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血月』后传花絮之一——于是,再无人聆听狼的歌曲  (阅读 2652 次)

副标题: 向ST致敬~

线上 Dya

  • 霸者之灾
  • 風紀委
  • *
  • 帖子数: 6351
  • 苹果币: 22
亲爱的红雨:
自从分别之后,已经过去了多少时间呢?
在这个世界,是无法计算日期的,但光阴的流逝依旧残酷,按照我个人的推测,无法感觉到你的温暖,已有数年。
不知你是否有兑现当初的承诺,让自己变得非常幸福呢?对于我们来说,应该已经没有再见的机会。我只能默默地向着某个比神明更高的存在祈求,希望我对你造成的伤痕,已经被时间和更好的邂逅所抹去。
我们都还活着,当然,不会活太久。这个神殿本身就是属于往昔的碎片,终有一天会消失在虚无之中,但是这个世界上又有什么东西会是永恒的?至少,我已经得到了自己本不配拥有的安宁。
由于天上人无法摆脱的衰退诅咒,现在殇赤的身体,已经变得比普通的少女更弱,每天清醒的时间也越来越短暂。但是,她的美貌依旧,恬淡而温婉的性情也没有改变,对于自己正步入死亡这一事实,即使她有所动摇和恐惧,也不会说出来吧?虽然能够和她相伴让我感到欣慰,但是在她面前,我依然会时不时因为自己的幼稚而感到一丝挫折。
与她相对,在这个远离生命和死亡的流放孤岛上,我不会衰老、改变、甚至死亡——呵,亡逝的神力确然不俗,却仅只惠及肉体,我的灵魂依旧在日益枯竭,终会化作没有意志的活死人——
总而言之,那之后的我们就是这样,在近乎无限的时间中依偎在一起,低语着往事,逐渐步向最终的结局。在我看来,这很像是末日黄昏下怪物和女神的组合,不过殇赤不喜欢这个比喻,难得地,她生气了,很长一段时间不肯和我说话……看来我果然不太适合浪漫。
到最后一刻,或许女神死去之后,我也会变成真正的怪物,亡逝的力量蕴藏的真正奥秘还没有解开,不过我已经确定,即使在虚无之中,‘我’的肉体也不会死亡,而会永久地存活下去,变成厌憎生命的野兽——
放心吧,我的灵魂应该无法支撑到那个时候。如果只是自己的皮囊,那么变成什么东西,都与生前的自己没有关系,我或殇赤都很理解这一点。
让我欣慰的是,虚无会把我和你们隔开,不让我伤害到任何人。
对了,还没有说过吧?会想要写这封信的原因。
我们结婚了。
呃,老实说连我自己都有些惊讶,在这个只有我和她的世界之角落,不知为什么,我却执着起这样愚蠢的形式来。所以,理所当然,是由我发起的求婚。至于理由嘛,如果说单纯地想要做一件会让自己愉快的事情,你会想揍我吧?
但,我觉得这是一个极好的理由。不再是守护者,不再是复仇者,放弃了一切的两个人,只需要考虑如何能让自己更加幸福就好。
在殇赤死去、或我的意志消亡以前,我想要和她建立最后的羁绊。或许是我的心意传达给了她,或许是她一贯地想要包容这样的我,或许她与我有同样的思绪,在这湮灭一切的虚无之海,亡逝的神殿是小小的孤岛,也是我们最后的领地。
我们来摧毁它所供奉的神,我们也将这里当作婚礼的殿堂。
婚礼花了我们很长一段时间来准备,殇赤就像小女孩一样笨拙,看起来守护者的训练里不包括新娘修行。总之虽然环境贫瘠,但我们至少有戒指,有婚纱。
还有鲜花。
花朵是殇赤用魔法创造出来,货真价实的生命,对于体力和魔力都极度衰退的她来说,这简直是自杀的行为。看着她勉强自己施展法术的那一刻,我确实对自己的提议感到后悔,甚至感到了愤怒。
殇赤说,对于新娘来说,在任何一个时代和国家,鲜花都是最好的陪衬。诚然,她苍白得犹如玉石的指尖所捧起的那一切:鲜活如生命的翠绿芒叶、如少女容颜般娇嫩的花蕾、散发着微光的薄红花瓣、看上去无与伦比的美丽。
虽然难过,无可辩驳的,她是正确的。
理所当然,婚礼只有两人出席,我们凭借着各自的记忆制定着仪式和步骤,过程非常地有趣——看来我们在婚礼认识上有着巨大的代沟,直到最后,我也没能成功说服殇赤接吻要在誓词之后才进行。
不知是古老,还是现代的典礼准备了好久,实际却并不长,说来奇怪。在准备的时候觉得非常好笑,非常滑稽的事情,真的执行的时候却非常地沉重。
我们谁都没有笑场。
之后,我们写了这封信,将它和那束花一起,用带有亡逝血液的丝带系好,投入虚无之中。
我明白,花朵和信件,永远都无法传递到你的手上
这没关系,我仅仅只是想要宣告,自己的幸福而已。
殇赤曾经说过,这就是‘第三诅咒’,是逃逸到金星的‘痛苦’,对人类的报复。
人类,无法作为个体存续,男人渴望着女人,女人渴望着男人。我们是不能仅靠自己就认同自己的,心中的思念必须向他人吐露,如此,我们才能确定自己的存在。
爱情也是如此。
直到现在,我也无法忘记和你的羁绊。
背弃了和你的约定,这份伤痕依旧苛责着我,甚至比灵魂被割裂的痛苦更深重。
然而,我希望直到最后,都能够支持着她。
比谁都要强悍、从千万年前便为了守护人类,不断战斗过来的守护者。
这意味着,她经历了比谁都要多的伤痛,比谁都要多的别离,比谁都要多的孤独。
我想守护她。
或许是自作多情,也可能是自以为是。
但如今,每当已经是我的妻子的她,在我的怀中静静安睡的时候,这份心愿就会更加强烈。
通过打碎某人的孤独,来确定自己拥有爱人的能力。
这无情的诅咒,对于我这样的‘怪物’来说。
或许,反而是祝福也说不定。

