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团报小说】【完结】白石溪  (阅读 7005 次)

副标题: 两年前的dnd5e团,南北组一生推(逃

离线 zghzgh1779

  • 讲个故事吧
  • 根源索寻者
  • ******
  • 帖子数: 2829
  • 苹果币: 1
Re: 【团报小说】【未完结】白石溪
« 回帖 #30 于: 2018-05-20, 周日 01:43:17 »
第十二章 片羽

    叠霰垣。

    妖昊东域最大的城垣,东海登天台的出口。妖昊中帐和明风大天尊保证了这里的秩序,仙冥礼部也在这里设立了节堂。那些在妖昊生活的天仙们,通常也把叠霰垣作为据点。城垣之内,无论是仙还是妖,都必须按叠霰垣的规矩办事——白猫说这些话的时候,很显然有些骄傲的表情。

    “和人间的城垣似乎没什么不同。”寒霜运起法力,看了看远方那座气象万千的仙城,说道。

    “既然天妖并不比凡人高明到哪里去,那这城和人间的城当然是一种东西。”白猫回答。“既然远道来到这里,你们想必不是只在外面看看就走吧?”

    莫闻馨颔首道:“这是自然。不过我们需要乔装易容一番,虽然不知道这里有没有能认出我们的人,但麻烦事能少一件便少一件。”

    一边说着,莫闻馨伸手在身上的红衣上一拉,露出下面的紧身短打。随后她在脸上涂涂抹抹一番,看起来就全然换了副模样。寒霜叹了口气,放弃了劝说莫闻馨注意形象的打算,捏动法诀,隐去了自己的容貌,又把衣衫变了变样子。两人移装易容,确认互相都看不出什么破绽后,便向远处的仙城行去。

    到近处一看,叠霰垣的房屋样式和凡世也没有太大不同,只是房屋和道路都要宽阔高大许多。不过只要抬起头来,四处可见凌空而过的回廊和长桥,这些就是凡间所没有的了。叠霰垣中的住民们,有半数是人身的天仙,还有半数或是完全兽形、或是半人半兽,明显是各种妖类。

    不过寒霜细细打量那些天仙一番,发现其中有些人茹毛饮血、实在不是仙冥中人的做派;因此他也实在拿不准这里究竟多少是仙冥的仙人,有多少是妖昊的妖类。然而这些仙人和天妖,在这座城中倒也显得彬彬有礼,完全没有寒霜想象中的剑拔弩张。

    “看起来你们和天仙们在这里相处的不错嘛。”寒霜对白猫说道。

    白猫晃了晃脑袋,回答道:“毕竟仙冥离不开妖昊的物产,这座互通有无的城可一直是掌礼一部立起来的大牌坊来着。不过呢,对于那些敌视裸猿妖和仙冥的部族来说,这里就是他们的眼中钉了。”

    莫闻馨沉吟片刻,道:“我们要通过此处到仙冥的话,需要什么准备、或是经过什么关隘吗?”

    白猫摇了摇头:“如果你们只是想到仙冥去的话,从叠霰垣往东,直接走过去就好了。但是不归属三部的天仙,在仙冥可是实打实的异类,想不引人注目也难。”

    “既然如此,如果能搭上礼部的线就再好不过了。”寒霜说道,“既然掌礼一部在这里行货殖之事,总会有个驻地吧?”

    “确实,这座城中有一座掌礼一部的节堂。不过,相比起来更像收货的商行就是了。”白猫伸出爪子,指了指某一片鱼鳞云。

    寒霜运转法度,极目望去。在那片鱼鳞云上,一座高大的厅堂立在上面,房檐屋瓦一片雪白、不知是什么材料,四壁和窗户都是用磨得极薄、莹莹然透光的翡翠搭成。然而寒霜凑到近前一看,这厅堂门口竟然排着好几百人的长队。

    队伍之中,有一小半是身着羽裳、头戴高冠,一副风雅模样的天仙,一大半却都是穿着各色奇装异服、佩戴参差奇形兵刃的家伙,里面有些是人形,有些是兽身,有些是半人半兽,不一而足。见到寒霜和莫闻馨走来,他们只是略略一打量,就或者继续高谈阔论、或者自顾自看远方风景,不再理睬两人。

    “在这里讨生活的天仙竟然这么多吗?”莫闻馨不禁奇道,“还以为只有零星几个仙人做此等生意。”

    “就算一个月只有一个天仙想来妖昊见见世面,一千年过去,也有上万天仙来过妖昊了。”白猫歪了歪头。“也难为掌礼一部派在这里的人了,每日迎来送往,简直和凡间货郎没什么区别。不过这里的物资也是掌礼一部重要的砝码,由不得他们不重视。”

    “就像吾说过的,流浪于妖昊的天仙还是有那么一些的……其中想要在三部混个安稳的,总该有几个吧?这里恐怕是混个仙冥身份最容易的地方了。”

    寒霜皱眉说道:“然而我们身上也没有什么法宝可卖。难道现在去收集一些?来得及吗?”

    “吾身上有些垃圾,丢他们那里就好了,随便乱扔还难收拾。”白猫翻了翻白眼。“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把什么都当宝。”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排队进去吧。”莫闻馨颇有些感慨地说,“我也有很多年没有排过队了啊……”

    寒霜也不禁想了想,自从离开师门后,多年风餐露宿,大多时间都是在野外跋涉,也很久没有排过队了。不过真的站在队伍中,这排队顿时又变得没什么好怀念的了——好容易排完了越来越长的队伍,寒霜和莫闻馨终于进入了节堂。

    宽阔的节堂两侧是两条长廊,长廊两边都是一间一间分隔好的小屋,翠玉的房门上符咒连环,足以隔绝房子内外的音信讯息。

    ——还做得蛮周到的。寒霜一边心想,一边推开了一扇屋门。

    屋门虽然不大,房间却不算逼仄,采光充足,整洁的坐榻案几让人心情也好了许多。屋内正中一方青玉案后面,一个昏昏欲睡的中年男子抬起眼皮,有气无力地对姊弟两人说道:“礼部垂攸……什么事?”

    寒霜顿时一怔。——竟然是个濯玉峰的前辈。

    日月垂光,下彻神庭;太玄聚晖,映冠扶晨。寒霜记得,这是道藏所载,更是濯玉洗剑峰一脉道号的由来。直到濯玉洗剑峰分道扬镳之后,濯玉峰也依然延续着这一道统。

    扶苏如此,面前这位叫垂攸的仙人也是如此;从他的名字来看,恐怕他已经是七八百年前的老前辈了。不过这位登仙已久的前辈,颇有些萎靡不振的样子,完全没有你们之前见过那个身着金衣的仙人那趾高气扬的模样,反倒是有些像莫闻馨见惯了的老吏。

    寒霜只听莫闻馨轻轻咳嗽一声。那仙人垂攸抬了抬眼,却没仔细打量两人,继续埋头在案牍之中:“什么事?快说吧。”

    “嗯……我等乃是云游散仙,初到贵地,有一些收获想要出手,但不知道规矩……”寒霜挠了挠头,期期艾艾地说道。

    “云游散仙?”那仙人这才抬起头来,目光在寒霜脸上扫了一扫,“哼……算了,这也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有什么货物想要贩卖的?”他随手在案几上一拂,就有三片青玉石板浮起,石板上幻化出一行行微光字迹。垂攸点了几点,向寒霜和莫闻馨点了点头,示意两人展示货物。

    于是白猫吐出了个灰黑色的光球,光球在整块翡翠雕琢的地面上轻轻一撞就碎开来,一大堆零散物什就突兀地出现在地面上。

    “寄放在认主的天妖身上了吗……倒是够小心。”垂攸看到白猫的手段,感慨了一句,“且容我看看……嗯,虽然没有什么太稀罕的东西,不过都是常用的紧俏材料,再加上这几日乱上加乱,倒是能买个好价钱。”

    乱上加乱……寒霜一边默念着这四个字,一边张口问道:“垂攸前辈,晚辈请问在仙冥寻找一位只知姓名容貌的故人,有什么方法?”

    “你那故友没有给你们留下灵讯吗?”垂攸双手飞快操作起来,那一堆零碎材料飞快地分门别类,消失在一个个堆砌整齐的玉匣之中。“嗨,忘记你们是新晋天仙了。这样可就难办了;除了在仙冥多打听一番,也没什么别的办法。只不过这段日子,并非从属三部的仙人还是避避风头为好。”

    “此话怎讲?”寒霜和莫闻馨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忧虑。

    “嗯……你们既是新晋的天仙,又是流浪仙人,不知晓此事也不奇怪。”垂攸丢下手中石板,摇头晃脑地说。“不过这也是奇了,直入妖昊的仙人,你们是从沉篷城登仙的四野之人?——算了,这也不关我事……总而言之,那位老髯子马上就要启关而出了。”

    “老髯子破关而出,仙冥三部怎地就一片大乱了?”寒霜仍然是满头雾水,继续追问道。
   
    然而一旁的莫闻馨却是若有所悟:“莫不是年关难过?”

