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页: [1] 2 3 ... 10 »
1
“关你什么事。”
那个堕暗种并不回答,语气很不好地晃着银光闪闪的刀刃。
“怎么,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嗯?”
山猫竖起尾巴立起了毛,并表示山猫看他是不想活了,嗯?
2
问一个巫妖怕不怕死……嗯,这是一个很好的哲学问题呢。
“他不是我的战器。”
停顿了一下,又笑了起来。
“而且我也不需要他的保护。”
“你为什么不跑?”
挑起眉梢看向那个堕暗种。
“在这里晃又不想我靠近……看来是要找什么东西或者人吗?”
不然以一般堕暗种,这会儿看到人都会很紧张,不会特意出来警告自己。
3
“没人找你,你要是怕死就赶紧滚远点。”
那个堕暗种啧了一声,然后很不客气地说道。
噬夜冷哼了一声,剑继续朝前压去;但那个堕暗种刃锋一晃,径直朝后跳了两步躲开了他的攻击范围。
“听到没有。”
“再在这儿瞎晃悠,下次你的战器可就不一定能保护得了你了。”
4
“……”
虽然就算没有他的出手,凭着自己的护命玉佩加上山猫也不会受伤,但还是得夸他一句反应迅速。
只是……视线落在了那个堕暗种身上。
他的实力应该不止如此,如果交手只有百分之五十战斗力的噬夜怕是要吃亏的。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不过既没有阻止噬夜出手,也没有喊人过来。
只是看着他,微微勾起唇角,慢条斯理的说道。
看上去似乎毫不害怕的模样。
5
你在附近转悠着,还看到好些灵武司匆匆忙忙地朝四面八方搜寻过去了。
大概就是在找那个逃跑的堕暗种吧?
你也不清楚往哪去比较好,就只好四处随便走走晃晃了。
突然间。
一道利光骤然闪过;你回过神来时,就看到噬夜护在你身侧,巨剑架住了刚才那个堕暗种刺过来的刃锋。
“这点实力也敢跑出来偷袭。”
噬夜冷笑了一声,手上加力将他朝墙上抵去。
“全当我不存在么?”
6
一直在盯着那个堕暗种看。
“还真是……温顺。”
看了好一会,这家伙咬了人两口就跑,生怕把人弄死一样。
虽然WSE不提倡跟普通人动手,但会来看这种表演的恐怕都是灵武司吧。
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克制住不杀掉敌人,着实难得。

“啊。没有。人太多了不好出去,所以我就先坐着了。”
看了一下人也差不多疏散完了,站起来拍了拍袍子。
看向自家的几个战器。
“走吧。”

离开了角斗场之后没急着走,反而是绕着那附近转悠。
角斗场离城门有一段距离,除非那个战器的速度很快,能够赶在所有人之前出城。
不然应该就会找个安全的地方先躲起来。
这里的灵武司肯定会以角斗场为中心向外开始地毯式的搜寻。
那么最安全的地方恐怕就是……这附近了。
7
前面的堕暗种当然也听不到你在说什么,还是继续捉个人,喝几口放跑,再捉个人喝几口放跑。
喝了好几个人之后才抹了抹嘴跑到了座位中间的走道上,手中的臂刃再次飞射了出去,远远卡住了角斗场的外墙。
他还朝着正逆着人群拼死拼活朝他挤过来的角斗场工作人员们挥了挥手,然后才拽着锁链飞走了(?)。
堕暗种两下就消失了,但观众们不买账,还在继续逃跑;当然也有不少人被挤倒在地,被踩得嗷嗷直叫。
角斗场工作人员们一面疏散群众,一面把被踩倒的抬到一边救治;还有人过来问你是不是受伤了动弹不了。
8
“但战器没有要害,想要杀掉也不是那么容易吧。”
话刚说完没多久,就看到那个堕暗种反手制住了对面的灵武司。
对此情况并不意外,倒不如说——以堕暗种的实力,不能做出有效的反抗才让人感到意外。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看角斗乐趣的一环?——虽然其他观众好像并不这么觉得。
“可惜了。”
并不想被挤被踩,干脆直接蜷缩在了座位上。
躲避那群蜂拥向出口,看上去马上要发生踩踏事件的人群。
“看来这个堕暗种没有什么杀灵武司的经验。”
“人类的颈动脉是很脆弱的,如果从这个角度直接来上一刀。”
一边看着骚动一边跟自己的战器科普,如何有效又快速的解决一个人类。
“主动脉被切断的话,血会喷出一米多高,如果全喷到他身上,估计就能攒够需要的魔力了。”
“普通的灵武司真要解决起来一砍一个准,关键还是不要留手。”
“就算脑浆喷到脸上了也不要手抖,会浪费掉时间的。”
跟战器们表示不要学他这种失败的反抗方式,要砍就要快准狠。
9
引用
“但是在这里……呃。姑且说是表演吧。”
“早晚也还是要被卖掉的吧。”
“不,如果一直都没有人想买,观众也看厌了的话。”
“有时就会在场上当众杀掉,会比较吸引人气。”
引用
“嗯?什么爱好?”
看堕暗种打比赛的爱好?
要说的话是有点兴趣,但如果只是这种水平的对手,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
连训练赛都算不上的水平,对面灵武司破绽几乎大到随便让自己一个毛子来都能打得过的水平。
能把这种比赛还拖得这么漫长,要么就是这个堕暗种的水平不够,要么就是他在拖延时间吧。
“就……就是,对堕暗种的爱好。”
他含含混混地说,还有点仿佛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还在思考着的时候,那个堕暗种突然身形一晃,从灵武司的刀下闪过绕到了他的身后。
用一只手死死扣住对方的肩背,另一只手抓住灵武司拿刀的手,他朝着灵武司的侧颈狠狠咬了下去。
一时间场内此起彼伏的都是惊叫声;虽然很快有人冲了进来,但那个堕暗种忽然笑了笑。
飞起一脚将那个灵武司踹到冲进来的人怀里,他反手一甩,臂刃径直飞出,在空中张开成了一个爪钩扣住了墙壁边沿。
另一头则还是由锁链连在他的臂铠上;他抬手收紧锁链,接着就借力一个翻跃翻到了观众席上。
观众席立刻乱成了一锅粥,所有人都疯狂地朝出口跑去,到处都是鬼哭狼嚎的喊声。
10
“但是在这里……呃。姑且说是表演吧。”
“早晚也还是要被卖掉的吧。”

引用
三个战器都看向了你,毛子用品们表情惊恐,噬夜则是带着点嫌恶的神色。
“您……您还有这样的爱好吗……”
毛子雕像声音都有点发颤,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什么爱好?”
看堕暗种打比赛的爱好?
要说的话是有点兴趣,但如果只是这种水平的对手,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
连训练赛都算不上的水平,对面灵武司破绽几乎大到随便让自己一个毛子来都能打得过的水平。
能把这种比赛还拖得这么漫长,要么就是这个堕暗种的水平不够,要么就是他在拖延时间吧。
页: [1] 2 3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