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页: [1] 2 3 ... 10 »
1
“我……”尼弥丝话音未落,露西娅已经缩到了哈默德娜身旁,一只手紧紧地抓着她的斗篷,“……我想和妈妈在一起。”
“露西娅能照顾好她自己,尼弥丝小姐,她不会碍事的。”哈默德娜无感情的声音响起,虽然并未做过自我介绍,她似乎还是知道尼弥丝的名字。
这位女武士侧过头,似乎是扫视了一下桌上的地图。“风语之墓……”她沉思了片刻,“……已经很久没有谁提到过这个地点了。六年前,曾有位进入墓穴的年轻人在那里失踪了。”
她扫视着房间里的其他人,很难说这番话究竟是提示还是一种威吓,亦或两者皆是。

【背景操作:虽然玩家队伍没有人在钻石湖居住了5年以上,但在收到邀请后,露西娅以魅惑人类法术魅惑了一位20岁左右的钻石湖年轻人(群内意志豁免1d20=7对抗DC14),从他那里了解到了一些背景信息。】
2
梁溪湿地 / Re: 最大的地下城
« 最新帖子 由 Lyonald 今天12:48:50 »
第四天早上8点开始第二次跑团
3
“没错,塞利纳斯他……”尼弥丝揉揉额头,小心地挑选着措辞,“……我们是做了一点宣传工作。多亏如此,我才有幸结识了诸位。”
“蕾维安娜小姐说的没错,出发的越早越安全。在危险的墓穴里大家都可能遭遇意外,更别提儿童。您怎么想,哈默德娜夫人?”
4


伊丽莎白 ♠ 櫌   7级 女巫(牌灵师THH

所属势力:密文会
绝对中立  信仰:法莱斯玛
中型女性人类,天州人
24岁,96磅,速度30英尺
先攻+2   察觉+5
语言:通用语、天州语、龙语、精灵、深渊、地精,炼狱(秘文会4项奖励)
语言学奖励:地底通用语, 邪灵语,天界语,兽人语,木族语,古瑟西隆语,吉司特卡语
XP 20,Fame 36,Prestige 30,Gold  ????.6GP
     
劇透 -   :

属性
力量8-1
敏捷14+2
体质12+1
智力22+6人类+2,智力头带+2
感知12+1
魅力10+0
BAB+3CMB+2CMD 14

攻击
匕首+21d4-1  19–20/×2  穿刺或挥砍伤害
飞牌+6(+7如在30尺内)1d4+2(奥术打击)(+3如在30尺内)  ×2  穿刺  射程20尺

防御
AC 13(+2敏捷,+1护甲),措手不及11,接触12
HP 44(7D6+14)
强韧+4,反射+5,意志+7

种族特性和背景特性
野性之心(Heart of the Wilderness):在野外生活的人们经过总总磨难学会了强者生存的真谛。他们在求生检定上获得相当于他们职业等级一半的加值,同时他们在稳定濒死的强韧检定上获得+5种族加值,此外,在决定死亡的负生命值时,他们可以将职业等级的一半加到体质上。这个种族特性取代奖励技能。

预言师(Omen):你预见了若干未来的事象。无论预言之事的吉凶,你身上都流淌着不祥之力。你的威吓检定获得+1背景加值,并且总能将威吓视为你的本职技能。每日1次,你能够通过迅捷动作来挫败敌人士气。
学霸(Bruising Intellect):你才智过人而语言锋锐。你总能将威吓视为本职技能,同时你可以在进行威吓检定时用智力修正取代魅力修正。

天赋职业:女巫 HP+7

职业特性  庇护主:元素

灵牌(Spell Deck):每个牌灵师都有一副特殊的哈罗牌,允许其通过它和其庇护主来沟通。灵牌可以持有法术,和魔宠赋予女巫法术的运作方式完全相同。牌灵师必须每日咨询其灵牌来准备法术,并且不能准备灵牌没有存储的法术。缺少任何牌张的灵牌不能用于此用途。本能力替换魔宠。魔宠能力在牌灵师这里以不同的方式运作。
传递接触法术(Deliver Touch Spells,Su):第3级,牌灵师使用致命发牌者(Deadly Dealer )专长发射灵牌时,牌张不会损坏,并且如同拥有回力武器特殊属性。特别地,牌灵师可以通过投掷的灵牌传递接触法术。这需要使用致命发牌者这个专长,除了该攻击按照远程接触攻击计算,卡牌本身不造成伤害。本能力可以用于任何牌,不只是牌灵师的法术牌。
致命发牌者(Deadly Dealer):2级,牌灵师获得致命发牌者(见边栏)作为奖励专长,即使她不满足前提条件。牌灵师获得奥术打击(Arcane Striker)专长的好处,但只能用在致命发牌者这个专长上。这代替了2级的巫术
劇透 -   :
致命发牌者(Deadly dealer)
你精湛的牌技和奥术天赋允许你将普通的牌变成武器。
前提:奥术打击,手上功夫5级
好处:你可以如同手里剑一般投掷牌张,使用同样的伤害,射程和性质。你必须在使用本专长的同时使用奥术打击专长,否则该牌就不带有魔法力场,从而只能造成瘀伤,并且被投掷的牌还会损毁。
哈罗牌在用于本专长能力时被视为精制品武器,但在被投掷后也会损毁。一副哈罗牌中的任何牌被扔掉后都无法再做占卜器具。
一个拥有此专长的施法者可以强化一副牌,此时牌视为一种拥有54发弹药的远程武器。这种强化方式也只能与本专长共同使用时才有意义,在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牌张时都没有效果。只有拥有本专长的人才能使用以此方式强化的牌,而她必须配合奥术打击专长来使用,以启动这种强化。
巫术
飞翔(Flight, Su)(5级重训)
降禍(Misfortune,su)
邪眼(Evil Eye, Su)
尖笑(Cackle, Su)(女巫罩衫奖励)
颤抖

专长
1级 詛咒巫術(Accursed Hex) 人类奖励 额外巫术(Extra Hex)
3级 近距射击   
5级 精准射击
7级 远程射击


已知法术

0环所有。

1环
燃烧之手(Burning Hands),隐雾术(Obscuring Mist),寒冷之触 (Chill Touch),命令术(Command),法师护甲(Mage Armor)。
凶兆 (Ill Omen) (APG),黏性唾液(Adhesive Spittle)(ACG)。冻伤 (Frostbite) (UM)。惊恐术(Cause Fear)
庇护主2级奖励法术: 电爪(shocking grasp)

2环
闪光尘,蛛网术,镜中藏身处(Mirror Hideaway),防御骨阵(Defending Bone;法莱斯玛),雪球风暴(Flurry of Snowballs),愚者之触
庇护主4级奖励法术:炽炎法球(flaming sphere)

3环
痛苦异变 (Excruciating Deformation),降咒 (Bestow Curse),解除魔法,坟冢黑雾,力竭射线
庇护主6级奖励法术:火球术

4环
游荡星尘,魅影杀手

每日法术:0环4个 一环6个  二环4个  三环3个   四环2个


技能加点(49)

威吓+19(7级)、工艺(制卡)+15(6级),使用魔法装置+9(6级),察觉+5(4级),飞行+8(1级)(飞行巫术+14),语言学+13(7级智力头带),法术辨识+16(7级)
知识(位面)+12(3级)、知识(奥术)+16(7级)、,知识(历史)+10(1级),知识(自然)+10(1级)知识(本地)+7(1级),知识(工程)+7(1级),知识(贵族)+7(1级),知识(地城)+7(1级),知识(地理)+7(1级),知识(宗教)+7(1级)

装备
腹卷(Haramaki)3gp购置于创建人物 出自UC
匕首2gp购置于创建人物
裁命剪3600gp手持,购置于8号记录单
女巫工具包21购置于创建人物
智力头带+24000GP购置于13号记录单,语言学技能
腕鞘(快速)10gp一边治疗轻伤魔杖,一边匕首,2个,购置于创建人物
丝绳10gp购置于1号记录单
治疗轻伤魔杖40购置于1号记录单
扑克牌106购置于3/4号记录单
灯油X20.2GP购置于4号记录单
弹丸手榴弹(铁)50GP购置于4号记录单
5GP购置于4号记录单
强酸10GP购置于4号记录单
炽火胶X360GP购置于14号记录单
姜汁X4020GP购置于14号记录单
一环法术卷轴(6)50购置于4,14号记录单
二环法术卷轴(减缓毒发,物品召还)50购置于16号记录单
圣水25GP购置于10号记录单
战前祷词集50GP购置于10号记录单
寻路仪1号记录单奖励
尖笑女巫罩衫6000gp11号记录单
狮鹫鬃抗力披风+11200gp14号记录单
探索者腰包1000gp17号记录单
油腻术药膏50gp17号记录单
日光杖5个17号记录单
万能钥匙85gp17号记录单

