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死亡倒数  (阅读 17170 次)

副标题:

离线 landbuilding

  • 新人
  • *********
  • 帖子数: 7100
  • 苹果币: -22
    • 检视个人资料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120 于: 2017-03-15, 周三 10:29:53 »
只是几分钟,海星就从网上找到了她想要的资讯。安卓搜寻信息速度超过大部分的人类和电脑,“电子妖精”也是她们诸多外号中的一个。从小艾的非死不可中可以看到,他四年前体检有查出胃溃疡,之后肠化,幽门螺杆菌感染,逐年恶化。虽然现在科技发达了,只要有钱,就可以通过克隆器官甚至身体来延长寿命,有些非致命的慢性疾病依然很棘手。

拿小艾的问题来说,胃溃疡不会死人,只是不会舒服。如果病人不注意养护,不发展到胃穿孔,通常还不会去重视。肠化不发展至癌变,替换器官也没必要。即便幽门螺杆菌三联后抗药,这依然不算是致命的问题。
只是会很烦人。

这也是韦恩这个行当在今天依旧能够赚大钱的原因。除了这些不上不下的疾病外,倡导“天人合一”的自然论者会拒绝替换自己的器官和身体,这也是他收入来源的一个重要部分。



韦恩有十足把握解决小艾的问题,接下来只要联络用药就是。他反倒是担心之后的酬劳问题。韦恩不要钱,他要游戏中的虚拟道具——战列巡洋舰,如何巧妙的表达,才能达到他的目的?韦恩以前治病,经常有土豪一言不合就送房送车,虽然这些都并不是他想要的,总能够折合成一个范围内的金钱。要怎么说才能让小艾送战舰呢?韦恩想了一秒钟,决定把这个问题交给海星和任申去处理。
« 上次编辑: 2017-03-15, 周三 10:32:51 由 landbuilding »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离线 landbuilding

  • 新人
  • *********
  • 帖子数: 7100
  • 苹果币: -22
    • 检视个人资料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121 于: 2017-03-17, 周五 18:47:25 »
“不不不不,不能这么干。”韦恩看海星拿剪刀在自己手腕处比划,马上无奈地试图阻止她。

“为什么?”

“我们的血不能随便使用。”

“根据我搜索到的资料,中药治疗幽门螺旋杆菌,起码要三个月吧?”

“一般是三个月到半年。”

“胃肠化是一年?”

“快的也有,总要半年吧。”

“我们现在有这么多时间吗?”

“可以等一个疗程结束,病人自觉有好转后,再……不,那也来不及,还是放血吧。”


【这就是安卓啊(THIS IS Σπάρτης!)】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离线 landbuilding

  • 新人
  • *********
  • 帖子数: 7100
  • 苹果币: -22
    • 检视个人资料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122 于: 2017-03-18, 周六 08:22:03 »
旱魃,来自于长蛇α星(星宿一)的外星人,原初吸血鬼中的特殊种(Origin of Species)。他们的血是毒药,经处理后也可用做解药(elixir)。把韦恩的血喂给凡人,并不能制造出旱魃。此外四分之三的致死率也算是少数几个“吸血鬼特征”里较为明显的一个。在这个狼人和吸血鬼都被当成是保护动物,圈养在阿拉斯加的世界里,旱魃的日子也不太好过。韦恩祖上曾一度靠出卖婴儿嫩肤液来维生,要不是中间一位意外发现了净化后的血液的万精油效果,韦恩现在搞不好也要转行了。
现代社会的科技发展日新月异,从异体生殖到星际旅行,外星事物也在不断更新,而中医这块并没有什么变化。并不是科技无法解析,只是不合成本。不会有人会花大代价去研发既赚不到钱,也没人用的东西。这就和古时无法治愈的癌症也有了解药,却也不会有什么人去使用是一个道理。因为相比克隆移魂,成本还要高,效果也远没有直接使用肉体替换好。

人类社会在发展,科学技术在进步,人民总体生活水平相较以前得到了长足的进步,同时贫富差距变的更大。有任申这样来自贫民窟的凤凰男,也有“我祖上也曾阔过”的外星移民后代韦恩。
« 上次编辑: 2017-03-18, 周六 08:23:34 由 landbuilding »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离线 landbuilding