    垂攸赞许地点了点头。“确乎如此。三部仙君各自受询,赏功罚过,每次老髯子启关而出,仙冥的格局就是一变。像这时还算是安稳的——”

    “老髯子重入死关之后,才是真正的乱象呢。”

    寒霜摇了摇头:“赏功罚过、理固宜然,怎会如此人心惴惴……”

    垂攸叹了一口气。“罢了,我就再指点你们一番,权当积累气运了——这段时间要么加入三部,要么别去仙冥。”

    “老髯子仙冥之主的地位当然无可动摇,但是入了死关的老髯子,也不是对仙冥每一处都能看管到的。每次老髯子入死关后,三部之间究竟如何,总还是要做过一场才算数。”

    “所以那段时间,没有个靠山的仙人,就算不怕斗战,也总是怕麻烦的啊。”

    寒霜思索片刻,向垂攸深深躬身。“感谢前辈指点,晚辈受益良多。”

    “却不妨事。”垂攸摆了摆手,旋即建议道:“你们若真是有心,入了礼部如何?总归是有个靠山,只要听从礼部做事,总比云游散仙要安稳得多。”

    “却不知礼部仙人平日里都做些什么?”莫闻馨问道。

    “正礼数,定庠序,仙冥运作,皆赖礼部之力也。”垂攸回道。

    莫闻馨看了看一脸迷惑的寒霜,追问道:“那其他两部呢?”

    “唔……”他皱了皱眉。“法部书天规,正则轨,执掌气运分发之事。律部嘛……负责打架。”

    “原来如此……”寒霜说道。“话说回来,仙冥有多少不归属三部的散仙?”

    “这段时间不多。他们要么被拉进三部,要么就自己远远避开了。”垂攸指了指窗外,“否则那么多流浪仙人是哪里来的?”

    “过了这段乱局,礼部也有在妖昊讨伐不臣的差事,和你们现在干的事情没什么两样。”

    “那就劳烦前辈指一条明路了。”寒霜拱手,再度躬下身来——然后他看到白猫趁着垂攸弯腰取物之时,明显地撇了撇嘴。

    “前辈,怎么了?”寒霜暗中施展神通,在心中问道。

    “笑他嘴上仁义道德罢了。他也配说妖昊的不臣?”心底响起的白猫回话里颇有嘲弄之意。

    寒霜刚想说话,看到垂攸站起身来,手中捏着两张玉碟,便消去了神通。只见仙人手一挥,两张玉碟各自飞向姊弟二人:“在上面滴一滴血就好,这便是入了仙籍了。”

    垂攸又换了一块白玉石板,绕着莫闻馨走了一圈。寒霜认出那是一个留影术法,能把受术者的形貌和气息都留存下来,方便追踪——寒霜心里有些疑虑,却还是咬破了指尖,就要在玉碟上滴血。

    然后他便惊讶地发现,从伤口中滴落的,已经不是鲜红的血液,而是泛着淡淡彩光的黏稠灵力。

    ——就像他们曾经击败的那个天仙一样。

    灵气缓缓滴落在玉碟上,在空气中留下一道彗星般的尾迹。玉碟顿时一亮,复杂的纹路凭空出现,编织成一个奇异庞大的阵法,然后玉碟便碎成了粉末。寒霜抬起头看向垂攸,想要确认一下入籍仪式是否已经完成,却发现垂攸正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腰间的长剑。

    “你……你身上这柄剑,是零光剑?”垂攸声音颤抖着问道。

    “前辈好眼力。听前辈的道号,也是濯玉洗剑峰出身?”寒霜没有犹豫,回答道。

    垂攸嘴唇颤抖着,没有否认,半晌才发出声音:“现在洗剑峰和濯玉峰,还是……有没有……?”

    寒霜苦笑着摇了摇头。“自从七百年前濯玉洗剑峰分裂以后,至今如同仇雠。”

    垂攸默然片刻,喟然一叹。

    旋即他说道:“七百年前,濯玉洗剑峰的掌门师姐垂瑶倾慕师弟垂英,然而垂英却和他们的师妹垂玉两情相悦。就在那一代,濯玉洗剑峰分为两脉,那片羽剑被濯玉峰的掌门垂瑶带到了仙冥。”

    ——寒霜想起来,垂英和垂玉,可不就是洗剑峰独立之后的第一任掌门伉俪吗?

    “登仙百年之后,她挥慧剑斩断前缘,彻底放却了垂英和垂玉的悲恋。片羽剑也被她丢弃到了下界,之后再没人知道那剑身处何方了。看零光剑独自出现在这里,想必洗剑峰尚且不知片羽剑又归于凡尘吧——或许这消息能帮到你们一点。”

    说罢,濯玉峰的前辈颓然坐回堆满书卷的案几后面,向寒霜挥了挥手。“若是想去仙冥,一路向东便是。到了仙冥寻找故人,找同部之人多问问就好。”

    “你们走吧,能帮你们的事情我都做了,去做你们要做的事吧。”

    寒霜沉默,心中有些堵闷。片刻后,他第三次躬下身来:“世间万物,相聚只是短暂,分别才是长久。晚辈告辞了。”

    垂攸点了点头,没有答话。

    姊弟二人各自再行一礼,退出门外,从礼部节堂处领了象征礼部仙人身份的羽裳和玉牌后,便离开了叠霰垣,一路东行而去。

    “前辈,姊姊,人真的应该求取长生久视吗?”走了好一阵子,寒霜忽然问道。“天上仙冥和凡间相比,似乎也没有那么不同。”

    很久的沉默之后,寒霜才听到白猫的回答。

   “谁知道呢?”
« 上次编辑: 2018-06-13, 周三 22:06:30 由 zghzgh1779 »
23:37:26<zghzgh1779> 在第二日的凌晨,太阳还在远海海面下泛着黯淡绿光时,你们就站在了羯栏城外的临时营地门前,准备返回鸣京。
23:37:54<zghzgh1779> 送行的只有梅本彩梨和她的旗本亲卫。
23:38:24<zghzgh1779> “祝诸君武运昌隆。”她说。
23:39:21<zghzgh1779> 然后她踟蹰半晌,才抬起头来,看着高大的鬼武士的双眼说道,“在一切事了后,请早些回家,仁。”

——————————与此同时,在骰房里——————————

23:41:47<谏山仁> 海灵这是要我死啊(

离线 zghzgh1779

  • 讲个故事吧
  • 根源索寻者
  • ******
  • 帖子数: 2829
  • 苹果币: 1
Re: 【团报小说】【未完结】白石溪
« 回帖 #31 于: 2018-06-07, 周四 00:02:51 »
第十三章 仙冥

    说来也怪,虽然天光明灭、群星显隐了几个轮回,脚下大地的景色也变得飞快,寒霜却不觉得自己走了多长时间。不过寒霜的腹内没有任何饥饿感,也难说自己对时间流逝的感觉是否正确。

    莫闻馨曾问过白猫,踏过登天台、经受过仙冥灵气洗礼的姊弟二人,到底算是凡人还是天仙?白猫对此则只有一句回答:“少见多怪!”

    寒霜也只得把疑惑抛到脑后,先考虑如何找到那桃花仙,又如何把她拉到凡间去见连婆婆。不过一路向东前进——其实寒霜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不是他熟知的“东”——路边云上的碧瓦金銮、仙家楼阁也愈发多了起来。渐渐寒霜也看到三五成伙的仙人,和姊弟二人一样,急匆匆地向某个方向赶去。

    那些穿着金衣的,对寒霜和莫闻馨指点一番后,都远远避开了;而那些穿得五花八门的,看都不看两人一眼,就自顾自走了。终于,寒霜见到了一群同样身着羽裳的仙人,向两人远远招呼着。

    “那边的同侪,何不同行做个照应?”那群天仙足有三五十人之多,为首者一脸真诚的微笑向姊弟二人,寒霜一看就知道他心中毫无笑意,只是逢场作戏罢了。

    “诸位有礼了。”莫闻馨也拱了拱手,“这一路上行人匆匆,所为何事啊?”

