈經常光顧的區域內——點綴著刻有未知象形文字的石頭且覆蓋著樹林的高山、在很久以前被開採過以至於現世將其誤認為是天然洞穴的偏僻礦山、由瘋狂的僧侶所供奉的遙遠寺廟、只要是尚存理智的人類都不敢去涉足的沙漠等一系列類似的地方。對於那些沒有超自然知識技能的人來說,這個儀式看上去完全是瘋言狂語;但有心者會發現這其實是以從偉大的克蘇魯處習得的怪異語言祈求超自然力量幫助的吟唱。本儀式的某些版本還要求施法者用明火點燃一些成分詭異的化學品以製造不斷變色的火焰。通常情況下在持續吟唱不到一小時的咒文後就會出現少數幾隻米·戈,代價是9WP或永久失去1POW。不知曉本儀式的助手也可以通過模仿施法者的吟誦來貢獻出自己的WP。除了直面米·戈所喪失的SAN以外,施法者及其助手還將失去進行儀式所需的1D4SAN。

山海異變(Mountain and Sea)
複雜儀式。學習時間:數日;1D10SAN。激活用時:一小時;6WP;可變的SAN消耗。
本儀式可建立起施法者與那些據傳是偉大的克蘇魯眷族甚至類似其本體的古老存在之間的聯繫,它們或已在深海墳墓中陷入無盡的沉睡,或已被埋葬於地球深處度過了上億年的時光。要想使儀式生效,就必須在這些存在沉睡之處的海域附近激活法術,否則儀式激活檢定將自動失效。假若該存在位於地下,本儀式的激活過程就常伴隨有地震或雪崩之類的災難發生。即便成功,施法者與這些存在的精神聯繫也脆弱而短暫,很可能連交流都做不到——不如說這種行為也許僅僅有激發施法者狂想的效果罷了。施法者眼前出現瘋狂的幻覺將導致其喪失1D6SAN。
只要管理人願意,儀式建立起的精神聯繫可以更為純粹有力,這些存在若由此得以短暫地重現於外部世界,施法者的SAN喪失將因此變為1D6/1D20。通常情況下它們將因時機尚未成熟而被迫再一次墜入深淵。

遮蔽記憶(Obscure Memory)
簡單儀式。學習時間:數小時;1D4SAN。激活用時:一回合;3WP,1SAN。
施法者可通過做出怪異的手勢和吟唱簡單明了的咒文來封鎖目標的記憶。本儀式只需一回合即可被激活,消耗3WP和1SAN,同時施法者必須在與目標的POW對抗中取得勝利(失敗也能選擇再花費3WP嘗試一次)。施法者可抹去目標對於某特定的簡短事件的記憶,但無法改變其已習得的技能和儀式,也無法消除其SAN損失。即便儀式生效,一個過於恐怖的事件也足以成為陰魂不散地徘徊於目標的噩夢和潛意識中的一片陰翳。一次儀式使用能同時影響多個目標(每人各消耗施法者3WP且所有POW對抗都需成功)。

開啟石之門(Open Gate)
簡單儀式。學習時間:數日;1D6SAN。激活用時:一回合;1WP,1SAN。
施法者對遨遊於時空之中的不應存在之天使進行冥想以打開一扇已經存在的超自然石之門。一旦石之門被開啟,任何人都可在幾分鐘內通過它,具體消耗見177頁“創造石之門”儀式。

一夢華胥(One Who Passes the Gateways)
極難儀式。學習時間:數週;1D10SAN。激活用時:幾小時;9WP,1D4SAN。
施法者必須在五個由火焰或磷所組成的同心圓之中吟唱本儀式的禱文。成功激活後施法者靈魂出竅,其神志將遊歷遍覽許多富集了智慧結晶的外星領域,但目睹它們也有可能會引起更多的SAN損失。由於施法者在此過程中必須集中精力(成功通過POW檢定),一旦檢定擲出了大失敗,施法者的靈魂會因斷開與身體的聯繫而迷失在外,剩下的只有一具大腦空空毫無邏輯的肉體容器。

五芒星之力(Pentagram of Power)
極難儀式。學習時間:數週;超自然知識+1,1D12SAN。激活用時:兩小時;12WP;1D6及以上SAN。
施法者需用粉筆或油漆畫出一個被四個圓所圍的中心圓並在其內部添上一個五芒星符號,然後以人祭或牲祭為它注入能量。整個過程持續兩小時,加上獻祭過程的暴力所造成的SC消耗1D6SAN。儀式本身應花費施法者12WP,但祭品所失每1HP都將抵消1點WP消耗,最低可把儀式所需降至1WP。儀式激活檢定成功則五芒星將為施法者對被召喚出存在的控制成功率帶來20%(牲祭)或40%(人祭)的加成。某些西方魔法書上記載了本儀式的改版且誇大事實地聲稱它們比實質上更強力。