一环法术卷轴:气泡术,隐雾术,移除恶心,通晓语言,法师护甲X2


特殊效果
战地特工执照:得到一个免费的寻路仪。出自1号记录单。
探索,回报,合作:以一个自由动作或即时动作,可以思考某事是否可以对实现协会的目标有所帮助(比如制服但是不杀死一个敌人,帮助一名NPC,或修复一件物品)。GM应该告诉你这个行为的结果是正面的(有助于完成任务目标的),或是负面的(有害于完成任务目标的),或者无所谓的(既无帮助也无害处)。如果这三种情况不能精确的符合当前询问的问题,GM也可以用一句5个字以内的话来回复。使用这个Boon后,从人物卡上划掉这一条。出自1号记录单。
贾妮拉·加维克斯之友:当你在探索者大厅时,你的任何知识检定获得+1加值。出自1号记录单。
寻宝灵药:使用后可以在单次整场冒险中估价和察觉技能获得+2环境加值。此外如果冒险奖励金币并非最大值,可以将奖励提高至多150gp(不能超过最大值)。使用之后将此福利从记录单上划去。出自2号记录单
惊人的发现:当你名誉到达12或更高时,立刻获得一点声望,但并不会提高名誉值,如果声望值大于名誉值,必须立即消耗或消失。出自2号记录单
合作愉快:购买或附魔银色巫咒的价格会减少2000gp。出自2号记录单


记录单
记录单1|记录单2|记录单3|记录单4|记录单5记录单6记录单7记录单8 |记录单9 |记录单10 |记录单11  |记录单12 |记录单13 |记录单14  | 记录单15(沙3GM)  | 记录单16 石冢   | 记录单17 饿鬼  | 记录单18 圣典   | 记录单19 不朽

势力卡
第七季 5/7
第八季 2/7
鉴别物品√√
技能等级√
GM √
劇透 -   :
5
“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的那位诗人。多亏他在野狗酒馆里喝了个烂醉,我才能听说这场激动人心的冒险。”
蕾维安娜已经整理好了行装,一身鳞甲被舒适地穿在衣物的外面。
“我建议各位尽早出发。夜晚是邪恶事物的温床,大家应该和我一样,不想在墓穴里陪奇怪的生物们度过愉快的一夜。”
6
3R 討論區 / Re: 魔焰之爪与速击/擒抱的问题
« 最新帖子 由 愛麗絲42 今天12:20:16 »
问题1,个人认为意思就是说这是怪物图鉴里“爪抓*2”那种天武……
7
3R 討論區 / 魔焰之爪与速击/擒抱的问题
« 最新帖子 由 劣迹斑斑i 今天12:12:43 »
魔焰之爪

以一个自由动作,你能将你魔焰的能量塑造为一副从你的双手延伸出去接近一英尺的爪子。只要魔焰之爪存在,你便可以将其如同天生武器般使用,进行至多两次爪抓攻击。你自动的擅长你的魔焰之爪。以魔焰之爪成功的进行的一次攻击将造成你通常的徒手伤害再加上你的魔焰伤害。
一旦你塑造出了魔焰之爪,其将存在到你下一轮的开始。当你的魔焰之爪存在时,你不能使用你通常的魔焰能力。
武僧不能将魔焰之爪作为疾风连击的一部分。

Benefit: As a free action, you can form the energy of your cldritch blast into a set of claws extending almost an entire foot from your hands. While your eldntch claws exist you may make up to two claw attacks as natural weapons. You are automatically proficieiit with your eldritch claws. On a successful attack with an eldritch claw, you deal your normal amount of unarmed strike damage plus your eldritch blast damage.
Once you form your eldritch claws they remain until just before the beginning of your next turn. You cannot use your normal eldritch blast ability while your cidritch claws exist.
A monk may not use eldntch claws as part of her flurry of blows.

1.其中While your eldntch claws exist you may make up to two claw attacks as natural weapons.这里是限制爪子的攻击次数上限吗?
2.使用魔焰之爪可以获得速击吗?增加的魔焰之爪的攻击次数吗?
3.使用普通的天武获得速击后,额外的攻击次数享受魔焰爪的加成吗?
4.擒抱时产生的徒手伤害可以附带魔焰爪效果吗?
5.纠缠之焰在对方主动发起擒抱检定回合也可以产生伤害吗?
8

Part 1 点这里
Part 2 点这里
Part 3 点这里
Part 4 点这里
Part 5 点这里

应该放在后面的 post scriptum 变成了前面所以姑且叫做pre scriptum:
劇透 -   :
由于各种原因,这次记录是分了两次跑的,所以前中后插入了各种莫名其妙的讨论。
其实不影响剧情,不过还是为了持续了五次的“传统”,这次也放上来好了。
不只是PC,也放出PL的思路,也是看战报的一种乐趣吧?

模组基本资料:
劇透 -   :
【KP】Kirsi
【类型】推理、现代、伪DG、拯救世界
【注意】
1. KP完全没有准备剧本。重复。KP完全没有准备剧本。一切属于临时发挥。请注意避雷。
2. 长短不定,看跑团情况。容易鸽、容易坑。
3. 借用几个DG同人模组部分内容使用。若感到眼前情景有即视感,请立即反应,以便立刻更改故事走向。
4. 模组一切灵感源自现实中确实有的豆知识以及新闻。
【内容】
PC某天收到了一封充满了谜团的信。
而这信居然是自己写的?

调查员资料:
劇透 -   :
PL:超高校級の審問官
PC:科里恩 Korine
Card:16554
男,37岁,美国人,FBI警探。

PL:豆豆
PC:爱丽丝.福尔顿 Alice Fulton
Card:16555
女,21岁,美国人,侦探。

PL:木白
PC:墨希 Mercy
Card:16556
女,26岁,美国人,法医。

团前讨论:
劇透 -   :
KP:那么我们场景从科里恩和爱丽丝从游戏厅回到杀人案现场那里继续。
KP:上次提到,现场有三人份的血液,然而血液凝固时间互相有差异。
KP:你们要先讨论点什么吗?

科里恩:我记得有三个人跟那个小孩一起玩过
科里恩:那三个人应该都是FBI的
科里恩: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只留下一个人

KP:但是你并没有收到另外两人失踪的消息
墨希:对,我觉得要说更多像线人之类的一点?
墨希:因为并没有提到其他的FBI探员的失踪吧

科里恩:等等
科里恩:我有个问题

KP:恩?
科里恩:你说地上有三人的血迹对吧
KP:是
科里恩:但是地上还有拖行的血迹
KP:对
科里恩:拖行的血迹是一个人的还是三个人的
科里恩:还是说是两个人的

KP:待会会说
科里恩:ok

KP:还有什么疑问吗?刚刚墨希不是说要讨论点什么吗?
墨希:就是不光单单这个案件
墨希:整体上的

KP:恩?具体?
墨希:其他两人怎么想嘛,我不是说我有疑问
墨希:接下来要怎么做

科里恩:我想想
科里恩:我准备去找一找那个死的FBI探员当时在做什么任务
科里恩:还有那个回收游戏机的人也很可疑
科里恩:我们最好监视一下游戏厅
科里恩:因为我怕他听到风声提前来拿游戏机

墨希:所以其实这个游戏机是IBM5100(不
爱丽丝:别忘了那个博物馆
墨希:博物馆时间上还没到
墨希:Charles Winston要说单单是巧合,也说不定

科里恩:哪个博物馆
墨希:那个GPS定位的地点
科里恩:我们肯定不能等到8月
墨希:我们说不定还要等到2038呢
爱丽丝:hmhm
爱丽丝:头疼


墨希:调查有点止步不前了,关于主线的
墨希:是不是还要展开迅速一些?

科里恩:至少有大致的方向了
KP:需要提示吗?
墨希:什么样的提示呀
KP:Polybius要到后面才会和主线连上。
KP:游戏本身是有存在意义的。
KP:然后墨希这次角色也许会有点重要?
科里恩:hmmm
KP:嘛只是我现在脑子里的想法,搞不好跑到一半又会变
墨希:克里斯~提娜!
爱丽丝:嘛,我划水王的位子是确定了呢
KP:爱丽丝积极一点也有戏份的啊

墨希:游戏是用来筛选出一些特别的人吗
KP:bingo
KP:不过,这是PL知道的,不是PC
KP:怎么让PC得出【游戏是用来筛选】的这个结论,请努力扮演
墨希:得到他们两个人的见闻之后应该可以稍微推理

科里恩:我发现
科里恩:我的运气
科里恩:基本上都集中在侦查和心理学
科里恩:好吧集中在侦查


KP:其实我注意到的是
KP:墨希比科里恩更像警探
科里恩:是啊
墨希:就像助手比凶真更像科学家一样
KP:恩,确实
KP:你们还真努力在玩石头门
墨希:石头门多好呀!