    “咦?”那为首的仙人略有讶色,不过立刻就隐藏住了,“看来二位……”他看了看莫闻馨肩上的白猫,“三位是要事归来,算错了时间?马上就是老髯子闭关之刻了,若不快点上路可就赶不上了。”

    “正是如此,妾身与舍弟刚从妖昊返回仙冥,因此有些乱了方寸。”莫闻馨回答道。“妾身名唤芷晴,这是舍弟落雪,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在下礼部荼兰居士,”那仙人伸出手来,手上灵光闪耀,“相逢便是有缘,互相留个灵讯吧。”

    寒霜也伸出手和荼兰居士握了握,发现那灵光是道简易却巧妙的传讯法术,唯一的作用就是反向沟通仙籍再传递消息。都不用过多思虑,寒霜和莫闻馨就掌握了这道小巧的法术。

    “前辈,后进有一事不明:若是后进不小心丢失了某位仙人的灵讯,应该怎么寻回?”寒霜连忙追问道。

    “再找到那位仙人,向他重新要一次灵讯就是。”荼兰居士有些奇怪,不过还是这样回答。寒霜和荼兰居士在这边讨论了好一阵灵讯的知识,而那边的仙人中有几个已经露出了不耐之色——考虑到礼部仙人的特点,恐怕这些人都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吧。

    莫闻馨便拉了拉寒霜的袖子:“让大家久等了也不好,我们赶紧上路吧。”

    寒霜抬头四处看看,连忙点头。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地继续上路;一路上,律部之人都是独来独往,法部之人三五成群,而礼部——寒霜所在的这伙人——却是越聚越多,最后竟然聚集了千把号仙人。寒霜不禁莞尔:看来这礼部仙人也是心虚,活脱脱一副抱团出门的鹌鹑模样。

    不过和仙人们的目的地——一处天高云阔、云上孤零零立着一处小道观的所在相比,这点人数又算不了什么了。

    围着那小小道观,群仙如蚁。

    极远处,一个个站在空中的仙人聚成一团,层层叠叠模模糊糊,看起来竟和一片乌云无异;但这些仙人却都不敢踏足道观千丈之内,阳光斜斜映了下来,透过仙人挤成的云团,化作千万只光箭,把身下的云也刺得斑斑驳驳了。

    “老髯子……”蹲坐在莫闻馨肩上的白猫直起身子,盯着远方的小小道观。它的唇齿未动,声音却在寒霜心中响起,显然是动用了神通。

    即使围绕着道观的仙群遮天蔽日,四面却是半点声音也无。不过寒霜看他们互相以目示意的样子,恐怕他们也正在施展传音入密的术法相互交流。既然周遭人都是这般模样,寒霜也不再遮遮掩掩了:“前辈,这里就是老髯子闭关之处?”

    “没错。不过现在老髯子应当是已经出关了,正把仙冥那些泥塑木雕骂个狗血淋头。”白猫点了点头。“老髯子每隔百年才会出关一日,所以才会有这么大阵仗。”

    “既然仙冥的天仙大都聚集在这里,被人一锅端了该怎么办?”莫闻馨也加入了对话之中。

    白猫的嗤笑传进了寒霜的脑海。“仙人太多,一个法术炸不完,第二个法术人就逃走一半了。有些仙人做事不行,逃命倒是一把好手。”

    “这茫茫多仙人,该如何去寻那桃花仙啊……”寒霜四顾看了看,有些头痛。

    莫闻馨摇了摇头。“现在就四处寻找,实在太显眼了些。何况若是我所料不错,我们只消在这里等着,很快就能再见到她了。”

    二人一猫一边闲聊,一边等待。环绕天空的如蚁群仙,一动不动,寂静无声,显得无比压抑。一直等到寒霜稍微有些不耐烦时,小道观的门才吱呀呀打开;那门轴的声音并不显得如何大,奈何寰宇之内连一丝风声都没有,于是立刻传进了寒霜的耳中。

    寒霜四面扫视了一眼。所有人都面色一肃,连白猫也不禁直起身来。

    门里倒退出一个身着洁白羽裳的身影,那羽裳和寒霜身上的形制大体仿佛,但远远比礼部制式的普通羽裳华贵复杂得多。他身边还跟着十二位仙人,也都穿着繁复的羽裳。不过这十三个仙人都是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纷纷用袍袖擦着脑门上的汗。

    看了看他们的衣装,寒霜猜测道:“这就是礼部的官长了吗?”

    “礼部仙君,礼部十二尹,都是废物。”白猫冷笑一声。

    白猫话音未落,就见六个身着金衣的家伙依次倒退着出了门。而后跟着一个身着金衣、背生四羽的仙人,也是倒退着出来的。

    “这几位恐怕就是法部的头目了。”莫闻馨点了点头。

    “法部仙君,法部六曹,一样垃圾。这十八个加起来都抵不上一个律部执剑使能打。”白猫若有所思:“只是听你们说,律部执剑使这百年间也换了个人……”

    接下来,寒霜等了好一段时间,才等到最后一伙人出来。那是一个表情严肃、长发束在身后的中年人,直直走出了观门;在他侧后,一名身着宫装、怀抱长刀,一头冰蓝色秀发的仙女,亦步亦趋地跟了出来。在那仙女身后,观门缓缓关闭,寒霜清楚地意识到,有什么庞然之物从身旁离去,收敛到那座小小道观中,沉寂下来。

    寒霜将目光放到那位律部执剑使身上。

    那正是有着和桃花仙一般无二的容貌,却自称无名的仙女。

    “律部执剑使,下一位律部仙君,就是她吗……”白猫低声说道。

    “我们要找的,或许就是那个人。”寒霜回道。

    这二十二名仙人——仙冥的最高层——向道观深施一礼,直到观门关闭,他们才直起身子。然后那身着金衣的仙君,和身着羽裳的仙君,把那束着长发的仙君左右一围;无名上前一步,长刀拔出了一半,却被律部仙君挥退了。

    “晗霄,别忘了。”身着金衣的仙君看了看退开的无名,又看了看束着长发的仙君。

    “我们都是为了仙冥。”身着羽裳的仙君看了看退开的无名,又看了看束着长发的仙君。

    随后,二人带着他们的下属,化光而去。

    束着长发的仙君沉默片刻,说道:“走吧。”随后,他自顾自化光离去了。

    无名微微点了点头。她连抬头看看这漫天群仙都没有,也化作一道深蓝色的流光,离开了。

    漫天被无视的三部群仙面面厮觑,突然地,巨大的声浪炸响开来,有些人飞快地驾驭遁光离开,有些人互相吵嚷个不停,甚至有剑光和术法的光华闪过,局势一下子混乱起来。

    “霜弟,不要管这些家伙,去追桃花!”莫闻馨说罢,立刻运起功法,向无名离开的方向追去。

    “你们要找的就是那个律部执剑使?”白猫皱了皱眉头,“确实有点奇怪……追上去看看!”

    寒霜点了点头。然而即使寒霜已经把轻身术法运到极致,却还是很难追上那道极快的冰蓝色流光。有好几次无名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寒霜的视线中,还是靠白猫指路,寒霜和莫闻馨才抄近路追上了流光的残迹。

    “你这不是轻车熟路吗?”莫闻馨向白猫问道。

    白猫哼唧了一声,并没有答话。

    穿过一大片积云,一座堂皇的仙城出现在寒霜眼中;冰蓝色流光直入仙城之内,消失不见。寒霜和莫闻馨两人也落到了仙城的一片楼阁之上,四顾看去,这里的仙人好像全部去老髯子闭关之处了,入目之处空无人烟。

    两人一猫互相看看,寒霜双手掐个法诀,隐去众人身形,然后翻过墙壁、冲过街衢,一路横冲直撞地来到了冰蓝色流光落下的、仙城正中的广场上。

    正当寒霜为自己两人的潜行技术感到颇为绝望之时,他忽然感到背后有所异样。寒霜回头一看,顿时感到了一丝安慰:有个什么肉眼不可见的东西,在两人背后的花丛之中,正小心翼翼地摸了过来。在一片静寂的广场上,别提有多显眼了。

    “既然已经互相发现,就不要遮遮掩掩了!”寒霜转身,撤去隐身法,高声喝道。一道身影应声而出,一跃就落到了寒霜面前,正是无名。

    “又是你们?”她那双好看的眉毛微微皱了起来。“你们究竟想做什么?想打吾就陪打个痛快!”

    “妾身姊弟二人只想请你去见一位名叫连婆婆的故人。除此之外,别无他求。”莫闻馨说道。

    “吾不认识什么连婆婆。吾也不记得有什么失忆之类的事情。”无名回答道。她沉默了一小会,随后有些犹豫地问:“连婆婆……那是什么人?”

    寒霜深深吸了一口气,编织出一个幻象,呈现出了他曾见过的连婆婆年轻时的面貌。

    “你真的不认得这个人了么?”

