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页: [1] 2 3 ... 10 »
1
本文作者对Japan Now相当熟悉,对日系模组的创作也有一部分可取之处,推荐Japan Now新人进行参考。
因本贴为教程贴,以积极导向为主,因此其余回帖全部删除。望诸位进步勉励,提出其他干货。
2
好像这种事情都和某公司有关,我以前一直以为某公司是起到积极作用。。。。。。
人家主要还是做生意,当时铜钱味的风从哪边来他们就向哪边去。
3
探索者协会 / Re: 自用自翻资源帖
« 最新帖子 由 沉淪 今天15:35:38 »
老赌鬼 出自《内海种族》

类型 种族背景

需求 人类 瓦瑞希安地区

你在斯克扎尼周围地区的成长使你早早的就接触到了卡片和骰子。你在唬骗和巧手检定上获得+1背景加值。如果是目的是赌博的话,这些加值额外增加1
劇透 -   :
Practiced Gambler
Source Inner Sea Races pg. 196
Category Race
Requirement(s) Human - Varisian
Your upbringing around the Sczarni has exposed you to games with cards and dice. You gain a +1 trait bonus on Bluff and Sleight of

Hand checks; for the purpose of gambling, these bonuses increase by 1.

老赌鬼(Practiced Gambler)
出處 《内海种族》(Inner Sea Race)
类型 种族背景
需求 人类(瓦瑞希安地区)

你在斯克扎尼周围地区的成长使你早早的就接触到了紙牌和骰子遊戲。你在唬骗和巧手检定上获得+1背景加值;賭博時,这些加值增加1點。
劇透 -   :
Practiced Gambler
Source Inner Sea Races pg. 196
Category Race
Requirement(s) Human - Varisian
Your upbringing around the Sczarni has exposed you to games with cards and dice. You gain a +1 trait bonus on Bluff and Sleight of Hand checks; for the purpose of gambling, these bonuses increase by 1.
斯克札尼是瓦瑞西亞人的黑幫團伙 :em008
改了 :em008
4
圣印教会派来的祭祀……好似是个救世圣女模板等级还比提欧高不少
5
探索者协会 / Re: 自用自翻资源帖
« 最新帖子 由 沉淪 今天15:27:31 »
Sarissa
Source: Giant Hunter's Handbook pg. 24 (Amazon)
Statistics
Cost 12 gp Weight 12 lbs.
Damage 1d6 (small), 1d8 (medium); Critical x3; Range —; Type P; Special brace, reach, see text
Description
This spearlike weapon is about 15 feet long. Its unwieldy length is counterbalanced by a heavy brass base. A sarissa provides extended reach—tripling your reach rather than doubling it. A Medium wielder would threaten spaces 10 to 15 feet away, but not adjacent squares or squares 5 to 10 feet away (as with a typical reach weapon). Because of its great length and weight, a sarissa can be used to attack foes in only one direction each round. You must select a cone each round before you make any attacks with the sarissa. The weapon threatens only foes within this cone and within its extended reach. You can’t change the area you threaten with the sarissa until your next turn. While you carry the sarissa pointed upward (typical for overland movement), you threaten only squares in the sarissa’s reach in a cone pointed upward.
有既有譯名就不要瞎湊一個龍出來了。看不出龍槍在哪,又不是《龍槍》。


薩裡沙長矛(Sarissa)
出處:巨人獵手手冊(Giant Hunter's Handbook)第24頁
價格 12 gp 重量 12磅
傷害 1d6(小型),1d8(中型);重擊 ×3;射程 —;類型 穿刺;特殊能力 迎擊,長武

這種類似矛的武器長約15尺。它不靈活的長度是藉由沉重的黃銅底部進行平衡。薩裡沙長矛給予更長的觸及範圍——將你的觸及範圍變成三倍而非兩倍。中型的持有者可以威脅到10尺至15尺處的方格,但無法威脅鄰近方格以及(如普通的觸及武器般)威脅5至10尺處的方格。因為它驚人的長度與重量,薩裡沙長矛每輪只能用以攻擊一個方向上的敵人。你必須在每輪你用薩裡沙長矛做出攻擊前決定它能夠攻擊哪個錐形範圍內的敵人。此武器只會威脅在這個錐形範圍且位於它延伸觸及範圍內的敵人。你在自己的下回合前都不能夠再改變你使用薩裡沙長矛時的威脅範圍。當你將薩里沙長矛槍尖朝上帶著(通常是大陸移動)時,你只能威脅到薩里沙長矛指向上方的錐形範圍處的方格。
劇透 -   :
This spearlike weapon is about 15 feet long. Its unwieldy length is counterbalanced by a heavy brass base. A sarissa provides extended reach—tripling your reach rather than doubling it. A Medium wielder would threaten spaces 10 to 15 feet away, but not adjacent squares or squares 5 to 10 feet away (as with a typical reach weapon). Because of its great length and weight, a sarissa can be used to attack foes in only one direction each round. You must select a cone each round before you make any attacks with the sarissa. The weapon threatens only foes within this cone and within its extended reach. You can’t change the area you threaten with the sarissa until your next turn. While you carry the sarissa pointed upward (typical for overland movement), you threaten only squares in the sarissa’s reach in a cone pointed upward.
6
第三回合
【叛乱:兵变】
大军行至西北边境后,凯鲁士和将领们开始整训方阵,并严阵以待防备敌军,国内也在盖亚家的安抚下局势暂时平稳。过了一个月后,突然从阿瓦尔境内传来消息,说更西方的异族国王率领着一支百胜之师入侵了阿瓦尔,阿瓦尔王带着大军调头迎击西境之敌去了,暂时无暇东顾,将士们都松了口气。军中执政官的亲信梨姆什随即与凯鲁士一同封锁消息,发动兵变,率军回师来清洗改革的反对者们,然而很多家族,将领和公民都并不支持执政官的改革,更不支持这种武装行为,认为会动摇联邦的共和国本,因此凯鲁士和执政官的亲信黎姆什只能发动突袭屠戮死硬派,裹挟其余公民兵,如此大规模的兵变也造成了大量的逃亡者,部队人心不安,凯鲁士于是决定先在北方休息整合,并解放奴隶,扩充部队。
【叛乱:都城】
先一步收到消息的色诺芬家放弃北上会和阿舒尔家,决意联合执政官先下手突袭了盖亚家府邸,事发突然,本欲等战后发动清算的盖亚家尚未来得及联络其余各家行动,因此府邸力量略显单薄,只能带着家人开溜去联络其余各家。经历两日夜的混战后,执政官和色诺芬孤立无援,阿舒尔的大军迟迟不至,手中的力量还是比不了拼凑起来的各家兵力,执政官和色诺芬两族全数被杀,但议会各元老也损失惨重,都城巴比伦更是近半毁于战火。
【叛乱:分裂】
得知都城的惨剧后,凯鲁士在北部的苏巴尔图自立为执政官,同时劳伦斯也在巴比伦被众元老推举为合法执政官,联邦分裂为南北之势。北军兵强马壮,但粮食稍缺,且各城上层和公民都对叛乱的北军十分反感;南军合法,广受承认,且有较多存粮,收留了南下逃卒后兵力稍充,但仍无法与北军相比,南北相互割据,国家局势危急,而西方又传来了阿瓦尔人被“征服者”击溃的消息……

