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页: [1] 2 3 ... 10 »
1
资源分享区 / Re: 无限恐怖三合一规则V2.2完整版
« 最新帖子 由 逆神猪 今天09:10:08 »
1.是
2.是,只能维持一个,甚至不能移动
3.不存在,专注只有一个,但你可以使用各种即效动作
2
酒馆公告板 / 20180527
« 最新帖子 由 风清 今天09:03:35 »
叶德纳克(Yednak)
3
没带过面团......
不过,从网团的带团经验来看,有些比较重要的描写,可以预先构思,临场魔改。把他们写下来提前准备好,到时候就算不是照着念,也可以看着改。
4
继续去艺术家别墅摸鱼

幸运=6
食物 投掷: 2d6 = (6,5) = 11
装备 投掷: 2d6 = (2,6) = 8
物资 投掷: 2d6 = (6,4) = 10
配方 投掷: 2d6 = (4,2) = 6
丧尸 投掷: 2d6 = (2,2) = 4
事件 投掷: 2d6 = (4,5) = 9
5
引用
蘇珊苦笑着說:“我可沒有太大把握能在這麼多人手裡保護好你。所以,必要時就想辦法逃……我會爭取點時間。”
  我將她拉回到繩子邊:「笨蛋,別一副要赴死的口氣啊,多恩說我們的船目前旁邊有兩艘船在靠近需要對付,還有些潛藏的敵人在追蹤她,所以我要妳回去保護大家,並叫諾尼爾顧好我交給他保管的另一伴聖劍殘片。待會趁我唬住對方,妳就先下去,」
  

=====與老派口音的修士交涉
  「我也不想損壞聖物,不過抱歉我只能用這樣的方式來確保你們願意好好聽我說話,我不會帶著劍匣離開,但倘若你們有人要用武力打斷我說明真相,那我也只能毀損聖器逃走了。」說著我搖晃手中的劍匣,心裡也捏了把冷汗,若真是掉下去就好笑了。「您是這裡的院長嗎?我有事要和院長稟告。」
  「先讓我的同伴離開,我保證,我不會走的。」然後我推推蘇珊,要她先溜回船上去。自己則是站在繩索邊,左手仍舊舉著劍匣伸出崖外。

……開啟對話後
  「我們劫走了殿下並偷走聖物,"看起來"的確是這樣沒錯。」我說,然後語氣一轉:「然而實際上是我們保護了一切。」
  我開始大聲解釋:「這座修道院已經遭到滲透,就在今晚,有人打算殺死殿下,所以我們才冒著這麼大的風險將她救出,詳情您可以去問坎尼千人長,就在地下牢房。而聖劍匣的事情也是剛剛才知道的,有人打算偷取劍匣然後推到我們身上。我為了吸引你們過來保護劍匣才發出光亮引起你們注意,不然哪個弱智會在夜晚的海岸潛行時打光的。是我們引你們過來的,而那兩個要搶劍匣的人看到我發光後就跑了,我一路追他們追到岩壁下方就失去蹤跡,想必是在礁石間躲了起來,你可以派人去查探。」
6
战国 / Re: 一骑绝尘——龙傲天
« 最新帖子 由 雷欧纳德 今天08:48:29 »
总xp:4078+450
5.25:逃出生天+450xp
7
PF 討論區 / Re: 有关pf里的动态防御法术
« 最新帖子 由 海上钓鲸客 今天08:22:34 »
即效延迟剂
8
翡翠与光 /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二季)《五剑之谜》
« 最新帖子 由 Seed 今天08:22:00 »
没有能犹豫的时间,你作出选择,以圣剑剑匣作要挟,举在悬崖边上。待僧兵和修士聚集来到你们身前不足二十米时,劳伦斯也听从你要求攀上了绳索滑降。“再会,克罗那。”
…………
苏珊苦笑着说:“我可没有太大把握能在这么多人手里保护好你。所以,必要时就想办法逃……我会争取点时间。”
天空凝聚着光亮术照明。
僧兵和修士,在你们面前加起来足有十六人左右,随后还有修女和神官等在背后赶来中。
一个僧兵穿戴着绣金的十二芒星白袍,看起来像是地位高些,他有着金色短发和金色络腮胡子。体格强壮,拿一把长柄双手铁锤。“住手,汝小贼,亵渎圣物,若你损坏圣物,必然让你粉身碎骨。死不欲生。罪邪至极,悬崖住手。”他一边这么说,一边挥手,有几个人开始从两侧围向你们。气势颇强硬。苏珊武器只是一把不算长的斧和一把长剑,你明白她此刻也无法发挥自己擅长的戟技,实力必然大损。不过水蓝色短发下,这个女子坚毅的面容却充满信念,那种绝不后退的坚毅。
9
你被那只突袭野狗彻底压制动弹不得,克博尔斯忙挥锤赶回来协力,一锤敲打在压制你的野狗背后,塞蕾斯也回身用角穿刺,成功把这头野狗从你身上打开。与雅萨和萨西丝纠缠的野狗突然化作闪电射到一侧,然后双眼发出红光。在大厅一角,于是再次出现又一头野狗。
那只巨熊击败一个目标后,目前距离最近的是克博尔斯。于是它怒吼着扑向骑士,冲锋中一掌扫来。克博尔斯拼命举盾上挡隔,但依然被一掌带飞,跌出六米之远。(HP-7)
10
引用
  我知道你不會讓我留下的。但是我不留下你們可能就走不了!我選擇了拯救城市,克羅那!要回來我身邊……"
  我對她回以微笑,豎起大拇指後轉身面對那些僧兵。這時候,突然覺得我的外表是加麗卡有點可惜,為什麼呢?
  要回來我身邊嗎?心中有股暖暖的感覺。
引用
  勞倫斯:"看來很難全部人來得及離開。我願意留下掩護。"
蘇珊也說:"我這命是你們救下的,本來就該死一次了,現在也沒有什麼可惜的。"她來到你身前作為掩護,守在你身前:"如果有機會,讓那個神官先走。你這個傢伙,可不能出事,畢竟你還帶着加麗卡的身體!"
  目視著要來的人我對他們的話噗哧笑了出來。
  「不要這麼絕望,現在也不是什麼非死不可的狀況,首先這些僧兵們應該也是為了要留住殿下才追來,而不是殺死我們,另外就是我手上的劍匣聖物了。再來,我一點都不覺得這些人會是紅月行者的對手,好了,勞倫斯你快跟著下去吧。蘇珊你的蠻力手鐲再借我一下吧,讓我來拖延時間。」

  「別過來!!」戴上手鐲後我對僧兵們大喊道:「再靠近一步我就要把聖物扔進海裡了!」
  我抓著劍匣的左手伸出崖外,作勢要丟下去。
页: [1] 2 3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