  • 新人
  • *********
  • 帖子数: 7100
  • 苹果币: -22
    • 检视个人资料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123 于: 2017-03-19, 周日 15:57:25 »
任申接到韦恩电话时,他当天的工作已经差不多完成了。种子种下,浇水,然后把盆栽放到向阳处,静待生长即可。新世代下,物资难以满足日益增长的人口需求,古时飘渺的精神要求反倒是容易解决。虚幻的游戏的拟真性接近甚至超越了现实,每一个人,无论性别,出身,年龄,美丑……在游戏中,只要他们想,都可以享受到皇帝般的待遇。

有的人沉迷VR不可自拔,工作报酬全部投入游戏中去,成为了传说中的氪金王;有的人放弃肉身,成为网络中的一股幽魂。任申和韦恩与现世依然有着密切的联系,在努力工作和与亲朋好友互动后,然后才是他们的娱乐休闲时间。



上城区的治安很好,不用担心易灏的安全,韦恩看她拍下车牌,把她送上出租后,开始考虑起新的工作来。做事通常分目的,手段,方法,步骤等,比如任申如果要做一个心理学实验,他首先要考虑的就是……预算问题。预算的多少关系到他选项的多寡,同时也代表了投资方的意愿强烈度。资助方总是有其目的的,通常来说是通过各种途径,最终能有金钱上的获益。

韦恩的电话说明了要求,任申得想办法联系到那个叫小艾的人,说服他来用药。直接找上门去说明来意,是最没有效率的做法。这就和推销员逐个敲门来售卖自己的商品是一个道理,客户肯定会有一个健康的怀疑态度。当然任申也可以骗开门后往门上装个“报警器”,然后收钱,这样只能做一锤子买卖,之后他的名声就全部毁了。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离线 landbuilding

  • 新人
  • *********
  • 帖子数: 7100
  • 苹果币: -22
    • 检视个人资料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124 于: 2017-03-24, 周五 17:47:23 »
经验周所有挖坑活动接近静止





任申原本的建议是弄条殖民船,这个并不难搞,甚至不需要氪金,使用代币就能得到。买一条战舰就太破费了。这并不是说任申不想要战舰,能弄到战舰那当然好啦。大略浏览过海星传来的资料后,任申觉得这事还是能成的。

按以往惯例,任申需要花费一整天的时间搜集并整理资料,然后再花两天时间来理清线索之间的关联,并依托背景布置若干后备计划。严格来说,任申是一名k形布局者(k-strategists),相比于r形要灵活一些,但在讯息的掌控方面要弱一些。海星补足了这一短板,读着她准备好的材料,任申逐渐描绘出方案轮廓来。

首先,是如何让小艾注意到他的慢性病有其他解。上门推销事倍功半,如果不是为了白嫖战舰,任申才不来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查看完小艾的朋友圈后,他选出几名熟人,打算以他们为跳板进行渗透。根据十二维理论,任申最多通过十二个人,就能够联络到宇宙中任何一个高等智慧生物,而在地球上,理论上只需要六个。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离线 landbuilding

  • 新人
  • *********
  • 帖子数: 7100
  • 苹果币: -22
    • 检视个人资料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125 于: 2017-03-25, 周六 07:00:36 »
熟人介绍是常见的一种推荐方式,但若是做的太过生硬,就有一种强行要人背书的感觉。任申只是花十来分钟,写了一篇胃肠化介绍(表现和简单的缓解方法),发布到他的朋友圈里,顺便@了那几个医生朋友。这一步任申也做的十分自然,上周他和韦恩刚接下电视台的真人秀节目,准备近期开始录制第一期。任申上次写的是(一)强脊炎,这次则是(二)胃肠化,第二顺序既不会让小艾生出“这是为了我而特制的?”疑惑,同时也有了一定的可靠性(一般吃瓜群众会潜意识地认为一个专科医生只会看几种病,一般在三类以内)。

任申知道其中至少有两名医生和小艾是互加好友,并保持关注的,他们对任申也都有一定的了解,知道他的口碑还行。所以,大概在三天内,他们就会把这封信息@给小艾。描述的表现是针对小艾具体的病情特化过了,如果他读了,就会觉得任申描述的很正确。一般人总认为有人知道症状,就一定有对应的解决方案,这点其实并不正确。而任申只是要利用这个错误的认知,来联络上小艾,并通过韦恩解决他的问题。任申知道韦恩可以轻易地解决小艾的问题,他要做的,只是给双方建立起一个沟通的桥梁。