僵化成石(Petrification)
簡單儀式。學習時間:數日;1D4SAN。激活用時:數日;30WP,1D12SAN。
本儀式被記載於《伊波恩之書》中,藉助了莎布·尼古拉斯與撒托古亞之力,本質上是以硫酸鋇、氯化鈣、某種酸及催化劑按照精確比例混合而成的一種化學製劑。如果施法者有合適的原料和設備準備這些東西僅需花費不到一小時的時間和30WP(每10點WP可用永久性1POW抵消)、1D12SAN。溶於水時這種藥劑的異味會被很容易被發現,但加進酒內就完全不一樣了(在茶或咖啡中將生成沉澱并失效)。飲下藥劑有30%的致死率,其中的鈣和鋇鹽將在人體內擴散開來,用礦物質代替活細胞最終將受害者變成一座完美的雕像。但用這樣的殘忍方式去毒害他人會造成施法者額外的SAN損失。

伊本·卡茲之粉(The Powder of Ibn-Ghazi)
極難儀式。學習時間:數週;超自然知識+1,1D10SAN。激活消耗:6WP及以上,1SAN。
本“儀式”即以煉金術手段將一些稀有的神秘材料進行蒸餾的過程(原料確切特性由管理人決定)。儀式在設備良好的實驗室中進行一整天後,原料會被轉化成一種細碎的銀色粉末,過程消耗施法者1SAN和至少6WP——每一“劑量”粉末代價1WP。在準備儀式時只有施法者一人可承擔該消耗。當銀粉被撒、吹或落在無形的超自然存在或超幾何現象表面時,目標將在2D4個回合內顯形變得人眼可見。

獻於黑色之人的禱告(Prayer to the Dark Man)
複雜儀式。學習時間:數日;1D8SAN。激活用時:13個月;1POW,1D6及以上SAN。
本儀式廣泛流傳于十七世紀以來的歐洲女巫教團中,需要在持續十三個月的儀式過程中的每月第一個新月夜晚於固定地點進行血祭(最好是人血)。祭品必須被特製的儀式匕首奪去生命並用專門進行血祭的碗接住流出的鮮血。此外,某些儀式版本還需飲下犧牲品的血液。每一次血祭中,不包括祭品在內的兩名信徒需要站出來向黑色之人表示自己的願為之獻出生命的忠心——儘管他們並不一定得知曉儀式內容。
在第十三次血祭和新月之夜後的每一次祭祀上,成功的儀式激活檢定意味著順利的召喚——黑色之人踱步踏出影翳。奈亞拉托提普的這個化身看上去像一名身著黑衣或黑袍的高挑人形,常隱於兜帽之下的面部使其種族模糊難辨。黑色之人膚色霧黑,渾身散發著一股辛辣的諷刺之意,腿下有時甚至生著羊足一般的偶蹄。他的現身會消耗施法者或助手的1POW(無法由祭品代為付出)與施法者和每一名助手各1D6SAN,任何目睹其身形者還將喪失1/1D4SAN。黑色之人一般會傳授給追隨者禁忌的知識、儀式或送給他們人面鼠作為寵物(見230頁女巫的魔寵)。管理人自行抉擇他是否需要信徒以命相報。黑色之人無法被束縛或控制。
本儀式也可以被用作將一個已經被黑色之人染指成“聖地”的場所還俗的過程,施法者需要在此像之前一樣召喚他,然後以由施法者或任何助手(祭品不可)貢獻的3WP為代價要求他永遠地離開這裡,此外無需其他激活檢定或損失SAN值。黑色之人通常會在嘲諷的嗤笑聲中消失,但如果施法者拒絕獻上WP,他就會轉變成可怖的怪物姿態甚至直接永久性抹去施法者在世界上的存在。