该停笔了。
应该不会……再见到你了。
但是,希望至少,能够将我的祈愿和祝福传递。

祝愿你狩猎的旅途总是一帆风顺、祝愿你长久安康,祝愿你和你身边的人,永远都能保持笑颜。

思念着你的——莱恩•杜兰宁


在加班中心呼叫团的野兽。

离线 伯勞鳥

  • Peasant
  • 帖子数: 25
  • 苹果币: 0
Re: 『血月』后传花絮之一——于是,再无人聆听狼的歌曲
« 回帖 #1 于: 2019-06-11, 周二 21:59:23 »
冒昧留下名字, 我看過了戰報, 紅雨和布萊澤的故事令我感動, 他是出於真正的愛才拋棄紅雨, 因為他注定只能和殤赤一同滅亡。故, 請問有他們的背景故事嗎?

线上 Dya

  • 霸者之灾
  • 風紀委
  • *
  • 帖子数: 6351
  • 苹果币: 22
Re: 『血月』后传花絮之一——于是,再无人聆听狼的歌曲
« 回帖 #2 于: 2019-06-12, 周三 00:01:12 »
冒昧留下名字, 我看過了戰報, 紅雨和布萊澤的故事令我感動, 他是出於真正的愛才拋棄紅雨, 因為他注定只能和殤赤一同滅亡。故, 請問有他們的背景故事嗎?
10年前的团!?

当时的总结帖被完美主义的夜眼子删掉了,人物卡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夜眼子说过会开2期的,以布雷泽留下的女儿为女主角,但是也已经飞了! :em031

简单的说,布雷泽的家庭卷入了狼人内战中,因为要照顾受伤的红雨,结果夜群杀了进来,妹妹和家人都挂了,自己则被烧成了半个炭。红雨也是整个部落被夜群打爆,心地善良的她对一般人家庭被牵连进去很是惭愧,拼命救下了垂死的布雷泽,两个人分享了生命,然后就合体了。

没错,就是龙背上的骑兵1。


人物卡的残骸:
事件记录:

起(!?)
1981年,5月25日,佛罗里达州杰克森维尔以东70海里。
PM19:10尼米兹-航空母舰,甲板。
“中尉,那些家伙几时能够降落?”
“根据他们现在飞行的路线和速度来看,恐怕就在3分钟后,长官!”
“足足迟到了13分钟(嘀咕)……什么机密部队,居然要我们用如此劳师动众。听着,中尉,我要大兵们保持严肃,别让这些欧洲人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
“是!长官。”
“嗯。”
“对不起!长官!”
“怎么了?”
“他们撞上来了……代号‘夜群’的佣兵部队。他们,他们说飞机没有油,要强行降落!”’
“什么!?就那架飞机?你是说那架飞机!?”
“——散开,快散开——!”