[size=14pt]招募补位玩家一名,老城乌尔的大祭司家族

 [/size]

7
第1话

劇透 -   :
08:22:31<七宫涟>   「轰嗡嗡嗡——」
08:23:16<七宫涟>   安克雷奇,这座世界航空的重要中转站,它的机场总是日夜繁忙。
08:23:44<七宫涟>   而这只是众多航班中极不起眼的一趟。
08:24:06<七宫涟>   随着工作人员的指引,飞机缓缓地在跑道上停了下来——
08:24:16<qgwldr>   (【思考】经济舱(汪酱托运(咦(
08:25:12<七宫涟>   很快,先来到的几个人就走进了机场的大厅
08:26:19<七宫涟>   几个人来到遥远的阿拉斯加,为的是当地一对老夫妻的委托。
08:26:57<七宫涟>   不过,在见委托人之前,还有的是更重要的事要做——
08:27:41<七宫涟>   毕竟几个人最多只是在网上联系过,面对面的交流还是第一次。
08:28:10<七宫涟>   此时的头等大事,当然是做一个优雅的自我介绍了
08:28:27<七宫涟>   (游戏内是12月
08:30:06*   Jane 搓了搓手,放进呢绒大衣的口袋里,观察起同行的人来
08:31:00<七宫涟>   飞机上的人大部分都行色匆匆,很多人急着要赶另一趟航班飞到别的地方
08:32:24<Jane>   “你们好,我是帕特里克·简,你们可以叫我Jane,和你们一样受委托而来,来自加州。”
08:32:30<qgwldr>   “内个。。你们也是。。”看着散发着土豪气息的简先生有点迟疑(
08:34:07<七宫涟>   说话的,是一名身穿笔挺蓝西装的金发男子和一名学生模样,戴着墨镜口罩的少女
08:34:54<qgwldr>   “我是瑞珀尔,瑞珀尔·科比特,我也是因为看见了登报的消息”
08:35:02<三浦浩二>   “嗨!你们也是来旅游的吗?咱是第一次来这边,看你们好像很熟悉的样子,能不能一起走哇?”
08:35:45*   三浦浩二 一脸自来熟的样子,一边挠着自己的后脑勺一边热情的跟唯一在下机口停下来的几人套近乎
08:36:03<七宫涟>   上来搭讪的,则是一个染着金发,长着亚洲人脸型的大学生模样的男子
08:36:08*   三浦浩二 而且不知为何眼神已经变得犀利起来了【
08:36:39<七宫涟>   .rh 3d6
08:36:39<Oicebot>    七宫涟在屏幕外面抓出一把实体骰子丢了下。
08:36:44*   Jane 将手从口袋取出来,挨个握过去
08:38:15*   瑞珀尔 轻轻的同土豪先生握了握手
08:38:22<七宫涟>   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同样染着金发,戴着墨镜,身材匀称的年轻亚洲女子
08:39:10<Jane>   “虽然我们不是来旅游的,但是一起走一段也可以。”
08:39:22*   瑞珀尔 看了看土豪先生打算怎么做(
08:39:27*   Jane 饶有兴趣地打量三浦和他身后的女生
08:40:04*   三浦浩二 犀利的眼神回看Jane
08:40:21<三浦浩二>   “哇,难道是电影明星……赚到。”
08:40:32*   三浦浩二 小声自言自语
08:40:48<三浦浩二>   (不过金发辣妹竟然是直接出现的吗
08:40:53<三浦浩二>   (我还以为会有个导入
08:40:56<三浦浩二>   (她怎么出现的啊【
08:41:06<七宫涟>   (视为一路跟来的
08:41:13<七宫涟>   (导入?不存在的(
08:41:19<三浦浩二>   (不是,怎么跟来的啊【
08:41:25<七宫涟>   (飞的
08:41:26<三浦浩二>   (我很好骑【
08:41:39<Jane>   (我们接下来去哪儿?
08:41:55<七宫涟>   (你们不等人的吗
08:42:03<Jane>   (等谁,这都41分了
08:42:04<七宫涟>   (先让三浦表演一下
08:42:15<七宫涟>   (你能表演一下那个吗?
08:42:16<Jane>   (你能表演一下那个吗?.jpg
08:42:19<三浦浩二>   (哪个啊!
08:42:30*   瑞珀尔 摸了摸糖果的狗头“jane先生,我们是不是还有一个人来着?”(
08:42:52<Jane>   “我也不太清楚,毕竟我没有智能机。”
08:43:19*   Jane 笑了笑,买来两杯拿铁,一杯卡布奇诺,分给伙伴,自己买了杯茶
08:43:30<三浦浩二>   “说来沙耶香,你怎么突然过来的……飞机上说是秘密,但是我还是很好奇啊……”
08:43:37*   三浦浩二 小声【
08:44:09<七宫涟>   沙耶香的嘴角流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
08:44:52<七宫涟>   “当然是……不告诉你。”
08:45:17<三浦浩二>   “姆……”
08:46:04*   瑞珀尔 手里握着热饮,好奇的看着这边两个金毛的互动
08:46:07*   三浦浩二 盯了沙耶香一会儿,最后还是放弃了继续追问
08:46:50<七宫涟>   “不过,如果你肯跳一支脱衣舞的话,我就勉为其难地说了”
08:47:35*   瑞珀尔 把狗链放松了一些,好让糖果趴下休息,虽然她看起来因为这里人多而非常高兴的样子(
08:47:41<Jane>   (我也是金毛(X
08:47:42<三浦浩二>   “噗咳咳!一段时间不见你这家伙变成这种女人了吗!能在大庭广众下提出这种要求,很恐怖啊喂!”
08:47:43<瑞珀尔>   “脱衣舞!?”
08:47:53*   瑞珀尔 不禁惊呼出声
08:48:05*   三浦浩二 本来正准备向口罩美少女搭话,却被这么一句呛到咳嗽
08:48:09<三浦浩二>   “并不会跳?!”
08:48:12*   Jane 满意地放下茶,环顾起机场大厅
08:48:17<瑞珀尔>   “亚洲原来这么开放的吗”小声
08:48:33<七宫涟>   “我已经订了旅馆了,事不宜迟赶快开始吧”
08:48:58<Jane>   “我还以为瑞珀尔小姐这个年纪的女生不会觉得他们开放呢。”
08:49:40<七宫涟>   “浩二哥你不跳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08:50:02<三浦浩二>   “跳了我会困扰啊!”
08:50:03<瑞珀尔>   “女孩子应该矜持”
08:50:10<三浦浩二>   “而且整个机场都会困扰啊!”
08:50:16*   瑞珀尔 严肃的回答了jane
08:50:41<瑞珀尔>   “那就去旅馆的房间跳吧”
08:50:46<七宫涟>   “是在旅馆啊?”她拿出手机打开了旅馆APP
08:50:53*   瑞珀尔 看热闹不嫌事大(
08:51:34<三浦浩二>   “哪里我都不想跳啊!你们这些家伙好像意外的坏心啊!”
08:51:38*   三浦浩二 激动(
08:51:44<七宫涟>   上面显示的居然还是四星级酒店
08:51:52<Jane>   (你还可以表演切腹
08:52:05<三浦浩二>   (我要表演掏你们的内脏【
08:52:57<七宫涟>   (撒,赶快开始吧
08:53:32<瑞珀尔>   (掏。掏内脏这么刺激的吗【脸红心跳】
08:53:42<三浦浩二>   (呸
08:53:48<三浦浩二>   (求求你们不要啊
08:53:56<三浦浩二>   “不表演,不表演的。”
08:54:04<七宫涟>   “对不起让二位见笑了,我叫伏见沙耶香,来到这里其实是……有那么些理由的。”她转头向另外两个人介绍自己道
08:54:18<三浦浩二>   “啊?有什么理由?”