跑团记录(上):
劇透 -   :
时间是2017年7月13日 下午4点20分。

科里恩和爱丽丝从游戏厅回到杀人案现场。
墨希向科里恩和爱丽丝说着为数不多的发现。

* 墨希 投掷 侦查(70) : 1d100 = 63   成功

墨希一边报告,一边发现科里恩的状态似乎很差,不太对劲。

墨希:墨希放低手中的报告打量了科里恩一会儿,
墨希:“你们这是去干了什么?怎么一副快死的样子。”

科里恩:“额,玩了会游戏机。”
墨希:“看起来不像是一会儿,倒像是练着玩了一礼拜。让我看一下。” 墨希靠近了一些伸出手
爱丽丝:(我突然想到可以画什么了)

* 墨希 投掷 医学(80) : 1d100 = 7   成功

墨希为科里恩做了简单的检查,问了一些问题。
轻微的遗忘、头痛、头晕、恶心、不久前有耳鸣、以及轻微的畏光。
这些都是脑震荡的现象。

墨希:“你被什么人打了吗?怎么会脑震荡的。” 墨希皱眉
科里恩:“没啊,谁敢打我”
KP:(你旁边两个妹子都敢)
科里恩:(...)
爱丽丝:(克里恩打游戏的痴迷状以及在旁边和小朋友聊天的我,在墨希房间吃哈根达斯的我,我背后有痣的特写,总之就是我!)
墨希:(我这拳下去你可能会死

墨希:“不对劲啊,把你们见到的东西详细告诉我。”

科里恩:把详细情况告诉墨希
爱丽丝:“这样这样那样那样,总之玩过之后大叔就这样了”
墨希:(不对,上次结尾好像说过,不过就当是你没说全好了
墨希:(关于脑震荡是游戏造成的这点是无误的

爱丽丝:(嗯)
墨希:(可能需要灵感,应该是画面的闪动造成的吧
KP:(科里恩如果有描述画面,推理出画面闪动造成光敏感性癫痫症我认为是合理的。)
KP:(墨希你可以这么指出来。你本来就是专业的)

警察:“啊,不好意思。” 一旁的警察向你们出声。 “我们发现了点东西。”
科里恩:“什么”
警察:“这里。” 他指向不远处的墙壁。“这里有指纹。是一整个手掌印。”
他看了看墙壁,再看看手里的纸。
警察:“虽然还没进行化验,但是我们怀疑这是麦克维尔的指纹。”
警察:“手掌印很明显,应该是使了相当的力气,同一个地方按了两三次。”
警察:“地上有呕吐物。”

科里恩:“....”
科里恩:我带上手套走过去

警察:“高度大约是一个成年人的肩膀高度再低一些”
KP:(当时怎么了应该能推测吧?)
科里恩:“他当时大概也玩了这个蠢游戏吧”

那掌印所在的地方前面几十公分,就是被拖行的血痕。
墙壁上的指纹,没有鲁米诺反应。

科里恩:(hmmmmmm)
科里恩:(鲁米诺反应是指没被擦掉过嘛)

KP:(鲁米诺反应只有在有血的地方有反应。说明掌印上没有血)

墨希:“除了血迹以外还有发现其他的另外两人的痕迹吗?或者施暴者的?”
警察:“暂时没有。”
科里恩:“说起来,你们有化验过地上的血对吧。”

墨希:(另外的血迹是什么样的,报告上有吗
KP:(只知道是不同人的血,不知道是谁的)
墨希:(就是血迹的状态,喷洒方式,量这些的
KP:(啊,等等)
爱丽丝:(现实int1的我只能划水)

墨希也发觉,另外两人的血非常少,比较集中在一个地区。
有点像是喷洒出来的,而且有指向性。
要说的话... 就像是从某个容器倒出来。
就是麦克维尔倒下的位置。
当然,虽说非常少,也只是相比之下比较少罢了。
另外两人也受了严重的伤吧。
墨希:(从某个容器倒出来……
爱丽丝:(这还真是。。。)

科里恩:(麦克维尔身上有武器吗)
墨希:(一般来说探员都会佩枪吧
科里恩:(我得意思是拔出来没)

常配的手枪。当时拿在手上。有开枪的迹象,少了数发子弹。
然而,昨晚没有任何人听见枪声,案发现场也找不到任何开枪的痕迹。
没有弹痕,没有弹头,甚至没有弹壳。

墨希:“现场勘测也差不多只到这里了吧。”
墨希:墨希掏出烟和打火机准备点燃,又想着还在现场,所以就先叼着。


科里恩:“我有个问题想问”
科里恩:“关于地上的血迹”

警察:“恩?”
科里恩:“拖行的血迹能够判断出方向吗”
KP:(上次不是就说了吗...)
警察:“拖行的血迹是拖离现场,然后在途中消失。”
科里恩:“拖行的血迹是属于死者一人还是三人?”
警察:“只有麦克维尔先生的。”
科里恩:“....”
墨希:“这个之前就提过了,整理一下刚刚得到的信息,就是说麦克维尔是玩了那个游戏之后在这里呕吐,然后遇到袭击被带走之后又带回来弃尸的吧。”
科里恩:“奇怪”
科里恩:(一大摊血迹  -   拖行的痕迹   -   呕吐痕迹)
科里恩:(方位大概是这样吗?)

KP:(血迹 - 掌印和呕吐痕迹 - 拖行痕迹)

墨希:“你们说到有另外两人,麦克维尔有其他的搭档吗?” 墨希询问

科里恩记得麦克维尔一直是单独行动的。
至于近期有和谁合作,只有找局里的人问了。

爱丽丝:(hmhm)
科里恩:(我还是有点迷茫)
科里恩:(为什么要把他带走)

墨希:(拷问
科里恩:(那为什么放回来的时候手里有枪)
墨希:(因为到时候用他的枪干什么的话容易被追查吧,他身上的伤的确比较像拷问的伤
科里恩:(啊?)
科里恩:(什么叫用他的枪干什么的话容易被追查)

墨希:(弹道啊,型号啊
墨希:(这些的,对方根本不需要这把枪吧,就没必要多添麻烦

科里恩:(但是枪已经开火了啊)
科里恩:(是谁开火的)

墨希:(那是麦克维尔开火的吧
科里恩:(....邪教徒这么蠢)
科里恩:(一不把枪拿走二不好好绑紧)

墨希:(就是仅限于这个案子,不希望之后其他的案子因为枪联系起来吧

爱丽丝:“对了,大叔和姐姐。欧蒂米奥,我要找的那个失踪一个月的孩子也玩过这个游戏。”
爱丽丝:“他是排行榜里面的第一名,如果麦克维尔也玩过的话,或许会有关联”

科里恩:“...看起来麦克维尔也对欧蒂米奥感兴趣的样子。”
科里恩:“那个小孩....不如说那个鬼游戏到底什么来头。”

墨希:“那个游戏听起来似乎有点奇怪……”

* 墨希 投掷 灵感(90) : 1d100 = 79   成功

墨希突然想起,如果只是玩了一阵子的科里恩就有了轻微的脑震荡,那么...
长期玩着这游戏的人们,死去的麦克维尔,以及失踪的欧蒂米奥,他们的大脑到底受到了多少伤害?

墨希:(麦克维尔其实目前看不出来长期玩吧,之前尸检的时候有发现吗?
KP:(啊,墨希并不知道。)
KP:(上次记录里,)
KP:(【小孩子:“恩。有个白人大叔教他通过第六关的。当时我们都在。”】)
KP:(教会欧蒂米奥突破关卡的就是麦克维尔)

墨希:“按理说这种明显的对人造成了伤害的游戏不可能发行才是,总觉得别有隐情,这个游戏……”
科里恩:“说起来好像就是麦克维尔教给那个小鬼怎么过其中一关。。”
科里恩:“为什么他要交一个小鬼怎么通关?”
科里恩:“总不能是看他骨骼惊奇吧”

墨希:“然后这个拿第一名的孩子就失踪了。”

KP:(那么,接下来要怎么做呢?)
墨希:(研究一下这个游戏?我觉得科里恩可以拿给那个胖程序员
KP:(把整台游戏机搬过去?)
墨希:(不,拷贝试试?
墨希:(可能需要亲眼见一下然后灵感
墨希:(验尸的时候麦克维尔的脑有损伤吗

KP:(其实,打算让你接下来回验尸间重新检查呢)
KP:(因为刀伤过于明显,头部没有任何伤痕,墨希反倒没有多检查,这样)
墨希:(嗯,之前不知道的话有这个打算

科里恩:“唉,总之我先去FBI查一下麦克维尔到底在干什么鬼啊。”
科里恩:“你们呢”

爱丽丝:“我打算去跟踪会运走游戏机子的人”
墨希:“我倒是想亲眼看看这个游戏,不过电子这方面的我不太熟,只能是判断游戏会让人光敏感性癫痫。”
墨希:“麦克维尔的话,我可能需要重新回去验一下他的尸。”

墨希:(快把你那个程序员基友找来

KP:(他不会离开他的窝的)
科里恩:(至高魔法师怎么会离开自己的结界)
墨希:(那就拷过去给他
墨希:(用钱砸那个老板

KP:(可以)
科里恩:(我本来想把游戏机当做证物运回FBI)
科里恩:(但是我怕打草惊蛇)
科里恩:(让那个运游戏机的不来拿)

KP:(笑)

KP:(所以,快进?)
科里恩:(我和墨希都有事干)
科里恩:(爱丽丝呢)

爱丽丝:(我跟着墨希去吧)
墨希:(去哪?机厅?
墨希:(那她跟我去停尸间也帮不上什么忙呀

KP:(那就墨希进去调查,爱丽丝跟着去医院,但是没有进入?)
墨希:(不如看起来像小孩子的爱丽丝再去跟机厅的小孩子探探消息好了
科里恩:(说不定)
科里恩:(你们解剖的时候)
科里恩:(跑出来个什么东西)

爱丽丝:(hmmm)
KP:(......你知道有个东西叫X光吗?)
墨希:(一般来说还是要开颅吧
墨希:(跳出来个抱脸虫?