保存活腦(Preserve Living Brain)
極難儀式。學習時間:數週;超自然知識+1,1D12SAN。激活消耗:12WP,1D6SAN。
本儀式需在化學實驗室中進行以將各種超自然成分融合在一起,除科學知識外,巫術和煉金術也在本儀式中佔據了重要地位。過程消耗12WP和1D6SAN,最終得到一種呈現詭異灰藍色的液體,將它注射進腦脊液即可在身體死亡後保持住大腦的活性。每隔幾天液體就需要更換一次,身體此時依舊聽從大腦指令,但這無法阻止它的腐爛。低溫可以減緩尸體的腐敗速度,然而防腐劑會置大腦於死地。通過手術切除(需檢定,角色手術技能至少達到80%)將大腦移出身體後便可實現無限期保存。儘管如此,作為一個缺少身體容器的大腦,其神智將每天喪失1D20SAN,若大腦接受得到感覺輸入則理智喪失可降為每日1D8SAN。

太初敘事詩(The Primal Lay)
複雜儀式。學習時間:數日;1D4SAN。激活用時:20分鐘;9WP,1D4SAN。
施法者在吟唱咒文的同時進入冥想狀態,持續20分鐘,在本儀式的多數流傳版本中還需要用到強效迷幻劑。施法代價為9WP(或永久性支出1POW)與1D4SAN。儀式將為施法者的知覺打開通向時空的大門,生效後,施法者可感知體會到在給定地區的過去或未來所發生的事件。不管是向時間的哪個方向穿行,這種經歷都僅能持續不到一小時時間,甚至可能引起施法者其他的理智喪失。儀式一起效施法者便需要投擲POW檢定,大失敗的懲罰會導致其所見之幻境跳躍至那廣袤時空中未知的節點,帶來無可避免的SAN損失并引起潛伏其中的外界存在的注意。被吸引來的存在雖不可見,但將成為永遠跟隨施法者足跡的獵食者,造成犬類和其他有著敏銳靈魂的生物心底的難以名狀之恐懼。

灰燼涅槃(Raise From Essential Saltes)
極難儀式。學習時間:數週;超自然知識+1,1D20SAN。激活用時:數小時;22WP,1D10SAN。
這一臭名昭著的儀式會將一具尸體變成詭異、無光澤的綠色灰燼(也就是被稱作“精鹽”的東西),這堆齏粉在日後可能會轉變成一具新生的健康身體。“精鹽”的保質期不定,但有些可以完美地流傳好幾個世紀甚至幾千年。
古代煉金術、中世紀神秘主義和對猶格·索托斯的求索理念貫穿於將尸體轉變成“精鹽”的過程之中。施法者在一個煉金術作坊中付出22WP的代價和數天時間將調用引導出超自然力量,有時還會產生驚人的效果。本過程耗費1D10SAN。
值得提出注意的是,施法成功需要保證整具尸體都可用。一具年代久遠的乾尸通常是可以接受的——只要它還是完整的。假如尸體的很多部分都被蛆蟲啃食殆盡或者爛得差不多了,最後轉化出來的很有可能不是一個有智力的活人而是一個滿口胡言的可怕怪物(見210頁鮮活的恐怖)。
將“精鹽”恢復成人形是一個比較簡單的過程,但需要施法者吟唱奇怪的咒語和大量的人類血液,同時再次消耗3WP和1D10SAN。復活者將因對死亡的回憶和被從彼岸喚回的經歷失去1D20SAN,此後數天都必須以人血為食才能維持住自己的存在。
倒著念復活咒文可能會讓已復活的存在再次歸於死亡,此過程消耗幾分鐘時間和施法者的3WP、1D10SAN,而目標對此無能為力,除非他們能讓施法者閉嘴(物理)。

蘇生之水(Reanimation Formula)
極難儀式。學習時間:數週;超自然知識+1,1D10SAN。激活用時:一天;9WP,1D4SAN。
本儀式需在化學實驗室中進行以將各種超自然成分融合在一起,除科學知識外,巫術和煉金術也在本儀式中佔據了重要地位。過程消耗一天時間和9WP,1D4SAN。最終得到產物是一種看起來很詭異的藍色溶液,量足夠供一人使用。在小心冷藏的情況下溶液可保存幾個月。將它注射進尸體的大腦幾分鐘後,已經失去活性的人腦就會勉強復活。在死後不久就立即注射的情況下還有微小的可能性保留一些生前的智力,具體概率等於死者生前的POW數值,投擲POW(或POW基礎上適當減值)的百面骰檢定決定,死後每一分鐘減去1POW。若檢定成功,復活者的INT在它生前的數值和骰點後得到的數值之間取較低值,但在日後不會再衰減,否則它便跟僵尸沒什麼區別(見231頁僵尸)。若檢定失敗,或者死亡時間距今已經太久,復活者就不會具有自我意識并持續腐爛。無論是哪一種結果,溶液都無法控制復活的尸體,以其他方式將溶液注射進尸體皆不會產生任何效果。但當它被注射給活物時就會變成在1D6回合內起效的毒藥,且具有30%的致死率。