    “她是谁?”无名看着那个幻象,半伸出手来,好像是想要触碰,旋即放下,“为什么有些眼熟?吾应该不认识这个人才对……”

    “果然是你吗……看来我们没有找错人。”寒霜把幻象推向无名,看着仙女伸手揽住,让那幻象漂浮在她手掌心。“你的本名不是无名,而是桃花。而她是你在飞升仙冥前的伴侣。”

    “准确地说,是你在离开仙冥、来到凡间时遇到的爱侣。后来,你被仙冥的天仙捉回天上,留下她孤独终老了。”莫闻馨道。“我们有明文记录的篡改记忆的术法就有一十七种,你应当知晓更多。”

    “吾不记得。”无名摇了摇头。“吾修炼的冰心诀本来就是修魂魄的绝学,没有什么仙凡能破开冰魄修改吾的记忆……绝不可能!”

    寒霜叹了口气。“这里有一封她写给你的信,你看看吧。”

    她有些犹疑地接过寒霜递出的信。“吾本是九天上的一块玄冰,自从通灵化仙之后,就一直是律部的掌律使者,从没有下凡结交凡人过……”

    “此言不错。”一个沉稳的声音突然响起。寒霜眼前一花,一个头发束在身后、表情严肃而冷漠的仙人就出现在两人面前,正是掌律仙君。寒霜又看了看无名——她手中的信不知被她藏到哪里去了,只见她垂着空空如也的双手,向掌律仙君施了一礼。

    “无名,你先离去,这里交给我便是。”

    “是,仙君。”无名又施一礼,化作流光离去了。

    莫闻馨摇了摇头,有些懊恼地说道:“忘记和她交换灵讯了。”

    “姊姊,我觉得还是先解决面前的麻烦吧。”寒霜无奈地说道,同时拔出腰间长剑,指向了面前的仙君。“想必这位仙君要阻止我们去追桃花仙咯?”

    “你们不能去追她。她注定成为下一个掌律仙君,执掌律部诸仙,甚至整个仙冥。”掌律仙君双手笼在袖中,双足分开,立在寒霜和莫闻馨面前,显然是不打算让开路。

    “堂堂掌律仙君,没想到也会用这种下作手段。”零光剑上,宛如活物的浮光开始流动,剑刃上响起了轻轻的歌声。“说得冠冕堂皇,到时候还不是你们的傀儡。”

    掌律仙君不为所动。“无论是人、妖、仙,总有问心有愧,却又不得不去做的事情。但我确实没有欺骗你们。”

    “就算她早晚知道你们在骗她?”莫闻馨一挑眉,一缕镜色的雾从眼角升起,逸散开来,“你们那时又该如何自处?”

    “任天由命。”他伸出手来,一道浅浅的光芒流淌出来,骤然凝成一把太阳般闪耀的利剑,“为了仙冥,你们就留在这里吧。抱歉。”

    掌律仙君面色凝重地将利剑高高举起,向苍穹笔直伸去。无俦气势在剑上凝而不发,寒霜意识到,下一剑,恐怕就是一部仙君的全力一击。

    在这剑拔弩张之际,白猫挑了挑眉毛,忽然问道:“老髯子知道是你们让她修炼的冰心诀吗?”

    “冰心诀?”“那是什么?”寒霜听到这个有些熟悉的词,不禁问出声来。然后他才发现莫闻馨也和他问出了一样的话。

    “上古法门冰心诀,若无气运加身则不得寸进。在前朝仙人尽数陨落的现在,除了天生气运凝聚而成的玄冰可以修炼之外,只有一种可能了吧。”面对掌律仙君即将发出的雷霆一击,白猫丝毫无惧,娓娓道来,但掌律仙君晗霄的剑势却微微一窒。

    “你是谁?”他沉声问道。

    白猫看了看寒霜周身隐隐成形的剑气,又看了看莫闻馨细长剑刃上闪烁的寒光,答道:“妖昊之主,白丘。当然,在这里的只是一个分身。”

    寒霜颇为惊讶,莫闻馨一脸了然,掌律仙君微微蹙眉。

    “不过就算是一个分身……也能做很多事情了!”
« 上次编辑: 2018-06-07, 周四 00:09:45 由 zghzgh1779 »
23:37:26<zghzgh1779> 在第二日的凌晨,太阳还在远海海面下泛着黯淡绿光时,你们就站在了羯栏城外的临时营地门前,准备返回鸣京。
23:37:54<zghzgh1779> 送行的只有梅本彩梨和她的旗本亲卫。
23:38:24<zghzgh1779> “祝诸君武运昌隆。”她说。
23:39:21<zghzgh1779> 然后她踟蹰半晌,才抬起头来,看着高大的鬼武士的双眼说道,“在一切事了后,请早些回家,仁。”

——————————与此同时,在骰房里——————————

23:41:47<谏山仁> 海灵这是要我死啊(

离线 zghzgh1779

  • 讲个故事吧
  • 根源索寻者
  • ******
  • 帖子数: 2829
  • 苹果币: 1
Re: 【团报小说】【未完结】白石溪
« 回帖 #32 于: 2018-06-11, 周一 02:10:46 »
第十四章 仙君

    “妖昊之主,白丘……”寒霜面前的天仙将烈日般耀眼的长剑高举过顶,即使是仙冥的掌律仙君,话语中也有着隐隐的畏惧,“只是一个分身……分身而已!”

    “当然,在这里的只是一个分身。”趴在莫闻馨肩头的白猫轻哼,“不过就算是一个分身,也能做很多事情了——”

    话音刚落,无形的波动从白猫身周逸散开来,空气涌动着仿佛在呼吸,白玉铺成的地面微微震颤。寒霜仿佛产生了一种错觉:这小小的一方天地,好像成为了他忠实的同伴,愿意倾其所有帮助他们对抗面前的敌人。

    “这是……?”

    寒霜刚刚问出声,就听到莫闻馨回答道:“气运加持,这就是前朝仙人触犯禁忌换来的力量。好好感受吧,霜弟,或许这是我们毕生唯一一次驾驭这力量的机会了。”

    “就算你散布气运加持,这两个小小的仙人能抵挡得了我吗?”掌律仙君容色不动如山,缓缓说道。

    白猫挑了挑眉,道:“口气虽然不小,但有本事你把背后那道法术停了啊?”

    掌律仙君恍若未闻,也不着恼,只是两道火线从他背后一闪即逝,消失在了天际远方。

    “那是……传讯法术?”寒霜看着渐渐暗淡的火痕,心中有些压抑,缓缓吐了一口气。“目标恐怕也只有……”

    “必定是掌礼掌法两位仙君吧。”莫闻馨摇了摇头,镜月返微曲的剑刃渐渐镀上了明亮的镜色。

    白猫淡然地说道:“即使吾将天下气运的三分尽数加持于你们,但是也难保一定能打过这家伙。所以,努力想想办法吧。”

    “吾还有点事情要做,反倒要靠你们保护了。”说罢,它紧紧抓住莫闻馨的衣裳,闭上眼睛,再不动弹了。

    白猫话音未完,寒霜一手握紧零光剑,一手从零光剑的影子下抽出一束利刃,已然一个箭步向掌律仙君冲了过去——“洗剑峰寒霜,请仙君赐教了!”

    “隐云卫莫闻馨,参上!”寒霜身后响起莫闻馨的声音。

    掌律仙君长剑平挥,拦住寒霜的猛击,长声吟道:“掌律一部,晗霄,有礼了!”

    眨眼之间,寒霜和掌律仙君晗霄已经交了十剑。零光剑上的飞霜和晗霄手中烈阳般的长剑一碰,就化作暴风炸开,在广场上化作扭曲的龙卷。寒霜把洗剑峰代代秘传的双剑剑术全力施展开来,右手零光剑和左手束影成刃交相辉映,一时竟然和晗霄拼个旗鼓相当。

    然而那些龙卷就像是长了眼一样,无论如何在广场上横行,几次三番从晗霄的身上扫过、干扰他的身法和剑招,却丝毫不会影响到近在咫尺的寒霜。尽管掌律仙君护体罡气颇为强劲,衣袍流光涌动也远非凡品,却还是被零光剑和束影成刃在身上留下了两道伤口。

    正当此时,趁晗霄的注意力被寒霜吸引、绕行到掌律仙君背后的莫闻馨,高举起镜月返,向着晗霄狠狠斩落。晗霄眉头微动,将手中炎刃立在背后,莫闻馨这一剑便要徒劳无功——忽地,他脚下的白玉石板或许是被大力踩踏太多,骤然炸碎开来,掌律仙君的身形顿时一歪。

    清姬剑却笔直落下。

    利刃划过,晗霄背后喷薄出日珥般的烈焰。他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停滞,狠狠将炎刃刺入地面,一轮磅礴的炎浪涌向四面八方,把广场地面上铺着的白玉石板尽数掀飞。那炎浪色作蓝白,相隔数十步寒霜的头发都被烤得蜷曲起来,显然威力绝大;然而被掌律仙君一剑震起的玉板,却又恰恰挡在了寒霜和莫闻馨两人面前,让晗霄的手段威力大减,以至于被寒霜随手唤出的冰墙一阻,便不得寸进了。