KP:(...)
墨希:(难道说中了?
KP:(你可以先X光再决定要不要开)
墨希:(果然说中了吧!
KP:(不不不)

爱丽丝:(emmmm)
墨希:(爱丽丝你去机厅好了,去试试拷游戏和问问更多信息?
墨希:(或者是烂成一团的直接正面看会SC的那种脑内吗

爱丽丝:(hmm好)

。。。

墨希视角。
时间是晚上6点40分。

太阳已经下山。墨希正在停尸间里,和死去的麦克维尔相处。
你先做了简单的大脑X光,然后发现了以下几点:

1. 右顶叶(Right Parietal Lobe)严重肥大。
2. 前額葉皮質(Prefrontal Cortex)虽然没那么严重,但是也大于正常值。

顶叶脑内含控制触觉的触觉脑皮质 (Sensory Cortex) 。
在右顶叶脑部份,它负责空间的感受能力。
若是该区域受伤时,会造成对空间位置上的障碍 ( 无法辨识位置 )。

额叶脑主要负责计画、组织、问题解决、选择性注意力、人格以及一些有关行为与情绪的高阶认知功能。
额叶脑又可分为前额叶脑与后额叶脑。前额叶脑负责高阶认知功能与人格的判断力。

墨希:(肥大的话,是会对正常水平造成影响还是提高?
KP:(提高)

墨希:“……” 墨希吸了一口烟,思索了一会儿。
墨希:然后她开始拿起笔在纸上写着,欧蒂米奥,麦克维尔
墨希:总之就是写下来,连同之前的笔记一起


一般来说,要主动将大脑的一部分成长到这种程度,是不可能的。
这几乎可以说是一种“进化”。
如果说,科里恩玩的那游戏有能力让大脑进行这种程度的变化,
这是足以颠覆科学界常识的新概念和知识。

那么,要知道这到底是不是游戏造成的,只有一种办法。
样本。尽可能多的样本。
玩过这游戏的人,是不是都有了同样的变化?
他们玩的时间和成长是成正比吗?究竟是如何运作的?
墨希大脑飞快地运转着。

墨希:【正如我之前想的,这个游戏不应该是通过正常渠道上市的普通游戏,它可能是谁投放的测试用的机子,你们之前提到那个孩子是排名第一吧?这或许是他失踪的原因。】
墨希:这样发给科里恩和爱丽丝
墨希:另外发一条说明一下麦克维尔的情况吧

信息很顺利地发了出去。

科里恩:(开始解剖吗)
墨希:(还需要进行解剖吗
KP:(没必要)
墨希:(我这边还有什么可以进行的?去机厅吗接下来?
KP:(嘛其实我是想要墨希出现“明天开始对玩过这游戏的孩子们进行检查”这样的打算呢)
KP:(这样就可以和爱丽丝配合了)
墨希:(说到检查第一个我想到的倒是科里恩
KP:(科里恩毕竟是游戏菜鸟,严格说)
墨希:(不过孩子们倒也是,但是用什么理由呢
KP:(由你们去想咯)
墨希:(看看他们如何进行回复,我是打算去机厅啦
墨希:(现在的时间是?

KP:(墨希验尸完,除非你打算晚上行动,不然今天照理说是结束了)
墨希:(晚上也不会营业的吧
KP:(不会)
墨希:(嗯进行他们那边吧

墨希若有所思地用白布再度盖住了麦克维尔。
然后,仿佛为他祝福或是问候一般,低了低头,再慢慢地离开房间。

============SAVE============

团中讨论
劇透 -   :
KP:其实我的理想展开是
KP:墨希开始检查孩子们
KP:爱丽丝在游戏厅发现【某件事】
KP:然后爱丽丝和墨希一起行动
KP:科里恩当然也会发现【更多事】
科里恩:不过要都按照kp的想法的话
科里恩:就没有带团的乐趣了

KP:嘛,是啊
科里恩:我估计会被找去喝茶
墨希:嗯,之前没细看,不过你提到样本的话的确是要检查孩子们了
墨希:这个倒是下次可以做就是了

KP:这次我没有剧本可以撕,所以实际上带起来是很轻松的
KP:我是担心冷场次数太多你们跑起来会很别扭
墨希:目前倒不会啦
墨希:有很多要考虑的事情


KP:一边写log,你们三个角色定位也差不多出来了
KP:【科里恩】:大叔,萝莉控,隐宅,似乎有被牵扯进事件的体质,工作狂,故事主角。
KP:【墨希】:推理担当,助手,因为科里恩的关系被迫绑手绑脚行动。
KP:【爱丽丝】:吉祥物。
墨希:果然(
爱丽丝:我的介绍也太短了吧!
KP:你们刚刚在方案现场讨论的时候,我脑海里的画面,是俩大人在思考,一个爱丽丝在旁边张大眼睛望来望去。
KP:我差点就要写出爱丽丝追着蝴蝶走出去的情节了
墨希:其实我想到爱丽丝脑中也是这三个字
墨希:就差嘟嘟噜了

爱丽丝:。。。
KP:不也挺好
墨希:她是21岁不是12岁噢!
KP:恩,是啊

跑团记录(下):
劇透 -   :
科里恩视角。

时间是2017年7月13日 下午5点30分。
地点是旧金山FBI分部。

科里恩面无表情地走进大门。

科里恩:总之先去找上头
KP:(哪个)
科里恩:(如果要检查任务分配的话该去哪里)
科里恩:(资料库吗)
科里恩:先去资料库好了


科里恩闻了闻自己的袖子。
你总有一种血腥味仍然留在身上的感觉。
走了没多久,你就到了信息部门,那里有着联络人员,也有简单的资料库。

科里恩:我找一下麦克维尔的资料
KP:自己找还是找人帮你?
科里恩:找前台问

你看到一个不是很面熟的年轻人坐在电脑前面打着瞌睡。
大概就是一星期前和你通过电话的菜鸟吧。

科里恩:用手指敲两下桌子
科里恩:“工作时间摸鱼小心被骂哦。”

菜鸟:“哇!” 他一下子往后仰,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咳,科...科里恩先生?”
科里恩:“我来找一下资料。”
菜鸟:“额...请...说?怎么了吗?” 他还有点搞不清楚状况的样子。
科里恩:“我正在调查老麦克维尔的案子,我想要一份他的人事资料。”
科里恩:“包括他最近的出勤记录以及负责的案件。”

菜鸟:“啊,那位被sh...... 刚殉职的前辈呢。因为上面要我多关注这件事,所以已经整理好了哦。”
科里恩:“ok,给我把,多谢了。”
他急急忙忙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叠的纸。很明显没有经过仔细整理。然后擅自开始报告起来。
科里恩:(...)
科里恩:(摸鱼大佬)


菜鸟:“他...最后一个月来在查什么...额...啊对,失踪案件。四五个儿童失踪的案件。”
科里恩:“四五个儿童,姑且问一下,他们是不是都和游戏厅有关。”
菜鸟:“哈?不,这倒是没说... 不过都是Tenderloin市区。”
科里恩:“...”
菜鸟:“为什么要查这件事也不清楚...... 没有写什么多余的内容?” 他慌慌张张地翻着几张纸。
科里恩:“麦克维尔死前有什么报告吗。”
菜鸟:“尽是些违法居留的拉美人的孩子,其实没有什么关注的必要吧。” 他皱了皱眉 “没有任何报告... 诶,定期报告也没有?”
科里恩:“...”