其次,就是形成初步的信赖关系。人与人的交际,通常都是从有一定的互信开始。如果不信任对方,又怎么能放手合作呢?任申放出的简单缓解方法,可以让小艾在半日内略为舒服一些,之后三天等他习惯(耐受)后,就又会在进食时感觉胀吐。简单的缓解不见效后,小艾又会有很大几率来联络任申,寻求更深层次的治疗方案。到这个时候,可以说布局已经成功了大半了,任申只要少少与他交流几句,并把他推荐给韦恩,韦恩就能治好他。





最后,就是报酬问题。如何说话既婉转得体,又能让小艾明白,他们不要钱要舰?想到这里,任申又发了一篇星际世界相关的短文,里面提到了他和韦恩正在想办法搞一艘战巡的事。



在整个布局计划中,任申没有掺入任何谎言,他只是……布了个局,静静等人来踩而已。任申的这些手法还是从韦恩那里学的,而且只是个皮毛。如果说任申是撒饵等鱼上钩的话,韦恩的做法则只是在特定的时间,等在特定的地点,鱼儿会用一种凡人无法理解的方式自己跳到他的锅里去。这已经是外星人的不(hei)传(ke)之(ji)秘了,以任申的角度来看,算是玄学(Dark Arts)。任申不知道韦恩为什么不自己动手,究竟是懒得弄还是有什么限制条件,作为韦恩的学徒,这得任申以后慢慢去体会。

这个布局的妙处在于,几乎无法被当事人破解,甚至无法被觉察到。一如易灏,即便小艾在若干年后发现了这点,他也不会恼怒,他只会感谢韦恩和任申骗他入局。从欺诈的角度上来说,这局只会有正面意义,而没有任何负面作用。因为最后的结果,小艾的慢性病被治愈,而任申和韦恩得到了免费的战舰,可以说是皆大欢喜。这也是他们的生存方式。



在布局过程中,任申使用了逆序法(retrograde),分支法(klados)等几个常见手段。而韦恩的手段则偏向于唯心,说是巫祝(Witchcraft)也不为过。如果任申是k形,韦恩勉强来说可以算是r形,虽然鱼儿会很主动,一旦他不在规定的时间到规定的地点,就得不到指定的那条鱼。对任申而言,就算在布局中有疏漏或者意外,照样有很高几率能钓到鱼,即便不是A医生,也会有B医生推荐给小艾;即便不是小艾上钩,也会有老艾上钩;即便病人不是胃肠化,也可以有强脊炎。

根据海星整理的资讯,任申埋下了若干个大小布局。如果以小说作比,这就是作者的伏笔了。逐个步骤算计完,任申估算有八成的成功可能,而海星给出的成功率是78.6%左右。算上其他因素的推动,最后小艾上钩的机会超过了九成五。

« 上次编辑: 2017-03-25, 周六 07:04:56 由 landbuilding »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离线 landbuilding

  • 新人
  • *********
  • 帖子数: 7100
  • 苹果币: -22
    • 检视个人资料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126 于: 2017-03-26, 周日 19:02:40 »
对话流真方便真好水






继今天第二次套路(set up)后,任申买菜,回家,做饭,顺便与韦恩商量电视节目的录制。在洗菜时,任申透过蓝牙耳机拨通韦恩的电话,听声音,对面正在进行交谈。



“海星,把录音转到个人模式。”

“你们在干什么呢?”

“她在逐个听取你对我的治疗记录。”

“小艾的事我这边已经处理好了,等三天左右就能有回复。接下来,谈谈下周录节目的事吧。”

“光让编导来做不行吗?”

“李编。你好歹也记一下对方的姓吧……”

“随便糊弄一下上头的节目,有必要这么认真吗?”

“你知道这个节目是怎么批下来的?”

“李编想要个自己的节目,求了好久才得到的?”

“远不是这么简单。根据我的调查,起因是上个月,一个H国代表团来我们市,言谈中说到H医,说Z医是偷了H医的一些皮毛,要论本源,传统医学还是H医为首。”

“那又怎样?这话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Z医本来早就死透了,只有一点点传承遗落在外面。H国人这么说,也不能算错,他们投了不少资金在研发H医上。”

“这话是当着市长的面说的,他当时面子上就有点过不去。”

“那又怎样?不爽就怼啊。”

“市长这月刚升成省长。电视台领导为了巴结新官,顺便打发了李编,才开的这个专栏节目。虽然投资不多,但政治上尚算正确,李编也肯用力,认真做,是能做好这个节目的。”

“真要想做,去找傅老不好吗。用我这种半红不红的……”

“傅老哪里是这点预算能搞定的。还要人情面子……总之,我们稍微认真点做吧,虽然节目做的好坏和我们并没有什么关系,却能交个朋友。我们在传统媒体里还没有能说得上话的朋友。”

“你想要怎么做?”

