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安科】关于企划炸了于是我女儿(OC)被我抓来玩安科的故事  (阅读 1451 次)

副标题: 本身是异能设定就是了,加了一点AA

离线 柏野雾灰

  • Peasant
  • 帖子数: 17
  • 苹果币: 0
泊野 改,名字是日系人也很日系,但本身是架空设定所以很随便啦。
憧憬着得不到的事物,然后因而分裂为两个人,一半的感情和人性都给予了出去变为半身。但半身是不受本人控制的坏小孩。
长这样
在模糊之中,改看见了“那个”的存在。
它的形态没办法映入她模糊肿痛的眼睛中,泪水不断溢出,她的所有欲望,爱,恨,后悔,喜悦,都被不断的抽走,那是如此和谐,就好像把水从瓶子里倒入另一个容器。最终,“它”成型了,诞生的刹那,便嘲笑了它的半身。
但是,它没有杀死她,只是注视着躺在桥面上的少女,然后离开了。夕阳很美丽,而那些橙色的光晕无法照入她的心中。

……
她的感情还剩下一半。
“所以,你的一部分感情变成了…你叫做实质的东西飞走了?”
那个东西似乎是被评判为很高的等级,但是一出现就直接隐匿,没有造成任何影响。现在大抵也如同先前制作的贤者集群一样在都市里乱窜吧。
名为“真夕”的女性友人用有些吃惊的目光看着她,改有些不适应她那好似要把她穿透的目光,真夕是年纪大她十岁的成年女性,已经是步入职场的社会人,穿着时尚,是改所渴望的那种人。她很平淡的和真夕叙述,对方差点把嘴里的大麦茶喷出来。
“不不不,光是你之前做的那几个面具就直接四处乱跑,现在都还时不时在论坛里出现目击帖子。我就知道你大概有那个潜质,但是没想到一下子来的这么猛。”
改点了点头,喝了口柠檬水。
"因为当时已经决定自杀了。"阐述这个事实的时候,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有波澜,她甚至有心思注视咖啡馆上方的土耳其彩灯,数着上面的玻璃块面。
“……他们做的吗。”
“那是一周前了,只是突然决定要自杀,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不过如此。”
“……改。”
“真夕。”
她们的沉默有些让人难堪,改知道真夕想帮忙,但她现在不生气也不难过,享受着什么也感觉不到的感受。真夕低着头,最后抬头,那双坚定的琥珀色眼睛望了进来,改没来由的难受起来,甚至想制止她接下来的话。

真夕说了啥
1.“我妹妹,对你做了很残酷的事情……”
2.“对不起。”
3.“为什么不和我说一声啊!”
4.“都是我的错。”
5.大成功/大失败

d5=2

“对不起。”
“为什么要道歉?”
“……以前那时候,你被周围孩子欺负的时候,我看着却觉得是没有关系的事情。”
【在改的脑海之中,浮现的是过去的影子。】
“我已经不在意了。”
“诶?”
“我说过了吧,我,被带走了一半的感情,被带走的部分让我对过去的一切都变得冷淡,也无感了起来,如果你是在昨天说这个,说不定还有用。”
【咖啡里逐渐融化的冰块发出清脆的声响,少女举起将之一饮而尽。】
“我无所谓,还觉得挺麻烦的。”

骰一下改说的话的影响力和真夕接收到了的程度吧……
改说话的影响力:d100=7
真夕接收到的:d100=82
(你们不对劲!!!但还挺符合我想象的!!!)

« 上次编辑: 2021-02-07, 周日 21:35:15 由 柏野雾灰 »

离线 柏野雾灰

  • Peasant
  • 帖子数: 17
  • 苹果币: 0
多么残酷的话语啊。
明明是如此冷淡的论调,甚至连指责的意思都没有多少,真夕却坐在沙发上,感受手脚逐渐冰冷,甚至没有发觉改已经喊来服务员,结账准备走人了。
“  ∩
     ∪
     ○  ”
“等一下!”
然而,少女,并没有回头。

离线 柏野雾灰

  • Peasant
  • 帖子数: 17
  • 苹果币: 0
   (~)
 γ⌒ヽ
  {i:i:i:i:i:i:}
 (´・ω・)  这个以后就是作者的AA了,好像叫しまむらくん,出自颜文字大冒险
  (:::::::)
  し-J  

 (~)
 γ´⌒`ヽ
  {i:i:i:i:i:i:i:i:}
 (・ω・` )  一开始好像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因为企划炸了啊,原来准备的设定不能用就只能这样啦……用之前写的改了一下。
  (:::::::::::::)    话说要不要找个AA当做其他人的,主要是说一句话配一句AA好麻烦哦,明明我也会画画。
   し─J接下来就是回家的剧情了。



到家之后收到了一些什么,总之是看起来很奇怪的东西就是了……

1.奇怪学校的入学邀请函
2.奇怪学校的入学邀请函
3.有关于父亲的消息
4.有关于奇怪内容的书籍
5.有关于奇怪内容的书籍
6.被封印着的奇怪物品
7.委托书
8.大成功/大失败投掷: 1d2 = (1) = 1
投掷: 1d8 = (3) = 3

掷骰被改动过 1 次
« 上次编辑: 2021-02-07, 周日 22:03:43 由 柏野雾灰 »

离线 柏野雾灰

  • Peasant
  • 帖子数: 17
  • 苹果币: 0
    (~)
  γ´⌒`ヽ
  {i:i:i:i:i:i:i:i:}
  /)`・ω・´)
  ヽ:::::::::::::)
   し─J
 为啥是这个啦。

关于什么的?
 
