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BotD:PoD】永罪之書首輯:黑暗諸侯(Book of the Damned Vol.1: Princess of Darkness)  (阅读 977 次)

副标题:

离线 沉淪

  • O5-13
  • 版主
  • **********
  • 帖子数: 4427
  • 苹果币: 5
  • OCD, BD
    • 無盡西境
本篇並非重譯,僅為重新排版與加上部分名詞翻譯,所有翻譯為原作者 lusival 完成。
那麼我們走吧,你我兩個人
一如十一日帝國吞噬了天空
人們融化在桌上的蛤蠣湯裡

离线 沉淪

  • O5-13
  • 版主
  • **********
  • 帖子数: 4427
  • 苹果币: 5
  • OCD, BD
    • 無盡西境
起初…(Before…)
« 回帖 #1 于: 2018-02-28, 周三 00:26:20 »
  於最古老的傳說、遙遠彼岸的交流,以及早在褻瀆與謊言出現前已然存世的地獄秘聞中探求,這些書頁總結名曰阿斯莫迪爾斯之存在的歷史,他乃黑暗王子、魔神,以及——在理智無法觸及的遠古時代的——原初者。

起初…(Before…)

最初的一點微光於此閃動,真實從此盛烈的燃起。
 
過去,我們經它獲悉;現在,從那源頭生長;未來——我們不可避免的消亡——在它的火焰中燃燒。這源質可稱為萬物,因為它是一切的開端與終結。
 
虛無衍化虛無,於是它貫穿時間之前的時間。我們的國度並非諸神和我們所信仰的操縱者們施行的奇蹟:一切從某處開始,顯得自然或說神秘,而所有造物都知曉它的分界。
 
這源質並非如此,它來源為何,又為何降臨在我們的世界,沒有人——即使它最初的孩子——能說得出。它自有而有,這就是我們所有人,憑我們可憐的頭腦與閱歷所能知曉的極限。
 
在無盡、無星的遺忘之夜裡亮起一點光芒,源質的光芒點亮了黑暗,釋放出了它的無限可能。萬古流去僅如河流中的滴水,而原初的光始終不曾顫動或消退,黑暗中也沒有一點兒閃光或低語加入其中。就這樣那個時刻來到並且沒有多慮便離去,這源質得到了一點兒源自它本身創造的雙生的光芒四射的微塵,它們猶如幾乎看不見的燭火在它的宏大輝煌之中燃燒。

來自永罪之書
以傳揚善良與正直的天之軍團與七重山峰之名。以秩序、力量、王座和觀察上下之一切
的席位之名。以度量所有知識並看穿謊言的至高天神使之名。並以那已然逝去,而其人
民至今仍為其哀悼的最初偉大主宰之名,我發誓以下內容是我旅途所獲,有靈魂者與無
靈魂者的所思、造物的本源、萬事萬物的真相。
——泰布瑞斯,撰於永罪之書的引言
 在某種意義上,那就是最初的生命。基本物質第一次知道了什麼是活著。經過了未知的漫長年代,那微塵慢慢學會了運動,在這源質的表面遊戲,由它的力量支持。無法計量的無數個千年見證著這兩點光芒游弋躍動,幾如太陽表面的火花,美麗但微不足道。它們無盡的、無思想的生命僅僅具有最簡單的感覺,沉浸於虛空的寒冷和它們的源質的溫暖。
 
然後,那個過程再次發生了,更多的微塵誕生了。一陣生命的微風將一些微塵吹入環繞源質的軌道,而最初的微塵發現它們成長了,比新生命更大也更快。最初的微塵收集併吞噬了它們的後輩們並且變得更強大。慢慢地它們學會了控制自身的形狀,於是最早的經過思量的形態出現在了源質的光芒之中,也許是一種回應,源質釋放出越來越多的微塵,直到多得最初的微塵不能耗盡。漸漸地,新的微塵開始向它們的前輩學習成長,生命遍佈了源質。
 
這樣,區別的過程在時間之前的時間展開了。那時存在源質,新生者,以及原初者,它們鼓舞了每個新生的和發育中的生命。在漫長的紀元中,源質的孩子們發展了體型、複雜性與能力,微塵紛紛變化出喜歡的形態,漸漸地以巨大動物之姿遊蕩、狩獵、探索和交流。原初者,作為最古老和最強大者,成為領導者與掠食者,將那些比它們弱小的存在融入自身,並因此而不斷變得更加強大:在這史前時代,生命即是精神的荒野,最初的情感印記——陪伴,恐懼,疑惑——開始形成,接著,為避免這些感覺而產生了思想。
 
在共同度過了未知的漫長年代後,曾同為微塵的源質的最初造物互為對方的半身和源質最強大的孩子。力量伴隨思想而來,在意識到它們的需要之後,原初者不自覺地改造了源質供給的力量。在不可知的時間中為古老的光繪出新的奇蹟。原初者之一偶爾想出一個奇異的標記,意義從此誕生,眾多象徵與意義在隨後的年代中湧現。原初者遊蕩著穿行於源質,在它們弱小的同類中旅行,並為了發現新的概念而離開光到它們所敢於去往的最遠處冒險。
 
最後,正如它的兄弟發現了象徵的力量,另一個也做出了自己的發現,改變了它本身而發出了最初的有智慧的聲音。伴隨著言語新知識的潛力到來,而原初者的話語傳遍了已經不能再稱為虛空的永世。觸及了自己本身的深層,那曾經只是一點微塵的存在創造了第一個詞語,一個給它自己的名字,稱作伊斯(Ihys),並且為他的半身,他在所知所有方面的同伴,他滿懷愛意地創造了第二個名字——阿斯莫迪爾斯(Asmodeus)。



館長筆記

無數從前的著名古物收藏家宣稱這些書頁來自傳說中的永罪之書——有人稱它為神話而有人說它已經被銷毀了。由於我們無法證實這些說法的真實性,也無法證實這些確實古老的書頁的真實性,這種指證——以及來自同一批學者的戲劇性的警告——始終存疑。作為一個曾經的學生,我不能掩飾接下來的書頁所示的事實所激起的興奮與好奇。然而,作為一介凡人,應非常小心地過日子,我必須要把我的可憐的勸告加在我的前輩之下:接下來的內容是出自瘋子與異端筆下,要是你無意拿你不道德的靈魂冒險,就不要讀下去,願諸神憐憫你與我們眾人。
  ——Ojavin Vhrest,阿布薩拉姆,Apocrypha Forae Logos館長


« 上次编辑: 2018-02-28, 周三 01:15:31 由 Dr. Enderman Senvine »
那麼我們走吧,你我兩個人
一如十一日帝國吞噬了天空
人們融化在桌上的蛤蠣湯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