“李编很明显是个文学青年,文青有文青的拍摄角度。我们只要摆出他喜欢的pose就可以。”

“……”

“首先,装扮等外在要变换一下。”

“……说好了,我绝对不穿H服。”

“啧,不行吗……算了,白大褂(white coat)也可以。拍摄时,出药不用电脑打印,换手写。”

“手写?”

“对,毛笔书法。”

“……我并没有点‘书法’技能,我连圆珠笔都写不好。”

“这方面我还是可以的。”

“你?”

“你知道‘书生’吧,就是每个街道都有个字写的好的学生,逢年过节给人写毛笔字。”

“你!?”

“对啊,而且书生还必须是品德高尚的文人。”

“……你所在小区的人均道德素养究竟是多令人绝望啊。”

“我小时可就指着这个赚钱了……别扯这些了,总之,让我来手写好了,这样会有点历史感。”

“需要这样吗?就算如此也只是装个表面,真正的内在,我根本不会。”

“观众要看的就是表象啊,你以为电视节目是拿来做什么用的?另外用药量要从克改成钱,没问题吧?”

“一钱等于多少克,3.7?这样的话换算起来不方便。”

“按老度量,一钱等于3.125克的样子,十钱一两,半斤八两。”

“那还在误差范围内。其他还要改什么?”

“你会弹琴吧?”

“古筝吗?大概过了四级吧,弹个渔舟唱晚还行。”

“……给我弹高山流水啊!”

“明明是渔舟唱晚稍微难一些。”

“逼格问题。另外室内要布置出袅娜的仙境效果。”

“那是什么?”

“用一些烟啊,或者干冰什么的。”

“我对这些过敏。”

“那就开个加湿器吧,白色的水蒸气,环保又便宜。”

“这个可以。就这些了吗?”

“这些只是开始。要配合李编的看法,画面就得拍的好看,用一个字概括,就是‘美’……”
« 上次编辑: 2017-03-26, 周日 20:54:01 由 landbuilding »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离线 landbuilding

  • 新人
  • *********
  • 帖子数: 7100
  • 苹果币: -22
    • 检视个人资料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127 于: 2017-04-10, 周一 18:02:50 »
——然而古尔丹,代价是什么?

——弃八张卡?




任申和韦恩大致讨论出了一个概要,他这边也快做完午饭了。算算时间,秦娜上午带女儿去见一家私立中学的校长,现在差不多快回来。任申看看还有点时间,打算写几个毛笔字,看看自己的功力还剩多少。

对任申来说,写字并不是他的爱好,而只是谋生手段之一。他对此并不热衷,在生活渐渐好转后,也就不常写大字了。为了这次电视节目的拍摄,还是得温习一下,免得到时出错。任申从地下室找来存放许久的砚台和笔墨,慢慢研磨起墨汁来。通过简单的准备动作,他慢慢开始找回感觉,等到铺设好宣纸,提笔却不知该写什么字才好。

【就写个,“琴瑟和弦”吧。】任申估算完纸上将要落字的间距和大小,起笔就写下前两字。等他要写后两字时,外面传来汽车引擎声,还有喇叭声,他只好停下,把笔搁在砚台边,先去应门。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离线 landbuilding

  • 新人
  • *********
  • 帖子数: 7100
  • 苹果币: -22
    • 检视个人资料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128 于: 2017-04-11, 周二 14:04:20 »
任申开门,秦勤马上抱了过来,任申只好苦笑着抱住她。在他这个做父亲的看来,女儿聪明又漂亮,可以说继承了任申和秦娜两人的优点,就是太粘人了不好。只是去学校半天,回来就又要充电了?

“学校怎么样?”被勤勤抱住,任申走路都不方便,干脆把她抱起来再进门。不知不觉长到一米五的孩子,在手上已经颇有分量了。

“校长人很好。但是老师留了个奇怪的作业。”这大概就是学力测试之类的吧,任申这么猜测。一般的学校会考几门学科,看看学生的基础是不是扎实。而私立学校花样就多了,有的是三商测试,有的干脆跳级,对快要入初中的勤勤,用高中甚至大学的标准来进行考核。结果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执行中,每个步骤里表现出的思路。



“作业?可以带回来做的吗?”