PM19:10尼米兹-航空母舰上空,7800英尺。
 “——诶呀,昨天才在秘鲁干掉那架总统专机,今天就要飞美国,我真是受不了少校呢。”
“不是派了航母来迎接咱们嘛?你呀,就别计较了——”
“啧——诶哟!坏了,没油了!”
“……”
“……你给我带个话,让那群呆瓜背个降落伞?”
“呸,你自己去和后面的弟兄们解释。”
“Shit!全体注意喽,亲爱的野狼弟兄们!情况有点小变化,咱们得来个刺激的降落!都给我打开舱门,差不多了就往下头蹦!明白不,这不是他妈的开玩笑!”
“噢擦——我要不是条母狼,真想现在就爆了你的小菊花,杂种。”
“我是不是很他妈的棒?”
“太棒了——”

PM19:13 尼米兹-航空母舰,甲板火场。
“哇哦,哇哦,哇哦,哇哦,哇哦!这可是尼米兹啊!少尉!咱们烧了一艘尼米兹!?里根会宰了咱们的!”
“烧不了,真可惜,最多破个几千万,你这龟儿子下次再不看着点油表我就把你剁碎了。”
“是是是——”
“啧,我说,大名鼎鼎的夜群驾到。这就没个迎接的队伍嘛?啊,有了有了,先生,不好意思我们的表没对准时差,迟到了那么点儿。夜群——罗南多少尉和30名弟兄为您效劳!不过你看,咱们没空给您这儿填失物清单,您能不能去找山姆大叔去解决这件事就好?”
“——我想他听不见你说话,少尉,他好像晕过去了。”
“等你成了军官——虽然我觉得你他妈就是个一辈子的废物,你就会明白什么叫做‘军衔’说话。你!给我换一架飞机,这次再掉下来——”
“绝对不会了,少尉!”
“记着你的保证!哼,用机身撞上航母甲板这种登场方式还他妈算刺激,瞧这烟火放的……嘿嘿,夜群,开始狩猎!”
“不是我想打搅您高潮,但您的军装烧起来了,少尉。”
“操。”

PM21:35,亚特兰大。
“……他们来了,两个多小时前,杰克森威尔外70海里。”
“笑话!那是故布疑阵,目的是把凡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那儿去。真正的战场会是艺术中心,那里的无关人员清空了吗?”
“搞定。现在我们主要的战力部署完毕,假如那九个部族都没有虚报人数,我们的兵力该是他们的十倍左右。呼,父狼保佑,这在美国史上也不常见,我是说……被弃者和纯血者联手……”
“哼!我们恨彼此,但我们更恨夜群。这次连美国政府都在暗中支持我们,看起来他们也终于怕起这群自己亲手喂起来的狗了。”
“……愚蠢的凡人,幼稚,不成熟。”
“我同意,对了,那个部落呢?就是拒绝我们邀请的那个。”
“哈!凛风巡者?别管啦!坚决不肯离开伯明翰,说要中保护那个地方。真不懂这群蠢鸟是怎么想的——反正,她们都是些女人,成不了气候。”
“够了,我挺喜欢那些漂亮妞,差不多要去现场了,克里夫、麦迪,你俩来吗?”
“……来。”
“嘿!这少得了我吗?”

PM21:35,???上空。
“少尉,你给我的这个坐标,我怎么看怎么不对啊?”
“啥?想抗命是不?”
“那不能,上头给的指令,就算是地狱我也开得进去,但我肯定这不是亚特兰大,您就是用银针插进我眼睛里,我也闻得出来。”
“没错,这是伯明翰。”
“……咱们不去亚特兰大取回吾神之躯!?”
“别蠢了,那情报是假的,那些可耻的叛徒会有资格碰触吾神之躯,或者掌握祂么?”
“但是……”
“别但是了,这是少校说的。”
“我懂了,长官!那咱们去伯明翰干嘛?”
“——也该是时候和你们说一下计划,去让弟兄们集合吧。”