    时来天地皆同力。寒霜心中闪过一句话。

    “这就是气运加身吗……”他喃喃自语道。寒霜此时才明白,为什么前朝的仙人宁可让神州化为焦土,也要把这力量攫取在掌中。

    “啧……当年无名陛下是怎么打垮那些前朝仙人的?”待炎浪和冰墙同归于尽后,掌律仙君略显苦恼的神色显露出来。他身上裂开几道长长的伤口,丝丝缕缕的淡金色火焰在伤口处跃动,那身仙君华服也显得有些破烂了。

    “仙君可还要阻拦我们?”寒霜掌中利剑歪歪斜斜下指,离离紫电已然缠绕其上,蓄势待发。他心中观想无妄卦意,下一剑便是九天雷落的景象。

    晗霄将长剑笔直竖在眉心,神色肃然,没有答话。

    寒霜和莫闻馨对视一眼,齐齐杀上。莫闻馨剑气恢弘中正,剑势却宛如濒死的狂暴野兽,分明是以伤换伤的打法——莫姐姐何时学得的北荒剑术?这个疑问在寒霜心中转了一转,便被他抛到一旁。心无旁骛的寒霜剑势运转愈发如意,霜火风雷诸般力量流转不休,天雷击下、燃起离火,旋即化作凛冽寒风,锋利的冰刃混在寒风中洒落漫天剑雨,在晗霄身上撕开一道道伤痕。

    尽管掌律仙君防御之势丝毫不乱,容色依旧不见惊慌,但是在束手束脚的情况下,衣袍已经被姊弟两人撕得稀烂,身上的伤口尽是淡金色的火焰升腾。在寒霜剑势稍缓、重整旗鼓之际,他还抽空低头看了看自己半裸的身躯。

    “着实不雅。”晗霄摇了摇头,伤口处流动的金焰——或者,按照凡人的习惯,叫做鲜血——骤然暴涨,把寒霜和莫闻馨逼退数步。金焰缠绕在他的躯干四肢处,化作了寒霜常见的剑士服的模样。不过这身剑手服饰,样式古朴、花纹繁拙,明显是许多年前的样式了。

    “这是……隐云卫的制服?”莫闻馨失声说道,脸上有掩饰不住的惊讶。

    “还是这身舒服……”晗霄松了松肩膀,晃了晃手中明亮的炎刃,双手握住,高举过顶。“虽然有白丘的气运之力加持,但是你们的本事也算是过得去了。换作平日,我怕是要把你们硬拉进我律部的。可惜……”

    掌律仙君挥下炎刃。“可惜,道不同啊!”

    寒霜下意识地闭上眼睛、飞掠退开,然而无尽光明透过眼皮刺入他的眼中,仿佛第二轮太阳升起在面前。紧跟着的,是一阵地动山摇,寒霜想要稳住身形,却发现自己被无俦巨力甩到半空当中,脚下再碰不到实地,手中的影刃早已消散、零光剑也几乎脱手飞出——当他催动灵力、强行睁开双眼时,忽然发现面前有半座广场竖直立着、遮天蔽日地横亘在他眼前,正在极速飞远。

    百里仙城,已被晗霄一剑斩成两爿!

    此时晗霄和寒霜姊弟之间,除了一片虚空之外,再无他物妨碍。

    掌律仙君缓缓走向寒霜和莫闻馨,神色中颇有寥落之意,缓缓道:“你们并不明白我们的悲愿。千年来,天上、凡间的运作都是仙冥之功。可你们以为人间没有盗取气运的妄人?你们以为天仙里没有盗取气运的败类?”

    “仙冥、仙冥……什么天仙,其实还是凡间生灵。”晗霄笑了一笑,似是讽刺,似是无奈,“以凡身周转神州气运,你们以为一点代价都不需要付出吗?”

    “但这和桃花仙又有何干?你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但我只看到你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他人身上的恶行。”寒霜深深吸了口气,双手握住零光剑的剑柄,回道。

    “你问过她是否愿意吗?回答我!”一弯银亮的新月斩向掌律仙君,他挥剑格挡。莫闻馨把身躯压在剑刃上、强硬地推开了晗霄的剑刃,狠狠撞在晗霄身侧,双刃的清姬剑在两人身上都印出了深可见骨的伤痕,金焰和镜色混杂在一起,化成灰色的混沌气流。

    “大义凛然吗……”晗霄抽出炎刃,刺入莫闻馨的侧腹,剑尖从她身躯另一侧透了出来,而莫闻馨用力抓住了晗霄持剑的右手。“你们没见过前朝末年的景象。”

    晗霄的声音微微颤抖:“那是地狱。”

    “所以呢!”零光剑疾速挥舞,斩断了晗霄握剑的右手。那右手在空中虚虚握了握,便炸成了一团光焰,烧烂了寒霜整条手臂的皮肤。

    “所以我们发誓,绝对、不会让那样的情景再度出现。然而我们终有一死,那时无名就是我们唯一的希望——所以,你们不能带走她,绝对不行!”晗霄重重踢开已经接近昏迷的莫闻馨,仅剩的左手拔出炎刃后,反手刺入了寒霜的肩头。

    “你的正义我已经理解了。也许换个时间,我会站在你这边,但很可惜不是现在。”寒霜一拳砸在晗霄手肘处,另一只手扭住他的手指,仙君不可抑制地松开了手。寒霜用力一推,带着肩上的利刃向后飞掠,零光剑紧跟着他的步伐。

    “——所以这一招,就请你收下吧!”

    晗霄喘息着,左手从右臂断臂处一拉,再度抽出了一支烈阳般的剑刃,站直身体面向寒霜:“那就让我见识一下濯玉洗剑峰的绝学吧!”

    寒霜握紧零光剑,举剑齐眉,静心诚意,然后一剑击出。

    “一击当见生死!痛快!”晗霄大笑着迎向寒霜的剑。

    漫天霜降。

    当寒霜从物我两忘的玄妙境界中取回意识时,发现晗霄已经跪倒在面前。他全身上下布满伤口,胸腹部还有数条开放性的巨创,正喷吐着明灭不定的金焰。喉咙处更有一道水平的剑痕,几乎把头颅斩掉。即使是仙冥的掌律仙君,也再承受不住这样的伤势了。

    莫闻馨已经挣扎着起身,三十六枚银针刺在周身要穴,乳白色的气流冲入她的身体,她身上的创痕也开始一丝一毫地愈合。

    晗霄用手中黯淡下来的炎剑撑住身体,不让自己彻底倒下,然后抬头看向姊弟二人。“看来我确实是托大了,原来天下三成的气运之力,竟然玄妙如斯……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前朝仙人究竟是何等恐怖的存在。虽然恐怕三部仙君齐聚都奈何不了你们,不过……”

    说话间,天际一道紫金雷霆闪过,随着电光,身着华丽金衣的仙君出现在晗霄左手边;一道白影凭空浮现在晗霄右手边,缓缓勾勒出纹理,原来是峨冠羽裳的仙君。

    “至少我们三个能把你们赶出仙冥。不要再来这里,不要再找无名,为了仙冥,也为了你们自己……”

    掌礼仙君举起手来;掌法仙君也举起手来。掌律仙君同样举起手——三道微光从他们手中轻轻跃起,汇聚,笼罩住姊弟二人全身。随后,掌律仙君终于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所以,你们还是篡改了无名……不,桃花仙的记忆?”寒霜一边用力挣扎,一边问道。然而被那看似脆弱的微光一照,寒霜的全身气力就好像被抽走了一般,几乎动弹不得。

    “是。上古法门冰心诀,本是前朝一块九霄之上生出的玄冰所留;然而任何修炼冰心诀的人,都会慢慢转化为玄冰之体。从身到魂,皆是如此。”掌礼仙君没有看倒下的掌律仙君,而是专注地维持笼罩着寒霜的微光。“不过……无名才是她本应有的名字。”

    “千年前见证过前朝末年那副地狱景象的人,泰半已经重入轮回了。而年轻一代的天仙和天妖,真的能坚守初心、万世不易吗?”掌法仙君面色凝重,手中变化法诀,也是丝毫不停。“抛却天仙躯壳,我们也不过是一介凡夫罢了。幸好我们找到了她,在我们逝去之后,担当大任而有余。”

    “所以,她和鼎朝开国的无名帝王是什么关系?”寒霜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勉强问出了一句话。