菜鸟:“不过他前天确实有来过来着...”
科里恩:“他是来找什么的?”
菜鸟:“不知道... ”
科里恩:扶额
科里恩:“你还记得他当时去的是哪个区域吗”

菜鸟:“这我也不清楚... 应该说,我没事问那么多干啥?” 他歪了歪头 “啊,对了,他好像在登陆什么奇怪的网站?”
科里恩:“历史记录还有留下吗。”
菜鸟:“现在居然还有网站全黑的,没有任何装饰,尽是黑底白字,真稀奇。记录的话,你可以看看他当时用的电脑?”
科里恩:“他用的哪台电脑?”
他指向房间深处,和平时奥斯汀待的相反方向。
今天奥斯汀一反往常的不在他的“窝”里。

科里恩:“喂喂喂,奥斯汀居然出门了?”
科里恩:“耶稣归来了吗。”

菜鸟:“不,他好像是买下了整个电影院的门票去自己看整个魔戒电影马拉松...”
科里恩:“.....”
KP:(第一部 3:28:24,第二部 3:43:51,第三部 4:12:44,总长 11:23:59,如果不算上中间休息时间。)
菜鸟:“不过既然出门了,大概是好事吧?”
科里恩:“好吧,我自己去看看,资料给我吧我一边查一边翻。”
菜鸟:“哦好...... 对了科里恩先生。”
科里恩:“什么?”
他将资料拿给你。

菜鸟:“你们探员平时都在和小孩子打闹?”
科里恩:"啊?怎么可能。"
科里恩:"为什么这么问。"

菜鸟:“啊,因为有人看到麦克维尔最近老是不查案在和孩子们玩游戏。” 他转了转眼珠子。
菜鸟:“之前我也听到他喊着什么加布里诶拉(Gabriela)之类的名字,还有...” 他看着你,移开了视线,有点吞吞吐吐。
菜鸟:“据说科里恩先生平时也带着一个小女孩到处跑...... 难道老资格的探员,全部都有恋...” 然后立刻捂住了嘴巴。
墨希:(没错你真相了
爱丽丝:(。。。)
科里恩:"哈?那个家伙已经20多岁了而且是个侦探啊。"
科里恩:"你一天到晚少看点本子啊。"

菜鸟:“咦?那个样子?20岁?” 他不可置信。

科里恩:"说起来那个加布...什么什么的,是什么啊。"
菜鸟:“应该是西班牙语的名字吧?好像是很常见的名字?听他说话口气,应该是小孩子?”
科里恩:"这样啊,我去电脑看看,辛苦了。"
菜鸟:“哦哦哦,晚安,科里恩先生。”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向你行了礼。原因不明。
科里恩:挠头
科里恩:“奇怪的家伙”


科里恩无视着菜鸟的反应,走向深处的电脑。
科里恩:开机
科里恩:顺便翻阅一下报告看有什么值得在意的

科里恩熟练地打开电脑,输入默认的账号和密码,然后立刻查找网页浏览器的历史记录。
历史记录是空白的。
科里恩:挠头
科里恩:"哎呀,那个家伙去看电影了,我又不会恢复记录。"


报告上有着失踪名单。
你立刻看到了欧蒂米奥.罗德里格斯。
另外,有一个名字特别被画了几个圈。
这几个圈很明显不是最近留下的笔迹,而是之前的谁... 大概就是麦克维尔留下的把。
名字是:加布里诶拉.乌尔维纳(Gabriela Urbina)

KP:(科里恩如果想从资料中归纳重点出来,进行图书馆检定,不过会花费一定时间。)
KP:(当然,就算失败了,耗费三倍时间也可以弄出结果来)

科里恩:"哎呀哎呀"
科里恩:我用手机给名单拍照
科里恩:连着目前已知的信息发给另外两人

爱丽丝:(着信成功)
KP:(会有时间差)
科里恩:去前台

科里恩:"除了麦克以外还有人用过那台电脑吗"

菜鸟:“近期的话,没有呢。”
菜鸟:“那电脑好像也只有麦克维尔在用...”

科里恩:"...说起来你对电脑拿手吗。"
菜鸟:“咦?额...也许...还行?我可以帮忙在谷歌上找找东西?” 他心虚地回答。
科里恩:"啊那算了,那台电脑的浏览记录全给删除。"
科里恩:"我找个安静的地方整理资料,顺便等那家伙看电影回来好了。"

菜鸟:“诶... 你刚刚看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科里恩:翻白眼

科里恩:(我找个地方整理重点的话要花多长时间)

KP:(图书馆检定成功的话,一小时。失败的话,我看看,三小时以上吧。)

* 科里恩 投掷  图书馆利用(25) : 1d100 = 16 成功

失踪的儿童分别是:
欧蒂米奥.罗德里格斯(Eutimio Rodrigues),失踪日期 2017年6月5日。
乔斯.桑托斯(Jose Santos),失踪日期 2017年6月13日。
胡利奥.雷梅迪奥斯(Julio Remedios),失踪日期 2017年6月13日。
布莱恩.琼斯(Brian Jones),失踪日期 2017年6月17日。
加布里诶拉.乌尔维纳(Gabriela Urbina),失踪日期 2017年6月25日。

五人的共同点是全部都是非法移民的孩子,都住在同一个社区,并且会去同一个游戏间游玩。
游戏厅的名字叫做Campground Arcade,已经运营28年。
游戏厅的老板约翰尼.欧蒂尼(Johnny Odine)无任何不良记录。

五人里只有欧蒂米奥的父母,恰克和菲比.罗德里格斯(Chaco & Febe Rodriguez)报警。
由于理由充足,被当地警察当做离家出走,不予以重视。

其中,加布里诶拉的父母亚历杭德罗和胡列塔.乌尔维纳(Alejandro and Julieta Urbina)似乎深信加布里诶拉“被神带走了”。
无法沟通,也不愿意报警。

加布里诶拉似乎是在玩游戏的途中消失。
她正在玩的游戏被中途停止。她实际上是排行榜里的第二名。

科里恩:我把信息发给另外两人

科里恩:(有加布里诶拉的地址吗)

KP:(有)
科里恩:(那我去地址看看好了。)
KP:(现在吗?)
科里恩:(嗯)
科里恩:(走之前把地址和行动发给另外两人。)

墨希:(那我今天应该没有行动了吧
KP:(先考虑下你能做什么吧。我觉得晚上行动不是不可以。不然就是隔天咯。)
科里恩:(说不定我正好撞上邪教徒)
科里恩:(你们给我收尸好了)

爱丽丝:(。。。)

科里恩将资料整理好,收了起来,起身再度往Tenderloin而去。

。。。

爱丽丝视角。

时间是2017年7月13日下午4点40分。
地点是Campground Arcade这个游戏厅。

这里似乎要6点才会关门。
Polybius已经关机,店里零零散散地有些孩子在玩着各种游戏。

KP:(爱丽丝要做什么)
爱丽丝:(kp,我可能玩到排行榜第一吗?)
KP:(你想和老板要求玩游戏然后尝试第一?)
爱丽丝:(嗯)
爱丽丝:(不过暂时只是先要求老板开启机子,然后暂时观望)

KP:(我们从细部开始RP吧)

爱丽丝走到了老板约翰尼的面前。
约翰尼:“哦,刚刚那位警...探员小姐?”
爱丽丝:“哦!老板,我又来了哦”
约翰尼:“请问是忘了什么吗?”
爱丽丝:“我可以试一下那个游戏吗?刚刚完全没玩到诶~”
约翰尼:“诶...” 他看了看你 “为了调查?一个花俏的老游戏能有什么?”
爱丽丝:“诶嘿,听了别吓到哦!”
爱丽丝:上下摆手 “来来,耳朵借我一下”

约翰尼:“哈...”
他疑惑地在你面前半蹲,将耳朵靠过去。
KP:(听小孩子说话的标准姿势)
爱丽丝:“(小声)这个游戏涉嫌宣扬邪教信息,带有洗脑要素哦,”
爱丽丝:“之前也有个我的前辈来调查,但似乎前几天。。失踪了,于是就变成我和另一个大叔来调查的事了”
爱丽丝:“大叔现在去查其他东西,所以现在就交给我来调查了!”


* KP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爱丽丝:(不成功不成功不成功)
约翰尼:“......”
他一时讲不出话来,看了你的脸一阵子,然后叹口气。
约翰尼:“最近的警察资格考试变得那么容易了吗......”
爱丽丝:“嘁”
爱丽丝:(kp刚刚我本来要话术的!)

他站起来,拿着一个小钥匙,往机台走去。
爱丽丝:(好吧,老板大好人!)
约翰尼:“只能一下子哦?待会孩子门聚集过来了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爱丽丝:“哦哦,感谢!”
爱丽丝:“大好人呢~”

约翰尼:“啊,游戏币一个一美元。”
爱丽丝:“哼,我可是刚刚受到工钱的人!”
爱丽丝:“嗯。。。收到”
爱丽丝:给老板一块

 
KP:(你上次不是从科里恩那里抢来了几个硬币吗)
爱丽丝:(我可是收到工钱了的人!至少多买一个币也算是无愧了!)
数分:(话说你们有没有尝试过用黑客技术黑一下这个游戏233
星砂下的萤火虫:(街机拿头黑

数分:(嵌入式系统啊
数分:(当然要是真的是邪神写的系统那确实没办法233

爱丽丝:(啊啊,不行,毕竟杰西卡和莉莉卡都不在)
KP:(所以开始玩?)
爱丽丝:(稍微等一下)
KP:(?)
爱丽丝:(爱丽丝的行动,在那里停一下的意思)
KP:(...?)
爱丽丝:(kp kp如果我现在投幸运,可能会有几个孩子被机子吸引而来围观我吗?)
KP:(为什么是投幸运...)
KP:(总之要先经过一段时间才会有人注意到你在玩Polybius,然后幸运成功后我来决定来几个孩子,怎样?)
爱丽丝:(好)
KP:(那就开始玩?)
爱丽丝:(嗯)
科里恩:(你别脑震荡了)
爱丽丝:(我尽力)



游戏画面再度出现。很单调的游戏画面。
爱丽丝投入了一个硬币。
由于你事先看过科里恩玩,所以很顺利地过关。
画面中央有个不规则的多边形。
动着手杆,控制着多边形里的其中一条直线,让中央的图案组成一个完整的多边形。
很快地,你来到了第六关。
你想起,这里不再是2D的图形,画出了一个3D的金字塔。

数分:(金字塔顶端是不是有一只眼睛2333
爱丽丝:(喂wwwww)
爱丽丝:(好,我意志一下)
爱丽丝:(应该。。。可以吧?)