08:54:50<七宫涟>   然后,就拉住三浦的胳膊往外走,“快去吧,跳一段好康的就可以了”
08:54:53<三浦浩二>   “不是过来玩的吗?说来我中奖给的也是这个酒店的诶……这么巧的吗?”
08:54:57<Jane>   “年轻真好。”
08:55:12*   Jane 想了想
08:55:17<瑞珀尔>   “真是恩爱的一对啊。”
08:55:19*   三浦浩二 刚要摸出手机确认就被拖着往外了
08:55:36<三浦浩二>   “沙耶香,不要啊!”
08:56:28<Jane>   “嗯,在这个路上就能抽大麻的地方,很适合这样的年轻人。”
08:56:47*   Jane 目送刚想要同行的人又被拽走了
08:57:15<瑞珀尔>   “毕竟合法化了吗”
08:57:25*   Jane 想了想,干脆领着瑞珀尔到了机场的小餐厅里吃饭等人
08:57:28<Jane>   “飞机餐总感觉没怎么吃好,瑞珀尔你想不想尝尝阿拉斯加的三文鱼?”
08:57:48<瑞珀尔>   “好啊!”
08:57:59<Jane>   (好,骗人摘下口罩了
08:58:02<Jane>   (赚到
08:58:37*   瑞珀尔 想着终于能吃到昂贵的食物而对此人心怀感激,完全没察觉到他的险恶用心(
08:59:03*   Jane 于是愉快地和美少女进食,等待下一位伙伴(跳脱衣舞
08:59:18<七宫涟>   对了,你们还记得这个四星级酒店的名字呢
09:00:00*   约翰 揉着头走下飞机
09:00:21*   瑞珀尔 感激的把肉都用精美的包装打包好,决定等一个好时候再吃(
09:00:49*   约翰 难以想象这群人竟然能够如此淡定的在这么一个飘在天上的铁棺材里坐上几个小时
09:00:57<瑞珀尔>   “jane你真是个好人”
09:01:07*   Jane 手一抖差点把茶洒出来
09:01:11<三浦浩二>   “沙耶香,要不我请你吃这个,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儿吧?”
09:01:25*   三浦浩二 肉疼地指了指三文鱼【
09:01:35<三浦浩二>   “不过这个看起来是真的不错诶……”
09:01:52<七宫涟>   约翰还记得,自己是受了一对老夫妻的委托,才来到的这个冰天雪地的鬼地方,考虑到人家的开价,咬咬牙订了一家四星级旅馆
09:01:56*   Jane 假装四处看看风景……于是看到了……另一个骗子
09:02:18<三浦浩二>   “或者你帮我去刺探一下那位,我感觉她应该是来拍电影或者什么的影视明星,又是口罩又是墨镜的……”
09:02:24*   三浦浩二 小声
09:02:32<三浦浩二>   “能要个签名的话回去不是超有面子的。”
09:02:33*   约翰 看到有个眼熟的家伙在看自己,假装不认识这个家伙
09:03:16*   约翰 搓了搓手,哈了一口热气
09:03:20<七宫涟>   三浦过个什么吧
09:03:36<三浦浩二>   (过个什么【
09:03:53*   瑞珀尔 “糖果,我们今天有三文鱼吃拉”欢快的摸着一脸迷茫的糖果
09:03:53*   Oicebot 安抚 瑞珀尔 ,一切……一切都会好的。
09:04:09<瑞珀尔>   (“谢谢骰子”
09:04:19*   Jane 有些心酸(
09:04:30<瑞珀尔>   (我切换手机
09:04:31*   约翰 装模作样竖了下衣领,整理了下衣摆,然后去叫出租车了
09:04:56<七宫涟>   (嗯……
09:04:58*   Jane 于是也带着妹子离开了机场
09:05:09<七宫涟>   (过个影响类的
09:05:28<三浦浩二>   (性吸引力吗【
09:05:36<七宫涟>   (唬骗性感都行
09:05:37<三浦浩二>   (我影响类的好像就只有这个【
09:05:42<约翰>   (当然是性感!
09:05:49<三浦浩二>   .r 3d6 10性感【
09:05:49<Oicebot>    三浦浩二进行10性感【检定: 3d6=1+2+2=5
09:05:57<约翰>   (令人害怕
09:06:22<七宫涟>   “嘛……硬来果然是不行啊……”沙耶香叹气道
09:06:44<七宫涟>   “这其实是一个赌局”
09:07:04<三浦浩二>   “啊?赌局?什么?”
09:07:18*   三浦浩二 一脸懵逼
09:07:41<瑞珀尔>   (现在情况是,什么样的
09:08:14<七宫涟>   “我和你留在日本的一个学弟打的赌,赌三浦你肯跳一支劲爆舞蹈,录下来上传油管”
09:08:20<Jane>   (约翰一个人走了,于是我们俩也出发
09:08:29<Jane>   (这边在看七宫逗息肉
09:08:37<七宫涟>   “赌注呢就是阿拉斯加五日游”
09:08:47<七宫涟>   “输的人就要出钱”
09:09:00<三浦浩二>   “惊了,就为了这个事情你专门过来吗!?”
09:09:12*   三浦浩二 震惊
09:09:29<三浦浩二>   “我怎么感觉好像上次的事情之后我变成了大家的玩具一样的东西?!”
09:09:33<七宫涟>   “有什么事情比兄弟你的脱衣舞更重要?”她随手一指约翰,“他的吗?”
09:09:50*   瑞珀尔 一脸迷茫“诶,不等那一位了吗?”
09:09:54<三浦浩二>   “要是他的也行我倒是觉得更好啊!?”
09:10:31<七宫涟>   这时,约翰恰好也走进了小餐厅,不幸被沙耶香的手指中了
09:10:42<Jane>   (??他不是去叫出租车了么
09:10:54<七宫涟>   (诶
09:10:59<七宫涟>   (
09:11:07<七宫涟>   (给我回来跳舞
09:11:11<Jane>   “这不是来了么。”
09:11:21*   Jane 指了指那边的三个人
09:11:24<约翰>   “?”
09:11:57*   约翰 好奇的看着指着自己的人……
09:12:43*   三浦浩二 “不怀好意”地盯着约翰
09:12:58<Jane>   “你好,我是帕特里克·简,同样是受托人,委托简报里应该见过。你是约翰吧?”
09:13:26*   Jane 上去握住他的手,靠近,然后另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背
09:14:08<约翰>   “幸会幸会。”
09:14:46*   约翰 同样友好得握了手拍了拍对面的肩膀,然后趁机凑过头去小声道
09:14:57<约翰>   “你这个混蛋怎么也来了?!”
09:15:08*   瑞珀尔 “你好,我是瑞珀尔,瑞珀尔·科比特”
09:15:36<Jane>   “你不也一样,上一次我见到这么多骗子聚在一起还是联合国开会。”
09:15:40*   Jane 悄声
09:15:41<瑞珀尔>   “Jane先生,看来这样我们人就来齐了呢”
09:16:02*   瑞珀尔 开心,完全没注意到他们的悄悄话
09:16:47<三浦浩二>   “姆……这些人,到底是来干啥的?看起来神神秘秘的……”
09:17:32*   三浦浩二 同样小声跟沙耶香交流
09:17:47<三浦浩二>   “姆,算了,我去问问她吧。正好可以套套近乎。”
09:18:02*   三浦浩二 犹豫了一下,然后直接走向瑞伯尔
09:18:56<三浦浩二>   “哇,刚才你的同伴说你们不是来旅游的,难道是过来拍电影的吗?哼哼,虽然你戴着口罩,但是我能看出来你不一般哦?啊,放心,我会保密的。”
09:19:07*   三浦浩二 满眼放光,想要证实自己的猜测
09:19:19<三浦浩二>   “不过要是你能给我签个名什么的我就更高兴啦。”