    “我们只是帮她成为她应该存在的人。神州、仙冥、妖昊,本就应该属于她,我们只是代为保管而已。”掌礼仙君和掌法仙君齐齐说道。

    “是时候还给她了。”

    随后微光炸裂。

    寒霜的眼前骤然模糊。他感受不到分毫力量,不过远方已经朦胧起来的层云,却好像被大力推开一样,骤然退向远方。

    然后,寒霜飞快向大地坠落。——与此同时,他耳中传来一声尖锐的猫叫。

    不知落了多久后,寒霜身躯一滞,好像砸穿了什么不可见的屏障。久违的风披拂在他的脸上,却没有仙冥灵气那浓重得近乎粘稠的感觉。而无穷无尽的空虚感从寒霜四肢百骸传来,好像身体变成了糖块,缓缓地、缓缓地溶解在无边无际的水中。

    他终于回到了凡世。

    本能般地,寒霜动用起身体中和凡人相比近乎无穷的法力,抵御住大地的束缚。然后,寒霜发现自己和莫闻馨正站在离地百丈的空中,白猫依旧一动不动地挂在莫闻馨背后。在他身下是绵延千里、寸草不生的荒山,而荒山之外,覆满白雪的草原远方,还有几柱炊烟升起,又被高空的烈风吹散。

    这里正是贺兰山。

    寒霜和莫闻馨对视一眼,刚刚开口要互相说些什么,刹那间,又是尖锐的啸声传来。寒霜听过这样的声音:就在几日前,濯玉峰上,那个掌法一部的仙人,就是带着这样的啸声从天而降的。

    冰蓝色的流星坠落在两人身边。

    ——是无名。
 
    她定定地看着姊弟二人;寒霜注意到,她那冰蓝色的瞳仁,好像是将碎未碎的琉璃盏一样,裂着交错的痕。

    “带我去,见那个叫阿莲的人。”她的声音有些沙哑,“立刻。”
« 上次编辑: 2018-06-11, 周一 03:03:22 由 zghzgh1779 »
23:37:26<zghzgh1779> 在第二日的凌晨,太阳还在远海海面下泛着黯淡绿光时,你们就站在了羯栏城外的临时营地门前,准备返回鸣京。
23:37:54<zghzgh1779> 送行的只有梅本彩梨和她的旗本亲卫。
23:38:24<zghzgh1779> “祝诸君武运昌隆。”她说。
23:39:21<zghzgh1779> 然后她踟蹰半晌,才抬起头来,看着高大的鬼武士的双眼说道,“在一切事了后,请早些回家,仁。”

——————————与此同时,在骰房里——————————

23:41:47<谏山仁> 海灵这是要我死啊(

离线 霜千翎

  • 兔兔姑妈还是坟地姐姐?这是个问题......
  • Goddess
  • ********
  • 帖子数: 9749
  • 苹果币: -5
Re: 【团报小说】【未完结】白石溪
« 回帖 #33 于: 2018-06-11, 周一 08:46:51 »
    白猫话音未完,寒霜一手握紧零光剑,一手从零光剑的影子下抽出一束利刃,已然一个箭步向掌律仙君冲了过去——“洗剑峰寒霜,请仙君赐教了!”

    “隐云卫莫闻馨,参上!”寒霜身后响起莫闻馨的声音。

    掌律仙君长剑平挥,拦住寒霜的猛击,长声吟道:“掌律一部,晗霄,有礼了!”

离线 zghzgh1779

  • 讲个故事吧
  • 根源索寻者
  • ******
  • 帖子数: 2829
  • 苹果币: 1
Re: 【团报小说】【未完结】白石溪
« 回帖 #34 于: 2018-06-11, 周一 13:36:38 »
第十五章 桃花

    寒霜和莫闻馨站在比贺兰千里荒山还要高出千丈的空中。朔风阵阵,霰雪星点,刮在寒霜身上,却丝毫不觉寒冷——天仙之躯,自是不会被这凡间寒风伤到分毫。白丘化身成的白猫,一直挂在莫闻馨的后背上,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莫闻馨试着摇了摇它,它也没有回应,若不是还有呼吸,寒霜险些以为它已经死了。

    而寒霜面前,那个声音清冷、瞳凝寒冰的仙女,正正地注视着姊弟二人。只是她寒冰般的眸子,却像将碎未碎的琉璃盏一样,布满了奇异的裂纹。

    “带我去,见那个叫阿莲的人。”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好像细碎的冰碴正在崩解,“立刻。”

    寒霜点了点头,开始掐诀作法。从贺兰山一步跨到姑苏城的法术,并不算如何复杂,只是所需的灵力并非凡人能够提供罢了。而此时的寒霜虽然能够借助己身庞大的灵力施展这法术,却感觉身体愈发空虚,仿佛马上要溶解在虚空中,有些莫名的心悸。
   
    “你想起来了吗,桃花?”莫闻馨问道。

    “桃花……”空气中炸起仿佛琉璃碎裂的脆响,却不是来自寒霜的双耳,他意识到这只是某种共感。无名按着额头,表情有些痛苦。“桃花……是……”

    看到无名痛苦的神色,莫闻馨却没有住口,继续说道:“桃花就是你啊,你就是桃花,不是无名。”

    “桃花……无名……我究竟是谁?”清脆的碎裂声一声接着一声,寒霜惊讶地发现,无名那头冰蓝色的长发,甚至也浮现出细碎的裂纹,露出被掩饰已久的底色——

    火焰般的鲜红。

    终于,寒霜编织的法阵已近完成,跨进这道阵法,应当就是姑苏城了。

    寒霜说道:“来吧。”

    莫闻馨和无名依言而行。寒霜便做了一个手势;他眼前的景物一阵晃动、模糊,随后在三人脚下清晰起来的,竟然是一片喜庆的鲜红。

    原来凡间已经是除夕了。

    从天上望去,月色明媚的姑苏城张灯结彩,灯火聚成溪流,一片红火喜庆的模样。只有城东还是一片昏暗寂静,根本没有丝毫新年的气氛。

    寒霜和莫闻馨对视一眼,随后拉着桃花向姑苏城东的抚孤院冲去。莫闻馨拖着无名一马当先落在了院子正中,随后寒霜也在地上落定;院子里虽然幽暗寂静,没有几盏灯亮,但是人却密密麻麻站着许多。

    当年和姊弟二人一样,从姑苏城的抚孤院中走出的孩子们,如今已经尽数回返。看到三人从天而降,这些衣衫各异的人们纷纷一惊,待打量仔细后,立刻有人匆匆钻进里厢——看他那踏雪无痕的步法,明显也是有功夫在身的人。

    立刻,慕容公子从房中奔了出来。他面色苍白、容色枯槁,即使是昏暗的月色下,寒霜也看得出来,他实在已是油尽灯枯了。

    “你们、你们终于回来了……她就是?”慕容公子看了看被莫闻馨拉着的无名,喘息着问道。

    寒霜点了点头,问道:“婆婆还好吗?”

    莫闻馨打断了寒霜的话。“这些天辛苦你了,闲话莫说。我们带仙子进屋吧。”

    “快,快些进来吧。也算遂了婆婆的愿……”慕容公子同样没有正面回答寒霜的话,只是避开身子让出了一条路。

    寒霜垂下头,跟在莫闻馨和无名身后,进了连婆婆的卧房。慕容公子飞快掩上了门,避免外界的寒气冲撞到婆婆。卧房内微光如豆,轻轻跃动着,朦胧地映出了连婆婆慈祥的面容。但她平时总是微微笑着的脸,现在却微微显出痛苦之色。

    “这就是……”无名踉踉跄跄地走到榻前,纤细的手指有些颤抖,轻轻触碰连婆婆的脸颊。“阿莲吗……”

    “变了……模样呢……”

    一声清脆的琉璃碎裂声。

    冰蓝色碎裂飞溅,化作星光逸散。

    寒霜分明看到,那坐在连婆婆床边的女子,发色和眸子,尽是火焰般的鲜红。

   “我……不是无名……我是桃花!”

    “阿莲!我来找你了!”