1.“你父亲他……还活着啊。”

2.“往家里寄钱了。”

3.“他死了。”(开局无爹)

4.“他说想见你一面。”

5.“他说想见你一面。”

6.爸爸已经坐在客厅了。

7.大成功/大失败投掷: 1d2 = (1) = 1
投掷: 1d7 = (4) = 4

离线 柏野雾灰

  • Peasant
  • 帖子数: 17
  • 苹果币: 0
那么父亲是什么类型的呢……
1.普通的家庭父亲,因为工作不常回家
2.普通的家庭父亲,因为工作不常回家
3.干着不知道做什么工作的人,是人渣但是对女儿很好
4.干着不知道什么工作的人,是人渣但是对女儿很好
5.喜欢女儿的笨蛋爸爸,工作很忙所以没办法一直陪家里人
6.喜欢女儿的笨蛋爸爸,工作很忙所以没办法一直陪家里人
7.邪教徒
8.大成功/大失败投掷: 1d2 = (1) = 1
投掷: 1d8 = (8) = 8

离线 柏野雾灰

  • Peasant
  • 帖子数: 17
  • 苹果币: 0
大成功是怎么回事!!!!
  • 邪教的首领,很爱女儿为了保护女儿才不经常回家
  • 邪教的首领,很爱女儿为了保护女儿才不经常回家
  • 大公司的超级老板,那种家喻户晓级别的男人
  • 是暗中打击犯罪的正义人士
  • 爱着家里人的好父亲,有着圣人般的评价
投掷: 1d5 = (4) = 4

离线 柏野雾灰

  • Peasant
  • 帖子数: 17
  • 苹果币: 0
那么父亲,为了什么而去打击了犯罪,又是做什么的
  • 混入邪教徒之中,成为了邪教的干部,但实际上是调查员们的卧底!
  • 混入邪教徒之中,成为了邪教的干部,但实际上是调查员们的卧底!
  • 在腐败的警察局之中当卧底
  • 在异能管制局里作为卧底
  • 在灰色地带游走的男人
  • 在灰色地带游走的男人
  • 大成功/大失败投掷: 1d2 = (1) = 1
1d6=6
顺便好奇一下爸爸的魅力d100=99

(没错我就是为了骰子结果直接复制黏贴的女人。)

掷骰被改动过 17 次
« 上次编辑: 2021-02-07, 周日 22:57:22 由 柏野雾灰 »

离线 柏野雾灰

  • Peasant
  • 帖子数: 17
  • 苹果币: 0
爸爸太有魅力了吧!!!怎么圆啊!!!

【那是拥有世上一切的,接近于完美的“强运之人”,对他来说,留下血脉之类的似乎是再合理不过的事情了。】
【那个男人和“母亲”相爱,然后自由的走掉了,如同改所厌恶的那样,这个男人拥有世界上的一切,想要得到的事物会主动来到他面前,这世界也仅仅是他的玩物。】
【然而这样的男人,却成了“父亲”,并且,周围人都不知道这件事。一直以为她是单亲家庭。】
【为什么,难道自己是不被承认的吗?】
【多少次,都想呐喊出“我一直在啊!之类的话。】
【“这是为了正道,改。”这样说着的父亲背过身去,离开了她。】

“爸爸!!!!”
面对着少女的呼喊,男人,并没有回头。

离线 柏野雾灰

  • Peasant
  • 帖子数: 17
  • 苹果币: 0
顺带一提父亲长这样,刚用捏人网站捏的,很有魅力的白毛,但是女儿是紫色头发……估计是遗传了母亲吧。

机会难得骰一下改的魅力好了投掷: 1d100+30 = (67)+30 = 97(天运之人女儿的加成)

离线 柏野雾灰

  • Peasant
  • 帖子数: 17
  • 苹果币: 0
{为啥啊,凭你是天运之人吗,为啥啊。



                   , -‐ニ7二=、
              /: : : ./: : : : : :\
             /: :/: : /: : : : : : : : :: :ヽ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 :!: : |: |: :|: :.!:|: : .」
              ヽ|: :|:!: : | :!: ハ:| : :/   
               \|リ: |八|リ !: /
                 「二ニ=、r<|/
              -― : : ̄: : : :\_
                 「 : .: : : : |: : : : : : : : : :7=、
             ハ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为是正确的事情,就可以抛下我们了吗?太残酷了吧……”