“是一个实验要求。自己设计实验步骤,并证实犀牛角没有显著的清热效果。”

“这是一个经典的实验啊,为什么说奇怪呢?”

“我查了下资料,HK教授似乎是使用水溶法,来证实结果。”

“这有什么不对吗?”

“犀牛角的主要成分,或者说可能起效成分,主要还是蛋白质吧?实验报告说是5g/ml,蛋白质能大剂量溶于水吗?”



这一天终于来了吗。任申停住,心里一阵难受。他不自觉地紧紧抱住勤勤。

在他之后,恶魔又看上了他们的女儿了吗?一瞬间,任申露出了险恶的表情,这才是他的本性。太早了,还是太早了点,虽然有一直在训练勤勤,任申觉得她还是没准备好。



“爸爸……”

“我在回忆相关实验细节。是这样的,HK教授使用的是抽提法。不是所有犀角成分都溶入水中。”

“什么是抽提法?”

“类似萃取吧,具体定义我也记不清楚,你上网查查。”

任申坐了下来,把勤勤放到自己膝盖上。她按动左腕上的手表,找到对应条目,一字一句读了出来:

“抽提是生物中一种酶提取的方法,目的是把酶从生物组织或细胞中以溶解状态释放出来的过程,以供进一步从中分离纯化出来所需要的酶。”
“索氏提取法,又名连续提取法、索氏抽提法,是从固体物质中萃取化合物的一种方法。索氏提取法,用于粗脂肪含量的测定。脂肪广泛存在于许多植物的种子和果实中,测定脂肪的含量,可以作为鉴别其品质优劣的一个指标。以前国内外普遍采用抽提法,其中索氏抽提法(Soxhlet extractor method)是公认的经典方法,也是我国以前粮油分析首选的标准方法。此法花费时间较长,在实验室多采用脂肪提取器(索氏提取器)来提取。”


“明白了吧?并不是把犀角全部溶于水中,只是提取其中的精华。”

“可是,你不是说过,‘撇开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吗?萃取能得到多少有效成分,并没有定量,脂肪和酶的提取,和蛋白质又有所不同。这个实验并不科学。”

【看来我把她教的太好了,却又不是最好。】任申在心中组织起对应的词句,想先把这事糊弄过去。女儿越来越大了,想要骗到她也越来越难。



“你们在聊什么?”秦娜倒车入库后,进来吃饭。

“勤勤今天的作业。”

“网上抄一个不行吗?”

“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先吃饭吧,吃完再说。”





“爸爸……”秦勤哀求地看着任申,想要立刻得到他的意见。

“……好吧,我们简单说一下,3分钟内结束。”

“好!”

“换个比较科学的实验方法吧,不列颠皇家科学院的加热溶解步骤如何?”

“加热的话不是会让蛋白质变性吗?而且就算加热了,蛋白质依然还是微溶于水。”

“这……大概是因为当时科学技术不够先进吧,而且他们的实验资金也不够的样子。”



任申顿时有自掘坟墓之感。他根本就不是学/做这个专业的啊!虽然他知道这些都是假造的数据,但为了某些原因,不但不能揭穿,还必须要弥合谎言。

“所谓的科学实验呢,其实大部分都不是科学的……”

“为什么Medline里的论文,结论都不一样呢?”

【……】任申在心里做了个生无可恋的表情。正规报告当然会录入正规数据库了,那些乡野杂谈,当然是入故事会了。妈蛋,这要怎么圆?!

“是这样的。古人认为鸡叫天才会亮。然后终于有人做了实验,把他家的公鸡宰了。第二天即便没有鸡,太阳依然升起。”

“这个实验不太严谨。首先,把一只鸡宰了,周边区域依然会有其他鸡,很多鸡。另外按神话中所说,不是后羿调整了人造太阳后,只留下一颗恒星‘金乌’吗?”



【女儿大了,糊弄不过来了。】

“然后,这和我的作业又有什么关系?”