釋放呼吸(Release Breath)
簡單儀式。學習時間:數小時;1D4SAN。激活用時:一回合;5WP,1D4SAN及以上。
本儀式可從非洲傳統文化中習得,以殺死一隻小型動物為祭品進行吟唱,消耗5WP和1D4SAN。若儀式激活檢定成功,附近10m內的一隻僵尸將被從行尸走肉儀式(見187頁描述)的效果中解放出來,開始崩壞腐爛。但本儀式對用其他手段製造出的僵尸無效。

窺得彼岸(See the Other Side)
簡單儀式,學習時間:數小時;1D6SAN。激活用時:幾回合;3WP,1SAN。
施法者以活像胡言亂語的語調吟唱咒文,同時在超自然之門門前的半空中畫出難以理解的符號,此行為消耗3WP和1SAN。在約一分鐘後施法者將能看到門的另一邊是什麼東西,至於門對面的存在能不能看到施法者可由管理人決定。

能量之歌(Song of Power)
簡單儀式。學習時間:數小時;1D6SAN。激活用時:幾回合;1POW,1D4SAN。
本儀式消耗1D4SAN。若儀式激活檢定成功,施法者將以永久性失去1POW的代價暫時地得到20WP,這些WP可無視施法者的WP上限積累在一起直到被使用,但一旦施法者進入睡眠或失去意識它們便會消失。


安魂曲(Soothing Song)
簡單儀式。學習時間:數小時;1D4SAN。激活用時:幾分鐘;6WP,1SAN。
本儀式有時會出現在非洲傳統文化中,并在殖民時期的新英格蘭地區作為一種抵抗酷刑之苦的巫術手段流傳,消耗為1SAN和6WP。在生效後約一小時的時間內施法者將不會感到任何身體與精神上的痛苦,儀式也可減輕臨時性瘋狂或急性瘋狂發作的影響,但對思想瞬息萬變的永久性瘋狂者無效,同樣也不能減少所受傷害。

夢境低語(Speaking Dream)
複雜儀式。學習時間:數日;1D6SAN。激活用時:幾分鐘;22WP,1D4SAN。
施法者在上床睡覺之前需要一邊想著另一個人一邊低聲重複吟唱咒語,同時凝視著一個有催眠效果的焦點(如蠟燭的火光)。以上二人都進入睡眠後便可以通過夢境交流并共同承擔WP的消耗。建立起的交流溝通不能是很複雜的類型。

鳥獸之言(Speech of Birds and Beast)
簡單儀式。學習時間:數小時;1D4SAN。激活用時:幾回合;9WP,1D4SAN。
這段簡短難懂的吟唱將改變施法者的認知(有時需要強力迷幻劑的幫助)。它可使自然動物的叫聲和鼻音變得易於理解,并讓動物有能力聽懂施法者的話。本儀式也能安撫動物、使它們馴服於施法者。儀式並不會影響動物的智力,鳥獸依舊是在其本能驅使下行動的,多數對比“可食用”和“危險”更為複雜的概念僅具有相當短暫的記憶,但它們可以接受簡單訓練,而本儀式將大大縮短訓練時間。

風暴與寧靜(Storm and Stillness)
複雜儀式。學習時間:數日;1D8SAN。激活用時:幾分鐘;可變的消耗。
本儀式祈求“地與空之靈”(某版本中叫“薩巴歐斯”,但其實與猶太教天主沒有半點關係)的幫助,咒語混合了中世紀神秘主義元素和無法翻譯的超自然語句,將會改變施法者周邊的天氣狀況。較小的細微天氣變化(比如讓已經遍佈烏雲的天空下雨)消耗10WP和1D6SAN;較為劇烈的天氣驟變(雨季的萬里晴空突然下雨)消耗20WP和1D10SAN;驚人的巨變(旱季降下雷雨)消耗30WP和1D12SAN;幾乎是不可能的天氣變化(毫無緣由的龍捲風或動植物大量死亡)消耗40WP和1D20SAN。WP消耗可由知情助手、人祭或用永久性1POW換10WP等方式支出。

蜂擁雲集(Swarm)
簡單儀式,學習時間:數小時;1D4SAN。激活用時:幾分鐘;3WP,1SAN。
在有魚群棲息的水邊使用本儀式將導致魚群(任何10磅以下的魚)在十分鐘內被吸引至施法者的方向。如果施法者站在岸邊,魚群則會擱淺而死。目睹這一超自然景象將失去0/1SAN。沒有人知道本儀式是否存在其他版本可以影響到其他動物——昆蟲、鳥類、鯨魚甚至人類。