改对父亲的事情的理解度:1d100=43



               -――-
           ィ : : : : : : : : : : : : ヽ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ヽ: : : : ∨
        /: : _: :-一:|: :| :|: |: :|:ー-: :_:: : :∨
       .: : : : : V∨V∨V∨∨V∨V::..:. : : :.  
       |: :.:.|.: .:Y 仗ぅ  }i|l{  仗ぅ Y.:.:! : : | !
       レ: :!: : |  ̄ ̄ '´^`   ̄ ̄:..: |: : ::リ        
       {. : ヽ:.{       '   ノL }イ: .: : }
        ヽ{: ::八 ノL  f二二ヽ }「 八: : }ィ
         \|: :>{  `ー一' イ :.:|/
             \{V} ≧≦ {V}/
.          >-‐ /|\    /|:.\‐-
       /: :: : :/: :.:|   >r<   |: : :∨: :: :\
      /: :: : :. :〈: : : :∨ にニ) V: : : : 〉: :: : : .V
.     /: :: : : : : : >: :∧ >く ∧:: : :/: : : : : : .∨

【少女的心中是明白的,父亲是正确的,这世上有着他不去做就无法完成的事情。】

【哪怕如此,只是想和父亲多呆一会儿的愿望,却会导致更多的不满足。】

  “我,最讨厌父亲了。”

                   -=‐=-- .、
                /: : : : :/: \ : ヽ
               /: :./: : /: : : : :ヽ: :\
              .: :./: : : : : :: :!: : :!: : : : ヽ
              {: : :!: : : !: |: .:.|: : :|: :|:||:.
              .: : :L: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リ    
              L. : : L: : :.|: : |:.{:.:|: : ./:/   
                  ヽ: : :| \|\|八」: /レ'
               \| ̄/二二二ニヽ'
                   _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i: : : :\
                /: : ヽ : : : : : : : : : : : : l: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八
            _r': : : : :|: : : : : : : : : : : : : : : : : : 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 : : : : : : : : : :.|:: : :.: :.
          /: : : : : :._/:=-: : : : : : : : : : : : : : : : : |
       _ _r':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这之后,她便封闭了内心,逐渐失去笑容,直到那些事情的发生。将她的心灵,切碎。

           \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
            \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三/
  '''- ,,_           | i|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i |
  ||i;i;i;i; |          .| i|      _____     ____                 |i |
  ||i;i;i;i; |      ,    | i|    ロロ:|::::::::::::::::::::::::::|    |; ∧))∧ :|:               |i |
  ||i;i;i;i; | ,         | i|   _□ |::::::::::::::::::::::::::|    | §´ー`; :|:  ,____ 、      |i |
  ==== |     ,-、゙ .| i|:  | ゚ |: .|:::::::::::::::::::   |    |: /)::H::): |:  |`ll ̄ ̄ ̄l |l____________、|
  ||i;i;i;i;i;⌒Y⌒| ii ) | i|    ̄   |::::::::::      |     ̄ ̄ ̄ ̄   |、|___:,|、|| ̄ ̄ ̄||
  ||i;i;i;i; |. ||  `-'   | i|____|_____...|゙_________.|`||ニニニニ|||l[「「[[[「「l|
  ||i;i;i;i; |. ||     /:'. .,: .:'. .,: .:'. .,: γー――――― 、__'. .,: .:'. .,:...゙ヽ||____________||||ニニニ,|| ,_
  ||i;_,-'"' ||   ./. .,: .:'. .,: .:'. .,: .:'. i i__         __i_i i:'. .,: .:'. .,: .:'. .,: .:'. .,: .:'. .,: .:'. .,: .:'. .,: ..:::~''-
  '"    || /'. .,: .:'. ._,--、:'. .,: .:'. .i___| ̄  ̄ ̄ ̄ ̄\ i.. ..:'. .,: .:'. .,:,-- ,,:'. .,: .:'. .,: .:'. .,: .;__|~;|_
       ||:'. .,: .:'. .,: .:'.| .:\.:`ー 、:'. .,:|          \.:.:'. .,, ー' /.: |:'. .,: .:'. .,: .:'. .,: |`- , |__|
      //|\,'. .,: .:'. .,;;;i',',',',',',',',') i:'. .,:iニニニニニニニニ i:'. .,:i (',',',',',',',','i;;. .,: .:'. .,: .:'. .,: | |`- ,
    ./. .,: .:'. .,: .:'. .,: .:';;;;;|______,,j/:'. .,:|il:;;;;;;;;;;;;;;;;;;;;;;;;;;;;;;;;;;|i|.::'. .ヽ|______,,j;;;;;: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到了家时,母亲正不安的坐在椅子上。

“啊,改……”

“怎么了,妈妈?”

是自杀的事情被发现了吗,这样想着,母亲却将一封信交给了她。纯白的信封之上,甚至连邮票都没有,然而她却有不好的预感。

“……”

“内容……看看吧。”



温柔的母亲,也会露出这种表情吗?