09:19:36*   瑞珀尔 正忙着拉住想要闻约翰先生的糖果,听闻此言便抬起头来
09:19:58*   Jane 蹲下身子,挠了挠糖果的下巴
09:20:22<瑞珀尔>   “不,不是的先生,你搞错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穷学生”
09:20:45<Jane>   “没关系,瑞珀尔,你这么漂亮,被认出来也是无可奈何。”
09:20:49*   Jane 突然开口
09:20:57<瑞珀尔>   糖果便拱到Jane的身上蹭啊蹭
09:21:08<Jane>   “不过想要签名,请先跳段舞吧。”
09:21:26*   瑞珀尔 “啊?诶?”不知所措
09:21:34<Jane>   “未来大明星的签名可是很值钱的。”
09:21:38*   Jane 假装一本正经
09:21:59<约翰>   “哎?大明星?”
09:22:27<瑞珀尔>   “不,我不是,我没有”
09:22:30<七宫涟>   “这么说来,”
09:22:36*   约翰 踏着月球步平移了过来
09:22:49<七宫涟>   沙耶香拿着手机屏幕在你们中间晃了晃
09:23:21*   瑞珀尔 赶忙澄清“我只是一个便利店店员”
09:23:23<七宫涟>   上面写的日文,三浦能看明白,那个学弟已经迫不及待了
09:23:50<瑞珀尔>   “这就是我干的最挣钱的工作了”(
09:23:52<三浦浩二>   “唔哇,如果他是你未来的经纪人人选的话,我建议你尽快换人哦……另外我不会跳啦!不跳啊!为什么要跳啊!你的执念是多强啊!”
09:23:52*   Jane 拍了拍糖果,起身
09:24:03<Jane>   “好了,差不多该出发了。”
09:24:06*   三浦浩二 额头青筋暴起
09:24:38<三浦浩二>   “这家伙名字我记住了,你回去叫他小心点儿,等这几天过了我就回日本揍死他!”
09:24:46*   三浦浩二 记住了屏幕上的名字
09:24:56<七宫涟>   “可恶,万策尽矣了吗,我的阿拉斯加五日游就要自己付全款了吗”
09:25:02<三浦浩二>   “让他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
09:25:13<三浦浩二>   “你来的时候就应该已经想到这个结果了吧!”
09:25:28<瑞珀尔>   “。。。。。。”
09:25:28<Jane>   (GOGOGO吧……
09:26:03<七宫涟>   沙耶香愤愤地收起了手机,“跟你刚认识的朋友们玩去吧,去吧去吧”
09:26:18<瑞珀尔>   “诶,诶?”
09:26:40*   瑞珀尔 【思考了一番】
09:27:12<七宫涟>   “我这几天就在那个酒店,你什么时候想跳了就找我吧”
09:27:24<七宫涟>   这么说着走出了餐厅。
09:27:26<三浦浩二>   “姆……其实我抽到的票是两个人……不会想跳的啊!”
09:27:46*   三浦浩二 本来想挽留对方,结果被最后一句气到直接竖中指【
09:28:12*   约翰 拍了拍浩二的肩膀
09:28:26<约翰>   “发生什么了?什么跳不跳的?”
09:28:55<瑞珀尔>   “。。我觉得你应该追过去”
09:30:16<三浦浩二>   “追过去跳脱衣舞吗,才不要咧!”
09:30:42*   三浦浩二 疯狂摇头
09:30:55<三浦浩二>   “没什么,总之要是顺路咱们就一起走吧。反正我也没啥计划。”
09:30:58*   三浦浩二 耸肩
09:32:06<瑞珀尔>   “诶。。。这样真的好吗,会找不到女朋友的哦”
09:33:01<三浦浩二>   “啊?不,我跟她不是那种关系。”
09:33:34*   瑞珀尔 “是这样吗?!”惊讶
09:33:51<瑞珀尔>   “亚洲人原来这么开放吗。。。”
09:34:00*   瑞珀尔 若有所思
09:34:03<三浦浩二>   “什么开放!我们是正经的兄弟,义比金坚!”
09:34:06*   三浦浩二 拍胸口
09:34:12<三浦浩二>   “你在想什么啊!”
09:34:18<瑞珀尔>   “兄弟?”
09:35:52<瑞珀尔>   “她不是女孩子吗?”
09:36:58<三浦浩二>   “在我们东方,互相托付生死的就叫ダチ公,跟性别无关啦!刚才用词用错了,不应该叫brothers……嗯,应该叫什么呢……”
09:37:09*   三浦浩二 因为对美国文化不太熟悉所以找不到差不多的词【
09:37:13<七宫涟>   说话间,机场里的广播开始报时了。
09:37:22<三浦浩二>   (呸,是BRO【
09:37:24<瑞珀尔>   “姐妹吧”
09:37:38<三浦浩二>   “那个也不对吧!”
09:37:50<瑞珀尔>   “就像是,教会里会互称兄弟姐妹一样”
09:37:59<七宫涟>   「现在时间,阿拉斯加时间十二点整」
09:38:06<瑞珀尔>   “好像是说,对了,你们那边有个俗语叫做,为了兄弟在肚子上插两刀也没关系吧”
09:38:22<瑞珀尔>   “你这样算不算是。。。”
09:38:50*   约翰 听见报时才发现好似被奇怪的事情又耽误了不少时间
09:38:57*   Jane 看了眼手表,穿上大衣,提起小箱子准备出发
09:39:15*   约翰 提着行李赶紧去叫出租车
09:39:23<三浦浩二>   “不算!”
09:39:33*   三浦浩二 坚决拒绝【
09:39:50<瑞珀尔>   “诶呀,时间都这时候了,糖果,我们该走了,先生,为了您后半生的幸福,快去吧”
09:40:13<三浦浩二>   “我们仁义男儿可以为兄弟两肋插刀,但是不会为兄弟跳脱衣舞!”
09:40:29*   瑞珀尔 牵着狗和其他二人走了
09:40:54<瑞珀尔>   “但是,脱衣舞比肚子上插刀容易被”
09:41:00<瑞珀尔>   (吧
09:41:29<三浦浩二>   “另一种意义上来说我觉得那个更严重哦!”
09:42:24<瑞珀尔>   “节操是用来舍弃的”
09:42:27<三浦浩二>   “
09:42:49<三浦浩二>   “你们美国人这一点我觉得很恐怖。”
09:42:58*   三浦浩二 虽然这么说,其实大家都是去的一家酒店
09:43:06<三浦浩二>   “反正那种事情咱是不会做的啦!”
09:43:18<Jane>   “赶紧放了行李去和委托人见面吧。”
09:43:42<三浦浩二>   “委托人?姆……”
09:43:47*   三浦浩二 好奇的目光
09:43:52<瑞珀尔>   “好的好的,抱歉,我得走了,有缘再见~”
09:43:59<三浦浩二>   “呃……好吧。那就拜拜。”
09:44:09*   三浦浩二 本来想问一句,但是对方已经走廊
09:44:11<三浦浩二>   (走了
09:44:18<三浦浩二>   “算了,我也先去把行李放了吧。”
09:44:21*   三浦浩二 同样离开
09:45:31<七宫涟>   就这样几个人匆忙赶到酒店放下了行李
09:46:11<七宫涟>   时间紧张,好在委托人见面的地点离你们的酒店都不远
09:46:28<七宫涟>   那是一家小巷里的比萨店
09:47:40<七宫涟>   简单地挂着一块“霍恩旅行比萨店”的小招牌
09:48:27<七宫涟>   还贴着“不出门尝遍全美”的手写海报
09:50:13<瑞珀尔>   “就是这里吧!”
09:50:16*   Jane 被冷的够呛,鼻子都红了
09:50:16*   约翰 一边等委托人一边翻菜单
09:51:04*   约翰 看一眼菜价,然后厚颜无耻的要了一杯水
09:52:40*   Jane 要了一份北美特色的驯鹿披萨