越玩越快,难度也越来越高,画面开始让你觉得有点眼花缭乱,但是你仍然没有停止下来。
图形开始越来越夸张,占满整个银幕。
你努力地保持注意力,尽全力寻找满银幕中将直线放置的位置。
爱丽丝:(不行的样子。。。)
然后,你来到了第16关。



* 爱丽丝.福尔顿 投掷  灵感(80) : 1d100 = 39 成功

爱丽丝感到头脑右边某处有些刺痛。但是并不影响你。
你在脑中描绘着图形。然后...
然后你在原本的xyz轴上,加入了第四条线。
你将线摆在你平时不可能会放置的地方,然后就这么通关了。
你感到眼前似乎突然开阔起来。
爱丽丝:(。。各种不妙的预感)

* 爱丽丝.福尔顿 投掷 灵感(80) : 1d100 = 57   成功

爱丽丝:(嘁)
KP:(我计算一下)
数分:(为什么不进行数学鉴定23333

爱丽丝成功突破了第18关,然后在第19关卡住了。
这次你疯狂地将直线——现在你眼里不知道为什么也同时不再是直的——在全银幕游走,知道倒数计时结束。
游戏结束。这似乎没有continue的选项,你得重新来过。
墨希:(这游戏是培养new type啊

* 爱丽丝.福尔顿 投掷 灵感(80) : 1d100 = 83   失败
* 爱丽丝.福尔顿 投掷  : 1d3 = 3
* 爱丽丝.福尔顿 目前的san值为62


爱丽丝:(哈哈哈哈哈)
科里恩:(噗)
爱丽丝:(再来个1d3)
数分:(诶是失败减还是成功会减更多?
KP:(不知道)
爱丽丝:(然后来个间歇性发狂)
爱丽丝:(就完美了)

数分:(你可以马上再开一局2333
爱丽丝:(这次我可不会莽了)
爱丽丝:(kp,我能排到第几名?)


爱丽丝的头嗡嗡作响,立刻用力压着两边的太阳穴,蹲在地上。
你感觉胃部好像翻转了几次,几度要呕吐出来。
然后,大脑右侧隐隐作疼,甚至眼花了一下,眨了眨眼,眼前的景象像是多了好几个彩色的线条又恢复。
你靠在墙边,深呼吸,过了几分钟才缓过来。

数分:(看到了外层空间的色彩了2333
KP:(是的,爱丽丝刚刚短时间内理解了4D)
数分:(额4D不是4维的意思啊……
KP:(dimension不是维度吗?)
数分:(哦你说这个啊……
数分:(我想成另一个缩写了


爱丽丝:“呼~哈~”
爱丽丝:“呼~”
爱丽丝:(嘛,深呼吸)


这时候排行榜出现了。爱丽丝并没有上榜。
第一名的欧蒂米奥到达第31关。紧接着,是9个到达第24关的人。
KP:(然后第25关为什么那么多人没突破时因为......)

爱丽丝:“呜。。这些人是怪物么”
爱丽丝:观察周围


KP:(既然爱丽丝那么努力,我就让孩子们直接注意到你把)

* KP 投掷  : 1d3 = 1

爱丽丝发现旁边站着一个孩子。
是个小学低年级左右年纪的男孩。
男孩:“姐姐第一次玩?”
爱丽丝:“哦?嗯,是哦”
男孩:“真厉害啊~ 有人教你玩?我玩到这里花了好久哇!”
爱丽丝:“没有啦~哈哈,只是看大叔玩了很多次而已”
男孩:“哼~~” 他歪歪头。
男孩:“可以换我了吗?”
爱丽丝:“好啊,我看你玩”

爱丽丝:(kp,我灵感一下刚刚的游戏经历)

KP:(拒绝)

爱丽丝只是认为这游戏拥有无法言喻的吸引力,一旦开始游玩直到结束都停不下来。
而且,你有一种,游戏期间似乎看到了游戏以外的画面的错觉。

爱丽丝:(hmmm~)
男孩:“恩,谢谢。”
他拖了一个小小的凳子过来,放在机台前面。
男孩:“我不想让加比等我太久。要赶快过去找她。”
爱丽丝:“嗯?这是什么意思?”
男孩:“恩?什么什么意思?”(huh?what what?)
爱丽丝:(大叔墨希快出来啦)
爱丽丝:“不想让加比等你太久的意思”

墨希:(就是指的加布里诶拉
墨希:(说不定这些孩子知道游戏玩得好会发生什么

爱丽丝:(我在诱导爱丽丝获得我们现在知道的信息)
男孩:“恩,她玩到了25,然后去了神明那里。”
男孩:“我很笨,所以要她再等我一下。”

数分:(这神明是yog么2333

爱丽丝:“可是我没在排行榜上面看到25啊?”
爱丽丝:打开手机录音

科里恩:(第一名的欧蒂米奥到达第31关。紧接着,是9个到达第24关的人。)
男孩:“因为她完成25以前被带走了。”
他已经投入了硬币按下了START,开始熟练地,几秒内过一个关卡。
男孩:“她已经知道要做什么了,但是旁边的我没有明白。”
爱丽丝:“就是说只要通过二十四,就能去神明那边咯”
男孩:“恩。”

爱丽丝:“你认识欧蒂米奥吗?”
男孩:“这里没有人不认识他。”
他说话口齿开始不是那么清晰,有点呆然。
你看到,他已经到达了第12关。
爱丽丝:“为什么只有他玩到了31呢?”
爱丽丝:(kp我接下来要问快点)

男孩:“............不知道”
他迟了几秒才回答。现在是第14关。
爱丽丝:(至少下一个问题之前不要让他回答不了可以吗?)
KP:(请)
爱丽丝:“是谁把加比带走的呢?”
男孩:“....................她是...自己......走进去的...............”
现在是第18关。

男孩:“啊”
他突然停了下来。
爱丽丝:“怎么了?”

爱丽丝看到,画面上却仍然在动作。
再看看,眼前的孩子手没有在摇杆上... 摇杆在自己动着。
画面上的直线在四处游走,一直到时间结束。摇杆也停了下来。

爱丽丝:(sc么,欢迎欢迎)

* 爱丽丝.福尔顿 投掷 san check(62) : 1d100 = 64   失败
* 爱丽丝.福尔顿 目前的san值为61


爱丽丝:“奇妙呢。。。”

眼前的画面让爱丽丝一时说不出话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摇杆自己在动作着?
你无法理解,而且有着一种想立刻逃离的冲动。

男孩:“呜呜呜...” 小男孩眼睛开始涌出泪水。
爱丽丝:“怎么了!没事吧?”
男孩:“加比姐姐讨厌我...不让我...到她那里去......” 他哽咽着。
男孩:“呜呜呜哇哇哇哇” 然后大哭了起来,跳下凳子,往游戏厅外跑去。
爱丽丝:“等下!”
爱丽丝:追过去,抓住他


* 爱丽丝.福尔顿 投掷  敏捷对抗:1d100 = 26

你在游戏厅的门口抓住了男孩。
他甩了几下,但是奈何不了大人(?)的力气,然后索性被你这么牵着大哭起来。

男孩:“哇哇哇哇哇哇哇~~~~~~”
爱丽丝:“别哭啦,没事的”
爱丽丝:“来,吃颗糖”
爱丽丝:塞一颗糖到他嘴里
爱丽丝:(糖大人的威力是无敌的!)

KP:(你要我让他被你噎死吗)
爱丽丝:(软糖啦。。。)
KP:(那更容易噎死了好吗)
男孩:“咳...咳咳..”
他因为长大嘴巴哭着被突然塞入了异物,卡到了喉咙一下子,让他咳了几下,然后又嘴里含着糖呜呜呜地哭着。

爱丽丝:“好好~不哭了~哈哈”
爱丽丝看到不远处的老板在仔细观察着你。
爱丽丝:“听着咯,你喜欢加比吗?”
男孩:“恩...” 他点点头。
爱丽丝:“那你觉得加比之前喜欢你吗?”
男孩:“不知道...”
爱丽丝:“那就是喜欢啦~”
爱丽丝:“我和你说哦!虽然姐姐我也没比你活多多久!但是这种情况一共有三种可能!”