打开后,里面简单的写着:

父亲:

改,我会回来见你一次。



如此,简单而又残酷的话语啊……

改的反应(越高则越高兴,越低则越负面):D100=38

“事到如今才回来吗,有点好笑啊。”

甚至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随后又因为母亲的脸色迅速收敛。母亲是爱着父亲的,也知道一些事情,但是,同时也爱着渴望父爱的女儿。不想让母亲伤心的想法,和对父亲的厌恶一同涌出,只有一半的心灵就连想法也是残缺的。

“改,不想见的话也没关系,我来代替你……”

“我会见他的,妈妈,我也有想说的事情啊。”

露出了微笑,和母亲拥抱,然后,思索着自己的未来。

离线 柏野雾灰

  • Peasant
  • 帖子数: 17
  • 苹果币: 0
总而言之,人物卡时间!

【姓名】泊野 改
【年龄】16
【性别】身体女,精神上流动性别
【属性】
力量:40
体质:40
智力:50
敏捷:30
魅力:97
幸运:73
意志:40
血量:8
异能操控度:A
异能者等级:D
【异能】富足捕手
『主动』爱月撤灯:开始调整情绪,专注于周遭的灵魂痕迹,获得一层buff【素材】,最高叠加三层。
『主动』淬火:根据【素材】的层数,制作出实质,层数越高实质就越强悍,最高可以叠三层。制作出的实质效果和外形都是根据素材决定的,所以随机性很强。
BUFF『素材』“我认为世间一切都有联系,而人的感情是人分泌的产物,它们留下痕迹,这些痕迹可以被做出来”素材可以在日常积累储存,本质上其实是感情和记忆所以一旦被忘了buff就没了。
武器:D『恶意妄言』一把由他人恶意感情制作的实质手枪,扣下扳机会大喊着“西内!”射出橡皮子弹,打到皮肤上可以让人痛休克但是不会造成实际损害。
【人物特性】
『天命的垂怜』在遭遇困境之时需要两次+40的检定,只有都成功才能算成功并且获得更加丰厚的成果。
『半身之人』在感情方面的检定会有惩罚,任何情感冲击都会打折,看情况加减50。
『嘲笑』在一场战斗中遭受致命一击时,可以召唤半身为自己抵挡一次致命伤害,但是半身会因此■■■,最终■■■■■■■■。


【素材检定表】
其中属于欲望范畴(炉火)的鉴定表是
  • 食欲
  • 性欲
  • 情欲
  • 占有欲
  • 求知欲
  • 出类拔萃欲


每次检定使用异能需要先进行一次素材的察觉检定,然后通过一个回合收集叠加一层素材,三层就可以制造出功能完善的实质(道具或者武器),但是需要有欲望(炉火)的淬炼才可以。

一些实质的例子
剧透 -   :
D『贤者集群』
三张面具组成的实质,素材是表演欲望,会出现在有激烈感情的人旁边发出大笑·哭泣·叹息三种声音,因为移动太快了在各个地方四处乱窜很难捕捉,有短距离瞬移能力,没有杀伤性。
D『你有味道吧?』
一双拖鞋,穿上去后身体会散发奇怪的味道,从怪味豆到柠檬都有可能。
D『快逃走!』
一个手掌样式的手套,用它指向背对你奔跑的某个人对方便会摔倒。
D『你去死吧』
一把小刀,握住的时候会感觉到彻骨寒意,并且产生用它割开自己皮肤的冲动。
D『沙漏三粒』
一个破损的沙漏,来源于对时间不够的绝望,似乎是某个人不得不做出残酷的选择然后面临了死亡。会随机出现在城市的角落,强迫被其锁定的人做出一个不知道结果的选择。

?『半身』泊野 开。
« 上次编辑: 2021-02-09, 周二 11:06:20 由 柏野雾灰 »