09:54:39*   瑞珀尔 让糖果趴着座位边,一边等着委托人,一边看着其他两人。。和披萨
09:56:37<瑞珀尔>   (什么,我掉了后有发生什么吗
09:56:51<七宫涟>   (还没
09:56:53*   Jane 看着可怜兮兮的少女,分享了
09:57:27*   Jane 转头看着窗外,思考着等会儿得买个手电筒
09:58:19<瑞珀尔>   “先生,我不能。。。”
09:58:34*   瑞珀尔 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09:59:01<七宫涟>   老板和老板娘还在后厨忙着
09:59:06<瑞珀尔>   “之前已经,这次我真的不能(”
09:59:49<Jane>   “宁可饿着肚子?在这冰天雪地,最需要的是热量。四点钟天黑后只会更冷。”
10:00:24<瑞珀尔>   “呜。。旅店会提供食物的!”
10:00:44<Jane>   “接下委托后,可能就要开始调查了吧。”
10:00:55<约翰>   “小伙子,给你一个人生道路上前辈的忠告,不要轻易拒绝他人的好意。”
10:01:09<Jane>   (她是个妹子
10:01:12*   约翰 非常自然的坐到了一桌,然后拿去一片披萨吃了起来
10:01:19<七宫涟>   三浦则是照着一本打印的美食指南找到了这家小店
10:01:20<约翰>   (噗
10:01:24<瑞珀尔>   (我,女孩子
10:01:27*   Jane 瞥了眼约翰
10:01:38<三浦浩二>   “哇,这么巧的吗……”
10:01:41<约翰>   (小姑年
10:01:42<七宫涟>   (颜痴出现了!
10:02:03*   三浦浩二 在眼神变得犀利的瞬间察觉到了那边的三人组
10:02:04<Jane>   “你是饿的眼前发黑吗,她是个女生。”
10:02:23*   瑞珀尔 听见那句小伙子,然后低下头看了看胸口,感觉眼泪掉下来
10:02:37<三浦浩二>   “啊……老板,来个招牌的驯鹿披萨。饿死了饿死了,你们这儿还有位置吗?这么巧咱们就一起坐如何?”
10:02:41*   三浦浩二 凑到三人组那里
10:02:46<Jane>   “你把口罩摘下来,他估计手上的披萨都掉下来了。”
10:02:48*   Jane 眨眨眼
10:03:05<约翰>   “呃,是吗?原来是小姑娘?”
10:03:11<Jane>   “可以,不过一会儿有人可能要过来谈生意。”
10:03:11<约翰>   “你徒弟?”
10:03:30<三浦浩二>   “谈生意……呃,那是不是不太方便?”
10:03:41*   三浦浩二 感受到了困难的东西即将出现(
10:03:51<瑞珀尔>   “徒弟?”
10:04:07<Jane>   “我离开马戏团之后,就不再受那一套的约束了。”
10:04:07<七宫涟>   不多时,冒着热气的驯鹿比萨就端了上来,摆在了四个人面前
10:04:33<Jane>   “没事儿,坐吧,我们也蹭你点吃的。”
10:04:45*   Jane 转移了话题,拿起了三浦那张披萨
10:05:58<三浦浩二>   “……”
10:06:05*   瑞珀尔 歪了歪头放弃继续问下去了,转过头就对着金毛说“又见面了呢”
10:06:21*   三浦浩二 用辛辣的目光刺了一下这位脸皮厚蹭学生食物的社会人【
10:06:25<七宫涟>   老板打量了你们一会儿,问道:“你们应该就是之前看到我们委托的人了吧?”
10:06:28<三浦浩二>   “嘛,不过我也无所谓就是了。”
10:06:30<瑞珀尔>   “跳了吗?”
10:06:36*   三浦浩二 自己拿了一片正准备放嘴里
10:06:39<三浦浩二>   “没有!不跳!”
10:06:51<瑞珀尔>   “诶,您就是。。委托人先生吗?”
10:07:09<Jane>   “是,我叫约翰·史密斯。”
10:07:30<约翰>   “是的,叫我Jane就行。”
10:07:45<瑞珀尔>   “我是瑞珀尔,瑞珀尔·科比特”
10:08:00*   瑞珀尔 欢快
10:08:45<三浦浩二>   “呃,我是三浦……不对,我没看到啥委托,我只是路过的旅客来吃顿饭的……”
10:09:22<七宫涟>   “那么,”他摘下围裙,走了过来,“趁热吃,边吃边聊吧。”
10:11:28<瑞珀尔>   “那么,请问委托是。。。”
10:11:29*   约翰 恭敬不如从命地吃了起来
10:11:47*   三浦浩二 想了想,既然对方不介意,自己就安心吃了
10:11:52*   瑞珀尔 端正了坐姿
10:13:26<七宫涟>   老板说,“请几位来,是因为我们家多年以前我儿子的事,这让我和老伴一直无法释怀”
10:13:41<瑞珀尔>   “嗯嗯”
10:14:23*   瑞珀尔 一边听一边点头,一副认真的样子
10:14:50<七宫涟>   “我儿子他……媾候,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突然整个人都不对劲,就这么死了”
10:14:54*   约翰 装模作样的用餐巾擦了擦嘴,然后开始听委托人说话
10:15:29<七宫涟>   “不论是警察,还是法医都说他是自杀……但是,我和老伴都不相信他会自杀”
10:17:20<瑞珀尔>   “真是太不幸了。。。”
10:17:34<约翰>   “emmm,听起来很像是一起典型的恶灵附体案例。”
10:17:53<七宫涟>   “后来,我们也打听过其他灵媒”
10:18:15<七宫涟>   “但那些人的要价我们都担负不起”
10:18:52*   Jane 观察起老板和店内
10:19:01*   瑞珀尔 压低了声音 “恶灵附体?”
10:19:36<七宫涟>   “为了找到靠谱的灵媒师,我们花了10年走遍了全国……”
10:20:04<七宫涟>   “期间,收到了2000枚比特币”
10:20:16<三浦浩二>   (结果找了两个真实骗子【
10:20:19<三浦浩二>   (绝了【
10:20:29<Jane>   (收到?
10:21:19<七宫涟>   “所以这次如果你们能弄清我家儿子到底是怎么死的,这2000比特币,最多给4个人,每人报酬500比特币”
10:21:42<瑞珀尔>   “这。。。实在太。。”
10:21:44<约翰>   “嗯?四个人?”
10:21:59<三浦浩二>   “啊?”
10:22:02*   瑞珀尔 不敢相信
10:22:11*   三浦浩二 左右环顾了一下发现自己似乎被算在里面了
10:22:33<三浦浩二>   “那个,比特币是什么啊?”
10:22:39*   三浦浩二 小声问旁边的约翰
10:23:02<Jane>   “收到?”
10:23:37*   Jane 将听到的情报一点点整理进自己的记忆宫殿
10:24:15<约翰>   (话说这时候比特币的价钱是多少?
10:24:32<七宫涟>   (17000+,去年12月的某一天
10:24:51*   瑞珀尔 完全被一笔巨款砸晕了
10:25:05<七宫涟>   (相当于850万美元
10:25:12<Jane>   “从谁那里?为什么?”
10:25:18<约翰>   (噗
10:25:21<瑞珀尔>   “先生,我一定会解决你的问题的”
10:25:34<瑞珀尔>   (旅行卖披萨
10:25:35<约翰>   “比特币啊,差不多就是一种代金券吧。”
10:26:10<约翰>   “你花不掉的,不过我可以问你以‘市场价’收购。”
10:26:14*   瑞珀尔 在巨款的诱惑下拍着胸脯保证到
10:26:24<Jane>   (十年850万?
10:26:41*   瑞珀尔 没有乳摇
10:26:42<七宫涟>   “具体时间早忘了……我们也是刚刚才发现自己还留着钱包账号”