    连婆婆缓缓睁开眼睛,半晌,方才看清面前的仙女模样。

    “桃花……是桃花吗?”她喃喃自语,神情恍惚,“我莫不是在做梦……”

    桃花已然泣不成声,握住连婆婆的手放在脸颊,“我早该想起来的……我早应该来找你的……”

    丝丝缕缕灼红却柔和的光,从桃花身上渐渐流溢向连婆婆老迈的身躯;在寒霜的灵识中,更是发现,桃花几乎毫无保留地把她天仙的灵气灌注进连婆婆体内,而不管这是多么浪费——

    可惜却毫无用处。连婆婆的身体,已是千疮百孔,灵气只是在连婆婆体内打了个转,就流逝到天地之中了。

    莫闻馨叹息道:“连婆婆寿元已尽,此乃逆天行事,无法长久的。”

    桃花不言不语,只是默默将灵气输送到连婆婆的身体中。寒霜很清楚,灵气对于天仙而言与血液无异,桃花此举,也无法给连婆婆延寿多久。

    至多是共死罢了。

    寒霜和莫闻馨默默看着,寒霜有心想要说些什么,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唉,痴儿,痴儿……”忽然,莫闻馨手中的白猫动了一动;它张开眼睛,开口说话。“逆天改命,人仙皆无能为力,但是桃花,你或许是少有的例外。”

    桃花睁大了眼睛,一脸愕然地扭头看向白猫。白猫从莫闻馨手中跳到地上,人立而起,向姊弟二人微微打了个稽首。“贫道老髯子。还多亏了球球把我唤醒,否则我也不知道这许多事情。”

    “桃花此事,皆是我的过错……不过,至少还有补救的机会。”

    寒霜和莫闻馨也惊讶地互视一眼,连忙拜倒下去。白猫挥了挥爪子,两人就被一股柔力托起,重新站起。它转向坐在榻边的桃花仙,缓缓说道:“桃花,你本是千年前那位书生帝王轮回重生。书生帝王虽然建立鼎朝、成就无上功业,又尽斩前朝仙人,将天下气运复归正轨,然而他始终没有达成自己的心愿……和他落第时别离的那个心爱的女子再续前缘。”

    “所以,当贫道知道你重生之后,就决定将仙冥交还给你……毕竟它本就是你的。”

    “可是啊,那和我又有什么干系?”桃花轻声说道。

    老髯子默然。

    半晌后,它才继续说道:“虽然无名帝王再入轮回前将天下气运尽数托付给贫道和球球……但是毕竟那是天下气运的主人。即使轮回转世,仍有天地气运会悄然归附于你。”

    “若你愿将书生帝王的气运之力和前世带来的无边灵力尽数舍弃,再加上贫道的法门,逆天改命或许有一线生机……只是,尽失气运与灵力的你,也只能作为凡人度过一生了。”

    “你,可愿……”

    “当然愿意!”桃花只是定定看着复又昏睡过去的连婆婆,“你尽都拿去罢,我只要阿莲!”

    “要我孤身一人当那千年、万年的天仙,还不如和莲花在凡间过一辈子!”

    老髯子再度沉默片刻。

    “贫道明白了。”随后,他缓缓说道。

    莫闻馨悄声问老髯子:“那接下来,天下当如何?”

    老髯子道:“既然桃花不愿意当仙冥、妖昊与凡世的主人,那贫道也只能继续努力咯。只不过,这仙冥,看来也要变一下天了……”

    寒霜向老髯子再度拜下。“此事全因我们而起,若有什么寒霜能补救的,那定然粉身碎骨在所不辞。”

    “凡事有果必有因,即使今日不做,明日也要做的。”老髯子摇了摇头,说道,“贫道却是要感谢你们,若是没有你们,贫道还要再坐百年死关——那时或许已经晚了。”

    “桃花,你准备好了吗?”它看向桃花仙,神色凝重起来。

    桃花点了点头。

    于是老髯子挥了挥爪子。也没见他施展什么法度,桃花身上的光华就忽地黯淡。

    连婆婆周身却泛起强光。

    光芒散去,坐起身来的,是一个头发灰黑、容貌清秀可爱的女孩儿。

    “咦?我……”她眨了眨眼睛,看了看面前的仙女。“桃花?”

    她转过头,又看了看一旁的姊弟二人。“闻馨?寒霜?你们都在这里啊?”

    “我……我刚才是睡着了?”

    然后,她就被桃花紧紧抱住。

    “阿莲!”

    连婆婆——不,阿莲怔怔地伸手回抱住桃花,脸上还颇有些迷茫之色。

    寒霜的袖子忽然被拉了一拉,回头一看,正是莫闻馨在向他使眼色,老髯子已经悄无声息地走到了门边。于是两人一猫悄悄离开了连婆婆的卧房,来到了小院之中。

    寒霜忽然觉得月色有些暗淡。

    他抬起头来;明月之下,天仙群聚如云。

    环绕着小院,那蚁群般密密聚集在一起的天仙,已经将月光都尽数遮蔽!为首者一人身着金衣,一人披覆羽裳,正是掌礼、掌法两位仙君。

    院内众人已是刀剑出鞘,不过看着这浩浩荡荡的架势,一个个脸上却都有些胆怯。

    “唉……还真是夹缠不休。”寒霜抽出了零光剑,苦恼地说道。

    “叹什么气?连掌律仙君你都打了。”莫闻馨倒是神色自若,说道。“老髯子阁下,有什么好办法吗?”

    老髯子先用猫爪拍了拍慕容公子,慕容公子立刻肉眼可见地恢复了活力。然后他才叹息一声,说道:“当然是带着这些不成器的小家伙们回到仙冥了。你们有什么想要贫道帮忙的事吗?”

    莫闻馨摇了摇头,却向寒霜以目示意。寒霜犹疑了一瞬,期期艾艾地问道:“老髯子阁下,您方才说过,过往死去的人……会轮回转世,是么?”

    “正是如此。”老髯子点点头。

    “有个对我而言十分重要的人过世了。我该如何去寻找她如今的转世?”

    “又是个痴儿啊。”老髯子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把手按在了寒霜头顶。“那就回忆一下那个人吧。”

    寒霜闭上了眼睛,开始回想那天月下竹林中所见的朦胧身影。想着想着,他惊讶地发现回忆越来越多、越来越清晰,那过往的一幕幕,竟然没有丝毫缺损和模糊。

    他没有成功地忘记过。从来没有。

    然后寒霜睁开了眼睛。扶苏还没有回来……还在遥远的、无法触及的彼岸。但当她出现的第一刹那,寒霜知道,自己就会知晓她的存在。

    到了那时,没有什么能阻止他去往她的身边。

    “经过了仙冥妖昊灵气洗伐的天仙,即使身处凡世不再补充灵力,也至少有五百年的寿元。”老髯子悠悠地说道,“足够你找到心中思念之人了。”

    寒霜心中悲喜交集,一时间竟说不出话。

    “话已至此,有缘再会吧。贫道稽首了。”说着,白猫就从莫闻馨手中缓缓飞升而起。而那漫天真仙,无论是挣扎也罢、惊惶也罢、放弃抵抗也罢,尽都被无俦巨力拉着升起,即使是两位带头的仙君也无法抵抗。

    渐渐地,仙人消失在天穹尽头,朦胧的月色再次洒落。一片寂静中,只有远方一两声未燃尽的鞭炮炸响,回荡在姑苏城中。

    新年到了。
« 上次编辑: 2018-06-11, 周一 13:46:13 由 zghzgh1779 »
23:37:26<zghzgh1779> 在第二日的凌晨,太阳还在远海海面下泛着黯淡绿光时,你们就站在了羯栏城外的临时营地门前,准备返回鸣京。
23:37:54<zghzgh1779> 送行的只有梅本彩梨和她的旗本亲卫。
23:38:24<zghzgh1779> “祝诸君武运昌隆。”她说。
23:39:21<zghzgh1779> 然后她踟蹰半晌,才抬起头来,看着高大的鬼武士的双眼说道,“在一切事了后,请早些回家,仁。”

——————————与此同时,在骰房里——————————

23:41:47<谏山仁> 海灵这是要我死啊(

离线 zghzgh1779

  • 讲个故事吧
  • 根源索寻者
  • ******
  • 帖子数: 2829
  • 苹果币: 1
Re: 【团报小说】【未完结】白石溪
« 回帖 #35 于: 2018-06-11, 周一 13:37:22 »
尾声


    此后,桃花和阿莲把抚孤院和连婆婆在姑苏城内的一应产业,尽数托付给了寒霜幼时伙伴中那些善于货殖之人,离开家乡远游。

    她们说,要把天下每个角落都看一看。

    从那时起,江湖上就一直流传着一对儿仙女般璧人的传说。鼎朝、北荒、西域泰方、东海沉篷,都留下过她们的足迹。

    直到寒霜漫长寿元的尽头,书写她们故事的话本和歌谣,还代代相传,历久弥新。

   


    从此不再有登天台。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叫做“天劫”的考验。

    这考验并非天落雷霆或者风刀冰剑夹击,只问心意,不问手段。

    只有那些一心求道、心如止水明镜的修行之人,才能通过这样的考验、羽化成仙。

    而这样的仙冥,又能坚持多久呢?寒霜不知道,不过至少直到寒霜老去,这天地都还没有出现什么大问题。

   