离线 柏野雾灰

  • Peasant
  • 帖子数: 17
  • 苹果币: 0
时间定在了d7=4天后的白天,似乎到时候会通知地点。
      / .:.:.:.:.:.:.:.:.:.:.:.:.:.:.:.:.:.:.:.:.:.:.:.:.:.:\
    , '.:.:.:.:.:.:.:.:.:.:.:.:.:.:.:.:.:.:.:.:.:.:.:.:.:.:.:.:.:.:.:.:.:.:.
.   /.:.:.:.:.:.:.:.:.:.:.:.:.:.:.:.:.:.:.:.:.:.:.:.:.:.:.:.:.:.:.:.:.:.:.:.:.:.
   l .:.:.:.:.:.:.:.:.: / .:.:.l .:.:.:.:ト?.:.:\.:.:.:.:.:.:.:l :.:.:.
   |.:.:.l.:.:.:l.:.:./\.:.:| .:.:.: {  \.:.:\.:.:.:.:|:.:.:.:.:.
   |.:.:.|.:.:.:| .:.l__ヽ??.:.:.:{  ̄,x≠ミ?.:.:l .:.:.:.:.:.
   |.:.:.|.:.:.:| .:.l ,x≠? \{ 〃ん?  }.:.:|.:.:.:.:.:.:|
   |.:.:.|.:.:.:| .:Y′ん?    \ 乂? 人∧ .:.:.:. !
   |.:.:.?? :| .:.??乂?             }.:.:.! .:.: /
   |.:.:.|:∧! : |      !        从/ .: /
   ∨:l .:∧从                /.:.:.:.:.:./
.    ∨乂ハ .:.\    --   , '.:.:.:??'
        从:\{.:.:`  ?      , ???'
.       { \{`ヽ乂} >-<  {≧s? _
          _?s≦}        ',  y `ヽ_
         / ∧_,丿       \/   /  \― ?
      , ィ    ∧          }  /    }:::::::::::\
  . ′ :::::: l      ∧― ?  r' ̄ ,/ /    /:::::::::::::::::::.
 /:::::::::::::::::::\   \ \       / /  / ::::::::::::::::::::::::::.(暂时用赤发的白雪姬的白雪代替AA吧)
神神秘秘的父亲,就这样突然的说要见自己一面。
“搞啥啊……”
奇奇怪怪的父亲,温柔的母亲,唯有眼前的人是最重要的。因此,在这之后也只是普通的吃饭和睡觉。
因为第二天还是要去上课,所以很普通的睡了。

                ____
         . ′.:.:.:.:.:.:.:.:.:.:.:.`  ?
         /.:.:.:.:.:.:.:.:.:.:.:.:.:.:.:.:.:.:.:.:.:\
       ,' .:.:.:.:.:.:.:.:.:.:.:.:.:.:.:.:.:.:.:.:.:.:.:.:.:.:.:.
        .: .:.:.:.:.: /.:.:/, ? .:. | .:.:.:.:.:.:.:.:.:.:.:.
       .: .:.:.:.:. 厶イ/ }/.:人{\.:.:l .:.:.:.:.:.
      .:.:. l .: / 芹气 }?' 芹气ヽ! .:|.:.:.:|
.     |.:.:.:|.:.:.l  乂? /′  乂?人.:.:|.:.:.:|
     从.:.|.:.:.| u     }       l.:.:|.:.:.:|
      ト?从人             / .:.l.:.从
      { 乂.:.::::.:.   (  )   .:.:.:.:/.:.从
         \{从≧r? __ ?r≦??' )/
             , イ l     ト?_
        _ ?r≦  r‐′    ??  \_
    /:::::::∧   ヽ‐-   -‐}   ,∧::::\
   /::::::::::::::::∧,   ∨∨∨∨  ∧ ::::::::::::.
.  /:::::::::::::|::::::::::\   ∨////  / ::::::::::: /::',
 / ::::::::::::::| :::::::::::::|\ ∨//, イ::::::::::::::::::/::::人

睡的如何,越低越难以入眠d100+50=60(因为感情缺失导致感情冲击会减少)
辗转反复,最后,还是睡着了,大抵是因为失去了一半感情吧。

::::::::::::::::::::::::::::::::::::::::::::::::::::::::::::::::::::::::::::::::::::::::::::::::::::::::::::::::::::::::::::
:::::::::::::::::::::::::::::::::_:::::::::::::::::::::::::::::::::::::::::::::::::::::::::::::::::::::::::::::::::::::::::::::::::
:::::::::::::::::::::::::::::( ):::::::::::::::::::::::::::::::::::::::::::::::::::::::::::::::::::::::::::::::::::
:::::::::::::::::::::::| ̄|三| ̄ ̄ ̄|\:::::::::::::::::::::::
     TTTTTTTTTTTTTTTTTTTTTTTTTTTTTヽ     ??? ???
     ̄ ̄ ̄ ̄ ̄| ̄|ヽ ̄ ̄ ̄ ̄ ̄ ̄ ̄ ̄ ̄|\iヽ    ??? ???
      | ̄|| ̄|  |  | |  | ̄|| ̄|  | ̄|| ̄|  .|  \iヽ::::::::
      |_||_|  |  | |  |_||_|  |_||_|  .|   \i::::::::::::::::::::::::
    _____|  | |_________.|     |::::::::::::::::::::::::::::::::::::::::::::::::::::::::
    _____|  |.|_________|      |:::::::::::::::::::::::::::::::::_,,-'~''^'-^?-?::::::::
      | ̄|| ̄|  |  | |  | ̄|| ̄|  | ̄|| ̄|  .|     |____   ノ:::::::::::::::::::::::::::?-_::::::::
      |_||_|  |  | |  |_||_|  |_||_|  .|     |     ..|\ i:::::::::::::::::::::::::::::::::::::i
    _____|  | |_________.|     |LlLl LlL |  i:::::::::::::::::::;;;;;;::::__,,-''~i?
    _____|  |.|_________|      |======= | ゞ:::::::::::::::::::::::|.レ/:::::::i
      | ̄|| ̄|  |  | |  | ̄|| ̄|  | ̄|| ̄|  .|     |LlLl LlL | ヾ_:::::::::::_,,-''?/::::::::::;/
      |_||_|  |  | |  |_||_|  |_||_|  .|     |======= |  |?-?_::: i;;;;//::::::::,-'~
              |  | |               |     |LlLl LlL |  |   ?ヽy /_,,-''~
             | ̄| ̄|        | ̄| ̄|   |     |======= |  |    |i:|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等学校]
             |  |  |        |  |
             |  |  |        |  |
             |  |  |        |  |
 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