10:27:01<Jane>   (一年85万美元……卖pizza有这个钱我读什么书……
10:27:19<瑞珀尔>   (准确来说,是3400w
10:27:55<三浦浩二>   “不,我只是问问那是啥?我又不是来接委托的……”
10:27:59*   三浦浩二 摇头
10:28:14<Jane>   “您夫人呢?”
10:28:53<三浦浩二>   “这事儿听起来怪怪的,总觉得和以前的我遭遇的一件事很像……”
10:28:54<七宫涟>   他指指柜台后面,“她还在收拾,一会就过来。”
10:29:17*   三浦浩二 下意识地回想起几年前自己的“恶心”经历
10:29:42<三浦浩二>   “虽然听起来总觉得好像只是他们在瞎担心……嘛,这种说不好就是了。”
10:29:48<Jane>   “接下来的问题可能令你有些困难……请问你儿子是在什么地方去世的,又是怎么去世的?”
10:30:42<七宫涟>   他长叹一口气,然后是尴尬的沉默。
10:32:14<七宫涟>   “还是孩子他妈来说吧。”
10:32:30<七宫涟>   ……
10:32:41<七宫涟>   过了几分钟,老板娘开始了讲述。
10:33:56<七宫涟>   “那是将近20年前的事了。”
10:34:16<七宫涟>   “当时我儿子罗伯特还是个高中生。”
10:36:20<七宫涟>   “一切都还算得上和平,但有次他在学校闯了祸”
10:36:40*   瑞珀尔 聚精会神
10:37:10<七宫涟>   “也不知为什么,那件事以后,他本来特别有活力的一个人突然变了个样”
10:37:31<约翰>   “抱歉,打断一下,那件事是?”
10:37:43<七宫涟>   “就是在学校闯祸的事”
10:39:40<七宫涟>   “我们和学校都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突然,他就在自己的房间里自杀了”
10:40:38<七宫涟>   “真是不敢相信……”
10:41:32<Jane>   “他闯了什么祸?”
10:41:35<约翰>   “在那件事发生前后,学校里还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吗?”
10:42:29<七宫涟>   “我想想……他当年在学校也是精力过剩,大概是打坏了什么东西吧,我记不太清了。”
10:43:29*   瑞珀尔 点头点头,若有所思
10:43:54<Jane>   (一个为了儿子走遍全美十年,卖pizza赚850w美元的父母会不记得自己儿子自杀的起因??
10:44:25<七宫涟>   (想多了,850W又不是他们自己赚出来的
10:44:30<约翰>   (灵异事件嘛(
10:44:44<瑞珀尔>   (是比特币炒起来了
10:44:46<Jane>   (所以我刚刚问他们从谁那里收到的……
10:44:57<七宫涟>   (上古矿工啊……
10:44:58<瑞珀尔>   (卖披萨啊(
10:45:12<Jane>   (好吧
10:45:21<三浦浩二>   (当年确实有话几千比特币买了个汉堡还是披萨的事儿吧【
10:45:25<三浦浩二>   (上古矿工
10:45:30<三浦浩二>   (这个倒是没啥【
10:46:24<Jane>   “您介意我们看下他的房间么?”
10:46:36*   Jane 又询问了一下学校的名字
10:46:38<七宫涟>   “这个没问题”
10:46:53<瑞珀尔>   “然后呢,然后怎么样了”
10:47:12*   瑞珀尔 想了解更多
10:47:41<七宫涟>   老板娘写下了学校的名字和地址,还有他们家的地址
10:47:50<七宫涟>   塞给了简
10:48:42<七宫涟>   “这之后,他就开始抱怨自己睡不了觉,精神也不行了”
10:48:47<约翰>   “你们儿子去世距离事发是多少天呢?”
10:48:51*   Jane 看了一眼,塞进自己大脑,递给了其他人
10:49:20<七宫涟>   “差不多两个星期左右。”
10:49:36*   瑞珀尔 下意识的接过
10:50:53<七宫涟>   “两个星期多些这样。”
10:51:34<Jane>   “那么事不宜迟,请带我们去他房间看看吧,如果还有灵魂留存于他的旧物上,或许有所帮助。”
10:51:58<瑞珀尔>   “诶,诶?”
10:52:18*   瑞珀尔 一脸迷茫
10:52:46<三浦浩二>   “嘿诶……”
10:52:53*   三浦浩二 把最后一块披萨塞进嘴里
10:53:12<七宫涟>   “好,只要你们方便,随时都可以。”老板娘回复说
10:54:05<瑞珀尔>   “抱歉,我也是第一次做这样的工作,但我一定会尽全力的!”
10:54:35<约翰>   “方向吧,既然你已经邀请了我,那么就意味着事件已经解决了。”
10:54:38*   瑞珀尔 唐突自爆“所以,请告诉我更多之后发生的事情吧!”
10:54:38<约翰>   (放心
10:54:47*   Jane 拿着热可可起身
10:54:56<三浦浩二>   “呃……我应该不用去吧?”
10:55:15*   三浦浩二 感觉就快要被气氛带着一起去了【
10:55:33<三浦浩二>   “我下午其实还有游览预定的。”
10:55:49*   三浦浩二 抹了一把不知何时出现在额头的汗水【
10:57:18<Jane>   “想要钱吗?”
10:57:23*   Jane 看着少年一笑
10:57:33<Jane>   “有钱就可以让别人来跳脱衣舞了。”
10:57:55<瑞珀尔>   (多一人,多一个分钱的
10:58:04<三浦浩二>   (你竟然要人来跟你分钱吗【
10:58:11<约翰>   (你竟然要人来跟你分钱吗
10:58:21<Jane>   (我这是为了照顾KP啊……
10:58:24<七宫涟>   (你竟然要人来跟你分钱吗
10:58:31<Jane>   (我靠连你都这么说
10:58:33<三浦浩二>   (好,KP背叛【
10:58:38<Jane>   (再见,再见
10:58:50<七宫涟>   (不啦,我说过了和人数无关都500
10:59:11<三浦浩二>   (瑞伯尔:你是看不起我的狗咯
10:59:39<瑞珀尔>   (“其实这是我的动物伙伴”)
10:59:52<七宫涟>   (动物伙伴还行
11:00:26<Jane>   (走吧,去看人房间了
11:00:36<Jane>   (话说老板和老板娘叫啥啊
11:00:43<七宫涟>   老板挂上了“今日休息”的牌子
11:00:54<七宫涟>   (叫霍恩
11:01:19<瑞珀尔>   (一个新手,真的能让人信任吗
11:01:55<瑞珀尔>   (我,新手哒
11:02:45<三浦浩二>   “不要咧……给不给钱咱都不跳的。”
11:02:55<瑞珀尔>   “接下来。。。”
11:03:00*   三浦浩二 用打量可疑人士的目光看JUNE
11:03:04<三浦浩二>   (所以我怎么办【
11:03:37<瑞珀尔>   “你把钱给我,我就(”
11:03:47<三浦浩二>   “!?!?!?”
11:03:50<三浦浩二>   “你就跳?!”
11:04:00*   三浦浩二 声音高得有点儿扭曲【
11:05:09*   约翰 对三浦浩二说:(test
11:05:12<瑞珀尔>   “给我500比特币”
11:05:25*   瑞珀尔 斩钉截铁
11:05:37<三浦浩二>   “500BTC到底是多少钱啊……”
11:05:41*   三浦浩二 摸摸下巴【
11:05:49*   约翰 无视了这对活宝,先去委托人儿子的房间里看看