男孩:“po-ssi-bi-咦?”他似乎没听懂太艰难的词。
KP:(你别和一个小学一二年纪的小孩子说possibility)

爱丽丝:“第一!她觉得神明那里不是什么好地方,所以骗你说她讨厌你,不让你过去”
男孩:“那她为什么不回来......” 他嘴巴几乎变成了一个倒U形。
爱丽丝:“第二!她遇到了危险,所以不希望你去找她,因为那样如果你去了,你也会遇到危险”
爱丽丝:“第三!没有第三!”
爱丽丝:“如果是上面我说的情况的话,她现在一定很伤心哦!”
爱丽丝:“你觉得你应该做什么呢?”
爱丽丝:“去救她,还是逃跑?”

他用泪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你,然后把手甩开。
男孩:“我还是要去找加比姐姐。”
说完,又往外跑去。
豆豆:继续追
这次,你并没有追上。
爱丽丝:(。。。)
爱丽丝:“嗨呀~”
爱丽丝:(我是不是害了一个孩子。。。)

KP:(不知道)

爱丽丝:结束录音
爱丽丝:去找老板
爱丽丝:顺便把录音发给大叔和墨希姐

约翰尼:“恩?玩够了?”
约翰尼看着你说道。他似乎打算当做没看见你惹哭了小孩子的事。
爱丽丝:“可不是我惹哭的哦!”
爱丽丝:(早说塞立效安眠药了,真是)

KP:(麻麻,这里有诱拐犯)
约翰尼:“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去把游戏机关了。小妹妹你也早点回家吧。”
爱丽丝:“你真的什么不知道吗?”
约翰尼:“你们的职业病啊...” 老板抓了抓满头的白发 “就是怀疑病太重。我是真的对那孩子的消失完全不知情呀。”

* KP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心理学)

爱丽丝看到约翰尼的脸上多多少少有些疲惫。他大概只是称述事实。
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之前也许因为小孩子失踪的事被警察还有家长们逼问过吧。

爱丽丝:“嗯。。。好吧,我相信你了!”

他招招手,然后往那台Polybius而去。
爱丽丝也离开了游戏厅。

。。。

KP:(科里恩,你要不要带上墨希一起去拜访那家夫妇?)
科里恩:(好啊)
墨希:(哪一家的
KP:(科里恩刚刚查到的,失踪的加布里诶拉的父母)
KP:(墨希上次只做了X光检查,理应没有花太多时间)
墨希:(今天内去吗
KP:(看你们)
科里恩:(我也就花了2小时左右)
科里恩:(算上开车时间)
科里恩:(我无所谓)

KP:(墨希呢)
墨希:(也可以吧,不过需要用到两个人吗其实
KP:(其实不用,只是想试着增加你们一起行动的机会和时间)
墨希:(我在想关于那台机器,有没有更多可以调查的)
墨希:(我要不问问医学上的前辈或者导师这样的情况是可以人为干涉产生的吗

KP:(医学上的前辈大概都会说不可能吧)
KP:(那么两人一起去?)
墨希:(OK
墨希:(把X光的图发过去看看?
墨希:(反正联系别人其实路上也能做吧


。。。

科里恩&墨希视角。

现在是晚上8点10分。
地点是Tenderloin社区的一个平房前。
一眼就看出,居住在这里的人并不是那么富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菜鸟警察的某句话,
还是只是为了证明自己并不是总是和某个小不点行动,
科里恩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就联系了墨希一起前往拜访乌尔维纳家。
住在这里的是亚历杭德罗和胡列塔.乌尔维纳(Alejandro and Julieta Urbina)

科里恩:“先问一下邻居了解一下小孩父母的为人,一头黑的闯进去什么也干不了。”
科里恩:我去敲随便一户邻居的门。

墨希:“这些你擅长的话自己来就好了吧,拖我来干嘛。” 墨希站在车旁边点了支烟看起了手机。

你们在附近两三户人家简单地打听了一下。
乌尔维纳夫妇,正如这社区的其他人,在金钱上过的不是那么好,过着得过且过的日子。
他们似乎是虔诚的天主教徒,并且都在附近做着违法的打工。也就是为哪个餐厅扫扫地洗洗碗的程度。
科里恩:“天主教徒吗...”
还有就是,夫妇感情似乎并不是很好,以前常常吵架。
自从女儿失踪后,邻居们似乎再也没听到争吵的声音。
科里恩:“哦?”
科里恩:“除去没有吵架以外,女儿失踪以后他们还有什么变化吗。”

KP:没有。
科里恩:"hmmmmmm那就先去拜访好了。”
科里恩:把墨希的烟拿掉
科里恩:“我说你好歹也是公务员啊,认真工作好不好。”

KP:(现在的法医的工作包括对嫌疑人的调查,笑)
墨希:“嘿!这烟很贵的。”
科里恩:(那我要不要抽两口)
KP:(...)

科里恩:“总之先去小孩父母家拜访一下好了。”
墨希:“走吧。” 墨希抢过烟又抽了一口,扔在地上踩灭。

你们按了按门铃,发现门铃是坏的。
敲敲门,喊了几声,有一个女人来应门。
看上去是30岁左右的拉美女人。
女人:“请问?你们是?”
科里恩:亮徽章
科里恩:“您好,我是联邦探员,目前在调查一系列的儿童走失案件。”
科里恩:“希望能找您了解一下。”

女人:“加布里诶拉吗......唉,请进。”
她苦笑着,开了门,让你们进去。

你们来到房子的客厅。是个有些杂乱,但是不至于混乱的地方。
原本躺在沙发上的男人——一个留了点胡须了和短发的拉美男人——立刻坐直了身体。
男人:“卡洛斯,回房间去。” 他向一旁的小男孩这么说。
小男孩是小学低年级的年龄。
看了看你们,很听话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科里恩:“您就是亚历杭德罗和胡列塔.乌尔维纳夫妻吧。”
科里恩:“没有事先通知就来打扰希望你们能谅解”

他们点点头。
科里恩:“可以坐下谈吗。”
亚历杭德罗:“请坐请坐。” 立刻挪出了位子。
亚历杭德罗:“Juli, tráiganos café por favor.” 他向妻子说道。
科里恩:“谢谢”我坐下来

墨希:“我能跟他谈谈吗?” 墨希指了指小男孩的房间
亚历杭德罗:“为什么?”
墨希:“加布里诶拉她跟卡洛斯会经常一起玩吗?”
亚历杭德罗:“是啊。卡洛斯很粘她。”

爱丽丝:(刚刚的孩子?应该不是)
墨希:(我之前看过这两位的个人信息吗?都是什么工作?
KP:(估计科里恩简单跟你说过。父母都是给附近店家或者餐厅打工的,没有工作证,也是非法居留者)

胡列塔这时候带来了四杯咖啡。
咖啡的香味弥漫这个小小的空间。
虽然很明显是廉价的咖啡泡成的美式咖啡,大概味道不怎么样吧。
科里恩:“谢谢。”
科里恩:拿起一杯放,先凉一凉。


墨希:“比起父母,每天有很多时间在一起的孩子们会更加了解对方吧,毕竟两位还要工作不是吗?”
亚历杭德罗:“是啊...好吧。他的房间在走廊右手边的第二间。”
墨希:“嗯。”墨希点了点头,朝着孩子的房间走去。

科里恩:“那继续我们的话题吧,我看过报告,你们的女儿加布里诶拉.乌尔维纳在上个月25号失去踪迹是吗。”
科里恩:顺便我打开手机录音。

胡列塔:“是的。” 胡列塔回答 “她被上帝领走了。”
科里恩:“上帝...是指天主教的上帝吗?”
胡列塔:“是啊。除了祂不存在别的神。”
科里恩:“恕我冒昧问一下,你们为什么会觉得是上帝把他带走了?”
夫妇对望了一下。
亚历杭德罗:“由我来说吧。” 亚历接着。
科里恩:“请。”

亚历杭德罗:“这些话我们已经告诉您的另一位同事了...” 他有些吞吞吐吐 “是这样的...”
亚历杭德罗:“她之前一直往外跑,和一群男孩子们在一起,我们有些担心...所以就慢慢的把该回来的时间提早,不让她在外面待太久。”
亚历杭德罗:“然而她还是和那些孩子们玩着什么奇怪的游戏,我们就想说,为了孩子好,需要管一管。”

科里恩:"父母担心是常态啊,能够理解。"
亚历杭德罗:“我们发现她把她的扑满打破了,用光了里面的钱。这样事情就严重了。”
亚历杭德罗:“那是她存了好几年的钱。”

科里恩:"...嗯"
亚历杭德罗:“那天,我们不让她出门,把她关在房间里。叫她不要再去玩那个游戏。”
亚历杭德罗:“她一直坚持说她是把钱捐给了教会,但是我们并没有相信她。”
亚历杭德罗:“那天晚上,我们大吵了一架。”
亚历杭德罗:“彼此推卸着到底是谁让孩子变成这样,胡乱花钱又和男孩子到处跑的人...什么的。”
亚历杭德罗:“不是的,我们平时本来就是一两天就大吵大闹一次。都不知道摔破多少杯子盘子了。”