___ _____     _____ _____     _____ _____
/    ||//    ||   ||//    ||//    ||   ||//    ||//    ||
___||____||   ||____||____||   ||____||____||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d|     / ||   ||    /d|     / ||   ||    /d|     / ||
 // ||   // ||   ||   // ||   // ||   ||   // ||   // ||
___||____||   ||____||____||   ||____||____||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   ./l/ ̄ ̄ ̄/l   ./l/ ̄ ̄ ̄/l   ./l/ ̄ ̄ ̄/l
.____/:/|   l/_____/:/|   l/_____/:/|   l/_____/:/| _ _ _ _
___||/ !||    |||___||/ !||    |||___||/ !||    |||___||/ !||
. ̄/l   ./l/ ̄ ̄ ̄/l   ./l/ ̄ ̄ ̄/l   ./l/ ̄ ̄ ̄/l
/:/|   l/_____/:/|   l/_____/:/|   l/_____/:/|
/ !||    |||___||/ !||    |||___||/ !||    |||___||/ !||
  . /l/ ̄ ̄ ̄/l   ./l/ ̄ ̄ ̄/l   ./l/ ̄ ̄ ̄/l
  l/_____/:/|   l/_____/:/|   l/_____/:/|
  _|||___||/ !||    |||___||/ !||    |||___||/ !||
 ̄ ̄ ̄/l   ./l/ ̄ ̄ ̄/l   ./l/ ̄ ̄ ̄/l
.___/:/|   l/_____/:/|   l/_____/:/|
__||/ !||    |||___||/ !||    |||___||/ !||
_  ||.         l||      ||.         l||      ||

很普通的早晨。
                        -‐   ̄`"二二 ミ 、
                      .      -‐= y r─=ミ   `  ? 丶、
                     /   /,  -=ァ'/ ト ミ  ヽ   \ \
                    /   // -‐彡 ′}   \ \     丶
                 /   //  ̄  フ  丿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ノ′  \\:. \  ? ヽ  .::. . !
              .   / /: /  ? :/           \\::..\ :. .::. .:|:  |
               | ::i . . /: / ! /     /        ミ:..?ヽ〉'^ v.:l:| |.|
               | ::i | :|: :/   |′ _ イ.斗千‐     ヽ:У /^ V/.::i:|
               | ::i | :|:広≧?     j爪.:?? jj      ミ ,ム  }:.::.:;?
                八::i | :l爪.:??}       二  "        ? } ;:.::/                        “泊野。”
                ヽい:|:|ゞ:ツ                    ?/ 八:{
                    小?l                 u     /^∠..::..ト
                  l     丿                      /ハ{\!_
                         ヽ '               厂   ` ?个 、
                八                      ?  |     `|  \
                      , -―‐- 、          l     八  丶_
                      \   ⌒        /           /      l ト
                       \                    :    /     | l
                       __込、     r≦    ;    /    /
                      ,     厂   ヤ    }   /     /        l
                    /     ′    込、           /       :
                   /      /      }\      /           |
                  /         /        {   ヽ   /  /            |

在座位上落座时,作为班长的多治比前来搭话,因为昨日的谈话还没结束,而自己提前走人了。
少年清秀的脸上有些许不安。

           . ′.:.:.:.:.:.:.:.:.:.:.:.:.:.:.:.:.:`  ?
       /.:.:.:.:.:.:.:.:.:.:.:.:.:.:.:.:.:.:.:.:.:.:.:.:.:.:.:\
.      , ' :.:.:.:.:.:.:.:.:.:.:.:.:.:.:.:.:.:.:.:.:.:.:.:.:.:.:.:.:.:.:.:.:.
     / .:.:.:.:.:.:.:.:.:.:.:.:.:.:.:.:.:..:l.:.:.:.:.:.:.:.:.:.:.:.:.:.:.:.::.
     .: .:.:.:.:.:.:.:.:.:.:.:.:.:{ .:.:.:.:. | .:.:.:.:.:.:.:.:.:.:.:.:.:.:.:.:.:.
    .:.:.:.:.:.:.:.:.|.:.:.:,? :{ .:.:.:.:.:.|.:.:.:.:.:| .:.:.:.:. |.:.:.:.:.:.::.
   .: .:.:.:.:.:.:.:.|.:./ { .:{.:.:.:.:.:.:.ト? .:∧ .:.:.:. |.:.:.:l .:.:.::.
   {.:.:.:|.:.:.:.:.:l/‐-ヽ{ \ .:. { )/-‐\.:.:.|.:.:.:|.:|.:.:.::.
   }.:.:.:| .:.:. /  ,x≠ミ \{ ,x≠ミ ヽ! .:.:|.:| .:.:.::.
   / .:.:.| .:.:∧ 《 乂?      乂? 》 } .:.:.:.:.:.:.:.l.:l
.  / .:.:.: |.:.:|.:.∧      }         ∧.:.:.:.:.:.:.:.|.:l                       “怎么了。”
 ∧ .:.:.: |.:.:| :{_∧              /ノ/.:.:.:.:.:.:.:!/                     欲言又止的样子让人觉得眼熟,最后想起和真夕很像。
 { ∨ : |.:.:| : | :∧            /′:/.:.:.:./.:.:,?
   ∨.:| : !.:.:| .:.:. \  ′  `   / .:/ .:., ?://
     ヽ{\{从\{\{\   , イ厶イ??' /′
.          r'  ̄{        { `ヽ _
         r‐ / {,ノ        人_}  ??
     _ /  {  ∧          }  /  } _
_ ?r≦::::::〈  {:  ∧       / /  /::::::::::≧r? _