11:05:54<三浦浩二>   “不过说实话我其实也没啥兴趣看你跳诶……”
11:06:04*   约翰 虽然料定查不出什么,不过表面工作还是要做好
11:06:07*   三浦浩二 看着某人的身材说出失礼的话【
11:06:31<七宫涟>   地址上写着“39号路2513号”
11:06:38<瑞珀尔>   “你(”
11:06:53<瑞珀尔>   “哼,我又没求你”
11:06:56<七宫涟>   从路名来看,这是郊外的一座小房子
11:07:20<三浦浩二>   “唉,总之看这个气氛,我也去看看吧。”
11:07:59<瑞珀尔>   “好,那你就摸鱼好了,之后把钱给我,皆大欢喜!”
11:09:07*   瑞珀尔 愉快的拍了拍手
11:09:18<三浦浩二>   “我觉得我应该查查是多少钱先。”
11:09:24*   三浦浩二 摸出手机开始搜索
11:09:31*   三浦浩二 然后手机掉到了地上
11:09:43<瑞珀尔>   “走了糖果,我们要去干活啦~”
11:10:18<三浦浩二>   “9亿円?!”
11:10:25*   Jane 在脑海里思考安克雷奇地图
11:10:31*   三浦浩二 两只眼睛变成了¥的符号
11:11:32<瑞珀尔>   “啧”
11:12:13*   瑞珀尔 回头看似乎已经发现了真相的金毛先生
11:12:32<三浦浩二>   “走吧!这一票老子干了!不瞒你们说,这种事,我有经验!”
11:12:42*   三浦浩二 忽然变得硬气了起来
11:12:55<瑞珀尔>   “那么,前辈,加油哦”
11:13:06*   瑞珀尔 伴读
11:13:08<三浦浩二>   “哈!放心交给我吧!”
11:13:16*   三浦浩二 丝毫没有意识到瑞伯尔的嘲讽【
11:13:18<瑞珀尔>   棒读
11:14:09<Jane>   (咱们,能进屋了吗
11:14:13<三浦浩二>   (走吧
11:14:25*   三浦浩二 一马当先地进屋
11:14:55<瑞珀尔>   “前辈们,就拜托了”
11:14:58*   约翰 走进“被害人”自杀的房间看看
11:15:52<七宫涟>   房间并没有像电视节目里那样还保留着孩子还在时的样子
11:15:57<瑞珀尔>   (我的灵能有什么感觉吗
11:16:19<七宫涟>   而是已经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只有简单的家具
11:16:38<七宫涟>   .rh 3d6
11:16:38<Oicebot>    七宫涟在屏幕外面抓出一把实体骰子丢了下。
11:17:15<Jane>   (老板也跟过来了是吧?
11:17:24*   约翰 姑且找找有没有日记之类的玩意吧,不过很难想象现在还有小孩会写日记了
11:17:39<三浦浩二>   “姆……”
11:17:46*   三浦浩二 漫无目的地在房间里瞎逛、
11:17:52<七宫涟>   瑞珀尔试图感知房间里残留的灵魂,但却什么也感觉不到。是因为过去太久,还是因为房间布置改变的影响?
11:18:06<七宫涟>   (跟过来了
11:18:06<Jane>   “请问他的东西,您都收起来了吗?”
11:18:25*   三浦浩二 想了想,摸出手机给沙耶香发了条能不能来帮忙的询问【
11:18:28*   Jane 看了看房间的布局
11:18:43<七宫涟>   老板回答:“有,不过不多,只有一箱,还有些被警察收走当作证据了”
11:20:38<七宫涟>   你们也注意到房间一角摆着一个不起眼的纸箱
11:20:39<瑞珀尔>   “唔。。。抱歉,这里我什么也感觉不到,时间太久了,而且布局也改变太大惹”
11:20:44<三浦浩二>   “诶?不是都得出自杀的结论了吗?结案了还没还给你们?”
11:20:56*   三浦浩二 因为是不良少年的关系意外地知道一点警察的事儿
11:21:28<Jane>   “你家里有茶吗,介意我喝一杯吗?”
11:21:30<七宫涟>   “大部分都还了”
11:21:39<七宫涟>   “剩下的据说也没用”
11:22:08*   Jane 走过去打开纸箱看了看
11:22:37*   瑞珀尔 跟着Jane先生一起
11:23:16<瑞珀尔>   (唔,灵媒是这样的吗
11:23:29<Jane>   (顺带申请过个观察
11:23:43<七宫涟>   (观察什么?
11:24:14<Jane>   (是否有隐藏起来的还属于孩子的物品,之后我想在房子里逛逛
11:24:36<七宫涟>   (投吧
11:24:43<Jane>   (观察一下有关孩子的物品,比如相册、录像、留下来的玩具之类的
11:24:52<Jane>   .r 3d6 12
11:24:52<Oicebot>    Jane进行12检定: 3d6=3+6+6=15
11:24:55<Jane>   (啧
11:25:21<七宫涟>   简在房子里走了一圈。
11:26:12<七宫涟>   十几年的时间足够把关于一个人的痕迹抹得干干净净。
11:26:52<Jane>   (你们谁还有观察?
11:27:06*   Jane 什么都没找到,干脆借了主人的厨房泡杯茶……
11:27:10*   瑞珀尔 小心的翻看死者的遗物
11:27:19<Jane>   (纸箱里还有些什么东西
11:27:20<瑞珀尔>   (我有(
11:27:36<七宫涟>   纸箱的最上面是好几盒又大又黑的磁带
11:28:37<约翰>   .r 3d6 11的观察瞎找找
11:28:37<Oicebot>    约翰进行11的观察瞎找找检定: 3d6=1+5+6=12
11:28:50<三浦浩二>   .r 3d6 你看看你们,我就9我就能成功
11:28:50<Oicebot>    三浦浩二进行你看看你们,我就9我就能成功检定: 3d6=6+5+3=14
11:28:55<三浦浩二>   (切,并不能【
11:28:55<瑞珀尔>   “先生,这磁带你们听过吗”
11:29:11<瑞珀尔>   (需要我来吗(
11:29:33*   三浦浩二 心思全在手机上,瞎逛一无所获【
11:29:44<Jane>   (嗦不出话,靠你了美少女
11:30:08*   瑞珀尔 把磁带哪来出来
11:30:11<瑞珀尔>   拿了
11:30:55<约翰>   “这是什么?日常cd?还是每个男生都有的小秘密?”
11:31:35*   瑞珀尔 看其他人都在乱逛,决定也四处看看,顺便找委托人了解更多情况
11:31:51<瑞珀尔>   .r 3d6
11:31:51<Oicebot>    瑞珀尔进行检定: 3d6=6+4+4=14
11:32:12<瑞珀尔>   (掰了
11:32:21<Jane>   (今天不宜跑团
11:32:28<七宫涟>   (惊了,全军覆没
11:32:42*   Jane 捧着茶回来了
11:32:52<Jane>   “总之先试试磁带吧。”
11:33:49<Jane>   “请问霍恩先生您还有罗伯特的照片吗?”
11:34:07<七宫涟>   “箱子里还有一些”
11:35:06*   Jane 喝了口热茶,从箱子里抽出相册
11:35:22<Jane>   “约翰你们试试那卷磁带,我来找相册。”
11:35:56<七宫涟>   箱子里还有一些东西,不过几个人决定先看先找到的内容。
8
Atlas学院 / Re: 《突然醒来》记事贴
« 最新帖子 由 qianli300 今天15:11:44 »
半夜3点的个人小剧场 鱼子 元首 板凳 每人200XP :em032
半夜三点带团的我 :em006
10
梁溪湿地 / Re: 旧世界的余光
« 最新帖子 由 黑心安乐 今天14:50:58 »
冒险战利品、经验值统计