“爸爸的意思是,在科学探索的过程中,起初通常都不会是严谨求实的。譬如氧气最早被认为是燃(酸)素,马德堡半球实验也是如此……”秦娜开始打圆场。

“那么这个实验作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危险。】

“三分钟过了,先吃饭吧。看来具体问题爸爸也没办法说清楚,等下问问韦恩叔叔,看他有没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案。”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离线 landbuilding

  • 新人
  • *********
  • 帖子数: 7100
  • 苹果币: -22
    • 检视个人资料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129 于: 2017-04-12, 周三 20:04:12 »
结果秦勤的午饭是赖在任申身上吃完的,她还要任申喂了一半。这在一般情况下是行不通的,任申不会这么宠她,秦娜更不会。不过特殊情况特殊办法,为了转移注意力,抱就抱了,喂就喂了。

抱也抱了,喂也喂了,吃过饭,勤勤自觉起来,去泡咖啡。和中州大多数家庭不同,任申一家喝咖啡,而不是绿茶。这种从西方传来的饮料,曾被称为恶魔之药。中世纪时,白人相信,定时饮用咖啡,可以有效抵御恶魔附体。中州人喝茶的原因也是大同小异,为了防止被“喝血的死鬼”攻击吸血。虽然到今天,以前的愚昧传说逐渐被破除,咖啡与茶的效用依旧保留不变。恶魔讨厌咖啡里的咖啡因和丹宁酸等成分,高浓度大剂量的咖啡还能够把刚附身的恶魔从皮囊中驱除出去。

“但这并不是说,不受咖啡影响的就是无害的人或者外星人了。”在喝咖啡时,秦娜还顺带对勤勤进行知识扩展,“瀛洲有种混生怪,叫喰(欺)种,除了人肉外一般就只喝咖啡。”

“所以,光是做过咖啡检测,也不能百分百放心。”勤勤领会了意思,作出补充结论。

“好了,去玩游戏吧。”秦娜看了眼闪烁的腕表,让勤勤上楼玩去了。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离线 landbuilding

  • 新人
  • *********
  • 帖子数: 7100
  • 苹果币: -22
    • 检视个人资料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130 于: 2017-04-19, 周三 11:39:53 »
任申和秦娜的视线追随着勤勤上楼,这才不舍的收回。秦娜手指点点腕表,展示给任申她刚刚收到的讯息。

/临时任务:解决入侵的恶魔。/

任务剩余接受时间:4:58

目的不明,数量不明,位置不明。任申本该做些调查,再来决定是否接受这个任务。然而以往的经验告诉他,调查都是无用功,这些表面上看来合乎情理的线索,最后都会把他带入死路。现实不是游戏,并不存在避死之局。看这情况,不管接不接受,5分钟后都会来访客。对方的来意?当然不会是好事,小概率要任申重新做肉猪,大概率……带走勤勤。

韦恩遇到这种问题会怎么办?怼他!任申决定抓紧时间,在勤勤察觉到不对前,快刀斩乱麻。



临时任务已拒绝:解决入侵的恶魔(0/1)。



作为一名从十万人中海选而出的选手(Player),任申猜测他还是有点特权的。恶魔最底层的食粮是怎么样的呢?三分钟开打,五分钟死人的暴戾情绪。这就像是转基因的花生压榨后通过异丙醇萃取得到的食用油,量大管够,和紫铜榨具绞出的天然初榨橄榄油相比,其实并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大的差距。只是一分货一文钱,两分货十文钱,三分货百文……一点点品质的增加,成本都要以倍数计。

从一个贫民区底层混混开始,任申慢慢努力,通过医学考试,得到了一堆有用没用的证书,在医院找到了工作,在上城区有了房子和车,和战姬结为夫妻,有了可爱的孩子。这一切的契机都是拜恶魔所赐。当然,这并不是说任申就不能通过其他方式得到现在的生活,甚至超越现在的生活了。在他看来,恶魔和助他提升的人类在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差别。他清楚地知道,只要能过去他自己那一关,他可以得到更好的生活条件和配偶。然而要任申重活一次,他还是会选择秦娜。
« 上次编辑: 2017-04-19, 周三 14:25:48 由 landbuilding »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离线 landbuilding

  • 新人
  • *********
  • 帖子数: 7100
  • 苹果币: -22
    • 检视个人资料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131 于: 2017-04-20, 周四 00:28:56 »
任申想要走的是精品路线。踢门式表演旱涝保收,想要更进一步就比较困难了。文斗式的演出要难上许多,但若能做好,收益也是倍数上去的。这也算是稀缺法则,人人都能做的工作,就不会有专业技术来的吃香。所以,任申拒绝了这个踢门开局任务。任申曾是个满口脏话的小混混,在他看到更广阔的世界后,和他的炮灰同类不同,他选择了提升。

他耐心等了5分钟,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事情看起来比他预想的还要好。对于新手来说,【系统】总是粗暴地推动他们前行,不接受规定任务,抹杀,任务失败,抹杀,达不到预定,抹杀。对于种子选手而言,【系统】只提一些建议进行引导。而任申,没有后继提示,什么限制都没有。这对任申而言,是非常有利的。他玩那么多网络游戏可不止是为了娱乐,通过这些训练,他对于自设剧本,可以说是非常有经验了。



虽然没有任何提示,之后要做什么,任申心里清楚的很。不过在那之前,有件事要优先解决掉。

“韦恩”,他再次拨通好友电话,“你以前做过那个犀牛角实验的吧?”