“昨天的事情……抱歉了。”
“为什么,我不是说过不用道歉吗。”
一个两个,都……让人烦恼。

1.上课铃响了
2.安慰
3.不管他
4.不管他
5.不管他
6.大成功/大失败

d6=1

正打算开口,上课的铃声却响了起来,在那之后也没有打算继续接触,只是普通的准备吃便当里的饭菜,正打算去天台一个人吃,多治比又重新,端着饭盒站在旁边。
似乎已经有同学窃窃私语了起来,但改不在乎这些,她抬头看向多治比,对方脸上带着赴死的意志,随后,开口道“能……一起吃午饭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ヽ: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i: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i|: : : : : :|i/ : /: : /: :|: /: : : :': : : : : :|
      / : ∥: : ;': : : :i|: : : : : :|i-─‐-=ミ/}/}: : : /:j{: : :.|: |
      ': : :∥: : ;': ; -ミ|: : : : : : i/:/_   `/ /: :/|:ハ : i|: |
    /: : :∥: : ;'i/_⌒'| : : : : : /Y'笊i(¨ヾ   // ⌒`'|: 八ノ
    |:l: : i|: : :;'i:{  r.|: : : : |: | '^乂ソ_  /  芯¨)、|/
    |:|i: :i|: : :|i:i:.、 乂: : : : |: | 、、、、        ヒソ '^/|                     “……行啊。”
    |:|V i|: : :|i:i:i:i\ l : : : |: |          〉、、/: |
    ヾ V{ : : |i:i:i:|:i:i:iT|: : : :|: |              ' : |
       \.:.|从从i川 |: : :|、j     、   _    イi : |
        ⌒ヾ  \从: : | \        /i:i:i:i从
        ___j  ヾ:.|   ` 、   ,ィi:i:i/i|i:i:/
        | < )__′   \    /〕ニ〔ノレ'レ1i/
        | |  とつ~ュ_     { r'─っ  |′
     .-─┴‐- ミ   (  ̄ ̄ヽ { ノ /´ /\
   /    `丶、  `丶、     V、| ,′/    、
  /         \    \    | ||/‘,   }\

         ` 、______/   | |            /
            . :;|        /    | |              /
           、|        _/ .    | |            /
             ||         |     | |         /
             ||_______________|     | |        /
            ,,;;;;;;;;;;;;;;;;;;;;;;;;;、       | |_____/
           ;≡≡≡≡≡≡_      | |          |
          ,;三三三三三三三、    i i        |
   : :     ;三三三三三三三三;_   `| ̄|        |
  : :      ,ニニニニニニニニニニニニニニニ、    |  |____|
  ::     ,ニニニニニニニニニニニ、   |  |        \
  :    ,─‐─────────‐‐、  |  |______\
    , 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二L |  |三三三三三三三ヨュ
    |                       | |  |ΞΞΞΞΞΞΞΞ三ヨュ
  / ̄ ̄ ̄ ̄ ̄ ̄ ̄ ̄ ̄ ̄ ̄ ̄ ̄ ̄ 、|_| ̄ ̄ ̄ ̄ ̄ ̄ ̄ ̄ ̄ ̄ ̄ ̄\
/                                                \
没有人来的天台,多治比却有偷偷上来的方法,不需要真的去天台,而是坐在台阶上。
多治比的饭菜相较于改的要更简单,改的母亲疼爱她,因此拿着钱做了很多奢华的菜式,为曾经瘦弱的她补充营养。
和其他孩子不一样,改在青春期失去了父亲的陪伴,母亲的爱补充了她缺失的那部分,然而内心对父亲的渴望还是没有减少,只是掩埋。
多治比看起来像是她的同龄人,乖巧,清秀,从小学到高中都是班长,老师的好助手。但是两个人一直没有交集,除了昨日他们说上了话。

“泊野,我想知道一件事。”
筷子夹着花菜却不放入口中,多治比的视线从眼镜后面坚定的对上来。

“喊改。”

“诶?”
“叫我改,我也会喊你道师的。”

“不,就喊多治比好了……”似乎是意识到被绕开话题,他迅速掉头找回要说什么,“改,以前的同学又对你做了什么吗?”