20170903 A1 溯流而上
佐德(正义)——EXP 1000
观叶兰(燃钟)——EXP 1900
查斯(小拉达)——EXP 1900
西摩(小豪)——EXP 1900

战利品——883金卡尔;一把轻弩;弩矢40支;治疗轻伤药水;隐形药水;+1斯卡文形制短剑;+1抗力斗篷


20171004 A2 明辨忠奸
参与冒险:
佐德(正义)——EXP 1550
观叶兰(燃钟)——EXP 2450
查斯(小拉达)——EXP 2450
梅林·挽歌(小白)——EXP 550
营地:
西摩(小豪)——EXP 1900

战利品——144金卡尔 24银币 20铜币, 链甲衫(查斯),轻伤药水、轻伤卷轴(佐德),护盾术卷轴

20171029 A2 明辨忠奸2
参与冒险:
佐德(正义)——EXP 2450
观叶兰(燃钟)——EXP 3350 【LV2->3】
查斯(小拉达)——EXP 3350 【LV2->3】
西摩(小豪)——EXP 2800

营地:
梅林·挽歌(小白)——EXP 550

战利品:
佐德——精致箭矢10支、+2复合长弓、治疗中伤药水
西摩——精致镶嵌皮甲、精致长弓、精致箭矢10支、睡眠术卷轴
观叶兰——睡眠术卷轴、羽落术卷轴
查斯——精致细剑、隐形药水、砷3管、易容箱、精致盗贼工具
任务奖励:每人150G
卖钱之后:每人83G
 

201711 A3 强制入伍
参与冒险:
佐德(正义)——EXP 4950 【LV2->3】
观叶兰(燃钟)——EXP 5850
查斯(小拉达)——EXP 5850
西摩(小豪)——EXP 5300 【LV2->3】

营地:
梅林·挽歌(小白)——EXP 550

战利品:
佐德(正义)——【蛮力药水、精致轻型骑枪】瑞克领军绶带
西摩(小豪)——【蛛网术卷轴、法师护甲卷轴】瑞克领军绶带
观叶兰(燃钟)——【精致胸甲】瑞克领军绶带
查斯(小拉达)——【复合短弓(+1);火绳火枪】瑞克领军绶带
收入:战利品及军饷及商人赞助:950金卡尔/每人
页: [1] 2 3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