    帝都长安。

    地宫。

    莫闻馨腰佩华美的长剑,身穿红衣,一步步踏入长安地下这无比恢弘的地宫大殿。

    大殿正中,是一座圆桌,桌边已经坐了三五个人;比之宽广的穹庐,圆桌实在是小得可怜,不过大殿如此之大的原因,还是圆桌一侧那条体长数里、金甲光辉灿然的巨龙。

    莫闻馨径直走向圆桌,整了整椅子,坐了下来。

    ——她知道,圆桌边围坐的这几个人、妖、仙,就是鼎朝。

    她也是鼎朝。




    西域昆仑。

    直插天际、连绵不绝的雪峰之间,无人问津的峡谷深处,却是溪水潺潺、繁华似锦,一片四季如春的好气象。

    两鬓添了一抹重霜的寒霜,身穿厚重的皮袍,半肩却露在外面;一番艰苦跋涉后,他的额头已经微微见汗了。

    看着这世人不知的秘境美景,寒霜深深吸了一口气,花香清甜,微风甘冽,他不禁露出享受之色。

    然后他迈步向前。

    花海中央,一支纤细颀长、水晶般剔透的剑刃正直直树在那里。花藤缠绕在剑身上,鲜花绽放,抹去了剑刃的凶戾之气。

    寒霜走近前去。许许多多巴掌大小的花妖被他惊起,挥舞着背后花瓣般的翅膀翩飞,有的躲在草丛中好奇地打量着寒霜,有的围着寒霜来回转圈,显然是没见过生人的样子。

    即使被花藤包裹,走到近处,那剑仍是寒气流溢,花妖们离那剑远远的,就不愿意跟进了。只有一个小小的花妖,正坐在剑锷上踢蹬着小脚,丝毫不惧这剑的剑气。

    她抬起头来,看着寒霜,半晌之后,怯生生地问道:“你……你是谁?你为什么在哭?”

    ——她却没有发现,自己的眼泪已经像断了线的珠儿一样,从她双眸边滚落下来。




    琴瑟愿与 共沐春秋
    滢溪潺潺 炊烟悠悠
    敢请东风 玉成双偶
    遥递佳信 知否知否

    为理云鬓 为簪银钩
    明月可鉴 情深亦寿
    此生相依 人间白首
    千金不易 清茶淡粥

    白石溪·完
23:37:26<zghzgh1779> 在第二日的凌晨,太阳还在远海海面下泛着黯淡绿光时,你们就站在了羯栏城外的临时营地门前,准备返回鸣京。
23:37:54<zghzgh1779> 送行的只有梅本彩梨和她的旗本亲卫。
23:38:24<zghzgh1779> “祝诸君武运昌隆。”她说。
23:39:21<zghzgh1779> 然后她踟蹰半晌,才抬起头来,看着高大的鬼武士的双眼说道,“在一切事了后,请早些回家,仁。”

——————————与此同时,在骰房里——————————

23:41:47<谏山仁> 海灵这是要我死啊(

离线 zghzgh1779

  • 讲个故事吧
  • 根源索寻者
  • ******
  • 帖子数: 2829
  • 苹果币: 1
Re: 【团报小说】【完结】白石溪
« 回帖 #36 于: 2018-06-11, 周一 13:41:09 »
完成了
很难说现在是什么心情
大概就是“啊,完成了”的感觉吧
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看 :em003
« 上次编辑: 2018-06-11, 周一 13:45:00 由 zghzgh1779 »
23:37:26<zghzgh1779> 在第二日的凌晨,太阳还在远海海面下泛着黯淡绿光时,你们就站在了羯栏城外的临时营地门前,准备返回鸣京。
23:37:54<zghzgh1779> 送行的只有梅本彩梨和她的旗本亲卫。
23:38:24<zghzgh1779> “祝诸君武运昌隆。”她说。
23:39:21<zghzgh1779> 然后她踟蹰半晌,才抬起头来,看着高大的鬼武士的双眼说道,“在一切事了后,请早些回家,仁。”

——————————与此同时,在骰房里——————————

23:41:47<谏山仁> 海灵这是要我死啊(

离线 霜千翎

  • 兔兔姑妈还是坟地姐姐?这是个问题......
  • Goddess
  • ********
  • 帖子数: 9749
  • 苹果币: -5
Re: 【团报小说】【完结】白石溪
« 回帖 #37 于: 2018-06-11, 周一 15:50:19 »
完结撒花 :em003

离线 落雨随枫

  • 神佛无谅
  • Chivary
  • *****
  • 帖子数: 1357
  • 苹果币: 2
Re: 【团报小说】【完结】白石溪
« 回帖 #38 于: 2018-06-11, 周一 16:33:15 »
完结撒海灵!
事到如今这双臂膀,其中若还流淌苍蓝色火焰
我一定回首转身,重新拉住你的手掌
以这灰败星球为名起誓,不会第二次将你抛下
把命运的诗歌全部改写(Rewrite)

离线 zghzgh1779

  • 讲个故事吧
  • 根源索寻者
  • ******
  • 帖子数: 2829
  • 苹果币: 1
Re: 【团报小说】【完结】白石溪
« 回帖 #39 于: 2018-06-12, 周二 21:15:43 »
有没有人给点意见啥的啊 :em032
(虽然很清楚这是自娱自乐
23:37:26<zghzgh1779> 在第二日的凌晨,太阳还在远海海面下泛着黯淡绿光时,你们就站在了羯栏城外的临时营地门前,准备返回鸣京。
23:37:54<zghzgh1779> 送行的只有梅本彩梨和她的旗本亲卫。
23:38:24<zghzgh1779> “祝诸君武运昌隆。”她说。
23:39:21<zghzgh1779> 然后她踟蹰半晌,才抬起头来,看着高大的鬼武士的双眼说道,“在一切事了后,请早些回家,仁。”

——————————与此同时,在骰房里——————————

23:41:47<谏山仁> 海灵这是要我死啊(

离线 落雨随枫

  • 神佛无谅
  • Chivary
  • *****
  • 帖子数: 1357
  • 苹果币: 2
Re: 【团报小说】【完结】白石溪
« 回帖 #40 于: 2018-06-13, 周三 13:21:20 »
其实回头看完一遍以后还是觉得自己的扮演很不成熟233(虽然海灵给润色了不少
倒也不是说现在的自己有多少长进

就以故事来说,海灵的团结构非常棒,伏笔也都回收得不错。文笔的话,反正海灵的功底看得出来是比我扎实很多的。
意见什么的实在很难提,非要说的话,有一种自己给海灵拖了后腿的感觉(不
事到如今这双臂膀,其中若还流淌苍蓝色火焰
我一定回首转身,重新拉住你的手掌
以这灰败星球为名起誓,不会第二次将你抛下
把命运的诗歌全部改写(Rewrite)

离线 zghzgh1779

  • 讲个故事吧
  • 根源索寻者
  • ******
  • 帖子数: 2829
  • 苹果币: 1
Re: 【团报小说】【完结】白石溪
« 回帖 #41 于: 2018-06-13, 周三 22:31:10 »
整合的txt丢到了1楼
有兴趣的人可以下载来看了
(会有那样的人吗
« 上次编辑: 2018-06-13, 周三 22:33:02 由 zghzgh1779 »
23:37:26<zghzgh1779> 在第二日的凌晨,太阳还在远海海面下泛着黯淡绿光时,你们就站在了羯栏城外的临时营地门前,准备返回鸣京。
23:37:54<zghzgh1779> 送行的只有梅本彩梨和她的旗本亲卫。
23:38:24<zghzgh1779> “祝诸君武运昌隆。”她说。
23:39:21<zghzgh1779> 然后她踟蹰半晌,才抬起头来,看着高大的鬼武士的双眼说道,“在一切事了后,请早些回家,仁。”

——————————与此同时,在骰房里——————————

23:41:47<谏山仁> 海灵这是要我死啊(

离线 霜千翎

  • 兔兔姑妈还是坟地姐姐?这是个问题......
  • Goddess
  • ********
  • 帖子数: 9749
  • 苹果币: -5
Re: 【团报小说】【完结】白石溪
« 回帖 #42 于: 2018-06-14, 周四 00:25:46 »
整合的txt丢到了1楼
有兴趣的人可以下载来看了
(会有那样的人吗

离线 万物皆神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10
  • 苹果币: 1
  • 啊哈?
Re: 【团报小说】【完结】白石溪
« 回帖 #43 于: 2018-06-14, 周四 07:32:46 »
* 万物皆神 盗用海灵的小说拿去投稿了(并不),万一火了……哈哈哈蛤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topic=56449.0
万物永不坑团!
http://pan.baidu.com/s/1nuKnGP7
3R玩家手册中英文附带城主手册以后看到新人问问题甩他一脸这个吧
https://pan.baidu.com/s/1pL62xsf
暴打狒狒的3R模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