“你是出于班长的身份询问,还是你个人?”

“我想是我个人。”

“……是蔑称。”

“蔑称?啊,你说的是…”

“别说出来!”改情不自禁伸手捂住了多治比的嘴,脸上难得的带上怒意,半吊子的怒意没有升到顶峰就下落,她又很快冷静了下来。

“抱歉。”隔着手掌,他的声音闷闷的。

当改放开手,她重新开始吃东西,两个人在沉默之中吃起了便当。

此时,突然……
  • 不认识的人出现了!
  • 认识的人出现了!
  • 老师出现了!
  • 学校被袭击了!
  • 发觉有人在注视自己
  • 大成功/大失败
  • d6=4
             \                                /
              \   \  丶                      /    /         /
                 \   \  丶         i   |       ./    /           /
           ヽ     \   \  丶       i   |       /    /         /       /
             ヽ      \   \  丶       i.   |      ./    /        /       /
              ヽ     \   \  ヽ     i.   .|     /     /     /     /
                ヽ      \   \  ヽ    i  |     /   /     /      /
                 ヽ     \                                /
                         \      /!     ,,.rァ
                              / l゙  ,,、r'´ /             ---‐‐‐
                 ‐‐‐‐---         |  l_,.r''´   /
                              |    ,.、r'!  /                 -----‐‐‐‐‐
        ー――――――――          ,,l   ,,r'’  l  /
    ____________            ./   .l゙   l ./                   -----------
                二二二      / ./!  l!    l゙/             _,,.rァ  === 二二二                     “嘭!”
       ̄ ̄ ̄ ̄ ̄ ̄ ̄ ̄        r'´  ./ .|  |                   r''´! ./゙ /        ̄ ̄ ̄ ̄ ̄ ̄
            --------‐‐‐‐‐‐‐‐    |   ./  |  |           /| .| ,l / ./    ‐‐‐‐‐‐‐‐-----                   犹如砸下一颗陨石一样的声音,似乎有什么东西攻击了教学楼。悲鸣声,学生们的哀嚎,
                 ---‐‐‐‐‐    レ'     | /           .| ./  ./ ./   ‐‐‐‐---                             一下子传遍四周,大家变得慌乱了起来。多治比马上站起身,改则又吃了一口饭菜里的鱿鱼。
                         | ./   |  |              |  | |/./ . /
                                 |./              l/   / ./
                   /  /                       ;'_/
                  /  /          /                       \
                /  /  /                      丶      \     \
                  /  /   /     /        |   i,      丶     \   \
                /  /     /     /        |    i,      丶     \   \
               /  /      /     /        |    i,       丶     \   \
                 /       /     /        |     i,        丶     \   \
               /         /     /        |     i,         丶     \



    .       l                  |    |  |                     l
          |    |   | |         |       | |                       |
                |   |      | l   八  |  |∧| |                       |
          |    | 川|∧ \ |   /|i|/l ム斗‐‐i| |                       |
          |    | 川~ミメ、 川 |斗‐三|/千‐- | | |                       |
          |    从| x‐宍从|i水-‐ニ /⌒示ぅx Ⅵ                  |         “我去看看!”
          |    | ∧ {{ lrくハ           |i廴j小 |                  |
          |    | | '代弋rリ :        弋迅ノノ |                  |          “随便你,我不会帮你看便当的。”     ←改
                ∧  二 :       ‐-- ‐
          l       l    ′            l                  '
                   〈  _                  /          '
           '       ',  \          U|   / /  /
           ,        人              ||             /  /
              l |   \   ヽ7ニニ⊃    ||/ /  /            /
            ∨|  |  i|   | \           |  /  /      / /  /
              |ノ∨∨Ⅳ|人|从 、        _|/| 'i|  /      / / /|/
                       /\_ 斗‐≦  |/ノ/|/|从/ノ|/|/|/
                     /    |       /       \



    过去的他似乎并没有这样子冲动的正义感,是因为班长的职责吗?改想不出来为什么,只是继续冷静的吃着自己的便当,在饭吃完之前其他人的事情跟她没有什么关系。
    以前并不是这样的,如果是以前会更热心的前去观看吧。

    “这样就好了吗?”稚嫩的孩童声音传出,在她的背后,站着的是刚分裂一天的半身。
    “和我没有关系。”
    “你明明想去看不是吗,也担心多治比。”
    啊啊,的确,哪怕吃着饭却忍不住会想着发生了什么。
    最终还是站起身,放下了便当盒子,走下楼梯,来到窗户附近,根据方位大概确定了教学楼发生了什么。
« 上次编辑: 2021-02-10, 周三 07:13:21 由 柏野雾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