“对啊。你也要做相关实验吗?”

“是我女儿。”

“是吗,终于到了这一天了吗……”

“我希望能再拖延一段时间,最好是到她成年。”

“我觉得你还是告诉她事实比较好。这事迟早都要戳穿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我们换个立场,你也不希望现在就告诉海星……”

“好了,我明白了。你想要什么?”

“你能扭曲实验结果吗?让结论和HK的一致。”

“这其实很容易做到。我开始时,做出来的结果都是和他们一样。我知道事实不该如此,但又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最后我用排除法,一项项的替换测试……”

“抱歉,我这里有点急,你可以直接说结论吗?详细我们见面后再慢慢说。”

“什么都不用做。”

“什么都不用做?”

“就是这样。勤勤的预算是多少?”

“500到800。”

“只要不超过3000,她做出来的结果必然不会正确。”

“为什么?”

“成本问题。她会用什么步骤?”

“水溶法肯定不行。大概最后还是喂胶囊吧。”

“胶囊用什么填充?”

“玉米粉。我明白了。”

“听我说,任申,事情没必要搞成这样。你等我几个小时,我问问现在的情况。”

“谢谢,我只是过去打个招呼,不会动手的。”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离线 landbuilding

  • 新人
  • *********
  • 帖子数: 7100
  • 苹果币: -22
    • 检视个人资料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132 于: 2017-04-21, 周五 08:09:20 »
最大的问题解决了,任申顿时轻松起来。接下来,该是去见见搞事的恶魔,和她谈判了。要是她比较强,任申只能跪舔,要是她比较弱,任申可以试着驱逐她。要是势均力敌,任申只能和她演对手戏。这并不是他的工作,任申并不想要这种工作,然而他并没有拒绝的权力,而且报酬应该还不错?

“那就这样吧。”

“不上战斗装甲(Combat Armor)吗?”

“不用了。”

“开车去吧。”

“可能会有战斗,车子毁损了就不好了。”

“反正也差不多到年限了,正好换一台。”

“这毕竟是我们买的第一台车……”

任申还没说完,秦娜已经在他怀里哭了。他只好耐心安抚,等她平静下来。就任申来看,在面对压力时,秦娜比普通女性脆弱太多。而同时,不知为何,他却隐隐有一些满足感。一次只考虑一件事,这就是所谓的男性思维吗?







“走了。”

“小心。”



换上狩魔猎人Cos套装,任申出发去演戏。这套天鹅绒料子的血红戏服并不能提供丝毫防御,任何伤害减免,以及其他好处,只是外形看起来拉风些。任申平时都穿暗冷色的衣服,看起来就像是个无趣的会计。这对于演出(Drama)而言,是很严重的扣分项。

没错,恶魔只在意水果中的汁液是否丰沛,对外观并没有太多要求。然而剧集除了“叫好”外,还有“叫座”方面的需求。虽然恶魔需求且只需求精神食粮,出演依然需要耗费物质基础。如果这片拍黄了,赔本了,哪怕恶魔从中得益,续集也就拍不下去。对于凡人来说,娱乐——赚钱才是首要的。这也是为什么恶魔及其爪牙占据操控了评论界,却依然难以完全操控舆论风向的原因。



任申可以穿着战斗装甲,带上全套装备出发去踢门,这也是一个选择。他平时的训练中就包含了这些内容,比如打哥布林,打丧尸,虽然虚拟,同样拟真。假如他选择战斗,酒徒(Drinker)肯定会调整难度,让演出变得更加精彩。有战斗装甲的保护,任申多半不会受什么伤,最多也就是一点擦伤(Bruise)。
任申看了眼腕表,今日的踢门节目占据了82%,和往常一样,维持在八成左右。逢年过节时踢门团会比较少,那时他才会考虑战斗要素。对于凡人来说,不上护甲的坏处是,一个不当心就会死掉,不过任申早有了保险,也不需要担心这个。一切顺利的话,他可以毫发无伤的过去,毫发无伤的回来。