PM22:01,拉巴马州,伯明翰。
“灵官大人,有一只海鸠传来了消息,那巨大的‘铁鸟’在山中降落了。”
“向那高贵而友善的雀鸟致谢吧,明莱,用它喜爱的食料招待它。不过在那之前,通知姐妹们……‘夜群’来了。”
“是……,……。”
“抱歉,灵官大人,我有一个疑惑,这里并不是我们的领地,为什么我们要远离故乡,来到这个地方和夜群这样强大的敌人作战呢?”
“你害怕了,明莱?”
“我的妹妹是战士——她几乎不知道恐惧,但我并非在满月下降生,质疑是我的天性,我的确质疑这会将我们一族置入危险中的行动。”
“因为这就是我们为何存在——那些崇拜黑月的夜群,他们称呼我们为背叛者,而我们对他们的仇恨更甚此百倍,这仇恨源自愤怒,也源自恐惧。夜群丝毫没有骄傲和尊严,有的只是狩猎和杀戮的本能,他们是我们可能变成的最糟糕的样子。而他们是不可能会放过一个不敢与之一战的族群的。”
“那就去亚特兰大,或者向那里求援,我们并没有太多战斗的经验,灵官。”
“来不及的,明莱,他们有自己的麻烦要应付。恐怕在这里,我必须以族长和灵官的身份要求你:抛下恐惧。那些年轻人还要仰赖你呢。”
“我并非恐惧,灵官大人,只是……我有些……担忧。”
“你的妹妹?”
“红雨……我觉得我会在今夜失去她。”
“我们可能会失去很多姐妹,明莱,而且今晚,失去亲人的绝对不可能仅仅只是我们——所以我向你保证——在这场战斗中,至高的凤凰之灵将会与我们同在。”
“这!……这不行,这会耗干您……”
“而这会让我们胜利,不是吗?现在还有什么更重要的呢?傻孩子……回到你妹妹那里去,并且保护好她吧,但愿我们都能渡过今晚。”


« 上次编辑: 2019-06-12, 周三 00:03:06 由 Dya »
在加班中心呼叫团的野兽。

离线 伯勞鳥

  • Peasant
  • 帖子数: 25
  • 苹果币: 0
Re: 『血月』后传花絮之一——于是,再无人聆听狼的歌曲
« 回帖 #3 于: 2019-06-15, 周六 08:10:20 »
冒昧留下名字, 我看過了戰報, 紅雨和布萊澤的故事令我感動, 他是出於真正的愛才拋棄紅雨, 因為他注定只能和殤赤一同滅亡。故, 請問有他們的背景故事嗎?
10年前的团!?

当时的总结帖被完美主义的夜眼子删掉了,人物卡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夜眼子说过会开2期的,以布雷泽留下的女儿为女主角,但是也已经飞了! :em031

简单的说,布雷泽的家庭卷入了狼人内战中,因为要照顾受伤的红雨,结果夜群杀了进来,妹妹和家人都挂了,自己则被烧成了半个炭。红雨也是整个部落被夜群打爆,心地善良的她对一般人家庭被牵连进去很是惭愧,拼命救下了垂死的布雷泽,两个人分享了生命,然后就合体了。

没错,就是龙背上的骑兵1。


人物卡的残骸:
事件记录:

起(!?)
1981年,5月25日,佛罗里达州杰克森维尔以东70海里。
PM19:10尼米兹-航空母舰,甲板。
“中尉,那些家伙几时能够降落?”
“根据他们现在飞行的路线和速度来看,恐怕就在3分钟后,长官!”
“足足迟到了13分钟(嘀咕)……什么机密部队,居然要我们用如此劳师动众。听着,中尉,我要大兵们保持严肃,别让这些欧洲人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
“是!长官。”
“嗯。”
“对不起!长官!”
“怎么了?”
“他们撞上来了……代号‘夜群’的佣兵部队。他们,他们说飞机没有油,要强行降落!”’
“什么!?就那架飞机?你是说那架飞机!?”
“——散开,快散开——!”


PM19:10尼米兹-航空母舰上空,7800英尺。
 “——诶呀,昨天才在秘鲁干掉那架总统专机,今天就要飞美国,我真是受不了少校呢。”
“不是派了航母来迎接咱们嘛?你呀,就别计较了——”
“啧——诶哟!坏了,没油了!”
“……”
“……你给我带个话,让那群呆瓜背个降落伞?”
“呸,你自己去和后面的弟兄们解释。”
“Shit!全体注意喽,亲爱的野狼弟兄们!情况有点小变化,咱们得来个刺激的降落!都给我打开舱门,差不多了就往下头蹦!明白不,这不是他妈的开玩笑!”
“噢擦——我要不是条母狼,真想现在就爆了你的小菊花,杂种。”
“我是不是很他妈的棒?”
“太棒了——”