維瑞之印(The Voorish Sign)
簡單儀式,學習時間:數小時;1D4SAN。激活用時:一回合;3WP,1SAN。
施法者做出幾個旁人難以理解的手勢就能短暫地看到那些因其異界性質而不可視的東西,如無形存在、超自然之門和正在進行中的超幾何效應等。

死者呢喃(Whispers of the Dead)
複雜儀式。學習時間:數日;1D8SAN。激活:可變的消耗。
施法者通常會在強力藥物或充滿了狂喜與暴力的儀式幫助下進入深度冥想、睡眠或其他精神發生了深遠變化的狀態中,并與超自然存在建立起短暫的心靈交流。和一名舊日支配者溝通消耗永久性的1POW和1D8SAN;和POW在16及以上的下級種族溝通則消耗8WP和1D4SAN,但若對方的POW在15及以下僅需付出4WP和1SAN的代價。
與舊日支配者的交流將是轉瞬即逝的,特別是當對方為一個極度扭曲的存在時,它將給施法者留下對於舊日支配者深不可測的意志和慾望的模糊印象——充斥了全然的瘋狂與無理性。具體情況由管理人決定。
與下級種族交流可能會更好理解它們的意思一點,儘管具體能理解多少這種非人的超自然思維還是取決於管理人。當然,一個具有高點數超自然技能且SAN水平較低的人會了解到更多的信息。
無論施法者試圖與之溝通的存在具體是什麼,儀式的本質都是一樣的,但它需要被接觸的存在所特有的技術。在學習聯絡一種超自然存在的儀式後再去學習另一種存在的接觸儀式依舊會需要施法者至少一天的鑽研并付出1D6SAN的代價。記得記錄下施法者們學習的儀式版本,比如“死者呢喃(克蘇魯,達貢,米·戈)”。由管理人決定一個儀式版本是否可適用於任何給定的存在。

召來有翼天馬(Winged Steed)
複雜儀式。學習時間:數日;1D6SAN。激活用時:一小時;10WP,1D4SAN。
本召喚術必須在室外進行,以一根骨哨發出的哨音打著節奏吟唱腔調怪異的咒文,代價為1D4SAN和10WP。WP消耗可由施法者、知情助手、人祭支出,但被作為祭品的人類必須飲下一種能改變意志精神的特殊毒藥。在冬至舉行召喚儀式會給儀式激活檢定帶來20%的加成,若檢定成功一隻有翼僕從(見230頁有翼僕從)會從天際滑落來聽從施法者號令。這隻有翼僕從可以像一匹奇異的駿馬一般載著施法者迅速通過時空之間的罅隙進入阿撒托斯的宮殿。若要迫使它做點別的事情則需施法者像召喚時一樣去試圖控制它。

枯萎術(Withering)
簡單儀式。學習時間:數小時;1D4SAN。激活用時:一回合;12WP,3HP,1D8SAN。
吟唱本儀式會使血肉凋零殆盡,造成對施法者的3HP傷害和對一個活著的目標的1D20HP傷害。目標必須在施法者的視野範圍內,但施法者也可以多花費7WP通過焚燒帶有目標DNA的人像來觸發對不在視野內目標的攻擊,不過,在打造人像過程的任何時候都有可能消耗WP。

行尸走肉(Zombie)
極難儀式,學習時間:數週;超自然知識+1;1D12SAN。激活用時:一小時;6WP,1D12SAN。
本儀式通常可在非洲或伏都教傳統中習得,必須且只能對那種被特別準備的毒藥殺死(此暴力行為還會額外造成SAN損失)的人的尸體上施法。這種毒藥是一種由河豚毒素和其他一些晦澀成分外加人類骸骨製成的粉末狀物質,有20%的致死率,在被受害者吸入1D6分鐘後起效,具體症狀包括麻痺、休克和癱瘓。施法者需要把尸體在死後72小時內挖出來進行儀式。儀式大約持續一小時,需要犧牲一名人祭(同樣會額外造成SAN損失)並將祭品的鮮血與能量注入到尸體之中。若儀式激活檢定成功,被毒死的尸體將起死回生成為一具嗜血的僵尸(見231頁僵尸)聽令於施法者。本儀式還有其他版本存在;一種冰島版本據傳可喚起比同類更有智慧和意志的僵尸(“draugr”,尸鬼)。
« 上次编辑: 2018-01-30, 周二 17:22:05 由 Cadmi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