要是一切顺利的话。
« 上次编辑: 2017-04-21, 周五 09:22:41 由 landbuilding »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离线 landbuilding

  • 新人
  • *********
  • 帖子数: 7100
  • 苹果币: -22
    • 检视个人资料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133 于: 2017-05-14, 周日 23:33:23 »
简略说明:任申和电子幽魂搭档去学校解决了小boss(路上有个支线伏笔任务)
因为简单的踢门剧情无法达到任申的预期,于是他使用了啪啪啪以外的啪啪啪,又因为婚姻限制,他只能用啪啪啪中的啪啪啪部分。所以任申利用之前魔女世界中得到的【戴着镣铐跳舞】合成的【翻译大师】技能,使用同声翻译,用拉丁文唱出《十八摸》近代版驱逐掉了淫仆(Imp)。然而他散放出的正面情绪被真*boss截了胡,所以说在中土,佛经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又因为十八禁原因,所以这个简介版本也只到脖子以上,段落中有跳过和扭改的地方不必觉得奇怪。
这也是为什么只有这段剧情的简介的主要原因。和其他跳过的大部分剧情一样,因为修改很麻烦所以干脆屏蔽了。





任申坐进恩科(Encore)驾驶位,发动车子,静等石墨烯电池液化。当时会买这部车,除了外形小巧,价位合适外,主要还是名字起的好。之后果然和名字一样,又“安可”了一台。

“高手(master-hand),准备好了吗?”

“当然,搭档,让我们大干一场吧。”



任申和电子幽魂经纪人慢慢往私立中学开去。几乎每个演员都有自己的经纪人,只是在任申这个级别,他的选择有限。经纪人在演出时,同时也作为协力者(Supporter)出场。任申和他的前任,前前任,还有前前前任都处的不太好。一个老想把他往拳头方向带,一个把他往枕头方向靠,剩下一个价格又太贵。高手除了索敌外没什么特别的技能,话也多些,至少任申还负担的起,也不会一天到晚被要求在街上来一发,又或者一时兴起来个车辆追逐(Crash)。



“等下,停一下,你三点半方向。喂,为不要装作没看到啊,桃逃,这里!”

“……”任申只好减速。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离线 landbuilding

  • 新人
  • *********
  • 帖子数: 7100
  • 苹果币: -22
    • 检视个人资料
Re: 死亡倒数
« 回帖 #134 于: 2017-05-15, 周一 08:46:40 »
任申靠边停车,16岁的陶桃正从车后经过。和她妹妹一样,在上学的课余,她也在附近会所做治疗师工作。

“要搭车吗?”任申虽然心里不太愿意,因为高手只能这样说。任申也算是个精神疗愈师,偶尔也需要有其他人来治愈他,在那家会所里,他是陶桃和陶逃的客户。在刚结识高手时,他会打趣地说一声“噢~~治疗师——肉体上的?”。就像是其他人见到妇科医生,心里就会跳出《夜勤病栋》这四个大字来。(虽然里面的男主并不是妇科专业,就像柯南道尔不是外科而是眼科医生类似。)

陶桃看起来心情很好,她笑笑,把两手提着的采购袋放到车后座,然后跳进前排副座坐好。

“安全带。”任申提醒她。
“第七次身份辨识大会, 现在开始!”高手果然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赌局。



“这次赌什么?”
“我一个月的上网费用?”
“成交。”
“那么我要猜了……等下,前面6次我都没有猜对,我怀疑这里面有肮脏的交易……”
“你才反应过来吗……算了我不吐槽这个了,这次你还是会猜错。”
“那是因为裁判不公正!”
“让陶桃先在纸上标记好她的身份,让你先猜,猜对算我输。”




“我要猜了!”等陶桃把卡片朝下放在空调上方后,高手开始第七次(连败)的猜测,“是陶逃妹妹?”
陶桃把眼睛笑成了月牙儿。她把卡片翻了过来,是三国杀的【桃】。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猜错……”高手挫败的声音从车中扬声器里传出。
“一般人都会猜错的,所以我只要猜和你相反的就能对。”
“……刚开始三次可都是你先猜的。”
“那是因为我认得出她们。”
“……”
“我老婆也能分出她们来。”
“………”
“我女儿也…”
“…………大佬请教教我。”
“三个月电费?”
« 上次编辑: 2017-05-15, 周一 08:49:12 由 landbuilding »
文人为了写作素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