PM19:13 尼米兹-航空母舰,甲板火场。
“哇哦,哇哦,哇哦,哇哦,哇哦!这可是尼米兹啊!少尉!咱们烧了一艘尼米兹!?里根会宰了咱们的!”
“烧不了,真可惜,最多破个几千万,你这龟儿子下次再不看着点油表我就把你剁碎了。”
“是是是——”
“啧,我说,大名鼎鼎的夜群驾到。这就没个迎接的队伍嘛?啊,有了有了,先生,不好意思我们的表没对准时差,迟到了那么点儿。夜群——罗南多少尉和30名弟兄为您效劳!不过你看,咱们没空给您这儿填失物清单,您能不能去找山姆大叔去解决这件事就好?”
“——我想他听不见你说话,少尉,他好像晕过去了。”
“等你成了军官——虽然我觉得你他妈就是个一辈子的废物,你就会明白什么叫做‘军衔’说话。你!给我换一架飞机,这次再掉下来——”
“绝对不会了,少尉!”
“记着你的保证!哼,用机身撞上航母甲板这种登场方式还他妈算刺激,瞧这烟火放的……嘿嘿,夜群,开始狩猎!”
“不是我想打搅您高潮,但您的军装烧起来了,少尉。”
“操。”

PM21:35,亚特兰大。
“……他们来了,两个多小时前,杰克森威尔外70海里。”
“笑话!那是故布疑阵,目的是把凡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那儿去。真正的战场会是艺术中心,那里的无关人员清空了吗?”
“搞定。现在我们主要的战力部署完毕,假如那九个部族都没有虚报人数,我们的兵力该是他们的十倍左右。呼,父狼保佑,这在美国史上也不常见,我是说……被弃者和纯血者联手……”
“哼!我们恨彼此,但我们更恨夜群。这次连美国政府都在暗中支持我们,看起来他们也终于怕起这群自己亲手喂起来的狗了。”
“……愚蠢的凡人,幼稚,不成熟。”
“我同意,对了,那个部落呢?就是拒绝我们邀请的那个。”
“哈!凛风巡者?别管啦!坚决不肯离开伯明翰,说要中保护那个地方。真不懂这群蠢鸟是怎么想的——反正,她们都是些女人,成不了气候。”
“够了,我挺喜欢那些漂亮妞,差不多要去现场了,克里夫、麦迪,你俩来吗?”
“……来。”
“嘿!这少得了我吗?”

PM21:35,???上空。
“少尉,你给我的这个坐标,我怎么看怎么不对啊?”
“啥?想抗命是不?”
“那不能,上头给的指令,就算是地狱我也开得进去,但我肯定这不是亚特兰大,您就是用银针插进我眼睛里,我也闻得出来。”
“没错,这是伯明翰。”
“……咱们不去亚特兰大取回吾神之躯!?”
“别蠢了,那情报是假的,那些可耻的叛徒会有资格碰触吾神之躯,或者掌握祂么?”
“但是……”
“别但是了,这是少校说的。”
“我懂了,长官!那咱们去伯明翰干嘛?”
“——也该是时候和你们说一下计划,去让弟兄们集合吧。”

PM22:01,拉巴马州,伯明翰。
“灵官大人,有一只海鸠传来了消息,那巨大的‘铁鸟’在山中降落了。”
“向那高贵而友善的雀鸟致谢吧,明莱,用它喜爱的食料招待它。不过在那之前,通知姐妹们……‘夜群’来了。”
“是……,……。”
“抱歉,灵官大人,我有一个疑惑,这里并不是我们的领地,为什么我们要远离故乡,来到这个地方和夜群这样强大的敌人作战呢?”
“你害怕了,明莱?”
“我的妹妹是战士——她几乎不知道恐惧,但我并非在满月下降生,质疑是我的天性,我的确质疑这会将我们一族置入危险中的行动。”
“因为这就是我们为何存在——那些崇拜黑月的夜群,他们称呼我们为背叛者,而我们对他们的仇恨更甚此百倍,这仇恨源自愤怒,也源自恐惧。夜群丝毫没有骄傲和尊严,有的只是狩猎和杀戮的本能,他们是我们可能变成的最糟糕的样子。而他们是不可能会放过一个不敢与之一战的族群的。”
“那就去亚特兰大,或者向那里求援,我们并没有太多战斗的经验,灵官。”
“来不及的,明莱,他们有自己的麻烦要应付。恐怕在这里,我必须以族长和灵官的身份要求你:抛下恐惧。那些年轻人还要仰赖你呢。”
“我并非恐惧,灵官大人,只是……我有些……担忧。”
“你的妹妹?”
“红雨……我觉得我会在今夜失去她。”
“我们可能会失去很多姐妹,明莱,而且今晚,失去亲人的绝对不可能仅仅只是我们——所以我向你保证——在这场战斗中,至高的凤凰之灵将会与我们同在。”
“这!……这不行,这会耗干您……”
“而这会让我们胜利,不是吗?现在还有什么更重要的呢?傻孩子……回到你妹妹那里去,并且保护好她吧,但愿我们都能渡过今晚。”



那著實太可惜了, 這是一個優秀的團,故事上佳,比不少三流小說好多了。