科里恩:"..."
科里恩:"现在你们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不和睦的样子。"

亚历杭德罗:“隔天,我们工作回家,发现加布里诶拉不在房间里。” 他没有回答你的疑问。
亚历杭德罗:“然后,卡洛斯说,她被神带走了。他亲眼看见她上了天堂。”
亚历杭德罗:“当然,我们一开始也没有相信。我们甚至...甚至严重处罚了卡洛斯好几天,直到我们确信他没有说谎为止。”

科里恩:"那么你们现在为什么相信了呢。"
科里恩:(卡洛斯怕不是cm50)

胡列塔抓了抓丈夫的肩膀。
胡列塔:“这一定是上帝处罚我们没有相信自己的孩子的错。”
胡列塔:“她虽然小,却是最虔诚的。她将钱放在了她天国的积蓄里,然后离开了。”


科里恩:"处罚?"
科里恩:"能具体说明吗。"

胡列塔:“加布里诶拉也说过,她看见了光。光叫她过去。但是我们没有理会。”
胡列塔:“神的作为是无法解释的。”
她苦笑。
胡列塔:“我们已经接受了一切。不需要劳烦你们警察,请你们忘了这件事吧。”
胡列塔:“天主圣母玛利亚,求你现在和我们临时时,为我们罪人求求天主。阿门。”

她轻声念了一下。
科里恩:"那么你们也看见...那个光了吗。"
胡列塔:“我们看不见。我们看不见呀。”
她开始哭起来,然后靠在了亚历的怀里。,
科里恩:挠头

科里恩:"对了,你说过之前我的同事也来过这里对吧。"
科里恩:"他有说过些什么特别的话吗。"

亚历杭德罗:“是的,一位叫做麦克维尔的人。他一直告诉我们,加布里埃拉还活着,不要放弃希望。”
男人代替哭泣的妻子回答你。
亚历杭德罗:“她当然活着。她会永远活着。”
他这么说,然后点点头。
亚历杭德罗:“愿主宽恕我们,愿我们在天国相聚。”

科里恩:"我想问一个问题,你们还想见到女儿吗。"
亚历杭德罗:“当然了。” 他甚至没有半秒的迟疑。
科里恩:"不是在天国,也不是在几年后,就是在这段时间。"
亚历杭德罗:“你也不愿意相信我们吗,警察先生?”
科里恩:"相信上帝与否是主观因素,我确实想相信你们。但是我有作为警探的义务。"
科里恩:"请你们在仔细回想一下,她失踪前还有说过什么特别的话吗?或者有接触个什么陌生人?"

亚历杭德罗:“没有。她一直是个乖孩子,只是我们不相信她。”
科里恩:"好吧...我能去她的房间看一下吗。"
亚历杭德罗:“好。请跟我来。”

你们走到了走廊右手边的第三个房间。
隔音不是很好,隐约听得到墨希和卡洛斯在讲话。
科里恩走进了加布里诶拉的房间。
房间里一尘不染,看来父母有用心打扫。
房间也基本保持着原样,虽然东西不多,但是该有的都有。
书桌,床铺,衣柜。

胡列塔:“请你...尽量不要弄乱这个房间。”
胡列塔向你叮咛了一下,然后和亚历离开,让你一个人待在这。

科里恩:(窗户是什么样的。)
KP:(很容易就能爬出去的普通窗户。)
科里恩:(呀呀呀)
科里恩:(窗户外面是马路吗?)

KP:(yes)
科里恩:(这个街上有没有摄像头)
KP:(no)

科里恩:我趴在地上打开手电看看床下有什么东西。
床底下没有任何值得注意的物品。

* 科里恩 投掷 侦查(60) : 1d100 = 49   成功

你被书桌上的一个折纸所吸引。
折纸是一个立体的,最接近的东西应该是一颗星星的样子。
你从每一个角度都能看出一个五角星,非常特别。


(与上图不符,仅供参考。)

科里恩:我用手机从各个角度给这个折纸拍照
科里恩:试着完好无损的把纸拆开


你拍了几张照然后,你试图把纸拆开的一瞬间...

* 科里恩 投掷 灵感(85) : 1d100 = 82   成功

...你脑海里闪过了Polybius的游戏画面。
爱丽丝:(祝好运)

你将折纸的其中一边摊开,然后将手指放在某条线上。
折纸在你面前变得透明,然后抓不着,渐渐消失了。

* 科里恩 投掷 san check(62) : 1d100 = 34   成功

科里恩虽然见过许多场面,但是眼前的奇异景象是头一次看到。
你无法理解你刚才做出了什么举动,折纸又是如何消失的。

科里恩:"...... 刚刚应该录像的。"

然后,书桌上的一只铅笔,自己动了起来。
在你面前漂浮,同时一个应该是作业本的本子翻开,铅笔开始凭空在上面写字。

引用
HELP ME

=================SAVE=================

团后讨论:
劇透 -   :
科里恩:hmmmm
KP: 我感觉在这里SAVE比较有悬念
KP:比较有趣,不是吗
科里恩: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
KP:骚灵现象呢
科里恩:应该是那个小孩写的
 
科里恩:我本来以为豆豆会玩到25关然后上天的

KP:你那么希望她上天?
科里恩:hmmmmm
科里恩:看热闹不嫌事大?


KP:顺带一提,Gabriela的父母处于一种打击过大,逃避现实的状况
KP:将Gabriela的失踪归于奇迹比较能够让他们接受
KP:这样
科里恩:反正我连心理学都懒得用了
KP:懒得用啊
KP:全盘接受当做实话?
科里恩:看实话的定义了
科里恩:我基本全盘当废话

KP:npc所相信的就是真实

爱丽丝:呼
KP:顺带一提,卡洛斯就是爱丽丝企图诱拐的孩子
墨希:居然是他
爱丽丝:这样的
科里恩:猜到了
墨希:时间好像刚好对的上
爱丽丝:就很奇怪,为什么突然追不上那个孩子了,明明我还有话说呢

科里恩:对了
科里恩:墨希问一下卡洛斯
科里恩:女孩是几点失踪的吧

KP:为什么?
爱丽丝:(别忘了录音就是)

KP:关于FBI探员都有oo癖,科里恩有什么想反驳的吗
墨希:看来是没有反驳
墨希:嗯嗯。

科里恩:...
科里恩:我喜欢御姐系哦
科里恩:贫乳有什么好

KP:是啊是啊(捧读)
墨希:はいはい~
 
数分: pc:“我能做个艺术:书法鉴定来辨别这支笔(写字时)用的是什么字体么”
阎麟: kp:用的是楔形文字
阎麟: PL:我要退团

KP:小心咱自创整个字体出来啊魂淡
KP:别以为我没做过
数分:不怕
数分:这才是跑团的魅力啊(雾
残片:kp口胡(x

KP:我小学的日记全部用暗号写的
KP:拿暗号来开团就是了
数分:学习
数分:不用啊,有现成的速记符号
数分:我在群里发过很多次了

KP:不,怎么说呢
KP:我写日记的方式
KP:同时混了四种语言,然后再换成原创符号
科里恩:......厉害了
KP:不,很普通吧?
9
/ 骷髅钥匙
« 最新帖子 由 不朽食物 今天11:56:24 »
骷髅钥匙
C+5000
魔神大君诺克图娜尔的魔神器能够开启凡世间任何一把锁。有时它会以的钥匙的形态出现在凡人面前,有时也会以开锁器的形态出现在凡人面前。
这件魔神器的真正力量乃是开启万物之锁的工具,能够用来开启封闭的传送门、开启人的心灵、或是开启激发人的潜能。
这把钥匙能够开启任何形式的锁,同样也能让使用者开启人的心灵以窥视到对方的心理活动,这两个效果都是无豁免生效的能力,但使用者必须能用钥匙接触到目标。最重要的是,这把钥匙还能够开启基因锁,就如同正常开锁一般投骰,不过能够进行两次投骰,取高。
此外,就算不使用这件魔神器的神力,使用者在使用这把钥匙开锁或与他人互动的社交检定时,也会获得+10DP的奖励。
不过,无论被用于任何用途,这把钥匙每天都只能使用一次,若一天使用多次,钥匙会在第二天自行消失。
10

“你们好,露西亚和莉莉丝。”
尼弥丝伸手想要按揉女孩的头发,但是审判骑士的直觉及时制止了她。沉默的母亲和怯懦的女儿,这对组合简直不能更好了。尼弥丝见过孤儿院的那些孩子,他们不哭不闹,就像薄冰做成的艺术品,比同龄人更容易受到伤害。
“我认识一个住在这里的诗人,待人热情,为人正……不坏。”尼弥丝转身看了一眼桌上的地图,抬头对哈默德娜说到,“他就住在小镇边缘,一栋温馨的小木屋。露西亚和莉莉丝可以在那里住几天,而且我保证他……无意冒犯,不收取任何费用。”
页: [1] 2 3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